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七千五百十四 永樂大典
卷之七千五百十五
卷之七千五百十六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五百十五 十八陽

上供倉永平志上供倉銘 人力負米一石。日行可逾一舍。鈆山歲租萬有七千。縣用一萬有竒餘悉上供。邑抵舟次一舍

而遥。歲調丁男八千。計徃來。逺郊五日。近郊三日。廢農功三萬日程有竒。民勞焉。上饒太守吳越錢侯。名象祖。字伯同。爲政期年利興害除。命尉相

地瀕河治倉。俾民便道就輸。以省陸運。靣水百步得故基爲屋百楹。東西列廒六。南鄉設𠫇事。繚以周墻。木之工三百。土工倍之。陶瓦六萬釘十一

萬。食與傭直皆給。期月而成。人大恱慰盖淳熈十年。七月。癸未也食之地曰汭口其銘曰。 政以字人。匪以勞之。役非其道。奪我農時。乃復斯倉乃

勞斯逸。無斁之休。君子之德。君子孔嘉。民以豫乎。永啓厥後母致錯于。上供倉。縣西三十五里。汭口市。知州錢象祖。因民便立之。宜春志上供支

移倉在水南。舊在新喻縣。支移倉宜春志宋許介作新建支移倉記。 𡊮負山爲郡。水分東西流。一自萍鄉之盧溪。逾醴陵

以西。至于湘江。一自萍鄉之宣風。循宜春。分宜而下。並山以東。至于清江。而水於此乎發源。渟蓄不厚。值霜勁木脫。舟輙膠不進。故歲運稻粱。入于

大江。所謂上供綱者。自祖宗時。率假廪清江貯所隷三縣苖。從便裝發。官吏隷事于外。弗克自任。厚征苛取。惟彼之欲吾𡊮民越境輸賦。其弊甚苦。

公私告病。𡊮殆不能堪。乾道丙戌。遂徙之新喻。新喻隷清江。而距𡊮不百里。宜可從亡患。而病猶是也。或曰。季春之月。水時至而綱始發。新喻分宜

等耳。新喻可爲。而分宜獨不可爲歟。於是淳熈改元。又自新喻徙焉。繩凖弗撓。號令明一。吏不失職。民不失業。今七年于此矣。自七年觀之。可以更

千百歲而不易。唯是遷徙之初。倉廪未備寄寓于縣之僧舍。隘不足於容弱不足於負。水運陸走。民惕惕若不及。賦入才萬有五千。則以盈告且拒

弗納。曰。吾以俟裝綱者。空其廪而後領也。又學佛者林焉以處。火禁不克修。地勢洼。卒有水變。不可禦。步口蹟石。差牙舟度可著二百斛。而上則檥

之深流。運小艇十數。徃返而取足焉。凡再徙之後不易之形蒙蔽。於是數者而不獲自見於世。今太守周公。剌𡊮之明年。四境之内既安。開闢視聽。

捜究遺闕。寄廪之弊。吏則有請。公曰。是不可苟。盍求可以垂不朽者定址焉。吏受命不敢荒。經營周詳。以水南趙氏地來上夷。民逐利者。庶幾其近

以私倉之利。且各指其地以獻。什伍爲曹。呶呶相暇疵以動摇。成憲公曰。是不可長。敢異議者坐之。五月。水大至。浮圖寄廪壞。吏持益力。公益信不

疑。七月鳩工中建𠫇事。列廪東西序。廪悉𥔍地。而被以木。復貫木横亘于兩柱之間。是爲壁。而外輔以長幹。周以壑垣。而掖之廪之。前若左若右。繚

以虛廊。以待風雨。兩廊之間。有隙處如廪之地。加𥔍焉。凡建置之數。為𠫇爲廪。爲廊。爲門。爲隷舍之屬。合五十有七間。其累土爲墉。廣袤千尺。以限

内外。凡用木二千五百章。竹三萬箇。靡金錢百六十萬。十月。通判黄公來視成。逾月納事興。民輸入亡留難。朝至夕歸。舳艫相摩軋。泊岸下。皆津津

有喜色。人以是知此倉之利。不獨逺水火之害而已也。乃相與皷舞而謡曰。官不我病。于今七年。不病而病。孰使之然。莫要匪基。莫勇匪决。彼嚚以

囂。私是巢穴。侯有明命。于水之陽。咨爾顓蒙。視此濫觴。侯有嬴貲。其源其儉。爾食爾力。而不我歛。于乘其阜。于俯其淵。侯舉自公。畀我便安。允也侯

德。千古斯在敢告來者勿替勿壞。介分職是邦。寔董役事。親見百姓。德公施道。公美次第。如此。天下之事。惟要於既定之後。兹役也。是足以傳不朽。

於是乎記。淳熈七年。十二月望日記。歐陽朴文增修支移倉記 𡊮州上供之輸。故寓于臨江。自淳熈元年。始徙歸分宜七年。始建倉于縣江之南。

輸不勤逺。公私咸宜。然規摹未備。歲輸敖告盈。徃徃俟漕運發。厥載乃復受官患滯民。民苦伺官。因循苟且。以幸竟事。十四年。郡委縣主簿劉君孟

容。視輸慨然。以便民爲志。乃平槩量。乃削年蠹。民無苛費。公不之事。因思有以廣其倉之未備者。則請於計臺。得錢共十萬。米五鍾。乃規其倉之兩

隅。創爲新廒。其度如舊廒。復增舊廒之扉鑰甓瓦。其飾如新廒。舊廒亦揭。足國裕民爲賢。六字以爲號。新廒二。曰公平。簿謂公則國可足。平則民可

裕。必公必平。所以爲賢也。民甚便之。夫士之仕者。未嘗不欲行志以及人。然左摯右繩。志堅而事遺。事順而勢格。凢小惠輙見。或有不得行者。今簿

以小吏之卑。欲有所爲。而上官應之。如髙屋建瓴水。在已不敢以專請。輙舉爲嫌。在彼不以尸功。出位為議。是雖簿有以棄信於人。然非部使者。與

守侯之賢。聴而從之。則簿之志。亦不能有所行矣。予家渝川。與分宜接畛。見士民徃來。談十五年夏大水。簿嘗擅發計臺所儲。於是倉之粟以賑民。

民甚德之。使者曾不以爲專也。予固已深嘉屢嘆矣。兹又聞增修是倉。無非有以便民者。予因諗所聞。樂爲記之。前所云。使者守長則漕劉侯頴。太

守黄侯壞。通守趙侯伯厚。邑。長周侯宗文。而協賛增修之役者。監稅張君子謀云。是年冬。十一月望。轉般倉宋史王埜。傳埜。

爲江西轉運使。知隆興府。繼有他命。時以米綱不便。就湖口造轉般倉。請事畢。受代。元一統志轉般倉。在淮安府。神運河西岸。唐漕江淮等道米。於

此轉送關陜。北有神運堰。周世宗始置。滿浦閘。以通水路。張魏公奏議報修瓜洲轉般倉利害。 臣向者伏准處分。今修瓜洲轉般倉。臣已與向子

固計度工料。將興役間。子固乃遣楊州通判。陸濬來稱相驗土色沙石相半。難於興築。臣亦宻遣人覆視。與子固所申一同。臣已逐一備奏去訖。竊

惟此城之築。不知議者。將爲守計乎。將爲戰計乎。抑亦准備緩急。爲士卒有歸計也。若虜非全歸而來。可與角戰當據淮堧。以俟其至。何獨至此而

交鋒耶。况是軍施既退。安肯有背水復戰之理哉若謂爲守計。則盱眙髙郵之險。楊州之險。自當量度力守。必欲守瓜洲。臣所未諭。瓜洲近江。人有

歸志。孰與爲守。度不過以備倉卒遁走耳。如探報不明。料事不審。措置失當。至使虜之大兵。得追躡吾後。當是時。孰不爭先求濟。此城之設。似爲無

益。臣初以土脉堅固。欲置轉般倉于其中。雖費工役。尚爲有用。今土沙相雜。春雨秋潦。必至頽毁。費財困民。何時而息。事該國計。不敢欺隱。更乞聖

慈。特賜詳察。臣以孤危之迹。特荷陛下眷待𠋣仗第知竭盡死力。以報知遇。惟是踈逺。任重責大。日夜惴恐。伏乞陛下察其用心。俯賜矜照。同日上

宋楊誠齋集仙居轉般倉記。 嶺隩惟郴。厥土沙礫。厥田磽瘠。厥氓窶嗇。氛厲濁蒸。旱暵重仍。黔首艱食。材官匱餫仰哺於衡。堇堇靡贏盖其川流

自衡而上。厥水益淺厥瀬益險厥土益矗厥瀧六六。㳂若激矢溯若躡蹬米舟重遲暫進寸步。忽退里所。舟至鯉園。膠而不前州家於焉。廪於兹岸

徒旅請粟。自此入郛。復道山蹊犖确嚙足𣗥茨留行泥呻檐唏。過信乃達人勩費倍。險踰於磧。估踰於糴猗歟今侯。都公曹公至無幾何旁諏博茹

郭外十里亭曰仙居。瀕江之麋。一葦可杭。廼諗州隷。我來自東。書岌囊衣不賃不庸。吾以私人。挈擕以從。官僦之布封識如故。盍以召匠三十維艓

維庾七楹廼廡其前。爰受來粟廼墉其環爰妥斯屋隷奉周旋于陸于川季春是經季夏斯成罔朘于官罔痡于氓。師飫且逸。歌舞侯德郴山之石。

迺磢廼刻尚俾來者是式。公字宗臣。曰冠其名。誰其書之。維同年生。紹熈初元九月既望具位楊某記范至能石湖集奏撥隷轉般倉劄子 臣契

勘近奉聖㫖。諸路州軍應有朝廷米斛去處。專委守臣認數樁管總司。不許干預并小貼子。大軍轉般倉樁管米。依前項指揮。臣已恭依將本府大

軍轉般倉。見在米斛。盤到實數拘收樁管訖。伏見目即諸處和糴。米綱到倉岸者。舳艫相尾見。係本倉監官合干人交卸。竊縁轉般倉。雖號建康府。

户部轉般倉而監官合干人。及所管米斛。自米却隷淮西總領所今朝廷措置。既將此米撥付守臣。其合干人等。却仍隷總司。事體相違。難以檢察。

欲望聖慈詳酌特降指揮。將轉般倉撥正所隷。則守臣方可任責。實繫經乆利害。取進止。大軍倉。轉般倉。舊皆屬總所。淳熈九年。七月九日奉㫖。應

有朝廷米斛。總司不許干預。時公在建康盤量大軍倉。欠八萬六千餘斛奏以創食已三十六年。支過無慮二千餘萬斛。不曾除豁。亦不到底縱有

情弊。恐非合出於目即合干人黄氏日抄申提刑司。乞申朝省修倉。并乞免江西米入倉狀。癸亥五月。孫提刑任内。 照對某近者。祗領職事。即嘗

申禁絶濕米等條畫。然皆不過小節。兹得本倉。關繫稍大。二事勢。尤不容不早早申明。一曰倉廒多壞。綱米將無所容。二曰轉般良艱隨時當有活

法。本倉創於淳熈。增於開禧。又增於嘉定。以廒眼計後共七十有六。今頽毁不存者。十有四。損而未脩者。三十有八。見樁米二十廒。見空。可備收米

纔四廒耳。四廒所容。約不過四萬石有竒。見樁未滿之廒約可共附五萬石有竒。而總所鎮江取運江西米。旋到旋交。若在道及未到。尚約四十萬

石有竒。將何以容之耶。且今本倉所收。皆江西米也。江西經四十餘處沙磧行千五百餘里大江然後得達京口。日乆費重。綱吏多雜濕惡則是交

收爲難。淮鄉支米將官。自來多凌轢本倉官吏。今又間見米色或稍異向米浙米。尤易於喧炒。則是支發爲難。嘗考轉般倉之名。本爲關津處。停米

易舟而設。國朝以淮浙直達京師非便。置轉般於真州泗州。南渡後。以浙米直達兩淮非便。又置轉般於京口。朝省近因發運司。與此倉子母相私。

方改本司提領。而轉收江西之綱。革弊已精。權宜甚善。然頗迂路。亦費水脚。今既倉廒不足以容。亦豈無變通之活法耶。方今國家聞暇。正欲廣積

貯垂乆逺。孰若以江西未到米。本倉所不能容者。就截撥付兩淮。比近州軍。却乘此倉之餘閑。選一精力將校。亟修此倉。垂壞尚存之廒。以待今秋。

就交浙右官米。豈不兩便。此事本非某所敢僣及然使倉壞而不申舉。米到而無安頓。果誰之青。職守所在。不敢不言。事若可行。乞賜備申朝省。

申乞。支舊米見底。并巡倉錢。 照對某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曾申本司。大略謂轉般倉新修。公田租米新創。以新倉收新米。凡倉之事。並合一新

乞賜備申朝。省施行。聞至今未蒙從申。今幸建臺方新所。合再申開。具下項 一修倉。必須先空其廒。去年。元申時。止有二十一廒宿米。自後節次

支發。督其興工外。見今尚有一十四廒。有米樁積。未可修動。乞速賜盡數科撥。令廒眼空淨。一體及時修整。一契勘本司。自景定二年。十一月内

凖省劄。同提領此倉。元登承發運司。見管在倉米。六百四十五石七斗。九升。九合。八勺。八抄。四撮。自當時。本司提領以來。截止今年。景定五年。三月。

二十四日終。節次共收江西帥漕兩司。併和糴鎮江府。諸項舊米。一百一十一萬。八千一百五十一石。二斗。一升。三合。五勺。八抄。四撮。共支過九十七萬。

九百一十三石。四斗。三升。二合。二勺。八抄。四撮。内除淮東總所。認樁米四千五百八十七石。八斗。七升。五合外。合見管一十四萬。二千六百四十九

石。九斗。六合。三勺竊照在法倉米。樁積經月以上。每石許豁耗米三釐但倉場積弊。利於糊塗。不曾逐廒支絶。隨時申數。其在發運司提領之日。既

以手糴手運。子母一家。間有耗折。不及三釐者。例欲援豁。以爲嬴餘。不與討見分曉。及自本司。同提領以來。又不知倉場首尾鞭長不及。馬腹不過

就用倉場申上之數。亦無從計見分曉。今幸修倉之便。舊米一顆一粒。須用支絶。合與逐廒。討見耗折。實數。隨多逐少。依實理豁。其勢度不至耗及

三釐。自此一番。倩徹之後。公田米入倉。重新起頭。候逐廒支絶。即時申有無耗折。多少實數。永免倉場。前後衮雜之弊。 一本倉天地字兩廒。見有

地板。亦漸損壞。盖元初諸廒。無不以板鋪地。今亦間有閤櫺地板之木。及零碎爛版在地者。照得倉廒。若有地板。既可免地氣蒸壞米粒。又可免逐

時收買襯磹。此事倉廒最爲急務。鎮江府江下。多有客船。柝船板出賣。若就買鋪磹。亦儘省事。但慮當初計料官。此項不入料帳。元科之錢。恐買辦

不敷。乞速申明。此係元申如此。近又收拾得本倉。拆下舊廒木植。雖以不可爲柱。若棄短取長。觧開爲板。亦足添用。併乞申明。行下元委官。鎮江府

斟酌措置施行。 一本倉。正坐鎮江府西北隅。瀕於大江。人烟絶少。去夏曾有盗入倉。幸而警覺。免致踈虞。訪問老吏。舊來亦屢曾被盗。除本倉人

衆守宿外。元蒙朝省劄鎮江府。都統司。於諸軍輪差撥兵士二十名。防護巡綽。以壯聲勢。近年以來。因循不差。乞申朝廷。仍舊札下差撥而本司乃

止牒鎮江府。照得都統司之兵。既非鎮江府可差。而本司之牒。又未嘗據鎮江府承凖。竟成具文。擔閤數月。今年三月初七夜。又有盗跨墻而入。是

守宿斗級等。警覺喊趕去。夫官倉而有竊盗數數窺之。此豈細事。今來欲望速申。乞從乆例。仍劄都統司。差撥巡警。庶絶後慮。 一倉後三面。皆甘

露港繞之。舊來糧運。自浙達淮。通徹無礙。自十餘年前拆去閘板。潮水積淤。遂成膠舟。官司不知。復還閘板。反併去其閘。移置上河内。閘裏無用之

地。名曰栲栳閘。自此甘露港愈塞制司運米。盡須步擔出數里外。乆淹重費。又船隻無所稍泊。屢爲風濤損壞。某去夏到官。首陳十說。曾蒙本司申

省劄下所屬開浚而府舊官。拖捺不行某又陳兩閘利害緩急對列申明而前政提刑去官。今年二月十五日風雨曾壞江陰軍公田米三船此皆

無港泊船之故兼盗賊跨越窺覦亦正因港塞無水。合不檢照。某前此兩申併爲申明施行兩里之港。工費不多朝廷爲軍餉大事。必不較此小費

若許科撥則所屬官司决無不銳於任責之理併乞詳酌施行 申提刑司乞免專人并豁耗狀照對本倉今非昔比本司既凖朝㫖提領必興

其利。而除其害然後可無負提領之名。興利之事二。如修廒。如開港。昨以申明除害之事。今再開申下項。 一竊照天下事。官與民以利交。則弱之

肉。强之食其弊無窮。官司自與官司。以官司之利交。則齒利者嚙。瓜剛者决。兩强徒自戛摩耳何弊之可慮。本倉昨隷發運司每日交發運司。運到

和糴人户米壹萬石子母一家。利源衮衮自景定二年。十一月内。朝省革弊改屬本司提領。所收乃江西綱運。欠折之米。今歲取運。又是鎮江府節

制司淮東總領使所。兩大司存。差向上官。下視倉場。如臨部曲况綱户自行蕩槩東量必有西折而制司支米將官反又自賫大斛。脅欲多取。官司

自與官司交。其事如此。以故倉場日壞。吏卒日少。氣象蕭索窮促萬狀而本司不知也。每見前政。文移到倉。殆無虛日。每一牌匣差人賫抱費從何

來。某竊嘗譬之少壯時有飲食嗜欲之過。而無病。病反作於晚歲衰淡之日。祖父時有富貴驕奢之失而無禍。禍反作於子孫困苦之世發運司提

領本倉。有市利食利而無督責。督責反出於本司革弊之後此乘除自然之理本無足恠。然渾場濁務。數有推移。吏卒小人。彼亦罔覺。或前日所得之錢

已盡。而今正貧窮。或前日得錢之吏已亡而今無干預。彼固不能自言。而識者何忍。彼雖不足多恤。而司存奈何。某到任來。於本倉即無一毫干預。

併已凖使牒。從申於本倉收支亦無干預訖天日在上。實非黨私。但念轉般倉。亦朝廷一緊要司存。若坐視其日壞而避嫌不爲一言。於心何安。區

區欲望台慈。自建臺更新應千文移無輕遣專人筒匣庶使倉場不至重困爲朝廷扶持保愛一司存。是亦忠厚之至。 一倉米豁耗。自有成法聞

本倉近來。獨不舉行。竊嘗思之。必謂轉般倉。朝交而夕支。非積貯者。有經乆盦折之比。意果出此。未爲不當。但兩載以來所收江西米。多是經梅過

夏。或因廒少米多。宿米之支未盡而新米之收已附。𨔄𨔄積盦經及三歲者有之。此等耗折若不早與申明。使得依條理豁。一旦清徹見底。誰與陪

備。所謂專攢。不過破皂衫窮漢。所謂㪷級。不過青布衫小民彼亦烏能自言。萬一禍責及身。惟有自經溝瀆。官物之追理無地。而本司之應酬方多。

欲望台慈早賜詳酌申明施行。 申提刑司。辯總所欲追治本倉狀。 伏凖使牒。備凖省劄。備據淮東總領所。申稱本所。先曾取運江西米。到轉般

倉交收。被倉斗以乾爲濕。以净爲雜。百端掯勒及倉官不肯任責監欠今來取運公田米。許從本所覺察。追人根究。等因依某照得倉斗綱梢。皆非

善良。禁戢倉斗。本司之事。禁戢綱梢。總所之事。彼此交盡其責。正士大夫相與體國之心。合考其次第。而通言之。大率米出民户。無不乾淨。米經綱

梢。無不濕雜。此三尺孺子所知者。今欲運米。果無濕雜。請先自取運官司始。萬一關防不周。濕雜難免。則罪在綱梢。其或果無。濕雜。尚敢掯勒。則罪

在倉斗。若不早與兩下明白。則綱梢恃總所之申。而愈增濕雜。倉斗乘總所之申。而私受濕雜。綱梢有减尅盗糶之利。倉斗有交通取受之利。而米

一經水。盦爛成塵。軍餉獨受莫大之害矣。若夫監欠末節。自有成例。不待言所合具申。乞賜詳酌施行。申提刑司。修倉爲經乆計狀。 照對轉般

倉。添造一新。眞可謂百年之盛事。然官司事任責者少。正當立經乆之良規。盖倉必甃地鋪板。然後米可免蒸濕。檢視天地字廒。尚有餘板。是舊來。

置倉。無不如此。昨者修盖六十二廒。任事者不肯計料地板等費今來再造一十八廒。已蒙鎮江府計料申明。謂宜申乞。早賜回降。使其當此氷凍

難於用泥之時。急以工力解板鋪地此可爲倉之經乆計者。一也。倉必常常整漏。然後可免損壞。昨者鎮江府。提領此倉。特置修倉司。一瓦之損雨

過必葺。一隙之開。穴露必補。自淳熈造倉。五六十年間。不待大興修倉之役者。此之力也。自發運司提領而鎮江此司遂廢。滳雨塊土之隙浸成墻

頽棟橈之大。迨某去夏。祗役申請之時廒可貯米者。已不能三之一。而遺材廢瓦。仆地消盡者。滿目矣。向若常常整葺。亦何至大壞若此某因而訪

聞老吏。知鎮江修倉司。姓名之尚可記者曰湯德。湯之前界曰鮑德皆以壕寨兼脩此倉。今幸鎮江陳知府。銳於體國。若從朝省箚下。委其再創此

司。仍於官錢許歲撥錢若干爲費。則倉之堅乆可保其與淳熈等此可爲倉之經乆計者。二也。某人微位下凢事何敢僣言而費大役難官事良可

愛惜職事所係。僣越以聞。如無可疑。乞賜申明施行。回申省箚狀。咸淳元年。 照對。某正月十四日。恭凖省箚。令某常切到倉痛革弊倖。或倉斗

故爲邀阻。或米色不堪支遣。並與從公區處仰一日具遵禀申某即已遵禀。敢併以見行申聞。鎮江等三郡。初納時米色多有不好内開沙莊常茂

實一户。納痴粳米。最爲嫩怯。一盦即壞見堆在廊。未敢交納已申提刑司備申朝省。𦗟候指揮。又丹陽竇莊。官有多年陳蛀米。八十餘石常州李宅

幹人。包到乆陳紅赤小米樣稱有三十來石。此兩項。恐是幹人探試賣弄。爲衆户踏路。遂即靣諭。勒令退換别米。訖丹徒徐莊官。四百餘石。粞碎夾

雜最多朱莊官五百餘石間有痴粳。此兩項已與嚴監篩擇交收。及令責狀。後來不許再約此等米。訖自此區處之後。納户稍知忌憚。不敢苦以惡

米到倉。間有不中。各與篩颺隨即交納。並無停滯。某見今日日絶早。率同官下倉米到。即時審交。青天白日之所照臨。十手十目之所指視。米色果

好。倉斗安得强以爲惡。米色果惡。納户安得强以爲好。既是親臨可以無弊。以上係鎮江等三郡。事體如此。若平江府米。只據已到皆是乾源。但莊

官欲與船户點數。止肯以元量入船。一斛出卸。既俛取於木履樣洞船之底。又覆量於數尺地蘆席之上。以致艱難遲滯。萬石成綱者。十日不能上

岸。或繼此諸莊輻凑。則填塞。擔閣。豈不有誤官事。此項已申提刑司。乞移文所屬官司。曉諭莊官。多帶親人。多賫斛器。米到卸。以便摺運。外所合

并申朝省。照會須至供申者。 申提刑司。區處交米狀。 照對交米之要有二。一曰催趲收數。二曰措置倉廒。本倉自春以來。常是欠米交收。盖米

船困於吕城一垻之般剝。無繇而前也。數日以來。米船擁併。而倉中亦尚欠米交收。盖米船自鬲湖繞出吕城垻。西逕從丹陽七里橋入河。群然而至。

而鎮江府所差彈壓兵將。以編排資次爲息爭之術米船亦各守資次。動以刀槍相向。無一船敢先入也。某困於司存之名分。深念變通之無策。事

勢急迫。屢具申間路里迢遥。未即報應。遂便宜權遣本𠫇節級同卸運鄭路鈐彈壓陳統制。各𠫇節級。自倉東栲栳閘至㳂河十里外。抄尋已到未

得入閘米船。每莊各先放十船入閘併將河步釘界。分爲二十叚令其處處仝時出卸。十二日。交及二萬二千。五百三十二石。一斗。三升。十三日天

明。嘗有微雨。亦交收二萬四十五石。九斗。六升。自今遇晴。更可日增則催趲收數。已可無慮矣。所慮者却在倉廒。本倉元修六十二廒皆已充滿。續

起十八厫。僅有麗水列張四厫。是去冬築立墻脚。可備目下應救纔收即支之用。其餘皆是見行築墻四圍。上下無不蒸。濕縱是畢工。斷斷不可安

米總所北倉。間曾許借厫眼些少。本倉曾申總所。取會。未據帖報某亦曾蒙使牒。委令踏逐。繼其回申。乞劄下鎮江府踏逐。有無公私空閑屋宇。亦

未凖行下。此外只有支去一厫。則可收。一厫近來制總諸司兩淮諸郡支米者。却漸陸續所委官。亦無不盡心。但閒布袋不多。船隻不繼所支。終亦

不及所收之數。如今月十二日。支者一萬六百石。十三日。支者八千石而已。何縁便得一日可有二三萬石空厫。以應本倉續收數目。所合具申乞。

即賜備申朝省。速作區處行下。以憑交收須至申者。 重修轉般倉記。景定元年春聖天子奮張天威。再安區夏。四閲祀而當癸亥歲。於是邊烽

之熄浸乆矣。方且兢兢軍國事。凢切於邊者。日益蒐講。謂京口轉般倉。尤兩淮軍餉襟喉。賜緡錢五十萬。米以石計者。千有三百。用鳩工新其舊。歲

十一月。建鼛皷。明年春告成。董役官劉安輦石請記工緻。余曰。是奚足哉。盍記其大者乎。或曰倉舊八十厫。今修六十有二。已仆不存者。十有入行

且併新之。盍記諸。余曰。是亦奚足哉。盍記其大者乎。紹興七年。我髙宗用向子諲之請。始以昔之置於泗真者置京口。當是時。諸將方會師江上。勃

勃乎爭驅而進指日恢中原。轉般之事如之何可一日緩。未幾柄國者。摧一世之豪傑。而奪之兵。託名四大。屯廪之不容。出尚安以轉般爲哉。倉於

是易名曰大軍。君子觀。薛雄飛書倉氏聽壁謂今大軍倉。尚榜稱轉般。使人於邑不自勝。淳熈初我孝宗復度地舊倉之西爲今倉。方是時。上親閲

精銳。日夜感厲。雖一飯未嘗忘中原。如之何不於轉般重留意。嘉定更化增飭唯謹。雲屯百萬。今猶賴之。奈何法乆而弊。至有張大糴事者。嘗𠋣轉

般爲子母相私之地。雖營葺之費。一毫不以請於朝。識者終不以爲然。於戲。噫嘻。然則轉般之關繫。不其大矣乎。盖倉之興也。未嘗不出於朝廷。而

其弊也。未有不因於有司出於朝廷也。未嘗不爲經乆博大之規。而其屬於有司也。未有不流於侵尋便私之失。倉之更革乎。軍實所繫。軍之施張

乎。國勢所關。惟我祖功宗德。格于皇天聖子神孫。繩繩克肖。由紹興而有淳熈。由淳熈而有今日。復核其事而一新。其修其費。胥朝廷出。無異疇曩

建立之初意。汛有司之蠹穴。昌三軍之司命。此其規模功用當何如。而獨記工役哉。言未既。衆慷慨動容。於是知大義。之在人心。其不可磨滅如此

乃拜手稽首。歌以颺之曰。轉般之新兮紹興。嘗餉軍兮三京。誰歟易之兮猶名大軍。轉般之再兮淳熈。將何爲兮規恢誰歟專之兮轉而自私轉般

之修兮吾皇。士飽馬騰兮行恢故疆。增光二宗兮。世世其母忘。景定五年。甲子六月吉日記。金陵府志宋轉般倉。景定志曰。淳熈六年。置在上水門

外。淮水北岸。建康志淳熈六年。置在上水門外。淮水北岸。置監官一員。鎮江志紹興七年。每上江糧運至鎮江。冬則候潮。閘占舟而防摺運綱兵。亦

復侵耗。運使向子諲。乞置倉。以轉般爲名。諸路網至。即令卸納。從之淮安志山陽縣在郡神運河西岸。唐漕江淮等道來。於此轉送關陝。北有神運

堰。周世宗始置滿浦閘。以通水路。舊廢。宜春志舊在寧江門外。西南隅。轉漕諸路米斛。以達于京師。發運司主之。今廢爲教場而居民猶稱其巷爲

倉巷云雲間志在縣東南三十六里。張涇堰之下。乾道八年。置專爲浦東運鹽設也。南昌府志在舊城水門裏。章江寺後。以近水。易於般運故置。今

廢。錦綉萬花谷王元咎黎宗孟。皆爲荆公學。世謂黎爲模畫乎。一點一畫。不出前人。王爲轉般倉。致無嬴餘。但有所欠。以其因人成能。無自得也徒

山居士談叢廣運倉金陵志元廣運倉在龍灣廣平倉遼州志廣平倉在州衙南街東

安倉杭州府志平安倉在平安橋東。洪武十年。冬新置。平定倉温州府志平定倉。在路治西北偏。即舊省

倉。至元二十六年。李總管朶兒赤重定。改名平定。元貞元年。大王總管鼐建。每歲省差監支納大使。路差副使。攢典二名。斗級二十名。皇朝温州府

平定倉即舊平定倉。洪武元年冬湯守遜重闢净居寺之東址曰。南倉。舊倉曰北倉。設官二員。五年。以民間田多。上户爲粮長。本府官提調出納。

平准倉新安志平准倉。在東譙樓之左。舊藥局基。與舊惠民藥局相向。端平倉徽州府志端平倉。宋

以水旱轉乘崎嶇。民多艱食。雖有常平。及平䊮倉。然必待報。不得專發。太守宋濟。别積米五千石。建實備倉以貯之。米價微踴。亟以元直售民。范鍾

增至萬石。劉州復又增糴五千石。創添二廒。揭以端平之號。以年爲紀也。尋廢。臨安志端平倉。在餘杭門外。德勝橋東。端平元年。浙漕趙與𥲅創以

儲漕䊮。嘉熈三年。歸之大農。涖以京局官。而領於宰士如它倉。淳祐十二年。咸淳五年。皆重修有水榭。扁曰介然。盖取太倉箴語。而併箴。刻石其中。

爲厫五十有六。淳祐倉宋史本紀。理宗淳祐九年。九月。詔趙與𥲅。提領户部財用。置新倉。積貯百二十萬石。淳祐倉。許辟官

四人。臨安志淳祐倉。在餘杭門内。斜橋南淳祐九年。臨安守趙與𥲅。創以儲米之糶于帥司者。建置次第。皆如端平倉。其後朝廷撥支脤糶。及付農

寺。以給諸軍諸司。景定三年。詔給緡錢重。修爲厫百。咸淳倉臨安志咸淳倉。在東青門内。後軍寨北。咸淳四年。朝廷議建廪

增貯公田歲入之米。乃捐錢買瓊華廢圃。益以内酒庫柴炭屋地。命臨安守潜說友創建。凡爲厫百。爲間五百有二。爲米六百萬石。吏部侍郎。兼直

學士院。馮夢得爲記。宋有天下以米。壺是以務農重榖爲尤元繫命。自京祖荒。粒民是斛時有船倉稅倉折中倉之名。太宗皇帝。太平興國七年。至

斥故迎春苑。爲富國倉。聖聖其承臧乘衍益。其慮深達矣。今天子即柞之五年。有司言案内歲比數登行在所諸倉皆盈不增度積新者。將靡所儲

胥。於是太傳平章魏圍公。請以瓊華圑廢地。官予其直。增剙如太平故事。制曰可。其賜稽二百萬。命守臣潜說友。莅其役。歲十有一月。鳩工。越明年

六月成。詔以咸淳名之。倉之督史來謂史官馮夢得曰。盡聞聖人積不涸之倉。王者用無窮之府。所從來尚矣。漢太倉在長安城南。爲楹百二十耳。

陳陳之粟。者牒猶或稱之。斯事體大可無記乎。夢得。竊惟古者委。積之法。至周而甚詳。周之氏於倉者。我知之矣。所掌粟入。以待邦用。藏之於有餘

而頒之於不足。凢以爲民而已。方田同井。井九百畆。一夫授田百畆。其中爲公田。當是時。鄉遂。幾也。其法貢。都鄉。甸也。其法助。耕則通力而作。收則

計畆而分。外之一毫。不取也。夫是以民有常差。官有常賦。邦有常用。以時藏餘。謂之稍數。藉令年有不艾赤子挟挟。亦皆有常餼。恃此以不恐。南田

之詩曰。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於乎其仁哉。自農田不井。藪澤肆既。使民蒿然千餘年于此矣。昔在光帝。旣再造我區夏。斯民欶若史生。平

旦視朝。深念異時。歲下郡圖糴。官辦於楮。與吏並縁爲奸。日載其毖。每與魏公共論兹事。以泉源之澤渾。丘山之暴暴也。是維放𢘍。周宫法度之遺

爲其可。縣是買浙水西六州公田。蠲和糴。停造楮。時人始而遌。中而疑。乆而廒然以服。鳴呼。難與慮始者。民也。不能什利者。法也。今歲不糴。楮不造。

民不加賦。皆得以自有其有。而粟之積於軗下者。已六百萬斛。隷外司農者不與焉。我精我倉。如京如坻。念兹在茲。永言孝思我神后在天之靈。其

相我民。嘉氣要應。用成兹康年。不已懌車。陛下圖匱於豊。防儉於逸以克知未稼之難。地寧天清。五榖睦熟。倉嘉表瑞。常滿習祥是倉之作。名以咸

淳志時也。民曰天子之德而天子曰。先帝之心。繼自今。厫榖惟修。厥菑惟播。利用厚生之功。將萬世而下。實嘉賴之。凢倉嚴百厫之間五百有二。規

置崇鉅。甍宇齊平。卓乎諸倉弗及已。倉前舊有阿鑿。而廣之以便船粟亘以石梁亦名曰。咸淳云。若夫屋材墻形。水功土事之槩。廼關而箸之矣

泰定倉吳興續志泰定倉。宋名西倉。舊志。在清源門内。元泰定聞改今名。至正十六年。重。築城垣。遂在城外。至正十八年。燬

于兵火。乃以開元寺。鐵觀音院。并民地創建。充拓甚廣。 皇朝因之。内爲厫一十三所。其外併廣福寺厫一十七所。南庫厫六所。共三十六厫。

州濟倉宋真西山集李誠之墓誌云。公撙用度。凢厨傳苞苴事。一切不爲。既有餘。則儲未幾二萬斛。名之曰州濟倉。春夏糴

貴。則發以糶。秋冬收成。復積之。如常平法宜春志州濟倉。在州倉内。慶元間。郡守卒訦建以爲州家賑濟之助。詳。見州濟倉記。李直節文新剙州濟

米倉記。 本州土瘠。豐歲堇自支。江淺他粟猝難致。間告旱澇。俟命發廪饑者不可持。前太守髙侯諏之。嘗議糴旁郡爲俻。今太守李侯訦。實竟其

事。積之分宜萍鄉。萬載外邑。爲二千斛。州爲一萬斛。築新倉以儲之。名曰州濟。歲或儉。州得自專發。此平其直。以濟吾民。期榖賤。補其數。若能增益

之。而又繼以常平之廪。吾州其永濟矣。乃命郡從事李直節。書扁併叙。大略揭于楹間。敬告來者。時慶元六年。歲在庚申。春正月。十三日。庚子立。

州儲倉宜春志滕强恕。州儲倉記。 子爲當塗歲大旱。人食不能月二鬴。闔郡震怖。始乞米於常平使者。不足。則乞諸朝。請

截上供網。佐民食。又不足。則乞諸轉運。使。請發寄輸之儲。以助濟糶。於是得米斛十萬。以食餓者。民熈熈如樂歲焉。事少間。因思艱食。時非賴天子

仁聖。朝奏暮報。其答如響。部使者。又皆賢且恊心厚下。一日不得食。涸轍之民。皆將索之枯魚之肆矣。予懲徃事。守𡊮兩載。歲率上孰。慮榖賤傷農

於是始議廣糴。以平市賈。且豐凶代有。天之行也。州苟自有備遇。歉發以予民。如棎篋笥中物。隨取即獲。固不待有請于朝于部工使者。而后得之。其

利不旣速矣乎。此州儲倉所由立也。州故有儲。慶元六年。太守李侯訦爲之貯粟。凢一萬二千斛。惟有文書。異其出入。廪庚弗殊。防禁不立。抵今二

十年。見米財汁之五。乃即郡帑。省浮蠹不急之費。斥其贏貲。以充糴本又稍附益通得米二萬斛。夫自李侯至今閲歲無幾何而廢壞折耗若斯之

亟者法不立也。法苟不立雖有賢者將不能繼始闢州倉之北偏建厫四。别爲儲偫。又限門關嚴扃鑰。謹啓閉别官史罔或侵越。戒守者以新陳相

易。贏縮相補循環如日無廢厥初。其殆可乆顧法雖立。守之則在乎人。予之志。抑豈無所待乎。𡊮雖小。比歲士大夫。更治民者。多樂居之。而九重亦

每不輕予人。故常遴選賢侯以惠爾民其選精則繼者必多賢也。繼者多賢。則同予心者不待二十年之乆。而後一遇且将益廣其儲。益修其法以

成予志之未備者。豈但曰。俾勿壞而已。予爲𡊮修李侯之廢。二事。曰平政橋。曰州儲倉。橋别有紀。兹不載而其置倉始末及所以期待後人者。刊之

石。嘉定十四年。四月日記。宜春志州儲倉。在州倉内之北。嘉定十四年。郡守滕强恕。建爲屋四楹。儲粟贰萬斛。且爲規約。以示從人。如在。詳見州儲

倉記今立州儲倉。規約下項。 一本倉所貯米。係是别行儲蓄。與州倉不相關涉。非遇水旱濟糶不可妄動。 一本倉米斛積乆。恐致陳腐。每滿二

歲。以新易陳。當易之歲。提督官前期申州。先将陳米。應副本州支遣。候當年苗場結併曰。撥還取足。 一本州如遇水旱灾傷損及三分以上。出米

賑糶。比市價量行减損。所有本錢。候賑糶畢日。仍舊收糴。如有折閲。本州當與貼陪。補足舊數。損及六分以上出米賑濟。候見寳數附簿。次年如遇

豐熟即行補足務使不失舊額。永爲民利。 一本倉專差推官提督逐時點檢。倉眼門户鎻鑰。仍仰專知副監轄啓閉。不許稍有情弊。 一本倉厫

屋並是新建。仰監專常切點檢或有損滿。即時具申修整。母致損壞。 一本倉。所積米斛已具。見數目申諸監司。及朝省。如官吏輙有移易。乞比附

常平倉厫。修法施行。右具在前。永請遵守。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五百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