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八百五十一 永樂大典
卷之八百九十五
卷之八百九十六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九十五二支

宋讀四

宋孫覿鴻慶居士集讀季遠詩卷。次泗州南山詩韻。 跳波亂清淮。一葉寄真賞。南山如高人。櫟格自矜爽。胡塵暗楚甸。絶境墮渺漭。空城草木春。

户外屨誰兩。悵望壺公龍。乘雲自來徃。小詩若圖畫。彷佛見飛禁。從今淮上山。不落夢中想。 誦鄒次魏詩。有讀山谷文一篇特奇麗詩云。透繼杜

叅謀。近追蘇玉局此實録也。 歌終白玉爛。夢覺黄粮熟。斯人已寂寥。皎皎在空谷。誰令黔首愚。竟坐城旦讀。光芒豐城紉。慟天荆山玉。鄒郎乃其

徒。閲世何燭局。高風渺不嗣。句法此遺燭。火攻眞下策。吊古悼秦俗。驪山一炬燽。鷄林萬金贖。張守毗陵集次䪨張煇惠詩三首。詩鄒可卜擬誅茅。

好句人間見一毫。吟就鉢聲應未絶。流傳紙價頓能高。謬成燕雀追黄鵠。已作蜻蜒避百勞。清夜月牎哦警句。霜梧風竹助蕭驗。投老須營一把茅。

晚親珠玉看揮毫。賦牛絶敏驚曹植。刻鵠無成愧伯高。已故閑身栖寂寞。時憑佳句洗塵勞。喜逢載酒經過客。老去無心作反騷。 老依背郭蔭堂

茅。寒夜微吟自削毫。羡子筆廻霜氣勁。驚人句與月魂高。極知蹇足追隨苦。便覺長須走送勞。因識盧郎是佳麗。定能痛飲誦離騷。 張子華作詩。

誤用事。有詩訟其遇。因次元韵。 咳唾成詩未許攀。腹中應着綺千端。畫蛇思巧因饒足。倚馬才高肯駐鞍。割肉固非方𦍤社。蒸壺曾入老盧盤。小

瑕不揜千金壁。能事寧容俗眼㸔。子美以東方𦍤割肉爲社日。東坡以鄭餘慶蒸壺爲盧懷慎。劉屏山集雜韻四首。 積雨生秋意。浮雲放晚晴。鍜

聲寒野逈。橋影小溪清。 殘霞鋪暝色。新月長圓輝。黄落樹滋本。夜眠人息機。簷溜停清瀉。林聲息怒號。水浮秋色逺。山帶夕陽高。宿鴈猶驚

渚。昏鴉已着林。野平雲散亂。江動月浮沉。 絶句五首 目送孤鴻獨倚樓。晚風吹淚更横流。蕉花落處蠻𤇆碧。六十三程是白州。 雙魚來自瘴

江濵。一讀家書一愴神。見說炎荒風土惡。可無神物護忠臣。 干戈擾擾恨何窮。南北東西任轉蓬。世事不堪長齟齬。胷中賴有氣如虹。 喜聞歸

騎已揚鏕。載酒相迎不憚遣。我是武夷東道主。便同蠟履上岩嶤。 竹遶茅簷水遶堦。東風漸欲放春回。丁寧紅紫休爭發。待取山南刺史乘。 讀

曾吉甫横碧齋詩。 携鈕引荒泉。偶步松崗北。冷然毛骨清。楚尾見秋色。稻氣馥初凉。檉陰澹㣲日。緬懷小齋居。櫺檻增岑寂。曠度㓕知聞。㣲吟數

峯碧若人端好修。𤤽駕動無迹。深窮伊水源。峻陟衡山極。終馬憩孔林。所樂惟自得。延和數酌醪。侑静一編易。向來辱傾輸。洞見胷中白。思親道匪

侔。既逺情不懌。矧余質㝠頑。固未陽刻畫。尊生有遐心。克已無全力。以兹畏所知。負負常夕陽。餘波儻時漸。玉汝天其或。 偶書 風急胡塵暗九

。岸巾長嘯一登樓。故園郤憶桐孫在。薄宦端爲荔子留。湖海以南。兵尚闘。犬戎不死禍難休。似門推轂皆飛將。盍有清談謝傳流。 讀韓子蒼吕

舎人近詩。 詩人零落嘆才難。二妙風流壓建安。已見詞鋒推𣈆楚。定應臭味等芝蘭。鴻軒意氣慚交吕。鳳躍聲華敢望韓。咫尺烟塵不相見。它時

惆悵隔金鑾。陸放謂南集讀王摩詰詩愛其散髮晚未簮道書行尚把之句。因用爲韻賦古風十首。亦皆物外事也。我生本江湖。歲月不可算。採藥

遊名山。所歴頗蕭散。一逢巢居翁。見謂於我館。酌泉啖松柏。每得造膝疑。行道不自力。殘髮日已短。海上故不逺。謫限何時滿。 仕宦五十年。所至

不黔突。取魚固拾熊。挾兎那恨鶻。退𡚖息猒猒。誰敢書咄咄。屋穿每茨草。驢瘐可數骨。秋風忽已厲。落葉襯殘月。脫巾坐中庭。清冷入毛髮。 我愛

古竹枝。每歌必三反。孤舟上荆巫。天末未覺逺。最奇扇子峽。恨不遂高逺。蜀故宫。煙水楚廢苑。至今清夜夣。百丈困牽挽。人生如寄爾。勿歎流

年晚。 徃𡻕著朝衫。晨起事如彚。告歸卧孤村。枯淡有餘味。閉門絶外慕。自謂真富貴。蕭然畢吾生。地下一增氣。里翁戀兒女。小疾輙憂畏。惟窮可

賖死。我在君亦未。 萬金築華堂。千金教新音。不知憂患腸。著脚日愈深。今人喜議古。後亦將議今。使汝有子孫。聞之亦何心。鄧通擅銅山。死日無

一簮。未死汝勿喜。吾溪多毒滛。 徃者逰青城。猶及二三老。稽首出世師。數語窮至道。妻子眞弊屣。棄去恨不早。俯仰能幾時。殘骸日衰槁。吾兒有

奇骨。亦復至幽討。金丹儻可成。白髮何足掃。 稚川師鄭君。纔及一卷書。書大僅如著。度世盖有餘。想其所論說。妙極軒昊初。内篇今雖存。亦復飽

蠹魚。我欲探其原。蹇步空趑趄。安得揷兩趐。從公逰太虛。 隱書有三景字字當力行。寸地與尺宅。可以乆汝生。泝流𡚖崑虛。堅守臨長城。一旦告

成功。河塞黄金城。笙鶴適緱山。貂蟬朝玉京。即今脩行地。千古名還嬰。子道室以還嬰名之。行年過八十。形悴神則旺。徃來江湖間。垂老猶踈放。滄

波浩無津。天遣遂㣲尚。剡溪掛風㠶。漁浦理煙榜。奇雲出深谷。新月生疊嶂。興懷𣈆諸賢。誰能續遺唱。二十逰名場。最號才智下。蹭蹬六十年。亦

有茒一把。典衣租黄犢。乘雨耕緑野。西成得一飽。敢計泥没踝。住乆鄰好深。百事通乞假。秋高小瓮香。相喚注老瓦。絶句惰逰不能耕。心媿新

春白。歔傲茅三間。主人終勝客。 朝士腰下黄。山僧鼻端白。放翁俱笑汝。飽飯作閑客。 温温地爐紅。皎皎紙牎白。忽聞啄木聲。疑是敲門客。 雪

晴蓼甲紅。雨足韭頭白。雖無萬錢具。野飯可留客。小兒勿大勤。使汝髮早白。長爲南畒民。殊勝東閣客。四日夜雞未鳴起作。 放翁病遇秋。忽

起作醉墨。正如乆蟄龍。青天飛霹靂。雖云墮怪奇。要勝常憫默。一朝此翁死。千金求不得。 讀蘇叔黨汝州北山雜詩次其韻十首。 暑耘日炙背。

寒耕泥没脚。衆人占膏腴。我獨治磽确。力盡功未見。厥土但如昨。豈惟窘糠粃。直恐轉溝壑。今年雨暘時。天如相耕穫。屋傾未暇扶。且復補籬落。

舊絮補破襦。生薪續㣲火。惸孤有凍死。自視亦已過。鄰翁冐風雪。斗酒持飲我。尖圓擘霜蟹。丹漆飣山果。欣然共笑語。何止寬寒餓。布被擁更闌。招

魂不須此。 三山鏡湖上。出郭無十里。結廬非所擇。但取便薪水。間亦出從宦。安能慕園綺。地主卜林塘。亦復異子羙。遽蒢方丈室。僅足容卧起。吾

意本扁舟。陸居聊爾耳。 祠官粟一囊。不瞻軀七赤。前年蒙寬恩。例許乞骸骨。聯翩三兒子。俱作鸛雀碧。賦禄雖上逺。亦足慰衰白。幅巾茒簷下。称

病謝來客。從今門前路。永掃車馬迹。 舍北有漁磯。下臨清溪流。栁陰出朱橋。蓮浦横蘭舟。蒪絲二三畒。采掇供晨羞。魚蝦雖瑣細。亦足贍吾州。人

生常如此。安用萬户侯。緑蓑幸可買。金印非所求。 寓形百年中。如臂屈伸頃。少壯幾何時。已復墮衰境。老人喜自㓗。臨澗漱緑净。佛龕香事已。僧

鉢供煑䴵。山茶試芳嫰。野果薦甘冷。不學萬錢厨。長漁取淮潁。 巖石著幼輿。風月思玄度。老子放浪心。常恐迫遅暮。安得世外人。握手相與語。吾

宗甫里公。奇辭賦漁具。高風邈不嗣。徒有吟諷苦。霜風吹短衣。何山不堪住。乆病卧江村。髮白面黧黑。艱難念温飽。日夜積涓滴。聚壤糞園桑。荷

鋤耘瓏麥。苟失一日勤。農事深可惜。小兒念乃翁。卒𡻕共欣戚。跂望明年春。社雨泥一赤。德孫秀眉宇。慨然脩初服。枯腸貯詩書。十飯九不肉。成童

將覔舉。想見袍立鵠。先澤倘未衰。豈無五秉粟。汝能記吾言。併以告阿福。閉門勿雜交。一經萬事足。吾幼從父師。所患經不明。何嘗効侯喜。欲負

能詩聲。亦豈劉墮州。五字矜長城。秋雨短檠夜。掉頭費經營。區區宇宙間。捨重取所輕。此身儻未死。仁義尚力行。 讀杜詩偶成 一念寧容事物

侵。天魔元自是知音。拾遺大欠脩行力。小吏相輕尚動心。 千載詩亡不復删。少陵談笑即追還。常憎晚輩言詩史。清廟生民伯仲間。 城南杜五

少不羈。意輕造物呼作兒。一門酣法到孫子。熟視嚴武名挺之。㸔渠胷次隘宇宙。惜哉千萬不一施。空回英㮣入筆墨。生民清廟非唐詩。向今天開

太宗業。馬周遇舎非公誰。後世但作詩人㸔。使我撫几空嗟咨。 讀李杜詩濯錦滄浪客。青蓮澹蕩人。才名塞天地。身世老風塵。士固難推挽。人

誰不賤貧。明䆫數編在。長興物華新。 讀樂天詩 放姬鬻駱初何有。常笑香山恨不攄。輸與此翁容易死。一身之外更無餘。讀許渾詩裴相

功名。冠四朝。許渾身世落漁樵。若論風月江山主。丁卯橋應勝午橋。讀王季夷舊所寄詩。 燈前忽見季夷詩。淚灑行間不自知。醉别西津如昨

日。露晞漚㓕已多時。予在京口。與季夷别。遂不復相見。讀林逋魏野二䖏士詩。君復仲先眞隱淪。筆端亦自斡千鈞。閑中一句終難道。何况市

朝名利人。 讀宛陵先生詩 李杜不復作。梅公眞壯哉。豈惟几骨換。要是頂門開。鍜錬無遺力。淵源有自來。平生解牛手。餘刃獨恢恢。歐尹追

還六籍醇。先生詩律擅雄渾。導河積石源流正。維嶽嵩高氣象尊。玉磬鏐鏐非俗好。霜松鬱鬱有春温。向來不道無評譏。敢保諸人未及門。讀陳

秀才詩 程子晚相得。居然一坐傾。心詩欲飛動。病眼爲開明。英妙非凡質。衰遲畏後生。吾徒可相賀。吾字有長成。 夜讀鞏仲至閩中詩有懷其

人。 詩。思尋常有。偏於客路新。能追無盡景。始見不凡人。細讀公奇作。都忘我病身。蘭亭盡名士。逸少獨清眞。 讀豳詩 我讀豳風七月篇。聖賢

事事在陳篇。豈惟王業方興日。要是淳風未散前。屈宋遺音今尚絶。咸韶古奏更誰傳。吾曹所學非章句。白髮青燈一泫然。 讀後漢詩二首。 賃

春老子吾所慕。𡸁世文章寧在多。詩不删來二千載。世間惟有五憶歌。季英行年七十八。猶灌園蔬授六經。我欲圖之置齋壁。世無顧陸善丹青。

讀唐人愁詩戯作五絶句。 少時喚愁作底物。老境方知世有愁。忘盡世間愁故在。和身忘却始應休。 清愁自是詩中料。向使無愁可得詩。不

屬僧牎孤宿夜。即還山驛旅逰時。 天恐文人未盡才。常教零落在蒿萊。不爲千載離騷計。屈子何由澤畔來。 我輩情鍾不自由。等閑白却九分

頭。此懷豈獨騷人事。三百篇中半是愁。 飛雪安能住酒中。閑愁見酒亦消融。山家有力參天地。不放清樽一日空。 讀近人詩。琢琱自是文章

病。奇險尤傷氣骨多。君看大𦎟元酒味。𧒻螯蛤柱豈同科。 雜題絶句六首。 少談王霸謀身拙。晚好詩騷學道踈。還有一籌差自慰閉門不作公

子書。 莫笑花前白髮新。宣和人醉慶元春。何時道路平如砥。却就清伊整幅巾。 三生元是出家人。一念差來墮薦紳。二寸楮冠雙草履。天公還

我水雲身。 黄庭兩卷伴身閑。盤𡩚篆香殘日未殘。泛泛孤身似萍葉。始知天地不勝寬。 年華偃蹇留不住。𩯭雪縱横耘更多。樂天不生夣得死。恨

無人續竹枝歌。 年來世念掃除盡。猶有閑吟頗自奇。安得陟釐九萬箇。爲君盡寫暮春詩。 雜題 松肪釀酒石根醉。槲葉作衣雲外行。指㸃人

間獨長歎。秋風又到洛陽城。 山家貧甚亦支撑。時撫桐孫一𠕂行。朝甑米空烹芋粥。夜缸油盡㸃松明。 羊裘老人只念𡚖。安用星辰動紫㣲。洛

陽城中市兒眼。情知不識釣魚磯。 黍醅新壓野雞肥。茅店酣歌送落暉。人道山僧最無事。憐渠猶趂暮鍾𡚖。 釣魚吹笛本閑身。正坐㣲官白髮

新著屐此生猶幾緉。可令復踏九衢塵。 山光染黛朝如涇。川氣鎔銀暮不收。詩料滿前誰領略。時時來倚水邉樓。 雜詩絶句世味漸闌如嚼

蠟。惟詩直恐死方休。四時風月元無盡。萬里江山更擬游。 一身頂踵無非病。兩飯韲鹽亦闕供。正可清言學夷甫。不須豪氣似元龍。 枳籬莎徑

入荆扉。中有村翁百結衣。誰識新年歡喜事。一鷄一犬伴東𡚖。 鷄犬皆實事。身似匡廬老病僧。閉門一衲坐騰騰。雨聲驚覺長安夣。惆悵西䆫夜

半燈。 戯題 莫輕凡骨未飛騰。要勝人間粥飯僧。山路近行猶百里。酒柸一舉必三升。 戯書觸目 貍奴閑占熏籠卧。燕子横穿翠徑飛。我亦

人間好事者。憑攔小立試單衣。 古風 犧象薦清廟。餘才棄溝中。二者雖甚逺。殘生其實同。人當貴其身。豈復論窮通。寧爲原上草。一寸摇春風。

木生雖拱把。鮮不困斧斤。枯朽或可全。又以郷故焚。嘉禾終銍艾。豈獨草見耘。此理講已熟。要當尊所聞。 擬古 牛跡可使圜。羊角可使直。惟

使剛者柔造物不可得。世方貴輭熟。剛實不可爲。爲剛死道傍。已矣何所悲。君㸔一釣絲。能得幾日絡。君思幾州鐵。打此一大錯。目前豈不快。後

悔將奈何。我非通神明。比汝更事夕。 寧忍千日飢。野葛不可烹。寧枉百里途。捷徑不可行。自古風俗壞。善士亦淪胥。橘柚禹包貢。後世稱木奴。

坐卧北䆫下。百事廢不治。脫粟與大布。衣食裁自支温飽豈不欲。違道予心悲。地不見先人。所冀向有辭。 古意 千金募 戰士。萬里築長城。何

時青塚月。却照漢家營。 夜泊武昌城。江流千丈清。寧爲鴈奴逺。不作鶴謀生。 戯作絶句以唐人句終之。 雨細穿梅塢。風和上柳橋。山居無曆

日。今日是何朝。 回頭問童子。今夕是何年。静對煎茶竈。閑䟽洗藥泉。客從城中來。 客從城中來。相視慘不悅。引杯撫長劔。慨歎故未㓕。我亦

爲悲憤。共論到明發。向來酣闘時。人情願少歇。及今數十秋。復謂須𡻕月諸將爾何心。安坐望旄節。謝徐志父帳幹惠詩編。 平生聞若人。筆墨

極奇峭。相望二千里。安得接談笑。一朝獲其詩。驚喜踰素料。夜䆫取吟諷。寒灯耿相照。春容清廟歌。縹緲蘇門嘯。蹴天浙江濤。照野楚山燒。每篇十

過讀。玩味頭屢掉。正如啜名酒。雖愛不忍釂。看君亦華髮。氣壓萬年少。予昔從茶山。辱賞三語妙。文章老不進。憔悴今可吊。誰知牛車鐸。黄鍾乃同

調。願君時來過。勿恤俗子誚。謝王子林判院惠詩編。 文章有定價。議論有至公。我不如誠賫。此評天下同。王子江西秀。詩有誠齋風。今年入脩

門。軒軒若飛鴻。人言誠齋詩。浩然與俱東。字字若長城。梯衝何由攻。我望已畏之。謹避不欲逢。一日來叩門。錦囊出幾空我欲與馳逐。未交力已窮。

太息謂王子。諸人無此功。騎驢上灞橋。買酒醉新豐。知子定有人。詎必老鈍翁。觀渡江諸人詩 中朝文有漢唐風。南渡詩人尚數公。正使詞源

有深淺。病懷羈思亦相同。 雜詩 半年不讀書。顧影疑非我。乃知百年中。如此過亦可。書能作汝崇。識字果非福。明年倘未死。樂哉駕黄犢。 伐

性無蛾眉。腐腸無㫖酒。齋居亦得疾。果無第一手。才不如嵇康。疏懶則過之。雖有絶交書。不作幽債詩。 偶觀舊詩書嘆。 吾道運無積。何至墮畦

畛。醯鷄舞瓮天。乃復自拘窘。外物豈移人。子顧不少忍。鶴井與狐妖。正可付一哂。繁華夢境閙。零亂空花霣。可憐憨書生。尚學居易稹。我昔亦未免。

吟哦啄肝腎。落筆過白雨。聚槁森束荀。幸能悟差早。念念常自憫。安得從碩儒。稽首謝不敏。四月二十八日作。 四月欲盡五月初。九十未及八

十餘。開口何曾。談世事。收身且復愛吾廬。 行遍人間病不禁。鬢毛飽受雪霜侵。茅檐一夜蕭蕭雨。洗盡平生幻妄心。 出游歸卧得雜詩 江天

缺月西南落。村路寒鷄一再鳴。自笑此身羈旅慣。野橋孤店每關情。 江村何處小茅茨。紅杏青蒲雨過時。半幅生絹大年盡。一聯新句少游詩。

眼明未了觀山債。力在猶能涉水行。莫笑軒然誇老健。身存終勝得浮名。壯歲經春在醉鄉。老來數酌不禁當。正須獨倚蒲團坐。領略明窗半篆香。

兒扶行飯出柴扉。傴僂方嗟氣力微。道側偶逢耘夌叟。倚鋤閑話兩忘 歸。乆讀仙經學養形。未容便應少微星。一枝新鍜金鴉觜。更向名山斸

茯苓。 薺花如雪滿中庭。乍出芭蕉一寸青。老子掩關常謝客。短蓑鋤菜伴園丁。 晚交數子多才傑。誰肯頻來寂寞鄉。但寄好詩三四幅。絶勝共

笑億千場。 醉吟絶句 少日沉迷汗簡青。如今毁譽兩冥冥。書生弄筆如何信。只合花前醉不醒。 驅使難憑赤丁子。傳呼底用蒼頭兒。世間如

夢身如寄。春去花空欲沉誰。 牽經司禮人誰聽。是古非今世共憎。何似對花傾緑酒。自歌一曲醉騰騰。 山遮水隔重重堠。雨練風柔處處花。一

病半年能不死。又將此恨醉天涯。 雜賦絶句 地爐夜爇麻䕸暖。瓦鬴晨烹豆粥香。不是有心輕富貴。從來吾亦愛吾郷。 病起胷中一物無。夣

逰信脚到華胥。覺來忽見天䆫白。短髮蕭蕭起自梳。 終日纔堪米一升。生涯畧似草𤲅僧。溼薪不管晨炊晚。留得松肪代夜燈。 出門信步作閑

遊。野廟村坊到處留。每伴樵夫嘗半舎。更隨牧竪采㳂溝。半舎沿溝。皆野果名。体不佳時看周易。酒痛飲後讀離騷。騎驢太華三峯雪。皷棹錢塘八

月濤。 昔人莽莽荒丘裏。陳迹紛紛杇簡中。畢竟是非誰辨得。舉杯吾欲問虛空。百億須彌理固有。八九雲夣何足吞。天下廣居君識否。一間茅屋

寄孤村。 夣裏曾作南柯守。少時元是東陵侯。今朝半醉𡚖草市。指㸃青帘上酒樓。七十八十古來稀。行年九十固應衰。已興工部耳聾歎。更和

文公齒落詩。 中年畏病杯行淺。晚𡻕脩真食禁多。謝客杜門殊省事。一盂香飯養天和。 齊民讓畔不爭桑。和氣横流𡻕自穰。君㸔三山百家聚。

更無一壠有遺蝗。今年蝗孽獨三山過而不下遂不爲灾。得雨郊原已徧耕。東家西舎多逢迎。前山雲起樹無影。别浦潮生船有聲。一身只付雞

栖上。萬卷眞藏椰子中。嘉定三年正月後。不知更醉幾春風。謝張廷老司理録示山居詩。 顦顇經年客瘴郷。把君詩卷意差强。古人三語猶嗟

嘗。况是珠璣滿錦囊。 老覺人間萬事非。但思茅屋映踈籬。秋衾已是饒歸夣。更讀山居二十詩。 夣海山壁間詩不能盡記。以其意追補。碧海

無風鏡靣平。潮來忽作雪山傾。金橋化出三千丈。閑把松枝引鶴行。海上乘雲滿袖風。醉捫星斗躡虛空。要知壯觀非塵世。半夜鯨波浴日紅。

一劔能清萬里塵。讒波深䖏偶全身。那知九轉丹成後。却揷金貂侍帝宸。春殘枕藉落花眠。正是周家定𣇄年。睡起不知秦漢事。一樽閑醉華陽

川。 曾仲躬見過。適遇予出。留小詩云次韻。 地僻元無俗客來。蓬門只欲爲君開。山横翠黛供詩本。麥卷黄雲足酒材。 數樹山花草舎東。想公

繫馬落殘紅。那知老子耶溪上。正泛朝南暮北風。 雜題絶句 賀公在朝雅吳語。莊舃仕楚猶越吟。我幸歸休在閭巷。燈前感槩不須深。 茅屋

三間已太奢。乾柴白米喜無涯。非賢敢竊優賢祿。願拆蒪絲與蕨芽。半俸自春初不復敢請野花紅碧自爭春。村酒酸甜也醉人。解放舡頭便千里。

不愁無䖏著閑身。 湖堤踈瘦水楊栁。村舎殷紅山石榴。推户本來隨意入。乞將因得片時留。癸丑正月二日。絶句。 朱顔不老畫中人。緑酒追

歡夣裏身。堪笑三山衰病叟。閉門寂寂過新春。 菊叢抽緑滿枯荄。繞舎梅花已遍開。須信今春春事早。江郷開𡻕有奔雷。 太息 太息貧家似

破船。不容一夕得安眠。春憂水潦秋防旱。左右枝梧且過年。 禱廟祈神望𡻕穰。今年中熟更堪傷。百錢斗米無人要。貫朽何時發積蔵。 北陌東

阡有故墟。辛勤見汝昔營居。豪吞暗蝕皆迯去。闚户無人草滿廬。 無题碧玉當年未破瓜。學成歌舞入侯家。如今顦顇蓬䆫裏。飛上青天妬落

花。 半醉凌風過月旁。水精宫殿桂花香。素娥定赴瑶池宴。侍女皆騎白鳳凰。 出繭修眉淡薄粧。丁東環珮立西廂。人間浪作新秋感。銀闕瓊樓

夜夜凉。 數日不作詩。 吾詩欎不發。孤寂奈愁何。偶爾得一語。快如踈九河。黄流舞浩蕩。白雨助滂沱。門外無來客。花前自浩歌。 得趙昌府寄

予及子遒詩。 去國雙蓬鬢。還山一鹿車。壯慙稽古淺。老悔養生踈。俗態慵開眼。高吟獨起予。青燈對徐子。併爲問何如。 閑詠 身似地行僊。心

非欲界天。輿竿聲軋軋。中角影翩翩。買菊穿苔種。懷茶就井煎。𡚖來書遶坐。隨䖏一欣然。 乆入春農社。新腰老衲包。帋裁㣲放矮。硯斷正須䫜。髯

簿能爲祟。方兄任絶交。吾詩無好句。聊復當詼嘲。 病中雜詩 乆病身猶困。閑逰性已成。未停湯熨事。即理水雲程。投宿忘街陌。論交失姓名。最

憐花塢好。恐是牡丹坪。 自我居湖曲。漁樵日往來。只知年屢改。不覺老相催。小浦潮痕長。長堤草色回。逢春心事在。莫道已成灰。 天逺不可問。

將如此老何。老驚詩思退。貧欠藥錢多。剡縣尋僧宿。桐江買酒歌。市橋新柳色。又是一年過。七月二十四日作。 閑拂青銅一惘然。此生應老海

雲邊。凉颸入袂詩初就。幽鳥呼人夣不全。天上鵲𡚖星渚汵。月中桂長露華鮮。射胡羽箭凋零盡。坐負心期四十年。 先少師宣知初。有贈晁公以

道詩云。奴愛才如蕭頴士。婢知詩似鄭康成。晁公大愛賞。今𨓚全篇偶讀晁公文集泣而足之。 仕不逢時勇退耕。閉門自號景迂生。逺聞佳士輙

心許。老見異書猶眼明。奴愛才如蕭頴士。婢知詩似鄭康成。早孤遇事偏多感。欲續殘章涕已傾。 無題 𥁞閣無人畫漏稀。離悰病思雨依依。釵

梁雙鷰春光到。笋柱羈鴻暖不𡚖。迎得紫姑占近信。裁成白紵寄征衣。晚來更就鄰姬問。夣到遼陽果是非。 珠韝玉指擘箜篌。誰記山南秉燭逰。

結綺詩成江令醉。櫜泉夣斷沈郎愁。天涯落日孤鴻没。鏡裏流年雨鬢秋。不用更求驅豆術。人生離合判悠悠。 轣轆氊車赴宻期。追歡最數牡丹

時。新春欲近猶貪喜。舊愛潜移不自知。寳鏡塵生鸞悵望。鈿筝弦絶鴈參差。玉壺莫貯胭脂淚。從濕泥金帶上詩。 金鞭朱彈憶春逰。萬里橋東罨

畫樓。夣倩曉風吹不去。書憑春鴈寄無由。鏡中顔鬢今如此。幙下朋儔好在不。篋有吳牋三萬箇。擬將細字寫新愁。 笥中偶得去年二月都下數

詩有作。 昨佩魚符出鳳城。春風䖏䖏聽鶯聲。欲尋舊友半爲鬼。重到西湖疑隔生。浮世正如投六簿。野人何意慕三旌。嚴州戍滿眞當老。猶幸爲

民死太平。 蜀僧宗傑來乞詩三日不去。作長句送之。㸔遍東南數十州。寄船却泝蜀江秋。孤雲兩角山亡恙。斗米三錢路不憂。今年所在皆大稔。

萬里得詩長揖去。它年挈笠𠕂來不。放翁爛醉尋常事。莫笑黄花揷滿頭舊識姜邦傑於亡友韓無咎。許近屢寄詩來。且以無旡咎平日倡。和見示。

讀之悵然。作此詩附卷末。 故人王骨已生苔。邂逅逢君亦樂哉。湖寺繫舟無夣去。京塵馳騎有詩來。醉中不敢教兒誦。看䖏常須盥手開。乆矣世

間無健筆。相期力斡萬鈞回。 檢舊詩偶見在蜀日江瀆池醉𡚖之篇。悵然有感。 江瀆池頭爛醉歸。青旗日晚揷城扉。正馳玉勒衝紅雨。又挾金

丸伺翠衣。老境漸侵歡意盡。舊遊欲說故人稀。憑高三歎君知否。倦鷁無風亦退飛。 吕氏子𧁎郎求詩。 乃祖身兼將。相崇。諸孫玉立有家風。此

郎已復塵埃外。他日相期氣類中。行已勤勤湏自省。讀書亹亹要新功。果能哮吼如獅子。一瓣香應嗣放翁。 六言絶句 滿帽秋風入剡。半㠶寒

日遊吳。問子行裝何在。帶間笑指葫蘆。 不慕生爲柱國。何須死向揚州。但願此身無病。天台剡縣閑逰。 愛馬能成一癖結髦可忘百憂。我亦時

時自笑。開編萬事俱休。 遇舎生封萬户。阨窮不直一錢。此是由來事爾。正須到䖏欣然。 豪士以妾換馬。耕農賣劔買牛。我看浮名似夣。却貪山

水閑逰。 風細飛花相逐。林深啼鳥移時。客至。旋開新茗。僧𡚖未拾殘棋。覓飽如籌大事。擁書似墮重圍。誤喜敲門客至。出㸔啄木驚飛。 香煙

觸簾不散。燈熖無風自摇。獨倚蒲團寂寂。忽聞山雨蕭蕭。歐陽徹飄然集和韻戯索建中和詩。 功名未許冠凌煙。琢句投囊學閬僊。韞玉要今神

物護。探珠豈待老龍眠。賔王頗欠新詩債。子羙回償舊酒錢。自古逸才多滌器。醉來宜灑奪袍篇。 世弼讀白樂天放言詩放其体依前韻作數首

見寄。因和答之。亦放樂天之体。 如簧巧語何須聴。似海侯門豈足逰。太華崇高無棄土。滄浪合并納纖流。未要季子榮親印。已買陶朱佚老舟。藏

器待時須大用。耻爭蝸角與蠅頭。 駟馬華軒終得志。簞瓢捽茹且潜身隋珠莫彈排空雀。和壁休。投按劔人。𥁞史解衣須遇鑑。齊門皷瑟信難親。

索瘢洗垢從教謗。澡雪襟懷與道鄰。 摶鵬休笑蓬蒿適。燕雀豈知鴻鵠逰。顔跖賢愚終異域。渭涇清濁自殊流。綆長方可探深井。水淺安能泛大

舟。獨愛樂天吟著句。輸羸終待局終頭。 言行樞機宜慎發。利名𩍕鎻苦縈身。無非入市欔金客。誰似臨畦抱罋人。鳩鴈弟兄猶列序。虎狼父子尚

相親。刀錐不用爭蝸角。請學當時闕黨鄰。 古詩寄㳺良臣。兼簡陳國鎮。虀鹽興淺知無策。謝絶𡚖來事清白。亂絲心緒尚紛如。時對風簷獨捫

虱。會須稽古補前愆。赤水遺珠不難索。仰公學問又日新。磨礱幸偶謫仙人。遥知議論到佳處。眉間喜氣常津津。我慙蹤跡浪萍梗。欲親棐几嗟因

循。飛双寥落絶問幅。渴心依約生埃塵。以膠投漆貴耐乆。回光借燭期知貧。情均骨肉非有素。白玉琢成心始固。莫學紛紛輕薄兒。世情飜覆成雲

雨。登雲依舊高嵳峩。指掌江山勝㮣多。佳眠風物未入夣。疑泛靈。槎游絳河。朅來乘興須一徃。飛觴爛醉横秋波。膺門况有金閨彦筆驅麗景森吟

哦。悠悠此志遂何日。欵叚相期踏雪過。洪文安公小隱集王世英秀才出示曾𡖖詩求和。 投筆文章壯志休。鳥經鶴訓漫心留。若爲一見開青眼。

解使三公出黑頭。望隴自應知可否。折潮須信妙源流。夜光明月無虛售。可忍庸人按劔求。葛勝仲丹陽集同子充逰堯祠。見交代李行正詩。追用

李太白舊韻。因亦次韻呈子充。 俗物敗人意。作吏七不堪。朅來東蒙遇歡友。角立傑出推江南。英材百汰揮利刃。夷量萬頃澄寒潭。弱齡文采照

金殿。荏苒立境衣猶藍。銅章來踏瑕丘皷。邑屋歡康無疾苦。春風郊外正酣酣。笑指叢祠雨驂舞。猛抛簿領亂回回。戯㸔油碧聲如雷。不遣韶光浪

湮滅。桃已蒸霞柳飛雪。超然危立俯河干。抱城清泗鳴驚湍。謫仙秀句但碑板。無復眞跡龍蛇蟠。君不見。聦明文思撫寰海。四表上下騰光彩。破椽

欺魄爐無煙豪氣英風亦何在。荒郊遺趾望中來遐想千古令人哀。祖龍巡幸亦𤨏𤨏從臣徒向蒼珉開。豪華豈復靈光殿。峻峗誰知季武臺。耿耿

星河挂䆫牗。未跨𡚖鞍猶捧手。同門早𡻕氣橫秋。年大飢寒依秩酒。俗儒醒醉尚不分。金馬玉麟名逺聞。小縣鳴弦煩卓令冷閣問字疲子雲。五斗

不𡚖俱委𤨏。邂逅爲僚天賛我。金蘭縞紵未足誇。嵇吕命駕何其賖官寺相望無百步。洋林正對河陽花。坐令莊舃吟忘越。亦復無心存魏闕。蒲酒

相從未有涯。祭竈請鄰纔一月。 山谷以寒巖子詩十二首作藁書。詞筆俱絶。裴繼之出示求䟦。因題絶句。 百篇詩已露玄關。欲免驚愚理亦難。

招得使君來帳下。不應饒舌坐豐干。 曾夣良傳惠然見存出闕字詩十有七篇。偶摭所遺成三篇紀謝。 未有𡚖資可買山。一封程奏便求閑。睢

睢去後容爭席碌碌羞來肯抱關。幻界已知都是夣。眞心自要識無還。尊前衮衮聴名理。坐遣窮愁一破顔。 清明時節訪溪山。消盡機心大智閑。

元亮孤舟𦕅自棹。尚平家事不相關。叩門雖幸千金顧。戀德翻嗟半日還。並水幽亭同歴覧。應憐瓢飲政晞顔。 居然埋照向窮山。誰識龍媒伏帝

閑。意氣雖吞雲夣澤。功名未羡玉門關身常靜退縁知止。心不傾邪畏好還。但恐縉紳公論在。招延行見覲威顔。葛立方𡚖愚集衛𡖖叔自青暘寄

詩一卷。以飲酒果核殽味烹茶齋戒清脩傷時等爲題。皆紀一時之事。凡十七首爲報。 自歎杖頭無孔方。頭上貂蟬乏金黄。醉郷遥遥道路長。傲牎

新釀汲新凉指㸃銀瓶難索嘗空教金縷唱秋娘。遥想玳席行觴忙。綉叚裝簾篩妙香。夣熟有時歸故郷。賜我屈巵澆客腸。 不堪羈寓天一方。無

心佩紫兼懷黄。侍酒無由道路長。如意至今質西凉。䇹溪竹葉儻許嘗。藝色何須留窈娘。緬懷星郎抛令忙。席上㣲聞雞舌香。支頤騰騰之醉郷。惟

有麴生可娱腸。 席中珎核來異方。烏椑正緑金棖黄。大谷消梨紫蒂長。蒲萄馬乳堆西凉。深秋楊梅有何嘗。羅浮定逢何二娘。洞庭霜橘苞苴忙。

吳姬手擘三日香。可憐猶子留他郷。終日忍飢如龜腸。 闊展食前一丈方。羔兒釀酒鵝兒黄。千里蒪𦎟紫絲長。乳肫豐貯琉璃凉。䓑韲豆粥得並

嘗。尊前何用緑珠娘。貊炙羗煮庖厨忙。盌靣濃封龍腦香魯衛勾吳莫誇郷。南北兩烹慰中腸。 客居貧病醫無方忍飢靣作瞿曇黄。楓葉蕭蕭風

陣長。東厢曝背資滄凉鄰家有酒難。偷甞。草書正藉公孫娘家家刈熟畦丁忙有口不識雲子香。令我馳神青暘郷。杯粟有時來實腸。 金杯製宅

初奠方。夏木陰陰囀鸝黄紫絲步陣百里長。魚軒象服池閣凉。笙歌嘈雜間未嘗何止一曲杜韋娘。珠履玳簮迎送忙。羅幃綉幕圍風香。須臾料理

龍陽郷。木奴千頭可充腸。 靈芽胯底棊局方。茗椀班班金粟黄。食罷煑香消日長。莫遣薑𥂁資胃凉。廪君所嫉裴不甞。誰是纖纖捧盌娘。識取眞

腴那得忙。不是沙溪不入香。可須臾醉無何郷。甘膬肥濃能腐腸。纸䆫蒲團竹几方。清曉𦕅翻經卷黄。禪心無累鬚眉長。坐回熱惱生清凉。月六

腥羶口不甞。眼靜不覷登伽娘。名利從渠朝市忙。象。輕飄柏子香。菰蒪大嚼蜻鼃郷。不教藜莧徒集腸。 淮南空說枕中方。鬼物豈解爲金黄。虎

龍自衛策㝡長。身閲寒暑無炎凉。王母蟠桃端可甞。何必更值王巵娘。日月跳丸那覺忙。口中自有芝木香。雲裝羽帔入仙郷。爲公洗髓兼浣腸。

玉軚華芝今省方。西風索索吹繖黄。汳京宫闕秋草長。望風屑涕心凄凉。襲𥺤用命嗟何甞。義軍誰是竹園娘。黠羗何事追奔忙。大似。濃薰返瑰香。

清蹕何時還都郷。中興慰我九回腸。王漢賔先生集雜詩四首。 有憂烏啼門。有喜鵲噪廬。主人聞啼噪。喜鵲唾老烏。吉㓙實由人。烏鵲何與乎。但

知預相報。其智各有餘。人智不如鳥。貪喜忌憂虞。遂於烏鵲間。憎愛乃爾殊。福至自福至。禍來貴先圖。二鳥孰有益。嗟哉主人愚。 春蚕口吐絲。生

人皆仰供。蜘蛛絲滿腹。秪能打飛蟲。衣服與網羅。利害豈可同。蠶生旬月老。蜘蛛無春冬。蠶食惟草木。蜘蛛肉食豊。蠶以繭自縳。蜘蛛掛青空。蜘蛛

有餘毒。春蚕有餘功。受報乃如此。天理不可窮。 龜肉不可食。蟹螯不中上。龜以殻自𢦤蟹以味見戮。所養殊毅豹。所亡等臧榖。一足致患害。内外

皆鴆毒。稽康坐才死。霍禹以勢族。樂哉蟹螯中。貯此老龜肉。 江發岷山陽河出崑崙趾。淵源既洪深。浩浩并衆水。東流至渤澥。曲折萬餘里。經山

無重數。過郡不知幾。海邊有小溪。近出海山裏。未能數里間。已接潮波起。到海雖則同。難與江河比董霜傑先生集書伯脩兄詩尾 覔句尤長五

字中。只今惟有富清翁。解言泉擣空山練。不减澄江謝眺工。 戯書簡逸詩後。 君詩頗似天韶女。淡抹濃粧惣入時。翻笑岷峨老詞伯。西湖信口

比西施。 偶成 滿酌東坡桂醑。更甞張翰蒪𦎟。誰羡封俟蟻宂。醉郷中寄餘生。墮甑了忘萬事。枝笻聊伴閑身。乞取五湖風月。搜𡚖吟句清新。

偶書再用江字韻。 莫厭簡編舒卷借君棐几明䆫。世路休休着脚。溺賢平地濤江。 戯書 客鬢先於蒲柳衰。秋風吹夣到茅茨。難亡情話團

栾䖏。生怕權門噂沓時。知馬問牛類相凖。棄人用犬猛何爲。紛紛傳舎曾非泰。况覔檳榔欲諱飢。 借東湖先生寄養直韻書淵明蘇公詩後。 元

亮東坡百世師。人間夣事付癡兒。聞風遥酹一樽酒。擊節頻歌五字詩。清矣歛裳彭澤夜。悠然飽飯惠州時。誰言出䖏非同道。丘壑胷中兩崛奇

書少鼎秣陵詩卷。 勝處由來富秣陵。眼中領略句中新。孤桐朗玉有天律。明月清風無俗塵。今代主盟眞戯我。平生作語豈驚人。碧雲暮合關心

事。儻復跫然寂寞濵鄧栟櫚先生集無題 風行水上偶成文。暖入園林自在春。換國雖工非我有。嘔心得句爲誰珍。三生戒老詩堪𥁞。千古長庚

筆有神。不可臨風嘆奔逸。簞瓢一笑舜何人。曹勛松隱集雜詩 方塘倒影青天净。幽徑苔生緑䕃濃。春去得閑觀物化。吹凉醒睡喜支笻。 孤山

不復訪林逋。杖策東風踏碧蕪。九里蒼雲行曉徑。四圍碧玉照晴湖。 雲際翻風斷鴈斜。城陰日暮噪捿鴉。春容落景寒猶嫩。望盡遥天數縷霞。

水兼天冷暮雲驚風脱葉靜逾聞蒲團宴坐都無事。只有山壚供夕熏。幽棲眞在赤城隈。桂月蘿。雲冷斗臺。㨬鶴定能知我意。移文未怨晚𡚖來。

景陽未下水雲郷。梅影摇寒月一䆫。歌枕夣能𡚖故隱。滿㠶煙雨渡濤江。春事怱怱秪可驚。暄和喜試曉衣輕。梅花爛熳渾。如雪。只恐風生墮

玉英。 欣欣花木遞香紅。雲散天容靜碧空。恰是韶華濃似酒。柳絲澹蕩杏花風。 從來甚愛水雲居。投老安閑且自如。瀹茗。焚香方外反。白灰紅

火養丹壚。 臘後暄和若夏初。梅花催暖不容踈。從來准擬連旬賞。數月能忙雪不如。 曉天梅潤喜追凉。湖上夷悠。興自長。清耳要聞蒲𥟑雨。拏

舟深入水雲郷。 清暑堂深日景遲。床頭書策夣回時。小欄閑倚薰風晚一㸃紅榴緑萬枝。 連旬梅雨暗人家。甚阻支笻一徑斜。待得晴明䕃新

緑。追凉風帽倒烏紗。 此生擾擾事無窮。脱得閑身石火中。聊種柴桑三徑菊。未輸嚴瀬一絲風。 危亭欄檻倚江干飯了登臨得暫閑。林木巧隨

高下路。山容都在有無間。 西牎忽見弄微㣲明。甚喜江湖作晚晴。不憚雲霄遺暑濕。且無聒耳瀉坐聲。 緑暗紅稀迷䖏所。梅黄雨細半陰晴。小軒

坐夕無餘事。喜聽黄鸝一兩聲。 飛去鶯兒黄一㸃。壓低梅子緑團枝。鈞牎捲箔凉生坐。但覺新陰轉影遲。 栁浪收時水拍天。湖邉宫殿影相連

悠揚笛韻惟秋徹。𣢾乃漁歌何䖏船。 柑花開宻玉嶙珣。香轉薰風滿坐聞。摘得一枝叅鼻觀不妨終日醒餘醺。 佛頭山下雨隨風。倒海飜江一

餉中徙倚欄干便晴霽。湖光渺渺夕陽紅。 一山孤秀隱溪雲。溪影㴠光隔世紛。松竹徑深凉意透。衣巾不覺午風薰。 道人身在水雲郷。誦罷楞

伽日正長。蒲坐好風驅熱惱。一庭濃緑作清凉。 輕雷隱隱初驚夣。小雨踈踈巧潤花。正是暄和好春色。常將詩酒賞年華。𣢾叚揚鞭過雨村。沙

平步穩轉山根。 好花一簇墻頭見。深院誰家尚掩門。 淅浙西風入小樓。樓中聴。徹玉笙秋。不妨青竹摇殘夣。甚怯新凉攪客愁 澹煙踈雨耿寒

林。一水涓涓净不深。照影自怜逼摇落。歸涂未就更關心。吕忠穆公集偶成 金風簫瑟動踈簾。細雨霏㣲拂畫簷。籬菊半開家釀熟。自慚生理

勝陶潜。古詩云。山僧須不飲。沽酒引陶潜。謝劉仲忱寵惠詩編。乆欽文采動簮紳。晚見佳篇妙入神。金自鷄林酬去貴。珠從驟頷探來珍。越羅

蜀錦工誰擬。陣馬風檣勇莫倫。四十年來無此作。自罷詞賦。迨今四十年。睢陽今繼少陵人。李壁厲湖集六月十八日作。三伏已過二。九夏欲賔

秋。月林踈梧響。露圃幽花稠。故人有晁子。高喧今前脩。勝地能舘我。衰疾於焉瘳。山寂便午憩。井列共晨滫。墳素共偃蹇。几杖亦夷猶。嗟哉作田苦。

斛水車輪抽。暮歌宛如笑。逹旦不肯休。新榖幸稍登。懼貽晚禾憂。安得盪塵𡏖。倒卷天河流。生意浹萬物。仁風扇九州。老餘亦蘇醒。翛然脱籠囚。眷

言南山曲。僊袂追浮丘。 六月十四日 山色朝尤爽。溪聲夏亦寒。蹇予資固陋。所得是平寬。庭日荒苔蘚。林風老蕙蘭。石牀𦕅可借。白月在松端。

爲問微㣲園綺。何如喚孔賔。好山時步屧。幽澗或𡸁綸。塵逺知仙近。人踈覺道親。晚來微㣲雨過。翠色媚松筠。 嚴泰伯出示誠齋五詩。屬予繼聲奉

呈一首。 爲愛此鄰好。誅茅試結廬。地臨平楚廻。堂枕一峯孤。乞予青霞珮。斟吾白玉腴。行行對金馬。謹莫戯侏儒。 戯題 深院鎻蛾眉。黄花一

兩枝。晚來天氣好。渾似早春時。 又口占小詩五首 歸傳怱怱一過家。驛亭回首見梅花。絶知天漢朝宗近。去去方乘犯斗槎。 蟬連夜語不勝

清。歌枕僧牎蠟炬明。早是宋公懷抱惡。更禁庭樹作離聲。 𡻕月翩翩比擲梭。從公能幾别離多梁州此去千山阻。病鶴無因借一柯。 四海同心

閻貳𡖖。兩公相對眼長青。從今太史靈臺夜。定奏梁州聚德星。 少年繆許憂時策。萬里空懷報主心。畢竟窮通吾有命。鷗盟未冷且重尋。朱晦庵

集古意 兎綵附樸𣙙。佳木生高岡。弱蔓失所依。佳木徒蒼蒼。兩羙不同根。高下永相望。相望無窮期。相思諒徒爲。同車在夣想。忽覺淚沾衣。不恨

𡻕月遒。但惜芳華姿。嚴霜萎百草。坐恐及兹時。盛年無𠕂至。已矣不復疑。劉得明彦集祝弟以夏雲多奇峯爲韻。賦詩戲成五絶。 出山幾何時。

歸來便長夏。端居心不怡。散策長林下。 爲客厭城市。還家辭世紛。朝昏何所見。但有四山雲。 閉門事幽討。𡻕月忽已多。客來無可問。與君共絃

歌。 千時本已懶。胷次况亡奇。若問中林趣。婆娑秪自知。 炎蒸不可奈。雲氣滿前峯。向夕風吹盡。㣲聞逺寺鐘。偶題三首 門外青山翠紫堆

幅巾終日靣崔嵬。只㸔雲斷成飛雨。不道雲從底處䖏來。 擘開蒼峽吼奔雷。萬斛飛泉湧出來。斷梗枯槎無泊處。一川寒碧自縈回。 步隨流水覔

溪源。行到源頭却惘然。始悟眞源行不到。倚笻隨䖏弄潺湲。 過高臺携信老詩集。夜讀上封方丈。次敬夫韻。 十年聞說信無言。草草相逢又黯

然。借得新詩連夜讀。要從苦淡識清姸。 伯諌和詩云。邪色哇聲方漫漫。是中正氣愈駸駸。予謂此乃聖人從心之妙。三歎成詩。重以問彼二首。

任從耳畔姸聲過。特地胷中順氣萌箇裏詎容思勉得羙君一躍了平生。闕里當年語從心。至今蹤跡尚難尋。况君直至無心䖏。肯向人前話淺

深。 公濟和詩見閔耽書。勉以教外之樂。以詩請問二首。 至理無言絶淺深。塵塵刹刹不相侵。如雲教外傳直的。却是瞿曇有兩心。 未必瞿曇

有兩心。莫將此意攪儒林。欲知陋巷憂時樂。只向韋編絶處尋。 福嚴讀張湖南舊詩。 樓上低回摻别䄂。山中磊落見英姿。白雲未屬分符客。已

有經行到䖏詩。 抄二南寄平父因題此詩。 闕里言詩得賜啇。子貢。子夏。千秋誰復與相望。鄒汾孟子史中子。斷簡光前載。關洛張子程子。新書

襲舊芳。析句分章功自小。吟風弄月興何長。從容咏嘆無今古。此樂從兹樂未央。 讀機仲景仁别後詩語。因及詩傳綱目。復用前韻。道有黙識無

言傳。向來誤矣空談天。只今斷簡規蠹蝕。似向追蠡㸔蟲旋。始之古人有妙䖏。未遽秦谷隨飛煙。終然世累苦妨奪。下帷發憤那容專。一心正爾思

鵠至。兩手欲救驚頭然。書空且復罷咄咄。屢舞豈睱陪仙仙。兩年罷詩止酒故云。功名況乃身外事。我馬硉兀日回鞭。解頤果值得水井。謂詩傳。鑒

古亦會朝宗川。謂綱目。兩公知我不罪我。便可築室分林泉。十年燈下一夜語。閑日共賦春容篇。吕居仁集雜詩烹葵去王畿。剥棗在海角。𡻕序

匆已周。月亦頻告朔。向來手中扇。今此已倦捉。尚嫌簿領繁。不厭朋友數。塵埃向奔走。文字費彫琢。途人有前知。子乃獨未覺。出門見大路夫子焉

不學。 結髮在簡編。俗事方剌促。徃來三十年。未見可栖宿。㣲官不能去。尚恐遭逼逐。𡚖樓則在念。所望一枝足頻蒙故人娱。豈有鄰可卜。出門雖

無車。徑自騎黄鵠。重尋置錐地。青燈一盂粥。飢蚊青而化。怒目虬兩鬚黄昏於我遇。且復少踟蹰。肌膚恣啖齧。熟視不可敺。中宵盛徒黨。意氣若

有餘。傷哉陷阱虎。有時被囚拘。求食至摇尾。曾此蚊不如。雲龍困螻蟻。此語不可誣。 京師新鄭與諸晁兄弟徃還。前後數詩。夜雨不嫌乆。凛然

天欲秋。客燈吹屢㓕。細雨落還休。未許金張并。虛爲鄠杜遊。江湖少𡚖夢。知爲故人留。 我髮白已短。公愁安得長牆根春薺老。瓶水臘梅香。侍立

無天女。相隨有漫郎。平生湖海。興今夜宿連床。 髮短各已白。眼昏誰復明。殘春斷花栁。晚日閉柴荊。潦倒書常廢。驅馳夣或驚。尚於團聚樂。雖老

未忘情。 令弟窮顔蠋書生老仲舒。相招得共䖏。何徃更安居。𡻕月塵埃外。桑麻雨露餘。送行無别物。圮上一編書。苦語相㽞極。虛床會宿頻。山

東今出相。海内不無人。婦女能尊客。兒童不厭貧。長途有如遇。今日倍情親。 無題 德盛不狎侮。玄談多類俳。居然少壯語。無乃近齊諧。恨此逹

者趣猶乖壯士懷。故當先復禮。方得盡梯階。 聖學邈難繼。斯文當望誰。還能養志氣。且務攝威儀。曾子但三省。子長徒愛奇。從來要公䖏。本不在

多知。 心廣體故胖。意肅氣自屏。頽然萬物表。樂此一室静。念君乆安坐。轉覺此味勝。踈籬過野馬。破牗行日景但令此意真。不必費譏評。想當溪

山横。更有松竹映。隱几得晝眠。此固可補病。 我病無能到䖏窮。子才安得尚漂蓬。如何共飲重陽酒。相對無聊似乃翁。 重陽共采東籬菊却似

乃翁年。少時。顧我無能甘老病。相尋唯有向來詩。 聞鍾即起待天明。客舍無聊坐五更。何日長風破巨浪。看渠萬里出門行。 平生隨我飯脫粟。

静夜不眠尋細書。可見烏衣諸子弟。從來志業不如渠。 學詩漸老轉銷聲。末路蒙公此日情尚有文章能起疾。豈惟田里解蚩甿。近郊秔稻成秋

熟。遶郭溪山入晚晴。剩繞長廊和新句。不知庭下薄寒生。 一任衡門可雀羅。時容歌枕聽懸河因君小試屠龍手。要與午牎降睡魔。 衾椆尚汵

知春深。意緒無𦕅覺病侵。夜半改詩縁底事。向來餘習立關心。 胡虜安知鼎重輕。禍胎元是漢公𡖖。襄陽耆舊唯龐老。受禪碑中無姓名。禍昭作

指柴門羅雀懶頻開。喜有新詩到眼來。聞道擊舟城脚底莫乘溪漲便輕回。 入秋多病渾無酒。學道無成却讀書。莫謂窮居便寂寞。天凉猶枉故

人卓。 疾病侵凌我亦衰。後王誰復更相知。可憐日落長安路。不見驊騮整轡時。 夜凉早起尋李貽季。陸慶長所惠詩有作。 夜長忘陰晴。忽聽

簷雨滴。空房閉重門。凉氣通枕席。欣然欲攬被。如覔舊相識。那知庚伏内。得此睡通夕。起尋兩君詩。今我生氣力。成蹊長桃李。已自除荆棘。逺遊得

數士。舍舎此百無益。挑燈視皮膚。不顧蛟赤。因之不復寐。爲子增歎息。追成舊作 滿江風月一船霜。無計留君只自狂。燈火隔簾香隔坐。無人

知是竹枝娘。 絶句 雲海𡨕𡨕日向西。春風着意力猶㣲。無端一棹𡚖舟疾。驚起鴛鴦相。背飛。過盡層城渡石梁。亂山千叠轉羊腸。草堂居士風

流在。與種寒香蒲古堂。 江城春色漲晴空。櫻杏漫山潑眼紅。溪轉路回人不見。藍輿十里度松風。 雨濕平林松桂香。斷雲荏苒拂踈篁。江山故

自可人意。從此歸休策最長。 佛日縱步。相尋索𡚖甚苦。戯成絶句。相逢不可苦相催。只一作直到更深月上回。莫怪室空無侍者。夜䆫相對有

寒梅。 戯成二絶句 老讀文書兩不前。亦無餘地可逃禪。閉門省事羣囂逺。唯有貍奴附日眠。 病犬虺隤唯附日。懶猫藏縮尚逃寒。寧知兩馬

霜風下。更有長途不道難。 口占二首 城北城南栁絮飛。街東街西鵓鴣啼。海陵三月與春别。一夜雨成三尺泥。 風雨屬連春事休。十日九日

轉城頭。雖無俗物敗人意。可使澄江消客愁。 偶作 去年芳草又萋萋。休歎王孫猶未𡚖。更見春深送春鴈。三三兩兩傍雲飛。 偶作二絶 不

嫌羸病守繩床。世念紛紛乆已降。一夜月明如白日。驟聞急雨打天牎。膏火從來只自焚。何曾野鶴駐雞群。如何死亦無公論。地下猶存衛府動。

鄙夫養病苦不足。諸公覔官常有餘。自是閑人不更事。可隨雲鳥更深居。 擬古 寒雞不能晨。苦雨自朝夕。上爲雲雷巢。下乃龍窟宅。坐㸔陰外

天。缺月桂殘魄。少來可喜人。牗户陳玉帛。平生千萬年。畧有二三策。牛山所種木。日在斤斧厄。念君十年心。使我雙𩯭白。 擬古 西鄰有佳人。開

户納明月。月照衣上纓。同心爲誰結。此結今幾時。未解心已折。隔林聞㨶練。起坐更鳴噎。情人在萬里。我獨音問缺。不聞行路難。但見思𡚖切。年來

契闊乆。烈士或喪節。如何空牀居。初未見短闕。胡馬與越鳥。本自無離别。草摇新霜白。秋送池水竭。君心有斷絶。妾恨無盈歇。 題焦寺丞詩册三

絶 一世奔波在别離。君家孝友獨天知。已令好夣傳消息。更有賔鴻効羽儀。 路旁來報定何人。物理潜通自有神想得三衢相見地。至今草木

亦長春。 河朔家人墮渺茫。江南風日正舒長。已知原上鶺領處。更入雲間鴻鴈行。 丁未二月上旬四首丞相憂宗及編氓恐禍延。乾坤正翻

覆。河洛倍腥羶報主悲無術。傷時秪自怜遥知漢社稷。别有中興年。厄運雖云極。羣公莫自疑。民心空有望。天道本無知。野帳留黄屋。青城揷宅

旗。燕雲舊耆老。寧識漢官儀。 羽檄從天下。于今乆未回。如何半年内。不見一人來。周室仍遭變。宣王且遇灾。猶存九廟在。咫尺得祈哀。 主辱臣

當死。時危命亦輕。誰吞豫讓炭。肯結仲由纓。灑血贍行殿。傷心望虜營。尚留儀衛否。早晚復神京。 喜才仲兄弟至偶成四十字。 落日下喬木。好

風來暮船。徑思投轄飲。復作對床眠。寂寂驅愁外。紛紛着酒邉。平生五經笥。不直一囊錢。 申端應時 避亂乆去國。逺遊將抱孫。氛埃到湖嶠。愁

難滿乾坤。氣力吾先老。風流子獨存。相逢能少駐。重爲倒餘尊。 謝人送詩 堅坐少愉樂。欲行還滯滛。時蒙七字句。可慰十年心。𡻕晚日晷短。天

寒霜雪侵。主人不猒客。敢辭酒盃深。 讀東坡詩 命代風騷弟一功。斯文到底爲誰雄。太山北斗攀韓愈。琨玉秋霜敵孔融。不見陸機𡚖洛下。只

聞張翰過江東。廣陵雅操無人繼。六十餘年一夣中。樓攻媿先生集戯作二子爲丞分越邑。女兒隨壻過江南。莫言屋裏成岑寂。匹似當初只住

庵。 經筵講詩徹章進詩。 聖主承丕祚。于今𡻕幾遷。昭回光飾物。剛徤位乘乾。善治新更化。當陽獨攬權。誅鉏及共鯀。擢任列閌顛。曩日方謀始。

宸心最急先。未遑親政理。首務闢經筵。恭儉甘卑室。尊嚴拱細旃。晝居勤已甚。坐侍禮無前。講徹詩三百。時逢運半千。諸儒深誦說。六義極摩研。俯

閲毛公傳。旁參鄭氏牋。慨尋中古意。重是素王編。舊本三千首。終存十二篇。雖遭煨燼厄。所賴詠歌全。開迹因農事。安民在井田。成功時邁酌。興業

大明緜。東國思平賦。南山樂得賢。艱難由后稷。勞來美周宣。起自紹熙載。迨兹嘉定年。關睢從肇彼。殷武遂終焉。寵數傳中㫖。恩光被爾聯。神文期

繼踵。元祐信齊肩。内厩頒雲騎。雕鞍絢錦韉。茗分龍焙品。香拂御爐烟。衆俊咸宣力。孤生亦備員。少時曾學仕。老去未忘筌。納禄誠休矣。𡚖耕乆晏

然。鋒車俄促召。梓里謂登僊。詞禁容揮翰。天官命典銓。豈知侵莫境。重得侍甘泉。朽質何能報。孱軀殆欲捐。尚思求譎諫。海嶽效塵涓。謝剡中沈

元龍惠詩 東陽何事到東州。百語曾無一語酬。深羡松筠無改葉。自言蒲栁已先秋。千金既覺成虛擲。双壁還驚又暗投。别後未知何日見。但將

吾道付滄洲。







永樂大典卷之八百九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