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51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五十一回 晉兵智困王延政 下一回▶


  卻說王審知,乃光州固始人,王潮之弟也。唐昭宗時,王潮據閩已卒,弟審知封為閩王,審知立延翰為嗣。延翰驕殘,暴滅兄弟,被審知養子延稟弒之,而立其弟延鈞,更名曰璘,璘又被其臣李仿所弒,而立福王昶為帝,未及數月,昶又為叔曦所弒。曦既立,驕淫苛虐,建州刺史王延政數以書諫之,於是兄弟積相猜忌,治兵相攻,互有勝負,閩粵之間,暴骨盈野,曦立方二十一年,指揮使朱文進謀弒之,而自立,閩人共討殺文進,傳首建州。

  至是,延政乃自稱帝,國號曰殷。有平章事潘承祐上書陳十事,大旨言兄弟相攻,蕩滅天理,一也。賦斂繁重,力役無節,二也。發民為兵,羈旅愁怨,三也。楊思恭奪人衣食,使怨歸於上,四也。疆土狹隘,多置州縣,增吏困民,五也。將攻臨汀,不憂金陵、錢唐乘虛相襲,六也。括民資財,逋逃者被刑,七也。征果菜魚米利,八也。即位未嘗與鄰通德,九也。

  宮室無度,荒淫酒色,十也。殷主延政大怒,削去承祐官爵。

  參軍雷友金諫曰:「晉以重爵加封主公,又令鎮守邊隅,不征錢糧,今若反背,深為不忠,加之劉知遠善能用兵,威振華夏,當初唐兵尤自懼之,況主公乎?」延政大怒,將友金推出斬之。

  乃令大將苟琳、虞淳為先鋒,起八閩軍馬,共得十五萬,於路放火搶劫。

  晉王聞之,即宣劉知遠至洛陽商議起兵。此時,劉知遠在長安,星夜赴洛陽面君。晉王曰:「遠宣將軍還朝,別無他事,今王延政負義謀反,不可不誅。」知遠奏曰:「臣部下馬步軍五萬,足可破王延政矣!」知遠舉柴研為正先鋒,石燉為副先鋒。晉王遠送出城,大隊人馬南行,只見旌旗掩日,金鼓喧天,殺奔建州而來。

  卻說哨馬飛報王延政,延政略有懼色。即差人求救於吳越,越王先差董銓為先鋒,周麟副之,引本部軍二萬五千,前來迎敵。晉軍中柴研出馬,與董拴交鋒,戰不十合,銓拖槍敗走,周麟出馬接戰,抵敵不過,亦撥馬而走。晉兵掩殺前來,越兵大敗,退走十五里。小卒報入建州,王延政親自引二萬人馬出陣。延政曰:「誰敢出馬搦戰?」只見部下一將,姓晁名鏜,應聲而出,前來晉兵營前搦戰。

  劉知遠在帳中聽知王延政會合越兵,來決大戰,乃聚眾將商議。張會進曰:「越兵救王延政者,實圖利也。」知遠曰:「此言甚善!」遂喚副將陳燧、李援引兩軍去葉坊埋伏,卻令柴研、石燉盡伏精兵為後應,先撥一萬弱兵,令偏將田芳提領前去誘敵,陣後多載牛馬輜重及賞軍之物,四面聚集。當日,王延政在軍中,晁鏜在左,董銓在右,三軍更不答話。田芳軍馬皆弱,抵敵不住,望風便走,三路掩殺,晉兵大亂,放起號炮,陳燧、李援引得兩軍齊出,隨後柴研、石燉大率精兵飛奔而來,勢如山倒,劉知遠隨後亦引軍殺至。王延政大敗,奔入建州城。

  劉知遠令軍士四面圍定,並力攻打。此時,越兵退於劍潭,晉兵屯於建邑。張會曰:「今延政雖敗,城內軍士屯住不出,更有越兵屯在劍潭,為犄角之勢,若四面攻打太急,賊必開城死戰矣!越兵若來,內外夾攻,吾軍必不獲利。不如只攻三面,容南門與賊出走,走而擊之,可全勝矣!」知遠曰:「真妙算也!」於是,命柴研撤退南門之兵,只攻東西北三門,各築低土城,示為久計。

  卻說晉兵攻圍日久,建州城中糧盡,人皆相食,眾欲殺王延政。延政驚慌,即使其相謝甫獻城投降。謝甫來到晉營,知遠問曰:「汝來欲何為也?」謝甫告曰:「請將軍權退兵三十里,君臣當自縛而降。」知遠大怒曰:「反賊輒敢輕吾!」叱左右推出斬之,將首級付與從者,發回見王延政。延政見斬了謝甫,心中大驚,與文武共議出奔。

  是夜二更,帶百騎開南門而走。只見悄無兵土,延政心中暗喜。行不到五更,山頭上一聲炮響,當先一軍擺開。中軍劉知遠,左柴研,右石燉,大喝:「反賊休走!」王延政見有埋伏,落荒回馬,後面喊聲又近,左有陳燧,右有李援,更兼田芳軍馬,四面圍定。王延政下馬受縛,晉兵盡已入城,誅殺延政宗黨七十餘人。於是,出榜安民,令眾官分地把守,賞犒三軍,八閩悉平。將延政捆赴洛陽面君,晉王赦之,封延政為羽林將軍,奉命聽調,復又賞犒三軍不提。卻說流星探馬飛報:「邊關告急!」不知何處兵馬入寇?且聽下回分解。

  卓吾子評:

  八閩君位,子臣弒奪,至王延政自尊稱帝,倨傲悖逆,被知遠出師一鼓而擒,東南一隅,得有寧宇。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