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水經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卷第十三 水經注 卷第十四
後魏 酈道元 注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英殿聚珍版本
卷第十五

水經注卷十四

     後  魏 酈 道 元 撰

  濕餘水 沽河  鮑丘水 濡水

  大遼水 小遼水 浿水

濕餘水出上谷居庸闗東案漢書地理志上谷郡軍都温餘水東至路南入沽元史

泰定三年温榆水溢昌平山水記云温榆河即昌平之榆河遼史作温渝本水經注之濕餘水以字相似而訛

也今考温與濕竝㶟之訛後漢書王霸𫝊云可從温水漕温水乃㶟水唐韋挺運米至盧思臺方知渠閉則久

壊不脩耳霸所漕者温水非温餘水也李賢注引温餘釋之疎矣㶟水有説文為顯證而温餘見漢書濕餘見

水經承訛已久今姑仍之

 闗在沮陽城東南六十里居庸界故闗名矣更始使

 者入上谷案近刻脱更始二字耿況迎之于居庸闗卽是闗也

 其水導源闗山南流歴故闗下溪之東岸有石室三

 層其户牖扇扉悉石也蓋故闗之𠉀臺矣南則絶谷

 累石為闗垣案近刻訛作址崇墉峻壁非輕功可舉山岫層

 深側道褊狹林鄣邃險案邃近刻訛作據路才容軌曉禽暮

 獸寒鳴相和羇官遊子聆之者莫不傷思矣其水歴

 山南逕軍都縣界又謂之軍都闗續漢書曰尚書盧

 植隱上谷軍都山是也案近刻脱是字其水南流出闗謂之

 下口水流潜伏十許里也案近刻也上衍是字

東流過軍都縣南案東流上近刻衍又字又東流過薊縣北

 濕餘水故瀆東逕軍都縣故城南又東重源潜發積

 而為潭謂之濕餘潭又東流易荆水注之其水導源

 西北千蓼泉案近刻北下衍逕字亦曰丁蓼水東南流逕郁山

 西謂之易荆水公孫瓉之敗于鮑丘也走保易荆疑

 阻此水也案瓉走保易京在今雄縣界非易荆水也此誤引易荆水又東左

 合虎眼泉水出平川東南流入易荆水又東南與孤

 山之水合水發川左導源孤山東南流入易荆水謂

 之塔界水又東逕薊城又東逕昌平縣故城南案昌平近

 刻訛作平昌又謂之昌平水魏土地記曰薊城東北百四

 十里有昌平城城西有昌平河又東流注濕餘水

 近刻訛作北濕餘水又東南流左合芹城水案合近刻訛作右

 出北山南逕芹城案此下近刻有又字東南流注濕餘水濕餘

 水又東南流逕安樂故城西更始使謁者韓鴻北徇

 承制拜呉漢為安樂令即此城也

又北屈東南至狐奴縣西入于沽河

 昔彭寵使狐奴令王梁南助光武起兵自是縣矣濕

 餘水于縣西南東入沽河故地理志曰濕餘水自軍

 都縣東至潞南入沽是也案潞今漢書作路

沽河從塞外來

 沽河出禦夷鎮西北九十里丹花嶺下東南流大谷

 水注之水發鎮北大谷溪西南流逕獨石北界石孤

 生不因阿而自峙案阿近刻訛作河又南九源水注之案源近刻

 訛作水導北川左右翼注八川共成一水案八近刻訛作入

 故有九源之稱其水南流至獨石注大谷水大谷水

 又南逕獨石西又南逕禦夷鎮城西魏太和中置以

 捍北狄也又東南尖谷水注之水源出鎮城東北尖

 溪西南流逕鎮城東西南流注大谷水亂流南注沽

 水又南出峽夾岸有二城案近刻脱夾字世謂之獨固門以

 其藉險憑固易為依据案据據古字通巖壁升聳案巖近刻訛作兼

 疎通若門故得是名也沽水又南左合乾溪水引北

 川西南逕一故亭東又西南注沽水沽水又西南逕

 赤城東趙建武年并州刺史王霸為燕所敗退保此

 城城在山阜之上下枕深隍案枕近刻訛作抗溪水之名藉

 以變稱故河有赤城之號矣沽水又東南與鵲谷水

 合水有二源南即陽樂水也案濡水注内又别有陽樂水此水漢志作樂陽

 出且居縣地理志曰水出縣東南流逕大翮山小

 翮山北案東南流近刻作東北流歴女祁縣故城南地理志曰東

 部都尉治王莽之祁縣也世謂之横水又謂之陽田

 河案田近刻訛作曲又東南逕一故亭又東左與𠉀鹵水合

 案𠉀近刻訛作舊下同水出西北山東南流逕𠉀鹵城北城在

 居庸縣西北二百里故名云𠉀鹵太和中更名禦夷

 鎮又東南流注陽樂水陽樂水又東南傍狼山南

 字上近刻衍逕字山石白色特上案近刻脱白字亭亭孤立超出羣

 山之表又東南逕温泉東泉在山曲之中又逕赤城

 西屈逕其城南東南入赤城河河水又東南右合髙

 峯水水出髙峯戍東南城在山上其水西南流又屈

 而東南入沽水沽水又西南流出山逕漁陽縣故城

 西而南合七度水水出北山黄頒谷故亦謂之黄頒

 水東南流注于沽水沽水又南漁水注之水出縣東

 南平地泉流西逕漁陽縣故城南應劭曰在漁水之

 陽也案近刻脱此九字考諸地説則無聞案此下近刻衍所識釋三字

 水尋川則有自案近刻訛作考地尋川則有應氏自今城在斯水之陽

 有符應説漁陽之名當屬此秦發閭左戍漁陽即是

 城也漁水又西南入沽水案漁水近刻訛作漁陽沽水又南與

 螺山之水合水出漁陽城南小山魏土地記曰城南

 五里有螺山其水西南入沽水沽水又南逕安樂縣

 故城東晉書地道記曰晉封劉禪為公國俗謂之西

 潞水也

南過漁陽狐奴縣北西南與濕餘水合為潞河案潞近刻訛作

 沽水西南流逕狐奴山西又南逕狐奴縣故城西漁

 陽太守張堪于縣開稻田教民種殖百姓得以殷富

 童謠歌曰桑無附枝麥秀兩岐張君為政樂不可支

 視事八年匈奴不敢犯塞沽水又南陽重溝水注之

 水出狐奴山南轉逕狐奴城西案近刻訛作南王莽之所謂

 舉符也側城南注右㑹沽水沽水又南濕餘水注之

 沽水又南左㑹鮑丘水世所謂東潞也沽水又南逕

 潞縣為潞河案近刻訛作為有潞名潞河也魏土地記曰城西三十

 里有潞河是也案近刻脱是字

又東南至雍奴縣西為笥溝案近刻脱為字

 㶟水入焉俗謂之合口也又東鮑丘水于縣西北而

 東出案近刻出下有焉字衍

又東南至泉州縣與清河合東入于海清河者派河尾

 沽河又東南逕泉州縣故城東王莽之泉調也沽水

 又東南合清河今無水清淇漳洹滱易淶濡沽滹沱

 同歸于海案淇近刻訛作湛故經曰派河尾也

鮑丘水從塞外來南過漁陽縣東

 鮑丘水出禦夷北塞中南流逕九莊嶺東俗謂之大

 榆河又南逕鎮東南九十里西密雲戍西又南左合

 道人溪水水出北川案近刻脱出字南流逕孔山西又歴密

 雲戍東左合孟廣𡶭水水出𡶭下𡶭甚層峻峨峨冠

 衆山之表其水西逕孔山南上有洞穴開明故士俗

 以孔山流稱𡶭水又西南至密雲戍東西注道人水

 亂流西南逕密雲戍城南案近刻脱西南二字右㑹大榆河有

 東密雲故是城言西矣大榆河又東南流白楊泉水

 注之北發白楊溪望離右注大榆河案望離與下自坎相對舉近刻

 訛作望雖又東南龍芻溪水自坎注之案坎近刻訛作決大榆河

 又東南出峽案近刻脱出字逕安州舊漁陽郡之滑鹽縣南

 左合縣之北溪水水出縣北廣長塹南太和中掘此

 以防北狄其水南流逕滑鹽縣故城東王莽更名匡

 徳也漢明帝改曰鹽田右承治世謂之斛鹽城西北

 去禦夷鎮二百里南注鮑丘水又南逕傂奚縣故城

 東案奚近刻訛作溪王莽更之曰敦徳也鮑丘水又西南逕

 獷平縣故城東王莽之所謂平獷也又南合三城水

 水出臼里山案臼近刻作四西逕三城案近刻作平獷城盖後人所改謂之

 三城水又逕香陘山山上悉生槀本香世故名焉又

 西逕石窟南窟内寛廣行者依焉窟内有水淵而不

 流栖薄者取給焉又西北逕伏凌山南案凌近刻訛作淩

 石門水合水出伏凌山山髙峻巖鄣寒深隂崖積雪

 凝冰夏結事同離騷峨峨之詠故世人因以名山也

 一水西南流注之案近刻脱一字是水有桑谷之名蓋沿出

 桑溪故也又西南逕獷平城東南而右注鮑丘水鮑

 丘水又東南逕漁陽縣故城南漁陽郡治也案近刻脱縣故

 城南漁陽六字秦始皇二十二年置王莽更名通潞縣曰得

 漁鮑丘水又西南流公孫瓉既害劉虞烏丸思劉氏

 之徳迎其子和合衆十萬破瓉于是水之上斬首一

 萬鮑丘水又西南歴狐奴城東又西南流注于沽河

 亂流而南

又南過潞縣西

 鮑丘水入潞通得潞河之稱矣案潞河近刻訛作鮑丘髙梁水

 注之水首受㶟水于戾陵堰水北有梁山山有燕剌

 王旦之陵故以戾陵名堰水自堰枝分東逕梁山南

 又東北逕劉靖碑北其詞云魏使持節都督河北道

 諸軍事征北將軍建城鄉侯沛國劉靖字文恭登梁

 山以觀源流相㶟水以度形勢案㶟近刻訛作縲脱水字嘉武安

 之通渠羨秦民之殷富案羨近刻訛作美乃使帳下丁鴻督

 軍士千人案督字近刻訛在丁鴻上嘉平二年立遏于水案遏卽堨

 導髙梁河造戾陵遏開車箱渠其遏表云髙梁河水

 者出自并州潞河之别源也案近刻潞訛作黄也訛作時長岸峻

 固直截中流積石籠以為主遏髙一丈東西長三十

 丈南北廣七十餘步依北岸立水門門廣四丈立水

 十丈山水暴發案近刻訛作山川暴戾則乗遏東下平流守常

 則自門北入灌田嵗二千頃凡所封地百餘萬畮至

 景元三年辛酉詔書以民食轉廣陸廢不贍遣謁者

 樊晨更制水門限田千頃刻地四千三百一十六頃

 出給郡縣改定田五千九百三十頃水流乗車箱渠

 自薊西北逕昌平東盡漁陽潞縣凡所潤含案近刻作舍

 四五百里所灌田萬有餘頃髙下孔齊案近刻訛作濟原隰

 厎平疏之斯漑決之斯散導渠口以為濤門灑滮池

 以為甘澤施加于當時敷被于後世晉元康四年

 少子驍騎將軍平鄉侯𢎞受命使持節監幽州諸軍

 事領䕶烏丸校尉寧朔將軍遏立積三十六載至五

 年夏六月洪水暴出毁損四分之三剰北岸七十餘

 丈上渠車箱所在漫溢追惟前立遏之勲親臨山川

 指授規略命司馬闗内侯逢惲内外將士二千人起

 長岸立石渠脩主遏案主近刻訛作立治水門門廣四丈立

 水五尺興復載利通塞之宜準遵舊制凡用功四萬

 有餘焉諸部王侯不召而自至繦負而事者蓋數千

 人詩載經始勿亟易稱民忘其勞斯之謂乎于是二

 府文武之士感秦國思鄭渠之績魏人置豹祀之義

 乃遐慕仁政追述成功元康五年十月十一日刊石

 立表以紀勲烈并記遏制度永為後式焉事見其碑

 辭又東南流逕薊縣北案近刻脱逕字又東至潞縣注于鮑

 丘水又南逕潞縣故城西王莽之通潞亭也漢光武

 遣呉漢耿弇等破銅馬五幡于潞東謂是縣也屈而

 東南流逕潞城南世祖拜彭寵為漁陽太守治此寵

 叛光武遣游擊將軍鄧隆伐之軍于是水之南光武

 䇿其必敗果為寵所破遣壁故壘存焉鮑丘水又東

 南入夏澤澤南紆曲渚十餘里北佩謙澤眇望無垠

 也案垠近刻訛作限

 又南至雍奴縣北屈東入于海

 鮑丘水自雍奴縣故城西北舊分笥溝水東出今笥

 溝水斷案今近刻訛作合脱水字衆川東注混同一瀆東逕其縣

 北又東與泃河合水出右北平無終縣西山白楊谷

 西北流逕平谷縣屈西南流獨樂水入焉水出北抱

 犢固南逕平谷縣故城東後漢建武元年光武遣十

 二將追大槍五幡及平谷大破之于是縣也其水南

 流入于泃泃水又左合盤山水水出山上其山峻險

 人跡罕交去山三十許里望山上水可髙二十餘里

 素湍皓然頺波歴溪沿流而下自西北轉注于泃水

 泃水又東南逕平谷縣故城東南與洳河㑹水出北

 山山在傂奚縣故城東南東南流逕博陸故城北又

 屈逕其城東世謂之平陸城非也漢武帝璽書封大

 司馬霍光為侯國文穎曰博大陸平取其嘉名而無

 其縣食邑北海河東薛瓉曰按漁陽有博陸城謂此

 也今城在且居山之陽案近刻訛作今其居山之陽處平陸之上

 帀帶川流面據四水文氏所謂無縣目案近刻訛作有嘉美

 名也洳水又東南流逕平谷縣故城西而東南流注

 于泃河案泃河上近刻衍渠字泃河又南逕紻城東而南合五

 百溝水水出七山北東逕平谷縣之紻城南東入于

 泃河泃河又東南逕臨泃城北案泃近刻訛作河屈而歴其

 城東側城南出竹書紀年梁恵成王十六年齊師及

 燕戰于泃水齊師遁即是水也泃水又南入鮑丘水

 鮑丘水又東合泉州渠口故瀆上承滹沱水于泉州

 縣案滹沱原本及近刻竝訛作宰池考淇水注云清河至泉州縣北入滹沱又東泉州渠出焉即此今

 故以泉州為名北逕泉州縣東又北逕雍奴縣東

 西去雍奴故城百二十里自滹沱北入其下歴水澤

 百八十里入鮑丘河謂之泉州口陳夀魏志曰曹太

 祖以蹋頓擾邊將征之案將字上近刻衍公字從泃口鑿渠逕

 雍奴泉州以通河海者也今無水鮑丘水又東庚水

 注之案庚原本及近刻竝訛作庾下同考漢志右北平無終浭水西至雍奴入海俊靡灅水南至無

 終東入庚顔師古云浭音庚即下所云入庚者同一水也可證庾乃庚之訛今改正水出右北

 平徐無縣北塞中而南流歴徐無山得黑牛谷水又

 得沙谷水竝西出山東流注庚水昔田子泰避難居

 之案子泰近刻訛作于秦衆至五千家開山圗曰山出不灰之

 木生火之石按注云其木色黒似炭而無葉有石赤

 色如丹以二石相磨案二近刻訛作一則火發以然無灰之

 木可以終身今則無之其水又逕徐無縣故城東王

 莽之北順亭也魏土地記曰右北平城東北百一十

 里有徐無城其水又西南與周盧溪水合水出徐無

 山東南流注庚水庚水又西南流灅水注之水出右

 北平俊靡縣王莽之俊麻也東南流案近刻脱此三字世謂

 之車軬水又東南流與温泉水合水出北山温溪

 刻脱温字即温源也養疾者不能澡其炎漂以其過灼故

 也案近刻脱也字魏土地記曰徐無城東有温湯卽此也其

 水南流百步便伏流入于地下水盛則通注灅水又

 東南逕石門峽山髙嶄絶案山下近刻衍之字壁立洞開俗謂

 之石門口漢中平四年漁陽張純反殺右北平太守

 劉政遼東太守陽紘中平五年詔中郎將孟益案近刻詔

 訛作與益訛作溢率公孫瓉討純戰于石門大破之灅水又

 東南流謂之北黄水又屈而為南黄水又西南逕無

 終山即帛仲理所合神丹處也又于是山作金五千

 斤以救百姓山有陽翁伯玉田在縣西北有陽公壇

 社即陽公之故居也搜神記曰雍伯洛陽人至性篤

 孝父母終殁葬之于無終山山髙八十里而上無水

 雍伯置飲焉有人就飲與石一斗令種之玉生其田

 北平徐氏有女雍伯求之要以白璧一雙媒者致命

 伯至玉田求得五雙徐氏妻之遂即家焉陽氏譜敘

 言翁伯是周景王之孫食采陽樊春秋之末爰宅無

 終因陽樊而易氏焉愛人博施天祚玉田其碑文云

 居于縣北六十里翁同之山後潞徙于西山之下陽

 公又遷居焉而受玉田之賜情不好寳玉田自去今

 猶謂之為玉田陽干寳曰于種石處四角作大石柱

 各一丈中央一頃之地名曰玉田至今相𫝊云玉田

 之掲起于此矣而今不知所在同于譜敘自去文矣

 案于近刻訛作之又玉田自去見碑文此言譜敘者或碑文即譜敘所引藍水注之水出

 北山東流屈而南案近刻作東屈而南流逕無終縣故城東故

 城無終子國也春秋襄公四年案近刻訛作十四年無終子嘉

 父使孟樂如晉因魏絳納虎豹之皮請和諸戎是也

 故燕地矣秦始皇二十二年滅燕置右北平郡治此

 王莽之所謂北順也漢世李廣為郡出遇伏石謂虎

 也射之飲羽即此處矣魏土地記曰右北平城西北

 百三十里有無終城其水又南入灅水灅水又西南

 入于庚水地理志曰灅水出俊靡縣南至無終東入

 庚水庚水世亦謂之為柘水也南逕燕山下案近刻訛作上

 懸巖之側有石鼓去地百餘丈望若數百石囷有石

 梁貫之鼓之東南有石援桴狀同擊勢耆舊言燕山

 石鼓鳴則土有兵庚水又南逕北平城西而南入鮑

 丘水謂之柘口鮑丘水又東逕右北平郡故城南魏

 土地記曰薊城東北三百里有右北平城鮑丘水又

 東巨梁水注之水出土垠縣北陳宫山西南流逕觀

 雞山謂之觀雞水水東有觀雞寺寺内起大堂案起近刻

 訛作甚髙廣可容千僧下悉結石為之上加塗塈基

 内疎通枝經脈散基側室外四出爨火炎勢内流一

 堂盡温蓋以此土寒嚴霜氣肅猛出家沙門率皆貧

 薄施主慮闕道業故崇斯構是以志道者多栖託焉

 其水又西南流右合區落水水出縣北山東南流入

 巨梁水巨梁水又南案近刻訛作西逕土垠縣故城西左㑹

 寒渡水水出縣東北西南流至縣右注梁河梁河又

 南澗于水注之水出東北山西南流逕土垠縣故城

 東西南流入巨梁水巨梁水又東南右合五里水水

 發北平城東北五里山故世以五里名溝一名田繼

 泉西流南屈逕北平城東東南流注巨梁河亂流入

 于鮑丘水案此下近刻有巨梁二字衍自是水之南南極滹沱

 刻脱一南字西至泉州雍奴東極于海謂之雍奴藪其澤

 野有九十九淀枝流條分案近刻訛作挍流條右往往逕通非

 惟梁河鮑丘歸海者也

濡水從塞外來東南過遼西令支縣北

 濡水出禦夷鎮東南其水二源雙引夾山西北流出

 山合成一川案濡水卽今灤河源出巴延屯圗古爾山名都爾本諾爾西北至茂罕和碩三

 道河始自東㑹之道元當時未經親履其地遂以夾山來㑹之三道河為灤河正源殊屬失實恭讀

御製灤源考證訂覈審確實足正酈 氏之誤謹録弁卷首並附識于此又西北逕禦夷故

 城東鎮北百四十里北流左則連淵水注之案左下近刻衍

 道字淵訛作泉水出故城東西北流逕故城南又西北逕綠

 水池南池水淵而不流案池近刻訛作其其水又西屈而北

 流又東逕故城北連結兩沼案沼上近刻衍池字謂之連淵浦

 案淵近刻訛作泉又東北注難河難河右則汙水入焉案汙近刻

 水出東塢南西北流逕沙野南北人名之曰沙野

 案近刻脱野字鎮東北二百三十里西北入難河濡難聲相

 近狄俗語訛耳濡水又北逕沙野西又北逕箕安山

 東屈而東北流逕沙野北東北流逕林山北案後有木林山

 水其地即唐之松陘疑林山及木林山皆松林山之訛水北有池潭而不流濡

 水又東北流逕孤山南東北流吕泉水注之水出吕

 泉塢西東南流屈而東逕塢南東北流三泉水注之

 其源三泉雁次合為一水鎮東北四百里東南注吕

 泉水吕泉水又東逕孤山北又東北逆流水注之水

 出東南導泉西流右屈而東北注木林山水㑹之水

 出山南東注逆水亂流東北注濡河濡河又東盤泉

 入焉水自西北東南流注濡河濡河又東南水流迴

 曲謂之曲河鎮東北三百里又東出峽入安州界東

 南流逕漁陽白檀縣故城地理志曰濡水出縣北蠻

 中案漢志白檀縣作洫水師古曰洫音呼鶪反漢景帝詔李廣曰將軍其

 帥師東轅弭節白檀者也又東南流右與要水合水

 出塞外三川竝導謂之大要水也東南流逕要陽縣

 故城東本都尉治王莽更之曰要術矣要水又東南

 流逕白檀縣而東南流入于濡案白檀要陽在今密雲縣竝非灤水所經

 酈氏此條舛誤殊甚御製熱河考灤源考證特加辨正一破千古𫝊訛謹附

 訂于濡水又東南索頭水注之水北出索頭川南流

 案此八字近刻訛作水北流南四字逕廣陽僑郡西魏分右北平置今

 安州治又南流注于濡濡水又東南流武列水入焉

 其水三川派合西源右為溪水亦曰西藏水東南流

 出溪與蟠泉水合泉發州東十五里東流九十里東

 注西藏水西藏水又西南流東藏水注之水出東溪

 一曰東藏水西南流出谷與中藏水合水導中溪南

 流出谷南注東藏水故目其川曰三藏川水曰三藏

 水東藏水又南右入西藏水案西藏水即今之固都爾呼河先合申藏水即

 今之茅溝河次合東藏水即今之賽音河酈氏敘東藏水于中藏水之前以為東溪西溪合流而與西源

 㑹殊乖川流之次恭讀御製熱河考訂正詳審道元之附會耳食顯然無疑謹

 録弁卷首竝附識于此亂流右㑹龍泉水水出東山下淵深不

 測其水西南流注于三藏水三藏水又東南流與龍

 芻水合西出于龍芻之溪案西近刻訛作而東流入三藏水

 案近刻脱三字又東南流逕武列溪案近刻脱武字謂之武列水東

 南歴石挺下挺在層巒之上案近刻脱挺字在訛作左又此句之下衍有字

 孤石雲舉臨崖危峻可髙百餘仞牧守所經案近刻作逕

 命選練之士彎張弧矢案近刻脱張字無能屆其崇標者其

 水東合流入濡濡水又東南五渡水注之水北出安

 樂縣丁原山南流逕其縣故城西本三㑹城也其水

 南入五渡塘于其川也流紆曲溯涉者頻濟故川塘

 取名矣又南流注于濡濡水又與髙石水合水東出

 安樂縣東山西流歴三㑹城南西入五渡川下注濡

 水濡水又東南逕盧龍塞塞道自無終縣東出渡濡

 水向林蘭陘東至清陘案清陘方輿紀要作青陘下同盧龍之險峻

 坂縈折故有九䋫之名矣案䋫近刻作崢燕景昭元璽二年

 遣將軍步渾治盧龍塞道焚山刊石令通方軌刻石

 嶺上以記事功其銘尚存而庾杲之注揚都賦言盧

 龍山在平岡城北殊為孟浪逺失事實余按盧龍東

 越清陘至凡城二百許里自凡城東北出趣平岡故

 城可百八十里向黄龍則五百里故陳夀魏志田疇

 引軍出盧龍塞塹山堙谷五百餘里逕白檀歴平岡

 登白狼望柳城平岡在盧龍東北逺矣而仲初言在

 南非也濡水又東南逕盧龍故城東漢建安十二年

 魏武征蹋頓所築也濡水又南黄洛水注之水北出

 盧龍山南流入于濡濡水又東南洛水合焉水出盧

 龍塞西南流注濡水濡水又屈而流案近刻訛作又合屈而注

 得去潤水又合敖水二水竝自盧龍西注濡水濡水

 又東南流逕令支縣故城東王莽之令氏亭也秦始

 皇二十二年分燕置遼西郡令支隸焉魏土地記曰

 肥如城西十里有濡水南流逕孤竹城西右合𤣥水

 世謂之小濡水案世近刻訛作也非也水出肥如縣東北𤣥

 溪案近刻脱縣字西南流逕其縣東東屈南轉西迴逕肥如

 縣故城南俗又謂之肥如水案近刻脱之字又此句之下衍非也二字

 城肥子國應劭曰晉滅肥肥子奔燕燕封于此故曰

 肥如也漢髙帝六年封蔡寅為侯國西南流右㑹盧

 水水出縣東北沮溪南流謂之大沮水又南左合陽

 樂水水出東北陽樂縣溪案近刻脱溪字地理風俗記曰陽

 樂故燕地案近刻訛作也遼西郡治秦始皇二十二年置魏

 土地記曰海陽城西南有陽樂城其水又西南入于

 沮水謂之陽口沮水又西南小沮水注之水發冷溪

 世謂之冷池又南得温泉水口案此下近刻衍注之二字水出東

 北温溪自溪西南流入于小沮水小沮水又南流與

 大沮水合而為盧水也桑欽説盧子之書言晉既滅

 肥遷其族于盧水盧水有二渠號小沮大沮合而入

 于𤣥水案水上近刻衍盧字又南與温水合水出肥如城北西

 流注于𤣥水地理志曰盧水南入𤣥𤣥水又西南逕

 孤竹城北西入濡水故地理志曰𤣥水東入濡蓋自

 東而注也地理志曰令支有孤竹城故孤竹國也

 字近刻訛在城字上史記曰孤竹君之二子伯夷叔齊讓國于

 此而餓死于首陽漢靈帝時遼西太守亷翻夢人謂

 已曰余孤竹君之子伯夷之弟遼海漂吾棺槨聞君

 仁善願見藏覆明日視之水上有浮棺吏嗤笑者皆

 無疾而死于是改葬之晉書地道志曰遼西人見遼

 水有浮棺欲破之語曰我孤竹君也汝破我何為因

 為立祠焉祠在山上城在山側肥如縣南十二里水

 之㑹也

又東南過海陽縣西南入于海

 濡水自孤竹城東南逕西鄉北案西近刻訛作主瓠溝水注

 之水出城東南東流注濡水濡水又逕故城南案故近刻

 訛作分為二水北水枝出世謂之小濡水也東逕樂

 安亭北東南入海濡水東南流逕樂安亭南東與新

 河故瀆合瀆自雍奴縣承鮑丘水東出謂之鹽闗口

 魏太祖征蹋頓與泃口俱導也世謂之新河矣案近刻脱

 陳夀魏志云以通海也案近刻脱云字又海字上衍河字新河又

 東北絶庚水案近刻訛作庾水又東北出逕右北平絶泃渠

 之水又東北逕昌城縣故城北案此下近刻衍故字王莽之淑

 武也新河又東分為二水案近刻脱分字枝瀆東南入海新

 河自枝渠東出合封大水謂之交流口案近刻訛作合水出

 新安平縣案近刻脱安字下同西南流逕新安平縣故城西地

 理志遼西之屬縣也又東南流龍鮮水注之水出縣

 西北世謂之馬頭水案近刻訛作山二源俱導南合一川東

 流注封大水案近刻脱封字地理志曰龍鮮水東入封大水

 者也亂流南㑹新河南注于海案注近刻訛作流地理志曰

 封大水于海陽縣南入海新河又東出海陽縣與緩

 虚水㑹案虚近刻訛作靈下同水出新平縣東北世謂之大籠

 川案近刻訛作山東南流逕令支城西西南流與新河合南

 流注于海案近刻脱注字地理志曰緩虚水與封大水皆南

 入海新河又東與素河㑹謂之白水口水出令支縣

 之藍山南合新河又東南入海新河又東至九過口

 案濄近刻作過枝分南注海新河又東逕海陽縣故城南漢

 髙祖六年封搖母餘為侯國魏土地記曰令支城南

 六十里有海陽城者也新河又東與清水㑹水出海

 陽縣東南流逕海陽城東又南合新河又南流十許

 里西入九濄注海新河東絶清水又東木究水出焉

 南入海新河又東左迆為北陽孤淀案北近刻訛作孔淀水

 右絶新河案近刻脱淀水二字右上衍名字南注海新河又東㑹于

 濡濡水又東南至絫縣碣石山文穎曰碣石在遼西

 絫縣王莽之選武也絫縣并屬臨渝王莽更臨渝為

 馮徳案馮近刻訛作憑地理志曰大碣石山在右北平驪成

 縣西南王莽改曰揭石也案掲近刻作碣漢武帝亦嘗登之

 以望巨海而勒其石于此今枕海有石如甬道數十

 里當山頂有大石如柱形往往而見立于巨海之中

 潮水大至則隱案近刻脱此二字及潮波退不動不沒不知

 深淺世名之天橋柱也狀若人造要亦非人力所就

 韋昭亦指此以為碣石也三齊略記曰始皇于海中

 作石橋海神為之豎柱始皇求與相見神曰我形醜

 莫圗我形當與帝相見乃入海四十里見海神左右

 莫動手工人潜以腳畫其狀神怒曰帝負約速去始

 皇轉馬還前腳猶立後腳隨崩僅得登岸畫者溺死

 于海衆山之石皆傾注今猶岌岌東趣疑即是也濡

 水于此南入海而不逕海陽縣西也蓋經誤證耳又

 按管子齊桓公二十年征孤竹未至卑耳之溪十里

 闟然止瞠然視援弓將射案援近刻訛作授引而未發謂左

 右曰見前乎左右對曰不見公曰寡人見長尺而人

 物具焉冠右袪衣走馬前豈有人若此乎管仲對曰

 臣聞豈山之神有偷兒案管子作登山之神有俞兒長尺人物具

 霸王之君興則豈山之神見且走馬前走導也袪衣

 示前有水右袪衣示從右方涉也至卑耳之溪有賛

 水者從左方涉其深及冠右方涉其深至膝已涉大

 濟桓公拜曰仲父之聖至此寡人之抵罪也久矣今

 自孤竹南出則巨海矣而滄海之中山望多矣然卑

 耳之川若賛溪者亦不知所在也昔在漢世海水波

 襄吞食地廣當同碣石苞淪洪波也

大遼水出塞外衛白平山東南入塞過遼東襄平縣西

 遼水亦言出砥石山案砥近刻訛作自塞外東流直遼東

 之望平縣西王莽之長説也屈而西南流逕襄平縣

 故城西秦始皇二十二年滅燕置遼東郡治此漢髙

 帝八年封紀通為侯國王莽之昌平也故平州治又

 南逕遼隊縣故城西案近刻南訛作東隊訛作隧王莽更名之曰

 順睦也案睦近刻訛作陸公孫淵遣將軍畢衍拒司馬懿于

 遼隊即是處也案此下近刻有遼水又南歴縣有小遼水其流注之也十五字

又東南過房縣西

 地理志房故遼東之屬縣也遼水右㑹白狼水水出

 右北平白狼縣東南案近刻此下有廣成縣三字係衍文北流西北屈

 逕廣成縣故城南王莽之平虜也俗謂之廣都城又

 西北石城川水注之水出西南石城山東流逕石城

 縣故城南地理志右北平有石城縣北屈逕白鹿山

 西即白狼山也魏書國志曰遼西單于蹋頓尤强為

 袁氏所厚故袁尚歸之數入為害公出盧龍塹山堙

 谷五百餘里未至柳城二百里尚與蹋頓將數萬騎

 逆戰公登白狼山望柳城卒與虜遇乗其不整縱兵

 擊之虜衆大崩斬蹋頓胡漢降者二十萬口英雄記

 曰曹操于是擊馬鞌于馬上作十片即于此也博物

 志曰魏武于馬上逢獅子使格之殺傷甚衆王乃自

 率常從健兒數百人擊之獅子吼呼奮越案吼近刻作哮

 右咸驚王忽見一物從林中出如貍超上王車軛上

 獅子將至此獸便跳上獅子頭上獅子即伏不敢起

 于是遂殺之得獅子而還未至洛陽四十里洛中雞

 狗皆無鳴吠者也案洛中近刻訛作洛陽其水又東北入廣成

 縣東注白狼水白狼水北逕白狼縣故城東案近刻脱故字

 王莽更名伏狄白狼水又東方城川水注之水發源

 西南山下案源近刻訛作川東流北屈逕一故城西案近刻脱東字

 世謂之雀目城東屈逕方城北東入白狼水白狼水

 又東北逕昌黎縣故城西地理志曰交黎也東部都

 尉治王莽之禽虜也應劭曰今昌黎也髙平川水注

 之水出西北平川東流逕倭城北蓋倭地人徙之

 刻訛作蓋委也人從之又東南逕乳樓城北蓋逕戎鄉邑兼夷

 稱也案近刻訛作之又東南注白狼水白狼水又東北自魯

 水注之水導西北逺山東南注白狼水白狼水又東

 北逕龍山西燕慕容皝以栁城之北龍山之南福地

 也使陽裕築龍城改栁城為龍城縣十二年黒龍白

 龍見于龍山皝親觀龍去二百步祭以太牢二龍交

 首嬉翔解角而去皝恱大赦號新宫曰和龍宫立龍

 翔祠于山上白狼水又北逕黄龍城東十三州志曰

 遼東屬國都尉治昌遼道有黄龍亭者也案遼近刻訛作黎

 魏營州刺史治魏土地記曰黄龍城西南有白狼河

 東北流附城東北下即是也又東北濫真水出西北

 塞外東南歴重山東南入白狼水白狼水又東北出

 東流分為二水案近刻脱分字右水疑即渝水也地理志曰

 渝水首受白狼水西南循山逕一故城西世以為河

 連城案近刻循訛作巡脱西字世字疑是臨渝縣之故城王莽曰馮

 徳者矣案近刻馮訛作慿渝水南流東屈與一水㑹世名之

 曰㯼倫水蓋戎方之變名耳疑即地理志所謂侯水

 北入渝者也十三州志曰侯水南入渝地理志蓋言

 自北而南也案蓋言近刻訛作言蓋又西南流注于渝渝水又

 東南逕一故城東俗曰女羅城又南逕營丘城西營

 丘在齊而名之于遼燕之間者蓋燕齊遼迥僑分所

 在其水東南入海地理志曰渝水自塞外南入海

 刻脱外字一水東北出塞為白狼水又東南流至房縣注

 于遼魏土地記曰白狼水下入遼也

又東過安市縣西南入于海

 十三州志曰案近刻脱曰字大遼水自塞外案近刻脱外字西南至

 安市入于海

又𤣥菟髙句麗縣有遼山小遼水所出

 縣故髙句麗胡之國也案胡近刻訛作相漢武帝元封二年

 平右渠置𤣥菟郡于此王莽之下句麗水出遼山西

 南流逕遼陽縣與大梁水㑹水出北塞外西南流至

 遼陽入小遼水案近刻訛作西南流逕至遼水故地理志曰大梁水

 西南至遼陽入遼郡國志曰縣故屬遼東後入𤣥菟

 其水西南流故謂之為梁水也小遼水又西南逕襄

 平縣為淡淵晉永嘉三年涸小遼水又逕遼隊縣

 刻訛作逕襄平縣入大遼水案遼近刻訛作梁司馬宣王之平遼東

 也斬公孫淵于斯水之上者也

西南至遼隊縣入于大遼水也案此十二字近刻在前接小遼水所出下係後

人移

浿水出樂浪鏤方縣東南過臨浿縣東入于海案近刻過下衍

 許慎云浿水出鏤方東入海一曰出浿水縣十三州

 志曰浿水縣在樂浪東北鏤方縣在郡東蓋出其縣

 南逕鏤方也案南近刻訛作而又此句之下原本空一字朱謀㙔引謝耳伯云宋本原缺十

 昔燕人衞滿自浿水西至朝鮮案西近刻訛作而朝鮮故

 箕子國也箕子教民以義田織信厚約以八法而下

 知禁遂成禮俗戰國時滿乃王之都王險城地方數

 千里至其孫右渠漢武帝元封二年遣樓船將軍楊

 僕左將軍荀彘討右渠破渠于浿水遂滅之若浿水

 東流無渡浿之理其地今髙句麗之國治余訪蕃使

 言城在浿水之陽其水西流逕故樂浪朝鮮縣即樂

 浪郡治漢武帝置而西北流故地理志曰浿水西至

 增地縣入海又漢興以朝鮮為逺循遼東故塞至浿

 水為界考之今古于事差謬蓋經誤證也









水經注卷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