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卷第二十七 水經注 卷第二十八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二十九

水經注卷二十八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沔水案此卷經文又東過堵陽縣至注文習鑿齒又為其宅銘焉原本及近刻竝為卷二十九

  之首以又東過襄陽縣北至末為卷二十八前後互訛今訂正辨説詳後

又東過堵陽縣堵水出自上粉縣案堵水出下原本及近刻竝有焉字係後

人妄加今刪去北流注之

 堵水出建平郡界故亭谷案出近刻作自東歴新城郡郡故

 漢中之房陵縣也世祖建武元年封鄧晨為侯國

 下近刻有也字漢末以為房陵郡魏文帝合房陵上庸西城

 立以為新城郡以孟逹為太守治房陵故縣有粉水

 縣居其上故曰上粉縣也堵水之旁有别溪岸側土

 色鮮黄乃云可噉有言飲此水者令人無病而壽豈

 其信乎又有白馬山山石似馬望之逼真側水謂之

 白馬塞孟逹為守登之而歎曰劉封申耽據金城千

 里而更失之乎為上堵吟音韻哀切有惻人心今水

 次尚歌之堵水又東北逕上庸郡故庸國也春秋文

 公十六年楚人秦人巴人滅庸庸小國附楚楚有災

 不救舉羣蠻以叛故滅之以為縣屬漢中郡漢末又

 分為上庸郡城三面際水堵水又東逕方城亭南

 刻訛作而東北歴㠁山下而北逕堵陽縣南北流注于漢

 謂之堵口漢水又東謂之澇灘冬則水淺而下多大

 石又東為淨灘夏水急盛川多湍洑行旅苦之故諺

 曰冬澇夏淨斷官使命言二灘阻礙

又東過鄖鄉南案鄉近刻訛作陽下衍縣字

 漢水又東逕鄖鄉縣南之西山上有石蝦蟇倉卒看

 之與真不别漢水又東逕鄖鄉縣故城南案此十一字原本及

 近刻竝訛作經謂之鄖鄉灘縣故黎也即長利之鄖鄉矣地

 理志曰有鄖關李奇以為鄖子國晉太康五年立以

 為縣漢水又東逕琵琶谷口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梁益

 二州分境于此故謂之琵琶界也

又東北流又屈東南過武當縣東北

 縣西北四十里漢水中有洲名滄浪洲庾仲雍漢水

 記案近刻脱水字謂之千齡洲非也是世俗語訛音與字變

 矣地説曰水出荆山東南流案南近刻訛作西為滄浪之水

 是近楚都故漁父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

 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余按尚書禹貢言導漾

 水東流為漢又東為滄浪之水不言過而言為者明

 非他水決入也蓋漢沔水自下有滄浪通稱耳纒絡

 鄢郢地連紀鄀案近刻訛作郢咸楚都矣漁父歌之不違水

 地考按經傳案近刻訛作滄浪洲傳宜以尚書為正耳漢水又

 東為佷子潭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潭中有石磧洲長六

 十丈廣十八丈世亦以此洲為佷子葬父于斯故潭

 得厥目焉所未詳也漢水又東南逕武當縣故城北

 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世祖封鄧晨子棠為侯國案棠近刻訛作

 内有一碑文字磨滅不可復識俗相傳言是華君

 銘亦不詳華君何代之士漢水又東平陽川水注之

 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縣北伏親山南歴平陽川逕

 平陽故城下又南流注于沔案注内自此以下又復稱沔沔水又

 東南逕武當縣故城東又東曾水注之案近刻脱武當二字及故

 字又此十八字原本訛作經近刻上九字訛作經下六字仍屬注文水導源縣南武當

 山一曰太和山亦曰㠁上山山形特秀又曰仙室荆

 州圖副記曰山形特秀異于衆嶽峯首狀博山香爐

 亭亭逺出藥食延年者萃焉晉咸和中歴陽謝允舍

 羅邑宰隱遁斯山故亦曰謝羅山焉案近刻脱焉字曾水發

 源山麓逕越山隂東北流注于沔謂之曾口沔水又

 東逕龍巢山下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山在沔水中髙十

 五丈廣員一里二百三十步山形峻峭其上秀林茂

 木隆冬不凋

又東南過涉都城東北案近刻過訛作逕城訛作縣

 故鄉名也按郡國志筑陽縣有涉都鄉者也漢武帝

 元封元年案元封近刻訛作元光封南海守降侯子嘉為侯國

 均水于縣入沔謂之均口也

又東南過酇縣之西南

 縣治故城南臨沔水謂之酇頭漢髙帝五年封蕭何

 為侯國也薛瓚曰今南鄉酇頭是也茂陵書曰在南

 陽王莽更名南庚者也案庚近刻訛作庾

又南過榖城東又南過隂縣之西

 沔水東逕榖城南而不逕其東矣城在榖城山上春

 秋榖伯綏之邑也墉闉頽毀基塹亦存沔水又東南

 逕隂縣故城西故下隂也春秋昭公十九年楚工尹

 赤遷隂于下隂是也縣東有冢案近刻脱冢字縣令濟南劉

 熹字徳怡魏時宰縣雅好博古教學立碑案教學近刻訛作學

 載生徒百有餘人不終業而夭者因葬其地號曰

 生墳沔水又東南得洛溪口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

 縣西北集池陂東南流逕洛陽城北枕洛溪案枕近刻訛作

 溪水東南注沔水也

又南過筑陽縣東案近刻脱縣字筑水出自房陵縣東過其縣

南流注之案此十五字原本訛入注内近刻屬經文

 沔水又南汎水注之案水下近刻衍流字水出梁州閬陽縣魏

 遣夏侯淵與張郃下巴西進軍宕渠劉備軍汎口即

 是水所出也張飛自别道襲張郃于此水郃敗棄馬

 升山走還漢中汎水又東逕巴西歴巴渠北新城上

 庸東逕汎陽縣故城南晉分筑陽立自縣以上山深

 水急枉渚崩湍水陸徑絶又東逕學城南案此六字原本及近

 刻竝訛作經考上下文義乃注内叙汎水所逕梁州大路所由也舊説昔者

 有人立學都于此値世荒亂生徒罔依遂共立城以

 禦難故城得厥名矣汎水又東流注于沔謂之汎口

 也沔水又南逕闕林山東本郡陸道之所由山東有

 二碑其一即記闕林山文曰君國者不躋髙堙下先

 時或斷山岡以通平道民多病守長冠軍張仲瑜

 刻訛作踰乃與邦人築斷故山道作此銘其一郭先生碑

 先生名輔字甫成有孝友悦學之美其女為立碑于

 此竝無年號皆不知何代人也沔水又南逕筑陽縣

 東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又南筑水注之杜預以為彭水

 也水出梁州新城郡魏昌縣界縣以黄初中分房陵

 立筑水東南流逕筑陽縣水中有孤石挺出其下澄

 潭時有見此石根如竹根而黄色見者多凶相與號

 為承受石所未詳也筑水又東逕筑陽縣故城南縣

 故楚附庸也秦平鄢郢立以為縣王莽更名之曰宜

 禾也建武二十八年案近刻訛作元年世祖封呉盱為侯國

 案盱近刻訛作財筑水又東流注于沔謂之筑口沔水又南

 逕髙亭山東山有靈焉士民奉之所請有驗沔水又

 東為漆灘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新野郡山都縣與順陽

 筑陽分界于斯灘矣

又東過山都縣東北

 沔南有固城城側沔川即新野山都縣治也舊南陽

 之赤鄉矣秦以為縣漢髙后四年封衞將軍王恬啓

 為侯國沔北有和城即郡國志所謂武當縣之和城

 聚案近刻脱城字山都縣舊嘗治此故亦謂是處為故縣灘

 沔水北岸數里有大石激名曰五女激或言女父為

 人所害居固城五女思復父怨故立激以攻城城北

 今淪于水亦云有人葬沔北墓宅將為水毀其人五

 女無男皆悉巨富共脩此激以全墳宅然激作甚工

 又云女嫁為隂縣佷子婦案近刻脱婦字家貲萬金案貲近刻訛作

 而自少小不從父語父臨亡意欲葬山上恐兒不

 從故倒言葬我著渚下石磧上案倒近刻訛作命佷子曰我

 由來不奉教今從語遂盡散家財作石冢積土繞之

 成一洲長數百步元康中始為水所壞今石皆如半

 榻許數百枚聚在水中佷子是前漢人襄陽太守胡

 烈有惠化補塞堤決民頼其利景元四年九月百姓

 刋石銘之樹碑于此沔水又東偏淺冬月可涉渡謂

 之交湖兵戎之交多自此濟晉太康中得鳴石于此

 水撞之聲聞數里沔水又東逕樂山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

 訛作昔諸葛亮好為梁甫吟每所登遊故俗以樂山

 為名沔水又東逕隆中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歴孔明舊

 宅北亮語劉禪云先帝三顧臣于草廬之中咨臣以

 當世之事即此宅也車騎沛國劉季和之鎮襄陽也

 與犍為人李安共觀此宅命安作宅銘云天子命我

 于沔之陽聽鼔鞞而永思庶先哲之遺光後六十餘

 年永平之五年習鑿齒又為其宅銘焉案又東過堵陽縣至此原

 本及近刻竝訛在沔水之末以沔水下表目而又東過襄陽縣北至注内附叙三江所終竝訛在前以沔

 水中表目考錫縣故城在今陜西興安州白河縣東堵陽故城在今湖北鄖陽府鄖縣西南白河縣東接

 鄖縣沔水逕錫縣北歴姚方即至堵陽又隆中在今襄陽縣西二十里襄陽故城即今縣治沔水逕隆中

 歴孔明舊宅即至襄陽城移近刻所謂沔水下者于沔水中之前則叙次不紊矣今改正

又東過襄陽縣北案又東上原本及近刻竝有沔水二字因訛舛為卷二十八之首故表水

名于上乃後人所妄加

 沔水又東逕萬山北案萬近刻訛作方山上有鄒恢碑魯宗

 之所立也山下潭中有杜元凱碑元凱好尚後名作

 兩碑竝述己功一碑沈之峴山水中一碑下之于此

 潭曰百年之後何知不深谷為陵也山下水曲之隈

 云漢女昔遊處也故張衡南都賦曰遊女弄珠于漢

 臯之曲漢臯即萬山之異名也沔水又東合檀溪水

 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縣西柳子山下東為鴨湖湖

 在馬鞌山東北武陵王愛其峯秀改曰望楚山溪水

 自湖兩分北渠即溪水所導也北逕漢隂臺西臨流

 望遠按眺農圃情邈灌蔬意寄漢隂故因名臺矣又

 北逕檀溪謂之檀溪水水側案近刻脱一水字有沙門釋道

 安寺即溪之名以表寺目也溪之陽有徐元直崔州

 平故宅悉人居故習鑿齒與謝安書云每省家舅縱

 目檀溪念崔徐之交未嘗不撫膺躊躇惆悵終日矣

 溪水傍城北注昔劉備為景升所謀乘的顱馬西走

 墜于斯溪西去城里餘北流注于沔一水東南出應

 劭曰城在襄水之陽故曰襄陽是水當即襄水也城

 北枕沔水即襄陽縣之故城也王莽之相陽矣楚之

 北津戍也今大城西壘是也其土古鄢鄀盧羅之地

 案鄀近刻訛作都秦滅楚置南郡號此為北部建安十三年

 魏武平荆州分南郡立為襄陽郡荆州刺史治邑居

 殷賑冠蓋相望一都之㑹也城南門道東有三碑一

 碑是晉太傅羊祜碑一碑是鎮南將軍杜預碑一碑

 是安南將軍劉儼碑竝是學生所立城東門外二百

 步劉表墓太康中為人所發見表夫妻其尸儼然顔

 色不異猶如平生墓中香氣逺聞三四里中經月不

 歇今墳冢及祠堂猶髙顯整頓城北枕沔水水中常

 苦蛟害襄陽太守鄧遐負其氣果㧞劒入水蛟繞其

 足遐揮劒斬蛟流血丹水自後患除無復蛟難矣昔

 張公遇害亦亡劔于是水後雷氏為建安從事逕踐

 瀬溪所留之劔忽于其懷躍出落水初猶是劔後變

 為龍故呉均劔騎詩云劔是兩蛟龍張華之言不孤

 為驗矣沔水又逕平魯城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城魯

 宗之所築也故城得厥名矣東對樊城案近刻脱此二字

 仲山甫所封也漢晉春秋稱桓帝幸樊城百姓莫不

 觀有一老父獨耕不輟議郎張温使問焉父笑而不

 答温因與之言問其姓名不告而去城周四里南半

 淪水建安中關羽圍于禁于此城會沔水泛溢三丈

 有餘城陷禁降龐徳奮劔乘舟投命于東岡魏武曰

 吾知于禁三十餘載至臨危授命更不如龐徳矣城

 西南有曹仁記水碑杜元凱重刋其後書伐呉之事

 也

又從縣東屈西南淯水從北來注之

 襄陽城東有東白沙白沙北有三洲東北有宛口即

 淯水所入也沔水中有魚梁洲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

 徳公所居士元居漢之隂在南白沙世故謂是地為

 白沙曲矣司馬徳操宅洲之陽望衡對宇歡情自接

 泛舟褰裳率爾休暢豈待還桂柁于千里貢深心于

 永思哉水南有層臺號曰景升臺蓋劉表治襄陽之

 所築也言表盛遊于此常所止憩表性好鷹嘗登此

 臺歌野鷹來曲其聲韻似孟達上堵吟矣沔水又逕

 桃林亭東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又逕峴山東山上有桓

 宣所築城孫堅死于此又有桓宣碑羊祜之鎮襄陽

 也與鄒潤甫嘗登之及祜薨後人立碑于故處望者

 悲感杜元凱謂之墮淚碑山上又有征南將軍胡羆

 碑又有征西將軍周訪碑山下水中杜元凱沉碑處

 案近刻脱沉字沔水又東南逕蔡洲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漢長

 水校尉蔡瑁居之故名蔡洲洲東岸西案東近刻訛作大

 洄湖停水數十畮長數里廣減百步水色常綠楊儀

 居上洄楊顒居下洄與蔡洲相對在峴山南廣昌里

 又與襄陽湖水合水上承鴨湖東南流逕峴山西又

 東南流注白馬陂水又東入侍中襄陽侯習郁魚池

 郁依范蠡養魚法作大陂陂長六十步廣四十步池

 中起釣臺池北亭郁墓所在也列植松篁于池側沔

 水上郁所居也又作石洑逗案洑近刻訛作伏引大池水于

 宅北作小魚池池長七十步廣二十步案近刻訛作十二步西

 枕大道東北二邉限以髙堤楸竹夾植蓮芡覆水是

 遊宴之名處也山季倫之鎮襄陽每臨此池未嘗不

 大醉而還恒言此是我髙陽池故時人為之歌曰山

 公出何去往至髙陽池日暮倒載歸酩酊無所知其

 水下入沔沔水西又有孝子墓河南秦氏性至孝事

 親無倦親沒之後負土成墳常泣血墓側人有咏蓼

 莪者氏為泣涕悲不自勝于墓所得病不能食虎常

 乳之百餘日卒今林木幽茂號曰孝子墓也其南有

 蔡瑁冢冢前刻石為大鹿狀甚大頭髙九尺制作甚

 工沔水又東南逕邑城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習郁襄

 陽侯之封邑也故曰邑城矣沔水又東合洞口案此七字

 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安昌縣故城東北大父山西南流

 謂之白水又南逕安昌故城東屈逕其縣南縣故蔡

 陽之白水鄉也漢元帝以長沙卑溼分白水上唐二

 鄉為舂陵縣光武即帝位改為章陵縣置園廟焉魏

 黄初二年更從今名故義陽郡治也白水又西南流

 而左㑹昆水水導源城東南小山西流逕金山北

 近刻訛作今又西南流逕縣南西流注于白水水北有白

 水陂其陽有漢光武故宅基址存焉所謂白水鄉也

 蘇伯阿案近刻訛作河望氣處也光武之征秦豐幸舊邑置

 酒極懽張平子以為真人南巡觀舊里焉東觀漢記

 曰明帝幸南陽祀舊宅召校官子弟作雅樂奏鹿鳴

 上自御塤篪和之以娯賓客又于此宅矣白水又西

 合濜水水出于襄鄉縣東北陽中山西逕襄鄉縣之

 故城北按郡國志是南陽之屬縣也濜水又西逕蔡

 陽縣故城東西南流注于白水又西逕其城南建武

 十三年案近刻訛作十六年世祖封城陽王祉世子本為侯國

 應劭曰蔡水出蔡陽東入淮今于此城南更無别水

 惟是水可以當之川流西注苦其不東且淮源阻礙

 山河無相入之理蓋應氏之誤耳洞水又西南流注

 于沔水

又東過中廬縣東維水自房陵縣維山東流注之案維近刻

作淮漢書同漢中志及巴漢志竝云房陵縣有維山維水所出可證淮字之訛

 縣即春秋廬戎之國也縣故城南有水出西山山有

 石穴出馬謂之馬穴山漢時有數百匹馬出其中馬

 形小似巴滇馬三國時陸遜攻襄陽于此穴又得馬

 數十匹送建業蜀使至有家在滇池者識其馬毛色

 云其父所乘馬對之流涕其水東流百四十里逕城

 南名曰浴馬港言初得此馬洗之于此因以名之亦

 云乘出沔次浴之又曰洗馬廏案近刻訛作既渡沔宿處名

 之曰騎亭然候水諸蠻案候近刻訛作侯北遏是水南壅維

 川以周田溉下流入沔沔水東南流逕犂丘故城西

 案犂近刻訛作黎下冋又此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其城下對繕州秦豐

 居之故更名秦洲王莽之敗也秦豐阻兵于犂丘犂

 丘城在觀城西二里建武三年光武遣征南岑彭擊

 豐四年朱祐自觀城擒豐于犁丘是也案擒近刻訛作瀹

 水又南與疎水合水出中廬縣西南東流至邔縣北

 界案邔近刻訛作即東入沔水謂之疎口也案近刻脱之字水中有

 物如三四歳小兒鱗甲如鯪鯉射之不可入七八月

 中好在磧上自曝案上近刻訛作中䣛頭似虎掌爪常沒水

 中出䣛頭小兒不知欲取弄戲便殺人或曰人有生

 得者摘其臯厭可小小使案近刻作可以小使名為水虎者也

 案虎近刻訛作唐

又南過邔縣東北案邔近刻訛作

 沔水之左有騎城周迴二里餘髙一丈六尺即騎亭

 也縣故楚邑也秦以為縣漢髙帝十一年案近刻訛作十二年

 封黄極忠為侯國縣南有黄家墓墓前有雙石闕彫

 制甚工俗謂之黄公闕黄公名尚為漢司徒沔水又

 東逕豬蘭橋橋本名木蘭橋橋之左右豐蒿荻于橋

 東劉季和大養豬襄陽太守曰此中作豬屎臭案近刻脱

 可易名豬蘭橋百姓遂以為名矣橋北有習郁宅

 宅側有魚池池不假功自然通洫長六七十步廣十

 丈常出名魚沔水又南得木里水㑹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

 楚時于宜城東穿渠上口去城三里漢南郡太守

 王寵又鑿之引蠻水灌田謂之木里溝逕宜城東而

 東北入于沔謂之木里水口也

又南過宜城縣東夷水出自房陵東流注之

 夷水蠻水也桓温父名夷改曰蠻水夷水導源中廬

 縣界康狼山山與荆山相鄰其水東南流歴宜城西

 山謂之夷溪又東南逕羅川城故羅國也又謂之鄢

 水春秋所謂楚人伐羅渡鄢者也夷水又東南流與

 零水合零水即沶水也案沶近刻訛作汴上通梁州沒陽縣

 之默城山司馬懿出沮之所由其水東逕新城郡之

 沶鄉縣案郡近刻訛作縣又此下沶皆訛作沵縣分房陵立謂之沶水

 又東歴軨鄉謂之軨水晉武帝平呉割臨沮之北鄉

 中廬之南鄉立上黄縣治軨鄉沶水又東歴宜城西

 山謂之沶溪東流合于夷水謂之沶口也與夷水亂

 流東出謂之淇水逕蠻城南城在宜城南三十里

 在之城近刻訛在上句南字上春秋莫敖自羅敗退及鄢亂次以濟

 淇水是也夷水又東注于沔昔白起攻楚引西山長

 谷水案近刻脱長字即是水也案也上近刻衍者字舊堨去城百許里

 水從城西灌城東入注為淵今熨斗陂是也水潰城

 東北角百姓隨水流死于城東者數十萬城東皆臭

 因名其陂為臭池後人因其渠流以結陂田城西陂

 謂之新陂覆地數十頃西北又為土門陂從平路渠

 以北木蘭橋以南西極土門山東跨大道水流周通

 其水自新陂東入城城故鄢郢之舊都秦以為縣漢

 惠帝三年改曰宜城其水歴大城中逕漢南陽太守

 秦頡墓北墓前有二碑頡鄀人也案鄀近刻作郡以江夏都

 尉出為南陽太守逕宜城中見一家東向頡住車視

 之曰此居處可作冢後卒于南陽喪還至昔住車處

 車不肯進故吏為市此宅葬之孤墳尚整案此下近刻有冢前

 有二碑五字係重出衍文城南有宋玉宅玉邑人雋才辯給善屬

 文而識音也其水又逕金城前縣南門有古碑猶存

 其水又東出城東注臭池臭池溉田陂水散流又入

 朱湖陂朱湖陂亦下灌諸田餘水又下入木里溝木

 里溝是漢南郡太守王寵所鑿故渠引鄢水也灌田

 七百頃白起渠溉三千頃膏良肥美更為沃壤也縣

 有太山山下有廟漢末名士居其中案近刻名訛作多脱居字

 史二千石卿長數十人朱軒華蓋同㑹于廟下荆州

 刺史行部見之雅歎其盛號為冠蓋里而刻石銘之

 此碑于永嘉中始為人所毀其餘文尚有可傳者其

 辭曰峨峨南岳烈烈離明寔敷儁乂君子以生惟此

 君子作漢之英徳為龍光聲化鶴鳴此山以建安三

 年崩聲聞五六十里雉皆屋雊縣人惡之以問侍中

 龐季案問近刻訛作聞季云案近刻脱季字山崩川竭國土將亡之

 占也十三年魏武平荆州沔南彫散沔水又逕鄀縣

 故城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古鄀子之國也秦楚之間

 自商密遷此為楚附庸楚滅之以為邑縣南臨沔津

 津南有石山上有古烽火臺縣北有大城楚昭王為

 吳所迫自紀郢徙都之案近刻脱自字紀訛作絶即所謂鄢鄀盧

 羅之地也案即字近刻訛在楚昭王上秦以為縣沔水又東敖水

 注之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新市縣東北又西南逕

 太陽山西南流逕新市縣北又西南而右合枝水水

 出大洪山而西南流逕襄陽鄀縣界西南逕狄城東

 南左注敖水敖水又西南流注于沔寔曰敖口沔水

 又南逕石城西城因山爲固晉太傅羊祜鎮荆州立

 晉惠帝元康九年分江夏西部置竟陵郡治此沔水

 又東南與臼水合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竟陵縣東

 北聊屈山案聊近刻訛作耶一名盧屈山西流注于沔魯定

 公四年吳師入郢昭王奔隨濟于成臼謂是水者也

又東過荆城東案此六字原本及近刻竝訛入注内今據全書體例定爲經文

 沔水自荆城東南流逕當陽縣之章山東案此十六字原本及

 近刻竝訛作經山上有故城太尉陶侃伐杜曾所築也禹貢

 所謂内方至于大别者也既濵帯沔流寔㑹尚書之

 文矣沔水又東右㑹權口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章

 山東南流逕權城北古之權國也春秋魯莊公十八

 年楚武王克權權叛圍而殺之遷權于那處是也東

 南有那口城權水又東入于沔沔水又東南與揚口

 合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上承江陵縣赤湖江陵西北

 有紀南城楚文王自丹陽徙此平王城之班固言楚

 之郢都也城西南有赤坂岡岡下有瀆水東北流入

 城名曰子胥瀆蓋吳師入郢所開也謂之西京湖又

 東北出城西南注于龍陂陂古天井水也廣圓二百

 餘步在靈溪東江堤内水至淵深有龍見于其中故

 曰龍陂陂北有楚莊王釣臺髙三丈四尺南北六丈

 東西九丈陂水又逕郢城南東北流謂之揚水案揚近刻

 訛作楊下同又東北路白湖水注之案路白近刻訛作流曰湖在大

 港北港南曰中湖南堤下曰昬官湖三湖合為一水

 東通荒谷荒谷東岸有冶父城春秋傳曰莫敖縊于

 荒谷羣帥囚于冶父謂此處也春夏水盛案夏近刻訛作秋

 則南通大江否則南迄江堤北逕方城西案近刻訛作四

 城即南蠻府也又北與三湖㑹故盛𢎞之曰南蠻府

 東有三湖源同一水蓋徙治西府也宋元嘉中通路

 白湖案白近刻訛作自下注揚水以廣運漕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水又東歴天

 井北井在方城北里餘廣圓二里其深不測井有潛

 室見輒兵西岸有天井臺因基舊堤臨際水湄遊憩

 之佳處也揚水又東北流東得赤湖水口案東得近刻訛作得

 湖周五十里城下陂池皆來㑹同湖東北有大暑

 臺案暑近刻訛作置髙六丈餘縱廣八尺一名清暑臺秀宇

 層明通望周博遊者登之以暢逺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水又東入華

 容縣有靈溪水案溪近刻訛作港西通赤湖水口已下多湖

 周五十里城下陂池皆來㑹同又有子胥瀆蓋入郢

 所開也水東入離湖湖在縣東七十五里國語所謂

 楚靈王闕爲石郭陂漢以象帝舜者也案吳語子胥稱楚靈王不

 君乃築臺于章華之上闕爲石郭陂漢以象帝舜韋昭云闕穿也陂壅也舜葬九疑其山體水旋其丘下

 故壅漢水使旋石郭以象之湖側有章華臺臺髙十丈基廣十五

 丈左丘明曰楚築臺于章華之上韋昭以爲章華亦

 地名也王與伍舉登之舉曰臺髙不過望國之氛祥

 大不過容宴之爼豆蓋譏其奢而諫其失也言此瀆

 靈王立臺之日漕運所由也其水北流注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水揚

 水又東北與柞溪水合案柞近刻訛作祥下同水出江陵縣北

 蓋諸池散流咸所㑹合積以成川東流逕魯宗之壘

 南當驛路水上有大橋隆安三年桓𤣥襲殷仲堪于

 江陵仲堪北奔縊于此橋柞溪又東注船官湖湖水

 又東北入女觀湖湖水又東入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水又北逕

 竟陵縣西又北納巾吐柘柘水即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水也巾水出

 縣東百九十里西逕巾城案此下近刻衍下字城下置巾水戍

 晉元熙二年竟陵郡巾水戍案近刻作上巾水戍山得銅鐘七

 口言之上府巾水又西逕竟陵縣北西注揚水案近刻注

 訛作謂之巾口水西有古竟陵大城古鄖國也鄖公

 辛所治所謂鄖鄉矣昔白起拔郢東至竟陵即此也

 秦以為縣王莽之守平矣世祖建武十三年更封劉

 隆為侯國城旁有甘魚陂左傳昭公十三年公子黒

 肱為令尹次于魚陂者也揚水又北注于沔謂之揚

 口中夏口也曹太祖之追劉備于當陽也張飛按矛

 于長坂備得與數騎斜趨漢津案斜近刻訛作即遂濟夏口

 是也沔水又東得滻口其水承大滻馬骨諸湖水周

 三四百里及其夏水來同渺若滄海洪潭巨浪縈連

 江沔故郭景純江賦云其旁則有朱滻丹漅是也

 近刻訛作珠

又東南過江夏雲杜縣東夏水從西來注之

 即堵口也為中夏水縣故䢵亭左傳若敖娶于䢵是

 也案近刻訛作左傳所為若敖聚于䢵是也禹貢所謂雲土夢作乂故縣

 取名焉縣有雲夢城城在東北沔水又東逕左桑

 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昔周昭王南征船人膠舟以進之昭

 王渡沔中流而没死于是水齊楚之㑹齊侯曰昭王

 南征而不復案而近刻訛作之寡人是問屈完曰君其問諸

 水濱庾仲雍言村老云百姓佐昭王喪事于此成禮

 而行故曰佐喪左桑字失體耳沔水又東合巨亮水

 口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北承巨亮湖案近刻脱巨字南達于

 沔沔水又東得合驛口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庾仲雍言

 須導村耆舊云朝廷驛使合王喪于是因以名焉今

 須導村正有大歛口言昭王于此殯歛矣沔水又東

 謂之横桑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𠝹言得昭王喪處也沔水

 又東謂之鄭公潭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近刻脱公字言鄭武公

 與王同溺水于是余謂世數既懸案余近刻訛作今為不近

 情矣斯乃楚之鄭鄉守邑大夫僭言公故世以為鄭

 公潭耳沔水又東得死沔案此七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𠝹言昭王

 濟沔自是死案沔字近刻訛在死字下故有死沔之稱王尸豈逆

 流乎但千古芒昧難以昭知推其事類似是而非矣

 沔水又東與力口合案此八字原本反近刻竝訛作經有溾水出竟

 陵郡新陽縣西南池河山案池河山近刻訛作河地山東流逕新

 陽縣南縣治雲杜故城分雲杜立溾水又東南流注

 宵城縣南大湖又南入于沔水是曰力口沔水又東

 南溳水入焉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沔水又東逕沌水口

 水南通縣之太白湖湖水東南通江又謂之沌口沔

 水又東逕沌陽縣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處沌水之陽

 也沔水又東逕臨嶂故城北案臨嶂近刻訛作林鄣晉建興二

 年太尉陶侃為荆州鎮此也

又南至江夏沙羡縣北南入于江

 庾仲雍曰夏口一曰沔口矣尚書禹貢云漢水南至

 大别入江春秋左傳定公四年吳師伐郢楚子常濟

 漢而陳自小别至于大别京相璠春秋土地名曰大

 别漢東山名也在安豐縣南杜預釋地曰二别近漢

 之名無緣乃在安豐也案地説言漢水東行觸大别

 之阪案近刻訛作陂南與江合則與尚書杜預相符但今不

 知所在矣案在近刻訛作是










水經注卷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