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三千九百四十五 永樂大典
卷之四千九百八
卷之四千九百九 

永樂大典卷之四千九百八  十二先

洪武正韻因肩切火鬱氣亦作烟从西。誤許慎說文火氣也。从火垔聲烏前切。烟或从因古文籀文从宀顧野王玉篇於賢切。烟

同上又音因𤎟。籀文𡨾於田切。古文煙字。顔元孫千禄字烟煙並正徐鉉五音韻譜烏然切徐鍇通釋伊田反。丁度集韻因蓮切。籀作𡇽。吳棫韻補

叶音伊真切。周官以禋祀祀昊天上帝鄭氏曰。禋之言煙也柳宗元祭從兄文留連游歡涉月彌旬。夜爇膏炬晝凌風煙。劉楨魯都賦曳髮編芒。蔚

若霧煙。九采灼鑠菁藻紛繽郭守正紫雲韻作烟非。釋行均龍龕手鑑烟俗煙。正伊賢反。臭也泉也。𤇆義合作烟韓道昭五音篇海𣊭音垔字義同

者也。五音類聚㷑俗用字烟火也。烟並音因𡫈𡇽𤈍音煙義同楊桓六書統影母从火垔聲烟隷煙省煙僞堙𧹬敥面飾从炎聲。烟或从因聲。

烟隷从宀炊爨所有也垔聲與烟同省又隷或从古隷或从家籀或加宀炊煙也从火在又同上𡫈隷或从家垣也隷聲𡇽

隷𡇽省餘見譚韻影母炅隷竝烏前切。火氣也。象自火上旋轉上起之形。又音因作氤氲字通用。同上熊忠韻會舉要羽清次音因蓮切

集韻或作烟荀子鳬鳫若烟海。字潫博義說文。煙煴天地氣也。精氣也。通作絪㷑𡫈䙳又嘯韻力弔切趙謙聲音又字通火气也。作絪非又赤黑

之色皆名煙。或轉殷。方音有兩讀。韻會定正字切影堅影因烟煙。

洪武正韻因肩切。荀子鳬鳫若烟海。又眞韻。 並籀古文並見楊鈞鍾鼎集韻

並崔希裕 古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每並徐鉉篆韻

並高勉齋學書韻總並六書統

六書歐陽虞世顔真趙子

王羲 並米  謝靈

{{雙行註文|堅並張錦溪並鮮于樞

總叙淮南子冬至甲子受制。木用事。火煙青七十二日丙子受制。火用事。煙火赤。七十二日戊子受制。土用事。火煙黄七十二日壬

子受制。水用事。火煙黑。

禁煙温革瑣碎録冬至後一百五日有疾風甚雨。乃謂之寒食。昔介子推。三月五日為火所焚國人哀之。每嵗春暮為不舉火謂之

禁煙。犯之則雨雹傷田。葛勝仲丹陽集龍星木之位。春屬東方。心為大火懼火盛。故禁火。而寒食有龍忌之禁。有官龜鑒周舉遷并州刺史。太原一郡

舊俗。以介子推焚。體骨有龍。忌之。禁至其亡月。咸言神靈不樂舉火。由是士民每冬中。輙一月寒食。莫敢煙爨老小不堪嵗多死者。舉既到州。廼作

吊書以置子推之廟言盛冬去火殘損民命。非賢者之意。以宣示愚民使還温食。於是衆惑稍解。風俗頓革。宋邵子撃壤集禁煙留題錦幈山下。

滿川桃李弄芳姸。不忍重為風所殘忍使一年春遂去儘憑高處與盤桓寒食風煙錦屏下憑教把酒興何如。滿川桃李方姸媚。不忍重為風破

除。無涯桃李待清明經嵗方能開得成。不念化工曾着力。狂風何故苦相凌。春半花開百萬般東風近日惡摧殘可憐桃李性温厚。吹盡都無

一句言。梅聖俞宛陵集次韻和禁煙近事之什狂風暴雨已頻過近水棠梨着未多。窈窕踏歌相把䄃輕浮賭勝各飛堶閑牽白日游絲颺細。

黄金舞帶拖。小苑芳菲花闘蘂華堂嘲哳燕爭窠西川駿馬頭如削南國佳人頸自瑳結客追隨傾畫榼分朋游樂藉青莎鞦韃鏡打遺鈿翠芍藥

將開剪纈羅我病乞求新火炙。無心更聽竹枝歌元李庭寓庵集不賞從亡已負賢那堪抱木死岩前。燒殘魂魄千年後却向人間看禁煙

色煙類說𡩋封子為黄帝陶正嘗有神人遇之為其掌火能出入五色烟。乆則以教封子封子積火自燒能隨煙上下許邁列傳邁

少名映從高平閻慶等皆就映受業。映曰閻君可服氣以斷榖彭君宜餌藥以益氣。慶等將去映為燒香皆五色烟出映亦自去莫知所在

糞煙太平廣記狼煙糞直上烽火用之南郡新書凡邊疆放火號常用狼糞燒之以為煙煙氣直上。雖冽風吹之不斜烽火常用

此故為候曰。狼烟也。錦繡萬花谷五代殷文圭集。諸侯時。中國有事燒狼糞為煙。以達諸侯。唐薛逢詩三道狼煙過磧來。受降城上探旗開。傳聲報

道邊無事。自是官軍欲放回 駝糞煙海録碎事駝糞煙直上。如狼煙也。羅泌路史餘論駝煙殺蚊 牡菊

初學記淮南子。周禮蟈氏掌去蛙黽。楚牡菊以灰洒之則死。以其煙被之則活松煙温革瑣碎録造墨者云。正月所燒之

煙最佳 墨取廬山之松煙。岱郡鹿角膠。元一統志封州土産墨煙。别釋常談曹子建樂府墨出青松煙。宋蘇東坡詩剡藤蜀繭照松煙。

宋江少虞類苑鄜延境内有石油。舊說高奴縣出脂水。即此也生於水際沙石。與泉水相雜。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裛之乃采入缶中。頗

似淳漆。又如麻油。但煙甚濃。所霑幄幕皆黑。予疑其煙可用試掃其煤以為墨墨光如漆。松墨不及也。遂大為之。其識文為延州石液者是也。此物

必盛行於世。自予如為之造煤。人蓋未知石煙之利也。 石炭煙亦大墨人衣。予戲為延州詩云二郎山下雪紛紛。旋草窮廬學塞人化盡素衣冬

未老。石煙多似洛陽塵。艾煙孫公談圃秦州西溪多蚊。使行者按左右以艾煙熏之。唐項斯詩空窗出艾煙登遐

列子秦之西有義渠之國者其親戚死聚柴積而焚之。煙上謂之登遐煙。然後成為孝子火含煙顔延之庭誥火

含煙而煙妨火桂懷蠹而蠹殘桂。然火勝則煙滅蠹壯則桂折。吹杖出煙三輔黄圖漢天祿閣。蕭何造劉向於成帝

之末。校書天祿閣。專精覃思。夜有老人着黄衣。植青藜杖。叩閣而進。見向暗中獨坐誦書。老父乃吹杖端煙。然因以見向。授五行洪範之文。恐詞說

繁廣。忘之。乃裂裳及紳以記其言。至曙而去。請問姓名云。我是太一之精天帝聞卯金之子有博學者。下而觀焉。乃出懷中竹牒。有天地圖之書。曰。

余畧授子焉。至子歆從授其術。向亦不悟此人焉。員淵出煙王子年拾遺記岱輿山。有員淵千里。常沸騰。以金石

投之。則爛如主矣孟冬水涸。中有黄煙。從地出起數丈。煙色萬變。山人掘之。入數尺。得燋石如炭。滅有碎火。以蒸燭投之則然而青色深掘。則火轉

{{雙行註文|盛。燒石出煙王子年拾遺記員嶠之山四百里。有池。周一千里。色隨四時變。中有神龜八足六眼。背負七星日月

八方之圖復有四燭。時出爛石。上望之。煌煌如列星矣。於冥昧當雨之時。而光色彌明。此石常浮於水邊。方數百里。其色多紅。燒之有煙數百里升

天。則成香雲。香雲變潤則成香雨。房壁出烟廣古今五行記前凉御史宋詡。房壁中煙出。掘視之别柱臼燋。然謂

弟澄曰。柱為字。左木右主。宋字含木。木燋宋破而王存。此灾之大者也。宜思防之。後張邕誅宋。混諸黨。樓上出煙

辨疑志潤州城南隅有樓。名萬歲樓。俗傳樓上煙出。刺史即死不死即貶開元以來。以潤州為凶關董琬為江東采訪使。嘗居此州。其時盡日煙出。

刺史皆憂懼狼狽。愁憤至死乾元中。忽然又盡日煙出圖可一尺餘直上數丈有吏宻伺之。就視其煙。乃出於樓角。隙中更近而視之乃蚊子在樓

中有井井中無水黑而且深小虫蠛蠓虫烟之類色黑而小。每晚晴自出於隙中。作團而上。遥看類煙。以手攬之。即蚊蜹也。從此知非煙刺史亦無

矣。階隙出煙五代史後漢史弘肇傳。弘肇鄭州滎澤人累官至檢校太師兼侍中。以罪被誅先是弘肇第數有異

常。一日於階砌隙中有煙氣蓬勃而出。 水中出煙洛陽搢紳舊聞記洛陽甘露縣開寳中有布衣貌古美鬚髯榮

杖引一僕。鬚眉皓白擔布囊隨之。命僕叩院門。既升堂院王相挹。共語且乆。取一大盆置諸中庭。日内滿盆添水。又命僧焚香視水中有白煙自水

中出。起高丈餘漸成五色。食頃方散院主曰。恨為僧不敢禮拜果謂之神仙耳。布衣已出。期年不至。鴟吻出煙

廣記唐東都聖善寺。締構甲。天下巢賊陷洛之。前年僧寺鴟吻上有青碧霏煙。衝達天漢如筒如幢。煙中隱隱如有物。明年盡滅於賊燧。

口噴煙墨莊漫録姑蘇士人家有玉蟾蜍一枚。皤腹中空。每焚香置爐邊。煙盡歸腹中。乆之。苒苒復自蟾口中噴。出亦異物

{{雙行註文|也。呪棗起煙百川學海袪疑說舊聞咒棗而起煙。咒棗而樵者。後因叩之道師。乃知棗之煙者藏藥於棗。托名以

咒。撚之則藥如煙起棗之燋者藏鏡於頂感召陽精。舉棗就鏡頃之自樵耳。無火而煙初學記晋書曰。符堅之將

亂也。關中土然。無火而煙氣大起方數十里。月餘不滅後為慕容冲所滅。香爐自煙長沙府志長沙府湘鄉縣東鳳

凰寺。中有阿氏多尊者。手所執爐。故老傳云。或見爐中有香煙如游絲。宋王十朋梅溪集會稽風俗賦。石瓮匪携香爐自煙。注會稽一峯。狀如香

{{雙行註文|爐水滅竈煙漢書五行。志。元帝時。重謡曰。井水溢。滅竈煙灌玉堂。流金門。井水陰也。竈。陽也。玉堂金門。至尊之居。

陰盛威陽。竊有宫室之應。王莽生元帝初元中成帝時。為三公輔政。因以篡位土銼無煙太平御覧王褒家貧土銼

經日無煙。上姓。釡也。蜀人呼釡為姓。亦方言也。爨無盛煙宋王之道相山集和州含山縣驅狼文。更戎馬賊兵之

變無慮數次。所至荆棘爨無盛煙。童子操煙晏子内篇晏子曰。五尺童子操寸之煙。天下不能足以薪。今君之左

右皆操煙之徒而君終不知晝則恒煙太平御覧西域諸國志屈茨國有山夜則有光晝則恒煙焉。

訟舉煙煙北史燕主慕容暐為符堅所滅堅每臨聽訟觀令百姓有怨者舉煙於城比觀而録之長安為之語曰欲得必存當

舉煙又謡曰長鞘馬鞭撃在股太嵗南行當復虜及堅敗暐弟冲果據長安。冲亦為其將所殺屋柱煤煙李肇國史

杜羔有至孝性其父河北一尉而卒母非嫡經亂不知所之會堂兄兼擇路判官嘗鞠獄於私第有老婦辨對見羔出入切語人曰此少年壯類吾

夫訊之。故羔母也。自此迎侍而歸又徃訪先人之墓邑中故老已盡不知所在館於佛寺日夜悲泣。忽視屋柱煤煙之下。見數行字拂而視之乃父

遺迹云我子孫若求吾墓當於某村家問之羔哭而徃果有父老年八十餘嵗指其丘壟。因得歸葬羔官至工部尚書致仕。兵交

縱煙資治通鑒唐高祖武德四年二月。秦王世民命屈突通帥步卒五千渡水撃王世充。戒通曰。兵交則縱煙煙作世民引騎南下

身先士卒與通合勢刀戰賊衆皆披靡。置候放煙唐史六典職方凡烽候所置大率相去三十里其逼邊境者築

境以置之其放烟有一炬二炬三炬四炬者。若多少以為差焉。内無暴煙孝友同風唐陳董陽三世同居。外無暴閭

内無暴煙詔榜曰篤行董氏之門。亭舍不煙王之道相山集李孝先墓志始淮西更李伸張琪之變千里蕭條亭

舍不金寳化為煙茅亭客話蜀州江源縣村甿王盛者凶暴人也與賊王小波李順為侣甲午嵗據益

州授草補儀鸞。使部領子弟百餘人虜掠婦女剽劫財帛。殺人不知紀極驅迫在城貧民指引豪家收藏地窖因掘得一處古藏銀皆笏鋌金若墨

鋌珠玉器皿之屬皆是古制尋將指引者殺之負其金帛三十餘擔徃江源山窖埋之。同埋者尋亦殺之恐洩於外也。城中貨金銀魏氏子婦被虜

在於賊所。不知音耗。其夫常募人訪於邛蜀。賊境寂無影響。至三月方知在此賊家。良人及第謝元穎者將金帛購之。二人亦沉於江中。八月大軍

收蜀。此賊歸明衣錦袍銀帶入城。見者無不切齒。先是歸明者。例發遣赴闕。賊遂棄袍帶逃歸江源。妻子告云埋藏物處數日火煙如窑遂潜徃掘

看。悉皆空矣驚愕之際。官軍捕獲入城。遂寘于法。嗚呼殺人取財寃毒滋多不為己用。身遭屠戮。向來火煙起處。金寳已空。愚常聞金寳藏於地中。

偶見者或變其質。此得非化去耶。鬼神匿之耶。如焚草煙杜佑通典太公曰。兩軍欲戰。視彼氣結氛氲如焚。生草之

煙者。初必精鋭不可當。待其氣散。撃之必勝。其氣黑如山帶黄。是謝氣。敵人自降。醖能去煙春秋演繁露郊語篇

人之言醖去煙鴟羽去眯慈石取鐵頸一作真金取火蠶珥絲於室而弦絶於堂。木實於野而栗缺於倉蕪夷生於燕橘枳死於荆此十物者皆竒

而可怪非人所意也。文火細煙温革瑣碎録顧况論茶云煎茶以文火細煙小鼎長泉山氣籠

右三墳書山氣籠煙。聖人以取金玉。氣如火煙杜佑通典太公曰。或城上氣如火煙。主人欲出戰。其氣無

極者。不可攻。焚林成煙鍾會芻蕘論焚林成煙其似於雲。咲傲風煙摭遺新書

劉中明曰。吾方放志雲水笑傲風煙。以好山為所止。用白雲為故鄉。猿啼瘴煙吳泳鶴林集答王子實書去嵗得舍

侄江陵書頗詳。入峽之耗。猿啼瘴煙雁落别浦。竟不能馳一字。藥禦瘴煙仙傳韓湘。韓文公猶子。嘗謂公曰。公徃瘴

毒之鄉。難於保育。乃出藥一瓢。曰服一粒。可以禦瘴煙之毒。熏喉之煙仙傳鼻悦芳馨命曰熏喉之煙也。詳悲字

紫海凝煙度人隂陽生化經天波泛瑞紫海凝煙。落紙雲煙高宗翰墨志後世或

云忙不及草者。豈草之本㫖哉。正須翰動若馳落紙雲煙方佳耳杜工部詩酒中八仙歌張旭三杯草聖傳。揮毫落紙如雲煙。兩足

雲煙吕洞賓詩出入無蹤徃來不定兩足雲煙詳丹字風采雲煙宋蘇仲滋集示徐漕啓。 廓度

量於河海鑠風采於雲煙致主夏民奉法循理龍輿飛煙雲笈七籖太上飛行九神玉經云行太清之道。出則五帝

侍衛給玉童玉女各八伯人。建五色之節。駕龍輿飛煙。前嘯九鳳。後吹八鸞。白虬啓道。太極參軒。詳見神字滿室祥煙

馬丹陽神光燦詞非常辭世。滿室祥煙。詳見詞字柳色槐煙宋胡寅斐然集答趙守賀年啓。柳色槐煙寅餞餘

寒之氣。椒花柏葉。欽崇嗣嵗之儀。不發煙爨東漢書吳郈徐相為長沙太守。常食乾飯。而不發煙爨。

盛煙滅初學記後魏書曰慕容超之將亡也南郊柴燎熖起而煙不出。靈臺令張光告人曰。火盛煙滅國其亡乎

煙知竈吕本中官箴徐丞相擇之。嘗言前輩盡心職事仁廟。朝有為京西轉運使者一日見監窑官問曰日所燒柴凡幾竈

曰八十九竈。曰吾所見者十一竈何也。窑官愕然盖晨起望窑中所出煙知之。隨煙上下玉融新對博物志曰趙襄

子狩於山中藉草燔林熻赫百里有人從石壁中出隨煙上下襄子以為物徐察之乃人也魏文侯聞之問於子夏。子夏曰和者同於物物無得而

傷閡者游金石之間及蹈於水火皆可也以煙為氣春秋演繁露以束薪為鬼以火烟為氣惑也寸煙

出突劉子慎隙篇鴻毳性輕積之沉舟魯縞質薄。叠之折軸以毳縞之輕微能敗舟車者。積多之所致也。故墻之崩頽者必因其隙

劍之毁折皆由於塋。尺蚓穿堤。能漂一邑。寸煙出突。致灰千室者怨之始此。所以君子必謹乎微也。腥煙䨓法

此法主於雷霆。律令大神。霹靂腥煙。使者鄧天君其法有二。階有以鄧帥而策役五雷部者有主於鄧君副以辛張二帥而役五雷部者。其法泒皆

出於侍震正眞君傳于世。以祈禱雨晴除邪馘祟。見富字積翠如煙蘇東坡詩書王定國所藏煙。江叠嶂圖。 江上

愁心三叠山。浮空積翠如雲煙。蒼梧煙李翰林集當塗趙炎少府粉圖山水歌。滿堂空翠如可埽。赤城霞氣蒼梧煙。

梅冶煙劉文房詩鄂渚送池州程使君。落日蕪湖色空山梅冶煙。楊柳煙温庭筠詩九重細雨惹春

色輕染龍池楊柳煙。生煙李義山詩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穎谷煙劉文房詩雪覆淮南道。春

生穎谷煙。厨煙竇牟詩衣長檐柳寒無寢。日晏厨煙濕未炊江煙沈佺期詩陽烏出海樹雲雁下江煙玄 煙潘尼火賦玄煙四合雲蒸五色。緑煙劉夢得詩引素吞銀漢凝清洗緑煙。寒煙文選陰谷曳寒煙。謝眺詩

桑柘起寒煙。懶煙林逋詩文禽相并映短草。翠斂欲生浮懶煙非煙類說麗情集。武公業咸通中。任河南功曹。

愛妾曰非煙。善秦聲。好文學。比鄰趙象者。窺見悦之。因門媪題絶句。寄非煙。非煙以金鳳箋荅詩。象又以玉葉𥿄賦詩。非煙煙又以連蟬錦香囊并碧

苔牋贈詩象夜登梯踰垣入堂中。盡繾綣之意。明日象送詩曰。十洞三清雖路阻。有心還得傍瑶臺。瑞香風引思深夜。知是蘂宫仙馭來。非煙復贈

詩曰。相思只怕不相識。相見還愁却别君。願得化為松上鶴。一雙飛去入行雲。後煙以細過捶女奴。乘間以告公業。公業縳之大柱鞭楚流血。但

云生相親。死亦何恨。遂飲杯水而絶。洛陽有崔李二生與武掾游。崔詩云。恰似傳花人飲散。空林池下最繁枝。其夕夢煙謝曰。妾貌不迨桃李而零

落過之。李詩云。艷魄詩魂如有在。還應羞見墜樓人夢煙曳手曰。士有百行。君得全乎。何至苦相詆斥當屈君於地下面證之數日李生卒

草上煙海録碎事河東馬鋪有驛馹善行者鋪卒。名為草上煙。有勢力使命嘗數程打過好事者作詩云。過徃唯尋草上煙

數程打過苦尤偏。又見遷齋詩話。思煙王子年拾遺記晋文公焚林以求介推有白鴉繞煙而噪。或集介子之側火不能焚。晋人

嘉之為立臺。號曰思煙。凌煙唐書太宗本紀貞觀十七年。二月戊申。圖功臣于凌煙閣。事類合璧郭子儀嘗上奏於帝。帝謂左右

曰。子儀周社稷臣也。乃賜鐵劵圖形凌煙閣。

煙氏千家姓羽音天竺郡。

梁簡文帝詩煙浮空覆雜影。合樹宻花藤。乍如落霞發。頗類巫雲登。扶光飛百仞。從風散數層。欲持翡翠色時出鯨魚燈陳張正見詩

浦狹村煙茅蘭夾兩岸。野燎燭中川。村長合夜影。水狹度浮煙。收光暗鳥弋。分火照漁船。山人不炊挂。推華幸共然唐李嶠詩瑞煙。 瑞氣凌青

閣。史記曰。若煙非煙郁郵紛紛。是謂慶雲。即瑞氣也空濛上翠㣲空敬輕貌。釋曰。翠㣲山氣青緑色。逈浮雙關路。唐太宗詩曰。日暮雙閘昏。長煙散

初碧。遥拂九仙衣。列女傳曰。涓子授伯楊九仙法仙人霓裳。桑拓凝寒色谢𤣥暉詩曰。桑妬起寒煙。松篁暗起暉。謝雲暉詩曰。松篁生暮煙。還當紫

霄上。時接彩驚飛。江文通詩曰。畫作秦正女。乘鸞向煙霧。唐高僧詩逺煙靄靄前山上。凝光滿薜蘿。高風吹不盡。逺樹得偏多。翠與晴雲合。輕将

淑氣和。正堪流野日。朱閣意如何。宋宋景文公集輕煙。蒼蒼發龍首。漢漠暝林間。莫倚斜陽晚。便欲蔽西山。晚煙。煙生墟落上。曳若百尋素

舟行亦未逺。已失溪頭樹。騎省徐鉉集奉和御製煙詩。 春情纖靄映斜陽。羃羃偏能覆水鄕。濃似慶雲同馥郁。薄如輕素自飛揚。堤横新柳真成

盡栖對遥山正好望。誰見朝元香案上。龍旗交影共騰驤。錢塘韋驤集。咏煙。漠漠復霏霏。因風任所之。山家晨起後。漁舍晚歸時。散逺連雲没。飄

斜誤鳥隨。更堪縈旅思。悵望碧江湄。梅聖俞宛陵集庖煙。 羃歷庖煙出綵油。欲通雲霧未能周。濕薪燒盡日亭午。試問霏霏何處浮李公明詩曉

煙。 曉出𠋣溪亭。溪煙四面生。昏時山緑淺。濃處日紅輕。簇簇樹尤好依依人未行。玄暉信蕭放。澄練有佳名。楊誠齋詩曉行山煙。 曉煙横抺碧

山隅。只在松梢疋練如。作意行前尋一看。逺濃近淡忽都無。曾協雲莊集留煙。 螟色蒼然至。浮煙漫不分。小留巖竇底。為伴宿檐雲。劉後村集烹

茶鶴避煙。吾鶴尤馴擾。俄如引避然。何曾歇茅舍。多是為茶煙。活計窮桑苧。枯腸老玉川。蒼頭猶爨下。丹頂已松顛。渴飲誰能免。高翔爾自賢。須

臾休茗事。却下竹房邊。李流謙澹軒詩以油煙贈許尉因賦長篇。名從龍字子雲我有瑿玉黝而澤。嘗從十八公處得。蘭𦠧箓積甚勞佛賬書燈

掃何益。江南務官骨已朽。潘仙乆矣尋李白。誰歟獲此古膠法。持贈茅齋輕尺璧。我非其人。弗忍磨。緘藏夜光侵几格。換鵝右軍肯輕示。五日京兆

無人識。臨池學書水為黑。不救。晋家清談厄。風流解物。逺山長。才輕未免遭刻責。神仙中人許玉斧。手持補天筆五色。効官一尉聊復爾礧磈胷襟盡

珠瓅。張顛落筆謾如雲。曹植波瀾飜逼窄。逢時騰鋽不作難。定冠蓬山文字職。是物胡為送乞君。要與銛鋒勢相敵誅姦發潜盖餘事。吾道靈容邪

學塞。不然黄屋求正言。願染當今治安策。元張弘範詩逺煙。 慘淡微風外。氤氲老樹頭。乍驚香霧薄。遥認斷雲浮。日落山腰暮兩晴天際秋。分明

藏不得。一片晋家羞。王景初詩晚煙。 日長風順泊舟遲。想見舟中客子飢。不是蓬窻煙數縷。晚炊爭得外人知。玉結詩客船晚煙。 舳艫相接。蔽

長川。晚食維舟起暮煙。賈客輕生胃艱險。熙熙壤壞亦堪憐。吾子行詩暮煙效韋蘇州。 冉冉浮素空。悠悠隔秋樹。幽禽何處來。衝破忽飛去。張西

岩詩竹塢夕煙。 嵗寒高節若為容。落日蒼煙共鬱葱。龍藉螟隂歸變化。鳳御晚色入空濛山陽僊境氤氲外。渭上人家水墨中。恨失此君真面目。

却教桃李媚春風。 炊煙。 霧泄雲蒸老屋低。初如葱鬱漸熹微。寒迴黔突春生處暖入黄粮夢熟時。附熱耻隨殘爝盡。騰空甘近太陽飛。秪今五

鼎無消息。慚愧家人賦䖍扅。郭昂詩梅嶺寒煙。天涯一抺映山椒。舟竈猶疑火未消。輕掑暗香嵐氣濕。淡迷䟽影冷光飄。冥冥逺曳鸞凰穩。漠漠

深藏翡翠嬌可是驛塵飛不到。僐𠋣空琳宇景蕭條。僧文偉竹牎小𦹾茶煙茶譜曾誇七品泉。竹籬遥認幾番煙。或生陸羽鼎鐺畔。時起盧仝井竈

邊。北苑聚來沾草木東吳散去山川。有時輕鎖幽人屋。别是林間一様誰誰。馬虛中霞外集貫酸齋索。和蚊煙詩。 竹頭木屑元有神。海涎篤耨徒

氛氲。長虹淺水渴嘘氣。老嫗西郊愁泣雲區區蠛蠓迹迅掃瑣瑣蚊蜹聲誰聞。灰飛煙滅等一幻。夢覺凉生湘蕈紋。朱晞顔詩炊煙。 數縷依㣲黯

不分。相將暝色赴林芬。柳邊漁竈風初合。山崦人家日欲曛。散漫逺迷投嶼鳥。低回徐逐度溪於。最怜極目蒼茫外。隔絶寒鍾迥不聞。注濟詩村煙

一抹孤煙起逺村。隔山依約似爐熏。殷勤更藉東風力。吹上青天作卿雲。隱顯翁詩望轉溪橋路不分。憑欄夢裏喚吟聞。天低曉月籠羞色。曰淡

晴山續斷痕。楊柳依稀藏野店蒹葭仿髴隱漁村。滄泿歌外清風。起。吹醒塵寰人醉昏。 國朝張宏江湖吟嘯集廬阜晴煙。 香㠠峰尖插天外。一

抹晴煙横曖曖。初疑寳鼎起祥雲。復似珠林浮翠黛。香風不𨔝晝濛濛。深鎖松蘿知幾重待我朝回携滿袖。重來此地禮禪宫。吳海詩螺渚晴煙。

渚煙春漢漠。紫翠鬱相連。遥看一抹碧。樓。觀空中懸。逺近緑罽成。依依復蟬聯。隱約漁浦口。時聞市聲傳。斷續隔水鍾。咿瀀徃來船迴撓不相見但

愁失津。堧别嶼露初景。江花紅欲燃江妃曳素去。野色青連天 煙横浦淑間噭若具門練望望翠氤氛渚宫㣲隱見掩映巫陽丘朝雲迷近甸一

作楚甸顧椂詩沙煙晴煙 江濤擁浮沙十里張平地。居人稍來集。比屋若鱗次晴炊雜煙光。曉望連霧氣。目送孤征鴻翩翩没雙翅。 五隴煙倜。

誰家茅屋臨江皋。野煙時起長林梢。風生隴坂引晴素日落州者浮。寒瑶。冥冥白鳥雙飛去。裊裊啼猿挂深樹分明好景盡中看便欲脱冠從此住

洪武正韻因肩切。國名說文作酀。又霰韻。許慎說文地名从邑。燕聲鳥前切。劉熙釋名燕。宛也北方沙漠平廣。此地在涿鹿山南。宛宛然以為國

都也。顧野王玉篇於田切。陸法言廣韻又於薦切。徐鍇通釋一遷反。宋重脩廣韻又姓邵公奭封燕。為秦所滅。子孫以國為氏。漢有燕倉。司馬光類

篇酀因蓮切。又於殄切。闕人名春秋傳有曾孫酀又伊甸切吳棫韻補叶音伊真切。易林涉伯殉名禀禮。誅身成子奔燕婁機廣千祿字音煙。又音

宴玄烏也。楊桓六書統影母原聲省本去聲借充上義。統形省熊忠韻會舉要羽清次音詩甘棠。注燕國。幽川之域。今涿郡薊縣。又

川名秦上谷郡。唐置燕川。又燕故城。在今滑川胙城縣趙謙聲音文字通酀影堅切。地名。今但用㷼㷼見去聲。此轉汪又燕脂。婦人面飾作胭胭。𧹬

非韻會定正字切影堅影因煙燕。 汗简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並六書統

王義張錦鮮于樞並見草書集韻

高止奔燕左傳齊公孫蠆。公孫竈。校其大夫高止。奔北燕高止好以事自為且專。故難及之。蘇秦

說燕戰國策蘇秦將為從北。說文俟曰。燕東有朝鮮遼東。北有林湖樓煩。西有雲中九原。南有滹沱易水地方二十里。帶甲十萬。車

七百粟騎六千疋。粟支十年。南有碣石雁門之饒。北有棗東之利。民雖不田。作棗粟之實足食於民矣。此所謂天府也。天燕之所不被兵者。以趙之

為蔽於其南也。願大王與趙從親天下為一。則國必無患矣燕王。曰。今主君幸教詔之。合從以安燕蔽以國從。於是齊蘇秦車馬金帛以至趙。

士争趍燕通鑒報王三年。燕昭王即位。卑身厚幣。以招賢者問郭隗曰。齊因孤之國政不修而襲之。孤極知其力小。

不足以報。然誠得賢士。與之共國以雪先王之耻。孤之願也。先生視可者得身事之。隗曰。古之人君。有以千金涓人。求千里馬者。馬已死。買其骨五

百金而返。君怒。涓人曰。死馬且買之。况生者乎。馬今至矣。不期年而千里馬至者三。令王必致士。先從隗始。况賢於隗者。豈逺千里哉。於是昭王為

隗改築宫而師事之。於是士爭趍燕。樂毅自魏徃。王以為亞卿。仕以國政。樂毅去燕通鑒報王三十六年初。樂毅既

下齊七十餘城。國二邑。期年不尅。乃令解圍去城九里而為壘。令曰。城中民出者勿穫。用者赈之。使即舊棠。三年而猶未下。或讒之於昭王曰。樂毅

智謀過人。呼吸之間。尅七十餘城。今不下者兩城耳。非其力不能㧞所。以三年不攻者。欲乆仗兵威以服齊人。遂南面而王耳。昭王於是置酒大會。

引言者讓之。田。先王不貪土地。而舉國以禮賢者。遭所傳德澤。不能堪命。國人不順齊為無遭以害先王。寡人統位。痛之入骨故賢群臣招賓客以

求報讐有成功者尚欲以共燕國。今樂君親為寡人破齊夷其宗廟。報塞先仇齊固樂君之有。非燕所得也。汝何敢言。若此乃斬之。遣國相立毅為

齊王毅惶恐不受拜。書以死自誓。由是齊人。眼其義。諸俟畏其信。莫敢復有謀者。顷之昭王薨。惠王立。目為太子時不快於毅。田單乃緃反間曰。樂

毅與燕新王有隙。畏誅。欲連兵王齊齊人未附。故且緃攻即墨。以待其事齊人所懼。惟恐地將來。即墨殘矣。惠王間之。即使騎劫代將。毅遂奔趙

齊魏說燕戰國策齊謂燕王曰。吾得趙矣。魏亦謂燕王曰。吾得趙矣。燕無以次而本有邇子也。蘇代謂燕相曰。吾聞

辭卑而幣重者。尖天下者也。辭倨而幣薄者。得天下也。令魏之辭倨而。幣薄。燕固合於魏。魏得燕齊遂北矣。遣約降燕

戰國策燕軍大破齊國。齊將田單守即墨。知士卒可用乃身操板鋉。與士卒分叨。妻妾編行伍盡散飯食饗士。令甲卒皆伏使老弱女子乘城遣約

降與燕燕軍皆呼萬嵗。田單又收民金十鎰。令即墨富豪。遣使遺燕。香燕宋史燕瑛在嶺嶮。七年括南海厚珠杳藥奉宰相内侍人

自之為香燕

詩文宋張廣東窻集代賀撫定燕城表。臣集言。神謨默授。逺宣中國之威。捷布上聞。卒定全燕之境。脱百年塗炭之苦還諸夏衣冠

之華。咸竭歡心。以歆盛事。中賀。竊以。幽薊列郡漢唐舊封。由石晋割以堅甥舅之盟。在紫氏慬能舉瀛漠之險。蛇豖所聚。運數終窮。天啓睿謀。男於

薄伐。侮亡取亂。顯帝王仁義之放誅。偃武修文混南北車書之會。省大農無藝之費荦斯民舊染之污。伐鬼方不淹三年敵國何止百里。成功可告。

曠代未聞。恭惟皇帝陛下。惟斷乃成。以操為驗。役不再舉。策出。萬全謂以國家觀國家。本務可修之德。然用夷狄攻夷狄。自收不戰之功。親輟輔臣。

坐康逺俗。遂奏凱旋之樂。仍櫜弗用之兵。臣叨備承流。悟深舞手。妙燕然諸將之勒。覆絶古初。奉都護萬年之觴。同深慶賀葉水心集燕論上。 致

靖康之禍。在。於取燕。追論靖康之失者。亦必曰取燕。雖然究利害之極。以定今日之大計。不過取燕而已何謂致靖康之禍在於取燕。自古石晋割

而不合。太祖征而不庭。趙普田錫王禹偁之㳅固嘗以志復幽薊為非矣至景德約和。而中國之人。遂以燕為外物不置議論之内。及慶曆中。劉六

符反索周世宗闢南諸縣富弼為之設辭增賂而後僅止。其後蕭禧辨理河東疆域又舉數百里畀之。而王安石韓絳不知較也。况於王黼蔡攸之

佞庸乃欲必取具代已割之燕卒於信失契丹。取侮女真以貽大變。此所謂致靖康之禍者然士大夫泛言其祖耳。未能知其實也。何謂實。曰不能

取燕而已。使契丹政令猶强。社稷猶固我猶抗宿憤勞累戰。雖得燕薊而民財竭怨。内潰外叛。遂以失國若此。而謂致靖康之禍在於取燕可也。今

天祚地喪於外。位奪於内。竄身夾山。死亡朝夕。其國滅矣。因時拯亂。湯武之業也。疆理天下。舜禹之政也。紀律頗嚴將帥頗厲。乘時以取全燕。收拾

漢唐之遺民。何為不可。夫堅守重誓於既亡之契丹。不知女真一旦襲其踵以陵我。當是時。王黼蔡攸。所不論也。以韓𤦺富弼之謀。何以處之乎。神

師道既敗。劉延慶又敗蕭后夔离不以折北不支女真之潰兵。輕突我師若無人馬。其所為用衆者如此。遂禱女真納賂以巨百萬計。所買者山前

六郡之空城。乃以王安中與郭藥師降虜。共事竭忠國事力以潰。常勝軍山後之地。徃返論難不决。而藥師挾女真以南矣。由是言之。其禍在於不

能取燕。而非取燕之禍也。夫不能取燕而命之曰取燕以是致禍。是昔日之敗事既然矣。未嘗得燕而猶曰禍在於取燕。是今日之謬論猶未解也。

敗事既徃。空言無益。謬論未解。實害最大。可不畏乎燕論中何謂諸論靖康之失者。亦必曰取燕之失也。可補者補之。可懲者懲之。當其時而

悔。未有悔於數十百年之後者也。斡离不粘罕之交至也。兩河陷没。京師傾敗。士大夫歸罪於取燕無足怪也。雖然。取燕誠有罪矣。救取燕之罪者。

不可以歸罪而遂已也。而耿南仲。唐恪。范宗尹。則始終割地而已楊時則為悠緩之辭欲徐論其當而已。胡舜陟則欲積誠意。以待上天之悔禍而

已。許翰則請委事於神師中。謂劫寨之失。在於用猛將。而忽老將兵非不可用而已。若此者。可以救取燕之失乎。及建炎南駕維楊。逺來江浙則天

下之患益急而昔者取燕之事。浸已逺矣。然士大夫猶反論取燕。而不置徽宗凶問至光竞下哀恫。之詔猶以海上之盟。敷釋本意以謝天下。是論

者惟知咎取燕之失。而思所以救之者。請和而已嗚呼至於今日而靖康之禍六十年矣。而所以咎取燕之失者。猶在於論者之口問其謀。曰無虛

畫也。問其兵。曰無輕用也。問其所當施用之大計。曰。姑自治也。問其祖宗之讎耻。曰此天變也。若此者。豈以一取燕之失。遂數十百年而不救乎。昔

魏再攻齊綱壽范睢以為失計則取韓魏以救之。酈食其請立六國張良以為敗事。則發八難以正之。魏大武幾獲於統萬遂滅赫連周武帝幾死

於晋陽亦滅高延宗唐莊宗之取梁。亦僅免之算耳乍合屢敗忽來驟徃。勝負無常自古而然矣豈猶致恨於取燕哉。燕論下 何謂。究利害之

所極。以定國家之論。亦必曰。取燕唐之中世燕薊先為叛臣。據有其地。以及於亡及石氏分畫以奉契丹披匹夫盗賊之下者耳。以救死之策。冀非

所望。是烏知天下之常勢哉。使契丹坐全燕。以制中國。石氏竟不及守。而開胡虜長驅度河之事。及周世宗未能克定。而本朝獨當失燕之禍端拱

以後。至於。咸平。京師凛凛常有戎馬在郊之憂。而齊趙之間殆無寧嵗冦准曹利用始創和約。出金帛以㗖之。而後少安。慶曆中。仁宗謀欲叛盟范

仲淹謂虜人必張死鬬之勢。請亟城汴都。而吕夷簡。因見魏為北京。示將親征以伐敵情者。卒至於增幣卑辭而後已。蓋渡河犯闕開運之已試。景

德之僅免。而其覆轍常存。由是言之。靖康之禍。不特群纖階亂之所致。而國家之弱勢固使之乆矣。夫燕薊中國之郛郭也。河北河東。中國之闤闠

也。棄其郛郭。而設扞禦於闤闠舉一世之謀慮。皆自以為可乆安而無他。此賈誼所謂非愚則諛。非實知治亂之體者也。且秦一六國而攘匈奴。築

長城以隔之。秦漢之天下。豈唐虞三代戎狄錯居之法。可以行於其間哉。今雖使張王師返都邑欵陵廟。盡復祖宗已失之地。而燕薊之不復。猶處

國家之弱勢未削石氏之覆轍威必不振。國必不立。何也有天下者以天下取。以天下守。故畫天下之勢。非可以畏縮苟安。立私說而妨正論也。不

然。則項氏劉氏中分天下。自沛公起而得鴻溝以南。孰曰不可而張良乃召黥彭韓信。分數千里地。以共滅之。惜此而棄彼何哉。故國家之論。非習

熟見聞者。所不能知也。文鑒叙燕尸沬 戰國世燕。最弱二漢。叛臣持燕挾虜。篾能自固以公孫伯珪之疆。卒制於𡊮氏。獨慕容乘石虎亂乃并趙。

雖勝敗異術。大槩論其疆弱。燕不能加趙。趙魏一則燕固不敵。唐三盗連衡百餘年。虜未嘗越燕侵趙魏。是燕獨能支虜也。自燕覆於虜。虜日熾大

顯德世。雖復三關。尚未盡燕南地。國初虜與并合勢益張。然止命偏師備禦師。伐蜀伐吳泰然不以兩河為顧是趙魏足以制虜明矣。并冦既平悉

天下鋭專力於虜不能攘尺寸地頃嘗以百萬衆駐趙魏訖。敵退莫能抗。世多咎其不戰。然我衆負城有内顧心戰不必勝。不勝則事亟矣。故不戰

未當咎也。原其弊在兵不分。設兵為三壁于爭地𢰤角。以疑其兵。頓堅城之下。乘間夾撃。無不勝矣。蓋兵不分有六弊使敵蓄勇以待戰。無他支捂

一也。我縱則士怠二也前世善。將兵者。必問幾何。今以中才盡主之。三也。大衆儻北彼遂長驅。無復顧忌。四也。重兵一屬。根本虛弱纖人易以千說

五也雖委大柄。不無疑貳。復命貴臣監督進退。皆由中御失於應變。六也。兵分則盡易其弊是有六利也。勝敗兵家常勢。悉内以撃外。失則舉所有

以棄之符堅淝水哥舒翰潼關是也是則制敵在謀不在衆以趙魏燕南益以山西。民足以守。兵足以戰分而帥之。將得專制。就使偏師挫衂。他衆

尚奮。詎能繫國安危哉。故師覆於外。而本根不摇者善敗也。昔者六國有地千里。師敗於秦。散而後振。幾百戰猶未及其都。守國之固也。陳勝項。梁

舉關東之衆。朝敗而夕滅。新造之勢也。以天下之廣謀其國。不若千里之固。而襲新造之勢。徼幸於一戰。庸非惑哉。兵乆弭士大大誦聖。謂百世不

復用。非甚妄者。然不談兵。果廢則已。儻後世復用之。鑒此少以悟世主。故迹其勝敗云。劉須溪集送人入燕叙。 徃時吾州去行朝千七百里。長亭

堠如畫衢信之間。華堂逆旅高屋蓋道。憩車繫馬。不見晴雨。列肆青樓。𠋣門成市。行者如織。然塲屋之老人。山林之退士。有終身不出丘井。聞東上

而笑。今燕臺萬里。而又塵沙暑汗野無流泉。苦寒裂膚通薪後爨竭選者群千百。滿年嵗。固有僥倖非常。而流落者尤不少視。每時邸都門僕承受

坐。而得要津近次者難易相萬。此宜裹足。不敢望分寸。顧鄉里小兒。起白身。徒步如蠅附驥。如隔墻取果。如維摩臂見異國舉。津津焉動其心。亮無

一人能安分。白髮者。豈昔之能者皆靜退。而今之徃者皆英妙耶意者科舉廢而瓦缶鳴。官簿非而狗尾續也。香林張提舉桂。在今朝。以當路保舉。

發身賢勞。歷任非鑿空詭遇。比者獨家食有年。欲一動不可得春半來别謂將北首。予喜其行也。為言今昔之變。以從臾之。以見夫求者不當求而

處者不當處也。又以見香林時才之選。而猶舊人之風也。然則都之日。謹毋以吾說示人。謹毋以示同進者須溪云。古樂府燕歌行。善曰歌。録曰

燕。地名猶楚死之類。此不言古辭起自此也。他皆類此。濟日此婦人思夫之意也。秋風蕭瑟天氣凉。草木摇落露為霜。群燕辭歸鳫南翔。念君客游

思斷腸。慊慊思歸戀故鄉。何為淹留寄他方。賤妾煢煢守空房憂來思君不敢忘。不覺淚下沾衣裳。援琴鳴弦發清商。短歌㣲吟不能長。明月皎皎

照我床。星漢西流夜未央。牽牛織女遥相望。爾獨何辜恨河梁。宋梅聖俞宛陵集送貢仲章之燕。 天啓文明泰運興。漢庭來召魯諸生。我嬰世網

空投老。君向容臺早著名。水闊風高鵬翼健。沙乾雲暖馬蹄輕。歸來衣錦看他日。何用樽前唱渭城。張浚明詩送昌中峯入燕。 西風颯颯吹征衣。

中原道上黄花稀。揚鞭走馬渡易水。金臺崔嵬雪打圍。不知誰報深宫裏。性竒尤得天顔喜。明朝有㫖放朝參。賜袍璀璨金花團。告身亦有崇儒意。

歸到江南作好官。王璋詩送梅叔章入燕。少年心力辨驅馳。說着家聲世自知。到闕可無梅叔䟽。贈人惟有宛陵詩。行當塞鳫初來日。歸約河魨

欲上時。堂上青衫稱壽罷。一杯清酒柏山祠。陳杰詩送中齋過家入燕。江浙相望半月程。燕雲萬里重行行。幾多臨水登山賦。不盡還家去國情。

三入換來金印大。一歸嬴得綵衣明。東湖何似西湖好。且對梅花捧壽觥。揚弘道小亨集過燕。正月到季月。常厭風為政。綈袍脱復着。天氣殊未

定。花殘無奈何。參短農事病。客驅長耳來。道路方且逈。故都廢未乆。所尚猶可敬。慷慨憂人憂。不但𠋣豪勁。今兹嵗逢酉。古語庶有證。唯酒可忘憂。

朝來風色净。元胡秪遹紫山集送趙良卿問事畢還燕。 老繆歡忻不自持。青雲人物出明時。王褒已獻賢臣頌。慶曆誰歌聖德詩。榖帛價隨時雨

减。金珠市比去年遲。太平十二匡時策。從此河汾不費辭。 好語先從市上來。綉衣直指使君廻。問民疾苦宸恩重。去史奸貪賢路開喜見青天懸

日月。願將白髮老蒿菜。吾家貧窶無釵釧盡典琴書餞一盃。 生來不識採詩官。今嵗何年拭目看。鰥寡從兹無失職。老癃扶杖喜衝冠。鄰家貸粟

能充飽。嵗晚單衣亦不寒。執手送行無所贈。一天和氣滿歸鞍。 常時酌别總傷情。此别歡忻不自勝。四海蒼生恩雨露。一時使者盡才能。只知與

衆除𡨚苦。恤浮辭起愛憎。更好都堂堂上說。太平有路直如繩。 陶鈞萬物本無私。桃李春風又一時。再拜京師賜租詔高歌田野感恩詞。乆隂

忽霽誠堪喜。野鳥為鸞尚可疑。羡汝英姿似雕鶚。疾邪奮翼遂梟鴟耶律楚材湛然居士集非熊兄弟餞予之燕。再用振之韻。 藝逢知己敢相呈。

幾夜論文喜氣生。筆陣我甘三舍退。詩壇君使四筵驚。公初傾蓋冬將半。予擬乘軺嵗欲史。特與幽人助行色。一聲寒角隔煙鳴。 和吳德明還燕

紛紛世態眩榮華。静裏乾坤本不嘩。瑟阮生涯聊自適。詩書事業更何加。但期聖德澤天下。敢惜餘生寄海涯。可笑燕然舊游客。𠋣樓悲我客程

賖。遺風集黄孝友送人入燕。 迢遞朝京路。西風北送君。幾程過朔野。一騎入寒雲。岱色稱齊逺。河流到兖分。登臨莫回首。煙草正紛紛。陸子方集

送趙李舒之燕。 有客東南來。白馬嘶北風。問客將何之。舉鞭指盧龍。云是漢家子。出入明光宫。古宫今焉在。廢堵生秋蓬。送經之偕義齋兩舍

人入燕。併呈善之待制。君馬三渡白溝河溝水東流青草多踞鞍顧盻聊試耳。伏𡤌悲歌奈老何。古人千金重然諾。把臂况受生死托。肯先申白

獨辭楚且伴機雲雙入落道逺始知離别苦地僻應恩。宦游樂。榮名日乆當日厭。浮生花開又花落。平世應無戰國材選賢何日化金臺。寄聲玉堂

老仙伯。桂樹秋風歸去來 送節之衡之兩舍人入燕。 龍駒鳳離兩陸子。並駕秋風鞭騄駬。老眼一見失驚喜。定知乃翁元不死。生子真足慰人

心景升諸兒豚犬耳。滿朝譽翁不容口世祿固應傳不朽為官豈計多得錢取印終須大如斗。我自韓家十八郎里中曾拜北平王。碧梧停鵠已飛

去。玉雪娟娟金在傍。徃事傷懷淚如水。矻矻窮年吾老矣。欲追霞佩小頡頏。手倦束書携不起寓齋集送陳外郎還燕。 擾擾紅塵足是非。古來賢

達貴知幾。休將腐鼠時相嚇。且放冥鴻自在飛。燕市霜寒羔酒麗。瀘溝漲渚鯉魚肥。九原不作陶元亮。遐想高風誰與歸。 送梁貢父還燕。 古來

名士出名門。人物風流自不群。闕下乆稱三語掾。關中初識五噫君。畫樓煙月休回首。汗簡詩書要策勛。聖代選材先少儁。伫看平步上青雲。 送

馬雲漢還燕二首。梁自分遷葬還。金粟崗頭賦别離。玉關人老淚先垂。廻思仲氏依劉日備識孤臣在鄧時。誰倡五羊身自鬻。恐成三虎世多疑。會

當相見須當問。骨掩泉臺亦報知。 梁苑追隨記五常。李常及我偶還鄉火山汾水餘光壠。䙯馬囊琴會異方。每覧畫圖三嘆息恰如玉樹半存亡。

更移詩叟瓜田上。目望寒雲過雁行。 贈關仲秀還燕二首。 游子别來乆交情亂後知。相逢滹水上。猶話汴梁時。秋氣衣單甚鄉心馬去遲未歸

先日已要送行詩。 軺傳來辭我羈魂忍别君。薊門黄閣在燕上白溝分行李霑秋淚。平蕪接暮雲萱堂凝望乆。先遣尺書聞 送張孝純還燕。

一雁南來又北飛。緑揚歸路雪霏霏。此心盡日為形役。世事從前與願違郭隗廢臺秋草合。薊門殘角曉星稀有時白壁閑吟賦。未害詞人杜紫

微。劉中庵集送張君弼自沂水再之燕。 南轅指沂郯。北轍望燕薊馬牛不相逮雲水信迢遞怪君事奔馳。視若庭無際。一别一相見。但覺氣愈厲。

乃知圖南心。不為揄揄計。聖朝急賢俊。夔稷踵相繼。君才誠有餘。念此嵗月逝。努力務前蹤飛英蓋當世。同恕矩庵集送侯譯史之燕。 師學傳天

語關西獨有君乾坤新甲子龍虎舊風雲。挺㧞千林表。超騰萬馬群唯應好消息鄉里得先聞。 送雷李正之燕 飛花滿長安離情對罇酒持此

鄭重杯飲我平生友夫子今名家風流靄關右翰墨灑芳馨。言論吐瓊玖。三年鴻都游英譽騰衆口儲端重文儒擢置在樞紐。請告覲慈愇程嚴復

東首激揚吾弗能贈言愧野醜。嗟哉方寸微。紛然應萬有聲色蕩其前貨利餌其後毫釐失檢防駸駸入軀誘。君實勇有餘。抗志麗辰斗永毖精一

傳肯使纖翳垢富貴非宿心事業期不朽。慨彼茟野翁。幡然謝畎畆。郝經陵川集送仁甫又還燕 一鞭天地起孤愁高戴南冠賦逺游濟瀆醉探

窺海眼岱宗闊步望吳頭唐虞問學傳千古伊洛波瀾浸九州七十餘君皆不遇却携漢月渡瀘溝 入燕行詩。 南風緑盡燕南草一桁青山翠

如掃驪珠畫擘滄海門玉氣夜塞居庸道。魚龍萬里入都會澒洞合沓何擾擾黄金臺邊布衣客。拊髀激嘆肝膽裂。塵埃滿面人不識骯髒蹇虹

霓結九原喚起燕太子一樽快與澆明月英雄豈以成敗論千古志士推奇節荆卿雖云事不就氣壓咸陽與俱滅。何如石晋割燕雲呼人作父為

人臣偷生一時快一己遂使玉氣南北分天王幾度作降虜。禍亂宸宸開其原誰能倒挽折津水與洗當時晋人耻。崑嵛直上尋田疇漠漠丹霄跨箕尾。

燕丹子卷上 燕丹子質於秦。秦王遇之無禮。不得意。欲歸。秦王不聽。謬言曰。令烏白頭馬生角。乃可丹仰天歏果烏白頭

馬生角。秦王不得已而遣之。為機發之橋。欲陷丹。丹過之。橋為不發。夜到關。關門未開。丹為鷄鳴。衆鷄皆鳴遂得逃歸深怨於秦。永欲復之奉養勇

士無所不至。為書與其傳鞠武曰。不肖生於僻陋之國。長於無毛之地。未嘗得睹君子雅訓。達人之道也。然鄙意欲有所陳。幸傳正覧之丹聞丈夫

所耻耻受辱以生於世也。貞女所羞。羞見劫以虧其節也。故有刎喉不顧據鼎不廻者斯豈樂死而忘生哉其心有所守也。今秦王反戾天常。虎狼

其行遇丹無禮。為諸侯最丹每念之。痛入骨髓。計燕國之衆。不能敵之。曠年相守。力固不足。欲收天下之勇士。集海内之英雄破國空藏以奉養之。

重幣甘辭以市秦貪我賂而信我辭。一劍之任。可當百萬之師須臾之間可解丹萬世之耻。若其不然。令丹生無面目於天下。死懷恨於九泉。必令

諸侯指以為笑。易水之北。未知誰有此蓋亦子大夫之耻也。謹遣書願熟之。鞠武報書曰。臣聞快於意者虧於行甘於心者傷於性。今太子欲滅悁

悁之耻。除乆乆之恨。此實臣所當麋軀碎首而不避也。私以為智者不冀僥倖以要功明者不苟從志以順心。事必成然後舉。身必安而後行。故發

無失舉之尤。動無蹉跌之愧也。太子貴匹夫之勇。信一劎之任而欲望功。臣以為疏臣願合從於楚并勢於趙連衡於韓魏然後圖秦。秦可破也且

韓魏與秦外親内䟽。若無倡兵。楚乃來應。韓魏必從。其勢可見。今臣計從。太子之耻除。愚鄙之累解矣。太子慮之。太子得書不說。召鞠武而問之武

曰。臣以為太子行臣言。則易水之北。永無秦憂。四鄰諸侯。必有求我者矣太子曰。此引日縵縵心不能須也。鞠武曰。臣為太子計熟矣。夫有秦疾不

如徐。走不如坐。今合楚趙并韓魏。雖引嵗月。其事必成臣以為良。太子睡卧不聽。鞠武曰。臣不能為太子計臣所知田光。其人深中有謀願令見太

子太子曰。敬諾。燕丹子卷中 田光見太子。太子側階而迎。迎而再拜坐定。太子丹曰。傳不以蠻域而丹不肖乃使先生來降弊邑。今燕國僻在

北陲。比於蠻域。而先生不羞之。丹得侍左右。睹見玉顔。斯乃上世神靈。保祐燕國。令先生設降辱焉。田光曰。結髮立身以至於今。徒慕太子之高行

美太子之令名耳。太子將何以教之。太子膝行而前。涕淚横流曰。丹嘗質於秦秦遇丹無禮。日夜焦心。思欲復之。論衆則秦多。計强則燕弱。欲曰合

從心復不能常食不識位。寢不安席。縱令燕秦同日而亡。則為死灰復燃白骨更生。願先生圖之。田光曰。此國事也。請得思之。於是舍光上館。太子

三時進食存問不絶。如是三月。太子怪其無說就光辟左右問曰先生既垂哀恤許惠嘉謀側身傾聽。三月於斯先生豈有意歟田光曰微太子言

固將竭之臣聞騏驥之少力輕千里。及其罷杇不能取道太子聞臣時已老矣欲為太子良謀。則太子不能欲奮筋力則臣不能然竊觀太子客無

可用者夏扶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臆脉勇之人怒而面青武陽骨勇之人怒而面白光所知荆軻神勇之人怒而色不變為人博聞强記體烈骨

壯不拘小節欲立大功嘗家於衛脱賢大夫之急十有餘人。其餘庸庸不可稱太子欲圖事非此人莫可太子下席再拜曰若因先生之靈得交於

荆君則燕國社稷長為不滅唯先生成之田光遂行太子自送執光手曰此國事願勿洩之。先笑曰諾遂見荆軻曰光不自度不肖達足下於太子

夫燕太子真天下之士也傾心於足下。願足下勿疑焉荆軻曰。有鄙志常謂心合意等没身不顧情有乖異一毛不㧞今先生令交於太子敬諾不

違。田光謂軻曰。盖聞士不為人所疑。太子送光之時言此國事願勿洩。此疑光也。是疑而生於世。光所羞也。向軻吞舌而死。軻遂之燕燕丹子卷

下荆軻之燕。大子自御虛左。軻緩不讓至坐定賔客滿坐軻言曰田光褒揚太子仁愛之風。說太子不世之器。高行厲天美聲盈耳軻出衛都望

燕路歷險不以為勤。望逺不以為遐。今太子禮之以舊故之恩接之以新人之敬所以不復讓者士信於知己也太子曰田先生無恙乎軻曰光臨

送軻之時言太子戒以國事耻丈夫而不見信向軻吞舌而死矣。太子驚愕失色嘘唏飲淚曰丹所以戒先生豈疑先生哉。今先生自殺亦令丹。自

棄於世矣。茫然良乆不怡民氐日置酒請軻酒酣。太子起為壽夏扶前曰聞事無鄉曲之譽則來可與論行焉無服輿之𠆸則未可與稱良今荆君

逺至將何以教太子欲㣲感之軻曰士有超世之行者。不必合於鄉曲。馬有千里之相者何必出於服輿昔吕望當屠釣之時。天下之賤丈夫也其

遇文王。則為周師騏驥之在塩車駑之下也。及遇伯樂則有千里之功。如此在鄉曲而後發善服輿而後别良哉。夏扶問軻何以教太子。軻曰。將令

燕繼召公之迹進甘棠之化高欲四三王。下欲六五霸於君何如。坐皆稱善竟酒無能屈太子甚喜自以得軻永無秦憂後日與軻之東宫。臨池水

而觀軻拾瓦投龜太子令人捧盤。荆軻投盡。復進。軻曰。非為太子愛金也。但臂痛耳。後復共乘千里焉。軻曰。馬肝甚美。太子即殺馬進肝。暨樊將軍

得罪於秦秦求之急乃來歸太子。太子置酒華陽之臺酒中太子出美人能琴者軻曰好手琴者太子即進之。軻曰。但愛其手耳。太子斷手盛以玉

盤奉之。太子常與軻同案而食。同床而寢。後日軻從容曰。軻侍太子三年於斯矣而太子遇軻甚厚黄金投龜千里馬肝。姬人好手盛以玉盤凡庸

人當之。猶尚樂出尺寸之長。當犬馬之用今軻常侍君子之側聞烈士之節死有輕於鴻毛。義有重於太山。但聞用之所在耳。太子幸教之。太子歛

袂正色而言曰丹嘗游秦。秦遇丹不道。丹耻與之俱生。今荆君不以丹肖。降辱小國今丹以社稷干長者不知所謂。軻曰今天下疆國莫疆於秦

今太子力不能威諸侯。諸侯未肯為太子用也。太子率燕國之衆而當之猶使羊將狼。使狼追虎耳。太子曰。丹之憂計乆。不知安出軻曰。樊於期得

罪於秦。秦求之急。又督亢之地秦所貪也。今得樊於期首。督亢地圖則事可成也太子曰若事可成舉燕國而獻之丹甘心焉樊將軍以窮歸我而

丹賣之心不善也軻默然不應居五月太子恐軻悔見軻曰。今秦已破燕國兵臨燕事已迫急。雖欲足下計安施之。今欲先遣武陽何如。軻怒曰何

太子所遣徃而不返者竪子也軻所以未行者。待吾客耳於是軻潜見樊於期曰聞將軍得罪於秦父母妻子皆見熒燒。求將軍邑萬户金千斤實為

將軍痛之今有一言除將軍之辱解燕國之耻將軍豈有意乎於期曰。常念之。日夜飲淚不知所出荆君幸放願聞命矣軻曰得將軍之首與燕督

亢地圖秦必喜喜而見軻軻將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胷。數以負燕之罪責以將軍之御而燕國見陵雪將軍積忿之怒除矣。於期起振腕執刀曰

是於期日夜所欲。而今聞命矣。於是自刎頭墜背後。兩目不瞑太子聞之。自駕馳徃伏於期尸而哭。悲不自勝。良乆無奈何遂函盛於期首與督亢

地圖武陽為副。軻不擇日而發太子與知謀者皆素衣冠送易水上軻起為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還。高漸離撃筑宋臆和之為壯

聲皆淚流二子行過夏扶當車前刎頸以送二子。行過陽翟。軻買肉爭輕重屠辱之武陽欲撃軻止之西入秦至咸陽國中庶子蒙白曰燕太子丹

畏大王之威今奉樊於期首與督亢地圖願為北蕃臣妾秦王喜百官陪位陛戟數百見燕使者。軻奉於期首武陽奉地圖鍾聲並發群臣皆呼萬

嵗武陽大恐兩足不能相過面如死灰色秦王怪之軻見請曰。此北鄙小子希睹天關願大王小假令得畢辭。秦王謂軻曰。取圖來進。圖窮而匕首

出軻左把秦王袖。右揕其胷。數之曰。足下屓燕日乆。貪暴海内不知厭足於期無罪。而夷其族。軻將海内報讎今燕王母病。與軻促期。從吾計即生。

不從則死。秦王曰今日之事。從子計耳乞聽琴聲而死召姬人鼓琴琴聲曰羅榖單衣。可掣而絶。八尺屏風。可超而越。鹿盧之劔。可負而㧞。軻不曉

音秦王從言掣之絶超屏風。負劔而走。軻㧞匕首摘之决秦王。刃入銅柱火出秦王還斷軻兩手軻倨詈曰坐。吾輕易爲竪子所期。燕國之不報。我

事之不立哉






永樂大典卷之四千九百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