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丘聽施經

比丘聽施經 東晉
譯者:曇無蘭
参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經錄入

比丘聽施經

東晉天竺三藏曇無蘭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比丘,到講堂諸比丘所言:「諸賢者!今我不可經法,大著睡眠,不樂道行,疑諸經法。」

座中有一比丘,即行白佛:「有一比丘,字聽施,來到講堂,謂諸比丘言:『今我不可經法,大著睡眠,不樂道行,疑諸經法。』」

佛便報言:「是比丘癡,不守諸根門,不少食,不上夜、後夜警順行,不觀諸善法,如是,當那可經法,離睡眠,樂道行,不疑諸經法?聽施終不從此得是。」

佛言比丘:「以不守諸根門,不少食,不上夜、後夜警順行,不觀諸善法,彼當那可經法,離睡眠,樂道行,不疑諸經法,終不從此得是。若比丘守諸根門,少食,上夜、後夜警順行,觀諸善法,便可經法,離睡眠,樂道行,不疑諸經法,從是可得此。」

佛告比丘:「便呼聽施來。」

比丘便起,頭面禮佛足,往呼聽施。聽施即至佛所,頭面禮佛足已就座,佛便言:「聽施!汝所欲,便說之。」

聽施言:「今身不可經法,大著睡眠,不樂道行,疑諸經法。」

佛語聽施:「我欲問若事,隨若所以知事說之。」

佛言:「若寧知,貪色不離、欲不離、戀慕不離、慷慨不離、愛不離,以彼色別離時,便生他變——憂愁、悲哀、痛亂、意殟——殟有是無?」

聽施言:「如是若干從彼有。」

佛言:「善哉!善哉!賢者如是應。聽施!」

佛言:「如彼不離,若寧知痛痒、思想、作行、識,若人貪識不離、欲不離、戀慕不離、慷慨不離、愛不離,以彼識別離時,便生他變——憂愁、悲哀、痛亂、意殟——殟有是不?」

聽施言:「彼有是。」

佛言:「善哉!善哉!賢者如是應。聽施!」

佛言:「如彼不離,若寧知離貪色、離欲、離戀慕、離慷慨、離愛,以彼色別離時,不生他變——憂愁、悲哀、痛亂、意殟——殟彼有是無有?」

聽施言:「彼有是。」

佛言:「善哉!善哉!賢者如是應。聽施!」

佛言:「如彼離痛痒、思想、生死行、識,若不貪識,無有欲、無戀慕、無有慷慨、無有愛,以彼識別離時,不生他變——憂愁、悲哀、痛亂、意殟——殟寧彼有是無有?」

聽施言:「彼有是。」

佛言:「善哉!善哉!如是應。聽施!」

佛便告聽施:「我欲為若說經法,上亦善,中亦善,至竟亦善;具為若現道行至竟,但諸善善好,當聽之,持著意中。」

聽施言:「唯諾。」

佛言:「曾有二人,俱出在道,其一人曉道徑,其一人不曉道徑。不曉道徑者,便往問曉道徑者言:『我欲至某聚鄉郡縣國,願語我道所由。』曉道徑者便言:『汝從是道,直右行前,當有兩道,捨左道上右道,直右行須臾前當見溪谷;溪谷上亦當復有兩道,捨左道上右道,直右行須臾當見叢樹;叢樹上亦當復有兩道,捨左道上右道,直右行須臾稍稍便得若所欲至聚鄉郡縣國。』」

佛言:「我上頭所譬喻說,當知是一切所說亦當諦觀此所說。上頭所說不曉道徑者,謂世間邪道,亦復謂諸所受邪者所說;上頭曉道徑者,謂如來不著正覺,亦復謂諸所受正覺者。

「所說左道者,謂諸惡人三惡念——一者、欲念;二者、亂念;三者、賊害念——亦復謂邪見、邪念、邪說、邪意、邪行、邪方便、邪志、邪定。

「亦說右道者,謂三善念——一者、出家念;二者、不亂念;三者、不賊害念——亦復謂正見、正念、正說、正意、正行、正方便、正志、正定。

「所謂兩道者,謂人所疑;所說溪谷者,謂瞋恚;所說叢樹者,謂五樂:一者、眼樂色,愛欲可以好色貪著;二者、耳樂聲;三者、鼻樂香;四者、舌樂味;五者、身樂細軟,愛欲可以好色貪著。所說聚鄉郡縣國者,謂無為德。」

佛告聽施:「是諸佛事,我以悲心故說是,其欲度脫者,我已愍傷之。今彼是若事,當以寂靜樹下空閑一處,一心體行;若山澤塚間,當以果蓏為食。比丘莫貪欲,於世間居後悔之。是諸佛行,亦諸佛教。」

今佛已說,是賢者聽施便歡喜,思惟佛所說。

比丘聽施經

PD-icon.svg 本東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