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千五十六 永樂大典
卷之一千一百八十七
卷之一千一百八十八 

卦也。庸非畫卦為作易之本原書契為人文之一初歟。上古鴻荒之世。風氣未開民淳事簡。故止以結繩治之。隨其事之小大而大小其繩。事有條

理民無紛爭天下固無不治也迨及後世風氣日開民事日繁。當是之時。尤欲以結繩治之。不幾於膠柱而調瑟者乎。聖人於此。思所以神而化之

使民冝之。則不容不以書契易之矣。譬之琴瑟不調。甚者必解而更張之。乃可鼓也。於是言有易忘者。則造書以記之。事有可疑者。則造契以信之。書

可以記乆而傳逺。契可以止姦而息訟。書契既用。則天下之事無不决。事无不决則天下之治可立致。是以朝廷百官之衆。尊卑上下之異位。輕重

大小之殊職。本未。易治也。庶事咸理。而一無所遺者。以書契而治耳。天下萬民之衆。公𥝠。好惡之殊見。愛慒取舍之異欲。本未易察也。今也衆情洞

達而一无所隱者。以書契而察耳。書契之用大矣。抑聖人何所取而然歟亦曰取諸易中之夬也。大者。决也。卦以五陽决一陰。剛决柔也。君子决小

人也。而聖人用之於書契者但取明决之意焉。書足以記天下之言。書所以為明决也。契足以合天下之信。契所以為明决也。百官非書契。則庶事

不决將何以治。萬民非書契。則衆情不决。將何以察。是以聖人十三卦之制器尚象。而於書契一事。獨有取於夬者此也。始也聖人以夬决之意寓

於書契之間。終者因書契之明决。又足以見其合於易。故曰蓋取諸夬者。亦以見其尚象之意云爾。後世聖人造書契之功。其有關於世道生民者。

豈曰小補之哉。雖然世愈降而文愈滋。文愈滋而弊愈甚。伏羲之時。已為上古之後世矣。伏羲而降。其又後世之後世矣。自後世觀之伏羲造書契

之時。其又上古結繩之時乎。簿書之繁名。符劵之精宻。未有若此之甚者。然虛僞以相尚。文飾以為巧。適有啓百官之疑。致萬民之爭。於是易象明

决之意泯然矣。吁此世道為之也。此習俗成之也。易窮則變變則通。神化冝民之道。唯在聖人一轉移間爾。吳說之疑問十三卦制器。前輩多疑易

成於周。而包羲神農黄帝堯舜。皆有制器。則是易成於上古。其辨如何。逍遥公曰。自周以前。未有六十四卦。聖人制器。非取其卦。取其象也。故包

羲民之制器。蓋取諸離。神農之制器。蓋取諸益與噬嗑。黄帝堯舜垂衣裳。蓋取諸乾坤也曰制器之象。偶合卦之象歟。抑卦之象。自然與制器之象

合也。曰。蓋取之而已。曰制器尚象。政謂是歟。曰何疑之有。涂溍生易疑擬題十三卦之制作。皆所以利天下也。然於佃漁交易門柝宫室棺椁書契

並不言利。獨於耒耜衣裳舟楫牛馬杵臼弧矢言利何歟。豈不言利者其利小。言利者其利大而然耶。十三卦之制作尚象。皆以制天下之道然

有言利而不言利者豈無其故哉。蓋先儒以為網罟之不如耒耜杵臼。裕萬民之食門柝能保其内而不如弧矢之能威天下舟楫牛馬無所不通

棺椁書契亦不過送死明决而已。故六者不言利而七者言利也其以此歟十三卦之制作皆制器尚象之事也耒耜舟楫服牛乘馬杵臼弧矢。

皆以利言網罟為市撃柝衣裳宫室棺椁書契獨不以利言何歟或取其器或取其意弧矢取諸暩。抑以象歟抑以意歟十三卦之制作舟楫獨

取諸渙考之於經卦言利涉者凡七爻言利涉者凡二則不獨取於渙矣其取象之意果有異歟且諸卦皆言利涉而謙獨言用涉何歟或曰不利

涉大川或曰不可涉大川又何歟十三卦之制作尚象之事也然而重門繫柝。惟取其豫備之意上楝下宇惟取其壯固之意書契以代結繩惟取

其明决之意至於衣裳弧矢則又惟取其乾坤無為之妙睽垂之時安在其能尚象耶鼎之象曰鼎象也蓋謂卦之為鼎法鼎之象豈有制器既取

夫易而作易。又反有取於器耶十三卦之制作皆取夫易之象也。然取其義而不取其象者此書契門柝宫室衣裳之類但取其義也於鼎則易

反有取於器者制器而取於象象已存乎卦而卦不必先器。聖人之制器不待見卦而後知象以衆人之不知象也故設卦以示人。卦器之先後不

害於義也知此則其疑可辨矣







永樂大典卷之一千一百八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