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五千七百六十九 永樂大典
卷之五千七百七十
卷之五千八百三十八 

永樂大典卷之五千七百七十  十六麻

長沙府十九

詩文學正林應龍撰新建儒學之碑。 皇帝神聖武文體元開統。撫有方夏遐

邇畢臣。至元十三年春正月下潭州士民按堵如故越三日。學官偶弗戒于火悉焚之。潭為東南名藩業文者半。是學尤不可一日廢。聖朝以潭介

荆衝間。掎五嶺。控重湖。分行省鎮焉故名公賢相來蒞兹土者。率以學爲重事。第大邦新定。多務未遑明年政脩人安。平章公有命依舊址。創新學。

首歸悍卒所據地。繼給木以助而爲之倡。方鳩工集材。而有征海之役。迺委府官董厥事。迺留戎校督厥工學徒慶悅師作友應冨獻力貧。效勞翕

然。相與經始。贍學有土多荒少入。除給外罄其所有以供費逾年而後成。宏壯美麗視前有加。初廟立屋峻甚。市瓦小弗稱官復畀以巨且厚者復

焉。於是有殿巋然有堂巍然三門前峙兩廡旁翼。可以安神棲。奉祀薦。可以集生徒隷事業矣雖齋祠亭閣庾帑庖湢未悉備。亦次第告厥功。夫以

邦人新服厥命。名奠攸居。而學乃厄于火豈斯文米將喪邦不有大人出而力名之宗。則斯道何所立歟且道不依形而立。固不以學之興壞而爲

存亡。然有學。此有教教之所在。道之所在也。是以前代帝王莫不有學虞曰庠夏曰序。啇曰瞽宗周曰類官至庠於黨序於遂。雖一家猶有塾。皆所

以脩道也。故學莫盛於四代。而治莫盛於四代也。迨漢學猶仿古。而人昧於道始以儒名家自儒家之名立而後人爭以家自名。而道其所謂道。吁。

道一而已外此豈他有所謂道哉。他亦非吾脩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道也。此由漢以來。千百年間治日常少。亂日常多。皆斯道不明之故。夫所謂

道者仁義禮。智之性。君臣父子。夫婦。昆弟朋友之倫是以古之人凡脩身齊家。以至於治國平天下。率不外是盖人之生也。皆有是性皆有是倫誰

能不由斯道苟不由斯道則非人矣此教之所以不可不明。而學之所以不可不建也否則人道其能一日立乎孟子曰有王者起必來取法。以有

天下者。必有學也。今上混一區宇州縣皆有學。治理風化將遠追帝王之盛是以公奉命此來不待息馬投戈而亟脩庠序之教者可謂知所本矣

自今以徃。吾黨之士群遊新學盍知所以立教之意。相與學問思辯求古所謂道而共行之窮則善其身達則施諸人庶幾化行俗美措世于安。斯

無負我公今日主張大教興復斯文之盛心公爲人正直方大。得相臣體。其愛民重士。皆本於誠下江南百餘城猶破竹之易功成不伐。惟以附百

姓爲念。安冨恤窮興利除害日孜孜於政眞勲在社稷而德及生民者矣。剏建行省其壯麗既足以示威又前立危譙貯鼓角以竦人贍聽。今文廟

一新氣象宏美復爲南州冠公於政教可謂兩盡非知所本能如是乎。是不可以不記 李琳撰重建大成殿碑。 國朝聲教被寰海。仲尼道化相

遠邇潭郡甲重湖儒先以道鳴於冠蓋劇𩥵。稱瀟湘洙泗。天暦元年冬。龍飛御極綸音誕敷申飭學校風化之源敦勸勉勵。而郡之文廟適完。巍

冠湘楚先是泰定四年冬大成殿菑。延及齋舍廊廡祭器所儲惟宣明閣巋然存。庚廪積粮仍墉其峙憲府建明。湘閫議堯合諏郡規。畫新是圖。共

惟先聖海宇所通祀而廟庭像飾一焟而燼。證之蒼姬麟筆所書。蓋𡮢紀意雖廢興麗於數而建立存乎人蓋此道爲天地民物之所寄。事若緩而

實急郡集州邑之官于潭者。敦禮勸誘尚義而家贍給者。歡踴力協。有不俟勸而樂輸者。彚其所助如車兩輪翼六翮。於是薙椔翳。畚瓦礫堅其墌。

杵築並作。以明年夏四月甲午程工畫堵。鉅材碩植。輻輳而至。匠石輪輿各當其任。六月壬子大合樂舉脩梁篸紱雲湧。醪牷歌偉。憲使大中王公

克敬。慨念斯文。力維興建是日集寮寀致祀奠。宣梱中奉公。閭閭帥迺屬鈞捐奉旌助。累蹠駢。歡聲藂唶廉軺踵至。益加勉勵憲使中議公管不

八。通議吕公禎。憲副承德公八十。朝散白公鐸憲僉儒林劉公藝朝列公忽都不丁經歷承務韓公久直。照磨承事王公濟。布公衛道。以底于成。湘

閫寅協隆儒敦化。宣慰使正奉公萬奴。中奉公閭閭。副使朝列公忽魯忽秃。經歴承直秦公從政都事承事錢伯圭。照磨將仕佐趙煥。翁公勤克濟。

勖哉偉績郡侯關關中順。恪乃心力。及兹竣事祭器范金亦就甄。翬奐輝麗藻黻端嚴如闕里視至元十三年春正月潭初職域方。越三日學官燬

當涂群部士之饒於貲者。按圖分構歴三載始備。兹𡻕月未及半而臻完功復倍。仰𥟵先聖之集大成。自騶孟氏開牗始終條理。聲金振玉。鏗鍧萬

古。暉揭殿庭值昭代崇文光增徽號。樂以大成。饗祀徧北南。日月九霄有日畢暏。飈霆八極。有耳悉聆。矧潭爲會府朝之建。所以肅瞻嚮嚴敬共。蓋

風教之所感孚。人才世道之所關繫。教脩於六合同文軌之際。化行於諸儒演濂洛之區。於此率先以最衆力。作新以昌士氣。砥念扁荷。暑寒弗渝。

既勤且敏。以諧就榘。即六經大心宇為宫庭。三綱五常為楝楹。磶礎日用脩齊餘力。掞辭華。拾科芥。亦各識性分擴充之廣居。盛矣哉每見漢文翁

守都脩建禮殿。及象七十二子。飾勵郡國𡻕進十餘人。後倣其式。並立學官。以西都循良推心如是。石室祠之。更千餘年。來者忻慕之。劉賓客刺夔。

言釋奠。古正辟雍。以州二丁牲幣會計。諸郡𡻕費四十萬。請節其資。興學校。以眞元朝士。持議如彼汗簡載之猶有餘論暦數百年。識者或淺之。而

此幹化樞而庭春。啓道蘥而户曉。棟漢之隆篲唐之陋。鞶偑瑽瑢。泳莪游藻。麓齊湖光映帶欄楯。儼若親承事大成教父父扣指喻如河汾通。銘篆

罔極之恩何其幸歟侯徵紀成。琳讀書於此冠而游薊。𡸁老隠湘茨。及暏侯頖之閎麗光偉。時從厖皓鄉飲。歌絃摩抄緑鐫誦𡠾。勉勵盛心。敦勸遺

愛爲方來勸若協助名數登載出納紀之别鐫。乃系之以辭曰。維郡文黌。奠城之南殿庭昔構玉映荆潭。豆籩笙鏞。冠盖聚萃。礫埃於燼。迺麗於數。

幹旋以道。建立在人。勉勵敦勸啓橐指囷。鉅杯堅植。輻輳而至。畫堵程工。輪輿畢技巍然先聖。萬世所師。功柱三極德彌四維。新新文運。最初崇尚。

宇宙開朗。飈雲動盪。六經妙用。與造化俱侯務所先。砥志弗渝。以淑人心。以隆風教。揭兹宏規穫其遠效。條鬯禮樂樹立綱常。濟濟紳偑。沬泗瀟湘。

冕圭藻黻。霄馳日轂。宫殿既完。嚴詹共肅。森嚴壯觀。游泳升平。秩若脩理。集大成戎。歌𡠾侯類。達之大史刻辭牲石。綿千憶祀。 李邕嶽麓寺碑。

夫天之道也。東仁而首。西義而成。故清泰所居。指於成事者已。地之德也川浮而動兵鎮而安故𦒿闍以居。取於安定者己巳兹寺大抵厥旨玄同。

是以迴向度門纏于郭右仰止净城列乎巖巓寳堂岌業於太虛道樹森捎於曾堵無風而林壑肅穆不月而相事澄明化城未眞梵天猶俗名稱

殆絶地位𡮢高者不其盛歟。麓山寺者。𣈆大始四年之所立也有若法崇禪師者振錫江左除結澗陰𡮢與炎漢太宗長沙清廟棟字接近雲霧晦

𡨋。赤豹文狸女蘿薜帶山。祇見於法眼竇后依於佛光至請舊居特爲新寺。禪師洎翌日弘聚謀介衆表之明詔行矣水臬有制。丘墟盡平。太康二。

載有若法導禪師者莫知何許人也。默受智印。深入澄源。不壞外緣。而見心本無作真性而注福河大起前功。重啓靈應。神僧銀色。化身丈餘指定

全摸摽建方面法物增備壇供益崇。廣以凌雲之䑓。䟽以布金之地。有若法愍禪師者江夏人也。空慧雙銓寂用同轡。慈目相視。净心相續綜竅萬

法。安住一歸註大道經。究上乗理。永託兹嶺。克終厥生。逮宋元徽中。尚書。令湘刺史王公諱僧䖍。右軍之孫也。信尚敬田作爲塔廟。追存實相。加名

實山𥎪乎亏弓治筆構。陶甄意匠。留書蔵。石。緘妙俟時。候法宇之傾低。期珍價以興葺。遠盧將久遺事未彰梁天監三年。刺史夏侯公諱祥。了義重玄。

别構正殿。紹泰二年刺史王公諱淋。律師法賢。或在家出家。或聞見眼見。建涅槃像。開甘露門。長沙内史蕭沉。振起法鼓。弘演梵言。繼楗槌於景鍾。

納貝葉於層閣。陳司空。吳明徹。隋侍中。鎮南晉安王。樂陽王。並佛性森然。國槙秀者。壯迴廊以雲構。蔚聮居以天覆。開元九年。天台大禪師。守護法

身。澄清悲海嚴幢摽聳。智火融明。襲如來堂。坐法華定。四行樂而不取。三賢登而至遷。有若曇捷法師者。伐材及樹。築法與衣。不墜一滴之油。有雷

大振之兩。總管大將軍齊郡公摧公。諱武。福德裝嚴。喜慧方便䟽寫四部。鎮重百城。有若智謙法師者。願廣於天。心細於氣。誦習山頂。創立花䑓。有

若摩阿衍禪師者。五力圓常四無清。以因因而入果果。以滅滅而會如如。有若首楞法師者。文史早通。道釋後得。遠涉吳會。幽尋天台。法界圖於剡

中。眞訣論於湘上。具究竟戴。敷解説筵。一法開無量之門。一音警無邊之衆。方等有以復誨。雙林有以追遠。並建場所。互爲住持惟缺禪師者。迹其

至。憑其高。起乎雲門。絶彼塵綱。深以爲性有習。道有因。止於心。返於明。習也者。坐乎樹。居乎山。因也者。固習而無因則不住。因而無習則不正。是浮

漚和正覺。何若𡨋搜。想息而精進甲堅。愛除而煩惱殻散。百川到海。同味相鹹。千葉在蓮。比色於净。起定不離於平等。發慧但及於慈悲。故能聞者

順其風。觀者操其道。牧伯萃止皇華游臻。啓焚香之上緣。託神佛之嘉願上座惠杲。寺主惠亶都維那興哲等。皆静盧演成。妙論轉次。因差别。而非

法。隨品類而得根。去二見而入流。率一心而辦事。咸以形勝之會。如彼脩行之迹。如此而封碑未勒。盛業不書。安可默而已哉。將何以發揮頌聲。披

揚宿志者也。司馬西河竇公名彦澄。碩德高闈。紹賢遠識器守岳厚。撫操氷清𡮢以師長闋官攝行隨手以家而形於孝友以已而廣於詩書。以重

而雅俗自興。以明而至道丕若。且猶歸心净土。謨範佛乘摧憍慢之外幢。與開示之眞語。建謀群吏。乃命下寮。顧蛟山之。易疲。歎龍宫之難紀。其詞

曰。天地有象。聖賢建極。宴坐中巖。成道西域。後代襲武。前民作則。安樂是依。靈鷲是式。一想𡨋契。二歸願塞。其一金方置廟。𢖍麓開場。龍象擁錫。人

天護香。思神賜土。靈化度堂。重鎮牧伯。上游侯王。光昭法侣。大啓禪房。其二幽谷左豁。崇山右峙瞰郭萬家帶江千里。玉水布飛。石林雲起。雷激庭

際。月窺窓裏。王䑓隨足。天樂盈耳。其三人與地靈心將法滅。既徃在此。比明齊哲。佛日環照。牛車結轍。連率順風。駟驪欽烈。訪道追勝。形馳目絶。其

四俾极莫建。軌物未弘。和合是請。佐貳是膺。政敷大郡。信發廣乗。願言有述。以訪無能。惟石可久。與山不崩。其五 盧摯三皇廟碑。 天之生民。不

能自養之。開其有生之資。代天以養之者。三皇氏是也。不能自教之。秩其有生之序。代天以都之者。仲尼氏是也。繇京師至郡國。祀孔子於校官。始

漢高帝十二年。其廟祀三皇於京師。始唐天寳六載。後代困之。俾職醫者祠焉。迨國朝始自京師。至郡國。儕先聖於崇祀。無以吾皇元之興。與三皇

氏。所以繼天立極。符道契德而然歟。抑知三皇氏之開其養民之功歟。吾夫子秩其教民之言。不可偏廢而然歟。潭郡於元。以東晉譙閩王廟祠三

皇。始至元二十四。迤至大初元𡸁二紀矣。地隘字摧。甚不稱所以揭䖍妥靈。而業醫之師生。夙暮誦習。依於無所湘憲。使識篤耳公王公宏。相與謀

曰。寅於事神。以及保民。以宣上德意。以劭校官吾職也。潭廟孔子而序士者。既宪𡠾矣。皇之字庠醫者。若是可乎。于以副朝庭答神休。慈民命者。圖

若是乎。年登民隙。兹其時哉。迺移諸宣府。議更爲焉。宣府叶其舉之上鄂省。省檄是之地。以故宋漕署其廣袤畒三十有七頃。則自辯章鄂省。貫公

宣憲兩府。貲以倡焉。楮弊以緡計。三千七百五十。承其事樂於自勸。潭守倅而下。及其屬城以緡計。七萬三千八百有奇。材以木計爲幹二萬二千

六百有奇。瓦甓以枚計。合二百萬有奇。借力僦工以人計。最一十萬有奇。工之直日子則悅於相役者。殿於中屋以間計七楹。於殿之四周。暨其顛

以尾。三十有八。北其殿者。高羸五尺。堂於殿之後。所其師生講習。爲間五之。序於西東者。衍堂之數。三十有六。闢三塗之門于殿序之南。爲間如堂。

門于南曰靈星。以表周垣。達王途臨逵路焉。廟完則會其餘才羡緡。環廟而廬者。爲間四十。市田而穫者爲畒凡缺。田廬之𡻕八月。僦祠宇經費。胥

此出焉。廟益有所賴以勿壞。是役也。始元年秋。訖二年春。宣副智侯受益實躬任其事。口畫指授。日至而躍其勤。長憲識篤耳公。又時率其屬而徃

按焉。方廟皇之役興。王公宏既倡憲議。已而使于宣府。會右丞答思公詣溥公繼至領使。一究厥。心用能𡸁期月而事咸集。興鉅役而民靡摇。潭之

搢紳逢掖。以及閭巷田野觀者。詫曰皇之祠之雄之崇。不特肩夫子之宫。而甲湘之南矣。鄂省湘宣憲數公。若撫字於湘。咸以偉湘之祠。惠湘之民

以興起。湘之人沐皇之靈之虔之思。其可既乎。不有以責厥時功。石諸王洞。數公之績將無以激示来者。於是宣憲兩府書其事。伻以宣屬吳掾恩

義來宣請記。曩承乏使湘廟皇之舉。職所當然。而竟未能。然今數公則然。記其可辭。遂書古聖人代天養人。與夫教之者。授掾義歸刻之。與地紀勝

 碑記 屈大夫碑。酈道无水經云。湘陰之汩羅口。有屈大夫碑。而字减無迹矣。黄陵廟碑。在黄陵廟。唐韓大注云。廟在湘陰縣東八十里。韓文公

有碑。既傅師書。又梁間平中。楚王亦有廟碑。湘陰二妃廟碑。柳子厚大。雲龍寺記。在樹山縣岳山之雲龍寺有記。岑文本撰。岳麓書院碑。在岳麓書

院這左。乃唐李邕撰弄書。儼樿師碑。在唐興寺。唐劉麥得撰。延壽院紀事碑即在城報恩光孝禪寺也。晉天復中。楚武穆王。命輸林學士唐遠。立延

壽禪院紀事碑。北崇勝禪寺碑。寺在城中。有唐咸通元年碑。斷缺不可讀。月庵衆禪師塔銘在善紀之道林寺中。寳林禪師塔銘。在善化縣之道林

寺。南岳真君碑。容齊隨筆之開元十二年。趙順正撰。蕭誠書。岳麓山寺碑。唐間元中。李邕撰并書。在善化縣之惠光寺。鄭筆南岳紀異碑。在李邕碑

陰。義興禪師碑。在善化之靈來山顯聖寺。盧盧肇撰。彌陀和尚碑。在𢖍山之勝業寺栁子厚撰唐御史劉著碑。在衛山之南䑓寺。唐天寳寺遵禪師

遊南。爲庵於臺上。御史劉著有碑。法澄和尚碑。在𢖍山之雲峰景德寺。栁子厚撰。瑶律禪師碑。在對山之𢖍岳寺。唐皇有湜撰。王翊書。五寺碑。在𢖍

岳寺前唐李巽撰。羅中立八分書。關羽廟祝文。在盖陽縣前大中元年。裴依復記。程嗣眞記。字多漫滅。栁子厚般舟和尚碑。在南岳山。彌陀峯下之

彌陀寺。寳暦元年。題劉摯詩云。寺久荒廢不是徃。念有子厚彌陀碑。威武王廟石刻。去潭州十里。至三沙有廟在西岸。天祐二年。馬殷爲馬援建廟。

有天祐二年石刻在廟中。洞真觀碑。在善化之萬壽。觀。晉關運二年李弘皐撰。漢高文廟碑。在湘西岳麓下。唐大中十一年。有重脩碑銘。賈𧨏井文。

唐正元中。賈耽有井文刻於石。大圓禪師碑。在寧卿之大潙寺。唐戚通中鄭愚撰碑。岳麓寺詩。集古録云。唐沈傳師撰并書。在去麓。岳麓道林寺碑。

歐陽詢書。張謂長沙風土記。唐詩紀事云。張。爲奉。使長沙。𡮢作長沙風土記。江陰志報恩光孝寺新沙記。自浮圖氏入中國。千有餘𡻕。道盛徒縣。

天下名山勝地。盡為所有。大刹千楹。衆至數百人。魚鼓之聲鏜然。圖頂方袍。鴈行。麋至。趺坐展鉢。不問所從來。充足飽滿而後去。其未𥂁細碎。用物

衆多。與巨室等。爲住持者。責在一身。非道行。禪學。足以服人。智慮才幹。足以集事。未。易勝其任。兼是二者。吾於長老洽公見之。乾道元年。洽公來住

寺事。宗風既振。檀施雲萃。興利補壞。庶務畢舉。唯是樵爨。日市子郊。時遇乏絶。人苦旰食。思所以爲長允之計。會實池鄉有沙漲出江中。乃清於官。

願凖甲令撥以入寺。郡既從之。衆大歡喜。合辭來告。欲紀其事。勒之堅珉。傳示不杇。客有過而諗曰。利之所在。人爲賁育。數十年後。漲沙日廣。土毛

日增。得無動心於斯者。小人囂訟侵攘。士大夫依執豪。師有遠慮。𡮢及是哉。洽公然應之曰。我佛以不貪化人。使之樂施錢財珍寳。肢節手是。

一無所吝。若及侵之以飢僧衆。是不仁之甚者。即我教中。得輕垢罪。矧寺以報恩光孝名。是惟徽廟薦嚴香火道場。為臣子者。尚忍爭乎。法不可行。

義不容犯。雖歴千萬年其何慮之有。余聞其説而善之。謂其合於天理而當於人心。乃爲之書。三年閏月既望。左從事郎充江陰軍軍學教授章洽

記弄書。 唐劉夢得浪淘沙辭九首。 九曲黄河萬里沙。浪淘風𥳽自天涯。如今直上銀河去。同到牽牛織女家。 洛水橋邊春日斜。碧流輕

淺見𤪞砂。無端陌上狂風意。驚起駌鴦出浪沙。 汴水東流虎眼紋。清淮曉色鴨頭春。君看渡口濤沙豦。渡却人間多少人。 鸚鵡洲頭浪䬃沙。青

樓春望日將斜。御泥鷰子爭歸含。獨自狂夫不憶家。 濯錦江邊兩岸花春風吹浪正濤沙。女郎翦下駌鴦錦。將向中流定晚霞。日照澄洲江霧

開。淘金女伴滿江隈。美人手飾侯王印。盡是沙中浪底來。 八月濤聲吼地來。頭高數文觸山迴。湏史却入海門去。卷起沙堆似雪堆。莫道讒言

如浪深。莫言遷客似沙沉。千濤萬灑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 流水濤沙不暫停。前波未滅後波生令人忽憶瀟湘渚。迴唱迎神三兩聲。司空

圖浪淘沙。 不必長漂玉洞花。曲中偏愛浪淘沙。黄河却勝天河水。萬里縈紆入漢家。 唐皇甫松集灘頭細草接踈林。浪惡罾船半欲沉。宿鷺

眠洲非舊浦。去年沙觜是江心。 蠻歌荳蔲北人愁。松雨蒲風野艇秋。浪起鵁鶄眠不得。寒沙細細聽江流。 唐李君虞度破訥沙二首。眼見風

來沙旋移。輕年不省草生時。莫言塞北無春到。縱有春來何處知。 波訥沙頭雁正飛。鸊鷉梁上戰初歸。平明日出東南地。滿磧寒光生鉄衣。 陸

龜蒙新沙 渤澥聲中漲小堤。官家知後海鷗知。蓬萊有路教人到。應益年年税紫芝。宋歐陽脩風吹沙。一本題上有北字。北風吹沙千里黄。

馬行确犖悲摧藏。當一作窮冬萬物慘一作無顔色。冰雪射日生光芒。一年百日風塵道。安得朱顔長美好。攬鞍鞭一作起鞭師馬行勿遲。酒熟花

開二月時。 公是先生總集宿烏沙。朝離巴陵岸。暮投烏沙汀。大江屢回環。反頋猶洞庭。月色奪暗日。舟人各宵征。東南浮雲際。極望都𡨋𡨋。不辨

水與天。高低皆見星。分明銀河流。來與江漢并。安得數尺槎。漂然向天廷。宋王荆公 汀沙。雪漫漫。水溶溶。睡鴨殘蘆瞭靄中。歸去北人夕憶此

家家圖盡有屏風。漢許后儔。安欲作某屏風。張於禁所。曰故事無有。李白詩。湖南七郡凡幾家。家家屏障書題徧。王達原。山茶花詩。江南池館厭深

紅。零落山焵山兩中。却是北人偏愛惜。數枝和雪上屏風。宋陸放翁沙頭。 游子行已遠。沙頭逢暮秋。孫劉鼎足地。荆益犬牙州。鼓角風雲慘。江

湖日夜浮。此生應衮衮。高枕看東流。 宋劉屏山沙頭鸂𪄠寒相傍。老樹槃跚枝拂浪。前村急雨漲灘流。日暮漁舟撑不上。 宋石湖范成大上沙。

水邊犬吠隔疏林。籬落蕭森日半陰。繁杏鎖紅春意淺。晚梅飄粉莫寒深。 金沙。沙中麩金燦然。人或煉取多不成。莊嚴福地守靈仙。不爲人間

計子錢。一掬斕斒光照眼。路傍饞隷枉流涎。 宋楊誠齋岸沙。水嫌岸窄要衝開。細蕩沙根似翦裁。蕩去蕩來元不覺。忽然一片岸沙摧。 又海

岸七里沙。 大風吹起翠瑶山。近岸還成白雪團。一浪攙先千浪怒。打崖裂石與君看。行人莫近岸邊行。便恐波頭打倒人。若道岸高波不到。玉沙

猶濕萬㾗新。 又海岸沙行。海濱半程沙上路。海風吹起成黄霧。行人合眼不敢覷。一行一步愁一步。步步沙㾗没芒履。不是不行行不去。若爲

行到無沙處。寧逢石頭齧足拇。寧踏黄泥濺袍𥚓。海濱沙路莫再度。 龍太初詩海繪章集詠沙。茫茫黄出塞。渺渺白鋪汀。鳥過風平篆。潮迴日

射星。劉後村十五里沙。 只見如山白浪飛。更堪動地黑風吹。渺茫直際九州外。淘湧常如八月時。河伯豈能窮海若。靈胥僅可嚇吳兒。惜無散

髮騎鯨友。共了南游一段奇。 又崇化麻沙道中。經行愛此人烟好。面俯清溪背負山。半𦩘何妨呼渡去。小橋不礙負薪還。遠聞清磬來林杪。忽有

朱欄出竹間。深處安知無隱者。卜隣容我設柴關。 江湖集沙頭。寂寞初冬候。沉沉夜氣清。宿雲江樹冷。翻月浪花明。漁水横深浦。鼉更度遠城。

高沙魚米賤。隨在有懽聲。 宋劉忠肅公文集清明後一日下沙。㣲風吹。幸陰晴。笑側吟鞭十里行。時節早蚕生榖雨。人家新火接清明。衮衣犢

鼻均無物。籬鷃雲鵬各有情。欲挹浮丘挽春馭。尊罍安得瀉東瀛。 宋許倫集老婆娑。河之北沙。名馬行沙。面俱動。不怕沙頭納納行。男兒報國

一身輕。斬可擬變黄河水。却挽天河洗甲兵。宋蘇浻税馬盤沙。二十餘里。故里何人起卧龍。飄然琴劎只西東。馬頭忽與長安近。又聽三芽。觀

裏鐘。宋劉安玄沙二首。 軒窻高下傍巖隈。花木層層取次栽。誰道山深春色晚。等閑𣓽李已齊開。 飛山髣髴如天竺。環合峯巒一徑通。何

日再來亭上宿。静聴猿呌月明中。 宋任希夷文集盤沙行。 錢塘江狹沙成路。潮水來時人欲渡。沙隨浪没未容知。人𢙢潮迴且爭去。倉皇競同

蜂蝗奔。只尺直𢙢蛟鼉怒。狂風一作浪如屋。可憐有時迫昏暮。長江渺渺前無航。平沙茫茫絶歸處。幾人到此不復反。海水西來更東注。君不見。祖

龍英雄吞九州。臨此江波尚懷懼。濟川舟楫果何人。莫説稻穰與芒履。龐公今為鹿門行。將歸更作盤沙賦。我衰絶望鈞連鼇。三復君詩返予步。

儀眞志過沙南。 幽意樂雲水。輕舠拂浪花。晴沙卧林影。遠日在天涯。驚飚激頽波。𡻕月已崢嶸。玉梅行犯臘。江栁欲回春。南山浮霽色。飛翠入江

城。豪賈不知愁。烟渚發行舟。高帆挂落日。疊鼓下汀洲。樽中山影度。波上夕陽流。簫聲轉前浦。餘恨滿倡樓。 元張獻武王弘範壓沙懷古二首。

秦宫漢苑爲功名。梵寺何由也廢興。試問雪香亭上月。向人脉脉不能譍。又 桃花慣聴玄都。觀。萬樹黎花是壓沙。一夕春風俱掃地。雪香亭下

盡棄麻。 又 已聞春日雪生香。更着秋來葉醉霜。到此春秋無一物。不堪回首吊興亡。 元何太虛集黄沙道中。 深淺柴烟曲塢間。杉皮小屋

繞幽潺。紫苔青石梅花路。隨處閑看雪後山。 又 天雪中重過黄沙。 環環磴屢折。剡剡峯爭回。木陰與石浹。梅花抱泉開。長思黄沙好。每待春雪

來。陽和發坤厚。寒霙失貞材。亂雲賈餘勇。陰飈行新媒。重成一川雪。步步當裴回。杉竹懸明氷。琚璵遞清哀。叢石動溪響。叫吭出林隈。含欣耦孤策。

迎賞刓蒼苔。夙昔多新友。兹焉起余懷。元東洲杜國英集匾擔沙。 一抹黄沙水拍天。沙名匾擔古今傳。粮艘過處如山重。説與潮神好着肩。

元張伯兩集涉當江沙。 冰底沙流曉未枯。前駈探策似疑狐。箯與飛上圖山了。錯寫寒江待渡圖。 小山雜著集外沙。 水寒似我心無滓。山老

於人意轉親。有此溪山長作伴。不妨高卧漳江濱。清源胡仲弓江湖續集還丁仲圭歸合沙 去秋曾。作送行詩。又見貞人話别離。楊栁柔條未

堪折。梅花聊贈𡻕寒枝。 劉克遜江湖續集抵合沙作。 近城夾道萬株松。八面無非水路通。督府壯爲天下。冠。人家盛與帝京同。三山峙立蓬萊

境。千刹相望兜兠率宫。明日歸程更奇絶。浮梁十里踏晴虹。龐兼孺白蘋集與祝子權渡沙子 沙子晴波欲浸天。革湖長蕩白相連。雲中遠色明

秋墅。鏡裏清光渡客船。去鴈來鷗同夕照。遠山高樹共清烟。平生江漢飄零甚。照水姿容只自憐。 元董嗣杲廬山集泊曹家沙二首。 雪覆蘆花

障遠郊。小舟不待起風抛。沙頭只有三家住。爛草薝頭兩把茅。 行沙回望岸南頭。疊疊層層雪積稠。民社一同猶是寄。故應羈迹此生浮。 又

險危屢涉尚未慣。沙上盡認家爲曹。江空不見兩點大。船隘莫禁人語高。達歸誰道日辰誤。小醉自覺精神豪。已誓孤褰脱世故。南山斗底誅蓬蒿。

雲溪居士集 盡日道途經曲直。連天林木見高低。况多田野迎秋稼。亦有人家報午雞。寧覺身逾江尾外。秪疑地是海唇西。此心不解分明想。

眼界多爲近事迷。 張秘書中州集沙邊。 晚雨漲平堤。沙邊獨杖䔧。長風催鴈北。衆水避湖西。楚客相逢少。吳天入望低。故園無駱到。春草自萋

萋。 元雪窻詩集。沙洋洋。馬簇簇。大車轆轆小車屬。嗚嗚咿咿曉吹竹。日出都城照紅玉。北門四月柳如蘿。高䯻女兒歌長歌。銀嬰勸酒當街哭。

春風秋雨奈君何。奈君何。勸君酒。沙洋洋。莫回首。射得黄狼及早歸。穹廬夜宿羊千口。 劉迎中州集。 沙漫漫。草斑斑。南山北山相對看。我行乃

在山之間。行人仰不見飛鳥。樹木足知邊塞少。沙漫漫。草斑斑。我行欲趂西風還。僕夫汝莫愁衣單。我但着衣思汝寒。 類説弄笏唱浣溪沙。薛

昭緯。恃才傲物。每入朝。省。弄笏而行。又。好唱浣溪沙詞。有門生獻規曰。侍郎重德爾。後不請弄笏與唱浣溪沙。時謂之一至言。 又阿灰作浣溪沙

詞。 張禕侍郎。喪愛妻。悼念不已。其猶子曙作浣溪沙詞曰。枕障薰爐隔綉緯幃。二年終日兩相思。好風明月始應知天上人間何處去。舊歡新夣。

覺來時。黄昏㣲雨畫簾𡸁。大阮朝退暏詞。慟曰。必是阿灰所作。然於名教還亦不可。阿灰中諫字也。 宋歐陽修集浣溪沙。 葉底青青杏子𡸁。枝

頭薄薄栁綿飛。日高深院晚鸎啼。 愖恨風流成薄倖。斷無消息道歸期。托腮無語。翠眉低。 趙德麟侯鯖録。 歐陽永叔浣溪沙云。堤上遊人逐

畫船。拍堤春水四𡸁天。緑楊樓外出秋千。此此翁語甚妙絶。只一出字。是後人着意道不到處。 宋吳垌五揔志。 東坡廣玄眞子詩。爲浣溪沙曰。

西塞山邊白鳥飛。散花洲外片帆㣲。桃花流水鱖魚肥。自蔽一身青箬笠相隨到處緑莎衣斜風細雨不須歸。山谷云。新婦磯頭眉黛愁。女兒浦口

眼波秋。驚魚錯認月沉鈎。青箬笠前無限事緑莎衣底一時休。西風吹雨轉船頭東坡視之謂所親曰。黄九以山光水色。代却玉肌花貌。自以爲得

漁父家風。然才出新婦磯。又入女兒浦。此漁父無乃大瀾浪乎。雖曰戯言。是亦嫉而輕之也。 宋韓淲澗泉集 玉水明沙峯回路轉城倚橋斜老

我登臨同誰酩酊。一望還賖。 飛鴻杳靄天涯。但𢬵取心情酒家紫菊枝枝。紅茱顆顆。休問年華。樂府詞無名氏唐人絶句。 玉管朝朝弄。清歌

日日新。折花當驛路。寄與隴頭人 總潭州詩 承明年老輙自論。乞得湖守東南奔。爲聞楚國富山水。青嶂迤𨓦僧家園。沈傳師湘流繞南岳。絶

目傳青青。張九齡征鞍窮郢路。歸棹入湘流。兩邊楓作岸。數處橘為洲。張九齡。回飙吹散五峯雪。徃徃飛花落洞庭。李白風清長沙浦霜空雲夣田。

李白詩湘水回九曲𢖍山望五峯李白夜醉長沙酒。曉行湘水春。杜甫。𢖍霍生春草。瀟湘共海浮。杜甫。秋晚岳增翠。風高湖湧波。杜甫。驛邊沙舊白。

湖外草新青。杜甫白沙驛作。雲山兼五嶺。風壤帶三苗。同上。潭府邑中甚淳古。太守庭内不相呼。杜甫。楚岫千峯翠。湘潭一葉黄。唐詩。紀事韋迢早

發湘潭寄杜甫。長沙千里平。勝地猶在險。韓愈。江亭枕湘江。䒱水瞰其左。韓愈題合江亭。湘流分曲浦。繚繞古城東。戴叔倫。偶向東湖更東處。數聲

雞唱翠㣲中。遥知楊栁是門處。似覺芙蓉無路通戴叔倫東湖作。江草行將遠。湘山獨徃深。白雲留不住。緑水去無心。劉長卿選摽上人。江山三楚

分。風雨二妃祠羅昭諫。三湘漂寓若流萍。萬里湘鄉隔洞庭。羈客春來心欲醉。東風莫栁柳條青。戎昱湖南春日。斑竹泣舜婦。清湘吊楚臣。韓愈詩。

湘江舞罷忽成悲便脱蠻靴出降帷。唐詩紀事。李翺在潭州。有舞𣖚枝者。乃姑蘇臺韋中丞愛姬所生之女也。委身樂部。亞相爲之吁嗟。且曰吾韋

族姻舊選士而嫁之。舒元與詩云云。又今古詩活云。李翺尚書於潭席上。有舞柘枝者顔色慘怛。倚御殷堯藩即席贈詩曰。姑蘇太守青娥女。流落

長沙舞柘枝。滿坐綉衣皆不識。可憐紅臉淚雙𡸁。潭州官舍暮樓空。今古無端入望中。湘淚淺深滋竹色楚歌重疊怨蘭叢。李義山湘南湘北水悠

悠佳處中間冠十州楚客離騷收不盡。唐人題跋尚分流。我來江上重尋日。景入詩中爲點頭。潭中詩。祗應清夜夣難成枕底清流拍岸行。舟泊檻

前千櫨静水浮江面一樓明孤鴻徃事休勞問老鶴閑情待與盟。譚中。𢖍岳半天秀。湘潭無底清。歐陽唐詩。忠驅義感即風雷。誰道南方乏武才。天

下起兵誅董卓長沙子弟最先來。吕温題陽人城千里瀟湘琴瑟流因思舊宅在鰲頭鑿開青帝春風浦移下嫦娥夜月樓。徐仲雅諷楚工之侈馬

家公子好樓䑓鑿破青山碧沼開啼鳥不知人事變數聲猶傍水邊來。文昭洲在濟川門外興國間。何承矩聞守園吏去。昔屬爲家今歸趙氏。因聞

提壼有感。城中烟樹緑漫漫百萬樓䑓緑影間。陶弼。江聲洞庭去山色祝融來。陶弼。長沙雄冨冠江關。百萬樓䑓緑栁間。伎廷慶。洞庭青草渺無際

天柱紫盖森欲動。東坡送陳睦知潭州。初登西漢文章府。便領吳王第一州繞郭白雲𢖍岳近滿帆明月洞庭秋。鄭獬。其中復鎮長沙。春過三湘

渡。眞觀八景圖。雲藏岳麓寺。江入洞庭湖。長沙十萬户。遊女似京都。張總得。上天甲子慶昇平。春到瀟湘倍有情。白壁當天千里共。紅蓮照夜萬枝

明。劉防。公退也須偷賞翫。郡城無夜不樓䑓。南軒。維𢖍屹南荒作鎮旬開闢定王十里城處處見山色。黄給事寧知城東路。有此梅萬林。近坡與遠

嶺。玉立同一區。城東十里。滿野皆梅。張南軒詩云。洛陽年少空白頭。三閭大夫浪自苦。南軒。定王遺築覧長沙。城郭山川四面佳。林栗定王䑓。千年

依舊長安土萬里思歸帝子家。同上南岳詩。南岳配朱鳥。鴻洞半炎方。祝融五峯高峯峯次低昻。杜甫。𢖍山蒼蒼入紫𡨕下看南極老人星。回

飈吹散五峯雪。徃徃飛花落洞庭。李白。紫盖連延樓天柱。石廪騰擲堆祝融韓愈。東南倚盖卑。維嶽資柱石。前富祝融居。上拂來鳥翮。青冥結精氣

磅礴冝地脉。還聞膚寸陰。能致彌天澤。劉禹錫望𢖍山。𡮢聞祝融峯。上有神禹銘。古石琅玕資。秘文螭虎形。同上。疊嶂入雲。多孤峯人去遠。寅緣不

可到。蒼翠空在眼。劉文房石圍峯。祝融絶頂萬餘層。策杖攀離步步登行到月官霞外寺。白雲相伴兩三僧。盧肇登南岳月宫蘭若。猿到夜深鳴嶽

麓。鴈知春近别𢖍陽。與君剩採江山景。裁取新詩入帝鄉。杜荀鶴泛瀟湘。致齋紫盖下宿設祝融側。吕温酬祭南岳。見説祝融峯。擎天勢似騰蔵千

尋布水。出十八高僧。孟東野懷南岳隱士。今日高樓重陪宴。雨籠𢖍岳是南山。元𢕄之望岳樓。祝融何峻極。下看白雲根。絶頂人稀到。諸峯勢獨尊

闊能遮日域。高不避天閽。陶弼九千文外雲間寺一萬年餘石上松。引乎莫高疑觸斗。臨池母久𢙢興龍。劉撃雷池。壇峙麻姑石。溪忌憂禹碑。劉

摰題禹碑。方維望三楚。形勢拱中原。濶占瀟湘腹。高摩翼軫門。劉撃。它國西南隅。亘地岣嶁外。奇峯七十二。主客雅相對。轍在想虔游。銘知知禹會

張舜民。黑壓巴蛇背。青齊朱鳥翰。望高三楚近。影轉七州寒。陶弼。北折知蠻盡。南低見牛寬。路盡祝融寺。江傾兠率灘。陶弼。曾到祝融孤嶺主。步隨

明月宿禪關。夜深一陣打窻雨。卧聽雷聲在半山。陶弼山上三日晴。山下三日雨。不見祝融峯。還溯瀟湘去。黄庭堅。𢖍山之峯七十二。奔走芙蓉盡

供職。胡宏𢖍山鎮南極。五峯面相直。紫盖峯頭走日東。芙蓉峯巓樓白鶴胡宏。我家巫山十二峯。浮江直過巴陵東。瀟湘水與蒼梧通。環繞𢖍嶽青

冥中。胡宏故人來從天柱峯。手提石廪與祝融。兩山坡陀幾千里安得置之行李中。韓駒勢疑撞翼軫翠欲滳瀟湘。王元。 洞庭青草瀟湘詩。 洞

庭張樂地瀟湘帝子遊。𧬄元暉。雲去蒼梧野水還江漢流。𧬄元暉。露氣聞芳杜。歌聲識採蓮戌人投岸火。漁子宿潭𤇆。孟浩然洛陽才子謫湘川。元

禮同舟月下仙。李白。洞庭湖西秋月輝。瀟湘江北早雁飛。李白剗却君山好平鋪湘水流。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李白。明湖長秋月。獨泛巴陵西。

李白。舟浮瀟湘月。山倒洞庭波。李白。湘遠春色還。風暖烟草緑。子非懷沙客。但美採菱曲。李白君今還入楚山裏。雲亦隨君渡湘水。李白。水色夣沅

湘。長沙去何窮。寄書訪𢖍嶠。但與南飛鴻。李白。水窮三苖國。地窄三湘道。李白。人迷洞庭水。鴈渡瀟湘烟。李白。湘中老人讀黄老。乎援紫藟坐碧草

春至不知湘水深。日暮忌却巴陵道。李白。爾客何在瀟湘川。青莎白石長沙邊。李白。南湖秋水夜無烟。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賖月色。將船買

酒白雲邊。厚白吳楚東南拆。乾坤日夜浮。杜甫。洞庭猶在目。青草續爲名。杜甫蛟室圍青草。龍堆隠白沙。護堤蟠古木。迎掉舞神鴉。杜甫。静思屈原

沉遠想賈𧨏貶。韓愈。三春日日黄梅雨。孤客年年青草春。韓愈。二女竹上淚。孤臣水底魂。韓愈。長沙入楚深。洞庭值秋晚。韓愈。疊雪走啇嶺。飛淚航

洞庭。韓愈。休𡸁絶徼千行淚。共泛湘中一葉舟。韓愈。湘江二月春水平。滿日和風冝夜行。唱橈欲過平陽戍。守吏相呼問娃名。柳宗元。瀟湘多别離

風起芙蓉州。江上人已遠。夕陽滿中流。張藉湖南曲。沅湘日夜東歸去。不爲愁人住少時。戴叔倫。清猿不可聴。㳂月下湘流。戴叔倫詩。一本作孟浩

然詩。瀟水連湘水。千波萬浪中。戴叔倫。夣中醉卧巫山雲。覺來淚滴湘江水。湘江兩岸花木深。美人不見愁人心。盧仝。不恨湘水深。不怨湘水清。所

嗟豈敢道。空羡江月明。元次山𣢾乃曲。鴈影數行秋半逢。漁歌。聲夜深發。何溳瀟湘賦。溳襄陽人。以貾着。所謂何消一夜賦瀟湘也。中流欲暮見

湘烟。岸華無窮接楚田。去鴈遠衝雲夣雪。離人獨上洞庭船。李頻。嵐收楚岫和空碧。秋染湘江到底清。秦韜正。波濤四面白。雲木一堆青。任鶻唐山

詩。水國葉黄時。洞庭霜月夜。李端司馬過湖中。青草湖將天暗合。白頭浪與雪相和。韓愈。半湖乗早月。中路人暕鍾。韓偓。沅湘流不盡。屈宋怨何深。

日暮秋烟起。蕭蕭楓樹林。戴权倫過三間廟。秋色照瀟湘。月明聞盪漿。石横晚瀕急水落寒沙廣。劉文房浮石瀬湘水似伊水。湘人非故人。登臨獨

無語。風栁自摇春。鄭谷望湘序。喬口橘州風浪促。繫帆何惜片時程。唐詩紀事仕子美。八月洞庭秋。瀟湘水北流。唐詩紀事張渭。流水傳湘㴋。悲風

過洞庭。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峯青。錢起湘靈鼓瑟詩。三湘月色三湘水。浸骨寒光似練鋪。一夜塞鴻來不住。故鄕音信半年無。社苟鶴湘江秋夕。烟

愁雨細雲𡨕𡨕。杜蘭香老三湘清。故山望斷不知處。鶗鴂隔花時一聲。催塗湘中謡。湘山落木洞庭波。湘水連雲秋鴈多。寂寞舟中誰借問。月明只

自唱漁歌。郎士元泊湘江。醉别江樓橘䄂香。江風引雨人船凉。憶君遥在湘山月。愁聴清猿夣裏長。王昌齡送别。洞庭昨夜起春風。故人尚隔湘江

水。枕上片時春夣中。行盡江南數千里。唐詩紀事。岑參春夣詩。沅水桃花色。湘流杜若香。陰鑑。謫居瀟湘渚。再見洞庭秋。極目連江漢。西南浸斗牛。

滔滔盪雲夣。澹澹揺巴丘。賈至詩。川源通漢沔。舟楫下瀟湘。范崇詩。雨昏蘭芷湘君浦。烟鎖滄浪漁父家。王觀國。洞庭西望楚江分。水盡南天不見

雲。日落長沙秋色遠。不知何處吊湘君。李白遊洞庭作。遠别離。古有黄英之二女。巧在洞庭之南。瀟湘之浦。海水直下萬里深。誰人不言此離苦。隨

渚波亏邊無還。慟哭𠔃遠望見蒼梧之深山。蒼梧山隤湘水絶。竹上之淚乃可滅李白詩肅肅湘妃廟。空墻碧水春。蒼梧恨不淺。染淚在叢筠。杜甫

詩湘水終日流。湘妃昔時哭。美色已成塵。淚㾗猶在竹。施唐吾。湘川懷玄。目斷魂消正惆然。九疑山際路漫漫。何人知得心中恨。空有湘江竹萬竿。

尤啓中題二妃廟蒼梧在何處。斑竹自成林。點點流殘淚。枝枝寄此心。劉文扆斑竹君詩黄陵廟前莎草春。黄陵女兒茜裙新。輕舟小楫唱歌去。水

遠山長愁殺人李群玉黄陵廟詩舜帝南起去不還。二妃幽怨水靈間。當時珠淚𡸁多少直到如今竹尚斑高駢湘妃廟又作回又詩不同。虞舜南

捐萬乗君靈妃揮淚竹成紋不知精魄遊何處。落日瀟湘空白雲。胡曹湘川詩九疑望斷幾千載斑竹淚㾗今更多。許幝通湘妃廟。帝子不可見。秋

風來暮思。嬋娟湘江月。千載空娥眉。劉文唐湘紀。斑竹蒼梧去不歸。洞庭葉下荆雲飛顧况竹枝斑竹林邊有古詞。鳥啼花發盡堪悲。當時惆悵同

今日。南北行人可得知。李涉湘妃廟。湘水流。湘水流。九疑雲物至今愁。君問二妃何處所。零陵香草露中秋。斑竹枝。斑竹枝。淚㾗點點寄相思。楚客

欲聴瑶瑟怨。瀟湘深夜月明時。劉喬鍚。夜沟湘川逐客心。月明猿苦血沾襟。湘妃舊竹㾗猶淺。從此因君染更深。劉喬爲锡夜湘川。湘水泠泠澈底

清。二妃怨處無限情。唐詩紀事。盧仝教夣行。人歸五嶺暮天碧。日下三湘寒水清。傷心靈迹在何處。斑竹廟前風兩聲。張祐湘中行。二妃哭處湘江

深。二妃愁處雲沉沉。啇人酒滴廟前草。瀟索風生斑竹林。陳羽湘妃相。南咫竟不返。二妃怨逾積萬里喪娥眉瀟湘水空碧孟郊湘妃怨。荒祠古木

暗寂寂此江濆。木作湖江兩。知爲何處雲劉大房題湘妃府。二女廟荒江樹老九疑山碧楚天低。湘南自古多離怨。莫動哀吟易慘悽。唐張泄晓次

湘娥眉對湘水。遥哭蒼梧山。至今楚山上。猶有淚㾗斑。郭士尤。空留二妃泣。無復五弦彈。陶弼詩。黄陵二妃廟。客過動愁頽。湘水有時盡。帝車何日

還。血斑千畒竹。魂斷九疑山。易儏詩。秋入楚江水。獨照汨羅魂。手把緑荷泣。意愁珠淚翻。九關不可入。一犬吠千門。孟郊楚怨。為嫌朝野盡陶陶。不

覺官高怨一高。憔悴草酬漁父笑。浪交午載詠離騷。汪遵三閭廟。襄王不用直臣籌。放逐南來澤國秋。自向波間葬魚復。楚人徒倚濟川舟。胡曾。堪

笑楚江空浩浩。不能洗得直臣宪。唐詩紀事。憎大綉端午。一輪湘渚月。千古獨醒人。唐詩妃事。僧貫休晚泊湘江懷玄。屈原爾爲懷忠没。水府通天

化靈物。何不驅雷撃電除。姦邪。空作沉衆抱冤骨。唐詩紀事。李紳沙沅湘。南來莫作楚臣悲。重入脩門自有期爲報春風汨羅道。莫將波浪明時。

柳宗九汨羅。懷王獨與侫人謀。聞道忠臣入亂流。今日登高望不見。楚雲湘水各悠悠。戴叔倫湘川野望。猿愁魚踊水翻波。自古流傳是汨羅。蘋藻

滿盤無處奠。空聞漁父叩船歌。韓愈湘中。葺乾雲夣色。穚熟洞庭香。靈均如可問。一為吊清湘。馬哉。屈平祠下沅江水。月照寒波白烟起。一曲清音

此地聞。長安北望三千里。劉禹鍚。遠淮長沙渚。欣逢賈誼才。江山疲應棲。風日復晴開。唐詩紀事。張說宴别梁知微。自潭入朝。别於岳陽。以詩送之。

乃知汨羅恨。未祗長沙深。。居易讀史詩云。漢文疑賈生。謫至瀟湘陰。是。時刑方楷。此去難爲心士生一代間。誰不有浮沉。乃知汨羅恨。未抵長沙

深。襲王夣行兩。才子謫長沙。長沙饒瘴癘。胡為苦留滯。戴叔倫。漢文有道恩猶薄。湘水無情弔豈知。寂寂江山摇落處。憐君何事到天涯。劉文房。過

賈𧨏宅。賈生西望憶京華。湘浦南遷莫怨嗟。聖主恩深漢文帝。憐君不遣到長沙。同上。賞生詩。地接長沙近。江從汨渚分。賈生曾到屈。予亦痛斯文。

孟浩然。江上南風起白蘋。長沙城郭異咸秦。故鄉猶自嫌卑濕。何况當時賦鵬人。胡曾長沙詩。卑濕長沙地。空𢱍出世才。已隨生死理。鵬鳥莫爲災。

享群正讀賈𧨏。傳。賈生辭賦恨流落。秪尚長沙住𡻕餘。杜牧東坡詩。故。池塘倚御梁。江城三詔椣魚書。云云共恠河南門下士。不聞萬里向長沙。

東坡詩。𧨏焉長沙太傳。扶持一䟽滿遺編漢陛前頭正少年。誰道恃才輕絳灌。却將惆悵弔湘川。異仁壁賈誼詩。 四六 𢖍山作固。湘水通流。記

室新書。甘寧之滅聞江左。猶有故城。賈𧨏之才動洛中。空餘舊宅。新書云。異時世寧拒閭羽曰。使羽聞吳唾聲。不敢渡矣。舜禹所經。風教夐殊。離

騷之忠流聲未泯不見賈生兹趣長少之召。既還陸贄。宜膺内相之除。洪學兼岳麓。脩明遠自於前賢壤帶洞庭鎮拊近煩於元老。朱䀲庵謝表。俾

承二任孰稱萬分。同上。長沙古郡。全楚名邦。事迹。長沙巨鎮。南國上流。同上三湘假守。全楚大藩。同上。矧長沙之奥壤。控二廣之要衝。同上。異芮推

忠之地。尋獲便安。營丘賜履之封。驟更委寄。同上。領荆𢖍之奥壤。控江淮之上流。同上。賈生鵬鳥。不遠音嶶楚湘江魚。猶聞憤歎。記室新書。方行湘

水之春。頓近長安之日。梅花雪片。識樽爼之詩流嶽秀湖光續離騷於大手。余元一。賀湖南劉帥啓。三湘謀帥。一札由中余元一。代賀湖南季帥啓。

移天府彈壓之威。爲長沙詩書之帥。余日華。賀潭帥徛制史恃郎啓。矧兹長沙。素號重鎮。江山控帶。民物夥繁。潭州謝表。春兹南楚。實寄重湖。控百

粤以分封。包九疑而奠壤。陳師高湖南到任谢寧相啓。眷長沙之巨屏。居南紀之上游。地控荆湖勢臨吳楚中興遺史。紹興九年二月李網制。湘中

七郡彈壓上游。左振䍧蠻右馳甌越控交廣之户牗擬吳蜀之咽喉。翼張四隅襟東萬里事見吕和叔文集云云。半天下之安危撃焉。惟長沙千里之

平。寄隆岳枚而洞庭九州之大責重藩垣李公甫代潭州。安橅謝到任啓。㤗階六符下照星沙之地元戎十乘。大開天柱之雲。專公唐。賀潭州安撫

衛參政啓。題詠新編方輿勝覧夜醉長沙酒唐杜甫詩云云。曉行湘水春岸花飛送客樯燕語留人風壤帶三苗。杜甫詩雲山兼五嶺云云。秋曉

嶽增翠杜甫詩曰云云風高湖捲波𢖍霍生春草杜甫詩云云。潭湘共海浮。兩邊作楓岸。張九齡詩。征鞍窮郢路歸棹入湘流。云云。數處橋爲洲。楚

岫千峯碧。韋臨寄杜唐詩云云湘潭一葉黄。涸庭值秋晚。韓愈送李正字師湖南诗長沙入楚深。云云人隨鴻鴈少。江共䈴葭逢。雲水洞庭寬。張祜

送韋整尉氏沙詩。遠遠長沙去憐君利一官。風帆彰義疚。云云。本客提蔬東。江烏樓飯九莫言卑濕地未必乏新歡。水溢洞庭湖。賈至王日外赴

長沙詩携手整臨處已陵天一隅春生雲夣澤云云。共嘆虞翻杠同悲阮籍遠。長沙舊卑濕合書不應殊雲日楚天暮业進長沙韋明府之任詩。

秋入長沙縣。瀟條旅官心。焵波達桂水。官金映楓林。云云。沙汀曰露深。遥如訟度裏佳政在鳴琴江烟作夕嵐戎昱逞張秀才之長沙詩。君向長沙

去。長沙僕舊請雖云桂嶺北。终是洞庭南。山霭生朝雨云云。松醪能醉客。慎勿滯湘潭潭府邑中甚淳古杜甫詩云云。便領吳王弟一州郭獬送吳

中復詩。初登西漢文章府。云云。繞郭白雲𢖍嶽近滿帆明月洞庭秋。 四六 出綸天闕。一札由中 出綸鳳掖。 長沙巨鎮。 作屏星沙。 三

湘謀師 作牧熊湘 南楚上流 眷長沙之巨屏 天開熊楚之封。 惟冀軫牛女之墟居南紀之上游。星烱壽沙之次。 接徭獠蜑黎之俗。 

全楚號古要區 控百粤以分封。 洞有羈縻之獠俗 長沙爲今巨屏。包九疑而奠壤。 野無鬬鬩之徭民。 彬彬禮樂之鄉。 惟荆楚之奠

區 陸梁屢嘯於猩鼯。 濟濟文物之盛。 控江湖之孔道。 蒐獵久勤於貔虎 眷此鬻熊之壤。壯三營之甲胃。 方休兵爭買於犢牛。 鄰於

蠻獠之居。 鏘兩學之衣冠。 而小醜肆爲於虺蜴。 嶽麓置書院而復建學官。鴻儒接迹 比植纛建牙於此地。 武安總州兵而增屯禁旅。虎

士舊滅。 多運薵秉軸之大臣 洞庭青草之波澄。無非惠澤。 長沙千里之平寄隆嶽牧。 嶽麓道林之境勝盡入詩萹。 洞庭九州之大。責重藩

垣 控重湖而亘九疑郊圻甚廣。還則邊鄙守禦之計未撤。 餉三營而給兩學。賦入頗艱。 近而軍旅調發之費不貲。 㤗階騰兩兩之輝。旁

連冀軫 五營將卒。萃犀角以雲屯。 維石鞏巖巖之勢特鎮湖湘。 兩學儒生。紛苧袍而雪委。學兼嶽麓。脩明自於前賢。 壤帶涸庭。鎮拊近

煩於元老    祥異

湘鄉縣湘潭志神仙靈異。 江東鳳凰山潭陂塘。銅坑聖井三郎不計年代。姓字本行雨龍王顯迹凡遇縣官邑人禱祈。無不感應。元符元年。連州

連山啇人羅遠到南海。地名千里石塘。萬里長沙。遭風打破秀船。忽夣中見一人頂帽衣冠。指汝出陸回家。從崇寧五年二月初八日。因作商到銅

坑。思夣中神儀無異遂捨餘利。命匠建殿。又有白石大郎。英陂二郎。而龍王號曰三郎。 感應寺飛來佛。舊傳迺襄州田氏家崇奉之像。自梁乗空

而至。田氏皈仰嚴肅。其人偶犯極刑當誅。劊吏揮刀。自成三叚略無所傷。獄官問之。必有異術。田氏以實告使人驗之。佛像右頸刃痕長寸餘尚流

血。太守異之。録聞于朝乃釋其罪。及田氏還家。遂失其像。日夕號慕。一旦以夣示田氏曰。吾居此寺。更不復徃。汝但返舍𡮢念吾恩。自後邑人敬信。

凡有懇禱。無不感應。號聖佛。 梅龍山尖有仙壇。昔傳鲁有朱夏二仙人。煉丹飛昇于此。下爲龍峒舊名石門。𡻕取水置壇禱之轍應。 白龍潭在

縣南二十里。匯江爲潭。舊傳漁者入水常見靈異𡻕旱或投竿簡有應。縣東仙林觀唐時常氏之故宅也。二女早失怙恃。兄謂其妹曰。吾欲以汝

嫁人。妹曰。業已學道不願從人。遂簪竹衣褐養氣練真。危坐諷經。姊則徃朱東山採藥率以爲常。一旦共憩石上。仰見鳳凰㗸天書。二女持書躡雲

鸞鶴仙仗迎導而去。景龍二年四月二十有五日也。淳祐已巳冬𢓭二日。知縣趙汝𤥖。約同官遊東臺山。於殿隅之陰得仆碑而拂拭之。乃大觀年

間詹事秲制陳公邦光名亭鳳音。留題于寺述鳳凰㗸書事頗詳。逐各用前韻。以紀其遊。仍徙是碑于仙林觀爲二女昇仙之㨿。 鳳凰寺阿氏多

尊者。手執爐其中時有香烟若人六根清净隨意隨發。見或如遊絲。如梟霧。知縣鄭厚作聖香讚刻石于寺 周公道者潭州攸縣人。名法深。砌南

嶽山有功。衡山張從事。率衆買度牒請爲僧固辭不允。知稀州王侍郎䟽請架浮橋。次徃湘鄉𦣪井蓮華峯卓庵建塔。於崇寧伍年丙戌五月二十

五日。在益陽縣管。蒼水市東禪寺大聖堂坐化申聞于縣。委李尉審實。尉前期三夕。夣一道者相訪道者云無來無去。無生無㓕受牒則坐化已四

日矣及至其所。異香芳馥見有頌曰。亦無來。亦無去亦無生。亦無㓕。涅槃二路古今無别。袖頌謁縣宰相與驚訪。如非凡人遂以香泥墾肉身安奉。

號爲德行周公道者。遇有禱祈。無不感應。遠近爭競迎請。湘鄉之民訴于漕。後歸于本縣華華峯屈原離騷懷沙。 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傷懷永

哀𠔃汨徂南土。滔。他刀反。文記作陶。莽。莫補反。汨。越筆反。滔滔。水大貌。莽莽。茂盛貌。汩。行貌。徂南土。沂沅湘也。㫬𠔃杳杳孔静幽默。鬱結紆軫𠔃

離愍而長鞠。撫情效志𠔃冤屈而自抑。㫬與瞬同。一音胡給反。𠔃字一在杳杳下。靜下一有𠔃字。默。史作墨。鬱。一作宪。愍。一作慜。而史作之。鞠。叶各

額反。一作鞠。宪屈。而史作俛詘以抑。叶於革反。㫬。日數。摇動之貌。杳杳。深冥之貌。孔。甚也。默。無聲也。紆。屈也。軫。痛也。離。遭也。愍。痛也。鞠。窮也。撫。循

也。效。猶覈也抑。按也。言撫情覈志。無有過失。則屈志自抑而不俱也。刓方以爲圜𠔃常度來替。易初本迪𠔃君子所鄙。章盡志墨𠔃前圖未改。刓。五

官反。一無初字。迪。史作由。畫。音獲。志。史作職。改叶音已。刓。圖削也。度。法也。替廢也。言欲變心從俗。而常法未廢。不能遂變也。易初。謂變易初心也。

本迪木詳。章。明也。志。念也。墨。謂䋲墨。言譬之工人。章明所畫之䋲墨。而念之不忌者。亦以前人之法度來改法也。内厚質正𠔃大人所晟。巧𡸁不斵

𠔃孰察其揆正。厚。史作直。正。史作重。晠。史作盛。倕。音𡸁。史作近斵。一作列。一作斷。揆。一作撥匠以下皆非是。所晠。所盛美也。倕。書作𡸁。性巧。舜命以

爲共王斵斫也。揆度也。即上章所謂畫也。玄文處幽𠔃矇瞍謂之不章。離婁徵盻𠔃瞽以爲無明。處幽。史作幽處。史无瞍字。睇。音第明叶音芒。玄。墨

也。幽。𡨋也。有睥子而無見曰矇。無眸子曰瞍離要。古之明日者也。睇。盻之也。瞽。舊者也。變白以爲黑𠔃倒上以爲下。鳳凰在笯𠔃雞鶩翔舞。白下以。

史作而下。叶音户。笯。音奴。兒女家反又音暮。一作郊。二字皆非是。鶩。音木。一作雉。笯。籠落也同糅玉𠔃一概而相量。夫惟黨人之鄙固𠔃羌不知余

之所臧。糅。女救反。㮣。古代反。鄙。一作交。史無惟宇。固作妬。余作吾。無之字。㮣平斗斛未也。任重載盛𠔃陷滯而不濟。懷瑾握瑜𠔃窮不知所示。重。直

周反瑾音槿。喻。音逾。知。史作得。下仍有余字。盛。多也。䧟。没也。滯。留也。濟度也。此言重平䧟濘。而不得度也在衣爲懷。在乎爲握瑾瑜。芙上也。不知所

示。人皆不識。無可示者也邑犬羣吠所怪也。非俊疑傑𠔃固庸態也。犬下一有之字。令从史。非俊。史作誹駿。傑。史作桀。一無二也字。非。毁也。知。過千

人謂之俊。十人謂之桀。庸厮賤之人也。文質䟽内𠔃衆不知余之異采。材朴委積𠔃莫知余之所有。䟽。史作踈。内。舊音訥。又如字。余史作五異。一作

與米叶北禮反。朴。史作樸積。史作質。有。叶于彼反。文質。其大不艷也。䟽。迂闊也。内。本訥也。異采。珠異之文采也。材木。中用者也朴。未斵之質也。委積。

言其多有唯所用之而世莫之知也重仁襲義𠔃謹厚以爲豐重華不可遌𠔃孰知余之從容重平聲下重堇同邊一作史作牾洪云當作遻。五

故反與同襲亦重也豐猶冨年也遻違也從客舉動自得之意古團有不並𠔃豈知其何故湯禹久遠𠔃邈而不可慕史無何而字。故幕下

皆有也字言有不並言聖賢不並時而生也懲違改忿𠔃抑心而自强。離慜而不遷𠔃願志之有像。違。一作連强。其兩反。慜。史作湣。一作閩。像。史作

象。違。過也。像法也强於爲善而不以憂怠改其節。欲其志之可爲法也進路北次𠔃日昧昧其將暮。舒憂娱哀𠔃限之以大故。舒。史作含娱作虞。言

將北歸郢都。而日暮不得前也。於是將欲舒夏以衰。而念人生幾何。死期將至。其限有不可得而越也。亂曰浩浩沅湘分流汨𠔃脩路幽蔽道遠

忽𠔃。史。遷句有𠔃字知北至篇末並周。分。一作紛皆非是。汨。音骨。水流聲。又音鶻。涌。波也蔽。史作拂此下史有唫登愐悲𠔃。永歎慨𠔃。世既莫吾知

𠔃。人心不可謂𠔃四匈。浩浩。廣大也。汨。流貌。脩。長也。懷質抱情獨無匹𠔃。伯樂既没驥焉程𠔃。質。史作情。情文作質。匹。當作正。字之誤也。以韻叶之

及以表時命考之。則可見炎。没。史作殁。驥下有時字。無正。與并日夜無正之正之意周。伯樂。善。相馬者也程。謂校量方力也。民生禀命各有所錯𠔃。

定心廣志余可畏懼𠔃。民。史作人。禀。史作有一作萬民之生。錯。置也。言氏之生。莫尔禀命於天。而隨其氣之短長厚薄以爲壽夭窮達之分周各有

置也之所而不可易矣。音者。不能使之凶。凶者。不能使之吾也。是以君子之處患難。必定其心。而不㤦爲外物所動摇。必廣其志而不使爲細故所

狹隘。則無所畏惧而能安於所遇矣。曾傷爰哀永歎喟𠔃。世溷濁莫吾知人心不可謂𠔃曾。者增史無濁字。莫。作不。一無人心字。或無人字。或無人

心而有念字。一本無濁正人心四字。按此四句。若依史記。移著上文懷質抱情之上。而以下章。死不可讓願物愛𠔃。承余何長惧之下。文意元通贯

伹史於此又再出。恐是後人校誤加已。知死不可讓願勿愛𠔃。明告君子吾將以爲類𠔃。愛。叶於既反。明下一有以字。補曰屈子以爲知死之不

可壤。則捨生而取義可已所惡有甚於死者。豈使愛此七人之軀哉。類。法也。以此言爲法也。

沙州宋會要蕃夷志瓜沙二州本漢敦煌故地。自唐天寳末。䧟於西戎。大中言剌史張義。以州歸順。詔建沙州爲歸義軍。以義

軍以義潮爲節度便州人曹義全爲長史。義潮卒義全遂領州務後唐同光中。又來脩貢。即授歸義軍節度。義金卒子元忠嗣周顯德二年來貢。自

稱留𢓭。世宗命以節度。使檢校太尉。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鑄即賜之。太祖建隆二年十一月。元忠洎瓜州團綀使曹延。繼並遣使貢至鞍勒馬。三年

正月。制推誠奉義保塞功臣歸義軍節度瓜沙等州觀察處置營勾營田押藩落等使。特進檢校太傳。同中書下平章事。沙州剌史上柱國譙郡公。

食邑一千五百户。曹元忠。可依前檢校太傅。兼中書。令使。持節沙州諸軍事。行沙州刺史。充歸義軍節度使。瓜沙等州觀察處置管勾營田押藩落

等。使。加食邑五百户。實封貳伯户。散官動如故又以瓜州團練。使曹延敬。爲本州防禦使檢校司徒封譙縣男。食邑三百户。仍改名延恭。即元忠之

子也。太宗太平興國五年。元忠卒。三月其子延祿。遣使裴溢的名似四人來貢玉圭。玉盌。玉檛。波斯寳氊。安西網氊。葺褐。斜褐。毛羅金星礬等。四月

詔贈元忠敦煌郡王。制權歸義軍節度兵馬留後。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司空。兼御史大夫上柱國樵縣男。曹延禄可檢校太保歸義軍節度。瓜沙等

州。觀察處置營田押藩落等使。又以其弟延晟爲檢校司徒。瓜州剌史涎瑞。爲歸義軍衙内都虞候。母進封奏國大夫人妻封隴西郡夫人。八年遣都

領令孤願德入貢。淳化二年沙州僧惠崇等四人。以良玉舍利來獻。並賜紫方袍。館於太平興國寺。至道元年三月。延禄遣朝貢。制加特進檢校

太尉五月延禄遣使來貢方物乞賜生藥臈茶供賬什物弓箭鐃鈸佛經及賜僧圓通紫衣。並從之。十月延禄遣使上表請以聖朝新譯諸經。降賜

本道從之。眞宗咸平二年二月。遣人進貢玉團馬二疋。四年制進封延禄譙郡王五年八月。權歸義軍節度兵馬留後。曹宗壽遣牙校陰會遷入貢。

且言爲叔歸義軍節度使。延禄瓜州防禦使延瑞將見害臣先知覺。即投瓜州。蓋以當道二州八鎮軍民。自前數。有寃屈。備受艱辛。衆意請臣統領

兵馬。不期内外合勢。便圍軍府。延禄等知其力屈。尋自盡。臣爲三軍所迫權知留後。兼差弟宗以權知瓜州。訖文表求降旌節。制遏藩戎。朝廷以其

地本羈縻。而世荷王命。𡻕修職貢。乃授宗壽。金紫光禄大夫檢校太保。使持節沙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歸義軍節度。瓜沙等州觀察處置押蕃落等

使。封譙郡開國侯。食邑一千户。賜竭誠奉化。功臣宗久檢校尚書左僕射。御史大夫知瓜州軍州事。宗壽子賢順爲檢校兵部尚書衙内。都指揮使。

妻紀氏封濟北郡夫人。宗壽。即延祿族子養教之也。景德元年四月。宗壽遣。使以良玉名馬來貢。且言本州僧惠藏。乞賜師號。龍興靈圖二寺脩像。

計金十萬箔。願賜之。又乞鑄鐘匠。及漢人之善藏珠者。至當道傳授其術。詔賜惠藏師號。量給金箔餘不許。四年五月。宗壽遣瓜沙州節度上司孔

目官。陰會遷等三十五人。詣闕貢玉團玉印。乳香。碙砂橐駝。名馬詔賜錦袍金帶器幣酬其直。仍降敕書示諭。所乞藥物金箔量賜之。閏五月沙州

僧正會。請詣闕以延禄表。乞賜金字經一藏。詔益州寫金銀字經一藏賜之。大中祥符七年四月。以歸義軍兵馬留後曹賢順。爲本軍節度使。弟賢

惠爲檢校刑部尚書知瓜州歸義軍掌書記。宋慶融爲檢校工部員外郎。導引歸義軍進奉主蕃部落大首領。遏㼘爲檢校國子祭酒。兼監察御史

以其遣使。以母氏及國人陳乞故也。賢順又表乞金字藏經。洎茶藥金箔。詔賜之。仁宗天聖元年閏九月。沙州遣。使翟來著等。貢方物乳香碙砂玉

團等。景祐四年六月。沙州大使楊骨蓋。副。使翟延順入貢。康定元年四月。沙州遣人入貢方物。二年二月。沙州遣大使安諤攴副使李吉入貢。慶暦

二年二月。沙州北亭可汗王遣大使密。副使張進零和延進大使曹都都大使翟入貢。皇祐二年四月。沙州符骨篤末似婆温等。來貢玉。十月沙州

遣人來貢方物。文獻通考沙州本漢燉煌故地。唐天寳末。陷于西戎。大中五年。張義潮以州歸順詔建沙州爲歸義軍。以義潮爲節度使。領河沙甘

肅伊西等州觀察營田處置使義潮入朝。以從子惟深領州事至朱梁時。張氏之後絶。州人推長史曹義金爲帥。義金卒。子元忠嗣周顯德二年來

貢。授本軍節度檢校太尉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鑄印賜之宋建隆三年。加兼中書令。子延恭爲瓜州防禦使興國五年元忠卒。子延禄遣人來貢。贈

元忠燉煌郡王授延禄本軍節度弟延晨爲瓜州刺史廷瑞爲衙内都虞候。咸平四年封延禄爲譙郡王。五年延禄廷瑞爲從子宗壽所害宗壽權

知留後。而以其弟宗允。權知瓜州太平御覧十道志曰沙州燉煌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戎地。秦屬西戎漢置燉煌郡。 左傳范宣子數戎子駒曰。

昔秦人迫逐。乃祖吾離于瓜州。蒙犯荆棘以來。歸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與汝剖分而食之。瓜州地在燉煌漢書曰。武帝元鼎六年。分酒泉置燉

煌郡徙人以實之。應勸曰。燉大也煌。盛也。 又西域傳曰。東則接漢。扼以玉門陽關。今壽昌有陽關。及玉門故關。 漢志曰。燉煌郡。龍勒縣。有陽關

玉門關。舊唐書地理志沙州隋燉煌郡。武德二年置瓜州。五年改爲西沙州。貞觀七年去西字。天寳元年改爲燉煌郡。乾元元年。復爲沙州。舊領縣

二。户四千二百六十五。口一萬六千二百五十。京師西北。三千六百五十里。至東都四千三百九里。資治通鑑唐宣宗大中五年春。正月壬戌。天德

軍奏攝沙州刺史。張義潮遣使來降。降户江翻。下同。沙州東南至長安。三千八百五十九里。元史世祖紀至元十七年夏五月丙午。陞長沙爲路。

沙縣大明清類天文分野之書宋。以沙村場地置沙村縣。隋。為沙縣屬汀洲。開皇年間罷。唐。武德四年。復置屬建州。後省入建安。永

微六年復置。大暦十二年未屬五代。南唐保大六年改屬劎州。宋。元。並仍其舊。本朝因之。

奇沙州舊唐書地理志奇沙州。於護特健國所治。遏宻城置。仍分其部。置沛薄大秦二州。佉沙州

新唐書顯慶時。以史地爲佉沙州。授君昭武夫阿喝刺史。扇沙縣隋書地理志扇沙縣。舊有椹縣。開皇十八年。改爲椹川。大

業初廢入。鳴沙縣舊唐書地理志鳴沙縣。隋縣。武德二年置西會州。以縣屬焉。貞觀六年廢西會州。置環州。九年廢環州。屬

靈州。神龍二年。移治廢豐安城。茶弼沙國諸蕃志城方一千餘里。王着戰袍。縛金帶。頂金冠。穿皂靴。婦女着真珠衫。

土産金寳極多。人民住屋有七層。每一層乃一人家。其國光明。保太陽没入之地。至晚日入。其聲極震。洪於雷霆。每於城門。用千人吹角鳴鑼撃皷。

雜混日聲。不然則孕婦及小兒。聞日聲皆驚死。弗敵沙國魏書列傳弗敵沙國。故肸㥧翕侯都薄茅城。在鉗敦。西去

代一萬三千六百六十里。居山谷間。竪沙國山海經海内東經堅沙居繇。青邃。







永樂大典卷之五千七百七十

      重録總校官侍郞臣高 拱

           學士臣陳以勤

        分校官論德臣張居正

        寫書官序班臣吳繼芳

         圈點監生臣蘇 泰

             臣陳子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