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九百五 永樂大典
卷之九百六
卷之九百七 

永樂大典卷之九百六 二支

諸家詩目二

韋應物詩文獻通考韋蘇州集十卷。陳氏曰。唐韋應物。京兆人。天寳時爲三衛。後作洛陽丞。京兆府功曹。知滁江二州。召還。或娟其進媒孽之出。

爲蘇州刺史。詩律自沈宋以後。日益靡嫚鎪章刻句。揣合浮切。雖音韻諧婉。屬對麗宻。而閑雅平淡之氣不存矣。獨應物之詩馳驟。建安以還。得其

風格云。韓子蒼曰。蘇州少以三衛郎事玄宗。豪縱不羈。玄宗崩。始折節務讀書。故其逢楊開府詩曰。少事武皇帝。無頼恃恩私。身作里中横。家藏亡

命兒朝持樗蒲局。暮竊東鄰姬。司隷不敢捕。立在白玉墀。一字都不識。飲酒肆頑癡。云云然余觀其人。爲性高潔。鮮食寡欲。所居掃地焚香而坐。與

豪縱者不類。其詩清深妙麗雖唐詩人之盛。亦少其比。又豈以晚節把筆學爲者。豈蘇州自序之過歟。徐師川云。韋蘇州詩人。多言其古淡。乃是不

知言。自李杜以後。古人詩法盡廢。惟蘇州有六朝風致。最爲流麗劉須溪集韋蘇州詩序。詩難評。觀詩亦復未易。憶與陳俞舜卿誦韋蘇州一二

語。高處有山泉極品之味。共恨未見全集。偶郡有京逓遞舜卿附急足半月得之。報予共讀中讀數首辄意倦。再看復然。復取前選語視上下殊不建。

因不敢復論。予後得此本。卧起與俱。乆而形神相入。欲就舜卿語。而故人不可得矣。今人嘗誦兵衛森畫戟。燕寢凝清香。政爾無謂惟朱韋齋舉諸

生時列坐共愛風滿林。乃能今人意消。頗有悟入。然全集若此。無數詩經評泊。别是眉目。如白日淇上没。空閨生逺愁。正似不著一字坐見魂銷。逍

遥無一事。松風入南軒。此起此結。復在比興之外。豈可以心力爲之。蘇州五字已多。即他鄉到是歸。是他人幾許。造次能道及其舂容若佳人亦携

手。再徃今不同。其含情欲訴。乃在數字之後。風澹意傷春。池寒花歛夕。襟懷眼景鬱折如此。又豈更道哉。後來非無冨健如古文。痛快如口語者。亦

猶唐書瘦硬。宋帖跌宕。望而可愛。然去八法愈逺。王濛在諸作中最踈拙。然簡淡别有風韻者。以其未失八法也。蘇州佳致。不數二謝。獨不知有學

韋詩如濛帖者否。皎然空學其外。未得其内陵陽文集題韋蘇州詩。蘇州。少時以三衛郎事玄宗。豪縱不羈。玄宗崩。始折節務讀書。然余觀其人。

爲性高潔。鮮食寡欲。所居掃地焚香而坐。與豪縱者不類。其詩清深妙麗。雖唐詩人之盛。亦少其比。又似晚節把筆學爲者。豈蘇州自序之過歟。然

在天寳間不聞蘇州詩。則其詩晚乃工。爲無足怪。高適年四十始學詩。亦遂名家。非其才本絶人。莫能爾也。少時不知有韋蘇州。晚讀其詩。清深妙

麗。在陶柳之間。恨見之晚。然余。少時。豪氣未除。就令見之。未必能愛。乃知學者讀書。當自有次第也。本朝以文名世者多矣。然柳州蘇州。自歐陽

公尚未之愛。宋景文作唐書文藝傳。舉唐之能文者皆在。至於蘇州。則以爲史家軼其行事。故不書此。豈知史法哉。李端詩文獻通考李端司馬

集三卷。晁氏曰。唐李端。趙州人。大曆五年進士。爲校書郎。卒官杭州司馬。郭暖尚昇平公主。賢明招納士類。故端等皆客之。當坐上賦詩。竒甚。主

大加稱歎。錢起曰。素爲之。請賦起姓。端立獻一篇云。新開金埓看調馬。舊賜銅山許鑄錢。起乃服。主喜。厚賜之。盧綸詩文獻通考盧綸詩一卷。

晁氏曰。唐盧綸。與韋應物韓翃。錢起。司空曙。苗發崔炯。耿緯。夏侯審。李端皆能詩齊名。號大曆十才子。綸字允言。累舉進士不第。李益詩文獻通

考李益詩一卷。晁氏曰。唐李益君虞。姑臧人。大曆四年進士。調鄭縣尉。幽州劉濟辟從事。憲宗雅聞其名。召爲集賢殿學士。負才凌籍。士衆不能

堪。暴其獻濟詩。不上望京樓之句。以涉怨望。詔降秩。俄復舊。益少負詞藻長於歌詩。與宗人賀齊名。每作一篇。樂工以賂求取被聲歌。供奉天子。征

人早行詩。天下皆施之圖畫。今集有從軍詩五十首。而無此詩。惜其放逸多矣。陳氏曰。益宰相揆之族子。舊史本傳。指其少有癡疾。防閑妻妾。過

於苛酷。有散灰扁門之談聞於時。故時謂之妒癡爲李益疾。按世傳霍小玉傳。所謂李十郎詩。開簾風動竹。疑是故人來者即益也。舊史所載如此。

豈小玉將死訣絶之言果驗耶。抑。好事者因其有此疾。遂爲此說以實之也。韓愈詩文獻通考韓昌黎集四十卷黄庭堅豫章集書韓退之。符讀

書城南詩後。紹聖五年五月戊午。上荔枝灘極熱。又舟中敖兀。無以爲娛。聊以筆硯忘暑。因書此詩贈陳德之。此字極似蔡君謨簡扎。所恨未能

與顔楊比肩耳。又書。眉山石信道請余書符讀書城南。將鑱諸家學。以爲後生擊蒙之器。其意甚美。故爲之書。或謂韓公當開後生以性命之

學。不當誘之以富貴榮顯。涪翁曰。此熈寧元豐間大儒之過也。又何學焉。孔子曰。齊景公有馬千駟。死之日民無德而稱焉。伯夷叔齊餓于首陽之

下。民到于今稱之。韓公之言。其於勸奬之功異趣而同歸也。黄口小兒得食未知飢飽。而使之談天人之際。此何異孺子學步。遂責之佩玉中和鸞

采茨哉。信道歸。刻之勿疑。空腹讓食之論可也。又書贈孟東野詩後。石君美有子年少而失。故書孟東野詩遺之。時以觀覧。可用亂思而紓哀。

竟觀物理。其實如此。大槩因果耳。退之救世弊。故并因果不言。然此一段文意。乃是𣵀槃中佛語爾。退之言不能無所不讀。未有能成大儒者。其佛

能信矣乎唐仲友說齋集辨元和聖德詩。韓公元和聖德詩序曰。東定青徐積年之叛。按新書本記。貞元十六年徐泗濠節度使張建封卒。其子

愔自稱知軍事。建封傳愔。元和初以疾求代。召爲工部尚書。以王紹節度武寧。謂定其叛可也。淄青李師古。以元和元年閏月壬戌卒。其弟師道自

稱留後。憲宗以方討劉闢。含垢授之。其後擅選卒抵壽春。欲授蔡。遣客燒河陰漕院。賊宰相武元𢖍。傷中丞裴度。遣訾嘉珍門察及東都盗斬建陵

戟。及聞李光顔㧞凌雲栅。始懼。遣使歸命。蔡平。猶逗撓不朝。卒用大師。一年而後平之。乃元和十四年也。詩作在平劉闢後。謂定積年之叛。殊不可

曉。豈以師道上書。奉兩稅守𥂁法。請吏朝廷。亦足爲小定耶。公書法謹嚴。未誅師道。意不應遽以爲定。識者當能辨之。孟郊詩文獻通考孟東野

詩集十卷。晁氏曰。唐孟郊。東野湖州人。貞元十二年進士。調溧陽尉。辟爲興元參謀卒。郊少隱嵩山。性介寡今。韓愈一見爲忘形交。爲詩有理致。

然思苦澀。李觀論其詩曰。高處在古無上。平處下顧二謝。云張籍謚爲貞曜先生。集宋次道重編。先時世傳汴吳鏤本五卷。一百二十四篇。周安惠

本十卷。三百三十一篇。别本五卷。三百四十篇。蜀人蹇濬用退之贈郊句。纂咸池集二卷。一百八十篇。自餘不爲編秩。雜録之。家家自異次。道總拾

遺逸。摘去重複。若體製不類者。得五百十一篇。四十聮句不與焉。一賛二書附于後。郊集於是始有完書。穎濵蘇氏曰。唐人工於爲詩。而陋於聞

道。孟郊嘗有詩曰。食薺腸亦苦。强歌聲無歡。出門如有礙。誰云天地寛。郊耿介之士。雖天地之大無以安其身。起居飲食有戚戚之憂。是以卒窮以

死。而李觀盛稱之。至韓退之亦談不容口甚矣。唐人之不聞道也。孔子稱朱顔子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與郊異矣。朱倣詩文獻通考。

仿詩一卷。晁氏曰。唐朱倣字長通。襄陽人。隱居剡溪。嗣曹王臯鎮江西。辟節度參謀。貞元初召爲拾遺。不就。長孫佐輔詩文獻通考長孫佐

輔集一卷。陳氏曰。唐長孫佐輔撰。按百家詩選云。德宗時人。其弟公輔爲吉州刺史。徃依焉。當必有所據也。其詩號古調集。柳子厚詩文獻通

考柳宗元詩一卷。陳氏曰。唐柳宗元撰。子厚詩在唐。與王摩詰韋應物相上下。頗有陶謝風氣。古律絶句。總一百四十五篇。在全集中。不便於觀

覧。因抄出别行黄庭堅豫章集跋書柳子厚詩贈王觀復。予友先王觀復。作詩有古人態度。雖氣格已超俗。但未能從容中玉佩之音。左凖繩。右

䂓矩爾。意者讀書未破萬卷。觀古人之文章未能盡得其規摹。及所揔覧籠絡。但知玩其山龍黼黻成章耶。故手書柳子厚詩數篇遺之。欲知子厚

如此學陶淵明。乃爲能近之耳。如白樂天自云。効陶淵明數十篇。終不近也元遺山集䟦龍岩書柳子厚獨覺一詩。龍嵓此卷大字學東坡。而稍

有歛束。故步仍在。末後四行二十二字。如行雲流水。自有竒趣。唯其在有意無意之間。故如出兩手耳蘇東坡集記書柳子厚詩。元符己卯閏九

月。瓊士姜君來儋耳。日與予相從。庚辰三月乃歸。無以贈行。書栁子厚飲酒讀書二詩。以見别意。子歸吾無以遣日。獨此二事日相與徃還耳。二十

一日書。張籍詩文獻通考張籍詩集五卷。晁氏曰。唐張籍文昌。和州人。貞元十五年登進士第。終國子司業。籍姓狷急。爲詩長於樂府多警句。

元和中。與白樂天。孟東野歌詞天下宗之。謂之元和体。一本纔三卷。陳氏曰。張洎所編錢公輔名木鐸集。與他本相出入。亦有他本所無者。凡一

十二卷。近世湯中季庸。以諸本校定。爲張司業集八卷。且考訂其爲吳郡人。魏峻叔高刻之平江。續又得木鐸集。凡他本所無者。皆附其末。王建

詩文獻通考王建集十卷。陳氏曰。唐陝州司馬王建仲和撰。建長於樂府。與張籍相上下。大曆十年進士。歷官昭應縣丞。太和中爲陝州司馬。尤

長宫詞。在集中第十卷。録出别行。漁隱叢話。余閲王建宫詞。選其佳者亦自少得。只世所膾炙者數詞而已。其間雜以他人之詞。如閑吹玉殿昭

華管。醉折梨園縹蒂花。十年一夢歸人世。絳縷猶封繫臂紗。銀燭秋光冷畫屏。輕羅小扇撲流螢。天階夜色凉如水。卧看牽牛織女星。並杜牧之詩

也。淚滿羅巾夢不成。夜深前殿按歌聲。紅顔未老恩先斷。斜𠋣薰籠坐到明此白樂天詩也。寳仗平明金殿開。暫將紈扇共徘徊。玉顔不及寒鴉色

猶帶朝陽日影來。此王昌齡詩也。建詞凡百有四篇。又逸詞九篇。或云元微之亦有詞雜於其間。余以元氏長慶集檢尋却無之。或者之言誤矣。

舊䟦王建。太和中爲陝州司馬。與韓愈張籍同時。而籍相友善。工爲樂府歌行。思逺格幽。初爲渭南尉。與宦者王守澄。有宗人之分。因過飲相譏戯。

守澄深憾曰。吾弟所作宫詞。禁掖深邃。何以知之將奏劾建。因以詩觧之曰。先朝行坐鎮相隨。今上春宫見長時。脱下御衣偏得着。進來龍馬每教

騎。嘗承宻㫖還家少。獨奏邉情出殿遲。不是當家頻向說。九重爭遣外人知。事遂寢宫詞凡百絶。天下傳播。俲此体者雖有數家。而建爲之祖也。

李賀詩文獻通考李長吉集四卷外集一卷。晁氏曰。唐李賀長吉。鄭王之孫。七歲能詞章。韓愈皇甫湜聞之。過其家。使賦詩。援筆輙就。自目曰高

軒過。二人大驚。年二十七終協律郎。賀詞尚竒詭。爲詩未始先立題所得皆警邁逺去。筆墨畦徑。當時無能傚者。樂府十數篇。雲韶工合之絃管云。

或說賀卒後不相悅者。盡取其所著投圊中。以故世傳者不多。外集予得之梁子美家。姚鉉頗選載文粹中唐杜牧樊川集太常寺奉禮郎李賀。歌

詩集序。太和五年十月中半夜時。舍外有疾呼傳緘書者。某曰。必有異亟取火來。及發之。果集賢學士沈公子明書一通。曰。我亡友李賀。元和中

義愛甚厚。日夕相與起居飲食。賀且死。嘗授我平生所著歌詩。離爲四編。凡若干首。數年来東西南北。良爲已失去今夕醉解不復得寐。即閲理篋

帙。忽得賀詩。前所授我者。思理徃事。凡與賀話言嬉遊。一處所。一物候。一日一夕。一觴一飯。顯顯焉無有忘棄者。不覺出涕。賀復無家室子弟。得以

給養䘏問。常恨想其人。詠其言止矣。子厚於我與我爲賀集序。盡道其所來由。亦少解我意。某其夕不果。以書道其不可。明日就公謝。且曰。世謂賀

才絶出於前。讓居數日。某深惟公曰。公於詩爲深妙竒博。且復盡知賀之得失短長。今實叙賀不讓。必不能當。君意如何。復就謝。極道所不敢叙賀。

公曰。子固若是。是當慢我。某因不敢辭。勉爲賀叙。然其甚慙皇諸孫賀。字長吉。元和中韓吏部亦頗道其歌詩。雲煙綿聯。不足爲其態也。水之迢迢

不足爲其情也。春之盎盎。不足爲其和也。秋之明潔。不足爲其格也。風檣陣馬。不足爲其勇也。瓦棺篆鼎。不足爲其古也。時花美女。不足爲其色也。

荒國陊殿。梗莽丘隴。不足爲其恨怨悲愁也。鯨呿鼇擲。牛鬼蛇神。不足爲其虚荒誕幻也。盖騷之苗裔。理雖不及。辭或過之。騷有感怨刺懟言。及君

臣理亂。時有以激發人意。乃賀所爲。無得有是。賀復能探尋前事。所以深歎恨今古未嘗經道者。如金銅仙人辭漢歌。補梁庾肩吾宫體謡。求取情

狀。離絶逺去筆墨畦逕閒。亦殊不能知之。賀生二十七年死矣。世皆曰。使賀且未死。少加以理。奴僕命騷可也。賀死後凡十五年。京兆杜某爲其序。

盧仝詩文獻通考盧仝集一卷。晁氏曰。唐盧仝。范陽人。隱少室山。號玉川子。徵諫議不起。唐史稱韓愈爲河南令。愛其詩厚禮之。嘗作月蝕詩

以譏元和逆黨。愈稱其工。按其詩云。元和庚寅。盖五年也。憲宗遇弑。在十五年。後十歲也。豈追托庚寅歲事爲詩乎。不然則史誣也。後死於甘露之

禍。陳氏曰。凡三卷其詩古怪。而女兒曲。小婦吟。有所思諸篇。辄嫵媚𧰟冶。其第三卷號集外詩。凡十首。慶曆中有韓盈者爲之序。川本止前二卷。

胡如塤月蝕詩書。唐盧仝居洛城之玉川。自號玉川子。舊史無傳新史不載其事。韓愈作詩寄之謂其宰相未許終不仕。則其人可知矣。有玉

川集行於世。月蝕詩。盖憲宗元和五年所作也。新史謂其詩譏切元和逆黨。洪興祖作韓愈年譜。及胡仔漁隱叢話。皆謂新史之誤。盖元和十五年。

憲宗方遇弑。此詩不容先時而作也。然五臣注韓文年譜。載江子我之說曰。元和五年時。杜佑裴垍李藩權德輿爲乎章事。其他在朝類多賢俊。獨

假宦官權大重。又徃徃出於閩嶺。玉川詩云。才從海窟來。便解緣青㝠。盖專譏宦官也。玉川詩固不爲無意。史臣只合以譏剌宦者言之。必預指之

爲元和逆黨。是以不免後人之議也。今考玉川之詩。其始雜陰陽老子之說。而專指蟆精之罪。其中極言蟆精之罪。而深詰衆星不救之姦。其終則

不以衆星之原赦爲幸。而以一蟆之獨誅磔爲喜也。盖蝦蟆以微物托於月。而爲月之害。正猶宦官以微類托於君。而爲君之害。東坡云。玉川子月

蝕詩。謂蝕月者。月中之蝦蟆。梅聖俞日蝕詩謂蝕日者。三足之烏。比因俚以寓意。然戰國策曰。日月彫輝於外。其賊在内。則俚說亦高矣。子我之

言正此意也。况憲宗即位之初。宦官吐突承璀。最爲得志。至封國公。而詩中所謂酈定進之死。亦承璀之罪。承璀固閩人。而傳中又載當時諸道歲

進閹兒。閩嶺最多。後皆任事。時人謂閩爲宦官區藪。則子我之言。信得之矣。新史謂其譏切元和逆黨。盖亦表玉川之先見。而傷其禍之卒至於此

耳。不然篇首明年新天子即位五年。宋景文公。豈至誤指爲末年事邪。玉川集中。别有一月蝕詩云。東海出明月。清輝照毫髮。朱弦初罷彈。金兎至

竒絶。三五與二八。此時光滿埓。頗奈蝦蟆兒。吞我芳桂枝。顧我明鏡潔。爾乃㾗翳之。爾且無六翮。焉得升天涯。方寸有白刃。無由揚清輝。如何萬里

光。遭爾小物欺。却吐天漢中。良乆素魄微。日月尚如此。人情良可知。辭意尤簡嚴。因并録於此。又序。詩何爲而作乎。其有美剌乎。無與乎美剌

而言詩。君子所以嘆後世之不古也。以盛德成功而有頌。以異政殊俗而有變風變雅。大序言之詳矣。然功之成德之盛。寫之聲歌播之金石。時君

世主何怒焉。政之異。俗之殊。則下之人嗟嘆之。諷誦之。而上之人徃徃不樂聞之。詩之作始有不難於美。而難於剌者矣。故詩之言六義。以比興賦。

與風雅頌兼言之。盖托物以寓意。有隱然之規。而無扞格不可堪之堪。古詩之流。惟離騷庶幾乎。風雅之變也。唐文章起八代之弊。若中興誦聖德。

詩平淮雅。可謂善於美者。茅屋歌。杜鵑行。氷柱雪車詩。則亦善於剌者也。惟玉川子月蝕詩。卓然獨見於當時。而百世之下。讀之者爲之興起。豈特

其畦逕之絶聲韻之豪。足以聳觀𦗟哉。慟天眼之虧。而憤蟆精之孽。詰海窟之姦。而千天皇之誅。其風剌之忠誠。盖有真得於古者矣。宋景文公修新

史。獨能以意逆志。而謂其譏切元和逆黨。盖傷其志之不獲伸。使其禍兆於元和之初。而熾於元和之。末也。余嘗紬繹其詩。愛其殖風雅之根。換離

騷之骨。因銖較而寸量之。其感傷變異。則十月之交。同一宏規。其排擊星宿。則維天有漢同一微意。閔黔婁而斥董秦。猶所謂西人之子。粲粲衣服

也。留北斗以相北極。猶所謂不憗遺一老俾守我王也。屈反顧以流涕。而玉川涕泗下焉。屈長跪以敷祍。而玉川心禱再拜焉。寄小心風之詞。非後

飛廉使奔屬之詞乎。越排閶闔之句。非倚閶闔而望予之句乎。喚臯陶一問之說。又非指蒼天以爲正命臯陶使𦗟直之說乎。昌黎予之。而東坡復

予之。二公非妄許可者也。余猶病其貫。穿之不易窮。而句讀之猝難理。暇日因考訂之。以玉川本集。及文粹爲祖。不得已。則以韓集所附。及觀瀾文

所録。參定之間。亦以己意。正其所未然者。三復以還。僅得其十之七八。因編以授之童孫且序其說。圖其象而。冠之篇首。其間闕疑。以俟君子。吁。有

唐宦寺之禍。基於元宗之賞力士。識者憂之。盖乆涓涓不息。將成江河。憲宗始初之清明。玉川盖有望焉。使此詩而獲用。則元和末年之事不復見

矣。至甘露之禍。而玉川亦爲之不免。君子未嘗不歎息於斯。嘉定庚午。廬陵福塘胡如塤伯和序。又孫士彪題。讀胡伯和所注玉川子月蝕詩。

一句一字。必詳其所自出。杜子美所謂更覺良工心獨苦。豈伯和之謂耶。前輩但能誦此詩。已見賞異。况章分指别。鈎玄探秘。用力如許哉。余聞伯

和之文至文。好修篤學。著書滿家。鄉人尊之曰。孝友先生。艮齋謝公嘗銘其墓。比之以河汾王氏。余竊以爲伯和。可謂於至文爲孝子。於玉川子爲

忠臣。嘉定癸酉臘。臨川李氏書于長沙帥治之廣咨軒。先大父氷壺先生耆書不停披。多所訓釋。月蝕詩盖晚年所注也。家君在義郴。嘗廣其傳矣。

尚恨家無刊本。敬鋟梓以壽其後。嘉熈丁酉冬至後五日。孫鄉貢進士彪題。劉又詩文獻通考劉義詩一卷。晁氏曰。唐劉義。少嘗任俠殺人。後

更折節讀書。善歌詩。客韓愈門。作氷柱雪車二詩。出盧仝李賀右。歸齊魯不如所終。今集二十餘篇。不載二詩。陳氏曰。凡二卷。義。附見新史韓愈

傳。不如何處人。其氷柱雪車二詩。狂怪。誠出盧仝右。然豈風人之謂哉。楊巨源詩文獻通考楊巨源詩一卷。晁氏曰。唐楊巨源字景山。河中人。

貞元五年第進士。爲張弘靖從事。自秘書郎擢太常博士。遷禮部員外郎。出爲鳳翔少尹。復召除國子司業。巨源在元和中。詩韻不造新語。躰律務

實。用功頗深。旦暮揺首㣲詠不輟。年老成疾。嘗贈弘靖詩。叙其世家云。伊陟無聞祖。韋賢不到孫。時人稱之。年滿七十。丐歸。時宰惜其去。以爲其鄉

少尹不絶其禄。太和以官壽卒。陳氏曰。凡五卷按韓退之有送楊少尹序。盖自司業爲少尹。稱其都少尹者。乃其鄉里也。藝文志乃云。太和河中

少尹誤。第三卷末二十餘篇。有目無詩。武元𢖍詩文獻通考武元𢖍臨淮集兩卷。晁氏曰。唐武元𢖍伯蒼。河南人。建中四年進士。元和二年以

門下侍郎平章事。出爲劔南節度。八年復秉政。明年早朝遇盗害之。元𢖍工五言詩。好事者傳之。被於管絃。嘗夏夜作詩曰。夜乆喧暫息。池臺唯月

明。無因駐清景。日出事還生。翌日遇害。舊有臨淮集七卷。此其二也。議者謂唐世工詩宦達者。唯高適。宦達詩工者唯元𢖍。陳氏曰。初用莆田李氏

本傳録後。以石林氏本校益六首。及李吉甫唱酬六首。川本作二卷。張碧詩文獻通考張碧歌詩集一卷。陳氏曰。唐張碧太碧撰藝文志云。貞

元時人。集中有覧貫休上人詩。或剿入之也。羊士鶚詩文獻通考羊士鶚詩一卷。晁氏曰。唐羊士鶚。貞元元年進士第。順宗時爲宣歙巡官。王

叔文所惡。貶汀洲寧化尉。元和初李吉甫知奬。擢監察御史。掌制誥。嘗出爲資州刺史。陳氏曰。竇群引士鶚爲御史。共傾李吉甫。鮑溶詩文獻

通考鮑溶詩五卷。晁氏曰。唐鮑溶字德源。元和四年進士。集中有别韓博士愈詩云。不知無聲淚。中感一顧厚。盖退之所嘗推激也。張薦謂溶詩

氣力宏贍。博識清度。雅正高古。衆才無不備具。曾子固亦愛其詩。以史館本及歐公所藏。互校得二百三十三篇。今本有一百九十二篇。餘逸。南

豐曾氏曰。鮑溶詩集六卷。史館書舊題云。鮑防集五卷。崇文緫目叙别集亦然。知制誥宋敏求爲臣言此集。詩見文粹唐詩類選者。皆稱鮑溶作。又

防之雜感詩最顯。而此集無之。知此詩非防作也。臣以文粹類選。及防雜感詩考之。敏求言皆是。又得參知政事歐陽修所藏鮑溶集。與此集同。然

後知爲溶集决也。史館書五卷。緫二百篇。歐陽氏書無卷。第纔百餘篇。然其三十三篇。史館書所無。今别爲一卷附於後。而緫題曰。鮑溶詩集六卷。

盖自先王之澤熄而詩亡。晚周以來作者。嗜文辭抒情思而已。然亦徃徃有可采者。溶詩尤清約謹嚴。而違理者少。亦近世之能言者也。故既正其

誤謬。且著其大㫖以傳焉。賈島詩文獻通考賈長江集十卷。晁氏曰。唐賈島浪仙詩。共三百七十九首。唐書稱島。范陽人。初爲浮屠。名無本。後

從韓愈遂去浮屠。舉進士不第。文宗時坐飛謗。謪長江主簿。會昌初終。普州司倉參軍。今長江祠堂中有石刻。大中九年墨制大中。宣宗年號。與傳

不合。摭言又載武帝時謪去。尤差誤。陳氏曰。韓退之有送無本詩。即其人也。後返初舉進士不第。文宗時坐飛謗貶長江。會昌初以普州參軍卒。

本傅所載如此。今遂寧刊本。首載大中墨制云。比者禮部奏𡖖風狂。遂且養疾關外。今却携卷軸潜至京城。遇朕㣲行。聞卿諷詠。觀其志業。可謂屈

人。是用顯我特恩。賜卿墨制。冝從短簿。别俟殊科。與傳所稱飛謗不同。盖宣宗好㣲行。小說載島應對忤㫖。好事撰此制以實之。安有㣲行而顯著

訓詞。首稱奏卿風狂。尤爲好笑。當以本。傳。亦據其墓志也。唐貴進士科。故志言責授長江。如温飛卿亦謫方城尉。當時謂鄉貢進士。不慱上州刺史。

則簿尉固宜謂之責授。欲使今世進士得罪。而責授簿尉。則惟恐責之不早耳。姚合詩文獻通考姚少監集十卷。晁氏曰。唐姚合也。崇曾孫以

詩聞。元和十一年李逢吉。知舉進士。歷武功主簿。冨平萬年尉。寳應中監察殿中御史。户部員外。歷金杭二州刺史。爲刑户二部郎中。諌議大夫。給

事中。陝虢觀察使。開成末終秘書監。世號姚武功云。陳氏曰。川本。卷數同編次異。李涉詩文獻通考李涉歌詩一卷。晁氏曰。唐李涉。渤之弟

也。早從陳許辟一再。謪官夷陵。大和中爲太學博士。自號清溪子。渤三詩附。雍陶詩文獻通考雍陶詩五卷。晁氏曰。唐雍陶國鈞。大和八年進

士。大中六年自國子毛詩博士。出刺簡州。唐志集十卷。今亡其半。李紳詩文獻通考李紳追遊昔集三卷。晁氏曰。唐李紳公垂也。亳州人。元和

元年進士。補國子助教。穆宗召爲翰林學士。累進中書舍人。武宗即位。拜中書侍郎平章事。紳爲人短小精悍。於詩最有名。號短李。與李德裕元稹

同時。號三俊。追遊昔者。盖賦詩紀其平生所遊歷。謂起梁漢。歸諌署。升翰苑。及播越荆楚。踰嶺嶠。上高安。移九江。過鐘陵。守滁陽。轉壽春。留洛陽。廉

會稽。分務東周。守蜀鎮梁也。開成戊午八月自爲之序。陳氏曰。皆平生歷官。及遷謪所至。述懷紀遊之作也。余嘗書其後云。讀此篇見其飾志矜

能。夸榮殉勢。益知子陵元亮爲千古高人。温庭筠詩文獻通考温庭筠金筌集七卷。外集一卷。晁氏曰。唐温庭筠本名岐。字飛卿。宰相彦慱之

裔。詩賦清麗。與李商隱齊名。時號温李。能逐弦吹之音。爲側艷之辭。爲行塵雜。由是累年不第。終國子𦔳教。宣宗嘗作詩賜宫人。句有金步摇。遣場

中對之。庭筠對以玉跳脱。上喜其敏。欲用之。而嘗作詩忤時相令狐綯。終廢斥云。張祐詩文獻通考張祐詩一卷。晁氏曰。唐張祐字承吉。清河

人。樂高尚客。淮南杜牧爲度。支使。善其詩。嘗贈之詩曰。何人得似張公子。千首詩輕萬户侯。嘗作淮南詩。有人生只合揚州死。禪智山光好墓田之

句。大中中。果終丹陽隱舍。人以爲讖云。許渾詩文獻通考許渾丁卯集二卷。晁氏曰。唐許渾字用晦。圍師之後大和六年進士。爲當塗太平二

令。以病免起潤州司馬。大中三年爲監察御史。歷虞部員外。睦郢二州刺史。嘗分司於來方丁卯間。自編所著。因以爲名。賀鑄本䟦云。按渾自序集

三卷五百篇。世傳本兩卷。三百餘篇。求訪二十年。得沈氏曾氏本。并取擬玄天笁集校正之。共得五百四十四篇。予近得渾集完本五百篇皆在。然

止兩卷。唐藝文志亦言渾集兩卷。鑄稱三卷者誤也。陳氏曰。丁卯者。其所居地有丁卯橋。蜀本又有拾遺二卷。薛瑩詩文獻通考薛瑩集一卷。

陳氏曰。唐薛瑩撰。號洞庭集。文宗時人。集中多蜀詩。其曰壬寅歲者。在前則爲長慶四年。後則爲中和二年。未知定何年也。薛逢詩文獻通考

薛逢歌詩二卷。晁氏曰。唐薛逢陶臣。河東人。會昌元年進士。終秘書監持論鯁切。以謀略高自摽顯。與楊收王鐸同年登第。而逢文藝最優。收作

相逢有詩云。誰知金印朝天客。同是沙堤避路人。鐸作相逢又有詩云。昨日鴻毛萬鈞重。今朝山岳一毫輕。二人皆怒。故不見齒。趙嘏詩文獻通

考趙嘏渭南詩三卷。晁氏曰。唐趙嘏承祐也。會昌四年進士。終渭南尉。杜紫㣲讀其早秋詩云。殘星幾點鴈横塞。長笛一聲人倚樓。因謂之趙倚

樓云。薛許昌詩文獻通考薛許昌集十卷。晁氏曰。唐薛能字大拙。汾州人。會昌六年登進士第。大中末書判中選。補盩厔尉。辟太原陝虢河陽

從事。李福鎮滑。表署觀察判官。歷御史都官刑部員外郎。福徒西蜀。奏以自副。咸通中攝嘉州刺史。造朝遷主客度。支邢部郎中。俄刺同州。京兆尹

温漳貶。命權知尹事。出帥咸化。入授工部尚書。復節度徐州。徙忠武。廣明元年徐軍戍溵水經許。能以軍懷舊惠。舘之城中。許軍懼見襲。大將周岌

乘衆疑。怒逐能。據城自稱留後。因屠其家。能政嚴察。絶私謁。癖於詩。日賦一章。晚節惑浮屠法。奉之唯謹。然資鷔倨。故佻輕以忤物。及爲藩鎮。尤易

武吏。嘗命其子屬櫜鞬雅拜新進士。或問其故。曰。與渠銷弭災咎云。容齋洪氏隨筆曰。能。晚唐人。詩格調不甚高。而妄自尊大。其海棠詩。荔枝詩。

折楊柳十詩序可見而所作。皆無過人。又别有柳枝詞五首。最後一章曰劉白蘇臺緫近時。當初章句是誰推。纖腰舞盡春楊柳。未有儂家一首詩。

一章曰。自注云。劉白二尚書繼爲蘇州刺史。皆賦楊柳枝詞。世多傳唱。雖有才語。但文字太癖。宫商不高耳。其大言如此。但稍推杜陵。視劉白以下蔑如也。

今讀其詩。正堪一笑。劉之詞云。城外春風吹酒旗。行人揮袂日西時。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垂楊管别離。白之詞云。紅板江橋青酒旗。館娃宫暖日

斜時。可憐雨歇東風定。萬樹千條各自垂。其風流氣槩。豈能所可髣髴哉。後村劉氏曰。能自稱舉太過。五言云。空餘氣長在。天子用平人。不但自譽

其詩。又自譽其材。然位歷節鎮。不爲不用矣。卒以驕恣凌忽僨軍殺身。其材安在。妄庸如此。乃敢妄議諸葛。可謂小人之無忌憚者。李群玉詩文

獻通考李群玉詩一卷。晁氏曰。唐李群玉文山。澧州人。曠逸不樂仕進。專以吟詠自適。詩筆妍麗。才力邁健。好吹笙。美筆翰。親友强赴舉。一上而

止。裴休廉察湖南延郡中。大中八年來京師。進詩三百篇。休復論薦。授弘文館校書郎。集後附其進詩表。并除官制。太平廣記所載黄陵廟事甚異。

其絶句在焉。陳氏曰。裴休以處士薦。集後有乞假歸别業。及朝士送行詩。鄭嵎詩文獻通考鄭嵎津陽門詩一卷。晁氏曰。唐鄭嵎字賔先。大

中五年進士。津陽即華清宫之外闕。嵎。開成中過之。聞逆旅主人道承平故實。明日馬上裁刻成長句。一千四百言。自有序云。陳氏曰。或作愚者

非也。愚嘗爲嶺南節度。好着錦半臂。非此鄭嵎。李郢詩文獻通考李郢端公詩一卷。晁氏曰。唐李郢。楚望也。大中十年進士。詩調清麗。居餘抗

踈於馳競。爲藩鎮從事。兼侍御史。陳蜕詩文獻通考陳蛻詩一卷。晁氏曰。唐陳蛻。未詳其行事。集有長安十五詠。自序云。蛻蜕生長江淮間。以詩

句從賦。僅十餘年矣。今我后撫運。澤及四海。蛻復得爲太平人。云云。盖肅代間人也。柳郯詩文獻通考柳郯詩一卷。晁氏曰。唐柳郯集。有與李

端盧綸輩相酬贈詩。大曆間進士也。斷金詩集文獻通考斷金集一卷。晁氏曰。唐李逢吉。令狐楚。自未第至貴顯所唱和詩也。後逢吉卒。楚編

次之。得六十餘篇。裴夷直名曰。斷金集。爲之序。孟達詩文獻通考孟達詩一卷。晁氏曰。唐孟達字叔之。平昌人。會昌五年。陳商下及第。司空

圖詩文獻通考司空表聖集十卷。陳氏曰。唐兵部侍郎司空圖表聖撰。咸通十年進士。别有全集。此集皆詩也。其子永州刺史荷。爲後記。林寛

詩文獻通考林寛集一卷。陳氏曰。唐林寛撰。與李頻許棠皆同時。集有送二人詩。鄭谷詩文獻通考雲臺編三卷。冝陽外編一卷。晁氏曰。唐

鄭谷字守愚。宜陽人。光啓三年擢高第。遷右拾遺。歷都官郎中。乾寧四年。歸冝春。卒于别墅。其集號雲臺編者。以其扈從華山下。觀居所編次云。谷

詩屬思頗切於理。而格韻凡猥。語句浮俚。不競不爲。議者所多。然一時傳諷。號鄭都官。而弗名也。歐陽氏詩話曰。鄭谷詩。名盛於唐末。號雲臺編。

而世俗但稱其官爲鄭都官。其詩極有意思。亦多佳句。但其格不甚高。以其易曉。人家多以教小兒。余爲兒時猶誦之。今其集不行於世矣。周朴

詩文獻通考周朴詩二卷。唐處士周朴撰。歐公詩話曰。唐之晚年詩人。無復李杜豪放之格。然亦務以精意相高如周朴者。構思尤艱。每有所得。

必極其雕琢。故時人稱朴詩。月鍜季煉。未及成篇。已播人口。其名重當時如此。而今不復傳矣。余少時猶見其集。其句有云。風暖鳥聲碎。日高花影

重。又云。曉來山鳥閙。雨過杏花稀。誠佳句也。文苑英華林嵩撰周朴詩集序。顔子聖聲與日月而不盡。黔婁貧譽等江海而共存。嗚呼先貧。

亦顔黔之流。而能於詩。惜哉不雍容金馬門。踧踖宣尼户。乾符七年閩城殞賊悲夫。先生名朴。字見素。生於釣臺而長於甌閩。與李建州頻方處士

干爲詩友。一篇一詠。膾炙人口。鸑鷟屈軼。祥瑞皇家。迂避而貧。聾瞽不重。高傲縱逸。林觀宇宙。視冨貴如浮雲。蔑珪璋如草芥。惟山僧釣叟。相與徃

還。逢門蘆户。不庇風雨。稔不抗。歉不𠮓晏如也。詩人張爲嘗貽先生詩曰。到處只閉户。逢君使展眉。閩之廉問楊公發李公誨。中朝重德。羽翼詞人。

竒君之詩。召而不徃。或曰。達寮憐才。而子避之何也。先生曰。二公憐才。吾固不徃。苟或見之。以吾之貧。恐以攝假之牒見黦耳。亦接輿於陵未能加

也。松蟠鶴翅。泥曳龜尾。一丘一壑。寛于天地。先生爲詩思遲。盈月方得一聯一句。得必驚人。未暇全篇。已布人口。有僧樓浩亭人也。與先生善。捃拾

先生遺文。得詩一百首。中和二年冬十月。携來訪余。且驚且喜。余欲先生之文。與方干齋集畢。遂爲之序。小子以詞賦慱桂投。疑作枝文非所業。但

直舉其美文靦作者。韓偓詩文獻通考韓偓詩二卷香奩集一卷。晁氏曰。唐韓偓致光。京兆人。龍紀元年進士。累遷諫議大夫翰林學士。昭宗

幸鳳翔。進兵部侍郎承㫖。朱全忠怒。貶濮州司馬榮懿尉。天祐初。挈族依王讅知而卒。香奩集。沈括筆談。以爲和凝所作。凝既貴。惡其側艷。故詭稱

偓者。或謂括之言妄。許彦周詩話。高秀實言元㣲之詩。艷麗而有骨。韓偓香奩集麗而無骨。李端叔意喜韓偓詩。誦其序云。咀五色之靈芝。香生九

竅。咽三危之瑞露。美動七情。秀實云勸不得也。石林葉氏曰。偓在閩所爲詩。皆手自寫成卷。嘉祐間裔孫奕。出其數卷示人。龎穎公爲漕。取奏之。

因得官。時文氣格不甚高。吾家僅有其詩百餘篇。世傳别本。有名香奩集。唐書藝文志。亦載其辭。皆閨房不雅馴。或謂江南韓熈載所爲。誤以爲偓

若然何爲録於唐志乎。熈載固當有之。然吾所藏偓詩中。亦有一二篇絶相類。豈其流落亡聊中姑以爲戯。然不可以爲訓矣。又曰。韓偓傳自貶濮

州司馬。後載其事。即不甚詳。其再召爲學士。在天祐二年。吾家所藏偓詩。雖不多。然自貶後。皆以甲子歷歷自記其所在。有乙丑年在𡊮州。得人賀

復除戎漕依舊承㫖詩。即天祐二年也。昭宗前一年已弑。盖哀帝之命也。末句云。若爲將朽質。猶擬杖於朝。固不徃矣。其後又有丁卯年正月間。再

除戎漕。依前充職。詩末句云。豈獨鴟夷解歸去。五湖魚艇且餔糟。天祐四年也。是嘗兩召皆辭。唐史止書其一。是歲四月全忠篡。其召命自哀帝之

世。自復復召則癸酉也。南安縣之作。即梁之乾化二年。時全忠亦已被弑。明年梁亡。其兩召不行。非特避禍。盖終身不食梁禄。其大節與司空表聖

略相等。惜乎唐史不能少發明之也。張蠙詩文獻通考張蠙詩一卷晁氏曰。僞蜀張蠙字象文。清河人。唐乾寧中進士。爲校書郎。櫟陽尉。犀浦

今。建開國拜膳部員外郎。後爲金堂令。王衍與徐后遊大慈寺。見壁間書。墻頭細雨垂纖草。水面回風聚落花。愛之。問知𧓍句。給札令以詩進。𧓍以

二百首獻衍。頗重之。將召爲知制誥。宋光嗣以其輕傲。止賜白金而已。𧓍生而穎秀。幼能爲詩。作登單于臺。有白日地中出。黄河天外來之句。爲世

所稱。王貞白詩文獻通考靈溪集七卷。陳氏曰。唐校書郎。上饒王貞白有道撰。乾寧二年進士。其集有自序。永豐人。有藏之者。洪景盧得而刻

之。詩雖多。在一時儕輩未爲工也。盧延讓詩文獻通考盧延讓詩一卷。晁氏曰。僞蜀盧延讓子善也。范陽人。唐光化九年進士。朗陵雷滿辟滿

敗歸王建。及僣號。授水部員外郎。累遷給事中。卒官終刑部侍郎。延讓師薛能。詩不尚竒巧。人多誚其淺俗。獨吳融以其不蹈襲。大奇之。牛嶠詩

文獻通考牛嶠歌詩三卷。晁氏曰。僞蜀牛嶠字延峰。隴西人。唐相僧孺之後。博學有文。以歌詩著名。乾符五年進士。歷拾遺補闕尚書郎。王建鎮

西川辟判官。及開國拜給事中卒。集本三十卷。自序云。𥩈慕李長吉。所爲歌詩輙効之。周賀詩文獻通考周賀集一卷。陳氏曰。唐周賀撰。嘗爲

僧。名清塞。後反初。故别本又號清塞集。晁氏曰。清塞。字南𡖖。詩格清雅。與賈島無可齊名。寳曆中姚合爲杭。因携書投謁。合聞其誦哭僧詩云。凍

須亡夜剃。遺偈病中書。大愛之。因加以寇巾。爲周賀云。李洞詩文獻通考李洞詩一卷。晁氏曰。唐李洞字才江。諸王之孫。慕賈島爲詩。銅鑄其

像。事之如神。時人多誚其僻澁。不貴其竒峭。唯吳融稱之。昭宗時不第。遊蜀卒。陳氏曰。與張喬同。時稱餘杭明經。潘熈載編。曹唐詩文獻通考

曹唐詩一卷。晁氏曰。唐曹唐字堯賔。桂州人。初爲道士。感通中爲府從事卒。作游仙詩百編。或靳之曰。堯賔嘗作鬼詩。唐曰何也。井底有天春寂

寂。人間無路月茫茫。非鬼詩而何。唐乃大哂。今集中不見然他詩及神仙者尚多。陳氏曰。唐有大小。游仙詩。任藩詩文獻通考任藩集一卷。

陳氏曰。唐任藩撰。或作翻客居天台。有宿帢幘山絶句。爲人所稱。今城中巾子山也。後村劉氏曰。唐任藩詩存者五言十首而已。然多佳句。衆鳥

已歸樹。旅人猶過山。贈僧云。半頂髮根白。一生心地清。居然可愛。今人動千百首而無一可傳者。方千詩文獻通考方千詩集一卷。晁氏曰。唐

方千字雄飛。歙人。唐末舉進士不第。隱鏡湖上。徐凝有詩名。一見于噐之。授以詩律。其貌寢陋。又免闕而喜凌侮。嘗謁廉帥。誤三拜。人號方三拜。將

薦于朝而卒。門人謚玄英先生。其甥楊弇。與孫郃編次遺詩。王賛爲序。郃又爲玄英先生。傳附。王德輿詩文獻通考王德輿詩一卷。晁氏曰。唐

王德輿集。有次韻和鄭畋詩。知其懿僖間人也。沈彬詩文獻通考沈彬集一卷。晁氏曰。南唐沈彬。保大中以尚書郎致仕。居高安。集中有與韋

莊杜光庭貫休詩。唐末三人皆在蜀。疑其同時避亂。嘗入蜀云。上李昇山水圖詩在焉。熊皦詩文獻通考熊皦屠龍集五卷。晁氏曰。晉熊皦。後

唐清泰二年進士。爲延安劉景岩從事。天福中說景岩歸朝。擢右司諫。坐累黜上津。今集有陶榖序。陳沆賞皦早梅云。一夜欲開盡。百花猶未知。曰

太妃容德於是乎在。陳氏曰。集中多下第詩。盖老於場屋者。杜荀鶴詩文獻通考杜荀鶴唐風集十卷。晁氏曰。唐杜荀鶴。池州人。大順二年

進士。善爲詞句切理。宣州田頵重之。嘗以牋問。至梁祖薦爲翰林學士。主客員外。恃勢侮易搢紳。衆怒欲殺之而未及。天祐初病卒。有顧雲序荀鶴。

自號九華山人。陳録作三卷。幕府燕談杜荀鶴詩。鄙俚近俗。惟宫詞爲唐第一。云。早被嬋娟誤。欲粧臨鏡慵。承恩不在貌。教妾若爲容。風暖鳥

聲碎。日高花影重。年年越溪女。相憶採芙蓉。故諺云。杜詩三百首。惟在一聮中。正謂風暖日高之句。此句歐公詩話。以爲周朴詩。詠史詩楊龜山集

謝君詠史詩序。君子種學績文。稽諸前言徃行。叅以古今之變。非徒侈聞見而已。將以畜德而廣業也。昔在堯舜之爲君。禹稷臯陶之爲臣。相與

都俞廟堂之上。共熈帝載。亦惟稽古耳。况其下者乎。然自漢魏而來。更五代之季。述史者皆有善善惡惡之意。然而論不詭於聖人者無幾矣。士之

欲稽古者。將安取正乎。楊子曰。好書而不要之仲尼。書肆也。信哉是言。古之人。度在身操之以驗物則讅矣。鏡在心。故物來而明之。妍媸無逃焉。夫

不知明善以誠身。而欲以一言訂古人之是非。未有能者也。婁川居士謝君。一日走僕致書踵吾門。以其書著詠史詩。合二編。屬予爲序。予聞謝君

積十年之勤。窮探博取而成此詩。其用力多矣。夫自溷於閭閻阡陌之中。與編户齊民爲伍。乃獨超然逺覧。究知前世興哀治亂。賢人哲士之終始。

與世之老師宿儒並驅爭先。豈易得哉。故予喜其爲人而樂爲之道也。其詩詞遒麗可觀。與夫是非褒貶。覧者當自有得也。黄文獻公集徐氏詠史

詩後序。孟子曰。王者之迹熄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盖古昔盛時之爲詩。薦於郊廟。則有以見其盛德。於朝廷。則有以知其政之廢興。施於邦

國鄉人。則出於上而被於下者。又有以爲教。及其哀也。先王之政教號令雖不行。而流風遺俗有未盡泯。是以風雅之變。徃徃陳古以刺今。至於王

澤竭盡而無餘。其詩始不足以使人創艾而興起。故曰詩亡。聖人不得已。因魯史作春秋。褒善貶惡以示勸戒。是則詩已亡。而其可使人創艾興起

者頼春秋而猶存也。後之君子有作。其文則史。其義則於春秋無取焉。仁人志士。覧其事而有槩於心。莫不爲之發憤壹鬱嗟嘆而詠歌之。然或因

一人。或因一事以爲言。若王仲宣曹子建之於三良。張景陽之於二踈。謝宣逺之於張子房。虞子陽之於霍將軍是已。惟左太冲所賦。頗及戰國秦

漢事。未有窮搜極討。上下古今。備究其得失而無遺者。唐之詩人。間有興懷陳迹。章聮句續。至於累百而止。顧其言多卑近。徙以資兒童之口耳。於

名教何預乎。蘭溪徐公。夙有聞家庭所傳。先儒道德性命之說。而尤精於史學。凡司馬氏資治通鑑所紀君臣事實。可以寓褒貶而存勸戒者。人爲

一詩緫若干首。大義炳然。一本乎聖經之㫖。誠有功於名教者也。春秋作於詩之既亡。而詩之能使人創艾興起者。乃復見於春秋絶筆。千百年之

後。豈非先民性情之正有不亡者存。詩與春秋。固可迭相爲用乎。公殁已久。仲子津始出其詩來。許先生謙。張君樞爲序。以傳不鄙。謂某盍爲後序。

某竊觀先師朱子感興之作。絜提前史之要領。爲言至約而有關於名教甚大。朱子嘗謂學不可徒博。亦不可徑約。今也學者不由公之博。何以入

朱子之約乎。是用志諸末簡。以諗于同志。其亦以爲然否。公諱鈞。字秉國其父兄師友源流之懿見於前序者。此不具衛宗武秋聲集題柯提幹詠

史詩。詩自蘇李而降。爲曹劉。爲顔謝。顔謝已失之纖麗矣。嗣是以下。浸不古若。孔聖删詩。存者三百五篇。豈特以其辭章之美。而爲聲歌之飾哉。

禮義所止。風化所關。誦之者有所感發。則油然易直子諒之心生。渙然鄙悖之氣釋。繇其美刺。讅其得失。則爲國者知所以恐懼修省。故曰可以興。

可以觀。後之爲詩者。研一韻以爲工。衒一語以爲巧。華靡相先。浮誇取勝徒務竊區區之名。而無補於世教。前代論者。以深心主卉木。逺致極風雲

譏之。而謂之淫辭破典。可以其說爲非歟。若夫即前史紀述古人出處云爲。而覈其邪正是非臧否。或因已著之詳。或究未發之藴。而歙之章句。嚴

筆削於隻字。剪繁蕪於片辭。表善伐惡而情靡隱遁。言足勸懲。則豈不愈於雕鎪物象。娱弄光景者哉。全愚柯君出示詠史百絶。其間去取固雖有

當否。而言議要不乖乎正。毫端予奪。清風激揚。可使德人節士。益自奮厲而頑懦之夫以廉以立。是豈汎汎之吟。可同日語邪。𥩈聞續筆四倍其加

多。胡曾當辟易下風矣。恨未及雋。永焉此編。披玩已乆。歎尚之餘。爰書此以復歸之葛勝仲丹陽集跋胡待制舜陟詠史詩。閲史者病文字閎闊。

不能博記。閔爽之士則能記矣。又未必能習復品藻以禆。史闕而示勸戒。故士以史學著稱者幾希。新安胡公汝明。自其先君子以淹貫衆史聞

搢紳。故公目濡耳染。有殫見洽聞之譽。所論著甚冨。間以餘意。爲詠史三百篇。而所存者什四。數千載間臣主行事。出新意以涇渭之。迥超衆儒議

論之表。信一代之佳筆也。昔之風人固多詠史。若謝宣逺之賦子房。左太冲之述荆軻。曹子建之賦三良。盧諶之賦藺相如。皆辭費而意窮。至若立

已意以稱貶勢。若傾五河而不出二十八字。非老於文學者能之乎。公自御史府南榻出帥方靣。推移數道。諳練兵法。遭時艱危。懔然有班超傳介

子之志。而闑外之寄。未顓其用。故小詩中。每致意焉。紹興甲寅。偶同寓寳溪。蒙示詩編。俾題其末。既熟觀而歸其書胡氏。羅隱詩文獻通考羅江

東集十卷。陳氏曰。唐羅隱昭諫撰。劉滄詩文獻通考劉滄詩一卷。晁氏曰。唐劉滄。字藴靈。大中八年進士。詩頗清麗。句法絶類趙嘏。曹松

詩文獻通考曹松集一卷。晁氏曰。唐曹松夢徵也。舒州人。學賈島爲詩。天復元年。與王希羽。劉象。柯崇。鄭希顔同登第。年皆七十餘。號五老牓。時

以新平内難。聞放進士喜。特勑授校書郎而卒。陳氏曰。别本與印本互有詳畧。但别本大逺仙十三首。乃曹唐詩也。羅虬詩文獻通考羅虬氏

紅兒詩一卷。晁氏曰。唐羅虬撰。皇朝方性天注虬詞藻冨贍。與其族人隱鄴齊名。時號三羅。從鄜州李孝恭。籍中有杜紅兒者善歌。常爲副使者

屬意。副使聘鄰道。虬請紅兒歌贈之以綵。孝恭不令受。虬怒。拂衣起。詰旦手刃之。既而追其冤。作絶句詩百篇。借古人以比其艷。盛行於世。唐彦

謙詩文獻通考唐彦謙鹿門詩一卷。晁氏曰。唐唐彦謙。字茂鄴。并州人。咸通末進士。中和王仲榮表河中從事。歷節度副使。晉絳二州刺史。仲榮

遇害。貶漢中掾。興元楊守亮留署判官。遷副使閬壁刺史卒。彦謙才高負氣。無所摧屈。博學多藝。尤能七言詩。師温庭筠。故格體類之。世稱耳聞明

主提三尺。眼見愚民盗一杯。盖彦謙句也。自號鹿門先生。有薛廷珪序。後村劉氏曰。楊劉諸人師李義山可也。又師唐彦謙。唐詩雖雕斫對偶。然

求如一杯三尺之聮。惜不多見。五言叙亂離云。不見泥函谷。俄驚火建章。剪茅行殿濕。伐柏舊陵香。語猶渾成。未甚破碎。若西昆酬唱集。對偶字面

 雖工。而佳句可録者殊少。冝爲歐公所厭也。







永樂大典卷之九百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