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族大全 (四庫全書本)/卷19

巻十八 氏族大全 巻十九 巻二十

  欽定四庫全書
  氏族大全巻十九
  四十一漾
  許亮切宫音 河内宋桓公子向父肸孫向戌為左師子孫因氏焉
  聞笛感舊
  向秀字子期好老莊之學註莊子發眀竒趣振起𤣥風嵇康善鍜秀為之佐文共吕安灌園於山陽康被誅
  秀入洛鄰人有吹笛者發聲寥亮秀因追想曩昔嵇生㳺宴之好感音而嘆作思舊賦 仕晉為散騎常侍
  赤幢曲蓋
  向雄字茂伯仕魏為秦州刺史假赤幢曲蓋鼓吹仍賜錢三十萬
  大耐官職
  向敏中字常之宋太平五年試春雨如膏賦蘇易簡榜及第 西京有僧殺眢井婦人寃獄已具公獨明其非察得其實一府以為神 太宗飛白書張詠敏中名付中書曰二人名臣也為朕記之 眞宗朝進左僕射上使人覘之門䦨悄然上曰敏中大耐官職 與㓂凖同年公既秉鈞凖以使相守長安寄公詩云玉殿登科四十年當時僚友盡英賢歳寒惟有公兼我白首猶持將相權 謚文簡 子傳正傳式傳亮傳範 亮子涇涇女為神宗欽聖皇后
  死節
  向子韶字和卿文簡四世孫少游賢闗清約如寒士人不知其為相門后族之子姪也强學自厲曰先丞相事業寂寥者乆永嘉劉安節壯其言引為忘年交 宋靖康初守淮寧金人入㓂公親擐甲胄冐矢石城陷金人酌酒於前令屈膝公植立不動㦸手罵之遇害 謚忠毅 弟子忞
  伊山小隠
  向子忞字宣卿宋紹興中吕頥浩薦公賜對加直秘閣歴任湖北憲節人懐之繪像佛祠 晚年居伊山乃
  晉桓伊書堂故基胡公眀仲名其所居曰有裕堂仍為之記其畧云晩年小隠衡山之伊山結茅為堂寘書史其中茂竹幽隂春葩秋馥杳然雲水之外侍郎胡公寅諫官劉公璜自天柱峯南襆被枝笻歳一往焉商較文義把酒賦詩逍遙襄羊興盡而後别兄子諲為湖東安撫自號薌林居士
  向戌仕宋為左師克合晉楚之和公賞之邑六十左師辭邑襄廿七子宜宜子鄭
  向長字子平讀易至損卦嘆曰吾已知冨不如貧貴不如賤但未知死何如生耳漢建武中男女嫁娶畢𢽟斷家事勿相闗遊五岳名山逸民傳髙士𫝊向作尚向寵仕蜀為牙門將孔明出師表云將軍向寵性行淑均曉暢軍事 封都亭侯
  蜀向朗字巨逹位特進潜心典籍年踰八十手自校書
  向栩字甫興仕後漢侍中朝廷大事侃然正色百官憚之
  女徳㛰𡛸
  向后
  向氏女后族也
  檀道濟妻 張商英妻
  向氏檀道濟之妻有賢行 向子山梁山鄉先生也以女妻張商英
  商音 京兆 周太師尚父之後
  尚靳戰國游士也楚圍雍氏靳為韓使秦秦遂救韓尚長後漢髙士也事見向姓可通用
  尚衡唐至徳中功臣二百六十五衡第二加散騎常侍檢校禮部尚書兼御史大夫
  尚可孤唐建中四年朱泚反李晟屯東渭橋可孤以神䇿軍屯藍田受晟節度晟兵大振
  尚美人宋景祐中遣内侍稱教㫖免二人市租時龐籍為開封府判官奏之
  尚長道仕宋為簽判楊誠齋贈詩云今代髙人尚子平風流文彩舊家聲合於玉殿班中立却向紅蓮幕裏行
  髙尚 吕尚 嘉尚
  况
  况長寧 諸葛恪傳云况長寧以為君子臨事而懼好謀而成蜀為蕞爾之國所規所圖惟守與戰三國志佳况 荀况
  
  暢惠明齊人撰論語集註 暢瓘仕唐為户尚書暢當唐貞元中為太常博士儒學傳
  
  諒毅辨士也為趙使秦有專對之才國䇿
  諒輔仕東漢為五官掾大旱積薪自焚須臾而雨
  四十三敬徑證二䪨附
  商音 平陽 陳厲公子敬仲之後以謚為姓
  鐵石心
  敬肅字𢎞儉少以貞介知名心如鐵石老而彌篤 隋大業中郡國守令畢集帝問蘇威曰其中清名天下第一者誰對曰栁儉復問其次曰涿郡丞郭絢頴川郡丞敬肅帝賜儉帛二百匹絢肅各一百匹旌異之循吏傳敬暉字仲曄唐聖厯初為衛州刺史後以誅二張功封平陽郡王謚肅𢚓
  敬播唐貞觀中遷太子司議郎與令狐徳棻等撰晉書房𤣥齡嘗稱為陳壽之流以顏師古所註漢書文繁令掇其要為四十篇
  敬翔字子振深沈有大畧後梁太祖受禪改樞宻院為崇政院以翔為使遷金鑾殿大學士
  徴音 榮陽 周厲王少子封於鄭平王時遷于河間謂之新鄭傳十三代為韓所滅子孫居陳以國為氏
  推轂
  鄭當時字莊漢景帝朝為太子舍人常置驛馬請謝賓客其知友皆天下名士 武帝朝為大司農戒門下客至無貴賤兼留以貴下人常推轂士進之惟恐後山東諸公翕然稱鄭莊 與汲黯同列九卿
  谷口耕夫
  鄭子眞谷口人耕於巖石之下名震京師漢成帝朝王鳯以禮聘之不屈其清風足以激貪厲俗近古逸民也楊子
  金華説書
  鄭寛中受張山拊書有雋才漢成帝朝與張禹説尚書於金華殿 賜爵闗内侯
  尚書履聲
  鄭崇字子游漢哀帝朝拜尚書僕射數進諌每見曵革履上笑曰我識鄭尚書履聲 上嘗責之曰卿門如市何以欲禁切主上對曰臣門如市臣心如水上怒下之吏死獄中
  奉使不拜
  鄭衆字仲師從父興受左氏春秋明三統厯漢永平初以眀經為給事中持節使匈奴不拜單于怒欲脅服之衆㧞刀自誓 後復遣使衆上言臣誠不忍持大漢節對氊裘獨拜 章帝朝有䆠者鄭衆字季序毎班賞則辭多受少
  白衣尚書
  鄭均字仲虞任城人漢建初中徴拜尚書數進忠言以病告歸帝東巡過任城乃幸均舎賜尚書禄以終其身時號為白衣尚書
  隔座屏風
  鄭𢎞字巨君㑹稽山隂人㣲時採薪白鶴山得一遺箭頃有人覔𢎞與之問𢎞所欲曰常患若耶溪載薪為難願旦南風暮北風至今猶然俗呼鄭公風 第五倫為㑹稽守召署督郵舉孝廉累遷為淮隂守春出行早有鹿方道夾轂而行主簿賀曰三公車轓畫鹿明府必為宰相 漢元和初拜太尉時第五倫為司空班次在下每朝見𢎞曲躬自卑帝問知其故置雲母屏風分隔其間由此為故事東漢史 宣帝時亦有鄭𢎞字穉卿為南陽太守所居民冨所去見思兄次卿為涿郡太守通法律政事西漢史
  書帶草
  鄭𤣥字康成西入闗事馬融居三年從質疑義問畢辭歸融曰鄭生今去吾道東矣 漢建寧初黨禍作𤣥杜門修業時何休著公羊墨守左氏膏盲榖梁廢疾𤣥乃發墨守鍼膏肓起廢疾休曰康成乃入吾室操吾戈以伐我乎 國相孔融深敬之告髙宻縣為𤣥特立一鄉曰鄭公鄉門曰通徳門 註詩書易禮記儀禮論語孝經凡百餘萬言何進等薦辟皆不就鄭𤣥教授山生草如薤葉土人名曰康成書帶草 子益思
  碧筩酒
  鄭慤魏正始中於三伏内集賓僚避暑歴陽取大荷葉盛酒刺令與柄通屈莖如象鼻傳吸之名碧筩酒
  大鄭小鄭
  鄭道昭仕北魏為兖州刺史於城南小山起亭亭刻石為記有云中岳先生鄭道昭之白雲堂 子述祖字恭文齊天寳中亦為是州尋舊迹得之在職能治民歌曰大鄭公小鄭公相去五十載風教猶尚同 能琴造龍吟十㺯
  南鄭北鄭
  鄭絪字文眀幼有竒志唐貞元末除中書舎人制云羽儀周行黼藻王度以温潤雅麗之文居獻納論思之地元和初拜相絪從子餘慶字居業貞元中拜相時絪第在南餘慶第在北人稱南鄭相北鄭相
  一字師
  鄭谷幼有名譽司空圖見而竒之因撫其背曰當為一代風騷主 僧齊已攜早梅詩詣之谷為改數枝開作一枝齊已不覺下拜以為一字師 世稱為鄭都官有鷓鴣詩極佳人謂之鄭鷓鴣 咸通十哲中人
  白雲翁
  鄭儋仕唐為北都留守日與賓客投壺飲博平居簾閣據几終日號白雲翁
  七松處士
  鄭薫字子溥唐末知貢舉錯認顔標為魯公之後有冬烘之誚 所居為隠巖薛松子庭號七松處士
  人瑞
  鄭仁表豪爽有文仕唐為起居郎以門閥文章自尊曰天瑞有五色雲人瑞有鄭仁表 父肅拜相挺挺有大臣節
  廣文氊
  鄭䖍好書苦無紙慈恩院貯柿葉數屋日往取葉𨽻書書之殆遍善圖山水自冩其詩併畫以獻帝大署其尾曰鄭䖍三絶 元宗愛其才置廣文館以為博士著書八十餘篇 杜詩云廣文先生官獨冷又云才名三十年坐客寒無氊近有蘇司業時時與酒錢
  雪驢詩思
  鄭綮字藴武能為歇後詩世號鄭五歇後體 或問詩思答曰詩思在灞橋風雪中驢子上 唐乾寧初拜相詔下綮搔首曰歇後鄭五作宰相時事可知矣
  儒者之勇
  鄭畋字合文姿彩如峙玉唐末為鳯翔節度使大破黄巢兵上曰畋儒者之勇乃爾進司空平章事
  三髙士
  鄭雲叟舉進士不中入少室山為道士徙華隂山與李道殷羅隠之友善世號三髙士 晉髙祖以諌議大夫召不起賜號逍遙先生
  忠孝狀元
  鄭獬字毅夫俊邁不羣初舉國子監第五人謝啓云李廣才氣自謂無雙杜牧文章止得第五 宋皇祐五年上御崇政殿試圜丘象天地賦進士第一試前一日上焚香祝曰願得忠孝狀元遂得獬獬微時夢至一處有小池方闊數尺甃以眀玉獬以水浴身視其臂生白鱗視水中影頭已角出有吏云此玉龍池也故登第詩云霹靂一聲從地起到頭身是白龍翁神宗朝為翰林學士有翰林夜直詩云中使傳宣學士家君王令草侍中麻紫泥金印才封了蓮炬燒殘一寸花
  流民圖
  鄭俠字介夫福州人初從王安石學舉進士 宋熙寧中監東京西上門和荆公詩云何處難緘口熙寧政失中四方三面戰十室九家空見佞眸如水聞忠耳似聾君門深萬里焉得此言通 時亢旱俠以本門所見流離之民扶老攜幼飢寒困苦之狀呼畫工列為流民圖上獻之且曰使陛下觀臣之圖行臣之言十日不雨乞斬臣宣徳門外以正欺君慢天之罪神宗覧畢下責躬詔方田保甲青苗並罷越三日大雨荆公辭位薦吕惠卿俠上言安石本為惠卿所悞不報乃取唐書房杜姚宋林甫國忠畫為兩軸一曰君子正直社稷之臣事業一曰邪曲小人容恱之臣事業執政怒送汀州編管元祐中起為泉教
  晩年勁節
  鄭戬字夫休宋天聖初試雲瑞紀官賦宋郊一李清臣二鄭戬三高若訥四曾公亮五知長安表曰聽嚴城之鐘鼔未卜何辰植勁節於雪霜更觀晚嵗上稱誦者數四曰戬氣識英豪朕將用之為相 官至樞副
  獻草得官
  鄭可簡以貢茶遷福建運使子待問以獻朱草得官好事者詩云父貴因茶白兒榮為草朱
  鄭渾魏代良守也在沛郡興陂漑田民刻石號曰鄭陂
  鄭冲八公攀龍見何曾位太傅封夀光公
  鄭據香山九老會中年八十五 為長史見胡杲鄭居中仕唐為中書舎人同裴相修禊洛濵見白氏
  女徳婚姻
  孝女
  鄭孝女兖州人父神佐戰死慶州母早亡無兄弟女年廿四毁服䕶喪還鄉與母合葬廬墓不嫁詔襃表其門
  堅貞不撓
  鄭氏余洪妻也洪為閩帥唐師下建州禆將王建封得之以其有色而堅貞不撓不敢犯獻之大將查文徽文徽欲納之鄭大罵曰王師弔伐當襃録節義以厲風俗建封行伍尚知見憚君元帥也而欲為禍首邪文徽訪其夫歸之
  事姑孝
  鄭袤字林叔再娶魯國曹氏事姑孝躬紡績之勞以充奉養叔姪妯娌之間俱盡其禮 袤仕晉為儀同三司鄭誠娶清河張氏生子善果號清吏
  鄭幼麟弱冠舉秀才李孝伯以女妻之後為中書侍郎
  鄭獬娶張氏女 鄭儋長女適遼東李繁
  鄭亞娶李翺女生三子皆拜相 鄭宗大族也世與王家相嫁娶
  鄭交甫適楚遵彼漢臯遇二女與之佩珠詳江氏鄭衆言㛰禮有合歡鈴取和諧有九子墨取多子鄭天休選王禹玉為婿後拜相禹玉選鄭達夫為婿亦拜相
  鄭天休娶李氏女與范文正為連袂
  晉鄭 善鄭 南北鄭
  孟羽音 平陸 魯桓公子慶父之後曰孟孫因以為氏 慶父子公孫敖為孟穆伯伯子曰榖曰難榖也豐下
  仁義七篇
  孟子名軻字子輿受業子思命世亞聖之大才也著書七篇皆言仁義 韓愈云孟氏醇乎醇者也
  天下長者
  孟舒事趙王敖從王至長安高祖召見與語漢廷臣無出其右拜為郡守文帝問田叔曰公知天下長者乎對曰雲中守孟舒長者也
  易學
  孟卿善為禮春秋授后蒼疏廣 子喜字長卿從田王孫受易由是易有施孟梁丘之學
  合浦還珠
  孟嘗字伯周漢順帝朝為合浦太守郡不産榖實而海出珠寳前守宰貪穢詭民採求不知紀極珠漸徙於交趾界嘗革前弊去珠復還百姓䝉利商賈流通稱為神明
  墮甑
  孟敏字叔達漢延熹中客居大原荷甑墮地不顧而去郭林宗問其意曰甑已破矣視之何益
  含棗
  孟節漢末人得仙道能含棗核而不食可至五年十年又能結氣不息狀若死人可至五年十年
  孝養
  孟宗字子恭性至孝母嗜笋冬天欲之宗入林哀泣揺竹笋忽自生一云母卒後冬節將至宗得以供祭 晉武時為魚池監作鮓寄母母曰何不避嫌疑遂還之
  龍山落㡌
  孟嘉字萬年江夏人晉永和中為桓温府參軍九日温宴龍山風吹嘉㡌落初不自覺飲多不亂温問酒有何好而君嗜之嘉曰明公但不得酒中趣耳遷長史卒
  嘉禾瑞麥
  孟業字敬業仕北齊為東郡太守以寛惠著名郡内麥一莖五穗或三穗四穗縣人送嘉禾一莖九穗咸以為政化所感循吏傳
  孟亭
  孟浩然襄陽人少好節義隠鹿門山逰京師王維邀入禁署𤣥宗忽至浩然匿床下維以實對帝問所作再拜自誦誦至不才明主棄之句上曰卿不求仕朕未嘗棄卿奈何誣我由是失意 王維過郢州畫其像於刺史亭因曰浩然亭又曰孟亭
  以詩鳴世
  孟郊字東野少隠嵩山貧居苦吟有云夜吟曉不休苦吟鬼神愁如何不自閒心與身為仇 結交詩云君子芳桂性春濃寒更繁云云惟當金石交可與賢達論韓愈引為忘年交序云孟郊東野始以其詩鳴詩云低頭拜東野原得終始如駏蛩誌其文云劌目鉥心物迎縷解鈎章棘句搯擢胃腎言得句之難也 年五十第進士詩云昔日齷齪不足嗟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調溧陽尉 鄭餘慶鎮興元奏為參謀卒張藉諡曰貞曜先生 二子酆鄠
  杯樽石
  孟仕源唐人夀昌有石臨樊水有窊仕源居其下元結命曰杯樽石銘曰時俗澆狡日益偽薄誰能杯飲共守淳朴
  屈子齊名
  孟昭圖唐末為左拾遺上疏論事坐貶田令孜遣人投之蟇頤津後人祠之裴澈詩云一章何罪死何名千載惟君與屈平從此蜀江烟雨夜杜䳌應作兩般聲
  金鰲集
  孟賔于五代末與李昉同及第昉仕宋入翰林而賔于仕南唐為令昉寄詩云初攜寳劍别湘潭金榜標名第十三昔日聲名喧洛下只今詩句滿江南 歸老連上號羣峯叟有詩百篇號金鰲集
  孟莊子惡臧孫臧孫曰孟孫之惡我藥石也襄廿三孟僖子屬二子說與何忌師事仲尼而學禮焉昭七孟公綽為趙魏老則優 又公綽之不欲
  孟賁古勇士也 孟說秦力人也
  孟昶孟顗兄弟並美風儀時謂之雙珠南史
  孟簡字幾道唐元和中為尚書韓愈與書論闢佛孟貫有詩云不伐有巢樹多移無主花二句忤周世宗
  孟忠厚隆祐太后兄子也宋紹興中任樞宻上曰朕不欲以國戚任軍旅萬一有過治之則傷恩釋之則廢法
  女徳婚姻
  孟母列女傳
  孟軻幼被慈母三遷之教 娶婦一日入室婦袒於内軻不恱婦辭求去母召軻謂曰禮將上堂聲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所以戒人也將入户視必下恐見人過也今子察於禮而責於善不亦逺乎軻乃留婦謝之君子曰孟母知禮而明姑婦之道
  齊眉詳梁氏
  孟光扶風平陵孟氏之女狀肥醜而黒力舉石臼年三十未嫁曰欲得賢如梁伯鸞者梁聞而取之字之曰徳耀
  孟氏女后族也宋哲宗皇后孟氏紹興中居瑶華宫孟嘉娶陶侃之女
  孔孟 趙孟 季孟 非孟
  盛汝南 周穆王時盛國之後
  盛吉仕漢為廷尉視事二十年天下稱有恩無怨盛冲吴孫休受學焉及即位以為博士講論道藝盛彦字子翁晉人事母孝母疾失明婦取蠐螬炙以食之母宻藏以示彦彦見之抱母慟哭母目豁然而開
  盛彦師唐武徳中為總管擊斬李宻以功封葛國公盛度字公量宋真宗朝奉使陜西參質漢唐故地繪為西域圖以獻 天聖中入翰林 拜參政諡文肅盛𤣥宋景徳中上召翰林梁灝夜對詢以館閣人物對曰晁逈篤於詞學盛𤣥敏於吏事
  盛次仲宋元祐間與孔平仲同在館中夜論雪詩次仲曰看來天地不知夜飛入園林總是春平仲大服盛湘周穆王之姬也
  盛小叢去籍之妓也尚書李訥甞夜登城樓聞歌曰雁門山上雁初飛其音慘切召至乃小叢也
  
  慶鄭晉大夫惠公禦秦卜右慶鄭吉不使僖十五慶封齊左相當國專政奔魯穆子享之不敬使工為之賦茅鴟亦不知
  周末正考父之後 魏志有正帛為永昌太守徵音齊郡 衛康叔之後至武公生季疊食采於寗以國為氏
  繼舊好
  寗武子名俞為衛卿聘魯公與之宴為賦湛露及彤弓不辭又不答賦曰陪臣來繼舊好君辱貺之其敢干大禮以自取戾文四
  飯牛
  寗戚飯牛於車下擊牛角歌曰南山矸白石爛中有鯉魚長尺半生不逢堯與舜襌短布單衣纔至骭從昬飯牛至夜半長夜漫漫何時旦齊桓聞之命後車載之賜之衣冠授以卿位
  乳虎
  寗成漢酷吏也好氣為人上操下急如束濕 武帝拜為都尉嵗餘郡國出入闗者號曰寧見乳虎母值寗成怒
  寗夀亢父人龔勝薦夀及侯加詔徴之夀稱疾不起寗悌原仕唐修國史以直筆忤㫖仕不起
  寗智博學宋元祐中上問王岩叟從誰學對曰從河東寗智先生
  春秋鄧侯吾離之後以國為氏
  銅山
  鄧通以櫂船為黄頭郎文帝夢上天有黄頭郎推上見其衣凥後穿覺而之漸臺通衣穿寵幸之賞賜鉅萬相者相通當餓死帝賜以蜀道銅山得自鑄鄧氏錢布天下 官至上大夫
  垂名竹帛
  鄧禹字仲華漢更始時光武持節河北禹杖䇿北渡追及於鄴曰禹願効其尺寸垂功名於竹帛耳 光武即位拜為大司徒後加封高宻侯 禹篤行淳備有子十三人各使守一藝修整閨門教養子孫皆可以為後世法 雲臺二十八將禹為之首 後分封三子為三國長曰震次曰襲曰珍俱封侯 震子乾 襲子漢 珍子周尤有操行
  累世寵榮
  鄧訓字平叔禹第六子有大志閨門甚嚴兄弟敬憚為張掖大守訓五子隲京悝𢎞闔 女為和帝后 鄧氏累世寵貴侯二十九人公二人大將軍以下十三人中二千石十四人列校二十二人州牧郡守四十八人其餘侍中大夫郎謁者不可勝數 後為宫人誣告悝𢎞等皆坐黜
  平蜀立功
  鄧艾字士載魏景元中大舉伐蜀艾督軍自隂平道以氊自裹推轉而下將士攀木沿崖魚貫而進蜀平詔以艾為太尉 為鍾會所搆死於蜀 晉武即位議郎段灼上疏為艾伸寃 詔以其孫朗為郎中
  入水斬蛟
  鄧遐字應逺勇力絶人仕晉歴數郡守襄陽沔水有蛟害人遐入水揮劍斬蛟數段 時號為名將
  民挽不留
  鄧攸字伯道晉永嘉末石勒兵起攸挈家而逃以其弟早亡特全其姪繫其子於樹而去至江東元帝以為中庶子遷吴郡太守載米之郡但飲吴水而已後稱疾去職郡有迎送錢數百萬不受一錢百姓牽攸船不得去夜發吴人歌曰紞如打五鼓雞鳴天欲曙鄧侯挽不留謝令推不去遷吏尚書 卒無嗣人義而哀之曰天道無知伯道無兒史臣云棄子存姪以義斷恩自可割情忍痛何至預加徽纒絶其奔走豈慈父仁人所為也勿謂天道無知乃有知也良吏傳
  古循吏風
  鄧璠瑞陽人唐中和元年權袁州興崇學校有古循吏風詔正任彭瞻賀以詩云六年惠政及黎氓太府論功賞陟明一尺詔書天上降二千石禄世間榮新添畫㦸門増峻舊躡青雲路轉平更待皇恩酬善政碧油幢到郡齋迎 課最優於文翁黄霸宜春志
  隠𤣥先生
  鄧世隆棲白鹿山號隠𤣥先生唐貞觀初召授修史學士
  四世同居
  鄧文瑞瑞陽人唐華林實録云四世同居五百餘口長幼睦婣衣無常主開元中詔旌表門閭
  兩秀里
  鄧佑五代末擢童科弟吉擢三禮科改所居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鄉兩秀里臨江志
  李鄧同年
  鄧洵美五代乾祐中與李昉同年及第後相遇贈詩憶昔詞場共着鞭當年鶯谷喜同遷闗河契闊三千里音信稀疎二十年
  十賢見朱氏
  鄧伯溫名潤甫從李泰伯學後為尚書左丞 入翰林
  會宿玉堂
  鄧聖求宋元祐中入翰林東坡云聖求為武昌令時余居黄與武昌相望常往來溪山間後與會宿玉堂話舊作詩云憶從樊口載春酒步上西山尋野梅西山一上十五里風駕兩腋飛崔嵬豈知白首同夜直卧㸔椽燭高花摧江邉曉夢忽驚斷銅鐶玉鎖鳴春雷
  白霞丹景
  鄧伯元吴郡人與王𤣥甫同學道於福州鶴林山授餐青精飯白霞丹景之法
  鄧平仕漢為太史丞造太初厯
  女徳㛰姻
  鄧禹女孫名綏十二嵗通詩書修婦業暮誦經典後為和熹皇后
  鄧攸嘗詣鎮軍賈混混以訟事示攸使决之攸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混竒之以女妻焉鄧叔娶牛僧孺第四女與苗愔張希復為女壻過鄧 曹鄧
  四十九宥
  寇宫音 上谷 蘓忿生為周司寇子孫以官為氏
  借寇一年
  寇恂字子翼更始末光武定河内而難其守鄧禹曰寇恂文武備足有牧民御衆之才非此子莫可使也賈復與有舊怨帝召二人至謂曰今天下未定兩虎安得私鬬今日朕分之於是並坐極歡共車同出結友而去頴川盗起恂從車駕南征賊平百姓遮道曰願復借寇君一年封雍奴侯圖形雲臺 曾孫榮桓帝朝為侍中
  野水横舟
  寇凖字平仲八嵗吟華山詩云只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其師謂凖父曰賢郎怎不作宰相 秋風亭詩云野水無人渡孤舟盡日横時人以為必濟巨川 初試仕改知巴東縣手植雙柏於庭至今以比甘棠名萊公柏宋真宗朝大拜决䇿成澶淵之功 鎮大名府北使謂公曰相公重望可以不在中書公曰北門鎖鑰非凖不可 魏野上詩云有官居鼎鼐無地起樓臺 公外奢内儉寢處一青幃二十年 貶雷州道出公安公剪竹插神祠前祝之曰凖若無負朝廷枯竹再生已而果生後喪還過公安民皆迎祭斬竹插地以掛紙錢後生笋成林邦人號相公竹 仁宗朝贈中書令 封萊公諡忠愍 詔學士孫抃撰神道碑御篆其首曰旌忠之碑 以從子隨為後官至殿中丞女妻王曙
  寇讚字奉國仕元魏為雍州刺史在郡十七年得公私之譽 進爵河南公 孫雋北史
  寇雋字祖雋有識量好學強記 為梁州刺史立庠序勸耕桑敦禮讓大統中拜秘書監
  寇泚唐開元中為宋州刺史𤣥宗至州宴從臣於樓上泚與焉
  寇彦卿善騎射梁太祖賜所乘馬一丈烏曰真神將也
  寇瑊宋天聖中為三司使言鹽法不可數更帝然之富羽音 秦郡 周大夫富辰之後
  孤峯絶岸
  富嘉謨文辭雅麗雄邁張說與徐堅論近世文章曰富嘉謨如孤峯絶岸壁立萬仞濃雲鬱興震雷俱發若施之廊廟則駭矣 仕唐為晉陽尉北京三傑見吴氏
  洛社衣冠
  富弼字彦國幼有大度范文正器之曰王佐才也 舉茂才異等 宋慶厯中除資政殿學士使契丹往返十數言割地必不可爭獻納二字北朝君臣敬憚之 在位薦王質王素余靖張瓌石介吴奎韓維陳襄陳希亮等皆知名之士 洛陽耆英會十三人 富公 文潞公 席汝言 王尚恭 趙南正 劉几 馮行巳楚建中 王不疑 王拱辰 張昌言 司馬公 張燾 富公年最高詩云西洛古帝都衣冠走集地大尹吾舊相曠懐輕富貴云云神宗朝大拜封鄭公進封韓公 年八十諡文忠 子紹庭紹宗紹隆 孫直柔富元衡宋紹興中充宫教 遷宗正司
  富直言遇事敢諫宋紹興中知樞宻院事
  㛰𡛸
  富弼初名臯晏元獻求婿范文正曰公之女若嫁官人某不敢知必求國士無如富某者元獻妻之以宰相得宰相為衣冠盛事 出邵氏聞見録言行録所載不同見晏氏
  以文為富 北阮富 彼以其富
  扶風 夏帝相遭有窮之難后緡方娠逃出自竇而生少康支孫以竇為氏 竇鳴犢晉大夫
  退讓君子
  竇廣國字少君漢文皇后之弟少貧賤后新立與兄長君至長安自陳廣選有徳行者與居由此為退讓君子不敢以富貴驕人 廣國賢有行帝欲相之曰恐天下以吾私廣國久念不可 封安豐侯 從子嬰
  侯自我得
  竇嬰字王孫景帝朝為詹事七國平嬰與有功封魏其侯喜賔客天下逰士多歸之 後灌夫罵坐得罪嬰銳為救曰侯自我得之自我捐之無所恨竟受誅
  拔起風塵
  竇融字周公漢建武初帝賜璽書授凉州牧 入朝拜大司空 論曰融以豪俠為名拔起風塵之中蟬蛻王侯之尊終膺卿相之位及爵位榮滿乃放逺權寵恂恂若不能者又何智也 長子穆尚主
  勒功燕然
  竇憲字伯度漢永元初拜車騎將軍出塞擊北單于戰於稽落山大破之登燕然山刻石勒功紀漢威徳 封冠軍侯
  東觀校書
  竇章字伯向居貧蓬户蔬食躬勤孝弟講讀不輟 漢安帝朝學者以東觀為道家蓬萊山太僕鄧康乃薦章入東觀為校書郎
  三君
  竇武少以經行著稱漢建寧初録尚書事 士大夫以武與陳蕃劉淑為三君君者言二世之所宗也
  六儒
  竇士榮隋開皇初上徴山東文學之士馬光張仲讓孔龎張買奴竇士榮劉祖仁並授太學博士號六儒
  書癡
  竇威字文蔚有器局貫覽羣書家世子弟喜武力威獨尚文諸兄詆為書癡 與薛收等師王通北面受王佐之道
  一門四相
  竇威唐武徳初為中書令姪抗為納言贈司徒姪孫徳𤣥為左相徳𤣥子懐貞為侍中一門四相 抗三子衍襲爵靜為民部尚書 誕為宗正少卿 贊曰高竇雖縁外戚姻家然自以才猷結天子厠迹名臣垂榮無窮云云竇宗自漢迄唐支曹扶疏數百年所憑厚矣注云在漢再為外戚元魏有三皇后在周為上柱國在隋為太𫝊在唐又為外戚竇毅女為唐高祖后
  聨珠集
  竇羣唐徳宗以處士徴為石拾遺二兄常牟二弟庠鞏擢進士第為郎俱工詞章為聨珠集行於時義取若五星然鞏與人言如不出口世號囁嚅翁
  丹桂五枝
  竇禹鈞五子儀儼侃偁僖五代末相繼登科時謂竇氏五龍 馮道詩云燕山竇十郎教子以義方靈椿一株老丹桂五枝香 儀字可象宋太祖朝自翰林遷端明儼字望之通律厯自左拾遺遷禮侍 侃起居郎
  偁字日彰太宗朝參大政 僖右補闕
  女徳㛰姻
  竇毅在周為上柱國有女方數嵗讀列女傳一過不忘聞隋祖受周禪自投床下曰恨我非男子不能救舅家難毅掩口曰毋妄言赤吾族毅嘗謂夫人曰此女有竒相不可妄與人畫二孔雀於屏間請婚者射二矢隂約中目李淵最後射各中一目遂以歸之後淵為唐高祖竇氏為后
  姊妹烈行
  竇伯女仲女京兆人唐永泰中賊剽二女將逼以私行臨大谷伯曰我豈受汙於賊自投崖下仲亦躍而至京兆尹第五琦表其烈行詔旌門閭
  竇章女年十二能屬文漢順帝朝以才貌選入為貴人
  竇偁女妻丁謂見丁氏 竇滔妻織回文錦見蘇氏竇璠晚娶宇文翃之女方登第
  竇懐貞唐中宗朝為御史大夫嵗除日帝宴羣臣謂懐貞曰卿喪妻欲繼室乎俄而寳扇障衛一翟衣者出乃衛后乳媪莒國夫人也
  圭竇 大姓馬竇 不徑不竇
  繆羽音 蘭陵 或作謬或讀作穆
  後漢繆肜汝南人兄弟四人同財業及娶諸婦求分異肜乃閉户自撾諸婦謝罪更為敦睦之行 為中牟令
  繆襲仕魏為散騎常侍 繆徴金谷廿四友見潘谷繆瑜工詩劉后村詩話云余初筮仕江西有繆瑜袖詩來訪調官一聫云有客去逰丞相宅無人來問孝亷船 有崆峒集行世 為晉賢宰
  漢有救乂為諫議大夫
  五十四闞五十六 附
  商音 天水 邑名齊卿闞止之後
  闞澤字潤甫山隂人自幼好學博覽羣籍通春秋厯數舉孝亷除錢塘長 遷太子太傅 封鄉都侯吴志闞駰字𤣥隆博通經傳拜為秘書北史
  闞稜貌魁雄善用兩刃仕唐為越州都督
  唐書音徒濫切
  啖助字叔佐唐大厯間人淹該經術善為春秋考三家短長縫䘺漏闕號集傳凡十年乃成儒學傳
  念賢金城抱罕人頗涉經史 子華性和厚有長者風為合州刺史北史









  氏族大全巻十九
<子部,類書類,氏族大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