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55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五十五回 史弘肇擒孫飛虎 下一回▶


  知遠接得詔書,心中不悅,進退兩難,正在疑惑不決,史弘肇曰:「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功在垂成,而詔班師,他日之禍,自今日始矣!兵貴神速,只管進兵,平復鎮州,班師而回,隨朝廷發落。」知遠傳令進兵。史弘肇手執團牌,登山先砍死十餘人,郭威從後一躍上城。史弘肇捉了孫飛虎,郭威一鐧打死劉真,曾杰正走,被晉兵砍為肉泥。放火燒了營寨,知遠叫刀斧手斬了孫飛虎,號令大軍來到鎮州。

  安重榮唬得魂不附體,與眾商議,再差人結納契丹主來相助,一邊令張仲達出馬。與史弘肇比手數合,被史弘肇一刀揮作兩段。大軍圍了四門攻打。報安重榮:「張仲達被殺死,人馬睏了城池。」安重榮半晌無語。董琦說:「明日主公親臨陣,末將願為先鋒。」張仲德回府尋思個自盡去處,免被晉人所辱,逕入後園,投於綠荷池中而死。

  安重榮領兵將出城,哨探報知遠。知遠出陣大罵:「反賊下馬受死!」舉安漢刀就砍。有安重榮副將周虎舉槍急架,被知遠斬於馬下。安重榮勒馬走,知遠直入北陣。此時,郭威遇著董琦,一矛刺死,安重榮走入城中不出。知遠一連睏了四十餘日,時乃六月,城中無水,多有思獻城者。

  牙將胡衍見城中乾暴,與眾商議,寫書拴於箭頭上,射入晉營,通信息,裡應外合取城。知遠得書,即傳令眾軍接應。

  三更時分,胡衍引眾開了水城門,點起火炬,大叫:「晉兵入城!」史弘肇先殺入城中。安重榮驚惶,匿在民家躲避。天明,知遠入城安民,胡衍請罪,知遠說:「你有獻城之功,免了前罪。」民家獻出安重榮,知遠令囚起,解回長安。次日,知遠撥將守鎮州,傳令班師回長安,朝見晉主,奏知平服鎮州。晉王大悅,旨下斬訖安重榮,將首級函封,差使送去見契丹主,封知遠為邢州太原府節度使,便往鎮守太原去了。

  卻說契丹主見送安重榮首級來,大怒曰:「石郎為天子從何得來?」即發使回見石郎說:「吾有帶甲二十餘萬,若再如此違我言語,即統兵來中原,立他姓為君。」使者喏喏回長安,將契丹主之言,奏知晉王。晉王聽罷不悅,退入宮中,憂憤成疾。大臣桑維翰等入宮中問安。晉王流涕曰:「不濟事矣!朕坐臥不安,夜見鬼魂來宮中索命。」病勢沉痾,漸漸危篤。差使捧詔宣知遠還朝。

  天福七年,劉知遠班師還到洛陽,入宮朝見晉王。王曰:「朕忍死以待卿回,今日得見面,無遺恨矣!」知遠曰:「臣在建州得手詔,聞陛下龍體有恙,恨不能插翅飛至闕下,省視陛下。」晉主宣齊王重貴並皇后張氏、宰相馮道及景延廣等,齊至御榻之前。晉王曰:「朕太子重睿年幼,不堪掌社稷之重任,今國家多難,宜立長君,以安人民。幸有皇姪重貴,可居此位,願汝眾卿,以伊尹、周公之心為心,俟重睿稍長,傳位與之,誠宗廟生靈之大幸,亦吾家之大幸也!」言訖,喚齊王近前,復指劉知遠曰:「汝眾臣為證,此位當還重睿,勿負朕心!」知遠流涕,眾皆傷感。

  晉主口不能言,須臾而崩。時天福七年,正月上旬也。壽五十一歲,在位七年。史臣斷曰:

    晉祖以唐朝禁臠之親,地尊勢重,迫於情疑,請兵契丹,賂以州邑,而取人之國。以中國之君,而屈身夷狄,玩好珍異,旁午道途,小不如意,呵責繼之。當時朝野,莫不痛心,而晉祖事之,殊無赧色。夫以古人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猶且不為,況附夷狄,以伐中國,又從而取之者乎?《綱目》書晉王尊號於契丹,契丹加晉王尊號,所以著中國,事夷狄,首足倒懸之極,其惡契丹而賤敬瑭也,甚矣!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逸狂有詩責晉之君臣云:

    智短才疏石敬瑭,閨閫嫌隙禍蕭牆。

    結連北虜顏何厚?反下三關罪莫當。

    屈膝稱臣甘恥辱,請封割地壞綱常。

    奸臣阿附桑維翰,十二年來盡滅亡。

  卓吾子評:

  晉祖以幼子委馮道,道不可者,盍明言之?乃含糊不對。死肉未寒,乃背顧命,其視荀息為何如?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