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二千二百五十六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二百五十七
卷之二千二百五十八 

{{{caption}}}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二百五十七 六模

投壺鄭氏家塾重校三禮圖投壺者。大夫士與客燕飲講論才藝之禮。故記云主人奉矢。司射奉中。使矢人執壺。注云。士則鹿中也。

明此投壺。是大夫士之禮也。大夫得用兕中。不言者略之也。左傳說晉侯與齊侯燕投壺。此必言大夫士禮。知非諸侯者。按燕禮。大射每事云請於

公。此記言主人請賓。故知非諸侯也。每人四矢四筭。亦三番而止。數筭如數射筭告請之。令聽樂之節。先飲不射。後慶多馬。一如射禮。其所用樂。亦

與射樂相兼乃備。



{{{caption}}}


壺頸脩七寸。腹脩五寸。口徑二寸半。容斗五升。壺中實小豆焉。為其矢之躍而出也。壺去席二矢半。



三馬

矢以柘若棘毋去度取其堅且重也。舊說云矢十七分或言去其皮節。壺置於賓主筵前邪行各去席二矢半。投壺有三處。日中則於室日晚則於

堂。太晚則於庭。各隨光明也。矢有五扶。七扶。長短之數。各隨廣狹行用。室中最狹。矢長五扶。堂上差寬。矢長七扶。庭中彌寬。矢長九扶四指曰扶。廣

四寸。五扶則二尺。七扶則二尺八寸。九扶則三尺六寸。雖矢有長短。而度壺皆使去賓主之席各二矢半也。然則室中則去席五尺。堂上則去席七

尺。庭中則去席九尺。飲不勝者畢。司射請為勝者立馬。當其所釋筭之前。一馬從二馬。必三馬者。投壺如射。亦三馬止也。三者。一黨不必三勝。其

一勝者。并馬於再勝者。三馬即勝筭也。别出此三筭。以紀勝筭。謂之馬者。若云投藝如此任為將帥得乘馬也。射與投壺。皆所以習武。因令樂鄉射。

筭長尺四寸。此云筭長尺二寸。或者投壺射之細故筭差短。崔實傳投壺者。皆以多筭飲少筭。藝經投壺法十二籌。以象十二月之數投壺變謂之

投壺者取名蓚地田切藪漸而轉易鑄金代馬逮之于後人事生矣壺底去一尺。其下笋以龍玄玄。月中蝦蟆。隨其生死也横日笋龍蛇之類。運之

以皫手表切蝦謂龍下皫螭也。燕尾。燕識候而歸。人采去有恒。投而歸人自數之極也。矢十二。數之極也。長二尺八寸。法於怛矢。古用柘𣗥。古者投

壺撃鼓而節帶劒十二入臉類二帶。謂之帶劒。倚十八。倚并左右如狼尾狀。狼壺二十。今天圓轉西於壺口。劒驕七十。人帶劒還如故也。三百六十

籌得一焉。言三百六十。歲功成也馬謂之近黨。同得勝也。三馬成都魏粲碁賦夫注心銳念。自求諸身。投壺是也晉傳玄投壺賦序投壺者所以矯

懈而正心也。晉李尤壺籌銘投壺籌禮。揖叙先後。通風月數分為王部。

禮記圖說

{{{caption}}}


樂人及使者童子屬主當

{{{caption}}}

司射度長及冠士立者屬賓室{{{caption}}}

魯令號令也。弟子辭曰。母憮。母敖。母偝立。母逾言。偝立逾言。有常爵。薛令弟子辭曰母憮。母敖母偝立。母逾言。若是者浮。常爵常罰之爵浮亦

罰爵

魯薛鼓鼙之節。正義云圜

者撃鼙。方者撃鼓也。

禮書投壺之籌曰矢勝筭則以馬。賛其禮則以司射。實其筭則以射中弦其詩則以射節之狸首。鼓其節則以射鼓之半而釋筭數筭勝飲不勝。皆

與射禮相類。則投壺亦兵象也。蓋兵凶戰危。人情之所惡。飲酒相樂人情之所欲先王因其所欲而寓其所惡於其所中。使樂為之不憚。則平日之

所習。乃異日之所用也。昔晉侯與齊侯宴投壺祭遵臨戎雅歌投壺。然則投壺之樂豈間於貴賤軍國之間乎。其用鹿中者。役壺輕於射禮。故用中

之下禮而已。鄭氏謂鹿中者。大夫士之禮。是以射禮言投壺也恐不必然。 {{{caption}}}

禮記曰。投壺之禮。主人奉矢。司射奉中。使人執壺。主人請曰。某有枉矢哨壺。請以樂賓。賓曰。子有㫖酒嘉看。某既賜矣。又重以樂。敢辭。主人曰。枉矢

哨壺。不足辭也。敢固以請。賓曰。某既賜矣。又重以樂。敢固辭。主人曰。枉矢哨壺。不足辭也敢固以請。賓曰。某固辭不得命敢不敬從賓再拜受。主人

般還曰辟。主人阼階之上拜送。賓般還曰辟。拜送。送矢也。碎亦於其階上已拜受矢。進兩楹間退反位。揖賓就筵。蓋古者諸侯之射。必先行燕禮。卿

大夫之射。必先行鄉飲酒之禮。投壺射之類。必先行燕飲馬。此賓所以辭曰。子有㫖酒嘉看。某既賜矣。又重以樂也位人退位於阼階之上。然後奉

矢。三請於兩楹之間既受則退而拜送。既拜送自受矢既受矢則進而示有事。又退而揖賓就筵則主人再即楹間。而再復位矣。賓位於西階之上。

再辭乃從。然後受矢於兩楹之間退而拜於其位。則賓一即楹間。而一復位矣。樂人。及使者。童子。皆屬主黨司射庭長及冠士立者。皆屬賓黨蓋主

人以仁接賓則樂人樂賓者也。使者及童子。事人者也故屬主黨司射作人者也。鄉射禮。司射作三㥥射。庭長。正人者也。鄉飲酒將旅使相為司正。

在庭中立于解南。故知長司止也冠士。行禮者也立者。觀禮者也。故屬賓黨。壺以授矢。致樂者也。故主黨執之。中以盛筭取勝者也故賓黨奉之然

黨雖有賓主之辨而主黨之樂人必位於西階之上。使人執壺亦立於司射之側。凡皆所以就賓也。鄉射司射升自西階西面北上北面告于賓。鄉

射鄉飲拜受爵送爵皆北面然則司射奉中賓主拜送矢受矢皆北面可知也。司射執矢奉中北面。則使人執壺亦北面可知也鄉射射在脫屨升

坐之前。燕禮射在脫屨升坐之後燕禮取俎以出。卿大夫皆降賓反入及。卿大夫皆脫屨升就席。乃缺若射則大司止為司欽投壺所以樂賓也。

類於燕禮。故鄭氏謂燕飲酒。既脫屨升坐。主人乃請投壺也。矢枉則不直壺哨則不正。大戴哨作峭然。則小戴作哨。誤矣。

{{{caption}}}







數筭立馬之儀

{{{caption}}}

投壺曰。司射進度壺間以二矢半。反位設中東西執八筭興。請賓曰。順投為入。比投不釋。勝飲不勝者。正爵既行。請為勝者立馬。一馬從二馬。三馬

既立。請慶多馬。請主人亦如之。命弦者曰。請奏狸首間若一。大師曰諾。左右告矢具請拾投。有入者則司射坐而釋一筭馬。賓黨於石。主黨於左。卒

投。司射執筭曰。左右卒投請數。二筭為純。一純以取。一筭為奇遂以奇筭告曰。某賢於某若干純。奇則曰奇。鈞則曰左右鈞司射奉中於西階上乃

進度。壺於檐前。蓋於是時。受壺於使人而進馬。然則使人執壺在司射之西矣。射之中南當福。西當西序東面。司射反西階之位而設中。則投壺之

中亦東面矣。投矢之禮以本入為順。末中為逆。故曰順投為入。拾投取勝。然後可數。比投自樂。不足為上。故比投不釋筭。射禮主人為下。射賓為上。

射釋筭。上射於右。下射於左。投壺之釋筭如之。然則賓黨為上投。主黨為下投矣。射禮之數。右獲一純以取實於左手。十純則縮而變之。每委異之

有餘則畫諸純下。一筭為奇。奇則縮諸純下。然後兼斂。左筭實于右手。一純以委。十則異之。其他如右獲投壺。之數筭亦如之。然則賓黨之筭自地

數之。以實於手。主黨之筭。自手數之。以委於地矣。



{{{caption}}}

{{{caption}}}

射禮既數獲司射適堂西。命弟子設豐。弟子奉豐升設于西楹之西乃降。勝者之弟子洗觶升酌南面坐奠于豐上。勝者皆袒决遂執張弓。不勝者

皆襲說拾却祖左手右加弛弓于其上。遂以執弣司射作升飲者。勝者先升堂少右。不勝者進北面坐取豐之上觶興少退立卒觶進坐奠于豐下。

興揖先降。投壺禮命酌曰請行觴酌者曰諾此與弟子洗觶升酌者類也當飲者皆跪奉觴。此與不勝者取觶少退立卒觶者類也。獻之屬莫重於

祼。不勝者曰賜灌。所以重勝者之禮已也酒所以養老與病勝者跪曰敬養。所以矜不勝者之養於已也。然則使酌者行觴特賓主黨之禮而已少

儀曰。侍投則擁矢勝則洗。而以請客亦如之則卑者之於尊長主人之於客。必親洗而酌馬。此使酌者異矣。侍投之禮罰不以角。則凡投以角。不以

觶矣。以角不以觶。則無用豐為鄭氏曰酌奠於豐於經無見



投壺飲不勝者。正爵既行。請為勝者立馬。一馬從二馬。三馬既立。請慶多馬。又曰。馬各直其筭。蓋射禮三耦而已。投壺之禮。賓主亦三而已。每一勝

則立一馬。故三勝者立三馬。然一黨不必皆三勝。或主黨一勝。賓黨再勝。則以一勝之馬從二馬。以明一勝不足以為功。三勝足以兼人也。馬各直

其筭。則立於中之西筭之東矣。多馬有慶。則偶必親酌矣。鄭氏曰。飲慶爵者。偶親無豐。以謂勝者不親爵。而使弟子。酌者不親受。而奠於豐。所以賤

無能也。慶賢者則不然。是以偶親酌而無豐。然投壺之罰有豐此特鄭氏惑於射禮而言然也。漢人格五之法。有功馬散馬。皆刻馬象而植馬。鄭氏

釋周禮火弊獻禽。謂旌幣爭禽而不讅者罰以假馬。投壺之馬。蓋亦類此。少儀曰。侍投則擁矢勝則洗。而以請客亦如之。不角不擢馬。盡洗則勝。而

以遺尊長與客其禮同。不角不擢馬。特施於尊長而已。客不與馬。鄭氏亦以不角為待客之禮。誤矣。



{{{caption}}}

{{{caption}}}

{{{caption}}}

先王制禮。未嘗無所因焉。故室必用几。而因几以度室。堂上必用進。而因筵以度。堂。野外必用步。而因步以度。野。投壺用指而已。故因指以度。籌。春秋。傳

曰。膚二十。而合其說。先儒謂側手為膚。鋪四指為扶。一指案寸。則膚扶一也。投或於室。或於堂。或於庭。籌之扶。或以五。或以七。或以九者。所以隨日之早

晏。地之廣狹也。




投壺筭長二尺。射箭籌長尺有握。握布四指。則射籌長投筭矣。然射矢不曰籌。故箭筭曰籌。投矢曰籌。故箭籌曰筭。大戴謂筭大八分。



壺頸脩七寸。腹脩五寸。口徑二寸半。容斗五升。壺中實小豆馬。為其矢之躍而出也。先儒釋大戴禮。謂壺高尺二寸併頸腹言之。然則壺固無足矣。

觀司尊彞壺尊與着尊同列。則壺之無足可知。



投壺命弦者曰。請奏狸首間若一。而其節之也。有鼓鼙。故記者有魯鼓薛鼓之制。鄭氏謂圓者撃鼙。方者撃鼓也。射禮天子奏騶虞。諸侯奏狸首。鄉

大夫奏采蘋。士大夫奏采蘩。而投壺特奏狸首者。蓋取其樂會時也。大戴之言投壺則曰嗟爾不寧侯。為爾不朝于王所。故抗而射汝强飲强食貽

爾曾孫諸侯百福。其言與諸侯射禮相類。則小戴所記。特大夫士之禮而已。先儒以小戴所記。稱主人請賓。與鄉射鄉飲稱主者同。與燕禮大射稱

公者異。於是以為士大夫之禮。然聘禮亦稱主人者。接賓之辭。固無。間於諸侯大夫士也。諸侯奏狸首可也。大夫士亦奏之者。其猶鄉射大夫騶虞歟。

投壺格西京雜記司馬温公投壺新格。并序傳曰。張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張。文武弗為也。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君子學道從政。勤勞罷倦。

必從容宴息。以養志游神。故可乆也。蕩而無度。將以自敗。故聖人制禮。以為之節。因以合朋友之和。飾賓主之歡。且寓其教焉。夫投壺細事。游戲之

類。而聖人取之以為禮。用諸鄉黨。用諸邦國。其故何哉。鄭康成曰。投壺。射之細也。古者君子射以觀德。為其心平體正。端一讅固。然後能中故也。蓋

投壺亦猶是矣。夫讅度於此。而取中於彼。仁道存焉。疑畏則疏。怠慢則失。義方象焉。左右前却過分則差。中庸著焉。得一失二。成功盡棄。誡慎明焉。

是故。投壺可以治心。可以脩身可以為國。可以觀人何以言之。夫投壺者。不使之過。亦不使之不及。所以為中也。不使偏頗流散所以為正也。中正。

道之根柢也。聖人作禮樂。脩刑政。主教化。垂典謨。凡所施為。不啻萬端要在納民心於中正而已。然難得而制者。人之心也。自非大賢守道敦固。則

放蕩傾移。無所不至。求諸少選。且不可得。故聖人廣為之術以求之。投壺與其一焉。觀夫臨壺。荷矢之際。性無麤宻。莫不聳然恭謹。志存中正。雖不

能乆。可以習焉。豈非治心之道歟。一矢之失。猶一行之虧也。豈非脩身之道與。兢兢業業。慎終如始。豈非為國之道歟。君子之為之也。確然不動其

心。儼然不改其容。未得之而不懾。既得之而不驕。小人之為之也。俯身伸臂。挾巧取奇。茍得而無愧。豈非觀人之道歟。由是言之。聖人取以為禮冝

矣。彼博弈者。以詭譎相高。以殘賊相勝。孔子猶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為之猶賢乎。况投壺者。又可鄙略而輕廢哉。古者壺矢之制。揖讓之容。今雖

闕焉。然其遺風餘象。猶可仿髴也。世傳投壺格圖。皆以奇隽難得者為右。是亦投瓊探䦰之類爾。非古禮之本意也。余今更定新格。增損舊圖。以精

宻者為右。偶中者為下。使夫用機僥倖者。無所措手焉。壺口徑三寸。耳徑一寸。高一尺。實以小豆去席二箭半箭十有二枚。長二尺有四寸以全壺

不失者為賢。苟不能全。則積筭先滿百二十者勝。後者負。俱滿則餘筭多者勝少者負。為圖列之左方。并各釋其指意焉。

{{{caption}}}

{{{caption}}}

有初首箭中也。君子作事謀始。以其能謹始。故

賞之。右十筭

貫耳謂耳小於口。而能中之。是亦用心愈精。故

賞之。右十筭

連中第二箭以下。連中而不絶者。

右五筭

散箭若一箭不中次箭皆散為箭

右一筭

有初貫耳假若有初箭仍貫耳。則其筭别計。

右二十筭 連中貫耳

舊圖初箭二籌其次每箭加二籌盡四箭而止。甚非勸功之道今自二箭己下。連中

不絶者皆賞。所以勉人於不懈右二十筭

 横耳謂箭加耳上舊五十籌。偶然而横。非投者

之功。何足以賞。若為後箭所繫而墜地者興不中同。

右依常筭無賞 横壺

謂横加壺口。舊五十籌同横耳。右依常筭無賞{{{caption}}}

{{{caption}}}

倚竿箭科倚壺口中舊十二籌。傾邪險詖。不在

於善然亦異於不中者故於連中全壺者皆得通數若為後箭所繫及自墜壺若耳

中者復計其筭墜地與不中同。 耳倚竿

舊十五籌同倚竿右并廢其筭

倒中舊一百二十籌顛倒反覆。思之大者。奈何

為上賞今盡廢其筭所以明逆順之道也。右壺中之筭盡廢

 倒耳舊不問前後籌數。并滿同倒中

右壺中之筭盡廢

全壺不以耦之筭數多少皆勝之若兩人俱全。

則復計其餘筭。以决勝負夫為山九仞功虧一簣全之實難。故君子賞之

右無筭 有終

末箭中也。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故比之有初。又加筭也。

右二十筭貫耳倍之 驍箭

亦謂之驕皆俊猛意也謂投而不中箭激反躍。捷而得之。復投而中者也。故賞。若復

投而貫耳其筭别計復投不中者廢之。右十筭

{{{caption}}}

帶劒貫耳不至地者。舊同借十。

右廢其筭 龍首

倚竿而箭首正向已者。舊十八籌。同倚竿。右廢其筭

 龍尾倚竿而箭羽正向己者舊十五籌。同倚竿。

右廢其筭狼壺

謂旋口上。而成倚竿者。舊十四籌同倚竿。右廢其筭

敗壺謂十二箭俱不中也。若兩人皆敗。則計餘

筭决勝負。 右不問己有之筭皆負

先登賞三籌續前功賞四籌鼎足賞七籌鄉士門賞六籌饒箭賞七籌有始終賞三籌散箭賞一籌鎮四方賞八籌倚竿賞八

籌定四方賞六籌三士賞五籌有後功三十籌三山三十籌飛龍呈瑞五十籌倒中八十籌蛟龍擺尾便得贏不和百十籌

九龍吐水六十籌貫耳十二籌雙燕歸巢二十四籌横耳六十籌魚游龍門二十籌帶劒十五籌鳳雛展翼二十四籌豹尾十二

籌龍女獻珠四十籌龍首十八籌獅子出穴十二籌龍尾十五籌貫耳倚竿二十籌龍躍百二十籌矢横壺口五十籌龍歸冗

二十四籌憑壺有餘力十四籌猿戲枝十五籌穿狼射雕手一百二十籌雙鴛鴦三十籌背游江三十籌中壺口倚竿十三籌龜

麟龍鳳呈瑞十籌宋類苑司馬温公既居洛。每對客賦詩談文。或投壺以娱賓公。以舊格不合禮意。更定新格。以為傾邪險詖不足為法。而舊圖為

奇。箭多與之筭。如倚千帶劒之類。今皆廢其筭以罰之。顛倒反覆。惡之大者。奈何以為上倒中之類。今當盡廢壺中之筭。以明逆順。大抵以精宻者

為上。偶中者為下。使夫用機徼幸者無所措手。此足以見公之志。雖宴閑嬉戲之中。間亦不忘於正也。吕原明雜記舊投壺格。矢入口者一籌。入耳

者八籌。臺口倚竿十一籌。耳倚竿二十籌。賞其奇也。而好勝者多用機以取之。温公改其格。凡得倚竿者。皆廢其籌。如使雖得筭。止從所入之筭。機

心自息矣。温公憤世疾邪。過以矯之。蓋有激云耳。曰。傾邪險詖。不在於善。而舊圖以為奇。箭多與之筭。甚無謂也今廢其筭。所以罰之。洪文安公集

孔子曰。君子無所争。必也射乎。投壺。亦射之細也。先王施於宴安之中所以交賓主。揖遜周旋於是乎出。後世以嫚戲從事。頗不合於古。然流風遺

制。尚可棨見。投壺舊有圖。大抵以用機得隽為古。先正司馬文正公始定新格。斥僥倖之勝。蓋其意欲歸之正也。夫博奕猶賢乎已。則是書之設。孰

謂無補哉。謝上蔡語録投壺非着意。非不着意。莫知其所以然而中。此神之所為也。但教每事如此。會宴投壺左傳昭公十二年。晉侯享諸侯。子

産相鄭伯辭於享。請免喪而後聽命。晉人許之。禮也晉侯以齊侯宴。中行穆伯相投壺。晉侯先。穆子曰。有酒如淮。有肉如坻。寡君中此為諸侯師中

之。齊侯舉矢曰有酒如澠。有肉如陵。寡人中此與君代興亦中之伯瑕謂穆子曰。子失辭。吾固師諸侯矣。壺何為焉。其以中俊也。齊君弱吾君歸弗

來矣。穆子曰。吾君帥强禦卒勝兢勸。今猶古也。齊將何事。公孫傁趨進曰日旰君勤。可以出矣。以齊侯出。郭舍人投壺西京雜記武帝時。郭舍人

善投壺。以竹為矢。不用𣗥也。古之投壺取中而不求還。故實小豆惡其矢躍而出也。郭舍人則激矢令還。一矢百餘反。語之為驍。言如博之堅於輩

中為驍傑。每為武帝投壺。輙賜金帛。祭遵投壺後漢書祭遵為征虜將軍。賞賜盡與士卒。身衣韋褲布被。夫人裳不加緣。光武重焉。及卒。博士范

升䟽曰。遵為將軍。取士皆用儒術。對酒設樂。必雅歌投壺。雖在軍旅。不忘俎豆。可謂好禮悅樂。守死善道者也。謚成侯續後漢書張郃傳郃嘗薦同

鄉畢湛。經明行脩。曹睿詔曰。昔祭遵為將。奏置五經大夫居軍中與諸生雅歌投壺。今將軍外勤戎旅内存國朝。朕嘉將軍之意。今擢湛為博士

𡊮紹投壺太平御覧獻帝春秋曰。𡊮紹聞魏郡兵反與黑山賊等數萬人共覆鄴城殺郡守坐中家在鄴者憂怖失色。或起而啼泣。紹觀督引满投

壺言笑。容止自若。王弼投壺太平御覧王弼列傳曰。弼性和理樂游宴解音律。善投壺。玉女投壺神異絶經東荒山中有大石室。東王公居焉。

與一玉女投壺。設有入不出者。天為之笑張華曰大笑者開。流光。一云梟而脫悮不接者。天為之笑。葛洪類說東王父與玉女提壺。每一投千二

百梟。設有不入者天為囓嘘。囓呼監切。開。笑也。魏游楚投壺秘府書林魏游楚好投壺自娱。王胡之投壺太平御覧晉陽秋曰王胡之善於

投壺。言手熟閉目。隔屏投壺太平御覧石崇妓善投壺。隔屏風投之。反矢投壺記纂淵海薛脊惑者善投壺。龍躍隼飛矢矯無遺箭。置壺於背

後。却反矢以投之。百發百中。幾乎敗壺邵氏聞見録康節赴河南尹李君鍚會投壺。君錫末箭中耳。君鍚曰。偶耳中耳康節應聲曰。幾乎敗壺。坐

客以為的對。驍壺顔氏家訓投壺之禮。近世愈精。古者實以小豆。為其矢之躍也。今則唯欲其驍。益多益善。乃有倚竿。帶劒。狼壺豹尾龍首。之名。

其尤妙者。有蓮花驍。汝南周璝弘正之子會稽賀徽。賀革之子并能一箭四十餘驍。賀又嘗為小障置壺其外。隔障投之。無所失也。至鄴以來。亦見

廣寧蘭陵諸王有此校具。舉國遂無投得一驍者彈棋亦近世雅戲。消愁釋憤。時可為之。唐書音樂志。驍壺疑是投壺樂也投壺者。謂壺中躍矢為

驍壺。今謂之驍壺是也。海録碎事雜歌曲有驍壺者蓋投壺樂也。隋煬帝所造。以投壺有躍矢為驍壺。宋豫章熊明來集投壺大小戴記。皆有投

壺篇。而文小異。大戴記注云。壺高尺二寸。受斗五升小戴記注又云。腹容斗五升三分益一為二斗。得圜圓之象。積三百二十四寸也。以腹脩五寸

約之。圜周二尺七寸有奇。是腹徑九寸强而口徑二寸半也。嘗試思之。以周尺比今之尺則尺二寸僅七寸許。而腹圍二尺七寸有奇。則與近世鑄

者所差無幾。腹徑之度不相逺。而脰備腹備之度不同。每以周尺較古人壺與尊之度。知古者席地而坐。其用器物皆不必甚高。其受斗五升。又未

知古之量何如也。陳太常禮書。謂壺當如釋奠壺尊又謂如著尊不用足。今壺尊亦有足。欲如著尊著地。無足者今尺二寸之度。表裏如一。其中可

受斗五升。愚按陳氏但知壺之可無足。不知壺之可無耳也。經言壺制。惟腹口頸三體。小戴言頸。即大戴所謂脰。大小戴所記。皆未嘗言耳。古者賓

席主席同時并投。當其賓主般還曰辟。皆拜而受矢。揖賓就筵司射進退壺間注云度壺。度其所設之處壺去坐二矢半。則堂上賓席主席斜行各

七尺。賓黨於右。主黨於左。有勝則司射以奇筭告白。某賢於某黨。鈞則曰左右鈞。賓主耦射。二席并設。若如今壺様夾以兩耳。則自賓席主席望之。

皆不得其正。以此知投壺不當有耳惟其無耳。而但取中於口。是以主賓之席。皆可面正投之。如齊晉之射。足以為樂。若特謂耳小於口而賞其用

心愈精。遂使耳筭倍多。人争偶爾之僥倖。捨中正而貴旁巧。又為足賞哉。此雖前賢所定以投耳。經無明文不敢曰然。壺口徑周尺二寸半。不尤小

於今之壺耳哉。擬合止存有初。有終。連中。全壺。驍箭倚竿。散箭。餘皆不筭。如驍箭本非古。以不逺復善補過存之。倒中。則壺中之筭盡廢。小戴附鼓

節大戴附歌詩。大戴又曰。鹿鳴商齊皆可歌。則不但奏狸首而已。投壺古逸禮篇名。故二戴皆記之。劉公是先生集投壺義古者投壺之禮。主人

以賓燕而後投壺也。燕者。禮之輕者也。輕則易。易則褻。褻則慢。酒之禍恒由此作。是以君子惡其褻以慢也。為壺矢以節其禮全其歡也。君子之於

人苟有以歡之。必有以禮之。苟有以禮之。必有以樂之。苟有以樂之。必有以言之。賓者所法也。非法人也。所養也。非養人也主人奉矢以親之。言卑

其身以事賢也。主人三請不怠。賓三辭不煩。尊禮重樂之義也。尊禮則敬矣。重樂則和矣。敬以和。故上下能相親也君子之所以異乎人者。其惟易

事而難恱乎。不褻其接所以致難恱也。主人拜送賓辟賓拜受主人辟。授受之禮也。授受者。人道之大也不可以不敬也。拜以敬之也。勝飲不勝者。

罰也。辭不曰罰曰養。不尚人以勝也。不耻人以不能也。飲曰賜灌。不耻過也不忌人以勝已也。故尚人以勝則矜耻人以不能則怨。自耻其過則忿。

忌人以勝也則懟。矜以怨。忿以懟此辨訟之所由作也。勝者有爵。貴也。有馬。冨也内不失其樂。外不失其功。然後冨貴可保也。投順為入。不順雖入

不釋。明順而後有功也樂以狸首。以順為節也。侍於先生長者。不角不擢馬。以順為禮也順為功。故弗非也順為節。故節可守也。順為禮。故禮不悖

也。故曰。古之君子乎。不必相與言也。以禮與行示之而已矣。詩云。示我顯德行。此之謂也。啓札青錢請人投壺。執矢奉壺。古人以此為樂賓之舉。少

刻欲屈足下。同為笑談之欵。答赴。切聞雅歌投壺。乃佳適也。伏承召及。足見交情。敬當趍陪舉矢執筭之藝。不赴。昔聞壺矢樂賓。聖門盛集。及召下

賤。荷愛非輕。日困塵勞。不敢拜命。元王惲秋澗集投壺引古之人心正意誠之學。無或不在也。予於投壺見之矣壺之義三代之遺制也。自諸侯

至於卿大夫靡不行焉。或堂或庭。野外。軍中必設兩階以明賓主之禮。置壺楹間。取其中也。北面受矢。尊其賓也兩黨相嚮。比其誠也。弦以狸首。殺

其等也。鼓以魯薛。節其事也勝飲不勝。養弗能也。司射申誡。儆其慢也。若夫左右盍簪。臨壺荷矢。身跛倚。則壺不相直也。氣渙散。則志不能碇也。手

不端。則矢弗能順也。必也心正意誠。神凝於内。坐與壺相當。扶與矢相應。故的然而甲。無過不及之差。豈非誠心正已之道歟。且古之為學。怠墮之

氣不設於身。其或少焉。必有休息之具。曾不以奇技淫巧。令人心蕩而狂也。故壺之義。有足尚焉。然壺亦兵象也。與射禮略同。蓋兵凶戰危。人情之

所惡。燕飲娱賓。人心之所欲也先王因其所欲而寓其所惡於其中。俾樂為之不厭。則平日之所尚。乃異時之所用也。且漢唐以來。博戲之事多矣。

獨弈之枝行于今不廢。然迹其用心。傾危抵巇。一着一機。司明以之眊亂。靈臺為之攙搶。必决其存亡而後已。傳曰。性相近也。習相逺也。術之不善

擇也如此。悲夫。予自憲臺秩滿居閑。不出者動涉旬朔。時兩霽。堂廬清。停披之餘。無以休息。用此以佐雅歌之樂庶幾動静周旋。其心一出於正。方

之旣飽而嬉。莫知所嚮者其賢乎哉其賢乎哉。元辛未夏六月望日序。文苑英華投壺判得乙進枉矢於賓。賓不拜前云。魯鼓不作。失儀不伏。科

罪。周公制禮對玉女騰規。吐飛電於壺中。躍流星於箭裏。周旋之禮。非無賓主之文。進退之言自有威儀之法。豈得妄申鄙見。輙觸公方。徒事曲

躬。虛持枉矢。既投常憲。復挂彝章。此而不繩。法將馬措。請詳條斷。宜准禮科。按理詳文。將謂為允魏略投壺賦曰邯鄲淳字淑作投壺賦千餘言

奏之。文帝以為工。賜帛十匹。古歌曰。上金殿者。玉樽延貴客。入門黄金堂。東厨具肴膳。推牛烹猪羊。主人前進酒。琴瑟為清商投壺對彈棋。慱弈并

復行。魏邯鄲淳投壺賦曰。古者諸侯間於天子之事。則相朝也。以正班爵。講禮獻功於是乃崇其威儀。恪其容貌。繁登䧏之節。盛楫拜之數。机設

而弗倚。酒澄而弗舉。肅肅濟濟。其惟敬馬。敬不可乆。禮成於飫。乃設大射。否則投壺。植兹華壺鳬氏所鑄。厥高二尺。盤腹脩頸。飾以金銀。文以雕鏤。

象物必具。距筵七尺。傑焉植駐。矢維二四。或柘或棘。豐本纖末。調頸且直。執筭奉中。司射是職。曾孫侯氏與之乎皆得。然後觀夭役者閑習。察妙巧

之所極。駱驛聯翩。爰爰兔發。翻翻集集。不盈不縮。應壺順入。何其善也。每投不空。四矢退效。既入躍出。荏苒偃仰。僶俛趨下餘勢振掉。又足樂也。擬

議於此。命中於彼。動之如志。靡有違也。譬諸為政。群職罔弛。左右畢投。效奇數釣。列置功筭。稱善告賢。三載考績。幽明始分也。比投不釋。增是自遂。

雖徃有功。義所不貴。春秋貶翬。亦猶是類也。若乃撮矢作驕。累掇聯取。一徃之納二巧無與耦。斯乃絶倫之才。尤異之首也。柯列葩布。匪罕匪綢。雖

就置猶弗然。矧迥絶之所投。惟兹巧之妙麗。亦希世之寡儔。調心術於混冥。適容體於便安。紛縱奇於施舍。顯必中以微觀。恱與坐之耳目。樂衆心

而不倦。瑰瑋百變。惡可窮賛。宋胡銓文集公冶携酒見過。與者温元素。康致美。賦詩投壺。再用前韻。澹叟意簡古。終日巾不屋。彼美德星崔。憐我

味蠹竹。挈榼破孤悶聊欲觀醉玉。情殊饋盤餐。事等遺潘沐。古人感意重。飲水亦沙醁。一觴萬慮空。天宇覺隘促。自非薪突者。上客怕徐福。主人起

揚觶。百歲風雹速。莫獻野人芹。但飽先生蓿。我亦起膝席。卒爵更三肅。温伯况可人。康譽亦脫俗。共賦飣坐梅。句壓詩人谷。浩浩氣吐虹。盎盎春生

腹。湘崇彼狷者。底事醒乃獨。日游無功鄉。生計豈不足。壺歌發笑電。雅劇不言肉。夜乆枝銀燭。幽燼飄蔌蔌。我於腹無負。正恐腹自恧。姑置勿復科。

茗碗瀹寒渌。舌出醉言歸。况我舌已木。李璧雁湖集彎弧力不任。棋局思慮費。不如習投壺。閑暇可觀禮。心精手斯應。古謂射之細。無寧貴巧得。近

取直如矢。瀛洲逺塵霧。永日但書几。相携千步廊。百發皆貫耳。兢兢圓克終。一瞬有成毁。昔賢著新格。取正斥奇詭。造次垂令儀。高山勞仰止。劉屏

山集暇日賓朋集。投壺推戲同。傍觀驚妙手。一失廢前功。禮盛周垂憲。辭夸晉起戎。區區論勝負。轉眼事還空。曾文清公集連朝賜沐吏功休。請以

陶壺竹矢投整整斜斜森劒戟。紛紛籍藉委戈矛。坐人各自慶多馬。老子不惟輸一籌。中否何關興廢事。天公應解笑齊侯。投壺全中戲成寸

心只在所投中。出乎何曾一箭空。不作秋風鋪落葉。端如春草種成叢。旁觀詎敢當勍敵。俯拾無勞命短童。說與妻孥須辦取。如山酒肉賀全功。朱

翌詩誰可忘憂慰寂寥。夏長惟以一壺消。坐中皆欲從多馬。妙處何妨不絶梟。幸郭滑稽無事日將遵取士中興朝。諸公有意飛償進。貫酒何妨為

解貂。哨壺枉矢樂初筵列坐分曹看令傳。龍躍隼飛驚背乎。雲開電撃笑通天。齊侯晉侯誇酒肉。魯鼓薛鼓排方圓。何事吾人無一事。竹床高卧

聽錚然。五扶新拓室中筵。列筭姑從舊制傳。百發縱横惟所命。一時勝負豈非天。功成只許全為上。手熟猶如左畫國。卜畫未厭仍卜夜銅槃高

捧燭花然。三代遺文嘆寂寥。考評今古得愁消。中行穆子雖爭隽司馬温公不貴梟。鈇鉞他年專將閫。羽儀從此冠天朝。倒囊剩欲陪賓戲。零落

空餘一弊貂。注司馬温公投壺法不取梟箭倒入之類。以其用巧非正也。錢塘韋驤集和臘日初晴會同僚射飲投壺曉風吹雨作晴雲。臘日山

城已似春。林木欣欣初有趣郡齋皦皦迥無塵。祭遵雅戲齊酣戰。矍圃環觀宻布鱗。此樂得為知所自。天將豐歲與滁人。元同恕矩庵集賓主分班

就兩楹。擬從小射暢歡情。舉籌忽見憑空落。中的驚聞滿座聲。已辨行觴浮衆劣。會須立馬慶三成汝南謾說多驍隽。却是先生禮意輕。許有壬至

正集緑陰清晝矢鳴壺。慶馬何煩用酒娱。有主無賓聊一笑。却呼童僕煮皋盧。


永樂大典巻之二千二百五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