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水經注釋 (四庫全書本)/注箋刋誤卷03

< 水經注釋 (四庫全書本)
注箋刋誤卷二 水經注釋 注箋刋誤卷三 注箋刋誤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水經注箋刋誤卷三
  仁和趙一清纂
  汾水篇
  其山重阜修巖卷六一頁十二行
  箋曰舊本作修層一清案巖字為是
  葢稚水濛流耳卷六一頁十三行
  一清案濛當作䝉易䝉卦象山下出泉曰䝉不从水說文濛微雨也義異
  水出右近溪卷六一頁十九行
  一清案出下落左字
  城又南出二城閒卷六二頁一行
  一清案上城字衍文
  故地理志卷六二頁四行
  一清案地理志下落曰字
  和憙鄧后之立叔父以為訓積善所致也卷六二頁十四行一清案憙當作熹叔父下落陔字後漢書后紀校正
  魏土地記曰卷六二頁十五行
  一清案魏土地記上脫又南逕秀容城東七字全祖望曰以先司空本校補
  東去㳂水六十里卷六二頁十六行
  一清案㳂當作汾
  水又西逕狼盂縣故城南卷六三頁二行三行
  一清案水上落洛隂二字盂當作孟漢書地理志校正
  舊有介子推祠前有碑卷六四頁一行
  一清案名勝志引此文重一祠字
  故榆次之梗陽縣也卷六四頁四行
  一清案縣漢書地理志分註史記索隠俱作鄉
  榆次界有梗陽地卷六四頁六行
  一清案地當作城
  說文曰馮水出西河中陽縣之西南入河卷六四頁十七行一清案之西當作北沙說文校正
  水發原平縣胡甲山卷六五頁一行
  箋曰孫按漢地理志太原郡有原平縣一清案非也原當作源平當作祁侯甲水發源太原之祁縣耳
  謂之胡甲領卷六五頁二行
  一清案領黄省曽本作嶺
  即爾雅所為昭餘祁矣卷六五頁六行
  一清案為當作謂
  臨城際水湄卷六五頁十七行
  一清案臨城二字當倒互
  甲水又西合為嬰侯之水卷六五頁二十行
  一清案甲上落侯字為當作于
  恐其神魂賈于地卷六六頁十六行
  箋曰賈字脫誤當作賈賈檀弓𫎇袂輯屨賈賈然來注云賈賈目不明貎一清案全祖望云非也葢是霣字之誤
  又西南逕介休縣故城西卷六六頁二十行
  一清案又上落汾水二字介休之介當從漢志作界
  逺來奔喪朋友服卷六七頁八行
  一清案朋友上落持字𨽻釋校補
  或去一丈卷六七頁十七行
  箋曰御覽引此云或去水一尺一清案孫潛云一丈字不誤
  以供祭事卷六八頁十一行
  一清案事孫潛校改祀
  霍求公卷六九頁四行
  箋曰求公當作哀公一清案非也史記趙世家是霍公求徐廣曰求一作來葢字倒互耳
  間水卷六九頁十一行
  箋曰克家云疑作澗水一清案嘉靖洪洞縣志澗河其源二出岳陽安吉嶺與金堆里水經注曰澗水東出穀逺縣西山逕楊縣西流入于汾是也
  又西逕故城北卷六九頁十三行
  一清案故城上落楊縣二字
  晉大夫僚公去安之邑也卷六九頁十三行
  箋曰郡國志云河東郡楊縣有高梁亭晉羊舌大夫叔向邑也此云僚公去安誠所未詳一清案顧炎武云左傳昭公二十八年僚安為楊氏大夫公去二字衍文
  晉出公三十年卷六十頁五行
  箋曰今竹書作二十年一清案沈炳巽云按竹書是十三年
  封恭侯酈介于斯邑也卷六十頁七行
  一清案介本表作疥
  漢昭帝封度遼將軍范明友為侯國卷六十頁十三行
  一清案名勝志引註云漢初曹參擊魏王豹走之盡有魏地後封列侯食邑平陽固斯境矣二十字今補正于此文之上
  水側有堯廟前有碑卷六十頁十五行
  一清案名勝志引此文重一廟字
  汾水南與平陽合卷六十頁二十行
  一清案平陽胡渭校改平水
  縣葢即陵以名世也卷六十一頁四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河東郡襄陵縣注應劭曰襄陵在西北師古曰晉襄公之陵因以名縣全祖望校本縣上補西北有晉襄公陵七字名世字誤當作命字黄省曽本原是氏字
  王莽改名曰幹昌也卷六十一頁五行
  一清案改黄省曽本作更
  天子西絶銒隥西南至鹽卷六十一頁九行
  一清案鹽當作盬穆天子𫝊校
  又西南入汾卷六十一頁十行
  一清案西南下落流字
  故東州治卷六十一頁十六行
  一清案魏書地形志正平郡屬東雍州世祖置太和中罷東下落雍字
  出臨汾縣故城西卷六十一頁二十行
  一清案出上落水字胡渭校增
  故横溝出焉卷六十二頁一行
  一清案横溝二字當倒互
  以賜大夫原氏也卷六十二頁三行
  一清案原氏下落黯是為荀叔五字以漢書地理志注應劭引汲郡古文校増
  封莊恬也卷六十二頁五行
  一清案史漢表俱作杜恬莊字誤
  汾水西逕鄧丘北卷六十三頁四行
  一清案何焯云鄧當作鄈顔師古曰鄈與葵同漢舊儀作葵上宋史鎮王元偓𫝊上登鄈丘亭是也
  從邑發聲卷六十三頁六行
  箋曰發當作登一清案非也當作癸說文校正
  即此處卷六十四頁十四行
  一清案處下落也字孫潛校増
  澮水篇
  澮水東出詳高山卷六十四頁十六行
  一清案詳高是絳高之誤
  其水又西南合黒水嶺卷六十五頁一行
  一清案嶺字衍文
  西逕榮庭城南卷六十五頁九行
  一清案左𫝊襄公二十三年張武軍于熒庭春秋分記云絳州翼城縣東南八十五里有古熒庭城榮字誤
  稱涉河卷六十五頁十行
  一清案稱下落起字
  水出絳山東至寒泉奮湧卷六十五頁十六行
  一清案至當作南漢書地理志絳縣應劭曰絳水出西南
  十一許丈卷六十五頁十八行
  一清案當作一十許丈
  汾水灌平陽或亦有之絳水澆安邑未識所由也卷六十六頁六行七行箋曰澆當作浸一清案閻若璩曰壬子冬客太原顧寧人向余稱水經注箋為三百年一部書余退而讀之殊有未然如通鑑智伯言今乃知水可亡人國以汾水可以灌安邑絳水可以灌平陽胡身之引酈注曰智伯所謂汾水可以灌安邑或亦有之絳水可以灌平陽未識所由此是宋時所見夲如是未經舛譌朱氏何不引梅磵夲校正之
  對首陽之神卷六十六頁十五行
  一清案對下落曰字
  洓水篇
  其水東大嶺下卷六十七頁十三行
  一清案東下落逕字方輿紀要引此文増
  國汾川卷六十七頁十八行
  一清案國下落于字名勝志引此文増
  武公請城于翼至洞庭乃返者也卷六十八頁十四行十五行箋曰洞一讀作桐庭當作渦又曰今竹書云武公請城于翼至桐而還一清案朱氏既以桐釋洞字又欲改庭為渦洞渦水名與曲沃無涉自相乖繆何也漢河東聞喜縣故晉之曲沃秦改為左邑者也武帝紀云將幸緱氏至左邑桐鄉聞南越破㠯為聞喜縣師古曰左邑河東之縣也桐鄉其鄉名也桐為左邑之鄉即是曲沃之鄉北近都邑翼侯伐曲沃敗曲沃而還自其地桐庭即桐鄉矣城當作成但其事有可疑者據竹書紀年周桓王之元年壬戌十月莊伯以曲沃叛伐翼公子萬救翼荀叔軫追之至于家谷翼侯焚曲沃之禾而還翼侯伐曲沃大㨗武公請成于翼至桐而還二年王使虢公伐晉之曲沃晉鄂侯卒曲沃莊伯復攻晉立鄂侯子光是為哀侯四年曲沃莊伯卒子稱立是為武公尚一軍武公者莊伯之子元年搆兵莊伯未死何以書武公請成乎左𫝊隠公五年曲沃莊伯以鄭人邢人伐翼王使尹氏武氏助之翼侯奔隨曲沃叛王秋王命虢公伐曲沃而立哀侯于翼史記十二諸侯年表同晉世家云周平王使虢公將兵伐曲沃莊伯平乃桓之誤翼侯者鄂侯也孝侯之弟與曲沃莊伯相讎殺左𫝊史記皆無武公請成之事且太史公取周譜以成年表𨽻事最宻缺而不書汲冡之文未足信也
  在南原上卷六十九頁八行
  一清案在上落城字
  洓水又西南逕監鹽縣故城卷六二十頁六行
  箋曰監疑作盬一清案非也史記秦本紀昭襄王十一年齊韓魏趙宋中山五國共攻秦至鹽氏而還徐廣曰鹽一作監正義曰括地志云鹽氏故城一名司鹽城在蒲州安邑縣按掌鹽池之官因稱氏寰宇記解州安邑縣下云司鹽城在縣西二十里葢漢司鹽都尉治此司即監也監鹽官亦見三國志衛覬𫝊所謂鹽國之大寶宜如舊置使者監賣是也官居此城故曰監鹽城下文注云杜預曰後罷尉司分猗氏安邑置縣以守之葢晉初置縣旋廢耳朱氏不審改作盬鹽大繆
  城南有鹽池水承鹽水出東南薄山卷六二十頁六行
  箋曰承字下脫一之字一清案通鑑注引此文作上承鹽水水出東南薄山上水字宜移在鹽之下箋說非
  地理志曰山在安邑縣東卷六二十頁八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安邑縣下云巫咸山在南鹽池在西南東當作南
  巫咸在女丑北卷六二十頁八行
  一清案山海經作巫咸國落國字
  吕宿曰沈沙煮海謂之鹽卷六二十頁十八行
  一清案吕忱作字林吕宿字誤當作吕忱曰宿沙煮海謂之鹽
  北塈鹽澤卷六二十一頁六行
  一清案塈當作暨
  引水裂沃麻卷六二十一頁九行
  箋曰裂字疑衍一清案全祖望云當衍水字
  皆降焉秦師卷六二十二頁八行
  一清案焉當作于篆近致訛
  乃謂秦穆公使公子縶來與師言卷六二十二頁九行
  箋曰宋本無乃謂二字一清案二字宜存箋說非
  京相璠曰春秋土地名卷六二十二頁十一行
  一清案春秋土地名晉京相璠撰曰字當移在土地名之下
  鄭伯使燭之武謂秦公曰卷六二十二頁十九行
  一清案當作秦穆公落穆字
  齊師逐太子齒奔城張卷六二十三頁二行
  一清案城張當作張城潛夫論河東解縣有東張城西張城
  來去者咸援蘿騰崟卷六二十三頁十四行
  箋曰崟疑作𡽗一清案崟音吟說文山之岑崟也杜甫詩挽葛上﨑崟正是援蘿騰崟之意箋說非
  水泉山北流卷六二十三頁十六行
  一清案泉當作自
  文水篇
  有泌水注之縣西南山下卷六二十四頁一行
  一清案縣上落水出二字寰宇記校増
  水溢平流卷六二十四頁三行
  一清案流當作地名勝志校改
  水謁泉山之上頂卷六二十四頁五行
  箋曰謝兆申云出謁泉山之頂上一清案上頂字不誤
  又東卷六二十四頁十一行
  箋曰又一作入一清案又東之文恒見注中
  世謂之西河卷六二十四頁十四行
  一清案寰宇記汾州西河縣下云文湖一名西河泊落泊字
  謂之豬城卷六二十四頁十五行
  箋曰豬當作瀦一清案尚書禹貢大野既豬又被孟豬之豬俱不加水漢書地理志經典釋文並同
  西河有中陽縣舊縣也卷六二十四頁十七行
  一清案上縣字當作城
  又東逕中陽故城南卷六二十五頁二行
  一清案中陽下落縣字
  原公水篇
  魏黄初二年卷六二十五頁六行
  一清案全祖望云西河本漢郡尚在太原之西建安之亂空荒黄初復立注所載碑文可証二年下當有置西河郡四字今補正
  洞渦水篇
  又西北黒水西出山三合源舍同歸一川卷六二十五頁十六行箋曰謝云宋本作合三源同歸一川無舍字一清案名勝志引此文作黒水出西山三源合舍箋說非
  東流南屈受陽縣故城東卷六二十五頁十七行
  一清案南屈下落逕字孫潛校増
  榆次縣故塗水鄉卷六二十六頁七行
  一清案塗水漢志分註作涂水
  刳腹絶腸折頭楷頥處也卷六二十六頁十一行
  一清案元和郡縣志引此作折頭摺頥寰宇記引此文作折頸摺頥今從樂氏
  蘿磬亭卷六二十六頁十五行
  箋曰謝云一本作蘿蘑亭一清案寰宇記云蘿蘑亭俗名落莫城蘑字是也
  晉水篇
  出晉水下口者也卷六二十七頁三行
  一清案七字是注混作經
  晉水出晉陽縣西縣壅山卷六二十七頁六行
  箋曰縣舊本作懸孫云壅山海經作雍注云音甕一清案縣古懸字壅當作罋从缶不从土方輿紀要云懸甕山腹有巨石如甕亦曰汲甕山葢取象斯形壅是壅塞之義為誤無疑
  一水結絀山卷六二十七頁十五行
  箋曰宋本一下有云字一清案水字亦誤當作出
  昔智伯之遏晉以水灌晉陽卷六二十七頁十七行
  箋曰以水當作水以一清案之字衍文
  水側有凉堂卷六二十七頁二十行
  箋曰御覽作凉臺一清案今御覽引此文是堂字
  汾水分為二流卷六二十八頁四行
  箋曰汾水舊本作湖水一清案非也寰宇記引此文云沼水分為二派沼水即上文智伯遏晉水以灌晉陽蓄以為沼之水其水流入汾後漢書安帝紀元初三年春正月甲戌修理太原舊溝渠溉灌官私田章懷註引酈元水經曰昔智伯遏晉水以灌晉陽後人踵其遺跡蓄以為沼分為二派北瀆即智氏故渠也其瀆乘高東北入晉陽城以周溉灌東南出城注于汾水今所修渠即謂此與寰宇記所引正同箋云舊本作湖水葢誤耳
  郡椽卷六二十八頁七行
  一清案椽當作掾
  湛水篇
  湛水出枳縣南源卷六二十八頁十六行
  一清案枳縣當作軹縣南源當作南原
  俗謂之湛水也是葢聲盡鄰卷六二十八頁十六行
  一清案全祖望云湛水字誤先司空校本作須水旁註云須讀作頒通鑑隋漢王諒遣其將屯河陽與史詳戰于須水是也盡當作畫
  其水自谿之南流卷六二十八頁十七行
  一清案之當作又
  又東過皮縣之北卷六二十八頁十九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河内郡有波縣皮字誤
  源經所注卷六二十九頁二行
  一清案源當作原
  斯乃汨川之所由卷六二十九頁二行
  箋曰舊本作泪川一清案汨川是湨川之誤譌而為泪又缺筆作汨
  隰城在東言此非矣卷六二十九頁五行
  一清案此當作北
  濟水篇
  郭景純云聨沇聲相近即沇水也卷七一頁八行
  一清案山海經注云沇則濟也則當作即今本誤
  東源出原城城東北卷七一頁十六行
  一清案城字重文宜衍
  杜預曰沇水縣西北有原城者也是卷七一頁十八行十九行一清案沇水縣是沁水縣之誤以隠十一年𫝊註校也是當作是也
  而源出原城西東沇水注之卷七一頁十九行
  一清案而當作西東沇水當作東流水
  濟水又東南逕郄城北卷七二頁三行
  一清案郄說文作郗亦作絺郡國志河内郡波縣有絺城劉昭補註曰左𫝊曰王與鄭絺杜預曰在野王縣西南胡渭曰今河内縣西南有絺城
  又東北逕波縣故城北漢高帝封公上不害為侯國卷七二頁十八行
  箋曰孫云波縣當作汲縣按史記年表高帝十一年封公上不害為汲侯索隠曰汲縣名屬河内一清案非也波汲並縣名俱屬河内郡今本史表作汲侯索隠曰漢表作汲此必古本原是波字故小司馬以汲字證之正馬班異同處不然史表既是汲侯矣又證以漢表之汲侯義可通乎道元所見故宜無誤孫汝澄改波從汲殆未之察耳
  天漿水澗水注之卷七二頁二十行
  一清案上水字衍文
  在睪上卷七三頁一行
  一清案在上落城字睪當作睾與臯同
  今河内軹西有地名向今無卷七三頁二行
  一清案地當作城
  俗謂之治城亦曰治字水卷七三頁九行十行
  一清案兩治字俱當作冶亦曰上落水字
  水出南源下卷七三頁十一行
  一清案源當作原
  述征記曰濟河内温縣卷七四頁二行
  一清案濟下落出字
  過墳城西卷七四頁八行
  一清案墳城當作隤城郡國志河内郡修武有隤城劉昭補註曰左傳隠十一年以隤與鄭
  東南逕陽鄉城北又東南流逕陽鄉城北又東南逕李城西卷七四頁十行十一行
  一清案下逕陽鄉城北又東南八字重文宜衍
  不至此卷七四頁二十行
  一清案此下落也字孫潛校増
  去襄國一百餘里卷七四頁二十行
  一清案一字衍文孫潛校
  梁惠成王二年卷七五頁四行
  一清案竹書紀年是三年
  碭郡長項伯卷七五頁六行
  一清案史表是項佗
  又東至北礫磎南卷七五頁九行
  一清案至北二字當倒互礫磎只一處不分南北胡渭亦為此文所誤而强名之宜其獻笑後來也說見後
  東出過滎陽北卷七五頁九行
  一清案全祖望云滎陽是滎澤之誤注云濟水又東逕滎澤北所以釋此條之經也
  孔安國曰滎波水以成瀦闞駰曰滎波嶓澤名也卷七五頁十二行
  一清案書傳云滎澤波水以成遏豬今補正下滎波之波衍文
  箋曰玉海二十一卷内引水經注云浚儀縣竹書紀年梁惠成王三十一年三月為大溝於北郛以行圃田之水陳留風俗傳曰縣北有浚水像而儀之故曰浚儀續述征記曰汴河到浚儀而分汴東注河南流建寧四年於敖城西北壘石為門以遏渠口謂之石門故世亦謂之石門水廣十餘丈西去河三里石銘云建寧四年十一月黄埸石卷七六頁三行至七行
  一清案玉海所引酈注本是二條自浚儀縣竹書紀年至汴東注河南流係二十二卷渠水注汴河原作汴沙河南流原作沙南流謂沙水也縁彼卷有錯簡故其文不屬朱氏因浚儀渠而載之于此可稱極繆建寧四年以下現載本篇乃更詳録無遺疎鹵之愆抑又甚矣
  周城三百步卷七六頁九行
  一清案周城二字當倒互
  水南帶三山即皇室山卷七六頁十行
  箋曰一作三皇山一清案三下脫皇字三皇山即皇室山朱氏不注于三山之下而注于皇室山之下斯為繆矣
  濟水又東逕西廣武城北卷七六頁十三行
  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又東逕東廣武城北卷七六頁十七行
  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又東逕敖山北卷七七頁五行
  一清案八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又東合滎澤卷七七頁十一行
  一清案七字是注混作經滎澤玉海引此文作滎瀆下云瀆首受河水有石門謂之為滎口石門也
  瀆水受河水卷七七頁十二行
  一清案瀆水之水胡渭校改首
  滎播所道卷七七頁十三行
  箋曰孫云書作滎波一清案孫汝澄之言葢不知馬鄭王本波皆作播亦不記夏本紀滎播既都之文而為此辭也
  未詳詔書卷七七頁十八行
  箋曰玉海二十一卷内引此文無未詳二字疑衍一清案𨽻釋載此文有未詳二字葢誤文也當作辛未詳字之半似辛其文又互易葢詔書以辛未日下去丁丑才四十五日即在陽嘉三年二月之明月故不再書年月也下文嵗在甲子被癸丑詔書及𣸦水注幽冀二州郡縣分境立石標界亦云戊子詔書事在熹平四年是其切證戊子今本水經注訛作代字據𨽻釋校改此未詳二字盤洲既不能發明斯義厚齋竟節去之無惑乎朱氏以為疑衍也
  府鄉規基經始卷七七頁十九行
  一清案府鄉當作府卿謂少府卿也漢都水舊屬少府
  山陽東昏卷七八頁十一行
  一清案日知録曰漢陳留郡有東昏後漢志註云陳留志曰故戸牖鄉有陳平祠山陽郡有東緡後漢志春秋時曰緡註云左傳僖公二十三年齊侯伐宋圍緡前書師古曰緡音旻左傳緡宋邑高平昌邑縣東南有東緡城史記絳侯周勃世家攻爰戚東緡以往索隠曰山陽有東緡縣屬陳留者音昏屬山陽者音旻括地志云東緡故城在兖州金鄉縣界水經注引王誨碑辭曰河隄謁者山陽東昏司馬登是以緡為昏誤矣酸棗令劉熊碑隂故守東昏長蘇勝則陳留之東昏也
  東萊典城卷七八頁十二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東萊郡曲成縣典城字誤
  河内太守守城向豺卷七八頁十二行
  一清案𨽻釋作宋城向豺今校正
  滎瀆又東南流注于浦卷七八頁十五行
  一清案浦當作泲
  次東得宿須水口卷七八頁十六行
  一清案須當作胥下同
  渠側有扈城卷七八頁十六行
  一清案扈城下落亭字
  合則南瀆通津卷七九頁二行
  一清案合當作今孫潛校改
  昔卞卷七九頁四行
  一清案昔當作音孫潛校改
  濟水又東逕滎陽縣北卷七九頁六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又東南礫石溪水注之卷七九頁九行
  一清案十一字是注混作經石字衍文溪當作磎胡渭禹貢錐指以上文誤本經文又東至北礫磎為北礫磎而不知至北二字之倒互也以此條濟水又東為句南礫磎注之為南礫磎注之而不知此條之非經也其言曰蔡傳曰周定王五年河徙砱礫不知在何處按溝洫志賈讓治河奏有滎陽漕渠如淳曰今礫磎口是也師古曰礫谿谿名即水經所云泲水東過礫磎者阿誰讀誤本漢書以今為令又加石作砱殊足使人噴飯即以礫谿言之水經濟水東至北礫谿南東出過滎陽縣北又東南礫谿水注之礫谿口即南礫磎水入濟處也古之决口皆在大伾之東金元時所決漸西至明天順中河自武陟徙入原武而獲嘉之流遂絶變斯極矣滎陽今為滎澤縣與獲嘉相對周時河徙寧遽在此耶唯漢平帝之世河浸汴濟謂徙從礫磎口則可然亦無砱礫之名也此說當必有所本頃閱王伯厚河渠考引程氏曰周時河徙砱礫至漢又改頓丘東南流程氏疑即大昌及檢禹貢論其第十一篇有云周定王五年河徙故瀆漢元光三年河水徙從頓丘東南流入渤海却無砱礫字又圖說莨蕩渠口辨引如淳註亦作今礫磎口不作砱礫則二字明係杜撰絶無根據誕妄乖繆莫此為甚而學者宗之以王伯厚之淹博亦不能正其失而且累及程氏地理之學談何容易東樵之口可謂辯矣然礫磎只一水别無南北之分既强讀又東為句以是為南礫磎矣顧何以又云北礫磎未詳葢在河南濟北其水西注于河者耶茍不知所在亦不當强為立名以疑誤後學也傅澤洪行水金鑑云北礫磎葢在河南濟北其水西注于河者又云經所謂礫磎可知上有北礫磎故此為南礫磎是葢襲用錐指而繆者
  濟水又東索水注之卷七九頁十五行
  一清案八字是注混作經
  與東關分水即古旃水也卷七九頁十六行
  一清案寰宇記引此文作與東關水同源分流即古旃然水也今補正
  鄭子皮勞叔向於索水卷七十頁十三行
  一清案索水當作索氏左傳校
  故馬淵郡國志曰卷七十頁十六行
  一清案故字衍文馬淵是司馬彪之誤
  俗謂之平咷城卷七十頁十七行
  一清案平黄省曽本作乎魏書孝文帝紀作平桃城
  一名㘁啁卷七十一頁二行
  一清案㘁當作嘷嘷音豪若㘁音繹非其義矣
  得免楚卷七十一頁十一行
  一清案楚下落圍字
  王莽立為新隊卷七十一頁十三行
  一清案新當作祈漢書王莽𫝊校
  割河南郡鞏自闕以東卷七十一頁十五行
  一清案郡下落縣字鞏自二字當倒互謂鞏縣及伊闕也
  南鄉築陽城卷七十一頁十六行
  一清案晉書地理志筑陽縣屬順陽郡故魏武之南鄉郡也太康中改今名築字誤城字衍文
  李勝字公照為郡守顧原武典農校尉卷七十一頁十六行一清案三國志魏書曹爽傳註李勝字公昭照字誤也顧當作故
  故曰吸受旃然矣卷七十二頁七行
  一清案汳水註云隂溝即蒗蕩渠也亦言汳受旃然水又云河濟水亂汳承旃然吸是汳字之誤
  濟水又東逕滎陽澤北卷七十二頁十行
  一清案通鑑地理通釋校衍陽字
  故滎水所都也卷七十二頁十一行
  箋曰都疑作瀦一清案古都豬字通用史記夏本紀大野既豬作既都孟豬作明都是也
  恒雍卷七十二頁十六行
  箋曰恒當作衡一清案春秋時衡雍後改垣雍史記秦昭王四十八年韓獻垣雍以和戰國策魏王曰秦許我以垣雍魏公子無忌謂秦有鄭地得垣雍是也恒垣字近致訛
  然水既斷卷七十三頁一行
  一清案然上落旃字
  有故隴城卷七十三頁六行
  一清案當作垂隴城落垂字
  澤際又有沙城卷七十三頁八行
  一清案澤當作瀆
  王㑹鄭釐侯于巫沙者卷七十三頁九行
  一清案者下落也字
  史記秦昭王四十二年魏冉攻魏走芒卯卷七十三頁十行一清案四當作三事在穰侯𫝊
  入北宅卷七十三頁十一行
  箋曰竹書宅作它一清案係俗本誤字朱氏引之非
  竹書紀年曰惠王十三年王及鄭釐侯盟于巫沙卷七十三頁十二行
  箋曰今竹書巫沙之盟是顯王十一年事一清案竹書惠王是梁惠成王周顯王十一年正梁惠成王十三年朱氏因刻本失去成字遂以周顯王證之非矣
  黄水發源京縣黄淮止卷七十三頁十九行
  箋曰止一作山宋本作上一清案寰宇記引此文作黄堆山方輿紀要云嵩渚山一名小陘山水經注以為黄堆山也全祖望曰亦即黄雀山淮止二字誤也
  狀若巨鼎湯湯卷七十三頁二十行
  一清案御覽引此文作巨鼎揚湯上湯字誤
  屬縣也卷七十四頁九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河南郡故市縣此文屬縣也上當補河南之三字
  甲辰卷七十四頁十三行
  一清案穆天子𫝊是甲寅
  濟水又東南流入陽武縣卷七十四頁十八行
  一清案陽武縣下名勝志引此文有北字
  濟水又東北流南濟也逕陽武縣故城南卷七十四頁二十行一清案十六字是注混作經南濟當作北濟濟至定陶斯有南稱
  東二里卷七十五頁一行
  一清案名勝志引此文作東西二里落西字
  名為白溝卷七十五頁二行
  一清案當作白馬溝落馬字
  天子里圃田之路卷七十五頁三行
  箋曰圃一作甫一清案甫田即圃田朱氏釋之實為辭費
  郭注云卷七十五頁四行
  一清案云字衍文
  余謂穆王里鄭圃而郭以趙之房邑為疆卷七十五頁五行箋曰而當作田一清案周禮職方豫州藪曰圃田然亦可單稱圃詩曰東有甫草傳曰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史記魏公子無忌曰秦七攻魏五入囿中邊城盡抜劉伯莊曰囿讀作圃即圃田澤也朱氏改而為田非
  濟水又東逕封丘縣南卷七十五頁六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縣有黄亭說濟卷七十五頁八行
  箋曰孫云疑作臨溝一清案非也春秋哀公十三年公㑹晉侯及呉子于黄池杜預曰陳留封丘縣南有黄亭近濟水說濟當是俛濟之誤
  濟水又東逕東昏縣故城北卷七十五頁十五行
  一清案十一字是注混作經
  武陽縣之户牖鄉矣卷七十五頁十六行
  一清案武陽當作陽武
  濟水又東逕濟陽縣故城南卷七十五頁十九行
  一清案十一字是注混作經
  北濟也卷七十六頁五行
  一清案三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又東逕原武縣故城南卷七十六頁九行
  一清案十一字是注混作經濟水當作濟瀆所謂北則濟瀆是也
  天子飲于洧上卷七十六頁十一行
  箋曰洧一作涌一清案洧字不誤
  又東絶長城築也卷七十六頁十三行
  一清案長城下落鄭字全祖望校増
  竹書云是梁惠王十五年築也卷七十六頁十五行
  一清案惠下落成字
  濟瀆又東逕酸棗縣之烏巢澤北卷七十六頁十七行
  一清案十三字是注混作經北字衍
  澤有故亭卷七十六頁十八行
  一清案澤下落北字故下落市字三國志魏書武帝紀註云袁氏輜重有萬餘乘在故市烏巢屯是也故市前漢為縣後漢省
  破袁紹軍處也卷七十六頁十九行
  一清案軍當作運
  北濟也卷七十七頁四行
  一清案三字是注混作經
  皆臨側卷七十七頁六行
  一清案臨側下落濟水二字孫潛校増
  濟水者又東過濟陽縣北濟也卷七十七頁七行
  一清案濟水者三字衍文濟陽縣下落北字北濟也三字是注混作經
  漢景帝中元六年卷七十七頁十一行
  一清案元字衍文
  今陳濟陽縣是也卷七十七頁十二行
  一清案陳下落留字
  南濟也卷七十七頁十四行
  一清案三字是注混作經
  濟瀆自濟陽縣故城南卷七十七頁十五行
  一清案瀆當作水
  濟水又東北菏水東出焉卷七十七頁十八行
  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又東逕秦相魏冉冢卷七十八頁一行
  箋云宋本冢下有一南字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又東北逕定陶恭王陵南卷七十八頁六行
  一清案十二字是注混作經
  瀆南魏郡治也卷七十八頁十七行
  一清案瀆南當作墳南即丁姬墳也
  濟水又東北逕定陶縣故城南卷七十八頁十九行
  一清案十二字是注混作經
  側城東注也卷七十八頁二十行
  箋曰也字似譌疑當作此一清案也字不誤作此非
  南濟也卷七十九頁七行
  箋曰三字是注混作經
  又東北右合河水卷七十九頁七行
  一清案河當作菏御覽寰宇記引此文校正下並同
  水瀆上承濟水卷七十九頁七行
  一清案水瀆二字當倒互
  汜水名卷七十九頁十七行
  一清案汜水下落之字
  濟水自是北東流出巨澤卷八一頁八行
  一清案北東當作東北胡渭校改
  其一水鉅野澤卷八一頁八行九行
  一清案十八字是首混作次下文注云亦經所謂濟水自乘氏縣兩分東北入于鉅野葢指此也
  南為菏水北為濟瀆卷八一頁十行
  一清案八字是注混作經
  逕乘氏縣與濟渠濮溝合卷八一頁十一行
  箋曰克家云濮溝當作濮渠一清案濟渠二字衍十一字是經混作注
  北濟又東北逕冤朐縣故城北卷八一頁十五行
  一清案十二字是注混作經
  又東北與濮水卷八一頁二十行
  箋曰謝兆申云濮水下疑有合字或㑹字一清案㑹字是也六字是注混作經
  故班固云大堙酸棗也卷八二頁七行
  一清案漢書叙傳云文堙棗野大字誤
  或以姓名卷八二頁十一行
  箋曰古本作或以合名呉本改作姓名玉海十五卷内引此文亦作合名一清案當作令名如聞喜獲嘉之類
  故豫章以樹氏都卷八二頁十二行
  一清案寰宇記開封府酸棗縣下引風俗通云豫章以樹氏郡困學紀聞引此文云豫章以木氏郡何焯曰都字乃傳寫之誤樹為木則宋人避諱也
  遂披靣而死卷八二頁二十行
  一清案史記刺客傳云因自皮靣決目索隠曰皮靣謂以刀刺其靣皮欲令人不識披字誤
  濮渠又東北逕燕城内卷八三頁四行
  一清案内當作南
  即戰國䇿所謂酸棗桃虛也卷八三頁六行
  箋曰古本作虛桃者一清案者也二字宜並存若截去也字豈足成文乎
  或亦謂之濮菀亭卷八三頁十八行
  一清案濮菀當作宛濮
  春秋寗武子與衛人盟于菀濮卷八三頁十八行
  一清案菀左𫝊作宛下同
  杜預曰長垣而南近濮水也卷八三頁十九行
  一清案而左𫝊註作西
  似非關菀卷八三頁二十行
  一清案菀當作䆒
  澤北壇陵亭卷八四頁二行
  一清案澤北下落有字
  子路出于蒲者也卷八四頁七行
  一清案出下落迎字
  封元舅來俊為侯國卷八四頁十七行
  箋曰來一作宋一清案宋字是也漢安帝祖母為宋貴人漢書章帝八王傳云清和王慶母宋貴人父揚安帝追謚當陽穆侯四子皆為列侯食邑各五千户俊乃四列侯之一
  濮水東逕濮陽縣故城南卷八五頁十五行
  一清案濮水下落又字
  即葭宻卷八六頁三行
  一清案即寰宇記引此文作取
  濟隂乘氏縣有鹿乘鄉卷八六頁四行
  一清案鹿乘郡國志作鹿城
  濮水又東與句瀆首受濮水枝渠卷八六頁五行
  一清案句瀆下落㑹字
  濟水故瀆又北右合洪水卷八六頁十一行
  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通鑑註校
  上承鉅野薛訓渚歴澤西北渚卷八六頁十二行
  一清案上承上落水字下渚字衍文
  又北濟瀆合卷八六頁十七行
  一清案又北下落與字孫潛校増
  北流濟卷八七頁七行
  一清案北流下落入字孫潛校増
  或謂清則濟也卷八七頁七行
  一清案則當作即
  巨澤北則清水卷八七頁九行
  一清案清水當作清口胡渭校
  濟水又北逕須朐城西卷八七頁十八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故須國卷八七頁十九行
  一清案故須下落朐字
  子魚曰卷八七頁二十行
  箋曰三字宜刪一清案非也三字是道元誤引非衍文
  濟水又逕微鄉東卷八八頁七行
  一清案七字是注混作經又下落北字
  漢高帝十一年趙衍為侯國卷八八頁十五行
  一清案趙衍上落封字
  濟水又北逕漁山東左合馬頰水卷八八頁十六行
  箋曰克家云漁山作魚山者是一清案十三字是注混作經
  濟北東阿縣東南有桃卷八八頁二十行
  一清案左𫝊注云有桃城落城字
  又東北流逕山南卷八八頁二十行
  一清案山南上落魚字胡渭校補
  山上有抑舒城卷八九頁二行
  一清案抑舒當作柳舒路史國名記以為即春秋傳之留舒也杜預曰留舒齊地留柳聲相近其説非也魏書地形志濟北郡盧縣有柳舒城
  葬山西西去東阿水四十里卷八九頁三行
  箋曰宋本無西字一清案二西字俱不宜衍水當作城
  其水又東注于清濟卷八九頁四行
  一清案清字衍文
  濟水自魚山北逕清亭東卷八九頁五行
  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
  是濟水通得清水之目焉卷八九頁八行
  一清案是下落下字
  吾聞齊有清濟濟河以為固卷八九頁九行
  一清案濟河當作濁河戰國䇿校改
  穀有黄山臺卷八九頁十六行
  一清案穀當作縣
  出東大檻山狼溪西狼溪西卷八九頁十七行
  一清案狼溪西三字重文宜衍
  濟水又北逕周首亭西卷八十頁五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又北逕平隂城西卷八十頁十九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今巫山之上有石室卷八十一頁十一行
  一清案石室下名勝志引此文有耆老言郭巨葬母處八字今校補
  濟水右迤過為湄湖卷八十一頁十一行
  一清案過字衍文
  濟水又東北至垣苖城西卷八十一頁十三行
  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至胡渭校改逕
  宋武帝西征長安令桓遵鎮此故俗人有桓苗之稱卷八十一頁十五行
  一清案桓遵人姓名當從土作垣宋書垣䕶之傳云伯父遵父苗高祖圍廣固遵苗踰城歸降並以為太尉行參軍二人皆從武帝西征故城鎮遂留其名也
  河水自泗瀆口東北流而為蒲卷八十一頁十六行
  一清案泗瀆口當作四瀆口見河水注蒲字清之誤河水篇云河水東分濟亦曰泲水受河也然滎口水斷石門不通始自是出東北流逕九里與清水合故泲瀆也自河入濟自泲入淮自淮逹江水逕周通故有四瀆之名也彼文訛泲作沛此又訛清作蒲也
  濟水又逕盧縣故城北卷八十二頁四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又東北與中川水合卷八十二頁九行
  一清案十字是注混作經
  西北流東逕太原郡南卷八十二頁十二行
  箋曰孫云太原劉宋僑郡一清案東逕二字當倒互黄省曽本校正方輿紀要云劉宋元嘉十年割濟南泰山郡立太原郡泰始三年為後魏慕容白曜所陷魏収地形志云太原郡劉義隆置魏因之是也時又謂之東太原郡
  與漢賔谷水合卷八十二頁十三行
  一清案漢賔谷水方輿紀要作賔溪谷水今校改下同
  與中川合卷八十二頁十五行
  一清案中川下落水字
  濟水又東北右㑹玉水卷八十二頁十七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導源太山朗公谷谷舊名琨瑞溪卷八十二頁十八行
  一清案導源上落水字下谷字重文宜衍
  連樓疊閣卷八十三頁二行
  一清案疊全祖望校改纍
  漢高帝十一年封高色為侯國卷八十三頁八行
  一清案高色史表作高邑
  濟水又東北濼水入焉卷八十三頁十一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濼水出歴縣故城西卷八十三頁十二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濟南郡有歴城縣落城字
  俗謂之為娥姜水也卷八十三頁十四行
  箋曰娥姜一作娥英一清案魏書地形志濟南郡歴城縣有娥姜祠路史云祝阿故縣又有濼水俗呼姜水源有娥英之廟姜字不誤
  極水木明瑟卷八十三頁十九行
  箋曰極下脫一字或是極望一清案依文自足無煩増補
  與濼水㑹自水枝津合卷八十四頁五行
  一清案㑹自水三字衍文
  濟水又東北華不注山卷八十四頁八行
  箋曰脫一逕字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故京相璠曰春秋土地名也卷八十四頁十一行
  一清案曰字衍文也字誤當作曰
  西北流至平陸城卷八十五頁四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濟南郡有東平陵縣續志屬濟南國陸字誤當作陵
  俗謂之有城也卷八十五頁五行
  一清案齊乘云東平陵城在濟南東七十五里春秋譚國齊滅之古城在西南龍山相對有當作古
  濟南治也卷八十五頁八行
  一清案濟南下落郡字
  王莽更名樂安郡卷八十五頁十行
  一清案郡字衍文
  而出注巨合水卷八十五頁十二行
  一清案而當作西
  濟水又東北合芹溝水卷八十五頁十八行
  一清案九字是注混作經
  濟水東逕縣故城南漢景帝二年封齊悼惠王子罷軍為侯國卷八十六頁二行三行
  一清案東逕下落菅字史漢表皆作管共侯罷軍誤也管城縣自漢迄隋皆為中牟縣地開王十六年始立管城縣是以班志僅于中牟縣註云筦叔邑續志亦于中牟下云有管城而已罷軍王子必有封邑故非鄉亭可知且屬齊地菅字為是齊乘云菅城在章丘臨濟鎮北記引晉太嵗志以管叔之後封于此齊滅管故其子孫仕齊按書稱致辟管叔古史謂管叔鮮罪大無後管夷吾出自周穆王至夷吾始顯豈管叔之後耶鄭州管城乃管叔所封魯有管邑大夫采地惟齊無管城此即漢之管縣而傳寫致誤于氏之言切而當矣
  水出土穀縣故城西卷八十六頁三行
  一清案土穀漢書地理志作土鼓方輿紀要云土鼓城或訛為土穀城水經注云云此葢世本之繆何足據也
  其水西北流逕楊丘縣故城中卷八十六頁五行
  一清案楊丘漢書地理志作陽丘下同
  又有楊渚溝水逕於陵故城西南西北卷八十六頁十行一清案寰宇記引此文作出逄陵故城西南二十里於陵漢縣後魏改曰逄陵魏書地形志濟南郡逄陵縣有於陵城道元葢從其新制書之後人據班志改曰於陵非矣西北字是二十里之訛
  隴水卷八十六頁十四行
  箋曰孫云當作瀧水瀧有籠雙二音一清案隴水字不誤魏書地形志東清河郡繹幕縣有隴水寰宇記淄州淄川縣有籠水古名孝水引輿地志云齊孝婦顔文姜緝籠葢泉則知籠水古名後更為隴耳若作瀧水則是嶺表之昌樂瀧矣孫汝澄之說非也
  萌水出西南甲山卷八十六頁十八行
  箋曰孫云甲山當作萌山一清案方輿紀要云明水亦曰萌水出淄川縣西南夾谷山又云夾谷山一名祝其山又謂之甲山其陽即齊魯㑹盟處萌水出焉濟南府志云甲山在淄川縣西南四十里萌山在縣西北二十五里葢甲山萌水所出而萌山其經流也孫說非是
  抑泉口卷八十七頁一行
  一清案抑泉當作柳泉淄川縣志云柳泉在縣北十五里旁植高柳可飲可憩漢書地理志北海郡有柳泉縣即其地也
  有樂安太守治卷八十七頁十二行
  一清案有當作古孫潛校改
  濟水又東北迤為淵渚謂之平州卷八十七頁十九行
  一清案十三字是注混作經齊乘引此文作平州沉沉是坈之誤今校補
  溼沃側有平安縣故城卷八十七頁二十行
  箋曰溼沃縣名屬千乘郡而平安縣在其次一清案溼沃當作漯沃縣字全祖望校移漯沃之下
  有安平亭卷八十八頁二行三行
  一清案安平當作平安
  世謂之馬昌城此也卷八十八頁五行
  箋曰此也舊本作北也一清案孫潛校改作非也
  濟水又東北逕樂安縣故城南卷八十八頁七行
  一清案十二字是注混作經
  光是縣人卷八十八頁十三行
  一清案後漢書任光傳云南陽宛人落宛字
  縣在濟城北五十里卷八十九頁五行
  一淸案濟城當作齊城
  入濟琅槐東北者也卷八十九頁九行
  一清案入濟山海經作入齊
  今所輟流者惟漯水耳卷八十九頁十五行
  一清案輟當作綴師古註漢書曰綴言不絶也綴流微涓濗注而已輟流則竟絶矣其義非矣
  其一水東流者過乘氏縣卷九十九頁十七行
  一清案乘氏縣下呉琯本有南字
  河水分濟卷八十九頁十八行
  一清案河水當作菏水胡渭校改
  北逕元氏縣故城西卷八十九頁十九行
  箋曰元氏縣孫云與常山别一清案此是戎州己氏邑前漢置己氏縣屬梁國續志屬濟隂郡春秋分記以為即戎伐凡伯于楚丘之地非衛文公所徙之邑元氏是己氏之誤孫汝澄不察云與常山别葢不悟元氏之非矣
  又東北逕梁山城西卷八二十頁八行
  一清案山當作丘
  故地理志風俗記曰卷八二十頁十二行
  一清案志字衍文
  景帝中元五年卷八二十頁十三行
  一清案景帝稱元年又稱中元年二年以至六年改後元年凡中後字下不得别加元字也此不學人所妄添故前後有加元字者悉刪去之
  此乃河濟也尚書有導河濟之說卷八二十頁十六行
  一清案兩河濟俱當作菏澤
  後漢沇州卷八二十一頁八行
  一清案續志兖州山陽郡昌邑刺史治落治字
  城内有沇州刺史河東薛棠像碑卷八二十一頁十行
  一清案棠𨽻釋載此文作季下云表勒棠政言紀薛甘棠之政棠非薛名何焯亦云如此
  次西有沇州刺史茂陽楊叔恭碑卷八二十一頁十二行
  一清案茂陽是茂陵之誤兩漢志右扶風有茂陵縣
  從事秦閸卷八二十一頁十五行
  箋曰閸字似誤當作闉一清案𨽻釋載此文作閏
  河水逕其故城南卷八二十一頁十七行
  一清案河當作菏
  濟水又東逕漢平狄將軍扶溝侯淮陽朱鮪冢卷八二十一頁十九行二十行
  一清案十八字是注混作經
  水又東逕泥母亭北卷八二十二頁九行
  一清案水上落菏字
  菏濟别名也卷八二十二頁十一行
  一清案濟當作澤
  側菏梁柱卷八二十二頁十八行
  一清案菏𨽻釋載此文作荷
  ⻱龍鳯之文卷八二十二頁十九行
  一清案⻱龍下落麟字𨽻釋校増劉昭郡國志補註曰北征記云彭城北六里有山臨泗有宋桓魋石槨皆青石隠起⻱龍麟鳯之象與此相似古人制作多如此也
  山陽鉅澤縣卷八二十三頁四行
  一清案澤當作野漢書地理志校
  水南有金鄉卷八二十三頁七行
  一清案下云焦氏山東即金鄉山此落山字
  焦氏山北數山卷八二十三頁九行
  一清案下山字當作里
  有漢司𨽻校尉魯恭卷八二十三頁九行
  一清案魯恭下落冢字金石録校増
  故曰金鄉山卷八二十三頁十行
  一清案此鄉字衍文劉昭郡國志補註引晉書地道記曰縣多山所治名金山山北有鑿石為冢深十餘丈隧長三十丈傍却入為室三方云得白兎不葬更葬山南鑿而得金故曰金山故冢今在或云漢昌邑所作或云秦時其言與西征記異而是注下亦云有冢謂之秦王陵即所謂秦時冡也
  石柱猶存卷八二十四頁二行
  一清案𨽻釋載此文作名件猶存自記云范巨卿碑至今尚在名件二字水經誤也宋時寫本誤以石柱為名件以盤洲之淹博猶不敢妄下雌黄如此
  黄水又東逕任城郡之亢父縣故城西卷八二十四頁六行一清案又東下落南字孫潛校増
  故沛納于稱矣卷八二十四頁二十行
  一清案于作兩即上文所謂濟與泗亂是也
  水軍反走卷八二十五頁一行
  箋曰水軍一作永等即劉永也一清案當作永軍軍字不誤
  後與戰卷八二十五頁二行
  一清案後當作復
  濟水又南逕彭城縣故城東卷八二十五頁十三行
  一清案十一字是注混作經
  縣曰徐調國也卷八二十五頁十七行
  一清案漢書地理志曰徐故國莽曰徐調寰宇記引班志云故徐國也此文徐調下落故徐二字
  獨母以為異卷八二十六頁三行
  一清案當作孤獨母落孤字
  澤淘東南流卷八二十六頁十七行
  箋曰澤宋本作渾一清案淘當作濤朱氏失箋


  水經注箋刋誤卷三
<史部,地理類,河渠之屬,水經注釋__水經注箋刊誤>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