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七千三百二十二 永樂大典
卷之七千三百二十三
卷之七千三百二十四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三百二十三 十八陽

文林郎沿革隋書百官志。文帝於吏部置文林郎。杜氏通縣清置散官蓋取比文林徵文學之士以見之義煬帝罷。又

改秘書監爲省置文林郎二十人從八品。掌撰録文史檢討舊事新唐書百官志文散官有文林郎。從九品上。宋史職官志因刑部尚書鄧洵武請

又換選人七階以文林郎換留守節察推官軍監判官金史百官志文官階有文林郎正八品上元史百官志。文散官置文林郎正七品 國朝諸

司職掌文散官文林郎正七品。       事實紹興志元。徐天祐。字一初宋景定壬戌科進士授文林郎國于監官

爲人一循古道宋劉才邵杉溪居士集楊壽隆轉右文林郎制 勑具官楊壽隆朕祗率彝章恭修大報。凡兹事務。爾與宣勤叙進階資。以示褒勸

徃其祗服益勵猷爲可。 易致堯。循右文林郎制勑營田之設以豐軍儲。推而行之。貴在得人。爾墾闢居多備見宣力進階示賞。用旌爾勞可。

李衎循左文林郎制 勑爾頃緣營造。勤於董役有司第賞。宜膺叙進。體兹示勸益勉事功可。 宋許循右文林郎制 勑獲盗有賞。所以報功。輕

重之差存諸格法今兹殄寇爾預有勞進秩䟽恩。蓋以示勸。徃思報稱。可不勉哉。可。 丘𨋂循右文林郎制 勑凡因討捕。有所興廢提兵給餉理

實相資爾能宣勤。用以不乏。肆加叙進。徃服茂恩可張廣東窻集富之彦循右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間者戈。船之功。責在近郡爾以掾屬監護有

勞宜增厥官以爲爾寵。 魏彦朴降右文林郎制勑 具官某朕宿兵上流衣欲時給爾乃慢令縱其滯留挾纊之温何賴焉其褫一官以示簿罰

服我明訓益務省循。 王杞循右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間者戈船之役。不優而辦爾以幹敏嘗預有勞。其陞一階以爲爾寵 蘇括循右文林郎

制 勑具官某間者王師在途糗糧不乏爾典出納。備著勤勞。增秩之恩庸示勸奬益思懋勉以稱所䝉。 命召虎張闊趙沂并循右承直郎傅侁

循左儒林郎張大楫。俞倓。并循右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等朕比遣樞輔視師江淮爾從其行。幹敏有譽宜進厥秩以旌爾勞徃務欽承。毋忘報稱。

張允修循右文林郎制勑具官某比者戰艦庀工。如期而集爾以承屬協濟惟勤用頒渙恩以爲趨事者之勸 丁騪循右文林郎制 勑具

官某間者留都營繕百堵皆作爾以縣佐董役良勤。陞秩示恩毋忘懋勉洪平齋集房應發轉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六騩復土五使置官凡俻驅

馳悉霑賞賚爾祗吏役例進一階茂對恩榮尚思策厲可李璧雁湖文集鹽官縣尉趙師羽特授文林郎 國家榷煮海之利以佐軍國之費犯者

有刑蓋非得已而小人無知每冒吾法甚哉操戈拒捕漸不可長爾職在游徼乃能躬率部曲掩而獲之進秩二等益思報稱周益公大全集右奉

直大夫葉灼男右迪功郎葉均獻錢一萬二千貫循右文林郎 勑具官某入貲賜爵前世有所不免然非迫於養兵而重於加賦則吾亦安取此

汝能體國叠命進階徃服寵章榮其里閈可劉後村集從政郎德慶府端溪縣主簿趙█夫特授文林郎制 世之爲富者率幸歲歉閉糶以自豐

殖視鄉鄰損瘠終不肯㧞一毛不仁甚矣爾未第時乃能傾困賑荒費家貲至萬餘緡郡上其事於使者使者以上於朝爾雖已策名而仕前賞其

可格而不下哉姑進一級以勸强於爲善者可 從政郎廣東提刑司檢法官林祖恭以韶州築城賞循文林郎制 屬者蠻韃深入韶甚岌岌矣

爾佐臺幕。能與將士叶力增陴浚壕隱然有不可犯之勢。憲臣言狀簿進一資以旌爾勞可衛後樂先生集後省令史孫德顯脩文林郎制 繫日

之書自朕繤服迄于嘉泰之初元。奏篇來上奬録儒猷爾祗事其間名與賞籍俾進一階于以示信勉而共恪稱我思華劉行簡苕溪集曹芬循文

林郎制勑具官某鄉者南安近邑狐鼠嘯呼旋踵就擒爾與有力進官一等其尚勉之可吳泳鶴林集王採特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盗起江

右長民之官不能安之遂致持刃發廪殃及良善爾邑尉耳乃能殄渠魁散群黨卒底寧一何愛一資不以旌汝可 李說特授文林郎 勑具官

某勇爵以級論今之尉受捕盗賞亦以數推爾尉巫山功半於十格既應是序而進之。可 褚南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爲教授者湏先正己

然後可以率人高宗皇帝聖訓也爾典教維揚。禔身不謹臨文則用君父之名而不知避懷利則閣生員之俸而不知養。己之不正何以師表青袊

哉姑鑴一階以植五教可 陳亨祖。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非訖于威惟訖于冨典獄之大戒也。爾爲臨川紏掾有犴户之寄事無大小皆冒

是戒而行之豈朕庶謹庶獄之意哉姑鑴一階尚用中典可 趙希齋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沿江額外苛征紹興有檢察之詔州縣名色收

稅淳熈有寬䘏之文爾司征九江素號廉謹不獲乎上乃以苛取絓於刑章紹淳科條汝豈不熟悉哉姑上一階以存統體可 趙希導降授修職

郎陳懋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等昔孔子以冉求附益於季氏。欲鳴皷而攻之。爾等爲縣佐曹。入州議舍。不能公勤佐理。而乃厚府庫之財豐

倉庾之粟。閲所言狀豈容佚罰。姑從鑴褫。徃自省循。可。 趙崇玭。特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賞罰軍國之權衡。三衢盗起爾以宗英。能團結民丁。

以保護鄉井。前之倅以兩階來上。後之守以一級讅奏。朕惟其人之是信也。初亦何心之有。可。 鄧夢龍。特授文林郎 勑具官某。建邵盗起弄兵

山谷間徃徃而群。爾爲三州提督官。輻凑智略。隨賊所發。即行剿捕。卒使其徒各正邦典。亦可謂有勞矣。超進三階尚服異寵。可 李陝。降授文林

郎制 勑具官某。免役之法。司馬光猶疑其不便於民也。爾爲永豐長無德美道愛以子其民。而復創助役錢等第歛役既以錢免矣。而又可以錢

助乎其上一階以爲作法於貪者之戒。可 謝正夫。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漢吏入粟拜爵率有可稱爾以貲進尉于淳安。宜以不賄聞而郡

䟽來上取償於吾民者乃爾。罰其可逭哉。鑴秩罷官尚曰輕典。可。 吳昭嗣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恩平故南海郡。去朝廷僻逺爾以元寮。承

攝州事。不能敬謹侯度。以治育編氓。鷹吏漁民。苛取亡藝部使者以劾聞豈也。姑上一其三省。可。 陳植。降授文林郎制勑具官某國朝置

州户曹使之專掌倉庾。受納欲其平也。永春德化盗起。民不粒食不得已而賦于官爾又從而取盈焉。淫刑肆行冤氣纏結若據外銓劾上。則其罪

難擢數也。姑鑴一階尚曰中典。可 李衎可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出納之吝。謂之有司。爾望幕府視人之攫金弗之問。失監臨之職矣鑴秩

罷官姑示簿罰可 李木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吏以貪勤民乆矣朕方嘉與士大夫更始。爾昔爲天台户曹有姦如山既弗之問。今職管庫

尚迷復不改則是謂過矣。其䥴一秩以飭二維。可 馬櫸降授文林郎制勑具官某爲人臣者無外交。古之訓也爾攝景陵宰。督運蔡城。私以糗

糧博易寳玉。爾曾思垂瓠城下。宿師萬竈亦有登首山而呼庚癸者乎䥴之二階。以戒群慝可 章子仁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始聽其言而

失宰我孔子嘆取人之爲難夷考其行而知琴張孟軻言得士之非易矧以才而受上賞復有過而麗常刑爾自爲之佞賢朕何意於黜陟姑䥴二

秩庸示三思可 趙汝靜孫德之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等朕更化之初首戒貪吏欽恤庶獄詔勑非不嚴也爾汝靜爲郡從事爾德之爲州

司寇。一以賄聞一以富鬻。何奉吾詔不虔耶。䥴秩罷官。以謝千里。可 葉直清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刑之頗類。獄之放紛。國僑所耻也。爾出

宰象山。無豈弟近民之政而决罰出於法外估藉及於平人其爲頗類放紛不以多乎命䥴二階母怠三省可 孟繼勤宋蟠孫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等善事長官古人目以巧官。况逢迎其惡乎。爾繼勤爲郡紀綱爾蟠孫爲州司寇所職者何事而乃專剝吾民以媚其長元元何辜而罹

此酷哉各䥴二階以謝千里可 朱晡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朕風夜思救銅楮之弊。以通貨泉而州縣吏奉吾詔不䖍至有並緣爲姦者朕

甚怫焉。爾爲醴陵丞弗務飭謹乃因秤堤之令市虛楮易實銅爭十百之利於齊民不幾於吏而商者乎昔陸景情爲扶溝丞。人號貞清爾則太污

矣䥴秩罷官尚曰輕典。可 王壞降授文林郎制勑具官某鬻鄐田之獄而羊舌之罪彰辭梗陽之獄而魏舒之名顯爾爲晉陵理掾。不自敬讅

囹圄有重囚乃以賄聞從末减焉獨不思人命所關耶。姑䥴兩秩。母怠三省可林應龍降授文林郎制勑具官某昔我高宗皇帝寳訓有曰爲

教授者先須正已乃可率人大哉王言乎眞校官典法也。爾掌教建安弗自檢柅殖貨誨滛以貽吏議青衿何所矜式哉其上兩階以弼五教可

汪耒降授文林郎罷祠制 勑具官某書曰凡我有官君子欽乃攸司又曰無曠庶官爾爲州司寇閲三載而一日弗共其事罰其可逭哉奪祠䥴

秩以警畔官可趙汝扶降授儒林郎羅公著。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等朕乃眷西顧嘗以蜀師糧餉爲憂故分命漕臣各率其屬以惕濟軵

事汝扶奉西臺之令督餉軍前爾公著捧利司之檄部夫塞下不能盡瘁事國至愆軍期亦思貔貅萬竈登首山以呼庚癸者乎各䥴一階尚曰輕

典可 曹南强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宓子賤治單父民不忍欺。卓茂治宻吏不忍欺。爾爲貴平令寬循謹原民粗安之而寬失之懦謹失之

畏刻木之徒得以撓法其間則吏猶可欺以其方也外臺劾奏姑上兩階蓋存統體可 季鋆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叙其財以待邦之移用

周之職内猶不敢以自專爾爲成都法曹管常平倉旁緣出納擅支移米至五百餘石司法而違法尚何吏議之逃乎可 虞弜降授文林郎制 

勑具官某屯田實利也。而栝民以爲田則有害存焉爾一曹椽爾乃能亢大梱之令而弗敢承豈真避事哉。其上二階姑存統體。可 林芑降授文

林郎制 勑具官某賈誼曰爲人臣者利不苟就害不苟去爾以儒生仕于西鄙當韃虜犯蜀不能誠死封强寇采至而先去寇已退而不即𨑰去

就之間苟而已姑䥴兩秩尚勉二維可洪适盤洲集陳大年循文林郎制戎事既興邦有賞典爾能以輯濯𦔳我邊防增秩之榮用以勸衆周益

公大全集謝循文林郎啓六月 繫官于朝誦儒規而未熟積日曰閲因選訓而稍遷功歸爐錘之間感溢瓶罌之外。某聞大言則望大利賢者所

以事君小才不離小官衆人所以絫日。故傑士必登於要路。而庸流皆踵於常塗懼其兩適於器能是以各安於分義。㐲念某。地寒身賤才薄志卑。

學昧淵源。如斷港絶潢而焉用。文無根抵。惟分章摘句以自娱入仕十年。涖官三考禀資罷軟。既不能陳力以赴功受性昏蒙又不可强心而爲智

以兹歛板。何所取材聖圃廣大之秋。賢相招延之際逢辰如此。忍自投於寂寞之濱摩鈍以湏。終不越拘攣之表。誰謂化工之和氣。力回氷谷之寒

荄。已容列屬於學宫。更許陞資於銓部。依流平進固小道之當然校短量長捨大鈞而奚自。此蓋㐲遇某官。儀刑姬旦左右周成。如碩膚之公孫。而

無狼跋之虞贇太平之君子。而享鳬鷖之治。上則賞誅有序柄用八以詔王下焉廢置何心歲歷三而訃吏雖名一藝猶玷七階某敢不念寸進之

難。戴曲成之造無堪而等聾瞶愧莫效於犬鷄畢       命而守階墀願常陪於鸞鳳。過此以徃未到所裁

承務郎沿革隋書百官志。煬帝廢諸司員外郎置承務郎一人同員外之職新唐書百官志文散官有承務郎正八品下事

物紀原唐置同尚書者二十四司承務郎之名也。宋史職官志。元豐寄禄格以階易官雜取唐及國朝舊制以承務郎易校書郎正字將作監主

簿金史百官志文官階有承務郎從七品上元史百官志文散官置承務郎從六品 國朝諸司職掌文散官承務郎從六品    

事實韓淲澗衆日記靖康元年三月辛巳。召南劒州進士鄧肅通州進士任申先常州布衣鄒柄赴闕并補承務郎峽州志季孟堅繫年録云紹興

二十年右承務郎貶峽州與父光撰小史是時年秦檜爲宰相惡其譏已故有是貶金陵志張栻南軒先生宣公字敬夫以父䕃補右承務郎都督

府書寫機宜文字内賛宻謀。外參庶務其讀書之所名南軒。宋韓駒陵陽集迪功郎王蝦可承務郎制 勑具官某。爾父昔以孤軍。力摧郡寇義形

於色視死如歸。廟食嘉興至今不絶。陰德之報。在其復人朕聞皷輦而思將率棹爾京秩實爲異恩尚思能仕之忠。無替立身之孝可張廣東窻集

畢良史進春秋正辭并邁例持改右承務郎製 勑具官某股惟麟經之作。垂法萬世言微而於逺文約而誼詳。由漢以來諸儒紛紛各開户牗横

生戈矛其失聖人之意多矣廣文宗謂穿鑿之學徒爲異同豈不信哉今觀爾所上正辭例之書議論精深發明過半有嘉好古宜被異恩俾從

更秩之榮式示右文之勸。孫覿鴻慶居士集取延禧充康邸參謀補子乂若承務郎制侍從之臣。宣勞萬里持一介之傳修兩國之好雖人臣之

義不以家爲恤。而顧省其私朕何敢後。以爾自㧞於賢關禮義之地。又挺生於大臣忠孝之門。俾試一官以爲爾寵益思勉勵以稱恩休范石湖大

全集歸正張 特補右承務郎 爾昔仕虜賬。嘗嬰禍機。奉身來奔其可遐棄彈冠束帶禄廪隨之。俛仰平生思報所遇許應龍東澗集與薇持授

承務郎 官不及私固無濫予。例所當得盍舉彞章爾榮邸近親端凝和粹帥垣賛畫綽著休稱剡牘上聞盍示褒寵矧有舊比。近已舉行冝渙明

綸𣈆陞京秩益思信厚以稱恩榮劉後村集全允堅補承務郎直秘閣制朕爲儲宫選嫡妃。既告廷且成禮矣加惠於妃之同産親親之義也爾

早孤而嗜學與女兄昔同其憂今同其樂不亦宜乎初補而直中秘不試而擢幕賓。是惟優恩益勉進修以基逺大可。鄭起潜立庵外制武經郎閣

門宣賛舍人淮東制司計議官舒滋換授承務郎制 武臣試換文班法也出乎常法之外異恩也蒙異恩而不濫異才也爾以右列。乆從東淮制

臣游幕府上功謂爾理財佐用不但賛邊籌而已累舉不第耻冠鶡冠敢請守法者尚難之暨我從臣諭蜀辟從萬里行復援是以請吾何愛一京

秩不以勸功臣。爾其佐而長經理我西土。展異才成異功以報我異恩。庶知名下之無虛士則子所以褒功者。亦豈有既哉。劉行簡笤溪集忠順郎

閤門看班祇候藍師稷授右承務郎 勑具官某朕申遣信使逺適殊鄰被以寵光悉無所愛爾以從行之賞就易文階有榮耀爲其思稱此可

洪平齋集王丙特改承務郎制 勑具官某巴蓬山高林深奸民淵藪嘯呼剽劫實繁有徒爾奮身書生患義鄉井招懷其脅從禽僇其不率。一方

安堵制上功超授京秩宦塗方開亦克用勸可王魏公集故贈昭慶軍節度使曹偉門客進士主父實臣。可假承務郎制 勑具官某教授戚里

緣恩請官鍚以命書是稽前比。徃膺新秩母或弗祗。 美人張氏親兄孫林可假承務郎制 勑某宗杞慶成澤均中外。鍚爾一命厥惟恩榮勉於

白修。然後能稱可任希夷斯庵集李懋特轉承務郎制 褒勲之典當録其孤寧蜀之功多稱爾父有嘉懋續宜鍚異恩。爾志在承家時當筮仕繇

選階而畀以京秩越冗調而置之模寮亶謂殊縈。殆無前比其厲激昂之操以爲報塞之圖𡊮蒙齋集張實甫俞處約父各封承務郎制 勑具官某

等禮九十曰有秩。老老所以興孝也矧爾有子策名隽科宜均祭澤庸示褒榮服我命書永娱釡養李彌遜竹溪集王利見贈承務郎制 漢之狄

山。以慱士乘障致殞其身雖其自取。亦用非所長也。爾實儒生。以忠及難朕甚憫之。肆頒命秩追賁九原魂其有知。服我休寵。蘇頴濱集陳曼卿父

閏曼任登州録事。父閏年九十一以赦承務郎。誥詞勑具官某。父某総章之慶凡通籍之士皆獲爵命其親。朕惟子大夫沉於下僚家有耄期

之養。而寵榮不及。念之惻焉。鍚爾一命以綏子孫之志。可葉水心集薛子舒罷官乆無所授端明得謝。始撰承務郎詩男子行藏地自求難問天。

空多賈誼學。突過馬周年願改京官後。          常趍黼扆前。太平如致了别造會昌船。

散騎郎沿革。隋書百官志。煬帝於謁者     臺置散騎郎從五品二十人

承議郎沿革。隋書百官志煬帝置承議郎三十人並正六品。新唐書百官志文散官有承議郎正六品上事物紀原唐武德

七年改隋文騎射爲承議郎宋史職官志元豐寄禄格以階易官。雜取唐及國朝舊制以承議郎易左右正言太常國子慱士。

事實衡陽志向子忞。右承議郎直秘閣。紹興五年八月到六年正月十七日奉祠救荒。有遣愛。人爲立生祠洞汭新志趙彦悈承議郎嘉定十一年

十月到。十五年十二月滿。作成學校。行鄉飲酒禮。以示風化仍立爲善齋。教導宗于。創置田産。以資贍養。重建桐川。山光。二樓。移建横塘。 趙汝歷

奉議郎。在任轉承議郎。淳祐十年。六月初三日到任十二年四月除司農丞。增創釣臺書院 季鏞承議郎淳祐十二年八月初一日到任。寳祐二

年。八月十三日賛拯溺有大功。修學會。來由飲郡政綱目悉舉慶逺志韋庭堅。任至承議郎。宋劉攽彭城集朝散郎大理卿杜紘可朝請郎。奉議郎

試侍御史王覿。可承議郎。餘并如故制 勑刑罰所以輔治。法令在於便民。惟將明之材。知所筆削。而來矜之澤。由是布。嘉其成書。用推懋賞具

官杜紘通知法意。詳竦時務。具官王覿天寳精敏。儅業該茂。而皆持心居厚。觀物能察。討論五刑之中。究極三典之要。輕重適宜。簡易難犯。新令肇

布。大綱粲明。嚋其恪居。鍚之異數。如秩進等。是爲寵光。益國報稱。可。 奉議郎陳向能。可承議郎制 勑具宫某。郡邑被邊。夷漢雜處。加之逺人新

附應接多務。爲吏者比及三年。事整而無曠可謂能矣。是以賞典及之。爾參釐幕畫其效中率。進秩一等。以嚋勤勛。可。綦崇禮北海集轉承議郎制

紹興五年閏二月九日勑考績而陟明。乃古今之成憲肇禋而疏寵亦國家之舊章。遇春從臣。併昭恩數。寳文閣學士。左奉議郎知紹興軍府事。兼

管内勸農使充兩漸東路安撫使。馬步軍都總管北海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賜紫金魚袋綦某才猷宋逺。學術深醇。探六藝之淵源。備百家之該

洽。北門視草西學上賢豈惟華國之文章實有嘉謀之啓沃言語妙天下偶厭承明之廬。岳牧用詞人聊懷會稽之綬。當三歲計群吏之治乃五室

嚴上帝之祠。增賁官聯叙賢勞於積日進封使爵街多户於爰田徃服便蕃。益思報稱可特授左承議郎依前寳文閣學士。進封北海縣開國子加

食邑三百户。差遣賜如故。韓駒陵陽集奉議郎馮𣈆提舉鹽事轉承議郎勑具官某漢以慱學。循行郡國。便民而利公上額非俗吏所能爲也。自

儒林擢持使節。茂遷居化。邦用以寧。士不知經果不足用議郎增秩徃其懋哉可張廣東窻集黄仁榮轉右承議郎 勑具官某朕惟椁宫北歸中

外悲慕言念入疆之始實資應辦之勞幹敏得人事無不濟肆增厥秩用旌爾勤。 李流。轉右朝散郎。李元善轉右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等榷茶

之劵。便於阜通僞文亂真實蠹良法。爾參驗精宻灼見其姦。何靳一官以勸來者 奉迎梓宫禮儀使司禮官吳棫。轉左承議郎 勑具官某朕惟

梓宫北歸中外悲慕。言念入疆之始。有資迎護之勞禮官在旁實備諮訪肆增厥秩用勸爾勤 王櫰轉右朝請郎葛宗顔。轉右承議郎制 勑具

官某籌。間者修奉祐陵。實國大事。鳼工庀役必欲及時。爾等成以郡僚。疚心風夜。其增厥秩。用旌爾勞。 衛闐轉左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榷茶有

劵。以便阜通。贗文亂眞實害成法汝能驗獲備見究心其增一官以昭信當。 周聿復右承議郎制 勑朕孝通神明既舉非常之典。澤覃中外用

蠲一切之牽。几服官聯悉從牽叙具官某早膺器使。瓽列從班。省寺踐揚。休有譽處頃貽吏議。寢閲歲時。屬誕布於湛恩。其漸還於故秩徃祗朕命

自勵母忘。孫覿鴻慶居士集秘書丞何常特授承議郎制 舜以九載而黜陟庶官。周以三歲而誅賞郡吏褒善録最序進厥位。示天下至公之法

不可以廢也。爾以學問發身於承乎之日又以忠義戮力於艱難之時有司第勞。進官一等。夫仁人志士爲善不求其報區區一賜何足以言在法應

遷。徃祗厥服洪文安公小隱集左奉議郎試中書含人兼史館修撰王剛中。轉承議郎制 三戲考績而陟明。若稽虞典。八柄詔王而馭貴參用周

官。雖予法從之賢不廢有司之制。具官某以文章先多士以德行配古人十年自佚於林泉。一節徑躋於臺閣。比繇左仗擢正西垣潤色内書。能同

風於五誥發揮信史。又擅美於三長。會第課之當遷。宜進階而加寵尚其祗載。嗣有褒陞。 右承事郎軍器監丞吳撝。轉承議郎賜紫章服制 朕

念汝父之功。不一日忘也。故萬里召汝。寘諸中都。顧汝官未稱優進五等。而又以金章寵之勉之哉。思所以致此者可不慎歟李璧雁湖集秦鎬轉

承議郎制 乃者使旃出聘。汝實從行。典視禮物。迄事而返。罔愆于成。庸𣈆一階徃其懋勉劉後村集奉議郎何鑄。以修築廣州城轉承議郎制 

屬者西寇震鄰。東廣戒嚴。城番禺。乃所以援桂林象郡而安扶胥黄木也。爾佐間幕。倡率吏士躬板幹之役。成金湯之勢。師臣上其賢勞其可以吝

賞哉。可。洪平齋集陳良驥轉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維揚翦寇之賞。天閫第功。無㣲不逮。爾庀役瓜州賫伐援比以自請。亦陞一列。責實方嚴。思稱

所蒙可 趙必法。轉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虜保陡山王師進討調度旁午。陸運尤艱。爾賛盡於計臺。備宣勞於供億。進升一列益礪廉勤可。異泳

鶴林集梁成大。降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鄙夫而語事君。孔子存患失之戒。不仁而在高位。孟軻有擕惡之譏爾趣操腐回。氣姿恨愎。肙載籍所

無之惡。爲市人不耻之污。梯緣隷臣。斗上憲府。顯排衆正。莫逃偃月之姦陰比元凶。弗省氷山之側。蔇朕親政。俾而草心。夜批一紙之書。明示二凶

之罰。而煩言交嘖。公議弗容遂近徙於温陵。仍再鑴於顯秧開國承家。小人勿用。于尚監於斯電明德謹罰。我邦以修。汝圖惟於終譽可 潘𣈆孫

降授承議郎制 勑其官某。瑣𤨏姻婭。周興膴仕之譏。坎坎輻輪魏有貪人之刺。爾㧞援相間。凌蔑吏歲。奸畿如山。酷稱其位試小邑尚爾。况居陪

都之上幕哉。其䥴二階。冝自三省。可。 應垕降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等于路治蒲。夫子至其庭曰明察以斷矣夫有百里之地。而無明以知之

斷以行之。是烏足與長民哉。兩照長于新喻盗充於境内而弗及知失察也爾聖宰于安福豪民黥胥縱横於國中而莫之問。無斷也。有一于斯。難

逃吏議侄從鑴罷。徃自省循。可。 李瑀降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獄。民之大命也而今實司之。爾宰分寧邑。有訟不能决。推之彭澤。彭澤不受。推

之望江宿松。又不受。郡將原其始事而以劾聞。雖去官亦何能辭其責哉姑上一階。徃其三省。可 沈恕降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朕遣禁林之

老。委付留綸俾或馳赴填爾爲機幕乃弄印不發以留務文書自任。是不知體統即兹一眚。合議薄懲可。 翟繁降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官刑

之警首以滛風。天吏之罰。蓋由逸德。矧爾分倅洪都。暫攝州事。不自謹飭耽于宴游任淄叱叱。時更爲之氣塞安知非職厲之階平上一官。以懲

二過。可。 宋明逺王節降梗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等啇制官刑。以儆有位。士大夫之律也。徃者逆全奸命。首犯寳應爾明逺爲令爾節爲伴不能

誠死封疆又從而媚賊焉幾於逆忠比頑矣朕安得貸汝乎。各鑴兩階尚曰輕典可 汪綬降授朝請郎張竽降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等昔唐

李兼在江西有月進韋皋在西川有日進。常州刺吏裴肅至以進奉遷浙西觀察使士大夫風俗至此亦可耻矣况賂權要以媒進哉爾竽士檢不

修挾青銅以干節傳。爾綬吏號已甚饋朱榻以希借留求則得之爲身計固善矣豈朕加惠元元之意乎各䥴一階罔貳其行可。馬光祖。降授承

議郎制 勑具官某。頃者州郡之兵相挺爲亂朕既不能訓章明法。式遏其虐與我共理者郡將也。而拊亡其恩馭失其道致以不廪之粟贍無籍

之兵。欲其不登首山以呼難矣哉。既知自訟其愆所以再削其爵可 杜杲。降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孔子曰母意。又曰非意之也必知其情夫

以意而論天下之士。難乎其知人矣。今范按杲之章。所論四事而皆以其意言之大抵謂巧於避事也。然則情實固未可知而統體不可以不存䥴

秩罷官。宜體朕意。 可卓樗特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宜城淺蠻不式王命結約醜類俘掠省民爾爲帥幕。能佐而長。指授諸將盡殱賊徒雖曰

將士之畫亦爾裨皆之功也陞之二階。以勸有位。可 陳滌特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頃者峒寇慢防廬陵諸邑連被屠毁經理之任蓋難其人

爾爲永新長葺壞補欽區畫有方流鴻盡歸狂猘不聳使百里之聚復還舊觀可謂有勞矣。特陞一級。以勸百吏可。 倪灼特授承議郎制 勑具

官某盗之發也甚㣲長吏不善調伏遂至滋蔓南豐蠻卒之亂紀。尤其甚也爾爲邑長能亟起而撲之殃不及吾民而賊遂授首寧非汝之力歟。華

之一秩。以勸百吏可。 祝夢良叙復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漢郡大守謂之郡將蓋於吏卒有階級法爾以儒生典玉山郡貿私鹽。益公帑安能無

過然一黥隷敢於誣告其主。此風何可長也特還故官徃服新命可 陳調一。特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自峒寇慢防文武大小之臣以功䝉賞

者多矣爾以書生。曉暢軍務調娱將士駐藍峒之口遮蔽一方。賊不能蔓延而南亦可嘉矣華以一階以劭能吏可 𡊮啇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

某漢毛萇以詩學爲河間獻王博士後之爲宫僚而說詩者蓋昉手此爾以情性之正。承禮義之澤凡所習聞於家庭者。非邇之事父則逺之事君

也掌教宫邸。敷繹雅言諷咏之間常使人有油然興起於善之意。則啇也始可與言詩已矣。徹章轉秩朕其可後邪可。 力起授承議郎 勑具官

某祖宗舊典。諸公院教授率用朴學高行年五十以上充。爾間迹巍科。經明行飭。典教朱邸。齒宿意新人皆曰宗藩講官樣也。諫歌上下既已卒章。

式𣈆一階以原風教可 鄒伸之特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漢詔郡國有茂村異等可使絶園者一科我孝宗皇帝亦嘗精擇使者之有村者專

立奉使一司使乎使乎蓋難其選也乆矣爾生西岷之古都負北客之竒氣收復關外曾上首功自是游邊陲騁沙漠間關草地之間。殆與口伐可

汗者同一軌轍二階之賞豈足以償汝之勞耶然而使可能也戎之情不可測也汝母薄兹賞可。 杜㓜節授朝奉郎應㒡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

某等周官一書河間獻王得之以上于册府周家禮樂法度之不泯於後世河間力也然昔者宗臣。猶能以禮淑多士而今乃籍多士以授經藩房

則共是職者豈不道尊德貴也哉爾㒡也。㓜節也既誦卒章各增一秩可 林千之追復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昔爾父枅在孝廟朝爲廉監司聞

其風者今猶使人興起也爾緒先世事業不以豈弟爲化廉傷於刻嚴傷於苛國人不便安之則有之矣無根之謗何得以加汝耶復爾元官歆我

休命可 李巾行叙復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士固以移之郊屏之逺方爲辱然蓋有受辱於一時而弗獲罪於公論者君子所貴也爾敏疆而文

廉倨而辦孤立一意。姻䣊弗容有司又曲而内之嘻其甚矣。然劾之者欲墜諸深淵保之者欲藉諸衽席朕則何心。盡復元階。俾還故里蓋公論也

可。 葉味道授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昔司馬光有言論語記孔子之言行寳訓述祖宗之聖謀。經術典憲之相資不可缺也爾少也聞道得於朱

熹說書金華剖析疑義蓋有集注之所未發者朕已得聞其微㫖矣皇祖有訓世所寳傳及此終篇溥斯懋賞爾宜誦所學述所聞。終以告我庶幾

以繼徃聖之業以篤前人之休可高著齋薇垣類藁奉議郎提轄行在文思院知揚州江都縣洪若拙。因隨軍運糧收復高郵有勞特轉承議郎制

師行而飢弗得食則有睊睊胥讒之憂高沙之役爾以輦運餉。軍士得宿飽以克濟登用閔爾勞。復陞一秩賞從其厚昭予念功陳止齋集故通

直郎趙公廣昨知饒州因旱歉民流臣寮奏追西官勒停。男彦倓訴冤特追復承議郎制 勑具官某左右諸大夫之言朕知其不如國人也爾守

番中遭歲不淑能有惻隱之實而不爲文具而達于朝聴者皆反謬言者不置麗于佚罰而爾亦既賫恨於地下今觀闔郡連編累牘哭汝甚哀。蓋

棺論定莫公於此。朕爲憫然盡還舊官不但慰汝亦以勸來者之勤民也。可。韓駒陵陽集謝復承議郎表。臣某言准告復臣承議郎者郡守分符。

已叨於委寄議郎增秩。更冒於恩榮中謝伏念臣孤學背時踈才忤物。少常坎𡒄壯益邅迴。兩罷中都之官一隔便朝之對超資越序。已推同列之

 先積乆參勞尚落衆人之後嘗司秘籍亦坐㣲文臣猶太息以自憐。世或相傳而驚笑忽逢新政咸洗舊愆伏惟皇帝陛下考績以待常材不次而

 收英俊。將資衆力共致丕平。枯木巧株猥先蒙於雨露飛鳬乘雁終自適於江湖臣無任高著齋薇垣類藁經星赦叙承議郎謝表 臣某言准亳

 州永城縣牒送到誥一道伏蒙聖恩特授臣承議郎。已於今月初一日祗受訖者。上天垂象。允昭仁愛之心。聖主求端。誕布滌除之澤。盡蠲罪戾。一

 洗危疑既紓永棄之悲。遂有自新之路。恩生非望感異常倫中謝伏念臣。㓜禀義方。長承師訓。慕古人之仕道耻没世之無稱每殫報國之忠。豈暇

 周身之慮自投罪罟屢易年圭。同時遷謫之人所存無幾。今日甄收之賜䝉幸獨多。伏遇皇帝陛下。道契三無仁推一視曲矜枯槁復俾發生。名已

 削於丹書。迹始班於庶士散群壞植率歸君子之途合異爲同。共就常臣之列臣敢不慎終勉節益勵初心。誓捐螻蟻之微軀。少答乾坤之再造臣

 無                          任。

 通直郎沿革。隋書百官志煬帝置通直郎從六品。三十人。杜佑通典注蓋采𣈆宋以柬諸官皆有通直。謂官爲下而通爲名

有也。因此爲名新唐書百官志文散官有通直郎從六品下事物紀原唐武德七年改隋屯騎尉爲通直郎宋史職官志。元豐寄禄格以易官雜取

 唐及國朝舊制以通直郎。易太子中允賛善大夫洗馬      事實嚴州府志宋詹良臣。字唐公敦厚有節操年七十二。以特奏名爲處

 州縉雲尉方臘起歙嶺且犯處公以數十百人獨守或謂盍去諸公曰食焉不避其難吾官以逐盗爲名必死之。力不敵被執賊脅降公怒駡賊賊

 忿恚割公肉使自啖公吐而且駡垂死駡不止賊平追録死事贈通直郎官其子孫三人。時長子大方以仕。後終簽書樞宻院事慶逺志黎至仕至

 通直郎鎮山志𣈆樓棁通直郎淳祐十年四月至宋劉攽彭城集宣德郎曹旼可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朝有大慶賚于四海百官進秩雨露之澤

 也爾預於甄叙通籍朝閨榮親顯家其賜盛矣服此休渥毋怠祗肅可綦崇禮北海集復授通直郎制紹興元年正月二十八日勑人誰無過觀其

 黨而知仁。俗與爲新免乎險而作解矧惟爾列宜錫寵章徽猷閣直學士降授宣教郎知漳州軍州事兼管内勸農使節制管内軍馬賜紫金魚袋

 綦某學務師心。文能耀道多言徃行書其德令聞廣譽施諸身同官爲寮但敦於私好致法詘義遂陷於小文適布湛恩。乃還故秩無負天下劉向

指有過之臣有益公家。王嘉推當免之吏。勉齊前哲。以副朕言可特授通直郎。依前徽猷閣直學士。差遣賜如故李彌遜竹谿文集胡銓保守吉州

轉通直郎制 乘障之功。非所以責賢腐儒之說或至於敗事。爾以文藝擢寘甲科。下帷窮經。十年。不調當胡虜亂華蹂踐郡邑而能率衆仗義壞

其機牙使姦不得發。一方以寧朕甚嘉之。其進官資。以示褒寵韓駒陵陽集故從政郎杜沔。可特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朕澤及幽顯義均邇遐

爾方盛年。宦游自喜。不幸而殁。禭以朝紳儻魂有知尚或爲慰可 故從政郎業義雄。特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汝仕南方不幸而殞。有司言狀

覧之惻然。襚以朝紳。寵非常典庶我德澤。漏于九泉。可韓之道特授通直郎賜紫章服制 勑具官某朕於爵禄或嚴叙進之法。或推躐等之恩

率非偶然也。爾雖盡忠。未有優。最通九門之朝藉被三品之服章一朝而受二榮可不謂殊寵乎。可張廣東窻集買堯民換給右通直郎制 勑具

官某。間者川陝宿師。饋餉尤急爾以健敏協濟惟勤承制遷官既被優賞易以真命徃哉惟欽翟忠惠先生集光禄寺丞韓球磨勘通直郎制 課

吏之法悉稽閥閲。汝以歲月。叙應于陟典。朝則預矣。亦云休哉范石湖大全集皇侄孫右監門率府率子猗可換通直郎 勑某朕以教養之法推

予九族。而迪于訓者爾以父子繼焉。可謂宗室之秀矣朕惟汝嘉肆頒明命。弗循著格時乃異恩。造于成人則有終譽可。 皇兄右監門率府率令

術。可授通直郎 勑經明行修士之高選矧予宗子。迪教有聞。寘我周行。以需器使。可。 右宣教郎。奉使大金祈請國信所書狀官趙磻老回程可

通直郎制 間者遣使殊鄰。少從多憚逺役爾以文儒有氣節慨然與俱。朕既更選而送之。還有餘賞。俾通闓籍。徃益淬礪。以趣事功。鄭起潜立庵

外制降宣教郎彭耕道復通直郎制 是非乆而自定。予奪付之無心爾頃以董試偶詿微文明禋肆眚滌瑕而鏡至清。兹用洗丹書而歸皇極。其

復故官。勉稱朕杖拭之意。 降宣教郎。特差充兩浙西路安撫司主管機冝文字鄭思問。復通直郎差遣如故制 言事者許風聞。辨雪者必核實

付是非於公論示予奪之無心。爾頃宰武義人稱曰能。嘖有煩言不得不貶既加考核乆而自明。况肆眚滌瑕之後乎。其復故官。勉圖來效以稱朕

杖拭之意 降宣教郎。新差通判淮安州李仲鰲。復通直郎差遣如故制是非乆而自定予奪付之無心頃桐川太守謂爾有閉糴之過姑示薄

懲兹方畀爾事任其可緩杖拭之恩哉其復故官勉圖來效洪文安公小隱集尚書兵部侍郎周麟之父與可贈右通直郎制 朕褒對國陽肇稱

禋禮。誕布神明之澤。徧覃幽顯之間。眷言侍臣。施及禰廟具官某續文種學庠序有聲蹈義居仁。鄉閭歸重。隤祥在後。生子而賢適釐事之涓成冝

禭恩之追賁。爽靈不昧其克來歆。劉行簡苕溪集郭仲苟男武翼郎。閤門宣賛舍人及之。換授右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爾以父任得官升華上閤

亦既寵矣。時方右武。爾獨慕文勉徇厥私。是爲異數可洪平齋集曾庶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掎鹿固爲共踣之謀養虎必有反噬之患。山陽荼

毒。爾以幕僚死事閨門不免焉念之慘怛追畀陞朝之秩仍録應門之孤。魂而有知。歆此殊渥可 宋昭逺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鹽城之役飛

芻走粟以餉師。亦既勞止又轉致于山陽宜爾馬瘏僕痡而卒於行也官以升朝知予閔䘏。可。 尤元龍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尉以警捕爲職。

盗發三衢爾能躬帥弓刀。嬰其鋒而死之職不曠矣官之升朝仍録厥孤尚紓九泉之悲可王魏公集太子中舍守本官致仕王沃可換通直郎致

仕制 勑具官某。爾率職宣勞序于朝位。以疾得謝進遷勲名徃服恩章永安譽處 大理寺丞王古可通直郎提舉京東。西路常平事制 勑具

官某。村名行實有顯於時憂哀居廬克終喪禮進遷朝位將命一方祗服恩童。求爲稱職可宣德郎知磁州安武縣傳傳正可通直郎權發遣夔

州路常平等事制 勑具官某爾村能操行比見推稱召對于朝聲中其實進遷厥位。將命一方。徃服恩休勉思稱職可 宣義郎權發遣廣南西

路。常平等事劉誼。可特授通直郎權發遣兩浙路常平等事制 勑具官某録最任能朝廷之政爾繇竹諝祗事嶺南有賢有勞簡在時論進遷朝

位。改使於吳徃服恩章愈思稱職。可吳泳鶴林集馮天麟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誠死城郭封疆。臣之節也當韃虜犯武休。自帥臣以下莽然未

知死所爾一記室耳。無尺兵在手。塊守城壁逮賊兵既退乃與衣冠望族相枕於積骸之間。亦可哀也矣。贈官通籍。乃録其孤。九原有知歆此休命

可 錢䇾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徃歲韃兵闖我淮右士大夫之望風而奔者肩相摩地相屬也爾霍丘一尉耳乃能率十數羸弊之卒當百萬

日滋之師衆寡不侔竟殞元軀於鋒鏑之下可謂死於義矣贈官陞朝以旌義魄可 程琳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徃者海瀕遐逺不霑王化民

之獷悍者弄兵於雄韶之間。爾以法曹。驅率將士。計擒賊首迄正天誅方 行賞第功。而。惟煙瘴死矣。贈官陞朝。示我愍䘏可追官人蕭郊叙

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長史風化之首也。爾試邑漳浦不善學製而弦絶錦傷惡聲呈露若據帥閫之劾則不能免於大譴矣。先叙一階庶知朝家

 不以一眚廢汝之意可 俞機叙復通直郎制 勑其官其。昔貝卒之叛通判董元亨死之。國史高其義。爾伴章水。視禁兵亂當。若罔聞知。可以偷

 生矣豈不汗顔。元亨耶坐法以䥴。會赦而叙。朕無終棄之典特還一秩以勵後圖可 徐耜降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朕聞不獲乎上民不可得

 而治矣爾長於溧陽粗號曉暢令箴弗謹致滋邑子之訟外臺又從而發之尚何可臨民哉姑䥴一階以勸三善可 方點降授通直郎制 勑

 具官某昔我孝宗皇帝撫䘏淮民不問畿甸雖馬草木炭之微不許科配重堡障也汝出宰興化德化蔑間而科取及於蘆竹重征逮乎鰕菜使在

 先朝何能免重罰哉姑䥴一階。以勸三善可 潘自顯降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攘羊而證其父夫子惡其訐直放麑而傷其母。孟孫以爲拙鋮

 應陽之獄栖其子而證之雖得其情亦太巧矣姑䥴令官以存帥體。可 楊奭降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令以字民爲職。而催科次之爾出宰吳

 門德聲不振。民故有常籍而創青無以籠取。租舊有經賦。而抑白丁以重科固趣辨矣撫字之心安在㢤姑䥴一級。以警令歲可 沈愿降授通直

 郎制 勑具官某今之爲令亦難矣。一言動之輕。而以三尺繩之。皆罪也。爾宰邑近幾。未聞顯過挂壁之榜民乃執之。以爲令罪部刺史劾章來上

 其可志耶。姑䥴一秩。以警其慢可。徐瑑降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禮之變喪服。爲事金革也。春秋之墨衰經。爲從軍戎也。非軍旅之事而輙

 圖起復豈刑章之所冝貸哉。爾仕于州縣。素以才稱。亢華爲州。非邊郡比。而乃奪情變禮。冒虎竹之榮享魚稻之樂於汝得爲安乎嘖有煩言。方請

 追服則亦已晚矣其䥴一階以示誅心之法。可。 李中行降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仲子於齊國。豈不爲廉士。而孟子非之匡章通國皆稱不孝。

 而孟子禮之。鄉國之評。蓋有時而未定也。爾蚤以文鳴策名進士。仕垂三十載。少所過愆。而不善居鄉姻睦成訟。飛言嘩於國中。然亦不如是甚也。

 䥴以二秩移之逺方。朕不得不伸帥守之權。爾其退自省循。可。 周𣈆降授通直郎制 勑具官某等。漢史傳州縣吏。謂酷稱其貪不終廢。朕甚

 惑焉。安有貪酷之吏而可使之長民也㢤爾虞爾𣈆爲近畿令不能奉法循理乎執羅織之經口含饕餮之譜。欲免於人言。難矣乎降秩罷官。等第

 行罰。以示勸懲之公。可高著齋薇垣類藁儒林郎利州路提刑司檢法官范辰孫殁于王事。特贈通直郎制漢中爲虜所闖。衣冠并罹塗炭爾以

 故家子。自致隨牒。以佐司臬。寇至不肯去。以其官死之肆陞朝秩。併録厥孤。式表遺忠。庶其無憾。 迪功郎萬盈。特改宣教郎。萬鎰特改通直郎

莅官六七考舉主五六人。始得以通籍不亦艱平。爾抗章公車曉暢時務改陞京秩通秩作陞朝秩以旌爾忠。祗若兹母怠 金有大以宜黄尉盗

發汀邵侵入其境贈通直郎制 群盗之起守尉捕誅。其來尚矣盗發汀邵挺于宜黄令先寇而去。復何賴焉。爾以尉堠。能舉其職民得安業者一

年矣。猶以積勤致死傷哉其陞朝秩以示閔勞。 宣教郎新知福州長溪縣譚谷前任江陵察推日。以守城捍禦有勞减職司一員於見今官上理

作轉一官收使。特轉通直郎制 爾之荆以佐幕也乃迭地伐城之時爾以衆威得受上賞。易舉將以陞朝秩賞從其後用不汝靳。蘇頴濱集令毣

以率府率講書授通直郎誥詞 勑某先皇帝厚於宗室勉以爲善有能通於經術。率常試以吏事爾誦習興謨明其義訓。徃服通籍之寵以爲維

城之                         勸。可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三百二十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