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四百八十一 永樂大典
卷之四百八十五
卷之四百八十六 

永樂大典卷之四百八十五一東

   忠忠傳一

忠經馬融忠經序曰。忠經盖者出於孝經也。仲尼説孝經而敦事君之義。則知孝者俟忠而成。是所以答君親之恩。明臣子之行。忠

不可廢於國。孝不可弛於家。孝旣既有經。忠則猶闕。故述仲尼之意撰忠經焉。今皇上含庖軒之道。茂勛華之德。弼賢俾能。無遠不奉。忠之與孝。天下

攸同。臣融巖野之臣。性則愚朴。沐浴德澤。其可默乎。作為此經。庻庶少禆補。誠則辭理薄陋。不足以。稱為忠之所存。存於勸善。勸善之大。何以加於忠

孝者哉。夫定卑高以章目。引詩書以明義。皆師於古。曷敢徒然。其或異同。從忠孝之宜也。或對之以象其意。或遷之以就其類。或損之以簡其文。或

益之以備其事。以忠應孝。亦分為十有八章。所以弘其至公。勉其誠信。本為政之大體。陳君事之要道。始於立德。終於成功。此忠經之義也。謹序。

天地神明章第一。昔在至理。上下一德。以徵天体。忠之道也。忠之為道。乃合於天。至理之時。君臣同德。則体氣應也。天之所覆。地之所載。人之所履。莫

大乎忠。覆載之間。人倫之要。履之則言。違之則凶。無有大於忠者。忠者。中也。至公無𥝠。不正其心。而私於事。則與忠反也。天無私四時行。地無私萬

物生。人無私大亨貞。四時廣運。天不𥝠德。萬物亨生。地不私力。人能至公。不私諸已。何往不可也。忠也者。一其心之謂矣。一則鳥忠。二則鳥僻。為國

之本。何莫由忠。未有舍忠而成於務。忠能固君臣。安社稷。感天地。動神明。而况於人乎。君臣國其義深也。社稷安其祚長也。天地感其誠達也。神明

動其應彰也。忠之為用。其效如此。言人之易從也。夫忠。興於身。著於家。成於國。其行一焉。身及國家。雖有殊名。其為忠也。則無異行。是故一於其身。

忠之始也。一於其家。忠之中也。一於其國。忠之終也。道行自漸。忠之大焉。身一。則百祿至。立身履一。富貴之本。家一。則六親和。御家不貳。自然篤睦。

國一。則萬人理。天下合心。無不從化。書云。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精一守中。忠之義也。聖君章第二。惟君以聖德。監於萬邦。聖君在上。垂監於下。

萬邦在下。觀行於上。自下至上。各有尊也。故王者。上事於天。下事於地。中事於宗廟。以臨於人。王者至重。猶有所尊。况其下乎。則人化之。天下盡忠

以奉上也。上行下化。理之自然。文王敬遜。虞芮遜畔。是也。是以兢兢戒慎。日增其明。日增一日。德益明矣。祿賢官能。式敷大化。惠澤長久。叅民咸懷

非懷不可以居祿。非化不可以懷人。任賢陳化。君之要也。故得皇猷丕丕。行於四方。揚於後代。以保社稷。以光祖考。君聖臣賢。化行名措。以光祖考。

以嚴配社稷於無疆者也。盖聖君之忠也。忠之為道。無所不通也。詩云。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君以明德事天。天以多福與人君也。冡臣章第三。

為臣事君。忠之本也。本立而後化成。雖有周孔之才。必以忠為。本也。冡臣扵君。可謂一體。下行而上信。故能成其忠。股肱動扵下。元首隨扵上。以其

義同。其心不異。夫忠者。豈惟奉君忘身。徇國忘家。正色直辭。臨。難死節已矣。此皆忠之常道。固所常行。未盡冡宰之事。在乎沉謀潜運。匡國安人。至

忠無迹。誠在沉潜。任賢以為理。端委而自化。官各得人。何事之有。尊其君。有天地之大。日月之明。陰陽之和。四時之信。盖之如天。容之如地。昭之如

日月。調之如陰陽。不言而信如四時。若是。君體用盡矣。聖德洋溢。頌聲作焉。樂生於中。和之於外。書云。元首明㢤。股肱良㢤。庶事康㢤。君明則臣良。

臣良則事康。百工章第四。有國之建。百工惟才。守位謹常。非忠之道。此乃守常之臣也。故君子之事上也。入則獻其謀。公家之利。知無不言。出

則行其政。既在其位。職思其憂。居則思其道。益國之道。動則有儀。百事之儀。秉職不囬。言事無憚。苟利社稷。則不顧其身。愛已曲從。則鳥尸素。上下

用成。故昭君德。盖百工之忠也。君任工能。工奉君政。政成於下。德歸於上。詩云。靖共爾位。好是正直。恭可以成正。直可以獻忠。守宰章第五。在

官惟明。莅事惟平。立身惟清。官不明。則事多欺。事不平。則怨難弭。身不清。則何以教民。清則無欲。平則不曲。明能正俗。三者備矣。然後可以理人。獨

清則謹已而已。不建於事。獨明則雖察於務。好賄難任。獨平則徒均扵物。昧濁無堪。夫理人者。必三備而後可也。君子盡其忠能。以行其政令。而不

理者。未之聞也。既才且忠。以臨其人。政之理也其固其必然。夫人莫不欲安。君子順而安之。用其情而處之。莫不欲富。君子教而富之。因其利而勸之。

篤之以仁義。以固其心。知仁與義。則皆就之。導之以禮樂。以和其氣。君子愛人。小人易使。宣君德以弘大其化。稱君德以布德。敦君化以行化。明國

法以至扵無刑。章條申而不犯。刑雖設而當也。視君之人。如觀乎子。寒者衣之。飢者食之。則人愛之。如愛其親。民懷其恩。有同骨肉。盖守宰之忠也。

詩云。豈弟君子。民之父母。父母愛子。情莫過焉。官莫謹焉人誰非子 兆人章第六。天地泰寧。君之德也。天地設位。秉御有君。非君泰寧。人必跼

蹐。君德昭明。則陰陽風雨以和。人頼之而生也。四氣和順。百榖用成。是以為休㣲。故人之生。頼成於君也。是故祗承君之法度。行孝悌於其家。服勤

稼穡。以供王賦。此兆人之忠也。順化供養。勤勞奉。是則爲忠。書云。一人元良。萬邦以貞。一人以大善撫萬國萬國以忠貞戴一人。政理章第七。

 夫化之以德。理之上也。則人日遷善而不知。德化潜運以心。則不知所由。而民從善也。施之以政。理之中也。則人不得不為善。政施有術。昭見於

人。人勉而行。欲罷不可。懲之以刑。理之下也。則人畏而不敢為非也。刑臨以威。知懼無犯。旣劣扵政。彌蒙扵德。刑則在省而中。舜流四凶。足清萬國

政則在簡而能。簡則易從。能則人服。德則在博而久。不博。則有不及。不久。則人心復澆。德者。為理之本也。任政非德則薄。任刑非德則殘。兼德則厚。加

德則寬。故君子務於德。修於政。謹於刑。刑不謹。則知政不修舉。德不務。而人不懷也。固其忠以明其信。行之匪懈。何不理之人乎。忠信在已。恪勤修

官。官修政明。而人自理。故無不能理之吏。與不可理之人。詩云。敷政優優百禄是道。政其人理。禄其宜哉。武備章第八。王者立武以威四方。安

萬人也。武德在寧静。非形扵征伐也。淳德布洽戎夷。禀命統軍之帥。命不可辱。帥不可失。之大寄。非易其人。仁以懷之。撫其疾苦。使之咸懷。義以

厲之。示其慷慨。使其激勸禮以訓之。明其節制。使之有序。信以行之。讅其遠近。使之必行。賞以勸之。懸其爵賞。使之慕功。刑以嚴之。威其欽誠。使之

懼罪。行此六者。謂之有利。六者並用。則失之。故晋將用師子犯曰。未知信之頸是也。故得師盡其心。竭其力。致其命。士卒從教。故師得利。是以攻

之則克。守之則固。武備之道也。武可以備而不用。不可以用而不備也。詩云。﨣﨣武夫。公侯干城。有其武才。堪其扞禦。觀風章第九。惟臣以天子

之命。出扵四方以觀風。聽不可以不聡。視不可以不明。使臣之行。如君耳目。不聡不明。不勝其任。聡則讅扵事。明則辨扵理。不聡則惑其所聞。不明

則蔽其所見。理辨則忠。事讅則分。理不辨。則其斷偏。事不害。則其信惑。君子去其私。正其色。私去則情滅。色正則邪遠。不害理以傷物。求罪為公。則

成到浮。不憚勢以舉任。舉必以才。不必以勢惟善是與。惟惡是除。善雖讎必薦。惡雖親必去。以之而陟則有成。君子效能也。以之而出則無怨。小人

伏罪也夫。如是。則天下敬職。萬邦以寧。官務修政。人始獲安。詩云。載馳載驅。周爰諮諏。勤勞不寧。善斯勸矣。保孝行章第十。 夫惟孝者。必貴扵

忠。若恩孝而忘忠。猶求福而棄天。忠苟不行。所率猶非道。忠不居心。動皆邪僻。是以忠不及之。而失其守。自貽伊罰。求安可乎。匪惟危身。辱及親也。

旣失扵忠。又失扵孝故君子行其孝。必先以忠。竭其忠則福禄至矣。忠則得福禄。則榮親也。故得盡愛敬之心。以養其親。施及於人。守忠之道。衆善攸

歸身安親樂。得盡其養。此之謂保孝。行也。以忠之故得保扵孝。詩云孝子不匱。永錫爾類。考叔行孝施於莊公。君子善之。此之謂也。廣為國章第

十一 明主之為國也。任扵正。去扵邪。任正。則君子道長。去邪則小人道消。邪則不忠。忠則必正。忠則不邪。正則必忠。有正。然後用其能。能而無正

則邪。正而有能則忠。是故師保道德。服肱賢良。周為保。召焉師。元焉服。凱為肱。内睦以文。外威以武。教莫若文。威莫若武。被服禮樂。堤防政刑。禮樂

德之。則不可違躬。政刑理之。要不可破壞。故得大化興行。蠻夷率服。化行文彼。夷服武偃。人臣和悦。邦國平康。禮樂善。而政刑清也。此君能任臣。下

忠上信。之所𦤺也。臣在忠扵君。君在委扵臣。詩云。濟濟多士。文王以寧。成厦非一木之材。為國資庶臣之力。廣至理章第十二。古者聖人以天

下之耳目為視聽。用天下之視聽。則無不見聞也。天下之心為心。順物之情。不任已欲。端旒而自化。居成而不有。斯可謂致理也已矣。默化元運。其

理如此。王者思扵至理。其遠乎哉。道無遠近。弘之則是。無為而天下自清有事則煩。不疑而天下自信。不疑扵物。物亦信焉。不私而天下自公。不私

扵物物亦公焉。賤珍則人去貪。貪由有珍。珍去貪息徹侈則人從儉。儉清扵侈。侈除儉生。用實則人不僞。見實知僞之惡。崇讓則人不爭。見遜。知爭

之失。故得人心和平。天下淳質。化行心易。威服其淳樂其生。保其壽。氣得天和。咸無夭折。優游聖德。以為自然之至也。聖德無涯。與天地等。詩云。不

識不知。順帝之則。雖迷帝德不違其則揚聖章第十三。君德聖明。忠臣以榮。歟已獲奉斯君。君德不足。忠臣以辱。耻躬不能為臣。不足則補之。

聖明則揚之。古之道也。補襄之間。揚君之休。古之忠臣。則皆然也。是以虞有德咎繇歌之。文王之道。周公頌之。宣王中興。吉甫咏之。君上行仁。覆之

道也。臣下有贊。咏之義也。故君子臣扵盛明之時。必楊之盛德。流滿天下。傳扵後代。忠矣夫。若君有威德而臣不揚。使久遠無聞。則有缺扵忠道矣。

辨忠章第十四。大哉忠之為用也。用忠以教。大美加焉。施之扵邇。則可以保家邦。以有問貳。施之扵遠。則可以極天地。以無空竊。故明王駡國。必

先辨忠。馬國藉之。忠者臣節。不先辨忠。國將安寄。君子之言。忠而不佞。小人之言。侫而似忠而非。聞之者。鮮不惑矣。忠言從志。必求諸道。侫言順志。

必求諸非遵。夫忠而能仁。則國德彰。為君撫愛。忠而能知。則國政舉。忠而能勇。則國難清。為君謀忠。為君果榖。故雖有其能必由忠而成也。忠而有

能。則有功。仁而不忠。則私其恩。仁愈多而思愈深。知而不忠。則文其詐。知愈多。而詐愈密。勇而不忠。則易其亂。勇愈多。而易其亂。是雖有其能以不

忠。而敗也。能而無忠。則為敗。此三者。不可不辨也。書云。旌别。淑忒。其是謂乎。善惡旣别。任使不謬。忠諫章第十五。忠臣之事君也。莫先扵諫。紏

過正德。惟能諫之下能言之。上能聽之。則王道光矣。上能聽。下不能言。則虛其聽。下能言。而上不能聽。則虛其言。言聽俱能。則君臣德合。則其道光

明也。諫扵於未形者上也。先事而止。君違不聞。諫扵已彰者次也。出未及施。改之非後。諫扵旣行者下也。行而能改。雖下猶愈。違而不諫。則非忠臣。從

君所昏是乃罪也。夫諫始扵順辭。中扵抗議。終扵死節。以成君休。以寧社稷。順辭不從。犯顔抗議。不從則繼之以死。其務使君改過為美。社稷之安

固也。書云。木從繩則正。后從諫則聖。繩直可以正木。臣忠可以正主也。證應章第十六。惟天監人。善惡必應。為善則吉。為惡則凶。善莫大扵作

忠。百行之善。無忠皆忘。惡莫大扵不忠。大惡之惡。為逆者殃。忠則福禄至焉。不忠則刑罰加焉。忠則言播聞。未有不禄。不忠則不忠彰兆。未有不刑。

君子守道。所以長守其休。小人不常。所以自陷其咎。天意本休。君子知而順之。天意無咎。小人求而取之。休咎之徵也。不亦明哉。天監孔明。勿謂茫

昧。書云。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禍福無門。惟人自召。 報國章第十七。為人臣者官扵君。臣之官禄君實錫之。先後光慶皆君之德。光

格祖考。慶垂子孫不思報國。豈忠也哉。忠則必報。不報非忠。君子有無禄而益君無有祿而已者也。君臨天下。誰不為臣。食土之毛。皆銜君德。昏衢

迷扵日月。君子知懷帝恩。故偃息山林有能藩國。况待君禄位。而無聞焉。報國之道有四一曰貢賢。進得其才。君可端拱。二曰獻猷。納當其善君可

依行。三曰立功。功吾其庸。君可無患。四曰興利。殖致其厚。君可與足。賢者國之幹。幹可以立。猷者國之規。規可以執。功者國之。將。將可以禦。利者國

之用。用可以給。是皆報國之道。惟其能而行之。各以其能而報於國道斯廣矣詩云。無言不酬。無德不報。况忠臣之扵國乎。凡人之聞一言一德。猶

必報。君臣之義重恩重焉。如何忘也。盡忠章第十八。天下盡忠。淳化行也。忠有所未盡。則淳化不行。君子盡忠。則盡其心。小人盡忠。則盡其力。

君子可以盡謀。小人可以效命。盡力者。則止其身。盡心者。則洪扵遠。止身。則匹夫之事。洪遠。則萬物之利。故明王之理也。務在任賢。賢臣盡忠。則君

德廣矣。聖無獨理。道無常師。古之明王。必求賢明。無不修德。賢臣則無不盡忠。忠則為君闡揚。君德由廣大也。政教以之而美。君上立教。臣下所敷。

禮樂以之而興。君上制作。臣下所行。刑罰以之而清。君上恤刑。臣下所化。仁惠以之而布。四海之内。有太平音。君德既備。人懷始康。樂至而歌。自然

之理也。嘉祥旣成。告于上下。君臣之始於政。能著於群瑞。故其成功。可以告神明也。是故播於雅頌。傳扵無窮。德施扵人。務格扵神。而後行扵樂。樂

行。則何極之有。

忠傳國朝忠傳

文臣

{{{caption}}}

子産。姓國。名僑。是鄭國的大夫。鄭簡公時。子産做國相。專把禮義治國。養百姓。修明政事。做相一年。鄭國小的每都不敢戲耍。老的每都得快活。

犁地的僮子不侵了别人的界分。二年後。市面上買賣貴賤都不講價。三年後。國中十分太平。百姓每夜裏都不閉門。也没盗賊。路上有人失落下

的物。見的都不敢拾。四年後。農家的田器撇放在野地裏。也没人敢偷拿去。做國。相二十六年。國富兵强。晉楚大國都不敢來伐鄭。百姓每愛他如父母。

{{{caption}}}

𡩋武子。名俞。是衛成公的臣。那時有晉文公起兵伐曹國。問衛成公借路。衛成公不肯。晉文公别路上去伐了曹。却來伐衛。衛成公着人去楚國求

救。晉文公將楚軍殺敗了。衛成公出去在陳國𡩋武子根著及衛成公歸國。𡩋武子先歸撫安國人。晉文公又將衛成公拘在周天子京城。𡩋武子

又根著。盡心盡力。不怕勞苦。親自備衣服飲食。進與成公。晉文公著醫人來毒衛成公。𡩋武子將自己錢財與醫人。不曾下毒藥。以後周天子著衛

成公還國。𡩋武子做上卿。

{{{caption}}}

解揚。姓解名揚。是晉景公的臣。那時楚莊王起軍圍了宋國。宋國教他的臣樂嬰投晉國乞軍來救。晉景公欲要救宋。先差解揚去宋國説。且不要

降楚。我晉國都起兵來救你。解揚經過鄭國。鄭國拿住解揚。送與楚軍中。楚莊王多將財寳買囑解揚。教他對宋國説晉不來救你。解揚先不肯從。

直至再三説。解揚恐怕被他殺了。傳不得晉景公的言語。只得假應承著。及至到宋國城下。却依舊説與宋人道。晉軍都來救你。早晚便到。莊王見

他這等説。大怒。要殺他。著人對他説。你已自許了我。如何又失信。解揚對説。人臣能守著人君的命。令。死也不改移。這方是信。臣奉命出。使。有死無

二。便有財寳。動不得臣的心。臣先怕王殺了臣。傳不得君命。所以許王。而今已自傳了我晉君的命。便死也甘心。莊王見他盡忠饒了他。

季孫文子。名行父是魯國的臣。做魯國三朝的卿相。一心只是奉公。家裏婢妾。不穿絹帛。所乘的馬不喫榖粟。不收藏金玉。不私置甲兵。臨終的日。

家臣賣什物做葬具。衆大夫入他家裏看。都歎息他忠於魯國。

{{{caption}}}

蘧伯玉。名瑗。音院。是衛國的大夫。衛靈公與夫人南子夜裏坐。聽得闕門外車響。到闕門根前住了。過了闕門又還響。靈公便問夫人説。你料著這

過的是誰。夫人説。這是蘧伯玉。靈公又問。你怎地知道是他。夫人説。我聽得禮書上説。為人臣的。過君的門須下了車馬。遇著君的鞍馬。也須起身

恭敬。自古來忠臣。不因白日裏有人見時。纔行這禮。也不因暗地裏無人見時。慢了這禮。蘧伯玉是衛國的賢大夫。有仁心。有見識。平生敬上。這個

人必然不肯黑夜裏輕棄了禮法。我所以知道是他。靈公著人趕上去看。果然是蘧伯玉。

{{{caption}}}

晏嬰。表字平仲。東萊人。是齊景公的大夫。有德行。齊國的姦臣崔杼做右相。慶封做左。相。這兩個人要專權。怕衆人不從他。殺牲對神道説誓。説您

衆人有不知俺兩家同心的。著他便死。晏嬰聽得。仰望著天説。晏嬰必不肯從你。若是忠君王。扶社稷的事。我便肯從。到底不肯依他説誓。慶封惱

怒要殺晏嬰。崔杼音苧説他是忠臣。不曾殺他。在後崔杼。慶封事敗了。景公著晏嬰做丞相。齊國大治。{{{caption}}}

闘辛。是楚昭王。鄖音云縣的縣官。在先昭王的父平王。曾殺了闘辛的父。又殺了伍子胥的父兄。伍子胥走去吳國。勸吳王起軍馬入楚國報父兄

的讎。昭王走到鄖縣。闘辛的弟闘懷要害昭王。對闘辛説道。已前平王殺了我父。我而今害他的子。有何不可闘辛回説。人君殺了人臣。誰敢做冤

讎。假如一時害了人君。以後滅了宗族。也不是個孝子。你若敢犯這件罪。我决定殺了你。闘辛又恐怕兄弟真箇無知。害了昭王。使著。别的兄弟闘

巢。送昭王再走入隨國去。以後吳軍退了。昭王歸國。闘辛受賞。

{{{caption}}}

申包胥。是楚昭王的臣。那時伍子胥在吳。引兵伐楚。楚王戰敗出走。吳兵入楚國都。申包胥見本國危急。直走去秦國求救。立著秦的朝門哭了七

日七夜不絶聲。秦國君哀公召見他。申包胥啓説。吳國强大。要併吞各國。纔從楚起。今臣的楚王失國在外。著臣來告急。哀公説。我知道了。你且歇

息。待我商議。申包胥又説。臣的君王在野地裏未歸國。臣如何敢歇息。再立著庭前倚墻大哭。日夜不住聲。水不入口。哀公聞得感動。説楚君雖是

無道有一箇臣這般忠義。如何可不救。因此出兵救楚。敗了吳兵楚昭王復位。著申包胥做上卿。{{{caption}}}

公儀休。是魯國的。相。遵守著法度。依順著道理。教百官每都依著他正道行。但係吃俸禄的人。不許和百姓爭利。那時有一箇舊朋友。送魚與公儀

休。公儀休不受。那朋友説。我知道丞。相愛喫魚。所以來送。怎地不受。公儀休説。我做國相。要魚吃時。自把俸錢買喫。我今不受你的。再誰敢送來與

我。到了不肯受。公儀休又曾喫菜。滋味甚好。知道是自家種的。便把菜園裏葵菜都㧞了。又見家人織得布細。便趕了織布的婦人。燒了織機。説道

您自家種了好菜。又織了好布。都那農民婦女。將他的菜和布賣與誰。公儀休做人多似這般清儉有德。行。古今稱做賢人。

{{{caption}}}

蕭何是沛縣人。在縣裏做吏。漢高祖皇帝初起兵時。用蕭何總管軍馬錢粮的事。及至破了秦咸陽城。諸將官爭去取金銀財物。只有蕭何獨先取

秦丞相御史府文書圖册收藏了。後來高祖盡知道天下户口多少。地理險要去處。都因得這秦的圖書。項羽著高祖去漢中做漢王。高祖怒。蕭何

啓説。臣願大王且到漢中。撫養百姓。選求賢人。先安定了巴蜀。𨚫出來收三秦的地面。天下可取了。高祖去之國。著蕭何做丞相。保舉韓信做大將

軍。助高祖出兵。收了三秦。高祖會合諸侯攻項羽。留蕭何守關中。輔太子。修城池宫殿。立社稷宗廟。置律。令。治州縣轉運糧草供給軍馬。没一件欠

缺。高祖領的軍多有逃亡的。蕭何在關中便發人來補了。又著他子孫兄弟少壯的都做軍。高祖滅了項羽。即帝位。封蕭何做酇才何切又音翼侯。

食邑八千户。位次第一。衆功臣都來爭功。高祖説與衆人道。你諸人獨一身根我。多的不過兩三人。蕭何全家三四十人根著。我。他守關中。輔佐我

成帝業。功勞又大。務定著。蕭何位第一。子孫世世受封。

{{{caption}}}

張良。表字子房。祖上是韓國的人。漢高祖皇帝初做沛公時。將數千人到下邳。張良歸從了高祖。常把太公兵法説與高祖。高祖心喜。用他計策。張

良將兵法説與别人。便都不省。張良知高祖有天命。因此上根著不去及高祖引兵入咸陽。秦王子嬰投拜了。高祖得了秦國。看見宫室。帷賬狗馬。

寳玩。婦女。甚多。心裏要留在宫裏住。樊噲諫高祖。不肯聽。張良諫説。秦朝因為無道。所以沛公得這裏。與天下的人除了害。正當儉素方好。如今纔

到秦國便要快活。又和秦一般了。人説的忠言。雖是逆著耳。𨚫成得事。便如苦味的藥。雖是苦著口。𨚫醫得病。高祖聽他説了。便領著軍馬還到霸

上劄營。後來項羽怒高祖閉了函谷關門引兵攻破了關。駐劄在鴻門下要來攻高祖。項羽的叔父項伯。和張良是舊朋友。夜間騎著。馬走到高祖

營外。悄地裏喚張良。著張良撇了高祖和他一搭兒走去。張良説。我根了沛公幾年今有急。難。便走去是不義了。便入去説與高祖。與高祖設策。請

項伯飲酒結親。著項伯和解項羽。第二日。張良根隨高祖到鴻門謝項羽。飲酒中間。范增要害高祖。張良出外。著樊噲入去護衛高祖。高祖因而得

脫去。張良後為高祖計謀。委任韓信。彭越。黥布。三人為。將。滅了項羽。高祖即帝位。著張良自揀齊地三萬户。封做侯。張良辭不敢受。高祖封他一萬

户。做留侯。{{{caption}}}

汲黯。乙减切表字。長孺濮音卜陽人。漢孝武皇帝時。做官在朝。他的性忠直。武帝曾對臣宰每説。我欲要行仁義。你衆臣宰以為如何。汲黯奏説。陛

下心多私欲。却要外施仁義。怎地學得堯舜治天下。武帝大怒。退朝。對衆臣宰每説。汲黯這般不曉事。衆臣宰都怪責汲黯。汲黯對衆人説。天子置

立公卿宰臣。恐怕有不是的事。要衆人匡正。你衆人如何阿諛順承天子的意。將天子陷扵不義。縱然愛惜身子不肯正諫。豈不羞辱了朝廷。衆臣

宰皆服他説。武帝後來稱他可比古時社稷之臣。

{{{caption}}}

魏。相。表字弱翁。濟陰定陶人。漢孝宣皇帝時。除御史大夫。那時大將軍霍光没了。宣帝想他已前功勞。著他兒子霍禹做右將軍。侄兒樂平侯霍山

領尚書事。魏。相實封奏説而今霍光没了。又著。他兒子做大將軍。又著他侄兒掌朝廷政事。他一家人都有權勢。必是驕。縱了。主上若减了他家的

權柄。便安了國家。又全了功臣的子孫。宣帝依著他説。陞他做丞。相。封高平侯。既做了丞。相。和那御史大夫丙吉。同心輔佐朝廷政事。天下太平。漢

朝好宰。相。以前數蕭何。曹叅。以後只數魏相。丙吉。{{{caption}}}

鄧禹。表字仲華。南陽人。小時和後漢光武皇帝。同在長安讀書。光武起兵。鄧禹根尋到河北。勸光武延接賢士。務得人心。立高祖的事業。救萬民的

性命。光武大喜。著鄧禹就賬裏歇宿。每事與他商議。任用各將官。都問鄧禹。人人都用得停。當。曾。將數百萬兵不肯妄投一箇人。天下已定。便去了

甲兵。還修儒業。有兒子十三個。各教他學一件藝業。修整家法。教訓子孫。遵守國家法度。俸祿外。并不營添産業。光武極敬重他。除做太傅。封高密

侯。二十八。將中是第一個人。畫像在南宫雲臺上。

{{{caption}}}

鄭衆。表字仲師。河南開封人。漢明帝時。除做給事中。又做越。騎司馬。那時北裹胡人要與漢朝和親。明帝差鄭衆拏著漢家旌節。去做。使臣。胡人要

鄭衆拜。鄭衆不肯拜。胡人的王子惱了。把鄭衆圍守著。不與飯食吃。要他降服。鄭衆不肯服。㧞刀在手説誓。胡王害怕放了。著人送鄭衆回還到京

城。章帝即位。又要差鄭衆去。鄭衆奏説。臣不忍拿著。大漢的旌節。去胡人氈賬裹拜。後胡人來漢朝。章帝胡人鄭衆不服胡王的緣故。胡人説鄭

衆的意氣壯勇。蘇武也不及他。章帝喜悦。除鄭衆做軍司馬。使。{{{caption}}}

陳球。音求表字伯真。下邳淮浦人。後漢順帝除他做御史。那時桂陽有賊李研等。群聚刼掠。州縣家拿捕不得。大尉楊秉薦陳球做零陵太守。陳球

到了零陵。擺布捉賊的法度。過了一月。賊知他威名。都散走了。又有軍人朱盖。結交著桂陽賊胡蘭。領著二三萬人來攻零陵。城中的人害伯。吏人

每都來對陳球説。而今賊來攻城。可將家裹老小逃趓去。陳球聽得大怒。説道太守分了國家虎符。管著。一郡。怎肯顧戀妻子。阻了國家的威勢。再

有説的便斬了。却和城裹人緊守著邵城子。和賊相抵十來日。朝廷差中郎將度尚來救。陳球和度尚共破了朱盖。賜錢五十萬。又著他一箇兒子做官。 {{{caption}}}

諸葛亮。表字孔明。琅邪郡陽都人。大有才德。隱居南陽。蜀先主先不識得他。有徐庶在先主行舉薦。先立親自去探他三次。方與先主厮見。輔佐先

主成帝業。做丞相。章武三年先主病在永安宫。著人去成都府取諸葛亮來。分付與他立後立的事。先主對他説。我看著你的才能過魏帝曹丕十

倍。你必然能安定我的國家。我的兒子劉禪如可輔佐。你便輔佐他。若是不才。你可自做。諸葛亮哭奏先主説。臣當盡心盡力。以死報陛下。先主没

後。諸葛亮輔佐後主。出。將入。相一十二年。國治兵强。魏吳兩國都不敢伐蜀。他曾對後主説。臣成都有桑樹八百株。有薄田五十頃。足了子孫的衣

食。若臣死時。必不教家中。有餘剩的匹帛。庫裏不教有餘剩的錢財。到死後果然。謚音示忠武侯。

{{{caption}}}

顧雍。表字元歎。蘇州人。吳王孫權時。封顧雍做醴陵侯。伐孫劭做丞。相。顧雍凡選用文武的。將吏官員。務要人人盡他的材能。委用品職。心中無偏

曲。又訪問得民間不便的事。及官人每的好惡。都密地裏著。朝廷知道但有行得好的事。都歸與朝廷。不敢教外人知道。孫權以此重他。常與他議事。

{{{caption}}}

王導。表字茂弘。瑯邪郡臨沂音移縣人。東晉元帝時。做丞相。他的性公忠。行的政事寛大。薦引賢才。撫安百姓。成就元帝中興的功業。元帝魯因喫

酒妨廢國事。王導進諫。元帝將酒鍾覆了。終身不吃酒。王導房族的哥哥王敦謀友。王導奏知明帝。先設兵防備。及王敦反了。明帝著王導做大都

督。總兵平王敦。王導寫書與王敦的哥哥王舍説道。先皇帝中興恩德在民。你兄弟無故友逆。人人憤怒。我一門受國家的厚恩。今日總兵在此。寧

可做忠臣死了。不做逆黨求生。以後王敦死。賊黨都平了。王導做三朝丞相。倉裏無積下的米榖。身上無重穿的絹帛。一心只忠君愛國。做到司徒。

封始興公。







永樂的大典卷之四百八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