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毘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卷第十 毘陵集 卷第十一
唐 獨孤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趙氏亦有生齋刊本
卷第十二

毘陵集卷第十一

 朝散大夫使持節常州諸軍事守常州刺史賜紫金魚袋獨孤

  墓誌墓表中九首

   唐故正議大夫右散騎常侍贈禮部尙書李公

    墓誌銘幷序

   唐故祕書監贈禮部尙書姚公墓誌銘幷序

   唐故特進太子少保鄭國李公墓誌銘幷序

   唐故朝散大夫中書舍人祕書少監頓丘李公

    墓誌

   唐故給事中贈吏部侍郞蕭公墓誌銘幷序

   唐故銀靑光祿大夫太子左庶子嚴公墓誌銘

    幷序

   唐故尙書庫部郞中滎陽鄭公墓誌銘幷序

   唐故吏部郞中贈給事中韋公墓誌銘幷序

   唐故河南府法曹參軍張公墓表

  唐故正議大夫右散騎常侍贈禮部尙書李公墓

  誌銘幷序

歲在丁未七月丁卯有唐故右散騎常侍李季卿薨享

年五十九文經邦國行滿天下無人非鬼責之悔以近

後劇無中人十金之產以補祭於身沒顧謂宗子家老

必以巾車一乘歛手足形還葬其孤馮翊縣令霸一作

等泣奉遺命以某月庚寅附宅兆於長安九陴原之先

塋名公上士護喪會葬同道必至哀纏都邑初公烈考

日適神龍中歴官中書舍人昭文館學士工部侍郞才

高而明爲文章蓍龜公生而好學地使然也豁然閎達

天所縱也臨大節而賈勇不私其身也進賢不進不止

事君以忠也當昔天步方艱王師有征公入參諌臣出

佐軍政直躬咨諏戎臣賴之其後領二曹判二州再司

王言三貳京尹由祕書少監爲吏部侍郞復兼御史大

夫慰撫山東淮南明年勞旋典選如故大歴三年拜右

常侍其勤王家十有餘年舉措由道行止以直居貞守

忠慾不能惑思賢求才若渴若飢推心吐誠親疎以之

執德之經不爲利囘正進退於忠信視得喪如洟涕凡

君子在位則不仁者遠攸徂之邦宜皆𫎇福遽奪公算

是不惠於斯人也天難忱斯嗚呼哀哉諸公以爲不可

柰何者壽夭之數若奮揚景行宜在知己由是尙書右

丞長樂賈至作銘曰

於維李公誕靈中和磊落瓌奇如山如河胷中洞開萬

里長波孝友忠信詩之無邪早歲登科以文從吏累擢

大邑㧞乎其萃時之方難朝愼名器帝曰忠讜爾居諫

議出典方岳入趨禮闈再掌絲綸翺翔鳳池乃作天官

又侍紫微八使澄淸功濟危時諤諤正言有犯無隱詼

諧善謔託諷脣吻雲衢未窮陰霜夙霣悽愴東川古來

共盡人懷遺愛帝念謀猷襃贈春官悲感林丘己矣平

生哀哉若浮獨有令名與天悠悠

  唐故祕書監贈禮部尙書姚公墓誌銘幷序

有唐祕書監永安縣侯姚公諱子彥本作產據英華改字伯英

其先馮翊蓮勺人也至高祖僧⿰氵𠔏徙家河東祖思聰祕

書少監父坦汝州梁縣丞贈祕書監公英華無公字忠諒孝

愛寬仁愿恭質方氣沖天所授也而力行博學溫故知

新錯綜六藝公作詞賦初舉進士又舉詞藻皆升甲科

尉淸苑英華作遠獲嘉永寧三縣開元二十九年詔立黃老

學親問奧義對策者五百餘人公與今相國河南元公

載及廣平宋少貞等十人以條奏精辯才冠等列授右

拾遺內SKchar奉歴左補闕於時英華作當是時天下無金革之虞

七字據英華補選多士命百官先文行而後名法英華作吏事而柱

下方書南宮章奏主張綸翰典司禮文英華作樂尢精其選

非盛名莫居繇是遷公殿中侍御史禮部員外郞禮部

郞中知制誥中書舍人太常少卿天寶十四年奉詔宣

慰江東淮南覽觀風俗無何二京陷覆太夫人捐館公

外罹憂患内纏惸疚銜憤泣血毁鄰英華作瘠滅性乘輿反

正公適外除拜太子右英華作左庶子於時迍難始康百揆

草創官復其職人亦求舊俄又授公中書舍人禮部侍

郞光祿卿左散騎常侍加銀靑光祿大夫復知制誥廣

德二年授祕書監以儒行懿德策名三朝遺跡故事周

遍臺閣自以儒行至臺閣十七字英華作策名事君二十有七年文學一紀羽儀三朝凡六蹈瑣闈三

掌訓誥四居禮官一典祕書其遺塵餘跡周徧臺閣言行事業著於天下資忠體和唯道是

居正身奉上中立不倚恐懼戒愼形於隱微故遭値傾

否岀入夷險而未嘗有悔名與身偕德善英華作中庸是依

明哲以保故也享壽七十有八大歴三英華作二年四月某

日薨於位五月某日詔贈禮部尙書知言者以爲壽富

康寧攸好德考終命洪範謂之嚮用五福而公居四焉

以淸儉貽厥子孫故所不至者富焉爾非明德介祉何

以享茲有子曰驍曰驥曰驂曰駰英華作駟曰驌號于英華作呼

昊天痛欲報之罔極也銜恤問禮抆血襄事十月丁酉

卜兆此原惟盛德與公器若川流之無還垂芳如之何

刻銘英華作石墓門其辭云英華作日

恂恂祕書蘊粹含和服膺孔門行鄰英華作登四科遭時之

康天下尙文公奮羽翰翶翔慶雲晚逢中興貴德尙齒

公秉懿範入作卿士逮事三后出入二紀典禮司書媚

於天子居貞保儉與禄終始鬱鬱佳城烈烈餘美英華作光

烈遺日月有逝令問無英華作不

  唐故特進太子少保鄭國李公墓誌銘幷序

少保諱遵皇唐太祖景帝七世孫也祖瑜鄭州刺史追

贈太常卿烈考曰暈官至太僕贈太子太師揚州都督

公聰朗奇偉豪邁曠達率性忠孝臨節有勇開元十年

初仕天寶六年出守始於淄川歴濟南汝南以剛明莅

衆所居政肅民受其賜生爲立祠十四年秋九月由執

金吾爲彭原郡守明年長安覆沒元宗遜於南京便橋

之役我師敗績自新平屬之五原二千石皆反爲賊守

肅宗以餘騎十數次於彭原公頓首迎謁且憤且喜因

獻衣服鞍馬泣問大計乃悉發倉庫募敢死士獲九百

人公自誓衆扈蹕而北翌日師次臨涇又北至於平原

收攜貳逆命者斬之以殉破其餘黨進幸靈武旬日衆

至數萬王師遂張於時法駕播越神器無主公與裴冕

等率羣臣勸進陳天意上尊號上卽皇帝位拜公尙書

工部侍郞領宗正卿乘輿南旋公封鄭伯舊京始復公

典營建社稷宗廟園陵壇墠罔不畢修百工咸若乾元

二年論功行封策爲鄭國公定食實封二百戸加特進

工部尙書宗正如故上每拜公相命將帥建妃后公悉

參焉渥澤滂沲羔雁盈門家有陸生之槖樂兼魏絳之

賜中興宗臣荷寵無二會李輔國泄省中語且諷公卿

舉己爲相公不從密陳其姦明年肅宗崩公由太子少

傅貶袁州刺史竟爲盜憎且䜛勝故也寶應二年拜鴻

臚尋復加太子少保貶永州司馬大歴二年七月某日

薨於永州春秋若干夫人盧氏蘄春郡長史諭之子以

副笄宜室封范陽郡夫人而偕老𠎝願先公十二歲而

殁大歴三年夏五月庚申合葬於萬安山北原禮也惟

公宣力殷憂之際克扶艱難之業忘身衞上忠之至者

及居職任事知無不爲永泰之後以列侯朝請則放志

達生以親其身再處左官皆非其罪知公者謂公進因

策勲退不附邪善無近名直而忘懷斯可謂之達矣有

四子謂誦諲諤願書其先人之勲烈使後嗣得酌而觀

之於是公母弟祕書少監日勛謂及忝佐典三禮宜知

先王先公之昭穆故命爲誌其辭曰

貞松之姿匪寒不知公之淸規見於國危抗憤忠勤發

民濟師戮力扶義天步乃夷奄有滎波遂荒鄭封帝曰

俞往汝作共工澤流於家慶積恩重門羅軒葢賜有歌

鐘再謫湘源謂當後笑遂遊岱宗天實不弔寂寞舊館

悽涼江徼琢石泉戸摛其光曜

  唐故朝散大夫中書舍人祕書少監頓丘李公墓

  誌

公諱誠字元成魏郡頓丘人也九代祖誕魏太傅陳畱

郡王從太傅七葉生左威衞將軍翊威衞生汾州長史

昇長史生濮陽令諒濮陽生公四歲知禮七歲善屬文

十六戸部尙書姚珽以賢良薦比之終賈開元三年

進士十年舉茂才十七年舉文學皆射策取甲科由太

平尉爲金吾曹監察御史河南司錄美原令膳部員外

天寶元年考功郞中知制誥修國史二年中書舍人

五年祕書少監七年十二月終於京師自初仕至終二

十七年歴官十享壽五十三動靜由禮交不諂瀆宏毅

貞亮直而不肆居官必忠執事必敬未嘗以悔吝改操

爲權倖屈法由是自御史爲河南府司錄持正不阿故

也宰美陽周月收案大猾除其根株然後布政及朞而

美陽無訟乃有涸泉湧流白雀馴於廷開元中蠻夷來

格天下無事搢紳聞達之路唯文章先公以俊造文賦

皆第一京師人傳寫策稾相示以爲式無何司言載筆

乃典祕書公才盛名與職位俱論者謂公以文學政事

取公器如拾芥雖不至公卿其令問令望足遺後昆夫

人孝義縣君宋氏萊州司馬元同之女禮樂風操家之

範也柔明孝慈天之質也淸淨厭離修之惠也能修采

蘋之職以正家節李氏之閨門肅九族睦實夫人是賴

乾元元年隨長女從夫于洋州二年正月二十五日終

於某居享年五十七遂權窆焉路難不克反葬故也有

才子二人曰興曰殷悉能荷先大夫之德興三十爲左

補闕起居舍人殷舉秀才甲科永泰二年興請命於上

迎夫人喪至自洋州十月二十七日合祔於澠池先塋

夫唯天地能長且久若邱隴陵谷則無不遷者也故纂

其先人之景行勒於石以爲志

   唐故給事中贈吏部侍郞蕭公墓誌銘幷序

公諱直字正仲梁長沙王懿七代孫有唐御史中丞臨

汝郡守諒之孟子聰秀英達忠敏孝敬志强體和才方

而圓果於從政當斷不惑有妙用明識足以濟衆利物

與朋友然諾見於一貴一賤之際十歲能屬文工書十

三遊上庠十七舉明經上第名冠太學二十餘以書記

參朔方軍事中丞府君之遇讒謫居也公亦播遷漢東

移尉穀熟至德二年乃由廷尉評授監察御史歴河南

府戸曹京兆府司錄參軍其後驟升尙書戸部庫部司

勲吏部四曹郞自殿中進兼侍御史中丞徐州刺史廣

德元年中一歲四遷更七職朝廷難奉使之選謂非公

莫可故也永泰元年拜太子左庶子大歴三年授給事

中前後居官二十辟書記支使判官副使行軍司馬貳

使臣之車者八岀入冠柱後惠文冠者六所從之主則

朔方元帥張懷欽汴州刺史李彥允揚州刺史李成式

戸部尙書李公峘故相國今戸部侍郞第五公琦今相

國黃門侍郞王公縉中書侍郞元公載其人也當乾元

上元中大憝未靜王室之安危唯方面藩鎭是瞻公所

佐之府必以忠力主畫疑謀危事談笑而決刀筆之所

加應機成務談者稱其多才𥘉公居先公夫人之䘮外

除猶毁其後母弟立卒公朞不絕哭再期懸不樂吳本作不

食不肉談者高其孝友人緩急大小之請必儲必副

內姻外姻與所知之䘮必匍匐而救之賵唅加於人一

等談者服其仁愛至是與爲庶子給事黃門岀入兩宮

優游三公閒皆得其歡心方謂六卿九伯之位可坐而

拾命不我與天孤人望歲在丁酉二月二日終於靜安

里正寢春秋四十六談者歎其名與位與才與時四者

皆幷獨壽不至時輩以爲痛三月二十五日詔贈吏部

侍郞嗣子筞密莒羸然銜哀奉喪來歸冬十月甲午卜

葬於洛陽龍門岡先中丞塋之左禮也先其期論譔功

烈以墓銘乞其父友孝也余欲塞其孝思之誠故錄其

實不華其文銘曰

天地氣和靈芝吐葩德善下鍾才子承家爲言爲行是

構是荷天子謂公濟美忠文駱馬鐵冠俾佐使臣周

爰海隅撫循斯民往踐諸曹亦倅戎車一麾岀守言隼

其旟乃推銅樓復登明廬竹花梧葉棲食茲始曷云不

淑今也遄巳萬里可到中途而止逝者如斯化往莫畱

瑤林瓊樹零落山邱匪石之貞曷紀德休

  唐故銀靑光祿大夫太子左庶子嚴公墓誌銘

皇唐太子左庶子河內縣子馮翊嚴公諱損之故都督

洮州諸軍事洮州刺史協之孫贈太常少卿方約季子

中書侍郞挺之母英華作愛弟家之慶天之体鍾於公躬故

英華有其字德僃少仕昌世遇權臣惡直官不登三臺晩値

多難安貞不競故位不過郡守宮尹前後佐英華作羽疑當作翊

兩衞參四府領二縣典七州再入石渠三升英華作登龍樓

凡處任十八享年七十六未嘗以利苟合違道從欲用

之則行見機不俟動靜允迪英華作忠信是履勞謙有光廣德

二年六月二十五日終於襄陽是歲八月權窆楚山西

原冡子曰式官至江陵少尹不幸道夭仲子曰士元由

殿中侍御史爲尙書虞部英華有員外二字郞少子曰士良領

祕書三字英華作祕書省著作悉能裕父蠱懿文德取公器他日

獨立訓所至也大歴三年歲在英華作次戊申五月二十九

日返葬洛陽先塋禮之至者英華作也宗人故太常卿向嘗

狀公往行貽諸有司謂公外寛內剛廉正篤敬溫而不

直而不訐英華作輕學究原本行有枝葉故其適道求友

莅職任事覈其實不居其華初公宰氾水也以莊明慈

惠爲政氾水英華有之字人不敢欺而戸口增倍獄訟衰止

御史中丞蕭隱之以狀聞公是以有著作郞之拜其後

歴太原上谷弋陽餘杭丹陽雖風俗殊異治效如一不

曰才乎公在淸池會安祿山與當國者交惡公曰難作

英華作難將本矣遂移疾請吿姦黨惡之是以有弋陽之貶

貶之明年河北爲戎不曰智乎涉艱患不辱身踐祿位

不徇名居義處順動罔違吉不曰貞乎嗚呼榮問素業

與時皆逝可稱也而不可追也今採其實錄刻石示後

葢欲報罔極者之志云英華作爾其辭曰

君子之道容民畜英華作和衆公宰二邑二邑無訟與國共

本作此據英華改惟二千石公七剖竹英華作符七著成績乃師

國子司成望苑考藝校德以弼三善中和其心正直

踐道亞羽翼名掩春華忠以事君孝施於家粲粲令子

鮮侔晨葩若何不弔盛德旣䘮音徽永沬士友孤望千

載九原遊者悽愴

  唐故尙書庫部郞中滎陽鄭公墓誌銘幷序

永泰元年六月四日尙書庫部郞中鄭公卒春秋四十

有九知舊茹痛行路嗟悼謂公口無擇言身無擇行得

乾之貞固損之元吉坎之常德明夷之正志宜荷福履

俾如山阜而秩止於三百石年不及知天命明神豈予

欺乎嗣子正藐然始孩孤窮何怙八月四日葬於先塋

宗人家老於是乎以果行實錄賁於豐石禮也公諱寵

字若驚滎陽開封人也其先建國命氏有鄭世家言之

矣大王父某澧州司馬贈衞州刺史衞州生襄陽令某

襄陽生臨汾令某臨汾生郞中純懿休祉之所叢也貞

亮忠厚仁讓孝敬融明而溫性與道幷二十舉明經高

第解褐鄴尉太尉房公之由鄴郡而爲右扶風也表公

茂材擢虢縣令虢土狹而人窳公用敎化漬之謂任力

不及任人聽訟不及使無訟故以直宏道以信齊政以

禮肅墮以讓息競莅止一歲虢人恥格至德二年拜監

察御史徙太原戸曹領平遙令眞拜太谷其在晉如在

虢也詔書勞之錫以命服遷華原令拜尙書工部員外

郞而唐人晉人猶歌詠盛德願得公常居其邦莫有由

也太原守上其狀詔遷太原少尹未行轉庫部郞中凡

歴十官宰四縣一持斧而再起草其政先道德而後𠛬

法內精辯而外若訥戮力事上吐誠率下罔曲物以直

己罔咈百姓以干名聲唯畏淸之知善之彰飮其敎者

忻然樂康而不知其惠之所由生也與公遊者靡親靡

疎悉飽醇德而莫見其天機之弛張也其學而知者唯

濟南之書淹中之禮田禾之易胡母之春秋酌其微言

以治其身身之治移於閨門閨門之治移於官官之治

可移於國而壽不可踰於域故位量未半良史無述焉

自古有死彭殤同途獨有其身殁而其名存乎故老之

口此之謂不朽不可以不識其詞曰

剛德干時道家所忌抑抑鄭公直溫柔毅衆人缺缺鄭

公見朴衆人昭昭鄭公若濁布政四邑四邑和樂雷震

風偃物亦允若御史執法郞官草奏鄭公莅止德音是

茂於以經術潤色王度宗族敘惇鄕黨歸仁孝謹之風

萬石之門兄也弟也夭夭申申善則無報天地不仁抑

抑鄭公執德之中生不近其名殁不隤其聲于嗟乎鄭

  唐故吏部郞中贈給事中韋公墓誌銘幷序

郞中諱元魯字穎叔司農少卿德敏之孫衢州刺史魯

縣康公璆之子天寶五載解褐尉邠州新平其後參佐

使臣者五入御史府者三一居專城六爲尙書郞大歴

二年十二月乙酉以吏部郞中終於京師靜恭里之故

宅春秋五十有五啟手足之日朋從僚吏親者疎者匍

匐雨泣奔之如不及惟郞中寛靜博厚孝友貞儉朴而

愿達而好禮氣和於中而博之以文好惡嗜欲發皆中

節以誠待人不務智巧雅尙儉愼臨事則虚己應物與

道弛張性若踈緩赴急則慘怛之仁形於顚沛誦詩三

百不以文自衒在官必聞未嘗近名尢樂閒曠每以丘

壑爲己任機事嬰之而未遑也則公之殁也跡負其志

壽違其德官屈其量君子以是三者思其人而哀其命

公無允子以兄子某爲嗣大歴三年正月癸酉卜竁於

舊塋初執事者議三府高選欲以給事黃門待公旣而

弗及僉以爲恨至是詔贈給事中以褒美之且復其言

也嗚呼渭水東注時與之俱音容緬然何嗟及矣公之

從父兄曰元甫與公友愛之外有知己之道焉故天倫

之戚加於人一等謂及忝仲氏之舊故使爲誌云

言罕兼德勇不必仁文行忠信獨鍾於身凡厥正人旣

富方穀叶於極命故不淑結志方遠爲郞未老孰與

若木先秋而槁變化誰宰天地何物目不容瞬盛德如

失昨日容徽今如夢焉採君遺塵誌君新阡

  唐故河南府法曹參軍張公墓表

有唐逸士吳郡張從師英華作張師非沖和純粹辯博宏達卓

犖好古儻蕩逸羣言不近名唯代耕是謀英華作媒貞不絕

俗以忘機爲心秀才高第起家臨濮縣尉歴馮翊伊闕

二縣主簿乾英華作貞非桉後上元二年終則此當作乾元元年拜監察御

史中丞鄭炅英華作旻一作昊之擁旄濟江辟爲從事轉河南

府法曹參軍凡歴官五政享年五十有八忘懷樂道終

始以之攘臂于爵英華作壽祿聲利得䘮𧇾盈之閒如浮雲

無心野鶴獨立形全神全身與化俱上元二年八月辛

卯終於吳郡私第其孤惟儉惟靜能稟暮訓弱歲皆精

左氏穀梁春秋藐爾在疚零丁何恃英華作怙是季弟祕書

省正字曰從申廼茹天倫之哀謀及卜筮以是歲九月

二十八日權窆於虎丘山之西原禮也初公祖損英華作捐

之隋大業中進士甲科位至侍御史尙書水部郞損

之生烈考浤英華作法以碩學麗藻名動京師亦舉進士自

監察御史爲會稽令文雅之慶施於後昆故擢秀才而

衣繡衣者及公三葉君子以爲榮少好英華有學字黃老且

修禪慧晚節持英華作傳六經微言以遺三子三聖之學不

墜於地君子以爲博詼諧不羈頡頏傲世視軒冕纓𥿈

如字英華作無非塵埃必也臨事能斷義形於色推賢進善

不進不止君子以爲達當伊川啟戎歴陽爲魚公力窘

身陷者至於再涵泳鼎沸英華作沸鼎是厲揭橫流而迹無緇

磷憂患不能及君子以爲智宜享黃髮而升靑雲天胡

降兇殲我仁人嗚呼先生往無返期談藪淸風詞林逸

韻墨池眞草三事永絕凡今朋友可勝痛哉英華作慟乎

後代邱隴將平川澤相失求遺跡者莫知德音之所始

乃志之以石永爲靈表




毘陵集卷第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