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四千九百二十六 永樂大典
卷之四千九百二十七
卷之四千九百二十八 

永樂大典卷之四千九百二十七  十二先

𤣥太𤣥經五

天𤣥樂首第二十四一方三州二部三家陳仁子輯注愚曰樂者陽

盛而物欣榮也夫樂以人孰若樂以天和氣一嘘百卉怒張幾天乎九五

一飛萬物咸覩幾人乎故陽在地中而雷未聲則為復樂之始也陽奮地

上而雷發聲則為豫樂之成也𤣥自首周二十變而至于樂樂其可知已

已鍾鼓管絃之和民神獸鳥之般盖天籟自鳴天機自動而不知其所為

使所謂天也樂陳仁子輯注范云天𤣥隂家陸水中上象豫卦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音洛隂家水亦凖豫入樂次七三分一十八秒日次大梁清

明氣應斗建辰位律中姑洗陽始出奥舒叠得以和淖物咸喜樂陳仁子

輯注范云行屬于水謂之樂者春分氣終此首之次回清明氣起此首之

次五奥暖也叠積也言是時隂氣已消陽氣息止萬物暖暖積滯舒生和

淖百卉莫不喜樂故謂之樂樂初一日入胃宿五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

入胃四度司馬云淖奴教切和也清明之初陽始發出幽奥舒展叠積之

物皆得和淖而喜樂也初一獨樂𣢾𣢾及不逺陳仁子輯注范云水性淪

下一獨在下不交於上故獨樂也𣢾𣢾獨樂貌喜樂之事與衆其之所及

不逺故𣢾𣢾也測曰獨樂𣢾𣢾淫其内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樂不及逺故

淫内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𣢾𣢾獨樂貌光謂一為思始而當夜

小人獨樂其身而不能與衆共之者也次二樂不知辰于天陳仁子輯注

范云火性炎上而在樂世故相喜而不知也辰時也時於天時以生萬物

亦所心為樂也測曰樂不可知以時嵗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事天以意以

樂嵗事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陸曰謂行德政使民歡樂若天時然民不

知政之所為也章云二居晝䖏樂之世以樂失位雖居其樂不知其然而

然者盖得自然之樂于天也故測曰時嵗也次三不宴不雅𠹑呱啞咋號


咷𠋣户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進人始當及時未有官爵故不宴游有雅

樂也呱號咷皆憂也三亦為户憂樂失節故𠋣户也先憂後戲知不雅

也測曰不宴不雅禮樂廢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憂樂不節故廢之也 胡

次和集注鄭云嘄古呌字從集者誤呱古胡切啞乙白切咋側韋切大聲

也號亦作嘷胡牢切咷徒刀切司馬云王本作𠹑今從諸家𠹑古吊五

吊二切啞音厄咋音責王曰𠹑呱啞咋皆歡笑之聲也光謂宴安也雅正

也三為成意而當夜葉廢禮樂沈湎淫佚廢禮則不得其安廢樂則不得

其正雖𠹑呱啞咋苟窮日前之樂其憂患何逺哉近𠋣户外而已詩魚藻

刺幽王言萬物失其性王居鎬京將不能以自樂林希遺鬳齋集𠹑古

帀切啞音厄咋音責呱音責呱音孤皆不樂之聲也雅雅樂也不宴飲不

用正樂但𠹑呱啞咋以度日至於死亡而號咷者𠋣户矣即今者不樂逝者其亡

之意次四拂其繫絶其纗佚厥心陳仁子輯注范云曰為公侯纗網也佚

樂之家不謹禮節故有網繫之事金性剛直拂而去之上輔於五故其心

佚測曰拂繫絶纗心誠快也陳仁子輯注得仲臣節故心快也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繫與系同纗户圭切拂去也纗維網中繩也四為條暢而當

盡君子志道樂以忘憂外物不能累佚莫先為故曰拂其繫絶其纗佚厥


心章云四居晝君子也金為兊悦性於果决䖏樂之世能拂除其縈滯以

佚其心盖知時義者也故測曰心誠快也范謂上輔於五得臣之義盖迁

說也次五鍾鼓喈喈管絃嚌嚌或承之衰陳仁子輯注范云喈喈和聲也

嚌嚌憂悲也五為天子當總理萬機樂而無節有似商紂牛飲長夜哀承

憂與終以失位測曰鍾鼓喈喈樂後悲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極樂憂為故

後悲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集韻齊莊皆切笑貌舊在諧切按嚌嘗也與

注異不可用司馬云嚌側皆切嚌嚌哀思之聲五以小人而享盛福恣其

淫樂樂極必悲盛極必哀也次六大樂無間氏神禽鳥之般陳仁子輯注

范云般樂也宗廟之中神人以神故大樂也天位施絶血食不供聖體不

継故稱民神與禽獸為樂也測曰大樂無間無不懷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懷思也思宗廟乏中事神明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般蒲干切王曰六

居盛位當晝之時為首之主無間者天地之間萬物咸樂人神鳥獸各遂

其性而般遊光謂般樂也六為隆福為盛多為極太平之君子兼利萬物

無有間異民神禽鳥靡不得所樂孰大為四為下祿獨善其身六為上祿

兼利天者者也次七人嘻鬼嘻天要之期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失志鬼

以喻明嘻笑樂貌家性為樂故有嘻笑之驩失志道窮故要之以期也六


為七鬼水王而火死也測曰人嘻鬼嘻稱樂畢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早冝

自樂水盛火衰而天期乞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畢作卑今從

范本要於宵切王曰要約也光謂嘻嘆聲也七為祸始而當夜小人樂極

祸來人鬼共嘆大命近止而不自知也 林希逸鬳齋集嘻嘆也小人虐

衆以自樂人鬼共嗟怨之得祸必速矣要約也約少其期言不乆也次八

嘻嘻自懼亡彼愆虞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木也到秋而懼故先嘻嘻也愆

過也過虞不戒故亡也測曰嘻嘻自懼終自保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保安

也而常自戒是敕憂患之道而終自安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樂

道將極又居祸中危之道也然而得位當晝善於補過是於嘻嘻笑樂之

中而能自懼則無愆過與憂虞矣上九極樂之幾不移曰而悲則哭泣之

𨲠資陳仁子輯注范云九為極家性為樂樂極憂興故哭泣𨲠資憂哀之

貌也易曰齋資涕洟此也窮上反下灾在下存故不移日而悲哀測曰極

樂之幾信可悔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憂悔一至悔何及也 胡次和集注

鄭云幾音機危也樂極憂與危可知也𨲠舊音嗟按此古嗟厚司馬云幾

音機𨲠資與嗟諮同陸曰幾危也王曰居樂之極而又當夜故不持移日

而悲至矣則哭泣嗟咨也光謂三者戒之於恩五者戒之於福九者戒之


於祸大指皆言樂不可極使人始終反覆常念之也 林希逸鬳齋集樂

至於極哀之幾也其至不易日矣𨲠資與嗟咨同即樂極則哀來之意

天𤣥爭首第二十五  一方三州三部一家陳仁子輯注愚曰爭者陽

盛而物競求者也物求直而後有訟物求遂而後有爭故惟天下之剛者

始能直而遂之也訟者乾陽在上力制坎險故訟者各以公而言爭者西

陽一仕能制萬物故爭者各以矜而赴𤣥曰陽氣汜施物與爭訟則高高

下下之窮無窮也形形色色之盡無盡也將爭赴陶冶之爐而不自知其

然也問之大空大空㝠㝠吾不知其名爭陳仁子輯注范云天𤣥陽家七

火上下象訟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火凖訟陽氣汜施不偏不頗

物與爭訟各遵其儀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火謂之爭者言陽氣汜施

於上無私於下故萬物爭訟而長各守其儀容故謂之爭爭之初一日入

胃宿九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汜敷梵切施式豉切頗普何切儀冝也

陽氣汜施平均物皆爭進求遂具宜也詩由儀美萬物之生各得其宜初

一爭不爭隠㝠陳仁子輯注范云水性柔順故爭為不爭以正故卑以致

高故隠冥測曰爭不爭道之素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陸曰素質也王曰

爭不爭謂爭于本形之時不見其迹也光謂一為思始而當晝君子執道


之素爭於不爭之地外無其迹而物莫能勝也章云一居晝君子也䖏争

之世潜德居下心之所競以道為勝不形於外不與物争故曰争不爭藏

之在心故曰隱冥測謂道之素者盖謂道之本也 林希逸鬳齋集隱冥

無形之中也以不争而善勝默運於無形之中此天道也素即太素也次

二赫河臞陳仁子輯注范云嚇虛臞耗也河為水百川所聚二者火也

面在火行所乾故虛耗也争居下流道之羙素測曰赫河之臞何可𢛅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水火相害不司怙恃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嚇呼嫁

切臞其俱切也𢛅與怙同口拒人謂之嚇河之漬溢誰能拒之而臞

之人不量其力乃欲以口嚇之何足恃也詩云反予來嚇 林希逸鬳齋

集嚇呼駕切𢛅與怙同以口拒人曰嚇詩云伊予來嚇人不量力如河方

濽而以口嚇之徒自臞何可恃也次三争射齦齦陳仁子輯注范云齦

齦載笑貎三為進人進德修業狂於大射君子心争終無間眼故齦齦戲

笑也測曰争射誾誾君子讓鄰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揖讓而升故讓鄰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齦作誾今從宋陸王本射神夜切齦音銀王

曰君子之争惟射而已齦齦動至貎讓鄰與讓相近也其意讀齦為懇也

光謂齦與誾同誾誾恭讓貎孔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


飲其争也君子章云三居晝君子也處争之時以藝為勝雖争其勝揖

讓為先禮貴於和故齦齦然笑樂其測曰君子讓鄰鄰即儔黨也次四争

小利不酋貞陳仁子輯注范云貞正也酋就也四金也金以木為利火世

炎上利以逺及三則退故曰不就不就小利故貞也測曰小利不絶正道

乃昏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小利為争故正道昏亂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王曰争不以道而爭於小利焉冝眞不就成貞正之道矣次五爭于逵利

以無方陳仁子輯注范云五䖏中位故稱逵逵九達道也五為天子執德

中也測曰争子逵争處中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三欲射上為四所抑故争

䖏中之位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五䖏中位故稱逵逵九達道也

光謂五為中和而當晝君子執道之要統理之會應變無方物莫能争次

六臂膊脛如股脚䐜如維身之疾陳仁子輯注范云䐜大也枝大於榦臣

大於君皆為疾也六為宗廟下之所奉而在争世不䧏禮讓故為疾也測

曰臂脛如股臣大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君微臣盛是困之病 胡次和

集注鄭云膊補各切肩甲也說文作髆從肉從骨其義一也脛舊故定切

胻也䐜舊音嗔肉脹起按䐜與瘨同司馬云王小宋本脛作胵其音迭腫

也今從宋陸范本測曰臂脛如股 今從宋陸王本范曰枝大於榦臣


大於君皆為疾也光謂臂膊脛如言臂火如脛不可使也䐜音嗔肉脹起

也六以隂質通中極大如臣之疆盛君不能制者也賈誼曰天下方病大瘇

一脛之大幾如要一指之大幾如股次七争干及矛䩜用亨于王前行陳

仁子輯注范云干盾也矛戈也䩜甲也亨通也七為戈兵而在争家動作

則争被甲荷戈以禦不善故利用通王之前道測曰戈矛之爭衛君躬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詩伯也執殳為王前駈此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

本争干及矛作争干及方測曰干方之争今從諸家宋陸本用亨于王前

作用享于行今從范王本䩜與胄同行户郎切七為禍始用兵以争

者也故曰争干及矛胄用兵以争不以其私而從事吉孰大焉詩云元戎

十乗以先啟行次八狼盈口矢在其後陳仁子輯注范云八東方寅為虎

故稱狼亦貪狼之意雖當貪狼求盈口之食猶見謀活也故矢攻在後七

為弓弩以八為狼也測曰狼盈口不顧害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狼貪不已

弓矢在後不顧其害也 胡次和集司馬云王曰狼之噬物盈口是争

不知後有害之者矣光謂狼性貪務盈其口而不知矢其後如小人争

利而不顧其害也天文弧矢星在狼後 林希逸鬳齋集天文弧矢星在

狼星後狼之噬物方盈其口而人在後射之即螳螂捕蟬黄雀在後之意


言不知後祸也上九兩虎相牙知制者全陳仁子輯注范云九八俱為虎

故稱兩虎家性為爭金木相害兩虎之爭勢不俱生兩君之争勢不俱立

其知命者可以得全矣金王木死故命者有所在也測曰兩虎相牙知所

制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雖當俱争宜知强弱所制服也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宋陸本測知所掣作製范本作制今從王本掣尺制切王日事之極者

莫如虎闘而相牙必有死傷之患若能懼於患害自掣而退乃可以全物

不可以終争故于争極而見自退之象所以能當自退之道者以陽當晝

故也光謂掣引也 林希逸鬳齊齋集相牙相噬也掣尺制切即卞莊子刺

虎之說兩虎相闘既弊則人皆取之矣掣即制之意也

天𤣥務茜第二十六一方三州三部二家 陳仁子輯注愚日務者陽

以生物為急者也飭天下之蠱者剛也成天下之務者亦剛也故乾之初

陽而居上坤之上隂而居下剛上柔下蠱可飾也𤣥之象蠱者曰務蠱以

事之壞而言務以事之急而言故無方人之務不許小人蜘蛛之務亦

無盖於人𤣥之幹蠱其先甲三日知所急務而不容緩者乎務陳仁子輯

注范云天𤣥隂家八木上中象蠱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隂家木凖蠱

入務次四日舍昴 林希逸鬳齋集務凖蠱事也陽氣勉務物咸若其心


而總其事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于木謂之務者陽氣已希勸勉萬物及

時長大咸同其心而總其事故謂之務務之初一日入胃宿十四度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陽氣勉務而生物物咸順其心而自喜總其事而不二

也初一始務無方小人亦用罔陳仁子輯注范云在務之初始也無方無

常方也水出于泉而下百川故無常也罔小人之知未之所向猶衆初出

蒙蒙然也隂家之陽故稱小人測曰始務無方非小人所理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無方之務非小人所能理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作初一始

用無方今從宋陸王本宋陸王無人字今從范本一為思始可以應變無

方然當日之夜非小人之所能為也故日小人亦用罔罔無也章云一居夜

小人也當經務之始事未昭著小人之知不能通曉故曰用罔無方即無

定制也事既未定詎小人之可為故測曰非小人所理也次二新鮮自求

珍絜精其方君子攸行陳仁子輯注二為火故稱新鮮清潔之貌求之於

已故曰自珍隂家之隂故稱君子攸所精其芬芳所以行道故曰君子攸

行測曰新鮮自求光于己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守道治身光由己出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芳作方行作臧今從諸家二為思中而當晝君子

精潔眞心以有為者也次三不拘不掣其心且敗陳仁子輯注范云三


在木行隂家之陽冝自抑損制從於隂而自推本二木重生故不拘也冝

制不制故曰心敗測曰不拘不掣其禮不全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臨事縱

心不拘體制故敗不全 胡次和集注鄭云不掣依注讀作制司馬云宋

陸王本其體不全作其體全今從范小宋本掣尺制切三為思終而當夜

小人觸情而動喪心虧體者也次四見矢自升利羽之朋蓋載車載陳仁

子輯注范云四為金故稱矢矢而自升羽之力也羽金朋合而後乃飛猶

君臣同心乃馳風化也四為公侯故稱蓋車車之載物猶君子之濟世易

曰君子得車尚可載也測曰矢及盖厥道然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然猶足

也濟世之君乃是道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來陸測矢及蓋車作見

矢及蓋范作矢及蓋今從王本范曰矢而自升羽之力也羽金朋合而後

乃飛猶君臣同心乃馳風化也車之載物猶君子之濟世也次五蜘蛛之

務無益人也緰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子而在隂家有務之名無益於

世五亦為祼故稱蜘蛛蜘蛛有絲雖其勉務非人所用則不如蚕一緰之

利測曰蜘蛛之務無益人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隂家之陽無益世人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緰音投說文緰貲布也按漢律民不徭貲錢二十三所

謂貲布者也注云蜘蛛有絲雖其勉務非人所用不如蠶一緰之利一


緰蓋貲布之數至㣲者也俗謂偷堕之蠶共作大而不堪繰名曰緰工

言工作如此法當小罰也舊七矦切非司馬云緰音須衫帛也王改作榆音

遥范曰蜘蛛有絲雖其勉務非人所用則不如蠶一緰之利也光謂五為

織為衣為繭小人事非其事勞而無功放有是象旅獒曰不作無益害有

益功乃成 林希逸鬳齋集緰音須衫帛也或榆音遥榆翟之服也言蜘

蛛雖巧不如蠶可以為衣服也次六華實芳若用則臧若陳仁子輯注范

云臧善也若順也六為隂尊宗廟之道既華而實故善順也測曰華芳若

用臧利當年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奉之以敬年壽得其當也 胡次和輯

注司馬云范本無實字今從宋陸王本六為極大務之大成者也務之大

成莫若全德華實兼茂年時方盛則何用不臧也次七喪其芳無攸徃陳

仁子輯注范云攸所也火之所務焚燒山林不别嘉木喪其芳也芳而見

喪徃復何之故無所徃也測曰喪其芳德以衰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

失志故德衰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衰息浪切范曰七為失志故德衰

也次八黄中免于禍貞陳仁子輯注范云貞正也八為上中在中曰黄家

性為務務德與和則禍不能害也禍不能害故正也測曰黄中免禍和以

正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居中免禍行所致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


八居過滿幾於禍者也而得位當晝以居上體之中是得黄中之道以免

咎悔者也光謂八為禍中而當晝君子以中正為務雖禍不害也上九務

成自敗兩成自隊陳仁子輯注范云金生水故為隂家之陽小人之道家

性為務務本慮始積小求高便乃求成故兩隊也測曰務成自敗非厥命

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速則不達非天命所祐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隊與

墜同王曰處務之極而失位當夜則其所務之業雖成必敗如隂成雨隊

必至之理其可救乎光謂萬物營為務成終敗所以然者小人功成驕惰

不能盡其天命也 林希逸鬳齋集事功既成不能自守必至於敗如雲

既成雨則然墜落也此非天命自取之也

天𤣥事首第二十七  一方三州三部三家陳仁子輯注愚曰事者陽

生物而無不遂者也𤣥象蠱有二先曰務次曰事𤣥經云務自憙傳者曰

自勉强憙為也蓋自我而言也𤣥經云事上作傳者曰萬物各致其力也

蓋自物而言也務則以我而勉飭其蠱事則舉天下之物而各飭其蠱此

無不事之事再繼於務也噫至是則生者自生元生之者成者自成無成

之者吾極其力而物莫不各極其至夫何蠱不飭事陳仁子輯注范云天

𤣥陽家九金上上亦象蠱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金亦凖蠱陽氣


大冒昭職物則信信各致其力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金謂之事者言

陽氣大覆於萬物之上明其所主職各自信於時節而生長致其力以成

民之業故謂之事事之初一日入昴宿四度 胡次和集注鄭云事大冐

舊說蓋陽氣大冐昭職謂其廣大覆冒昭顯職業也朂乃勉務之謂事則

樂為不待朂也司馬云范本朂作冐今從二宋陸王本信與伸同言陽氣

勸最萬物皁膏覈莢各明其職物則伸伸自竭其力各從其事也務者有

所營為事各職其事也章云五陽之氣覆冐萬物顯明主執之道物乃

信信然舒布各盡其力以力事事故曰致其力初一事無事至無不事陳

仁子輯注范云一水也晝夜不休故言至無不事有事而至無事不得其

功也性當歸下子母相長故無有事於世測曰事無事以道行也陳仁子

輯注范云不言其功道大行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萬事皆理豈

有為也哉正其本而已然則處陽當晝居事之始能正其本者也光謂一

為思始心精之源萬事之本也君子澄其源正其本則事無不治矣老子

曰無為而無不為次二事在樞不咨不𧩻其哲符陳仁子輯注范云樞

始也二為平人始不咨𧩻為一所兖以至於敗故言喪其符也測曰不咨

不諏其知亡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事不咨於謀故乃亡也 胡次和集注


鄭云𧩻舊音諏奏也按集韻咨事為諏或作𧩻蓋奇字也不當訓奏悊舊

音哲按本亦作哲司馬云𧩻與諏同子侯切又子于切知與智同符者所

守之端也二為思中故曰事在樞樞者榮辱安危所係之地也事方在樞

思而未行宜訪問於善以求至當而當日之夜愚而自用不咨不諏以喪

其智符也堯稽于衆舜樂取於人以為善孔子每事問林希逸鬳齋集

𧩻與諏同樞事之始也圖事之始不謀於人自奪其鑒也哲符此心至靈

至明之喻也次三時徃時來問不容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春春秋冬

夏四時來徃氣數相襲不容毫測曰時徃時來不失趣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四時來徃不失天地之趣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無客字今從

二宋陸范本三為成意思慮既成當决志而行一失其時悔無所及故曰

時徃時來問不容言得失之問相去微也次四男女事不代之字陳仁

子輯注范云四隂也金居之金者乾故言男在隂之位故男女事也男而

女事猶為不冝况於字育故不代也測曰男女事非厥務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男之代女非其務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事非其事必之於

凶男而女事事失之甚何不代之字育乎四失位當夜乖於其冝故云然

也光謂男代女事則家凶君奪臣職則國亂明事各有常也 林希逸鬳


齋集以男子而為女子之事女之字育男亦可代乎言人各有職業非所

事而事皆失常也次五事其事王假之食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位處

於中央故事所由不違於道為天所祐故先王假之以福祿也測曰事其

事職所任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政事由上故任其職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王曰假錫與也光謂事其事者事其所當事也恪居其職故王予之食

受福祿也次六任大自事方來不救陳仁子輯注范云宗廟之道先祖所

居故任大也自事以福故言方來不以其道神勿恤也測曰任大自事奚

可堪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鬼神不救不可堪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六

過中而極大力小而任重者也故曰任大自事事方大來故顛覆不救也

次七丈人扶孤竪子提壺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祖父故稱丈人丈人丈

夫之人五則其孫介於大川不近於母故冝扶育也壺禮也竪子九也金

為火孫故稱竪也提用也金冝剋木今用禮讓不相剋害以成事家相扶

之道也測曰丈人扶孤小子知方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方禮法也用禮於

六故以釋九不剋八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七雖過滿而得位當

晝不失事事之冝是丈人有扶持孤弱之事小子亦知提壺以致養也

林希逸鬳齋集丈人老者也老者扶其孤而小子為之提壺尊卑之分冝


然也次八男女事十年不誨陳仁子輯注范云誨教也八為長男而在隂

位故女事也十隂數也年嵗終也以男為女故終嵗不教測曰男女事終

家不亨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男女易位家道不通 故次和集注司馬云

范本作男女事今從宋陸王本王曰居位過滿而失當夜乖事之冝是

女代男事十年者數之極也不誨者不可教也光謂女任男事則家不亨

臣侵君權則國不昌十年以徃力勢已成不可復制故女不承男之教臣

不受君之命也上九到耳順止事貞陳仁子輯注范云貞正也到耳逆聞

也順行也九在事家而為之終終行時事雖有逆聞之言亦順其道而行

之也不以言先而舉於人唯正是與故正也測曰到耳順止逆聞順行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逆聞順行隨事冝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到與倒同

止與趾同九為禍終而當晝能納忠補過不失正順者也忠言逆耳利於

行良藥苦口利於病

地𤣥更首第二十八  二方一州一部一家陳仁子輯注愚日更者陽

盛而萬物革也盖鳥獸希之謂也天下事以變而新亦以變而禍當變不

變與不當變而變胥失之凡弊不革不新易曰革而當真悔乃亡是也物

不更不成𤣥曰物改其靈是也故桃之始華木感陽中之氣而新其質也


鷹化為鳩禽感陽中之氣而易其形也易以离火燃兊水而得革化之道

𤣥以四陽交一水而適更變之冝曰化更曰道更以至更其方更其御更

其當哉更陳仁子輯注范云地𤣥陽家一水下下象革卦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更居亨切隂家水凖革入更初一二十分九秒榖雨氣應次八日

舍天畢張云凖革隂家水行邵同 林希逸鬳齋集更凖革變也陽氣既

飛變勢易形物改其靈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水謂之更者清明節終

此首之次八榖雨氣起此首之次九斗指辰姑洗用事言陽氣尚在天中

故言既飛萬物洪舒變形易體改其靈曜故謂之更更初一日入昴宿九

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入昴八度司馬云宋曰在天稱飛初一冥化否貞

若性陳仁子輯注范云水居陽家故冥冥者未有所見故否水性流行若

水之性故貞測曰冥化否貞少更方也陳仁子輯注危云方當發其改其

常處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少詩照切一為思始而當夜幼少之時習於

不正如其天性不可復改也賈誼曰幼成若天性習慣如自然少更方者

道變於幼少之時也次二時七時九軫轉其道陳仁子輯注范云二與七

合為九金也金王則火死道数相害故軫轉也家性篤更更而得道故言

時測曰時七時九不失當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金火相避故不失於當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七者陽之盛九者陽之裏也軫輪也二為思中而

當畫君子消息盈虛隨時盛哀如輪之轉應變無窮不失至當也 林希

逸鬳齋集七陽盛九陽極極則衰宜知通變如輪軫之轉則得其道矣即

通變無弊法之意次三化白于泥緇陳仁子輯注范云三春為青木到秋

則白故言化白在隂之中改言緇緇黑也家性為更展轉其道故色變測

曰化白于泥變不明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變白為黑故不明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王曰凡更改之道貴於變惡從善今反為泥緇失更冝之光謂

緇黑也三為思上而當夜與不善人居如以白物𣵀於泥中與之皆黑也

林希逸鬳齋集緇黑也黑泥可以化白乎言不知變而變則失其道矣

次四更之小得用無不利陳仁子輯注范云四隂位也隂稱小金為利隂

中之利故小得也更而小得故無不利測曰更之小得民所望也陳仁子

輯注范云改更而利故百姓所曕望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不利字

下更有我不非其有耻六字今從諸家四為福始而當晝變更之小得者

也變更小得合於民望用無不利次五童牛角馬不今不古陳仁子輯注

范云五為天位以道化民馬童牛角是其常也家性為更更而顛倒盖非

其冝既不合今亦不合古冝子更之測曰童牛角馬變天常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更物之性而為沼術非天常道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五居

盛位而當夜是改更之道大不得其所牛反童之馬反角之不今不古無

其事也光謂無角曰童小人得位妄變法度反易天常既不適於今又不

合於右若劉歆王莽之類是也 林希逸鬳齋集牛有角而童之馬無角

而欲角之此古今所無之事逆天理而求異非所當變而變也次六入水

戰車出水載杭冝王之更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宗廟重隂所在下之所

奉唯謹唯敬家道變改車杭易位冝在更世以求正故言冝于王之更測

曰車杭出入其道更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水車途船冝更道也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諸家皆無王字今從范本杭與航同舟也水舟陸車理之常

也如履雖新必施於足冠雖敝必冠於首然湯武達節應天順人君臣易

位其道當然不得不變也次七更不更以作病陳仁子輯注范云火焚宿

草以殖嘉榖更之道也冝更不更嘉榖之病也測曰更不更能自臧也陳

仁子輯注范云而自否臧𤣥之道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諸家本皆作

能自臧也今從王本七為禍始而當夜俗化之敝失於當更而不更故也

董仲舒曰為政而不行甚者必變而更化之乃可理也次八駟馬跙跙而

更其御陳仁子輯注范云八為東方其宿值房房為天四故曰駟馬也跙


跙不調也馬而不調故更御也測曰駟馬跙跙更御乃良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更以得善故良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作而更其御今從宋

陸王本跙才與切范曰跙跙不調也王曰得位當晝更之以道駟馬跙跙

行不進更以良御乃得其冝光謂八為祸中故曰駟馬跙跙以象國家

不安也然當日之晝故曰更其御也更御以象改任賢人使脩政治也上

九不終其德三嵗見代陳仁子輯注范云九在更家而為終終始以得則

不代也三者數終九為極極上反下冝於更改故曰見代也測曰不終之

代不可長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不終其德何可長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

二嵗范本作三嵗注云終始以德則不代三嵗見代者終更也二嵗見代者

中廢也中廢乃更之醜也以上九當夜不終其德故二嵗見代不終而更

也司馬云范本無乆字今從宋陸王本九為祸極而當夜小人不終其德

驕淫失位人將代之也

地𤣥斷首第二十九  二方一州一部二家陳仁子輯注愚曰斷者陽

盛而果於裁物者也盖五陽為夬之時也天下事以果斷立决而得以優

游不决而失者何限以剛去欲以善去惡以召子去小人舍忍無斷始也

以稔惡終也以自禍陽之於物亦惟本心之以健行之以斷是以能生物


也夬以五陽比一隂而快其能决斷以地二爻隂家而勉其即决一之斷

以心五之斷以腹七之斷以甲果能是何至當斷不斷也斷陳仁子輯注

范云地𤣥隂家二火下中象夬卦 胡次和集注鄭云都玩切斷决之義

用此音斷除之義丁管切斷絶之義徒亂切司馬云陽家火凖夬章云凖

夬陽火行陽氣疆内而剛外動而能有斷决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火

謂之斷者陽氣尚在五位之上内外剛壯能斷决萬物故謂之斷斷之初

一日入畢宿三度 胡次和集注邵云二度司馬云范本作動而能有斷

决王本作動而能斷决今從宋陸本初一斷心滅斧冥其繩矩陳仁子輯

注范云水以平施在内為心陽位火世故以斧喻斧以治不繩以正曲矩

以為方墨模一正道化火行德正剛毅盛壯之治可以斷疑測曰斷心滅

斧内自治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脩内表君子所以為德 胡次和集注司

馬云一為思始而當畫能以法度内斷於心而人不見於迹也 林希逸

鬳齋集斷决於心而不見其用斷之迹曰滅斧冥者隐而不可見也繩矩

法則也法度在心不見于外也次二冥斷否在塞耳陳仁子輯注范云二

隂也亦為目目在隂中故冥家性為斷當明日聦聽以定衆疑今目既不

明而塞耳掩聦不採風聲故曰否也測曰冥斷否中心疑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耳目不明故心疑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否舊平理切司馬云二為

思中而當夜心識蒙闇不能决斷雖有嘉謀不知適從聽之不𦖟故曰塞

耳也次三次其聾𪖣利以治穢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為巽巽為風風喘息

之象也故為鼻斷决之事冝當明目𦖟耳依乎八議廣採風俗以求比據

而耳目塗塞香臭不聞非所以斷也三而决之除治穢疾議獄緩死不失

其法故以利也測曰决其聾𪖣利有謀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除穢治疾所

以謀利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𪖣集韻都計切鼻疾也引太𤣥决其聾𪖣

蓋耳不聞聲曰聾鼻不聞臭曰𪖣害於聽察理當决去乃利有謀以治穢

也舊說為噴氣按說文𡁲悟解氣也引詩願言則𡁲所謂噴氣乃此字也

字異訓殊與經㫖别不足取也司馬云𪖣丁計切王曰𪖣鼻疾也光謂三

爲成意而當晝能决去蔽塞通納善謀者也次四斷我否食非其有耻陳

仁子輯注范云四金也在斷之家冝以治人既在火行隂家之隂故欲否

也民治法明臨事有績故可食祿以居官位今四公侯也斷而不當見譏

素餐故有耻也測曰斷我否食可耻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耻無功也 胡

次和集注司馬云四為下祿而當夜處非其位食非其祿不能自斷而去

誠可耻也次五大腹决其股脱君子有斷小人以活陳仁子輯注范云五


爲天祿故稱君子腹喻舍藏股以喻臣臣而有脱君子當决正正以其理

故民活也測曰大腹决脱斷得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决理也决理臣姦

得道理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股作服今從諸家五為著明而當

晝斷之盛者也大腹决不容奸也其股脱所存大也次六决不决爾仇不

闊乃後有鉞陳仁子輯注范云仇怨也闊逺也鉞斧也仇謂七鉞謂九六

爲上祿五之所尊廟勝受斧以征不庭而所决不次故仇近也所當不斷

戰伐將興故後鉞也測曰决不决辜及身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所决不决

身之累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六過中而當夜當斷不斷仇讎不逺必

將受其戮辱者也 林希逸鬳齋集仇敵在近初不闊逺當斷不斷必有

斧鉞之事在後來也次七庚斷甲我心孔碩乃後有鑠陳仁子輯注范云

庚義也甲仁也孔甚也碩大也鑠美也七在斷世失志之人猶能以義斷

於行故甚大也先失後得故美在後測曰庚斷甲義斷仁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以義斷於仁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曰庚義也甲仁也孔甚也

碩大也鑠美也光謂庚金主義甲木主仁也為刀有用刑之象君子以義

斷仁捨小取大然後有治平之羙也夏書曰威堯厥愛允濟 林希逸鬳

齋集庚義也甲仁也以義斷思也碩大也我心所見者大其後乃有鑠羙


也次八勇侏之傠盗蒙决夬陳仁子輯注范云無道爲侏反義爲傠八爲

火母恃在子家隂位之隂故爲盗也無道反義衆惡所歸故冝决也測曰

盗蒙之决妄斷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斷不以義故妄也 故次和集注司

馬云小宋本傠作𣣢音移今從諸家王本無夬字今從二宋陸范本侏音

株傠音伐范曰無道為侏反義為傠上九斧刃蛾蛾利匠人之貞陳仁子

輯注范云貞正也九爲金故爲斧匠之利利斧猶君之利利賢也匠非斧

無以展其巧君非賢而無與兵其治故利匠人之正測曰蛾蛾之斧利征

亂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斧刃蛾蛾故可以征亂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九

爲兵爲鉞又爲禍極故曰斧刃蛾蛾匠人之斧以伐木君子秉義以征亂

 林希逸鬳齋集蛾蛾衆多之貌匠人用此以制木此用兵制敵之喻也

地高級階𤣥毅首第三十  二方一州一部三家陳仁子輯注愚曰毅者陽盛而勇於自

也亦夬也特斷交地二之隂則勉其早决毅本天三之陽則本其自任斷

者遇物而裁者也毅者守眞而固者也斷以見於事者言毅以本於心者

言故毅存於中則斷形於外毅而不斷者有矣夫未有斷而不由於毅者

也故毅于棟䘵毅于棟柱直有擔當之氣象皆毅也故士不可不以弘毅

毅陳仁子輯注范云地𤣥陽家三木下上亦象夬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隂家木亦凖夬致果為毅夬楊于王庭故毅兼有言語之象章云准夬

隂家陽氣方良毅然敢行物信其志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木謂之毅

者陽氣已盛方周六位上下良而毅毅然便行於事無所拘忌故萵物信

其所志長大故謂之毅毅之初一日入畢宿七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

信與伸同宋曰善而不撓為良章云果敢為毅蓋陽氣隂鋭一無凝滯毅

然必行物被其氣以壯志也初一懷威滿虛陳仁子輯注范云一水也冬

則成氷故謂之威易曰履霜堅氷此也虛空也雖威而消故云滿虛測曰

懷威滿虛道德亡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以威自務非道德之謂 胡次和

集注司馬云一為恩始而當夜小人懷威滿心恃力滅義者也章云一居

夜小人也當毅之始以小人之道而欲果毅先懷其威而自滿故其道卑

虛而無取測曰道亡者謂其無德故虛也次二毅于心腹貞陳仁子輯

注范云真正也火性炎上因其父母又在毅家益其壯大也雖則嚴毅懷

在心腹終不宣揚以從善道故正也測曰毅于心腹内堅剛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守道貞正故乃堅剛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二為思中而當晝君

子守正堅剛不可奪也次三戴威滿頭君子不足小人有餘陳仁子輯注

范云三木重生將上刺天天氣尊高不可得及適足目見在於嗔已故戴


威也君子之威威而不猛小人務威終則奢僣行過於惡故有餘也測曰

戴威滿頭小人所長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自務大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三為成意而剛毅外露故曰戴威滿頭君子居之則自以為不足小人

居之則自以為有餘次四君子說器其人柔且毅陳仁子輯注范云金爲

口舌故稱說金性剛强今在陽家陽之隂故柔且毅也剛柔相戴故稱

君子君子之人故能申說器用於人也柔失乎剛剛失乎柔四能兼之故

立柔且毅也測曰君子說器言有方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方道也有君子

之羙道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本言作人今從宋陸王本四爲下䘵而

當晝君子之言皆有法度適用如器柔而不懦毅而不愎也章云四居晝

君子也為金故稱器器者濟時之用也君子之人居毅之世能敷說濟時

之道果决衆人之蔽塞以破疑惑故曰柔且毅測曰言有方者法也次五

不田而榖毅于㨂䘵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子家性為毅毅然自抗處

高食䘵故不田也處高祿貴故稱㨂也測曰不田而榖食不當也陳仁子

輯注范云但自扶舉無德於民故不當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王

本㨂作棟今從范本五當日之夜無德而享盛䘵剛果所施施於擇䘵而已

故曰不田而榖毅于棟䘵詩云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次六毅于棟


柱利安大主陳仁子輯注范云棟以喻君柱以喻臣能毅然不違於去故

利也君臣正大主安矣測曰毅于棟柱國任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君自

得位故疆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六為上䘵而當晝國之大臣忠力疆

毅能勝其任以安社稷者也次七觥羊之毅鳴不類陳仁子輯注范云類

法也觥羊大羊也未七辛未未為羊大羊在毅家故鳴不法測曰觥羊之

毅言不法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羊雖觥大非鳴聲之法物也 胡次和集

注司馬云范曰觥羊大羊也光謂羊狼物也類善也七為禍階而當夜小

人剛狼言無所擇不顧法度也次八毅于禍貞君子攸名陳仁子輯注范

云八木也以毅近金故禍也在禍而正故貞終當免難故君子之所名測

曰毅于禍貞不可幽蔀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皆已之禍故不幽隱正言之

也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都本蔀作都王作欲今從范本蔀蒲口切王

曰八居禍中故毅于禍而當位當晝不失其貞是君子之所名也光謂君

子守正遇禍剛毅不橈身雖可殺而名不可掩也蔀覆也上九豨毅其牙

發以張弧陳仁子輯注范云九為金故稱牙金為弧弧矢飛兵以威不法

而有大豨以牙為害故以弧矢喻測曰豨毅其牙吏所獵也陳仁子輯注

范云獵者捕也七為九吏九雖欲動七以大角捕治之也胡次和集注鄭


云豨舊吁豈切人呼猪也司馬云王本吏作人今從諸家豨音喜王曰居

毅之極位且當夜若夜氶之毅其齒牙必有張弧之斃也光謂豨大豕也

小人極毅以取禍如豕毅其牙適足自招射獵而已 林希逸鬳齋集人

一作吏非毅其牙者勇用其牙欲以噬人人必張弧矢以取之發起也小

人用勢正以起兵而自禍也

地玄裝首第三十一  二方一州二部一家陳仁子輯注愚曰裝者陽

盛而將有行也未陽方盛而遽疑其行何也日中則昃月盈則缺滿者損

之始盛者衰之端易於臨曰八月有凶而况五陽乎故旅自否來也陽五

而反居乎下則有霸旅之象裝自夬生也地四而家性以隂則有將行之

兆夫夬之前乾之後陽盛皆客氣而反為旅寓曰幽裝曰裝無儷玄雖喜

而懼也裝陳仁子輯注范云地玄隂家四金中下象旅卦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陽家金准旅入裝次四三十八分三十二秒日次實沈立夏氣應

斗建已位律中仲吕裝治行也章云准旅陽家金行 林希逸鬳齋集裝

凖旅陽氣雖大用事微隂遽下裝而欲去立夏氣應陽雖大用事而一隂

已生遽於在下陽則束將去矣陽氣雖大用事微隂據下裝而欲去陳

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金謂之裝者榖兩氣終於此首之初一立夏起初


此首之次二太陽用事微隂當升陽氣方裝束而消去故謂之裝裝之初

一日入畢宿十一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陸曰隂氣據下故陽裝束志

在去也初一幽裝莫見之行陳仁子輯注范云行道也一為裝始始當幽

隱裝束而徙故莫見之道路也陽氣升天乃復遁下故先自隱也測曰幽

裝莫見心已外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雖尚在位當徒之心已外去也 胡

次和輯注司馬云一為思始而當晝君子見微潜有去志而人莫知之也

次二𪃿鵝慘于氷翼彼南風内懷其乘陳仁子輯注范云二南方也為朱

鳥鳥而近水故稱𪃿鵝鷄鵝水鳥遇水則困故慘也南風陽氣鳥之所利

故懷其乘正也測曰𪃿鵝之慘懷憂無快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慘然懷憂

故不快也 故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慘作慘今從范王本𪃿音哥又

音加或作𪃿乘時證切又食陸切王曰𪃿雁也失侣後時慘于寒氷然後

翼風之南内懷其侣憂而無快乘者四鳫也光謂方言飛鳥曰雙鳫曰乘

乘匹也鳫避寒就温自北徂南猶人之去危就安也二為思中而當夜小

人懷寵耽䘵不能避患於微如鳫之内懷其乘而不能逺游也易曰係遯

有疾厲章云二為夜小人也時之可去而不去若𪃿鵝之處氷而慘瘁翼

飛南風薰和之氣也𪃿鵝據水而不去蓋懷其無偶也方言云自關而東


謂鵝曰鷄鵝南之外或曰鵝或曰𪃿方言謂凡無偶於物鳥曰隻鳫曰乘

今鵝亦水禽鳫之類也以喻小人懷侣不能釋時而决去也故測曰憂於

决也 林希逸鬳齋集𪃿音哥又音鳫也慘氷怕寒也翼飛也向南而飛

去寒就温雁所冝也今懷愛其乘馬而未决去喻人之當退而不退也乘

時證切次三徃其志或承之喜陳仁子輯注范云三居陽樂進亦為進人

進德及時徃其克也志意一進故有喜而承之測曰徃其志遇所快也陳

仁子輯注范云福善所承故遇快也 故次和集注司馬云三為思上而

當晝雖為羈旅徃得其志故或承之喜也次四鶤鷄朝飛踤于此嚶嚶相

和不輟食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為西方酉鷄也朝飛而鳴故鶤鷄也言相

和者飛踤于北南則𪃿鵝南北交通故相和也鶤鷄水鳥北方水行踤得

其所故食不止也測曰鶤鷄朝飛何足賴也陳仁子輯注范云群鳥相遇

所賴微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陸本踤作咵王作跨今從范本鶤與

鵾同古魂切踤與萃同又慈恤切王曰大鳥朝飛冝就陽以自安反之於

北失其所向雖相和嚶嚶然終不輟其求食之意既失其道亦何和焉次

五鴻裝于淄飲食頣頣陳仁子輯注范云淄水也齊有臨淄縣因水為名

也五爲大位故稱鴻鳥也六亦爲水水是鴻利故欲食乃頣頣也測曰鴻


裝于淄大將得志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水鳥得其水是其志也 胡次和

集注章云五居晝鴻北土之禽淄東方之水鴻志逺大處裝之時一舉于

里裝義叶時故飲食頣頣然自養故測曰大得志也 林希逸鬳齋集淄

水名也鳫自比來宿於水濱得其所也頣頣自得之貌次六經衢周九路

不限其行賈陳仁子輯注范云水性流行而在裝束之世處六衢之地浸

衍流通無所扞制若啇賈之索利無有限止也測曰經六衢啇事也陳

仁子輯注范云啇旅之人以逺游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六衢九

路無所不歷勞而求利者小人之事也光謂六為盛多而當夜小人周流

天下不限其行非為行道也其志徇利而已與啇賈無異也次七裝無㒧

利征咎陳仁子輯注范云七為失志而在裝家故利征也升則傷母退則

畏水故咎無與兩處故無㒧也測曰裝無㒧禍且至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行而遇咎故禍至 胡次和集注鄭云㒧舊說儷同吕詣吕夷二切按㒧

禍也義猶伉儷然當音離謂相附離也兩處升與木處則傷焉退與水處

則畏之故無與兩處是裝無㒧之說也司馬云宋陸王本㒧作離今從范

小宋本㒧與儷同音麗次八季仲播軌泣子之道用送厥徃陳仁子輯注

范云八木也牛之所用故為軌七羙九金恐見焚克故言播軌泣憂也七


以二稱季八在其中故言季仲車播其軌於季仲憂也測曰季中播軌送

其死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送水就金死之原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

王本泣于道作泣于之道今從宋陸本 何光膠言録余謂裝卦准旅旅

之行不得其吉則季仲泣送之季仲兄弟播軌逐其車也泣于道以為死

别也固出臆見思之亦頗有理上九裝于昏陳仁子輯注范云昏日入也

九在裝家而為之終終意於事從一至九若日之入故以昏喻測曰裝于

昏尚可避也陳仁子輯泣范云昏亡之事尚可避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王曰處裝之道冝處於先今居極位頗失違難之道然得位當晝如整

裝避禍於昏昧之時雖云太晚猶可避也光謂九為祸終而當晝君子遇

祸之窮裝而去之雖於時已晚猶愈於宴安不去者也

地玄衆首第三十二二方一州二部二家陳仁子輯注愚曰衆者陽

盛而類多也旅有二義以雜卦之親寡者言則為羈旅之人而病於孤以

爻之得童僕者言則為旅衆之資而喜於援是故裝為地四之隂也衆為

天五之陽也以陽交隂則旅寓而如寄以陽交陽則旅衆而得𦔳曰虎鳩

曰雷霆皆以衆言也此玄前懼而後喜也衆陳仁子輯注范云地玄陽家

五土中中象師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隂家土准師入衆次四日舍觜


觿次八日舍參章云准師隂家土行陽氣信高懷齋萬物宣明嫮大衆多

陳仁子輯注范云行屬於土謂之衆者言是時陽氣徧于六位純剛思齊

萬物宣明開大旅類衆多故謂之衆衆之初一日入畢宿十二度 胡次

和集注鄭云衆嫮舊音謢羙也按經云嫮大注云開大則訓為開然未見

以嫮訓開者蓋嫮亦作嫭而嫭與㙤其形相似嫭坼也虛訝切范本作㙤

故訓開也聞之師曰依寧訓羙義理自通嫮大者形體之盛也衆多者族

類之蕃也萬物之生宣布明顯是以如此不須改字為㙤也司馬云信與

伸同嫭音謢陸曰嫭美貌初一冥兵始火如耳農輟馬榖尸將班于田陳

仁子輯注范云輟止也班布也尸主也入以喻急兵衆之世故農止馬榖

主布田畆以相敬也測曰冥兵之始始則不臧也陳仁子輯注范云衆兵

之世故不言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榖作轂今從諸家王曰班布

光謂一以幽微在兵之初兵端已萌而未著者也故曰冥兵始夫兵者不

祥之器人聞之驚遽故曰火入耳農輟其耕為給饋餉食馬以榖為將用

之尸布于田言死者多也次二兵無刃師無陳麟或賔之温陳仁子輯注

范云二為戈在軍衆之家而畏於水故言無刃而不陳也麟者仁獸有角

不觸故以賓喻温温顔而已也測曰兵無刃德服無方也陳仁子輯注范


云德之所服無常方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麟作鄰今從諸家陳

直刃切范曰麟獸有角不觸王曰二居下體之中而又得位當晝得衆之

冝故能兵不交刃師不置陳而疆隣敵國皆或賓之光謂二為思中而當

晝君子脩德於心而四海率服兵無用用故曰兵無刃師無陳賔者自外

來者也麟或賔之象有武而不用也温者不威暴也次三軍或纍車文人

摧拏内蹈之瑕陳仁子輯注范云軍旅之家故稱纍車三無家號故言文

人也摧趣也瑕過也拏子弟也軍事尚疾子弟相趣不責以禮言内瑕也

測曰軍或纍車廟戰内傷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廟勝而退故心傷也 胡

次和强注司馬云宋陸本文作大拏作弩王衣摧作惟拏作奴今皆從范

本三為思終未戰而先謀於内者也車被纍絓覆所載也文人家之長也

拏妻子也謀之不臧如丈人而自摧毁其家也夫敗豈外來哉由在内之

時已踐瑕釁故敵人得而乘之孫子曰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次

四虎虓振廞豹勝其秘否陳仁子輯注范云四西方也故稱虎虓怒聲也

隂稱之來者故稱豹秘閉也騰而見閉故振廞也振廞盛怒貌也測曰虎

虓振廞如鷹之揚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四稱公候在師之中而如鷹揚有

似大公之於周武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勝作騰今從宋陸范本


二宋陸范本私作秘令從王本虓許交切廞許金切否方九切范曰虓怒

聲也振廞盛怒貌王曰處衆而近尊位將師之任也得位當晝善用其衆

如虎之虓振起廞興也光謂四為下䘵得位用衆者也虎豹皆武猛之象

用兵者雖闞如虓虎時惟鷹揚然不以之爭利决忿能自勝其私心故可

用而不用也法言曰或問武曰克能勝其私曰克次五躆戰喈喈若熊若

螭陳仁子輯注范云五為天子聚之世交戰中原故喈喈也軍事尚勇

故稱熊螭也測曰躆戰喈喈恃力作王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武威之象以

力王於世也 胡次和集注鄭云𠼥舊居預切𠼥猶㩀也司馬云𠼥與踞

同當作劇劇甚也五居盛位而當夜恃力取勝不足以服天下也次六大

兵雷霆震其耳維用詘腹陳仁子輯注范云六為大易曰地中有水師故

六為大兵也六亦為耳兵大故雷霆也耳以明聽軍以宻成口與心計故

腹屈也測曰大兵雷霆威震無疆也陳仁子輯注范云雷霆之震無疆限

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維作候今從諸家誳與屈同屈腹猶書服

其心也六為極大而當畫王者之兵非務殺傷憚之而已故如雷如霆以

威聲震之使其心腹也詩云震驚徐方如雷如霆徐方震驚白虎通曰戰

者憚也次七旌旗絓羅干戈蛾蛾師孕唁之哭且𧸏陳仁子輯注范云師


肓者也孕重身也予生曰唁竊視稱師七為目為六所見故肓也師衆之

事干戈為務肓孕生唁故哭且𧸏也測曰旌旗維羅大恨民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旌旗絓羅故大恨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范王本鉞皆作戈今

從宋陸本絓户卦切唁音彦𧸏莫隹切范曰弟生曰唁竊視稱𧸏光謂七

為祸始而當夜師之覆敗者也旌旗絓羅干鉞蛾蛾敗亂之貌也師衆也

夫死婦孕民之愁苦尤劇者也衆孕相唁既器且竊視其上怨恨之也

宋林希逸鬳齋集絓户挂切唁音彦𧸏莫隹切絓羅惹絆也蛾蛾衆多散

亂之貌師敗孕婦相弟唁也𧸏竊視之貌言百姓皆恨其上也次八衆哀

哀見其病不見輿尸陳仁子輯注范云哀衰瘦瘠貌也兵病於外衆之所

見不見輿尸者兵已勞以何能所克故無尸浮以榮軍也測曰兵衰衰不

血刃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兵馬勞病不血刃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衰

衰罷弊貌八為疾瘀為耗為剝落為祸中而當晝能罷弊敵國不戰而屈

人兵者也上九斧刃缺其柯折可以止不可以伐徃血陳仁子輯注范云

金故稱斧斧柯者征伐之柄也或折或缺非所以御敵也故可以止而欲

伐人則有敗也測曰刃缺柯折將不足徃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斧缺柯折

故不足徃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徃必見血而有傷也光謂九為


用兵之極逢祸之竊窮兵而不知止者也

地玄宻首第三十三  二方一州二部三家陳仁子輯注愚曰宻者陽

盛而無間也人不可亢而孤也一介之士必有宻友况陽不獨立隂不獨

見而可大甚乎凡亢而孤者不能生而宻者能生生亢而孤者不能化而

宻者能化化萍之始生隂物為陽所生也田鼠化鴽隂物為陽所化也皆

宻而然也比以一陽北上下之五隂宻以王陽宻地六之微隂皆以陽交

隂也一之無間五之不鏬非被不踈我亦我不踈彼也宻陳仁子輯注范

云地玄隂家六水中上象比卦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陽家水凖比宻者

比近也周宻也章云准比楊家水行陽氣親天萬物丸蘭咸宻無間陳仁

子輯注范云行屬於水謂之宻者陽氣布於六位純陽用事萬物完茂芃

蘭然兢宻無有間隙故謂之宻宻之初一日入參宿三度 胡次和集注

司馬云王本咸作盛今從諸家王曰丸蘭盛大藏萬物乘陽氣皆盛大周

宻而無間隙也光謂陽陽氣上而親天高之極也初一窺之無間大幽之門

陳仁子輯注范云一位在下故稱大幽水性宻稚故無間也雖幽當間故

以明喻測曰窺之無間宻無方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宻稚如水無方隅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宋曰事事皆宻故以無方言之光謂一為思始而


當晝君子潜心於宻以立事定功人莫能窺者也易曰幾事不宻則害成

次二不宻不比我心即次陳仁子輯注范云我我民也即就也比比次而

上也君不宻則央臣水在水行未成五味猶君臣相須以濟治也君不相

宻則民就次而去也測曰不宻不比違厥鄉也陳仁子輯注范云去其常

所居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比頻寐切下同君子愛近以懷逺小人反

是二為思中而當夜不能懷近而勞心於逺即就也次舍也違去其鄉

而欲就次於舍捨近而圖逺者也詩云無田甫田維莠驕驕無思逺人

勞心忉忉章云二居夜為火而在水家居親宻之世不得比宻蓋水大相

害也故民之心漸次而進也故測曰違厥鄉也謂離其所向也次三宻于

親利以作人陳仁子輯注范云三即水子故言宻其親也孝經曰不愛其

親而愛他人德之悖也故三宻親以利作人之道測曰宻于親為利臧也

陳仁子輯注范云臧善也利善人之道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三為思上

而當畫君子愛其親則知愛人之親推其心以及佗人故曰利作人次

四宻于腥臊三日不覺殽陳仁子輯注范云更相也三終也四為金在水

之行子在其母故宻也三欲親之懼見克害故言腥臊也言相克害故終

日不效也測曰宻于腥臊小惡通也陳仁子輯注范云更相見克故通惡


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曰宻于腥臊親惡德也光謂四為外佗而當

夜與不善人相親者也與不善人相親乆則化之矣孔子曰與不善人居

如入鮑魚之肆乆而不知其臭則與之為一矣小惡通者者始於小惡弗去

乆則與之通而為一也殽混殽也次五宻宻不罅𡣕于天陳仁子輯注范

云五處宻家而在中央上下宻附無有釁鏬故可以𡣕于天矣測曰宻宻

不鏬並天功也陳仁子輯注范云並匹也功事也作天之合𡣕妃於上故

並大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鐻呼嫁切嬪音頻王曰居中體正得位當

畫為時明君親於可親故曰宻宻不鐻謂無間隙也如此則能功配於天

矣光謂宻宻不鏬者君臣百姓靡不親宻無有間隙也次六大惡之比或

益之恤陳仁子輯注范云恤憂也六為大水水尅於火大人為惡故曰大

惡也近比於七故益之憂也測曰大惡之比匹異同也陳仁子輯注范云

水與火異而或為妃春秋傳曰水火妃故匹異同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

云六為福終而近於禍故比于大惡而或益之憂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異類相匹適足自累也易曰比之匪人章云六居夜為水處比宻之世而

以比七為水比火益其憂比而剋惡之火者也故曰大惡以火親水故測

曰匹異同也次七宻有口小鰓大君在無後陳仁子輯注范云君子之化


宻如清風火性炎上焱飛流希口語之放訟而止之鰓骨也大君為六也

子於五故六為大君也大君居之能制口訟雖其小鰓無有後言七為口

語六水七火水滅於火故止口語也測曰宻口小鰓賴君逢也陳仁子輯

注范云賴其大君彌縫之也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王本無無字小宋本

無作其今從宋陸范本范水宋本達作逢今從宋陸王本鰓蘇來切次八

琢齒依齦三歲無君陳仁子輯注范云三終也陽成於三故為終也宻比

之家唇齒相附唇亡齒寒故依齦嚙也八木火金金剋於木下不宻上

猶民不依君故終歲無君也測曰琢齒依齦君自㧞也陳仁子輯注茫云

自㧞出於惡也。胡次和集司馬云齦語斤切王曰齒之與齦相親者

也或琢其齒而依其齦則失其所親矣上九宻禍之比先下後得其死陳

仁子輯注范云九極反下火行當見故言宻禍君先下民民忘其死故後

得其死力測曰宻禍之比終不可奪也陳仁子輯注茫云死義盡忠志不

可割奪 胡次和集注司馬云九為禍極而當晝君子同志相比

堅不可奪先相兼下則其志益親故雖遇大禍而終得其死力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