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

卷第十九 水經注 卷第二十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二十一

水經注卷二十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漾水  丹水

漾水出隴西氐道縣嶓冢山東至武都沮縣為漢水

 常璩華陽國志曰漢水有二源東源出武都氐道縣

 漾山為漾水禹貢導漾東流為漢是也西源出隴西

 西縣嶓冢山案近刻脱西縣二字會白水逕葭萌入漢案白水二字原

 本及近刻訛作一泉字今改正始源曰沔按沔水出東狼谷逕沮縣

 入漢漢中記曰嶓冢以東水皆東流嶓冢以西水皆

 西流即其地勢源流所歸故俗以嶓冢爲分水嶺即

 此推沔水無西入之理劉澄之云有水從阿陽縣

 近刻訛作沔南至梓潼漢壽人大穴暗通岡山郭景純亦

 言是矣岡山穴小本不容水水成大澤而流與漢合

 庾仲雍又言漢水自武遂川南入蔓葛谷越野牛逕

 至關城案近刻訛作開城合西漢水故諸言漢者多言西漢

 水至葭萌入漢又曰始源曰沔是以經云漾水出氐

 道縣東至沮縣爲漢水東南至廣魏白水診其沿注

 似與三説相符而未極西漢之源矣然東西兩川俱

 受沔漢之名者義或在兹矣班固地理志司馬彪袁

 山松郡國志竝言漢有二源東出氏道西出西縣之

 嶓冢山闞駰云漢或為漾漾水出崑崙西北隅至氐

 道重源顯發而為漾水又言隴西西縣案近刻脱一西字

 冢山在西西漢水所出南入廣魏白水又云漾水出

 豲道東至武都入漢許慎吕忱竝言漾水出隴西豲

 道東至武都為漢水不言氐道然豲道在冀之西北

 案豲道冀前漢竝屬天水後漢竝屬漢陽又隔諸川無水南入疑出豲道

 之為謬矣又云漢漾也東為滄浪水山海經曰嶓冢

 之山漢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江然東西兩川俱出

 嶓冢而同為漢水者也孔安國曰泉始出為漾其猶

 濛耳而常璩專為漾山漾水當是作者附而為山水

 之殊目矣余按山海經漾水出崑崙西北隅而南流

 注于醜塗之水穆天子傳曰天子自舂山西征至于

 赤烏氏己夘北征庚辰濟于洋水辛巳入于曹奴曹

 奴人戲觴天子于洋水之上案近刻脱曹奴二字人上有之字乃獻

 良馬九百牛羊七千天子使逄固受之天子乃賜之

 黃金之鹿戲乃膜拜而受余以太和中從高祖北巡

 狄人猶有此獻雖古今世殊而所貢不異然川流𨼆

 伏卒難詳照地理潛閟變通無方復不可全言闞氏

 之非也雖津流派别枝渠勢懸原始要終潛流或一

 故俱受漢漾之名納方土之稱是其有漢川漢陽廣

 漢漢壽之號或因其始或據其終縱異名互見猶為

 漢漾矣川共目殊或亦在斯今西縣嶓冢山西漢水

 所導也然微涓細注若通羃歴津注而已西流與馬

 池水合水出上邽西南六十餘里謂之龍淵水言神

 馬出水事同余吾來淵之異故因名焉開山圖曰隴

 西神馬山有淵池龍馬所生即是水也其水西流謂

 之馬池川又西流入西漢水西漢水又西南流左得

 蘭渠溪水次西有山黎谷水次西有鐵谷水次西有

 石耽谷水次西有南谷水竝出南山揚湍北注右得

 高望谷水次西得西溪水次西得黃花谷水咸出北

 山飛波南入西漢水又西南資水注之水北出資川

 導源四壑南至資峽總為一水出峽西南流注西漢

 水西漢水又西南得峽石水口水出苑亭西草黒谷

 三溪西南至峽石口合為一瀆東南流屈而南注西

 漢水西漢水又西南合楊廉川水水出西谷衆川瀉

 流合成一川東南流逕西縣故城北秦莊公伐西戎

 破之周宣王與其先大駱犬丘之地案近刻脱先字為西垂

 大夫亦西垂宫也案宫近刻訛作官王莽之西治矣建武八

 年世祖至阿陽案阿陽近刻訛作陽河竇融等悉會天水震動

 隗囂將妻子奔西城從楊廣廣死囂愁窮城守時潁

 川賊起車駕東歸留吳漢岑彭圍囂岑等壅西谷水

 以縑䡬盛土為堤灌城城未沒丈餘水穿壅不行地

 中數丈涌出故城不壞王元請蜀救至案近刻脱王元二字

 等退還上邽但廣廉字相狀後人因以人名名之故

 習譌為楊廉也案譌近刻作偽置楊廉縣焉又東南流右會

 茅川水水出西南戎溪東北流逕戎丘城南吳漢之

 圍西城王捷登城向漢軍曰為隗王城守者皆必死

 無二心願諸將亟罷請自殺以明之遂刎頸而死又

 東北流注西谷水亂流東南入于西漢水西漢水又

 西南逕始昌峽案近刻此下有始昌縣故城西六字係衍文重出晉書地道

 記曰天水始昌縣故城西也亦曰淸崖峽西漢水又

 西南逕宕備戍南左則宕備水自東南西北注之右

 則鹽官水南入焉水北有鹽官案近刻脱北字在嶓冢西五

 十許里相承營煮不輟味與海鹽同故地理志云西

 縣有鹽官是也其水東南逕宕備戍西東南入漢水

 漢水又西南合左谷水水出南山窮溪北注漢水又

 西南蘭臯案臯近刻訛作軍宋本訛作單水出西北五交谷案出下近刻衍

 東南歴祁山軍東南入漢水漢水又西南逕祁山

 軍南雞水南出雞谷案南出近刻訛作出南北逕水南縣西北

 流注于漢漢水又西建安川水入焉其水導源建威

 西北山白石戌東南二源合注案源下近刻衍水字東逕建威

 城南又東與蘭坑水會水出西南近溪東北逕蘭坑

 城西東北流注建安水建安水又東逕蘭坑城北建

 安城南其地故西縣之歴城也楊定自隴右徙治歴

 城即此處也去仇池百二十里後改為建安城其水

 又東合錯水水出錯水戍東南而東北入建安水建

 安水又東北有雉尾谷水又東北有太谷水又北有

 小祁山水竝出東溪揚波西注又北左會胡谷水水

 西出胡谷東逕金盤歴城二軍北軍在水南層山上

 其水又東注建安水建安水又東北逕塞峽元嘉十

 九年宋太祖遣龍驤將軍裴方明伐楊難當難當將

 妻子北奔案近刻脱難當二字安西參軍魯尚期案軍近刻訛作將

 出塞峽即是峽矣左山側有石穴洞人言潛通下辨

 所未詳也其水出峽西北流注漢水漢水北連山秀

 舉羅峰競峙祁山在嶓冢之西七十許里山上有城

 極為巖固昔諸葛亮攻祁山即斯城也漢水逕其南

 城南三里有亮故壘壘之左右猶豐茂㝛草蓋亮所

 植也在上邽西南二百四十里開山圖曰漢陽西南

 有祁山蹊徑逶迆案蹊近刻訛作溪山高巖險九州之名阻

 天下之奇峻今此山于衆阜之中亦非為傑矣漢水

 又西南與甲谷水合水出西南甲谷東北流注漢水

 漢水又西逕南岈北岈中案近刻訛作南岈北中岈之六字上下有

 二城相對左右墳壠低昂亘山被阜古諺云南岈北

 岈萬有餘家諸葛亮表言祁山去沮縣五百里案去沮縣

 近刻訛作縣出租脱里字有民萬户矚其丘墟信為殷矣漢水西

 南逕武植戌南武植戍水發北山二源奇發合于安

 民戍南又南逕武植戍西而西南流注于漢水漢水

 又西南逕平夷戍南又西南夷水注之水出北山南

 逕其戍西南入漢水漢水又西逕蘭倉城南又南右

 會兩溪俱出西山東流注于漢水張華博物志云温

 水出鳥鼠山下注漢水疑是此水而非所詳也漢水

 又南入嘉陵道而為嘉陵水世俗名之為階陵水

 上近刻衍然字非也漢水又東南得北谷水又東南得武街

 水案近刻訛作城階水又東南得倉谷水右三水竝出西溪東

 流注漢水漢水又東南逕瞿堆西又屈逕瞿堆南絶

 壁峭峙孤險雲高望之形若覆唾壺案近刻脱唾字壺下衍其字

 高二十餘里羊腸蟠道三十六迴開山圖謂之仇夷

 所謂積石嵯峨嶔岑𨼆阿者也上有平田百頃煮土

 成鹽因以百頃為號山上豐水泉所謂淸泉湧沸潤

 氣上流者也漢武帝元鼎六年開以為武都郡天池

 大澤在西故以都為目矣案近刻脱以字王莽更名樂平郡

 縣曰循虜案此下近刻衍縣字常璩范曄云郡居河池一名仇

 池池方百頃即指此也左右悉白馬氐矣漢獻帝建

 安中有天水氐楊騰者世居隴右為氐大帥子駒勇

 健多計徙居仇池魏拜為百頃氏王漢水又東合洛

 谷水水有二源案近刻訛作合洛谷谷有二源同注一壑逕神蛇戍

 西案同上近刻衍合字逕訛作於左右山溪多五色蛇性馴良不為

 物毒洛谷水又南逕虎馗戍東又南逕仇池郡西瞿

 堆東西南入漢水漢水又東合洛溪水案溪近刻訛作漢下同

 水北發洛谷南逕威武戌南又西南與龍門水合水

 出西北龍門谷東流與橫水會東北窮溪即水源也

 又南逕龍門戍東又東南入洛溪水又東南逕上祿

 縣故城西脩源濬導逕引北溪南總兩川單流納漢

 漢水又東南逕濁水城南又東南會平樂水水出武

 街東北四十五里更馳南溪導源東北流山側有甘

 泉涌波飛清案近刻訛作流下注平樂水案樂近刻訛作洛下同又逕

 甘泉戍南又東逕平樂戍南又東入漢謂之會口漢

 水東南逕脩城道南與脩水合水總二源東北合漢

 漢水又東南于槃頭郡南與濁水合水出濁城北東

 流與丁令溪水會其水北出丁令谷南逕武街城西

 東南入濁水濁水又東逕武街城南故下辨縣治也

 李琀李稚案琀近刻訛作倉以氐王楊難敵妻死葬隂平

 難敵近刻訛作楊敵堅襲武街為氐所殺于此矣今廣業郡治

 案魏書地形志槃頭郡廣業郡皆屬東益州後凡數見又云東益州之廣業郡朱謀㙔于其下竝云宋本

 作廣漢蓋此書為宋人臆改者甚多故宋本亦往往不足據證濁水又東宏休水注

 之水出北溪案近刻訛作水北出溪南逕武街城東而南流注

 于濁水濁水又東逕白石縣南續漢書曰虞詡為武

 都太守下辨東三十餘里有峽峽中白水生大石障

 塞水流春夏輒濆溢敗壞城郭詡使燒石以醯灌之

 案醯近刻作水石皆碎裂因鐫去焉遂無泛溢之害濁水即

 白水之異名也濁水又東南埿陽水案埿近刻訛作渥下同

 出埿谷南逕白石縣東而南入濁水濁水又東南與

 仇鳩水合水發鳩溪南逕河池縣故城西王莽之樂

 平亭也其水西南流注濁水濁水又東南與河池水

 合水出河池北谷南逕河池戍東西南入濁水濁水

 又東南案近刻脱又字兩當水注之水出陳倉縣之大散嶺

 西南流入故道川謂之故道水西南逕故道城東魏

 征仇池築以置戍與馬鞌山水合水東出馬鞌山歴

 谷西流至故道城東西入故道水西南流北川水注

 之水出北洛山南南流逕唐倉城下南至困冢川

 入故道水故道水又西南歴廣香交合廣香川水水

 出南田縣利喬山南流至廣香川謂之廣香川水又

 南注故道水謂之廣香交故道水又西南入秦岡山

 尚婆水注之山高入雲逺望增狀若嶺紆曦軒峰枉

 月駕矣案枉近刻訛作駐懸崖之側列壁之上有神象若圖

 指狀婦人之容其形上赤下白世名之曰聖女神至

 于福應愆違方俗是祈水源北出利喬山南逕尚婆

 川謂之尚婆水歴兩當縣之尚婆城南魏故道郡治

 也西南至秦岡山案近刻脱秦岡二字入故道水故道水又右

 會黃盧山水案又右會近刻訛作右又合水出西北天水郡黄盧

 山腹歴谷南流交注故道水故道水南入東益州之

 廣業郡界案廣業近刻作廣漢乃後人妄改與沮水枝津合謂之兩

 當溪水上承武都沮縣之沮水瀆西南流注于兩當

 溪虞詡為郡漕穀布在沮從沮縣至下辨山道險絶

 水中多石舟車不通驢馬負運僦五致一詡乃于沮

 受僦直約自致之即將吏民按行皆燒石木開漕

 船道水運通利歲省萬計以其僦廩與吏士年四十

 餘萬也又西南注于濁水濁水南逕槃頭郡東而南

 合鳳溪水水上承濁水于廣業郡案廣業近刻亦訛作廣漢南逕

 鳳溪中有二石雙高其形若闕漢世有鳳凰止焉

 近刻作至脱焉字故謂之鳳凰臺北去郡三里水出臺下東

 南流左注濁水濁水又南注漢水漢水又東南歴漢

 曲逕挾崖與挾崖水合水西出擔潭交案擔近刻訛作檐

 流入漢水漢水又東逕武興城南又東南與北谷水

 合水出武興東北而西南逕武興城北謂之北谷水

 南轉逕其城東而南與一水合水出東溪西流注北

 谷水又南流注漢水漢水又西南逕關城北除水出

 西北除溪東南流入于漢漢水又西南逕通谷通谷

 水出東北通溪上承漾水西南流為西漢水漢水又

 西南寒水注之水東出寒川西流入漢漢水又西逕

 石亭戍廣平水西出百頃川東南流注漢又有平阿

 水出東山西流注漢水漢水又逕晉壽城西而南合

 漢壽水水源出東山西逕東晉壽故城南而西南入

 于漢水也

又東南至廣魏白水縣西案廣魏朱謀㙔云宋本作廣漢今考水經乃三國魏時所

撰宋人臆説以為漢桑欽故改魏作漢耳永樂大典内之本仍作廣魏蓋舊本相承如是又東南至

葭萌縣東北與羌水合

 白水西北出于臨洮縣西南西傾山水色白濁東南

 流與黒水合水出羌中西南逕黒水城西又西南入

 白水白水又東逕洛和城南洛和水西南出和溪東

 北流逕南黑水城西而北注白水白水又東南逕鄧

 至城南又東南與大夷祝水合水出夷祝城西南窮

 溪案南下近刻衍而字北注夷水又東北合羊洪水水出東南

 羊溪西北逕夷祝城東又西北流屈而東北注于夷

 水夷水又東北入白水白水又東與安昌水會水源

 發衛大西溪東南逕鄧至安昌郡南又東南合無累

 水無累水出東北近溪西南入安昌水安昌水又東

 南入白水白水又東南入隂平得東維水水出西北

 維谷東南逕維城西東南入白水白水又東南逕隂

 平道故城南案近刻脱道字王莽更名摧虜矣即廣漢之北

 部也廣漢屬國都尉治漢安帝永初三年案安帝近刻訛作平

 分廣漢蠻夷置又有白馬水案近刻脱又字出長松縣西

 南白馬溪案南下近刻衍而字溪訛作漢東北逕長松縣北而東北

 注白水白水又東逕隂平大城北蓋其渠帥自故城

 徙居也白水又東偃溪水出西南偃溪東北流逕偃

 城西而東北流入白水白水又東逕偃城北又東北

 逕橋頭昔姜維之將還蜀也雍州刺史諸葛緒邀之

 于此後期不及故維得保劒閣而鍾會不能入也白

 水又與羌水合自下羌水又得其通稱矣白水又東

 逕郭公城南昔郭淮之攻廖化于隂平也築之故因

 名焉白水又東雍川水出西南雍溪案溪近刻訛作漢東北

 注白水白水又東合空泠水傍溪西南窮谷即川源

 也白水又東南與南五部水會水有二源西源出五

 部溪東南流東源出郎谷西南合注白水案合下近刻衍南字

 白水又東南逕建昌郡東案昌近刻訛作陽而北與一水合

 二源同注共成一溪案一近刻訛作三西南流入于白水白

 水又東南逕白水縣故城東即白水郡治也經云漢

 水出其西非也白水又東南與西谷水相得水出西

 溪東流逕白水城南東南入白水白水又南左會東

 流水東入極溪案東入近刻脱東字便即水源也白水又南逕

 武興城東案近刻脱武字又東南左得剌稽水口溪東北出

 便水源矣白水又東南清水左注之庾仲雍曰清水

 自祁山來合白水斯為孟浪也水出于平武郡東北

 矚累亘下南逕平武城東屈逕其城南又西歴平洛

 郡東南屈而南逕南陽僑郡東北又東南逕新巴縣

 東北又東南逕始平僑郡南又東南逕小劒戍北西

 去大劒三十里連山絶險飛閣通衢故謂之劒閣也

 張載銘曰一人守險萬夫趦趄信然故李特至劒閣

 而歎曰劉氏有如此地而面縛于人豈不奴才也小

 劒水西南出劒谷東北流逕其戍下入清水清水又

 東南注白水白水又東南于吐費城南即西晉壽之

 東北也東南流注漢水西晉壽即蜀王弟葭萌所封

 為苴侯邑故遂名城為葭萌矣案近刻脱名字劉備改曰漢

 壽太康中又曰晉壽水有津關段元章善風角弟子

 歸元章封笥藥授之案笥近刻訛作筒曰路有急難開之生

 到葭萌從者與津吏諍打傷開笥得書言其破頭者

 案近刻脱開笥得書言五字可以此藥裹之生乃歎服還卒業焉

 亦廉叔度抱父柩自沈處也

又東南過巴郡閬中縣

 巴西郡治也劉璋之分三巴此其一焉闞駰曰强水

 出隂平西北强山一曰强川姜維之還也鄧艾遣天

 水太守王頎敗之于强川即是水也案近刻脱之字水字其水

 東北逕武都隂平梓潼南安入漢水漢水又東南逕

 津渠戍東又南逕閬中縣東閬水出閬陽縣而東逕

 其縣南又東注漢水昔劉璋之攻霍峻于葭萌也自

 此水上張達范彊害張飛于此縣漢水又東南得東

 水口水出巴嶺南歴獠中謂之東遊水李壽之時獠

 自牂牁北入所在諸郡布滿山谷其水西南逕宋熙

 郡東又東南逕始平城東案近刻脱始字又東南逕巴西郡

 東又東入漢水漢水又東與濩溪水合水出獠中世

 亦謂之為清水也東南流注漢水漢水又東南逕宕

 渠縣東又東南合宕渠水水西北出南鄭縣巴嶺

 鄭縣近刻訛作鄭縣南與槃余水同源派注南流謂之北水東

 南流與難江水合水出東北小巴山案近刻脱小字西南注

 之又東南流逕宕渠縣謂之宕渠水又東南入于漢

 案近刻脱于字

又東南過江州縣東案近刻訛作又東南入漢州江津縣東十字蓋因上注有又東南入

漢句遂致訛衍東南入于江案近刻脱東字

 涪水注之庾仲雍所謂涪内水者也案近刻庾訛作故脱所字

丹水出京兆上洛縣西北冢嶺山

 一名高豬嶺也案近刻脱一宇嶺訛作山丹水東南流與清池水

 合水源東北出淸池山西南流入于丹水

東南過其縣南

 縣故屬京兆晉分為郡地道記曰郡在洛上故以為

 名竹書紀年晉烈公三年楚人伐我南鄙至于上洛

 楚水注之水源出上洛縣西南楚山案水源二字近刻作楚水

 四皓𨼆于楚山即此山也其水兩源合舍于四皓廟

 東又東逕高車嶺南翼帶衆流北轉入丹水案近刻脱水字

 嶺上有四皓廟丹水自倉野又東歴兔和山即春秋

 所謂左師軍于兔和右師軍于倉野者也

又東南過商縣南又東南至于丹水縣入于均案原本及近刻

竝訛作汋注内同今改正均水見卷二十九

 契始封商魯連子曰在太華之陽皇甫謐闞駰竝以

 為上洛商縣也殷商之名案商近刻訛作湯起于此矣丹水

 自商縣東南流注歴少習出武關應劭曰秦之南關

 也通南陽郡春秋左傳哀公四年楚左司馬使謂隂

 地之命大夫士蔑曰晉楚有盟好惡同之不然將通

 于少習以聽命者也京相璠曰楚通上洛阸道也漢

 祖下析酈案析近刻訛作浙下同攻武關文穎曰武關在析縣

 西百七十里𢎞農界也丹水又東南流入臼口歴其

 戍下又東南析水出析縣西北𢎞農盧氏縣大蒿山

 南流逕脩陽縣故城北縣即析之北鄉也又東入析

 縣流結成潭謂之龍淵清深神異耆舊傳云漢祖入

 關逕觀是潭其下若有府舍焉事旣非恒難以詳矣

 其水又東逕其縣故城北蓋春秋之白羽也左傳昭

 公十八年楚使王子勝遷許于析是也郭仲產云相

 承言此城漢高所築非也余按史記案近刻脱記字楚襄王

 元年秦出武關斬衆五萬取析十五城漢祖入關亦

 言下析酈非無城之言脩之則可矣案脩近刻訛作循析水

 又歴其縣東王莽更名縣為君亭也案君近刻訛作古而南

 流入丹水縣注于丹水故丹水會均有析口之稱丹

 水又東南逕一故城南名曰三户城昔漢祖入關王

 陵起兵丹水以歸漢祖此城疑陵所築也丹水又逕

 丹水縣故城西南縣有密陽鄉古商密之地昔楚申

 息之師所戍也春秋之三戸矣杜預曰縣北有三户

 亭竹書紀年曰壬寅孫何侵楚入三户郛者是也水

  出丹魚先夏至十日夜伺之魚浮水側赤光上照如

  火網而取之割其血以塗足可以步行水上長居淵

  中丹水東南流至其縣南黃水北出芬山黃谷案北出芬

  山近刻訛作出北予山南逕丹水縣南注丹水案近刻注下有于字黃水

  北有墨山山石悉黒繢彩奮發黝焉若墨故謂之墨

  山今河南新安縣有石墨山斯其類也丹水南有丹

  崖山山悉赬壁霞舉若紅雲秀天二岫更為殊觀矣

  丹水又南逕南鄉縣故城東北漢建安中割南陽右

  壤為南鄉郡逮晉封宣帝孫暢為順陽王因立為順

  陽郡案立為近刻訛作為立而南鄉為縣舊治酇城案治近刻訛作始

  永嘉中丹水浸沒至永和中徙治南鄉故城城南門

  外舊有郡社柏樹大三十圍蕭欣為郡伐之言有大

  蛇從樹腹中墜下大數圍長三丈羣小蛇數十隨入

  南山聲如風雨伐樹之前見夢于欣欣不以厝意及

  伐之更少日果死丹水又東逕南鄉縣北興寧末太

  守王靡之改築今城城北半據在水中左右夾澗深

  長及春夏水漲望若孤洲矣城前有晉順陽太守丁

  穆碑郡民范甯立之丹水逕流兩縣之間歴于中之

 北所謂商於者也故張儀説楚絶齊許以商於之地

 六百里謂以此矣吕氏春秋曰堯有丹水之戰以服

 南蠻即此水也又南合均水謂之析口案口近刻訛作水










水經注卷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