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二千八百十 永樂大典
卷之二千八百十一
卷之二千八百十二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八百十一  八灰

蠟梅范成大梅譜蠟梅本非梅類。以其與梅同時。香又相近。色酷似宻脾故名蠟梅。凡三。種以子種出不經接。花小香淡。其品最下。

俗謂之狗蠅梅。絰接花踈。𨿽盛開花常半含。名磬口梅。言似僧磬之口也。最先開。色深黄如紫檀。花宻香穠。名檀香梅。此品最佳蠟梅香極清芳。殆

過梅香。初不以形狀貴也。故難題詠山谷簡齋但作五言小詩而已。此芳多宿葉結實如垂鈴尖長寸餘。又如大桃奴子在其中宋度宗於宫中種

蠟梅。築亭於中。名亭曰别是一家春遂成讖周紫芝太倉悌米集東南之有蠟梅。盖自近時始余為兒童時猶未之見。元祐間魯直諸公方有詩前

此未甞有賦此詩者政和間李端叔在姑谿元夕見之僧舍中甞作兩絶。其後篇云。程氏園當尺五天。千金爭賞凭未欄莫因今日家家有。便作尋

常兩等看。觀瑞叔此詩。可以知前日之未甞有也。杭州府志東坡有在杭日贈趙景貺蠟梅詩云。蜜蜂採花作黄蠟。取蠟為花亦寄物。又云。萬松嶺

山黄千葉。玉蘂檀心兩奇絶。今此花亦有數品。以檀心磬口者為佳。鎮江志木身與葉如蒴藋。香氣似梅而加郁烈。華亦五出。類刻蠟而成。又與梅開

同時。故名蠟梅。實非梅也。以花瓣之肥大者為貴。細薄如蠅翅者為下。會𥡴志蠟梅越中近時頗有。剡中為多。花有紫心者青心者。紫者色濃香烈。

謂之辰州本。蠟梅聲名自蘇黄始。徐師川詩所謂江南舊時無蠟梅。只是梅花臘月開。王梅溪剡館蠟梅詩非蠟復非梅誰將蠟染窗。游蜂見還訝

疑自蜜中來。温革瑣碎録銅缾浸蠟梅花水有毒。不可飲。黄庭堅豫章集戲詠蠟梅二首。山谷書此詩後云。京洛間有一種花。香氣似梅。花亦五出

而不能晶明。類女功撚蠟所成。京洛人因謂蠟梅。木身與葉乃類蒴藋。竇高州家有灌業能香一園也。王立之詩話云蠟梅。山谷初見之。戲作二絶。

緣此盛於京師。金蓓鎖春寒。惱人香未展。𨿽無桃李顔。風味極不淺。集韻曰。蓓蕾。始葉也蓓。音倍。蕾。音磊。樂天詩。愁鎖卿心鎖不開。老杜詩。韋曲花

無賴。家家惱殺人。桃李顔。本作桃杏紅。後改之。太白詩。松栢本孤直。難為桃李顔。風味見上注。𣈆書庚亮曰。老人於此處。興復不淺。體薰山麝臍

色染薔薇露披拂不滿襟時有暗香度。林逋梅詩。小園煙景正凄迷。陣陣寒香壓麝臍。陶𨼆居注本草云麝形似𪊩食栢葉。或有夏食蛇蟲。多至寒

香满。入春患急痛。自以脚踼出。人有得之者。此香絶勝。雷公云用蹄尖彈臍。此香價與明珠周。楊文公談苑云金陵宫中人挼蔷薇水染生帛。一夕

忘。收。為濃露所漬色倍鮮翠。按今嶺南薔薇露染衣輙黄。莊子曰。風起北方。一西一東。孰居無事而披拂是。文選陸士衡詩。循形不盈衿。林逋梅花

詩。暗香浮動月黄昏。披拂不滿襟。一本作不盈懷。按文選古詩云。馨香盈懷袖。路逺莫致之。天工戲剪百花房。奪盡人工更有香。埋玉地中成故

物。折枝鏡裏憶新粧剪花房。謂其作蠟樂天詩。點綴花房小樹頭。末句盖有所寄駙馬都尉王說晉卿尚蜀國公主。主已下世。故有埋玉之句。新粧。

用壽陽公主梅花粧之意。風俗通云。張伯偕仲偕兄弟形貌相類。仲偕妻新粧。鏡中匆見伯偕。問曰今日粧飾好否。此畧采其意。從張仲謀乞蠟

梅。 聞君寺後野梅發。香宻染成宫樣黄。不擬折來遮老眼。欲知春色到池塘。寺。謂宦寺。老杜詩。江路野梅香。傳燈録。僧問藥山為什麽看經。師曰

我只團遮眼。老杜詩。皇天無老眼。謝靈運詩。池塘生春草。此引用言仲謀當有詩興。孔武仲詩蠟梅二絶。黄魯直云王都尉有之。邀同賦。 蠟梅直

何如。但聞鄭家說。淡日明晨霜。凉酥點春雪。 清嫌水麝俗。淡學池鵝黄。情知不是蠟。風定有餘香。張舜民畫墁集。和陳憲車蠟梅。 黄宫暖律暗

相催。臘復春前見蠟梅。青帝不知無蝶至。黄華先賞有蜂來。風飄嫰蘂添鸎羽。雪駕寒香入酒盃。盡道此花居第一。如何更有百花開。蘇東坡集蠟

梅一首贈趙景貺。 天工點酥作梅花。此有蠟梅禪老家。蜜蜂採花作黄蠟。取蠟為花亦奇物。天工變化誰得知。子仁曰杜詩。蒼天變化誰料得。我

亦兒戲作小詩。厚曰韓詩。又不媚笑語。不能伴兒戲。君不見。萬松嶺上黄千葉。次曰第七卷先生留劉景文詩亦云。 德操按杭州啚絰。萬松嶺在

錢塘舊治正南。到縣一十里。玉蘂檀心兩奇絶。次曰李白詩光景兩奇絶醉中不覺渡千山。夜聞梅香失醉眠。歸來却夢尋花去。夢裏花仙覔奇句。

此間風物屬詩人。我老不飲當付君。君行適吳我適越。次曰先生將有會𥡴之請故也。笑指西湖作衣鉢。子仁唐摭言狀元以下到主司主事請謝

衣鉢。謂與主司名第同者任曰禪家謂傳法為傳衣鉢。劉才邵文集次韻鄭守蠟梅二首。 靈根何年離衆香。色相全似金容黄。曉姿熒熒炫寒日。

夜氣耿耿凌風霜。天真何曾資外飾。坐笑塗額誇宫粧。廣平當時應未見獨為梅花回鐵腸。一賴有花僊覔奇句。東坡着意憐孤芳。詩中寫就無遺巧。

安用學花𤎅宻房。多情偏愛被花惱。聞香心醉難禁當。况復低垂深有意。欲教醉賞傾瑶觴。 忍冷衝寒破霜萼。為報春園行灼灼。黄輊正欲金波

助。斜抹寒稍轉簷角香隨風逺自析醼豈待嗅芳方辟惡不逐嫦娥向月奔。芳桂相望空斷䰟。新詩清絶慰幽獨。勝似對月開緑樽 詠蠟梅呈李

仲孫 霜鋪鴛瓦茸茸白紅日破寒舒曉色小枝叙傍碧闌千光透香融嬌欲滴。緣何便證紫金容。勝妙從來衆香國時世梳粧嫌不稱豈假嫰黄

拂宫額清潤疑和玉髓膏。二鮮姸似鍊鸞蜂液。團香掠蘂太辛勤。堪笑蜜房屯羽客更有一般超絶處畫史儘工描不得漏板丁丁夜向闌金波浸影

寒光溢。賞奇自昔屬多情况復南人多未識。恰及開時寄一枝。後時便恐香難拾。湏籍高才與發揚。妙句收歸花萼集。曾文清公集謝送蠟梅二首

 天將何物染江梅白玉花成栗玉間一種暗香全似舊小罌和雪送春來。 化工團蠟作寒梅絶勝牛酥點滴開。不是前村深雪裏。蜜蜂應認暗

香來。 次韻鄭侍郎送蠟梅三首。 折來梅與句爭清强和餘音本不能。欲向都官論一字。畧無佳處似詩僧。用前村深雪裏昨夜一枝開事。 小

瓶梅映短檠燈。幽獨何人似我能。枉沐歌詞無用處維摩詰是在家僧。鄭有念奴嬌詞。江梅難以蠟粧成。女手雖工未必能香氣惱人眠不着。若為

學得定中僧。 詠蠟梅 花時冶遊郎。紛若一閧市。蠟梅空自芳。俗眼不稱意。洗心無一塵。坐覺香細細。乃知成風斤。要𣂪郢人鼻。晁无咎集謝王

立之送蠟梅五首。 未教落素混氷池。且看輕黄綴雪枝。越使可因千里致。春風允自未曾知。 恐是凝酥染得黄。月中清露滴來香。定知何遜牽

詩興。借與穿簾一點光。 上林初就詔羣臣。紫蒂同心各自新。誰見小園深雪裏。破春一萼更驚人。 詩報蠟梅開㝡先。小匲分寄雪中研。水村映

竹家家有。天漢橋邊絶可憐。 去年不見蠟梅開。准擬新年恰恰來。芳菲意淺姿容淡。憶得素兒知此梅。李方叔濟南集次韻秦少章蠟梅。 底處

嬌黄蠟樣梅。幽香觧向晚寒開。故人未寄嶺頭信。先報江南春意來。晁景迂集知宗節使臨渡江至金陵送蠟梅來。 江北江南疊鼓催。清香清淚

各徘徊。知君清德用無盡。掉欲移時留蠟梅。陳簡齋集同家弟賦蠟梅詩。得四絶句。 未朱與白白。昌黎感春詩。晨遊百花林。朱未兼白白。着意待春

開。那知洞房裏。宋玉風賦。躋于羅帷。絰于洞房。相如長門賦。阻清夜於洞房已傍額黄來。見二卷蠟梅詩。 韻勝誰能捨。選。頭陁寺碑道勝之韻。山

谷以茶送孔常父詩。心知韻勝舌知腴。色莊那得親。色莊。見論語。朝陽一映樹。卷阿詩梧桐生矣。于彼朝陽。到骨不留塵。杜牧之自貽詩。到骨是風

塵。 黄羅作廣袂。絳帳作中單。人間誰敢著。留得護春寒。帳。一本作紗。唐車服志。凡祀天地之服。皆白紗中單炙轂子。朝燕衮晃。中有

明衣。皆汗衫之象。以行祭接神。至漢祖與項羽交戰。汗透中單。改名汗衫。貴賤通服之。 一花香十里。更值滿枝開。承恩不在貌。誰敢闘香來。杜荀

鶴春宫怨。承恩不在貌。教妾若為容。 又詠蠟梅智瓊額黄且勿誇。囬眼視此風前葩。牛僧孺幽恠録。隋唐間已邛人橘園霜後。兩橘大如三四

老臾。二老臾象戲畢。二叟曰君輸我智瓊額黄十二枝少頃共乘龍而去。集仙録。魏濟北從事弦超夢神女來從之。自稱天上玉女。姓成公。字智瓊。

家家融蠟作杏蒂。温庭筠古碌碌辭。融蠟作杏蒂男兒不戀家。𡻕𡻕逢梅是蠟花。蘇東坡蠟梅詩。蜜蜂採花作黄蠟。取蠟為花亦其物。世間真偽非

兩法。映日細看真是蠟。東坡湛然堂詩定慧照寂非兩法。我今嚼蠟已甘腴。况此有味蠟不如。楞嚴經於横陳時。味如嚼蠟。只愁繁香欺定力薰我

欲醉須人扶不辭花前醉倒卧經月。是酒是香君試别。法華經。以禪定智慧力智度論。以定力故出生死山谷答馬中玉詩。錦江春色薰人醉。又擲

子冠詩。漿成浮酒薰人醉。 蠟梅四絶句 花房小如許。山谷蠟梅詩。天工戲剪百花房。左傳。遽如許。銅剪黄金塗。王縉剏五䑓山佛祠。鑄銅為瓦

以黄金塗之。中有萬斛香。與君細細輸。 來從厎處所。黄露滿衣濕洞冥記及東方朔别傳。母忽失朔所在。絰年乃歸。曰兒暫之紫泥之海。息冥都

崇䑓王公㗖兒以丹粟霞漿飽間幾死乃飲玄天黄露半合即醒後武帝欲之。朔乃乘步景之馬至東極得玄露青黄露還以授帝。昌黎瀧吏詩。湖

州厎處所。緣憨翻得憐。亭亭依風立南部煙花記。隋煬帝御女𡊮寳兒驗冶多態洛陽進合蒂迎輦花。帝令持之。號司花女帝謂虞世基曰。寳兒多

憨熊。卿試嘲之。世基為詩曰。學盡鴉兒半未成垂肩嚲袖大憨生緣憨却得君王意。常把花枝傍輦行。老杜牛女詩亭亭新粧立又江畔尋花詩春

光懶困倚微風。李義山蜂詩。趙后身輕欲倚風。奕奕金仙面。涅盤經。瞿曇大仙李太白贈僧 公詩。授予金仙道。曠劫未始聞。悶宫詩。新廟奕奕。鄭

箋狡美也。排行立曉晴。慇懃夜來雪。少住作珠纓。維摩絰又見珠纓在彼佛上 亭亭金步摇。朝日明漢宫。當時好光景。一似此園中漢輿服志。皇

后結步摇簪珥。步摇。以黄金為山題貫白珠為柱枝相纏。一爵九華。炙谷子。周文王於髻上加珠翠翹花傳之鉛粉步步而摇。故曰步摇。李太白越

女詞新妝蕩新波光景兩奇絶。王之道相山集追魯直蠟梅二首。一種幽素姿。凌寒為誰展似嫌氷雪清。故作黄金淺𡻕窮壓霜雪。春至喜風

露。一枝蠟花梅清香美無度。 蠟梅沈次韓韻。 一枝横亞竹稍黄。宫樣新翻半額粧。閑淡似宜冬後日。清癯應怯夜來霜。生憎丹臉嬌含酒。巧妬

氷肌冷透香。取蠟為花緣厎事浪吟空發少年狂 可憐風骨肖梅英。試問東君曷似生。正色不從朱粉涴柰寒猶怪雪霜輕論交檐蔔君為勝。投

社酴醾我更清。縱美詎能齊衆口。此言何獨指羊𡙡。王東牟先生集鄭顧道惠蠟梅。 一種佳名兩字猜。蜜脾融液臘中開雪花不敢迷真色。風格

都緣不是梅。 長垂月帔别天堦。翦作金鍾應律灰。世上語言無入處。好從天上覔詩來。 又詠蠟梅。 江梅已勝猶非似此外餘芳更堪數。信知

風格忌太高。至此從前難著語世間初無字可誇且随顔色稱蠟花。醉人香味解禪定。捩眼靜佇辭紛華。徐熙畫花只畫神黄筌細瑣皆逼真。要須

别花如别。畫。只恐此心難付人。吕居仁詩學得漢宫粧。偷傳半額黄。不將供俗鼻。愈更覺清香洪适盤洲集天遣金鍾覆。人稱刻蜜脾暗香深雪裏

凍蝶蚤前知劉屏山集張巨山賦蠟梅。因成四首。 取名慕横枝。要自同風格。雖微調鼎味。宛有金鉉色。 渾疑蠟作花貌野中抱幽冷香不盈眥

意盡仍一𣴑。 尖萼破微雪明犀透清暾不有朱紫繁。那知中色尊 今日尋此梅危行石澗東。花神欲宣令。萬鐸懸春風王十朋梅溪集 非蠟復

非梅。梅將蠟染腮遊蜂見還訝疑自蜜中來 蝶採花成蠟還將蠟染花一經坡谷眼名字壓羣葩 色含天苑鵝兒黄影蘸瀛波鴨頭緑日烘喜

氣光燭鬚雨洗道粧鮮映肉。 天工着意點駝酥。不與江梅闘雪膚露滴蜂房釀崖蜜。日烘龍腦噴金爐萬松張盖黄尤好三峽藏春緑不枯東南

蠟梅葉落始間峽中地暖華開而葉不落題品儻非坡與谷。世人應作小蟲呼。宋山甫知縣云大寧監多蠟梅土人不知貴呼為狗蠅花 張思豫

主簿送蠟梅 蓮幕何人送此花不容一蘂污貧家。歸來自覔清河種馨德如人最可嘉予在越幕有送蠟梅者却之同僚有蓮幕風清不受梅句

 義夫許贈丁香蠟梅 劉郎不獨種桃花蠟蘂柔香更可嘉臭味相同林下友。從今花木亦通家予植十八香目丁香曰柔香取杜詩丁香體柔

弱胡銓澹庵集。和山谷從張仲謀乞蠟梅韻寄吳明可 玉壺佳處野梅發。未减後山襄樣黄。乞取一枝淮海去。不應春色占錢塘。曹公𨼆集送蠟

梅與曾谹父 紫煙破萼綴蜂房薇露濃薰苒苒香。寄與赤城賢太守。要知和氣入風光。吳芾湖山集蠟梅二首。 誰將栗玉刻蜂房巧向稍頭。取

次粧羞得江梅都避舍滿園不見一枝芳。 園林摇落獨芬芳未讓江梅雪裏香還恐人嫌梅太白故來枝上盡塗黄鄭剛中北山集縞衣仙子變

新粧。淺染春前一樣黄不肯皎然爭蠟雪。只將孤艷付幽香。 金房道間皆蠟梅居人取以為薪周務本戲為蠟梅歏予用其韻是花在東南。每見

一枝無不眼明者。 邊城草木枯散漫惟蠟梅花蜂不成蜜深黄吐春回。如行沙礫中。眼明見瓊瑰初謂此邦人推為百卉魁文房與幽室。佳處定

使陪羞死蒺藥類屏置山墻隈事有大不然。驚呼謾徘徊。頑夫所樵採八九皆梅材餘芳隨束薪日赴煙與埃曲突幾家火靈根萬花灰。我欲從化

工。緩語揺頰腮天涯有清客。不善為身媒。鮮鮮犯霜露。旦旦斤釜摧寧若橘變枳。甘心擯長淮今渠負幽姿風韻元不頽胡為雜榛棘僅與社櫟偕

化工為垂手。母令識者哀 再和 我賦蠟梅什。吁嗟何獨梅。天衢誰謂高。富貴容姦囬。世路可憐窄巖穴老奇瑰劉蕡策如虹。李郃方為魁。漢帝

稱盛禮。太史不得陪。楚亦多大夫。靈均葬江隈。天馬縶四足。悲鳴謾徘徊楩楠遇拙匠。血指成棄材。高岡鳳鳴資竈下隨煙埃。泛觀無不爾。何歏花

為灰。我欲勸處子。無庸畫紅腮。我欲勸朝士。無庸巧相媒。時來雞犬仙。勢去金石催。置器戒如斗酌酒當如淮陶陶醉鄉中。壯心休自頽。小視造物

者令與兒輩偕浩氣塞天地。容。易母悲哀李璧鴈湖集蠟梅 數枝託悟上人持供南囿。 色染薔薇水麝薰靜中時有暗香聞。上人生怕花料理。

未信眞能惱石君。 余十𡻕時。從正兄仲氏侍先父攝師江陵。郡圃蠟梅數百株。一昔盛開予為記之仲兄頗賞愛以為工今十六七年矣。屬感前

事重賦七言以紓余悲 病眼清晨欲泫霜誰將幻色對山房十年猶記湖陰夢幾度愁聞漢苑香臘雪近春纔一白好花得地更深黄秪應無復

當時意草木何知我自傷陸游渭南集荀秀才送蠟梅十枝奇甚。為賦此詩 與梅同譜又同時我為評香似更奇。痛飲便判千日醉清狂頓减十

年衰色疑初割蜂脾蜜影欲平欺鶴膝枝插向寳壺猶未稱合將金屋貯幽姿潘良貴默成居士集蠟梅三絶 孤芳移種自仙家。故着輕黄映日

華舉世但知梅蘂白不知還有蠟梅花 旦評人物尚雌黄。草木何妨定短長。試問清芳誰第一蠟梅花冠百花香 枝頭踈蘂吐檀心借日嬌黄

色淺深却倩江梅來作伴要看明玉間良金張廣東䆫集次韻曾大卿用東坡先生韻賦蠟梅 湘潭有客善種花曉移根墢來君家。天公着意為

刻蠟幻出新苞亦尤物。至遊老僊舊相知。少年惜花多賦詩而今更挽金蕉葉。與花一處成三絶。夜闌寳帳攢逺山釵頭餘芬薰醉眠明朝紅紫麾

不去。妖艷妨人覔佳句。始信清臞自可人。此語囑誰當囑君請為百花作檀越得意不妨時撃鉢 再次前韻 梅花聲名降百花蠟梅後出亦世

家真香不多護以蠟玄官風𣴑無長物瀛洲閣老聖得知不解藏鋒屢作詩君不見大蘇曾賦黄千葉。𡻕晚無膠續絃絶君今頗陋飯顆山。枕上冥

搜那得眠想應不妨花歸去開處韓郎有新句淺黄官様苦撩人此事從來合付君我亦評花太僣越不問吞針與嚙鉢 蠟梅近出或謂藥中一

種不結子非梅類戲作數語為觧嘲云 梅花孤高少輩行。蠟梅晚出輙爭長素粧落額豈不好淺黄拂殺更官様。檀心半迎寒日吐。暗香坐待初

月上春風不是苦靳惜未辨開花大如掌。君不見桃李開花到結果。削梗鑽核終奇禍蠟梅沾蠟如幻成渠要調𡙡身後名朱晦庵集蠟梅 風雪

催殘臘南枝一夜空誰知荒草裏却有暗香同資瑩輕黄外芳勝淺絳中不遭岑寂似何以媚芳叢唐仲友說齋集蠟梅十五絶。和陳天子韻。 此

花清絶似幽人苦耐氷霜不愛春蠟蘂轾明香萬斛黄姑端的是前身點綴何曾待化人宻房瑣瑣暗藏春定應昔與江梅友惹得清香尚滿身。

 袂剪黄羅亦可人君詩䞉覔小園春最憐丈室銅瓶裏獨對維摩似病身 黄姑侍女兩三人散作名家不嫁春僊桂飄零籬菊盡香容付與雪

中身 日暮天寒倚竹人淡粧别有一般春紫囊深貯香無限。金縷初裁𥡷稱身 山麝時時暗襲人薔薇露濕滿枝春若教粉蝶知音耗應怨韶

華枉誤身 的皪光明色照人枝頭已有十分春我驚喚作菩提樹為是如來幻化身 不管江梅妬殺人。壺中日月已先春恰如姑射神僊子野

服高閑物外身。 長伴南枝帶雪開渾無蜂蝶去徘徊可能熟識金僊面只有詩人日日來 只恐幽花取次開哦詩忍凍幾徘徊莫猜野服風情

淺觧把天香暗裏來 甚欲陪君酒甕開寒侵病骨却徘徊不辭更琢金僊句圖得抛磚換玉來 為愛凌晨細細開誰人伴我獨徘徊朝陽滿樹

無塵滓。寒雀驚窺欲下來 一點輕明照雪開六花驚妬亦徘徊清香不在江梅後底事全無驛使來 幾𡻕巖扄獨自開何人立馬為徘徊。只因

坡各傳佳句惹得尋春使少來 積雪愁陰乆不開為憐花冷故徘徊憑君琢句留金蘂待取霜風送月來 凌寒不獨早梅芳玉艷更為一様粧

懶着霓裳貪野服自然仙骨有天香。輕明最是宜風日冷淡從來傲雪霜欲識清奇無盡處中間深佩紫羅囊張鎡湖南集問訊家林蠟梅。 蠟梅

吾甚愛園種未能多旋去東南竹新添二十窠離家俄半月放䔒想盈柯前日丁寧句花神記得麽 蠟梅二首 金谷園中夜罷炊照花滴蠟上

林枝清芬更比寒梅耐不是蜂房借蜜脾 家世凌風却月旁别來衣變欝金光神仙定遇容成子教服三黄遍體香 龍井山主送蠟梅 風落

松釵滿磵橋野蜂移蜜上枯條道人叅得山中語不是塗黄一様嬌。 次韻茂洪覔蠟梅 世路𡼭崟費折枝退耕非我更其誰真花似假無心詠

只誦涪翁舊日詩。 種蠟梅喜成時欲暫徃梁溪。 出得荆扉喜欲顛。園夫撑到蠟梅船。包封山土根微脫。束縛溪藤葉尚鮮。般處側從新逕裏。種

時圍向舊䑓邊。丁寧等待吾歸看切莫開花小至前 道旁方訝撲人香。金蓓花開滿擔裝。尚有松釵掛枝抄買歸偏稱插山堂。道中買蠟梅兩束。

 僧廬草劍石崖根。慣見西湖不喜論安得便如居士意移為官舍讀書軒太佛庵僧牎月湖語。 病起見缾中蠟梅偶書。 南湖地勝無凡木。只

說寒梅誇不足。四般風韻兩般高黄如蜂蠟白如玉。餘品緗紅亦摠嘉早開最喜黄白花去年樹下看不厭。吟興被壓空長嗟。今冬一病恰半月。未

暇尋梅踏殘雪。數枝蠟蘂忽先來吹香大慰絰年别。道人不作群兒癡。三嗅喚醒勝良醫。黄絹㓜婦語難辨一默自有無窮詩此機亦似維摩老何

曾真難文殊倒。從兹不病是談禪命花却為金色仙。范石湖大全集從巨濟乞蠟梅。 寂寥人在曉雞牎苦憶花前續斷腸全樹折來應不惜君家

真色自生香。 次韻漢卿舅蠟梅二首 垂垂瘦萼泣微霜。剪剪纖英鎖暗香。金雀釵頭金蛺蝶。春風傳得舊宫粧 湘袂朝天紫錦裳光風微度

絳霄香。壽陽信美無仙骨。空把心情學淡粧。史浩鄮峯真𨼆漫録蜂房釀餘滋。衆香薰蜜脾幻作應真面行行排玉枝相看紫檀色風摇振金錫天

遣乆住世。不畏高樓笛趙蕃淳煕藁和何叔信别種蠟梅韻 不識梅當牖。唯知竹映墻。脫成元似蠟。染就却殊黄。自是風神秀。寧由肌骨香。木犀

𨿽瑣碎。品色庶同方。木犀亦有黄與白者。元不異耳 以蠟梅分供堂頭希盧首座。沖南首座。惠絶句。次韻併簡堂頭二首。 蜜黄初出一枝春。分

似堂中得定人。各各聞香獲三昧。信知文字本非真。 才盡年來怕及春。上人那說是詩人。撥殘芋火寧餘事。故欲撩公嬾是真。 陳嚴二君頻送

蠟梅。因以成詠。 綴蠟為花荆作枝。列為梅種自何時。詩多草木初無與。賢比籣荃又見遺。秪道品題終不遇。豈期坡谷解相知。却憐二士空齊魯。

不及西都講盛儀。 次韻何叔信二月蠟梅猶盛之作。 江梅未醒如凍蠅。蠟梅先折能寧馨。江梅既開瘦欲絶。蠟梅吐香方未歇。幾思覔句攄襟

期。嫌如䟽筍傷肝脾。君詩與花辱俱見。郤悔臨淵秪癡羡。君因此花詩再題。過讀快若垢得篦。從渠見者不著目。亦勝長安紛市鬻。 又詠蠟梅

蠟梅初看十日前黄深紫鮮香欲然。要充銅瓶頓棐几。欲折罷折還加憐。蠟梅重看十日後。黄淡紫蔫香欲覆。是當雪砌與霜檐。欲開未開咸未就。

山臾山居山徑荒。秪有竹樹參天長。浮花不省著老眼。此物未免搜枯腸。雪消霜熟冬行莫。凛日凝天應有數。蠟梅引破春風路。紅潔緗繁看樹樹。

許綸涉齋集司花工剪蠟。墨客巧抽脾醖藉無梅操.生香認得知。 次木伯初蠟梅三絶 格韻枰量故是梅採薪叢裏凍花開。蜂衙不逐飄零盡

真似天工蠟綴來。 蜂薰脾蜜麝薰臍。香染薔薇色染栀。大似幽蘭懷𨼆操。有心聞處得香遲。 氣禀中央色自莊。丹心展盡只輸香。自知不結和

𡙡實。盍作山冢澹泊裝。沈與求龜溪集次韻劉希顔蠟梅二絶。 仙衣曳紫練裙黄天遣清臞勝國香月上小䆫寒影動。不禁風味惱剛腸。 剪成

香蜜綴踈枝度臘爭春已恨遲。清夜無人花睡去。小園風露更相宜。楊誠齋荆溪集天向梅梢别出奇。園香未許世人知。慇懃滴蠟緘封却偷被霜

風折一枝 蜜蜂底物是生涯。花作餱糧蠟作家𡻕晚畧無花可採。却將香蠟吐成花。 眉間蜜酒發輕黄對着詩人不惜香金作仙衣元自冷。月

中仍帶一身霜。 菡頭元不是花房。融蠟𤎅酥戲滴將。忽見微舒金爪甲不知中有紫香囊 江梅珍重雪衣裳。薄相紅梅學杏裝。渠獨小參黄面

老。額間艶艶發金光 栗玉圓彫蕾。金鍾細着行。來從真蠟國。自號小黄香。夕吹撩寒馥。晨曦透暖光。南枝本同姓喚我作他楊。 次東坡先生蠟

梅韻。 梅花已自不是花。氷魂謫堕玉皇家不餐煙火更餐蠟。化作黄姑瞞造物。后山未覺坡先知。東坡勾引后山詩。金花勸飲金荷葉。兩公醉吟

許孤絶。人間姚魏漫如山。令人眼暗只欲眠。此花寒香。來又去惱損詩人難覔句。月兼花影恰三人。欠箇文同作墨君。吾詩無復古清越。萬水千山

一瓶鉢。 盱眙軍無梅。郡國止有蠟梅兩株 只道横枝春未囬。又疑不肯犯寒開。逢人問訊花消息。不識江梅只蠟梅。 臘裏花開已是遲西湖

十月見瓊肌。嶺頭猶說南枝暖却向淮南覔北枝。 燭下瓶中江蠟二梅 江梅蠟梅同日折白晝看來兩清絶如何對立燭光中。只見江梅白於

雪。韓淲澗泉集武林買蠟梅㘽在園 移得西湖一種來小園已是十年栽輸香淺色霜風晚。合與幽人子細開。 澗上蠟梅香甚 照眼花枝是

蠟梅香傳小𣗳為誰開。弄陰欲雪山長暝破曉終風水漫洄。鳥語春聲喧復靜鴻飛寒影去還來。數間敗屋浮橋外何苦無吟不舉杯。 又咏蠟梅

 家山蠟梅開歷歷水邊𣗳。故園不可見胡能寫吟句随風惜其姿。破霧得其趣淋漓衘一杯錯莫展數步不道緇塵中。惱我尚况痼。瓶簪良自佳。

但恐失平素。香傳疑麝煤。體弱豈金鑄。我居小牎横。幽懷眇回互項安世悔藁後編蠟梅花。 香如江路晚風騰色似蜂房曉露凝。姓蠟名梅俱是假。世

間多少墨成蠅。 江梅蠟梅同賦。 淡白輕黄著絳跗。截肪蒸栗玉肌膚。品題道骨誰高下着莫清香似有無。野服黄冠離世士。縞裙瑶佩列仙儒。

春風底處無紅紫。誰肯衝寒到玉湖。 詠蠟梅。 枯踈寒影變豐庬。的皪氷肌染沁黄。難免世人栀蠟議。賴憑天骨蕙蘭香。情知不作和𡙡計。老去

誰能弄粉粧。却笑南枝心未死。壽陽新額小紅裳蔡九峯集造物無窮巧寒芳品更殊。花腴真類假枝瘦嬾猶枯帝子明黄表。宫人𨼆絳襦。若論風

韻别桃李亦為奴。陳造江湖長翁集次韻趙帥蠟梅 䆫底閑尋斷續香貼金誰此憩風裳。漢姬嬾赴昭陽燕宫額塗成却覆觴。周益公大全集壐

黄織就費天機。付與園林晚出枝詩老品題猶誤在。紅梅未是獨開遲。曹彦約昌谷集和三十郎蠟梅 官黄新賜極恩榮花不同梅與共名。頗謂

寒中宜作伴想因開早更為兄世間何物疑真蠟。海上新來染碎瓊。體得自香天。分好。金塗銅切却崢嶸。𡊮絜齋集金相玉質舊同科。暗裏清香萬

斛多。絶俗風𣴑寧不似。調𡙡功用竟如何楊冠𡖖客亭類藁蠟梅四絶。遊蜂辛苦事芳菲。嚼蘂偷香釀蜜脾還被東風巧收拾。又随春色上南枝。

 枝上編鍾萬顆垂。凌寒傲視雪霜姿。從今踈影暗香句。不數西湖處士詩。 塗黄不學漢宫粧。一點檀心萬斛香。嚼蠟我今忌世味羞將花譜細

平章。阿嬌厭處黄金屋。洗盡鉛華兒女粧香魂夜寒伴幽獨書燈相對吟胡床。周益并陽蠟屐集蠟本花所作作花應更香自參無味禪不作有色

妝。未知香山白。何似江夏黄。坐令彼粲者難擅春風塲。王魯齋甲寅集和立齋蠟梅韻。 蠟花檀暈香如梅。攛𠔃入譜名京垓。立齋形容消息大濃

芳不受霜雪埋踈影横枝𨿽未足。淡淡中色攙先開薰然不待詩料理詩人無奈清香催詩清香韻兩奇絶。詩香相感從何來只緣人與花相似。心

香洒洒俱無埃。坡公衣鉢何敢睨。簡齋香酒非吾裁有時靜聴羣兒讀繞𣗳日走數百廽。仰頭生意已如此。俯視百草方枯荄。虞儔尊白堂集龍麝

濃薰總不宜。幽香細細忽聞時。蜜脾懸磬無餘味。鶴膝横陳有老枝。玉蘂檀心還得似。蠟言脂貎有誰欺。却疑不是人間物。三嗅慇懃與賦詩。 𠕂

和 氷霜元不與花宜頗恠梅花亦後時庾嶺别來無驛使少林忽見有横枝。化工真幻知誰辨詩老題評豈我欺世味飽諳渾似蠟對花不飲謾

賡詩。 和萬舍人折贈蠟梅韻。 問訊江梅意未囬。少林橫出不知裁爭先賴有園夫報折贈空驚驛使來踈影暗香寧是伴。蠟言梔貎未須媒主

人間說歸朝近且趂眉間喜色開。今日小報舍人落致仕云。𠕂。和 蠟綴枝頭春未囬。緗羅休用剪刀裁。直須浮蟻相携去。應有遊蜂錯認來暈

紫檀心真似假。嬌黄粧額自能媒。年來世味渾如此。嚼蘂吹香一笑開。𠕅和 步遶名園日幾囬。司花着意巧能裁影踈雅稱燈籠映。東坡詩有

蠟紙燈籠香細疑從酒面來。酒有蠟面。破白江梅羞月妬。粘紅僊杏待春媒。何如新樣龍山種。却在京都占早開 夜讀邵堯夫詩。戲効其體再賦

蠟梅。 紛紛蜂子競生涯。每到花時輙放衙。懸室盡將花作去聲蠟。何人飜以蠟為花。姑從凡卉論先後。若此江梅有等差。弄假像真真像假。小兒

造物未須誇。周紫芝太倉梯米集賈主簿家蠟梅。 臘月邊城風雨沙。帶香誰剪蠟梅花。寒燈枉作江南夢。春在墻東主簿家。 小壺貯江蠟二梅。

幽絶俱可喜作三絶。 遮眼梅花不要多。着人無復柰香何月明羞看銅壺影。矮𣗳斜枝憶短坡。 吳娘觧滴酥成蘂。天女能融蠟作花。付與詩人

說姸醜。風𣴑二士本同家。 天上姮娥白玉肌。蘂珠宫女欝金衣。相逢月下渾無語。笑指蓬壺作伴歸 乞蠟梅。 老翁真是可憐人。却覔花醫病

眼昏。乞取踈枝更踈蘂。莫論桃葉又桃根 臘盡冰消未見時。春風應入近南枝。懸知老𣗳開花早。苦恨幽人得句遲。 臘月二十三日。郡㕔禱雪。

夜宿齋房趙尉燈下送蠟梅。 半昏燈火宿齋房。驚見梅梢破蠟黄。夜靜月斜簾不捲。步虛聲裏得花香。 蠟梅六言三首。 剪蠟枝横隴月。釀花

蜜滿蜂房。誰遣凌寒枝上。中含百和花香。 雲佩風侵玉冷。仙裳霧卷羅黄。家在蘂珠宫裏。衣熏鵲尾爐香。 桃花占上林簿。蘭芷擅離騷經。欲弔

花中遺逸聊尋世外林埛。此花香韻俱絶。而二書俱不載。故有花中遺逸之句。 再賦三首。 孤根雅宜幽處。空明宛似僧房。我作蒲團燕坐時參

鼻觀清香。 淺俗微嫌菊陋。麤踈不愛葵黄。花裏誰方高韻。人中可比黄香。 移種定從天上。世間那得此香。白髮人應羞看鵝兒酒可爭甞。蠟

梅大有生意。 幽芳念初分。厚地凍始裂。耐寒憐孤根。忍苦度尺雪。誰持萬金良起死醫寸蘖。伶俜初回姿。荏苒似着葉。灌木猶未成。已與凡草别

平生氷玉交。勝韻頗奇絶。微風折輕黄。香霧濕寒月。棐几著氷壺。餘芬散清樾。只有滿眼花。想像疑可折。感君分似意。老味倍欣悅。添我小䆫春芳

意未衰歇。盛德不可忘。封殖寧敢闕。 蠟梅一首。 彼美青樓倡。顔色豈不好。春風桃李花。過雨堪一掃。粲粲星冠女。雲宫在三島。霧帔卷黄羅披

風出雲表。焚香禮夜壇。香霧生杳眇。恨無脂粉顔千金䀻嫋嫋。劉郎竟不來含嚬弄清曉。誰憐傲霜枝。照眼自明瞭永懷蘂宫姿。微黄淡飛標。清蟾

耿寒枝與月自相惱。真賞乆未逢。殘英惜空老。 吳幾聖許分蠟梅㘽二首。 林下幽姿惱殺人。書來分我月黄昏。杜陵老子堪憐許枉乞桃㘽一

百根。 越羅新學染宫黄。不着紅藍一點粧。移取綵衣歌舞𣗳。莫教曉夢怨餘香。 幾聖以三詩寄蠟梅㘽。次韻。 寄將琢玉風前句。剪送和香雪

後枝。要識此花眞面目。細看無色畫中詩。 釀蜜成花比似難。移根深恨老來看。豐肌弱骨須調護可怕寒稍白露團慣見江邊雪樣梅。此根常

恐自天來。懸知老去醉中眼便是姚黄花嬾開。子大𨼆先生集和同院蠟梅。 曾笑江妃粉面光化工端為拂嬌黄蜜脾旋滴明如剪。宫額新塗暗

有香。應與鞏梅分氣味。不同陶菊闘輕狂捧心誰識西施病。臨鑑深顰未試粧。 嶺梅開過已飄揚獨出奇姿淺淡黄絳萼巧粘花蘂蜜緗羅輕熨

水沈香。光摇燭跋連宵賞色映鵝兒殢酒狂只恐壽陽公主恠蛾眉畫了不成粧。 瘦骨纖肌出衆芳。嘉名聊占蜜脾黄秦酥亂點寒生粟春酒初

開凍發香事異代薪矜屋潤。巧同刻鳳伴兒狂。十年不見春風面。依舊輕輕薄薄粧。 再賦蠟梅 不雜寒枝氷雪光蜜脾初點一分黄㘽時巧借

韓湘手到處濃薰荀令香東閤歛羞太白游蜂邂逅恍如狂艶陽時節閑桃李。任學風𣴑時世粧洪炎西渡集蠟梅 見江樓下蠟梅花香撲金

罇醉落霞。獨倚東風如夢覺一枝春色别人家謝翺詩冷艶清香受雪知雨中誰記蠟為衣蜜房做就花枝色。留得寒蜂宿不歸韓元吉南澗集蠟

梅二首 白璧黄金取意裁。極知變態自江梅風𣴑一樣香仍好共越春前蠟後開。 未愜籬東染御黄天香特地剪蜂房。應憐雪裏昭君怨。洗盡

鉛華試佛粧。衛宗武秋聲集次韻賦蠟梅。 將到窮冬寂寞鄉誰知花事未渠央㝡憐剪蠟翻新樣。却笑燒鈆作素粧。 能向早梅前獨秀。何妨秋

卉後纔香。秪嫌一種開何晚。直待東風為發揚劉習之方是閑集色異政自貴香清未堪嗟靈蜂擅造化幻作姚家花丰姿轾明體充實染透薔薇

毓晴日從稱紫暈黄檀心桃李依然是凡質 飲東屯庶姪家賦蠟梅和陳簡齋韻 釋迦黄面禪可誇色想熏漬霜中葩不然安得白玉蘂而乃

幻此黄金花信知造化真有法。蜂鬚釀蜜蜜釀蠟蠟凝花房豐不腴桃李漫山焉可如繁枝摘索燦栗玉吟叟西郊信杖扶小須夜牎踈影掛明月。是

蠟是花君自别崔敦詩舍入集和唐致逺蠟梅。 萬木折氷雪。千葩謝華穠誰約金童仙衝寒下嚴風惱人風味深縷衣立隆冬旁有玉京子。含香

笑相逢夜水吐玉龍月䆫影相重詩情太牢落聊以二友供清㯨體黄裳。素姿掩凡容東君着意先羣英絶追蹝吳則禮北湖居士集和蠟梅詩

江邊一𣗳垂垂花酒盃曾覔黄公家誰教五出作黄蠟六出休論屬尤物鼻端有竅儂自知羣兒空誦詩人詩天公與花不與葉。要遣孤芳作超絶

緬懷南徐江上山醉入梅花海中眠梅花亂落青鳥去大是天公送羣句。天公定不辜吾人蠟梅句法聊付君禪牀僧几夢吳越。煑菜從來滿齋鉢

姜特立梅山續藁百花結成蠟。花香蠟不香。如何此枝上。似蠟更芬芳意彼百花魂。結聚無所發。英靈為此花色香相假合虞姬死為草舞動應樂

節蜀主化杜鵑啼染枝頭血輪囬有託化亦聞金仙說花月自有妖未易以理察烏知此花魂。為香不為蠟張紫微先生集朔風吹同雲萬木不敢

芳黄衣何許仙窈窕來離房終期賞心會未恨氷雪鄉。向來脂粉𣴑睨睥誰敢當。宜於風露晨置在清净箱更招能賦客苾茀詠奇香楚人意已踈

亡聞為操章張孝祥于湖居士集滿面宫粧淡淡黄绛紗封蠟貯幽香遥憐未識春消息乞與一枝教斷腸。徐安國西䆫集次韻南澗先生蠟梅

香銷金縷喜新裁非是江梅是蠟梅。不憤南枝出奇早率先齊向雪中開 試將蝶粉較蜂黄未易差殊定出房幾露春前好消息寵恩微軋漢宫

粧 𠕅用韻呈應祺 玉立花班獻所裁風𣴑誰復讓官梅攙先已露含香意更作金蓮小樣開金仙酣飲潑鵝黄睡起香䰟逺洞房不待檀郎

與吹粉。等閑融作道家粧。謝諸葛元亮送蠟梅 嬌額塗黄自淺深感時凝竚正關心。棲鸞恰似知人意乞與釵頭一寸金 謝諸葛元佐送蠟梅

 多病維摩眼懶開不知春去幾時回花神得自能修敬故遣天香入寺來 見花知有蠟梅開欲䀻夫何欲速回獨恨溪亭葛夫子不携詩酒與

同來。喻良能香山集次韻季野弟蠟梅。 媚色全勝柳孤標半似梅蘂寒金粉膩。香重麝臍開。徐筆那能畫。并刀未易裁。扶頭中酒味。安得一枝來。

何澹小山雜著和聖製蠟梅。 臣今月三日蒙恩賜對便殿玉音宣示蠟梅新製聖律高古。麗藻回春臣一介愚陋。得誦宸章之妙實千載之榮遇。

謹昧死依韻和進二首伏乞萬機之暇略賜乙覧。臣無任皇懼戰灼之至。 庾嶺天開一種芳。金枝先到殿中央。東皇為作陽春倡。壓倒千花萬卉

香。 不容紅白闘芬芳色染薔薇照水央冷艶可供清燕賞日融風軟暗傳香曾協雲莊集小𣗳列仙質。翛然道家裝。雲帔掛淺絳銖衣曳微黄清

風一披拂芝蘭讓幽香老子專鼻觀此花巧相當。就令困露雪肯受泥塗傷。題評得名字詩人借輝光。𨿽無調鼎實不作時世粧晁冲之具茨集和

王立之蠟梅二首 茅簷竹塢兩幽奇岸磧磧。一作幘尋花醉亦知崖蜜已成蜂去盡。夜寒惟有露房垂 老去攀翻興益奇。招携風月作新知。但

令春釀常如此。百罰深杯亦倒垂。 次韻江子我蠟梅。 步屧穿花醉晚風翻枝摘葉興何窮。他年上苑求佳種。越白江紅掃地空。 江城仍似錦

城無半額轾黄笑越姝。我亦少花如杜老。舍南為乞兩三株。此花吳蜀所無。樓攻媿先生集水仙蠟梅。 二株巧笑出蘭房玉質擅姿各自芳。品格

雅稱仙子態。精神宜着道家黄。宓妃謾姹凌波步。漢殿徒翻半額粧。一味真香清且絶。明䆫相對古冠裳。楊巽齋詩香蜜裁葩分外工。踈枝數點綴

雛蜂。嬌黄染就宫粧樣。香煖尤宜愛日烘。姚西岩詩花簇柔枝疑蜜竅。蒂含新蘂似蜂房外無梅粧鈆華飾中有蘭心紫暈香。韓子蒼詩路入君家

百步香隔簾初試漢宫粧只疑夢到昭陽殿一簇輕紅繞淡黄吳泳詩若得西湖處士疑如何顔色到鵝兒清香全與江梅似只欠横斜照水枝。江

湖集曾由基嘲蠟梅。 孤芳不被雪霜欺。占得南枝最崛奇氣骨不凡風韻少吕醫初見退之詩。 施智言蠟梅送東畎先生。併寓探梅之意。 澤

國寒深未見梅。東風何日到南枝玉堂應有新消息恐是人間未得知程炎子題蠟梅。 畫樓人醉燭高燒滴在寒枝蠟未消蘂撇打鶯金彈滑

花懸驅雀綵鈴摇。歌兒戲拍供檀板妝女輕裁貼翠翹酒揭黄封詩嚼淡。時勾乳蜜過山腰 周端臣次韻勿齋蠟梅。 不與南枝闘粉光。品題應

合讓蘇黄融成蜂蠟千葩秀散作龍涎幾陣香。立悟瞿曇真面目。坐忘姑射舊梳粧。好風吹墮檀心句。白雪空驚寡和章。劉給事集雙成送我蠟梅

花。夜静幽香自一家。疑是素娥乘月下淡黄衣袂紫雲車趙周臣滏水集凈安寺紫蠟梅。 倩誰傳語主林神。莫以時宜闘斬新只是舊時黄面老而

今見作紫金身 古瓶蠟梅。 石冷銅腥苦未清。瓦壺温水照輕明土花碧暈龍紋澁燭淚痕踈鴈字横未許功名歸鼎鼐且容風月入瓶罌嬌黄

喚起昭陽夢漢苑凄凉草棘生許棐梅屋集蠟梅江梅同瓶 苗裔元從庾嶺分兩般標致一般春淡粧西子呈嬌態黄固瞿曇現小身。不羡腰金

横玉貴來尋嚼蠟飲氷人只愁花謝香狼籍桃李如何接後陳張伯雨集蠟梅 啇略羅浮水月鄕論資也合第黄香蠟珠誰與僧䖍戲綴作斜枝

小鳳凰曹橘林集和李支使蠟梅 纖葩點蠟未乾時好是黄蜂凍著枝若使無香似金雀詩人誰觧琢雕為 昨夜花神軋剪刀。巧裁粟玉綴香

苞此花不出人間世想見江梅價倍高江湖續集武衍蠟梅二絶句 磬口檀心紫暈重繁香微洩繡簾風照花休用添紅燭。却怕輕明煖易融

賦得姿容類至中哨枝宿葉又春風品題𨿽入江梅譜可惜名同韻不同寓齋詩集雪盡南枝迤邐芳嫩苞摘索破輕黄宫衣新染薔薇露仙骨濃

薰簷蔔香甘與松筠同晚節耻桃随李競春光詩成婉媚人應笑。未害平生鐵石腸中州集趙伯成題蠟梅二首 凍蕾含香蠟點匀。古來幽谷有

佳人。詩家只怨和𡙡晚不道紅梅别是春 冷艷踈香寂寞濱欲持何物向時人東風自是清狂手辦作竹籬茅舍春韋珪詩金玉同盟破雪開清

香異色滿瑶䑓。不因蜜滓將花染安得蜂黄點額來。蒙𨼆詩蠟梅三絶蜂採群芳釀蜜房釀成猶作百花香化工郤取蜂房蠟剪出寒稍色正黄

 林下雖無傾國艷。枝頭疑有返魂香新粧未肯随時改猶是當年漢額黄 寒菊已枯分正色春蘭未秀借幽香憑君折取簪霜鬢觧與眉間一

樣黄。何應龍詩晴日烘開小蜜房紫檀心裏認蜂黄一冬不被風吹落却訝江梅易斷腸周弼汶陽集愛花偏倩獵人尋殘雪偷春上棘林山岸有

誰先得見冷香踈亞辟寒金李石方舟集軟條蠟梅南衙柔軟北縈䊸霜碧霜青各立株但得東皇均一笑黄梅吹蠟白吹酥 蠟梅四首 黄昏

澹霜晴風健香骨透煉金呈赤心山月惜孤瘦 莫學卧鬢花嬌黄婿粉額仙官道家粧静處立標格 霜林作纈菊成衣只道花多緑葉稀辛苦

為佗成蜜後蠟蜂猶自趂花飛 一株坐斷寳花䑓氷雪光中眼倦開無事暗香浮鼻觀思量也自識花來李龏集句絶無聲色動凡情林憲香比

江梅分外清洪覺範欲問此根何處得石𢡟游蜂多思近經營韓退之陳畢萬集句蠟梅 黄露滿衣濕陳去非花非刻素紈韓駒香飄風外别許

棠金䔒鎖春寒山谷檀心自成暈東坡别作一家春后山色染薔薇露山谷排枝巧闘新韓駒風格高奇是蠟梅王履道去年不見蠟梅開晁無咎

憶伊細把香英認。晏叔原不染春風一點埃。王旦忽看輕黄綴雪枝。晁無咎韜藏絶色有誰知。趙世長風𣴑不與江海共。吕居仁香似江梅開不遲。

山谷耶律楚材湛然居士集謝王巨川惠蠟梅因用其韻。 雪裏氷枝破冷金前村籬落暗香侵令人多謝王公子分惠幽芳寄好音。 蠟梅二首。

越嶺仙姿逈異常。洞庭春染六銖裳。枝横碧玉天然瘦。蕾破黄金分外香。反笑素英渾淡抹。却嫌紅艶太濃粧臨風浥此薔薇露。醉墨淋漓寄渺茫。

 氷姿夢裏慕姚黄。滴蠟凝酥别樣粧生妬白紅太濃淡。懶施朱粉自芬芳。寒英深染薔薇露冷艷微熏篤耨香受用清絶恣吟遶。惜花一念未全

忘。郝經陵川集奉和詳議叔蠟梅之什 蠟顆含春色更嬌。物窮宜着點枯條。日融蜂翅黄將破雪壓檀心紫欲消驛。使最憐和竹把野人不惜並

薪燒。何當走馬燕南道。管領東風玉燭調。薰思學百花詩集蠟梅 此花出京洛間類撚蠟而成。今在在有之。此梅經接花踈。𨿽盛開花常半含名

磬口梅最先開。色深黄花宻香穠名檀香梅極清芬後山云。不施千點白。别作一家春。 剛條簇簇凍蠅封勁葉將零傲此冬磬口種奇英可嚼。檀

心香烈蒂初鎔根依陽地春風透瓶倚晴䆫日氣濃一樣黄昏踈影處懸知水月不相容張翥蛻庵集李克約餉蠟梅并詩。用韻答之。 空谷佳人縞袂單。淡

黄衫薄護春寒色欺𨼆者山中桂香逼騷靈畹内蘭鳥吐粟金粧處巧。蜂留蜜滓煉來乾數枝乞與吟窗供温水銅瓶自插看陳子廉詩瓊仙終日卧

含章不記醒來墮額黄飛下蕊珠蜂翅𨼆釀成花髄蜜脾香誰憐松月傷春思。自愛蘭雲護晚粧。世味豈堪重細嚼。為君還醉軟金觴。舒岳祥閬風

集蠟梅詠己卯正月蜜蜂數日不出衙。將謂凍蟄無生涯今朝起看後園樹總將蜜蠟銜為花香作蜜香色蠟色花瓣分明是蜂翼不是案頭乾死

螢不是營營蠅止棘朝陽熠熠泛崇光黄露深溶蜜滿房。柴梢不入嬋娟鬢。道韻偏宜冷淡裝與梅同時喚作梅風味甚似枝葩非若將形色定品

格何得江珧比荔枝。盧踈齋集一滴春風萬斛香玉仙初試欝金裳遥知林下羅浮月不照花中嫵媚娘。姚牧菴集次齊彦提刑和余肖齋蠟梅詩

韻。 開辭湘中巖桂𣗳。畫戟凝香正風露。此時清趣肝膈横。遥應半𡻕猶朝暮。移節南陽但茅屋。低雜邑人三百户。冠雖觸邪心麟角公論非我出

先覺。化行仁厚到生蟲。踐之未忍那肯啄。定國治獄民不冤。安有六月飛霜雹。萋萋碧草春風芽。相逢官路黄柳花。繡衣驄馬未出宿。先聲已過河

干沙。東西百里不易見况使南北千里耶。又聞不避南陽詬官舍盡室無一後。已遣魚軒還潞水。但畏兒童癭生脰。乆知是邦多此疾賢如元凱終

不宥。蹇我白頭學詩遲佳句求法將軍歸伻來一月再惠寄無乃有意幸教之。我雖不作能知詩評君一語君莫嗤古人復生不是過百泉梅花更

奇作。篇終用筆愈精繄餘子工夫無許大。東鄰好事有肖齋併取歸家玩行坐。 國朝周巽泉性情集鏡裏素娥容貌改。鉛華净洗試新妝。纖葩微

沁蜂鬚宻。踈蘂中凝鳳髄香。苒苒仙姿含淡白。盈盈宫粉帶輕香。先迎臘雪留孤迹。獨倚春風壓衆芳。全芳備俎李方舟卜算子宻葉蠟蜂房花下

頻來徃。不知辛苦為誰甜。山月梅花上 玉質紫金衣。香雪随風蕩。人間喚作返魂梅。仍是蜂兒樣。宋王十朋梅溪集十八香 蠟換梅姿天然香

韻初非俗。蝶馳蜂逐蜜在花稍熟。 岩壑深蔵。幾載甘幽獨因坡谷一標題目。高價掀蘭菊。費時舉詞驀山溪黄苞初綻。誰向南寄。天賦與清香笑

紅顔呈妖逞婿。低垂花面。不與衆爭姸春尚未。先羣卉獨禀中央氣。 何湏施巧點綴芳叢裏。只恐暗尋香。誤蜂兒歸來故壘玉纖攀處金釧色相

宜。朔風寒。空雪墜。痛賞休辭醉 又 梅梢破萼已見春心了。别有淡容儀又不與嫣然同笑東方剪蠟。蹙作閙鵝兒氷未泮水猶寒散在千秋表。

輕衘小帽行盡荒山道。一點麝臍香。惱着人多多少少月斜門掩。銷點怕黄昏清影亂翠幃深。且喜歸來早。 又 小山蒼翠。竹影横䆫半青縷斷

熏爐。覺身居風臺月觀清香相近誰為植幽叢金作䔒蠟成花尚帶鵝黄淺 漢宫半額未許人間見不比嶺頭梅問無因天高水逺宜烟宜雨淡

淡一枝春。乘好興.綴新詩只恐氷生硯 又 江南春信。已過長安路。柳眼尚貪眠又爭知先傳春去東風漏洩休更殢垂楊深雪裏。一枝開誰。占

先春處。 當時馬上囬首曾凝顧水淺月黄昏倚瓊枝誰家亭户一聲羗管遺恨到如今憑欄處賞花時。莫使花輕負洪忠宣公鄱陽集點絳唇耐

乆芳馨擬將蜂蠟龍涎亞。化工裁下風韻勝如畫鼻觀先通頓减沉檀價。思量也夢遊吳野憑仗神為馬馮縉雲先生集醉落䌆點酥點蠟憑君儘做

風𣴑骨漢家舊樣宫粧額𣴑落人間真箇没人識佳人誤撥龍香覔一枝。初向烟林得被花惹起愁難說恰恨西䆫酒醒烏啼月韓浣澗泉集蠟梅

春 一朶梅花百和香淺色春風别樣宫粧西湖衣鉢更難忘。雪意江天渾斷人腸 清夜横斜燭影䆫𦣔得相思魂夢悠揚玉溪山外水雲鄉茅

舍踈籬不換金章 玉蠟梅枝 閑尋杯酒。清翻曲語。相與送殘冬天地推移。古今興替斯道豈雷同。 明牎玉蠟梅枝好人情淡物華濃箇樣風

光。别般滋味無夢聽飛鴻。李端叔姑溪集醜奴兒謝人寄蠟梅 春風似有燈前約。先報佳期。點綴相宜。天氣猶寒蝶未知。 嫰黄染就蜂鬚巧香

壓團枝。淡注仙衣方士。臨門未起時。吳師孟詞錦里陽和。看萬木凋時早梅獨秀珎館瓊樓畔。正絳趺初吐。穠華將茂國艶天葩真淡竚雪肌清瘦。

似廣寒宫鈆華未御。自然粧就 凝睇倚朱欄噴清香暗度易量襟䄂好與花為主。宜秉燭頻觀泛湘酎莫待南枝隨樂府新聲吹後對賞心人。良

辰好景湏信難偶喻明仲詞曉日初長正錦里輊陰小寒天氣未報春消息早瘦梅先發淺苞纖蘂揾玉匀香。天賦與風𣴑摽致。問壠頭人音容萬

里待憑誰寄 一樣曉粧新倚朱樓凝盻素柍如墜。映月臨風處度幾聲羗管愁生鄉思電轉光陰湏信道飄零容易且頻歡賞柔芳正好滿簪同

醉 又 愛日初長正園林纔見萬木凋黄檻外朝來。已見數枝復欲掩映囬廊。賜與東皇付芳信粧點江鄉想玉樓中誰家艷質試學新粧 桃

李苦尋芳縱成蹊豈能似恁清香素艶妖饒應是盡夜曾與明月添光瑞雪氷霜渾疑是粉蝶輊狂。待𢬵吟賞休聽畫樓横管悲傷盧儔尊白堂集

滿庭芳色染鶯黄枝横鶴瘦。玉奴蟬蛻花間鉛華不御慵態儘欹鬟冷淡瑣䆫煙霧來清供莞爾怡顔狂蜂蝶還湏歛祍。何得傍高閑 西山招𨼆

處寒雲繚繞。𣴑水囬環念風前綽約雪後清孱别是僊標道韻。應羞對舞袖弓彎懷真賞今宵歸夢一餉許躋攀周忌機詞園林蕭索亭臺寂静萬

木皆凍凋傷曉來初見一品蠟梅芳疑是黄酥點綴超群卉獨占中央。堪閑翫。檀心紫蘂清雅噴幽香 華堂懽會處陶陶共賞。相勸瑶觴。逞風𣴑

開早。不畏嚴霜才子佳人屬意搜新句。吟詠詩章。歌筵罷醺醺歸去蟾影照回廊。 瑞鷓鴶 漢宫鈆粉净無痕蠟點寒梢水伴村忍犯氷霜欺竹

栢肯同雪月弔蘭孫。 騷人詠去清詩健驛使傳來舊典存病眼渾疑春思早一枝聊洗畫圖昏。 蠟點梅花 柳未回青蘭未芽誰知此物在君

家緣䆫借得春先手黄蠟吹成耐凍花 衣麝暗熏香髣髴。山蜂誤認影横斜。憑君說與徐熙道。翰墨從今不足誇張孝祥詞風入松玉妃孤艷照

氷霜。初試道家粧素衣嫌怕姮娥妬染成宫樣鵝黄宫額嬌塗飛燕。縷金愁立秋娘 湘羅百濯蹙香囊蜜露綴瓊芳薔薇水蘸檀心紫。欝金薰染

濃香。萼緑輕移雲襪華清低舞霓裳。葛郯詞洞仙歌丹青明滅霜着誰家𣗳滿眼風光向誰許。送寒鵶萬點𣴑水孤村歸來晚。月影三人夜舞 金

英秋已老。蠟綴寒葩空裏時聞暗香度任一枝瓶小數點釵寒佳。人笑飲盡床頭玉露。看䆫綃紅日上三竿把蝶影梢空在花深處。趙秉文詞滿江

紅上清宫蠟梅。傑觀雄樓相照映此花幽獨。誰解識蘂珠仙子道家裝束。蠟蒂紫苞融燭淚檀心淺暈團金粟。漸蜂兒展翅上南枝風掀緑落落伴

湖心玉。蕭蕭映壇邊竹。記月痕曾上小欄干曲。輸與能詩潘道士夢為蝴蝶花間宿向夜深霜重不勝寒。騎黄鵠梅苑詞權無染南歌子照水金蓮

小。披風寳麝浮雪中開占百花頭。一味瀟瀟洒洒自風𣴑 病態含春瘦。芳魂傍月愁。輕煙微雨更清幽。遮莫姚黄相並也應羞。 又一點檀心

紫。千重粉翅光。薔薇水浸淡鵝黄。别是一般風韻斷入腸。 有艷難欺雪無花可比香。尋思無計與幽芳。除是玉人清瘦道家粧。孔䖍度詞鷓鴣天

却月凌風度雪清。何郎高詠照光明。一枝弄碧傳幽信。半額塗黄拾晚榮。 春思淡暗香輕。江南冷雨若為情猶勝逺隔瀟湘水。忽到䆫前夢不成。

 又 别得東皇造化恩。黛銷鉛淺自天真。耻随庾嶺花爭白。疑是束籬萼返魂。 風淡淡。月盈盈。麝煤沉馥動孤根。寒蟬冷蝶知何處。惟有蜂房

不待春邵叔齊詞不比江梅粉作華天香肯並俗香誇。高懸蠟䔒蜂房蜜。遍掛金鍾鴈字斜 侵月影。上䆫紗。中央顔色自仙家。玉人插向烏雲伴。

渾似靈犀正透花。毛澤民詞踏莎行栗玉玲瓏。壅酥浮動。芳跗染得胭脂重。風前蘭麝作香寒枝頭烟雪和春凍。 蜂翅初開蜜房香弄。佳人寒睡

愁如夢。鵝黄衫子茜羅裙風𣴑不與江梅共李子召花萼詞西江月可是江梅開晚。從教蠟雪來遲。此花清絶勝南枝。攙過春風第一。蘸蠟女工闘

巧。塗黄漢額偏冝。腮相倚並開時認取東君深意。洪覺範詞西江月黄蠟誰將點綴。紅膏不許施妝。孤根來自水雲鄉。風味天然醖釀。 看取玉奴

呵手。摘來珠露霑裳翠鬤斜插一枝香。似簇蜂兒頭上。 又 萬木經霜凍折。孤根獨報春來。前村雪裏一枝開。將換月華光綵。 一點唇紅不褪

粧如傳粉皚皚。和美端自禀天才終日庖人鼎鼐。韓元吉南澗。集菩薩蠻江南雪裏花如玉。風𣴑越樣新裝束。恰恰縷金裳濃熏百和香。分明籬菊

艷却作粧梅面。無處柰君何。一枝春更多。李士舉詞菩薩蠻熏沉刻蠟工夫巧。蜜脾鏁碎金鍾小。别是一般香觧教人斷腸。 氷霜相與瘦。清在江

梅右。念我忍寒來。恰君特地開。洪忠宣公詞和蠟梅减字木蘭花蜂房餘液寫就南枝凌正色。折幹垂芳。點綴如生秘暗香壽陽粧樣纖手拈來簪

髻上恍若還家暫覩真花壓百花。葉少蕰詞熾字木蘭花鵝黄初吐。無數蜂兒飛不去。别有香風。不與南枝闘淺紅。憑誰折取。擬把蠻牋分付與。碧

玉搔頭淡淡霓裳人倚樓 又 園林衰槁一品梅花開太早。紫蘂檀心獨。占中央色似金。幽香清逺。對景開樽同賞翫。雅稱仙姿莫是多情染相

思。馬古洲詞十拍子點綴莫窺天巧。名稱却道人為。香揾蜜脾分幾點。色映烏雲倚一枝。遥看倒透遲。 映水不嫌踈影嬌春也自同時。紅𣗳落殘

風乍暖。塞管聲長曉更催。此花知不知。 浪淘沙嬌額尚塗黄。不入時粧十分輕脆柰風霜。幾度細腰尋得蜜。錯認蜂房。 東閣乆凄凉。江路悠長

休將顔色較芬芳。無柰世間真若偽。賴有幽香吳夢䆫詞天香 蟬葉粘霜蠅苞綴凍。生香逺帶風峭嶺上寒多溪頭月冷。枝北瘦枝南小玉奴有姊。

先占立墻陰春蚤。初試宫黄淡泊。偷分壽陽纖巧。 銀燭淚珠未曉酒鍾慳貯愁多少。記得短亭歸馬暮衙蜂閙荳蔲釵頭恨褭但恨望天涯𡻕華

老。逺信難封吳雲鴈香葉石林詞千秋𡻕曉煙溪畔。曾記東風面。化工更與里裁剪。額黄明艷粉。不共妖紅軟凝露臉多情。正似當時見。 誰向滄

波岸。特地移閑館情一縷。愁千點煩君捜妙語為我催清燕須細看紛紛亂蘂空凡艷。李易安詞玉樓春蠟梅先報東君信。清似龍涎香得潤。黄輕

不肯整齊開此着江梅仍更韻。 纖枝瘦緑天生嫰。可惜輕寒摧損横。劉郎只觧悮桃花。惆悵今年春又畫。房舜𡖖詞獨脚令蕙子蘭孫小樣兒。化

工盛就寄南枝。笑他蘭蕙雖韻帶輕肥。 香藹紫檀和露重色攢黄蠟界金微。有人瀟洒插向鬢邊宜。又。誰到花房採蜜脾。剪成黄蠟小花兒惡嫌

朱粉不肯肖青枝。 檀吐暗香蘭許韻。月移芳影雪生肌不妨花蘂羗笛儘教吹。王履道詞蝶戀花剪蠟成梅無著意。黄色濃濃。對萼眉粧綴。百和

薰肌香旎旎。仙裳衣洒薔薇水 雪徑相逢人半醉。手折低枝。擁髻雲爭翠。馥蘂撚枝無限思。玉真未洒梨花淚王逸民詞添字浣溪沙宻室蜂房

别有香臘前偏會洩春光。凝竚清容何所以。笑姚黄 蠟蛀金鍾誠得意。風飄氣味壓羣芳。不似壽陽誇粉面。道家裝。 桃源憶故人寒苞初吐黄

金瑩。色染薔薇猶嫰。枝上紫檀香噴。洒落饒風韻 南枝一種同春信。何事不忺朱粉。自稱霓裳孤令。怨感宫腰恨。鄭宣撫詞一剪梅漢粉重番内

樣粧。新染氷肌。淺淺鶯黄。廣寒宫逈阻歸期。襟䄂空餘黯淡香。 江路迢迢楚塞長。夢裏題詩欲寄將。覺來斜月又沈西。一點檀心半染微霜。王晉

𡖖詞花心動春欲來時。看雪裏新梅品𣴑珎絶。氣韻楚江顔色。中央數朶。巧鎔香蠟嫰苞珠淚圓金燭。嬌腮潤蜂房微缺。畫欄悄佳人道粧。醉吟風

月。 淡白輕紅謾說。筭何事東君用心偏别賦與異姿添與清香。甚向苦寒時節。但教開後金罇滿。休惆悵落時歌闋斷腸也繁枝為誰贈折。張子

野詞漢宫春紅粉苔墻。透新春信息梅粉先芳。奇葩異卉。漢家宫額塗黄。何人闘巧。運紫檀剪出蜂房。應為是中央正色東君别與清香。 仙姿自

稱霓裳。更孤標俊格。排雪凌霜。黄昏院落為誰宻觧羅囊。銀瓶注水。浸數枝小閣幽牎。春睡起纖條在手。厭厭宿酒殘粧。趙明發詞好近事雪裏曉

寒濃已見蠟梅初折應是月娥仙掛與嬌䰟香𩲸 玉人挨鬢一枝斜不忍更多摘。酒面暗沉踈影。照鵝兒顔色。 又 瀟洒點踈叢渾似蜜房雕

刻不愛艷粧濃粉。借嬌黄一拂 有情常恁早相逢須信做尤物已是惱人風韻。更芝蘭香骨。 又 造化有深功。綴就梢頭黄䗶剪刻翻成新樣。

與江梅殊别。 半開微露紫檀心瀟洒對風月素手偏冝折取向烏雲斜插 又 剪䗶綴寒條標韻自然奇絶。不待隴頭春信喜一枝先折壽

陽粧鑑曉初開。殘抰若飛雪何似嫰黄新蘂映眉心嬌月周竹坡老人詞調人分似蠟梅。一枝 香蠟染宫黄不屬世間風月分我照寒金蘂伴小

䆫愁絶 高標獨步本無雙。一枝為誰折壓盡半春桃李。任滿山如雪趙彦端介庵集一種𡻕前春誰辨額黄腮白風意只吟羣木與此花脩别

此花佳處似佳人高情帶詩格君與𡻕寒相許。有芳心難結。 又 朱户閉東風。春在小紅纖雪門外未寒猶暖。恠有花堪折 梨花菊蘂不相饒

嬌黄帶輕白莫厭醉歌相惱是中原鄉客張仲舉蛻庵集水龍吟鄭蘭玉賦蠟梅工甚予拾其遺意補之 玉人梔貌堪憐曉粧一洗鉛華盡。此花

應是菊分顔色梅分風韻萼點駞酥。口攢金磬心凝檀粉甚女眞染就仙衣絶勝蜂兒重鵝兒嫰 說與玉龍莫品怕宫波一般𣴑恨故人堪寄折

枝。代取江南春信沉水全薰。蘖緑宻綴額黄深暈乍吳姬未識是花是蠟笑偎人問張西岩集賀新郎余家古瓶蠟梅忽開。清香可愛。質之范石湖

梅譜。乃宿葉而佳者也。且云素難題詠山谷簡齋但作小詩而已。在簡齋餘作且勿論偶不及東坡長句何耶因以樂府賀新郎見意。 不受鈆朱

污。問嬌黄當初著甚染成如許便做采從真蠟國特地朝匀暮注。也無此宫粧風度長記方壺春半貯只蕭然儘慰人情苦誰更望暗香吐。 為渠

細檢梅花譜以芳馨與梅相近故梅名汝底是石湖堪恠處說道涪翁曾賦還忘却東坡佳句。從被二仙題評了到而今傲然吟詩似吾試與下斯

{{雙行註文|語。狗蠅梅磬口梅檀香梅並詳前蠟梅下。藏梅

食經蜀中藏梅法 取梅極大者。剝皮陰乾。勿令得風。經二宿去塩汁内蜜中月許更易蜜經年如新也温革瑣碎録藏桃梅之類隔年

如新法。於竹林中擇一大竹。截去留五尺。通置果於竹中。以蒻封泥塗之鹽梅書說命 若作和𡙡。爾惟鹽梅注𡙡非鹽梅不和。然

鹽遇則鹹。梅過則酸。鹽梅得中。然後成𡙡。書林事類唐于志寧䟽。明君取曆當俟獻替之臣。聖主握圖必資鹽梅之佐上言天子置公卿大夫士

欲水火相濟。潜虛鹽梅不適𡙡棄不食。否觧曰。鹽梅不適。性有頗也。注𡙡𨿽美。醎酸不適。則見棄。才𨿽美。性情不調。則為害。唐仲友說齋集賀施樞

參啓 醯醢鹽梅。正資謀王體而斷國論。舟楫霖雨行將救𡻕旱而濟巨川李曾可齋集通制置啓。 銘彝鼎。銘旂常。已書勲於盟府。作鹽梅作舟

楫佇正位於宰廷。何幸公微。獲奉奔走。方澄孫絅锦小藁衆口一酸調佳處在味外。忽使水火爭。誰令居鼎鼐。山陰韋珪集熬波翻雪子青青。鼎鼐

同登要適均何代無賢如傳說大𡙡不和味尤真陳秋嵓集留忠齊承㫖南歸。蒙寄廣香塩梅作别 渴心乆生塵。鼻孔徒遼天豈意留夫子。脩書

念臞僊奇香清垢衣。鹽梅止饞涎。氣味憶吾土。安得隨歸鞭烏梅農桑輯要作烏梅法。以梅子核初成時摘取籠盛於突上熏之

令乾即成冝入藥不任調鼎。温革瑣碎録烏梅去核一升以釅醋五升浸一夜日。曝乾搗為末欲食以少許入水中成醋味。又麇脂不可合梅李實

食。羊肝不可合烏梅白梅及椒食。齊民要術作烏梅欲令不蠹法。濃燒穰。以湯沃之。取汁以梅投之使澤。乃出蒸之。食經諸品烏梅大者三十枚。湯

煑爛去核。同汁攪匀粗布扭去滓為膏子沙糖鬆者一斤入湯一椀。泡化同乾。松藿香葉各一錢。熬。成膏濾去扭净生姜自然汁一盞。 右將烏梅

糖姜汁同和匀。用砂石器熬成稠膏子。然後入檀桂腦麝末各半兩。伺冷入净磁器收貯點服不若去糖用蜜者尤妙。唐書蕭倣為嶺南節度使。倣

性公廉。南海𨿽富珎奇月俸之外不入其門。家人疾病。醫工治藥須烏梅左右於公厨取之。倣和而令還之促買於市太平廣記廣陵男子每見馬

矢即取食。自云甞為人飼馬慵不能夜起。其主見槽中無草。督責之。乃取烏梅飼馬馬齒楚不能食。竟死。後病見馬矢輙𣴑涎欲食食之與烏梅同

味。了無穢氣。神異經北荒石湖有横公魚夜化為人。煑之不死。以烏梅二七煑之即熟可已邪病白梅三山志福州懷安候官鄉

户園林種至千萬株鹽曬者為白梅。焙乾者為烏梅。運至江浙。齊民要術作白梅法 梅子酸核初成時摘取夜以鹽汁漬之晝則日曝。凢作十宿

十浸十曝便成。調鼎和韲所在多入也。山居備用云摇末用調鼎鼐肉味皆用之韻梅是齋售用韻梅法梅子壹百箇。揀黄嫰

者。沸湯畧焯過。塩壹兩。薑一斤。細研新椒肆兩甘草肆兩剉細 右一處拌和。日中㬠乾臨乾時。捻破梅子。團諸料物在面上。别用薑絲肆兩匀糝

入瓶。以乾為度對金梅是齋售用對金梅法 每黄梅子壹百箇。塩淹透取出㬠壹日。用砂糖一斤。蜜半斤鋪薑絲一重。梅

一重。糖一重。匀鋪了煎醋一大盞入瓶内。用綿蒙口。㬠半月熟。薑絲看多少用。十香梅是齋售用十香梅法 青梅十斤。核

未甚硬者。十字劈作四片。入塩壹斤。糖三斤。薑絲一斤椒貳兩一處淹拌匀。日㬠。頻攪拌至汁盡不得令極乾。𠕅用縮砂仁桂各一兩甘草二兩三

味為細末入淹梅一處拌匀。入磁器收之。香藥未可入乆收不得要蛀。不若只收㬠乾糖梅坯旋入香藥紫蘇梅是齋售用

紫蘇梅法 黄梅一百箇無損者沸湯畧焯過。紫蘇葉一斤。細切甘草二兩。細剉塩二兩。新椒二兩。 右一處拌匀。用梅滷一椀。日中㬠臨乾時捻

破梅子。團諸料物在面上。以乾為度。荔枝梅是齋售用荔枝梅法 青脆梅一百箇去皮。用竹針徧箚眼子數十箇塩半盞

淹一宿。孔次日用小刀子取去核。煎沸湯令冷洗過入淺鉢内將糖二斤切碎拌匀於糠火上慢煙熏候乾取出日㬠。新瓶收。永不壞。

煎梅温革瑣碎録蜜煎梅法 黄梅子不破者一百箇。塩二兩於沙盆内略擦匀。後一夕取出㬠半乾煉蜜浸㬠。如蜜酸又換。候甜

為度。入瓶緊閉蜜漬梅花家清供蜜漬梅花 楊誠齋詩云。 甕澄雪水釀春寒。蜜點梅花帶露餐。句裏畧無煙火

氣。更教誰上少陵壇剝白梅肉少許浸雪水以梅花温釀之露一宿。取出蜜漬之可薦酒較之敲雪煎茶。風味不殊也替核釀

山居備用替核釀梅用木瓜三十箇去皮蘇葉半斤菖蒲四兩細切用塩二兩腌一宿㬠乾。别用沙糖一斤半蜜半斤桂末半兩甘草末

一兩縮砂末一分拌和蒸三兩次令爛攪匀别以大黄梅三百箇。同塩三兩。盆内擦軟。日㬠半乾去核。以木瓜等實梅皮中。慢火畧焙燥日入器收

{{雙行註文|之。糖松梅沉括忌懷録糖松梅。用新松子一百箇大青梅一百箇洗控乾置銀器内一重松子一重梅次第安。著以糯米

一合細研。入水四椀。用炭火煑。約水耗一半不得抄待停冷一宿方傾出酸水。又以四椀水再煑。約耗一半再傾出酸水入乾糖一斤半濕糖一斤

半。煑熟為度。放冷。以新甆瓶收。湏是乾净如乆後味酸再入乾糖斤半同煑青梅未黄酸硬者佳。此時松房已如梅栗或若豆亦不妨或至細者尤

好。但以三二枚當一枚可也。其味頗珎。但經乆即爛糖脆梅山居備用。糖脆梅。用青梅一百箇畫成路路兒將熟冷醋浸没

一宿。取出控乾别用熟醋調沙糖一斤半浸没入新瓶内以箬葉扎口。仍用椀覆蔵在地中深一二尺。用泥土盖過白露節取出換糖浸

椒梅山居備用糖椒梅。用黄梅大者不拘多少搥破核未搥以前先以塩淹一日鋪梅一層入沙糖用椒生薑絲一層重重鋪罐内

八分。以。物盖覆蒸一遍再用生絹覆罐口曬十日可供。曬時先用些椒葉鋪在梅肉上觧酒楚梅山居備用觧酒

楚梅梅子選肥壯微着紅臉者。輕手摘下勿令搯損每一百顆。以塩汁三四椀浸過兩宿。漉出控乾别以塩花一百錢重滚湯泡問薄紙隔取清汁

寬浸日中㬠之後塩汁凝霜乃熟極能醒酒造化梅山居備用造化梅用五月間半熟青黄梅三斤。用糖一斤半。塩一兩

半。欲滿甕則梅九斤糖四斤半。塩四兩半先將塩糖打和匀。一層梅。一層糖鋪入沙糖甕内上用烏盞一隻或覆或仰防水入甕。緊包甕口。用石灰

泥頭。勿使有縫隙安向陽屋上。任雨打日曬。直至九月間收用。甘味酸甜。頗有風韻每層更着龍腦薄荷一層尤妙糟藏梅

山居備用糟藏梅用青梅杏一斗好者先以塩水於銅器中醃三日。去塩水控乾糟三斤塩一斤稀煮粟米粥攪和候冷。入瓶醃之以石灰泥頭。勿

令近水。可絰冬道僧利諭做糟梅小滿前用二緑凡糟同和。醃姜梅僧道利諭用梅子不犯生水先用石灰一升。好鍋灰

二升。和以沸湯淋灰水浸一日夜。撈出陰乾。每梅子一斗用塩二斤就滲梅子。鹹水自出勤拌動醃約半月。撈出梅子㬠一二日入器為塩梅。多採

牽牛郎花剪除白褲存紅花瓣。或採急性子紅花瓣亦得於元醃梅子水内浸却將社前生姜擦去皮。用麄布拭乾。入塩花水内醃透心紅帶漿水

收。却撈出花瓣研爛。用砂糖水和炒麵印脫諸般花樣餠子待賓。餘剩塩梅水調美用椒梅山居備用椒梅用黄梅一百箇為率。

用盆硝少許淖過漉出控乾。搥碎入生薑絲半斤。甘草四兩。去目川椒一兩。磁盆拌匀。又入炒塩半斤同𤎅如欲作梅湯曬放稀如欲作餠子。曬放

乾。曬時兩三日攪一次。一方用薑絲一斤。椒梅湯煎。用杏梅一斤水淘過兩次。用蜜一斤。椒二百粒醋半升。將蜜煉過下入梅椒醋同煎。椒軟為

度汁為渴水湯綻梅山家清供湯綻梅。十月後用竹刀取欲開梅蕋。上下蘸以蠟。投蜜缶中。夏月以熟湯就盞泡之。花即

綻。香可愛也檕梅爾雅郭璞注朹𣗳狀似梅如脂頭赤色似小柰可食。朹。音求。檕。音計。邢昺䟽釋曰。朹一名檕梅。

永樂大典卷之二千八百十一








重録總校官侍郎臣秦鳴雷

學士臣王大任

分校官编修臣孫 

書寫儒士臣王

圈點監生臣林民良

臣董子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