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三千五 永樂大典
卷之三千六
卷之三千七 

永樂大典卷之三千六 九眞

宋歐陽公集歸自遥憶離人何處笛。深夜夢回情脉脉。竹風檐雨寒窻隔。離人幾歲無消息。今期白不眠。特地重相憶張横渠集候人 林木南山

薈蔚時。工斤樵斧竟一作競朝隮。舉知趨利青冥上。一作外不念幽閨李女飢一作啼。蝃蝀朝隮。亦止朝升而已。無他義許綸涉齋集次外舅遣侍

人韻 關中蕭相國。江左管夷吾。人仰南山石。心冥赤水珠。登臨捐妓女。書札付官奴。妙得安心法。繩床底用蒲黄裳演山集戲贈席上侍人 遮

藏不得鬢邊霜。空憶揚州一。覺長。不學牧之狂可笑。紫雲宜贈紫微郎唐王維詩江上别流人 以我越鄉客。逢君謫居者。分飛黄鶴樓。流宕蒼梧

野。驛使乘雲去。征帆沿溜下。不知從此分。還袂何時把王建詩送流人 獨向長城北。黄雲暗塞天。流名屬邊將。舊業作公田。擁雪添軍壘。收氷當

井泉。知君住應老。湏記别鄉年古今詩統項斯寄流人 毒草不曾枯。長流客健無。霧開蠻市冷。舡散海城孤。象迹頻經水。龍涎逺護珠。家人秦地

老。泣對日南圖宋劉攽彭城集京北流人 嗟爾流人亦可悲。白頭老叟抱中兒。不羞逺作投荒客。自恨生遲外户時。魚失江湖相煦沫。鳥囚籠檻

苦啼飢。鄉園日日生荆棘。說似傍人猶涕垂李覯皇祐續藁送流人 人情自古怕遷移。更去南方路險巇。從此異鄉誰是侣。只應明月解相隨元

藍靜之詩問流人 道傍辛苦問流人。非罪相看誤此身。何用老成徒取辱。乆知温飽不如貧。衣裳眞穢沾床汗。枷械拘攣滿面塵。不自我先休嘆

恨。周餘靡有孑遺民 悲流人 爲農未免租調瘢。從軍可辭刀箭痕。布衣一日任民社。鞭撻不救肌膚完。足兵足食萬世計。征衣戰甲無寧歲。但

知城郭倍光輝。誰問閭閻乆凋弊。深機巧宦何爲者。暴虐施民自寬假。山頭白石城下泥。已有行人先問舍。前車後車相繼摧。满山枯骨白成堆。嗚

呼古人不可作。自書下考眞賢哉宋蔣竹山詞昭君怨賣花人 檐子挑春雖小。白白紅紅都好。賣過巷東家。巷西家。簾外一聲聲呌。簾裏鴉鬟入

報。問道買梅花。買桃花。李方叔濟南集嗟美人詞 樞宻直學士劉公希道。乆遷於外。元祐天子。方欲大用於朝而公薨。余心哀之。故作嗟美人詞

以吊之 嗟美人兮何之。撫千祀兮增悲。咎司命之匪仁兮弗庇下民。故嗇数於令人得兮俾弗乎常常竒旣闘端之引大。復䘦止而䌓維。仰天衢而

願騁兮。羌爲惠之罔終。嗟美人兮懷思。閟靈脩而自珍兮。寧燕婉而倚巾。彼鵜鴂之早鳴兮。欲衆芳之隕衰。亮汝懷之匪良兮。喜佳卉之具腓。靈芝

遑恤汝以自芳兮。亦三秀而呈姿。候蟲呻吟而競秋兮。耀耀夕飛而流光。蚊角翼而虎噬兮。或負岳而成雷。俄歲運之徂征兮。復爾齡之幾何。彼大

椿之先秋兮。意松柏之後凋。屬歲寒之太甚兮。雪霜窘而煩威。春歸來兮暘谷温。條風發兮百卉菲。土泉閉兮崔嵬。獨玄黄兮就萎。委長年兮澗濱。

匠初顧兮弗辰。感佳時兮嗟美人。蛻遺榮兮上賓天。我籲天兮九閽。如可續兮百身草堂詩集楊冠卿美人隔秋水詩 美人娟蜎隔秋水。寂寞江

天雲霧裏。中間消息兩茫然。咫尺應湏論萬里。多病馬卿無日起。青眼高歌望吾子。安得送我置汝傍。攬環結佩相終始宋蘇泂詩美人 美人隔

秋水。别我今何時。晨興念良覿。路逺莫致之。安得雙翅翰。飛去東南陲。矢心菖蒲花。白首以爲期洪平齋集次李公謹美人行見寄 梨花深寂楊

花閑。雨鳩晴鳩兩關關。越王樓下春事繁。有美一人心獨丹。欲徃從之厚我顔。無綉叚兮爲君歡。子規夜嘷斗闌干。江草碧色江波漫。芙蓉城頭芳

露乾。有美一人擁朝寒。欲徃從之髀肉酸。無桂棹兮揚君瀾。牛頭撥雲尋懶殘。牛背落日人空還。短笻尚點湘妃班。好春未必天能慳。東風到處如

家山。白髮相對母永嘆。荼䕷結架三百間。爲君醉倒驕旁觀元趙子昻詩美人隔秋水 美人隔秋水。咫尺若千里。可望不可言。相思何時已。庭樹

多落葉。日夕秋風起。我今年已衰。素髮擁兩耳。回思少年時。容顔若桃李。美人何當來。一笑懷抱洗。未見令我思。既見胡不喜宋林希逸竹溪集歸

人爭渡喧 野外炊烟起。沙邊帶日明。歸村人合遝。問渡晚喧爭。暝色催行客。長江阻去程。帆輕斜照影。語雜逺聞聲。隔岸招尤急。栖鴉過亦鳴。茅

檐何處是。兒女想相迎。雅南集陳樵歸人 天外歸人盡。雲邊信馬過。若爲成訖了。不敢問如何。兵氣荆揚乆。春光許洛多。書生窻下老。蒼蘚上庭

柯 國朝顧祿詩曉出淞城候歸人 獨騎騾馬出城闉。晚向官亭候逺人。江霧不收渾欲雨。野烟初起半隨雲。白龍去後潭俱涸。黄犬歸來塜尚

存。最怪此時蕭索甚。一尊誰爲接殷懃宋僧文珦詩有美一人行 有美一人閑且都。天然自與常人殊。奔逸絶塵遺步趨。宛在大海之東隅。珠宫

貝闕非凡居。鮫綃被體雲霞裾。朝乘一鶴莫雙鳬。徃來圓嶠仍方壼。所交皆古真仙徒。赤松羡門及麻姑。共論妙道得道樞。天地萬物指馬如。人間

歲月良易徂。别來眼暗齒髮踈。山可泐兮海可枯。相思之念無時無。示好亦有明月朱。儀之懷袖不敢沽。屢欲致之乏飛魚。側身東望空躊躇蘇泂

詩拜年人 來車去馬拜紛紛。歲歲年年不憚煩。拜得老人山上去。一番兒女各當門 小年躑躅隨群隊。長大悲傷怕物華。爇罷天香來影室。不

行人事便歸家王魏公集捧香人 綺席延佳士。香來似有情。當年謾拱默。終日費携擎。偶以朱藍僣。還因刻畫成。猶勝海上客。逐臭了平生元王

君實臞軒集枕上復用道間鄉字韻呈同人 爆竹聲中度歲忙。椒花杯上換春陽。欠書元日神荼帖。又看新年傀儡場。客枕方酣千里夢。朝靴正

踏五更霜。王翁湏要惺惺在。冨貴何如歸故鄉丁復檜亭藁贈縫人 九官各讓德。不聞陶虞時。稼穡命后稷。典樂諮伯䕫。掌教固在契。。職工乃爲

垂。益使掌山澤。讓未虎熊羆。咎繇慎恤刑。所以佐治之。禹獨明五服。采色在彰施。山龍七政繪。藻火粉米絺。由之自軒轅。製用易卉皮。窮亘億兆歲。

所以資禮儀。衮旒正斧扆。垂拱安無爲。天下盛觀感。於變風乃丕。周官備縫人。至意良在兹。玄紞與紘綖。王后夫人冝。自命婦以下。朝祭遞參差。後

夫以藝專。而乃别。賤卑。國初具六官。百工相師師。金玉雖異局。銜秩並三司。子孫世其官。庭階足蘭芝。彬彬臺省中。頗愧老書詩。書詩豈不好。錯置

行與知。我知爾不能。爾行我乃奇。嗟哉聖人學。而肆巧與欺。士行苟蔑裂。我且謂士蚩。士蚩上乃慧。曷敢賤視其。早信逺珪幣。孰忍棄弓箕。客冠不

勝簪。我髮短於絲郭昂詩洞人二首 犵獠猫猺暨犵狑。中原有耳罕知名。肌膚垢膩斑衣短。語話鈎輈健足輕。餓鬼形骸元蹭蹬。饞狼情性自徃

獰。我來未解公參禮。遥看庭前品竹笙。讎殺元無骨肉情。隨身刀弩日爲生。婚姻野合非媒娶。蛙鼠珍藏待客烹。棺椁錦纏高樹葬。驊騮偏坐寳鞍

行。古今多少牢龍手。誰果能將禮義平程禮部集贈地理人金大成三首 幽居南山陲。親友少經過。客從何方來。飄然歷山阿。清懷堪氷雪。傑論如

懸河。豈惟新知歡。慰此離索多。悲哉郭景純。高名何峨峨。青囊八篇書。至理妙不差。後來廖孫徒。彌縫得天和。世俗逞私見。紛紛亂真訛。之子有妙

識。吾當爲渠歌 擾擾塵世人。茫茫古先客。生無可稱善。死去復何益。道骸入空山。托體同土石。松楸立翁仲。奄忽生荆棘。墟墓無人行。但見狐兎

迹當時千金軀。一笑化枯腊。來者雖可期。徃者已足惜。營營求佳城。曷若保令德 我有一壼酒。寄懷在雲林。雲林不可招。邈然成孤斟。良友念我

勞。寄書逺相尋。寄書何足言。故意亦以深。金仙抗高懷。臨風鼓瑶琴。琴聲清且閑。滿坐無知音。南山有孤松。上有五彩禽。我欲攀其巢。援琴。和幽吟。

時節且未得。期君當重臨樂府詩集夏人歌二首 尚書大。傳曰。夏人飲酒。醉者持不醉者。不醉者持醉者而歌曰。盍歸乎薄。薄亦大矣。伊尹退而

更。曰。覺兮較兮。吾大命格兮。去不善而善。何不樂兮薄湯之都。言當歸湯也。韓詩外。傳曰。桀爲酒池糟堤。縱靡靡之樂。一鼓而牛飲者三千。群臣皆

相持而歌 江水沛兮。舟楫敗兮。我王廢兮。趣歸于亳。亳亦大兮。樂。兮樂兮。四牡驕兮。六轡沃兮。去不善而從善。何不樂兮 越人歌 劉向說苑

曰。鄂君子晢泛舟於新波之中。乘青翰之舟。張翠蓋。會鍾鼓之音畢。榜枻越人擁楫而歌。於是鄂君乃揄修袂行而擁之。舉綉被而覆之。鄂君。楚王

毋弟也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詬耻。心幾頑而不絶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說君兮知

不知 高陽樂人歌 古今樂録曰。魏高陽王樂人所作也。又有白鼻騧。蓋出於此 可憐白鼻騧。相將入酒家。無錢但共飲。畫地作交賖。何處䑜

觴來。兩頰色如火。自有桃花容。莫言人勸我 吳人歌 晉書曰。鄧攸爲吳郡守。載米之官。俸祿無所受。唯飲吳水而已。及去郡。百姓數千人留。牽

攸船不得進。乃以小舟夜中發去。吳人歌之 紞如打五鼓。鷄鳴天欲曙。鄧侯挽不來。謝令推不去 徐人歌 劉向新序曰。延陵季子將聘晉。帶

寳劍以過徐。徐君觀劒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獻也。然其心已許之矣。使𨑰而徐君已死。季子於是以劒帶徐君基樹而去。徐人乃。爲之歌 延陵

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元危素詩徐人歌 季子有劍秋水色。徐君見之惜不得。徐君墓上荒草寒。季子解劍挂樹間。一死一生見

交誼。嗟哉延陵吳季子唐古之奇詩秦人謡 微生祖龍代。却思堯舜道。何人仕帝庭。㧞殺指侫草。奸臣弄民柄。天子恣哀抱。上下一相蒙。馬鹿遂

顛倒。中國既版蕩。骨肉安可保。人生貴千壽。吾恨死不早宋司馬温公傳家集秦人 楚旗獵獵蓋山紅。回首咸陽一炬空。惆悵秦人虛用意幾年

辛苦得山東樂府詩集梁徐摛胡無人行 古今樂録曰。王僧䖍技録。有胡無人行。今不歌 刻楹登魯殿。擁絮拭胡妝。猶將漢閨曲。誰忍奏氈房。

遥憶甘泉夜。闇淚斷人腸 梁吳均同前 劒頭利如芒。恒持照眼光。鐵。騎追驍虜。金羈討黠羌。高秋八九月。胡地草風霜。男兒不惜死。破膽與君

嘗 梁徐彦伯同前 十月繁霜下。征人逺鑿空。雲摇錦更節。海照角端弓。暗磧理砂樹。衝飙卷塞蓬。方隨膜拜入。歌舞玉門中 唐聶夷中同前

男兒徇大義。立節不沽名。腰間懸陸離。大歌胡無行。不讀戰國書。不覧黄石經。醉卧咸陽樓。夢入受降。城。更願生羽儀。飛身入青冥。請携天子劍。斫

下旄頭星。自然胡無人。雖有無戰爭。悠哉典屬國。驅羊老一生唐李翰林集胡無人 嚴風吹霜海草凋。筋簳精堅胡馬驕齊賢曰。出自薊北門行

曰。嚴秋筋竿勁。虜障精且强。注竿箭簳。公旦切。士贇曰。梁元帝纂要。冬月厲風嚴風寒。周禮冬官凡爲弓。冬析幹而春液角。夏治筋秋合三材。寒英

體。氷析灂。鮑照詩。何用獨精堅。古詩胡馬依北風漢家戰士三十萬。將軍兼領霍票姚齊賢曰。史記闐顔之役。漢馬十萬騎負。私。從馬凡十四萬匹。

糧重不與焉。朔方之巡。武帝勒兵十八萬騎以見武節。使郭吉。風告單于。此漢兵至盛也。亦未至三十萬而太白云爾。豈合步騎言乎。抑討祿山之

師自有三十萬乎。漢書大將軍受詔。予壯士爲票姚校尉。於是上曰。票姚校尉去病。斬首捕虜二千二十八級。封去病爲。冠軍侯。服䖍音飄摇。師古

曰。票匹妙切。姚。羊召切。票姚。勁疾之貌。荀恱漢紀作票鷄字。去病後爲票騎將軍。尚票姚之字耳。今讀書者音飄摇。不當其義。詩人限於韻。既有二

音。姑從其一。士贇曰。票姚字音辯。見第五卷塞下曲第三首末句下注流星白羽腰間挿。劒花秋蓮光出匣齊賢曰。陳孔璋箋曰。飛兔流星。注言疾

也。家語曰。白羽若月。上林賦曰。彎番弱蒲白羽。士贇曰。魏文帝典論。選兹良金。命彼國王。精而銖之。淬以清章。光似流星。名曰飛泉。雀豹古今注。吳

有白蛇。紫電辟邪。流星。青冥。百里。六劍。吳越春秋。秦客薛燭善相劒。吳王取純釣示之。薛曰光乎如芙蓉始生。其紋如星行。其光如波溢於溏。郭元

振劒歌。琉璃匣裏吐蓮花。錯鏤金環生明月天兵照雪下玉關虜箭如沙射金甲齊賢曰唐武德二年。析甘州之福祿。瓜州之玉門。置肅州。有玉門

縣。玉門關。開元中没吐蕃。因其地置玉門軍。士贇曰。西域高昌傳。正觀四年。侯君集討定高冒。先是國謡曰。高昌兵。如霜雪。唐劵兵。如日月。日月照

霜雪。幾何不殄滅。東漢西域論曰。臨西海以望大秦。拒玉門陽關者。四萬餘里。靡不周畫焉。又臧宫論閉玉關以謝西域之質雲龍風虎盡交回。太

白入月敵可摧。敵可摧。旄頭滅齊賢曰。易乾卦。雲從龍。風從虎。酉陽雜俎曰。太白聞祿山反。作胡無人詩曰。太白入月敵可摧。祿山死日。果見太白

食月。史記天官書。旄頭。胡星也。士贇曰。此詩必作於上元之間。據太史之占而言也。按唐書天文志。上元元年。五月癸丑。月掩昴。占曰胡王死。三年

建子月癸巳。月掩昴出昴北。八月丁卯又掩昴。後漢天文志曰。太白主奎婁胃昴畢觜參。又主邊兵。又晉天文志曰。昴七星。又爲旄頭胡星。李白統

言之以太白也。自兹數年之後。安史相繼滅亡。恢復兩京。即此詩而驗諸史。蓋可知矣。履胡之腸涉胡血。懸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齊賢曰。雀豹古

今注。秦築長城。土色皆紫。漢塞亦然。故曰紫塞。士贇曰劉向新序曰。野人之用兵。鼓聲則似雷。號呼則動地。塵氣充天。流矢如函扶傷舉死履腸涉

血。無署之民其死者已量於澤矣。而園之存亡主之。生死猶未可知也。其離仁義則逺矣。或曰紫塞者。岱山有紫疆城。城傍有草。草生紫色。故曰紫

塞胡無人。漢道昌士贇曰。左傳子母謂秦無人。漢文叙傳曰。登我漢道。武帝制田。寖明寖昌。之道詩至漢道昌。一篇之意已足。陛下之壽三千霜。但

歌大風雲飛楊。安用猛士兮守四方。一本云無此三句者是也。使蘇子由見之。必不肯輕致不識理之誚矣。東坡云。今太白集之有悲來乎笑矣乎。

及贈懷素草書數詩。决非太白作。蓋唐末五代間。齊已輩詩也。僕亦曰此詩末後三句。安知非此輩所增乎。致使太白貽譏於數百載之後。惜哉。雖

然。東坡能辯之。頴濱直致譏焉。是亦足以定二蘇之優劣。今遂删去。後人具正法眼藏者。必蒙賞音僧貫休詩胡無人 霍嫖姚。趙充國。天子將之

平朔漠。肉胡之肉。燼胡賬幄。千里萬里。唯留胡之空殻。邊風蕭蕭。䄖葉初落。殺氣畫赤。枯骨夜哭。將軍既立殊勲。遂有胡無人曲。我聞之天子冨有

四海。德被無垠。但令一物得所。八表來賓。亦何必令彼明無人宋張舜民畫墁集胡無人 洛陽一少年。善達古今事。意欲隳單于。慨然陳五餌。當

時長老以爲笑。今日施行獲其利。信哉敢謂胡無人。歲歲叩關來請吏薛季宣浪語集胡無人行胡無人。非無人。銀山蹀躞胡馬群。甲光射日開

金鱗。續長飛兩旌填雲。轟庭雷鼓聲轔轔。柔然之地陣困輪。傾河鞭石居逡巡。浩歌但來輕比鄰。白登豳國公當聞。帝羓乆作溟漠君。高辛狗食吳

將軍。胡兒孤矢非周身。控弦雖多將累人。狼跳鳥撃虛遊魂。驕矜一息爲微塵。梟雛井底蛙彌尊。餘殃積惡天公嗔。胡無人。聞不聞。衛青去病迹已

陳。竇侯乳臭椒房親。胡無人。燕然錯落銘王勲唐吳融詩箇人 裊裊復盈盈。何年墜玉京。見人還道姓。羞客不稱名。故事諳金谷。新居近石城。臉

横秋水溢。眉拂逺山晴。粉薄塗雲毋。簪寒篸水晶。催來兩槳送。怕起五絲縈。髻學盤桓綰。床依宛轉成。慱山凝霧重油壁隱車輕。額點梅花樣。心通

𣗥刺情。搔頭邀顧遇。指約到平生。魚網徐徐襞螺卮淺淺傾。芙蓉褥已展豆蔻水休更。趙女憐膠臉。丁娘愛燭明。炷香龍薦腦。辟魘虎輸精。管咽參

差韻。弦嘈倰僜聲。花殘春寂寂。月落漏丁丁。柳絮聯章敏。椒花屬思明。剪羅成綵字。銷蠟脫朱櫻。邂逅當投珮。艱難莫拊楹熨來身熱定。舐得面㾗

平。匣鏡金螭怒。簾旌綉獸獰。頸長堪鶴並。腰細任蜂爭。滴淚泉饒竭。論心石未貞。必雙成鳳去。豈獨化蟬鳴。書逺腸空斷。樓高膽易驚。數錢紅帶結。

鬬草舊裙盛。映栁闌干小。侵波略約横。夜愁遥寄雁。曉夢半和鶯。翼秪思歉比。根長羡藕并。可憐次帶緩。休賦重行行曰居易長慶集定 入定月朧

明。香銷枕簟清。翠屏遮燭影。紅袖下簾聲。坐乆吟方罷。眠初夢未成。誰家教鸚鵡。故故語相驚徐凝詩白人 暖風入烟花漠漠。白人梳洗尋山薄。

泥郎爲挿瓏𤧚釵。爭教一朵牙雲落劉駕詩吊西人 河湟父老地。盡知歸明主。將軍入空城。城下吊黄土。所願邊人歸。歲歲生禾黍陳羽詩伏翼

洞送人 洞裏春晴花正開。看花出洞幾時回。殷勤好去武陵客。莫引世人相逐來劉賓客詩送人之桂州 旌斾過湘潭。幽奇得遍探。莎城百粤

地。荇路九疑南。有地多生桂。無家不養蠶。聽歌難辨曲。風俗自相諳杜牧詩送人 鴛鴦賬裏暖芙蓉。低泣關山幾萬重。明鑒半邊釵一股。此生何

處不相逢杜苟鶴詩送人寄德清 亂世人多事。耕桑或失時。不聞寬賦歛。因此轉流離。天意未如是。吾心毋自欺。能依四其字。可立德清碑弘秀

詩集釋無悶暮眷送人 折柳亭邊手重携。江烟淡淡草萋萋。杜鵑不顧離人意。更向落花枝上啼左偃詩送人 一莖雨莖華髮生。千枝萬枝梨

花白。春色江南獨未歸。今朝又送還鄉客徐凝詩送人 惆悵人間萬事違。兩人同去一人歸。生憎平望亭前水。忍照鴛鴦相背飛江端本詩送人

年衰歲晚有誰從。井臼無人伴敬通。當户秋山横積翠。擁階霜葉委殘紅。倦遊自笑裘先敝。赴敵誰知甲已衷。看取功名垂竹帛。不須咄咄更書空

元鄧文原詩送人 蟋蟀已在宇。凉風吹角巾。别離低壯士。富貴改全人。旅食貂裘敝。交遊白髮新。蕭蕭一樽酒。落日大江濱耶律鑄雙溪醉隱集送

行人二首 十年鞍馬徃來程。學劍讀書兩不成。故國英雄應笑我。苦吟佳句送行人 經過離亭知幾度。從前端的一千場。只疑折盡無情栁。不

意東風吹又長丁復檜亭藁送人 千年客榜銅官下。秀色留人憶更者。平天渰頭晩日薄。斷蛟橋北風雪寒。金陵乃見高公子。綵筆能驚獬豸冠

近日教官渾不稱。薦來休謂阻修翰薩天錫石林詩集送人 適意無南北。相逢江海邊。鄉關千里外。風雨一燈前。呼酒吾同醉。論文子獨賢。分襟

在今日。携手問何年史輕邦梅溪詞醉客魂浙江送人 江㾗采貼。日光熨動黄金葉。闌干直下愁相接。一朵紅蓮飛上越人擑 鯉魚波上叮嚀

切。詩筒如綫不曾别。明年好箇春風客。五鶚交飛。身在玉皇闕唐楊凌詩即事寄人 中禁鳴鍾日欲高。北窻欹枕望頻搔。相思寂寞青苔合。唯有

春風啼伯勞崔道融詩寄人 花上斷續兩。江頭來去風。相思春欲盡。未遣酒樽空 澹澹長江水。悠悠逺客情。落花相與恨。到地一無聲張泌詩

寄人二首 别夢依依到謝家。小廊回合曲欄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猶爲離人照落花 酷憐風月。爲多情。還到春時别恨生。倚柱尋思倍惆悵。一

場春夢不分明高僧詩集秋日寄人 白鳥行從山觜没。青鷗群向水湄分。松齋獨坐誰爲侣。數片閾飛襤外雲陶弼詩再過陽朔寄人 昔日儒

衫今武車。重來耆老尚奔趨。後人相繼皆清德。小吏迴看半白鬚。條教謾爲新楷法。官資猶作舊稱呼。里門不閉田疇闢。好買丹青别畫圖元耶律

鑄雙溪醉隱集寄人 囊括乾坤計未踈。不知胠篋竟何如。如何萬里驚塵下。未奉平安一紙書劉文貞公集寄人 香滿檀心雪滿枝。梨花開近

海棠時。隴西鸚鵡藏金挂。海底珊瑚絞鐵絲。勁畫快心觀晉字。清光在眼讀唐詩。功名冨貴非吾事。唯有幽人是所思馬清泉需庵集寄人 雙鬢

星星。更能消幾番離别。人北去。直教孤負清明時節。何處池塘春草夢。誰家院落梨花月。便子規枝上勸人歸。空啼血 思徃事。雲千叠。休倚仗。心

如鐵。嘆風埃襤縷浩歌長鋏。和氣已從天上日。暮寒洗盡山陰雪。待我公飛步到三台。須調𤓖右調滿江紅唐曹鄴詩答人 偶來松樹下。高枕石

頭眠。山中無曆日。寒盡不知年宋邵堯夫詩答人吟 林下閑言語。何須更問爲。自知無紀律。安得謂之詩 誰道閑人無事權事權唯只是詩篇。

四時雪月風花景。都與收來入近編 初春洛城梅開時。賞梅更吟梅花詩。梅花雖開難逺寄。唯寄梅詩伸所思 筋骸得似當年否。氣血能如舊

日無。却喜一般增長處。樽前談笑有工夫 春暮答人吟 相逢經歲意何如。漫說爲隣德不孤咫尺洛陽春已盡。過從能憶舊時無朱晦庵詩懷

人 吾黨二三子欲來從我遊。塵機諒擾擾。遐諾終悠悠。空山日復晚。佇立悵夷猶。子厚伯崇有約不至韓淲澗泉集懷人 北客如今可柰何。更

者青奏入雲和。東平東里應。無恙。吳楚年深白髮多劉後村集懷人 節物隨時換。朱明斗轉杓。波肥溪𩼈壯風暖谷鶯嬌青草浮頭岸。红橍水際

橋。懷人無數舍我欲致書招趙渢詩懷人因以見意 迥脫離微境。誤空不涉思。大中生菡蓞。衣底見摩尼。夢幻人間世。虛烟筆下詩。西來應有意。

無失。爲人時蔡九峯詩和伯氏懹人韻 懷人復懷人。懷憂不能寫。滄浪有舟楫便欲從東下。春寒兩琳琳。舟楫不可尋。臨流一惆悵。直下萬里深

葛山羅灮集懷人 懷人不可見。望逺意如何。天闊暮雲合。夜寒秋雨多。誰吟招隠作。近得步虛歌。痛飲能來否。深溪剩芰荷朱雍詞憶秦娥懷人

風蕭蕭。驛亭春信期春潮。期春潮。黄昏浮動。誰在江皋 碧雲冉冉横溪橋。瓊車未至餘香飄。餘香飄。一簾疏影月在花梢馮延已陽春集舞春風

懷人 嚴妝纔罷怨春風。粉墻畫壁宋家東。憲蘭有恨枝尤緑。桃李無言花自紅 燕燕巢時羅。幕卷。鶯鶯啼處鳳樓空。少年薄倖知何處。每夜歸

來春夢中劉行蘭苕溪集青玉案懷人 小山遮斷藍橋路。恨短夢鷄飛去。長記修眉縈曲度。約花開檻。映風招䄂。總是憐渠處 追歡我已傷遲

暮。猶有多情舊時句。極目高摟千尺許。竹枝三唱。爲君凄斷。東日西邊兩江湖績集趙崇嶓清平樂懷人 鶯歌蝶舞。池館春多處。滿架花雲留不

住。散作一川香兩 相思夜夜情悰。表衫滿䄂啼紅。料想故園桃李。也應怨月愁風 妬紅欺緑。輕浪潮温玉。鸞䄂捲香金香𦋏。嬌怯未消寒粟

錦衾初罷承歡。宿妝微褪香彎。醉眼乍鬆還囷。斷雲猶繞巫山晏叔原小山琴趣外篇醜奴兒懷人 夜來酒醒清無夢。愁倚闌干。露滴輕寒。兩打

芙蓉淚不乾。隹人别後音塵悄。瘦盡難者明月無端。已過紅樓十二間周紫芝詞宴桃源道中懷人 林外野塘烟膩。衣上落梅香細。瘦焉步凌競。

人在亂山叢裏。憔悴憔悴。回望小樓千里清平樂懷人 烟鬟斂翠栁下門初閉。門外一川風細細。沙上暝禽飛起 今宵水畔樓邊。風光宛似當

年。月到舊時明處。共誰同倚闌干赤城詞臨江仙秋夜懷人 老屋風悲脫葉。枯城月破浮烟。誰人慘慘抱憂端。蠻歌犯星起。重覺在天邊 秋色

巧催愁鬢。夜寒偏著。詩肩。不知桂影。爲誰圓。何须照床裏。終是一人眠清平樂懷人 枕邊清血。夢好離腸切。笑倚柳條同挽結。滿眼河橋烟月。鶯

啼新曉𤧚瓏。羅窻寂寞春空。只許夢魂相近。此生枉是相逢胡五峯集贈人 孝悌須知是本根。萬般功。行且休論。聖門事業無多子。守此心爲第

一門張氏詩贈人 雪鬢慵梳睡不忺。倚闌聴燕語虛檐。春愁自是無重數。生怕東風揭綉簾元耶律鑄雙溪醉隠集近體隔句贈人 不知何事

傷游子。謾折閑花盡日吟。轉覺無機是啼鳥。靜依芳草說春心張伯兩詩贈人 手種梧桐斷素琴。親開石沼寫來禽。人間日日朱門别。江上年年

碧草深。勾漏丹砂慚自乞。鹿門妻子願同尋。我今五十身多病。翹首南雲望故林王景初蘭軒集贈人 半夜天風起鄧林。寒枝無侣墮驚禽。茫茫

宇宙無窮事。鬱鬱英雄未了心。不向青雲爭得路。且將白雪覓知音。招䰟幸有巫陽在。山鬼寧憂薜荔深 詩號山鬼漫通靈。正事何曾補半星。千

里江湖南北路。三年風兩短長亭。鄉心杳杳孤雲逺。旅。思綿綿宿酒醒。賴有黄金臺上客。不妨彈劒寫飄零馬清泉需庵集贈人二首水龍吟 翩

翩詩筆清新。百年誰識青雲士。銀鈎瘦硬通神。白繭烏絲名世。璞玉渾金難定價。終歸良器秋風一曲。聲合太古。算唯有知音會 天地青蠅擾擾

抵衣舊。歲寒蒼悴似當時。劉晏點鞭馬上錢流滿地。未展經綸未鹽細。故此心如水。待鋒車趣。召。玉堂揮翰。草金鑾制 元龍豪氣消磨鬢毛衰颯

成何事。九衢烏帽黄塵。幾負花前沉醉。落落情懷。悠悠歲月。欲歸無地。三年太學。朝還夕去。笑坐客青氈弊 一綫微官束縳。似秋蜀落英無味。暮

凉風景。片帆烟兩。長河千里今日南來。倚樓王粲。不堪憔悴。問荆州早晚定垂青顧。寫平生滯趙彦端介庵集席上贈人 桃根桃葉。一樹芳相接。

春到江南三二月。迷捐東家蝴蝶 殷懃踏取青陽。風前花正低昻。與我同心支子。報君百結丁香孫居敬畸庵詞風入松次韻代贈人 王孫去

後幾時歸。音信全稀。絲痕染遍天涯草。更小紅已破桃枝。此恨無人共說。夢回月滿樓時 只應明月照心期。一向舒眉。若還早遂藍橋約。更不舉

玉盞東西。怎望黄金屋貯。只圖誇道子飛 盡梁燕子報新歸。好語全稀。庭芳侵亞紅相對。却羞見蘂蘂枝枝。說與吹蕭舊侣。痴心指望多時。朝雲

暮兩失歡期。碧畫誰眉。凝愁立處桐陰轉。又還是紅日將西。謾道梅花紙賬。鴛鴦終待雙飛宋張敬齋詩活人 扁鵲倉公一笑還。頓令僵仆忽開

顔。君於郍處傳衣鉢。名與古人齊等班。直欲陰功垂後世。肯同流俗戰蝸蠻。書生若得君醫法。醫國還同反掌間邵堯夫詩爲人吟 爲人須是與

人羣。不與人群不盡人。大舜與人焉有異。帝堯類族亦推倫。人心齟齬一身病。事體和諧四海春。心在四支心是主。四支又復逺于身章惇玉堂集。

和人 筆下雲霞落彩箋諸君清思盡佳篇。誰人讀得郊居字。流水湯湯正滿弦李跨鳌先生集大雪不冝干人 漫瀰江天恩霏雪。市薪黄金粲

環玦。大寒叵堪出門户。已麾中涓束漫謁。著作千卷字不同。下希牧守上三公。塌西有酒鵝兒色。鴻音讀書句成拍。句成拍。不是平生等關客韓元

吉詩逢人一首 逢人似相識。初不辨名字。折腰致寒暄。但道乆睽異。歸來省眉目。仿髴猶夢寐。自非知心交。君輩定難記。將無半面别。正恐呼聲

侣中年况多忘。錯認固無意。興刑要深思。摸索豈難事。尚想睢陽公。一見了奴隷郡眞詩尋人偶題 日妟不復午。落花難歸樹。人生能幾何。莫猒

相逢遇滕玉霄詩吟人 吟人瘦倚曲闌干酒醒香銷午夢殘。燕子不來春社過。半簾踈兩杏花寒劉文貞公集湖上期人不至 岸草汀花眼底

稠。采遵一曲轉蘭舟。尊中緑酒不來醉。陌上紅塵何處游。砌錦芙容已含恨。分絲楊栁莫牽愁。攬杯獨酌斜陽裏。望斷碧雲天際頭范德機詩西谷

訪人不遇 出郭幽人晚未歸。青天咫尺見何稀。一年秪有春晴好。多是楊花學雪飛楊叔能詩若人三首 襟懷顔面不相謀。作僞心勞示德休。

堂上已栖巢幕燕。階前猶繫蹊田牛。常居經史爲奇貨。欲陷衣冠入濁流。暗室伏機微笑出定矢人有破家憂 勢利場中論結交照愉便辟僞如

毛。乃知貧是試金石。更覺剛欺切玉刀。害物陰謀深可畏。附炎謟笑一何勞。布衣脫粟資高卧。洗眼殘年看爾曹 哀痛淄州城再破。千里蕭條斷

煙火。當時逃難逾黄河。二紀歸來非故我。眼前十口不安生。白頭又復辭先塋。若人方寸包藏惡。害物慘於城䧟兵宋劉攽彭城集首春學省同舍

十一人集王彦祖爲主人。人賦十韻得河字意逺智無涯。樂少憂常多。浮生共兹理。達士默謂何。歲月如奔車。氷霜變陽和。廢書獨長嘆。倚席仍浩

歌。王子家千金。世勛誓山河。勑厨具豐羞。載酒信所過。重簾篩勁風。暖日蘇庭柯。左手持蟹螯。一釂朱顔𨠑。衰老愧投。分。愛賢心匪他。相矜不及門。

聊欲陳四科宋陳古靈集人生天地間 天無私覆心。地無私載德。人生天地閤。榮辱可相隔。農者不釋耒。朱門列鼎食。巧婦不下機。公子羅紈飾。

富貴豈勞心。飢寒空弩力。惟有北邙山。冢墓皆荆𣗥韓淲詩人難 人難會合易睽離。更把言談著在詩。君去南豐我南澗。其間不待兩相知任希

夷斯庵集人間 人間無處着東風。萬紫千紅掃地空。寂寞園林晴日永。柳花零落緑陰中洪适盤洲集人生不滿百 人生不滿百。蟪蛄等春秋。

花月多風雨。何不蠟屐游。朱光忽以馳。退舍未易留。生前一盃樂。難與昧者謀。臨流羡芳沚。歡言泛輕舟江湖續集擬 人生不滿百人生不滿百。

譬如朝露晞。白日入虞淵。胡不秉燭嬉。大耋嗟晷短。多憂亦奚爲。君看玄廬道。轜車無停時。伺晨當及旦。佳會當及期詩學繪章子西贈興宗達人

身閑性復恬。車馬塞。閭閻。好義黄金盡。窮書白髮添。厨烟燒野笋。硯水汲秋蟾。所積功兼。行。高於太華尖司馬温公傳家集還陳殿丞原人論宗宻

所撰。破自然破元氣破天明佛性品物芸芸遊太虛。不知誰氏宰洪爐。一株花落分榮辱。萬竅風號見有無。覺後共占猶是夢。夜中所得亦非珠。何

如鼓瑟浴沂水。春服成時咏舞雩唐李嘉祐詩自蘇臺至望亭驛 野棠自發空流水。江燕初歸不見人杜工部詩送趙十七明府知縣 山雉迎

舟楫。江花報邑人 江陵望幸 風烟含越鳥。舟楫控吳人 崔氏東山草堂 有時自發鍾磬響。落日更見漁樵人 發潭州 岸花飛送客。檣

燕語留人錢起詩江行無題 靜聴江叟語。俱是厭兵人 再得畢侍御書聞已中卧疾 數重雲外樹。不隔眼中人 送郎四補闕東歸 徒言

樹萱草。何處慰離人 題温處士山居 苔繞溪邊徑。花深洞裏人 送元中丞江淮轉運 歡沾賜帛老。恩及卷綃人劉長卿詩題大理黄主簿

湖上高齋 竟日窻中岫。終身林下人 送崔昇歸上都 早鶯何處客。古木幾家人 疲兵篇 赤心報國無片賞。白首還家有幾人 送劉萱

道州謁崔大夫 信陵門下三千客。君到長沙見幾人 餞别王十一南遊 飛鳥没何處。青山空向人 曲阿對月别岑况徐說 猶見南朝月。

還隨上國人 逢雪夜宿芙蓉山主人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負譴後登千越亭 落日獨歸鳥。孤舟何處人 送侍御貶郴州 幾路三

湘水。全家萬里人 送任侍郎黔中充判官 猿隨萬里客。鳥似五溪人皇甫冉詩送鄭二之茅山 吠犬鳴鷄幾處。條桑種杏何人 送李丞歸

本道 關河三晉路。賓從五原人 常建聽琴秋夜贈寇尊師 琴當秋夜聽。况是洞中人張說之詩將赴朔方軍 恭憑神武策。逺御鬼方人李

太白詩月下獨酌舉盃遨明月。對影成三人司空曙詩送夏侯讅赴寧國 山叠陵陽樹。舟多建業人 送鄂州張别駕襄陽覲省 帶雪半山

寺。行沙隔水人 哭麴上人 何言芳草日。自作九泉人竇牟詩奉城園聞笛 滿目山陽笛裏人竇鞏詩贈阿史郍都尉 年來馬上渾無力。望

見飛鴻指似人白居易詩讀張藉古樂府 言者志之苗。行者文之根。所以讀君詩。亦知君爲人 新製布裘 安得萬里裘。蓋裹周四垠。穩暖皆

如我。天下無寒人 雪夜對酒招客 醉憐今夜月。歡憶去年人 題孤山寺山石榴花示諸僧衆 香塵擬觸坐禪人 寄題𥂕厔㕔前雙松

畫日不寂寞。意中如三人 邯鄲至除夜思家 想得家中夜深坐。還應說着逺行人 醉後狂言酬贈蕭殷二協律 若令在郡得五考。與君展

覆杭州人 自題寫眞 靜觀神與骨。合是山中人 寄雀。少監 彈爲古宫調。玉水寒冷冷。自覺弦指下。不是尋常人 春老 歌舞屏風花障

上。幾時曾畫白頭人 臨江送夏瞻 愁見舟行風又起。白頭浪裏白頭人 咏身 周南留滯稱遺老。漢上羸殘號半人吕温詩江陵醉中留别

坐客 今日烟波九疑去。相逢盡是眼中人施肩吾詩春日錢塘雜興 昨夜雨多春水闊。隔江桃葉喚何人 題禪僧院 谷鳥自啼猿自呌。不

能愁得定中人 同張煉師溪行 每見桃花逐流水。無回不憶武陵人張籍詩靈都觀李道士 素書天上字。花洞古時人 閑居 畫說無多

事。能閑有幾人。 和左司元郎中秋居 直去多將藥。朝迴不訪人 送和蕃公主 邑司猶屬宗卿寺。册號還同虜賬人 送邵州林。使君 俗

朴應無爭競人韓昌黎詩題木居士 偶然題作木居士。便有無窮求福人 韶州留别張端公。使君 鳴笛急吹爭落日。清歌緩送欵行人杜牧

詩贈漁父 自說孤舟寒水畔。不曾逢著獨醒人 紫薇花 桃李無言又何在。向風偏笑艷陽人李商隱詩同學彭道士參寥 月中桂樹高多

少。試問西河斫樹人薛能詩柳枝詞 别有出墻高數尺。不知摇動是何人 贈解詩歌人 朝天御史非韓壽。莫竊香來帶累人賈島詩哭柏岩

禪師 自嫌雙淚下。不是解空人 延康吟 不愛延康里。愛此里中人 暮過山村 恠禽啼曠野。落日恐行人李群玉詩答友寄新茗 媿君千

里分滋味。寄與春風酒渴人 黄陵廟 輕舟小楫唱歌去。水逺山長愁殺人劉滄詩代友人悼姬 清鳥罷傳相寄字。碧江無復采蓮人温飛卿

詩咏嚬 恨容偏落淚。低態定思人顧非熊詩會中賦得新年 暗生無限事。潜老幾多人胡曾詩長沙 故鄉猶自嫌卑濕。何况當時賦鵩人曹

唐詩小游仙 玉童私地誇書扎。偷寫雲瑶暗贈人羅隱詩東歸 唯將白髮期公道。不覺丹枝屬别人 送人赴職任褒中 萬轉江山通蜀國。

兩行珠翠見褒人崔塗詩送友人歸江南 定過林下寺。應見社中人 巫山廟 夢覺傳詞客。靈猶福楚人陸龜蒙詩過張祐處士丹陽故居

聞道平生偏愛石。至今猶泣洞庭人崔道融詩長門怨 錯把黄金買詞賦。相如自是薄情人韓偓詩無題第四 珮聲猶隔箔。香氣已迎人劉駕

詩别道者 蕣華還笑人杜荀鶴詩贈質上人 逢人不說人間事。便是人間無事人張祐詩寄靈澈上人 獨樹月中鶴。孤舟雲外人方玄英詩

書原上鮑處士屋壁 繞舍山多却礙人 睦州吕郎中郡中瑰溪亭 閑花半落猶迷蝶。白鳥雙飛不避人 送班主簿入謁𠛼南韋常侍 波

移彭蠡月。樹没漢陵人耿湋詩送郭正字 積雪商山道。全家楚塞人 送友人游江南 潮聲偏懼初來客。海味唯甘乆住人 送友貶嶺南

湖上北飛雁。天涯南去人岑嘉州詩送張獻心充副使歸河西雜句 澄湖萬頃深見底。清冰一片光照人 與鄠縣源少府泛渼陂 載酒入天

色。水凉難醉人元微之詩寄樂天 唯應鮑叔猶憐我。自保魯參不殺人 晚春 柴扉日暮隨風掩。落盡閑花不見人孟浩然詩長安早春 草迎

金埓馬。花伴玉樓人劉夢得詩初至長安 老大歸朝客。平安出嶺人宋之問詩寒食還陸渾别業 野老不知堯舜力。酣歌一曲太平人吉師老

詩放猿 啼時莫近瀟湘岸。明月孤舟有旅人許棠詩送省玄上人歸江東 留偈别都人魯太師詩刻清逺道士詩因而繼作 劒池穿萬仞。盤

石坐千人童蒙詩訓人俱天地體。身爲天地心。居中職任重。天地望人深兼金合壁人 事對 最靈前刑法志。夫人肖天地之貌。懷五常之性。聦

明精释。有主之最靈者也爲貴孝經聖治。子曰。天地之性人爲貴 注貴其異於萬物也禀氣後雀瓊命子實曰。人禀天地之氣以生生而静禮樂

記。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物而動。性之欲也清者賢後李固氣之清者爲神。人之清者爲賢備體而成禮。禮器。禮也者。猶體也。體不備。君子謂之不

成人。設之不當猶不備也賦對懷五常之性。一元判於洪蒙。命兩間者人。兩儀分於上下 抱陰陽之氣。得仁義之粹 均是物耳感秀異之氣。獨

惟人者鍾精粹之姿 受未一氣之中。旣無毛羽可以禦寒暑於外。懷此五常之美。又無爪牙可以奉嗜欲於已 性禀一元。情𣶬六氣戴高而

屨厚。别聲而食味 命則受帝。生而禀彝 心之端也仁義禮智信。性所有者貌言視聴思 與兩儀而堯肖。涵五氣之最清 猛如虎豹也或攬

而或國。力若牛馬也必驅而必馳 俱有五常之道。均一性之天 均以賦命。生而秉彝 其氣也成陰陽之秀。其貌也肖天地之儀 率性謂

道。受中以生群書足用人 事對有能有爲嘗。與形與貌莊事實 名君孟子曰。何以異於人哉堯舜與人同耳孟離妻下曹交問曰。人皆可以爲

堯舜告子下武王曰。惟人萬物之靈書泰誓上人之有能有爲。使羞其行而邦其昌洪範武帝人受命於天。固超然異於群生。入有父子兄弟之親。

出有君臣上下之義。粲然有文以相接。驩然有恩以相愛。此人之所貴也。是其得天之靈貴於物也。孔子曰。天地之性人爲貴。明於天性。知自貴於

物。狘後知仁義前董仲舒東聖賢問管仲曰人也語十四經人之所𦔳者順。繁辭上人生而静。天之性也記樂記諸子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孟公孫

上人之有是四端也。同上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離妻下君子所以異於人者。以其存心也同上人無有不善告子上欲貴者。人之同心也。人

人有貴於已者。弗思耳。同上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盡心上仁也者。人也盡心下人之所以爲人者何以也。以其

有卞也苟非相水火有氣而無生。草木有生而無知。禽獸有知而無義。人有氣。有知。亦且有義。故最爲天下貴也。力不若牛。走不若馬。而牛馬爲何

用也。曰人能羣。彼不能群也。人何以能羣。曰分。分何以能行。曰義。故宫室可得而居也。故序四時。裁萬物。兼利天下。無他故焉得之分義也。王制人

相忘於道術莊大宗師道與之貌。天與之形。惡得不謂之人。德充符精通靈符與造仁者爲人淮原道訓冲和氣者爲人列天瑞敢問何如斯可謂

之人。曰取四重。去四輕。則可謂之人楊修身諸史人函天地陰陽之氣。有喜怒哀樂之情禮樂志凡人所以貴於禽獸者。以有仁愛知相敬事也後

卓茂傳人非天地無以爲生。天地非人無以爲靈劉陶傳人禀五行之全氣以生。故於物爲最靈唐五行志萬物莫靈於人陳子昻傳惟人之初。總

總而生。林林而群柳宗元傳人之能爲人。由腹有詩書韓符讀書城南體題禀靈。受中 冲和。最靈 最貴。秉彝賦偈具彼萬善。澤然一天 性則

惟貴。神而匪愚 氣質均賦。粹精内全 凡爾賦質。同然秉彝 物則暮全。暑在秉彝之始。聦明均禀。根諸肖貌之先 與形與貌蓋自受中之日。

有親有義實原秩典之天賦隔色被而生。戴氏述其端之語。中居以應。孔生陳此性之辭聲律會元人 事隅 秉彝烝民詩。天生烝民。有物有則。

民之秉彝。好是彝德五行之秀記禮運。故人者天地之德。陰陽之交。鬼神之會。五行之秀氣也 注。言人兼此氣性绳也。䟽。秀。謂秀異。言人感五行

秀異之氣。故有仁義禮智信。性是五行之秀氣也天地之心記禮運。人者天地之心。五行之端也。食味别。聲被色而主者也。注。此言兼氣性之效也

曰仁與義說卦立人之道曰仁與義。䟽立人之道有二種之性。曰愛專之仁與斷割之義。作易本順此道理體題禀靈。秉彝 鍾秀。函性 焉貴。愛

裹 最靈。常性賦偶凡曰肖貌。孰非秉彝 良知良能同得於至和。有物有則實均於常性 爲物之貴。秉彝則均 具乃五常之性。爲乎萬物之

靈仁人 反題愛人。用國 利物。慱愛 在上。無敵賦偈動也有愛。存焉以神 誼當正也。非汲汲於謀利。亂必遏也。蓋拳拳乎吊民 謂勢如磐

石。雖有道以固本。然兵若時爾。實存心於拯民位則冝在。心乎愛人書林事類人 故人性者。聖王之田也。脩禮以耕之。陳義以種之。講學以耨

之。本仁以聚之。播樂以安之。人不愛其情故天不愛其道。地不愛其寳。人不愛其情。注。嘉瑞出人情至禮運人情善惡混脩其善則爲善人。脩其惡

則爲惡人楊四端惻隱之心仁之端。羞惡之心義之端。辭讓之心禮之端。是非之心智之端。人之有是四端。猶其有四體也。孟子三才易之爲書也

廣天悉脩。有天道爲。有人道焉有地道爲藏其心不可測度也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貧苦。人之大惡存焉。故欲惡者。心之大端也。藏其心

不可測度也民函五常性前地理志。凡民函五常之性。而其剛柔緩急音聲不同。繫水土之風氣。故謂之風。好惡取捨動静亡常。隨君上之情欲。故

謂之俗云性善惡孟子曰人性善。苟子曰人性惡。楊子曰人之性善惡混。韓原性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所謂命也。是以有動作盛儀之則以定命也。

能者養之以福。不能者敗以取禍。疏天地之中。謂中和之氣。成十三年劉康公云云攔江綱人 體字禀靈。肖貌 秉彝。受中 中和。精粹 最靈。

爲貴賦句靈異萬物。性均五常 函陰陽之氣。必有根陰陽之極。肖天圯之貌。當爲立天地之心 氣禀五行之秀。生鍾萬物之靈 爲大爲小乃

天地之吾體。與形與貌。即陰陽之互根求哲人 體字深識。旁明 爽邦。輔後賦句其輔後兮不負敷求之意。其用刑兮自形有善之辭 式嚴所

用。知自足以作則。永惟爾暨。明豈徒於保身 湯敷尹智。竭殷士之其訓。宣命甫明。示周賢之令儀 明無如甫。則式辟命甫。智莫若伊。則宅師舉

伊群書足用感人 事對老癃。武夫 思德。流涕 文帝。德宗 流惠澤。尚德教唐權德興傳 事實 名君。舜至誠感神。矧兹有苗書大禹謨漢。

文帝。山東吏布詔令。民雖老贏癃疾。願須史母死。思見德化之成也前賈山至言光武。鄧公徒步而赴光武。至使關河響動。懷赴如歸後鄧禹等論

唐。家承隋苛虐。以仁厚爲先。太宗見明堂圖。始禁鞭背。列聖所循。皆尚德教。故天寳大盗竊發。俄而夷滅。蓋本朝之化感人之深也唐德興傳感人

心者流惠澤同上德宗。景亮勸曰。陛下罪已不至則感人不深盧景亮傳與衆庶同其憂患。士伍共其有無。乃能使捐軀命而扞寇讎。所謂感人心

而天下和平。此其效也。弘清净無欲之風。守慈儉不食之寳。是將感人心而天下服。並同上陸贄爲帝言陛下誠不吝改遇。以言謝天下。使臣持筆

無忌。庶叛者革心。帝從之。故奉天所下制書。雖武夫悍卒。無不感動流涕。本傳易曰。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夫感者。誠發於心而形於事。人或未

諭。故宣之以言。言必顧心。心必别事。三者符合。不相逾越。本於至誠。乃可以求。感托以誠。則人心感。感則不令而事成。言克誠而人心必感。人心既

感而天下平。並奏議意不誠則人皆疑。疑於人者。人亦疑焉。兆人疑之。將欲感人心。致於和平。是猶却行而求及前人也同上憲宗。田弘正。效魏博

六州于朝。憲宗遣度漏至屬州。布揚天子德筆。魏博歡服裴度傳六經。咸。感也。柔上剛下二氣諸子。感而後應。迫而後動莊克意文集聖王知億

兆之多不可以智力服。故一其至誠之意而感人之不誠也唐陸贄奏議體題潜通。默孚 默通。潜動賦偶建武一書見者隨服。奉天一詔。叛因革心。

東征簟食孰不迎武。北軍左社誰非爲劉 動則丕應。觸無不隨 雖癃老贏疾。願觀詔令之布。雖武夫悍卒。奮激制書之下 仁以入之。則鶴陰

而子和。寬以結之。則虫鳴而螽躍賦隔周德上昭。咸起附周之慕。漢仁固結。孰非吟漢之思攔江網感人 體字德教。惠澤 默通。潜動 丕應隨服

賦句江南一誓。河海重晏。紫雲等語。鬼神實臨 隨觸而應。道化之機然。不言而喻。君民之天者 雖龍見户居。處此九重之奥。然鶴鳴子和。原於

一念之眞 治道莫如立國之深仁。人心均有戴君之大義 山東非細故動悍卒之流涕。河北豈小變激忠臣之效力 癃老果何心。觀者扶杖。

童稚亦奚意。從而滿車 逆醜雖張。雖消六館之正色。强藩雖梗。愈激兩河之誓死 誓不與生俱感泣惟李。士願以死决感誠有張體題默孚。誠

感賦偶動則丕徯。觸無不隨 雖贏老癃疾。願觀詔令之敷。雖武夫悍卒。奮激制書之下 仁義累年結漢澤文。忠厚數世沐周化深動人 附。鼓

舞萬民 事實 名君。堯。舜。行德則民仁夀。夫上之化下。猶泥之在鈞。唯甄者之所爲。猶金之所鎔。猶冶之所鑄。綏之斯來。動之斯和。此之謂也前

董仲舒策漢。哀帝。丞相王嘉對曰。動民以行不以言。應天以實不以文。下民細微。猶不可詐。况於天神明而可欺哉。民心恱而天意得矣息夫躬。傳

光武。至使關河響動。懹赴如歸後鄧禹等論唐。高祖。應龍之翔雲霧滃而從。震風薄怒。萬竅不約而號。物自然相動耳唐劉文静傳賛太宗。帝王之

將與。其威靈氣熖有以動物悟人。士有一槩。皆填然躍而附之劉弘基等賛名臣 李膺。進㧞污險之中。藴義生風以鼓動流俗。使天下之士。奮迅

感槩。波蕩而從之後本傳等論六經。動而恱隨易隨卦情動於中而形於言。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詩大序諸子。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

誠。未有能動者也孟離妻上至誠則動金石上文注鼓舞萬民者。其惟號令乎揚先知立政鼓衆。動化天下。莫尚於中和同上諸史。樂者。發於和而

本於情。接於肌膚。藏於骨髓前董仲舒策體題交感。恱隨 丕應。默感體字恱隨。咸感 丕應。默孚 交感。恱服 至誠。實行兼金合璧結人結民

心同事對 積德新馬周傳上䟽歷觀夏商周漢之有天下。傳祚相繼。多者八百年。少者猶四五百年。皆積德累業。恩結於人。陛下當隆禹湯文武

之道。使恩有餘地。爲子孫立萬世之基惟一心書泰誓武王曰。子有臣三千惟一心高文寬仁後王昌等論。觀更始之際。劉氏之餘恩遺烈。英維豈

能抗之哉。然則如高祖孝文之寬仁。結於人心澤矣。周人之思召公愛士棠。又况其子孫哉。劉氏之再受命。蓋以此乎其不解乎禮檀兮殺人作誓

而民始畔。周人作會而民始疑。苟無禮義忠信誠慤之心以莅之。雖固之民其不解乎。疏人君之身。誠無禮義忠信。誠實質慤之心以臨化之。雖以

言辭誓令堅固結之。民其不散離貳矣乎事要。恩結民心前高惠文功臣表。成王察牧野之堯。顧群后之動。其恩結於民心。功光於王府也賦偶厚德

素積。寬恩益深 德業素著。寬仁有餘 世漸。仁而摩義。下瀹肌而淡膚。戴上之情園甚膠㵕。愛君之念浹諸骨髓 仁漸義摩積之既乆。德博恩

隆感之益深 順而締之。則君臣膠滲之愈固。嚴而絶之。則爾汝藩籬之莫通易感者人心。難忘者君德四方共戴以猶昔。萬口絶吟而至今。

凡豐弟慈祥之及。自歡忻愛戴之深 切山東父老之願。興司隷威儀之喜 德厚恤下。功高拯民 愛民利物莫匪博濟。履信思順得其多助

私意盡屏。寬恩悉均賦隔澤厚高光四百年無二志。惠成文武三千臣惟一心 自昔先王淪此肌膚之澤。迨今累葉固於膠滲之心記纂淵海厚

已薄人 子豐取刻予荀子君道史。今銅鞮之宫數里而諸侯舍於隷人。門不容車而不可逾越左襄二十一動民以自封國語楚不捐用而大自

潤西漢谷永傳董卓小孫七歲。愛之以爲己子。至殺人之子如虱虱耳本傳平章事豆盧。革百官俸錢皆折估。而盧父子獨受實錢。百官自五月給。

而盧父子自正月給通鑒後唐本朝。。有毁其一錢之錐。必失色而營護之。至乃一怒而刀鋸百生。一饞而葅醢千命。容態恬然。曾視一錢之錐不若。

金玉已生。沙礫人命鳴道集集。如何織紈素。自著藍縷衣孟東野賓客懽娱童僕飽。始知官職爲他人白樂天集年年道我蚕辛苦。底事渾身着苧

麻杜苟鶴集蚕老繭成不庇身。蜂飢蜜熟屬它人白樂天以己體人。經。無自廣以狹人書咸有一德大夫跋涉。我心則憂詩載馳鄰有喪。舂不相。里

有殯。不巷歌禮曲禮上所惡於下。毋以事上。所惡於上。毋以使下記大學施諸已而不願。亦勿施於人記中庸已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語雍

也子食於有喪者之側。未嘗飽也語子貢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已所不欲。勿施於人語衛靈公我不欲人之加諸我也。吾

亦欲無加諸人公冶長史。晉荀吳圓鼓。鼓人或請以城叛。穆子曰。或以吾城叛。吾所甚惡也。人以城來。吾獨何好焉左昭十五楚王曰。人之愛其子

也亦如余乎左昭十三晉祖逖牙門童建。殺内史周宻降後趙石勒。勒輙送首於逖曰。叛臣逃吏。吾之深仇。將軍之。惡猶吾。惡也通鑒晉元紀互入疾

惡蘧伯玉耻獨爲君子東漢顧榮與同寮宴。見執炙者有欲炙之色。榮割炙㗖之。坐者問其故。榮曰豈有終日執之而不知其味晉本傳庾亮所乘馬

有的顱。殷浩以爲不利於主。勸亮賞之。亮曰。曷有已之不安而移之於人晉本傳秦王堅召代長史燕鳳問代所以亂故。鳳具以狀對。堅曰。天下之

惡一也。乃執實君及斤。至長安車裂之通鑒晉武紀陰鏗嘗與賓客宴餞。見行觴者。因回酒炙以授之曰。吾儕終日酣酒。而執爵者不知其味。非人

情也南史山南地熱。上以軍士未有春服。亦自御袂衣通鑒德宗。傳記晏子曰。古之賢者。飽而知人飢。温而知人寒晏子春秋集。衆鳥欣有托。吾亦

愛吾廬陶淵明視人之瘼。如熛疽在身劉賓客集穩暖皆如我。天下無寒人白樂天若知其心既安而思所以安人。其性既適而思所以適物。不以

自樂而忽鰥寡之苦。不以自逸而忘稼穡之勞勞一作勤吕和叔文以已度。人 子。塪井之蛙謂東海之鱉曰。吾跳梁乎井幹之上。入休乎缺甃之

崖。赴水則接掖扶頥。蹶泥則没足滅跗。還蚌蟹與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坎井之纅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莊秋水

互入見聞淺狹群蟻觀鳌隱如岳。蟻曰。彼之冠山。何異我之戴粒。逍遥封壤之顛。伏乎窟穴也符子集。辯士多毁訾。不聞談已非唐文梓本朝。韓浦。

韓洎。咸有詞學。浦嘗輕泊。語人曰。吾兄爲文。譬如繩樞草舍。聊庇風雨。予之爲文。是造五鳳樓手楊文公筆談舍己從人 經。舍爾靈龜。觀我朵頥。

凶易頥卦子。人病舍其田而芸人之田。所求於人者重。而所以自任者輕孟子盡心下爲之詭遇。一朝而獲十孟子滕文公上史。黄歇與太子謀曰

初歇與太子爲質於秦不如亡秦。與。使者俱出。臣請以死當之。太子因變服爲楚。使者。御以出關。而黄歇守舍。常。爲太子謝病。度太子已逺。乃自言

於王曰。楚太子已歸。出逺矣。歇願賜死通鑒周紀李雲上書。帝怒。下有司逮雲。時弘農五官椽社衆。傷雲以忠諫獲罪。上書願與雲同日死通鑒漢

桓紀朱震收葬陳蕃尸。匿其子逸。事覺繫獄。合門桎梏。震受考掠。誓死不言。逸由是得免通鑒漢靈紀侍御史景毅子顧。爲李膺門徒。未有録牒。不

及於譴。毅慨然曰。本謂膺賢。遣子師之。豈可以脫漏名籍苟安而已。遂自表免通鑒漢靈紀集。士有經世籌。自無活身策姚合苛責於人 經。魯人

有朝祥而暮歌者。子路笑之。夫子曰。由。爾責於人。終無已夫記檀弓上子曰。小人使人也求備焉語子路子。苛煩者難爲恭譙子法訓責三光不照

於覆盆之内抱补子辨問篇史。孫季舒與石崇酣燕。慢傲過度。崇欲表免之。裴楷謂崇曰。足下飲人狂樂責人正禮。不亦乖乎晉裴楷傳庫狄伏連

居室患蠅。杖門者曰。何故聽入北史集。自拳五色毬。迸入他人宅。却捉蒼頭奴。玉鞭打三百詩話因難見人 經。萬夫之長。可以觀政書咸有一德

風雨。思君子也。亂世則思君子。不改其度焉。風雨如晦。鷄鳴不已詩風雨觀其器而知其工之巧。觀其發而知其人之知記禮器歲寒然後知松柏

之後雕也語子罕子。不容然後見君子家語互見不苟合及道大不容六親不和有孝子。國家昏亂有忠臣老子養生者不足以當大事孟子離妻

下窮觀其所爲。達觀其所與列子貧則見廉。富則見義。生則見愛。死則見哀尹鄧子修身歲不寒。無以知松柏。事不難。無以知君子荀子大略舟覆

乃見善游。馬奔乃見良御淮南子說林訓如鍾山之玉。寒嶺之松。比之瓀珉梓柳無殊也。及其燒以爐炭。三日而色潤不改。處於積冰。終歲而枝葉

不彫。然後知其異於他玉衆木也劉子史。李克曰。居視其所親。富視其所與。達視其所舉。窮視其所不爲。貧視其所不取史魏世家互見致察舉世

混濁。清士乃見史記伯夷傳肥義曰。正臣難至而節見。忠臣累至而。行明同上趙世家淮陰黥布等皆以誅滅。而何之勲爛焉蕭何世家天下昏濁。

忠臣乃見魏王豹傳狗盗鷄鳴。孟嘗君列此二人於賓客。盡羞。及有秦。難。卒此二人㧞之孟嘗君傳互入兼收并蓄劇孟慱母死。客送喪千餘乘此

亦有過人者西漢𡊮盎傳不遇盤根錯節。何以别。利器後漢虞詡傳王祥之薨。奔赴者非朝廷之賢。則親親故吏而已。門無雜吊之賓晉書本傳互

見吊門王湛曰。直行平路。何以别。馬。唯當於蟻封晉紀鄧粲傳唐李夷簡彈楊憑。坐貶臨賀尉。徐晦獨至藍田與别。後夷簡薦晦爲御史。晦曰。平生

未嘗望公顔色。公何從而取之。夷簡曰。君不負楊臨賀。肯負國乎通鑒互見徇公忘私當一生一死間而後見其節唐元德秀傳疾風知勁草。版蕩

識忠臣唐太宗賜蕭瑀詩見本傳李世勣常侍宴。上從容謂曰。朕求群臣可托孤幼者。無以逾公。公徃不負李宻。豈負朕哉通鑒唐太宗馬文舉曰。

不遇勍敵何以顯壯士同上集。寧如霜雪後。獨見竹柏心江淹詩時危見臣節。世亂識忠良選鮑明逺詩扶顛始知籌策長杜詩繹騷之際鯁亮彌

彰劉賓客火後見琮瓚。霜餘識松柏同上士窮乃見節義韓文雨晦識鷄鳴之信。風高見隼撃之威白樂天磨𣵀始彰其堅白杜牧之微風但覺衫

香滿。烈日方知竹氣寒吕和叔文不有百煉火。孰知寸金精孟東野互見是真難滅破松見貞心。裂竹看直文唐文粹天若無雪霜。青松不如草。地

若無山川。何人重平道唐于瀆詩衆木盡摇落。始見竹色眞孟東野詩互見事物相形本朝。揮毫更想能一戰。數。窘乃見詩人才臨川集馬之在厩

也。駑驥雜處。飲水食芻。嘶鳴蹄嚙。求其所以異者蔑矣。及其引重車。取夷路。不屢策。不煩御。一頓其轡而千里已至矣。當是時駑馬并驅。則雖傾輪

絶勒。敗筋傷骨。不舍晝夜而追之。遼乎其不可以及也臨川文得路方知異日心東坡詩萬木歲寒。配喬松於巨柏。衆星夜艾。凛明月於長庚東坡

賀林待制啓互見事物相形火數四百炎靈消。誰其代者當塗高。窮姦極酷不。易取。始知文景基局牢同上古硯歌欒布惟不廢彭越之命。故高祖

知其賢。李勣惟不利李宻之地。故太宗許其義欒城集受人恩而不忍負者。其爲子必孝。爲臣必忠。鳴道集不經大火燒。孰得真黄金欒城集請觀

風急天寒夜。誰是當門定脚人邵堯夫詩坐以致人 經。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易蒙卦誾者諮明。明者不諮於閣易蒙卦彖注子曰。德不孤必有

隣語里仁于。醫門多疾莊人間世肉不慕蟻蟻慕肉莊徐無鬼良醫之門多病人。櫽括之側多枉木荀川淵深而魚鱉歸之。山林茂而禽獸歸之荀

樹成蔭而衆鳥息。醯酸而蜹聚荀勸學山皋非爲鳥植林。林茂而鳥自栖之。江湖非爲魚鑿潭。潭深而魚自歸之劉子史。郭解入關。關中賢豪知聞

其聲。爭交驩解史記本。傳陳平家貧以席爲門。然門外多長者車轍西漢本傳班彪家有賜書。好古之士自逺方至。父黨楊子雲以下。莫不造門西

漢班固叙傳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前漢李廣賛投物以爲養。任智而不恃力。此其所以爲貴也前漢刑法志天下學士。靡然向風西漢公孫洪傳仲

尼脩禮興學於洙泗之間。四方俊髦。靡然向風晉戴邈傳。傳記。砥礪之旁多頑鈍說苑雜言。賈逵口誦經文以教人。贈遺者盈積。或云逵非力耕。舌

耕也王子年拾遺記王勃能文。請者甚衆。金帛盈積。人謂心織而衣。筆耕而食張著翰林盛事集。蓬居窮巷。軒冕結轍陳子昂集一時皆慕與之交。

諸公要人。爭欲令出我門下韓愈作柳宗元墓志衡鏡高懸。文武矯首張說之文不鞭而來。無脛而至。爭奇騁恠。爲公眼中之物唐文粹本朝。此人

如精金美玉。不即人而人即之東坡答黄魯直書譬如止水之在槃。豈復勞心而鑒物東坡文賜吕公著乞罷相不允批答因人而重 經。蔽芾甘

棠。勿翦勿伐。召伯所叐詩甘棠子。無仲尼則西山之餓夫。以東國之詘臣。惡乎聞揚子連城之璧。瘞影荆山。夜光之珠。潜輝鬱浦。玉無翼而飛。珠無

脛而行。揚聲於章華之臺。炫耀於綺羅之堂者。蓋人爲之舉也劉子栁下惠不遇仲尼。則貞潔之行不顯。未免於三黜之臣。季布不遇曹丘。則百金

之諾不揚。未離於凡虜之人同上史。伯夷叔齊雖賢。得夫子而名益彰。門巷之人。欲砥。行立名者。非附青雲之士。烏能施於後世哉史記伯夷傳毛

先生遂一至楚。使趙重於九鼎大吕同上平原傳庾乘游學宫爲諸生傭。後能講誦。自以卑第。每處下坐。諸生博士皆就讎問之。由是學中以下。坐

爲貴後漢本傳河南尹羊陟。謁造趙一。言談至曛夕。極歡。陟乃與司徒𡊮逢。共稱薦之。名動京師。士大夫相想望其風采同上趙臺傳阮籍見張華

鷦鷯賦曰。王佐才也。因是聲名始著晉書左思作三都賦成。人未知重。思以示張華。深稱賛之。兼作序。豪貴競寫。都下爲之紙貴晉書許詢移居皋

屯之岩。常與沙門支遁。及謝安石。王羲之等同遊徃來。今皋屯呼爲許度岩。謝安有盛名。時人愛慕。有罷縣還。安問其歸資。答曰。有蒲葵扇五萬。安

乃取其中者捉之。士庶競市。價增數倍晉書楊雄作太玄。晚遭六續。玄道遂明王長文傳王導爲司徒時。帑藏空竭庫中。怍有練數十端。鬻之不售。

乃與朝賢俱制練布單衣。於是士人翕然服之。練遂踊貴。主者出賣。端直一金。其爲時所慕如此。王羲之見一姥持六角扇賣之。羲之書其扇。各爲

五字。姥初嘆惋。因謂姥曰。無苦。但言是王右軍書。以求百金價。姥如言。人競買之已上並晉書傳記。人有市駿馬者三。且立市。人莫之知。伯樂。一顧

之。一旦而馬價十倍戰國策郭林宗游洛陽。始見河南尹李膺。膺大奇之。遂相友善。於是名震京師郭林宗游傳慈廉江者。昔有李祖仁居此。兄弟

十八人。並慈孝廉讓。因此名江交州記梁顧總始爲縣吏。一夕遇二人稱是王粲徐幹云。昔與公同府公劉楨也。乃誦其遺文。總悟以遺文數篇投

令。令待之甚厚。時謂死劉楨。猶庇得生顧總太平廣記士非玉璧。談者爲價物理論互見求援白樂天以詩謁顧况。因爲延譽。聲名大振幽關鼓吹

集。昔歐冶改視。鉛刀易價。伯樂所盻。駑馬百倍文選曹植表夜光之璧。顯價於和氏之肆。千里之足。定功於伯樂之庭藝文類聚載應璩薦和慮則

箋一經品題。便作佳士李白一顧之隆。駘足逾於山鹿。片言三重。魚目軼於靈蛇駱賓王一言之譽。東陵侔於西山。一面之榮。鄭璞逾於周寳王彦

升文集序互見感謝昔虞阪之上。逸驥與駑駘俱疲。吳竈之中。孤桐共樵蘇并爨。遇王良伯喈。遂騰聲於千古。此詩若不遇王君。乃數十張故紙耳

唐韋縧作孟浩然集序。處州本王君名士源。天寳中獲孟浩然文集。士源爲之序宋廣平之沉下僚。蘇公味道爲使者。廣平投以梅花賦。蘇盛稱之。

自是方列于。聞人之目。自是知英賢𣂈𣂈可外文字。猶用片言借說於先達之口。席其勢而後驤首。當時矧碌碌者。疇能自異劉賓客互見求援夫

美不自美。因人而彰。蘭亭不遭右軍。則清湍修竹。蕪没於空山矣柳文本朝。鵝毛贈千里。所重以其人歐公峴山臨漢上。望之隱然。蓋諸山之小者。

而其名特著於荆者。豈非以其人哉。其人謂誰。羊祐叔十。杜預元凱是也峴山亭記温公營獨樂園。在洛中諸園最爲簡素。人以公之故。春時必遊

鳴道集互入生理門園池類黄叔度澹然無作。郭林宗一言。至今以爲顔子。叔度之賢。無一見於外者。而後世猶信。徒以林宗之重。東坡謝太保撰

先人墓                               碣書。


永樂大典卷之三千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