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七千三百八十五 永樂大典
卷之七千三百八十六
卷之七千三百八十七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三百八十六  十八陽

䘮禮四十六

國朝國朝禮書咸穆貴妃䘮禮

服制東宫親王于

妃。皆稱庶母。吳王于

妃稱慈母。一十月初二日。翰林宋學士傳奉

聖㫖。凢庶母服制。東宫親王服朞年。公侯服九月。百官服五月。庶民服三月。欽此。今擬

東宫親王爲庶母服齊衰朞。用細麻布冠。九輙倣九梁細麻布衣裳。葬畢。服常服 。以孝服蔵于靈位之所。遇節序。服以𥙊奠。周年

除靈日焚之。吳王爲慈母齊衰三年。麻布冠。麻布衣裳。麻腰絰。葬畢。素服。遇節序。服孝

服𥙊奠 。滿日焚之。公主齊衰麻布大衫楷子。長裙。麻布蓋頭。麻布鞋。既葬。常服。遇節序。仍服

𥙊奠。滿日焚之。衆妃舉哀臨𥙊。俱服白布團領衫。

靖江王服小功。白布冠。白布衣裳帶。既葬。服常服。以孝服置于靈所。遇節序𥙊奠服之。滿日焚之。

歛儀一飯含以珠及玉顆納口中

一入歛裏用常服。外用禮服。

面衣一。以皂絹紅裏。方一尺二寸。蓋其面。握手二。以皂絹紅裏。長一 尺二寸。裹兩手。

充耳二。以白綿如棗樣。塞耳中。一銘旌

用紅紵綵長九尺。以粉筆書題曰。故成穆貴妃孫氏之柩。上綴木刻。彩畫荷葉蓋。下綴木刻彩畫 蓮花座。懸

以鳳頭竿。承以紅木座。置于靈柩之右。一䰟帛

用生絹結䰟帛置靈座上。一斂畢。停柩于室中。設白絹帷幔于棺外。覆棺以紫羅帷。設床帳于

棺之左。面盆衣架如平時。一掩棺畢。設靈座于柩前。又設供卓陳設𥙊物。

吳王公主以下服孝服。序立哭。兩拜。奠酒。又兩拜。一每日早晚進膳如平時。

贈謚一九月  日。禮部牛尚書等官題

奏。古者宫妃有德 。足以輔内治。既薨之後。必有贈謚之典。恭惟貴妃孫氏。德冠嬪御。冝加贈謚。以表推崇。謹按謚法。夙夜儆戒曰成。德化和

肅曰穆。請謚曰成穆。奉聖㫖是。要冩來焚黄。欽此。

一𠕋文 維洪武七年。𡻕次甲寅。十月癸巳朔。

皇帝制曰。朕聞古者宫妃。其德有以輔内治。厚𢑱倫者。既薨之後。必有定謚之禮焉。惟爾貴妃孫氏。以篤慎之資。純淑之行。勤於事

上。慈於撫下。當國家 開創之初。備儆戒相成之道德實冠於嬪御。功用助於中闈。方期享於貴榮。竟莫躋

於壽考。冝加贈謚。以表推崇。可謚曰成穆。爾其有知。服兹寵命 。

一焚黄。用黄絹裝楷如𠕋樣。兩葉。冩冊文。其日。陳設祭儀一猪。一羊。畢。以祝及𠕋文案置于靈前。

吳王以下立于靈柩前。賛禮賛鞠躬。兩拜興。平身。賛跪。王跪執事者以爵進于

王之右。賛受爵。獻爵王受爵獻爵賛讀祝。讀祝者取祝跪讀賛宣冊。宣冊女官取冊立宣訖。賛俯伏。興。平身復位。王俯㐲。興。平

身。復位。賛鞠躬。兩拜。禮畢。焚祝及冊一祝文

維洪武七年𡻕次甲寅。十月癸巳。吳王  敢昭告于

慈母成穆貴妃之靈曰欽奉上命贈謚

慈母爲成穆貴妃。謹用焚黄。伏惟鑒知。尚享。外命婦奉慰儀

一其日外命婦具山松特䯻大衫。詣坤寧宫丹墀序立四拜。班首升

殿跪致詞云貴妃薨逝敬惟

皇后殿下不勝感悼。班首復位。四拜禮畢。退改服慶雲冠。白團衫。白布蓋頭。詣貴妃靈位前兩拜。班首詣前跪三奠酒。執事者跪。讀𥙊文訖班首興。復位。

兩拜禮畢。一𥙊文

維洪武七年。𡻕次甲寅。九月癸亥朔。三十日 壬辰。魏國夫人謝氏等。謹致奠于

成穆貴妃之靈。惟靈天賦淑德行表婦儀。安享貴榮。豈期薨逝。謝氏等。追仰音容。不勝哀悼。

謹以牲醴致奠。伏惟尚享。修設好事

一洪武七年十月初三日奏准爲成穆貴妃修設好事於初四日早發䟽。啓建省官於城隍廟發咨。請

守護壇場。一城隍咨中書省欽奉

聖㫖。洪武七年。九月二十八日。貴妃孫氏。以疾亡故。於十月初四日爲始。命僧 於朝陽門外𣩵所建壇。修設好事。看誦大蔵經文。十

四日。修設水陸大齋。至十六日禮請釋迦牟尼佛證明功德。欽此除欽遵外。合行移咨請

照驗。煩爲即日率領神官將吏。欽依聖㫖事意監護壇塲。須至咨者

一發䟽儀注其日清晨。内使監陳設御位香案於

奉天殿丹陛上正中北向。尚寳司設寳案於香案之東南。儀鸞司設常朝儀仗。并設黄伞遮護䟽函。裝金表匣

侍儀司設百官陪拜位於丹陛下。設進䟽官位於香案之東。捧疏官位於香案之西。通賛二人位於

丹陛下。東西相向執事者設龍亭香亭皷樂儀從於午門外。侍儀舍人設詔輿於

丹陛下。引禮引百官朝服入拜位上位於武樓下具皮弁服。侍儀奏外辦。導駕官導引至

御位。禮部官捧御䟽用寳訖。用奉天之寳内賛奏請鞠躬。拜。興拜。興

上位兩拜平身通賛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百官兩拜平身内賛奏詣前。賛跪。賛搢圭。通賛唱百官皆跪進䟽官取函跪進。

上位受函 。授捧䟽官。捧疏官跪接。置于案内賛賛出圭。俯伏。興。平身復位。上位出圭。俯伏。興。平身。復位。通賛唱俯伏。興。平身。百官俯伏。興。平身。内賛賛鞠

躬。拜興。拜興。平身。上位兩拜平身。通賛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百官兩拜。平身。内賛賛禮畢。百官

東西對立。捧疏官捧疏 函由中陛下。置詔輿内。舍人捧詔輿由中道出

午門。導駕導上位還武樓下捧䟽官至

午門。以䟽函置於龍亭。儀從皷樂導引至齋所。一䟽文

大明國洪武七年。𡻕次甲寅。十月癸巳朔。初四日丙申。皇帝謹齋沐𥡴首載拜奉䟽

釋迦牟尼佛伏以天地不言。以四時而示信。

聖神代理。達萬化以通情。惟如來者。駕白象而神宫降誕。遊四户而悟入雪山。六年善行。感覆載以鑒勤。五

演妙音。證 金仙之上果。示現三十二相。大會四十九秋。談空有之無窮。翊王綱而易治。方便度人。以開愚

昧。道通造化。庶廣益於古今。光燭幽𠖇。致冤愆而解脫。大千普照。六道俱超。德無不備。非天者歟。兹爲成

穆貴妃孫氏。享年三十二𡻕。於今年九月二十八日。以疾傾逝。欲伸追薦。特命闍黎就於𣩵所結壇。以十

月初四日。揚旙發符。看誦大蔵經文。十四日。修設水陸大齋三晝夜。十六日。行禮獻供施斛燃燈。至日。伏願

如來不違本誓。降臨法筵。大開方便之門。廣示超升之路。謹奉䟽。伏惟佛慈鑒知。謹䟽。

一供佛儀注 前期。儀鸞司設御住于壇之中。盥洗住于壇之東南。帛案于盥洗位之北。捧帛官于案之東。西

向典儀二人于百官拜位之北。東西相向通賛二人位于典儀之南。東西相向掌𥙊官位于壇内之東。西

向進帛官讀祝官位于壇内之西。東向樂工設舞位于壇前。百官班分東西樂工舞位在中間光祿司官

備茶供以候。其日申時。衆僧于寳座前。望空啓請

如來。依科法事訖。執事者各司其事。陪位官入就位。導引官於御幕前跪奏。請行禮。

上位具皮弁服升壇。典儀唱迎佛。和聲郎唱迎佛樂奏善世之曲。賛禮賛鞠躬。拜。興。拜興。平身。

上位兩拜。平身。通賛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陪位官皆兩拜。樂止。典儀唱奠帛 獻茶禮。和聲郎唱奠帛獻茶樂奏昭信之曲。導引官

奏請行奠帛獻茶禮。導引官導上位至盥洗位。盥洗訖。請詣

佛前。賛禮賛跪。搢圭。上位跪。搢圭。賛進帛。執事者以帛進。賛受帛。奠帛。

上位受帛。以授執事者。美于   賛出圭。俯伏。興。平身。復位。上位出圭。俯伏。興。平身。復位。賛鞠躬。拜。興拜。興。平身。

上位 鞠躬。兩拜。平身。樂止。典儀唱初獻供。和聲即唱初獻樂奏延慈之曲。導引官奏。請行初獻。供禮導引

上位詣佛前。賛禮賛跪。搢圭。

上位跪。搢圭。賛獻供。執事者以供進。上位受供。授執事者。莫于   前賛出圭。

上位出圭。賛讀祝。讀祝官跪讀祝訖。俯伏。興。平身。復位。上位俯伏。興。平身。復位。賛鞠躬。拜。興。拜。興。平身。

上位兩拜。平身。典儀唱亞獻供。和聲即唱亞獻樂奏法善之曲。掌𥙊捧供詣佛前置于案訖。樂止賛鞠躬。拜 。興。拜。興。平身。

上位兩拜。平身。典儀唱三獻供。和聲即唱三獻樂奏禪恱之曲。掌𥙊官捧供詣佛前置于案訖。樂止賛鞠躬。拜。興。拜。興。平身。

上位兩拜。平身。典儀唱衆僧叅禮如來。導引官奏請還

御幕。導引上位還御幕。衆僧旋繞諷咒。恭禮

真如。一引妃靈詣浴堂。一引衆魂詣沐浴所畢。一引

妃靈詣壇所幕次。一引衆魂詣壇所。法師說法。戒師說戒。一迎靈還祠堂。一引衆魂詣斛所判斛。法事將畢。導引官奏請升壇。

導引上位至壇所。陪拜官復就位。典儀唱徹豆。和聲即和唱徹豆樂奏遍應之曲。樂

止賛禮賛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上位兩拜。平身。通賛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陪位官兩拜。平身。典儀唱送佛。和

聲即唱送佛樂奏妙濟之曲。樂止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

上位兩拜。平身。通賛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陪位官兩拜平身。典儀讀祝官捧祝。進帛官捧帛。各詣燎所。和聲即唱望燎樂奏善成

之曲。賛禮奏望燎。請詣望燎位。燎半。樂止賛禮奏禮畢。導引官導

上位還幕次。一供佛樂章

迎佛奏善世之曲。體虛凝𠔃真常。妙應化𠔃無方。啓崇筵𠔃。日吉辰良。

禮孔修𠔃。眇躬齋莊。目眷眷𠔃遥望。感必通𠔃在誠。紫磨軀𠔃。白玉毫光。駕雲車𠔃。旌旙侍傍。眷閫浮𠔃

斯格。仰聖容𠔃洋洋。奠帛獻茶奏昭信之曲。

維此妙香。五方普熏。筐篚斯實。有玄有纁。物微禮具。敬奉慈尊。庶其鋻止。展我殷勤。

初獻供奏延慈之曲。尼連先饋。純陀後供。進兹肴饍。間奏皷鐘。皿器斯絜。

叅稷惟豐。無逺弗届。至誠乃通。亚獻供奏法善之曲。

仁風廣被。春日載熈。天人共仰。顯幽靡遺。豈惟華竺。覃及島夷。因齋以頌。於禮攸冝。

終獻供奏禪恱之曲。禮成在敬。三獻靡加。釋尊燕喜。樂奏無譁。明徵瑞應。

昭著光華。冥幽漙濟。蒙被禎嘉。徹豆奏遍應之曲。

飶馨既歆。籩豆尚列。姑終匪懈。肅雍以徹。禮文有序。樂舞有𥱳。洋洋在上。無意不達。

送佛奏妙濟之曲。赫其臨𠔃優游。俄復去𠔃難留。八部從𠔃如毛。儼先

後𠔃靈輈。凝睇𠔃夷猶。冀慈雲𠔃遐周。望燎奏善成之曲。

瞻燎于西。慧𦦨騰空。饌帛遄帛。乾竺之宫。仰慈于玄。祀禮有終。企而眷之。大地真風。

一祝文維洪武七年。𡻕次甲寅。十月癸巳朔。十六日戊申。

大明皇帝         敢昭告于西方教主大覺金僊釋迦牟尼佛曰。予有貴妃孫氏。侍予十有五年。生女四人。

見存者三。所亡者一。不期今年九月二十一日夜中疾。至二十八日命終。於是命官選陰宅於褚岡。營繕

陵。所以安神魂。予恐其生前或有不善之過。即於十月初四日遥拜䟽文。以阿闍𥠖專符使以西馳。詣靈

山而禮請。今者如來降臨法筵特陳情㫖。願

佛慈悲。若有寬愆。解紛滌利。及諸鬼魂等。一切不滞幽冥庶不失如來之本誓。有求皆應。無願不從。大開方便之門哀憐攝受尚享。

一十月初四日。僧衆六百一十七名啓建。初五日至初十日。每日留僧一百名誦經。十一日至十六日。每日僧七百五十

名誦經法事。十六日。上位親詣齋壇行禮。文官三品以上。武官指揮僉事以上陪拜。

葬儀

方相一。𥿄旙十對。𥿄幢十對。𥿄花四卓。紙駝二疋。每疋。𥿄内。使二人控。𥿄馬二疋。每疋。紙内。使二人控。

𥿄金銀錠四案。        紙錢四案一儀仗

紅杖二   清道旗二   絳引旙二   戟氅旙二戈氅二   儀鍠氅二   鉞斧二    儀刀二 

班剱二   梧仗二    紅傘一    紅銷金傘一卧瓜二   立瓜二    響𥱳四    鐙仗二 

骨朶二   紅方扇四   紅團扇二   青團扇二紅紗燈籠二 間鍍金銀水盆一       間鍍金銀水罐一

鍍金銀唾壺一       酒注     托子按酒果萊楪共一十二    茶鍾     燭䑓

碗     酒盞     臺盞     香爐香合    鑑粧     匙筯連瓶   香匙筯箸連瓶 

已上錫造剪子    鏡      火莇     熨斗 

鍋連蓋   火爐連架   竈    已上銅造 

笓子    笥      篚      笣筲   已上竹造

綿被    夾被     卧單     蓆褥子    枕

器物五榖倉。以木爲小屋。闊長一尺二寸。高一尺。入深九寸。分爲五

間。以安五榖。翣六。二柄畫雲氣。二柄畫黼。二柄畫黻。行䘮在棺左右。築畢。置壙内

交椅脚踏一用銀箔粧飾  屏風一  酒卓面盆    香卓    靣架   提桶 

焙籠    手巾架   浴盆   脚盆春臺    春凳    箱    衣架

轎     箱床    床    尺鏡架    木梳    小輦   梁漿瓶 

    已上木造酒缸并杓  燈臺盞   茶瓶   壺瓶

衿     鞶     脚踏褥  紗帳暖帳    牙刷    油刷   手巾  

巳上用本色造一玄纁玉璧匣。用紅木匣造。臨下棺時。納于壙内。

玄帛二 纁帛二 玉璧一已上本色造

一神主用栗木。以白粉塗面。題曰。故慈母成穆貴妃孫氏神主。盛以黑漆檔。覆以紫羅帷。座用紫羅褥 。

一壙内長一丈五尺。闊五尺五寸。壙北正中開磚房安 五榖倉。上安玄纁玉璧匣。左右小房安梁漿瓶。壙左開寢室。安床。

帳。衾。席。卓。凳。奩具等物。壙右開厨房。安鍋。竈。碗。楪。等物。壙左右開小廊。安女侍一十二人。壙前安門神四

神。設座位安儀仗。女樂。香卓。酒卓。輩轎等物。堂前近壙安壙誌。

一十月十六日晚辭靈。用猪一。羊一。吳王與公主序立于靈柩前哭。兩拜。跪奠酒。讀祝訖。又兩拜。

一十七日清晨。舉棺𥙊莫。禮物及行禮同前一十七日。舉棺之前。執事者先以方相旙幢靈車馳馬皷樂等。以次

排列于玄武門外。内。使捧銘旌魂帛導 引棺出

玄武門外。䘮夫捧棺就轝。内官以魂帛置小車中。一宫人以下送者。於布惟内隨柩行。不送者。止於

玄武門外。柩前拜辭。一外命婦送葬者隨於後。

一近靈柩。除擡材捝歌執翣人外。其餘擎執用内。使。并净軍前面旙幢香𥿄案等。於都督府撥軍應用。

一靈柩前儀仗内用女樂二十四人。并花旙雪柳女隊子 二十人。女將軍一十人。

一送殯文官五品以上。武官指揮僉事以上。先行。次僧道。俱於方相後行。

一棺至墳所。置棺於壙前。候執事者整理壙中。安頓玄纁玉璧匣。五榖倉。下槨畢。然後下棺。并以銘旌魂帛置棺上。翣六。

置棺之兩傍。一下棺後。將掩壙。執事者捧神主置于座。陳設𥙊物畢。

吳王公主序立于前哭。兩拜。奠酒讀祝。又兩拜。笑𥿄錢及祝文。執事者掩壙。捧所題神主置靈轎遂行。儀從前導。

吳王乘馬隨行。一下棺時。執事者將方相。𥿄駝。焉。車。轎。儀仗。冠服。俱於壙前焚化。

一掩壙後。遣内官𥙊后土。用牲一。祝一。

一靈轎至玄武門。儀仗止於門外。靈轎入

内宫門。執事捧神主入置靈座。設棹𥙊物。吴王公主序立哭。再拜。跪奠酒。讀祝訖。俯伏。興。又兩拜畢。内官以儀仗車

轎俱於墳所享堂安奉。一省府臺五品以上。文武官於朝陽門内外設𥙊。外命 婦於壙所致𥙊。





{{{caption}}}{{{caption}}}{{{caption}}}{{{caption}}}









壙誌成穆貴妃孫氏。其先世居陳州。父和𡖖。仕元朝。因家江南毗陵。母晁

氏。妃。禀性賢淑。聦慧過人。父母既亡。長兄楧治家事。值元末。天下大亂。妃年十三。隨次兄蕃。避兵揚州。遇青軍陷城。一時離散。蕃不知所

在。元帥馬世熊妻。遂育妃爲義女。年十八未聘。上聞其有容德。詔納宫中。及至。言。行皆有禮法。如古賢女。甞請於

上。訪求楧得相見。上即位。冊爲貴妃。位居衆妃之首。妃益小心恭謹。事

上甚至有儆戒相成之助。佐皇后以理内。治壼雍肅。上下咸無怨者。侍

上十有五年。生四女。其第二蚤卒。洪武七年。秋九月癸未。妃得疾。至庚寅薨。年三十有二。

上爲之感悼。詔謚成穆。復緣人情定議。命東宫親王持服一期。

勑有司營葬具甚厚。念其無子。賜田租三百石。令楧供𡻕時𥙊祀之費。卜日未得吉。停柩宫中者兼旬。至十月己酉。始權厝京城朝陽門外褚之

原。禮也。塗𣩵有期。謹用書其卒葬𡻕月。納諸壙中。嗚呼哀哉。翰林侍講學士。中順大夫。知制誥同修國史。臣宋濂。奉  勑撰。

洪武七年。十一月日。禮部牛尚書。翰林樂學士等官奏。謹按王制曰。䘮三年不𥙊。惟𥙊天地社稷。注云。不敢以卑廢尊也。宋真宗有内

䘮。太常禮院言。准禮。冝𥙊天地社稷。其太廟暫停。俟後致𥙊。今擬十一月冬至。大祀

圍丘。合依期致𥙊。又按禮曰。宫中有䘮。三月不舉𥙊。注云。謂䘮柩未葬。既葬即可𥙊。不待三月也。魏有宫中䘮。高堂隆議春𥙊不冝闕禮也。今擬

太廟時享。葬事畢。擇日行禮。奉聖㫖是。欽此。

謝妃䘮禮服制

一洪武九年。五月初十日。翰林學士宋濂等官題奏。唐時皇帝爲皇妃等舉哀。臨䘮素服。舉哀畢。則常服。宋時皇帝爲皇

親舉哀。素紗軟脚幞頭。白羅衫。黑銀腰帶。今定合斟酌用唐宋的禮。奉

聖㫖依着唐宋的禮行。晉王用夫爲妻齋。哀服。欽此。

上位中宫

東宫親王舉哀用素服。

晉王齊。裹期年。服麻布冠。九倣做九梁麻布衣裳帶。麻腰絰。麻鞋。妃父謝左相大功九月。細麻布冠。衣裳帶。麻履。

妃兄弟同。 妃母細麻布蓋頭大衫。 妃姊妹同。妃房叔舅母緦麻服。用白生絹蓋頭團領衫。 本宫

女使用麻布蓋頭團領衫。 本府内使用麻布頭巾。麻布衫。

一同日。翰林學士宋濂。禮部員外郎張籌等官奏准。一應穿孝服的人。只在王宫門裹穿。出門。只穿常服。直至送妃出𣩵時。

本宫合穿服的。穿着送出去 。回來脫了孝服。穿常服。斂儀

一飯舍。一入斂。

裹用常服。外用禮服。面衣一。以皂絹紅裹。方一尺二寸。蓋其面。

握手二。以皂絹紅裹。長一尺二寸。闊五寸。裹兩手。充耳二。用白絹如棗様。察耳中。

故妃謝氏柩。掩棺後。置于靈座之右。一䰟帛。 用生絹結䰟帛置靈座上。

一棺罩。 用紫羅惟。一惟慢。 用白絹爲慢設于柩前。

一其日。歛畢。設靈座銘旌。又設供卓于靈座之前。陳設常饌。晉王成服詣前哭。兩拜。奠酒又兩拜。   

𥙊奠。

東宫妃秦王妃𥙊祀主奠酒。

燕王吴王以下𥙊祀兩拜。奠酒。又兩拜。燕王妃及公主𥙊祀兩拜。奠酒。又兩拜。

靖江王及妃𥙊祀兩拜。奠酒。又兩拜。修設好事

一於西華街西搭蓋佛堂蓆屋七間。兩廊各三間。臨街七間。厨庫房各三間。壇東一十丈設幕次。又東一十文設

妃靈位幕次。五月十六日揚旙誦經。十八日圓滿。用天界蔣山僧三百名。十八日夜。朝天宫道士三十三名。於新開河内點放

水燈。一䟽文

大明國洪武九年。𡻕次丙辰。五月甲寅朔。十六日。晉王      謹齋沐𥡴首拜䟽

釋迦牟尼佛。伏以天地不言。以四時而示信。

聖神代理。違萬化以通情。惟如來者。駕白象而神宫降誕。遊四户而悟入雪山。六年善。行。感一覆載以鑒勤。五

演妙音。證金仙而上果。示現三十二。相。大會四十九秋。談空有之無窮。翊王綱而易治。方便度人。以開愚

眛。道通造化。庶廣益於古今。光燭幽冥。致寬愆而解脫。大千普照。六道俱超。德無不備。非天者歟。兹爲故

妃謝氏。享年二十一𡻕。於今年五月。以疾傾逝。某欲伸追薦。特命閣黎於   結壇。以五月十六日揚

旙發符。看誦大蔵經文。十七日修設水陸大齋。十八日行禮。獻供施斛燃燈。至日。伏願

如來不違本誓。降臨法莚。大開方便之門。廣施超升之路。謹奉䟽伏惟佛慈鑒知。謹䟽。

一寒林榜文右伏以一塵不立。本無世界。衆生諸法皆空。寧有聖

賢妙覺。由毫釐之繫念。隨業感以殊形。如爝火不息而燎原。譬濫觴積𣴑而爲海。貪欲交蔽。沉淪鬼趣之

幽迷。妄。相生造。成地獄之𢡖歷。窮刼而積饑積渴。以一日而萬死萬生。不有大教之垂慈。則使爾類之淪

棄。新鬼大。故鬼小。空見於書。七日戒。三日齋。唯存諸𥙊。令說法以開汝真性。復施食以濟汝饑虛。一念知

歸。變洋銅爲醍醐甘露。稱心具足。馭寳車乘樓閣香雲。息爾塵勞。入

佛境界。謹榜。一祝文

維洪武九年。𡻕次丙辰。五月甲寅朔。十八日辛未。晉王         敢昭告于

西方教主大覺金仙釋迦牟尼佛曰。某故妃謝氏。年二十有一𡻕。不期今年五月初十日。以疾傾逝。今遷陰宅於蔣山之南。以安神

䰟。恐其生前或有不善之過。欽奉聖㫖。於五月十六日遥拜䟽文。以阿闍黎專符。使以西馳。詣靈山而禮請。今者

如來降臨法莚。特陳情悃。願佛慈悲。若有寬愆。解紛滌利。及諸鬼䰟等。凡有冤愆。一切超脫。庶不失

如來之本誓。尚享。一十八日未時。

晉王登壇行禮。其日晡時。衆僧皆於寳座前望空啓請

如來。依科法事。諸執事者各司其事。本府陪拜官入就位。導引官於幕前啓請行禮。

王常服升壇就位。典儀唱迎佛。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王兩拜。陪位拜。典儀唱行奠帛獻茶禮。引禮引

王詣盥洗位。盥洗訖。詣佛前。賛禮賛跪。王跪賛搢圭。王搢圭賛進帛。執事者以帛進賛受帛。王受帛賛奠帛。王以帛授執事者

奠于佛位前賛進茶。執事者以茶進賛受茶。王受茶賛獻茶。王以茶授執事者奠于佛位前賛俯伏。興。平

身。復位。王俯伏。興。復位。賛鞠躬。拜。興。拜。興。平身。王兩拜。平身。典儀唱初獻供。引禮引

王詣佛前賛跪。王跪搢圭。王搢圭賛獻供。執事者以供進。王受供。以供授執事者奠于佛位前。賛 讀祝。讀祝訖。俯伏。興。平身。王

俯伏。興。平身。賛復位。王復位賛鞠躬。拜。興。拜。興。平身。王兩拜。平身。典儀唱三獻供。掌𥙊官捧供詣佛前。置

于案訖。賛鞠躬。拜。興。拜。興。平身。王兩拜。平身。典儀唱衆僧叅禮

如來。導引官啓請王還幕次。衆僧旋繞諷咒。恭禮真如。一引妃詣浴堂。一引衆魂詣沐浴所

畢。一引妃靈詣壇所叅禮。謝舍執旙代拜一引衆䰟詣壇所。一迎靈還祠堂。謝舍執旙前行一引衆魂詣

斛所判斛。法事將畢。引禮引王詣壇所。陪拜官各就位。典儀唱徹豆。賛禮鞠躬。拜。興。拜。興。王兩拜。陪位

官皆。兩拜。興。典儀唱送佛。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王兩拜。陪位官皆兩拜。平身。典儀唱讀祝官捧 祝。進帛

官捧帛。各詣燎所。賛禮跪。啓。請詣望燎位。燎半。賛禮畢。

一僧人做好事。照舊例。闍黎表白冩䟽。與鈔二貫四百文。餘僧各與六百文。

葬儀一方相。紙旙幢。冥器等物。俱與成穆貴妃同。

一女樂内不用花旙雪柳隊。并女將軍。一神主題曰。

故妃謝氏神主。一擡材人夫六十人。挽歌郎十二人。各給麻布衣巾錫紙花各一朶。

一執儀仗内。使二百六十二名。各給白苧布帶一條。凈軍一百三十名。每名麻布衣巾帶。軍人七十八名。各給麻布巾。

一十八日晚辭靈。用牲酒晉王行禮。兩拜。奠酒。讀祝。又兩拜。

上位中宫

東宫。秦。燕。吳。楚。靖江王。各一壇。一十九日舉棺𥙊奠禮儀同上。

一同日五更。先於玄武門外陳設䘮儀。前方相。次旙幢。次駝馬次皷樂。次𥿄花紙錢案。次冥

器等案。次女樂。次儀仗。執事者捧銘旌導靈柩出。置魂帛 于靈轎以序行。

一設布帷六十丈於靈柩後。内人送葬。并本府女使送葬者。俱于帷内行。

晉王孝服送葬。常服還宫。安靈𥙊祀仍用孝服。𥙊 畢常服。

燕。吳。楚。靖江王。俱素服送至墳所。一公侯省府臺官命婦。於墳所陳設物。靈柩至。總設一𥙊。兩拜。奠

酒。讀𥙊文。兩拜。𥙊畢先回。一至墳所安棺訖。將舉火。奉迎神主置于座。陳設祭物。𥙊畢。奉神主

置轎中。儀仗前導。迎靈還宫。一方相。紙儀仗。旙幢。車轎等。俱於墳前焚化。

一壙内冥器。及玄纁匣銘旌等。爲妃子淺葬。難以安頓。俱於墳前焚化。

一迎靈還宫。用儀仗等導至玄武門。

晉王先行。内官捧神主至宫中安奉。用牲酒𥙊祀行禮同前儀仗仍送墳所享堂内安奉。

𥙊文維洪武九年。𡻕次丙辰。五月甲寅朔。十八日辛未。

皇帝同皇后以牲醴𥙊于新婦晉妃謝氏之靈

曰。吾與爾父。昔同鄉里。因兵又得相從。數年之後。吾生爾夫晉王。爾父亦生爾女子於家。當是時。爾與吾兒皆未及十𡻕。而吾

與爾父結爲姻親者何。蓋爲鄉里之舊。念爾父開拓之功。協和上下。保衆安人。是致爾於洪武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入吾晉宫。

爲吾兒婦。經今四年矣。巳生子善慶。又將過周而欲言。吾甞提携而引。於心喜不自勝。何期爾今年産後疾篤。諸藥不痊。一旦

長徃。致吾與皇后諸眷屬一齊哀慟。恐爾宿有冤愆。已命僧禮佛。滌利解紛。明旦出靈。特辭而諭。嗚呼。死生之道。世人之常。或

夭而或壽。今前世修。尚享。晉王𥙊

辭靈兹者卜以明旦。以爾靈柩就道。先用牲醴致𥙊。靈其不昧。尚享。

舉轝今者遷柩就轝。特用牲醴致𥙊。惟靈不昧。尚享。

題神主兹既權厝。用題神主。惟爾淑靈。是憑是依。特以牲醴致𥙊。尚享。

𥙊后土今爲故妃謝氏。權厝于兹。謹以牲醴致𥙊。神其鑒知。尚享。

安神主兹者權厝已畢。冝安神主。感念疇昔。追悼無已。特以牲醴致𥙊。

靈其來格。尚享。首七

維洪武九年。𡻕次丙辰。五月甲寅朔。十六日。晉王        致𥙊于

故妃謝氏之靈曰。夫婦之道。最爲至親。一旦長逝。不勝傷感。日月如𣴑。忽經七

日。兹以牲醴致𥙊。惟靈不昧。尚享。二七

曰自爾之亡。不勝傷感。日月如𣴑。忽經二七。兹以牲醴致𥙊。惟靈不昧。尚享。

三七至終七𥙊文同墳所享堂内陳設𥙊器。

抺金錫器皿。花瓶一副 香爐一箇 燭臺一對 碗并橐各二箇 

茶鍾二箇 匙筯并瓶一副 大小楪一十五箇香合一箇 爵盞一箇 唾盂一箇 酒注瓶一箇 

面盆一箇 鑑粧一箇内有小合見五箇 交椅脚踏一副香匙筯連瓶一副    壺瓶臺盞馬盂一副

紅漆等器。燭臺一對  琉璃燈一椀  抺金木鏡架一座帶鏡 

紅漆矮卓三隻      青紗罩三箇 燒紙鐵架一箇紅袱二條上盡鸞鳳    紅油面盆架一箇 

錫沙池一箇 錫香匙一箇  鐵大筯一雙紅綾繳壁頂幔各一件

大明集禮緫序周官㐫禮之目有五。曰䘮。曰荒。曰弔。曰禬。曰䘏。秦漢以來。載籍殘闕。惟䘮禮粗備至唐惡㐫禮。徙其次第於五。而李義甫。許敬宗

輩。又以爲㐫事。非臣子冝言。遂去國䘏之條。故開元制禮。惟著天子賑䘏。問疾。舉哀。除服。臨䘮。冊贈。及中宫。東宫。東宫妃。舉哀。成服。奔䘮。臨䘮之儀

而已。宋興因之。微加損益。元有賑䘏之典。而䘮葬各因其俗。今擬國朝。自賬撫以下。凢十有七篇。其行事各見於儀注。 問疾遣。使。勞問王

公公主以下疾 禮曰卿大夫疾。君問之無筭。士壹問之。漢東平憲王蒼。還國疾病明帝馳遣名醫小黄門侍疾。使者冠蓋不絶於道。𣵀陽公主疾。

令。從官古霸徃問。晉宗正𡖖王覧以疾乞骸骨。賜錢二十萬。又遣殿中醫療疾給藥。唐員外散。騎常侍褚亮寢疾。詔遣醫藥救療。中。使候問不絶。寧王

憲寢疾。玄宗令中。使送醫藥。及珍膳相望於路。宋諸王公主宗室將軍以上疾。皆乘與臨問。宰相。使。相駙馬都尉疾。亟幸其第。或賜。勞加禮。而亦有

遣。使。勞問之𥱳。至若皇后皇太子於諸王妃主宗戚問疾之禮。唐宋以來並與天子遣使。勞問之儀同。訃奏。臨弔會䘮乘與爲王公以下舉哀

周制王哭諸侯大宗伯爲上相。檀弓曰。天子之哭諸侯也。爵弁緇衣。自周以降。天子爲諸王妃主。大臣宗戚。外祖父母。后父母。内命婦。及蕃國主

之䘮。皆有舉哀之禮。漢東海恭王薨。明帝幸津門亭發哀。晉長樂長公主扶風王亮薨。武帝並舉哀三日。唐永安王孝基薨。高祖爲之發哀。宋汝南

郡王晉王夫人符氏薨天子皆爲之素服舉哀。此爲諸王妃主而舉哀也。魏大司馬曹真薨。帝幸城東張帳而哭之。唐太子右衛率李大亮卒。太宗

爲之舉哀於别殿。宋太師趙普薨。太宗爲之素服舉哀。樂安郡公惟正薨。仁宗素服發哀於後苑。此爲大臣宗戚而舉哀也。魏明帝外祖母安成鄉

敬侯夫人之䘮。張帷幄端門外之左。帝黑介幘進賢冠皂服哭之十五舉聲。後魏肅宗外祖父胡谷珍薨。爲之服小功舉哀於太極東堂。此爲外祖

父母后父母而舉哀也。唐三夫人以上薨。設大次於肅章門外。皇帝素服哭十五舉聲。其日仍晡哭。九嬪以下一舉哀而止。宋宸妃李氏。貴妃沈氏

薨。天子皆爲之舉哀。此爲内命婦而舉哀也。唐突厥什鉢苾可汗卒。太宗爲之舉哀。吐蕃弄讚卒。高宗亦爲之舉哀。並張帷幔於城外向其國而哭

之。宋契丹隆緒卒。夏國主曩霄卒。仁宗皆爲發哀於苑中。此爲蕃國主而舉哀也。 乘與臨王公以下䘮 周制。王。爲三公六𡖖錫縗。爲諸侯緦縗。

爲大夫士疑縗。其首服皆弁絰。註云。君。爲臣服。弔服也。又䘮祝王弔則與巫前。故禮記云。君。臨臣䘮。以巫祝桃茢執戈惡之也。自漢以下。天子於諸

王妃主。大臣宗戚。外祖父母后父母之䘮皆有親。臨之禮。魏任城王薨。高祖親。臨哭之。唐諸王以下䘮。皇帝素服親。臨哭十五舉聲。宋雍王元份薨。

真宗。臨䘮奠哭。曹王夫人王氏薨。楚國大長公主薨。仁宗皆。臨奠之。此。臨諸王妃主之䘮也。漢大司馬大將軍霍光薨。帝及皇后親。臨䘮。成武孝侯

順卒。光武。臨弔。唐太子太師魏徵薨。太宗親。臨慟哭。宋太尉王旦薨。真宗。臨奠。此。臨大臣宗戚之䘮也。唐外祖父母后父母䘮。皇帝素服親臨哭十

五舉聲。宋欽聖憲肅皇后父向經卒。神宗素服。臨䘮哭十五舉音。此。臨外祖父母后父母之䘮也。 遣使弔賻王公以下䘮 周制。宰夫凢邦之弔

事。掌其戒令。與其弊器財用。凡所供者。又太保掌三公孤𡖖之弔。勞。䟽云。王有故不得親徃。故使太僕也。由周以降。天子於諸王妃主。大臣宗戚。外

祖父母后父母。及蕃國主之䘮。並有弔賻之禮。漢諸侯王薨。天子遣。使者素服徃弔。皇子始封者薨。賻錢三千萬。布三萬匹。嗣王薨。賻錢千萬。布萬

匹。唐諸王妃主䘮。弔。使與賵賻者。俱至䘮者第。使以弔書授主人。賵賻者陳與物及馬於庭。主人迎受。宋制使者常服詣䘮所。以詔書授主人。主人

跪受。若致賵及賻。如受弔書之儀。此弔賻諸王妃主之䘮也。漢司空楊賜。薨。贈以東園梓器穟服。賜錢三百萬。布五百疋。唐尚書左僕射張九成卒。

令九品以上。就第哭比歛。中。使三至賻絹布八百叚。米粟八百石。宋太師趙普薨於西京。以范果爲弔𥙊。使。贈絹布各五百疋。餘物有差。此弔賻大

臣宗戚之䘮也。唐皇親外戚之䘮。賻物並凖職品。天子爲外祖父母服小功。賻物凖三品。物百數。粟百石。爲后父母服緦麻。賻物凖從四品。物六十

數粟六十石。其遣。使之儀。並同諸王。宋孝明皇后母秦國夫人薨賻錢百貫絹百疋。餘物有差。此弔賻外祖父母后父母之䘮也。漢南單于比薨。遣

中郎。將叚郴。將兵赴弔𥙊以酒未。比弟左賢王莫立。帝遣。使者鎮慰賜絹四千疋。其後單于薨。弔𥙊慰賜以此爲常。唐突厥毗伽可汗薨。玄宗詔宗

正𡖖李詮徃申弔𥙊回。紇毗伽闕可汗薨。以鴻臚𡖖攝御史中丞李通充弔𥙊。使。宋交趾李公藴卒。命兵部貟外郎章頻爲弔𥙊。使。賜絹布各五百

疋。餘物有差。夏國主曩霄卒。命工部郎中直史館曹隷叔爲𥙊奠。使。達州刺史鄧保吉爲弔𥙊。使。此弔賻蕃國主之䘮也。制遣百官會王公以下

䘮 古者。王公以下之䘮。天子有遣百官會䘮會葬之禮。漢征虜將軍頴陽候𥙊遵卒。於軍䘮至河南縣。詔遣百官會於䘮所。唐禮部尚書王珪卒。

太宗詔魏王泰率百官親徃。臨哭。鄂國公尉遲敬德薨。高宗令京官五品以上。及朝。集。使赴宅哭之。宋王公以下䘮制。遣百官集於䘮者之庭哭十

五舉音。此會王公以下之䘮也。漢左將軍孔光薨。公𡖖百官會弔送葬。唐粛王詳薨。發引之日。百官於通化門外列位哭送。内史令竇威卒。詔太子

及百官並出。臨送。此會王公以下之葬也。遣使冊贈諸王大臣  周制。有謚無贈。漢孔光爲左將軍。成帝召光當拜。已刻候印書賛。光薨。使九卿

策贈。後漢楊賜薨。策贈特進。唐諸王大臣外祖父母后父母薨。皆遣。使策贈。其儀。使副並公服從朝。堂受冊。載於犢車。徃䘮者大門外以案迎冊入。

使者立於柩東北廂南面讀冊。主人哭拜。𥡴顙受冊奠於柩東。宋有贈官之典。而不行冊禮。元有贈謚。而亦無遣冊之制。遣使致奠諸王以下䘮

唐諸王妃主。大臣宗戚。外祖父母。后父母薨。皆遣。使策奠。其儀。使者公服至䘮者第。升自東階立於柩東南面。執事者陳牢饌於柩東。酌酒西面

奠於席。使者稱亡者官封云。制使者某奠。主人北面哭拜。𥡴顙於階間。宋制因之。使者常服至䘮者第。升自東階立於柩前之左。有司陳牢饌於柩

前。使者稱亡者官封及謚云。詔使某奠。主人降詣階間舉哭。再拜𥡴顙。中宫爲祖父母父母以下舉哀隋制。皇太后皇后。爲本服内親一舉哀。

唐制。后。爲祖父母父母。並設哭位於别殿。哭必盡哀。其日晡哭如初。三日乃成服。爲外祖父母。則設次於别宫。其日晡後臨。凢三朝。臨而止。宋欽聖

憲肅皇后父定國軍𥱳度觀察留後向經卒。舉哀成服於私第。此爲祖父母父母以下而舉哀也。唐諸王妃主薨。皇后。爲之服大功者。其日晡再哭

而止。服小功以下者。一舉哀而止。宋諸王以下䘮。皇后。爲之並素服。詣次哭十五舉音。此爲諸王妃主而舉哀也。至於。爲内命婦舉哀之禮。惟見於

唐。其儀。三夫人以上。日晡再哭而止。九嬪以下。一舉哀而止。中宫爲祖父母父母成服後魏。靈太后之父胡國珍薨。太后成服於九龍殿。唐皇

后爲父母祖父母成齊哀期之服。並設位於舉哀别殿。其日。皇后即位服哀。哭盡哀。退舍别殿。日晡哭臨如初。既成服之明日乃奔䘮。若。爲外祖父

母成服。臨䘮。並與。爲祖父母之儀同。宋皇后。爲父母祖父母成服。則於外氏私第。設次於正寢之東。皇后至次成服哭十五舉音。爲外祖父母成服

之制無所考。中宫遣使吊諸王以下䘮周制。内宗凢𡖖大夫之䘮。掌其弔。臨。又寺人掌内之禁令。凢内人弔臨則帥而徃。立于其前而詔相之。

唐諸王妃主之䘮。皇后遣内給事二人爲。使。素服至䘮者第。立于階間南面。以弔書授主人。主人哭拜𥡴顙。受弔書奠于柩東。宋制固之。以内給事

一人爲。使。常服至䘮者第。立於階間南向。以令書授主人。主人哭拜𥡴顙。受令書奠于柩東。 東宫爲諸王以下舉哀 唐。皇太子爲諸王妃主舉

哀。設次于冝秋門外。其日。皇太子素服腰輿詣次。哭十五舉聲。日晡哭如初。若本服期者。三朝哭而止。服大功者。其日晡哭而止。服小功者。一舉哀

而止。爲外祖父母服小功。爲妃父母服緦麻。並設舉哀位於東宫别殿。皇太子素服即位。哭十五舉聲。乃變哀。又哭。其日晡哭如初。三日而止。爲良

娣舉哀。則設位於内别殿。三朝哭而止。爲良媛一舉哀而止。。爲師傳保宗戚宫臣禮同諸王。但一舉哀而止。宋制。皇太子。爲諸王以下皆素服即位。

哭十五舉音。東宫臨諸王以下䘮唐皇太子爲諸王妃主。外。祖父母。妃父母。及師傳保宫臣宗戚之䘮。並。臨哭之。其儀。設哭位於䘮者第堂上。

皇太子至即位。舉哭盡哀。前執主人手撫慰。復位哭。又盡哀。凡所臨非本服五屬之親。則一舉哀而止。宋爲諸王以下。臨奠。先設次於䘮者第之𠫇

西。皇太子常服就次。内侍引詣靈几上香。奠酒。主人詣前拜哭。皇太子撫慰畢。乃降出。 東宫遣。使弔賻諸王以下䘮 唐制與乘輿遣。使弔賻之

禮同。宋不著其儀。 東宫遣。使致奠諸王以下䘮 唐制與乘與遣。使致奠之禮同。宋不著其儀。東宫妃。爲祖父母父母以下舉哀唐制。皇太

子妃。爲祖父母父母。並設哭位於别殿。哭必盡哀。其日晡哭如初。三日乃成服。爲外祖父母則設次於别宫。其日晡後。臨。凡三朝臨而止。爲諸王妃

主服大功者。其日晡。臨而止。小功以下一舉哀而止。。爲宗戚良娣與。爲諸王妃主同。爲良媛以下一舉哀而止。宋制。爲祖父母父母舉哀於外氏私

第。其。爲外祖父母以下則素服。詣哀次哭十五舉音。 東宫妃。爲祖父母父母成服 唐制。皇太子妃。爲祖父母父母成齊哀期之服。並設位於舉

哀别殿。其日妃即位服哀。哭盡哀。退舍别殿。日晡哭如初。既成服之明日乃奔䘮。爲外祖父母無成服之制。而。臨䘮則隨時禀㫖。其儀與奔䘮同。宋

制。爲祖父母父母成服。並於外氏私第。設次於正寢東階下。皇太子妃至詣次。服素服。哭十五舉音。爲外祖父母成服之制無所考。 乘輿。爲王公

大臣舉哀儀注 凡王公薨。訃報太常司告示百官。拱衛司前期於西華門内壬地設御幄南向。陳御座於正中。上置素褥。侍儀司設訃者位於御

幄前之南。設文武官陪哭位於幄前。東西相向。奉慰位於訃者位之北。北向。設賛禮二人位於訃者拜位之北。東西相向。引訃者二人位於賛禮之

南。東西相向。引文武官四人位於文武官之北。東西相向。其日。拱衛司俻儀仗於 奉天門奉迎 車駕。引禮引文武官百官素服。由西華門入就

陪哭位。引訃者亦由西華門入。立位于西南。侍儀版奏外辦。皇帝素服未與詣幄。儀仗分列於幄前之左右。和聲即陳樂於御幄之南。設而不

作。太常𡖖於幄西跪奏。某官來訃。某年。某月。某日。臣某官。以某疾薨。請舉哀。 皇帝哭。右十五聲文武官在位者皆哭。其哭音隨上爲節太常𡖖跪

奏。請止哭。 皇帝止哭。百官在位者皆止哭。引禮引文武官就奉慰位北向立。引班首詣 御前唱跪。賛禮同唱跪。班首及百官皆跪。班首奉慰。引

禮同賛禮唱俯伏興。平身。班首及百官皆俯伏興。平身。引禮引文武官分班立。引禮引訃者就拜位。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拜興。拜興。平身。引禮引

訃者退。太常𡖖跪奏禮畢。 皇帝興御興還宫。引禮引訃者。及文武百官以次出。東宫爲王公舉表儀同。但設幄於東宫西門外。陪哭者皆東宫官

屬。乘與受蕃國王訃奏儀注 凢蕃國王薨。使者訃奏至 京。太常司告示有司。拱衛司前期於西華門内壬地設 御幄南向。陳 御座於正中。

上置素褥。侍儀司設訃者位於 御幄前之南。設文武官侍立位於 幄前東西相向。設賛禮二人位於訃者拜位之北。東西相向。引訃者二人位

於賛禮之南。引文武官四人位於文武官侍立位之北。東西相向。其日。拱衛司備儀仗於 奉天門外奉迎 車駕。引禮引百官素服由 西華門

入。立於 御幄前之西。侍儀奏外辨。 皇帝素服乘興詣幄。儀仗分立於幄前之左右。和聲即陳樂于 御幄之南。設而不作。太常𡖖跪奏。某國世

子遣陪臣某官某奏。某國王臣某薨。俯伏興。引禮引訃者入就拜位。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訃者皆鞠躬。拜興。拜興。平身。承 制官前跪承

制。由中道出至使者前。稱有制。賛禮唱。使者跪聴 制。承 制官宣制曰。 皇帝致問爾某國王某。得何疾而逝。使者答云云。賛禮唱俯伏。興。

平身。承 制官由西道入跪奏宣 制畢。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訃者以下皆鞠躬。拜興。拜興。平身。太常𡖖奏禮畢。賛禮唱禮畢。皇帝興御

與還宫。儀仗導衛如初。引禮引訃者。及文武百官以次由西門出。乘興臨王公大臣䘮儀注訃奏畢。太常司移文太史監擇皇帝。臨䘮日。以

擇到日期奏聞。告示拱衛司前期於䘮家大門外設大次南向。中設御座置素褥。又設御座於䘮家正𠫇之中南向。有司設文武官次於大

次之左右。侍儀司設文武官陪立位於𠫇前之左右。引禮四人位於文武官之北。東西相向。設䘮主以下拜位於𠫇前北向。設主婦以下婦人哭位

於𣩵北慢中。其日。侍儀奏請鐢駕出宫。侍儀兵衛導從如常儀。駕至䘮者門外 大次。侍儀跪奏請降輅。 皇帝降輅御與。侍儀導引入 大次。

儀仗兵衛陳列於 大次之左右。御用監令奏請易服。 皇帝易素服。文武官亦於使次易素服。引禮先引文武官入就𠫇前分班侍立。皇帝御

與出次。侍衛如常。引禮引䘮主以下免絰去杖䘮服。出迎於大門外。望見乘與止哭。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䘮生以下皆鞠躬。拜興。拜興。平身。

引禮先引䘮主以下入立於門内之西。皇帝御與入門。將軍四人前導。將軍四人後從入至正𠫇。侍儀跪奏。請降與。皇帝降與升自中階。太常

𡖖跪奏詣靈座前。導引 皇帝至靈座前。文武百官隨從立於其後。太常𡖖跪奏舉哀。 皇帝哭。以恩深淺爲節百官皆哭。太常跪奏止哭。 皇帝

止哭。百官皆止哭。太常𡖖奏上香。上香。三上香。皇帝立上香畢。太常𡖖奏𥙊酒。𥙊酒。三𥙊酒。 皇帝立𥙊酒畢。太常𡖖請詣 御座。導引 皇帝

至正𠫇 御座。將軍分立于左右。引禮引主䘮以下詣𠫇下拜位。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承 制官前跪承 制興。詣䘮主前云有 制。賛禮

唱跪。䘮至以下皆跪。承制官宣制云云。賛禮唱俯伏興。拜興。拜興。平身。䘮主以下皆俯伏興。拜興。拜興。平身。引禮引喪主以下退立于𠫇西。太

常𡖖跪奏禮畢。 皇帝與。侍儀奏請升興。 皇帝升興御與以出。導從侍衛如初。䘮主隨出立于 大次之前。文武官以次出。 皇帝至大次。侍儀

奏降與。 皇帝降與即 御座。御用監官奏。請釋素服。 皇帝易服訖。御與以出。引禮引䘮主以下詣前。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引禮引䘮主

以下退。拱衛司進輅。侍儀跪奏。請降與升輅。 皇帝升輅。百官導引儀仗兵衛導引如來儀。䘮主杖哭而入。 遣。使弔王公大臣䘮儀注 訃奏畢。

太常司奏 㫖遣官徃弔。前期有司設。使者宣 制位。於䘮家正𠫇之北南向。設䘮主受予位於正𠫇之南北向。設主婦以下婦人立哭位於𣩵北

幙下。其日。使者至䘮家。引禮引䘮主去杖免絰豪服止哭。出迎於中門外。復先入就聴前拜位。賛禮引。使者入。内外止哭。使者入就𠫇上位立定。稱

有 制。東宫。使者稱有令下同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䘮主以下皆鞠躬。拜興。拜興。平身。賛禮唱跪。䘮主以下皆跪。使者稍前宣 制曰。 皇

帝聞某官薨。遣臣某弔。宣畢。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䘮主以下皆鞠躬。拜興。拜興。平身。禮畢。内外皆哭。賛禮引。使者出。引禮引䘮主隨出。至中

門外拜送。使者。引禮引䘮主杖哭而入。使者還奏。 遣。使賻王公大臣䘮儀注 前期有司於䘮家設。使者位。宣 制於𠫇上之東北。設主䘮者以

下拜位於𠫇前。設主婦以下婦人哭位於𣩵北慢下。其日。使者於 午門前。以 龍亭盛賻物。用儀仗導引至䘮家。引禮引䘮主以下去杖免絰表

服止哭。出迎於大門外。執事興 龍亭先入。就𠫇上置於正中南向。引禮引。使者入主於東北。引禮引䘮至以下入就位。。使者稱有 制。賛禮唱鞠

躬。拜興。拜興。平身。䘮主以下皆鞠躬。拜興。拜興。平身。賛禮唱跪。䘮主以下皆跪。使者稍前宣 制曰。 皇帝以某官薨。遣臣某賻贈以助䘮事。宣

制畢。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䘮主以下皆鞠躬。拜興。拜興。平身。拜畢。内外皆哭。執事者受賻物。賛禮引。使者出。執事舁龍亭以出。引禮引䘮

主隨出中門外拜送。使者還。引禮引䘮主杖哭而入。使者還奏。遣百官會王公大臣䘮儀注 前期有司於䘮家𣩵前設百官位。又設䘮主以下

主哭位於殯前之東。又設主婦以下婦人立哭位於殯北幙下。其日。百官應會弔者素服至䘮家。引禮引䘮主以下就東階哭位。主婦以下就𣩵北

哭位。賛禮以次引百官入就前位。賛禮唱哭。百官哭。主䘮主婦以下皆哭。賛禮唱止哭。百官及主䘮主婦以下皆止哭。賛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

百官皆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主䘮以下皆答拜。拜畢。引禮引班首詣䘮主前展慰畢。引百官以次出。引禮引䘮主隨至大門外拜送百官還。引禮引

䘮主杖哭而入。會葬儀同遣。使冊贈王公大臣儀注 前期禮部奏准製冊。翰林院取 㫖製文。如不用冊則吏部用誥命中書省禮部奏。請某官

爲。使。發冊之日。祠部設龍亭香亭於 午門前正中。執事於受冊者之家。設宣 制官位於正𠫇之東北南向。䘮主代受冊命者位於𠫇前北向。至

期禮部官封 冊文以盡匣盛之。黄袱也裹置于 龍亭中。用儀仗歧樂前導至受 冊者之家。代受 同者出迎于大門外。執事昇 龍亭置于

𠫇上正中南向。引禮引。使者立于東北。引代受 冊者入拜位。贊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䘮主代受 冊者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使者前稱有

制。贊禮唱跪。代受 冊者跪。使者宣 制曰。 皇帝遣臣某。 冊贈故某官某。爲某勲。某爵。宣訖。贊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代受 冊者鞠躬。拜

興。拜興。平身。使者於 龍亭取 冊授代受冊者。代受 冊者受 冊捧置於靈座前。使者出。代受 冊者送至大門外。使者還奏。䘮主代受 冊

者。以冊文録黄設𥙊儀於靈前。引禮引代受 冊者至靈前拜位。贊禮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䘮主代受 冊者以下皆鞠躬。拜興。拜興。平身。贊禮

唱上香。上香。三上香。䘮主三上香畢。贊禮唱𥙊酒。𥙊酒。三𥙊酒。䘮主三𥙊酒畢。贊禮唱讀黄。執事者展黄立讀於靈座前之左讀畢。贊禮唱鞠躬。拜

興。拜興。平身。䘮主以下眥鞠躬。拜興。拜興。平身。贊禮唱焚黄。引禮引䘮主諸燎所。執事捧黄置於燎中。焚訖。贊禮唱禮畢。 遣。使致奠王公大臣儀

注 前期有司於䘮家靈前陳設𥙊儀几案。設。使者致奠位於靈前。讀祝文位於靈右。䘮主以下立位於靈右。讀祝文位於靈左。設主婦以下婦人

立哭位于𣩵北幔下陳設。其日。執事者陳設𥙊儀。使者至䘮家。引禮引䘮主去杖免絰止哭。出迎。使者於大門外。復先入立于靈前之右。引禮引。使

者入就致奠位。讀祝丈者入就住。引禮引。使者進詣香案前。可香捧香進於。使者之左。贊禮唱上香。上香。三上香。使者立上香。司酒者以爵酒進於。

使者之右。贊禮唱𥙊酒。𥙊酒。三𥙊酒。使者立𥙊酒訖。引禮引。使者退。復位立定。贊禮唱讀祝者取祝文立。讀訖。贊禮唱焚祝。讀祝者捧祝文詣燎所

燎晝。引禮引。使者出。䘮主以下拜送於大門外。引禮引䘮主杖哭而入。使者囬奏。 中宮爲父母祖父母舉哀 凢中宫父母薨。訃報太常司。太常

司報内。使監官訃奏訖。内。使監官前期於别殿東壁下。設薦爲 皇后舉哀位。設内命婦以下哭位於 皇后别殿。内。使監官導引 皇后出詣别

殿哭位。内。使監令跪奏。考某官以某月某日薨。母則云妣某夫人。祖則云祖考某官。祖母則云祖妣某夫人。皇后哭。内命婦以下皆從哭盡哀。皇

后問故。又哭晝哀。乃變素服。内命婦皆易素服。内。使監令跪奏。請止哭。皇后止哭。内命婦以下皆止哭。内。使監官導引 皇后還宫。内命婦隨從

如常儀。如本日未即奔䘮則臨晡。復於别殿哭位。如爲諸王外戚奉來。仍於别殿南向。不設薦位。中宫爲父母祖父母奔䘮儀注 舉哀畢。内。使監

令奏聞奉 㫖。 皇后奔䘮前期於䘮主之家設薦席。爲 皇后哭位於䘮寢之東。設從臨内命婦哭位於 皇后哭位之下。設主䘮以下哭位於

䘮寢之西。主婦以下婦人哭位於䘮寢之北幔下。是日。内使監進堊車。俻儀仗如常。導引 皇后素服出宫升與。三面周以白布行帷。至閣外降與

升堊車。導從如常。内命婦皆乘車從行。 皇后至䘮家大門内降車哭入。仍以行帷圍護。從臨命婦皆哭入。儀仗列於大門之外。䘮主以下降詣西

階下立哭。侍女扶引皇后升自東階進至尸東憑尸而哭。從。臨命婦皆哭於左右。䘮主升自西階俱哭於尸西。 皇后哭晝哀。侍女扶引至薦席哭

位。從臨命婦亦退于位。内。使監令跪請止哭。 皇后止哭。諸命婦皆止哭。應奉慰者詣 皇后前奉慰如常禮。如 皇后候成服而還則依時臨尸

哭。儀仗及從臨命婦應還者先還。其應從者留。 中宫爲父母祖父母成服儀注 前期内使監令尚服。製 皇后齊衰。及應從。臨命婦孝服。俟䘮

家成服之日。尚服奉齊衰進於 皇后服訖。侍女扶引 皇后哭詣靈前。從。臨命婦亦孝服立哭於其後。賛禮唱拜興。拜興。皇后與命婦皆拜興。

拜興。 皇后詣靈前。司香以香進于 皇后之左。賛禮唱上香。上香。三上香。 皇后上香訖。復位。賛禮唱拜興。拜興。 皇后與命婦皆拜興。拜興。侍

女扶引皇后復哭位。如還宫。則内。使監告示儀仗堊車御興行帷導引如來儀。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三百八十六

重 綠 總 校 官 侍 郎 臣 高 拱

學 士 臣 陳 以勤

分 校 官 編 修 臣 孫 鋌

書 冩 儒 士 臣 韓繼榮

圖 點 監 主 臣 林民表

臣翁嘉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