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四千九百三十九 永樂大典
卷之四千九百四十
卷之五千一百九十九 

永樂大典卷之四千九百四十  十二先

𤣥太𤣥十八

宋林希逸竹溪集愽書著文千載而上有若楊子雲者吾當歛祍矣讀書

摘疑千載而下有若蘇老泉者子雲當歛衽矣子雲之文固不可以六經

論亦自為一家之長勞心苦思理不足而才誠有餘皓首之年羞與賈馬

等列故搜奇摘異以𥁞其筆力之餘徤惜其閉門窮巷載酒與游者獨嚴

遵李仲光之徒無可啇畧一人獨見故不能無偏蔽使其有高見逺識之

士相與細論一二則其成書必不至若是之踈故嘗因雄書而觀老泉之


論例未始不掩卷慨嘆而重惜其不相遇也老泉之論大㮣有二曰筮曰

歴其於筮法也曰一扐之多不過乎六其餘可以為九而不可為七八不

若再之則八扐之餘四位自成著書之始不應有差必其傳之訛也吾固

不以是疵子雲而旦夕之用經緯之說與夫二六一九之數虛三於地以

扮天地之論是則子雲之蔽也去其旦夕經緯之法而從其辭之不可以

前定舍其扮天二九之數而止以三十三為不可加損斯論例之至談惜子

雲之不遇老泉者此也其於歴法也曰日書斗書而月不書則無以齊其

不齊者定一朞之說於前而存五𥁞之法於後似若强存而無與乎其書

然太𤣥以節氣言也一𡻕已成而千𡻕可致月視日而進退則月矣則月

在其中五𥁞之說吾不以是疵子雲獨七百二十九賛可以當朞之日三

百六十四有半其不𥁞者四分日之三加以踦贏之賛而又餘四分日之

一是四𡻕而加一日也且𤣥擬易作也重以歴不足而輕加其書是為太

初歴也是則子雲之蔽也今以一百八分而為日則四分日之三所得者

八十一加之其首而無贏求之於天而相直不必為踦不必為贏而歴自

成斯為論例之巧說惜子雲之不遇老泉者此也蓋自三聖絶筆之後虛

空之間是數猶有所未𥁞者子雲之書一而二三而九九而二十七二十


七而八十一是或一數也黄鍾之長八十一分則是法蓋始於律河圖之

數蔵十用九則是法亦得於河圖故列之成書散之為圖整整而可觀子

雲之文筆自聖賢不作之後誠為獨步當世研精覃思有得於是借之以

攄其才雖未免於好名之累實苦學之用心獨其考論不精故有所不必

强而强為者夫易之於筮特因是以神明其徳於六十四卦初無輕重六

日七分之說不見於大傳是時起於後人縱出於後人亦自然之數所配

合耳而非其所究心雄也何必膠擾而用力於是耶使雄有得於至理借

是以為書不為乎占不詳乎歴將不為元邪後之人將以求筮也曷不為

易之直且徑而奚事於元之紛紛將以為歴也曷不為易之流且通而奚

事於元之拘拘雄之心將以追蹤古人而刻畫嫫母唐突西施反以取識

者之笑然雄之書亦未易侮理不勝辭固其文不能如大易之天成而莊

騷之下誰可與並驅爭駕今觀其辭如曰陽氣漸萌於黄宫信無不在其

中又如日月闕其搏不如開明於西險古竒異豈耳目所易到之語海水

羣飛誠狀物之至工傒尪尪天撲其顙寧非措辭之極到使雄能脱然自

為一書祗以文鳴誰敢輕議凡其自為牴牾者皆雄自為拙也故嘗謂太

𤣥一經後有子雲者作復加刊正直可以杭衡於後世作者之上請試言


之說卦雜卦乃聖人紬繹其所未𥁞者𤣥何必倣乎則衝可去也錯亦可

去也文言大傳乃當時議論之所及者𤣥何必倣乎則摛可去也瑩亦可

去也𤣥文亦可去也無乾之四徳則何必為罔直酋䝉冥無十三卦創物

之義則何必為𤣥掜無八卦自然之象則何必取五行之常論而及形色

聲味之繁且碎也故其數可存其圖可存若此則不必存者惜乎雄之無

所考論而不遇作者也大抵一人之見自非大聖大賢則不能無所蔽老

泉之言著論將以子雲復生當無愧乎其言而方州部家之筭紬繹於太

𤣥所未𥁞者而為圖自五十四至于三部之筭六皆以三乗也而三家之筭

參則以兩乗之是豈得為渾成而非出於有心况不𥁞之分歸於贏踦者

如故前之論以為不可加而又若不可去殆何為邪向使老泉以首加一

分而筭之則其餘分難總九之半之終不可合又使老泉以踦贏為一度

如所謂𡻕羡四分日之三者而附之三家焉則三家之筭又奇而難乗推

之而又不合則是圖似亦不必作也一子雲著之於前而不自覺其失一

老泉正之於後而不自覺其非後之作者有能刋之正之而存其餘不以

占不以歴不附於易而𤣥自𤣥則論文之士亦安敢有覆醬瓿之譏 子

雲作太𤣥以擬易昔人以為僣惟韓退之婁稱之至我朝康節司馬老泉


却喜其書康節用其數老泉論其蓍司馬公為之注獨東坡乃謂以艱深

之辭文淺近之說此語固佳但子雲之辭雖非易比然亦豈易能哉潜虛

未必出於温公其辭亦可觀視太𤣥則逈異矣太𤣥有古意潜虛只似後

世文字取其語之精者表而出之亦畧為解釋使讀者易曉庶有意於古

書者不以坡老一言而忽之也高似孫緝畧先儒注太𤣥經每首之下必

列二十八宿蓋周天二十八宿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太𤣥經凡七

百二十九賛乃此數也以七百二十九賛分而為二合三百六十四度有

半冝若不相應子雲本意以為其半不可合也故有踦賛贏賛以應周天

之數漢之正統以象𡻕也莾之僣竊廼閏位也故先儒於踦賛贏賛之下

注以水火之閏王莾傳賛所稱餘分閏位者謂此韓淲澗泉日記太𤣥

温公得其數康節得其學又推之世變而數則宻矣子雲此數必自君平

來其學則李仲元之學此學自孔孟後則不偏此學黄帝之書也管子荀

子止是此學孟子說浩然氣夜氣便是此學只為言集義所生者便别此

孔孟所以為中庸也温公難有潜虛又却不與太𤣥之學相似晁以道又只

是渾天儀上工夫可以推布歴法爾子雲若不從歴法上推括起天地之

數如何把捉伏羲文王太衍之數此所以不可及也潜天而天潜地而地


子雲也康節又有些以老子似陰符䖏蓋竊弄闔闢者也豈非陳希夷之

學也不可不辨也二程之學直得孔孟之學以此觀之則了然矣 太𤣥

其辭凖易 其數可以起歴而已𥁞得於渾天儀者也司馬君實為潜虛

得其用意之所在矣晁以道作呈譜可謂善𤼵明矣二家之書出而𤣥之

學備欲觀之者當參攷也 孫明復辨楊子極是深有補於世教其言子

雲太𤣥以為非準易而作也蓋疾莾而作也 老蘇論太𤣥最中其病太

𤣥者楊雄之所以自附於夫子而無得於心者也使雄有得於心吾知太

𤣥之不作又使雄有孟軻之書而肯以為太𤣥耶唯其所得於心之不足

樂故大為之名以僥倖於聖人而已 太𤣥形容氣數儘有工夫若易則

理道備𥁞非三聖人孰能明之范望解心蔵神内為𤣥 昔楊子雲作太

𤣥侯芭嘗受學焉至後漢初書猶不顯班孟堅作史嘗標其大㫖有意其

盛行於世也夫顯晦不足以論𤣥而良史猶懇如此未幾張衡謂其妙極

道數與五經相擬孟堅作史說於建初中距平子不三十年其書已為世

所推重苐恨嚴尤輩不及見爾陳藻樂軒集太𤣥之書當時後世有非之

者亦有好之者諸家訓釋豈無可觀而老蘇之論二篇與夫所謂揔例者

吾特愛焉夫太𤣥之大約有二曰歴與時而已矣一屴而加之以再去其


旦夕經緯之占而從其詞之不可以前定竊謂子雲復生當歛衽於此矣

然又不知子雲果爾乎至於歴也謂增以踦贏二賛則𡻕羡其四分日之

一於是乎為一百八分之說使𤣥於二賛以其末者不為半日而止為四

分日之一奚獨不可乎易有用九用六則三百八十六爻也𤣥以七百二

十九而為七百三十一奚獨不可乎且老泉三方之筭至三家之筭皆九

之半之若可也然自五十有四至十有八自十有八而至於六皆以三數

也自六而至於三則兩之而已矣是亦出於有心而非其自然者安得知

易數之天成乎日書斗書而月不書若可攷也然一𡻕之日成則月在其

中矣五𥁞之說𢙢不足以窮子雲之辨竊試為楊子而諸君為老泉以相

詰難奚若黄氏日抄謂𤣥以準易而不得聖人之意者三易以明天下而

雄名𤣥一也卦以八數而𤣥之八十一首雜取文字之餘二也易更三聖

𤣥以一人之思備羣聖人之力三也捫蝨新話楊子雲法言多致意於眞

偽之際曰觀人者審其作輟為政者核其眞偽象龍之難於致雨也尸鵷

之不可傳翮也字仲尼者比之羊質虎皮行儀秦者比之鳳鳴鷙翰巫步

多禹而醫多盧則以為託也此其意在於譏王莾然吾𢙢雄亦未免於託

雄作太𤣥以擬周易或者比之吳楚僣王顧非偽乎此目𢷟之論也元吳


禮部集聖人之作易也果有心乎哉法象著形龍馬獻圖假手於皇羲一

而二二而四四而八又三重而六十四猶本之有幹幹之有枝秩然而成

整然而序縱横上下錯綜參伍無徃勿合殆若極天下之至巧者而史遷

謂伏羲至淳厚畫八卦盖自然而然巧者固無庸其間雖以文王周公孔

子為之爻象彖繫不過因理以明數即卦而示道而其為道也變動屬遷

不為典要三百八十四爻不二百八十四用而止故天地鬼神之秘萬事

萬物之理包攝而無外貫通而無遺觸之而值象之而合筮之而靈天下

之人神之而莫知其故信夫天之為之而非聖人心思智慮之所為也千

載而下豈有加哉楊雄作太𤣥以一生三三生九極於八十一其策揲以

三虛三用三十三此其法大與易異者也 易有彖𤣥有首易有爻𤣥有

賛易有象𤣥有測易有文言𤣥有文易有繫辭𤣥有攤瑩掜圖告易有說

卦序卦雜卦𤣥有數有衝有錯此又同其義例而異名者也且𤣥以準易

實將模放擬則自比於聖人漢儒已譏其非聖人而作經後之為之辭者

曰𤣥所以賛易其大異於易者如是不識何以為賛也蓋雄深沉好思嘗

覃思渾天三摹而四分之本有見於歴爾因歴作𤣥而乃求其合其思幽

苦故其詞艱深易以天𤣥以人易以無心𤣥以有心孰謂𤣥足準易哉故


其紀曰不及月無弦望晦朔以冬至為天𤣥三月地𤣥七月人𤣥而夏至

及在地𤣥之中陰陽之為氣也二𡻕之為物也方以三數乗之則皆不可

得四分而加一率四月而加一月則千𡻕之後大冬為大夏旦筮用三經

夕筮用三緯日中夜中用二經一緯吉㓙在其逢而在其時日中夜中

夕筮無大休咎而旦筮者不大休則大咎數者昔人嘗論之是皆不得乎

自而强出於心思智慮之為毋怪乎支離舛繆之至此也或曰折篿毁瓦

可知吉㓙易道無徃勿存况𤣥十餘萬言高者出蒼天深者入黄泉其言

奥𧷤悉寓至理詎無取邪曰折篿毁瓦將以求卦也卦者無心之具故假

諸無心之物求之而後吉㓙之理得今𤣥也出於有心之為殆猶設不平

之權衡而稱物之軽重烏信己昔者雄自謂後世復有楊子雲則知好𤣥

君子立法為其當而已𤣥之書今猶昧昧也吾誠惜其人而非天將自附

於易而逾逺卒勞而無用之後之才智出雄下而好為穿鑿附會以求易

者可不戒哉陳黙堂集答陳了翁書 淵承教以疑之為道謹當佩服銘

刻不敢忘也所謂楊子雲於𤣥可謂好之篤者不可謂不知仁淵竊有疑

焉淵未嘗學𤣥而曰知其深然觀其立名以三方九州二十七部八十一

家著為定法此固與易異夫易以相錯故能變以能變故不窮既有定法


則不能以相錯不能以相錯則不能變矣豈易之道哉故來教以堯夫之

書為過於𤣥而日雄之𤼵於𤣥者死法耳為是故也使知易則𤣥必不

作其作不必爾然而曰好之篤者亦𢙢雄不得所以好也雄之言曰比其

其心於聖人之道者君子也人亦有好𥁞其心矣未必聖人之道也此其

自挂耳淵雖不學雄然於法言十三篇則既熟讀之矣法言論聖人䖏無

一語是於是知雄為不知聖人夫學者用心如雄然而不知聖人則其所

學可知也已故北方之學所以不比數之者盖有以辨之也夫擬人必於

其倫如法言以顔子之孝為過於猗頓孟子之勇為過於荆軻仲尼之聖

為過於范蔡此蓋當時流俗之所見常人足以知之何足以見於書其間

辨乎其不足問問乎其不必疑與夫媚莾從亂之語尚多又不在是也至

若禍福死生之際尤不足觀故淵敢以謂雄之於仁疑有未知者亦非敢

妄疑也所見然耳盖孔子門人所學莫不求有以知仁知仁則道可進矣

未有不知仁而知道未有不知道而知聖人者也今雄之於孔門弟子其

智曾不逮宰我子貢有若之徒而乃斷然自附於孟子不知其以孟子又

為如何人也法言有曰仁以人之此雄依放前哲之語臆度仁之為道而

以為說也其陋盖如此而謂知而好之毋乃太恕乎淵於左右及楊文䖏


每得一語必謹識之已而未𥁞了則必反覆問難不敢不𥁞蓋恐先生長

者故為疑似不功之說蔓衍無涯之辭以觀學者之所向而起其所疑使

其無所捕捉而於中流風波之中忽得一壺以自㩀也此自昔聖人亦然

安知來教不出於此乎淵讀論語見樊遲學稼圃宰我欲短䘮告之者未

極其說而問之者已無所疑及其退也聖人懼其終莫之悟為之率意而

申言之蓋憫其智有所不及而不能復𤼵問也然則聖人之教人亦豈必

待憤悱然後終其說哉如前所陳愚懵之見如此其是與否更望裁之母

惜諄諄𡸁誨為幸耳答吕君誠明之說前此未有釋經明白如此使人可

以坐進者如聞近看中庸計已有成說楊文欲為中庸義尚未有暇也然

意已定矣淵拜覆游宦紀聞許樞宻崧老嘗記黄祕書辯愽之說云昔長

睿父愽學好古頗得三代之遺器其鼎文有上下畫一而中重三者長睿

父識之曰此争首也蓋著飲食有訟之戒然則八十一首與周易準其已

乆矣以世南之見其器必後漢時物蓋八十一首作於子雲何縁三代時

已有争首又云初予與長睿父見古太𤣥於中秘書長睿父手録蔵之明

年予復求之則本已亡長睿父以其所録借予而卒予既作傳藏長睿父

書襄陵竢見其子弟歸之會狄難起城䧟而翰所傳𤣥經與凡論次周易


春秋論語法言以先附便舟適免故古太𤣥今獨予有逮度江留建業一

夕兵變火作欎攸被予舍望矛㦸决藩籬遯去自悼死生未測而書知亡

矣然亂定使人視之則居以反風不焚諸物席卷無遺而書獨存是𡻕建

炎初元也未幾被召行在以書屬家人而行家入九江復遇㓂而予舟焚

儀眞携書𥁞亡獨太𤣥等以家人奉之力又免去𡻕客分寧邑人得予書

刻之未卒而豫章䧟負書奔瀏陽值亂兵入𥁞棄其裝以書夜度大光保

平江月餘狄䧟岳陽遊騎至平江復以書還分寧刻書乃成尚念世紛之

未艾也故屬長老清公藏諸黄龍經藏因念經之幾絶而僅存艱虞若此

使學者知斯文之不墜蓋有天助而哀予顛沛流離萬里保有之難也而

共振顯之天人之際精感神昭則必有和同無間而福禄不量者矣宋建

炎四年秋洞霄隱吏許翰記古太𤣥今不復見惜哉崔敦詩舍人集太𤣥

策問 問楊雄以明誠之性推渾儀之象而作太𤣥大包元氣細入無倫

合三才之道導五常之行㮣以聖經未始悖戾是乃所以賛易非别為書

以與易近也所貴學者明於數而通乎道爾或者著論三篇以明加二賛

之非竊有疑焉論者曰賛之七百三十有一是三百六十有五與夫四分

之二也又曰四分而加一是四𡻕而加一日也率四𡻕而加千𡻕之後吾


𢙢其大冬之為大夏也今以贏賛考之其辭曰一虛一贏踦奇所生則踦

贏二賛其果當一日乎其亦當四分日之三乎若以二賛當一日而謂雄

之所欲加者四分之三而所加者四是誠四分而加一也推之於歴豈不

四𡻕而加一日哉然堯典言朞三百有六旬有六日則是周天之日且多

四分日之三矣四分而加三是四𡻕而加三日也校之太𤣥其理果有異

乎論者又曰始於中之一終於養之九闕為而未見者四分日之三而已

以一百八分而為首以一分而加之一首之外𥁞八十一首而四分日之

三者可以見矣今以𤣥考之首有九賛實四百有半也一首而一百八分

則一日之分不可太少乎論以明理也而文如此豈不疑誤學者乎論者

又曰易之本六日以為卦𤣥之初四日有半以為首而皆以四百八十七

求合乎二十八宿之度加八而其數足去其贏而其道勝信斯言也不知

易之卦𤣥之首如何加分而加足四百八十七之數乎天度三百六十五

四分度之一而四百八十七如之何而可以合乎以踦贏二賛在七百二

十九賛之外而可去則乾之用九坤之用六在三百八十四爻之外其亦

可去乎諸生息遊之暇留心太𤣥以待問乆矣其辨明之毋畧所疑而事

襞積以為實學乎𡊮絜齋集策問問昔楊雄氏覃思易經作太𤣥以凖


之分三方九州二十七部八十一首而繫之以七百二十九賛亦可謂精

微矣其為首也始於中凖易之中孚次以周凖易之復也冬至之日陽氣

方萌歴七日而得周之次四蓋七日來復之義然所謂七日者猶豳詩

一之日云爾謂月也非日也𤣥以一首當四日有半則所謂七日者詎可

以為月乎日而非月亦甚戾於易之七日來復矣安在其為凖耶孟喜六

日七分之說去坎離震兊止六十卦以當三百六旬之數復以七分推之

而始得與周天之度合雄之太𤣥增六十四卦為八十一首首當四日有

半凡三百六十四日有半而八十一首已周加踦贏二賛而始得與六日

七分之說合所謂得易衣道備歴之數者蓋如此夫其數即孟氏之六日

七分而其為首多於易卦者凡十有七何其若是之不同歟孟氏之易雖

自名家然趙賔以箕子為萬物荄兹詭誕不經自云受諸孟喜而喜為名

之其誣若是而六日七分之說元實用焉何歟眉山蘇氏亦有疑於踦贏

二賛且云四𡻕而加一分千𡻕之後吾𢙢大冬之為大夏也此其言果足

以箴𤣥之失歟𤣥之九賛議易之六爻也爻合金木水火為一而土為二

賛分金木水火為二而土為一胡為而不類元之揲𤼵於陽家則一三五

七九為晝二四六八為夜於陰家則一三五七九為夜二四六八為晝胡


為而有别易之蓍策本於大衍而虛其一𤣥之蓍策本於天地而虛其三

其不同若是而謂之凖易可乎六日七分之說一行非之牽牛起度之說

劉洪輩又訾之豈其果有所未𥁞歟司馬公之潜虛蓋擬太𤣥也冬至之

氣始於元猶太𤣥之七日來復也轉而周三百六十四變變尸一日乃授

於餘而終之猶太𤣥之踦贏也然虛空之學六經所無有儒者所不道今

日皆祖於虛其信然歟既自虛為氣為體為性為名為行為命又自虛而

為形為性為動為情為事為徳為家為國為政為功為業何其多端也𤣥

餘曷為而無變齊曷為而無位性之十純曷為復以配而列於其間自裒

至散何以為先後之序自王至庶人何以為尊卑之象楊與司馬皆一世

大儒立言垂訓冝其坦然易見今難知若此其茂明之許翰襄陵集䟦太

𤣥後 世不睹太𤣥之眞乆矣此書今獨某有兵興以來携持轉側於驚

濤烈熖鋒鏑㓂攘之間幾亡者數矣而卒得鑱刻以傳世豈非神明之書

有物衛之也哉猶懼變故難保故屬長老栖公附諸百丈經藏以竢亂定

學者虛已焉金趙周臣滏水集箋太𤣥賛引 夫𤣥何為者也將以𤼵明

大易而羽翼之者也易有八物而五行萬事在其中𤣥則列之以三才本

之以五行表之以陰陽推之以律歴而天下萬事之理具要其歸為仁義


而作也卦用八蓍用七𤣥則首用九蓍用六五彰之也易有道數象義說

易者言道義則遺象數言象數則遺道義𤣥實兼之其於聖経不為無助

昔人譏屋下架屋不猶愈於章句一偏之學乎後之言數術者孰與張平

子以平子不敢軽議太𤣥而後儒非之𢙢幾率易顧僕何足以知太𤣥姑

以范注之小悮以證本経之不悮范注以九首次九陽家陽晝至十首羡

之初一又為陽家陽晝則晝多於夜禍福肴亂故其說時有不通王氏已

辨之矣揲法一扐之後而數其餘王氏依之注本作兩扐非經誤也経云

旦筮用経夕筮用緯舊注以旦用一五切夕用三四八日中夜中用二六

九蘇氏攻之以為用夕筮吉㓙雜至旦筮非大吉則大㓙是吉㓙雜終不

可得而遇也楊子太𤣥擬聖而作不應時筮法尚悮此殆𡻕乆失其傳也及

考𤣥數五為中央注上行所在經緯雜用旦筮有三表一二三一表也四

五六一表也七八九一表也表取其一以為占旦筮用一與七皆取其初

遇至於四為緯五則経緯雜無已則用六矣一六七吉㓙雜與日中夜中

夕筮同况粹首一六七皆吉而唫首一六七皆㓙亦有時而純吉純㓙矣

恐旦筮當用一六七夕筮用三四八日中夜中用二五九二為経九為緯

五雜用之也筮有四星時數辭注星若牛一度也時謂旦中夕也數謂首


數之奇偶辭若九賛之辭也時若旦筮遇陽家其數自奇辭自多吉是時

數辭皆同何以别之竊意星若二十八宿是也又有四方之宿各分配日

月五星數有支干之數律歴之數𤣥筭之數與策數雜用之此楊子所以

知漢二百載而中天平子所以知漢四百載𤣥其興乎之驗也其然豈其

然乎𤣥有文告等十一篇道義象數之學宋陸二注及王氏辨之詳矣兹

不復云獨首賛與晝夜不合及首賛之辭與首之名義亦知六十四卦與

卦義相當合如同暌六爻皆言同人暌之類是也而注間有不悟輙以他

義釋之𢙢有未安理當釐正使賛與首名義相合庶幾粗明𤣥經之萬一

僕亦未能審於是非姑録以備遺忘以為學𤣥之階耳俟得前人之注改

而正諸漢楊雄太𤣥賦觀太易之損益兮覧老氏之倚伏省憂喜之共門

兮察吉㓙之同域曒曒著乎日月兮何俗聖之暗燭豈㷎寵以冐灾兮將

唆臍之不及若飄風不終朝兮驟雨不終日雷隐隐而輙息兮火猶熾而

速滅自天物有盛兮况人事之所極奚貪婪於富貴兮迄䘮躬以危族豐

盈祸所棲兮名譽怨所集薰以芳而致燒兮膏以肥而見𤋲翠羽㣲而殃

身兮蜂含珠而擘裂舜作典以齊民兮驅蒸民而入甲張仁義以為綱懷

忠貞以矯俗指尊選以誘世兮疾身没而名滅豈若師由𥅆兮執𤣥静於


中谷納傿禄於江淮兮揖招喬於華嶽升崑崙以散髮兮踞弱水以濯足

朝𤼵軔於沙兮夕翺翔乎碣石忽萬里而一頓兮過列仙以託宿役青要

以承弋兮舞馮夷以作樂聽素女之清聲兮觀宓妃之妙曲茹芝英以禦

餓兮飲玉醴以解混排閶闔以窺天庭兮騎騂騩以踟蹰載羡門與儷遊

兮永周覧于無極亂曰甘𩚵含毒難數嘗兮麟而可羈近犬羊兮鸞鳳高

翔戾青雲兮不掛網羅固足珍兮斯錯位極離大戮兮屈子慕清𦵏魚腹

兮伯姬曜矣名厥身兮孤竹二子餓首山兮斷頸屬婁何足歎兮辟斯數

子智若水兮我異於此執太𤣥兮蕩然肆志不拘彎兮西漢書楊雄傳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