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八百二十一 永樂大典
卷之八百二十二
卷之八百二十三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二十二      二支

詩話六十四

維揚志李紳。鎮廣陵。有少年甚踈簡來謁。晤對間。言曰。尚書先寄元。相公詩云。悶勸迂辛酒。閑吟短李詩。且曰辛大性迂嗜酒。李二十短而能詩。少

年。即丘度子也。謂李公曰。短李每憶白二十二丈詩曰悶勸平昔酒。關吟世上詩。李白辛大有此狂。見吾敢不存舊矣。 李。相國蔚。鎮淮南。李嶸獻

詩云。鷄樹烟舍瑞氣凝。鳳池波待玉山澄。國人乆倚東關望。擬築沙堤到廣陵。後果入相。 杜邠公守揚州。耽於游宴。宣宗除崔鉉爲代。以詩送之

曰。一方獄市獲來蘇。揚州押衙傳希。聞御詩。即教習來蘇隊舞。以迎崔公。杜頗衘之。致政歸洛。每遇維揚人必問曰。來蘇健否。謂傳希也。 江都王

緒。霍王元執之子。善畫鞍馬。老杜詩云。國初已來畫鞍馬。神妙獨數江都王。 崔涯張祐齊名。每題詩倡肆。譽之則車馬繼來。毁之則杯盤失錯。嘲

曰。凖得蘇方木。猶貪玳瑁皮。懷胎十箇月。生下崑崙兒。又曰。布袍披襖火燒氈。𥿄補箜篌麻接絃。更着一雙皮屐子。紇𨁃紇塌出門前。又嘲李端端

曰。黄昏不語不知行。鼻似烟窗耳似鐺。獨把象牙梳插鬢。崑崙山上月初生。端端道旁見二子再拜祈哀。乃重贈曰覓得黄騮鞁綉鞍。善和坊裹取

端端。揚州近日渾成着。一朵能行白牡丹。於是賓客競臻其户。或曰。李家娘子纔出墨池。便登雪嶺。何其一日黑白不均。 張祐。客淮南。幕中赴宴

時。杜紫微爲支使。座中有屬意處。索骰子賭酒。牧之微吟曰。骰子巡巡裹手拈。無因得見玉纖纖。祐應聲曰。但知報道金釵落。髣髴還應露指尖。

唐世鹽鐵轉運使在揚州盡斡利權。商賈如織。故諺稱揚一。益二。謂天下之盛楊爲一。而蜀次之也。杜牧之有春風十里珠簾之句。張祐詩云。十里

長街市井連。月明橋上看神仙。人生只合揚州死。禪智山光好墓田。王建詩云。夜市千燈照碧雲。高樓紅袖客紛紛。如今不似時平日。猶自笙歌徹

曉聞。徐凝詩云。蕭娘臉下難勝淚。桃葉眉頭。易得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無頼是揚州。其盛可知矣。自畢師鐸孫儒之亂。蕩爲丘墟。楊行宻復葺

之。稍成壯藩。又毁於顯德。本朝承平百七十年。尚不能及唐之什一。今日真可酸鼻也。 章孝標及第後作詩。寄淮南李相國紳云。及第全勝十政

官。金湯鍍了出長安。馬頭漸入揚州路。爲報時人洗眼看。紳亟以一絶箴之曰。假金方用真金鍍。若是眞金不鍍金。十載長安得一第。何須空腹用

高心。 李。相國紳。鎮揚州。請章孝標賦春雪。孝標曰。六出飛花處處飄。粘窗拂砌上寒條。朱門到曉難盈尺。盡是三軍喜氣銷。紳覧詩撃節稱賞。

越水李主簿遊廣陵。迨春未返。其姬寄詩曰。去時盟約與心違。秋日離家春不歸。應是維揚風景好。恣情歡笑到芳菲。答曰。偶到揚州悔别家。親知

留滯不因花。塵侵寳鏡雖相待。長短歸時不及瓜。 崔涯妻。雍氏。揚州總校之女。雍族以崔有詩名。資贍甚厚。崔略無恭敬。但呼妻父雍老而已。雍

杖劔呼女謂崔曰。某河朔之人。唯習弓馬。養女合嫁軍門。徒慕士流之德。小女不可别醮。便令剃髮爲尼。涯悲悔慟别留詩曰。隴上流泉隴下分。斷

腸嗚咽不堪聞。姮娥一入宫中去。巫峽千秋空白雲。 王公禹偁言事。出知揚州。以詩送人云。若見鼇頭如借問。爲言棖也减剛腸。 唐世五月五

日。揚州於江心鑄鏡。以進國朝。翰苑撰端午貼子詞。多用其事。然遣詞命意工拙不同。王禹玉云。紫閣瞳矓隱曉霞。瑶墀九御薦菖華。何時又進江

心鑑。試與君王郤衆邪。李邦直云。艾葉成人後。榴花結子初。江心新得鏡。龍瑞護仙居。趙彦若云。楊子江中方鑄鏡。未央宫裏更飛符。菱花欲共朱

靈合。驅盡神姦又得無。又楊子江中百鍊金。寳奩疑是月華沈。爭如聖後無私鑑。明照人間善惡心。又江心百鍊青銅鏡。架上雙鈿翠縷衣。李士美

云。何須百鍊鑑。目勝五兵符。傳墨卿云。百鍊鑑從江上鑄。五時花向帳前施。許冲元云。江中今日成龍鑑。苑外多年廢鷺陂。合照乾坤共作鏡。放生

河海盡爲池。蘇子由云。楊子江中寫鏡龍。波如細縠不摇風。宫中驚捧秋天月。長照人間助至公。大槩如此。唯東坡不然曰。講餘交翟轉回廊。始覺

深宫夏日長。楊子江心空百鍊。只將無逸監興亡。其輝光氣熖可畏而仰也。若白樂天諷諌鏡篇云。江心波上舟中鑄。五月五日午時鏡。背有九五

飛天龍。人人呼爲天子鏡。又云。太宗常以人爲鏡。監古監今不監容。乃知天子别有鏡。不是揚州百鍊銅。用意正與坡合。予甞有一聯云。願儲醫國

三年艾。不博江心百鍊鍊銅。然去之逺矣。端午故事。莫如楚人競渡之的。盖以其非吉祥。不可施諸祝頌。故必用鏡事云。見洪邁隨筆。韓魏公知揚州。

王荆公爲僉判。以魏公非知我者。每曰。韓公但形相好耳。作畫虎圖詩詆之云。壮哉非熊亦非貙。目光夾鏡當坐 。横行妥尾不畏逐。顧盻欲去仍

躊躇。卒然一見心爲動。熟視稍稍摩其鬚。固知畫者巧爲此。此物安肯來庭除。想當盤礡欲畫時。睥睨衆史如庸奴。神閑意定始一掃。功與造化論

錙銖。悲風颯朔吹黄蘆。上有寒雀驚相呼。槎牙死樹鳴老烏。向之俛噣如哺雛。山墻野壁黄昏後。馮婦遥看亦下車。 王逢原集中。佳句颇多多。如瓜

洲渡云。風力引雲行玉馬。水光連日動金蛇。最爲膾炙人口。 歐公自揚州移汝州。作西湖詩云。緑芨紅蓮畫舸浮。使君那復憶揚州。都將二十四

橋月。換得西湖十頃秋。後東坡復自汝移揚。作詩云。二十四橋亦何有。換此十頃玻璃風。用歐公詩也。 馬仲甫。居揚州。於九曲池買地築亭。名曰

借山。有詩警聯云。平野緑陰蔽。亂山晴黛浮。 陳亞。㓜孤育於舅家。舅爲醫工。人呼作衙推。亞登第。人皆賀其舅。亞有詩云。張公喫酒李公醉。自古

人言信有之。陳亞今年新及第。滿城人賀李衙推。 諫議大夫鮮于子駿。守揚州。甞至隋煬帝九曲池等處。郡人秦少游。和詩云。司花人逺木陰陰。

益用煬帝司花女事也。 東坡通判杭州。道過雄揚。劉貢父。劉莘。老。孫巨源。適相會。東坡以三人字賦詩之貢父。時通判秦州也。莘老以言事謪湖

南。故詩中云。莫落江湖上。遂與屈子鄰。始坡與巨源同朝。坡不報巨源之謁。頗有纖介之嫌。至是講解詩云。人情貴往返。不報生禍根。遂令平生友。

終歲不及門。盖以此。 東坡廣陵詩。用屬釵事。盖用劉言史詩云。空聞隋苑耕人說。拾得蒼苔古鳳釵。 田承君云。王居卿。在揚州同孫巨源蘇子

瞻。適相會。居卿置酒曰。踈影横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黄昏。此林和靖梅花詩。然而詠杏與桃李皆可。東坡曰。可則可。但恐杏與桃李不敢承當。一

座大笑。 東坡守維揚。於石塔寺試茶詩云。禪窗麗午景。蜀井出冰雪。坐客皆可人。鼎器手自潔。正謂諺云三不點也。 戴良詞罷洪府監兵過廣

陵。爲東坡公出所獲西夏刀劔。東坡命晁無咎作詩贈之。三郎少日如乳虎。代父搏賊驚山東。硬弓長箭取官職。自說九戰皆先鋒。將軍奮勇饋不

繼。痛惜靈武奇謀空。城頭柳榆不俛走。壯士志屈羞填胸胷。平生山西踏霜雪。洪府下濕號兒童。聞名未識二十載。初見長揖東坡公。銳頭短後凛八

尺。氣似飲井垂簷虹。只今不語當陣立。望見已是千夫雄。往年身奪五刀劔。名玉所環犀兕同。晨朝携來一府看。竊指𥝠語驚庭中。紅妝擁坐花照

酒。青萍㧞鞘堂生風。螺旋鉎鍔波起脊。白蛟雙挾三蒼龍。試人一縷立禠魄戲客三招森動客。東坡喜爲出好礪。洮鴨緑石如堅銅。收藏入匣人意

定。蛾眉稍進琉璃鐘。太平君子尚少比。必戒邾小母荓蜂。舞千兩階庶可睹。跳空七劔今何庸。我爲蘇公起揚觶。雅歌緩带聊堪同。從公請礪歸作

硯。聞公甞諫求邊功。 東坡至揚州。獲二石。其一緑色。岡巒迤邐。有穴達于皆。其一正白可鑒清。以盆置几案間。忽憶在穎州日。夢人請住一官府。

榜曰仇池。覺而誦杜子美時云。萬古仇池穴。潜通小有天。乃戲作小詩爲僚友一笑。夢時民是覺時非。汲水埋盆故自癡。但見王峰横太白。便從鳥

道絶峨眉。秋風與作烟雪意。曉日今涵草木姿。一點空明是何處。老人真欲住仇池。又云。僕所藏仇池石。希代之寳也。王𣈆卿以小詩借觀。意在於

奪。不敢不借。然以此詩先之。海石來珠宫。秀色如蛾緑。坡陀尺寸間。宛轉陵巒足。連娟二華頂。空洞三茅腹。初疑仇池化。又恐瀛洲蹙。殷勤嶠南。使。

饋餉淮東牧。得之喜無寐。與汝交不瀆。盛以高麗盆。藉以文登玉。幽光先五夜。冷氣壓三伏。老人生如寄。茅含乆未卜。一夫幸可致。千里常相逐。風

流貴公子。竄謫武當谷。見山應已猒。何事奪所欲。欲留嗟趙弱。寧許負秦曲。傳觀慎勿許。間道歸應速。 東坡自揚州召還郊禮後。有次韻蔣穎叔

錢穆甫從駕景靈宫二詩。一云。歸來病鶴記城闉。舊踏松枝雨露新。半白不羞垂領雪。軟紅猶戀屬車塵。雨收九陌豐登後。日麗三元下降辰。粗識

君王。爲民意。不才何以助精禋。王仲至。和之。末云。誰知第七車中客。天遣歸來助慶㮒。坡稱嘆乆之。盖漢兒寬甞出爲揚州刺史。後自揚州召還。陪

武帝郊杞。乘車在駕前。帝回至渭橋上。見一婦人洗乳于渭水上。帝遣問之。婦人曰。第七車中客知我也。上使使問是兒寬寬奏曰。天上長乳星。祭

祀不潔即見。帝𢥠然。坡時爲尚書。亦乘車在駕前。 劉季孫能詩。善用事。送孔宗翰知揚州詩云詩書魯國眞男子。歌吹揚州作貴人。人多稱其精

當。 吕申公守維揚。秦觀以舉子謁見。時適中秋。雲山閣新成。宴客其上。公素聞秦才名。即煩撰樂語云云。公得之大喜。即召同席禮爲上客。是夕

却微陰。秦復别作云。自是我公多惠愛。却回春色作秋陰。 參寥云。舊有一詩寄少游。少游和云。樓閣過朝雨。參差動霽光。衣冠分禁路。雲氣繞宫

墻。亂絮迷春閣。媽花困日長。平康何處是。十里带垂揚。孫莘老。讀此詩至末句云。這小子又賤相發也。少游後編淮海集遂改云。經旬率酒伴。猶未

厭長楊。清老者。金華俞子忠也。黄庭堅與共學於淮南。元豐甲子。相見於廣陵。荆公欲使之脫逢掖。著僧伽。奉香火於半山宅寺。所謂報寧禪院

者。後數年見之。儒冠自若也。 因戲。和清老詩云。索索葉自兩。月寒遥夜關。馬嘶車鐸鳴。群動不遑安。有人夢超俗。去髮脱儒冠。平明視清鏡。政爾

良獨難。子瞻屢哦此詩。以爲好也。 高宗爲康王日登平山。幸大明寺。見寺中白菖薄一盆。高三尺許。甚異之。遂留題曰。惟不識泥土。堆根抱玉泉。

今寺僧智嵩聯句云。錐離巖谷伴。也則翠千年。帝顧智嵩曰。若亦能詩邪。未幾。空中虹霓現。再令僧賦之云。水染青紅带一條。和雲和雨繫天腰。玉皇

爲厭皇宫倦。故築空中萬丈橋。帝大稱賞。 高英秀者。吳越國人。好駡滑稽。甞譏罪隱揚州詩云。雲中鷄犬劉安過。月裏笙蕭焬帝歸。定是見鬼詩也。

右司郎中麋公師旦。慶元乙夘歲將命錢客。以十一月旣望。回次揚州。因游平山堂。恍如疇昔所嘗到。獨嘆惜壁間字晝。堂前楊柳之不存耳。翌

日絶江適其兄倅京口。即移柳數十本屬楊帥趙子固爲補植且寄詩云。壁上龍蛇飛去乆。堂前楊柳補來新。一生企慕歐陽子。重到平山省後身。

是夕舟行。昆弟對語至戊夜方寢。農起視之則公已逝矣。先是公登第時。過婦家于姑蘇之黄渡。飲于圃。夜半忽屏間有大書太師字。秉燭聚觀。墨

影隨滅。人謂公它日必逺到。至是始悟歐陽公官。止於太子太師。益驗後身之句云。新安志中都一士大夫家。收江南李後主書一詩云。銅壶漏滴

初盡。高閣鷄鳴半空。催起五門金鎖。猶垂三殿珠籠。階前御柳摇緑。仗下宫花散紅。鴛瓦數行曉日。鸞旗百尺春風。侍臣蹈舞重拜。聖壽南山永同。

下有馮延已三字。 石敏若學士橘林文。汪彦章内翰龍溪集。并行於世。二集之詩相犯甚多。如鳥聲應爲故本好。梨雪欲將春事空。山色總兼溪

色好。松聲長作竹聲寒。員郭生涯千畆竹。長年心事四愁詩。千里江山漁苗晚。十年燈火客氈寒。日邊人去雁行斷。江上秋高楓葉寒。天闊鳥雙下。

山寒人獨歸。及阻風餘千渡。咏水晶數珠。次蘇養直韻寄黄元功。阻風雨辟邪渡寄王仲誠。客至夏夜示友人等詩。皆全篇見於兩集。未知果誰作。

設皆内翰所爲。則橘林中詩。本自無多。去此。遂空冀北之群矣。出漁隱叢話。漁隱者。續溪胡待制。長子。名仔萬。居具興。自號苕溪漁隱。郡西北黄山。

有三十六峯。與宣池接境。巖岫秀麗可愛。仙翁釋子多隱其中。山有湯泉色紅。可以澡瀹劉宜翁嘗游焉。題詩寺壁有曰。山有靈砂泉色紅。滌除身

垢信成功。不除身上無明業。只與山間衆水同。宜翁名誼。元豐間。自廣東移江西皆持使節。上䟽議新法勒停。或云冝翁晚得道不出。東坡紹聖所

與書可見矣。誼䟽云。自唐朝庸調法壞。五代至皇朝。稅賦凡五增其數矣。今又大更張。不更其本。斂愈重。民愈固。爲害凡十。又言變祖宗法者。陛下

也。承意以立法者。安石也。討論潤色之者。惠卿曾布。章惇。之徒也。其語激切深至。内批云。誼張皇上書。公肆誕謾。上惑朝廷。外摇衆聽。可特勒停。廣

䘵天禧二年尚書員外郎舒雄。序職方曹公詩云。近世詩人之作。多䧟輕巧雕刻。大喪風雅。惟君之詩。立意措辭。以平澹雅正爲本。渾金璞玉。得

於自然。其體致高逺。有王右丞。孟處士之風骨。如贈漁父云。逍遥五湖上。活計一竿頭。覧金員外岳詩集云。却爲吟新句。不成彈古琴。喜友人過隱

居云。旋收松上雪。來煮雨前茶。山居書事云。雲生枕上藤床冷。火迸爐中藥鼎香。此深到古人之趣也。政和間葛勝仲來宰休寧。得其詩而讀之。謂

句法隽逸。又謂屬辭精深。且知公以經術德義。高蹈州里。與潘魏二徵君。和靖林居士篇什。嘗相往來。每慨嘆之。而恨不及見也。公名汝弼。字夢得。

自號松蘿山人云。愛日齋襲抄杜詩結語多用安得二字。洗兵馬云。安得壯士挽天河。净洗甲兵長不用。石荀云。安得壯士提天綱。再平水土屖奔

茫。蓋全法大風歌。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豈小力。量敢道哉。不惟此爾。遣興云。安得廉頗將。三軍同晏眠。喜雨云。安得鞭雷公。滂沱洗吳越。大表行云。

安得如鳥有羽翼。托身白雲還故鄉。光祿阪行云。安得。更似開元中。道路只今多擁隔。茅屋爲秋風所破歌云。安得大厦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

歡顔。王兵馬使二角鷹云。安得爾輩開其群。驅出六合梟鸞分。晚登瀼上堂云。安得隨鳥翔。迫此懼將恐。晝夢云。安得務農息戰鬬。普天無吏横索

錢。早秋苦熱云。安得赤脚踏層氷。後苦寒云。安得春泥補地裂。同谷縣歌云。安得送我置汝傍。多壯語也。 曾見詩話稱陳無已詩。寒巷聞驚犬。鄰

家有夜歸。較之劉長卿。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本非蹈襲。 鄭毅夫草冨相制有詩云。中。便傳宣内翰家。君王令草侍中麻。紫泥金印封題了。紅

燭才燒一寸花。近趙汝談詩。宫井城鴉欲動時。春猿夢斷北山移。攬衣擬草歸田賦。猶是金蓮燭半枝。鄭矜敏捷。趙乃思退。辭致各清麗。 侯鯖録。

記鄭俠上書事作。悉治平時往還厚善者。俠家搜得晏叔原與俠詩云。春風自是人間客。主張繁華得幾時。裕陵稱之即令釋出。余聞劉潜夫。端明。

少年落梅詩云。東風謬掌花權柄。却忌孤高不主張。遂得罪。比。興似不相逺。所遭乃自兩途也。 陶詩。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少陵東樓詩。雖有

車馬客。而無人也喧。就古語一轉。正使事之法。如莊子外篇。忘足屨之適也。忘要帶之適也。東坡九日云。要適忘帶。足適忘屨。却乍讀似與莊子意

别。亦是不爲古事所使也。 荆公詩多舉正觀。蓋追懷盛時。托。興前代。使後來讀之如。少陵武德開元際。蒼生豈重攀。可悲矣。嘆息行云。官驅群囚

入市門。妻子慟哭白日昏。市人相與說囚事。破家劫錢何處村。朝廷法令亦寬大。汝罪當死誰爲冤。路傍年少嘆惜汝。正觀元元之子孫。河北民云。

生近二邊長苦辛。家家養子學耕織。輸與官家事戎狄。今年大旱千里赤。州縣仍催給河役。老。少相携來售南。南人豐年自無食。悲愁白日天地昏。

路傍過者無顔色。汝生不及正觀中。斗粟數歲無兵戎。傷今思古之義具焉。又其詩曰。歡樂欲與少年期。人生百歲常苦遲。白頭富貴何所用。氣力

但爲憂勤衰。願爲五陵輕薄兒。生在正觀開元時。鬬鷄走馬過一生。天地安危兩不知。此意雖寓辭。若少過矣。使生太平盛世。得爲謹厚君子。顧不

可樂哉。比見石九成文詩云。忽思往事三代前。今有罪者亦可憐。與嘆息行意近。荆溪集中有云。嗟汝建隆元元之子孫。爲紹定己丑秋天台水灾。

而作亦用荆公語。其聲愈悲矣。 李伯玉縝漢。老參政之子。號萬如居士。有梅花百咏。後莆田林子眞。同子常合賦梅十絶句。劉潜夫端明喜其有

志。爲。和韻至十叠。或以伯玉詩呈劉公。公擬異日當效李體。别課百首不果作。二林遂成百梅卷。劉公題其後有云。和萹亹亹逼衰陳。肯犯齊梁一

點塵。一時騷人名士相踵用韻。劉公亦云。或縉紳先生。或江湖杜友。體製各異。出而用世者。其言瀏麗。處而求志者。其言高雅。余中襲至今集中可

見者。蓋以賦詩答之。及題識之語略存姓名。抑揚間亦寓焉。如建陽魏司理。定清。仙溪陳邁。高則。皆稱其鑄詞押韻用事。黄户曹祖潤。和在諸人後。

無一句一字相犯。特記其警策。終云。小哉苟令香三日。甚矣桓公臭萬年之句。雖老夫亦避三舍。户曹之族父珩。亦繼作。則以其首首不相犯。句句

皆自鍜。若粹衆長。倩他手而成。亦摘奇記之。清漳江諮龍。東隴徐用虎。晚。和者。謂篇篇有新意。若自倡首且别爲義䟽。劉公復有答以詩者。併舉其

槩於林知録仲嘉云。直須着意描香影。和靖宗人合咏梅。於吳堯云。即今同杜餘千首。當日孤山止一聯。於趙志仁監薄時。願仲白之子云。詩至山

中不可加。郎君吟筆又名家。山中。仲白别號。於何謙云。字字追還水部公。篇篇壓倒後村翁。於方司法元吉云。處士骨寒誰得髓。老夫鼻塞尚聞香。

請君摘出驚人句。玉篴横吹入樂章。於方監鎮楷云。百首初成六十餘。朝塗莫改費居諸。於王教景長云。盤屈高才入短章。卷中字字挾冰霜。直探

寳藏珠盈掬。倒瀉金莖露浣腸。於三山林天麒云。不敢䄂歸防電取。殷勤反璧錦奚囊。於方至貢元云。貧兒籬下看花窠。曾見千枝玉雪縻。畫得逃

禪三昧少。詩如無住一聯多。於方蒙制幹云。出香影外别啇量。盡擷精英發秘藏。難把微酸諧衆口。只消一白賽宫妝。於陳珽判官云。抹黛村眉嫌

醜恠。約黄宫額費妝塗。於𡊮卿。相子云。百篇端可補詩亡。於總管陳汝一云。和者肩摩似堵墻。君侯殿後獨軒昂。集中不著酬答。而嘗。和韻者。當復

幾人矣。梅絶句以十計。維揚公濟蟠。通守錢塘。賦此。東坡。和之。再。劍南詩亦兩賦十。十而百。李民之後。莆田唱詶爲盛。 讀東坡詩。天形倚一笠。地

勢轉兩輪。五霸之所連。毫端栖一塵。功名半幅紙。兒女浪苦辛。所見者。真超然萬有之表。較韓詩下視禹九州。一塵集毫端。遨嬉未云幾。下已億萬

年。問有夸奪子。萬墳厭其巓。此更壯偉矣。又如我行西北隅。如渡月半弓。登高望中原。但見積水空。又我觀大瀛海。巨浸與天永。九州居其間。無異

蛇盤鏡。空水兩無質。相照但耿耿。此老眼目如許廣大。收拾句語中。决非小力量也。少陵登慈恩寺塔。俯視但一氣。焉能辨皇州。亦此類。歐陽公玩

月云。天刑積輕清。水德本虛靜。雲收風波止。始見天水性。澄光與容。上下相㴠映。乃於其兩間。皎皎挂寒鏡。却是先得東坡鑒空閣詩意度。張

季長縯。賦梅自序云。余往歲。和任子淵梅花詩有云。夢隨影瘦溪横月。詩與香深竹擁門。子淵喜曰新語也。又。和張惠之詩云。有月嬋娟來伴住。無

人寂寞。爲誰香。薛元發屢相嘆曰。清語也。後在雙峯戲。和陳齊正詩云。醉餘釵擁横枝睡。夢破香隨淺笑來。查元章偶見之笑曰。韻語也。舉酒相飲。

今千數年矣。子淵。元發。元章。皆下世。念之悵然。乆不復爲梅賦詩。徘徊月庭。雙樹盛開。幽香襲人。偶成一章刻琢之詞。不能復爲子淵元發所稱。而

綺靡之習。亦不能復爲元章所笑。老懷真如止水也。詩曰。向來懶不賦梅詩。禪榻忘機鬢已絲。月户忽逢雙玉立春風又嘆一年期。樓高縹緲明霜

影。竹冷横斜浸雪枝。尚笑聞塵除未盡。暗香猶着夢魂知。今劍南集有次韻張季長梅詩。倚橋臨水似催詩。戲伴鵝黄上柳絲。萬里西湖驚日斷。二

年東閤憶幽期。插瓶直欲連全樹。簪帽憑誰揀好枝。一味凄凉君勿嘆。平生初不願春知。務觀在蜀。與張厚善。暮年猶懷之不已。間寓於萹什。起脩

史時。且欲引類不果。或云。李季章參政其婿也。褰衣步月踏花影。炯如流水㴠青蘋。坡詩也。寒藤老木被光景。深山大澤皆龍蛇。魯直詩也。古今

描寫月物影。有此入神之茟。 陸務觀詩。鴨緑桑乾盡漢天。傅烽自合過祁連。功名在子何殊我。惟恨無人怏着鞭。用此視世間事。稍恢廓矣。文公

答陳同父逢。時報主之說有云。就其不遇。獨善其身以明大義於天下。使天下之學者。皆知吾道之正而守之。以待上之使令。是乃所以報不報之

恩者。亦豈必進爲而撫世哉。佛者之言曰。將此身心奉塵刹。是則名爲報佛恩。而杜子美亦云。四鄰耒耜出。何必吾家操。此言皆有味也。今觀陸詩。

用意不大相逺。書曰。人之有技。若已有之。推此心庶幾焉。功名在子。何異我躬。東坡詩話。 林肅翁。序樂軒詩筌末云。師學之傅豈直以詩。詩又不

傅。學則誰知。後千年無人。已而已而。後千年有人。留以待之。奈何。噫。是模議舒元輿之作耶。蓋元輿玉篆銘曰。斯去千年。冰生唐時。氷復去矣。後來

者誰。後千年有人。誰能待之。後千年無人。義止於斯。嗚呼。主人爲吾寳之。洪景盧。所謂有不可名言之妙者。感今懷古。此意多矣。東方朔云。往者不

可及兮。來者不可待。嚴忌云。往者不可攀援兮。來者不可與期。王文公歷山賦云云。曷時亡乎我之思。令孰見兮我之悲。嗚呼已矣兮。來者爲誰。不

若柳子厚詩。誰謂後來者。當與此心期。猶有以啓來世無窮之思。否則夫子何以謂焉知來者之不如今也。 昌黎咏笋。成行齊婢僕。環立比兒孫。

欒城凌霜自得良朋友。遇雨時添好子孫。亦謂笋也。周禮大司樂孫竹之管注云。竹枝。根之未生者。䟽言若子孫然。荆公籬落生孫竹。正用此。東坡

檳榔生子竹生孫。自注海南勤竹。每節生枝如竹竿木。蓋竹孫也。則别一種竹。題竹閣。蒼然猶是種時孫。是以竹之後出者爲孫。又謂兒子森森如

立竹。此因子孫之盛比竹也。 退之猛虎行猛虎雖云惡。亦皆有匹儕。群行深谷間。百獸望風低。身食黄熊父。子食赤豹麛。擇肉於熊豹。肯視狐與

狸。此言虎慱儔類之盛。百獸畏服。因得逞其大毒。微細不足充吞噬。正畫皆谷眼。眼有百步威。自矜無當對。氣性縱以乖。朝怒殺其子。暮還食其妃。

匹儕四散走。猛虎還孤栖。此言虎恃其威力。以毒儔類。至於孤危。先食熊豹之父子。而終自食其妃與子。凶禍之應也。狐鳴門四旁。鳥鵲從噪之。出

遂猴入居。虎不知所歸。誰云猛虎惡。中路正悲啼。豹來㗸其尾。熊來攫其頤。此言虎已失儔類。狐鳴鵲噪而猴入穴。可食之熊豹。亦得摶噬之。但能

悲啼而已。向之暴惡安在哉。以猛虎雖云惡。起至此云。誰云猛虎惡。威力不是恃。如是。猛虎死不辭。但慚前所爲。虎坐無助死。况如汝細微。此終言

虎之惡極矣。失其儔類取死冝也。當其縱暴。何有於物。一旦索然。求免無所。彼惡之不及虎也。可以孤立自肆哉。故當結以信。親當結以私。親故且

不保。人誰信汝爲。此又言人於所厚者薄。無所不薄。實致禍之道。虎坐失其儔類。遂以殺身。人苟素其親故。鳥能自存。始云亦皆有匹儕。中云匹儕

四散走。末云虎坐無助死。一篇照映處義主風刺。謂爲李宗閔作。或辨其非是。胡邦衡有詩云。夜讀文公猛虎詩云。何虎死。忽悲啼。人生未省向來

事。虎死方羞前所爲。昨日猶能食熊豹。今朝無計奈狐狸。我曾。道汝不了事。喚作痴兒果是痴。必有。爲而述此。如。少陵詩。猛虎憑其威。徃徃遭急縳。

雷吼徒咆哮。枝撑已在脚。忽看皮寢處。無復晴閃爍。人有甚於斯。足以勸元惡。韓詩詳著寡助之禍。杜詩直寓失勢之戒。當互觀以爲世勸。 夢溪

筆談。記商洛間兵官賦詩云。人生必無累。何必買山錢。遂投檄去。頗類坡詞。不如歸去。二頃良田無覓處。歸去來兮。待有良田是幾時。近如徐困子

詩。乃云。俸餘宜辨買山錢。却買端州古硯磚。依舊被梁驅使在。買山之事定何年。 荆公兼并一詩。人議設青苗法。敓富民之利。實本於此。其詩云。

三代子百姓。公和無異財。人主擅操柄。如天之斗魁。賦予皆自我。兼并乃奸回。奸回法有誅。勢亦無自來。俗吏不知方。掊克乃爲材。俗儒不知變。兼

并可無推。利孔至百出。小人私闔開。有司與之爭。民愈可憐哉。是其意雖主抑兼并。而又不欲官爭民利。如寓言詩。昏喪孰不供。貸錢免爾縈。耕收

孰不給。傾粟助之生。物嬴我收之。物窘出使營。後世不務此。區區挫兼并。此正公所主新法。而乃以挫兼并爲非。二篇首尾已似異。又發廪詩云。先

王有經制。頒賚上所行。後世不復古。貧窮兼主并。非民獨如此。爲爲國賴以成。築臺尊寡婦。入粟至公卿。我嘗不忍此。願見井地平。要其立法。豈樂於

病民。特欲自上制其貧冨。使之稍均。豪强無以擅威福耳。古制甚難復而易弊。徒爲感世變者深訾也。又如酬王詹叔奉使江南。訪茶法利害詩。豈

嘗榷其子。而爲民父母。收鹽詩。一民之生重天下。君子忍與爭秋毫。意尤測然者。或謂張景温榷解鹽之類。公卒主之。顧不計民情何如哉。前輩論

之悉矣。公詩云。讀書謂已多。撫事知不足。坡詩亦云。書生苦信書。世事仍臆度。當時一快意。事過有餘怍。吁。書何罪也。栁子厚云。信書成自誤。經事

漸知非。更嘗之餘。能發此意。即善矣。 昌黎題楚昭王廟。丘園滿目衣冠盡。城關連雲草木荒。猶有國人懷舊德。一間茅屋祭昭王。感慨深矣。蘇冷

然洞金陵詩。龍光寺裏只孤僧。去武湖如掌撲平。更上鷄籠山上望。一間茅屋𣈆諸陵。末語慘然類韓公。少陵除架廢畦詩。各存。興寄。除架有功

成者退之意。而秋蟲。莫雀則不悟盛裏者也。廢畦有物窮則剝之意。而悲君白玉槃。謂 時則賤可貴盛。一夫爲足惜。注詩有又别取義。 半山便

遣能參透。猶有唐人是一關。誠齋楊庭秀詩也。一關。殆言一膜之隔未盡透徹者。又有送彭元忠詩。學者初學陳後山。霜皮晚盡山谷寒。近來别具

一隻眼。要踏唐人最上關。此殆楊庭秀學詩法。故數。以爲喻文公報鞏仲至帖云。來喻所云。嗽六藝之芳潤。以求眞澹。此極至之論。然恐亦須先識

得古今體製。雅俗。鄉背。仍。更洗滌得盡腸胃閶夙生葷血脂膏。然後此語方有所措。如其未然。竊恐穢濁爲主。芳潤入不得也。近世詩正緣不曾

透得此關。而規規於近局。故其所就皆不濤人意。此之云關。當異乎楊之說。正。爲學詩者設。如半山之視唐人。直論向上一關爾。 宛陵集中。賦石

昌言白鶻圖詩。雙睛射空眼角聳。筋爪入節韝縧垂。翅排霜刀毛綴甲。雪色愁突秋雲披。當時始得不知價。朝發海東夕九嶷。世爲奇俊玩不足。奪

質移神歸畫師。而今推尚深堂上。燕雀屏絶寧來窺。畫師黄筌出西蜀。成都范尹能具知。范云筌筆不敢次。自養鷹鸇觀所宜。毰毛植立各有態。剜

奇剔恠乃肯爲。尋常飼鷹多捕鼠。捕鼠徃徃驅其兒。其兒。長大。好飛走。其孫賣鼠迭又衰。范君語此亦有味。欲戒近習無他移。此即事垂戒。異夫品

藻丹青之作。題下自注得黄筌事。於景仁按東齋記事。黄筌。黄居寀居寳。蜀之名畫手也。尤善爲毛翎。其家多養鷹鶻。觀其神俊。以横寫之。故得其

真。後子孫有棄其畫業。而事田臘飛放者。既多養鷹鶻。則買鼠以飼之。又其後。世有捕鼠爲業者。其所置習不可不慎。人家置博奕之具者。子孫無

不爲博奕。藏書者。子孫無不讀書。置習豈可以不慎哉。予嘗爲梅聖俞言聖俞作詩以紀其事。蓋即前詩也。蜀公晚年得謝。追述之館閣如來故事

遂亦且載。當以爲宛陵詩箋。 詩之六言。古今獨少。洪氏云。編唐人絶句七言七千五百首。五言二千五百首。合爲萬首。而六言不滿四十。儘乎其

難也。後村劉氏選唐宋以來絶句。至續選始入六言其叙云。六言尤難工。栁子厚高才。集中僅得一篇。惟王右丞。皇甫補闕。所作妙絶今古。學者所

未講也。使後世崇尚六言自予始。不亦可乎。又云六言如王介甫。沈存中。黄魯直之作。流麗似唐人。而妙巧過之。後有深於詩者。必曰翁之言然。又

云。野處編六言。終唐三百年。止得三十餘篇。予於本朝得七十篇。倍於唐矣。今後村集中多六言。事偶尤精。近代詩家所難也。蕭氏文選叙有云。自

炎漢中業。厥途漸異。退之傳有在鄒之作降將著河梁之篇。四言五言。區以别矣。又少則三字。多則九言。各體互興。分鑣并驅。又云。三言八字之文。

注者。謂韋孟傳楚元王孫代。作四言詩諷王自此始。李陵降匈奴。蘇武别河梁上。作五言詩自此始。三字起夏侯湛。九言出高貴鄉公。三言謂漢武

秋風辭。八字謂魏文帝樂府詩。獨不著古有六言七言者。項平父說詩句二言至八言。以我姑酌彼金罍爲六言。按文章緣起。又始於漢大司農谷

永。予觀嵇叔夜有六言詩十首。視唐人體製固異矣。東坡賦柱杖必以聲言之。如柳真齡鐵柱杖云。忽聞鏗然爪甲聲。又絶句。莫嫌犖确坡頭路。

自愛鏗然曳杖聲。和文輿可洋川園林。橋下龜魚無數在。識君柱杖過橋聲。昔少陵桃枝竹杖引固已云。出入爪甲鏗有聲。於鐵杖尤佳。 少陵。斯

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九馬空。退之送温處士赴河陽軍序。解得空字明白序云。伯樂一過冀北之野。而馬群遂空矣。冀北馬多於天下。伯樂雖

善知馬。安得空其群邪。解之者曰。吾所謂空非無馬也。無良馬也。便如少陵天育驃騎歌。如今豈無腰裊與驊騮。時無王良樂伯死即休。在退之雜

說云。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雖有名馬。祗辱於奴隷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是非少陵句中。箋釋字

魯直還家詩。繫船三百里。去夢無一寸。當用范史楊倫語。倫爲將軍梁商。長史諫諍不合。出㭪常山王傅。病不之官。詔書催發。倫曰。有留死一尺。無

北行一寸。三國志。司馬法將軍死綏。注王沈魏書云。綏部也。有前一尺。無卸一寸。梁馬仙琕曰有留死一尺。無卸生一寸。全蜀本黄詩外集註。於此

句略之。音賢著作。非必有意於古事。自爾語合。箋釋者。揣度不流於鑿。則簡矣。故難。 陳去非云。忽有好詩生眼底。安排句法已難尋。吕居仁云。忽

見雲天香新語。不知風雨對殘書。靜中置心。真與見聞無毫膜隔礙。始得此妙。 吕文靖題天花寺云。賀家湖上天花寺。一一軒窗向水開。不用閉

門防俗客。愛閑能有幾人來。曾文清題其意。大師房云。頭白高僧心已灰。石菖蒲長水蕉開。莊嚴茗事罏烟起。不用關防俗子來。兩詩韻同。意亦合。

視荆公我亦暮年專一壑。每逢車馬便驚精。氣象廣窄可之。 頴川集。吳冲卿大夫秦國挽詩有云。見夫成。相業。聽子得忠臣。自注夫人長子起居

昔將論事。以南遷之憂况於夫人。夫人以當官許焉。吕紫微詩話。以爲孔毅甫學士。建中靖國間作。以見夫爲贊夫。亦云其子傳正安詩。紹聖初。以

左史權中書舍人。欲論事懼親老未敢。夫人聞之。促其子論列。由此遂貶。夫人不以爲恨。復注詩乃蘇子由作。盖誤指爲毅夫矣。按紹聖初。子由必

萊題引喻。失當罷政。吳權中書舍人。命詞有文學。風節天下所聞。及原誠終是愛君之語。罷起居郎。又以爲給舍附吕汲公。與子由謫監光州鹽酒

稅。再竄連州。初章惇復官將召用。吳不書黄惇既。相必追仇也。然去國本坐行子由責詞。蘇公注將論事。或槩言立朝時。詩話遂證其由此遷謫也。

昔梅聖俞挽齊國長公主云。每合夫結友。不爲子求郎。論使事之工則此勝。李商隱詩。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黄昏。足以戒盛滿。而意似迫促。程子

云。未須愁日暮。天際是輕陰。悠然無盡之味。詩家未能及。 陳無已放歌行。魯直以爲顧影徘徊。衒耀太甚。予謂不惜捲簾通一顧。怕君著眼未分

明。誠太衒耀。說與旁人須早計。隨時梳洗莫傾城。亦既感悔矣。老杜。不嫁惜娉婷。五字無已衒。其詞也。後村詩話云。世稱朱慶餘。粧罷低聲問夫婿。

畫眉深淺入時無之句。却不入選。豈嫌其自鬻耶。無已措意偶類此。用魯直法評唐人故亦通。皇甫冉云。借問承恩者。雙蛾幾許長。語獨含蓄。 誰

能更學孩童戲。尋逐春風捉柳花。樂天放柳枝。答劉夢得詩也。誠齋楊民乃有日長睡起無情思。閑看兒童捉柳花之句。得非默閱世變中有感觴。

此靜中見動意。 王直方詩話。東坡平日最愛樂天之爲人。故有詩云。我甚似樂天。但無索與蠻。又我似樂天君記取。華顛賞遍洛陽花。又它時要

指洛陽人。知是香山老居士。又定似香山老居士。世緣終淺道根深。而坡在錢塘。與樂天所留歲月略相似。其句云。在郡依然六百日者是也。洪氏

三筆。論蘇公責黄州始稱東坡居士。其意盖專慕白樂天。白公有東坡種花詩。步東坡詩。别東坡花樹詩。皆爲忠州刺史時作。蘇公在黄。正與白公

忠州相似。因憶蘇詩贈寫真李道士云。知是香山老居士。贈善。相程傑云。我似樂天君記取。送程懿叔云。我甚似樂天。入侍邇英云。定似香山老居

士。而跋云。樂天自江州司馬。除忠州刺史。旋以主客郎中知制誥。遂拜中書舍人。某雖不敢自比。然謫居黄州。起知文登召爲儀曹。遂添侍從。出處

老少。大略相似。庶幾復享晚節閑適之樂焉。去杭州云。出處依稀似樂天。敢將衰朽較前賢。序曰。平生自覺出處老少。粗似樂天。雖才名相逺。而安

分寡求。亦庶幾焉。則坡之名。非偶爾暗合也。盖公雜誌。亦稱蘇公不輕許。何獨敬愛樂天。屢形詩篇。盖其文章。皆主辭達。而忠厚好施。剛直盡言。與

人有情。於物無著。大略相似。謫居黄州。始號東坡。其原必起於樂天忠州之作。予因諸說之作而攷之。東坡之慕樂天。似不盡始黄州。吊海月辨師

云。樂天不是蓬萊客。憑仗西方作主人。倅杭時作。已有慕白之意矣。坡詩註。盧子逸史。會昌元年有南客飄至大山。有人引至一處。見道士坐大殿

曰。此蓬萊山也。宫内院宇數十。而一院扄鎖曰。此白樂。天宫。樂天在中國未來耳。樂天聞之。逐作答客說詩。海山不是吾歸處。歸則應歸兜率天。又

與果上人詩。不須惆悵從師去。先請西方作主人。觀引用此事。知其已慕白也。守膠西。和張子野竹閣見憶云。柏堂南畔竹如雲。此閣何人是主人。

但遣先生披鶴氅。不須。更畫樂天真。或謂此自屬。之子野。元祐經筵賜御書樂天紫薇花絶句。又不獨公以此自擬也。記韓魏公醉白堂。以所得之

厚薄淺深。孰有孰無。較勲名富樂之不同。而以忠言嘉謨效於當時。文采表於後世。死生窮達。不易其操。道德高於古人爲同。迨其自處。則謂才名

相逺。不敢自比。而以由謫籍起爲守。登侍從。豈出處老。少。晚節閑適。安分寡求爲同。若樂天聲伎之奉。固魏公所無。坡後賦朝雲不似揚支别。樂天

豈誠過之戲言也。况已云。但無素與蠻矣。子由暮年賦詩。亦謂時人莫作樂天看。燕望端能畢此身。自注樂天居洛陽日。正與予年相若。非齋居道

場。輙携酒尋花游賞泉石。略無暇日。予性拙且懶。杜門養病。已僅十年。樂天未必能爾也。或當日又以樂天稱子由香山一老。而兩蘇公共之。子由

讀白集五絶句。極論所處同異。今盡抄其詩云。樂天夢得老相從。洛下詩流得二雄。自咲索居朋友絶。偶然得句共誰同。樂天得法老凝師。後院猶

存楊柳枝。春盡絮飛餘一念。我今無累百無思。樂天投老刺杭蘇。溪石胎禽載舳艫。我昔不爲二千石。四方異物固應無。樂天引洛注池塘。畫舫飛

橋映緑楊。潩水隔城來不得。不辭榮杖看湖光。樂天種竹自成園。我亦墻陰數百芊。不共伊家鬬多少。也能不畏雪霜寒。 徐師川題雙廟云。向使

不死賊。未必世能容。樓大防評。不惟自巡逺以來。未有此論。盖亦隱永樂之痛。黄魯直亟稱之。師川乃德占禧之子。德占以給事中計議邊事。没於

兵。吕居仁亦有雙廟詩云。念公不量勢力微。本自不辱國士知。大厦又非一木支。何必如此感槩爲。往昔間元金盛時。公胡不念魴魚歸。亦不往吊

湘江纍。死後聲名何足奇。其論稍異。識者當别會意。陳唐甫。治園池爲栢屋三間。名曰抱膝。葉正則有抱膝齋詩二首。其一云。昔人但抱膝。將軍

擁和鑾。徒知許國易。未信藏身難。功雖愆歲晚。譽已寒區間。今人但抱膝。流俗忌長歏。儒書所不傳。群士欲焚删譏訶致囚箠。一飯不得安。珠玉無

先容。松栢有後艱。内窺深深息。仰視冥冥翰。勿要兩髀消。且合四體胖。徘徊重徘徊。夜雪埋前山。其二云。音駭則難聽。問駭則難答。我欲終言之。復

恐來噂沓。培風鵬未高。弱水海不納。匹夫。負獨志。經史攷離合。手捩二千年。柔條起襄颯。念烈倘天回。意大須事匝。偶然不施用。甘盡齋中榻。寧爲

楚人弓。亡矢任挽踏。莫作隋俟珠。彈射墜埃壗。陳君舉有寄。題抱膝亭詩。稻梁不難謀。軒冕亦。易得。胡爲抱膝翁。惻惻復惻惻。秋風墮碧梧。鳳鳥去

無跡。愁吟草際蛩。兒女淚盈臆。忽然一長嘯。孤響起空寂。令人識雅頌。一唱三歏息。室廬在路傍。耕鑿在民籍。行人聽咲語。稚子共眠食。講書果何

罪。鬚髮又半白。此意太勞勞。此身長抑抑。抱膝且不可。出門更何適。但勿問門外。蓬蒿若千尺。同甫復因書求題詠於文公有云。正則爲作抱膝吟二

首。君舉作一首。詞語甚工。然猶說長說短。說人說我。未能盡暢抱膝之意也。同床各作夢周公且不能學得。何必一一論到孔明哉。亮又自不會吟

得。使此耿耿者無以自發秘書。高情傑句横出一世。爲亮作兩吟。其一爲和平之音。其一爲悲歌慷慨之音。使坐此屋而歌以自適。亦如常對語也。

去僕已别賫五日糧令在彼候五七日不妨。千萬便爲一作。文公辭之曰。抱膝詩以數日修整破屋。扶傾補敗。叢冗細碎。不勝其勞。無長者池臺之

勝而有其擾。以此不暇致思。留此人等候數日。竟不能成。且令空回。伺旦夕有意思。却爲作附便以徃也。二公詩皆甚高。而正則摹寫尤工。卒莫致

意尤篤。令人歏息。所惜不曾向頂門上。下一針。猶落第二義也。又因書促之云。許作抱膝吟。須如前書得兩篇可長諷詠者。不必論到孔明抱膝長

嘯。各家園池。自有各家景致。但要得語言氣味深長耳。又辭之云。抱膝吟亦未遑致思。兼是前論未定。恐未必能發明。賢者之用心。又成虛設。若於

此不疑。則前所云者。便是一篇不押韻。無音律底好詩。自不須。更作也。蓋是時。問答義利王伯之論已寖異。故云前論未定。他日求之不已。其書有

云。連書求作抱膝吟。非求秘書妝撰而排連也。只欲眼前寫景物。道今昔之變一爲和平之音。一爲慷慨悲歌。以娱其索居野處耳。信乎直寫。便自

抑揚頓挫。何必過於思慮以相玩哉。去奴留待幾日儘不妨。願試作意而爲之。則又辭之曰抱膝吟乆做不成。蓋不合先寄陳葉二詩來。田地都被

占却。教人無下乎處也。况今病思如此。是安能復有好語道得老兄意中事耶。其後猶徵促甚力。而文公答語有云。抱膝之約。非敢食言。正。爲前此

所論未定。不容草草下語。須伺他時相逢彈指無言可說。方敢通个消息。但恐彼時又不須更作這般閑言語耳。自淳熙乙巳有請。迨紹熙癸丑。幾

十年汔不許。如曉諾陸務觀老學庵銘。亦不復肯作。先儒語默間。各有劑量也。 淵明五子儼。俟。份。佚。佟。責子詩曰。白髮被兩鬢。肌虜不復實。雖有

五男兒。緫不好紙筆。阿舒已二八。懶惰固無匹。阿宣行志學。而不受文術。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通子垂九齡。但覓梨與栗。天運苟如此。且進杯

中物。黄魯直云。觀淵明此詩。想見其人慈祥戲謔可觀也。俗人便謂淵明諸子皆不肖。而愁嘆見於詩爾。又云。杜子美詩生子賢與愚。何其挂懷抱。

子美困頓於三川。蓋爲不知者詬病。又徃徃譏議宗文宗武失學。故聊解嘲。其詩名曰遣。興可解也。俗人便爲譏病淵明。所謂痴人前不得說夢也。

按東坡詩云。我笑陶淵明明種秫二頃半。婦言既不用。還有責子嘆。蘇公肯亦效痴人說夢耶。予謂淵明和郭主簿詩。弱子戲我前。學語未成音。此事

真復樂。聊用忘華簪。時當初有儼也。又詩命子。嗟予寡陋。贍望弗及。顧慚華鬢。負影隻立。三千之罪。無後其急。我誠念㢤呱聞爾泣。卜云嘉日。占亦良

時。名汝曰儼。字汝求思。温恭朝夕。念兹在慈。尚想孔伋。庶其企而。厲夜生子。遽而求火。凡百有心。奚特于我。既見其生。實欲其可。人亦有言。斯情無

暇。日居月諸。漸免于孩。福不虛生。禍亦易來。夙興夜寐。願爾斯才。爾之不才。亦已焉㢤。蓋所謂阿舒者。先長而名之。末語正近責子意。非不教子。其

成否則天也。此所以爲淵明之達。在彭澤送一力。助其子薪水之勞。與儼等䟽有云。吾年過五十。少而窮苦。每以家弊。東西游走。性剛才拙。與物多

忤。自量爲己。必眙俗患。僶俛辭世。使汝等幼而飢寒。汝輩稚小家貧。每役薪水之勞。何時可免。念之在心。若何可言。則如儼輩。固能服勞家事。特學

業未可知爾。觀遣力給其子則云。此亦人子也。可善遇之。戒儼等同居同財。則云。汝等雖不同生。當思四海皆兄弟之義。豈任其自爲賢愚者。責子

詩。聊洗人間譽子癖。少陵東坡亦戲言之。非不知淵明也。 元稹過華清宫詩。白頭宫女在。闡坐說玄宗。退之過連昌宫詩。宫前遺老來相問。今是

開元幾葉孫。各有意味。劍南詩中亦云。舍北老人同甲子。相逢揮淚說高皇。 雉帶箭詩。原頭火燒静兀兀。野雉畏鷹出復没。將軍欲以巧伏人。盤

馬彎弓惜不發。地形漸窄觀者多。雉驚弓滿勁箭加。衝人决起百餘尺。紅翎白鏃相傾斜。將軍仰笑軍吏賀。五色離彼馬前墮。先儒云。此寫物之妙。

今讀者。如當時周旋其間以爲快。或評汴泗交流詩。鋪叙撃毬之狀同。楊庭秀木犀詩。系從犀首名千木。派别黄金字子金。後鶴山集亦賦此花

云。虎頭點點關金粟。犀首纍纍佩印章。明月上時疑白傳。清風度處越黄香。集人姓字爲對偶。又自注顧虎頭善畫。金粟用之正佳。犀首配虎頭

愈工。而誠齋詩句。殆爲花補傳也。 近時江湖詩選。有可山林洪詩。湖邊楊栁色如金。幾日不來成緑陰。人多傳誦却似梅。宛陵。不上樓來今幾日。

滿城多少栁絲黄晁民客語。記歐公云。非聖俞不能到劍南。藁中聞蛙詩。雖成兩部樂。恨失一編書。與魯直幾兩履五車書。咏物之工。略同機杼。識。

者但評其高下爾。 少陵羌村第三詩。群鷄正亂叫。客至鷄鬬爭。驅鷄上樹木。始聞扣柴荆。父老四五人。問我文逺行手中各有携。傾榼濁復清。苦

辭酒味薄。黍地無人耕。兵革既未息。兒童盡東征。請爲父老歌。艱難愧深情。歌罷仰天歎。四座淚縱横。又贈衛八處士詩。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䍐爲鬼。驚呼熱中腸。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别君未婚。兒女忽成行。怡然敬父執。問

我來何方。問答未及已。兒女羅酒漿。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黄梁。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艱難

之時。道情離合。莫詳於二詩。一爲客至而作。一爲訪舊而作。論步驟有相合處。乃其次也。羌村詩。或以之比淵明飲酒詩中語。然如清晨聞扣門。倒

裳往自關。問子爲誰與。田父有好懷。壺漿逺見侯。疑我與時乖。其爲閑暇。非少陵所能得者。 玉川子月蝕詩。四方五星。以及蚩尤枉矢。辭而責之。

不若詩大東後二章。歷舉牛女天畢。東啓明。西長庚。南箕。北斗。以寓嘆恨之情。古人造作各存法度。考索具見。今但訝其恠放而已。退之三星行。却正

用大東語。 東坡初在杭。賦吉祥寺。謂人老簪花不自羞。花應休上老人頭。後在膠西答陳述古絶句。乃城西亦有紅千葉。人老簪花却自羞。距在

杭時五六年。意態遽不同。遂及前詩言之。未必不感吉祥舊游也。退之自云。今日無端讀書史。智惠只足勞精神。荆公遂謂力去陳言夸未俗。可憐

無補費精神。不知先已悔之矣。又直用退之。可憐無益費精神。有似黄金擲虛北之句。退之此語爲崔立之作。盖譏其投贈之多。非若前感春詩中

十四字。乃欺已也。劉彦冲亦云。丈章固自有機杼。戲事豈足勞心神。 西清詩話記二詩。其一方澤阻風絶句云。江上春風留客舟。無窮歸思滿東

流。與君盡日閑臨水。貪看飛花忘却愁。謂其人不以文藝名世。而詩語驚人如此。予記劍南集。採蓮絶句云。雲散青天挂玉鈎。石城艇子近新秋。霧

鬟風鬢歸來晚。忘却荷花記得愁。方詩先出。末句一轉偶同。各以意勝。折得荷花渾忘却。空將荷葉盖頭歸。見唐絶句。 老杜古栢行。劉平國甞評

之云。落落盤踞雖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風。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元歸造化功。我踞得其地。烈風雖多亦何畏。藉曰天之杌我。神明固亦扶持之。然

所以可扶持者。則亦以元來根本有此正直爾。今此古栢。禀於天者既異凡物。又踞得其地。其視鸞鳳也。鴟鴞也。螻蟻蛟龍也等。是巢穴中一物。其

去其來。於我何擇。亦於我何有。子美末章。苦心豈免容螻蟻。香葉終經宿鸞鳳之句。似未免小小計較。切恐不足以見古栢之大。予詳其義。若謂其

心堅苦。未免受小人之侵凌。雖不遇。而流芳餘蔭。猶爲善類之所依歸也。據是言之。何病乎樹之大。而疑其計較。苟以鸞鳳。鴟鴞。螻蟻。蛟龍。皆巢中

一物。任其去來爲大。則一無揀擇。寧不失斷制之義。而有類乎兼愛。趙注。以螻蟻諭小人是矣。又以公自况。終接鷲鸞之侣。釋下句理未通。且分此

又爲三節。自孔明廟前有老栢。指夔州孔明廟之栢。自憶昨路繞錦亭東。進言成都先主廟之栢。自大厦如傾要梁棟。揔言兩處之栢起意。以嗟大

材之人。且自况其身。今就其說。則此因夔州之栢。而思成都之廟前云。君臣已與時際會。故應之先主武候同閟宫。古祠喬木。視其存也。想孔明之

遇舍。見其大也。興大才之不用。以披過合而重不用之恨。由其不用。兩後如如蜀君臣際會之處。難得也。志士幽人莫怨嗟。不哀不怨。尤古詩法。

李方叔云。或謂子美柞此詩。俻詩家衆體。非獨形容一時君臣相遇之盛。亦所以自况。而又以問其所值之時。不如古也。東坡秋懷詩。苦熱念秋

風。常恐來無時。及兹遂凛凛。又作徂年悉。即補洞仙歌結語。荆公有云。少年不知秋。喜聞西風生。老大多感傷。畏此蟋蟀鳴。又少陵老去悲秋之意。

而又一詩云。少年見青春。萬物皆妩媚。一從鬢上白。百不見可喜。述壯老異情處。猶箭詩也。 俗言。宰相客位可納凉。以炎暑有所不避也。余義夫

帅蜀。題客次春帖云。老子也曾來伺候。諸公聊復忍須臾。上句因采盤谷序語。下句𣈆人事。又本東坡。客位假寐詩。謁入不得去。兀坐如枯株。豈惟

主忘客。今我亦忘吾。同僚不解事。愠色見髯須。雖無性命憂。且復忍須臾。謝太傅。與王坦之。共詣郗超。日晏未得前。坦之欲去。太傅曰。獨不能爲性

命忍須臾耶。坡又略轉其意用之。時方通守錢塘。是嚴事上官。賢達不廢邊。岐伯論候氣曰。如待所貴。不知日暮自古人情不相逺。考古質疑藝苑

雌黄云。以子美之忠厚。疑若無愧於論交。其投贈哥舒翰開府詩云。開府當朝傑。論兵邁古風。先鋒百勝在。略地兩隅空。美之可謂至矣。及潼關吏

詩。哀哉桃林戰。百萬化爲魚。請囑防關將。謹勿學哥舒。何先後相戾。若是槩以純全之道。亦未能無疪也大慶謂君子論人。瑕瑜不相掩。詩人所作

美刺難槩言。左傳隱公十一年存許之事。君子謂鄭莊公於是乎有禮。詛射穎考叔之事。君子謂鄭莊公於是乎失政刑。二事同年而聯書。是非得

失不相掩也。周之宣王。當時詩人雖或美之。而或刺之。豈故無定論哉。雲漢崧高諸篇。乃美其所當美。祈父白駒等作。亦刺其所可刺爾。當子美投

贈哥舒也。時方立功。青海吐蕃奔北。當時寵幸莫比。固宜極袤美之辭。異時潼關吏詩。乃哥舒失守之後。故有勿學之語。揆之於理。其先後美刺。言

各有攸。當也。况乎詩人頌美。類多誇辭。觀子美上太常張均。則曰。相門清議衆。儒術大名齊。軒冕羅天關。琳琅識介圭。上翰林張垍。則曰。天上張公

子。宫中漢客星。紫誥仍䈴綰。黄麻似六經。所以推美其兄弟者至矣。盖二子以族望才名。聯居華貫。是時皆未有汗僞命之事。二人。張說子。雖言之

溢美。未害也。知此。則投贈哥舒。豈得不推美之乎。李陵。善騎射。謙遜下士。甚褥名譽。及僨軍降虜隴西士夫深爲愧耻。盖才名鼎盛。固難預占其晚

節。而末略一蝕。未免有負於初心。則譽於前。而耻於後。亦公論之不可磨滅者。杜公之詩。要亦美其所當美。刺其所可刺。藝苑雌黄。遂以其先後相

戾爲疪。豈其然乎。 藝苑雌黄云。昔人文章多以兄弟爲友于。以日月爲居諸。以子姓爲貽厥。以新昏爲宴爾類。皆不成文理。雖杜子美韓退之。亦

有此病。豈非徇俗之過耶。子美云山鳥山花皆友于。又云。友于皆挺㧞。退之云。豈謂貽厥無基址。又云。爲爾惜居諸。後漠史弼傳云。陛下隆於友于。

不忍遏絶。曾植求通親親表云。今之否隔。友于同憂。𣈆史贊論。此類尤多。吳氏謾録謂洪駒父云。此歇後語也。韓杜未能去俗何耶。予以爲不然。南

史劉甚友于素篤。北史李謐事兄。篤友于之情。故淵明詩。一欣侍温顔。再喜見友于。子美盖有所本爾。大慶謂古人多使友于。𡊮宏。論曰。東海稱藩。

謙恭之心彌亮。明帝承統。友于之情愈篤。又𣈆書齊王攸傳。曾無友于之情。則以友于爲兄弟。其來乆矣。梁簡文善覺寺碑。居諸不息。杜詩。童丱聯

居諸。則張十三建封。則居諸。非獨韓用之也。又按𣈆書五行志中何曾云。無貽厥之謀。又劉隗傳。先君之德弘。貽厥之賜厚。齊謝眺賜左傳啓。籯金

遺其貽厥藝。文類聚經典門。然則退之所謂貽厥。亦相承用之爾。苕溪漁隱曰。杜詩曠搏扶。莊子搏扶摇而上者九萬里。䟽云。扶摇。旋風搏鬬也。今

云搏扶。亦是歇後語。然歇後語。蘇黄亦有之。蘇云。伯時有道真吏隱。飲啄不羡山梁雌。黄云。斷送一生惟有。破除萬事無過。然黄集此句對偶甚工。後

山以爲姸而反嗜之。不以爲病也。大慶觀枚乘七發云。山梁之飡。豢豹之胎。楊子法言云。山雌之肥。不曰雉。而枚乘止曰山梁。楊子止曰山雌。則東

坡所謂山梁雌者。亦本於此。然史傳所謂歇後語。何可勝數。梁武帝立内職詔。刑于垂訓。周文所以表德。宋書衡陽王義季傳。今陽和扇氣。播厥之

始。一日不作。民失其時。刑于。即友于之類。播厥。即貽厥之比。古人類多用之矣。又觀任昉進梁王曰。經綸草昧。歏深微管。又簡文帝長沙宣武王

碑。微管之風。餘芳無絶。宋傳亮宋公修張良廣教曰。微管之歏。撫事彌深。又傳亮侍中王公碑曰。體亞黄中道。 微管。又梁任昉武帝追封長沙王

詔。道被如仁。功深微管并見藝文類聚。𣈆齊王攸箴曰。驪姬之讒。𣈆侯疑申。微管疑申。非歇後語乎。杜篤曰肇十有二。又曰朔南曁聲。傳亮曰道亞

黄中。照隣殆庶王元長作策秀才文。克明之㫖弗逺。欽若之義復還。𣈆應詹傳。陛下冝奮赫斯之威。王融曲水詩序。分陝流勿翦之歡。來仕允克施

之譽。劉昭後漢曆志注云。亦深盍各之致。吳筠詩。逶迤摇白團。近觀洪丞相隷釋博陵太守孔彪碑曰。仁必有勇。可以託六。皆所謂歇後語也。謾録

又云。唐相鄭綮爲詩。好歇後句。時人呼爲歇後鄭五。後之文士不復作歇後體。以其非雅正。獨石曼卿因登第覆落。例受三班借職。賦詩云。無才且

作三班借。請俸爭如録事參。是已。大慶觀近時稼軒居士。有卜算子詞一闋。其詞雖不雅正。然既作歇後體。又且押韻亦不易也。藝苑又云。須有人

年七十餘。置侍婢年三十。東坡戲之曰。侍者方當而立歲。先生已是者稀年。得無是類乎。大慶謂此非歇後語。當謂之橛頭語可也。陸機𢚢思賦。屢

抱孔懷之痛。歏逝賦怨具爾之多喪。王融曲水詩序。定爾固其洪業。魏文帝令曰。耳未聞康哉之歌。安帝貶樂成侯萇詔曰。朕無則哲之明。任昉求

薦士詔亦曰。庶同則哲之明。此皆一律。非橛頭語而何。 直方詩話。荆公始爲集句者。多至數十韻。往往對偶。親於本詩盖以誦古今人詩多。或坐

中卒然而成。始爲貴也。其後多有效之者。孔毅父甞集句。贈東坡次韻云。羡君戲集他人詩。指呼市人如使兒。天邊鴻鴈不易得。便令作對隨家鷄。

云云遯齋閑覧。謂荆公集句詩雖數十韻。頃刻而就。詞意相屬。若出諸己。如云翻手爲雲覆手雨。當面論心背面笑。皆杜詩。上平交行。下莫相疑行。

合兩句爲一聯。而對偶精切如此。西清詩話。乃謂集句自國初有之未盛也。至石曼卿以文爲戲於後大著。甞見其下第偶成詩云。一生不得文章

力。欲上青雲未有因。聖主不勞千里召。常娥何惜一枝春。云云蔡寬夫詩話云。世言集句自荆公始。予家 有至和中成都人胡歸仁詩。已有此作。

自號安定八體。不知公甞見與否也。大慶觀舒王詩集。其集句凡四十餘首。如題金山一韻。乃四十句。信乎詞意相屬。如出一己。又胡茄十八拍。凡

十八首。亦皆集句爲之。餘多絶句。如懷元度云。秋水纔深八九尺。扁舟陡轉疾於飛。可怜物色阻携手。正是歸時君不歸。贈長贊善云。潮打空城寂

寞回。百年衰病獨登臺。誰能得似張公子。有底忙時不肯來。戲僧湛源云。恰有三百青銅錢。憑君爲看小行年。坐中亦有江南客。自斷此生休問天。

即事云。漸老逢春能幾回。柴門今始爲君開。莫嫌野外無供給。更向花前把一盃。送張明甫云。觥船一棹百分空。五十年前此會同。南去北來人自

老。桃花依舊笑春風。莫不詞快而意聯。但對偶者少爾。近見梅花集句。其中警聯若出一手。姑以數絶附見於此。冬至陽生春又來。園林風暖凍痕

開。化工清氣誰先得。若說高標獨有梅。杜甫。羅隱。王履道。邵康節。殘雪猶封宿草荄。南枝何遽得春來。東君定與花相厚。故遣凌寒特地開。晁無咎。

李希聲。玉溪張文潜。漏泄春光此一枝。水沉爲骨玉爲肌。從教臘雪埋藏得。自有清香處處知。廖明略。山谷。荆公。毛澤民。簾幕蕭蕭竹院深。吹香獨

與我追尋。何人會得東風意。要試平生鐵石心。張平崖。竹軒。東坡。山谷。薄薄仙衣淡淡粧。幾時塗額藉蜂黄。偏怜雪裏無雙艷。更占人間第一香。謝

無逸。張籍。周問祖。韓魏公。江南歲晚雪漫漫。堪笑臞仙也耐寒。鬚撚黄金危欲墮。𦷾凝紅蠟綴初乾。韓子蒼。陳去非。荆公。林逋。郎官湖上探春回。相

與揮毫賦早梅。莫笑吟詩淡王活。爲君吟罷一衘盃。李白。范文正公。東坡。林逋。冷冷踈踈雪裏春。氣清偏覺爽精神。世間無恨丹青手。玉骨冰肌畫

不眞。李希聲。何明。高蟾。劉厚。竹裏横斜一兩枝。惱人風味可誰知。願君採擷紉幽佩。始見清香無盡時。毛達可。陳去非。東坡。楊元素。竹陰松影翠相

連。耿耿幽姿伴歲寒。慣負曉霜甘寂寞。結爲三友冷相看。陳去非。張文潜。韓忠獻。東坡。落梅云。正是春容爛熳時。不堪愁笛一聲吹。香銷色盡花零

落。只待青青子滿枝。東坡。陳參。喬知己。羅適臘梅云。香蜜染成宫樣黄。欝金叢裏見新粧。精神不比籬邊菊。風格孤標又國香。謝無逸。吕居仁。張文

潜。紅梅二首云。玉頰何勞獺髓醫。猶嫌太白傅燕脂。一枝帶雨墻頭出。似畫楊妃出浴時。東坡。徐顧仲。謝無逸。杜祁公。又云。枝頭灼灼爛生光。獨占

新春第一芳。故作小紅桃杏色。頩姿照水似臨粧。參廖。張文潜。東坡。趙德麟。墨梅云。杖藜點檢故園梅。雪壓林寒春未回。𥿄上今朝見顔色。不論時

節遣花開。曾宏父。周少隱。張會川。東坡。凡若此類。前輦所謂意與言會。言隨意遣。不見有牽率排比處。豈不謂佳也哉。 大慶丁卯年抵豫章。因見

林介翁震。葛司成次仲。皆有集句詩。觀其所集。機杼眞若已出。但其混然天成。初無牽强之態。徃徃有勝如本詩者。誠足使人撃節也。試舉其警聯。

附見於此。林公所集如樽前詩。莫將年少輕時節。老去還能痛飲無。上許渾。下居易。約李少卿卜鄰詩。見欲移居相近住。子孫長作隔墻人。下張籍。

下居易。鄉飲明日貢士携長牋見訪。書以爲謝云。方趍上國期干祿。先惠高文謝起予。上牧。下愈。元日有感云。愁知酒盞終難捨。病看椒花祗自怜。

上羅隱。下劉長卿。其貫穿切於事情如此。又有四句一意。如三月晦日詩。蕭蕭光景去何頻。三月惟殘一日春。古徃今來祗如此。可憐多少惜花人。

龐礪。令狐楚。杜牧。王安石。元日朝回云。地上晴烟掃不開。傳呼仙仗九天來。小臣拜獻南山壽。萬歲長傾萬歲盃。上二句安石。下二句李白。皆如一

人所作。雖然此絶句爾。猶未足見其工至於八句。全篇中有對。尤爲不易。如集英春宴罷。赴太常寺點宿云。孔雀徐開扇尾還。王階朝罷卷晨班。蹀

隨花艷留星弁。日繞龍鱗識聖顔。晝漏未移天正午。朱衣只在殿中間。斜陽醉出宫城去。獨宿冰㕔夢帝關。子美。永叔。趙槩。子美。王珪。子美。陳充。永

叔。其他警句。意貫而對偶者尤多。如云。勸君更盡一盃酒。與爾同消萬古愁。王維。李白。幸得詩書消白日。能將富貴比浮雲。王堯臣。水叔。將何政術

稱循吏。未有涓埃答聖朝。禹偁。子美。也知世路名堪貴。其柰田園老合歸。張祐。居易。往恨忽從中夜起。衰顔不似舊時紅。王珪。堯臣。豈有文章驚海

内。更無親族在朝中。上杜甫。下荀鶴。風情已被愁將去。懶性還從病後多。上鄭文寳。下王令。去國一身輕似葉。憂民兩鬢欲成霜。李師中。杜衍。病嫌樽

酒都無味。貧覺家山不易歸。元絳。羅隱。道直任從流俗恠。病多能使壯心摧。种放。永叔。至於觸景詠物。其屬對輕重。尤。更均等。如云。滿砌荆花鋪紫

毯。點溪荷葉叠青錢。白杜。烟含嫩柳交加碧。溪暎山花細碎紅。李山甫。鄭文寳。日暮數峯青似染。春來雙港滑如飛。王建。張伯玉。清風明月本無價。

近水逺山皆有情。歐陽公。蘇舜欽。樹影不隨流水去。水光長共夕陽來。方于。叅襄。苦吟風月惟添病。愁對鸎花枉過春。荀鶴。禹偁。門通小徑連芳草。

池引幽泉漲白蘋。郎士元鄭文寳。愁腸聽滿渾無夢。病眼先眷已見花。上文寳。下安石。百年莫惜千回醉。一笑相看萬慮開。翁綬。王存。鑒已每將天

作鏡。嫁愁惟仗酒爲媒。荀鶴。王寳。已上。皆林集之警聯也。 葛公所集。如生涯詩。歸山何不早。緣欠買山錢。樂天。禹錫夏日詩。清風北窗下。猶足傲

羲皇。李白。高適。中秋月詩。無因駐清景。欹午又明年。武元衡。司空圖。亦皆意貫。略無綴緝之迹。其絶句詩。亦可佳。如惜花云。落花飛絮正紛紛。慢緑

妖紅半不存。可惜風和夜來雨。却將春色寄苔㾗。鄭谷。退之。居易。長孫九日詩。高秋寓目更徘徊。多少鄉心入酒杯。正被遶籬黄菊笑。望中難得白

衣來。吳融。趙嘏龜蒙。趙節。還人詩句云。把君詩卷燈前讀。字字清新句句奇。坐到天明吟未足。翻將唱作步虛詞。白。韋莊白白。窮巷云。不嫌窮巷似

漁樵。自古園林逺市朝。鵬背負天龜曳尾。飛沉隨分各逍遥韓偓。杜牧。白。白。至如八句有對偶者數篇。尤佳。如幽居客至詩。無事焚香坐。逍遥一卷

經。雨荒深院菊。風約半池萍。有客過茅宇。呼兒掃竹亭。厨人具鷄黍。復設瓮頭清。張籍。齊已。杜愈。杜愈。浩然。同。三月晦日詩。花片亂飛愁殺人。風吹

雨洒旋成塵。百年莫惜千回醉。三月惟殘一日春。生去死來都是幻。酒酣睡足最關身。西樓悵望芳菲節。添得臨岐淚滿巾。沈彬。禹錫。翁緩。令狐楚。

居易。鄭谷。韓偓。羅隱。故人春游詩。東郊立馬望城池。旋把金鞭約抑絲。歌酒家家花處處。春風日日雨時時。别來同說經過事。醉後齊吟唱。和詩。得

失任渠但取樂。不應窮巷乆低眉。應物。張祐。居易。齊已。張籍。同龜蒙。韓翊。其他警聯切對五言者云。山歌猿獨呌。水宿鳥相呼。白杜病乆歡情薄。年

加記性銷。群玉。鄭谷。盡日看山立。有時尋竹行。居易。張籍。强飲沽來酒。重看讀了書。耿緯。姚倫。孤烟生暮景。踈竹漏斜暉。韓。白。七言者云。船衝永鳥

飛還住。掉拂荷珠碎却圓。韓偓。子美。山色好當晴後見。歌聲長向月中聞。白。牧。其他佳句。未易枚舉。然集句之工。至此極矣。姑筆大槩於此。使觀者

甞鼎一臠。則知其味云爾。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二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