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公案/3

目錄 毛公案
◀上一回 第三回 賣弟婦姚庚得銀 現天良州衙控告 下一回▶


    銀錢從來能通神,自古至今人人云。

    士子讀書將官作,見了此物亦動心。

  話表楊氏素嬋一聞王婆之言,一口濁氣昏過去了。王婆立刻把楊素嬋扶起,以手捶其後胸,呼喚多時,楊氏素嬋方將一口濁痰吐出,甦醒過來,在車上打滾撞頭,只是啼哭。哭夠多時,帶怒含悲,向王婆講話:「王婆子,你與姚庚通同作弊,賣我為娼,我必告到當官。你與姚庚其罪非小妓!」王婆聞言,微然冷笑,用手一指,斷喝:「好楊氏,你放潑,竟不識抬舉!我告訴與你,凡係賣在水內的婦女,經不起折磨,哪能有正大光明?劉清也非是好惹的。姚庚將你賣與劉清,是我的見證。你就是撒潑、放刁、磨牙,也由不得你。你不肯善從,才把你用車拉這僻路行人稀少之處來。別說你要伸冤告狀,就是盼個人來瞧瞧也難。事已至此,若不叫你口服心服,怎能在路行程?」

  言罷,向劉清一扭嘴。樂戶劉清就知其意,遂從腰間取出皮鞭,向楊素嬋一指說:「你休生妄想!老爺既買了你,就不怕王法。你即撒潑放刁,當時先管教管教你!」掄圓了皮鞭,唰唰唰照著楊素嬋身上亂抽,只抽得楊素嬋渾身青紫。

  劉樂戶正然打得高興,忽聞身後有人問話,遂停住皮鞭,扭項回頭一瞅,身後站立一人,及是一個寒儒老學究在那問話。

  列位不知,來問話之人,正是毛巡按出京上任,一路私訪,無處不到。今日正在僻靜郊外,猛聞有女子的哭聲甚慘,順著哭聲往前行走,越走越離哭聲近,一抬頭,就瞧見樂戶劉清掄皮鞭苦打那婦人。心中暗想:「此事有些蹊蹺。本院受皇恩,出京暗訪民情,必須近前究問,方可明白。」走近前說:「你這人在荒郊苦打此婦,這婦人係你何人?望乞說明緣由。」劉清見問,停鞭觀瞧,見來人頭戴儒巾,身穿儒服,就知是一位秀士。

  列公,明季最重斯文,但凡舉人、秀才,到處有體面。劉清不敢輕視,遂拱了拱手,口呼:「相公,小人難以詳細言之。問她便知詳細。」毛公遂問楊氏:「你這婦人家鄉、姓氏?為何被這人所打?須要你從實說來,我學生與你作主。」楊氏叩頭含淚,口呼:「相公。」遂將丈夫姚義出外貿易未回,姚庚暗寫假信:「言丈夫病在旅店,令我大伯姚庚前去接夫主回家。姚庚暗中將我賣與這南京樂戶劉清,逼奴赴行院。我不去,苦苦逼打奴楊氏素嬋。王媒婆、姚庚二人合謀勾串,通同作弊,陷奴入火坑,被他人毒打,幸蒙相公到此,奴的殘生有救。如救奴一命,恩同再造。」

  毛公聞言,心中大怒,心中暗想:「世上竟有這樣惡人!如今先用良言解勸劉清並王婆,若肯改惡向善,是他二人造化;若不聽本院良言,再一齊拿他們治罪也不遲。」遂向劉清說:「劉樂戶,我學生有幾句良言相告:自古樂戶乃是下賤之流。人受父精母血所生,貴賤未分,自小至大,士農工商,皆可謀生,為何作這傷風敗化、買良為娼損德之事?天理昭彰,神天不佑,一朝敗露,犯法按律定罪,生死在眼前。作此惡事,離人骨肉,惟恐近報自身,遠報兒女。依我看,不如棄邪歸正,大小作一經營買賣,強如娼門,被人輕賤,不如人類。你再思再想我這良言。」

  列位明公,常言說得好,一福能壓百禍。毛公官居巡按,一派正氣,雄威抖抖,把劉清逼住,不因不由的他把惡意全消,善念頓起,歎了一口氣,口呼:「相公,你的話甚是有理,誰願意作這營生?但只一件,我原有三百銀資本,從南京到此,買了這婦人。如今送她回家,我行了好,弄得我赤手空拳,如何是好?」毛公說:「不必為難,你若真改惡遷善,我倒有一個主意。待學生替你們寫一張呈狀,到州衙去告姚庚私賣弟婦。按律定罪,姚庚難逃法網。我學生保管判案定將原銀追回。你一則替楊氏報了仇;二則顯出你之大義;三則你的陰功倍大,非同小可。上蒼必然佑你昌大。」

  劉清剛要說話,王婆在旁接言,口呼:「劉大爺,你若肯替楊氏鳴冤,老身就作個硬干證。」楊素嬋說:「三位恩人若救了我,恩同再造,莫說三百銀,我必加倍奉上,小奴家決不食言!奴給三位恩人叩頭了。」毛巡按連忙從裝文袋內取出文房四寶,盤膝坐在塵埃,將紙鋪在膝上,提筆如柳栽花,不移時將狀寫畢,把狀紙遞與楊氏說:「你們速往州衙去告。我也同你們前去,在州衙外聽聽州官怎樣斷法。」

  楊氏、王婆一同上了車,毛公同劉清步行隨跟,逕奔涿州。

  不多時進了涿州城,來至州衙門首。事逢湊巧,正遇放告。毛公一見滿心歡喜,說:「正逢放告,快進去喊冤遞狀。」楊氏不敢怠慢,忙忙下車。王婆近前攙扶,往衙內走,一行走一行口內喊「冤枉」。走至公堂前跪倒,雙手舉呈狀紙,口內不住喊「冤枉」。這涿州知州劉子雲在公案上往下一望,見一年老婦人,攙著一個少年婦人,含淚喊冤,蓬頭垢面,臉有青紫傷痕。

  乃吩咐門子:「將那婦人狀紙接上來。」門子將狀鋪在公案之上,劉知州閃目觀看,上寫:具狀民婦姚楊氏,祖居涿州良鄉縣姚家莊。為伯兄勢惡盜賣弟婦事,懇恩傳究,以儆刁頑。

  竊氏夫姚義,伯兄姚庚,親胞兄弟,遵父命分居各炊。

  氏夫出外貿易。不料夫兄姚庚暗生不良之心,暗寫假信一封,內言氏夫病在旅店,令姚庚同氏前往接氏夫回家。氏婆媳信以為實,遂同夫兄前去。孰料夫兄姚庚暗起不良之心,行同禽獸,將氏賣與南京樂戶劉清之手。氏不允從,被鞭毒打。是氏苦苦哀告,劉清方回心轉意,遂領氏並王媒婆前來控告氏之夫兄姚庚,傳究科其罪名,宜追還氏之身價銀三百兩。氏含冤負屈,不得不叩乞正堂太爺恩准傳究,實為德便。上呈。

  劉知州閱完大怒:「姚庚凶徒太惡,無理之極!」遂即發票,隨差衙役張龍、李虎去拘姚庚當堂對質。吩咐楊氏、王氏在班房候審對詞。這且不表。

  且言二差役領拘票出衙,二役商議:「咱哥倆要發財,誰不知姚庚之父去世,撂下萬貫家產,由他任性胡花。今日犯了此案,哪怕他不拿出銀錢!」二役說說講講,直奔良鄉而來。

  正遇姚庚得了二百七十兩銀,不敢回家,恐母知覺,躲在妓院。

  現正低頭前行,正撞見州衙二役,一齊舉手說:「正巧我弟兄二人尋姚大爺的,你來了。咱一同到酒鋪中好講話。」遂一齊進了酒鋪,落座飲酒。姚庚問:「二位上差有何事前來尋我?」

  李虎說:「姚大爺的令弟婦告你私自賣她為娼,王婆見證,買主是劉清。太爺看狀大怒,特差俺弟兄二人前來相請,立待審訊。」張龍說:「這不是州太爺拘票嗎?請看。」姚庚接來一看,不由得怔呵呵發愣,心中驚懼,面色焦黃:「悔不該當初行錯,可恨楊氏竟敢赴州告我!」二役口呼:「姚大爺不必驚惶。古云:『天大的官司,當用磨扇的銀子,能堵城門,不填水溝。』依俺弟兄二人愚見,在州衙上下打點。我們太爺拿個錯,把楊氏、王婆、劉樂戶一同治死,一則保你無事,二則泄你之恨,三則也顯一顯我弟兄的手眼。此乃是兩全其美事,不知姚大爺意下如何?」姚庚聞言,心中暗喜,說:「既是二位上差的美意,我情願打上風官司。不知可得多少銀?」二役說:「咱們素日相交最厚,這點小事,我二人情願效勞。官府跟前須得三百銀,少了難以講話。其餘門子、管事的、書辦等項內外使用,也得三百兩。」姚庚說:「滿打上花費幾百銀,何足論說!只將我那擾家不良的弟婦治死,比麼皆強。竟仗二位鼎力相助。」遂喚酒保上菜、添酒並餅飯。酒保俱各端來,放在桌上。

  三人飲酒吃飯已畢,姚庚問:「我這一去見官府,用何供詞呢?望乞指教。」二役說:「你若將太爺打點疏通了,只須如此這般回說,包管必贏,將他三人處死。」姚庚聞言大悅,會了酒飯錢。

  姚庚分同二差逕到自己開的當鋪,兑了六百銀,交與張龍、李虎,同到州衙。二役將姚庚安在茶坊內,坐候好音。二役暗進州衙,見了知州,將來意稟明。

  知州劉子雲乃是好利之徒,見了銀子,心中歡喜,說:「既給送這份厚禮,本州自然有個處斷,決然不令姚庚吃虧。明日早堂候審。」二役出了衙門,來至茶坊,眼望姚庚,含笑低聲說:「恭喜了!太爺收下白銀,明日早堂候斷,自有分曉。」

  姚庚聞言,喜之不盡,就在二役下處歇息一夜。

  次日清晨,大堂發梆,不移時,州官坐堂。張龍、李虎上堂回話:「太爺在上,小的把姚庚拘到。」劉知州吩咐:「帶上來。」張、李二役遂將姚庚帶至堂前跪倒。劉知州把驚堂木一拍,假意動怒,喝道:「好姚庚,你這大膽的奴才,竟敢私賣弟婦!從實招來,免太爺三推六問,你的皮肉受苦!」姚庚連連叩頭,口稱:「小的家門不幸,自胞弟姚義出外貿易未回,弟婦楊氏不守閫范,寡廉鮮恥,終日吵鬧不休,被王婆引誘與劉清私通拐逃。小人派人尋覓無蹤,已有月餘。孰料今日反投太爺台下,告小人私賣,以作訛詐地步。小人乃詩書門第,並且銀錢廣有,焉能賣她,自罹其禍,遺留臭名?太爺想情,與小人作主。」劉知州說:「依你之言,楊氏真是潑婦、淫悍刁頭,令人可恨,你且下去。」遂命:「把楊氏、王婆、劉清帶上來。」

  三人跪在堂前,劉知州把驚堂木一拍,怒喝道:「好一個楊素嬋,妄告不實。你是賤骨,聽信王婆,引誘劉清,通姦拐逃,反行誣告堂兄。這是你訛索財產。快從實招上來,省得本州動刑拷問。講!」楊氏素嬋聞知州之言,只嚇得面如金紙,渾身抖顫,半晌方說出話來,口呼:「青天太爺,小婦人被夫兄姚庚私賣是實,非是誣他。現有見證,非是小婦人私逃。焉敢前來太爺堂前控告?太爺若還不信,添傳小婦人婆母並嫂嫂前來對質,便知虛實。」劉知州一拍驚堂木,怒喝道:「這賤人,大約不肯善招。」吩咐左右:「給我拶起來!」不知楊素嬋拶否,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毛公案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