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六千七百六十五 永樂大典
卷之六千七百六十六
卷之六千七百六十七 

永樂大典卷之六千七百六十六 十八陽

宗室封王三十金元

豳王金史列傳。王宗固。本名胡魯天會十五年為燕京留守封豳王。宗雅本名斛魯補。封代王。宗偉本名阿魯補封虞王。宗英本名

斛沙虎。封滕王宗懿本名阿鄰。封薛王宗本本名阿魯封原王。鶻懶封翼王宗美本名胡里甲。封豐王神土門封鄆王斛孛束封霍王。斡烈封蔡王

宗哲本名鶻沙。封畢王。皆天眷元年受封。宗順本名阿魯帶。天會二年薨。皇統五年。贈金紫光䘵大夫。後封徐王宗磐既誅。熈宗使宗固子京徃燕

京慰諭宗固既而翼王鶻懶。復與行臺左丞相撻懶謀反。伏誅。詔曰燕京留守豳王宗固等。或謂當絶屬籍。朕所不忍。宗固等但不得稱皇叔。其母

妻封號從而降者。審依舊典。皇統二年復封宗雅為代王。宗固為判大宗正。三年為太保右丞相兼中書令。是嵗薨。海陵在熈宗時。見太宗諸子勢

强而宗磐尤跋扈與鶻懶相繼皆以逆誅心忌之。熈宗厚於宗室禮遇不衰。海陵嘗與秉德唐括辯私議。主上不宜寵遇太宗諸子太甚。及篡立。謁

奠太廟。韓王亨素號材武。使攝右將軍。宻諭之曰爾勿以此職為輕朕疑太宗諸子太强。得卿衛左右。可無慮耳。遂與秘書監蕭裕謀去宗本兄弟

太宗子孫於是馬盡語在宗本傳中

原王金史列傳。原王宗本本名阿魯皇統九年為右丞相兼中書令。進太保領三省事海陵篡立。進太 傅領三省事初宗幹謀誅宗

兖故海陵心忌太宗諸子熈宗時。海陵私議宗本等勢强主上不宜優寵太甚。及篡立。猜忌益深遂與秘書監蕭裕謀殺太宗諸子誣以秉德出領

行臺。與宗本别。因會飲約内外相應使尚書省令史蕭王告宗本親謂玉言。以汝於我故舊。必無它意可布腹心事領省臨行言彼在外諭說軍民

無以外患為慮。若太傅為内應。何事不成又云長子鎖里虎當大貴因是不令見主上宗本又言左丞相於我及我妃處稱主上。近日見之輙不喜。

故心常恐懼若太傅一日得大位此心方安唐括辯謂宗本言。内侍張彦善相。相太傅有天子分宗本荅曰。宗本有兄東京留守在宗本何能為。是

時宗美言太傅正是太宗主家子。秪太傅便合為北京留守卞臨行與宗本言事不可遲宗本與玉言。大計只於日近圍場内予决宗本因以馬一

匹袍一領。與王克表識物。玉恐圍場日近身縻於外。不能親奏遂以告秘書監蕭裕裕具以聞蕭玉出入宗本家親信如家人。海陵既與蕭裕謀殺

宗本秉德詔天下恐天下以宗本秉德輩皆懿親大臣本無反狀裕構成其事而蕭玉與宗本厚人所共知使玉上變庶可示信於是使人召宗本

等撃鞠海陵先登樓命左衛將軍徒單特思及蕭裕妹婿近待局副使耶律闢離刺小底宻伺宗本及判大宗正事宗羙至即殺之。宗羙本名胡里

甲臨死神色不變宗本已死蕭裕使人召蕭玉是日玉送客出城醉酒露髮披衣以車載至裕第點檢蕭祚家逮日暮玉酒醒見軍士圍守之意為

人所。累得罪故至此以頭觸屋壁號咷曰臣未嘗犯罪。老母年七十願哀憐之裕附耳告之曰主上以宗本諸人不可留已誅之矣欲加以反罪令

汝主告其事。今書汝告欵已具上即問汝汝但言宗本輩反如狀勿復異詞恐禍及汝家也。裕乃以巾服與玉引見海陵海陵問玉玉言宗本反具

如裕所教海陵遣使殺東京留守宗懿北京留守卞及遷益都尹畢王宗哲平陽尹。禀左宣徽使京等家屬分置别所。止聽各以奴婢五人自隨既

而使人要之於路。并其子男無少長皆殺之而中京留守宗雅喜事佛世稱善大王。海陵知其無能將存之以奉太宗後召至闕不數日竟殺之。太

宗子孫死者七十餘人。太宗後遂絶。卞本名可喜。禀本名胡離改京。宗固子本名胡石賚。蕭玉既如蕭裕教對海陵。海陵遂以宗本秉德等罪詔天

下以玉上變實之。海陵使太府監完顔馮六籍宗本諸家。戒之曰。珠玉金帛入於官。什器吾將分賜諸臣。馮六以此不復拘籍什器徃徃為人持去。

馮六家童亦取其檀木屏風。少監劉景前為監丞時太府監失火。案牘盡焚毁。數月方取諸司簿賬補之。監吏坐是稽緩當得罪。景為吏倒署年月。

太倉都監焦子忠與景有舊。坐逋負乆不得調。景為盡力出之乆之馮六與景就宫中相忿爭。馮六言景倒署年月及出焦子忠事。御史劾奏景。景

黨誘馮六家奴發盗屏事。馮六自陳於尚書省。海陵使御史大夫趙資福大理少卿許竑雜治。資福等奏馮六非自盗又嘗自首。海陵素惡馮六與

宗室游從。謂宰臣曰馮六嘗用所盗物。其自首不及此法盗宫中物者死諸物已籍入官。與宫中物何異。謂馮六曰。太府掌宫中財賄。汝當防制姦

欺。而自用盗物。於是馮六棄市。資福竑坐鞠獄不盡。决杖有差景亦伏受焦子忠賂金。海陵曰。受金事無左驗。景倒署年月以免吏罪。是不可恕。遂

殺之。大定二年。追封宗固魯王宗雅曹王。宗順隋王宗懿鄭王宗羙衛王。宗哲韓王。宗本潞王。神土門豳王。斛孛東瀋王。斡烈鄂王。胡里改胡什賚

可喜並贈金吾衛上將軍。惟宗磐阿魯補斛沙虎鶻懶。四人不復加封。

豐王豐王名宗羙。本名胡里甲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官至判大宗正事海陵時與原王宗本同被殺太定二年追封衛王詳前傳

代王代王名宗雅。本名斛魯補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海陵時為中京留守喜事佛稱善大王海陵知其無能將存之以奉太宗

後召至闕。不數日竟殺之大定二年。追封曹王詳前傳

虞王虞王名宗偉。本名阿魯補。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海陵時被殺詳前傳

滕王滕王名宗英本名補沙虎。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海陵時被殺詳前傳

薛王薛王名宗懿。本名阿璘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官至東京留守。海陵時被殺。大定二年。追封鄭王。詳前傳

翼王翼王名鶻懶。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後與行臺左丞相撻懶謀反伏誅。詳前傳

鄆王鄆王名神土門。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海陵時被殺。太定二年追封豳王詳前傳

霍王霍王名斛孛束。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海陵時被殺。太定二年。追封瀋王詳前傳

蔡王蔡王名斡烈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海陵時被殺大定二年。追封鄂王。詳前傳

畢王畢王名宗哲。本名鶻沙。太宗子也。天眷元年受封。海陵時被殺。太定二年追封韓王詳前傳

徐王徐王名宗順。本名阿魯帶。太宗子也。天會二年薨。皇統五年贈金紫光䘵大夫。後封徐王。太定二年追封隋王。詳前傳

代王金史列傳。代王充。本名神土滿。母李氏徒單氏以為己子。熈宗初加光䘵大夫。天眷聞為汴京留守皇統間。封淄國公。為吏部

尚書。進封代王。遷同判大宗正事。九年。拜右丞相。是嵗薨追封鄭王。大定二十二年。追降儀同三司左丞相。子檀奴。元奴耶補兒阿里白。

魏王金史列傳魏王道濟熈宗子也。皇統三年。命為中京留守。以直學士阿懶為都提點張玄素為同提點左右輔導之俄封魏王

封其母為賢妃。初居外至是養之宫中未幾熈宗怒殺之。

衛王金史列傳衛王襄。本名永慶海陵母弟為輔國上將軍卒天德二年追封衛王再贈司徒大定二十二年追降銀青光䘵大夫

子和尚封應國公賜。名樂善。左宣徽使許霖之子知彰與和尚鬥爭其母妃命家奴捽入凌辱之。使人曳霖至第毆詈之明日霖訴于朝詔大興尹

蕭玉左丞良弼權御史大夫張忠輔。左司員外郎王全雜治妃杖一百。殺其家奴為首者餘决杖有差。霖嘗跪于妃前失大臣體。及。所訴有妄。笞二

十。大定間家奴小僧月一妾言和尚熟寢之次有異徵襄妃僧酷以為信然召日者李端卜之端云。當為天子司天張友直亦云當大貴家奴李添

壽上變。僧䣻和尚下吏驗問有狀皆伏誅上曰。朕嘗痛海陵翦滅宗族。今和尚所為如此欲貸其罪則妖妄誤惑愚民者便以為真不可不滅。朕於

此子。盖不得已也傷閔者乆之。

宿王金史列傳。宿王矧思阿補正隆元年四月生小底東勝家保養之賜東勝錢千萬。仍為起第五月己酉彌月封其母唐括

氏為柔妃。賜京師貧者五千人錢。人錢二百二年矧思阿補生日海陵與永壽太后及皇后太子光英幸東勝家三年正月五日矧思阿補薨海陵

殺太醫副使謝友正醫者安宗義。及其乳母杖東勝一百除名明日追封矧思阿補為宿王。葬大房山諫議大夫楊伯雄入直禁中因與同直者相

語伯雄曰。宿王之死蓋養于宫外。供護雖謹不若父母膝下豈國家風俗素尚如此。或以此言告海陵海陵大怒。謂伯雄曰。爾臣子也。君父所為。豈

得言風俗。宫禁中事豈爾當言。朕或體中不佳聞不視朝。秪是少得人幾拜耳而庶事皆奏决便殿。縱有死刑不即論决盖使囚者得緩其死。至於

除授宣勑。雖復稽緩有何利害。朕每當聞暇。領閲教坊聲樂。聊以自娱。書云。内作色荒。外作禽荒。酣酒嗜音。峻宇雕墻。有一於此。未域不亡。此戒人

君不恤國事。溺於此者耳如我雖使聲樂喧動天地宰相敢有濫與人官而吏敢有受賕者乎。外間敢有竊議者乎。爾諫官也。有可言之事當公言

之。言而不從。朕之非也而乃私議可乎伯雄對曰陛下至德明聖固無竊議者愚臣失言。罪當萬死。惟陛下襄憐海陵曰本欲殺汝今秪杖汝二百

既决杖至四十。使近臣傳詔諭伯雄曰以爾藩邸有舊。今特釋之。

滕王金史列傳。滕王廣陽母南氏本大臭家婢隨元妃大氏入宫。海陵幸之。及有娠。即命為殿直。正隆二年。九月二十六日生廣陽

十月滿月海陵分施在京貧民凡用錢千貫。三年二月。封南氏為才人。七月封廣陽為滕王。九月薨。

鎬王金史列傳。鎬王永中。本名實魯剌。又名萬僧大定元年封許王五年判大興尹。七年進封越王十一年進封趙王。十三年拜樞

宻使。十九年。子石古乃加光䘵大夫。是嵗改葬明德皇后于坤厚陵永中母元妃張氏陪葬。十一月庚申自磐寧宫發引永中以元妃柩先發使執

黄繖者前導。俄頃皇后柩出磐寧宫顯宗徒跣少府監張僅言呼執黄繖者不應既葬。僅言欲奏其事顯宗解之曰是何足校哉或繖人誤耳。僅言

乃止二十一年改判大宗正事。永中不恱顯宗勸之曰宗正之職。自親及踈自近及逺此親賢之任也。且皇子之貴豈以官職閑劇為計耶永中乃

喜。二十四年。世宗幸上京顯宗居守并留永中顯宗先遣章宗宣宗奉表問起居干上京既而遣永中子。光䘵大夫石古乃奉表世宗。喜謂豫國公

主曰。皇太子孝德天成。先遣二子。繼遣此子兄弟之際相友愛如此也二十五年六月。世宗在天平山好水川清暑。顯宗薨于中都詔曹王永功視

章宗。召永中赴行在是嵗與章宗及永功等並加開府儀同三司二十六年。復為樞宻使是嵗世宗賜諸孫名。石古乃曰瑜神土門曰璋阿思懣曰

玘阿離合懣曰瑑二十七年玘年十五以上加奉國上將軍章宗即位起復判西京留守進封漢王。與諸弟各賜金五百兩銀五千兩錢二千貫重

幣三百端絹二千匹。再賜永中脩公廨錢三百萬特加石古乃銀青榮䘵大夫。阿離合懣奉國上將軍明昌二年正月辛酉孝懿皇后崩判真定府

事吳王永成。判定武軍節度使隋王永升奔喪後期各罰俸一月。杖其長史五十永中適有寒疾不能至上怒頗解意諸王有輕慢心。遣使責永中曰

已近公除亦不須來。二月丙戌禫祭永中始至入臨辛卯始克行燒飯禮壬辰。永中及諸王朝辭。賜遺留物禮遇雖在。而嫌忌自此始矣。四月進封

并王。三年判平陽府事。進封鎬王。初置王傅府尉官名為官屬實檢制之也。府尉希望風㫖。過為苛細。永中自以世宗長子且老矣。動有掣制情思

不堪。殊鬱鬱乃表乞閑居詔不許四年鄭王永蹈以謀逆誅增置諸王司馬一員檢察門户出入。毬獵游宴。皆有制限。家人出入皆有禁防河東提

刑判官把里海坐私謁永中。杖一百解職。前近侍局副使裴滿可孫嘗受永中請記為石古乃求除官。可孫已改同知西京留守猶坐免故尚書右

丞張汝弼。永中母舅也汝弼妻高陀斡自大定間。畫永中母像奉之甚謹挾左道為永中求福希覬非望明昌五年高陀斡坐詛祝誅上疑事在永

中未有以發也。會鎬王傳尉奏永中第四子阿離合懣因防禁嚴宻。語涉不道。詔同簽大睦親府事御史中丞孫即康鞫問并求得第二子神徒門

所撰詞曲有不遜語。家奴德哥首永中嘗與侍妾瑞雪言我得天下。子為大王。以爾為妃詔遣官覆按狀同再遣禮部尚書張暐兵部侍郎烏古論

慶裔覆之上謂宰臣曰鎬王秪以語言得罪。與永蹈罪異參知政事馬琪曰永中與永蹈罪狀雖異人臣無將則一也上曰大王何故輙出此言左

丞。相清臣曰素有妄想之心也詔以永中罪狀宣示百官雜議五品以下附奏四品以上入對便殿皆曰請論如律惟宫籍監丞盧利用乞貸其死

詔賜永中死神徒門阿離合懣等皆棄市勑有司用國公禮收葬永中平陽府監護官給葬具。妻子威州安置泰和七年詔復永中王爵賜謚曰厲。

勑石古乃於威州擇地以禮改葬嵗時祭奠貞祐二年詔徙永中妻子石古乃等鄭州安置貞祐三年太康縣人劉全嘗為盗亡入衛真界詭稱愛

王所謂愛王指石古乃石古乃實未嘗有王封小人妄以此目之劉全欲為亂因假託以惑衆誘王氏女為妻且言其子方聚兵河北東平人李寧

居嵩山。有妖術。全同縣人。時温稱寧可論大事乃使范元書僞號召之。寧至推為國師。議僣立事覺全温寧皆伏誅貞祐四年潼關破徙永中子孫

于南京。興定二年亳州譙縣人孫學究私造妖言云愛王終當奮發今匿迹民間。自號劉二。衛眞百姓王深等。皆信以為誠然有劉二者出而當之。

遣歐榮輩結構逆黨市兵仗。大署旌旗謀僣立事覺誅死者五十二人縁坐者六十餘人永中子孫禁錮。自明昌至于正大末幾四十年天興初。詔

弛禁錮未幾。南京亦不守云。

鄭王金史列傳鄭王永蹈。本名銀术可。初名石狗兒。大定十一年。封滕王。未期月進封徐王二十五年加開府儀同三司二十六年

為大興尹。章宗即位。判彰德軍節度。使進封衛王明昌二年。徙封鄭王。三年改判定武軍。初崔温郭諫馬太初。與永蹈家奴畢慶壽。私說讖記災祥

畢慶壽以告永蹈。郭諫頗能。相人。永蹈乃召郭諫相已及妻子諫說永蹈曰。大王相貌非常王妃及二子皆大貴。又曰。大王元妃長子不與諸王比

也。永蹈召崔温馬太初論讖記天象。崔温曰。丑年有兵災。屬兔命者來年春當收兵得位。郭諫曰。昨見赤氣犯紫㣲。白虹貫月。皆注丑後寅前。兵戈

僭亂事永蹈深信其說乃隂結内侍鄭雨兒伺上起居以崔温為謀主郭諫馬太初徃來游說。河南統軍使僕散揆尚永蹈妹。韓國公主。永蹈謀取

河南軍以為𦔳。與妹澤國公主長樂謀使駙馬都尉蒲剌覩致書于揆。且先請婚以觀其意。揆拒不許結婚使者不敢復言不軌事。永蹈家奴董壽

諫永蹈不聽。董壽以語同輩奴千家奴上變是時永蹈在京師詔平章政事完顔守貞參知政事胥持國户部尚書楊伯通。知大興府事尼龐古鑒

鞫問連引甚衆。乆不能决上怒召守貞等問狀右丞相夾谷清臣奏曰事貴速絶以安人心於是賜永蹈及妃卞玉二子按阿辛公主長樂自盡蒲

剌覩崔温郭諫馬太初等皆伏誅僕散揆雖不聞問猶坐除名董壽免死隷監籍千家奴賞錢二千貫。特遷五官雜班叙使自是諸王制限防禁宻

矣。泰和七年詔復王封備禮改葬賜謚曰剌以衛王永濟子按辰為永蹈後。奉其祭祀。

越王金史列傳越王永功本名宋葛又名廣孫貞元二年生沉默寡言笑勇健絶人涉書史好法書名畫大定四年封鄭王七年進

封隋王十一年進封曹王十五年除刑部尚書上曰侍郎張汝霖汝外舅行也可學為政十七年授活活土世襲猛安十八年。改大興尹世宗幸金

蓮川始出中都親軍。二蒼頭縱馬食民田詔永功蒼頭各杖一百彈壓百户二人失覺察勒停。上次望京淀永功奏曰親軍人止一蒼頭兩彈壓服

勤為日乆矣。臣昧死違詔量决蒼頭使彈壓待罪可使償其田直惟陛下憐察。上皆從之。老嫗與男婦憩道傍婦與所私相從亡去。或告嫗曰。向見

年少婦人自永邊小徑去矣。嫗告伍長蹤跡之有男子私殺牛手持血刃望見伍長。意其捕已。即走避之。嫗與五長疑是殺其婦也捕送縣。不勝楚

毒。遂誣服。問尸安在。詭曰。棄之水中矣求之水中。果獲一尸。已半腐縣吏以為是男子真殺若婦矣。即貝獄上。永功疑之曰。婦死幾何日而尸遽半

腐哉。頃之。嫗得其婦於所私者。永功曰。是男子偶以殺人就獄。其栲掠足以稱殺牛之科矣遂釋之而去。武清黄氏望雲王氏。豪猾下逞。永功發其

罪。畿内肅然。二十三年。判東京留守。是月改河間尹。閲月改北京留守。居無何。上謂宰臣曰。朕聞永功到北京。為政無良。雖朕子萬一敗露。法可廢

乎。朕已戒勑永功。卿等可諭其長史。俾臣正之。到北京凡七月改東京留守。世宗幸上京。過東京。永功從。明年上還至天平山好水川。皇太子薨。詔

永功護喪事。尋拜御史大夫章宗封原王加開府儀同三司。趙王永中及永功兄弟。皆加開府儀同三司。明年判太宗正事。應州僧與永功有舊。將

訴事于彰國軍節度使移剌胡剌。求永功手書與胡剌為地。胡剌得書奏之。上謂宰臣曰。永功以書囑事胡剌此雖細微不可不懲也凡人小過不

治。遂至大咎。有犯必懲庶幾能改是亦教也皆曰陛下用法無私。臣下敢不敬畏。於是永功解職未幾復判大宗正事章宗即位。除判平陽府事進

封冀王永功之官隨引醫人沈思存過制限當解職。上曰朕知此事。當痛斷監奴及治府掾長史管轄府事者罪仍著于令家奴王唐犯罪至徒永

功曲庇之平陽治中高德裔失覺察笞四十。於是永功改判濟南府詔永功曰。所坐雖細事法令不得不如此今已釋矣後母復然濟南先帝舊治。

風土甚好可悉此意也改授山東西路把魯古世襲猛安二年判廣寧府事進封魯王明年判彰德府事。承安元年進封郢王。明年判太原府事泰

和七年改西京留守。八年復判平陽府事大安元年。進封譙王判中山府事。明年進封越王。宣宗即位免常參明年從遷汴京。乆之詔永功每月朔

一朝興定四年詔永功無朝五年有疾賜御藥疾革賜尚醫診視一日五遣使候問是嵗薨上哭之慟謚曰忠簡。子福孫壽孫粘没曷大定二十六

年。詔賜福孫名璐。壽孫名璹。粘没曷名琳。是年璐加奉國上將軍章宗即位。加銀青榮䘵大夫封蕭國公。初為興陵崇妃養子常居京師奉朝請泰

和五年卒。章宗輟朝。百官進名奉慰。

潞王金史列傳。潞王永德。本名訛出。大定二十五年。與章宗及諸兄俱加開府儀同三司二十七年。封薛王。明年除秘書監。二十九

年進判秘書監。進封瀋王。明昌元年。授山東東路把魯古必刺猛安。三年進封豳王。五年遷勸農使。承安二年。進封潞王。承安三年。再任勸農使泰

和元年。有司劾永德元日進酒後期。有詔勿問。衛紹王時。累遷太子太師宣宗即位。改同判大睦親府事。興定五年。遷判大睦親府事。子斡論賜名琰。

豫王金史列傳。豫王永成本名鶴野。又曰婁室母昭儀梁氏。永成風姿竒偉。博學善屬文。世宗尤愛重之。大定七年。始封瀋王。以太

學博士王彦潜為府文學。永成師事之。十一年。進封豳。十五年就外第。十六年。判秘書監明年授世襲山東東路把魯古猛安判大睦親府事。既而

改中都路胡土靄哥蠻猛安。二十年。改授翰林學士承㫖。二十三年。判定武軍節度使事。尋改判廣寧府。二十五年。世宗幸上京命留守中都。判吏

部尚書。進開府儀同三司。為御史大夫。章宗即位起復進封吳判真定府事。明昌元年。改山東西路盆買必刺猛安。明年進封兖坐率軍民圍獵解

職奉表謝罪。上賜手詔曰。卿親實肺腑。夙著忠純侍顯考於春宫曲盡友于之愛洎冲人之繼統。愈明忠赤之心。艱難之中。多所禆益朕心簡在。毫

楮莫窮用是起之苫塊之中。授以維城之任。自典藩服。嵗月荐更蕞爾趙邦。知驥足之難展。𦕈哉鎮府固牛刀之莫施方思驛召以赴朝。何意遽罹

於國憲偶因時獵。頗擾部民法所不寬憲臺聞上。朕尚含容累月未忍即行。雖欲遂於私恩。竟莫違於公議解卿前職即乃世封噫。祖宗立法非一

人之敢私骨肉至親。豈千里而能間。以此退閑之小誡。欲成終始之洪恩經云。在上不驕。高而不危。是以知節慎者脩身之本驕矜者敗德之源朕

每自勵。今以戒卿。昔東平樂善能成不朽之名梁孝奢淫卒致憂疑之悔前人所行可為龜鑒。卿兼資文武多藝多才。履道而行。何施不可如能德

業日新無慮牽復之晚。朕素不工詞翰臨文草草直冩所懷冀不以辭害意也。未幾授沁南軍節度。使三年改判咸平府事未赴移判太原府事上

以永成誕日。親為詩以賜有羙譽自應。輝玉牒。忠誠不待啓金縢之語當世榮之。七年。改判平陽府事承安改元以覃恩進封豫明年冬進馬八十

疋。以資守禦之備上賜詔奬諭曰。卿夙有隽望時惟茂親通達古今砥礪忠義。方分憂於外服來輸駿於上閑欲助邊防以增武備惟盡心於體國

乃因物以見誠。載念懇勤。良深嘉奬。五年。再任。俄召還以疾不能入見上親幸其第臨視。泰和四年薨。訃聞。上為之震悼賻贈甚厚謚曰忠獻。永成

自幼喜讀書。晚年所學益醇。每暇日。引文士相與切磋。接之以禮。未嘗見驕色。自號曰樂善居士有文集行于世云。

夔王金史列傳。夔王允升。改名永升。本名斜不出一名鶴壽。大定十一年封徐王。進封虞王。二十六年。加開府儀同三司明年判吏

部尚書。授山東西路按必出虎必刺猛安章宗即位。加恩宗室。徙封隋王。除定武軍節度使。明昌二年改封曹王。乆之改封宛王。衛紹王即位。徙今

封貞祐元年九月。宣宗以允升年高。素羸疾詔宫中聽扶杖。尋薨。既殯燒飯。上親臨奠。賛曰。世宗保全宗室。無所不至。雖矯海陵之失亦由天資

仁厚而然也。其子永中永蹈皆死。章宗之手。其理盖有不可詰者。章宗無後。則厥報不爽矣。

鄆王金史列傳。鄆王琮本名承慶。母田氏。其後封裕陵充華。琮儀觀豐偉。機警清辯性寬厚好學世宗選進士之有名行者。納坦謀

嘉教之女直小字。及漢字皆通習。及長。輕財好施。無愠色。善吟咏。不喜聞人過。至于騎射繪塑之藝皆造精妙。大定十八年。封道國公。二十六年加

崇進。章宗即位。遷開府儀同三司封鄆王明昌元年授婆速路獲火羅合打世襲猛安留京師五年薨。上輟朝親臨奠于殯所謚曰莊靖改莊惠。

瀛王金史列傳。瀛王瓌本名桓篤。鄆王琮之同母弟也重厚寡言。内行修飭。工詩。精于。騎射書藝。女直大小字大定二十二年封崇

國公。二十六年。加崇進章宗即位遷開府儀同三司封瀛王明昌三年薨勑葬事所須。皆從官給命工部侍郎胥持國等典喪事比葬帝三臨奠哭

之慟。謚曰文敬其後帝謂輔臣曰。王性忠孝兄弟中最為善人故朕嘗令在左右。温王雖幼亦佳。不二旬俱逝良可哀悼。瀛王從憲本名吾里不

母劉氏後封裕陵茂儀大定二十六年賜名𤦺章宗即位加開府儀同三司封壽王承安元年。以郊祀恩進封英四年改封瀛泰和五年更賜今名。

六年授秘書監八年薨從憲風儀秀峙性寬厚善騎射待府僚以禮秩滿去者皆有贐帝尤愛重。初以病聞即臨問之賜錢五百萬還宫詔府僚上

其疾增損狀。仍勑門司夜一鼓即奏比五更重言之及薨上哭之慟為輟朝臨奠者再諭㫖判大睦親府事。宛王永升曰瀛王家事叔宜規畫聞其

二姬方孕若生子。即以付之以右宣徽使移刺都護其喪葬歛以内庫之服。其餘所須。亦從官給謚曰敦懿

霍王金史列傳。霍王從彞。本名阿憐。母田氏早卒。温妃石抺氏養為己子。大定二十五年。封宿國公。加崇進。二十六年。賜名瓉。章宗

即位。封沂王。明昌元年諭㫖有司曰。豐鄆瀛沂四王府。各賜奴婢七百人。四年。詔追封故魯王永功為趙王。以從彞為趙王後承安元年。為兵部尚

書。改封蔡。四年。除秘書監。泰和五年。賜今名。八年。封霍。貞祐二年薨。

温王金史列傳。温王玠。本名謀良虎。母王氏。後封裕陵婉儀。玠幼穎秀。性温厚好學。大定二十九年。章宗即位。加開府儀同三司封

温王。明昌三年薨。年十一。訃聞。上為輟朝親臨奠哭之。謚曰悼敏。

胙王金史列傳。胙王名從恪衛紹王子也。大安元年封胙王。是嵗從恪為左丞相二年八月。立從恪為皇太子。至寧末胡沙虎殺衛

王從恪。兄弟皆廢居中都。貞祐二年。徙鄭州。四年徙居南京。天興元年。崔立以從恪為梁王汴京破死焉

絳王金史列傳。絳王洪裕。大定二十六年生。是時顯宗薨逾年。世宗深感。及聞皇曾孫生喜甚。滿三月宴于慶和殿。賜曾孫金鼎金

香合。重綵二十端。骨覩犀吐鶻玉山子兔兒垂頭一副。名馬二匹。章宗進玉雙駝鎮紙。玉琵琶撥。玉鳳鈎。骨覩睹犀具佩刀。衣服一襲。世宗御酒歌歡。

乙夜方罷。二十八年十月丙寅薨。明昌三年。追封絳王賜名。

荆王金史列傳。荆王洪靖。本名阿虎懶。明昌三年王生而警秀上所鍾愛四年薨。承安四年。追封荆王。賜名加開府儀同三司。

榮王金史列傳。榮王洪熈。本名訛魯不明昌三年。生未彌月薨。承安四年。追封榮王賜名加開府儀同三司。

英王金史列傳。英王洪衍。本名撒改明昌四年。生未幾薨承安四年追封英王賜名加開府儀同三司。

壽王金史列傳。壽王洪輝本名訛論。承安二年五月生。彌月封壽王閏六月壬午病急風募能醫者加宣武將軍。賜錢五百萬甲申

疾愈印無量壽經一萬卷報謝。衍慶宫作普天大醮七日。無奏刑名。仍禁屠宰。十月丁亥薨。備禮葬

葛王金史列傳。葛王忒鄰。泰和二年八月生。上乆無皇嗣。祈禱于郊廟衍慶宫。亳州太清宫至是喜甚彌月將加封三等國號。無愜

上意者念世宗在位最乆。年最高。初封葛王。遂封為葛王。十二月癸酉生滿百日。放僧道度牒三千道。設醮玄眞。觀。宴于慶和殿百官用天壽節禮

儀。進酒稱賀。三品以上進禮物。泰和三年薨。

荆王金史列傳。荆王守純。本名盤都。宣宗第二子也。母曰眞妃龐氏。貞祐元年封濮王。二年為殿前都點檢兼侍衛親軍都指揮。使

權都元帥。上諭帥府曰。濮王年幼。公事殊未諳卿等毋以朕子。故不相規戒。凡見將校令謙和接遇可也。三年為樞宻使。四年拜平章政事興定元

年。授世襲東平府路三屯猛安。三年。以知管差除令史梁瓛誤書轉運副使張正倫宣命奏乞治罪上曰令史有犯宰臣自當治之何必關朕耶是

年三月進封英王時監察御史程震言其不法宣宗切責杖司馬及大奴尤不法者數人。四年九月。守純欲發丞相高琪罪宻召知案蒲鮮石魯剌

令史蒲察胡魯員外郎王阿里謀之且屬令勿泄。而石魯剌胡魯輙以告都事僕散奴失不奴失不白高琪及高琪伏誅守純劾三人者泄宻事奴

失不處死。除名。石魯剌胡魯各杖七十。勒停。元光二年三月壬子上戒諭守純曰。始吾以汝為相者。庶幾相輔。不至為人譏病耳。汝乃惟飲酒耽樂

公事漫不加省何耶。吾常聞人言已過雖自省無之。亦未敢容。易去懷也。又曰。吾所以責汝者。但以崇飲不事事之故。汝勿過慮。遂至奪權。今諸相

皆老臣。每事與之商略。使無貽物議足矣。是年十二月庚寅。宣宗病喉痹危篤。將夕。守純趣入侍。哀宗後至東華門已閉。聞守純在宫。分遣樞宻院

官及東宫親衛軍緫領移剌蒲阿集軍三萬餘。屯東華門外。部署定扣門求見。都點檢駙馬都尉徒單合住奏中宫得㫖。領符鑰開門哀宗入。宰相

把胡魯已遣人止丞相高汝礪不聽入宫以護四人監守純於近侍局是夕宣宗崩明日哀宗即位正大元年正月。進封荆王。罷平章政事。判睦親

府。封真妃龐氏為荆國太妃。三月或告守純謀。不軌。下獄推問慈聖宫皇太后有言於帝。由是獲免語在皇后傳守純三子。長曰訛可封肅國公天

興元年。三月。進封曹王。出質於軍前次曰某封戴王。次曰孛德。封鞏王。天興初。守純府第産肉芝一株高五寸許。色紅鮮可愛既而枝葉津流濡地

血臭不可聞。鏟去復生者再。夜則房榻間群狐號鳴秉燭逐捕則失所在。未幾訛可出質。哀宗遷歸德明年正月崔立亂四月癸巳守純及諸宗室

皆死青城賛曰。詩云。天難忱斯。不易維王天位殷適使不挾四方信哉守忠立為太子未幾而薨。其子鏗立又薨哀宗復乏嗣豈非天乎正大間

國勢日蹙本支殆盡。哀宗尚且踈忌骨肉非明惠之賢荆王幾不能免。豈宗子維城之道哉。

宗王元史列傳。宗王别里古台者。烈祖之第五子。太祖之季弟也天性純厚。明敏多智畧。不喜華飭。軀幹魁偉。勇力絶人。幼從太祖

平諸部落掌從馬。國法嘗以腹心遇敗則牽從馬。其子孫最多。居處近太祖行在所。南接按只台營地。嘗從太祖宴諸部族。或潜圖害别里古台。以

刀斫其臂傷甚。帝大怒。欲索而誅之别里古台曰今將舉大事於天下其可以臣故而生釁隙哉且臣雖傷甚。幸不至死。請勿治。帝尤賢之當創業

之初。征取諸國王未嘗不在軍中摧鋒䧟陣。不避艱險。帝嘗曰有别里古台之力。哈撒兒之射。此朕之所以取天下也。其見稱如此。嘗立為國相。又

長扎魯火赤别授之印。賜以蒙古百姓三千户及廣寧路恩州二城。户一萬一千六百三以為分地。又以斡難怯魯之地建營以居。江南平加賜信

州路及鉛山州二城户一萬八千。王薨。子曰罕秃忽曰也速不花。曰口温不花。罕秃忽性剛猛知兵從憲宗征伐多立戰功。及攻釣魚山而還。道由

河南。招來流亡百餘户。悉以入籍。罕秃忽子曰霍歷極以疾廢。不能軍。世祖俾居于恩。以統其藩人至大三年。霍歷極薨。子塔出嗣。塔出性温厚謙

恭。好學通經史。能撫恤其民云也速不花子曰瓜都中統三年。始以推戴功封廣寧王至元十三年。賜銀印口温不花領兵河南。屢建大功。子曰滅

里吉台瓮吉剌台。

廣寧王元史古台孫瓜都。中統三年封廣寧王詳見宗王。

越王元史列傳越王秃剌太祖次子察合台四世孫也少以勇力聞。大德十一年春成宗崩左丞相阿忽台等。潜謀立安西王阿難

荅而推皇后伯岳吾氏稱制。中外洶洶仁宗歸自懷孟引秃剌入内縳阿忽台等以出誅之大事遂定武宗即位第功封越王錫金印以紹興路為

其分地。秃剌居常快快有怨望意。至大元年秋。武宗幸凉亭。將御舟秃剌前止之帝曰爾何知朕欲舟。秃剌曰。人有常言一箭中麋毋曰自能百兔

未得。未可遽止。此盖國俗儕輩相祈之語而秃剌言之武宗由是御馬既而大宴萬嵗山秃剌醉起解其帶擲諸地。嗔目謂帝曰。爾與我者止此爾

帝益疑其有異志。二年春。命楚王牙忽都丞相脫脫平章赤因鐵木兒鞠之。辭服遂伏誅。子西安王阿剌忒納失里天曆初以推戴功進封豫王

豫王元史西安王阿剌忒納失里。天曆初。以推戴功。進封豫王。

楚王元史列傳。楚王牙忽都。祖父撥綽睿宗庶子也撥綽之母曰馬一。實乃馬真氏。撥綽驍勇。善騎射憲宗命大將軍北征欽察有

功。賜號㧞都。嵗丁巳分土諸侯王。賜蠡州三千三百四十七户為其食邑撥綽娶察渾滅兒乞氏生薛必烈傑兒薛必烈傑兒娶私吉剌氏生牙忽

都牙忽都年十三。世祖命襲其祖父統軍至元十二年。從北安王北征十三年。失列吉叛。遣人誘脅之牙忽都不從。事王益忠謹八魯渾㧞都兒粘

闓。與海都通相率引去。王遣牙忽都將兵追之擒八魯渾等以獻未幾。失列吉約木忽兒脫帖木兒等反以兵攻王脫帖木兒生致牙忽都使失列

吉拘繋之牙忽都與王親臣那台等謀逃歸。事覺那台等被殺復繋牙忽都。困辱俻至。十四年兀魯兀台伯顔帥師討叛。失吉列約木忽兒迎戰。牙

忽都潜結赤斤帖木兒秃秃哈亂其陣。失列吉軍亂因得脫走見帝。鬚髮盡白帝閔之賞賚甚厚。至元十八年。加封來陽州五千三百四十七户。二

十一年。命與秃秃哈同討海都牙忽都先進邏。得諜人知其虛實。直前衝敵陣。破其精兵。海都敗走。得所俘掠軍民而還朶兒朶哈上其功。詔賜鈔

幣鎧甲弓矢。其後北安王駐帖木兒河。乃顔也不堅有異圖。也不堅引兵趨怯緑憐河。大賬王遣闊闊出秃秃哈率衆追之。那懷之民擾攘不知所

從。牙忽都將三百騎進至阿赤怯地。會王賬下遜篤思部兵逃去牙忽都諭之使還。時怯必秃忽兒霍台誘蒙古軍二萬從乃顔。牙忽都知之。夜襲

其河上軍突入賬中。遇忽都滅兒堅幾獲之間道逸去。二十七年。海都入冦。時朶兒朶哈方居守大帳。詔遣牙忽都用力備禦軍未戰而潰。牙忽都

妻帑輜重駐不思哈剌嶺上。悉為藥木忽兒明理帖木兒所掠牙忽都與其子脫列帖木兒相失獨與十三騎奔還。世祖撫慰嘉歏賜爵鎮逺王。塗

金銀印。以弘吉剌氏女賜之資裝特厚復命納里忽徹徹不花徃錫命其部屬。同時被剽掠者。以故相桑哥家財分賜之仍各賜白金五十兩珠子

一酒卮。鈔幣稱是又命牙忽都居北安主第二帳。王薨帝命掌大帳。固辝成宗立命牙忽都常侍左右武宗撫兵漠北。請以子脫列帖本見從大德

五年。海都篤哇合軍入寇脫列帖木兒將兵千人擁護先後。力戰功多在軍十年成宗崩安西王阿難荅與明理帖木兒窺望神噐牙忽都曰世祖

皇帝之嫡孫在。神器所當屬安西藩王也。入繼非制。武宗即位以其父子勞效忠勤。益厚遇之。進封楚王賜金印。置王傳以駙馬都尉都剌哈之女

弟弘吉烈氏為楚王妃。又以叛王察八兒親屬賜之脫列帖木兒襲封鎮逺王。至大三年。察八兒來歸宗親皆會。牙忽都進曰。太祖皇帝。削平四方。

惟南土未定。列聖嗣位。未遑統一。世祖皇帝混一四海。顧惟宗室諸王。弗克同堂而燕。今陛下洪福齊天。㧞都罕之裔。首已附順叛王察八兒舉族

來歸。人民境土。悉為一家。地大物衆。有可恃者焉。有不可恃者焉。昔我太祖有訓。世祖誦之。臣與有聞。治亂國者宜以法齊之。所以辨上下定民志

今請有以整飭之。則人將有所勸懲。惟陛下鑒之。帝嘉納其言。牙忽都薨仁宗命脫列帖木兒嗣楚王。延祐中。明宗西出。脫列帖木兒坐累徙西番

没入其家貲之半明宗即位。制曰。脫列帖木兒何罪。其轉徙籍。没豈不以我故耶。其復故號。人民貲帑悉歸之脫列帖木兒薨。子八都兒立。八都兒

薨有子三人。曰燕帖木兒。曰速哥帖木兒。曰朵羅不花燕帖木兒嗣時年十有二妃弘吉剌氏。哈只兒駙馬之女孫速哥失里皇后之從妹也。

鎮南王元史世祖紀。至元二十一年六月甲寅封皇子脫歡為鎮南王賜塗金銀印。駐鄂州

威順王元史列傳。威順王寬徹普花世祖之孫。鎮南王脫歡子也。泰定三年封威順王鎮武昌賜金印。撥付怯薛丹五百名。

又自募至一千名。設王傳官屬。湖廣行省供億錢粮衣裝。嵗支米參萬石一錢參萬二千錠。又日給王子諸妃飲膳文宗天曆初賜寬徹普化金銀各

五十兩幣三十匹。仍鎮湖廣而寬徹普化縱怯薛等官侵奪民利民頗患苦之。至元五年。太師伯顔矯制召赴京貶之及脫脫為相。始明其無辜。命

復還鎮。至正二年。湖北廉訪司紏言寬徹普化。恃以宗室。恣行不法。不報十一年徐壽輝為亂。起蘄黄寬徹普化與其子别帖木兒。答帖木兒。引兵

至金剛臺。壽輝部將倪文俊敗之。執别帖木兒。十二年。壽輝僞將鄒普勝䧟武昌。寬徹普化與湖廣行省平章和尚棄城走。詔追奪寬徹普化印而

誅和尚。十三年。湖廣行省參知政事阿魯輝。克復武昌及漢陽。寬徹普化復率領王子并本部怯薛丹屢討賊立功十四年詔寬徹普化復鎮武昌。

還其印。十六年。命寬徹普化與宣讓王帖木兒不花。以兵鎮遏懷慶。各賜黄金一錠。白金伍錠。幣帛九匹。鈔二十錠未幾。復還武昌。命其子報恩奴

接待奴佛家奴以大舡四十餘隻水陸並進。至沔陽攻徐壽輝僞將倪文俊且載妃妾以行。兵至漢川縣鷄鳴汊水淺船閣不能行文俊以大筏盡

焚其船接待奴佛家奴皆遇害而報恩奴自死妃妾皆䧟。寬徹普化走陝西。二十五年侯伯顔答失奉寬徹普化自雲南經蜀。轉戰而去至成州欲

之京師。李思齊以取蜀為名。扼不令行俾屯田予成州以没。其子曰和尚者。封義王。侍從順帝左右。多著勞効。帝出入常與俱。至正二十四年孛羅

帖木兒稱兵犯闕。遂為中書右丞相。緫握國柄。恣為淫虐。和尚心忿其無君。數為帝言之。受宻㫖。與儒士徐士本謀。交結勇士上都馬。金那海。伯顔

達兒帖古思不花火你忽都洪寳寳黄哈剌八秃龍從雲隂圖剌孛羅帖木兒。帝期以事濟。放鴿鈴為號。徐士本掌之。明年七月。孛羅帖木兒入奏

事。行至延春閣李樹下伯顔達兒自衆中奮出斫孛羅帖木兒中其腦。上都馬等競前斫死之。詳見孛羅帖木兒傳。二十八年。順帝將北奔。詔淮王

帖木兒不花監國。而以和尚佐之。及京城將破。即先遁。不知所之。

宣讓王元史列傳宣讓王帖木兒不花世祖孫鎮南王脫歡第四子也初世祖第九子脫歡。以討安南無成功終身不許見

遂封鎮南王。出鎮揚州脫歡薨子老章襲封鎮南王老章薨。弟脫不花襲封鎮南王脫不花薨。子孛羅不花幼帖木兒不花乃嗣為鎮南王。文宗天

曆初。賜帖木兒不花黄金五十兩白金五十兩幣三十匹。二年。孛羅不花已長帖木兒不花請以其位復還孛羅不花。朝廷以其讓而不居也。改封

宣讓王賜金印。移鎮於廬州。順帝至元元年撥廬州饒州牧地一百頃賜之。二年賜市宅錢四千錠。命其王府官凡班次列于有司之右五年。伯顔

擅權。矯制貶帖木兒不花。及威順王寬徹普化至脫脫為相始言于帝。明此兩王者皆無辜。詔令復還鎭。至正十二年廬州境内賊起。淮西廉訪使

陳思謙言于帖木兒不花曰王以帝室之冑。鎮撫淮甸。豈冝坐視且府中官屬。及怯薛丹人等數甚多必有可使摧鋒䧟陣者惟王圖之。帖木兒不

花大悟其言曰此吾責也即命以所部及諸王乞塔歹等。分道撃賊擒其渠帥廬州境内皆平。帝聞之賜金帶銀鈔以賞其功十六年。命帖木兒不

花與寬徹普化以兵鎮遏懷慶路賜金銀各一錠幣帛九匹鈔二十錠既而汝穎之冦南渡淮帖木兒不花復以便冝調芍陂屯軍拒之及廬州不守

乃挈身北歸。留京師二十七年。進封淮王。賜金印設王傅等官二十八年。大明兵逼京師。順帝北奔詔以帖木兒不花監國而拜慶童中書左丞

相輔之俄而城破帖木兒不花死之年八十三

雲南王元史安南國王傳。中統四年十一月詔封皇子為雲南王徃鎮大理鄯闡交趾諸國。

北平王元史世祖紀。至元三年。六月丁卯。封皇子南木合為北平王。以印給之。

河平王元史世祖紀。至元五年六月。封諸王習怯吉為河平王。賜馳鈕金印。

晉王元史列傳顯宗皇帝諱甘麻刺。裕宗長子也。至元中。奉㫖鎮北邊。二十六年。世祖以其居邊日乆。特命獵于柳林之地。北還。覲

世祖于上京。世祖勞之曰。汝在柳林。民不知擾。朕實嘉馬。明年冬。封梁王。二十九年改封晋王。大德六年薨。子也孫帖木兒嗣。

安西王元史本紀。世祖至元九年。冬十月丙戌朔。封皇子忙哥剌為安西王。又泰定紀。至治三年三月癸巳。以諸王月魯

鐵木兒襲封安西王

武威西寧王元史本紀。成宗大德八年。十一月辛丑。封諸王出伯為武威西寧王賜金印

懷寧王元史本紀。成宗大德八年。十月庚寅。封皇姪海山為懷寧王。賜金印。

衛安王元史本紀。成宗大德九年。二月丁酉。封諸王完澤為衛安王。賜金印

寧王元史本紀武宗即位。大德十一年六月己未。封寧逺王闊闊出為寧王賜金印

北寧王元史本紀。大德十一年。武宗即位。秋七月丁丑。封諸王迭里哥兒不花為北寧王。

齊王元史武宗紀。大德十一年。武宗即位秋七月丁丑。封諸王八不沙為

兖王元史武宗紀三年十月丁卯。封諸王木八剌子買住韓為兖王

衛王元史武宗紀三年四月封諸王完者為衛王

懷王元史明宗紀至治二年泰定帝弟圖帖睦尓以懷王出居建康。

泰寧王元史泰定紀至治三年。十二月丙戌旭邁傑言近也先鐵木兒之變諸王買奴逃赴潜邸今臣等議宗戚之中能自

㧞逆黨。盡忠朝廷者。惟有買奴請加封賞。以示激勸。遂以泰寧縣五千户封買奴為泰寧王。

并王元史泰定紀。泰定二年六月甲申。改封嘉王晃火帖木兒為并王。

宣靖王元史泰定紀。泰定三年。正月壬子封諸王買奴為宣靖王。鎮益都。

肅王元史本紀天曆二年。八月戊申。文宗封諸王。寬徹為肅王

文濟王元史順帝紀。元統二年。四月庚申封宗室蠻子為文濟王。

荆王元史順帝紀。至元元年。十二月壬辰。詔宗室脫脫木兒襲封荆王。賜金印。命掌忙來諸軍。設立王府官屬


永樂大典卷之六千七百六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