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二千二百六十二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二百六十三
卷之二千二百六十四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二百六十三 六模

西湖杭州西湖杭州府志西湖。在州之西。周三十里。山川秀發。景物華麗。映帶左右。自唐以來。為東南遊賞勝處。舊稱西湖十景。曰

平湖秋月。蘇堤春曉。斷橋殘雪。雷峯落照。南屏曉鍾。麵院風荷。花港觀魚。柳浪聞鶯。三潭印月。兩峰插雲。按舊志云。源出于武林錢唐。李必引湖水

入城中為六井。以便民汲。白居易記云。遇歲旱。可溉田千頃。宋元祐五年四月二十九日。龍圖閣直學士左朝奉郎知杭州蘇軾。奏開西湖。狀元杭

州之有西湖。如人之有眉目。蓋不可廢也。唐長慶中。白居易為刺史。方是時湖溉田千餘頃。及錢氏有國。置撩湖。兵士千人日夜開浚。自國初以來。

捐廢不治。水涸草生。漸成葑田。熙寧中。臣通判杭州。則湖之葑合。蓋十二年耳。至今纔十六七年之間。堙塞其半。父老皆言。十年以來。水淺葑横。如

雲翳空。倏忽便滿。更二十年無西湖矣。杭州無西湖。如人去其眉目。豈復為人乎。臣愚無知。竊謂西湖有可廢者五。天禧中故相王欽若始奏。以西

湖為放生池。禁捕魚鳥。為人主析福。自是以來。每四月八日。郡人數萬會湖上。所活羽毛鱗介。以百萬計。皆西北向稽首。仰祝千萬歲壽。若一旦堙

塞。使蛟龍魚鰲同為涸轍之鮒。臣子坐觀亦何心哉。此西湖之不可廢者。一也。杭之為州。本江海故地。水泉鹹苦。居民零落。自唐李泌。始引湖水作

六井。然後民足於水。井邑日富百萬。生聚待此而後食。今湖狹水淺。六井漸壞。若二十年之後。盡為葑田。則舉城之人。復飲鹹苦。其勢必自耗散。此

西湖之不可廢者。二也。白居易作西湖石函記云。放水溉田。每减一寸。可溉十五頃。每一放時。可溉五十頃。若蓄泄及時。則瀕河千頃可無凶歲。今

雖不及千頃。而下湖數十里。茭菱榖米。所獲不貲。此西湖之不可廢者。三也。西湖深闊。則運河可以取足於湖水。若湖水不足。則必取足於江潮。湖

之所過泥沙渾濁一石五斗。不出三歲輙調兵夫十餘萬工開浚。而河行市井中。蓋十餘里。吏卒搔擾泥水狼藉。為居民莫大之患。此西湖之不可

廢者。四也。天下酒稅之盛。未有如杭者也。歲課二十餘萬緡。而水泉之用仰給於湖。若湖漸淺狹。水不應溝。則勞人逺取山泉。歲不下二十萬工。此

西湖之不可廢者。五也。臣目睹西湖。有必廢之漸。有五不可廢之憂。豈得安歲月不任其責。輙已差官打量湖上葑田。計二十五萬丈。度用夫二十

餘萬工。若史得度牒百道。則一舉募民除去净盡。不復遺患矣。軾。嘗有詩。謂西湖天下景。又云。水光㶑灧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好把西湖比西

子。淡妝濃抹總相宜。當軾開湖時。築堤其上。自孤山抵北山。夾道植柳。後人思其德。因名曰蘇公堤。其後禁蘇氏學士大夫多媚時。好。郡守吕惠卿

奏毁之。乾道中。孝宗命作新堤。自南山净慈寺前新路口。直抵北山湖。分為二。遊人大舟徃來。第能循新堤之東崖。而不能至北山。紹興中。始造二

高橋。出北山達大佛。而舟行徃來始無礙。堤上有亭宇。為遊人賞息處。舊有三賢堂。東坡蘇軾。香山白居。易。和靖林逋。臨安志在郡西。舊名錢塘湖。

源出於武林泉。周迴三十里。自唐及宋號遊觀勝地。中興以來。衣冠之集。舟車之舍。民物阜蕃室鉅麗。尤非昔比。慶曆初。守鄭戩發屬縣丁數萬人

盡闢。豪族僧寺規。占之地。仁宗嘉之。降詔奬諭。仍命歲常脩導。紹興十九年。以西湖近來穢濁堙塞。詔郡守陽鵬舉措置。遂用工開撩。及脩砌六井。

陰竇水口。增置斗門閘板。量度。水勢。通放入井。且條具事宜。一。檢淮紹興九年八月指揮。許本府招置厢軍兵士二百人。見管止有四十餘人。今已

措置撥填。輳及元額。蓋造寨屋。舟船專一撩湖。不許他役。一。契勘紹興九年八月指揮。錢塘縣尉管兼開湖職事。臣今欲專差武臣一員。知通逐

時儉察。庶幾積日累月開撩。不致依舊堙塞。一。契勘西湖所種茭菱。徃徃於湖中取泥。葑夾和糞穢。包根墜種。及不時澆灌穢污。紹興七年六月

申明。今後水不許請佃栽種。今來又復重置蓮荷。填塞湖港。臣已將蓮荷租課官錢并已除放訖。如有違犯之人。科罪追賞。有官人。具申朝廷取㫖施

行。乾道五年。周安撫淙奏。臣竊惟西湖。所貴深闊。而引水入城中諸井。尤在涓潔。累降指揮禁止。抛棄糞土。栽植茭菱。及澣衣洗馬。穢污湖水。罪賞

固已嚴傋。舊招軍兵二百人。專一撩湖。委錢塘縣尉主管後來廢闕。見存止三十五名。而有力之家。又復請佃湖面。轉今人户租賃。栽種茭菱。因緣

包。占增叠堤岸。日益填塞。深慮歲乆。西湖愈狹。水源不通。臣近已重脩諸井。溝口了畢。今欲增置撩湖軍兵一百人。修蓋寨屋。置造舟船。就委錢塘

縣尉。并本府壕寨官一員。於銜位内帶主管開湖事。專一管轄軍兵開撩。不許人户請佃種植茭菱。及因而包。占增叠堤岸。或有違戾。許人告提。以

違制論。㫖從之。自後時有申明。淳祐丁未大旱。水盡涸。詔郡守趙節齋開濬。仍奉朝命。自六井至錢塘門上船亭西林橋。北山第一橋高橋蘇堤三

塔。南新路柳州寺前。凡菱荷茭蕩。一切薙去之。夢梁録杭城之西。有湖曰西湖。舊名錢塘湖。周三十餘里。自古迄今號為絶景。唐朝白樂天守杭時。

再築堤捍湖。宋慶曆間。盡闢豪民僧寺𧠺占之地。以廣湖西。元祐時。蘇東坡守杭。奏陳于上。謂西湖如人之眉目。豈宜廢之。遂撥賜度牒易錢米。募

民開湖。以復唐朝之舊。紹興間。輦轂駐驛。衣冠紛集。民物阜蕃。尤非昔比。郡臣湯鵬舉。申明西湖條劃事宜于朝。增置開湖軍兵。差委官吏管領。任

責蓋造寨屋。舟隻專一撩湖。無致堙塞。脩湖六井。陰竇水口。增置斗門水閘。量度。水勢。得其通流。無垢污之患。乾道年間。周安撫淙奏。乞降指揮禁

止官民。不得抛棄糞土。栽植荷菱茭。植穢污。填塞湖港。舊招募軍兵。專一撩湖。近來廢闕。見存者止三十餘名。兩乞填刺補額。仍委尉司官。并本府

壕寨官。帶主管開湖職。專一管轄軍兵開撩。無致人户包占。或有違戾。許人告捉。以違制論。自後時有禁約。方得開闢。淳祐丁未大旱。湖水盡涸。郡

守趙節齋奉朝命開濬。自六井至錢塘上船亭西林橋。北山第一橋蘇堤三塔。南新路長橋柳洲寺前等處。凡種菱荷茭蕩。一切薙去。方得湖水如

舊。咸淳間。守潜皋野亦申請于朝。乞行除拆湖中菱荷。毋得存留穢塞。侵占湖岸之間。有御史鮑度劾奏。内臣陳敏賢。劉公正。包。占水池。蓋造屋宇。

濯穢洗馬。無所不施。灌注湖水。一以醖酒以祀天地。饗祖宗。不得蠲潔。而虧歆受之福。次一城黎元之生。俱飲污膩濁水。而起疾疫之災。奉㫖降官

罷職。令臨安府。日下拆毁屋宇。開闢水港。盡於湖中。降拆蕩岸。得以無汙穢之患。官府除其年納利租官錢。消滅其籍。絶其所蒔本根。勿復萌蘖矣。

且湖山之景。四時無窮。雖百畫工莫能摸寫。如映波橋側。竹水院澗。森竹茂盛。宻蔭清爽。委可人意。西林橋。即裏湖内。俱是貴官園囿。凉堂畫閣。高

臺危榭。花木奇秀。燦然可觀。有集芳御園。理廟賜與賈秋壑為第宅家廟。徃來遊玩舟隻。不敢仰視。禍福立見矣。西林橋外孤山路。有琳宫者二。曰

四聖延祥觀。曰西太乙宫。御圃在觀側。乃林和靖隱居之地。内有六乙泉。金沙井。閑泉。僕夫泉。香月亭。亭側山椒環植。梅花亭中。大書于照屏之上

云。踈影横斜水深淺。暗香浮動月黄昏。之句。又有堂扁曰。挹翠。蓋挹西北諸山之勝耳。曰清新亭。面山而宅其麓。在挹翠之後。曰射圃。曰瑪珈坡。曰

陳朝檜。皆列圃之左右。舊有東坡庵。四照閤。西閣。鑒堂。辟支塔。年深廢乆。則名不可廢也。曰蘇公堤。元祐年東坡守杭。奏開浚湖水。所積葑草築為

長堤。故命此名。以表其德云耳。自南迄北。橫截湖面。綿亘數里。夾道雜植花柳。置六橋。建九亭。以為遊人玩賞駐足之地。咸淳間。朝家給錢命守臣

增築堤路。㳂堤亭再治一新。補植花木。向東坡嘗賦詩云。六橋横接天漢上。北山始與南屏通。忽鷺二十五萬丈。老葑席卷蒼烟空。曰。南山第一橋。

名映波橋。西偏建堂。扁之先賢。寳曆年。大資𡊮京尹韶請于朝。以杭居吳。會為列城冠。湖山清麗。瑞氣扶輿。人傑代生。踵武相望。祠祀未建。實為闕

文。以公帑求售居民園屋。建堂。奉忠臣孝子。善士名流。德。行節義。學問功業。自陶唐至宋。本郡人物。許箕公以下三十四人。及孝節婦。孫夫人等五

氏。各立牌刻表世旌哲而祀之。堂之外堤邊有橋。名𡊮公橋。以表而出之。其地前挹平湖。四山環合。景象竊深。雖堂濱湖入其門。一經縈紆。花木蔽

翳。亭館相望。五六來者。繇振衣。歷古香。循清風。登山亭。憩流芳。而後至祠下。又徒玉晨道館。於祠之艮隅。以奉洒掃。易扁曰。旌德。且為門便其徃來。

直門為堂。扁仰高。曰第二橋。名鎖瀾橋。西建堂。扁湖山。咸淳間。洪帥燾買民地創棟宇雄傑。面勢端閎。岡巒奔趨。水光滉漾四浮。圖矗四圍。如武士

相衛。回眸顧眄。繇後而望。則芙蕖菰蒲。蔚然相扶。若有遜避其前之意。後二年。帥臣潜皋墅。增建水閣六楹。又縱為堂四楹。以達于閣。環之欄檻。闢

之檻牗。蓋邇延逺挹。盡納千山萬景。卓然為西湖堂宇之冠。遊者爭趨焉。曰第三橋。名望山橋。側有堂扁三賢。以奉白樂天。林和靖。蘇東坡。三先生

之祠。𡊮大資請于朝。切惟三賢。道德名節。震耀今古。而祠附於水仙廟東廡。則何以崇教化厲風俗。遂買居民廢花塢。改造堂宇。以奉三賢。實為

尊禮名勝之所。正當蘇堤之中。前挹湖山。氣象清曠。背負長岡。林樾深竊。南北諸峰。嵐翠環合。遂與蘇堤貫聯也。蓋堂宇參錯。亭館臨堤。種植花竹。

以顯清槩。堂扁水西雲。北月。香水影。晴光。雨色。曰。北山第二橋。名東浦橋。西見一小矮橋過水。名小新堤。於淳祐年。趙節齋尹京之時。築北堤至麯

院。接靈隱三竺梵宫。遊玩徃來。兩岸夾植花柳。至半堤。建四面堂。益以三亭於道左。為遊人憩息之所。水緑山青。最堪觀玩。咸淳再行高築堤路。凡

二百五十餘丈。所費。俱官給其劵工也。曰。北山第一橋。名涵碧過橋。出街東有寺名。廣化。建竹閤。四面栽竹萬竿。青翠森茂。陰晴朝暮。其景可愛。閤

下奉樂天之祠焉。曰壽星寺。高山有堂。扁江湖偉觀。蓋此堂。外江内湖。一覧目前。淳祐趙尹京。重剏廣夏。危欄顯敝虛曠。旁又為兩亭。巍然立於山

峰之頂。遊人縱步徃觀。心目為之豁然。曰。孤山橋。名寳祐。舊呼曰斷橋。橋裏有梵宫。以石刻大佛。金裝。名曰大佛頭。正在秦皇纜丹石山。遊人爭睹

之。橋外。東有森然亭。堂名放生。在石函橋西。昨於眞廟朝。天禧年間。平章王欽若出判杭州。請于朝建池。次年守臣王隨記其事。元祐東坡請浚西

湖。謂每歲四月八日。邦人數萬集於湖上。所活羽毛鱗介。以百萬數。皆西北向。稽首祝萬歲。紹興以鑾輿駐蹕尤宜涵養。以示渥澤。仍以西湖為放

生池。禁勿采捕。遂建堂扁德生。有亭二。一以濱湖。為祝網縱鱗之所。亭扁泳飛。一以枕山。凢名賢舊刻。皆峙焉。又有奎畫戒烹宰文。刻石于堂。上曰

玉蓮。又名一清。在錢塘門外。菩提寺南沿城。景定年。尹京馬光祖建。次年魏克愚徙郡。治竹山閤。改建於此。但堂宇爽愷。花木森森。顧盻湖山。蔚然

堪畫。曰豐豫門外有酒樓。名豐樂。舊名聳翠樓。據西湖之會。千峯連環。一碧萬頃。柳汀花塢。歷歷欄檻間。而遊橈畫船。棹謳堤唱。徃徃會于樓下。為

遊覧最。顧以官酤喧雜。樓亦卑小。弗與景稱。淳祐年。帥臣趙節齋再撤新割瑰瑰麗特高樓雲霄為湖山壯麗。花木亭榭。映帶參錯。氣象尤奇。縉紳

人。鄉飲團拜。多集於此。更以錢塘門外望樓。又名看經樓。大佛頭石山後。名十三間樓。乃東坡守杭曰多遊此。今為相嚴院矣。豐豫門外有有湖堂

三䖏。俱廢之乆。名賢遺迹不可無傳。故書之。使後賢不失其名耳。曰湖邊園圃。如錢塘玉壺。豊豫漁莊。清波最景。長橋慶樂。大佛雷峯。塔下小湖。齋

宫甘園。南山南屏。皆臺榭亭閤。花木奇石。影映湖山。兼之貴宅宦舍。列亭舒於水堤。梵刹琳宫。布殿閤於湖山。周迴勝景。言之難盡。東坡詩云。若把

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正謂是也。近者畫家。稱湖山四時景色。最奇者有十。曰蘇堤春晚。麯院風荷。平湖秋月。斷橋殘雪。柳岸聞鶯。花港觀

魚。雷峰落照。而兩峯插雲。南屏晚鍾。三潭印月。春則花柳爭姸。夏則荷榴競放。秋則桂子飄香。冬則梅花破玉。四時之景不同。而賞心樂。事亦無窮

矣。武林舊事四水潜夫輯西湖遊幸。郝人遊賞淳熙間。壽皇以天下養。每奉德壽三殿。遊幸湖山。大龍舟。宰執。從官以至大璫。應奉諸司。及京府彈

壓等。各乘大舫。無慮數百。時承平日乆。樂與民同。凡遊觀買膏。皆無所禁。畫楫輕舠。旁午如織。至於果。蔬。羹。酒。關撲。宜男。戲具。閑竿。花籃。畫扇。綵旗。

糖。魚。粉餌。時花。泥嬰等。謂之湖中土宜。又有珠翠冠梳。銷金綵叚。犀鈿髹漆。織藤窑器。玩具等物。無不羅列。如先賢堂。三賢堂。四聖。觀等處最盛。或

有以輕橈趁逐求售者。歌嬩舞鬟。嚴妝自衒。以待招呼者。謂之水仙子。至於吹彈舞拍。雜劇雜扮。撮弄勝花。泥丸鼓板。投壺花彈。蹴踘分茶。弄水䠀踏

混。木撥蓋雜藝。散耍。謳唱。息器。教水族飛禽。水傀儡。鬻道術。烟火起輪。走綫。流星。水爆。風筝不可指數。緫謂之趕趁人。蓋耳目不暇給焉。御舟四垂

珠簾錦幕。懸挂七寳珠翠。龍船梭子。閘竿。花籃等物。宫姬韶部。儼如神仙。天香濃郁。花柳避姸。小舟時有宣喚。賜。予如宋五嫂魚羹。嘗經御賞。人所

共趨。遂成富媪。朱靜佳六言云。柳下白頭釣叟。不知生。長何年。前度君王遊幸。賣魚收得金錢。徃徃脩舊京金明池故事。以安太上之心。豈特事遊

觀之美哉。湖上御園。南有聚景。真珠。南屏。北有集芳。延祥。玉壺。然亦多幸聚景焉。一日御舟經斷橋。橋旁有小酒肆。頗雅潔。中飾素屏。書風入松一

詞于上。光堯駐目。稱賞乆之。宣問何人所作。乃太學生俞國賓醉筆也。其詞云。一春長費買花錢。日日醉湖邊。玉驄慣識西湖路驕斯過沽酒樓前

紅杏香中歌舞。緑楊影裏鞦韆。東風十里麗人天。花壓鬢雲偏。畫船載取春歸去。餘情在湖水湖烟。明日再携殘酒。來尋陌上花鈿。上笑曰。此詞甚

好。但末句未免儒酸。因為改定云。明日重。扶殘醉。則迥不同矣。即日命解褐云。西湖天下景。朝昏晴雨。四序緫宜。杭人亦無時而不遊。而春遊特

盛焉。承平時。頭船如大緑。間緑。十樣錦。百花寳勝。明玉之類。何翅百餘。其次則不計其數。皆華麗雅靚。誇奇競好。而都人凡締姻。賽社會。送葬。經會

獻神。仕宦恩賞之經營。禁省臺府之囑托。貴璫要地。大賈豪民。買笑千金。呼盧百萬。以至痴兒騃子。宻約幽期。無不在焉。日糜金錢。靡有紀極。故杭

諺有銷金鍋兒之號。此語不為過也。都城自過收燈。貴遊巨室。皆爭先出郊。謂之探春。至禁烟為最盛。龍舟十餘。綵旗叠鼓。交午曼衍。粲如織錦。

内有曾經宣喚者。則錦衣花帽。以自别於衆。京尹為立賞格。競渡爭標。内璫貴客。賞犒無算。都人士女。兩堤駢集。幾於無置足地。水面畫楫。櫛比如

魚鱗亦無行舟之路。歌讙簫鼓之聲。振動逺近。其盛可以想見。若遊之次第。則先南而後北。至午則盡入西冷橋。裏湖。其外幾無一舸矣。升陽老人

有詞曰。看畫船盡入西冷。閑却半湖春色。蓋記實也。既而小泊斷橋。千舫駢聚。歌管喧奏。粉黛羅列。最為繁盛。橋上少年郎。競縱紙鳶。以相勾牽剪

截。以綫絶者為負。此雖小技。亦有專門爆仗。起輪。走綫。之戲。多設於此。至花影暗而月華生。始漸散去。絳紗籠燭。車馬爭門。日以為常。張武子詩云。

帖帖平湖印晚天。踏歌遊女錦相牽。都城半掩人爭路。猶有胡琴落後舡。最能狀景。茂陵在御。略無遊幸之事。離宫别館。不復增脩。黄洪詩云。龍舟

太半没西湖。此是先皇節儉圖。三十六年安靜裏。棹歌一曲在康衢。理宗時。亦嘗製一舟。悉用香楠木。搶金為之。亦極華侈。然終於不用。至景定間。

周漢國公主得㫖。偕駙馬都尉楊鎮泛湖。一時文物亦盛。仿髴承平之舊。傾城縱觀。都人為之罷市。然是時先朝龍舫。乆已沉没。獨有小舟。號小烏

龍者。以賜楊郡王之故尚在。其舟平底有拖。製度簡朴。或傳此舟每出。必有風雨。余嘗屢乘。初無此異也。能改齋漫録鄭文肅復西湖舊堤 鄭文

肅天休。仁宗時。知杭州。郡中西湖環三十里。溉湖上良田千頃。唐李泌即湖中。作陰竇引水灌城中六井。以資没者。武肅置撩清軍。以䟽其惡。自錢

氏納土至公居郡時。凡六十餘年。而湖穢不治。豪奪以耕。僧侈其宇。浸淫蠹食無有已時。公按舊記復故堤。程工無慮十萬。調境内丁夫闢之。湖利

大興。四朝聞見録楊沂中冗西湖言者䟽奏。沂中擅灌西湖水入私第。上徐曉言者曰。朕度南之初。虜人退而郡盗起。朕重困赤子。遂用議者羈

縻之策刻印盡封群盗。大者郡王。小亦節鉞。朕所自有者。惟浙數郡。計猶豫未次。會諸將盡平群盗。朕已發顧除土地之外。凡府庫金帛。俱寘不

問。沂中故有餘力。以給泉池。若以諸將平盗之功。錐盡以西湖賜之。曾不為過。沂中此事。唯卿容之。言者惶恐而退。臨安志杭州有西湖。而頴亦有

西湖。皆為遊賞之勝。而東坡連守二州。其初得頴也。有頴人在坐云。内翰但只消遊湖中。便可以了郡事。蓋言其訟簡也。秦少章因作一絶獻之云。

十里荷花菡蓞初。我公所至有西湖。欲將公事湖中了。見說官閑事亦無。宋蘇東坡大全集奏乞開西湖狀一首臣聞天下所在陂湖河渠之利。

廢興成毁。皆若有數。惟聖人在上。則興利除害。易成而難廢。昔西漢之末。翟方進為丞相。始决壞汝南鴻隙陂。父老怨之歌曰。壞陂誰。翟子威。飯我

豆羹羊魁。反乎覆。陂當復。誰言者。兩黄鵠。蓋民心之所欲而托之天。以為有神下告我也。孫皓時吳郡上言。臨平湖。自漢末草穢壅塞。今忽開通。長

老相傳。此湖開。天下平。皓以為已瑞。已而𣈆武帝平吳。由此觀之。陂湖河渠之類。乆廢復開事關興運。雖天道難知。而民心所欲天必從之。杭州之

有西湖。如人之有眉目。蓋不可廢也。唐長慶中。白居易為刺史。方是時湖溉田千餘頃。及錢氏有國。置撩湖兵士千人。日夜開浚。自國初以來。稍廢

不治。水涸草生。漸成葑田。熙寧中。臣通判本州。則湖之葑合。蓋十二三耳。至今纔十六七年之間。遂堙塞其半。父老皆言。十年已來。水淺葑横。如雲

翳空。倏忽便蒲。更二十年無西湖矣。使杭州無西湖。如人去其眉目。豈復為人乎。臣愚無知。竊謂西湖有不可廢者五。天禧中。故。相王欽若始奏。以

西湖為放生池。某捕魚鳥。為人主祈福。自是以來。每歲四月八日。郡人數萬會于湖上。所活羽毛鱗介以百萬數。皆西北向稽首仰祝千萬歲壽。若

一旦堙塞。使蛟龍魚鱉同為涸轍之鮒。臣子坐觀亦何心哉。此西湖之不可廢者。一也。杭之為州。本江海故地。水泉鹹苦。居民零落。自唐李泌始引湖

水作六井。然後民足於水。井邑日當百萬。生聚待此而後食。今湖狹水淺。六井漸壞。若二十年之後。盡為葑田。則舉城之人。復飲鹹苦。其勢必自耗

散。此西湖之不可廢者。二也。白居易作西湖石函記云。放水溉田。每减一寸可。溉十五頃。每一放時。可溉五十頃。若蓄泄及時。則瀕河千頃可無凶

歲。今雖不及千頃。而下湖數十里間。茭菱榖米所獲不貲。此西湖之不可廢者。三也。西湖深闊。則運河可以取足於湖水。若湖水不足。則必取足於

江潮。潮之所過泥沙渾濁一石五斗。不出三歲輙調兵夫十餘萬工開浚。而河行市井中。蓋十餘里。吏卒搔擾泥水狼藉。為居民莫大之患。此西湖

之不可廢者。四也。天下酒官之盛。未有如杭者也。歲課二十餘萬緡。而水泉之用。仰給於湖。若湖漸淺狹。水不應溝。則當勞人逺取山泉。歲不下二

十萬工。此西湖之不可廢者。五也。臣以侍從出膺寵寄。目睹西湖有必廢之漸。五不可廢之憂。豈得苟安歲月不任其責。輙已差官打量湖上葑田。

計二十五萬餘丈。度用夫二十餘萬工。近者伏蒙皇帝陛下。太皇太后陛下。以本路飢饉。特寬轉運司。上供額斛五十餘萬石出糶。常平米亦數十

萬石約敕諸路不取。五榖力勝稅錢。東南之民所活不可勝計。今又特賜本路度牒三百。而杭獨得百道。臣謹以聖意增價召人中米。减價出賣。以

濟饑民。而增减耗析之餘。尚得錢米。約共一萬餘貫石。臣輙以此錢米募民開湖。度可得十萬工。自今月二十八日興工。農民父老縱觀太息。以謂

二聖既捐利與民。活此一方。而又以其餘棄。興乆廢無窮之利。使數千人得食其力。以度此凶歲。蓋有泣下者。臣伏見民情如此。而錢米有限。所募

未廣。葑合之地尚存太半。若來者不嗣。則前功復棄。深可痛惜。若更得度牒百道。則一舉募民除去净盡。不復遺患矣。伏望皇帝陛下。太皇太后陛

下。少賜詳覧。察臣所論西湖五不可廢之狀。利害卓然。特出聖斷。别賜臣度牒五十道。仍敕轉運提刑司。於前來所賜諸州度牒二百道内。契勘賑

濟支用不盡者。更撥五十道價錢與臣。通成一百道。使臣得盡力畢工半年之間。目見西湖復唐之舊。環三十里際山為墀。則農民父老。與羽毛鱗

介。同咏聖澤。無有窮已。臣不勝大願。謹録奏聞。伏候敕㫖。貼黄。目下浙中梅雨。葑根浮動。易為除去。及六七月大雨時行。利以殺草芟夷藴崇。使不

復滋蔓。又浙中農民皆言。八月斷葑根。則死不復生。伏乞聖慈早賜開允。及此良時興工。不勝幸甚。又貼黄。本州自去年至今開浚運河。引西湖水

灌注其中。今來開除葑田。逐一利害。臣不敢一一煩瀆天聽。别具狀申三省去訖。申三省狀軾於熙寧中通判杭州。訪問民間疾苦。父老皆云。

若運河淤塞。逺則五年。近則三年。率常一開浚。不獨勞役兵民。而運河自州前至北郭。穿闤闠中蓋十四五里。每將興工。市肆汹動。公私騷然。自胥

吏壕寨。兵绂等。皆能恐喝人户。或云當於某處置土。某處過泥水。則居者皆有失業之憂。既得重賂。又轉而之他。及工役既畢。則房廊邸店。作踐狼

藉。園圃隙地。例成丘阜。積雨蕩濯。復入河中。居民患厭。未易悉數。若三五年失開。則公私壅滯。以寸尺水。行數百斛舟。人牛力盡。跬步千里。雖監司

使命。有數日不能出郭者。其餘艱阻。固不待言。問其所以。頻開屢失之由。皆云龍山浙江兩閘。日納潮水。沙泥渾濁一汛一淤。積日稍乆。便及四五

尺。其勢當然。不足恠也。軾又問。言潮水淤塞。非獨近歲。若自唐以來如此。則城中皆為丘阜。無復平田。今驗所在堆叠泥沙。不過三五十年。所積耳。

其故何也。父老皆言。錢氏有國時。郡城之東有小堰門。既云小堰。則容有大者。昔人以大小二堰。隔絶江水。不放入城。則城中諸河。專用西湖水。水

既清澈。無由淤塞。而餘杭門外。地名半道洪。昔亦有堰。名為清河。意亦愛惜湖水。不令。走下。自天禧中。故相王欽若知杭州。始壞此堰。以快目下舟

楫。徃來今七十餘年矣。以意度。之。必自此後湖水不足於用。而取足於江潮。又况今者西湖日就堙塞。昔之水面半為葑田。霖潦之際無所潴畜。流

溢害田。而旱乾之月。湖自减涸。不能復及運河。謹按。唐長慶中。刺史白居易浚治西湖。作石函記。其略曰。自錢唐至鹽官界。應溉夾河田者。皆放湖

入河。自河入田。每减一寸。可溉十五頃。每一放時。可溉五十頃。若堤防如法。蓄泄及時。則瀕湖千頃無凶年矣。由此觀之。西湖之水。尚能自運河入

田。以溉千頃。則運河足用。可知也。軾於是時。雖知此利害。而講求其方未得要便。今者蒙恩出典此州。自去年七月到任。首見運河乾淺。使客出入

艱苦萬狀。榖米薪芻。亦緣此暴貴。尋剗刷捍江兵士。及諸色厢軍。得千餘人。自十月興工。至今年四月終。開浚茆山鹽橋二河。各十餘里。皆有水八

尺已上。見今公私舟船通利。父老皆言。自三十年已來。開河來有若此深快者也。然潮水日至。淤填如舊。則三五年間前功復棄。軾方講問其策。而

臨濮縣主簿。監在城商稅蘇堅建議曰。江潮灌注城中諸河。歲月已乆。若遽用錢氏故事以堰閘却之。今自城外轉過。不惟事體稍大而湖面葑合

積水不名。雖引入城。來可全恃。宜參酌古今。且用中策。今城中運河有二。其一曰。茆山河。南抵龍山浙江閘口。而北出天宗門。其一曰。鹽橋河。南至

州前碧波亭下。東合茆山河。而北出餘杭門。餘杭天宗二門。東西相望。不及三百步。二河合於門外。以北抵長河堰下。今宜於鈴轄司前剏置一閘。

每遇潮上。則暫閉此閘。今龍山浙江潮水。徑從茆山河出天宗門。候一兩時辰。潮平水清。然後開閘。則鹽橋一河過䦴闠中者。永無潮水淤塞。開淘

搔擾之患。而茆山河縱復淤填。乃在人户稀少。村落相半之中。雖不免開淘。而泥土有可堆積。不為人患。潮水自茆山河。行十餘里至梅家橋下。始

與鹽橋相通。潮已行逺。泥沙澄墜。雖入橋河。亦不淤填。自來潮水入茆山益橋二河。只淤填十里。自十里以外。不間開汹。此已然之明效也。茆山河

既日受潮水。無緣涸竭。而鹽橋河底。抵茆山河底四尺。梅家橋下。量得水深四尺。而碧波亭前水涤八尺。則鹽橋河。亦無涸竭之理。然猶當過慮以

備乏水。令西湖水貫城。以入子清湖河者。大小五道。一。暗門水斗門一所。一。涌金門外閘一所。一。集賢亭前水視一所。一集賢亭後水閘一所。一。菩提

寺前斗門一所。皆自清湖河而下。以北出餘杭門。不復與城中運河相灌輸。此最可惜。宜於涌金門内小河中。置一小堰使暗門。通全門。二道。所引

湖水皆入法慧寺東溝中。南行九十一丈。則鑿為新溝二十六丈。以東達于承天寺東之溝。又南行九十丈。復鑿為新溝一百有七丈。以東入于猫

兒橋河口。自猫兒橋河口入新水門。以入于鹽橋河。則咫尺之近矣。此河下流則江潮清水之所入。上流則西湖活水之所注。永無乏絶之憂矣。而

湖水所過。皆闤闠曲折之間。頗作石櫃貯水。使民得汲用澣濯。且以備火容。其利甚慱。此所謂參酌古今。而用中策也。軾尋以堅之言。使通直郎知

仁和縣事黄僎相度。可否。及率僚吏躬親驗視。一一皆如堅言。可成無疑也。謹以四月二十日。興功開導。及作堰閘。且以餘力修完六井。杭州城中

多鹵地。無甘井。唐刺史李泌始作六井。皆引湖水注其中。歲乆不治。熙寧中知州陳襄與某同擘畫修完。而功不堅緻。今復廢壞。某今改作瓦筒。又

以磚石培甃固護。可以堅乆。皆不過數月。可以成就。而本州父老農民。覩此利便。相率詣軾陳狀。凡一百一十五人。皆言西湖之利。上自運河。下及

民田。億萬生聚飲食所次。非止於遊觀之美。而近年以來堙塞幾半。水面日减。茭葑日滋。更二十年無西湖矣。勸軾因此盡力開之。軾既深愧其言。

而患兵工寡少。費用之資無所從出。父老皆言。竊聞朝廷近賜度牒一百道。每道一百七十貫文。為錢一萬七千貫文。本州既高佑米價召人入中。

减價出糶。以濟飢民。消折之餘。尚有錢米。約共一萬貫石。若支用。此亦足以集事矣。適會錢塘縣尉許敦仁建言。西湖可開狀。其略曰。議者欲開西

湖乆矣。自太守鄭公戩以來。苟有志於民者。莫不以此為急。然皆用工滅製。又無以善其後。蓋西湖水淺。茭葑壯猛。雖盡力開撩。而三二年間。人工

不繼。則隨手葑合。與不開同。竊見吳人種菱。每歲之春芟除撈漉。寸草不遺。然後下種。若將葑田變為菱蕩。永為茭草堙塞之患。今乞用上件錢米。

雇人開湖。候開成湖面。即給與人户量出課利。作菱蕩租佃。獲利既厚歲加功若稍不除冶。微生茭葑。即許人剗賃。但使人户常憂。剗奪自然盡力。

永無後患。今有錢米一萬貫石。度。所顧得十萬工。每工約開葑一丈。亦可添得十萬丈水面。不為小補。若量破錢米。召募飢民興役。必不濟事。若每

日破米三升錢五十五文。足雇一强壯人夫。然後可使。雖云强狀。然艱食之歲。使數千人得食其力以度四年。亦歸於賑濟也。軾尋以敦仁之策。參

考衆議。皆謂允當。已一面牃本州依敦仁擘畫。支上件錢米雇人。仍差捍江船務。栖店務。兵士共五百人。船載葑草。於四月二十八日興工去訖。今

來有合行起請事件。謹具畫一如左。一。今來所剏置鈴轄司前一閘。雖每遇潮上閉得一兩時辰。而公私舟船欲出入閘者。自須先期出入。必不

肯端坐以待閉閘。兼更有茆山一河自可通行。以此實無阻滯之患。而能隔截江潮。徑自茆山河出天宗門。至鹽橋一河。永無堙塞。門淘搔擾之患。

為利不小。恐來者不知本末。以阻滯為言。輕有變改。積以歲月。舊患復作。今來起請新置鈴轄司前一閘。遇潮上閉訖。方得開龍山浙江閘。候潮平

水清。方得却開鈴轄司前閘。一鹽橋運河岸上。有治平四年提刑元積中所立石刻。為人户屋舍侵占牽路。已行除拆外。具載闊狹丈尺。今方二

十餘年。而兩岸人户復侵占牽路。蓋屋數千間。却於屋外别作牽路。以致河道日就淺窄。准此據理并合拆除。本州方行相度。而人户相率經州。乞

據逐人家後丈尺。各作木岸以護河堤仍據所侵占地。量出賃錢官為樁管。准備修補木岸。乞免折除屋舍。本州已依狀施行去訖。今來訖請應占

牽路人户。所出賃錢并送通判廳收管。准備脩補河岸。不得别將支用。如違。並科違制。一。自西湖水面。不許人租佃。惟茭葑之地。方許請賃種植。

今來既將葑田開成水面。須至結與人户請佃種菱。深慮歲乆。人户日漸侵。占舊來水面種植。官司無由覺察。已指揮本州候開湖了日。於今來新

開界上。立小石塔三五所相望為界。亦須至立條約今來起請應石塔以内水面。不得請射及侵。占種植。如違。許人告。每丈支賞錢伍貫省。以犯

人家財充。一。湖上種菱人户。自來臠割葑地。如田塍狀。以為疆界。緣此即漸葑合。不可不禁。今來起請應種菱人户。只得標插竹木為四至。不得

以臠割葑為界。如違。亦許人剗賃。一本州公使庫。自來收西湖菱草蕩課。利錢四百五十四貫充公使。今來既開草葑。盡變為菱蕩。給與人户租

佃。即今後課利亦必稍增。若撥入公使庫未為穏便。今來起請。欲乞應西湖上新舊菱蕩課利。並委自本州量立課額。今後永不得增添。如人户不

切除治。致少有草葑。即許人剗賃。其剗賃人特與權免三年課利。所有新舊菱蕩課利錢。盡送錢塘縣尉司收管。謂之開湖司公使庫。更不得支用。

以備逐年顧人間葑撩淺。如敢别將支用。並科違制。一。錢塘縣尉廨宇。在西湖上。今來起請。今後差錢塘縣尉。銜位内帶管開湖司公事。常切點

檢。纔有茭葑。即依法施行。或支開湖司錢物雇人開撩。替日。委後政點檢交割。如有茭葑不切除治。即申所屬點檢。申吏部理為遺闕以上六條。並

刻石置知州。及錢塘縣尉㕔上。常切點檢。右謹件如前。勘會西湖葑田共二十五萬餘丈。合用人夫二十餘萬工。上件錢來約可顧十萬工。只開

得一半。軾已具狀奏聞乞别賜度牒五十道通成一百道。充開湖費用。外所有逐一子細利害。不敢一一紊煩天聽。伏乞僕射。相公。門下侍郎。中書

侍郎。尚書左丞。尚書右丞。特賜詳覧前件所陳利害。及起請六事逐一敷奏。立為本州條貫。早賜降下依禀施行。無畫成地圖一面隨狀納上。謹具

狀申三省。謹狀。開湖。祭禱吳山水仙五龍王廟。祝文。杭之西湖。如人之有目。湖生茭葑。如目之有翳。翳乆不治。目亦將廢。河則神之職。方此東

作。敬薦其潔。錫之豐歲。以昭靈德。尚響。播芳大全集開西湖告廟祝文抗之西湖。如人之有目。湖生茭篈。如目之有醫。翳乆不治。目亦將廢。河渠

有膠舟之苦。鱗介失解網之惠。大池化為眢并。而千頃無復豐歲矣。是用因賑䘏之餘資。興開鑿之利勢。百日奏功。所患者淫雨。千夫在野。所憂者

疫癘。庶神明之陰。相。與人謀而恊濟。魚龍前導以破堅。菰葦解折而迎銳。復有唐之舊觀。盡四山而為際。澤斯民於無窮。宜事神之益勵。我將大合

樂以為報。豈徒用樽酒之薄祭也。周益公大全集記西湖登覧壬午三月己亥。晴與芮國器程泰之。蔣子禮。出暗門。上風篁嶺。酌龍并。入壽聖寺。

拜趙清獻公。蘇翰林。僧辨才畫像。觀乙亥二月。與張德莊。周孟覺。同遊時題字。寺有海棠一株。蓋蘇公手植。僧頗有能道。元祐間諸公談。論。自言得

於其師云。午飯後。過長耳相院。泰之讀書處也。與國器奕于山亭。小酌而去。道傍有六通院。無足觀。遂繇支徑扣鄧氏時思庵。庵僧導至石屋。嵌空

可愛。進尋水樂洞聲。如琴筑音節天成。以路僻。人罕知者。捨馬上烟霞嶺。國器子禮至中道憚其險。予乃與泰之自徃。至寺亦憊矣。少休。秉燭入洞。

深十二丈。上下平闊。近城郭不。易得也。歸飲净慈食鷄甚美。徵事戲為聯句數十韻。如日膳雙月攘一之數語甚工。夷堅支樂平新進鄉農民陳五。

為翟氏田僕。每以暇時。受他人庸雇負擔逺適。紹熙四年春。在家病疫死。胷臆尚暖。家未忍瘞。越三晝夜奮而起說。初死時覺魂從腦門出。見本身

卧床上。妻兒呌哭作聲相呼。更無應者。有一神人稱將軍。領去過别病家。歆享酒食。既醉。喚我前曰。我聞得杭州西湖境致極好。常恨平生不曾到。

今欲因巡歷遊玩一遭。倩爾引導。候看了當放爾。即命監守者捉我寘布袋中。携以先行。沿路遇人家受供獻。則挂袋于户檐下。丁寧莫要喘氣。盡

將食物收拾挈去。忽忙不少停。又詣一家。一日須十餘處。昏暮入廟宇。將酒肉分給人。從。亦自就位飽食。如此五日。到臨安遊湖。天竺靈隐。市肆園

林。逐一行遍。只不敢入道觀。復從海岸抵福建。回建昌。撫州。至白干查家歇。憩坐未穩。一急脚走報曰。速去速去。俄聞霹靂霍閃震動天地。一道士

戴星冠。伏劒捧水誦咒。念到火發燒屋處。衆扶擁將軍。以下奔出更相踏踐。我依前在布袋内。不覺攧落地。元來却只卧此間。自是遂活。是日洛陽

康羲仲來翟氏莊。目撃其事。及秋末康與翟同徃踈山。經白干。專謁查家。訪動靜。云。今春舉家染時疾。得道士行五雷法。祛之而愈。正合陳五所言。

福建西湖三山志舊記西湖。在福州西三里。為閩時湖。周回十數里。築室其上。號水晶宫。其後盡為民田。淳熙年。侍制趙公汝愚奏。請興復開浚。

朝廷從之。今盡復舊制。公奏曰。契勘本州元有西湖。在城西三里。迤邐并城南流接大壕。通南湖。潴滀水澤。灌溉民田。事載閩中記甚詳。父老相

傳。舊時湖周回十數里。天時旱暵。則發其所聚。高田無乾涸之憂。時雨泛漲。則泄而歸浦。卑田無渰浸之患。民不知旱澇。而享豐年之利。後來人户

夤緣請射。歲納些小課利。謂之池户。官中但見其絲毫之入。而不知其為民户永逺之害。歲月浸乆填淤殆盡。各立封畛以為已物。或塞為魚塘。或

築成園囿。甚至於違法。立劵相售如祖業。然西湖南湖不復相通。而古人積水利民之地。盡為豪民猾户所有。雖潮水不住徃來。而上下阻隔無由

通濟。臣照得本州。地狹民貧。全仰歲事豐登。田疇廣殖。小有荒歉。難以技捂。况田并湖彌望。盡是負郭良田。自從水源障塞之後。稍遇旱乾。則西北

一帶高田凡數萬畆。皆無從得水。至春夏之交積雨霖霪。則東南一帶低田。發泄遲滯。皆成巨浸。致使一方人户。白納稅租。而所謂池户者。公然坐

享重利。第以圭撮償官。其為利害大不相侔矣。今來若不申明朝廷。誠恐向後轉見堙廢。難以興復。並湖之民永被其害。欲乞聖慈特降指揮。行下

本州。告示有田之家。許於農事之隙。稍循舊迹開浚。今附城為壕上下流注。雖未能盡復古來丈尺。庶幾西湖與南湖通接。負郭之田盡沾水利。而

長享有年之效。兼照得本州舊無放生池。如蒙朝廷許從今來所請。仍乞將上件西湖。至南湖一帶。盡充本州放生池。禁止采捕。仰祝西宫無疆之

壽。其每歲不過捐本州公使庫。所入池户花利錢數百緡。而為一方人户無窮之利。且與户部諸司錢物全不相妨。無捐於公而有濟於私。誠非小

補。聖㫖依奏。公又取其節目而為之記。福州背負崇山。其東西南三面地皆平衍。無險可恃。𣈆嚴高。始。並城鑿湖。引水為固。且以灌溉。其念深矣。歲

乆堙廢。惟西湖之舊跡僅存。湖中歲有菱芰之屬以助公帑。租户因之自分塍界。潮路壅隔。農始病之。堙廢之由實本諸此。兹既被㫖開浚稍復舊

觀。聊記數事以告後之君子。幸垂聽焉。謹列于後。一。西湖伏准㫖揮。不許栽種。亦不許租田。其中蓮菱茭葑之屬。猶有鋤治未盡去處。幸因農隙

以漸除去。自迎仙橋至南湖。及上斗池。惟許種蓮。不得别種他物。雖許人租佃。然須每歲正月撿舉召人實封。姑至歲終為界。若循舊例。秪令一家

租佃。則因仍歲乆。認為已業。將復有前日堙塞之弊。此不可不戒。一。西湖之路。自鹿頃門北。至鳳池橋。長三百七十三丈二尺。自鳳池橋。西至黿

潭官路口。長四百六十七丈七尺。自黿潭官路口。南至水仙宫。周圍繞出新堤至迎仙橋。長六百二十六丈六尺。自迎仙橋東至鹿項門。長三百五

丈。總計一千七百七十二丈五尺。以上係用鄉尺。若以官尺為准。每丈實計八尺七寸。維之以石各高五尺。堤上有路各闊二丈。水仙宫堤面。各闊

一丈五尺。一。上斗池四圍堤路。共長二百八十三丈。堤面各闊一丈。一西湖閘七座。鹿項門閘。高八尺。長一丈六尺八寸。閘板高七尺五寸。

長九尺八寸。右係。使君甘棠二閘。潮水入湖之處。閘在城中。限隔内外。常用扄鎖。不可妄啓。大中寺看管。恱濟閘。高七尺六寸。長一丈五尺。板四片。

高四尺。長九尺。右係歐治池水循子城壕入湖之處。定以四板為准。平時宜常滀水以備緩急。以利灌溉。遇雨澤泛溢。則聽其自板上流過入湖。不

須啓閉。乾九寺看管。迎仙橋閘。高一丈一尺。長六丈二尺。板二重。各四片。高三尺九寸。長一丈六尺。右係西湖潮水出入之地。最為要處。并湖民田

高低不等。水大高。則低田被浸。大低則高田難於汲引。今定以四板為准。平時不可妄啓。過雨澤小有泛溢。則聽其自板上流過。惟積雨霖霪。山水

盛漲。則量啓一板。或二板。以泄水勢。縱魚入海。水落復舊。西禪寺看管。開化閘。高七尺五寸。長三丈四尺。板二重。各三片。高三尺三寸。長一丈四尺

五寸。右係白竈浦潮水出入之地。可以行舟至迎仙橋下卸。遇大潮。候日初三十八。宜候潮水將平盡。啓閘板。令客舟徃來。縱魚入海。潮退復舊。香

嚴顯報二寺看管。金斗閘。高八尺二寸。長一丈四尺七寸。板二重各四片。高四尺四寸。長一丈四尺七寸。右係彌陁浦潮水出入之地。平時不可妄

啓。神光寺看管燒灰閘。高八尺五寸。長四丈。板二重各三片。高三尺。長一丈五尺。右湖水入海此閘最為徑便。每月大潮日初三十八。專差使臣一

員。守候潮長略與湖平。即盡起閘板。縱魚入海。潮退復舊。南報恩寺看管。九仙橋閘。高八尺三寸。長二丈五尺。板二重各三片。高三尺。長九尺。右湖

水入海此閘亦為徑便。平時不可妄啓。惟遇積雨霖霪。山水盛漲。迎仙橋閘。啓板之時。即同開化。金斗。燒灰。三閘。各啓一板。或二片以泄水勢。縱魚

入海。水落復舊。仁王寺看管。東湖閘。五座。第一閘。高五尺八寸。長一丈九尺。板二重各四片。高三尺八寸。長九尺。石泉寺看管。第二閘。高六尺五寸。

長三丈二尺。板二重各四片。高四尺。長一丈六尺。越山寺看管。第三閘。高七尺。長二丈四尺。板二重各五片。高五尺。長一丈一尺六寸。開元寺看管。

第四閘。高六尺。長二丈三尺。板二重各六片。高四尺五寸。長九尺。安國寺看管。第五閘。高六尺五寸。長三丈五尺。板二重各四片。高四尺。長一丈七

尺。東禪寺看管。右五閘。各以板數為准。滀水灌溉常宜扄鎖。不可妄啓。惟大潮。候日初三十八。遇有小舟乘載徃來。聽啓閘一次。一。鳳池橋堰一

座。高五尺。長二丈四尺。遇上斗池涸竭。聽民户從便車湖水入池。以助灌溉。一。西湖巡鋪屋三所。鳳池橋黿潭三橋。每所差延祥寨兵士四人守

宿。十日一替。近湖居民以農為業。並不許置捕魚網具。一。西湖新買官地。砧基簿十本。内四本藏之本州。及三縣架閣庫。六本藏之雪峯。鼓山。東

禪。西禪。支提寺。紫極宫。常住永逺照用。一。三縣承食水利民田。總計一萬四千四百五畆。西湖閩縣。三千五百九十八畆。候官縣。一千六百八

十三畆。懷安縣。二千三十畆。東湖懷安縣。七千九十四畆。一。浦三道鳳池橋浦。闊一丈五尺。道士洋官亭下浦。闊五尺。道士洋房廊屋後浦。闊

一丈七尺。右係引水灌田之䖏。各有水窗禁魚出入。閩中記西湖。在西門三里。蓄水成湖。可䕃民田。僞閩時。又益廣之。號水仙宫。迤邐南流接城西

大濠。直通南蓮池。相傳云。無諸王時此湖有山。一夕飛去徃臨海郡。元一統志西湖。元和志云。在閩縣西二里。陳長卿詩云。鑿開百頃碧溶溶。頴上

錢塘約略同。楊柳兩堤連緑䕃。芰荷十里馥香風。波涵翠巘層層出。潮接新河處處通。輿誦載途農事起。從今歲歲作年豐。輿地廣記云。在閩清縣。

其湖中有鍾鼓。清漳志西湖在漳浦縣治之西。行半里許。嘉熙辛丑。令鄭師申。以縣治有臂水歸庚申。於風水不便。始易民田為湖。以潴水作亭其

上。尉吕橋自書扁。越二年邑之士。聯鑣棘闈。明年魁捷蘭宫。臚唱楓陛。好事者作為歌詩以侈之。初湖亭成温陵王大博南一作詩并序。余曩客武

安。令始到紫微。五峯環其左。層塔標其右。登高峙某前。西湖潴其中。天然勝境。得之一目。率爾八句。非惟紀實。以為邦人堯。翠巘嵯峨插斗牛。仙家

風景自清幽。從來此縣傳佳讖。就築西湖占上流。層塔可梯升後進。五峰有路達前修。邦人接踵登科去。我亦京華共宦遊。後七年。王君添倅是

邦。復志前事。以侈作詩之驗。志云。辛丑歲。余客武安訪舊遊館紫極。時陳君皋父。鄭君辰仲。携杯相問勞。徜徉覧勝。溪山繚繞。意其躡雲衢。探月窟

者緫緫。可之未有應是者。酒酣耳熱。私竊感慨。豈地靈如此。而人傑未興邪。因留小詩以刻于石。甲辰陳君夢立亞魁蘭省。廷對巍占甲科。而吳君

遇聘聯名擢第。丁未國學諭張君漢傑鄉薦。楊君美相繼登榜。時至氣應。人物當興。而識者以是詩實為之兆。戊申余贅辰。是邦舊友相訪。拈出一

叚奇話。余安敢掠美。心竊自嘆羡。喜不能勝嗣。此聯芳續美。必有等而上之者。又當大書特書不一書。郡丞王南一志。今趙與坦。為之跋。跋云。世率

謂渡野水。負囊書等詩。為前賢達宦之讖。雖然前賢之詩恃自讖耳。與坦始至泰邑。謁神紫極宫。邑人指召門。有温陵王君太博之詩為一佳。太博

之為詩也。升後進達前修。品題湖山之勝槩。人物之晶光。詩後八年君通守是邦。及見邑人踵踵登科。則又着語以識於前詩之後。蓋周人尹卿。嘗

作詩以贈嵩嶽之賢。曰。惟嶽降神。生甫及申。自此詩一倡。而蒸民韓奕。江漢諸詩。尹卿又繼作焉。今君既又許邑人以大書特書不一書。而邑人亦

既信君言之驗矣。詳見縣丞方正子記。西湖。在城西隅四里。湖水自金仙院。南流至白蓮院。乃東折潴為繞湖蘭。若八十餘所。今無幾矣。上有左翼

軍教場。紹興初。統制陳敏屯兵。日驅軍士運薪木填塞幾平。今所存者乃路東一泓水耳。古有西湖平之讖。蓋謂此。并湖頗有佳致。端明蔡襄有詩。

西湖。在漳浦縣西門外。崇真道院之側。乃舊隆福院。泥淤邑中衆水所匯之地。趙師縉鑿湖築岸。剏立水門。以時蓄泄。周圍五百一十五丈。灌溉

民田。輿地紀勝西湖泉極甘美。可以辟瘴癘。蔡襄有詩云。湖上山光一望青。佛宫高下倚巖扄。烟收水曲開塵匣。春送人家入畫屏。元一統志西湖。

在福建將樂縣南五里。舊名野水湖。湖面廣可十畆。潴水不涸。暑月有荷花。彷佛類西湖。頴州西湖輿地要記云。頴州有西湖淺而狹。晏元獻

公殊來知頴州。開浚有十頃之闊。既作北渚。又闕西溪。名勝遊賞。題咏甚衆。惟歐陽脩膾炙人口。晚歲自政府罷歸。退居汝陰。嘗與諸友高會。作西

湖燕語。歐公初至頴州。領郡事於西湖。因晏公開展之。舊種蓮及黄楊等花。又因荷花之盛。賞餘作賦云。又王真方詩話云。杭有西湖。而頴州亦有

西湖。皆為遊賞之勝。東坡蘇子瞻連守二州。其初得頴也。有頴人在坐云。内翰但只須遊湖中。便可了公事。言其訟簡也。秦觀少遊作一絶獻之云。

十里荷花菡萏初。我公所至有西湖。欲將公事湖中了。見說官閑事亦無後東坡到任。有謝執政啓。事云。入叅兩禁。每玷北扉之榮。出典二州。輙為

西湖之上。鳳陽府圖經志頴州古迹。西湖。在西門外。宋歐陽文忠公遊息之地。文忠公遊西湖詩。况西湖之勝槩。擅束頴之佳名。子由持文忠公宴

西湖詩。城上烏栖暮藹生。銀缸畫燭照湖明。蘇頌詩和梁簽判頴州西湖十三題。涵春圃。射堂。碧瀾堂。野翠堂。西湖。飛蓋橋。臨勝

閣。清風亭。擷芳亭。四望亭。去思亭。西溪。女郎臺。蘇東坡詩再次韻趙德麟新開西湖。饒曰。此亦頴州西湖。使君不用山麴藭。饑民自

投泥水中。縯曰。左傳申叔展。語還無社。中有麥麴乎。無有山麴藭乎。曰無河魚腹疾奈何。杜預注。麥麴藭。所以禦濕。欲使無社逃泥水中。軍中不敢

正言。故作隱語也。欲將百瀆起凶歲。免使甔石愁揚雄。援曰。揚雄清净寡欲。家無甔石之儲。晏如也。西湖雖小亦西子。次公曰。先生在杭州有詩曰。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緫相宜。今言西湖雖小。亦西子。則指頴州西湖也。縈流作態清而丰。千夫餘力起三閘。見先生末句自注中。焦陂上與

長淮通。十年憔悴塵土窟。清瀾一洗啼㾗空。王孫本是有仙骨次公曰。神仙傳神告墨子曰。子有仙骨。又杜詩。自是君身有仙骨。平生宿衛明光宫。

次公曰。漢武帝太初四年秋。起明光宫。園三補黄園載三秦記云。未央宫。漸臺。西有桂華宫。中有明光殿。皆金玉珠璣為簾箔。晝夜光明。又云武帝

求仙。起光明宫。發燕趙美女二千充之。今總其籍。一行作吏人不識。厚曰。文選嵇叔夜與山巨源絶交書云。遊山澤。觀魚鳥。心甚樂之。一行作吏。

此事便廢。正似雲月初朦朧。時臨此水照冰雪。莫遣白髮生秋風。子仁曰。白樂天詩。數莖班鬢對秋風。定須却致兩黄鵠。投曰。前漢翟方進為丞相。請

壞汝南鴻隙陂。父老怨方進歌曰。壞陂誰。翟子威。飯我豆。羹芋魁。反乎覆。陂當優。誰言者。兩黄鵠。新與上帝開濯龍。縯曰。後漢建武中。汝南太守鄧

晨。欲修復鴻陂。聞許揚曉水脉。召與之議。揚曰。昔先帝用翟方進之言。尋而自夢上天。天帝怒曰。何故敗我濯龍淵。是後民失其利。多致餓困。明府

今興立廢業。國富民安。童謡之言。將證於此。湖城君歸侍帝側。燈花已綴釵頭蟲。坡曰。去歲頴州灾傷。子奏乞罷黄河夫。萬人開本州溝瀆。從之以

餘力作三閘。通焦陂水。浚西湖。援曰。退之燈花詩。囊裏排金粟。釵頭綴玉虫。更煩將喜事。來報主人翁。田間决水鳴幽幽。挿秧未遍麥已秋。相携燒

笋苦竹寺。却下踏藕蓮花洲。子仁曰。杜詩采菱寒刺上。踏藕野泥中。船頭斫鮮細縷縷。船尾炊玉香浮浮。次公曰。詩生民。烝之浮浮。臨風飽食得甘

寢。肯使細故胷中留。君不見。壯士憔悴時。飢謀食。渴謀飲。功名有時無罷休。又次韻趙德麟。西湖新成。見懷絶句。饒曰。此頴州西湖。壺中春色

謂洞庭春色也。飲中仙。次公曰。飲中仙。用杜詩。飲中八仙也。騎鶴東來獨惘然。縯曰。太平廣記有客相從。各言其志。或曰。願為楊州刺史。或曰。願騎

鶴上昇。其一人曰。正欲騎鶴赴楊州。猶有趙陳同李郭。不妨同泛過湖船。厚曰。後漢郭林宗遊洛陽。見李膺大奇之。遂相友善。後歸鄉里。諸儒送至

河上。車數千兩。林宗獨與膺同舟。人望之以為神仙。在頴州。與趙德麟同治西湖。未成。改楊州。三月十六日。湖成。德麟有詩見懷。次韻。太山秋毫

兩無窮。次公曰。莊子内篇。天下莫大於秋毫之末。而太山為小。又云是亦一無窮。非亦一無窮也。鉅細本出相形中。次公曰。老子曰。物形之勢成之。

言因鉅而有細。因細而有鉅。特相形尔。大千起滅一塵裏。縯曰。佛言三千世界。猶如空花亂起亂滅。而况我在此空花起滅之中。次公曰。退之云。下

視寓九州。一塵集毫端。未覺杭頴誰雌雄。坡曰。來詩云。與杭爭雄。我在錢塘柘湖渌。大堤士女爭昌丰。援曰。詩。子之昌兮。子之丰兮。六橋横絶天漢

上。北山始與南屏通。次公曰。子由先生墓志。杭州西湖南北三十里。環湖徃來終日不達。先生既去葑田。葑田如雲乃積之湖中為長堤。一以通南

北。六橋。則湖上所剏之橋也。甄曰。按先生作堤。疏流跨流為橋者。凡六。並在今蘇公堤上。忽驚二十五萬丈。老葑席卷蒼雲空。縯曰。先生奏脩杭州

西湖狀云。自國初以來。稍廢不治。水涸草生。漸成葑田。熙寧中湖之葑合者。蓋十二三爾。至今遂塞其半。已打量湖上葑田。計二十五萬餘丈。度

用二十餘萬工。朅來頴尾弄秋色。一水縈帶昭靈宫。縯曰。李華吊古戰場文云。河水縈帶。昭靈宫。張龍公祠堂也。坐思吳越不可到。借君月斧脩膧朧。

厚曰。酉陽雜俎。唐大和中鄭仁本。遊嵩山失道。忽於叢棘中。見一人枕幞而腄。呼之問其所自。曰。君知月七寳合成乎。常有八萬二千户脩之。予一

數也。開幞有斤斧數事。王屑飯兩裹。二十四橋亦何有。縯曰。杜牧楊州詩。二十四橋明月夜。王人何處學吹簫。換此十頃玻璃風。子任曰。永叔西湖

詩。都將二十四橋月。換得西湖十頃秋。雷塘水乾禾黍滿。寳釵耕出餘鸞龍。次公曰。雷塘。在楊州東北十里。煬常所葬處。煬帝平昔遊之。多從宫人。

故時耕出寳釵焉。鸞龍則寳釵之飭也。明年詩客來吊古。伴我霜夜號秋蟲。坡曰。德麟見約來楊寄。居亦有意求楊倅。蘇頴濱集陪歐陽。少師永叔。

燕頴州西湖。西湖草木公所種。仁人實使甘棠重。歸來築室傍湖東。勝遊還與邦人共。公年未老髮先衰。對酒清歡似昔時。功成業就了無事。令

名付與他人知。平生著書今絶筆。閉門燕居未嘗出。忽來湖上尋舊遊。坐令湖上生顔色。酒行樂作遊人多。爭觀竊語誰能呵。十年思頴今在頴。不

飲奈此遊人何。祖龍學集九日。陪舊參政蔡侍郎。宴頴州西湖。秋晚西湖勝槩多。臺軒來此駐鳴珂。沙鷗散去驚絲竹。煙柳低垂間綺羅。亂擲金

錢和露菊。狂揺鈿扇倚風荷。下僚幸接曹尊末。率爾飜成撃著歌。朝奉大夫上柱國致仕張徽。聞龍學平昔曾遊頴州西湖有詩以寄之。河勢

横斜帶地形。碧油丹斾昔常經。驛名未改風塵黑。碑字猶存雨蘇青。薦福寺名園林僧沓渺。擷芳亭名洲渚妓娉婷。汝南一值賢人降。分野于今占

德星。歐陽公集初至頴州西湖。一作到頴治事之明日。行西湖上。種瑞蓮黄楊。一作曰。與郡官。小酌其上。聊書所見。寄淮南轉運吕度。支發許主客。

平湖十頃碧琉璃。四面清陰乍合時。柳絮已將春去逺。海棠應恨我來遲。啼一作鳴禽似與遊人語。明一本作好月閑撑野一作小艇隨。每到最

佳堪樂處。却思。君共把芳卮。西湖念語昔者王子猷之愛竹。造門不問於主人。陶淵明之卧輿。遇酒便留於道士。况西湖之勝槩。擅東頴之佳

名。雖美景良辰固多於高會。而清風明月幸屬。於閑人。并遊或結於良朋。乘興有時而獨徃。鳴蛙暫聽。安問屬官而屬私。曲水臨流。自可一觴而一

咏。至歡然而會意。亦傍若於無人。乃知偶來常勝於特來。前言可信。所有雖非於已有。其得已多。因飜舊闋之辭。寫以新聲之調。敢陳簿枝。聊佐清

歡。孔方平詩陪李端叔遊頴昌西湖三首霜風吹老菊離離。水外秋雲送雁飛。來伴謫仙閑杖屨。滿林丹葉襯斜暉。樓影揺波到碧空。拒霜無數

隔堤紅。只應明夜關山月。憐我相思不寐中。與世相踈行路難。不禁塵土便思山。山中獨念故人逺。雪舞清聲窗竹閑。宋景文公集咏西湖上寄

頴州相公湖邊煙樹與天齊。獨愛湖波照影時。岸蔣渚蘋春披靡。佛樓僧閣暝參差。相君萬一來湖上。手弄潺湲更憶誰。金正叔集和永叔頴州

西湖名遊無似郡城西。况是棠陰訟簡時。信馬桑間春去後。榜舟湖面夜歸遲。烟波際目無窮樂。沙鳥留人逐處隨。應為獨醒須强醉。浩歌風月

倒千卮。元楊叔能詩頴州西湖曲岸奩明鏡。微風皺碧羅。誰將比西子。我獨憶東坡。亭古落塗塈。露凉荒芰荷。放生仁號在。魚鱉賴恩波。濟南

府西湖元一統志西湖。在濟南府城西豐。曾鞏守郡日有詩。宋熙寧六年八月。李師中。字誠之。寳章閣侍制自文登來。守濟南。明年二月移守河南。

與其僚宴西湖上。蘇轍子由。時為掌書記。和誠之詩序曰。待制李公來守兹土。慕其山川石泉之勝。慨然有乆留之意。此邦之人拜公之惠。亦欲於

此。然自其始至。而民知其方將復用。懼其不能乆矣。厥明年春之仲。詔書移牧河間。邦父老悼其去。雖公亦欲留。而不可得焉。於是數。與其僚宴於

湖上曰此方幸安。余將復老於此。酒酣賦詩以别。而作者三人。公平生喜為詩。所至成編。及來此邦。而未嘗有所為。故尤貴之。遂相與刻於石。以慰

邦人之思。詩曰。東來亦何恃。夫子此分符。談笑萬事畢。尊罍與客俱。高情生逺岫。清興發平湖。坐使羈遊士。皆忘歲月徂。縱觀真樂易。恨别不須臾。

廟幄新謀帥。河間亦近湖。安邊本餘事。清賞俟良圖。應是兹園好。流泉海外無。嚴州西湖嚴州府志西湖。在嚴州建德縣西門外。廣袤五百四十

三丈。唐咸通中。刺史侯温開置。見方干集。有侯郎中新置西湖詩云。一夕機謀萬古存。宋靖康元年。知州凌唐佐浚。壽昌西湖圖經志西湖。在壽

昌縣西。廣袤二百里。申請為放生池。至今不廢。十步有飛橋跨其上。唐景福二年。縣令戴筠開。温州西湖元一統志晏殊類要云。西湖在温州南

一里。文選云。𣈆謝靈運遊西湖詩云。永嘉郡西湖。西湖在長興州西南五里。周回七十里。一名吳越湖。傍溉田三萬頃。有水門二十四所。引方山源

注焉。舊記云。昔吳王築吳城。輦土於此。遂成湖。寧波府西湖寧波府志西湖。在寧波府州南。湖中有汀洲島嶼。凡十。曰柳汀。雪汀。芳草洲。芙蓉洲。

菊花洲。日島。松島。花嶼。竹嶼烟嶼。四時之景不同。而士女遊賞特盛於春夏。飛蓋成陰。畫船蕩漾。無虛日。四明續志舒亶西湖記湖在州城之西南

隅。南隅廢乆矣。獨西隅存焉。今西湖是也。其縱南北三百五十丈。其横東西四十丈。其周圍總七百三十丈有奇。其中有橋二。絶湖而過曰。憧憧。天

橲間。直館李夷庚之所建也。然僻在一隅。初無遊觀。人迹徃徃不至。嘉祐中。錢侯君倚始作而新之。總橋三十丈。橋之東西有廊。總二十丈。廊之中

有亭。曰衆樂。其深廣幾十丈。其前後有廡。其左右有室。而又環亭以為島嶼。植苍木。於是遂為州人勝賞之地。方春夏時。士女相屬。鼓歌無虛日。亭

之南小洲。前此有屋纔數椽。乃僧定安守橋之所。後浸廣。今遂以為僧院。壽聖。是也。其西又有佛祠四。并其東皆卿士大夫之所居。其北有紅蓮閣。

太中祥符中。章邭公嘗倅是州。實剏之。有記在焉。閣之北即郡酒務。故時使人即湖以汲水。勞費甚。乃堤湖之中。畜清流。作樓於其上。以轆轤引而

注之。至今以為便。然是湖本末圖志。所不載其經始之人。與其歲月。皆莫得而考。蓋嘗聞之父老。明為州。瀕江而帶海。其水善泄。而易旱。稍不雨。居

民至飲江水。是湖之作。所以南引它山之水。畜以備旱歲。始末之信也。熙寧中。歲大旱。闔境取給於其中。湖為之竭。既又冗為井。置廬以守之。鄞令

虞君太寧嘗記其事。刻石于壽聖院。乃知父老之傳不誣也。錢侯去。距今幾三紀矣。而湖輙浸廢不治。其亭南既堤以為放生池。瀕湖之民又緣堤

以植菱芡之類。至。占以為田。淀淤蕪没。幾不可容舟。元祐癸酉。劉侯純。父來守是邦。適歲小旱。乃一切禁止。而䟽浚之。增卑倍薄。環植松柳。復因其

積土廣為十洲。而敞壽聖之閣。以其名名之。蓋四明之景物具焉。湖遂大治。然其意初不在遊觀也。古人於事蓋不苟作。惟其利害伏於乆逺難知

之中。所以後世貴因循者或莫之省。而好功之士。至樂為之紛紛也。明有數湖。危於廢者。不特是湖也。若劉侯可謂有志于民矣。故其論之。以寇諸

圖。庶來者有考焉。元祐甲戌三月記。舒亶。和西湖。即席三首。金碧樓臺閣暮烟。彩虹雙影卧漪漣。雲鋪物外無塵地。月滿人間不夜天。細柳千

門維畫舸。華燈兩岸度鳴弦。清狂亦有黄寇客。不負仙人載酒船。十洲風籟韻笙簫。疑有仙人燕碧桃。影逼銀河星半堕。氣吞月窟免爭豪。九秋

波浪沙鷗狎。萬古功名釣艇高。却恨何須明似鏡。空令志士泣霜毛。四明太守愛西湖。想像桃源舊日圖。不放塵埃生水面。為傳風月到皇都。花

開别嶼千機錦。稻熟僯田萬斛珠。聞說兒童騎竹馬。至今昂首望通衢。周鍔西湖三首曉鏡初開淑景明。史君風味一般清。舟從菡蓞林中過。

人在鯨鯢背上行。妙舞屢飜紅藥燕。清詞時囀紫薇鶯。賡歌乆矣虛前席。肯向樽前戀麴生。史君修褉與民遊。千里笙歌水面浮。動地雄風雲外

起。截天雌霓雨中收。登臺已有難并樂。撃壤寧無寡和憂。却憶内家新賜火海棠無數出墻頭。牛鞭初動囀新鶯。魂覺池塘選勝行。水鏡光中千

騎合。山屏影裏萬艘横。雲從布榖原頭過。雨向催詩筆下生。藻繪昇平知有待。閣梅先已賦調羹。鄮縣西湖新唐書地理志江南道。明州鄮縣東

二十五里有西湖。溉田五百頃。天寳二年。令陸南金開廣之。成都西湖元一統志西湖。在成都彭州。元符三年。太守李侯序西湖曰。唐太中元年。

望雪樓記。載王僕射潜。蕭桂州祐。繼守此郡。於西湖布列臺島。罔不妙絶。二公之守是邦。皆元和時也。則西湖之作。其在元和時乎。鉛山西湖上

鏡志西湖。在鉛山縣西一里。周回一里餘。内生芰荷。傍多高柳。古木脩竹。曲折景趣瀟洒。一名江家湖。永平志和邵倅劉推。鉛山西湖韻。水中山

影浸鵝湖。混混泉源注一隅。十頃寒光接杭頴。二郡皆有西湖千年傑句次歐蘇。二公知杭頴雪蟾斫就玻璃界。花木鋪開錦綉圖。派出江西模寫

妙。詩壇二將壓孫吳。瓊州西湖瓊臺郡志西湖。在瓊州薛村。距城十五里。莫測其深。俗傳古有富家居于地。多行不義。一夕風雨暴作。居陷為湖。

後鄉人遇旱。每禱則雨。因名龍潭。潮州西湖潮州三陽志湖山之下有西湖。乆已湮塞。居民。占田。慶元已未。林侯㟽從邦人之請開浚之。沿湖栽

柳種蓮。作亭於湖。以為放生祝聖之所。湖心有亭。曰。湖平。以應古讖。山麓有亭。曰。倒景。曰雲路。曰立翠。曰東笑。植松彌山。映帶湖光。最為勝景。湖山

乆堙塞。亭亦廢。孫侯叔謹。復加䟽治。築湖心故亭。扁以瀛島。丙午陳侯珪。重建放生亭。尋皆頽圮。開慶已未。林侯光世浚舊湖。開新湖。亭館相望。遂

為登覧之勝處。輿地紀勝潮州西湖。縈繞于州之大平橋下。徑湖以橋建亭其中。曰倒景。曰雲路。曰立翠。曰東笑。宋辛騫重闢潮州西湖記 西湖。

古放生池也。有山嶄然。據湖傍古號湖山。則知湖之來非一日。異崖層出。輕波紋平。水影嵐光。為南州傑觀。歲月既乆。湖亦莽為蔬蹊。而榛荆叢生。

蓋童然一山矣。慶元己未夏。太守林侯㟽。叚成。聚風月。山椒秀麗。始發越。因慨謂湖山并名。豈有山。獨無湖。貳車廖侯德明力賛其决。於是剖耨壤

繁穢。引清流潴而廣之。南北相距。倍於昔。立三亭。濱於南曰。放生。介於中曰。湖平。跨於山之側曰。倒景。繞湖東西古無路。誅茅穿蘇。插柳植竹。間以

雜花。盤紆詰曲。與湖周遭。横架危梁翼以紅闌。鏡奩平開。虹影宛舒。數步之内。祠宫梵宇。雲蔓鱗差。浮雲女墻。粉碧相映。中造小舟。邀賓命酒。荷香

邐迤。時度管弦中。邦人樂公德。公每遊。柳邊竹下。草際苔中。涌觴繁肴。席而坐公。酒未竟。終不去。山與水相接。民與守相忘。騫。嘗遊泳于中。即嘆曰。

湖山之樂。古風流騷。雅士徃徃以此寫幽興。寄嘯咏。於君民之際或略焉。若使身安江湖。心忘魏。主意上宣。王澤下壅。是湖也。欲樂得平。嶢榭岑

青。里閈瀟條。畫艎宫羽。稚耋怫鬱。是湖也。欲樂。得乎。我公莅止。奉天子教條。獨行嶺海。又欲以及民者及物。雖天子萬年不待祈。又欲鱗介羽毛皆

涵聖恩。以期聖壽。與湖山相無窮。則公於是乎樂在君也。稻香月白。春色滿城。我公政暇。停艫舉白民亦熙熙陶陶。鳴濤綴賞。藻野縟州。如屏如堵。

如綺如霧。人在鑒中。舟行畫圖則公於是乎樂在民也矧夫山嘯湖平。公卿之讖。百年遺跡。一旦還舊。將見纓綏紳佩。洋洋迭山。一以祈君壽。二以

同民樂。三以振地靈。起人物。一廢舉而衆美具。騫。是用踴躍。而書鑱于湖濱之崖石。三陽志遊西湖附郭水連山。公餘獨徃還。踈煙魚艇逺。斜日

寺樓閒。繫馬芭蕉外。移舟菡蓞間。天涯逢此景。誰信自開顔。于九流和陳倅遊西湖高城連水石。對景未能還。白日臨流坐。清風伴我閒。縱心

移棹去。半醉入花間。未必逢僧語。蓮香已解顔。潮州圖經西湖州之西舊有湖。祝聖放生亭在焉。慶元己未。林侯㟽。嘗興是役。民至今思之。越數

年湮塞如故。甲子一周。開慶己未。刑部林侯光世。拈起前話。重新浚築。抑天運也。興工於是年二月。浚河築堤計伍伯叁拾餘丈。費公帑緡錢貳阡

叁伯肆拾伍貫。寓公乳源令趙時憺董之。㦳花種柳。隱映蕖荷。綵舫徃來其間。夾岸遊人。觀者如織。湖以北。水光軒豁。亭橋間錯。視前己未景象。已

不侔矣。初湖之南。田屬豪户三十八家。倅未。易得擲節。郡計浮費。依元直售之。計緡錢叁千叁伯八十一貫足。田種若干棱。詳附左方故不書。豪

户樂。此田為增。湖設相率而從申。命前揭陽尉。兼僉胡似翁董其事。浚築費較。初役倍焉。堤丈尺周圍。計九百七十有奇。荷臿之夫群趨相役。復於

堰尾設一閘。以防湖水之淺。侯慮及此。可謂周矣。是年季商訖工。自北而南。湖光一色。周環綿亘。不知幾里。舟行盤桓。亭庵堂宇。先後參峙。金碧彙

飛。恍然奪目。湖間風景。了無盡藏。方之杭頴。識者莫辨。侯之意非特為遊觀。設深池高壘。亦可壯一方堡障。自為記云。鳳凰山朝。鰐魚潭空。

祝網舊址。 地不滿弓。 小臣光世。 職勤華封。 易淺而深。 即庳而崇。 爰作飛橋。 仰像流虹。 爰立巍宇。 虎拜喬嵩。 諮爾草木。 施

及昆蟲。 遊泳至仁。 碩大且豐。 山川之氣。 斯焉會通。 美歸天子。 讖應三公。天子若曰。 民物性同。 民物俱樂。 斯為無窮。 小臣

拜舞。 領會宸聦。 爰築脩堤。 盡護西墉。 導合衆流。 至于坤宫。外固吾圉。逺折遐衝。 回環十里。 蘝灔空濛。 宜晴宜雨。 宜月宜

風。 帝城景象。 儼在目中。 誰謂潮州。 亦廣之東。 叨恩召還。 湖山匆匆 匪余棄汝。 君命是恭。 騷人墨客。 縉紳華宗。 遨遊千年。

母忘衰翁。 開慶初元。 霄中露濃。 保魁憺尹。 實肇濬功。 雷州西湖元一統志西湖。舊之羅湖也。在雷州府海康縣西。夏有荷花五里許。

郡守帥僚屬。與民有遊賞之樂。東坡兄弟皆有詩。秦少遊云。坡公所至有西湖。雷陽志西湖。在雷州府自城門外。導流而東。至東橋。會特侣塘水。長

七百五十五丈。闊一丈。深七尺。戴公渠乆塞。薛守後再開。多非故道。羊城陳大震號蘧寬西湖。有湖光處有山多。獨此平坡玉一窩。天下比來幾

西子。水中曾見百東坡。下隨巨浸熏為瘴。肯為飛廉鼓作波。莫作無根潢潦看。兩支流出萬囷禾。惠州西湖楊誠齋南海集惠州豐湖。亦名西湖。

左瞰豐湖右瞰江。五峯出没水中央。峯頭寺寺樓樓月。清殺東坡錦綉腸。三處西湖一色秋。錢塘頴水更羅浮。東坡元是西湖長。下到羅浮便得

休。許州西湖張芸叟雜記許下西湖一州之冠。始沮洳未廣。自宋公序開拓。遂瀰漫。蒎魚稻米不貲。於是以詩落成。人多誦美。西南水心有觀音

堂。昔乃四門亭子。常有大蛇居之。不敢近。其後改置此像。蛇不復出。像乃慈聖。光獻御容云。石林詩話許昌西湖。與子城宻相附。緣城而下。可策杖

徃來。不涉城市。云是曲環作鎮。將取土築城。因以其他。導潩水潴之。畧廣百餘畆。中為橫堤。初但有其東之半耳。其西廣於東增倍。而水不甚深。宋

莒公為守時。因起黄河春夫浚治之。始與西相通。則其詩所謂鑿開魚鳥忘情地。展盡江湖極目天。者也。其後韓持國。作大亭水中。取其詩之名曰。

展江。然水面雖闊。邊終易湮塞。數十年來。公厨規利者遂涸以為田。歲入纔得三百斛。以佐釀酒。而水無幾矣。丁為守時。復以還舊。稍益開浚。渺然

真有江湖之趣。莒公詩。更有一篇中云。向晚舊灘都浸月。過寒新木便生煙。尤風流有味。而世不傳。徃徃但記前聯也。石林老人避暑録樂。飲西湖

在許昌。見故老言。韓持國為守。每春常日設十客之具於西湖。旦以郡事委僚吏。即造湖上。使吏之湖門。有士大夫過。即邀之入。滿九客而止。輙與

樂。飲終日。不問其何人色。曾存之嘗以問公曰。無乃有不得已者乎。公曰。汝。少年安知此。吾老矣。未知復有幾春。若待可與飲者而後從。吾之為樂

無幾。而春亦不吾待也。余時年四十三。猶未盡以為然。自今思之。乃知其言為有味也。蘇東坡詩許州西湖西湖小雨晴。灔灔春渠長。來從古城

角。夜半傳新響。使君欲春遊。浚沼役千掌。紛紛具畚鍾。閙若蟻運壤。夭桃弄春色。生意寒猶怏。惟有落殘梅。標格苦矜爽。遊人坌己集。挈榼三且兩。

醉客卧道傍。扶起尚偃仰。池臺信宏麗。貴與民同賞。但恐城市歡。不知田野愴。頴川七不登。野氣長蒼莽。誰知萬里客。湖上獨長想。劉公是先生集

許州西湖。羈旅懷江湖。氛埃願皋壤。及慈已俱適。初意恨獨徃。樓觀踴參差。軒櫺豁高爽。清光見毛髮。衆影兼俯仰。昔者廊廟客。於兹濯塵網。䟽源

不憚逺。勝事日以廣。美矣流水意。當為知音賞。李方叔濟南集己卯春。許昌湖上。酬王實仲弓作。紫荷媚曲塘。青秧舞平畦。晨光泫晞露。衆木含華

滋。咸警勿外慕。歸休及良時。和李端叔大夫。從參寥子遊。許昌西湖十絶。幾處鞦韆愁日暮。一聲鶗鳺喚春歸。紅稀緑盡尋常事。不用長繩繫

落暉。草已芊綿柳已柔。落花重。叠不須愁。風光流轉等閑過。又是一年春事休。百物爭春竟可憐。青池緑静但沉天。浮萍細碎從渠長。憎見差

池點荇錢。西疇新買數塍田便掃空囷俟有年。欲坐瓜庵吹豆葉。風飜黄浪麥秋天。風頭皺浪開還促。雨點圓紋亂更多。何似無風亦無雨。碧

天千里在澄波。痴兒插地栽楊柳。楊柳無根插便生。我亦無根常作客。四年漂泊大梁城。股大如腰立已憂。不須登閣始三休。道人尊足元無

病。莫取形骸向裏求。夢為胡蝶恣飛飛。飛入花叢處處迷。不是提壺强呼起。尚應栩栩展江西。詩翁詩思與春爭。落筆風雷紙上生。雪𣗥滿頥

心尚壯。君看巖電射人明。池南池北亂蛙聲。不問官私處處鳴。昨夜一犁新雨足。無煩科斗更滋生。梅聖俞宛陵集許昌晚晴。陪。從父自城上過

西湖。因咏謝希涤蘋風詩。愴然有懷。踈雲漏斜照。殘雨葉間明。飛蓋城頭去。澄湖水正平。荷盛鮫客淚。蔓濯野人纓。公獨思康樂。臨流誦句清。

春風入樹緑。童稚望柴扉。逺。杜鵑響。前山蜀客歸。到家逢社燕。下馬澣征衣。終日自臨水。應知己息機。又登許昌城望西湖試望許西偏。湖

光浸曉烟。岸㾗添宿雨。草色際平田。夏木陰猶薄。朱荷出未圓。人閑緑波静。幽鷺插頭眠。蜀州西湖范石湖大全集蜀州西湖。荷花正盛。開水月。

登舟亭。湖陰亭外别有白蓮尤奇。蜀中無菱。至此始見之。閑隨渠水來。偶到湖光裏。仍呼水月舟。徑度雲錦地。誰云不解飲。我已荷香醉。湖陰玉

嬋娟。夐立緑妝外。何須東閣梅。悠然自詩思。驚風入午暑。水竹有秋意。采菱不盈掬。興與蒓鱸會。遥知新津宿。魂夢亦清麗。桂林西湖桂林郡志

西湖。在桂城西三里。西山之下。環浸隱山六洞。闊七百餘畆。在唐。名其源為蒙泉。其流為蒙溪。見隱山六洞記。湖乆廢。宋乾道間。經略張維。築斗門

復舊觀。淳熙間。經略張栻以為放生池。鮑同復西湖記桂林西湖。今經略使徽猷張公所復也。舊曰蒙溪。去城里許而近。勝槩為一郡甲。按唐御

史吳武陵所作隱山記。又有韋宗卿者。亦作六峒記。皆述溪潭可以方泳。蓋其故跡也。然中廢為田。歷乆無能知。厥自記中所載。靡容辨識。尚可考

者。特一潭二池。池有芰荷。廣皆不逾尋丈。餘盡耕稼之畦壟矣。初公遊山中得二記。按之以求。莽不知所取。既而詢知為公田。其租則為帥。與曹兩

司之入。後讀吳記。至走方舟泛畫鷁。渺然有江海趣。則嘆曰。利彼租入鬱兹觀美。可謂殺風景者矣。遂有修復舊觀之意。屬與憲臺滕公。漕臺姚公。

同集。從容及是。漕遽欣然曰。願捐圭賦就斯勝。特憲隨賛曰。使此邦耆老以吾人今日夸語來者。豈非千載一叚風流哉。公前已默計胸中。厥田居

山之麓衆泉所會。中偃而四穹。兹蓋天成。非假人力。第留泉使不得去。則湖可坐而復。於是相所從泄。作斗門以閘之。未畿水遂盈衍。若潭若池。澶

漫。為横徑將數十頃焉。望之蒼蒼茫茫。淵澄皎澈。千峯影落。霽色秋清。如玉鑒之新磨。如浮圖之倒插。境物輝煥。轉盻一新。然吳記以為溪。而云作

亭北牗之北。夾溪潭之間。韋記以為池。而云北牗峒口。有田砥平。可施闌檻。以知昔時猶有淺陸。水所不及之處。而今洪深為過之矣。其中流平沙

隆出波面如島嶼。因築亭其上。命之曰。瀛州。植卉蓻竹。映帶逺近。南附招提。面隱山為亭。每遊覧則憶家山。因命之曰。懷歸。北依茂林。俯流為閣。用

老杜湖水林風之句。命之曰。相清。放船集賓於此乎。在環山循趾。引水䟽渠。繚繞縈迴。於緩篙倚楫。客與逶迤。索奇討幽。得新洞二。命之曰。潜。而别。

之以南北。南潜則蹊其背腹。乍隱乍顯。為亭於其陽。直西南命之曰。望崐。是皆出乎六峒之外。發前人之遺逸。增徃課之未載。遂使初至者。翛然如

立塵寰之表。常遊者嘹然如刮膚翳之目。江浙所稱。亦未能逺遇焉。一日公飾彩艦載賓。佐以從酒。半客起言曰。公不動一民。不亡銖金。不終日而

中興此景。以與來者。居者。仕者。同其安榮。蕭散之樂。非為政不能。是惡可以無述諸從事。蒙成績參勝踐。又莫記之得無愧乎。敢請。公命曰。衆志不

可虛也。宜屬别駕母辭。同離席進曰。公受寄一面。堯綏靖蠻貊。下予粤人按堵。上寬朝廷顧憂。鈴閣燕清。徒以談笑。復湖山之槩。間引賓客酌酒。賦

詩其上。任大重而居閑暇。衆人何以識此。𣈆羊叔子鎮襄陽。邊人懷附。羊公唯輕裘緩帶。日洊憩峴山以為常。式日再徃。若無所事。而平吳之功。皆

祐方略。人豈知夫峴首之為羊公幕府即。今之西湖。又庸知不為羊公之峴山也。衆客皆曰。然。既退。遂以書之。乾道五年十二月丙戌。左宣教即通

判軍府事鮑同記。劉後村詩泛西湖桂湖亦在西。豈减頴與杭。舟橋抗崇榭。渌波浮輕航。休沐陪勝踐。軒蓋何煒煌。停橈藕花中。一目千紅裳。

詎知白畫永。但覺朱夏凉。古洞半蕪廢。仙人今在亡。踞石散醉髮。吸澗澆吟腸。延緣繚溪步。詰曲經禪房。野鳥啼宻竹。高蟬嘒疏楊。雖無絲管樂。談。

論諧宫商。諸君敏於詩。援筆如蜚翔。顧子之華藻。山鷄追鸞凰。頗能讀古碑。所恨侵夕陽。明發復擾擾。前遊未可忠。新定西湖新定續志西湖。在

城西南。祝聖放生在焉。景定二年秋七月暴雨。仁安山洪流迸出。决湖趨江。湖涸遂蕪。今侯錢可則亟以冬隙堤之。明年正月。祝堯之日。放生於湖。

如常年。碧波溶溶。鱗介咸遂。邦人樂其有愛君之心焉。恭倅東陽。樓晏為之記。郡城。岸江枕山泉味甘。冽舊為井者九。曰桂泉。在雙桂坊。曰清泉。

在子城外西北。曰華泉。在夔率寺西百步。曰甘泉。在軍門内西。曰釀泉。在郡圃。今連筒。入公庫資歲釀。曰秀泉。在添差通判衙東。曰海底泉。在和平

門内西。曰白龍泉。在安泰門外。曰碧波泉。在嘉貺門外。或謂甘泉秀泉。不列於九井。然皆未有考馬。其他。緶汲之所尚多。如奴井。在善教坊南小巷

中。蟹黄泉。在樊家山下。舍人井。在舍人橋東。丁家井。在濠塍坎下路北。龍泉。在錦砂岡西。今連筒。入三務資歲釀。是皆宜書。昌平縣西湖昌平縣

志西湖景。在縣西南伍拾里青龍橋社。玉泉山東。其湖廣袤約一頃餘。舊有橋梁水閣。湖船市肆。莆茭蓮芡。擬江浙西湖之盛。故名今存。一漫陂而

已。即今順天府。大名府西湖元一統志西湖。在大名路濬州之西。乃故城之地。去州二十里。金時引水灌浸。常不今竭。即今居民塞其通河水口。

以盗種田疇。然有潦謚已為渰矣。吉水西湖吉水志西湖。在州西南五十步。又按耆老所記。發源自州南。至州皆。通大江。湖中多藕花。宋紹興中。

邑宰陳公臧孫為亭。曰雲錦。後為要津亭。今俱决為江矣。讖記云。巽水决湖玹。文江出狀元。宋寳祐四年。周焱廷對策第一。後屈為第五。人以為應

此讖。又劉次雲。戊辰甲科及第。漢州西湖唐李衛公集漢州月夕遊房太尉西湖丞。相鳴琴地。何年閉玉徽。房公以好琴。聞於海内每因明月

夕。重敞故樓扉。桃李蹊空在。芙蓉雲暫依。南史。安陸候。與王仲寳長史。庾杲之。書稱泛渌水。依芙蓉。何其麗也。誰憐濟川楫。長與夜舟歸。晚日臨

寒渚。微風發棹謳。鳳池波自閲。魚水運難留。亭右思宏棟。川長憶夜舟。想公高世志。秪似冶城遊。又奉和兵部侍鄭澣。太尉留琴地。時移重可

尋。徽弦一掩抑。風月助登臨。榮駐清油騎。高張白雪音。祗言酬唱美。良史記王箴。靜對烟波夕猶思棟宇精。卧龍空有處。馴鳥獨忘情。顧步襟期

逺。參差物象横。自宜雕樂石。爽氣際青城。又奉。和禮部。郎中集賢殿學士劉禹錫。木落漢川夜。西湖縣玉鈎。旌旗還外次。舟楫泛中流。目極想

前事。神交如舊遊。琮琴乆已絶。松韻自悲愁。薛許昌詩題漢州西湖 西湖天下名。可以濯吾纓。况是携家賞。從妨半驛程。嘗茶春味渴。斷酒晚懷

清。盡得幽人趣。猶嫌守吏迎。重餐逢角暮。百中喜詩成坐阻湘江謫。誰為話政聲。前安撫副。使。曾此賦詩尋自南宫。有相潭之命。因以吟嘆。宋敬放

翁詩遊漢州西湖房公一跌叢衆毁。八年漢州為刺史。繞城鑿湖一百頃。島嶼曲折三四里。小庵靜院穿竹入。危榭飛栖壓城起濛濛烟雨媚松

楠。顛倒風霜老葭葦。日月苦長身苦閑。萬事不理看湖水。向來愛琴雖一癖。觀過自足知夫子。畫船載酒凌湖光。相公樂飲千萬場。嘆自風流今未

泯。兩川名醖避鵝黄。鵝黄漢中酒名。蜀中無能及者。祖龍學集寄題漢州西湖。兼簡知郡馬屯田。房相留遺愛。清風湖水長。人思浴池鳳。誰識濟

川航。白雪微音逺。太厨善於彈琴。洪鈞道化光。還聞繼高躅。新有。召公棠。嚴公弼詩題漢州西湖西湖剏置自房公。心匠縱横造化同。見說鳳池

推獨步。高名何事滯川中。輿地紀勝漢州西湖雜咏温公集。有何濟川漢州西湖雜咏十七首。曰清風臺。行月亭。藥園。竹鳿射堋。玉徽亭。書樓。朔會

堂。浮觴亭。清燕亭。流芳橋。睨景亭。假山。探花橋。橋。軒。堂。枇把洲。婺源西湖新安志婺源靈順廟。右有水一帶。亦號西湖。李唐時。大溪由湖直出。名

曰蚺蛇港。縣治在清化。欲遷今地。乃畫圖呈上李王。王令。水圍繞縣城。用鐵牛北築港口。南築港尾。中潴水為湖。溪遂環縣而出。紹定辛卯。縣尉趙

崇沆命工甃砌湖堤。植以桃柳。湖内種荷。高下相映。來陽西湖衡陽志西湖。一在衡州來陽縣西六里。周回十里。深二丈。一在衡陽縣。在城西

縣學前。沔陽西湖沔陽志西湖。在州之東南一百五十里。湖州西湖唐書地里志湖州長城。有西湖。溉田三千頃。其後堙廢。正元十三年。刺史于頔

復之。人賴其利。會要同。于頔傳為湖州刺史。部有湖陂溉田三千頃。乆荒廢。頔行縣命。脩復堤閼。歲獲杭稻蒲魚慮萬計。湖州志西湖。在縣西南五

里。周回七十里。山墟名云。一名吳越湖。傍溉田子萬畆。有水門二十四所。引方山源注焉。湖。見統記。圖經舊編。山墟名云。昔吳王闔閭築吳城。使百

姓輦土於此。浸而為湖。闔閭弟夫槩。因而創之。吳興記云。夫槩所立。吳志云。孫皓封烏程侯就國。有西湖人景養。相皓當大貴此地人也。湖中出佳

蒓。嘗㫖。塘高一丈五尺。唐刺史于頔修。亦呼于公塘。後李詞立于公塘碑。元和中。范傳正復令縣。權逢吉去塘内田。及决堰以復古迹。或通中刺史

源重重建。縣令潘䖍重修。雲南西湖雲南志西湖。在雲南府城西。湖方五里。蒲藻長青。土人多泛舟遊賞。新城西湖新城志西湖。在氷壺口之

西。方廣數十丈。上有龍王廟。華縣西湖華縣志西湖。見郡志圖。去縣西二里。𣈆為陸瑁養魚池。宋為放生池。由𣈆迄元。水汪汪無變易。南有一洲

上建書院。元知府張之幹記有曰。若唇之吐。鰲之貞。龍之居。泰定以後漸至湮塞。而為平陸。至正末築城。遂横亘其上。名雖存。而故道不可迹矣。已

上自官紹塘急水港。至此係之。近年所考。邛州西湖元一統志西湖。在邛州大邕縣。距城八里。中峯下四九坳石。安期詩云。先生宴坐西湖曲。水

上青山削寒玉。日光浮動山影來。釀作一壺春酒緑。寳慶府西湖輿地紀勝西湖。在寳慶府。湖上有羅漢寺。郡守史化堯。有十咏西湖詩。邵陽

西湖邵陽志太守鄭安恭探梅過西湖郊坰一到眼偏明。古寺寂無鍾磬聲。共上籃輿尋勝事。獨先冠蓋愧雙旌。探梅載酒成幽趣。縱步登山喜

晚晴。自顧遨頭最哀老。不才何幸守邊城。知縣張棟次韻亭亭水質照溪明。㶁㶁如聞環珮聲。衯訝玉妃遊月絶。但無他仗引霓旌。使君再約

殷懃賞。天意從教爛熳晴。詩律清嚴誰敢犯。七言今始見長城。金方正位鑿平湖。物景堪將入畫圖。兩岸兩垂楊柳重。一汀沙立鷺鸞孤。泓澄良

夜摇明月。㶑灧高秋蘸碧蘆。寓目瀟湘徒有約。殘偒歸去獨躊躇。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二百六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