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七 水經注 卷第八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九

水經注卷八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濟水案二字原本訛在經文又東上近刻又増濟水二三字表目

又東至乘氏縣西分為二

 春秋左傳僖公三十一年案原本訛作二十八年近刻訛作三十四年今據左

 傳改分曹地東傅于濟濟水自是東北流案近刻訛作北東流

 出鉅澤

其一水東南流其一水從縣東北流入鉅野澤案此十八字原

本及近刻竝訛入注内接出鉅澤下今考下云經所謂濟水自乘氏縣兩分東北入于鉅野也可證此屬經文

 南為菏水北為濟瀆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逕乘氏縣與

 濟渠濮渠合北濟自濟陽縣北東北逕煮棗城南郡

 國志曰冤朐縣有煮棗城即此也漢高祖十二年封

 革朱為侯國北濟又東北逕冤朐縣故城北案此十二字原

 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今考前卷注内敘北濟至濟陽止此復補敘濟陽以下北濟所逕又東北

 逕吕都縣故城南王莽更名之曰祁都也又東北逕

 定陶縣故城北漢景帝中六年案此三字近刻作中元六年又訛在東注

 以濟水出其北東注分梁于定陶置濟隂國指北

 濟而定名也案近刻國訛作郡北訛作為又東北與濮水合案此七字

 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上承濟水于封丘縣即地理志所謂

 濮渠水首受濟者也闞駰曰首受别濟即北濟也其

 故瀆自濟東北流左迆為高梁陂方三里濮水又東

 逕匡城北孔子去衛適陳遇難于匡者也又東北左

 㑹别濮水受河于酸棗縣故杜預云濮水出酸棗縣

 首受河竹書紀年曰魏襄王十年十月大霖雨疾風

 河水溢酸棗郛漢世塞之故班固云文堙棗野案近刻訛

 作大堙酸棗也今無水其故瀆東北逕南北二棣城間左傳

 襄公五年楚子囊伐陳公㑹于城棣以救之者也濮

 渠又東北逕酸棗縣故城南韓國矣圏稱曰昔天子

 建國名都或以令名案令近刻訛作合或以山林故豫章以

 樹氏郡案近刻訛作都酸棗以棘名邦故曰酸棗也漢官儀

 曰舊河堤謁者居之城西有韓王望氣臺孫子荆故

 臺賦敘曰酸棗寺門外夾道左右有兩故臺訪之故

 老云案故近刻訛作國韓王聽訟觀臺髙十五仞雖樓榭泯

 滅然廣基似于山嶽召公大賢猶舍甘棠區區小國

 而臺觀隆崇驕盈于世以鑒來今故作賦曰蔑丘陵

 之邐迆亞五嶽之嵯峨言壯觀也城北韓之市地也

 聶政為濮陽嚴仲子刺韓相俠累遂皮面而死案皮近刻

 訛作其姊哭之于此城内有後漢酸棗令劉孟陽碑

 濮水北積成陂案積近刻訛作稱陂方五里號曰同池陂又

 東逕胙亭東注故胙國也富辰所謂邢茅胙祭周公

 之𦙍也濮渠又東北逕燕城南案近刻訛作内故南燕姞姓

 之國也有北燕故以南氏縣東為陽清湖陂南北五

 里東西三十里亦曰燕城湖逕桃城南即戰國䇿所

 謂酸棗虚桃者也案虚桃近刻訛作桃虚脱者字漢高帝十二年

 劉襄為侯國而東注于濮俗謂之朝平溝濮渠又東

 北又與酸水故瀆㑹酸瀆首受河于酸棗縣東逕酸

 棗城北延津南謂之酸水竹書紀年曰秦蘇胡率師

 伐鄭韓襄敗秦蘇胡于酸水者也酸瀆水又東北逕

 燕城北又東逕滑臺城南又東南逕瓦亭南春秋定

 公八年公㑹晉師于瓦魯尚執羔自是㑹始也又東

 南㑹于濮世謂之百尺溝濮渠之側有漆城竹書紀

 年梁惠成王十六年邯鄲伐衛取漆富丘城之者也

 或亦謂之宛濮亭案宛近刻作菀下同又訛在濮字下春秋甯武子與

 衛人盟于宛濮杜預曰長垣西南案西近刻訛作而近濮水

 也京相璠曰衛地也似非闗究案近刻訛作菀而不知其所

 竹書紀年梁惠成王五年公子景賈率師伐鄭韓明

 戰于陽我師敗逋澤北有壇陵亭案近刻脱有字亦或謂之

 大陵城非所究也又有桂城竹書紀年梁惠成王十

 七年齊田期伐我東鄙戰于桂陽我師敗逋亦曰桂

 陵案史記齊威王使田忌擊魏敗之桂陵齊于是彊

 自稱為王以令天下濮渠又東逕蒲城北故衛之蒲

 邑孔子將之衛子路出于蒲者也韓子曰魯以仲夏

 起長溝子路為蒲宰以私粟饋衆孔子使子貢毁其

 器焉余案家語言仲由為郈宰案近刻訛作蒲宰脩溝瀆與

 之簞食瓢飲夫子令賜止之無魯字又入其境三稱

 其善身為大夫終死衛難濮渠又東逕韋城南即白

 馬縣之韋鄉也史遷記曰夏伯豕韋之故國矣城西

 出而不方城中有六大井皆隧道下俗謂之江井也

 有馳道自城屬于長垣濮渠東絶馳道東逕長垣縣

 故城北衛地也故首垣矣秦更從今名王莽改為長

 固縣陳留風俗傳曰縣有防垣故縣氏之孝安帝以

 建光元年封元舅宋俊為侯國縣有祭城濮渠逕其

 北鄭大夫祭仲之邑也杜預曰陳留長垣縣東北有

 祭城者也圏稱又言長垣縣有羅亭故長羅縣也漢

 封後將軍常惠為侯國地理志曰王莽更長羅為惠

 澤後漢省并長垣有長羅澤即吳季英牧豬處也又

 有長羅岡蘧伯玉岡陳留風俗傳曰長垣縣有蘧伯

 鄉一名新鄉有蘧亭伯玉祠伯玉冢曹大家東征賦

 曰到長垣之境界兮察農野之居民覩蒲城之丘墟

 兮生荆棘之蓁蓁蘧氏在城之東南兮民亦嚮其丘

 墳案嚮近刻訛作饗惟令徳之不朽兮身既没而名存昔吳

 季札聘上國至衛觀典府賓亭父疇以衛多君子也

 濮渠又東分為二瀆北濮出焉濮渠又東逕須城北

 衛詩云思須與曹也毛云須衛邑矣鄭云自衛而東

 逕邑故思濮渠又北逕襄丘亭南竹書紀年曰襄王

 七年韓明率師伐襄丘九年案近刻訛作十年楚庶章率師

 來㑹我次于襄丘者也濮水又東逕濮陽縣故城南

 昔師延為紂作靡靡之樂武王伐紂師延東走自投

 濮水而死矣後衛靈公將之晉而設舍于濮水之上

 夜聞新聲召師涓受之于是水也濮水又東逕濟隂

 離狐縣故城南王莽之所謂瑞狐也郡國志曰故屬

 東郡濮水又東逕葭密縣故城北竹書紀年元公三

 年案近刻訛作幽王十三年魯季孫㑹晉幽公于楚丘案幽公近刻訛作文

 取葭密案取近刻訛作即遂城之濮水又東北逕鹿城南

 郡國志曰濟隂乘氏縣有鹿城鄉案城近刻訛作乘春秋僖

 公二十一年盟于鹿上京杜竝謂此亭也濮水又東

 與句瀆合案近刻脱此二字瀆首受濮水枝渠于句陽縣東

 南逕句陽縣故城南春秋之穀丘也左傳以為句瀆

 之丘矣縣處其陽故縣氏焉又東入乘氏縣左㑹濮

 水與濟同入鉅野故地理志曰濮水自濮陽南入鉅

 野亦經所謂濟水自乘氏縣兩分東北入于鉅野也

 濟水故瀆又北右合洪水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上承

 鉅野薛訓渚歴澤西北案此下近刻衍渚字又北逕闞鄉城西

 春秋桓公十有一年經書公㑹宋公于闞郡國志曰

 東平陸有闞亭皇覽曰蚩尤冢在東郡壽張縣闞鄉

 城中冢高七尺常十月祠之有赤氣出如絳民名為

 蚩尤旗十三州志曰壽張有蚩尤祠又北與濟瀆合

 案近刻脱與字自渚迄于北口百二十里名曰洪水桓温以

 太和四年率衆北入掘渠通濟至義熙十三年劉武

 帝西入長安又廣其功自洪口已上又謂之桓公瀆

 濟自是北注也春秋莊公十八年經書夏公追戎于

 濟西京相璠曰濟水自鉅野至濟北是也

又東北過壽張縣西界安民亭南汶水從東北來注之

 濟水又北汶水注之戴延之所謂清口也郭縁生述

 征記曰清河首受洪水北注濟案注近刻訛作流或謂清即

 濟也禹貢濟東北㑹于汶今枯渠注鉅澤鉅澤北則

 清口案近刻訛作水清水與汶㑹也李欽曰汶水出太山萊

 蕪縣西南入濟是也濟水又北逕梁山東袁宏北征

 賦曰背梁山截汶波即此處也劉澄之引是山以證

 梁父為不近情矣山之西南有吕仲悌墓河東岸有

 石橋橋本當河河移故廁岸也案廁近刻作側古老言此橋

 東海吕母起兵所造也山北三里有吕母宅宅東三

 里即濟水濟水又北逕須朐城西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

 城臨側濟水故須朐國也案近刻作故須國風姓也春秋僖公二

 十一年子魚曰任宿須朐顓臾風姓也寔司太皥與

 有濟之祀案此非子魚語道元偶誤引耳朱謀㙔云左傳楚執宋公以伐宋冬㑹于薄以釋之

 子魚曰禍猶未也未足以懲君則子魚之語已卒于此其任宿須朐等語别自更端為邾人滅須朐張本

 杜預曰須朐在須昌縣西北非也地理志曰壽張西

 北有朐城者是也濟水西有安民亭亭北對安民山

 東臨濟水水東即無鹽縣界也山西有冀州刺史王

 紛碑漢中平四年立濟水又北逕㣲鄉東案此八字原本及近

 刻竝訛作經春秋莊公二十八年經書冬築𨞅京相璠曰

 公羊傳謂之㣲案此下近刻衍在字東平壽張縣西北三十里

 有故㣲鄉魯邑也杜預曰有㣲子冢濟水又北分為

 二水其枝津西北出案此下近刻有焉字謂之馬頰水者也

又北過須昌縣西

 京相璠曰須朐一國二城兩名蓋遷都須昌朐是其

 本秦以為縣漢髙帝十一年封趙衍為侯國濟水于

 縣趙溝水注之濟水又北逕魚山東左合馬頰水

 十三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首受濟西北流歴安民山北又西

 流趙溝出焉東北注于濟馬頰水又逕桃城東春秋

 桓公十年經書公㑹衛侯于桃丘衛地也杜預曰濟

 北東阿縣東南有桃城案近刻脱城字即桃丘矣馬頰水又

 東北流逕魚山南案近刻脱魚字山即吾山也漢武帝瓠子

 歌所謂吾山平者也山上有柳舒城案柳近刻訛作抑魏東

 阿王曹子建每登之有終焉之志及其終也葬山西

 西去東阿城四十里案城近刻訛作水其水又東注于濟

 刻濟上衍清字謂之馬頰口也濟水自魚山北逕清亭東

 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春秋隱公四年公及宋公遇于清

 下近刻衍者也二字京相璠曰今濟北東阿東北四十里有故

 清亭即春秋所謂清者也是下濟水通得清水之目

 焉案近刻脱下字亦水色清深用兼厥稱矣是故燕王曰吾

 聞齊有清濟濁河以為固案濁近刻訛作濟即此水也

又北過穀城縣西

 濟水側岸有尹卯壘南去魚山四十餘里是穀城縣

 界故春秋之小穀城也齊桓公以魯莊公二十三年

 城之邑管仲焉城内有夷吾井魏土地記曰縣有穀

 城山山出文石陽穀之地春秋齊侯宋公㑹于陽穀

 者也縣有黄山臺案縣近刻訛作穀黄石公與張子房期處

 也又有狼水出東南大檻山狼溪案此下近刻有西狼溪三字衍西

 北逕穀城西又北有西流泉出城東近山西北逕穀

 城北西注狼水以其流西故即名焉又西北入濟水

 案近刻訛作清水城西北三里有項王羽之冢半許毁壞石

 碣尚存題云項王之墓皇覽云冢去縣十五里謬也

 今彭城穀陽城西南又有項羽冢非也余按史遷記

 魯為楚守漢王示羽首魯乃降遂以魯公禮葬羽于

 穀城寧得言彼也濟水又北逕周首亭西案此九字原本及近

 刻竝訛作經春秋文公十有一年案一近刻訛作二左丘明云襄

 公二年王子成父獲長狄僑如弟榮如埋其首于周

 首之北門即是邑也今世謂之盧子城濟北郡治也

 京相璠曰今濟北所治盧子城故齊周首邑也

又北過臨邑縣東

 地理志曰縣有濟水祠王莽之穀城亭也水有石門

 以石為之故濟水之門也春秋隱公五年齊鄭㑹于

 石門鄭車僨濟即于此也京相璠曰石門齊地今濟

 北盧縣故城西南六十里有故石門去水三百歩蓋

 水瀆流移故側岸也濟水又北逕平隂城西案此九字原本

 及近刻竝訛作經春秋襄公十八年晉𠉀沈玉濟河㑹于魯

 濟尋湨梁之盟同伐齊齊侯禦諸平隂者也杜預曰

 城在盧縣故城東北非也京相璠曰平隂齊地也在

 濟北盧縣故城西南十里平隂城南有長城東至海

 西至濟河道所由名防門去平隂三里齊侯塹防門

 即此也其水引濟故瀆尚存今防門北有光里齊人

 言廣音與光同即春秋所謂守之廣里者也又云巫

 山在平隂東北昔齊侯登望晉軍畏衆而歸師曠邢

 伯聞鳥烏之聲知齊師潛遁人物咸淪地理昭著賢

 于杜氏東北之證矣今巫山之上有石室世謂之孝

 子堂濟水右迆遏為湄湖案遏近刻訛作過方四十餘里濟

 水又東北逕垣苗城西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故洛當城

 也伏韜北征記曰濟水又與清河合流至洛當者也

 宋武帝西征長安令垣苗鎮此案垣苗近刻訛作桓遵故俗又

 有垣苗城之稱案近刻訛作故俗人有桓苖之稱河水自四瀆口東

 北流而為濟案四原本及近刻竝訛作泗今改正四瀆口見卷五河水内又濟近刻訛作蒲

 魏土地記曰盟津河别流十里與清水合亂流而東

 逕洛當城北黒白異流涇渭殊别而東南流注也

又東北過盧縣北

 濟水東北與湄溝合水上承湄湖北流注濟爾雅曰

 水草交曰湄通谷者㣲犍為舍人曰水中有草木交

 合也郭景純曰㣲水邉通谷也釋名曰湄眉也臨水

 如眉臨目也濟水又逕盧縣故城北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

 濟北郡治也漢和帝永元二年分泰山置蓋以濟

 水在北故也濟水又逕什城北城際水湄故邸閣也

 祝阿人孫什將家居之以避時難因謂之什城焉濟

 水又東北與中川水合案此十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東南出

 山茌縣之分水嶺溪一源兩分泉流半解亦謂之分

 流交半水南出太山入汶半水出山茌縣西北流逕

 東太原郡南案東字近刻訛在逕字上考東太原係劉宋僑置郡治山爐固

 案山爐地名改作山茌西者非北與賓溪水合案近刻訛作與漢賓谷水合水出

 南格馬山賓溪谷案近刻賓上衍漢字又脱谷字北逕盧縣故城北

 陳敦戍南西北流與中川水合謂之格馬口其水又

 北逕盧縣故城東而北流入濟俗謂之為沙溝水濟

 水又東北右㑹玉水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導源太山

 朗公谷案近刻重一谷字舊名琨瑞溪有沙門竺僧朗少事

 佛圖澄碩學淵通尤明氣緯隱于此谷因謂之朗公

 谷故車頻秦書云苻堅時沙門竺僧朗嘗從隱士張

 巨和遊巨和常穴居而朗居琨瑞山大起殿舍連樓

 累閣案累近刻訛作疊雖素飾不同竝以靜外致稱即此谷

 也水亦謂之琨瑞水也其水西北流逕玉符山又曰

 玉水又西北逕獵山東又西北枕祝阿縣故城東野

 井亭西春秋昭公二十五年經書齊侯唁公于野井

 是也春秋襄公十九年諸侯盟于祝柯案近刻訛作阿左傳

 所謂督陽者也漢興改之曰阿矣漢高帝十一年

 髙邑為侯國王莽之安成者也故俗謂是水為祝阿

 澗水北流注于濟建武五年耿弇東擊張歩從朝陽

 橋濟渡兵即是處也濟水又東北濼水入焉案此九字原本

 及近刻竝訛作經入訛作出水出歴城縣故城西南案歴城近刻脱城字

 源上奮水涌若輪春秋桓公十八年公㑹齊侯于濼

 是也俗謂之為娥姜水以泉源有舜妃娥英廟故也

 城南對山山上有舜祠山下有大穴謂之舜井抑亦

 茅山禹井之比矣書舜耕歴山亦云在此所未詳也

 其水北為大明湖西即大明寺寺東北兩面側湖此

 水便成淨池也池上有客亭左右楸桐負日俯仰目

 對魚鳥案此下近刻衍極字水木明瑟可謂濠梁之性物我無

 違矣湖水引瀆東入西郭東至歴城西而側城北注

 陂水上承東城歴祀下泉案陂近刻作湖泉源競發案近刻脱泉字

 其水北流逕歴城東又北引水為流柸池州僚賓燕

 公私多萃其上分為二水右水北出左水西逕歴城

 北西北為陂謂之歴水與濼水㑹又北歴水枝津

 六字近刻訛作自水枝津合水首受歴水于歴城東東北逕東城西

 而北出郭又北注濼水又北聽水出焉濼水又北流

 注于濟謂之濼口也濟水又東北案此句之下朱謀㙔云脱一逕字據

 華不注山乃華水之源非濟水所逕箋説非也又此五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華不注山

 案此四字原本及近刻亦竝訛作經單椒秀澤不連丘陵以自高虎牙

 桀立孤峯特拔以刺天青崖翠發望同㸃黛山下有

 華泉故京相璠春秋土地名曰案曰字近刻訛在春字上名下復衍也字

 華泉華不注山下泉水也春秋左傳成公二年齊頃

 公與晉郤克戰于鞌齊師敗績逐之三周華不注逢

 丑父與公易位將及華泉驂絓于木而止丑父使公

 下如華泉取飲齊侯以免韓厥獻丑父郤子將戮之

 呼曰自今無有代其君任患者有一于此將爲戮矣

 郤子曰人不難以死免其君我戮之不祥赦之以勸

 事君者乃免之即華水也北絶聽瀆二十里注于濟

又東北過臺縣北

 巨合水南出雞山西北北逕巨合故城西耿弇之討

 張歩也守巨里即此城也三面有城西有深坈坈西

 即弇所營也與費邑戰斬邑于此巨合水又北合闗

 盧水案此下近刻衍闗盧二字水導源馬耳山北逕博亭城西西

 北流至平陵城案陵近刻訛作陸與武原水合水出譚城南

 平澤中世謂之武原淵案近刻訛作泉北逕譚城東俗謂之

 布城也案布近刻訛作有又北逕東平陵縣故城西故陵城

 也後乃加平譚國也齊桓之出過譚譚不禮焉魯莊

 公九年即位又不朝十年滅之城東門外有樂安任

 照先碑濟南郡治也案近刻脱郡字漢文帝十六年置為王

 國景帝二年為郡王莽更名樂安案此下近刻衍郡字其水又

 北逕巨合城東漢武帝以封城陽頃王子劉發為侯

 國案發下近刻衍于字其水合闗盧水西出注巨合水案西近刻訛作

 巨合水西北逕臺縣故城南漢髙帝六年封東郡

 尉戴野為侯國王莽之臺治也其水西北流白野泉

 水注之水出臺城西南白野泉北逕留山西北流而

 右注巨合水巨合水又北聽水注之水上承濼水東

 流北屈又東北流注于巨合水亂流又北入于濟濟

 水又東北合芹溝水案此九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水出臺縣故

 城東南西北流逕臺城東又西北入于濟水

又東北過菅縣南

 濟水東逕縣故城南漢文帝四年案近刻訛作景帝二年封齊

 悼惠王子罷軍為侯國右納百脈水案此下近刻衍百脈二字

 出土鼓縣故城西案鼓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穀今據漢書改正水源方百

 歩百泉俱出故謂之百脈水其水西北流逕陽丘縣

 故城中案陽近刻訛作楊下同漢孝文帝四年案文帝近刻訛作景帝

 封齊悼惠王子劉安爲陽丘侯世謂之章丘城非也

 城南有女郎山山上有神祠俗謂之女郎祠左右民

 祀焉其水西北出城北逕黄巾固蓋賊所屯故固得

 名焉百脈水又東北流注于濟濟水又東案近刻訛作東又

 有楊渚溝水出逢陵故城西南二十里案出逢陵近刻訛作逕於

 陵又脱二十里三字西北逕土鼓城東又西北逕章丘城東又

 北逕甯戚城西案近刻脱戚城二字而北流注于濟水也

又東過梁鄒縣北

 隴水南出長城中北流至般陽縣故城西南與般水

 㑹水出縣東南龍山俗亦謂之為左阜水西北逕其

 城南王莽之濟南亭也應劭曰縣在般水之陽故資

 名焉案故近刻訛作縣其水又南屈西入隴水隴水北逕其

 縣西北流至萌水口案此下近刻衍萌字水出西南甲山東北

 逕萌山西東北入于隴水隴水又西北至梁鄒東南

 與魚子溝水合水南出長白山東柳泉口案柳近刻訛作抑

 山即陳仲子夫妻之所隱也孟子曰仲子齊國之世

 家兄戴禄萬鍾仲子非而不食避兄離母家于於陵

 即此處也其水又逕於陵縣故城西王莽之於陸也

 世祖建武十五年更封則鄉侯侯霸之子昱為侯國

 案近刻脱之子昱三字其水北流注于隴水隴水即古袁水也

 故京相璠曰濟南梁鄒縣有袁水者也隴水又西北

 逕梁鄒縣故城南又北屈逕其城西漢髙祖六年封

 武虎為侯國其水北注濟城之東北又有時水西北

 注焉

又東北過臨濟縣南

 縣故狄邑也王莽更名利居漢記安帝永初二年

 從今名以臨濟故地理風俗記云案此下近刻衍有字樂安太

 守治晏謨齊記曰有南北二城隔濟水南城即被陽

 縣之故城也北枕濟水地理志曰侯國也如淳曰一

 作疲音罷軍之罷也史記建元以來王子侯者年表

 曰漢武帝元朔四年封齊孝王子敬侯劉燕之國也

 今渤海僑郡治濟水又東北迆為淵渚謂之平州

 十三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漯沃縣側有平安故城案縣字近刻訛在安字下

 俗謂之㑹城非也案地理志千乘郡有平安縣侯國

 也王莽曰鴻睦也應劭曰博昌縣西南三十里有平

 安亭故縣也世尚存平州之名矣濟水又東北逕高

 昌縣故城西案地理志千乘郡有高昌縣漢宣帝地

 節四年封董忠為侯國世謂之馬昌城非也案非近刻訛作

 濟水又東北逕樂安縣故城南案此十二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

 伏琛齊記曰博昌城西北五十里有南北二城相去

 三十里隔時濟二水指此為博昌北城非也樂安與

 博昌薄姑分水俱同西北薄姑去齊城六十里樂安

 越水差逺驗非尤明班固曰千乘郡有樂安縣應劭

 曰取休令之名矣漢武帝元朔五年封李蔡為侯國

 城西三里有任光等冢光是宛縣人案近刻脱宛字不得為

 博昌明矣濟水又經薄姑城北後漢郡國志曰博昌

 縣有薄姑城地理書曰吕尚封于齊郡薄姑薄姑故

 城在臨淄縣西北五十里近濟水史遷曰獻公徙薄

 姑案獻公近刻訛作胡公城内有高臺春秋昭公二十年齊景

 公飲于臺上曰古而不死何樂如之晏平仲對曰昔

 爽鳩氏始居之季萴因之有逢伯陵又因之薄姑氏

 又因之而後太公因之臣以為古若不死爽鳩氏之

 樂非君之樂即于是臺也濟水又東北逕狼牙固西

 而東北流也

又東北過利縣西

 地理志齊郡有利縣王莽之利治也晏謨曰縣在齊

 城北五十里也案齊近刻訛作濟又脱也字

又東北過甲下邑入于河

 濟水東北至甲下邑南東歴琅槐縣故城北地理風

 俗記曰博昌東北八十里有琅槐鄉故縣也山海經

 曰濟水絶鉅野注渤海入齊琅槐東北者也案齊原本及近

 刻竝訛作濟今改正又東北河水枝津注之水經以為入河非

 也斯乃河水注濟非濟入河又東北入海案此五字原本及近

 刻竝訛作經今考經言濟水入河其文已終觀此下仍辯經濟水入河之非可證五字屬注文甚明

 景純曰濟自滎陽至樂安博昌入海今河竭濟水仍

 流不絶經言入河二説竝失然河水于濟漯之北别

 流注海今所輟流者惟漯水耳郭或以為濟注之即

 實非也案即近刻訛作事尋經脈水不如山經之為密矣

其一水東南流者過乘氏縣南案近刻脱南字

 菏水分濟于定陶東北案菏近刻訛作河下同東南右合黄溝

 枝流俗謂之界溝也北逕已氏縣故城西案已近刻訛作元

 又北逕景山東衛詩所謂景山與京者也毛公曰景

 山大山也又北逕楚丘城西郡國志曰成武縣有楚

 丘亭杜預云楚丘在成武縣西南衛懿公爲狄所滅

 衛文公東徙渡河野處曹邑齊桓公城楚丘以遷之

 故春秋稱邢遷如歸衛國忘亡即詩所謂升彼虚矣

 以望楚矣望楚與堂景山與京故鄭𤣥言觀其旁邑

 及山川也又東北逕成武城西又東北逕郈城東疑

 郈徙也所未詳矣又東北逕梁丘城西案丘近刻訛作山

 理志曰昌邑縣有梁丘鄉春秋莊公三十二年宋人

 齊人㑹于梁丘者也杜預曰髙平昌邑縣西南有梁

 丘鄉又東北于乘氏縣西而北注菏水菏水又東南

 逕乘氏縣故城南縣即春秋之乘丘也故地理風俗

 記曰濟隂乘氏縣故宋乘丘邑也漢孝景中五年

 下近刻衍元字封梁孝王子買為侯國也地理志曰乘氏縣

 泗水東南至睢陵入淮郡國志曰乘氏有泗水此乃

 菏澤也案菏澤近刻訛作河濟下同尚書有導菏澤之説自陶丘

 北東至于菏無泗水之文又曰導菏澤被孟豬孟豬

 在睢陽縣之東北闞駰十三州記曰不言入而言被

 者明不常入也水盛方乃覆被矣澤水淼漫俱鍾淮

 泗案淮近刻訛作睢故志有睢陵入淮之言以通苞泗名矣

 然諸水注泗者多不止此可以終歸泗水便得擅通

 稱也或更有泗水亦可是水之兼其目所未詳也

又東過昌邑縣北

 菏水又東逕昌邑縣故城北地理志曰縣故梁也漢

 景帝中六年案中下近刻衍元字分梁為三陽國案此下近刻衍漢字

 帝天漢四年更為昌邑國以封昌邑王髆案近刻訛作賀

 廢國除以為山陽郡王莽之鉅野郡也後更為高平

 郡後漢沇州治案近刻脱治字縣令王密懐金謁東萊太守

 楊震震不受是其慎四知處也大城東北有金城城

 内有沇州刺史河東薛季像碑案季近刻訛作棠以郎中拜

 剡令甘露降園熹平四年遷州明年甘露復降殿前

 樹從事馮廵主簿華操等相與襃樹表勒棠政次西

 有沇州刺史茂陵楊叔恭碑案陵近刻訛作陽從事孫光等

 以建寧四年立西北有東太山成人班孟堅碑建和

 十年尚書右丞拜沇州刺史從事秦閏等案閏近刻訛作閸

 刋石頌徳政碑咸列焉

又東過金鄉縣南

 郡國志曰山陽有金鄉縣菏水逕其故城南世謂之

 故縣城北有金鄉山也

又東過東緡縣北

 菏水又東逕漢平狄將軍扶溝侯淮陽朱鮪冢案此十八

 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菏訛作濟墓北有石廟菏水又東逕東緡縣

 故城北故宋地春秋僖公二十三年齊侯伐宋圍緡

 十三州記曰山陽有東緡縣鄒衍曰余登緡城以望

 宋都者也後漢世祖建武十一年封馮異長子璋為

 侯國

又東過方與縣北為菏水

 菏水東逕重鄉城南案此八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又菏訛作濟左傳所

 謂臧文仲㝛于重館者也菏水又東逕武棠亭北公

 羊以為濟上邑也城有臺高二丈許案臺字近刻訛在高字下

 下臨水昔魯侯觀魚于棠謂此也在方與縣故城北

 十里經所謂菏水也菏水又東逕泥母亭北春秋左

 傳僖公七年秋盟于甯母謀伐鄭也菏水又東與鉅

 野黄水合菏澤别名也案澤近刻訛作濟黄水上承鉅澤諸

 陂澤有濛淀盲陂案盲近刻訛作育黄湖水東流謂之黄水

 又有薛訓渚水自渚歴薛村前分為二流一水東注

 黄水一水西北入澤即洪水也黄水東南流水南有

 漢荆州刺史李剛墓剛字叔毅山陽高平人案平近刻訛作

 熹平元年卒見其碑有石闕祠堂石室三間椽架

 高丈餘鏤石作椽瓦屋施平天造方井側荷梁柱

 近刻訛作菏四壁隱起雕刻為君臣官屬龜龍麟鳯之文

 飛禽走獸之像作制工麗不甚傷毁黄水又東逕鉅

 野縣北何承天曰鉅野湖澤廣大南通洙泗北連清

 濟舊縣故城正在澤中故欲置戍于此城城之所在

 則鉅野澤也衍東北出為大野矣昔西狩獲麟于是

 處也皇覽曰山陽鉅野縣案野近刻訛作澤有肩髀冢重聚

 大小與闞冢等傳言蚩尤與黄帝戰克之于涿鹿之

 野身體異處故别葬焉黄水又東逕咸亭北春秋桓

 公七年經書焚咸丘者也水南有金鄉山案近刻脱山字

 之東界也金鄉數山皆空中穴口謂之隧也戴延之

 西征記曰焦氏山北數里案里近刻訛作山下復衍有字漢司𨽻挍

 尉魯峻案近刻訛作恭穿山得白蛇白SKchar不葬更葬山南鑿

 而得金故曰金鄉山山形峻峭冢前有石祠石廟四

 壁皆青石隱起自書契以來忠臣孝子貞婦孔子及

 弟子七十二人形像像邉皆刻石記之文字分明又

 有石牀長八尺磨瑩鮮明叩之聲聞逺近時太尉從

 事中郎傅珍之諮議參軍周安穆拆敗石牀各取去

 為魯氏之後所訟二人竝免官焦氏山東即金鄉山

 也有冢謂之秦王陵山上二百歩得冢口塹深十丈

 兩壁峻峭廣二丈入行七十歩得埏門門外左右皆

 有空可容五六十人謂之白馬空埏門内二丈得外

 堂外堂之後又得内堂觀者皆執燭而行雖無他雕

 鏤然治石甚精或云是漢昌邑哀王冢所未詳也東

 南有范巨卿冢名件猶存案名件近刻作石柱巨卿名式山陽

 之金鄉人漢荆州刺史與汝南張劭長沙陳平子石

 交號為死友矣黄水又東南逕任城郡之亢父縣故

 城西夏后氏之任國也漢章帝元和元年别為任城

 在北王莽之延就亭也縣有詩亭春秋之詩國也王

 莽更之曰順父矣地理志東平屬縣也世祖建武二

 年封劉隆為侯國其水謂之桓公溝案水近刻訛作中南至

 方與縣入于菏水菏水又東逕秦梁夾岸積石一里

 高二丈言秦始皇東廵所造因以名焉

菏水又東過湖陸縣南東入于泗水

 澤水所鍾也尚書曰浮于淮泗逹于菏是也案説文菏字下

 亦引禹貢浮于淮泗逹于菏東觀漢記曰蘇茂殺淮陽太守得其

 郡營廣樂大司馬吳漢圍茂茂將其精兵突至湖陵

 案近刻訛作陸與劉永相㑹濟隂山陽濟兵于此處也

又東南過沛縣東北

 濟與泗亂故濟納互稱矣案近刻濟訛作沛互訛作于東觀漢記

 安平侯蓋延傳曰延為虎牙大將軍與永等戰永軍

 反走案近刻訛作與戰水軍反走溺水者半復與戰案復近刻訛作後

 破之遂平沛楚臨淮悉降延令沛脩高祖廟置嗇夫

 祝宰樂人因齋戒祠高廟也

又東南過留縣北

 留縣故城翼佩泗濟宋邑也春秋左傳所謂侵宋吕

 留也故繁休伯避地賦曰朝余發乎泗州夕余宿于

 留鄉者也張良委身漢祖始自此矣終亦取封焉城

 内有張良廟也

又東過彭城縣北獲水從西來注之案獲原本訛作猚近刻遂訛作睢注

同今改正獲水見卷之二十三

 濟水又南逕彭城縣故城東北隅不東過也獲水自

 西注之城北枕水𣾨濟水又南逕彭城縣故城東

 十一字原本及近刻竝訛作經不逕其北也案其下近刻衍縣字蓋經誤證

又東南過徐縣北

 地理志曰臨淮郡漢武帝元狩五年置治徐縣王莽

 更之曰淮平縣曰徐調故徐國也案近刻脱故徐二字春秋昭

 公三十年吳子執鍾吾子遂伐徐防山以水之遂滅

 徐徐子奔楚楚救徐弗及遂城夷以處之張華博物

 志録著作令史茅温所為送案此三字當有脱誤未詳劉成國徐

 州地理志云徐偃王之異言徐君宫人娠而生卵以

 為不祥棄之于水濱孤獨母有犬名曰鵠倉獵于水

 側得棄卵銜以來歸孤獨母以為異案近刻脱孤字覆煖之

 遂成兒生時偃故以為名徐君宫中聞之乃更録取

 長而仁智襲君徐國後鵠倉臨死生角而九尾寔黄

 龍也偃土葬之徐中案葬近刻訛作昔今見有狗壟焉偃王

 治國仁義著聞欲舟行上國乃通溝陳蔡之間案通近刻

 訛作得朱弓矢以得天瑞遂因名為號自稱徐偃王

 江淮諸侯服從者三十六國周王聞之遣使至楚令

 伐之偃王愛民不鬬遂為楚敗北走彭城武原縣東

 山下百姓隨者萬數因名其山為徐山山上立石室

 廟有神靈民人請禱焉依文即事似有符驗但世代

 綿逺難以詳矣今徐城外有徐君墓昔延陵季子解

 劒于此所謂不違心許也

又東至下邳睢陵縣南入于淮

 濟水與泗水渾濤東南流案渾濤近刻訛作澤淘至角城同入

 淮經書睢陵誤耳









水經注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