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二千二百八十三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三百三十七
卷之二千三百三十八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三百三十七   六模

洪武正韻訛胡切木名。又榰梧。亦作梧。項籍。傳。莫敢枝梧。如淳曰。梧。音吾。枝。猶枝杆也。薛瓚曰。小柱爲枝。邪柱爲梧。今屋斜柱是也。謂諸將不敢枝

梧營救也。又琴也。莊子。惠子之據梧。又暮韻。許慎說文。梧桐木。从木吾聲。一名櫬。五胡切。爾雅櫬梧。郗昺䟽釋曰。櫬。一名梧。郭云。今梧桐詩大雅

云。梧桐生矣。于攸朝陽。是也。孫愐唐韻又姓。徐鍇通釋阮孤反。司馬光類篇又偶舉切。說文。禁也一曰樂器。椌楬也。敔。或作梧。又五故切。魁梧大兒

妻機廣千禄字音吴。木也。字从才。音悟。亦从木。相抵觸也。戴侗六書故梧桐也。借爲枝梧之梧。與吾牾通。楊桓六書統疑母。。統聲。梧。𨽻。熊忠韻會

舉要角次濁音。陸佃曰。梧橐鄂皆五。其子似乳綴其上。莊。桐乳致巢。詳見東韻桐字注。又蒼梧地名。舜巡狩死於蒼梧之野而梧馬。唐置州。又御韻會

謙聲音文字通梧。諭沽切。又作梧。讀爲去聲非。借飛生鼠狀。如小狐似蝙蝠内翍。荀子。梧鼠五技而窮。作鼯非。爾雅。鼯鼠夷由。俗字。轉音去聲。韻

會定正字切疑觚。疑迎姸梧。 集韻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魏臣奏見洪邁漠𨽻

鮮于趙子

總叙陸佃碑雅 梧一名櫬。即梧桐也。今人以其皮青號曰青桐。華靜姸雅極爲可愛。故名齋近齋閤種之。梧橐鄂皆五馬。其子似乳

綴其橐鄂。生多或五六。少或二三故飛鳥喜巢其中。莊子所謂空風桐乳致巢是也。今亦謂之梧子詩曰。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

朝陽。蓋梧桐以譬才之柔今朝陽以譬德之温厚。莊子曰。師曠之枝策也。惠子之㨿梧也。此言精大用則竭神大用則弊。故二子。疲或枝策而立。昏

或㨿梧而瞑也。嶺南異物志蒼梧不知所謂。蓋南人以刺桐爲蒼梧。因以名郡刺桐南海至福州皆有之。崇生繁茂。不如福建。梧州唯城外有三四

株。憔悴不榮未嘗見花。反用名郡。亦未喻也。新安志梧碧梧也。有乳者也。

帝梧韓詩外傳黄帝時。鳳凰樓帝梧桐。食帝竹實。夏英公用帝梧對仙桂。槁梧莊子北門成問黄帝曰帝張咸池之

樂。於洞庭之野吾聞之。藹藹默默。乃不自得。帝曰。吾奏以陰陽之和燭以日月之明。其聲能短能長。吾慮之不知。望之不見。曭然立於四虛之通倚槁

梧而吟。莊子謂惠子曰。今人外乎子之神。勞乎子之精依樹而吟㨿槁梧而瞑。惠子據梧莊子齊物論昭文之鼓琴。

師曠之枝策也。惠子之據梧也。三子之知幾乎。䟽。梧琴也今謂不爾。昭文已能鼓琴。何容二人同𠆸。况檢典籍無惠子善琴之文。而言據梧者。只是

以梧几而據之。談說猶隠几者也。成王剪梧吕氏春秋周成王與叔虞燕居。援梧葉剪圭以告之曰。以此封汝。虞

喜以告周公。公請封虞王曰。予與虞戲。周公曰。臣聞天子無戲言。於是封叔虞於晉。臼椈杵梧禮記雜記。暢臼以椈

杵以梧。注。所以搗鬱也。䟽。椈。柏也梧。桐也。謂以柏爲臼。以桐爲杵。檮鬱鬯用柏臼桐杵。爲柏香潔白。於神爲宜。教鄰伐

列子說符篇人有枯梧樹。其鄰父言枯梧之樹不祥。其鄰人遽而伐之鄰人父因請以爲薪。其人乃不恱曰。鄰人之父徒欲爲薪。而吾伐

之也。與我鄰若此其險其可也。瓦𦉍置梧枹朴子梧木成雲。取梧木置于瓦罌中。氣盡則出雲。鵲巢

省梧舊唐書德宗紀貞元四年三月辛未中書省梧樹有鵲。以泥爲巢。霜早凋梧記室新書冬霜

早凋齊宫大梧說苑楚使使於齊齊王饗之梧宫使者曰大哉梧乎王曰江海之魚吞舟。大國之樹必巨使何

怪焉。使曰。昔燕攻齊遵洛路。渡濟橋焚雍門。撃齊左而虛其右。王歇絶頸而死於杜山。公孫差格死于龍門飲馬乎淄澠。定獲乎琅邪王與太后奔

于莒逃於城陽之山當此之時。則梧之大何如乎王曰陳先生對之。陳子曰臣不如刁㪍王曰刁先生應之。刁㪍曰。使者問梧之年邪昔郱平王爲無

道加諸申氏。殺子胥父與其兄子胥被髮乞食於吳闔廬以爲將相。三年將吳兵復讎乎楚。戰勝乎柏舉。級頭百萬。囊瓦奔鄭王保於隨。引師入郢

軍。雲行乎郢之都。子胥親射宫門。掘平王冢。笞其墳數以其罪曰。吾先人無罪。而子殺之士卒人加百焉然後止。當若此時梧可以爲其柎矣。

鳳栖梧詞名墨客揮犀蜀路泥溪驛。天聖中有女郎盧氏者隨父徃漢州作縣令替歸。題于驛舍之壁。其序畧云登山臨水。

不廢於謳吟易羽移啇。聊紓於羈思。因成鳳栖棲梧曲子一闋。聊書于壁。後之君子覧之者。無以婦人竊弄翰墨爲罪。詞曰蜀道青煙天煙䎿藹翳。帝里繁

華。迢𨔄何時至。回望錦川揮粉淚。鳳釵斜軃烏雲膩羅帶双𡸁金縷細玉佩玎璫。露滴寒如水。從此鸞粧添逺意畫眉學得遥山翠。由梧

南方草木狀竹名。長三四丈。圍一尺八九寸。作屋柱。出交趾。董梧莊子徐無鬼篇顔不疑歸而師董梧。疆梧

爾雅䟽釋太歲在日在辰之名丁曰疆圍。容齋隨筆云。太史曆以疆圍爲疆梧。魁梧鄭氏譚綺謂肥大也。甕牖閑評前漢魁梧二字。

梧字音去聲。陳子高詩云。樓下旌旗五丈餘。府中賢尹計魁梧。梧字乃押作平聲。漢書張良傳。聞張良之智勇。以爲。其貌魁梧奇偉。反若婦人女子

蘇林曰。梧。音悟。顔師古曰。魁大貌。言其可驚悟杜詩藴籍爲郎乆。魁梧秉哲尊。蘇東坡詩和劉貢父夫字韻。此詩尤偉麗夫子計魁梧。平聲韻押。似

也。𣏽梧前漢書項籍傳宋義與齊謀反楚。楚王陰令籍誅之。諸。讋服。莫敢枝梧。如淳曰。梧音吾。枝梧猶枝扞也。薛瓚曰。小柱爲

枝。邪柱爲梧。今差梧邪柱是也。資治通鑑唐懿宗咸通九年。龐勛作亂。團練判官温廷皓言於崔彦鲁曰。軍中將士皆其親屬。銀刀餘黨。潜匿山澤。

一旦内外俱發。何以枝梧。宋唐仲友唐幽鎭招撫。使諭米克融檄。舉泰山而壓卵。孰敢支梧。覆滄波以燎毛。必期消爛。

詩文國朝謝肅竹梧深記 上虞有山其名馴象。北臨白馬之湖。湖山之間有大林焉。一無雜木。唯美竹森竦。若琅玕之植。高梧卓

落。若琪玗之樹。猗猗焉。菶菶焉。華潤上行。蒼翠藹蔚。浮于半空。望之若屯雲然。不知其中有隱人也。而隱人之居于是。若將終身焉者。每行歌竹梧。

聞其歌曰。人方經營。吾以幽貞。人方鞅掌。吾以高尚。尚友于古。展也夙心。澹然怡然。以翳我嘉林。以彼其志。非下視一世者乎。宻庵子聞其風而徃

過之。隱人速客升堂。堂署曰竹梧深。既坐定。隱人後詠前歌。歌已囂然自得。宻菴子曰子殆忘世者也。隱人曰嘻。吾豈忘世耶。世不我知。故吾逸跡

于竹梧間耳。雖然吾斷夫竹。比之管焉。參。差之則簫也。簧其端則笙也。吾栽夫。梧縆以絃焉。徽以節之兹非琴乎。柱以承之。兹非瑟乎。夫琴者。狀羲

氏鼓之。所以順天地之和也。瑟者。神農氏操之。所以達神明之德也。簫者虞舜氏奏之。所以成無為之化也。笙者。有周氏吹之。所以守盈成之業也。

不寧唯是。凡聖王之興。其作樂也。琴瑟簫笙咸在于列。蓋諧之以律吕。應之以氣候。以生養乎萬物以協和乎神人。豈特鐘鼓云乎哉。然簫笙琴瑟

者。樂之番也。竹與梧者。樂器之材也。吾養其材以待作樂者之用。吾豈忘世耶。言未既。天風颯起。乍大乍細旋于林抄。鏗鏘琳琅。嘽緩噴烈。聲。中五

音。如古樂並奏。使人聽之。心暢神怡。若處乎羲農虞周之世。不自知其手舞足蹈也。宻菴子頋語隱人曰。嗟乎天地之間有正聲焉。無古無今。未嘗

不在。而聦者能聴之。况在夫琴瑟簫笙者必待人而宣之。孰若在夫竹梧者。因吹萬之自然莊周所謂天籟者是也。然其作也非成。其止也非虧。子

亦有得於成虧之外者乎。且子知竹梧爲簫笙琴瑟之材。又知簫笙琴瑟鴬羲農虞周之樂。則不可不知夫天地正聲無古無今。未嘗不在也。獨竹

梧乎。獨簫笙琴瑟乎。雖然。夫讅聲以知音。讅音以知樂。審樂以知政此聖賢之學。在隠人所當勉焉以盡力者也隱人姓趙。名肅。字敬賢。資謹厚。篤

於孝友從薦紳游。稽經考史喜爲詩歌以言志。其居于竹梧之深也。而人比以鳳凰棲于林云。宋朱晦庵梧詩 永日長梧下清陰小院幽。自憐風

嫋嫋。客賦雨瀏瀏。作别今千里。相思欲九秋。更憐同社友。復此誤淹留。董天吉宛陵群英集梧詩 一樹梧桐爛熳開。紫沉黄玉是花材。誰教着在

朝陽地。勾引丹山老鳳來。宋默成潘良貴先生集新梧 殘春始抽芽。首夏已敷緑。空枝變繁陰。造物信神速童童覆短墻。宻宻連深竹。扶踈團爽

氣。秀整壓群木。鳴琴音下上。和雅奏琴筑。亭年影途清。吾亦憂吾屋。身閑百憂無。意適萬事足。此樂何以酬。床頭酒方熟。陸放翁北𦝰窻梧葉坐間落

四五有感 高梧一葉脫脱。便覺秋不逺。晨起髮滿梳。吾衰孰云晚。古來追電足歷塊或小踠。金鼓噪陣門此任豈駑蹇。女子則多怨。丈夫當自反。默

觀憂患機。推見生死本。山林嫌獨徃。臺省亦衮衮。會稽歸去來。畢橋住差穩。江陵揚冠卿倚梧歏 白首寄人間萍泛無休日。撑腸五千卷。豈之濟

時術。富貴不可期。惆悵難再述。日暮倚庭梧。寒風聽蕭瑟。宋北澗詩如隱索賦雙梧 朝陽盤錯地。分植在庭墀百尺廪雙操。九包來幾時。縣枝雲

雨上。星履典刑𡸁莫遺鶢鶋類。頻來振羽儀。江湖續集古汴武衍霜梧棲鳳枝頭數葉輕。井邊籬落正關情。晚來縱有西風過。一片秋聲作不成。

一作做宋李俊民鶴鳴文集明皇撃梧圖 不使梨園弟子知。太平音在鳳凰枝。一朝野鹿衘花去。長恨秋風葉落時。元董嗣果廬山集落梧 梧

葉幾片飛三日西風急。新月冷銀床。床下孤螿泣。 國朝具清江陸景周宅稿梧復榮以瑞梧命之為賦一首石上孤生百尺標。鳳凰枝老尚簫

簫。半身秋委龍蛇蛻。一氣春回霹靂焦。影簿未能遮月色。聲和猶待按雲韶。山童日夜勤封植。莫使青青露葉凋劉嵩詩賦碧梧 庭前碧梧葉。秋

至揔離離。不記逺移處忽驚初落時。色分雲際石。影亂月中池鳳鳥幾時至。凄凉青玉枝。

梧州府

親領縣五 蒼梧  藤縣  岑縣  容縣  懷集

建置沿革

疆理城池

風俗形勢户口

田賦土産

山川宫室

壇壝官制

公署學校

兵防古蹟

宦蹟人物

文章祥異




{{{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








 {{{caption}}}








 {{{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三百三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