毘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卷第十四 毘陵集 卷第十五
唐 獨孤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趙氏亦有生齋刊本
卷第十六

毘陵集卷第十五

 朝散大夫使持節常州諸軍事守常州刺史賜紫金魚袋獨孤及

  序中一十五首

   送韋員外充副元帥判官之東都序

   送孫侍御赴鳳翔幕府序

   淸明日司封元員外宅登臺讌集序

   送澤州李使君兼侍御史充澤潞節度副使赴

    本道序

   送兵部梁郞中奏事畢還幕府序

   送成都成少尹赴蜀序

   送吏部杜郞中兵部楊郞中入蜀序

   送商州鄭司馬之任序

   送⿰氵𠔏州李別駕還任序

   送韋司直還福州序

   送潁州李使君赴任序

   送屯田李員外充宣慰判官赴河北序

   送歸中丞使新羅弔祭𠕋立序

   送渭南劉少府執經赴東都覲省序

   送餘杭薛太守入朝序

  送韋員外充副元帥判官之東都序

太尉臨淮王之秉旄淮沂也天子命公爲介洎臨淮薨

而相國英華作公非太原公繼授兵符盡護東夏諸將亦表

公參成周軍事如初命故事登掖垣者不驅傳居諫臣

者不就辟十四字英華作官至左右掖垣不驅傳不就辟將使其能必易其秩

故自左補闕爲尙書郞元年仲春始以使節赴洛陽經

大盜虔劉之餘頑民雖遷汙俗未返三軍之心注於帥

帥之耳目屬於參佐以公貞諒文敏能恤大事且成宣

之後也故以部從事咨焉夫民殘則訛訛則流禁流莫

若以德兵不戢則玩玩則暴禁暴莫若以信建信與德

以爲幕中之畫繄吾子是冀將賀不暇別於何有我飮

餞者姑以詩代路車乘馬

  送孫侍御赴鳳翔幕府序

右扶風之地跨枕隴蜀扼秦西門帝命司徒爲唐方叔

開府之日搜賢自貳於是孫侯以監察御史領司徒掾

夫子卿族也用文學纘緒而弟兄皆材伯曰宿以秋官

郞辟丞相府仲曰絳拾遺君前及余爲寮夫子則以貞

幹肅恪之能入主方書岀佐戎政花萼灼於三臺時人

榮之二月丙午乘傳詣部人謂扶風於是乎有三幸獲

白額而南山有採藜藿者一幸也先是司徒於南山擒賊帥高玉今夫

操兵者如虎而司徒仁而愛人二幸也其府君則賢其

幕府多士而孫侯懿之以文德三幸也恪於德以臨事

度其英華作於義以從政力於忠以成績吾子勉之其SKchar

濟矣士爲知己者用豈干榮哉英華作乎請居者歌之持貺

行邁

  淸明日司封元員外宅登臺讌集序

可以排天下細故使憂𠫤不作莫聖於酒況與同志者

共之復遇司烜出火勾芒宣氣天地氤氲熙我以春乎

是日也卉木羅其庭除柔嘉充於圓方言必遺累笑必

造適故談話不及朝市跡無町畦事不機括故和樂不

待笙磬主人有才子四人侍酌於前臺下有南山倚庭

碧草芊芊溝塍圃畦如龍鱗龜甲芳樹繡布白花雪下

於是一觴解顏再觴解憂三觴忘形而傲隨之商絃

奏墻陰移而坐客醉手持濁醪笑向朗月夫以世道之

多故年歲之不吾與也若憂患歡樂衆寡之不侔苟來

者猶可追無亦顧隟閒之駟以罇酒買笑余敢惜費貽

靑春羞几今日娛莫我若也吾乃今日視薄遊空名如

爭蝸角又何用知接輿伯夷不愚於杜康乎顧謂滿坐

展詩以贈亦命夫四子者志之

  送澤州李使君兼侍御史充澤潞陳鄭節度副使

  赴本道序

今歲皇帝擇可以守四方之臣分命大司徒涼公作藩

英華SKchar陽平秩西夏涼公季弟曰抱眞敬事好學仁勇

忠信凡仁則不偷勇則不撓忠則能英華有宣字力信則人

任焉故天子器之方倚以胥附英華作朗非使宅高平綏厥

有衆董次將之任且以柱後惠文冠冠之詔下之日軍

府胥悅葢蕭何守關中舉宗詣軍而涼公荷方召之寄

亦以愛弟居東旅於行閒忠之大者夫高平上黨之地

當趙魏燕代潞之咽喉太行恆山爲之襟帶公居有專

城之任行有亞旅之職其略足以固其封疆其惠足以

柔其民人朂哉夫子進吾往也伯兮仲兮執兵之要謹

身以肥家自家以刑國高平之政可以未行而窺矣彼

瞻望佇立壯夫恥之非歌詩莫足以贈

  送梁郞中奏事畢歸幕府序

元年夏相國涼公將城SKchar陽百里二城卽戎於境先命

從事兵部郞中安平梁公鎭如京師請王命且料民以

調兵食五月甲戌至自雍危冠上前手畫地圖以兵機

軍儲屈指條奏上甚悅事下三府六月庚戌以璽書還

雍改轅而西旣犯軷於是追送者皆賦美使臣專對以

直而君遣使臣以禮詩之所由作也公嘗以郞官宰昭

應昭應之賦均人和參事相府相府穆穆今元帥七萃

之士萬計以王命伐不庭公章甫其冠縵胡其纓咨諏

乎轅門討軍實以輯戎政票衞之制勝營平之威謀子

姑佐之固亦整軍經武將王室是奬豈載驟四駱皇華

原隰之謂秋晩䈥勁隴關雪下企予望吾子以班固之

筆札銘崆峒山而還悠悠我思章句以贈之

  送成都成少尹赴蜀序

歲次乙巳定襄郡王英乂出鎭庸蜀謀亞尹僉曰左司

郞成公可溫良而文貞固能幹力足以參大略弼成務

旣條奏詔曰俞往公英華有亦字朝受命而夕撰日卜十一

月癸巳出車吉尙書諸曹郞四十有二人歎軒騎將遠

故相與載籩豆醆斚刲羊鱠魴脩飮餞於肅明觀以爲

好飮中客有賦蜀道難者公曰士感遇則忘軀臣受命

則忘家姑務忠信夷險一致患己不稱於位於行邁乎

何有言訖抗手建節卽路且以紛帨刀礪侍輕軒而西

凡強學以脩業積行以取位赴知己不爲名適四方不

違親卿大夫之孝也吾子其無忘可移之忠將咨度是

務使岷峨其乂苛慝不作天聽自民誰謂蜀遠別細故

也豈蠆芥乎凡今會同非詩無以導居者之志

  送吏部杜郞中兵部楊郞中入蜀序

二公罷東西英華有之字曹草奏啟事之劇而參軍西南時

人或譏朝廷易其大而英華無而字難其細及以爲不然方

當天子命將帥以守四方丞相秉鉞爲唐南仲擇佐命

介宜先才者英華有賢者二字事孰大焉彼採薇出車以遣役

勞勤我則異於是受王命者不言勤赴知己者不愴離

今日斗酒姑展交好遂以道吾英華有子字四方之志亦使

滿座歌二公乎

  送商州鄭司馬之任序

往歲司馬宰湖而湖人安輯大駕東狩之往復也SKchar

職辦天子以爲能故寵之以兩綬勞勤也今兹佐商増

秩也人謂使人任器之道當處司馬以劇而觀其利用

司馬曰與其徇名以利人寧勤身以安親況佐郡之逸

乎於是五彩其衣是日南邁流火戒節寒蟬嘹唳嶢闕

白雲片片秋色二三子之感時傷離者斯可以言詩矣

  送⿰氵𠔏州李別駕還任序

別駕以英華作者嘗宰三縣佐四郡未始不以廉直爲己任

亦未始以廉直衒己名仕有餘力則寄傲於琴趣遠是

以曲高意精是以聲全得於心而形於手故非外奬所

及當其操弦如操政焉時人知其琴不知其政善而無

伐光而不耀故也今也來斯英華作思上台解榻卿大夫士

從之如不及時因觀操縵之妙可以見從政之道是行

也吾子其懋脩乃德恪儆爾位夫亦將抑與不睱求於

何有唯湯湯郢音明旦將遠廬峰湓水大江閒之風景

可同而聽不可共由是衆君子賦詩以壯別且曰僃折

楊皇英華作黃華之韻用抒他年之相思

  送韋司直還福州序

遠別非難行路難行路非難相逢難始者與吾子會於

撫以吾一日長乎子子嘗敦弟兄之好而不吾先自雲

搖雨散凡四悲秋而一會面亦旣道舊別又繼之斯可

以愴矣然君子患德之不逮英華作建不患人英華有之字不我

知吾子克愼厥身以荷先大夫之覆露賁然將命爲邦

直被服文行而鏃礪之揚其家聲吾唯子之望豈行

邁與聚散足貽志士之忻戚乎是別也祇以歌詠貺吾

子而巳

  送潁州李使君赴任序

公之爲潁州也朝廷以不失人爲明潁人以得父母爲

幸公獨以去色養爲戚故執事者難之其爲公謀者則

曰受命忘家公也愛親讓祿私也君子不以私廢公不

以孝弃忠況國家方親親賢賢而當潁人傒師長之日

可以此時急聞禮而緩君命乎公曰諾然後明日朱兩

轓而東竭力致身之誠於是乎全矣方當輯寧疲人𥜗

而袴之宜其大王事而小行役豈徂暑之𤍠遠道之思

與前期之難足攪胸臆賦詩朂別於以持贈英華作特瞻非

  送屯田李員外充宣慰判官赴河北序

秦吳燕送之別昔人所愴若君子以令德佐王之使臣

將命以適四方當用文敎柔遠威懷示德則其舉也司

以悅其愴也可以遣況吾子家本全趙倦遊一紀駟馬

以過故鄕足展南枝北風之思買臣歸越相如還邛古

今相望是可同轍明日渡滹沲涉桑乾布王澤覽風俗

之暇爲我問藂臺蒯丘厥狀何似平原樂毅故事存否

歸而揚攉用廣異聞夫道別離者緣情而巳

  送歸中丞使新羅弔祭𠕋立序

儒家者流鮮肎冠獬豸冠者天子以公身衣儒服力儒

行行之脩可移於官學之精可專對四方是故公任執

法之位且使操節以濟大海頒我王度於大荒之外夫

新羅嗣王以喪訃且請命於我我則歸賵繼好以策命

命之實懷遠示德禮之大者夫亦將宏宣王風誕敷微

言使雞林塞外一變可至齊魯不然歸公何以不陋九

夷之行也葢行於忠信者無險易拘於王程者無近遠

故公受詔之日則遺其身視涉海如蹈陸謂窮髮猶跬

步豈鯨怒鼇抃足戒行李凡以詩貺別姑美遣使臣之

盛云爾

  送渭南劉少府執經赴東都覲省序

彼徇名者遭時多故乘地高勢罕不爭先英華有著字鞭而

務飛速以誇當代獨吾子以文行裕蠱思不出其位奉

籯金之所遺羞地芥而不拾其初以英華無以字筮仕也典

校祕書祕書之職脩尉於渭南渭南無粃政歲二月以

紛帨觿燧歸覲於洛白華之戀也和氣用事春物滿眼

之子于征五綵其服想成臯花合穀洛水大是吾子拜

嘉慶問淸高之日歟夫克家而家肥策名而名彰居官

而官辦孝之大者則貂蟬羔雁在子外府姑務遠圖何

嗟少別到洛陽爲我寄聲謝鳴臯故山杼離如之何詩

以贈遠

  送餘杭薛郡守入朝序

有大道者遺小成之迹抱宏略者非曲士所見公嘗以

匪躬之故三入承明時議用舟檝期公者七載矣而猶

建隼河壖洗幘江島興貝錦之歎詠跋胡之詩豈不以

名至盛德至廣而厦材多節夷道若纇乎今天子受宣

室之釐忽思賈誼以謗書之篋先示樂羊且搜元珠俾

詣丹闕則巨鱗方縱未可料也雖欲抱黃老之術與赤

松子遊公器所歸難乎免於珪組矣夏五月弭棹睢渙

脂車而西火雲成峯郊草如織誰謂秦遠跂予望之有

以見升赤英華作靑霄捧白日在此行也謂攀四牡者各賦

南山有臺之四章取樂只君子德音是茂以爲志云爾

英華無云爾二字




毘陵集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