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工鄭國狀請決漢水直山鑿山通道至伊水入洛須夫五百乃運江淮租極便

水工鄭國狀請決漢水直山鑿山通道至伊水入洛須夫五百乃運江淮租極便
作者:張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3

水曰潤下,火曰炎上,順性則易從,違方則難理。祇如漢江已北,伊之南,岩嶂崷崒以造天,岡嶝崢嶸而括地。層峰切漢,飛鳥迷林,絕壑窮山,奔豹失路。探深泉之月兔,罕有其功;捉高標之日烏,未聞其可。後稷之播殖九穀,不能使苗稼冬生;夏禹之引決百川,不能使江河西注。鄭國才非識古,智未趨今,乏袁敏之多能,謝酈長之博覽,進不量力,退不省躬,逆地勢而開山,絕天真以決水。區區淺見,輒與造化爭功;瑣瑣庸情,擢共陰陽競氣。銜枚塞海,為憃已深;捧土填河,在愚彌甚。妄為勞役,虛費人功,既貪罔上之條,合處欺天之罪。審問情狀,方可論科。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