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七千五百十 永樂大典
卷之七千五百十一
卷之七千五百十二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五百十一 十八陽

京諸倉隋書食貨志晉倉京都有龍首倉即石頭津倉也。臺城内倉南塘倉常平倉東西太倉東宫倉。所貯總不過五十餘

萬在外有豫章倉釣磯倉錢塘倉並是大貯俻之處自餘諸州郡臺傳亦各有倉 開皇三年朝廷以京師倉廪尚虛議為水旱之備於是詔於蒲

陝號熊伊洛鄭懷衛汴許汝等水次十三州置募運米丁又於衛州置黎陽倉洛州置河陽倉陝州置常平倉華州置廣通倉轉相灌注漕關東及

汾晉之粟以給京師唐會要大中六年十一月𠡠應畿内諸縣百姓軍户合送納諸倉。及諸使兩稅送納斛㪷舊例每斗函頭耗物籧篨皆有數

限訪聞近日諸倉所由分外邀頡剰索耗物致使京畿諸縣轉更凋斃農桑無利職此之由自今以後秪令依官額餘並禁斷宋會要京諸倉總二

十三所。船般倉。稅倉每倉監官三以京朝官及三班充端拱初。詔以粳米糯米為一倉。小麥小菉豆為一倉大豆粟為一倉每𡻕納畢先省一人稅

倉凖此。又每倉監門一人。以司天監官充。至治平三年五月詔罷。之折中倉監官無定員。以京朝官及諸司副使内侍充。其所由主斗防守兵士無

定數國初置倉。凡受四河運至京師者謂之舩般倉。永豐通濟萬盈廣衍初通濟有四倉。真宗景德四年改第三曰萬盈。茅四曰廣衍延豐舊曰廣

利。景德中改大中祥符二年增。順成。舊曰常豐真宗景德。中改。濟逺舊曰常豐。景德中改。富國。太平興國中。以迎春苑故地為倉十倉受江淮所運

謂之東河亦曰裏河。永濟永富二倉。受懷孟諸州所運謂之西河廣濟第一倉。受頴壽諸州所運。謂之南河。亦曰外河廣積廣儲二倉。受曹濮諸州

所運。謂之北河。又有茶庫倉。或空則蒹受船般斛㪷。其受京畿之租者謂之稅倉。廣濟第二倉受京東界諸縣廣積第一倉左右騏驥院倉天駟監

倉三倉受京北界諸縣。左天廐坊倉受京西界諸縣舊有義倉大中祥符元年改。大盈右天廐二倉。受京南界諸縣其受商人入中謂之折中倉有

裏河外河二名。其後諸倉名額或更則所受小異今豐濟廣濟萬盈廣衍延豐第一第二。順成。濟逺富國永濟第一第二。永富等十二倉。受江淮運

裏外河。折中廣濟第一。三倉受京西運。廣儲。廣積。南廣積第一廣濟稅倉等四倉受京東運天駟監。左右騏驥牧養監倉受人户馬料等以應支用

太祖建隆元年五月命殿中侍御史王伸。監察御史王祐户部郎中沈義倫殿中丞王仁郁太常博士夏侯澄太子左賛善大夫陳泛左龍武將軍

韓令升左千牛衛將軍時賛分掌在京倉庾先是京畿近輔租調委輸吏緑為姦民多咨怨至是始擇庭臣總之 二年七月追奪右衛率府薛勳

在身官配沂州衙前收管。坐監常盈倉不能御轄所部。用㪷稍重為覘者所捕下獄伏罪太祖怒而黜之棄倉吏於市 乾德三年九月帝聞在京

官廪有積𡻕陳腐者乃有司滯於給遣也權點檢三司使趙㘩。及判官並罪罰俸 太宗太平興國二年七月詔免右監門衛將軍范從簡率府率

宋廷信太子洗馬張𠰥訥衛尉寺丞劉光序等官坐分掌太倉吏重入民租失察舉故也 先是𡻕漕江淮米四五百萬斛以給京師選能吏分掌

其出納以中黄門副之太宗恐吏槩量為姦遣期門卒變服偵邏得永豐倉持量者張遇凡八輩鞫之盡得其受財為姦狀帝悉命斬之杖中黄門

免掌庾吏懲不謹 雍熈四年八月詔在京水運諸倉。先是倉吏槩量為姦致外州民逋欠米二十六萬七千石並除之 端拱元年七月命樞宻

直學士余休復等。案視京城水運倉裁其利害休復等言京城内外凡大小二十五倉。官吏四百二人。計每𡻕所給。不下四百萬石。望自今米麥菽

各以百萬石為一界。每界每常參官供奉官殿直各一人。專知副知各二人。凡七人同掌之。監官月加給。如知州監軍之數。專副給飱錢。諸倉凡貯

米千四百六十餘萬石。可支三𡻕。惟小麥箓豆過三𡻕即陳惡望令有司每𡻕無多調。而米麥各以百五十萬石為一界。又言東南諸州𡻕運秔米。

守給者常須數𡻕乃畢。或罹暑濕固多損敗。望每石給省鼠耗一勝。並從之 二年九月。詔開封府特許於在京折中粳米粟豆大小麥國家之務。

儲蓄為先。自前省倉折中斛㪷盖以濟人利物。通商惠農既積𡻕時。頗生欺弊。乆從停罷。復議施行。將永使於公私。宜别行於條貫其折中斛㪷。自

今只許客旅將斛㪷依時價折中凖船般倉例每百萬石為一界所有食禄之家。并形勢人。並不得入中斛㪷。及與人請求折納。違者許人陳告主

吏處死。本官除名貶配。仍委御史臺糾察。其所中斛㪷不計多少並支與告事人充賞主吏自能陳告並免罪亦依告事人例施行其監納朝臣。使

臣不得受人囑託納。中斛㪷。違者並除名貶配。候納及數目即旋具逐色斛㪷。封檥於樞宻院送納仍以膳部員外郎范正辭洛苑副使綦仁澤作

坊副使尹宗諤同掌其事先是募民及聽商賈入粟給劵於江淮以茶鹽償之謂之折中或有言其斃濫罷之自是𡻕失國用百萬之入故復之也

淳化二年五月置折博倉許商旅納粟麥計其直分於江淮以官茶給之先是有折中倉之目掌庾吏與縣量者為姦遂詔停廢。端拱二年有司請

復置。既而𡻕旱中止。至是始復焉甚有以佐國用。而商人便之 五年四月帝𡮢語及折中倉。左右皆言折中乃公私之利。帝曰。豐稔之𡻕行之固

有利焉。儻年榖稍歉。慮商人收糴斛㪷。物價翔起物價貴則貧民愈艱食焉。參知政事趙昌言對曰。臣下只知折中為便。殊不知陛下用心憂民至

此。方知外人豈能測量聖慮 眞宗咸平元年七月。詔裏外河折中倉。所由㪷子。隨專副一界一替。八月詔監倉京朝官。無得以羡餘為課 五年

二月真宗曰。倉廪府庫。多收出羡以為勞績。若非常納之際重䧟。即是支給之時减尅。諸道轉送官物償其逋責。公人頗甚不易。况舊有條貫。可嚴

行誡約。但以持平為務。不得收其羡餘。叙為勞績 景德二年。詔三班勿以蔭補來歷事。使臣。監諸倉。三年三月詔在京倉草場監門使臣。自今後

逐日常須各在本處監門。不得容庇專副公人等輙作弊倖亦不得妄託事故。非時抛離本處。如違當行嚴斷。所有監門司天臺主簿保章正等。𠰥

是須要勾集議事。即仰司天監奏取指揮。并仰提點倉場所。常切覺察。如有違犯。即具名聞 四年十月。詔京城倉場受納芻糧。勿得留滯。仍令三司

開封府察之 十一月。詔申太倉給軍食。槩量刻少之禁先是軍士所得斛裁八九㪷。頗以為言。帝以問三司使丁謂。謂曰前詔條制太倉納諸州

運糧。無得增受諸軍月給無得减刻違者至死今此减刻誠合嚴誅但運糧米常有耗。舟卒监食其中𠰥太倉輸納稍難則恐綱運不繼帝曰然月

廪不可𧇊少。故復約束之 大中祥符二年十月帝宣示宰臣王旦等謝德權言先提舉折中倉。知紅粳米不任乆積倉廪當時遂凖三司牒只納

白粳米近日有言事者請納紅米今所給己多。雖利於商旅其官廪先有紅米計其支給。積年未及新者徒𦤺不能去腐敗仍取折中舊納紅米白米及新

者以進。帝曰可。令三司議可否以聞 五年三月詔在京諸倉自今每遇支散諸軍班諸色人月粮口食仰子細驗認如是興販人收接買籌支請

却上好斛㪷。及有搭帶出外。即收捉赴三司勘逐坐法施行 六年二月詔諸倉等處監門使臣。及監官當給粮受納綱運時不得與官員及諸色

人閑雜人同坐如違應犯人並當嚴斷仍委三司捉點倉場所常切覺察無許人陳告四月詔在京工役禁軍廂軍兵士所請口食令殿中侍衛馬

步軍司指揮依例每月一度請領至月盡旬假日並與免一日工役令兵士自去赴倉擔般並仰三司每至攴散口食之時預先指揮合攴倉分令

監官專副等專在本倉等候兵士請領無令悮事七月詔自今每差京朝官使臣監納秋夏稅不得令公人等供給喫食監官並須躬親巡覷敖門

不得於監門使臣處衷私取曆徃本家或隣倉抄上稱無損動其監門使臣亦不得顔情衷私將文曆與監官書押如違許人陳告各以違制論十

月詔京城諸倉所納秋賦宜令均平不得稽滯侵攪仍委開封府廉察之七年二月詔倉草場神衛剩員以三千人為額六月詔如聞在京諸倉塲

人户送納官物多有留滯乞索錢物宜令開封府察訪收捉以聞十二月詔自今百萬倉所給納斛㪷其監官並許依乆来體例分倉勾當給納

八年四月詔曰自我京畿達于淮泗倉庾相望轉輸至多𠰥無增損之欺寧有羡餘之積俾均出納以便公私應裝納倉敖之處及在京諸倉監官

等並須均平受納不得侵削所收羡剩並不理為勞績但一界幹集别無逋負即依元敕施行 先是監百萬倉國子博士夏侯晟以收到出剩乞

行酬奬有司以咸平中條制凡倉庾所收出剰不為勞績至是申明之九年四月五日詔京朝官年六十以上勿差監在京諸倉時國子博士雍

文載年六十五受敕上言求免。帝曰京倉自受納至給畢常六七年𠰥此軰一任則老於掌庾矣因著式焉神宗天聖二年六月。摳宻院言近為頻

經霖雨。取到在京倉教踈漏倒塌未修去處。今據提點倉場所言見未修了敖屋。計六百二十七間。朝廷累降指揮當職官吏催促修盖至今未見

結絶。乃逐處監官不切用心。詔當職官吏等。取近限上冬修盖畢功如少闕兵匠。亦令樞宻院。速與指揮抽差如更違慢不即修盖及稍違近限令

樞宻院劄送御史臺取勘從之 三年三月内園使開州刺史王應昌言在京諸倉舊差朝官供奉官已上歷外任者勾當專副所由㪷子等皆有

畏懼支遣諸軍班月粮皆獲好物今来諸倉多是京官殿直兼有未歷外任者每有綱運卸納取樣之時或即到門或即不来只憑專副所由是致

綱梢偷糴官物入水土伴和交納在倉未經年𡻕發熱冕裛黑弱切緣軍儲事火粮綱不少欲乞依舊選差歷外任朝官使臣。充百物界守給勾當

所有押綱使臣。省監。綱梢及本界專副所由㪷子等别乞重行條約誡勵從之九月審官院言三司勘會在京百萬倉欲乞今後除合入西川廣南

逺官不差外其合入江浙荆湖福建逺者。並許差監。仍自立界受納直至守支漏底别無欠少。損惡官物。合入逺者。即與家便差遣合入近者即與

陞陟差遣。𠰥有少欠損惡斛㪷乞依條施行者本院檢會自来監在京百萬倉京朝官得替到院。承例入近地差遣雖前後累據監倉官員收到出

剰乞行酬奬又緣當院條貫元不曾指定名目酬奬只依常例定差欲乞今後監倉自立界至漏底無少欠損惡斛㪷如是合入逺地親民差監者

與當一任親民資叙其合入近地親民差監者與陞陟差遣其曾經外任差遣合入近地監當人差監者與改親民仍並與近地差遣所有接續定

差監殘零界分者候支遣畢日與近地差遣合入逺地監當及新授京朝官即更不定差監倉從之 四年十二月三司言在京粳米倉有低次斛

㪷萬數甚多有司勾到行人估價每㪷六十文又緣低次黑弱恐出糴不盡。更乞下府界諸縣昨經水灾之處如有人户合銷賑貸。即具數日申省

般撥應副仁宗曰糶價特與减半𠰥賑貸與人户每二㪷令納麤色一㪷餘從之時大雨之後食物騰貴及諸處置塲出糶差官俵給賑貸逺近貧

民利於减價曉夕奔湊𨔄相蹴踏爭糴不暇殆至春首民不艱食實頼此也 六年八月以監順成小麥倉左侍禁髙延偉受納給遣收到羡剰斛

㪷萬數甚多。與家便監押差遣 七年閏二月詔在京監百萬倉使臣今後須是揀曾經監押巡檢别無𧷢私違犯者充即不得差未經差使使臣

勾當三月。詔訪聞在京諸倉多是大量綱運斛㪷及攴散時减剋軍粮令下三司指揮提點倉塲所并提點㪷面使臣。常切躬親提點受納不得信

憑逐倉監專㪷子大量綱運内斛㪷。亦不得取受押綱軍大將殿侍錢物。七八㪷布袋入倉。却稱數足。如或别差人抽㧞點檢㪷面。及因事彰露被人

陳告其監專㪷子仰勘逐情罪以聞。仍指揮提點倉塲使臣自今後每遇攴粮時。仰不住来徃提點須是兩平量與請人。及不得别作情弊帶出官

物。如稍有違。其干繫人仰勘逐情罪取㫖。所有在京諸倉監官今後但得支遣官物了足並依前後條制施行其收到出剰更不理為勞績 九年

七月二十七日。詔京朝官未歷親民差監京倉者自今須一界受納支給了畢無得非時求替其𡮢經親民者自如舊條時大理評事李畹監折中

倉以貪求替因有是命 景祐三年七月二十三日中書言京百萬倉欲令三司舉京朝官監當自今合入親民舉差者自立界至支遣漏底一界

了當無損欠及三年已上與理親民一任五年以上。與當兩任如及七年與升一任差遣其元合入逺地者與近地合入近地者。與先次曾經外任

差遣合入近地監當人舉差者自立界至攴畢了當許通計前任。今任監當年限。共合改親民者與改親民資序。𠰥於合改親民年限外更監當及

三年已上者。與理親民一任及五年已上者。與理兩任仍與近地差遣舉充監殘零界及三年以上了當者。各於元資序上理為一任不及三年者

元合入逺地差遣即與近地。合入近地與先次差遣從之 寳元三年正月二十五日。詔在京百萬倉今後舉官。須具同罪聞奏。時三司判官王求

李東之舉官監京倉皆不同罪。故條約之。慶曆七年二月。命内侍二員提舉月給軍粮時侍御史吳鼎臣言諸軍班所給粮多陳腐。又㪷升不足請

以内臣提察之 皇祐三年九月六日。教坊判官王世昌自陳年老。乞監永濟倉門帝曰世昌本亦士人。以無行檢遂充此職。且倉門是國家儲粮

出納之所豈可令此輩主之宜與在京一廟令 至和二年九月詔京朝官曾犯𧷢私罪若公坐至徒者。毋得差監在京倉庫塲務治平元年十月

五日三司言乞令諸倉界以納粳米月日為先後。支諸軍班月粮從之二年八月七日權三司使韓絳言近日雨水諸倉塲斛㪷浸濕不堪。乞相

兼支給諸軍班等詔令三司只就逐倉委監倉官員减價出糶仍差判官一員並提點倉塲所官提舉照管 三年八月奪監富國倉屯田郎中萬

及一官。内殿崇班王從謹。西頭供奉官戴宏。皆勒停坐受米濕惡。壤十八萬石也 种宗熈寧三年九月二十五日。三司詳定在京舩般倉專副所

由㪷子。曹司門人等。如因倉事取受粮綱及請人錢物。并應在京諸司係公之人。因倉事取受專典㪷級。并因綱運事。取受粮綱錢物。並計𧷢錢不

滿一百。徒一年。每一百加一等。一千流二千里。每一千加一等罪止流三千里。所有共受分𧷢入已者。併計所受坐受罪。仍分首從其引領過度并

行用錢者於首罪下减二等。已上决訖徒罪。皆刺配五百里外牢城流罪皆刺配千里外牢城。滿十千。即受𧷢為首者剌配沙門島已上𠰥許未受

其取與引領過度人。各减本罪一等。為首者依上條配。内合配沙門島者配廣南牢城。仍許諸色人陳告犯人詼徒給賞錢百千流罪二百千配沙

門島三百千。𠰥係公之人給賞外。更轉一資其賞錢並先以官錢代支。一面内自收受𧷢及元引領過度并行用錢人家財充填下足即與除破其

元引領過度及行用并受𧷢人。亦許陳首依條免罪給賞從之。十一月。制置三司條例司。言都官員外郎劉昭逺等言竊見在京諸倉界乆来立界

有百萬界。與五大界兩法雖各有所使亦各不無所害其百萬界所便者米麥馬料。各别立界。無雜色分占敖屋與虛增界數其不便者逐界斛㪷

散在諸倉官吏疲勞奔走致給受不精其五大界所便者逐界倉敖。附近官吏易為管勾其所不便者兼納雜色分占敖屋并虛增起界數今於百

萬界去官吏之疲勞而取其人粮馬料之各異於五大界取倉分之附近。而去其占敖增數之未使改立新五界法并舊條約束並詔三司依所定

施行十九日詔見任倉界官除朝廷擢用外不許諸處奏舉差遣二十三日三司條例司言諸軍班所請月粮先已坐倉收糴近降指揮並支十㪷

慮元定價小欲自龍神衛及諸司每石等第增錢收糴。從之十二月六日詔支給軍粮並依近降指揮十㪷足數。卸納綱運亦仰兩平交量如違元

量㪷級並行科决每倉各置一石斛遇盤量官物傾於其中比較免致髙下其手諸倉㪷子三百九十人今並是正身祗候逐月更不赴提舉所探

差只委下卸司依名次差撥既免虛占人數。住滯綱運。兼支破食錢。各得均濟。如倉分輙敢虛關斛㪷數目多索㪷子。即委下卸司點檢申本所勘

斷干繫人等仍告示諸軍班及諸司如遇請粮並須隔日令逐指揮抱曆曹司赴合攴倉分。投下所請粮倉數目單子以憑約度抽索今後㪷子人

數其逐界更不差㪷子隔宿徃逐營告報開倉只令合支界分預先關申殿前。馬步軍司合支諸軍次令逐司一面差人告報開倉請領日分 四

年三月四日詔罷三司奏舉諸倉監門使臣止令三班院選未滿六十𡻕無𧷢罪使臣充其酬奬如奏舉例施行 八年三月詔在京倉庫立界滿

如勾當及二十箇月與理為一任𠰥不及即與新界專副别立界勾當九年四月二十六日詔諸在京府界倉庫所供月季年帳並於合滿後依

限申省月季帳二十五日。半年帳四十日。年帳五十日如違依編敕倉庫申州法 以上國朝會要續會要附司農寺髙宗紹興元年七月五日詔

行在省倉受納綱運令户工部斟量較定㪷樣繳申尚書省責下所屬製造降下諸路州縣應受納支遣起綱交量並用省樣新㪷量今後每遇起

綱並於綱界内分明聲說係用新降㪷交量起發仰省倉依條受納不得作弊如有違犯許本綱諸色人越訴十月十六日詔省倉請人出備短脚

錢每石五文止用本倉脚袋般騰交付其請人擅入敖者杖一百許人告賞錢三十貫二年十月十七日詔於倉門外置監門廨舍 三年正月

六日行在省倉内鎮城倉改為行在南倉仁和倉改為行在北倉鎮城倉係臨安府州倉仁和縣倉係仁和縣地基上修盖各襲其稱至是改之二

十六日詔今後諸軍三衙每遇支請並差撥逐部將官部押人兵赴倉鈐束二月二日詔告獲東北倉偷盗粮斛每石支賞錢五十貫文先以官錢

代支後於犯人并干連人名下追理還官仍令左藏西庫先次支錢二百貫文於兩倉監門官處收掌堆垜充賞從户部請也三日詔行在諸倉遇

打請日令户部前一日據合支數令本倉般量出敖於廊屋下安頓遇天晴於磚塲上垜放支遣三月二十五日詔行在南北倉監官四員並兼管

幹和糴其食錢每員日支二百文於本塲百陌錢内支 四年四月六日詔南北倉各差檢察㪷面官一員令吏部差小使臣依在部短。使以主管

官告院兼權司農寺丞羅長康言昨在京諸倉各差㪷面官一員係吏部尚書左右選輪月互差闕官乞差小使臣充理當短使。今来行在南北倉

見凖樞宻院差到本院使臣充兼門兼視㪷面檢察。切慮不得專一欲乞依舊差撥逐季一易仍於和糴塲百陌錢内量支請給。并監官遇得替。以

本倉曆尾見管米斛委官般量候數足方許離任户部勘當欲依本官所乞令吏部依例差小使臣一員專一檢察吏部供到狀。今来𠰥朝廷依户

部勘當事理亦合於本部合著短使小使臣内依名次差。比依在部短使幹辦不滿兩箇月理為輕格一次如無合差短使人。即依條限三日募情

願人理名次差撥候滿日令司農寺逕申所屬選分差替從之。七月二十七日詔復置司農寺倉部昨併到司農寺所行支納粮斛草料等事務。並

撥到手分等並依舊歸本寺 八年十月四日。詔南北倉各糴米。每及五萬石監官减半年磨勘如不及五萬石。更不紐計。從司農少卿徐林請也

先是紹興四年四月十九日。朝㫖兩倉𡻕終共糴米二十萬石。監官轉官不及全年紐計推賞。至是改之 十一年六月六日。詔行在三倉以行在

省倉上中下界為名。監官監行在省倉上中下界繫銜稱呼所有監專理任請給差置。并給納。應干約束事件等並依見行條法。户部據白劄子行

在省倉。各有色額髙下米樣不等。其逐倉前有無圖兇頑之人在彼居住逐時收買低下米籌。行用錢物。告嘱監官下人及專副換敖攴出色髙白

米。夾帶大量。并監官亦將白米作人情應副支與。諸處所破顧募却將低下米入在白米攪拌支遣大軍深属不便欲乞將逐倉米分出等第髙下

作上中下三界。本部尋下司農寺相度去後。據本寺狀。昨在京日係一十七倉分立上中下界。逐界各拘三四倉受納糧斛。及一百五十萬石為界

候及數排立以次界受納前界止是守支今来行在省倉係每倉差監官二員。二年成任。止在本倉受納給遣是致混雜色額。今此倣舊日隨宜措

置。將三倉分定米斛色額。專一受納支遣一欲乞將上色白苗米並分撥赴南倉就用南倉監專受納支充上界。其米係充宰執侍從管軍職事官

宗室百官。省臺寺監等禄粟支遣。一欲將次色苗米分撥東北倉卸納令北倉監官二員就本倉專副。專一管幹受納給遣上件米斛充中界更不

許干預别界米斛其次色苗米係充班直皇城親事官。輦官。五軍等口食支遣一欲將糙米分東北倉卸納。令東倉監官二員。就本倉專副專一管

幹受納給遣。上件糙米充下界。即不許干預别界米斛。其米係充五軍月粮三衙厢禁軍諸司庫務等口食月粮支遣一今来若依前項事理施行

所有三倉見在逐色米斛今差定逐界監專互相交割認數支遣其已後到米綱運從本司照檢色額行下分定倉界受納候支絶三倉截日見在

數目按續支給故有是命 十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詔省倉下界依南北倉例專差檢視斛面官以司農寺丞柳綽言行在東倉昨自劫置以来支

納稍簡係監門官兼管檢視㪷面本倉近改充省倉下界專一支納糙米又有中界將合納苗米分撥就本倉交納比之日前支給委是浩瀚故有

是命 二十三年六月十八日詔應倉庫交卸綱運折欠。並即時其名色數目申解所屬見得有侵盗貿易之弊即送大理寺推治其過誤損失並

押下元起綱處依法施行 先是止送排岸司監繫故有是命以上中興會要孝宗乾道三年六月九日詔兩浙轉運司臨安府踏逐到二百萬石

倉敖基趾所用材植物料候青城畢日就用仍令將作監將應管抽解竹木應副蓋造七月二十三日詔今𡻕候秋成委行在和糴塲官吏於新置

二百萬石倉内糴米二十萬石所有本錢撥省倉等處見錢會子充𠰥本錢不足以經常窠名錢内貼支二十七日詔艮山門外於養濟院蓋造五

十萬石倉敖。十二月十二日。户部言近承指揮創盖新倉候秋成委行在和糴場官吏就本倉收糴米三十萬石。除已差官趂時收糴外令文思院

依立定額名鑄造本倉合用印記其巡防兵級看管亦乞下殿前馬步軍司差撥所有合差專副手分人數監官監門官糴米賞典應合行事件並

乞依省倉中界已得指揮施行詔依户部所申仍以豐儲倉為名 四年三月十七日詔諸倉支諸軍月粮口食抑勒坐倉低價糴置反將軍人與

在外糴米人非法斷罪追理賞錢深屬不便令户部出榜曉示自今後諸軍支月粮口食米並令從便不得依前抑勒糴買 五年十一月七日詔

省倉中改作豐儲倉却將東青門外豐儲倉改作省倉中界逐倉有管米界以新易陳支遣十八日户部尚書曾懷言省倉中界已改為豐儲倉其

舊豐儲倉却改作中界。所有專㪷等並令仍舊認數支遣監官依舊主管本倉職事從之 六年正月十四日户部尚書曾懷等言豐儲倉展套太

毉局添造敖屋已經相視可以修盖新舊敖屋八十六座貯米一百三十萬石乞下兩浙漕司臨安府疾速修盖從之 先是司農少卿莫濟言太

毉局已罷乞將本局屋宇撥付司農寺安頓米斛至是曾懷有請故有是命十二月十九日詔應干倉塲庫務等處官自今須管照條依時出入如

違許所屬按治仍令户部長貳專一覺察。如有違戾。按治施行 先是上封事者言行在倉塲庫務監官公吏終日在外多不坐局。錢榖出納委之

羣小若不措置切慮如向来左帑之弊故也。以上乾道會要吳自牧夢梁録宋髙宗都杭省倉上界在天水院橋北其敖有八眼受納浙右米以充

上供及宰執百官親王宗室内侍。仍支給皇城班直省部職員 省倉中界在東青門外菜市塘有敖三十七眼皆受納浙右苗綱經常和糴公田

樁積等米以供朝家科支。農寺宣限凡諸軍諸司三學及百司顧劵諸局工役等人皆給焉 省倉下界在東倉鋪創于舊址極廣袤。朝家更脩。乃

析三之二建敖屋八十眼 豐儲倉在仁和縣側倉橋東。以分田浩瀚。諸倉不足以受納以豐儲增創成敖百眼 豐儲西倉在餘杭門外佐家橋

北。其敖五十九眼 端平倉在餘杭門外德勝橋東石儲漕糴。後歸農寺涖以京局官而領文咸淳重修。有水榭扁曰介然。盖取太倉箴語而併箴

刻於石有敖五十六眼 淳祐倉在餘杭門外斜橋南。元創以儲米。糴于帥司其後朝家撥攴賑糴百姓。自後付農寺以給諸軍諸司。有敖一百眼。

平糴倉在仙林寺東創。以儲臨安米。今農寺米皆入焉 咸淳倉在東青門内後軍寨北。議增建廪以儲公田。𡻕入之米。買瓊華廢圃及以内酒庫

柴炭屋地命帥司建倉敖一百眼𡻕貯公田米六百萬餘石凡諸倉支納下卸自有下卸指揮兵士。遇日分支遣。皆至祗役又袋自有賃者應辦如

遇攴界日。倉前成市。水陸壅塞諸軍校給打諸粮不許顧人搬擔須親於敖中肩出倉外此祖宗立法如此經世大典國之有倉廪府庫所以為民

也我朝倉庫之制以北則有上都宣德諸處自都而南則通州河西務御河。及外郡常平諸倉以至甘州有倉鹽茶有局所以供億京師賑䘏黎元

者其措置之方可謂至矣 在京諸倉隷京畿漕運司相應倉五十八間可貯粮十四萬五千石簷柱髙一丈二尺檩長一丈四尺八椽中統二年

建 每十間用物赤栝檩五百四十。赤栝方二百二十五椽一千七百三十四板瓦三萬四千七百六十條磚六萬八千一百三十九重唇三百三

十六副合脊連勾一千一十六副溝六百七十七穰子五百三十三稱箔子四百一十四石灰二萬二千六百六十四斤麻刀六百二斤紫膠一十

斤煤子四十斤石礎五十五竹雀眼二十四片五寸釘八千一百六十二六寸釘三百五十六三寸釘四千五百四十七寸釘四百八寸𨨠子一百

髙廣工物以下同 千斯倉八十二間可貯糧二十萬五千石中統二年建 通濟倉十七間。可貯糧四萬二千五百石二年建 萬斯北倉七十

三間可貯糧一十八萬二千五百石二年建 永濟倉七十三間。可貯糧二十萬七千五百石至元四年建 豐實倉二十間可貯糧五萬石。四年

建 廣貯倉一十間可貯糧二萬五千石四年建 永平倉八十間可貯糧二十萬石十六年建 豐閏倉一十間可貯糧二萬五千石十六年建

萬斯南倉八十三間可貯糧二十萬七千五百石二十四年建 既盈倉八十二間可貯糧二十萬五千石二十六年九月建 惟億倉七十三間。

可貯糧十八萬二千五百石二十六年九月建 既積倉五十八間。可貯糧十四萬五千石二十六年九月建 盈衍倉五十六間。可貯糧一十四

萬石二十六年十一月建 大積倉五十八間。可貯糧一十四萬五千石。二十八年建 廣衍倉六十五間。可貯糧一十六萬二千五百石。二十九

年建 順濟倉六十五間。可貯糧一十六萬二千五百石。二十九年建屢豐倉八十間。可貯糧二十萬石。皇慶二年二月建 大有倉八十間。可

貯糧二十萬石。二年二月建積貯倉六十間。可貯糧一十五萬石。二年二月建廣濟倉六十間。可貯糧一十五萬石。二年二月建 豐穰倉六

十間可貯糧一十五萬石。二年二月建 通州諸倉 迺積倉七十間。可貯糧一十七萬二千五百石 及秭倉七十間。可貯糧十七萬五千石

富衍倉六十間。可貯糧十五萬石 慶豐倉七十間。可貯糧十七萬五千石 延豐倉六十間。可貯糧十五萬石 足食倉七十間可貯糧十七萬

五千石 廣儲倉八十間。可貯糧二十萬石 樂𡻕倉七十間可貯糧十七萬五千石 盈止倉八十間。可貯糧二十萬石 富有倉一百間可貯

糧二十五萬石 南狄倉三間 德仁府倉二十間 杜舍倉三間 河南務諸倉。隷都漕運。大盈倉八十間可貯糧二十萬石 充溢倉七十間

可貯糧十七萬五千石 崇墉倉七十間可貯糧十七萬五千石 廣盈北倉七十間可貯糧十七萬五千石 廣盈南倉七十間可貯糧十七萬

五千石 永備北倉八十間。可貯糧二十萬石永備南倉八十間可貯糧二十萬石 豐備倉五十間可貯糧十二萬五千石 恒足倉五十間

可貯糧十二萬五千石 既備倉五十間。可貯糧十二萬五千石 足用倉五十間可貯糧十二萬五千石 大京倉六十間可貯糧十六萬二千

五百石 豐積倉五十間可貯糧十二萬五千石 大稔倉七十間可貯糧十七萬五千石 上都諸倉 醴源倉正厫二座各五間柱髙一丈六

尺。深四丈五尺長六丈五尺。東厫二座各五間。柱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六丈五尺 廣濟倉正厫一座十三間柱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

長一十六丈東厫二座各十間柱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一十二丈西厫二座各十間柱髙一丈六尺深四十五尺長一十二丈南厫二座各

十間柱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一十二丈萬盈倉正厫一座十三間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一十六丈西厫二座各十間髙一丈六尺

深四丈五尺長一十二丈東厫二座各十間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一十二丈南厫二座各十間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一十二丈 太

倉一座七間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六丈五尺 雲州倉正厫二座各五間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六丈水厫二座各五間髙一丈六尺

深四丈五尺長六丈五尺西厫二座各五間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六丈五尺 宣德府倉 如京倉正厫二座各十間髙一丈六尺深四丈

五尺長六丈五尺西厫一座十間髙一丈六尺深四丈五尺長六丈五尺御河倉 至元三年十一月十日省臣奏御河旁近每𡻕露積糧多損臣

等議今𡻕於沿河築倉貯米上從之各路倉九年正月八日省劄照隨路可以添盖常平倉處所户部議若於隨路添盖雖官買木物必須役民

即目春初恐奪農務如已後豐稔敖房不敷陸續添盖先將各路元有及可以續添間數開呈省照先奉㫖添盖倉厫仰各路總管府摘差正官及

坐去造作人員催督起盖。每間約儲糧千石合用木物令人匠從實計料估直於各路見在官錢支買會計鐵數就於附近爐冶關造工匠先儘係

官 投下内差撥如不敷於軍民站赤諸色户内補差其夫役止令各路於本管旁近丁多之家借倩官為日支鹽米所盖倉厫須管完固𠰥近年但

有損壞罪及元監造官仍以已資修葺 總計元有厫房一千五百二十間今添盖陸百九十間 貞定等路一十四處七千九萬二千五户一千

四百間元有九百八十間今添四百二十間 貞定路一十千四萬一千一百十五户二百六十間元有二百間 貞定府一百間。冀州三十間中

山府二十間趙州五十間今添六十間 中山府二十間冀州二十間 蠡州二十間洺磁路四萬七千四百二户倉厫七十間元有五十間 洺

州三十間磁州二十間今添洺州二十間 彰德路四萬五百二户倉厫七十間元有五十間今添二十間 東平府四萬六千九百九十五户倉

厫七十間元有五十間今添二十間 博州路三萬二千七百三十二户倉厫五十間元有三十間今添二十間 濟寧路四萬一千二百二十三

户倉厫九十間元有三十間今添六十間在城二十間充州二十間單州二十間 曹州四萬二千四百七十二户倉厫五十間元有三十間今添

二十間 德州二萬五千四百九十一户倉厫五十間元有三十間今添二十間濮州三萬二千六百六十九户倉厫五十間元有三十間今添

二十間 順德路二萬八千七百三十三户倉厫五十間元有三十間今添二十間 大名路八萬八千一百九十户倉厫一百五十間元有一百

間大名路三十間開州三十間舊縣二十間滑州二十間今添五十間大名三十間濬州二十間河間路七萬九百六十一户倉一百二十間元

有一百間在城五十間長蘆三十間安陵二十間今添盖二十間順天路七萬四千三十四户倉厫一百七十間元有一百五十間在城四十間

祁州三十間易州三十間雄州三十間安州髙陽二十間今添在城二十間 濟南路七萬九千四百一十五户倉厫一百五十間元有一百間在

城四十間清州縣六十間今添五十間在城二十間 州三十間南陽等三處四百間元有二百四十間今添一百六十間 南陽府二萬九千

五百九十二户倉厫一百一十間元有六十間汝州二十間祫州二十間鄧州二十間今添五十間在城三十間唐州二十間 歸德府一萬四千

三百九十户倉厫一百二十間元有徐州三十間今添九十間在城三十間毫州二十間邳州二十間。宿州二十間南京路一十萬五千二百三

十一户倉厫一百七十間元有南京一百五十間鄭州三十間鈞州三十間許州三十間陳州二十間蔡州二十間睢州二十間今添陳州二十間

太原等二路三百三十間。元有三百間今添三十間太原路八萬九千七百十一户倉厫一百七十間元有一百五十間在城五十間崞州三十

間汾州三十間嵐州三十間平定州十間今添二十間石州一十間堅州一十間平陽路一十萬七千五百六户倉厫一百六十間元有一百五

十間在城五十間絳州三十間河中府三十間澤州一十間潞州一十間沁州一十間隰州一十間今添霍州一十間 中都等處剏盖倉八十間

中都路六十間檀州二十間涿州二十間霸州二十間冠州在城二十間納蘭不刺倉 二十六年十二月二十日丞相桑哥平章阿魯渾撒里等

奏納蘭不剌建倉寧夏府糧船順流而下易於交卸忙安倉糧雖是泝流亦得其便迤北孔居烈裏火阿寒塔兒海裏鎮海等處住冬軍人及和林

送糧俱近進呈倉圖上從之 塔塔裏倉英宗皇帝至治元年河東宣慰司委官朔州知州荅里牙赤言塔塔裏諸屯田相視議擬各項事理就差

荅里牙赤計禀中書省凖下兵部移文樞府逐一開具于後 納憐倉見於屯田近南黄河北岸内有正教東西厫房二十一間緣其空閑已行呈

索於空閑倉房周圍撥地三十畒作瞻倉地甚便。委官議納憐平逺倉既近黄河口十里西即經行要衝屯田所種禾稼周其旁近。上年屯軍所收

子粒。見貯本倉如蒙大同路委官與東勝雲内二州正官。於年銷錢顧夫買物修之撥付萬户府貯糧較之移拆忙安倉所費十省其九公私俱便

兵部議凖所擬照會樞宻院兵部依上施行 忙安倉去黄河頗逺運糧不便已别建新倉其舊倉今空閑如命河東宣慰司拆移前来貯糧便委

官相視忙安舊倉二十一間墻壁倒塌木石俱全甎瓦三損其二𠰥移此倉則陸地相距屯田故城七百餘里可用車千餘約費脚直五千餘定至彼

又須添𥙷木瓦諸物亦不下五千餘定𠰥黄河運載至忙安倉南三十里陸路𦂯至渡口泝流一千里約費萬餘定至納憐平逺倉復行十里入陸

至舊新安州又七十里黄河殊無徃来客舟雖有遞運官船每處不過三十五艘椽檩長短不等實難裝載况其地寒早易凍必候下年方可興工

脩理况兼委有妨礙既納憐平逺倉已擬修理撥付屯田萬户府忙安倉難擬拆移不惟省費亦免勞民兵部議凖擬屯田萬户府倉敖廨宇本府

與所委官那懷等議合於兀郎海山下舊新安州故城内建四向立屯為便據合用物料照會河東宣慰司早為建造相視兀郎海山下舊新安州

故城方圍七里。並無人烟黄河沿路别無村疃。西至寧夏路七百里𠰥修上項公廨。合用木植。令寧夏計料收用買順流運至古城或於納憐平逺

倉募夫匠建立誠便兵部議凖擬省照以舊新安州古城内建屯田萬户府公廨不見間座數目合用物料遂其事 甘州倉。仁宗皇帝延祐三年

十一月五日。甘肅行樞宻院咨甘州倉言本倉墻壞恐浥損官粮。乞添展修倉屋九十間已劄付甘州路修建八十五間就用看倉軍六十人供作

自三月為始興工不見次第盖供作軍少遂照元貞二年甘州建倉八十間啓奉术白大王今㫖於各翼摘軍五百人執役請依前數發遣庶得早

完。十月二十六日。樞宻院官塔失帖木兒等奏甘州修建倉屋需軍五百臣等議合於旁近漢軍内如數差調上從之太宗皇帝五年癸巳詔前令

隨處官司就差元設站夫脩治運粮河道可疾遣站夫自備粮物速為修治工畢放還專委運粮河所屬各州縣長提舉河道差能幹官吏及約粮

差夫以時巡護不致賊盗滋生𠰥遇失盗不以官私之物並勒提舉河道官及巡護者陪償如元賍不獲依條斷罪如有河岸缺壞不分晝夜多差

丁夫併力修築違慢遲滯並以違制論仍仰沿河以南州府達魯花赤等官各於瀕岸州城置立河倉差官收納每𡻕稅石旋依限次運赴通州倉。

其立倉處差去人取辛卯壬辰年元科州府每稅一石添帶一石并附餘者撥燕京今陳家奴田芝等用意催督以時漕運毋違慢其通州北起倉

據見可收物處仰達魯花赤管民官備木植差夫令和伯撥泥匠三人木匠三人鐵匠一人速修及差守倉夫三十人半年交替如失盗就令均陪

至元九年六月二十一日中書工部奉省判斷事官幹脫兒赤等呈通州廣盈兩倉損壞令工部斟酌於鼠耗錢粮内就漕運司計料修補事送户

部議官倉損壞隨申上司修補用過物價申部除破似此早得完備省凖送工部照常平倉省議隨路倉厫二年之内損壞者釐勒監造官以己資

修補如遷轉事故本處官司年銷錢内隨即修完。將用過工物同元監造官職名申部根勾追還𠰥二年之外損壞者官為修理。工物價錢申部除

破 十四年四月二日。省劄河倉損壞。於各路以官帑修補其二十餘所今秋雖已修畢如無人守護。則近倉之民偷取甎木縱放頭疋。踏踐倉場。

損壞墻壁宜今本處州縣正官提調督勒斗脚常川看守。任滿相沿交割。赴漕司給由。工部議各處河倉損壞。倉官隨即移文本處官司一同相視

會計工物於年銷錢内支用。監督修完。如二年内損壞。監修官備工物修償。壞在二年之外。官自修葺。倉官任滿。取代官完備收附於解由内開寫。

省凖。二十四年四月十八日。泉府卿阿散等奏大都諸倉屋宇損壞省委麥术丁徃視河西務倉已修。其餘續次興工從之 二十五年五月十三

日。丞相桑哥等奏上都倉俱在城外不便。今議擬於城内建倉一二所上從之二十七年九月八日。平章帖木兒言武平路地震奉詔巡撫九月

二日至彼。應係官局院房舍盡皆頽倒。其糧物壓䧟入地跑掘既出。無處藏貯。擬於平灤路及興松州差工匠一百二十丁夫一千二百以修盖。省

凖令工部督責合屬施行 二十八年二月十五日丞相完澤等奏去𡻕地震倉室圮壞今議令忙古䚟提調修葺上從之三十年九月二十八

日平章不灰木等奏䟽闢新河那懷督役公謹今已成功河西務通州倉儲糧最多。俱在曠野。東城紅門内近新河有隙地復遷紅門稍入五十餘

步廣展基址期數年間盡建倉宇移𦤺河西務通州糧甚便工部楊尚書言乞命那懷董工庶得早成上是之曰不必再慮盡力為之 十一月二

十九日平章剌真阿里等奏楊尚書言今皇城東沿河建倉。令漕舟於此交卸便奉㫖凖。又奏常例和買蒿草以燒甎瓦供諸營繕。今擬令刈葦俟

河氷開舟運致以代蒿用奉㫖不須和買大都居民十萬每户賦納一車。或一束命阿里掌之成宗皇帝元貞元年正月六日平章剌眞等奏每𡻕

盖倉及諸營繕差軍刈葦以供用今𡻕營繕亦多。議可仍舊用軍採刈。二月二十九日左丞暗都剌等奏修理倉庫官舍每𡻕令軍人助役前者移

文樞宻院取之未從今𡻕約用軍五千奉㫖准 國朝應天府志大軍倉永濟東西倉 龍江倉 東葛城廣豐倉 江浦一倉至四倉 石灰

山關倉 水軍右衛倉在城北隅天策衛倉在城北隅龍江衛倉。在城北隅豹韜衛倉在城北隅武德衛倉在城北隅神策衛倉在城北隅。龍驤衛

倉在城北隅金吾前衛倉在城東隅金吾後衛倉在城北隅虎賁衛倉。在東北隅虎賁左衛倉在正北隅留守衛倉在城北隅留守中衛倉在城南

隅留守左衛倉在城東隅府軍衛倉在城北隅。府軍前衛倉。在東北隅。羽林左衛倉在城東隅右衛倉同處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五百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