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唐五代史演義傳/58

目錄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上一回 第五十八回 漢主謀殺史弘肇 下一回▶


  卻說劉知遠封為北平王,鎮守河東,卻有諸將勸知遠稱尊,以號令四方,知遠不從。及聞晉主北遷,又稱說欲出兵井陘,迎歸晉陽,命指揮使史弘肇,集諸軍商議,告以出師之期。軍士皆曰:「今天下無主,平天下者,非我主而誰?宜先正位號,然後出師!」於是,眾軍山呼不已。知遠曰:「虜勢尚強,吾之軍威未振,當建功恢復主室,迎立新君,汝士卒何知天命有在耶?」郭威與都押衙楊鄰入說知遠曰:「此天意也!大王不乘此以取中原,人心一移,則反受他人所制矣!」知遠從之。

  是時契丹遣將劉願為保義節度副使,陝人苦其暴虐。都頭王晏,與指揮使趙暉、侯章謀曰:「劉公威德遠著,吾輩若殺劉願,舉陝城以歸之,為天下首倡,取富貴如反掌耳!」暉等皆言:「此計甚妙!可速行之。」至是,王晏、趙暉、侯章等,持刀直入帥府,共斬劉願,舉城降於知遠。知遠乃即帝位於晉陽,復遷於大梁,諸鎮多降,國號曰漢,改元乾祐,更名曰杲。

  封楊邠為同平章事,封郭威為鄴都留守。威辭行之時,言於帝曰:「親近忠直,放遠奸邪,善惡之間,所宜明審。蘇逢吉、楊鄰、史弘肇,皆先帝之舊臣,願陛下推心任之。至於疆場之事,臣願盡心以報陛下。」漢主斂容謝之。

  威至鄴都,以河北人民困弊,乃號令邊將謹守疆場,嚴加巡警,勿得侵掠。契丹入寇,則堅壁清野以待之。漢主在位方二年,忽染暴疾,崩於正寢。群臣發喪舉哀,遂迎立太子劉承祐即皇帝位,稱號隱帝。承祐年方十八,;即位之後,諡漢主為高帝,尊母李氏為皇太后,葬高祖於睿陵。

  卻說隱帝自即位以來,日益驕縱,政非已出。是時,樞密副使楊邠掌機政,郭威主征伐,史弘肇與宿衛王章掌財賦。鄰性忠直,門無私謁,雖不卻四方饋遺,然有餘輒獻之。弘肇督察京城,道不拾遺。王章捃摭遺利,供饋不乏,國家粗安。弘肇嘗謂:「治天下,須用長槍大劍,安用毛錐子?」王章曰:「若無毛錐子,財賦從何而出?」於是,將相始為仇隙。

  時隱帝左右,盡皆寵幸之人用事,太后親戚執政,鄰等屢裁抑之。太后之弟李業,求為宣徽使不得,心甚怨望。與閻晉卿、聶文進、郭允明、劉銖數人,皆有寵而久不遷官,各懷不忿之心,恨著執政之人。時隱帝除喪聽樂,厚賜伶人以錦袍玉帶。弘肇怒曰:「士卒守邊苦戰,受盡汗馬之勞,猶未有以賜之,汝曹何功而得此乎?」即命盡奪之。隱帝年益壯,厭為大臣所制。

  忽日,邠與弘肇議事於殿前日:「陛下但禁聲勿語,凡百事,臣等自有公道,處之必合於理,豈勞聖慮乎?」隱帝每聽之,憂悶不已,積恨在心。於是左右之人,相共讒之云:「邠等執法自恣,終當為亂!」隱帝從之,遂與李業、聶文進、匡贊、郭允明謀誅邠等,以此事入奏太后。太后曰:「此事何可輕發,更宜與宰相共議。」業曰:「先帝嘗言,朝廷大事,不可謀及書生,恐其懦怯誤人故也!」太后堅執不可。隱帝怒曰:「國家之事,非閨門所知。」遂拂衣而出,復與數人商議,定下計策,先埋伏甲士數千於廣政殿。正值鄰等入朝,眾兵一湧而出,喊聲鼎沸,挺刃向前,殺邠與弘肇及王章於東廡下。

  此時,隱帝急宣眾文武齊至殿下,親諭之曰:「楊鄰、史弘肇等,欲為大逆,朕故殺之,與汝等各無干礙。鄰等尚有阿附親黨,各出鎮外郡,宜遣使收捕,盡皆殺之,以除後患。」

  眾臣皆曰:「邠等謀為不軌,陛下殺之,正合其理。臣等安敢復生異心!」隱帝即日遣供奉官孟業,齎密詔至鎮寧,令李洪義殺弘肇餘黨步軍指揮使王殷。再令行營指揮使郭崇威、曹威,謀殺郭威及監軍王濬。李業奏隱帝曰:「郭威、王濬二人,家屬皆在京師,可使人執下監之。二人若知,先除內患矣!」隱帝大喜,便差劉銖領兵抄殺郭威、王濬家屬。銖為人極其慘毒,領兵至彼二家,老幼無一得免者。復遣李洪建抄殺王殷家屬,洪建但使人守視,仍與之飲食。

  卻說盂業,行了數日,已至澶州。使人報知李洪義,二人接見,業悉以前事告之。洪義驚曰:「主上無道,謀殺大臣,此取亂之道也!若果如此?吾等死無葬身之地矣!」即將孟業監下,使人請郭威以詔示之。威見詔大驚,遂召魏仁浦同來視詔。郭威告曰:「今隱帝無道,謀殺大臣,復遣使齎詔前來,欲殺我等,此事若何?」仁浦曰:「且自勿慮,公乃國之大臣,功業昭著,加之掌握大兵,據守重鎮,一旦為群小所窺,禍出非意,此豈辭說所能辨解!時勢如此,豈可坐而待死乎?」郭威曰:「吾亦知此道理,怎奈未有奇策,猶豫不決。」仁浦曰:「如何難決?今日進則有生,富而且貴,退則有壘卵之危矣!不如乘此機會,眾人必然相助,何難決之有?」郭威曰:「汝言有理,深合吾意!」乃召郭崇威、曹威及諸將,告以邠等冤死,及有密詔之故。且曰:「吾與諸公,披荊棘從先帝以取天下,復受托孤之任,竭力以衛國家。今諸公已死,吾何獨生?君等當奉行詔書,取吾首以獻天子,庶不相累!」崇威等皆泣曰:「諸公是何言也?今天子幼小,此必左右奸臣所為,若使此輩得志,國家其得安乎?眾等願隨明公入朝自訴,洗蕩鼠輩,以清朝廷,不可為奸計所害!」趙修已曰:「明公徒死無益,今日之計,不若順眾心,擁兵而南,此天啟之也!古人云,天與弗取,反受其殃。不可失此機會。」

  是日,眾論紛紛,威意遂決。乃留其養子郭榮鎮守鄴城,遣郭崇威領兵前驅,自將大軍繼之。兵至封丘,哨馬報入洛陽。

  隱帝大驚,急聚眾臣商議,遣慕容彥超領兵拒之。時彥超方食,即舍匕筋入朝,隱帝悉以軍事委之。侯益曰:「郭威之兵,其鋒甚銳,誰人與敵?其部下家屬,皆在京師,官軍不可輕出,不若閉城以挫其鋒,使其母妻登城招之,可不戰而下也。」彥超曰:「若待兵臨城下,則吾輩死無噍類矣!」隱帝乃遣侯益與閻晉卿及吳虔俗、張彥超率領禁軍,直趨澶州。不知後事若何,且聽下回分解。

  卓吾子評:

  邠以廩實兵強,為賢於禮樂,弘肇以長槍大劍為可定國家。納賂專權,愚蔽恣橫,未幾死於嬖幸之手,曾不及知其禍,又豈書生文士之所為乎?

◀上一回 下一回▶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