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六

卷第三十五 水經注 卷第三十六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三十七

水經注卷三十六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青衣水 桓水  若水 沫水

  延江水 存水  温水

青衣水岀青衣縣西䝉山東與沫水合也

 縣故青衣羌國也案故下近刻衍有字竹書紀年梁惠成王十

 年瑕陽人自秦道岷山青衣水來歸漢武帝天漢四

 年罷沈黎郡分兩部都尉案近刻訛作分沈黎郡西部都尉一治青

 衣主漢民案此七字近刻訛作靑衣之王漢五字公孫述之有蜀也青

 衣不服世祖嘉之建武十九年以為郡安帝延光元

 年置蜀郡屬國都尉靑衣王子心慕漢制上求内附

 順帝陽嘉二年改曰漢嘉嘉得此良臣也縣有䝉山

 靑衣水所發東逕其縣與沫水㑹于越巂郡之靈關

 道靑衣水又東邛水注之水出漢嘉嚴道邛來山東

 至蜀郡臨邛縣東入靑衣水

至犍為南安縣入于江

 靑衣水逕平鄉謂之平鄉江益州記曰平鄉江東逕

 峨眉山在南安縣界去成都南千里然秋日淸澄望

 見兩山相峙如峨眉焉青衣水又東流注于大江

桓水出蜀郡岷山案漢書作蜀山西南行羌中入于南海

 尚書禹貢岷嶓既藝沱潛既道蔡䝉旅平和夷厎績

 鄭𤣥曰和上夷所居之地也和讀曰桓地理志曰桓

 水出蜀郡蜀山西南行羌中者也尚書又曰西傾因

 桓是來馬融王肅云西治傾山惟因桓水是來言無

 他道也余按經據書岷山西傾俱有桓水桓水出西

 傾山更無别流所導者惟斯水耳浮于潛漢而逹江

 沔故晋地道記曰梁州南至桓水西抵黒水東限扞

 關今漢中巴郡汶山蜀郡漢嘉江陽朱提涪陵陰平

 廣漢新都梓潼犍為武都上庸魏興新城皆古梁州

 之地自桓水以南為夷書所謂和夷厎績也然所可

 當者惟斯水與江耳桓水蓋二水之别名為兩川之

 通稱矣案川近刻訛作江鄭𤣥注尚書言織皮謂西戎之國

 也西傾雍州之山也雍戎二野之間人有事于京師

 者道當由此州而來桓是隴坂名其道盤桓旋曲而

 上故名曰桓是今其下民謂是坂曲為盤也斯乃𤣥

 之别致恐乖尚書因桓之義非浮潛入渭之文余攷

 校諸書以具聞見今略緝綜川流沿注之緒雖今古

 異容本其流俗麤陳所由然自西傾至葭萌入于西

 漢即鄭𤣥之所謂潛水者也自西漢遡流而屆于晋

 夀界沮漾枝津案沮近刻訛作阻南歴岡穴迆邐而接漢沿

 此入漾書所謂浮潛而逾沔矣歴漢川至南鄭縣屬

 于襃水遡襃暨于衙嶺之南溪水枝灌于斜川案近刻水

 訛作川枝訛作皮屆于武功而北逹于渭水此乃水陸之相

 關川流之所經復不乖禹貢入渭之宗寔符尚書亂

 河之義也

若水出蜀郡旄牛徼外東南至故關為若水也


 山海經曰南海之内黒水之間有木名曰若木若水

 出焉又云灰 -- 灰 野之山有樹焉青葉赤華厥名若木生

 崑崙山西附西極也淮南子曰若木在建木西木有

 十華其光照下地故屈原離騷天問曰羲和未陽若


 華何光是也然若木之生非一所也黒水之間厥木

 所植水出其下故水受其稱焉若水沿流間關蜀土

 黄帝長子昌意徳劣不足紹承大位降居斯水為諸

 侯焉娶蜀山氏女生顓頊于若水之野有聖徳二十

 登帝位承少皥金官之政以水徳寳歴矣若水東南

 流鮮水注之一名州江大度水出徼外至旄牛道

 近刻作髦下同南流入于若水又逕越巂大莋縣入繩繩水

 出徼外山海經曰巴遂之山繩水出焉東南流分為

 二水其一水枝流東出逕廣柔縣東流注于江其一

 水南逕旄牛道至大莋與若水合自下亦通謂之為

 繩水矣莋夷也汶山曰夷案近刻訛作莋南中曰昆彌蜀曰

 邛漢嘉越巂曰莋皆夷種也

南過越巂邛都縣西直南至㑹無縣淹水東南流注之

 邛都縣漢武帝開邛莋置之縣䧟爲池今因名爲邛

 池南人謂之邛河案近刻脫卭字河中有蜯巂山案蜯近刻訛作蛙

 應劭曰案近刻脫此三字有巂水言越此水以章休盛也後

 復反叛元鼎六年漢兵自越巂水伐之以爲越巂郡

 治邛都縣王莽遣任貴爲領戎大尹守之更名爲集

 巂也縣故邛都國也越巂水即繩若矣似隨水地而

 更名矣又有温水冬夏常熱其源可燖雞豚下湯沐

 洗能治㝛疾昔李驤敗李流于温水是也若水又逕

 㑹無縣縣有駿馬河水出縣東髙山山有天馬徑厥

 跡存焉馬日行千里民家馬牧之山下或産駿駒言

 是天馬子河中有貝子胎銅以羊祀之則可取也又

 有孫水焉水出臺髙縣即臺登縣也孫水一名白沙

 江南流逕邛都縣司馬相如定西南夷案近刻脫南字橋孫

 水即是水也又南至㑹無入若水若水又南逕雲南

 郡之遂久縣靑蛉水入焉水出青蛉縣西東逕其縣

 下縣以氏焉有石豬圻長谷中有石豬子母數千頭

 長老傳言夷昔牧此一朝化為石迄今夷人不敢往

 牧貪水出焉靑蛉水又東注于繩水繩水又逕三絳

 縣西又逕姑復縣北對三絳縣淹水注之三絳一曰

 小㑹無故經曰淹至㑹無注若水若水又與母血水

 合水出益州郡弄棟縣東農山母血谷北流逕三絳

 縣南北入繩繩水又東涂水注之水出建寜郡之牧

 靡南山案牧今漢書作収縣山竝即草以立名山在縣東北

 烏句山南五百里山生牧靡可以解毒百卉方盛鳥

 多誤食烏喙口中毒必急飛往牧靡山啄牧靡以解

 毒也涂水導源臘谷西北流至越巂入繩繩水又逕

 越巂郡之馬湖縣謂之馬湖江又左合卑水水出卑

 水縣案近刻脫水出卑水四字而東流注馬湖江也

又東北至犍為朱提縣西為瀘江水案近刻脫為字

 朱提山名也應劭曰在縣西南縣以氏焉犍為屬國

 也在郡南千八百許里建安二十年立朱提郡郡治

 縣故城郡西南二百里得所綰堂琅縣西北行上髙

 山羊腸繩屈八十餘里或攀木而升或繩索相牽而

 上縁陟者若將階天故袁休明巴蜀志云髙山嵯峨

 巖石磊落傾側縈迴下臨峭壑行者扳縁牽援繩索

 三蜀之人及南中諸郡以為至險有瀘津東去縣八

 十里水廣六七百歩深十數丈多瘴氣鮮有行者晋

 明帝太寜二年李驤等侵越嶲攻臺登縣寜州刺史

 王遜遣將軍姚岳擊之戰于堂琅驤軍大敗岳追之

 至瀘水赴水死者千餘人遜以岳等不窮追怒甚髪

 上衝冠帢裂而卒按永昌郡有蘭倉水出西南博南

 縣漢明帝永平二年案近刻訛作十二年博南山名也縣以

 氏之其水東北流逕博南山案逕近刻訛作出漢武帝時通

 博南山道渡蘭倉津土地絶遠行者苦之歌曰漢徳

 廣開不賔渡博南越倉津渡蘭倉為作人山髙四十

 里蘭倉水出金沙越人収以為黄金又有珠光穴

 刻訛作光珠穴穴出光珠又有琥珀珊瑚黄白青珠也蘭倉

 水又東北逕不韋縣與類水合水出嶲唐縣漢武帝

 置類水西南流曲折又北流東至不韋縣注蘭倉水

 又東與禁水合水自永昌縣而北逕其郡西水左右

 甚饒犀象山有鉤蛇長七八丈尾末有岐蛇在山澗

 水中以尾鉤岸上人牛食之此水傍瘴氣特惡氣中

 有物不見其形其作有聲中木則折中人則害名曰

 鬼彈惟十一月十二月差可渡正月至十月逕之無

 不害人故郡有罪人徙之禁旁案近刻訛作防不過十日皆

 死也禁水又北注瀘津水又東逕不韋縣北而東北

 流兩岸皆髙山數百丈瀘峰最為傑秀案傑近刻作髙孤髙

 三千餘丈是山于晋太康中崩震動郡邑水之左右

 馬歩之徑裁通而時有瘴氣三月四月逕之必死非

 此時猶令人悶吐五月以後行者差得無害故諸葛

 亮表言五月渡瀘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顧王業

 不可偏安于蜀故也益州記曰瀘水源出曲羅嶲下

 三百里曰瀘水案嶲近刻訛作舊又此句有舛誤末詳两峰有殺氣暑

 月舊不行故武侯以夏渡為艱瀘水又下合諸水而

 總其目焉故有瀘江之名矣自朱提至僰道有水歩

 道水道有黒水羊官水案近刻脫水道二字至險難三津之阻

 行者苦之故俗為之語曰楢溪赤水盤蛇七曲盤羊

 烏櫳氣與天通看都濩泚住柱呼伊案近刻作尹庲降賈

 子左擔七里又有牛叩頭馬搏頰坂其艱險如此也

又東北至僰道縣入于江

 若水至僰道案近刻此下有縣字又謂之馬湖江繩水瀘水孫

 水淹水大渡水隨决入而納通稱是以諸書録記羣

 水或言入若又言注繩亦咸言至僰道入江正是異

 水沿注通為一津更無别川可以當之水有孝子石

 昔縣人有隗叔通者性至孝為母給江膂水案膂今華陽國

 志作天為出平石至江膂中今猶謂之孝子石可謂

 至誠發中而休應自天矣

沫水出廣柔徼外

 縣有石紐鄉禹所生也今夷人共營之地方百里不

 敢居牧有罪逃野捕之者不逼能藏三年不為人得

 則共原之言大禹之神所祐之也

東南過旄牛縣北又東至越嶲靈道縣出䝉山南

 靈道縣一名靈關道漢制夷狄曰道縣有銅山案近刻重

 二山又有利慈渚案近刻脫渚字晋太始九年黄龍二見于

 利慈池案近刻脫利字縣令董𤣥之率吏民觀之以白刺史

 王濬濬表上之晋朝改護龍縣也沫水出岷山西東

 流過漢嘉郡南流衝一髙山山上合下開水逕其間

 山即䝉山也

東北與青衣水合

 華陽國志曰二水于漢嘉青衣縣東合爲一川自下

 亦謂之為靑衣水沫水又東案近刻脫沫字逕開刊縣案刊近刻

 訛作故平鄉也晋初置沫水又東逕臨卭南而東出

 于江原縣也

東入于江

 昔沫水自䝉山至南安西溷崖案西近刻訛作而水脈漂疾

 破害舟船歴代為患蜀郡太守李冰發卒鑿平溷崖

 河神贔怒冰乃操刀入水與神鬭遂平溷崖通正水

 路開處即冰所穿也

延江水出犍為南廣縣東至牂柯鄨縣又東屈北流

 鄨縣故犍為郡治也縣有犍山晋建興元年置平夷

 郡縣有鄨水出鄨邑西不狼山東與温水合温水一

 曰煖水出犍為符縣而南入黚水黚水亦出符縣南

 與温水㑹案黚水原本及近刻竝訛作鄨水今改正漢書地理志符縣温水南至鄨入黚水黚

 水亦南至鄨入江闞駰謂之闞水俱南入鄨水鄨水于其縣

 而東注延江水案近刻脫江字下同延江水又與漢水合水出

 犍為漢陽道山闟谷案此三字近刻訛在下句新通也之下闟訛作關王莽

 之新通也東至鄨邑入延江水也

至巴郡涪陵縣注更始水

 更始水即延江枝分之始也延江水北入涪陵水涪

 陵水出縣東故巴郡之南鄙案巴近刻訛作邑王莽更名巴

 亭魏武分邑立為涪陵郡案邑立近刻訛作巴丘張堪為縣㑹

 公孫述撃堪同心義士選習水者筏渡堪于小别江

 即此水也其水北至枳縣入江更始水東入巴東之

 南浦縣其水注引瀆口石門案口近刻訛作水空岫陰深䆳

 澗闇密傾崖上合恒有落勢行旅避瘴時有經之

 四字近刻訛作将有逕之處無不危心于其下又謂之西鄉水亦

 謂之西鄉溪溪水間關二百許里方得出山又通波

 注遠復二百餘里東南入遷陵縣也

又東南至武陵酉陽縣案酉近刻訛作西入于酉水


 武陵先賢傳曰潘京世長為郡主簿太守趙偉甚器

 之問京貴郡何以名武陵京答曰鄙郡本名義陵在

 辰陽縣界與夷相接數為所破光武時移治東山之


 上遂爾易號𫝊曰止戈為武詩云髙平曰陵于是名

 焉酉水北岸有黚陽縣許愼曰温水南入黚蓋鄨水


 以下津流沿注之通稱也故縣受名焉西鄉溪口在

 遷陵縣故城上五十里左合酉水酉水又東際其故

 城北又東逕酉陽故縣南而東出也兩縣相去水道

 可四百許里于酉陽合也

酉水東南至沅陵縣入于沅案酉水源委詳沅水注内

存水出犍爲𨚲䣕縣

 王莽之孱䣕也益州大姓雍闓反結壘于山繋馬枊

 柱案柳近刻訛作栁柱生成林今夷人名曰雍無梁林梁夷

 言馬也存水自縣東南流案存近刻訛作周逕牧靡縣北又

 東逕且蘭縣北而東南出也

東南至鬱林定周縣爲周水

 存水又東案存近刻亦訛作周逕牂柯郡之毋斂縣北案毋近刻作無

 而東南與毋斂水合案此下近刻有矣字水首受牂柯水東

 逕毋斂縣為毋斂水又東注于存水存水又東逕鬱

 林定周縣為周水蓋水變名也

又東北至潭中縣注于潭案潭水源委詳温水注内

温水出牂柯夜郎縣

 縣故夜郎侯國也唐䝉開以為縣王莽名曰同亭矣

 温水自縣西北流逕談藁案原本及近刻竝訛作臺今據漢書改正與迷

 水合水西出益州郡之銅瀨縣談虜山東逕談藁縣

 右注温水温水又西逕昆澤縣南又逕味縣縣故滇

 國都也諸葛亮討平南中劉禪建興三年案近刻訛作元年

 分益州郡置建寧郡于此水側皆是髙山山水之間

 悉是木耳夷居語言不同嗜欲亦異雖曰山居土差

 平和而無瘴毒温水又西南逕滇池城池在縣西北

 案近刻訛作滇池于西北池周三百許里上源深廣下流淺狭似

 如倒流故曰滇池也長老𫝊言案傳下近刻衍下流淺三字池中

 有神馬家馬交之則生駿駒日行五百里晋太元十

 四年寜州刺史費統言晋寜郡滇池縣兩神馬一白

 一黑盤戲河水之上有滇州元封三年立益州郡治

 滇池城案近刻脫城字劉禪建寜郡也案郡下近刻衍治字温水又西

 㑹大澤案大近刻訛作水與葉榆僕水合温水又東南逕牂

 柯之毋單縣案毋音無原本及近刻竝訛作母下同今改正建興中劉禪割

 屬建寜郡橋水注之水上承俞元之南池縣治龍池

 洲周四十七里一名河水與邪龍分浦後立河陽郡

 治河陽縣縣在河源洲上又有雲平縣竝在洲中橋

 水東流至毋單縣案近刻脱至字注于温温水又東南逕興

 古郡之毋棳縣東案近刻脱逕字又毋棳原本及近刻竝訛作母掇下同今改正

 莽更名有掇也與南橋水合案近刻脱此二字水出縣之橋

 山東流梁水注之梁水上承河水于俞元縣案于近刻訛作

 而東南逕興古之勝休縣王莽更名勝僰縣梁水

 又東逕毋棳縣左注橋水橋水又東注于温温水又

 東南逕律髙縣南劉禪建興三年分牂柯置興古郡

 案近刻脱郡字治温縣案原本及近刻竝訛作治宛温縣今改正華陽國志興古郡屬縣十一温

 縣郡晋書地道記治此温水又東南逕梁水郡南温

 水上合梁水故自下通得梁水之稱是以劉禪分興

 古之盢南案華陽國志梁水郡在興古之盢南置郡于梁水縣也温水

 東南案近刻脱水字逕鐔封縣北又逕來惟縣東而僕水右

 出焉

又東至鬱林廣鬱縣為鬱水

 秦桂林郡也漢武帝元鼎六年更名鬱林郡王莽以

 為鬱平郡矣應劭地理風俗記曰周禮鬱人掌祼器

 凡祭醊賔客之祼事案醊近刻訛作祀和鬱鬯以實樽彝鬱

 芳草也百草之華煮以合釀黑黍以降神者也或説

 今鬱金香是也一曰鬱人所貢因氏郡矣温水又東

 逕增食縣有文象水注之其水導源牂柯句町縣應

 劭曰故句町國也王莽以爲從化文象水䝉水與盧

 惟水來細水案漢書作來西水伐水竝自縣東歴廣鬱至增

 食縣注于鬱水也

又東至領方縣東與斤南水合案斤南水漢書作斤員水

 縣有朱涯水出臨塵縣東北流驩水注之水源上承

 牂柯水東逕增食縣而下注朱涯水朱涯水又東北

 逕臨塵縣王莽之監塵也縣有斤南水侵離水案侵近刻

 訛作竝逕臨塵東入領方縣流注鬱水

東北入于鬱

 鬱水即夜郎豚水也漢武帝時有竹王興于豚水有

 一女子浣于水濵有三節大竹流入女子足間推之

 不去聞有聲持歸破之得一男兒遂雄夷濮氏竹為

 姓所捐破竹于野成林今竹王祠竹林是也王嘗從

 人止大石上命作羹從者白無水王以劒擊石出水

 今竹王水是也後唐䝉開牂柯斬竹王首夷獠咸怨

 以竹王非血氣所生求為立祠帝封三子為侯及死

 配父廟今竹王三郎祠其神也豚水東北流逕談藁

 縣東逕牂柯郡且蘭縣謂之牂柯水水廣數里縣臨

 江上故且蘭侯國也一名頭蘭牂柯郡治也楚將莊

 蹻泝沅伐夜郎㭬牂柯繋船案近刻作徑牂柯繫船顏師古云牂柯繫船杙

 因名且蘭為牂柯矣漢武帝元鼎六年開王莽更

 名同亭有柱浦關案有近刻訛作在牂柯亦江中兩山名也

 左思吴都賦云吐浪牂柯者也元鼎五年武帝伐南

 越發夜郎精兵下牂柯江同㑹番禺是也牂柯水又

 東南逕毋斂縣西案毋原本及近刻竝訛作母下同今改正毋斂水出焉

 又東驩水出焉案驩近刻訛作驤又逕鬱林廣鬱縣為鬱水

 又東北逕領方縣北又東逕布山縣北鬱林郡治也

 吳陸績曰案陸下近刻衍緒謂子三字從今以去六十年案去近刻作後

 車同軌書同文至太康元年晋果平吳又逕中留縣

 南與温水合又東入阿林縣潭水注之水出武陵郡

 鐔成縣玉山東流逕鬱林郡潭中縣周水自西南來

 注之潭水又東南流與剛水合水西出牂柯毋斂縣

 王莽之有斂也東至潭中入潭潭水又逕中留縣東

 阿林縣西右入鬱水地理志曰橋水東至中留入潭

 又云領方縣又有橋水案又近刻訛作而余診其川流更無

 殊津正是橋温亂流故兼通稱作者咸言至中留入

 潭潭水又得鬱之兼稱而字當為温非橋水也蓋書

 字誤矣案橋水在毋棳縣即入温橋水小温水大已下不得稱橋水其逕領方至中留者乃温水

 非橋水也又温水于中留入鬱其下乃潭水入鬱潭與鬱皆大水地理志因併鬱之上流稱為潭故云橋

 水東至中留入潭寔乃温水至中留入鬱也道元之意以領方縣當云有温水不當云有橋水橋即温字

 之誤故云字當為温非橋水也蓋書字誤矣近刻訛作字當為南南橋水也文義遂不可通鬱水

 右則留水注之水南出布山縣下逕中留入鬱鬱水

 東逕阿林縣案兩鬱字近刻皆訛作潭又東逕猛陵縣泿水注之

 案泿原本及近刻竝訛作浪今改正泿水詳卷之三十七又東逕蒼梧廣信縣灕

 水注之鬱水又東案水近刻訛作林封水注之水出臨賀郡

 馮乗縣西謝沭縣東界牛屯山亦謂之臨水案近刻脱亦字

 水訛作賀東南流逕萌渚嶠西案近刻脱逕字又東南左合嶠水

 庾仲初云水出萌渚嶠南流入于臨臨水又逕臨賀

 縣東又南至郡左㑹賀水水出東北興安縣西北羅

 山案北下近刻衍有字東南流逕興安縣西盛𢎞之荆州記云

 興安縣水邊有平石上有石履言越王渡溪脱履于

 此賀水又西南流至臨賀郡東右注臨水郡對二水

 之交㑹故郡縣取名焉臨水又西南流逕郡南又西

 南逕封陽縣東為封溪水故地理志曰縣有封水

 近刻訛作在又西南流入廣信縣南流注于鬱水謂之封

 溪水口者也鬱水又東逕髙要縣牢水注之水南出

 交州合浦郡治合浦縣漢武帝元鼎六年平越所置

 也案近刻脱帝字王莽更名曰桓合縣曰桓亭孫權黄武七

 年改曰珠官郡郡不産榖多採珠寳前政煩苛珠徙

 交趾㑹稽孟伯周爲守有惠化去珠復還郡統臨允

 縣王莽之大允也牢水自縣北流逕髙要縣入于鬱

 水鬱水南逕廣州南海郡西泿水出焉案泿原本及近刻竝訛作

 浪今改正此即泿水注内所謂泿水東别逕番禺者也又南右納西隨三水又

 南逕四㑹浦水上承日南郡盧容縣西古郎究浦内

 漕口馬援所漕水東南曲屈通郎湖湖水承金山郎

 究究水北流左㑹盧容夀泠二水盧容水出西南區

 粟城南髙山山南長嶺連接天障嶺西盧容水湊隱

 山遶西衛北而東逕區粟城北又東右與夀泠水合

 水出夀泠縣界魏正始九年林邑進侵至夀泠縣以

 為疆界案近刻訛作界疆即此縣也案此下近刻有區粟城南長嶺東七字係重出

 夀泠縣以水湊故水得其名案此下近刻衍隱山繞三字東逕

 區粟故城南攷古志竝無區粟之名應劭地理風俗

 記曰日南故秦象郡漢武帝元鼎六年開日南郡治

 西捲縣林邑記曰城去林邑歩道四百餘里交州外

 域記曰案域近刻訛作城從日南郡南去到林邑國四百餘

 里凖逕相符然則城故西捲縣也地理志曰水入海

 有竹可為杖王莽更之曰日南亭林邑記曰其城治

 二水之間三方際山南北瞰水東西澗浦流湊城下

 城西折十角周圍六里一百七十歩東西度六百五

 十歩甎城二丈上起甎牆一丈開方隙孔甎上倚板

 板上五重層閣閣上架屋屋上架樓樓髙者七八丈

 下者五六丈城開十三門凡宫殿南向案近刻脱宫字屋宇

 二千一百餘間市居周繞案繞上近刻衍帀字阻峭地險故林

 邑兵器戰具悉在區粟案近刻故字訛在林邑下多城壘自林邑

 王范胡達始秦餘徙民染同夷化日南舊風變易俱

 盡巢棲樹㝛負郭接山榛棘蒲薄騰林拂雲幽煙冥

 緬非生人所安區粟建八尺表日影度南八寸自此

 影以南在日之南故以名郡望北辰星落在天際日

 在北故開北户以向日此其大較也范泰古今善言

 曰日南張重舉計入洛正旦大㑹明帝問日南郡北

 向視日邪重曰今郡有雲中金城者不必皆有其實

 案不必近刻訛作必不日亦俱出于東耳至于風氣暄暖日影

 仰當官民居止隨情面向東西南北廻背無定人性

 凶悍果于戰鬭便山習水不閑平地古人云五嶺者

 天地以隔内外况綿途于海表顧九嶺而彌邈非復

 行路之逕阻信幽荒之冥域者矣夀泠水自城南

 刻城訛作西東與盧容水合東注郎究究水所積下潭為

 湖謂之郎湖案近刻郎訛作狼浦口有秦時象郡墟域猶存

 自湖南望外通夀泠從郎湖入四㑹浦案近刻訛作漕元嘉

 二十年以林邑頑凶歴代難化恃遠負衆慢威背徳

 北寳既臻南金闕貢乃命偏将與龍驤将軍交州刺

 史檀和之陳兵日南脩文服遠二十三年揚旌從四

 㑹浦口入郎湖軍次區粟進逼圍城以飛梯雲橋懸

 樓登壘鉦鼓大作虎士電怒風烈火揚城摧衆陷斬

 區粟王范扶龍首十五以上坑截無赦案坑近刻作戮樓閣

 雨血填尸成觀案成近刻訛作城自四㑹南入得盧容浦口

 晋太康三年省日南郡屬國都尉案郡近刻訛作部以其所

 統盧容縣置日南郡及象林縣之故治晋書地道記

 曰郡去盧容浦口二百里故秦象郡象林縣治也

 郡近刻訛作象林郡永和五年征西桓温遣督䕶滕畯率交廣

 兵伐范文于舊日南之盧容縣為文所敗即是處也

 退次九眞更治兵文被創死子佛代立七年畯與交

 州刺史楊平復進軍夀泠浦入頓郎湖討佛于日南

 故治佛蟻聚連壘五十餘里畯平破之佛逃竄川藪

 遣大帥面縛請罪軍門遣武士陳延勞佛案近刻脱士字又佛

 下衍子字與盟而還康泰扶南記曰從林邑至日南盧容

 浦口可二百餘里從口南發往扶南諸國常從此口

 出也故林邑記曰盡紘滄之徼遠極流服之無外地

 濵滄海衆國津逕鬱水南通夀泠案鬱水近刻作鬱林又南下衍倉字

 即一浦也浦上承交趾郡南都官塞浦林邑記曰浦

 通銅鼓外越安定黄岡心口蓋藉度銅鼓即駱越也

 案駱越近刻訛作越駱有銅鼓因得其名馬援取其鼓以鑄銅

 馬至鑿口馬援所鑿内通九眞浦陽晋書地道記九

 徳郡有浦陽縣交州記曰鑿南塘者九眞路之所經

 也去州五百里建武十九年馬援所開林邑記曰外

 越紀粟望都紀粟出浦陽渡便州至典由渡故縣至

 咸驩咸驩屬九眞咸驩已南麞麂滿岡鳴咆命疇警

 嘯聒野孔雀飛翔蔽日籠山渡治口至九徳案口近刻訛作

 按晋書地道記有九徳縣交州外域記曰案域近刻訛作

 九徳縣屬九眞郡在郡之南與日南接蠻盧轝居

 其地死子寳綱代孫黨服從吳化定為九徳郡又為

 隸之林邑記曰九徳九夷所極故以名郡郡名所置

 周越裳氏之夷國周禮九夷遠極越裳白雉象牙重

 九譯而來自九徳通類口水源從西北遠荒逕寧州

 界來也九徳浦内逕越裳究九徳究南陵究按晋書

 地道記九徳郡有南陵縣晋置也竺枝扶南記山溪

 瀨中謂之究地理志曰郡有小水五十二并行大川

 皆究之謂也林邑記曰義熈九年交趾太守杜慧度

 造九眞水口案近刻訛作日與林邑王范胡逹戰擒斬胡逹

 二子虜獲百餘人胡逹遁案近刻訛作限五月慧度自九眞

 水歴都粟浦復襲九眞長圍跨山重柵斷浦驅象前

 鋒接刃城下連日交戰殺傷乃退地理志曰九眞郡

 漢武帝元鼎六年開治胥浦縣王莽更之曰驩成也

 案成近刻訛作城晋書地道記曰九眞郡有松原縣林邑記

 曰松原以西鳥獸馴良不知畏弓寡婦孤居散髪至

 老南移之嶺崪不踰仞倉庚懐春于其北翡翠熙景

 乎其南雖嚶讙接響城隔殊非獨歩難遊俗姓塗分

 故也自南陵究出于南界蠻進得横山太和三年

 文侵交州于横山分界度比景廟由門浦至古戰灣

 吴赤烏十一年正始九年案近刻訛作元年交州與林邑

 于灣大戰初失區粟也渡盧容縣日南郡之屬縣也

 自盧容縣至無變案近刻訛作戀越烽火至比景縣日中頭

 上景當身下與景為比如淳曰故以比景名縣闞駰

 曰比讀蔭庇之庇景在已下言為身所庇也林邑記

 曰渡比景至朱吾案比近刻訛作庇朱吾縣浦今之封界朱

 吾以南有文狼人野居無室宅依樹止㝛食生魚肉

 案魚字近刻訛在食字上採香為業與人交市若上皇之民矣縣

 南有文狼究下流逕通晋書地道記曰朱吾縣屬日

 南郡去郡二百里此縣民漢時不堪二千石長吏調

 求引屈都乾為國林邑記曰屈都夷也朱吾浦内通

 無勞湖無勞究水通夀泠浦元嘉元年交州刺史阮

 彌之征林邑陽邁出㛰不在案陽近刻訛作楊下同奮威将軍

 阮謙之領七千人先襲區粟已過四㑹案已近刻訛作以

 入夀泠三日三夜無頓止處凝海直岸遇風大敗陽

 邁攜㛰都部伍三百許船來相救援謙之遭風餘數

 船艦夜于夀泠浦裏相遇闇中大戰謙之手射陽邁

 柁工船敗縱横崑崙單舸接得陽邁謙之以風溺之

 餘制勝理難自此還渡夀泠至温公浦升平三年温

 放之征范佛于灣分界陰陽圻入新羅灣至焉下一

 名阿賁浦入彭龍灣隱避風波即林邑之海渚元嘉

 二十三年交州刺史檀和之破區粟已飛旍蓋海将

 指典沖于彭龍灣上鬼塔與林邑大戰還渡典沖林

 邑入浦令軍大進案大近刻訛作水持重故也浦西即林邑

 都也治典沖去海岸四十里處荒流之徼表國越裳

 之疆南秦漢象郡之象林縣也東濵滄海西際徐狼

 南接扶南北連九徳後去象林林邑之號建國起自

 漢末初平之亂人懐異心象林功曹姓區有子名逵

 案近刻訛作連攻其縣殺令自號為王值世亂離林邑遂立

 後乃襲代傳位子孫三國鼎争未有所附吴有交土

 與之鄰接進侵夀泠以為疆界自區逵以後國無文

 史失其纂代世數難詳宗𦙍滅絶無復種裔外孫范

 熊代立人情樂推後熊死子逸立有范文日南西捲

 縣夷帥范椎奴也案近刻訛作夷師雅夷奴也文爲奴時山澗牧

 羊于澗水中得兩鯉魚𨼆藏挾歸規欲私食郎知撿

 求文大慙懼起託云將礪石還非爲魚也郎至魚所

 見是兩石信之而去文始異之石有鐵文入山中就

 石冶鐵鍛作兩刀舉刃向鄣因祝曰鯉魚變化冶石

 成刀斫石鄣破者是有神靈案近刻訛作靈神文當得此

 近刻作治爲國君王斫不入者是刀無神靈進斫石鄣如

 龍淵干将之斬蘆藁案藁近刻訛作臺由是人情漸附今斫

 石尚在魚刀猶存傳國子孫如斬蛇之劔也椎甞使

 文遠行商賈案椎近刻訛作雅北到上國多所聞見以晋愍

 帝建興中南至林邑教王范逸制造城池繕治戎甲

 經始廓略案廓近刻訛作廟王愛信之使為将帥能得衆心

 文讒王諸子或徙或奔王乃獨立成帝咸和六年

 無𦙍嗣文迎王子于外國海行取水置毒㭨子中

 近刻訛作栁飲而殺之遂脅國人自立為王取前王妻妾

 置髙樓上有從己者取而納之不從己者絶其飲食

 而死案而近刻訛作乃江東舊事云范文本揚州人少被掠

 為奴賣墮交州年十五六遇罪當得杖畏怖因逃隨

 林邑賈人渡海遠去沒入于王大被幸愛經十餘年

 王死文害王二子詐殺侯将自立為王威加諸國或

 夷椎蠻語口食鼻飲或雕面鏤身狼㬻裸種案近刻無狼字

 䐠訛作脱漢魏流赭咸為其用建元二年攻日南九徳九

 眞百姓奔迸千里無煙乃還林邑林邑西去廣州二

 千五百里城西南角髙山長嶺連接天鄣嶺北接澗

 大源淮水出郍郍遠界三重長洲隱山遶西衛北迴

 東其嶺南開澗小源淮水出松根界上山壑流隱山

 繞南曲街迴東合淮流以注典沖其城西南際山東

 北瞰水重壍流浦周繞城下東南壍外因傍薄城東

 西横長南北縱狹北邊西端案西近刻訛作兩迴折曲入城

 周圍八里一百歩甎城二丈上起甎牆一丈案牆近刻訛作

 開方隙孔甎上倚板案近刻脱甎字板上層閣閣上架屋

 屋上構樓髙者六七丈下者四五丈飛觀鴟尾迎風

 拂雲縁山瞰水騫翥嵬㟧但制造壮拙稽古夷俗城

 開四門東為前門當兩淮渚濵于曲路有古碑夷書

 銘讚前王胡逹之徳西門當兩重壍北迴上山山西

 即淮流也南門度兩重壍對温公壘升平二年交州

 刺史温放之殺交趾太守杜寳别駕阮朗案近刻脱杜字朗訛

 遂征林邑水陸累戰佛保城自守重求請服聴之

 今林邑東城南五里有温公二壘是也北門濵淮路

 斷不通城内小城周圍三百二十歩合堂瓦殿南壁

 不開兩頭長屋脊出南北南擬背曰西區城内石山

 順淮面陽開東向殿飛檐鴟尾青𤨏丹墀案𤨏近刻訛作隟

 榱題桷椽多諸古法閣殿上柱髙城丈餘五牛屎為

 埿牆壁靑光迴度曲掖綺牖紫窻椒房嬪媵無别宫

 觀路寢永巷共在殿上臨踞東軒徑與下語案徑近刻訛作

 子弟臣侍皆不得上屋有五十餘區連甍接棟檐

 宇相承案相近刻訛作如神祠鬼塔小大八廟層臺重榭狀

 似佛刹郭無市里邑寡人居海岸蕭條非生民所處

 而首渠以永安飬國十世豈久存哉元嘉中檀和之

 征林邑其王陽邁舉國夜奔竄山藪據其城邑収寳

 巨億軍還之後陽邁歸國家國荒殄時人靡存躊蹰

 崩擗憤絶復蘇即以元嘉二十三年死初陽邁母懐

 身夢人鋪陽邁金席與其兒落席上金光色起案金字近

 刻訛在席字上昭晣豓曜案晰近刻訛作晰華俗謂上金為紫磨金

 夷俗謂上金為陽邁金父胡逹死襲王位能得人情

 自以靈夢為國祥慶其太子初名咄後楊邁死咄年

 十九代立慕先君之徳復改名陽邁昭穆二世父子

 共名知林邑之将亡矣其城隍壍之外林棘荒蔓榛

 梗𠖇鬱藤盤筀秀參錯際天其中香桂成林氣淸煙

 澄桂父縣人也棲居此林服桂得道時禽異羽翔集

 間關兼比翼鳥不比不飛鳥名歸飛鳴聲自呼此戀

 鄉之思孔悲桑梓之敬成俗也豫章俞益期性氣剛

 直不下曲俗容身無所遠適在南與韓康伯書曰惟

 㯽榔樹最南遊之可觀但性不耐霜不得北植不遇

 長者之目令人恨深嘗對飛鳥戀土増思寄意謂此

 鳥其背青其腹赤案腹近刻訛作腸丹心外露鳴情未逹終

 日歸飛飛不十千路餘萬里案餘近刻訛作由何由歸哉九

 眞太守任延始教耕犁俗化交土風行象林知耕以

 來六百餘年火耨耕藝法與華同名白田種白榖七

 月火作十月登熟名赤田種赤榖十二月作四月登

 熟所謂兩熟之稻也至于草甲萌芽案近刻至訛作更榖月

 代種穜稑早晚無月不秀耕耘功重收獲利輕熟速

 故也米不外散恒為豐國桑蠶年八熟繭三都賦所

 謂八蠶之綿者矣其崖小水羃䍥案崖字近刻訛在小水下常吐

 飛溜或雪霏沙漲淸寒無底分溪别壑津濟相通其

 水自城東北角流水上懸起髙橋渡淮北岸即彭龍

 區粟之通逵也檀和之東橋大戰陽邁被創落象即

 是處也其水又東南流逕船官口船官川源徐狼外

 夷皆裸身男以竹筒掩體女以樹葉蔽形外名狼㬻

 所謂裸國者也雖習俗裸袒猶恥無蔽惟依暝夜與

 人交市闇中臭金便知好惡明朝曉看皆如其言自

 此外行得至扶南按竺枝扶南記曰扶南去林邑四

 千里案近刻脱里字水歩道通檀和之令軍入邑浦據船官

 口城六里者也自船官下注大浦之東湖大水連行

 潮上西流案潮近刻訛作湖潮水日夜長七八尺從此以西

 朔望并潮一上七日水長丈六七七日之後日夜分

 為再潮水長一二尺春夏秋冬厲然一限案近刻作定

 下定度水無盈縮是為海運案為近刻作曰亦曰象水也又

 兼象浦之名晋功臣表所謂金潾淸逕象渚澄源者

 也案潾近刻作遴其川浦渚有水蟲彌㣲攢木食船數十日

 壊源潭湛瀨有鮮魚色黑身五丈頭如馬首伺人入

 水便來為害山海經曰離耳國雕題國皆在鬱水南

 林邑記曰漢置九郡儋耳與焉民好徒跣耳廣垂以

 為飾雖男女䙝露不以為羞暑䙝薄日自使人黑積

 習成常以黑為美離騷所謂𤣥國矣然則儋耳即離

 耳也王氏交廣春秋曰朱崖儋耳二郡與交州俱開

 皆漢武帝所置大海中南極之外對合浦徐聞縣

 近刻訛作文淸朗無風之日逕望朱崖州案徑近刻訛作逕如囷

 廩大從徐聞對渡北風舉帆一日一夜而至周迴二

 千餘里徑度八百里人民可十萬餘家皆殊種異類

 被髪雕身而女多姣好白皙長髪美鬢犬羊相聚不

 服徳教儋耳先廢朱崖數叛元帝以賈捐之議罷郡

 楊氏南裔異物志曰儋耳朱崖俱在海中案近刻訛作儋耳在

 朱崖脱海中二字分為東蕃故山海經曰在鬱水南也鬱水

 又南自夀泠縣注于海昔馬文淵積石為塘逹于象

 浦建金標為南極之界俞益期牋曰馬文淵立兩銅

 柱于林邑岸北有遺兵十餘家不反居夀泠岸南而

 對銅柱悉姓馬自婚姻今有二百户交州以其流寓

 號曰馬流言語飲食尚與華同山川移易銅柱今復

 在海中正賴此民以識故處也林邑記曰建武十九

 年馬援樹兩銅柱于象林南界與西屠國分漢之南

 疆也土人以之流寓號曰馬流世稱漢子孫也山海

 經曰鬱水出象郡而西南注南海入須陵東南者也

 案西近刻訛作束須訛作項應劭曰鬱水出廣信東入海言始或

 可案或近刻作則終則非矣









水經注卷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