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東日記 (四庫全書本)/卷33

卷三十二 水東日記 卷三十三 卷三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水東日記卷三十三
  明 葉盛 撰
  王右軍羲之蘭亭詩有詠彼舞雩之言亦可見其襟抱不凡其與桓温戒謝萬之言又其淺者耳嗚呼賢哉世之好言右軍者顧獨取其字畫又甚而泥於籠鵝之説此不幾于以戲劇處先賢者非耶惜哉惜哉李伯時禊圖淳祐改元辛丑廬陵曽宏父刻于其鳳山别墅今在紹興古意猶存非諸處翻刻本可及然嵗乆搨多損剥亦甚矣間録其詩文而唐栁諌議宋米元章二公真蹟附焉宏父詩䟦及其所考訂諸雜記等詩文多故弗録若宋髙宗一札以高宗非明于知人者雖有右軍當亦不知用其眷賞之勤拳葢特藝焉而已故亦無取焉永和九年嵗在癸丑暮春之初㑹于㑹稽山隂之蘭亭修禊事也羣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暎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𩔖之盛所以遊目騁懐足以極視聴之娯信可樂也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懐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雖趣舍萬殊靜𨅶不同當其欣于所遇暫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係之矣向之所欣俛仰之間已為陳迹猶不能不以之興懐況修短隨化終期于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每覽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懐固知一死生為虚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亦由今之視昔悲夫故列叙時人録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懐其致一也後之覽者亦將有感于斯文
  一十一人詩兩篇成
  一十五人詩一篇成
  一十六人詩不成各罰酒三觥
  郡功曹魏滂
  三春陶和氣萬物齊一歡明后忻時豐駕言映清瀾亹亹徳音暢蕭蕭遺世難望巖愧脱屣臨川謝掲竿
  右將軍王羲之
  代謝鱗次忽焉以周欣此暮春和氣載柔詠彼舞雩異世同流迺攜齊契散懐一丘
  仰視碧天際俯瞰渌水濵寥閴無涯觀寓目理自陳大矣造化工萬殊莫不均羣籟雖參差適我無非親
  散騎常侍郄曇
  温風起東谷和氣振柔條端坐興逺想薄言遊近郊
  滎陽桓偉
  主人雖無懐應物貴有尚宣尼遨沂津蕭然心神王數子各言志曽生發清唱今我欣斯遊愠情亦暫暢
  前餘杭令謝藤
  侍郎謝瑰
  王凝之
  莊浪濠津巢步潁湄㝠心真寄千載同歸
  絪緼柔風扇熙怡和氣淳駕言興時遊逍遥映通津
  潁川庾友
  馳心域表寥寥逺邁理感則一𡨋然斯㑹
  去来悠悠子披褐良足欽超迹修獨往真契齊古今
  行參軍事丘旄
  前餘杭令孫統
  茫茫大造萬化齊軌罔悟云同競異標㫖平勃運謀黄綺𨼆几凡我仰希期山期水
  地主觀山水仰尋幽人踪回沼激中達疎竹間修桐因流辨輕觴冷風飄落松時禽吟長澗萬籟吹連峯
  琅琊山人謝安
  伊昔先子有懐春遊契兹言執寄傲林丘森森連嶺茫茫原疇迴膚垂霧凝泉散流
  又五言
  相與欣佳節率爾同褰裳薄雲羅景物㣲風翼輕航醇醪陶丹府兀(⿱艹石)遊羲唐萬殊混一象安復覺彭殤
  行參軍曹茂之
  時来誰不懐寄散山林間尚想方外賔超超有餘聞
  府主薄任凝
  左司馬孫綽
  春詠登臺亦有臨流懐彼伐木肅此良儔修竹隂沼旋瀨營丘穿池激湍連檻觴舟
  右一
  流風拂狂渚停雲䕃九皋鶯語吟修竹游鱗戲瀾濤攜筆落雲藻㣲言剖纎毫時珍豈不甘忘味在聞韶
  右二
  潁川庾藴
  仰想虚舟説俯歎世上賔朝榮雖云樂夕斃理自因
  王獻之
  王宿之
  在昔暇日味存林嶺今我斯遊神怡心靜
  喜㑹欣時游豁爾暢心神吟詠曲水瀨渌波轉素鱗
  鎮軍司馬虞説
  神散宇宙内形浪濠梁津寄暢須臾歡尚想味古今
  府主簿后綿
  參軍孔盛
  行參軍楊模
  任城吕系
  參軍劉宻
  王𤣥之
  松竹挺巖崕幽閒激清流消散肆情志酣暢豁滯憂
  前永興令王彬之
  丹崖竦立葩藻映林渌水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波載浮載沈
  鮮葩映林薄游鱗戲清渠臨川欣投釣得意豈在魚
  郡五官謝繹
  縱暢任所適迴波縈遊鱗千載同一朝沐浴陶清塵
  王徽之
  散懐山水蕭然忘羈秀薄粲頴疎松籠崕遊羽扇霄鱗躍清池歸目寄歎心㝠㝠寄
  右四言
  先師有㝠藏安用羈世羅未若保冲真齊契箕山阿
  右五言
  府功曹勞夷
  行參軍徐豐之
  俯揮素波仰掇芳蘭尚想嘉客希風永歎
  清響擬絲竹班荆對綺疏零觴飛曲津歡然朱顔舒
  前長岑令華耆
  徐州西平曹茂之
  願與達人游解結遨濠梁狂吟任所適浪流無何鄉
  王藴之
  散豁情志暢塵纓忽已捐仰詠挹餘芳怡情味重淵
  鎮國大將軍掾卞迪
  司徒左西屬謝萬
  肆眺崇阿寓目髙林青蘿翳岫修竹冠岑谷流清響條鼓鳴音𤣥⿰吐潤霏霧成隂
  司𡨋卷隂旗句芒舒陽旌靈液被九區光風扇鮮榮碧林輝翠蕚紅葩擢新莖翔禽撫翰逰騰鱗躍清冷
  前上虞令華茂
  林榮其鬱浪激其隈汎汎輕觴載欣載懐
  山隂令虞谷
  前中軍參軍孫嗣
  望巖懐逸許臨流想竒莊誰云真風絶千載抱餘芳
  彭城曹諲
  任城吕本
  陳郡𡊮嶠之
  人亦有言得意則歡佳賔即臻相與游盤㣲音迭詠馥焉(⿱艹石)蘭茍濟一致遐想楊竿
  四眺華林茂俯仰清川渙激水流芳醪豁爾累心散遐想逸民軌遺音良可翫古人詠舞雩今也同斯歎
  行參軍王豐之
  肆盼巖岫臨泉濯趾感興魚鳥安居幽時
  後序       孫綽
  古人以水喻性有㫖哉非以淳之則清淆之則濁耶故振轡于朝市則充詘之心生閑步于林野則寥落之意興仰瞻羲唐邈然逺聊近詠臺閣顧探増懐矣于曖昧之中期乎塋拂之道暮春之始禊于南澗之濵髙嶺千尋長湖萬頃乃藉芳草鑑清流覽卉物觀魚鳥具𩔖同榮資生咸暢于是和以醇醪齊以達觀快然兀矣焉復覺鵬䳨之二物哉耀靈縱轡急景西邁樂與時去悲亦系之往復推移新故相換今日之迹明復陳矣原詩人之致興諒歌詠之有由文多不載大畧如此所賦詩亦裁而綴之如前四言五言焉
  蘭亭詩兼公權續得者亦上伏惟檢領入篋餘冀面話不次十二日公權狀上給事閣老閣下
  青標 換却舊者 謹空
  右唐中書令河南公褚遂良所榻晉右將軍王羲之蘭亭晏集序并諌議大夫栁公權所得羣賢詩御史檢法李公麟製圖皆駙馬王晉卿家所藏可謂三絶崇寧三年六月十五日襄陽米芾書
  未歸三尺土難保百年身已歸三尺土難保百年墳不知何人語要亦至理也已新除永寧倉官彰徳安陽縣人監生出身問韓魏公之後其言曰子公晋卿述古堂記中得之近時楊文貞公嘗見劉松年臨本楊文定公嘗見趙子昻臨本然皆有不同又嘗于董仲魯中舍家見匹紙水墨入細一卷亦竒絶不曽裝裱亦無題欵不知為何人筆也




  水東日記卷三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