殘唐五代史演義傳/47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四十七回 廢帝遣將追公主 下一回▶


  卻說廢帝聽得馮道所奏,遂大驚慌,便差梁剛、伍亮選五百精壯人馬,無分晝夜,務要趕上拿回。二將領命去了。廢帝忿怒轉加,深恨公主,差人書報三關。廖武曰:「陛下雖有沖天之忿,臣料梁剛、伍亮必追公主不來。公主自幼曾習武事,嚴毅剛正,眾皆懼之,她既然有心上三關,那追趕將士,若見公主,決然不敢下手。」廢帝大怒,掣所佩劍,喚慕容遷、朱弘昭聽令:「汝二人將這口劍去取公主頭來,違令者斬之!」

  二人隨後點一千馬軍趕來。

  卻說公主加鞭縱轡,催趲而行。來到定嘉界口,望見背後塵頭起處,眾軍報道:「追兵至矣!」宇文涣慌問公主曰:「追兵已至,如之奈何?」公主曰:「眾軍先行,吾當斷後。」

  於是,麾眾人推車直出,卷其車帷,自喝梁剛、伍亮曰:「汝二人欲造反耶?」梁、伍二將,慌忙下馬,盡棄軍器,俯伏車前,訴曰:「安敢造反?為奉主上敕旨,領兵請公主還宮。」

  公主怒曰:「汝二匹夫、果欲造反!朝廷不曾虧負於汝,石駙馬是我夫主,把守三關,我已奏過主上,還願已畢,許我上三關見夫,又不是私奔,你兩個於山僻去處,引著軍馬追至,意欲劫我財物耶?」梁剛、伍亮喏喏連聲,口稱:「不敢。請公主息怒,不干小將之事,乃是朝廷之命。」公主叱曰:「朝廷殺得你,偏我殺你不得!」把二將千匹夫,萬匹夫,罵不住口。

  喝令推車前進。二人自思我等本是臣下之臣,如何敢抗公主言語,只得把軍士喝開,放她過去。

  才去不上五六里,只見背後慕容遷、朱弘昭趕到。梁剛、伍亮把卻才言語說了一遍,慕容遷、朱弘昭二將曰:「你放差了!我二人奉朝廷旨意,特來追捉她。」四將合兵一處趕來。

  卻說公主,才脫得此難,正行之間,背後喊聲又起,軍馬紛紛趕來。宇文涣又告公主曰:「後面追兵復來,如之奈何?」公主曰:「眾人先行,我自擋住後路。」於是,五百騎縱馬先行,宇文涣上馬,立於車旁。四將追至,見了公主,只得下馬,叉手而立。公主曰:「汝二人來此何干?」二將答曰:「奉主上敕旨,特來請公主還宮!」公主正色罵曰:「都是你這伙匹夫,間謀我兄妹不睦。我已奏過主上,賽願尋夫,又不是私奔,今日誰敢阻擋,你四人倚仗兵威,特來中途害我乎?」

  正話間,只見前面一聲炮響,山林內一隊生力軍殺出,為首一員大將,乃北平人也,姓趙名瑩。四將見有準備,回馬便走,趙瑩領兵趕來,殺得唐兵大敗,四散奔走。原來唐兵被石敬瑭預先埋伏,趙瑩一支軍馬在此接應,一擊而散,喪折甚多。

  趙瑩收兵,護著公主與宮娥車馬,齊上三關去訖。

  卻說石敬瑭接見永寧公主,夫婦不勝欣喜。當日便命趙瑩為先鋒,劉知遠為副將,反下三關。大軍依期而進,又有契丹主差將慕容韜引兵相助,於是,水陸並進,聲勢浩大。前軍已至陝界,潼關下張雄、韓虎正坐,報河東三關石敬瑭索戰。張雄與韓虎商議退敵之策。韓虎說:「下官去見陣一遭!」披掛上馬,領兵出關。問:「來將何人?」敬瑭曰:「吾乃河東節度使、鎮守三關、兼天下兵馬大元帥石敬瑭!發兵要上長安,伐無道昏君,下馬歸順,免爾一死。」韓虎大怒,拍馬挺槍便刺,比手三合,被石敬瑭一槍截下馬而死。砍軍一半,眾將乘勢殺上潼關。

  張雄聽得韓虎失手,尋一匹快馬,跑上長安,進朝陽殿,望駕叩頭奏曰:「三關反了,石敬瑭人馬已到潼關!韓虎戰死,搶了潼關,大軍隨後即到長安!」帝聞奏大驚!問左右文武官曰:「敬瑭反入長安,何以退之?」諸將皆默然,忽一少年將軍,突然而出曰:「臣願領兵活擒敬瑭!」眾聞之大驚。此人非別,乃高思繼長子高行周是也。廢帝曰:「奈爾年幼,必得一人副之,方可前往。」忽又一將進曰:「臣願同破石敬瑭!」眾視之,乃紹陵人也,姓郝名守敬。廢帝大喜,即點兵五萬,命二將出師。就拜高行周為行兵總管,郝守敬為副總管,即日進兵。哨馬回報:「敬瑭之兵,前隊已到武陵下寨,行周亦催兵前到武陵,前後分作二寨。當日諸將謂石敬瑭曰:「唐朝遣高行周、郝守敬為將,扎住武陵界口,請室將發兵拒敵。」敬瑭怒曰:「量此乳臭孩子,豈能為將,與我交戰?」趙瑩曰:「既廢帝命孩子為將,某請擒之!」敬瑭曰:「汝可用心,為我擒來。」趙瑩拜辭欲行。劉知遠曰:「既趙先鋒要去出陣,小將亦願同行。」敬瑭許之。二將即日領兵前進不提。

  卻說高行周探知敬瑭之兵至近,遂拔二寨之兵齊起,列於武陵山下。敬瑭之兵出馬,漫山塞野,金鼓喧天,兩陣對圓。

  高行周引郝守敬並副將李超出馬,立於陣前,遙望對陣中,擁出一隊紅旗,於中兩員上將,銀盔銀甲,駿馬紅袍,左邊趙瑩,持開山月斧;右手劉知遠,手挺安漢刀。兩匹馬左右馳驟,知遠揚聲大罵曰:「高行周豎子,死限臨頭,尤敢拒敵天兵耶?」行周亦罵曰:「量汝敬瑭,乃匈奴鼠輩,你不過一牧馬餓夫,如何擅敢反下三關,加兵於此,自送其死耶?」知遠大怒,躍馬輪刀,直取行周,行周挺槍來迎,二人戰上五十餘合,不分勝負。趙瑩挺槍躍馬,便來夾攻。行周敗走,趙劉二將,殺入唐兵陣中,敬瑭與柴研,驅兵掩擊,郝守敬躍馬當先,揮刀來迎,正遇敬瑭,未及一合,被敬瑭刺於馬下。李超見刺死守敬,忿怒愈加,躍馬來迎,又被敬瑭槍挑落馬。當日,敬瑭在陣,往來衝突,如入無人之境。敬瑭軍馬大至,殺得唐兵死者無算。

  此時高行周折了二將,勢孤力窮,落慌逃去。

  卻說趙、劉二將,請敬瑭商議云:「如今高行周兵敗將亡,可乘虛劫寨,則唐兵銳氣盡挫,不敢復來拒敵矣!」知遠曰:「高行周雖然折了許多兵將,南軍甚眾,請俟明日用計擒之。」次日,高行周又引軍來與知遠交戰,戰上一百餘合,知遠詐敗,行周后面趕來,被知遠用拖刀計斬之。石敬瑭鞭梢一指,大勢人馬,一齊掩殺,各路埋伏軍馬,同時殺進,各要爭功,無不以一當百,殺得屍橫遍野,血流成河。若知後事,且看後面如何分解。

  卓吾子評:

  高行周少年性氣,未及深通韜略,因而中知遠之謀歟!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