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53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五十三回 文寶賺關殺戴禮 下一回▶


  卻說黃文寶授計,隨引人馬,行至關下,已是黃昏時候。

  大叫開關,軍人在敵樓上,認得黃文寶。報知戴禮。禮道:「夜間難認真假,且莫開關。」又報:「文寶走脫晉營,有機密事說。」戴禮乃自引眾人來關上看,果是文寶,戴禮令人開關,放入黃文寶。進帳中,見戴禮羞愧道:「不聽公之言,被他拿去,權時順降,欲乘便燒營,未得機會。今聽得長安報來,說晉主病重,要召回劉知遠,商議國事。晉營得此消息,人各收拾,準備起程,不甚提防,被我偷得一匹馬,脫身而歸。趁晉兵歸心已亂,人無鬥志,今夜我與兄統領軍馬,劫他營寨,必成其功!」戴禮道:「只恐是晉人之計?」文寶曰:「小弟親聽得此消息,有何計哉?我部兵先行,兄急隨後救應。」戴禮依其說,傳令拔寨起行劫營。

  卻說劉知遠令史弘肇,領五千兵埋伏關下,並說:「等他兵一出,即乘勢殺入奪關,此便是你頭功。」史弘肇說:「文寶初降,未知心腹,元帥自須斟酌。」知遠道:「只依我軍令,自有分曉。」史弘肇不悅,引兵去了。知遠傳令,叫軍將四下埋伏,聽候火炮一起,四下殺進,只留空營等待。

  且說黃文寶引兵先行,戴禮隨後亦到。時將三更,文寶道:「晉兵下三個營寨,我劫左營,兄劫右營,殺到中營取齊。」

  戴禮道:「兄弟所見有理!你可先殺進。」文寶匹馬當先,大叫一聲,劫營殺進去。戴禮也殺入右營,卻是空營。自思:「莫非晉兵去了,復殺到中營,不見文寶,戴禮卻令人去探,回報:「文寶不知那裡去了?」戴禮大驚曰:「吾中奸賊之計矣!」急令催兵回關。

  忽晉營內火炮震天,光照山川,四面八方,晉兵潮湧而來。

  戴禮不敢戀戰,殺開一條血路,走到關下。關上火把齊明,一將大叫:「戴禮如何不降?」取關者,乃史弘肇也。戴禮見了,不敢望南走,勒馬奔西路殺去。前遇著郭威阻住,兩馬相交,比手三合,被郭威一矛,截死馬下,盡降其眾。郭威收兵,到金井關取齊,天色已明,知遠部大軍入關安民。

  郭威、史弘肇各獻功畢,史弘肇問曰:「元帥如何知文寶此計可成其功?」知遠曰:「文寶初降之時,我觀其材貌,是個好漢,故釋之,委為將,以安其心。金井關原是他守,必熟知地勢,吾故問他求計,彼獻此計,出乎本心,使他人如何進關,惟文寶可成此功。用之而無疑,吾不負文寶,文寶寧負我乎?今得此關,勝用數萬人馬之力矣!」史弘肇拜服曰:「元帥深謀遠識,我等皆不及也!」知遠傳令進兵。一聲炮響,大軍離了金井關,行了數日,望鐵籠山不遠,知遠下令安營。

  卻說鐵籠山,孫飛虎把守,部下有四員副將。一名蕭龍,使一桿方天戟,一名蕭鯨,用一把大刀,至親兄弟,澤州人也,原亦綠林中出身,孫飛虎招來相助。又二名,一名曾杰,一名劉真,皆鄆州人。曾杰有智謀,劉真通武藝,安重榮表二人為押衙將,差來與孫飛虎同守此高山險要之地,嚴加守把不提。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卓吾子評:

  得黃文寶一人之力,不廢張弓支箭之勞,金井關亦唾手而得,實知遠有先見之謀歟!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