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七千六百二 永樂大典
卷之七千六百三
卷之七千六百五十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六百三 十八陽

杭州府五十二

錢塘西湖老人繁勝録歲節四更諸𠫇人從。各徃本𠫇。請官紏内前侍班閣子

内坐侍大内門開文武百官入至殿階列班。法物儀。仗羅列禁衛。侍班齊邀聖駕登寳殿。大臣并金國奉。使奏賀玉殿金階。時有南番諸國貢寳。進

象。到京朝退。駕與百官出内賀。宰報每日常朝。諸百官僚。亦是四更至和寧門。等候門開入内至垂拱殿下。待班齊。朝班或有奏事者了畢。各退往

各衙門治事。街市點燈。慶元間油錢每斤不過一百。會巷陌瓜札歡門掛燈。南至龍山。北至北新橋四十里。燈光不絶。城内外有百萬人家。前

街後巷。僻巷亦然。掛燈或用王𣑭。或用羅帛。或紙燈。或裝故事。你我相賽。州府札山𣑭三獄放燈。公𠫇設醮。親王府第。中貴宅院。竒巧異樣細燈。教

人覩看。 國忌日分有無樂社會。初八日十一日。十三日。恃田樂。 喬謝神。 喬倣親。 喬迎酒。 喬教學。 喬捉蛇。 喬焦鎚。 喬賈藥。 喬像

生。 喬教象。 習待詔。 青菓社。 喬宅眷。 穿心國進奉。 波斯國進奉 禁中大宴親王。試燈慶賞元宵每須有數火。或有千餘人者。 全場

傀儡。 陰山七騎。 小兒竹馬。 蠻牌獅豹。 胡女番婆。 踏蹺竹馬。交衮鮑老。 快活三郎。 神鬼斫刀。 清樂社。有數社每下百人。韃靼

舞老番人。 耍和尚。 十皷社。 大敦兒。 瞎判官。 神杖兒。 撲蝴蝶。耍師姨。 池仙子。 女杵歌。 旱龍般。 福建鮑老一社。有三百餘人

川鮑老亦有一百餘人。 車駕詣景靈宫朝。拜祖宗。外百司迎駕。 中書省。 尚書省。 門下省。 後省。 樞宻院。 祕書省。 御史臺。 諫院。

吏部。 禮部。 户部。 兵部。 刑部。 工部。 太常寺。 太府寺。 司農寺。 大理司。 宗正寺。 將作監。 軍器監。 國子監。 榷貨務。 雜買

場。 惠民局。 料量院。 審計司。 勑令所。 玉牒所。 安樂所。 轉運司。 臨安府。 激賞諸酒庫并三學學官前廊諸僧及在城寺觀生道。兩

縣耆老。各立起居幕次。杳案花瓶麻爐杳燭迎聖駕。起居駕頭到兩邊。各有閤門一員。坐馬上。前有班直喝班到起居拜再拜畢。唱喏平身。立閤門

方行馬。次日駕過太一宫拈香畢。方回㳂路。前後奏樂。駕頭用朱紅圓兀子一隻。以繡袱盖閤門捧於馬上。二邊各有。從人扶策。内諸司官吏引駕。

早夜紅紗梔子燈二百碗照過。知閤門事。閤門舍人。閤門宣賛。閤門簿書。閤門看班。閤門祗候。修内司。八作司。儀鸞司。翰

林司。皇城司。軍頭司。内東門司。禁衛所。御服所。絲鞋所。軍器所。符寳所。日曆所。講筵所。造作所。文思院。御馬院。

車輅院。官誥院。登聞檢院。進奏院。騏驥院。御輦院。 御酒庫。左藏庫。内藏庫。南廊庫。封樁庫。閤子庫。祗候庫。内軍器

庫。御機房。畫院。天章閣。大醫局。國信所。逍遥子須用金龍。内用乾紅羅帳。金龍御座。百花搭擋十六人。輦官擎輦。前有人員。招引兩

邊。有等干欄前。近有圓子簇護。諸殿屬。緝熈殿。垂拱殿。睿思殿。資政殿。觀文殿。皇后殿。貴妃位。淑妃位。婉容位。美人位。

才人位。婕好位。後苑。閣下。二十四班。行門班。殿前左班。殿前右班。内殿直班。御龍直班。

長入候祗班。金鎗班。銀鎗班。弓箭班。弩直班。骨朶直班。招箭班。新舊班。東一班。東二班。東四班。東五班。西一班。

西二班。散直班。散祗候班。散真班。散都頭班。禁衛天武班。皇城司親從官。上一指揮。上二指揮。上三指揮。上四指揮。上

五指揮。親事官。下一指揮。下二指揮。下三栺揮。下四指揮。下五指揮。

外三指揮。黄院子。皂院子。司圊。御輦院。正供營。次供營。下供營。御前中佐軍頭引見司押番十將。内等子。環衛官十

員。帶御器械四員。静鞭嚮。步帥大尉。殿帥太尉。内知省太尉。平輦。步紅漆輦。眞金鈒龍釘鉸。前後竿金龍頭。乾紅番。羅搭擋。雨把

雨羅傘。二柄掌扇。紅門簇帳。御九重禁衛。駕後宫。中貴帶御器械四員。閤門執傘執掌扇三員。從駕官單行馬。丞相太師。吴興郡

王。樞宻。知院。參知政事。同知樞宻使簽書樞宻使雙竹馬左尚書内翰。給事。侍郎。諌官右親王。承宣。觀察。防

禦。刺史。殿前司十軍將官兵士搠花。前軍。後軍。左軍。右軍。中軍。護聖神勇。王選。策選。遊奕。數萬人隨駕。一一恭謹

低聲。止有快行數隊脫膞。各有執把。或執黄羅傘。或執青羅傘。或托金香毬。或執黄羅扇。或執馬靴。或執七寳劍。或執押衣刀。

或執弓箭。 或執金壘。 或背弓箭。 或金洗嗽之類。内等子將拳將伸髙聲觀瞻聖駕宫員幕次密密相連宅眷珠翠盈蒲家家人物如堵。

以後每日酌獻 祠山張王生辰排日上廟 七寳社 珊瑚樹數十株内有三尺者。 玉帶 玉椀 玉花瓶。 王束帶 王勸盤 玉軫芝

玉條環 玻璃盤。 玻璃碗 菜玉 水晶 猫晴。 馬價珠 竒實甚多。 香藥社。 相撲社。 川弩社。 遏雲社 同文社。 同聲社 律華

杜。 錦體社 梓童帝君生辰。 蜀中士大夫寄居都城𨔄年諸社陌上吴山冲天觀梓潼帝君。觀酌獻設醮。 霍山行祠。 正賽長生馬社。是諸

王府。 第嬌馬 或用 金鞍 銀鞍繡鞍。 養鞍 金勒。 玉勒。 烏銀勒。 玉作子。 碼碯作子 箱嵌作子。 透犀作子。 七寳作子。 王

作子。 玳瑁作子。 㳂路迎引到廟上路臺上相撲捧正殿妓樂社火酌獻廟前擁挨轎馬盈路多有後生於霍山之側。放五色烟火放爆竹廟東

大教場内走馬打毬射弓 飛放鷹鷂 賭賽叶。 老鴉打線。 告天子。番屹囕。 青菜。 畫眉。 賽諸般花虫蟻。 鵝黄百舌。 白鷯子 白

金趐。 白畫眉 白青菜。 白角全眉 白青頭 蘆花角全。 蘆花畫眉。 鵝黄相思 紫綉眼。 金𥃾鈿甕。 秦吉了。 倒掛兒。 留春鶯

寵尤非細。 社火内有魚兒活檐上有。 金龜。 金鱔。 金蝦。 金鰍玳瑁龜。 玳瑁蝦。 白龜。 金鰺。 金田螺之類。 開煑迎酒侯。所有

十三庫千馬上馬。 每庫有行首二人戴特髻。著乾紅大袖選像生有顔色者三四十人。戴冠子花朶。着艷色衫子。稍年髙者都著紅背子特髻每庫各

用丫鬟五十餘人。執勸盃之類或用臺閣故事一叚。或用羣仙随時裝變。大公專知答反犒賞。官會銀椀疋帛。官員子弟。㳂路用人托諸色果木蜜煎

勸酒。後因搭滯禁之。 上眞生辰。 殿前司在京十軍。各有社火。上廟酌獻蟯香諸處有廟。唯殿前司衙内與遊奕軍廟燒香者人多。士庶燒香𥿄

不絶。街市亦有社陌。或遇聖上出郊。駕出錢塘門。惟用禁衛人。亦不搠巷容人觀瞻。𨚫禁西湖。或徃集芳園。或在聚景園。降㫖賈市。幕士取索進上

賞賜金錢銀錢。駕泛御舟入四聖觀。之看園内景物有瑪瑙坡。 秦朝檜。六一泉。 和靖光生墓。賞翫至晚方回鸞降㫖今諸門夜深方聞恐踏

傷人之故。 清明節。 公子王孫。富室嬌民。踏青遊賞。城西店舍。經絶輻凑。湖上開張趕趂。 酒名。 玉練搥。 思堂春。 皇都春。 中和堂。 珎

珠泉。 有美堂。 雪腴。 太常。 和酒。 夾和。 步司小槽。 宣賜碧香。内庫𣴑香 殿司鳳泉。 供給酒。 瓊花露 蓬菜春。 黄華堂 六

客堂。 江山第一。 蘭陵。 龍游。 藩葑。 府第酒。 慶逺堂。 青白堂藍橋風月。 起店。 鋪羊。 三鮮。 炒鷄。 桐皮。 澆皮。 盦生。 蝦

燥三刀 基子 火燠 經帶 鋪鷄 造美。 鹽煎 䬣䭈 餛飩帶汁煎 羊泡飯 生熟燒 食店。 海鮮頭羹。 三軟頭羹。 江蝠柱

大片腰子 松花腰子。 燥子决明 二色壐兒。 江魚玉葉 鯚魚拖𤅈。 羊頭黿魚 錦鷄黿魚 奪眞元魚 剪花饅頭。 前羊事件

輦素簽。 錦鷄簽。 雜菜羹 蝤蛑簽 鼎煮羊 盞蒸羊 羊炙焦大包子 羊血粉。 龜背 大骨。 乾京果。 南京棗 番蒲萄。 巴欖

子。 御棗圈。 松陽柿 蜂兒榧 藥澤魚 錦荔枝。 大圓眼 頂山栗。 蜂兒乾 蓮子肉。 糖霜 梨花 梨條。 梨肉 桃條 大蝦巨

鮕乾 大鱘魚 人面乾 江䘂肉 芭蕉乾。 大决明。 沙魚線𩻣魚乾 銀魚乾 荳蔲花 索菓 餠菓。 饋子。 孔酥。 時果 羅

浮橘。洞庭橘花木瓜餘甘子賞花甜。亢堰藕青沙爛陳公梨乳柑。鵝梨甘蔗温柑橄攬。匾橘香棖海鮮江

𧎼。 青蝦 白蟹 香螺 竦螺 石首。 蝤蚶䱕魚。 烏賊。 鰛魚。江魚 鰙魚 蚶子。 蛤蜊 淡菜 鮮蛤。 白鰕。 車螯 水母線。

蜜丁。比目魚琞潮魚火珠魚蚵蚾魚河魚。白魚。鰣魚鯚魚鯽魚。鯉魚銀魚。鱭魚。青魚。白白類。鮎魚。螃蟹

黄螃蟹 鱘鯉魚。 肉食。 入爐炕羊。 窩綡彊豉。 雙條剗子 皮骨彊豉。 猪舌頭。 湅白魚。 白煠鷄 白燠肉。 花時件。 八糙鴨。 炕

鷄。 炕鵝。 燠肝。 肚肺。 糟鮑魚𤜱脯鮓醬紅羊𤜱。影戲𤜱。筭條𤜱。皂角鋌。線條兒。肉瓜𤅈。雪團鮓。鱘魚鮓。春子鮓。

黄雀鮓。 荷包鮓。 玉版鮓。 桃花鮓。 三和鮓。 大魚鮓。 旋鮓鹹鮓鵝鮓。 削脯。 茸脯。 松脯。 切鮓。 飯鮓。 茶果仁兒。 榛子仁。

括子仁。松子仁。橄欖仁。楊梅仁。胡桃仁。西瓜仁。蜜煎。蜜金橘。蜜木瓜。蜜林檎。蜜金桃。蜜李子。蜜木彈。蜜橄欖。昌

園梅。 十香梅。 蜜棖。 蜜杏。 瓏纏茶果。 糖煎尤多。 擔扙檯木架子。 香藥灌肺。 七寳科頭。 雜合細粉。 水滑糍糕。 玲瓏剗子。 全

鋌裏蒸。 生熟灌藕。 水晶煠子。 筋子膘皮。 乳糖魚兒。 美醋羊血。澄沙糰子。 天花餠。 皂兒膏 宜利少。 煎鴨子。 釀栗子。 蓮子

肉。 𤐷肝肉。 琞口消。 蜜棗兒。 兔耳朶。 酥棗兒。 重劑棗。 糖壽帶。 酸紅藕。 寳索兒。 玉柱糖。 澤州鍚。 玉消膏。 烏梅膏。 韻梅

膏 薄苛膏。 香棖膏 橘紅膏。 糖烏李。 楊梅糖。 佉豆。 輕餳關樸。 螺鈿交椅。 螺鈿投鼓。 螺鈿鼓架。 螺鈿翫物。 時様滲器。

新窑青器。 乳窑楪碟。 桂漿合杖 犀皮動使 合色凉傘 小銀䅮刀。 諸般斗笠。 打馬象棋。 雜綵梭毬 宜男扇兒。 土冝栗粽 懸

絲獅豹。 土冝巧粽。 杖頭傀儡 宜男竹作。 鍚小筵席。 雜彩旗兒單皮鼓。 大小採蓮船 番鼓兒 大扁鼓。 道扇兒 耍三郎 泥黄

胖。 花藍兒。 一竹竿。 竹馬兒 小龍船 糖獅兒。 簷前樂 打馬圖閙竹竿。有極細用七寳犀象揍成者趕趂船。 賣客弟子 撮弄泥丸

鹹酸蜜煎。 旋造美湯。 唱耍令 學像生。 弄傀儡 般雜班。 瓶掇酒。 點江茶蔬菜。 關撲船亦不少 寒食前後。 西湖内畫船布蒲

頭尾相接。有若浮橋。頭船第二船。第三船。第四船。第五船檻船摇船脚船瓜皮船小船。自有五百餘隻。南山北山龍船數隻自二月初八日下水。至

四月初八日方罷。沓渾木撥湖盆。它郡皆無 節日大船。多是王候節相府第及朝士賃了。餘船方賃市户。 岸上游人店舍盈蒲路邊搭盖浮棚

賣酒食。也無坐處。又於賞茶處借坐飲酒。南北髙峰。諸山寺院。僧堂佛殿。遊人俱蒲。都門閑夜。更深遊人轎馬盡絶。門方閉。春教馬步軍都總

管。京尹節制。本府廂禁軍副總管數員。路鈐路分正。將。監押帳前統領。撥發官隅官帳前使臣。六局提㧞二百餘員。錢塘縣尉司。仁和縣尉司。城東都廵

檢。使城西都廵檢使。外沙廵檢。茶槽廵檢。海内廵檢。管界廵檢。南蕩廵檢。硤石巡檢。赭山巡檢許村巡檢。黄灣巡檢。東梓巡檢。奉口巡檢。各帶土兵一二百人

入都轄。總轄緝捕。各有鼓樂。各用馬軍。受宣軍員。驍。騎呈武藝大軍合教終日犒賞畢。放教於路。各施呈武藝。正近遇婺。除燒香都城。自有百餘杜

各迎引。 東嶽生辰都城社陌甚多。一廟難著諸社酌獻。或在城異山行宫燒香。或在城南罎山燒香。或在城北臨平行宫燒香。或在城東湯鎮

行宫燒香。或就城西法革山行宫燒香。詣廟皆如此社陌。朝。拜錢旙社至日開正陽門。獻錢旙三五十首。髙者有二丈長。獻物在外。 孟夏 車駕

詣景靈宫。朝獻同前。 遇 補年天下待補進士。都到京赴試。各鄉竒巧土物。都擔戴來京都貨賣。買物回程。都城萬物。皆可為信。 混補年 諸

路士人。比之尋常十倍。有十萬人納卷。則三貢院駐著諸多士子。權借仙林寺。明慶寺。千項寺。净住寺。昭慶寺。報恩。觀。元眞觀。太學。武學。國子監。皆

為貢院。分經入試。每士到京。湏帶一僕。一萬人試。則有十萬人僕。計二十萬人。都在都州北權歇。盖欲入試近之故也。一可見都城之大。佛生日

府主在西湖上放生亭設醮。祝延聖壽。作放生會。士民放生會。亦在湖中船内看經判斛放生。游人湖峯上買飛禽烏龜螺螄放生。諸尼寺僧門

卓上札花亭子并花屋。内以沙羅盛金佛一尊。坐於沙羅内香水中。扛臺於市中。宅院鋪席諸人浴佛求化。亦有男僧不佛。不入人家求化。天竺

光明會𨔄年浙江諸富家捨錢作會。燒大燭數條如柱大。小燭一二千條。香𥿄不計數目。米麫椀楪匙筯扇子蒲鞋篠箒掃箒燈心油盞之類俱

備。齋僧數日。蒲散出山。或遇進書五府隔夜觀書。次日習儀。夜自祕書省前燒籸盆。蜜布到内前至五更引迎。前用香案綵亭法物儀杖。紅紗

梔子行燈二百盞。兩行列親。從。禁衛兩侍。中道數十朱紅匣。盛書在内。用銷金龍圖袱盖。百官從行。五府在後。入内進呈。聖上觀看畢。午後方回

祕省舉安。端午節撲賣諸般百索。小兒荷戴繫頭子。或周綵線結。或用珠兒結。初一日城内外家家供養。都挿菖蒲石榴蜀葵花梔子花之類

一早賣一萬貫花錢。不啻何以見得錢塘有百萬人家。一家買一百錢花便可見也。酒果香燭𥿄馬粽子水糰莫計其數。只供養得一早。便為糞草。

雖小家無花瓶行。用小壜也挿一瓶花供。養。盖鄉土風俗如此。尋常無花供。養。𨚫不相笑。惟重干不可無花供養。端午日仍前供。養。角黍天下有。惟

是都城將粽揍成樓閣亭子車兒。諸般巧様開鋪貨賣。多作勸酒。各為巧粽。茉莉盛開。城内外撲戴朶花者。不下數百人。每妓須戴三兩朶。只戴得

一日朝夕。如是天寒。即上宅院亦買戴盆種者。官員饋送諸府弟嬌馬。遇重午都戴合色頭鬚。荷花開納凉人多在湖船内。泊於柳陰下飲酒。或在

荷花茂盛處圍館之側。朝鄉會亦在湖中。或僭困内。過少年當殿唱名。麗正門喝出狀元來。三人狀元。第一名狀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郎。

每有箇各有黄旗百而相從。戴羞帽。執絲鞭。騎馬遊街。武狀元亦如此。前名人黄旗亦有多騎馬迎引。富者雖各項亦如此迎引。各後者多乘轎。旗

亦少。惟狀元𨔄入期集所。狀元局執事尤多。福州新荔枝到進上。御前。送朝貴遍賣街市。生紅為上。或是鐵邑。或海船來。或步擔到。且賣至

八月與新木彈相接。六月初六日。雀府君生辰。廟在湖上湧金門外。顯應觀者。是社火亦然。有烧香者不少。金橘團最盛。諸般水名。漉梨漿。

椰子酒。木瓜汁。皂兒氷。甘豆糖。菉豆水。𤇯蘇飲。縮脾飲。𢟧梅氷江茶氷。五苓散。大順散。荔枝膏。梅花溜。白水。

乳糖眞雪。富家散暑藥氷水。盆種荷花。素韾。茉莉。朱槿。丁香藤。臼殻鷄頭。美醋姜蝦。薤花茄兒。甜𤅈海蟄。椒醋𤜱子。

紅𤅈䬣𩞙。抹肉𤅈淘。銀絲冷淘。百花棊子蓮藕𤅈。薑油兩。麻脯鷄。芥辣蹄。紅薑豉。粟米粥。蜜簿脆。糖瓜𤅈寬焦餠。

夜市賣七寳姜粥。 殿司諸軍水教於白洋湖中。各呈武藝。如在平地。御前軍頭司内等子。每晚演手相撲。今有釰捧手數對打。𤎅明堂年。大軍修

啓自太廟前器路至内南門。大禮年直置邦郊臺下。人之唱歌聲曲。兩司不時犒設。兩岸居民亦有犒賞。 街市撲蒲合。 生絹背心。 黄草布衫。

苧布背心。 撲黑傘。 花手巾。 凉傘。 凉簟。 凉枕。 紫紗裙。 凉鞋。署月多於寬闊處避署納凉。 十三軍大教場。教奕軍教場。後軍教場。

南倉内前。杈子裏貢院前。佑聖。觀前。寬闊所在撲賞。并路岐人在内作場。行七聖法。切人頭下賣符。少間依元接上。畓子。吞劒。取眼睛。大裏捉當

三錢。教魚跳刀門。馬龜踢弄。金趐覆射斗葉。猢孫老鴉下棊。蠟觜舞齋郎。鵪郭弩教熊使捧相撲。王宣弄麫打一丈方餠。唱涯詞只引子弟聽。淘眞

盡是村人打硬底。擘破鐵橄欖。戾家相撲獵户。賣山風藥鋪虎皮。虎頭。虎爪。黄顯貴没眼動清樂。林遇仙聖花撮藥。天武張撆石

毬。花馬兒掇石墩。廓介酒李一郎。野呵小說。處處分數别。亦有促頭消息。撲弄箇爪漲上桃。婺州角兒。孟秋行幸。仝前。御街撲賣摩候羅

多。著乾紅背心。繫青紗裙兒。亦有著背兒戴帽兒者。牛郎織女撲賣盈市。賣荷葉傘兒。家家少女巧飲酒。促織盛出。都民。好養。或用銀絲為籠。

或作樓臺為籠。 或黑退光籠。 或瓦盆竹籠。 或金漆籠。 板籠甚多每日早辰多於官巷南北作市。常有三五十火闘者。鄉民爭捉入城貨賣。

闘贏三兩箇。便望賣一兩貫錢。苕生得大更會闘。便有一兩銀賣。每日如此。九月盡天寒方休。 酥蜜裹食天下無比。入口便化。 撲賣時樣翻騰。

養喂促織盆。 諸般口篁。 生饀饅頭。 鵝鴨包子。 相銀杏。 炒椎栗。方頂柿。 塩官棗。玉石榴。 紅石梅。 晚橙。 紅柿。 巧柿。 緑柿。

欖柿。 雪梨。 水晶蒲萄。 太原葡萄。 木犀盛開。 東馬塍。西馬塍。園館爭賞。 或遇宣鎻全番。快行脫膊。或宣内翰。或宣給事。或宣中書。戴羞

帽。執絲鞭。騎馬快行。簇馬直到禁中。 錢塘江 城内外市户造旗與水手迎潮。白旗最多。或紅或用雜色。約有五七十靣。大者五六幅。小者一兩

幅。亦有掛紅者。其間亦有小兒在潮内弄水。 中秋日。使府教水軍并戰船打陣子於江内。安撫在浙江亭上觀潮。弄潮人各有錢酒犒設。江岸幕

次相連。轎馬無頓處。錢塘知縣并城南都廂彈壓幕次官員亦有錢酒。是夜城中多賞月排會。天氣熱宿湖飲酒。待銀蟾出海。到夜深船静。如在廣

寒宫内。 秋教迎新同前。外國進大象六頭。駱駝二頭内有一雌象。呌作三小娘子。於薦橋門外造象院頓之。每日随朝。殿官到門前唱喏。待朝

退方回。前有鼓鑼各數隊。雜綵旗三四十面。象背各有一人裹帽執钁著紫衫。人從都著𥘎戴帽。路中敲鼓鳴鑼。引入象院。 大禮斗合用五輅。差

五。使捉舉一行事務。 大禮。使。 儀仗。使。 禮儀。使。 鹵薄。使。 橋道頓𨔄。使。 差帶御器械并環衛官權門外。都廵檢便全裝衣甲。内外廵警。待

駕宿太廟。内六班戴帽子。帽子上戴五指濶乾紅羅頭𢄼。騎馬帶甲著錦纈衫。上著打甲包。或緋或緑。馬亦帶甲。次班亦戴帽。帽上有濶五指紫

羅頭𢄼。著錦衫。或有帽子。有眞珠姜芽帶者。御龍直裹眞珠頭巾爪角兒。尋常從駕裹乾天角幞頭。捧渾全沙羅。 全洗嗽。 全提量。 玉柱斧。

黄羅扇之類。 行門撃。 静鞭。 騎御馬。 教駿。 籠御應馬。 御厨使。進御膳。 後苑供進泣縈。 五輅。 玉輅。 金輅。 木輅。 革輅。象

輅。 前一月濂車。車上一人鳴鼓。始初以一千斤鐵壓車。添至一萬斤方住。纔出玉輅。閃試輅下拽索。班直戴耳不聞。帽子著青羅衫青絹襪頭𥚓

著青鞋。褁紫羅頭巾。内著緋錦纈衫。全似大神。手扶青綿索拽王輅。 四輅不進呈。惟有玉輅進呈。内試至日。絶早輅下。一行職事。官率住車輅院

頭。玉輅直至大廟前。諸職事官登輅少立。下輅四人御樂於玉輅上御座側。左右侍立。玉輅復回入麗正門進呈。立殿門外。聖上垂簾殿門。上。看

畢駕興。玉輅回車輅院。行禮日隔。日日有輅於太廟前輅屋下。許萬民觀看。來日駕幸景靈營。回宿太廟。是夜自太廟前燒籸盆。直至邵臺㳂路。一

件法物。間籸盆一箇兩件一般。幕次不容針。職事官徃來盡著方心曲領法服。都戴貂蟬冠。次日主上乘王輅至郊臺青城殿。候三更上壇行禮。事

畢。駕復回内。至曉 主上登門放赦。近侍邀 聖駕。禁衛簇擁。樂官前引一派樂聲。𨔄至麗正門。上登御座龍。直捲簾擡起黄羅傘。五府立内待圍

遶。看十將槍金鷄。大理寺臨安府獄子押戴花枷罪人至内門下。待閤門讀赦書畢。獄子奏 聖躬萬福。山呼謝恩了。開枷放罪人。罪人呌快活。赦

天下。駕與宰執退。百官出。一泒樂聲前引。禁衛從駕回鑾。 冬孟 駕詣景靈宫同前。駕出三日。比尋常多出一日。緣第三日駕過大一宫燒香。

大一殿謝禮畢。賜花。自執政以下。依官品賜花。幕士行門快行花最細且盛。禁衛直至搠巷。官兵都帶花。比之尋常觀瞻。幕次倍增。乾天門道中直

南一望。便是鋪錦乾坤。吴山坊口比望。全如花世界。 諸殿閣分。 皇后。貴妃。 淑妃。 美人。 才人。 婉容。 婕妤。 國夫人。 郡夫人。 紫

霞帔。 紅霞帔。大内檐。外約有五百餘乘轎。到宫先回入内。於位次中待駕回。看戴花。預賞元霄。諸色舞者。多是女童。先舞於街市中瓦南北茶

坊。内掛諸般瑠𣑭子燈諸般巧作燈福州燈平江玉𣑭燈珠子燈。羅帛萬眼燈沙河塘裏最勝。街市撲賣尤多。𥿄燈不計數目。清河坊至衆安橋。沙

戲燈。馬騎燈火鐵燈。進鎚架兒燈象生魚燈一把蓬燈海鮮燈。人物滿堂紅燈。燈火盈市。撲賣到元霄。小春盆花竒巧果兒。 寧宗聖節金國奉使

賀生辰畢。觀江潮玉津園射。射臨射時二人義手立於垜面前係招箭班急來祗應。專一挨箭。奉使以為神人射。射畢出山於錢塘門外西湖邊更

衣亭換番裝。緣奉使以下到驛。都著本朝賜服。者錦絡縫。錦盤領大袖。帽子上亦用錦貼。正伴使相。伴中節人行並馬上肩是班直行馬下肩是番

人行馬𨔄之指點回頭。有城内山上人家層層叠叠。觀宇樓臺。參差如花落仙宫。下節步行。爭說城裏湖邊有千箇扇面。不啻說我北地草木都衰

了。你南中𣗳木尚青。盖江南地暖如此。蔬菜一年不絶此月有薹心菜。黄芽菜。 𤉦菜。 甘露子。 菠菜。 芋頭。 芋妳 山藥之類葱韭尤多。

一陽節近。 都城鄉風。擡采覆淳。大蝦栗子。郎君糞之類多撲十淳。三文一撲。撲一隻闘鷄饒兩貫會。或饒一貫伍伯文。足拗一錢。饒三撲。攔街

鬥撲 遇雪。公子王孫賞雪。多乘馬披氊笠。人從油絹衣氊笠紅邊湖岸駢駢湖中船内亦然人多。南山大小院有三百餘寺。諸刹鐘樓佛殿似

粉裝酥飾。園館亭臺如。銀鑴玉碾。深冬冷月無社火看。却於瓦市消遣。瓦市。 南瓦。中瓦。大瓦。北瓦蒲橋瓦。 惟北瓦大有构欄一十三座 常

是兩座构欄。專說史書。喬萬巷。許貴士。張觧元背做蓬花棚。常是御前雜劇。趙泰王癸喜宋邦寧河宴清。鋤頭叚子貴。弟子散樂作場相撲王僥大。

撞倒山劉子路。鐵板踏宋金剛。倒提山賽板踏金重旺曹鐵凛人人好漢說經長 嘯和尚。 彭道安。 陸妙慧。 陸妙净 小說蔡和。 李公

佐。 女𣴑史惠英。 小張四郎。 一世只在北瓦占一座构欄說話。不曾去别瓦作場。人呌做小張四郎构欄。合生雙秀才。 覆射女郎中。 踢瓶

弄椀張寳歌。 杖頭傀儡陳中喜。 懸絲傀儡爐金線。 使棒作塲朱來兒。打硬孫七郎。 雜班鐵刷湯。 江魚頭兔兒頭萺蒲頭。 背商謎胡

六郎。 教飛禽趙十七郎。 裝神鬼謝興歌。 舞番樂張遇喜水傀儡。劉小僕射。 影戲尚保儀買雄。 賣嘌唱樊華。 唱賺濮三郎。扇李二郎

郭四郎。說唱諸宫調髙郎婦黄叔卿。 喬相撲黿魚頭。鶴兒頭。鴛鴦頭。一條黑斗門橋白條兒。 踢弄吴全脚耍大頭。 談諢話蠻張四郎。散耍揚

寳興陸行。小關西。 裝秀才。陳齋郎學鄉談。方齋郎分數甚多。十三應构欄不閑。終日團圓。 内有起店。數家大店每日使猪十口只不用頭蹄血

臓。遇晚燒晃燈撥刀饒皮骨。壯漢只喫得三十八錢。起喫不了。皮骨饒荷藥裹歸。緣物賤之故。起每袋七十省二斤二兩。肉賣九十省一斤。城内諸

店皆如此。饒皮骨大酒店用銀器樓上用臺盤洗子銀筯籙菜糟藏甚多。三盛後撰菜有三十般支分不少兩人入店買五十二錢酒。也用兩隻銀

盞。亦有數般菜 城外有二十座瓦子前湖門裏构欄門外瓦子 嘉會門外瓦。 候朝門瓦。 小堰門瓦。 四通館瓦。 新門瓦。 薦橋門瓦。

菜市門瓦。 艮山門瓦。 朱市瓦。 舊瓦北關門新瓦。 錢塘門外羊坊橋瓦。 王家橋行春橋瓦。 赤山瓦。 龍山瓦。 余外尚有獨构欄瓦市。

稍逺於茶。 中作夜場。 街市舉放。風笋輪車數椽。有極大者。多用硃紅。或用黑漆。亦有用小輪車者。多是藥線。前後賭賽輸嬴。輸者項折三二

兩線。每日如此。寬闊處踢毬。 放胡哮。 闘鵪鶉。 賣等身門神。 金漆桃符板。 鍾旭。 財門。 有百餘家賞春。貼子有十數般。春旙春勝錦背

曆日。 夜市撲賣。 狼頭帽。 小頭巾抹頭子。 細柳箱。 花環釵朶篋纪頭𢄼。銷金帽兒。羅水桶杖。諸般藤作。璃瑠炮燈。銀絲合子。

時文書集。 猪胰胡餠。 掛屏頭屋兒。 烏木花䔧動使。 行燈。 香圓。查子。 畫燭。 魚鮮。 頭𢄼。 煠藕。 紅邊糍。 蜂糖餠。 御街應

市。兩岸衛士有三百餘人設肆年夜抱燈。及有多般。或爲屏風或做畫。或作故事人物或作傀儡。神鬼駈邪。鼎佛守𡻕飲酒。湏要消夜。果兒每用頭

合底板。簇諸般采果。斗葉頭子萁豆市食之類。亦有中樣合裝者。名爲消夜果兒。乃京城鄉風如此。 雪夜貴家遣心腹人以銀鑿成一兩半兩用

𥿄裹。夜深揀貧家窻内或門縫内。送入濟入日間散絮台或𥿄被。散飯貼子無數。朝廷每𡻕常例散軍民賑濟不時以米賑濟糶。州府又散燈油於

於開張店舍。安撫提領支犒。𤀪舞者。錢酒蠟。 府主例散客店内錢。帝輦驕民。常霑聖恩。不時皇後殿散新錢。俱無科役保用之擾。 諸行市。

川廣生藥市。 冢牙玳瑁市。 金銀市。 珎珠市。 絲綿市。 生帛市。枕冠市 故衣市。 衣絹市。 花朶市。 肉市。 米市。 卦市。 銀朱

綵色行。 金漆卓凳行。 南北猪行。 青器行。 處布行。 麻布行。 青果行。海鮮行。 𥿄扇行。 麻線行。 𧒻行。 魚行。木行。竹行。 菓行

笋行。 京都有四百四十行。畧而言之 閙慢道業。 履歷班朝。 風筝藥線。膠礬斗藥。 五色箭䦀 鋃朱印色。 茶坊吊掛琉璃泛子。 粘

頂膠𥿄。 染紅牙梳。 諸般纏令。 修飛禽籠。 修骨罳骨。 成套篩兒接象牙梳。 諸般耍曲 扎熨斗。 丁看牎。 修砧頭。 照路遣。 掃

金銀。 蠲糨𥿄。 造翠𥿄。 乾紅紙。 簡笏袋。 幞頭籠。 腰帶匣。 讀書燈。 筆硯匣。 牎子匣。 了事匣。 黄草罩。 修合溜 淹猪丈。 醫

飛禽。 接舊條。 條破扇。 醋碗兒。 丁鞋絡 掩漆子。 搭羅兒。 面花兒。 香果合。 截板尺。 印香脫。 畫眉菎。 造槐簡。 開科套。 教

䖝。 剔圖書。 起魚鱗。 攀膊兒 手巾架。 頭巾盝。 蛤粉桶。 花夾兒。 肥皂團。 淋了灰。 茶花子。 出衣粉。 做諢褁。 注水管。 舊

鋪帛。 木仙宫。 字牌兒。 洗衣服。 鑽眞珠。 賃花檐子。 觧玉版。釘魚帶。 碾玉藁。 賃茶酒器。 錦褥子。 髮駝兒。 煙突帚。 扇牌兒。

織鞋帶。 綿膉脂。 七香丸。 穩步膺。 鴈牌額。 開先牌。 鵓鴿鈴。葫蘆笛。 牛糞灰。 筒孫。 細扣子。 閙城兒。 消息子 楸金綫。

眞金條。 香餠子。 香爐灰。 打香印。 賣朝報。金蓮子 竹夫人。筭子筒。 食罩兒。 食辟子。 白及末。 觧粥米。 熟水草 。選官圖。

批刷兒。 嶼魚尾剔。 供席草。 賣挿藥。 冩文字。 𥿄畫兒。 提茶瓶。 花架兒。 賣字本。 笛譜兒。 小螃𧒻。 虼蚪兒。 便橋。 試卷。 試

卓。 交床。 試藍。 拄杖。 粘竿胡梯。 水草。 風袋 使綿。 劈柴。炭𡐊。 捉滿。担帚。 釣鈎 緒底。 拂子。 鬲粉。 占坐。 歌舞。 歌

琴。 歌棊。 歌樂。 歌唱。 棕索。 髮索 蝍蟧。 金麻。 蜭䖝。 端親。四山四海三千三百。衣山衣海。南瓦卦山卦海。中瓦南山南海。上瓦人山

人海。下瓦都城紀勝聖朝。祖宗開國。就都于汴而風俗典禮。四方仰之為師。自髙宗皇帝駐畢于杭。而杭山水明秀。民廪物阜。視京師其過十倍矣。雖市

肆與京師相侔。然中興已百年餘。列聖相涿。太平日乆。前後經營至矣。輻凑集矣。其於中興時。又過十數倍也。且洛陽名園記後論有云。園囿之興

廢者。洛陽盛衰之候也。况中興行都東南之盛為今四方之標凖。車書混一。人物繁盛風俗純厚。市井駢集。豈昔日洛陽名園之比。僕遭遇明時。寓

遊京國。目覩耳聞。殆非一日。不得不為之集録。其已於圖經志書所載者。更不重舉。此雖不足以形容太平氣象之萬一。亦髣髴名園記之遺意焉

但紀其實。不擇其語。獨此為愧爾。時宋端平乙未元日。寓灌圃耐得翁叙。都城紀勝目録。市井。諸行。酒肆。食店。茶坊。四司六局。

瓦舍衆伎。社會。園苑。舟船。鋪席。坊院。閑人。三教外地。市井。自太内和寧門外。新路南北。早間珠玉珍異。及花果時新海鮮野

味竒器。天下所無者。悉集于此。至朝門天清河坊中瓦前灞貫官巷口棚心衆安橋食物店鋪。人煙浩壤。其夜市除大内内前外諸處亦然。惟中

瓦前最勝撲賣竒巧器皿百色物件與日間無異。其餘坊巷市井買賣關撲。酒樓歌館。直至四鼓後方靜而五鼓朝馬將動。其有趂賣早市者。復起

開張。無論四時皆然。如遇元宵猶盛。排門和賃民居。作觀玩幕次。不可勝紀。隆具問髙廟與六宫等在中瓦相對。今修内司染坊看位觀。孝宗皇帝

孟享廻就觀燈買市簾前排列。内侍官快行堆垜見錢。宣押市食歌呌。支賜錢物。或有得金銀者。是時尚有京師𣴑寓經紀人。市店遭遇昔如李婆

婆羹。南瓦子張家糰子。若遇車駕行幸春秋會等連簷並壁幕次排列此。如執政府墻下空地。舊各南倉前諸色路歧人在此。作場尤為駢闐。又皇

城引馬道亦然候潮門外殿司教場。夏月亦有絶伎作塲。其地街市如此。空隙地叚多有作場之人。如大瓦肉市。炭橋藥市。猶園亭書房東菜市城

北米市。其餘如五間樓福客糖果所聚之類未易縷舉。諸行。 市肆謂之行。音抗者。因官府科索而得此名。不以其物小大。但合

𠑽用者。皆置為行雖醫卜亦有職醫尅擇之差。占則與市肆當行同也。内亦有不當行而借名之者。如酒行食飯行是也。又有名為團者如城南之

花園。泥路之青果團。江下之鮝團。後市街之柑子團是也。其他工伎之人。或名為作。如箟刀作。腰帶作。金銀鍍作。鈒作。是也又有異名者。如七寳謂

之骨董行。浴堂謂之看水行是也。大抵都下萬物所聚。如官巷之花行所聚。花朶冠梳釵環領抺。極其工巧。古所無也。都下市肆。名家馳譽者。如中

瓦前既兒水雜賣場。前甘豆湯。如戈家蜜棗兒官巷口光家羹。大瓦子水果子。壽慈宫前熟肉。錢塘門外宋五嫂魚羹。湧金門灌肺。中瓦前職家

羊飯。彭家油靴。南瓦宣家台衣張家糰子。候潮門顧四笛。大瓦子丘家篳菓之類。

酒肆 除官庫子庫脚店之外。其餘皆謂之拍户。有茶飯店。謂兼賣食次下酒是也。但要索喚及時食品。知處不然。則酒家亦有單子牌面點選也。

包子酒店。謂賣鵝鸭包子四色兠子。腸血粉羹。魚子魚白之類。此處易為支費。 宅子酒店。謂外門面裝飾如仕宦宅舍。或是舊仕宦宅子改作

者。 花園酒店城外多有之。或城中俲學園館裝折。 直賣店謂不賣食次也。 散酒店謂零賣百單四七十七。五十二。三十八。并折賣外坊酒。門

首亦不設油漆杈子。多是竹𣑭布幕。謂之打椀。遂言只一盃也。𨚫不甚導貴。非髙人所徃。 庵酒店。謂有娼妓在内。可以就懽。而於酒閤内暗藏卧

床也。門首紅梔子燈上。不以晴雨。必用箬㔶盖之。以為記認。其他大酒店。娼妓只伴坐而已。欲買懽則多徃其居。 羅酒店在山東河北有之。今借

名以賣渾買。遂不貴重也。 酒家事物門設紅杈子緋緣簾貼金紅紗梔子燈之類。舊傳因五代郭髙祖遊幸汴京潘樓。至今成俗。酒閤名為所院。

若樓上則又或名為山一山二山三之類。牌寫過山。非特有山謂酒力髙逺也。大凢入店不可輕。易登樓上誾恐飲燕淺短。如買酒不多則只就樓

下散坐。謂之門床馬道。初坐定。酒家人先下看菜。問買多少。然後别換菜蔬。亦有生踈不慣人便忽下筯。被笑多矣。大抵。店肆飲酒在人出着如何。

只如食次謂之下湯水。其錢少止百錢五十者。謂之小分下酒。若命妓則此輩多是虗駕驕貴。索喚髙價。細食全要出着經惯。不被所侮也。如煑酒

或有先索到十瓶。逐旋開飲。少項只飲五六瓶佳者。其餘退回。亦是搜弊之一訣。官庫則東酒庫曰大和樓。西酒庫曰金文庫。有樓曰西樓。舊有樓

攻愧書榜。後為。好竒者取去。南酒庫曰昇暘宫。樓曰和樂。樓。北酒庫曰春風樓。正南樓。時吴越兩山南上。酒庫曰和豐樓。西子庫曰豐樂樓。在令湧

金門外。乃舊楊和王之聳翠樓。後張定叟兼領庫事。取為官庫。正𨂍西湖。時兩山之勝。西子庫曰太平樓。中酒庫曰中和樓。南外庫在便門外東外。

庫在崇新門外。北外庫在湖州市。有樓曰春融樓。其他則有西溪并赤山九里松酒庫。其中和。和樂。和豐。並在。 御街其太平太和因回禄後。其樓

悉廢若欲賞妓往官庫中點花牌其酒家人亦多隱庇推托。湏是親識其妓。及以利委之可也。天府酒庫每遇寒食節前開沽煑海。中秋節前後

開沽新酒。各用妓弟乘騎作三等。裝束一等。特髻大衣者二等。冠子裙背者三等。冠子衫子襠𥚓者前有小女童等。及諸社會動大樂迎酒樣赴府

治。呈作樂呈伎藝雜劇。三蓋退出於大街諸處迎引歸庫。食店 都城食店多是舊。京師人開張。如羊飯店兼賣酒。凢點索食次大

要及時。如欲速飽。則前重後輕。如欲遲飽。則前輕後重。 重者如頭羹。石髓飯。大骨飯。泡飯。軟羊。淅米飯。輕者如煎事件。托胎。

妳房。 肚尖。 肚胘。 腰子之類。 南食店謂之南食川飯分茶。蓋因京師開此店。以備南人不服北食者。今既在南。則其名誤矣。所以專賣麫食

魚肉之屬。如鋪羊麫 貪生麫 姜撥刀 塩前麫 蘇魚桐大麫。 抹肉殉 肉虀淘 棊子 鰕燥子麫 帶汁煎。下至撥刀鷄鵝麫 家常

三刀麫皆是也。若欲索供逐店自有單子牌面 䬣䭈店專賣火燠 燥子䬣䭈并餛飩菜麫店專賣菜麫。 虀淘。 血臓麫 素恭子 經帶

或有撥刀 冷淘此處不甚尊貴。非待客之所。 素食店專賣素簽頭羹 麫食 乳蠒 可魨 脯𤊿 元魚凢麫笋乳簟飲食𠑽齋素筵

會之備。衢州飯店又謂之悶飯店。盖賣盦飯也。專賣家常。鰕魚粉羹魚麫蝴蝶之屬。欲求麄飽者可往。惟不冝尊貴人。 市食點心。凉暖之月大㮣

多賣。猪羊雞煎煠鍬剗子。 四色饅頭。 灌肺。 灌腸。 紅填薑豉。 蹄子肘件之屬。夜間頂盤挑架者如此。鵪鶉餶飿兒。 焦鎚羊脂韭餠 餠

餤。 春餠。 旋餠。 𩞬沙糰子。 冝利少。 獻餈粒。 炙把子之類。遍路歌呌。都人固自為常。若逺方僻土之人乍見之則以為稀。遇其餘店鋪。夜

市不可細數。如猪胰胡餠。自中興以來。只東京臓三家一分。每夜在太平坊巷口。近來又或有俲之者。大抵。都下買物趨有名家。如昔時之内前。卞

家從食。街市王宣旋餠。望仙橋糕糜是也。如酪面亦只後市街。賣酥賀家一分每箇五百省。以新樣油餠兩枚夾而食之。此北食也。其餘諸行百户

亦如此市食。有名存而亡者。如瓠羹是也。亦有名亡而實存者。如甕羹今號虀麫是也。又有誤名之者。如呼熟肉為白肉是也。盖白肉白是砧壓去

油者又有專賣小兒戲劇糖果。如打嬌惜蝦鬚糖冝娘朾鞦韆稠鍚之類茶坊 大茶坊。張掛名人書畫。東京師只熟食店掛畫。所以消遣乆待也。

今茶坊皆然。冬天兼賣擂茶。或賣塩豉湯著天兼賣梅花酒紹興間用皷樂吹。梅花酒曲。用旋杓。如酒肆間止是論甬如京師量賣茶樓多有都人

子弟占此會聚。習學樂器。或唱呌之類。謂之掛牌兒人情。茶坊本非以茶湯為正。但將此為由。多下茶錢也。又有一等專是娼妓父兄打聚處又有

一等專是諸行偕工賣伎人會聚行老處。謂之市頭氷。茶坊乃娼家聊設卓凳。以茶為由。後坐輩日於費錢。謂之乾茶錢。提茶瓶即是趂赴充茶酒

人。尋常月旦望。每日與人傳語徃還。或講集人情分子。又有一等是街司人兵以此為名。乞覔錢物。謂之齪茶。

四司六局 官府貴家置四司六局。各有所掌。故筵席排當。凢事整齊。都下街市亦有之。常時人户。每遇禮席。以錢情之。皆可辦也。帳設司專掌仰

塵繳壁。卓幃搭席。簾幕畫思。屏風繡額。書畫簇子之類。 厨司。專掌打料批切烹炮下食調和節次。茶酒司。專掌賔客茶湯。暖盪酒請坐諮席開

盞歇坐。揭席迎送。應干節次。 臺盤司。專掌托盤打送賫擎。勸酒出食。接盞等事。 果子局。專掌裝簇盤飣。看果時果。准備勸酒。 蜜煎局。專掌糖

蜜花果鹹勸酒之屬。 菜蔬局。專掌甌飣菜蔬糟藏之屬。 油燭局。專掌燈火照耀。立臺剪燭。壁燈燭籠裝香簇炭之類。 香藥局。專掌藥楪香

毬。火箱香餠。聴候索喚。諸般竒香。及醒酒湯藥之類。 排辦局。專掌掛盡挿花。掃灑打渲。拭抺供過之事。 凢四司六局人。祗應慣熟。便省賔主一半

力。故常諺曰燒香點茶。掛盡挿花。四般閑事。不許戾家。若其失忘支節皆是祗應等人。不學之過只如結席喝犒。亦合依次第。先厨子。次茶酒。三樂人。

瓦舍衆伎 瓦者。野合易散之意也。不知起於何時但在京師時甚為士庶放蕩。不羈之所。亦為子弟𣴑連破壞之地。散樂傳學教坊十三部。唯以

雜劇為正色。舊教坊有篳篥部。大皷部。杖皷部。拍板色。笛色。琵琶色筝色方響色。笙色舞旋色。歌板色。雜劇色叅軍色。色有色長。部有部頭。上有教

坊使副。鈴轄都管掌儀範者皆是命官其諸部分紫緋緣三等寬衫兩下各垂黄義襴。雜劇部又載諢褁。其餘只是帽子幞頭。以次又有小兒隊并

女童採蓮隊。又别有鈞容班。今四孟隨在駕後。乘馬動樂者。是其故事也紹興三年省廢教坊之後。每遇大宴。則撥差臨安府衙前樂等人克應。屬

修内司教樂所掌。管教坊大使。在京師時。有孟角毬曾撰雜劇本子又有葛守成撰四十大曲詞又有丁仙現捷才知音紹興間亦有丁漢弼楊國祥

雜劇。中末泥為長每四人或五人為一場。先做尋常熟事一叚名曰艷叚次做正雜劇通名為兩叚。末泥色主。張引戲色。分付副浄色發喬。副未色

打諢。又或添一人裝孤。其吹曲破斷送者謂之把色。大抵。全以故事世務為滑𥡴。本是鑒戒。或隱為諫諍也。故從便跣露謂之無過蟲諸宫調本京

師孔三傳編撰傳竒靈怪入曲說唱。細樂比之教坊大樂則不用大皷杖皷羯皷頭管琵琶筝也。每以簫管笙𥱧𥡴琴方響之類。合動小樂器。只一

二人合動也。如雙韻合阮咸。𥡴琴合簫管鍫琴合葫籚琴。單撥十四絃吹賺動皷板渤海樂一拍子。至於拍番皷子。敲氷盞鑼板和皷兒皆是也。今

街市有樂人三五為隊。專趕春場看潮賞芙蓉。及酒坐祗應。與錢亦不多謂之荒皷板。清樂比馬後樂。加方嚮笙笛用小提皷。其聲亦輕細也。淳熈

間德壽宫龍笛色使臣四千名。每中秋或月夜。令獨奏龍笛聲聞於人間眞清樂也。唱呌小唱謂執扳唱。慢曲曲破。大率重起輕殺。故曰淺斟低唱。

與四十大曲舞旋為一體。今瓦市中絶無嘌唱。謂上皷面唱令曲小詞驅駕虗聲。縱弄宫調與呌果子唱耍曲兒為一體。本只街市今宅院徃徃有

之呌聲自京師起撰因市并諸色歌吟賣物之聲。採合宫調而成也若加以嘌唱為引子。次用四司就入者謂之下影帶者名散呌。若不上皷面。秪

敲盞者謂之打拍唱賺。在京師只有纏令纏達有引子尾聲為纏令。引子後只以兩腔𨔄互循環間用者為纏達。中興後張五牛大夫。因聽動皷板

中又有四片太平今。或賺皷板即今伯扳大篩揚處是也遂撰為賺賺者悮賺之義也。今人正堪美聴。不覺巳至尾聲。是不宜為片序也。今又有覆

賺。又且變化前月下之情及鐵騎之類。凢賺最離。以其兼慢曲曲破大曲嘌唱耍令。番曲呌聲諸家腔譜也。雜扮名雜班。又名紐元子。又名技和。乃

雜劇之散叚。在京師時。村人罕得入城。遂撰此端。多是借裝為山東河北村人以資笑。今之打和皷拯梢子散耍皆是也。百戲在京師。時。各名左右

軍並是開封府衙前樂營相撲爭交謂之角觝之戲。别有使拳自為一家。與相撲曲折相反。而與軍頭司大士相近也。踢弄每大禮後宣赦時搶金

鷄者。用此等人上竿打筋斗踏蹺。打交輥。脫索裝神鬼。抱鐸舞判。舞斫刀舞蠻牌。舞劒。與馬打毬。并教船水鞦韆。東西班野戰。諸軍馬上呈驍騎。北

人乍柳。街市轉焦鎚為一體雜手藝。皆有巧名。踢瓶。弄椀。踢磬。弄花。皷槌踢墨笔。弄毬子。拶築毬。弄斗。打硬。教虫蟻及魚。弄態。燒煙火。放爆仗。戲兒

水戲兒。聖花撮藥藏壓藥法。傀儡壁上睡。小則劇術射穿弩子。打彈攢壺瓶。即名之投壺。手影戲弄頭錢變綫兒冩沙書改字。弄懸絲傀儡。起於陳

平六竒觧國。杖頭傀儡。水傀儡。肉傀儡以小兒後生輩為之凢傀儡敷演煙粉靈怪故事鐵騎公案之類。其話本或以如雜劇。或如崖詞。大抵。多虗

少實。如巨靈神朱姬大仙之類是也。影戲。凢影戲乃京師人初以素𥿄雕鏃。後用綵色。裝皮為之。其話本與講史書者頗同。大抵。眞假相半。公忠者

雕以正貌。姦邪者與之醜貌。盖亦寓褒貶於市俗之眼戲也。說話有四家。一者小說。謂之銀字兒。如煙粉靈怪傳竒說公案。皆是搏刀赶棒及發跡

變泰之事。設鐵騎兒。謂士馬金皷之事。說經。謂演說佛書。說叅請。謂賔主叅禪悮道等事。講史書。講說前代書史文傳興廢。爭戰之事。最畏小說人。

盖小說者。能以一朝一代故事。項刻間提破。合生與起令隨令相似。各占一事。商謎。舊用皷板吹賀聖朝。聚人猜詩謎字謎戾謎社謎。本是𨼆語。有

道謎。來客念引語說謎。又名打謎。正楮。來客索猜。下套。商者以物類相似者譏之。又名時智。貼套。貼智思索。走智。改物類以困猜者。横下。許旁人猜

問囚。商者唱問司頭。調爽。假作難猜以定其智。社會 文士則有西湖詩社。此社非其他社集之比。乃行都士夫及寓居

詩人。舊多出名士隱語。則有南北垕齋西齋。皆依江右謎法習詩之𣴑。萃而為齋。又有蹴鞠打毬社。川拏射躬社。奉佛則有上天竺寺。光明會。皆城

内外富家。助備香花燈燭。齋襯施利。以備本寺一歲之用。又有茶湯會。此會每遇諸山寺院作齋會。則徃彼以茶湯助緣。供應會中善人。城中太平

興國傳法寺浄業會。每月十七日則集男士。十八日則集女人。入寺諷經聽法。歲終則建藥師會七晝夜。西湖每歲四月放生會。其餘諸寺經會。各

有方所。日分每歲行都神祠。誕辰迎獻。則有酒行錦體社。八仙社漁父習閑社。神鬼社。小女童像生呌聲社。遏雲社巧飲食社。花果社。七寳考古社。

皆中外竒珍異貨馬社。豪貴緋緣清樂社。此社風𣴑最勝。園苑 在城則有萬松領。内貴王氏富覧園。三茅觀。東山梅亭。慶壽庵。褚

家塘。御東園。係瓊花固。清湖北慈明殿園。楊府秀芳園。張府北園。楊府風雲慶會閭。城東新開門外。則有東御園。今名富景園。五柳御園。城西清波。

錢湖門外聚景御園。舊名西園。張府七位曹園。南山長橋。西則有慶樂御園。舊名南園。浄慈寺前屏山御園。雷峯塔前張府眞珠園。内有髙突堂極華

麗。塔後内貴甘氏湖曲園。羅家園。白蓮寺園霍家園。方家峪劉園。北山則有集芳御園。四聖延祥御園。西湖勝地。惟此為最。下竺寺御園。錢塘門外

則有柳巷。楊府雲洞園。西園。劉府玉壼園。四并亭園。楊府水閣。文具羙園又飮緑亭。裴府山濤園。趙秀王府水月園。張府凝碧園孤山路口內貴張

氏總冝園。德生堂。放生亭。新建白公竹閣。裘樞尹天府就寺重建㳂蘇堤新建先賢堂園。本裴氏園。表樞新建。九里松嬉遊園。天府酒庫湧金門外

則有顯應觀。西齋堂。張府泳澤園。慈明殿。。環碧園。舊是清暉御園。大小漁荘。其餘貴府富室。大小園館。猶有不知其名者。城南嘉會門外。則有玉津

御園。虜使時射弓所。又有就包山作園以植桃花。都人春時最為勝貴。惟內貴。張侯壯觀園為最。城北北關門外。則有趙郭家園。東西馬城諸園。逎

都城種植竒異花木處。舟船 行都左江右湖。河運通𣴑。舟船最便。而西湖舟船大小不等。有一

千料約長五十餘丈。中可容百餘客。五百料約長三十二十丈。可容三十五十餘客。皆竒巧打造。雕欄盡棟。行運平穩。如坐平地無論四時。常有遊

玩人賃假。舟中所須器物一一畢備但朝出登舟而飮。暮則徑歸。不勞餘力。惟支費錢耳。其有貴府當室自造者。又特精緻耳。西湖春中。浙江秋中。

皆有龍舟爭摽輕捷可觀。有金明池之遺風。而東浦河亦然惟浙江自孟秋至中秋間。則有弄湖者。持旗執竿。押戲波濤。甚為竒觀天下獨此有之

鋪席 都城天街舊自清河坊南。則呼南瓦。北謂之界北中瓦。前謂之五花兒。中心自五間樓北至官巷南御街。兩行多是上戶金銀鈔引。交易鋪

僅百餘家。門列金銀及見錢謂之看垜錢此錢備入納筭請鈔引并諸作匠。爐紛紜無數。自融和坊北至市南坊謂之珠子市頭。如遇買賣動以

萬數。間有府第富室質庫十數處。皆不以贯萬收質。其他如名家綵帛鋪。堆上細疋叚而錦綺縑素皆諸處所無者。又如廂王家絨線鋪。自東京流

寓今於御街開張數鋪。亦不下萬計。又有大小鋪席。皆是廣大物貨。如平津橋㳂河布鋪。扇鋪溫州漆器鋪。青白碗器鋪。之類且夫外郡各以一物

稱最。如撫紗供扇吴牋之類。都會之下皆物之所聚之處。况夫人物繁夥客販往來。至於故楮羽毛扇牌。皆有行鋪。其餘可知矣。

坊院 柳永詠錢塘詞云。參差十萬人家。此元豐以前語也。今中興行都巳百餘年。其户口蕃息。僅百萬餘家。都城之南西北三處各數十里。人煙

生聚。市井坊陌。數日經行不盡。各可比外路一小小州郡。足見行都繁盛而城中北關水門。内有水數十里曰白洋湖。其富家於水次起造塌房十

數所。每所為屋千餘間。小者亦數百間。以寄藏都城店鋪。及客旅物貨四維皆水。亦可防避風燭。又免盗賊。甚焉都城富室之便。其他州郡無此。雖

荆南沙市太平州黄池。皆客商所聚。亦無此等坊院。閑人 本食客也。古之益甞門下中下等人。但不着業次。以閑事而食於

人者。有一等是無成子弟失業次人。頗能知書冩字撫琴下碁。及善音樂。藝俱不猜專。陪涉富貴家子弟遊宴。及相伴外方官員到都幹事。及猥下

者為妓家書冩簡貼取送之類。又有專以叅随服事為生。舊有百事皆能者。如紐元子學像生動樂器雜手藝。唱呌白詞。相席打令。傳言送語。弄水

使攀之類。並是本色。又有專為棚頭。又謂之習閑。凢擎鷹。駕鷄。調鵓鴿。養鵪鶉。關鷄。賭愽。落生之類。又有是刀鑷手作人。長於此態。故謂之涉兒。取

過水之意也。此等刀鑷專攻街市宅院。取奉郎君子弟。幹當雜事。說合交易等。又有赶趂唱喏者。探聴妓館人客。及遊湖賞翫。所在專以獻香送勸

為由。覔錢贍家。大抵此輩若顧之則貪婪。不顧之則强顔取奉。多呈本事必得而後巳。但在出着發放如何也。

三教外地 都城内外自有大武兩學。宗學。京學。縣學。之外。其餘鄕校家墊。舍館。書會。每一里巷。湏一二所。弦誦之聲。徃徃相聞。遇大比之歲。間有

登弟補中書選者。九佛寺自諸大禪刹。如靈隱光孝等寺律寺。如明慶靈芝等寺教院。如大傳法慧林慧因等。各不下百數所之外。又有僧尼廨院

庵舍白衣社會道場奉佛處所。不可勝紀。若大寺院有所營修則於此地招集前去助緣。其間有精修能事者。凢道𣴑自御前香火。太乙宫延祥觀

等。及諸宫觀道館之外。則有諸府第。道堂如靈應希夷之類。道院皆係捨俗道人。及接待外路。名山洞府。徃來髙士。而時有神仙。應緣玩跡異人自

有紀載爾。者至治昭陽大淵獻歲。青陽孟陬月哉生明正齋誌。 已工都城紀勝。

祥異咸淳臨安志春秋記災不記瑞。孔子不語怪神。祥異有志不敢儧經而擬

聖也。龍見𣈆郊。虎乳楚。相。馬鳴毫社。蛇出泉臺。諸類此者非一。春秋所不書。孔子所不道。而左氏咸録焉。何害其春秋之忠臣。而與聖人同其。好惡

哉。 臨平湖石函 臨平湖自漢末穢塞。吴天壐元年一夕忽開。湖邊得石函。中有小青石。刻作皇帝守。舊言臨平湖寒天下亂。開則天下平。人以

為祥。 臨平湖寳鼎 吴赤烏十二年六月戊戌。寳鼎出臨平湖。 玉𠕋𣈆元帝移檄召天下兵。尅日進詩。時有玉𠕋見於臨安。人以為中興之

象。 人面豕淳祐臨安志𣈆成帝咸和六年六月。錢塘人家。猳豕産兩子皆人面。如胡人狀。其身猶豕。京房易傳曰。豕生人頭豕身者危且亂。 災

異 唐代宗大曆二年七月己未夜。犹州大風。海水翻潮。溺民五家。船千餘艘。唐文宗太和四年五月淛西丁公著奏。杭州八縣災疫。賑米七萬

石。 甘露咸淳臨安志咸和九年四月甲寅甘露降錢塘縣。石鄕康巷之柳間。白鳶見咸和九年五月癸酉。白鳶見于錢塘内史虞潭以獻。

臨平湖水赤 𣈆安帝元興二年十月。錢塘臨平湖水赤。桓玄諷吴郡使。言開陳以為巳瑞。儀而玄敗。野稻生宋文帝元嘉二十三年。塩官縣

野稻自生。三十許種。 白雀 宋元嘉十八年七月。二十四年四月。塩官産白雀。太守劉犯廟諱以獻。齊永明七年六月塩官縣九年七月錢塘縣。

皆獲白雀。 連理木 泰始七年二月戊寅。錢塘木連理生。太守王延之以聞。禾簟木生李昇明元年。餘杭舍亭禾蕈木生李實。木蕈。即胡頽木。

翼異山大水 昇明二年二月於潜翼異山。一夕五十一處水出。 蒼玉壁永明七年。錢塘縣獲蒼玉壁一枚。太守江斆以獻。浙江靈石

永明七年主書未靈遜於浙江得靈石。十人舉乃起。在水深三尺而浮。世祖親投于天淵池。試之刻為佛像。 海燕出 永明九年。塩官縣石蒲有

海魚乘潮來。水退不得去。長三十餘丈。黑色無鱗。有聲如牛。上人呼為海燕。取而食之。史以為魚孽。 清泉紫玉 梁元帝記曰。昔宋人江巖因

採藥至富春清泉南。見美女衣紫踞石而歌。有穿雲裂石之聲。其詞曰。風淒淒。雲溶溶。水潺潺𠔃不息。山蒼蒼𠔃萬重。亟徃就乏。遽失所在。唯存所

踞之石巖。剖石得紫玉。廣長尺許。 合歡竹 唐正元十九年。富陽縣招義鄉。安州倉曹許儉家。生𥲑竹一本合歡。郡守白之。廉使畫圖表進。 功臣

堂芝草 大平興國三年八月庚申。杭州言淮海國王舊府功臣堂拄生芝草。畫圖來獻。 臨安縣土地 雜志吴育春卿為臨安宰。三日謁廟。廨

後土地稱屬國侯者。視之乃十餘歲小兒。故老云。錢尚父所用小史一揮扇誤觸臂一於睡時。以水添沸湯使無聲。悉令誅之揮扇著甘死。止沸者

稱冤乃赦。揮扇者曰。吾睡方欲以水添沸湯使無聲此史巳先知之矣。不可赦。後忽見形於前。錢歏曰。我戮人無數。此小兒乃敢現身封汝為屬國

侯。永為臨安土地。受彼無食遂不見。 石神王淳祐臨安志至和中郡守孫沔。一夕夢人泣告曰。吾兄弟三十六人。沉理市舶司園地乆矣。願公憐

我。及覺旋忘。𠕅夢復如之。遂遣人發園中地。果得石神王三十六身。各坐執寳瓶。遂置之𠫇事前。以挿浮遊 瑞木字文 沈括筆談云。治平中。杭州

南新縣民家。析柿木中有上天大國四字。書法類顔魯公。有筆力。國字中間仍排起作大口。全是顔筆。其横畫即是横理。斜畫即即是斜理。其木直

剖。偶當天字中分。而天字不破。上下兩畫并一脚皆横。挺出半指許。如木中之節。以兩木合之。如合契焉。于親見之按唐書代宗時獲瑞木有文曰。

天下太平。即此類也。 珠飯菌菜 熈寧八年閏四月杭州言塩官縣。自三月地産物如珠。可造飯。水産菜如菌。可為𦵔。民賴以䛄食。無骨箬

見洞霄宫。 嘉禾 景定四年九月昌化縣嘉禾嘉粟生。守臣吴革圖以獻。詳見御製門磨劒池水涌 咸淳六年七月。豐儲倉前池忽有風起。水

立如壁。浮萍上屋。蕩突乆之。或云池有大龜數百年。此其所為也。倉官黄怪目撃其狀扣之。土人云。池乃吴慶忌磨劒處。時有物浮水上。若鐵棺然。

淳祐志錢塘湖開 𣈆書吴孫皓時。錢塘湖開。或言天下當太平。青盖入洛陽。至陳後主時。臨平湖草舊塞忽然自通。既而天下皆混一焉。 舍利

塔 太平興國三年十月甲寅。供奉官趙鎔。自杭州取舍利塔至闕下。雙竹 廣嚴院西閣脩竹皆偶生。政和七年廢入神霄宫。續增 書成仁

玉繹思前史。尚有與此土相關者。謹續書之。 錢塘海塩令 𣈆王允之除建武將軍錢塘令。領司塩都尉。 𣈆東海王弈求海塩錢塘以水牛牽

埭稅取錢。直孔嚴諫乃止。 紫壁 𣈆會𥡴内史王舒。吴興内史虞潭。檄顧衆為五郡大督護討賊張健。衆還守紫壁。人咸勸過浙江。泉曰。今保固

紫壁。可得全錢塘以南五縣。若越他境。便為寓軍控引無所。非長計也臨平人范明亦曰。此地險要。可以制寇。不可委也。 錢塘先賢傳 唐𨼆逸

吴筠。撰吴郡錢塘先賢。傳五卷。攷證

杭州府志。論者以志輔史。盖謂史官紀述。有采於志不可畧也。而志與史其體稍異。盖史以紀事。或有缺文。則當缺之。不冝妄補。懼失實也。志之所

載類。皆山川城郭官署之跡。故老相傳不能無訛。然不辨而證之。則以訛傳訛。愈逺愈晦矣。厥既成書。乃本舊志。并以今之所聞所見者叙攷證。淳

祐臨安志三輔黄圖之書。所以左右漢史也近世程公大昌輯雍録以廣之而其書始備。是固不無待於後之人也。自古都邑代各有紀今通郡國

下至千室之聚。必有圖諜杭為今行都。物聚地大。而登載弗稱非闕歟竊考國朝宋公敏求甞作東京記。今披而觀之者如身遊其間。可謂盛矣至

若古杭有志。自宋劉道眞作錢塘縣記。而祥符舊經。未祥何人所作班班尚可考見。而成書亡矣。乾道初。府尹周公淙因祥符之舊。始為之志。而䟽

畧特甚。八九十年間。無復訾省。迺皇上御極之二十六載。資政殿大學士趙公與𢤷尹釐京國。亦既十年。百度鼎飾政通教行。顧念圖諜散落。心焉

陋之。懼非所以尊崇宸居。宣示罔極。愓不自寧。首命通判府事吴君革府之賢僚若士。薈蕞其事。間一歲。吴君適遷官未克就。乃命通判府事王君

亞夫典領之。即僊居山中。俾仁王與篹輯焉。諛聞陋識。弗獲控避於是晝訪夜思。參以書傳所省憶。耳目所覩記。得古今事蹟千數百條。釐為門者

十有二。為類者九十有九。為卷者五十有二。總之數十萬言。亦畧備微文碎義。弗可殫舉。而疑可𥡴。闕可補之。大者輙裒著之。又因記趙公述作之

本㫖。以俟後之君子。淳熈十年。龍集庚戌十二月壬辰朔。天台陳仁玉謹叙。次顛末附於諸序之後。餘杭杭州府志餘杭之名郡國志云。夏禹東

去舍航登陸於此。故吴越春秋云。夫差止餘杭山。則其名古矣。徐廣註史記。秦始皇度浙江乃云。盖在餘杭顧夷。又註始皇經此立為縣皆誤也。劉

昭東漢補註云。按始皇所過。乃在錢塘富春。豈近餘杭之界乎。昭說是也。錢塘 按淳祐臨安志云。自秦始皇過丹陽至錢塘。其名始見。劉道眞

記華信以錢致土石立塘。因為錢塘縣者誤也。秦以有之。非昉乎此也。釋文唐途也。錢古錢姓。豈秦漢間有此姓者居之。或為之而遂撃之以錢塘

乎。然不可考矣。今据錢塘之名。昉見於秦紀固無可疑若華信以錢塘致土石立塘之事。亦不可謂無。如以為名始於華信則誠如前辦。其以塘為

途。以錢為籛雖曰因訛而生疑。然古人創置多因事而立。如富陽孫洲之類是也。其說容或有之。辨錢塘諸說之異。錢塘地志曰。會𥡴西部都尉治。

又錢塘記曰。防悔大塘在縣一里。郡議曹華信議立此塘。以防海水。始開募有能致一斛土者即與錢一千。來者雲集因不復取。皆棄去而塘成。故

改名錢塘。張君房辯錢塘。引十三州記云。杭州武林山髙九十二丈周回三十里。在錢唐縣西南十二里。靈𨼆寺止坐其山。寺之東西瀵二水。東曰

龍源。横過寺前。即龍溪也。冷泉亭在其上。西曰錢塘。其𣴑横大。下山二里八十步。過横坑橋。入于錢湖。盖錢塘之聚蓄也。錢湖一名金牛湖。一名明

聖湖。湖有金牛。遇聖明即見。故有二名焉。錢即本名也。今萬松嶺下。西城第一門曰錢湖門。可驗其實行。次比第二間曰湧金門。即金牛出見之所

也。第三門曰錢塘門。乃縣廨在焉。盖自前古以來。居人築塘以備錢湖之水。故曰錢塘。與圖經不同。此見於宋趙彦衛雲麓漫抄所載按淳祐臨安

志。陳仁玉辨云。錢塘之名。始見於秦紀。而錢塘記乃云。華信以錢募致土石。其名始此。前巳辨其誤矣。今此又引錢塘門近湖為証。以為此湖塘而

非海塘。其說尤誤。自漢以來。海水甞為患。而湖水未甞為患。今江岸之塘。所以捍海者。盖昭然也。若乃錢塘門。特因錢塘縣治得名耳不當更生一

惑。然錢塘錢湖皆氏為錢。其傳實不可考。而趙氏之說恐有惑者。故為之辨。今以江湖形勢論之。則仁玉之辨以為有理。 論杭之形勢 論杭之

形勝。惟晁太史補之所作也。述最為鋪張鉅麗。今附載于此。其詞曰。杭之故封。左浙江。右具區。北大海。南天目。萬川之所交會。萬山之所重復。或瀨

或湍。或灣或淵。或岐或孤。或袤或連。滔滔湯湯。渾渾洋洋。纍纍浪浪。隆隆卬卬。若金城天府之疆。其民既庶而且有。既姣而多娛。可導可䟽。可航可

桴。可䟦可踰可可車若九州三山。接乎人世之廬連延迤邐。環二十里。邑居攸聚。蟻合蜂起。髙城附之。如帶遶指。𨼆以為眷。折以為尾。湮河塹華。

不足方比。方城漢水。胡敢兢美。當昔夫差之盛時。内姑蘇以為心腹。而外城此以為身。革車千乘。甲土萬人。粟支十年。帛散十屯。灑汗成雨。連祍成

雲。乃有大夫伯嚭行人伍員之徒通其謀。將軍孫武公子夫差之徒用其衆。甞以國政之閑。發徒截江。命習戰事。於是張翠羽之盖。麾魚鬚之斿。掉

鵝足之揖。曳龍尾之舟。凌鱣黿之車。截賁育之儔。飄皷吹乎下風。隘戈子乎上𣴑。乍徃乍還。乍後乍先。若亂而若聮。乍止乍馳。乍合乍離。迭

唱而迭随。驚鮫人泣馮夷。清江忽號。怒濤飊風為之揚旗。巳而即次食。具樂作。三軍皆賀。響震山壑。其彊如此。故姑蘇恃以為南蔽。而能驅唐

蔡。蹂齊魯。侵尋乎百粤。隳突乎三楚。栖句踐乎窮山。鞭平王乎頽墓。此亦天下之形勢也。 府治 按淳祐志云。舊志於府治所在。最為不明。

今以漢志及劉道眞記考之。乃知漢以來。皆治於武林山。宋以來徙治於平地。又以隋志及唐人詩考之。乃知隋以來。始治鳳凰山。唐及五代

吴越國前宋皆因之。建炎以後。髙宗即其地為行宫。而守臣始於竹園山建治所此說據今為合也。淳祐臨安志爰自中興為太徽帝座臨

御之所。而守臣治事臨民。始於竹園山建治所。故凢鳳凰山之舊蹟。亭臺樓觀。絶景勝踐。為千百年間所詠歏者。至今不可泯也。乃盡考而載之。杭

州府志西部都尉自秦置會𥡴郡治吴門。西漢文帝時。會𥡴西部都尉治山陰。武帝天狩中徙治錢塘。據理宗諤圖經。東漢光武時。省諸郡都尉。惟

邊郡有之。時會𥡴郡邊海當不廢。據任延建武時。甞為會𥡴都尉。順帝永建四年。劉府君上書。浙江之北以為吴郡。會𥡴還治山陰。據二國志朱育

言。西部始移於婺女。故沈約宋志曰。東陽大守本會𥡴西部都尉。臨海太守本會𥡴凍部都尉。杜佑謂二漢西部。皆在婺女誤矣。按漢有東部都尉

治回浦。今隷台州。南部都尉治治縣。今隷福縣。楊雄謂東南一尉。此類是也。封侯。 自西漢哀帝時。始封河間王子元為富春候。東漢之末。孫堅將

曰。皇甫嵩。嵩將曰。朱雋。今於潜有皇甫巖。以嵩破妖賊。許生于此得名。而本傳不載。雋與嵩於陳頴。平賊有功。封錢塘侯。同時若何滕亦以討黄巾

功封於潜牧亭侯。吴時褚泰封錢塘臨平侯。郭成封永興富春侯。孫峻亦甞封富春侯。此皆本郡侯封之始不可不載。牧守按宋咸淳志所載牧

守。則自秦置會𥡴郡以來。與後分吴郡吴興郡。凢為守者悉書之。及考淳祐則但以漢會𥡴西部都尉任延為弟一。而止書東漢錢塘侯朱雋。吴東

安郡太守全𡸶。原其所取。盖以會𥡴吴郡吴興所治皆非。今杭州之地故也。考之地理。會𥡴所治。即今紹興府。吴郡所治。即今蘇州府。吴興所治。即

今湖州府。前代牧守三郡。必各載之矣。若此復並書。是重出也。故但据淳祐志所載。擇其尤著者。列為名宦。否亦不録也。咸淳臨安志牧守 任延

當漢建武初為會𥡴西部都尉。聘請髙行嚴子陵董子儀龍兵萇等尊禮賢哲。興起教化。是冝為本邦牧守第一。而舊無知者。今表出之。唐代如宋

璟劉幽求諸公。於傳考之。而知為刺史。並當增入。唐書明皇自釋刺史。以𡊮仁敬為杭州。陸羽二寺記乃云。隋開皇十四年此羽之誤也。盖本郡牧

守題名。自本朝以前。乆失其傳最為闕畧。今取諸史。及唐元和姓纂。參以傳記。諸家文集。所得氏名。僅止此耳。後有考焉。續補可也。如南齊孫謙錢

塘今稱循吏。本朝晁端友為新城。今亦著稱。舊皆逸而不載。吴會𥡴杭州府志據三國志。朱育言永建四年。劉府君上書。浙江之北。以為吴郡。會𥡴

還治山陰。及考水經註云。永建中。陽羡周嘉上書。以縣逺會赴至難求得分置。遂以浙江西為吴。以東為會𥡴。詳此則周嘉實放此議。而劉府君則

為奏者也。劉府君名未詳。東安郡。吴黄武五年置東安郡治富春。太平寰宇記。舊圖經皆作臨武郡誤也。禦兒界吴郡至禦兒分界國語曰句

踐之地。北至於禦兒。又曰。吾用禦兒臨之。此句。踐併吴之後。於此與楚為界。吴地記云。與吴分界誤也。吴越舊封。必以浙江為界。越句。踐入吴。宰臣

送至浙江之上。臨水祖道。楚代越。盡取吴故地至浙江。其証明矣。史記錢塘輙給公封禦兒侯。 浙江 桑欽水經云。漸江水出三。天子都北過餘

杭。東入于海。酈道元注云。山海經謂之浙江也。浙江一名漸江。惟見于此云。註云。水出丹陽黟縣南蠻中。又北逕歙縣東與一小溪合。又左合絶溪。

又東北逕建德縣南。又北逕新城縣桐溪注之。水虫於潜縣北天目山。又東北入富陽縣。江南有山。孫武王之先所葬也。江北逕餘杭縣左合于大

溪。江北即臨安縣界水北對郭文宅。又東逕餘杭故縣南新縣北。又東逕烏傷縣北。又東北𣴑至錢塘縣糓水入焉。又東逕靈隱山。山在四山之中。

有髙崖洞穴。左右有石室三所。又有孤石壁立。大三十圍。其上開散。狀似蓮花。昔有道人獨住不歸。或因以𥡴留為山號。據北則𥡴留之名非因計

田。又一証也。山下有錢塘故縣。浙江逕其南。據此則錢塘故縣治在靈𨼆山北。最為明証。縣南江側有明聖湖。傳言是湖有金牛。縣東有定已諸山。

皆西臨浙江。水𣴑於兩山之間。江川急濬蒹濤。水晝夜𠕂來。𠕂應時刻。常以月晦及望尤大。至二月八月最髙。峩峩二丈有餘。江北合詔息湖。湖本

名阼湖因秦始皇巡狩所甜。故有詔息之名。又東合臨平湖。又東與蘭溪合。湖南有天柱山。湖口有亭。號曰蘭亭。又逕越王允常家。又東北得長湖

口。湖廣五里。東西百三十里。許慎𣈆灼並言江水至山陰。為浙江之西岸。有朱室塢句踐百里之封。西至朱室為此也。浙江又東北逕重山西大夫

文種之所葬也。又東逕禦兒卿。又東逕柴辟南。舊吴楚之戰地。傋喉於此故謂之辟塞。是以越絶稱吴。故從由舉辟塞度會夷凑山陰也。浙江又逕

固陵城北。昔范蠡築城於浙江之濵。謂之固陵。今之西陵也。又東逕槎塘謂之槎瀆。又東注於海按此所載浙江經行吴越中。其地理名物。最為可

證。故采取載。使覧者詳焉。浙江之說。其見于桑欽水經。及酈道元之注者。具載于宋淳祐志。其說如前。以今考之。其曰水出丹陽黟縣東北逕建德

縣。又北至新城縣。又東北至富陽縣。又東北過錢塘縣。其說据今為合。但曰過錢塘縣。是過其縣界。非過縣也。過其縣界。則入于海矣。又曰。東逕餘

杭。餘杭去江甚逺。重山叠嶂。不與江通。又曰。又東逕靈隱山。山下有錢塘故縣。浙江逕其南江則聖湖。据古志云。錢塘縣治在武林山下。武林山即

靈隠山。明聖湖即西湖。西湖北距靈隱山三里。東拒江十里。亦與江不通。唐人題靈隱寺詩。有門對浙江潮之句。必江舊與湖通。後來築塘捍潮。其

地遂為城市。如今城中猶有漾沙坑壩頭前洋街等地名。則舊與江東亦可見。又曰東合臨平湖。又東逕槎塘謂之槎瀆。又東注于海。据臨平湖。近

臨平山。槎瀆近臯亭山。槎瀆與臨平湖相連。去江則三十餘里矣。而海在其南。非入海處也。此說據今為不合。論其大勢。亦必後其築堤擇海。乆之

遂成平陸耳。桑欽漢人酈道元後魏人。迄今千有餘𡻕。陵谷變遷。一有不可得而知。姑識以俟考古者。 錢塘江湖辨證 按水經載浙江東逕靈隱

山。又東云。山下有錢塘故縣浙江逕其南。縣南江側有明聖湖。詳此則江𣴑至靈隱山下。而秦皇繫纜石在今湖中。亦無怪也。所謂明聖湖者。既在

江側。盖西湖之濫觴耳。厥後江既隔於平。陸。則武林諸水自四山而下者。皆合於明聖湖。遂為今之西湖。亦無怪也今靈隱尚有武林截潮志刻石

云。有寳連和尚。會浙江大溢潮至湖山達持咒止之。自是潮繫西興。而錢塘沙漲。成陸云。又按世傳駱賔王靈隱寺詩。有樓觀滄海日。門對浙江潮

之句。楊巨源送章孝栗歸杭州詩云。曾過靈𨼆江邊寺。獨宿東樓看海門潮色銀河鋪碧落。日光金柱出紅盆。諸如此類則靈隱山之臨江至塘尚

然。其証明矣 栗山錢塘源 舊云在錢塘縣西一十七里。寰宇記又云。山下有飛泉二里。然人莫詳其處。今以地理考之。此山當在武林山。石人嶺

之西山下。有泉𣴑入今合澗。前志云。錢源即此泉也。此山距靈隱纔二里耳。 武林山 西漢地理志。錢塘縣武林山武林水所出。東入海行八百

三十里。按武林山即今靈隱山。據劉道其錢塘記。陸羽天竺靈隱寺捨田記。明宿武林山天竺寺。記其說皆同。今太乙宫後小坡寓名武林。而實非也。

即武林水所出。可以决之矣。而猶有惑者。或又曰。舊名虎林。避唐諱。改為武亦非也。西漢以名武林矣。又按十二州記云。武林山有錢源泉。東入于

海八十三里。漢志所云。八百三十里。以今水程考之必有誤。當以八十三里為是。箕山許由靈隱𥡴留山云。巢許所隱昌化。有晚山許游灘。又

名洗耳漢。白牛橋。又有箕山。詳此盖皆𣈆時許逺游所栖止之地。遂寓此名。而訛為許由耳。東山石杵刻字太平寰宇記。東山有石杵。吴大帝

刻云。黄武二年𡻕在戊午。八月三日。凢十二字。以編年考之。吴黄武二年𡻕在癸卯。非戊午也。戊午乃吴赤烏二年。相去九十七年不同。今此刻磨

滅不存。恐記有誤。 辨鐵箭 按咸淳臨安志。郡人相傳。吴越錢氏用強弩射潮箭所止處。立鐵幢識之。又云。有聞諸錢氏子孫者。言築塘時髙下置鐵

幢三以為之水。則在今利津橋北者其一也。舊名其地為鐵幢浦。幢制首圓如杵。徑七八寸許。出土約二尺餘。其趾入土不幾許。近又詢之。故老初置幢

時。塘猶未成。慮潮盪幢。用鐵輪護幢趾。而以鐵絙貫幢幹。且引絙維於塘。上下之石楗然。後實土築塘。故幢首出土云。宋淳祐間趙安撫與買民

地作亭覆幢。令亭夷為民居。獨存窪地。而鐵幢之首。嶄然出窪地中。幢本有三。故老云一在舊便。門街東南小巷。今其巷尚名曰鐵箭。一在舊橋門

外皆堙塞於民居。僅存其在利津橋者。又為民居所蔽。若不表識。乆成堙塞。此實幢也。近世有賦鐵箭者。遂指此幢為箭。認幢首為鏃首。不思方射

潮時箭巳逐去矣。豈能存。且鏐𨿽英雄。其所發箭。亦不過致一時之精誠未必異於常箭。不考而妄作如此。又謂其首出土面。可撼而不可㧞。以為

神異。此尤不察其下有關鍵之故也。至惑於夷堅志之說。謂此天㧞則龜目紅其言猶謬。今恐以訛傳訛。故力辨之。

洪武初元海内混一 禮部符下各郡纂輯志書。杭稱都會。事當登載者倍於他郡。未克成書。十一年夏四月。郡守屬。一夔纂輯。辭既不獲。乃據各縣

所其沿革。始末本之舊志。叅以新聞。摠其事為十三類。即類之内。又折為七十九條。凢六十卷。閲八月藁成。明年郡以成藁。會式禮部。禮官見。謂得

纂輯體。郡遂命工鏤版。閲十月訖工。此書遂成。用志歲月于下方。杭州府學教授。天台徐一夔謹志。

    人物咸淳臨安志案人物之選。所以風示來哲。關緊教化。不可濫也。舊志頗不

加擇。觀者若朱异之亡。梁王伾之禍。唐孫承祐之以寵倖。用於吴越。今直削之。他如許敬宗。則附見於其孫許逺。董昌則附見於吴越錢鏐。錢文僖

則附見於其父錢俶。若此之類。盖不以官爵為人物也。沈括本吴興人。今亦不載。若孫鍾之至孝。與孫氏室之多材。漢何勝輙給公吴褚秦諸葛起

郭成𣈆暨孫梁盛紹逺之類皆增入焉。其人皆前古之有功業封爵而若輙若暨若褚等。皆郡著姓。不可以莫之著也。本朝若吴師仁為陳右靈所

薦。許強至為韓魏公所汲進。近代若李鞉之清節類皆增載。 列女 幽閨弱孺。杭志植節。有烈丈夫所難能者。廑廑幸獲傳。尤冝表勸。今取孫翊

妻下數人增入。皆廪廪有生氣。回視女懷清直。濫得傳者。 方外 釋氏之空寂。方士之道術與夫栖遁長徃獨行之𣴑。今皆名以方外。以其遊方

之外也。諸所增入。各随其教而不没其實。如陸竈蒙之歌。錢塘丁隱君。蘇東坡之詠候潮門王處士亦皆有足取者。並預載焉。 山川 近江以鳳

凰山吴山為表。而寳蓮山等。則其隈隩也。近湖以武林山南北髙峯為表。而孤山則其考異也。推而極之。則其天日山為標凖。大條山為孕毓。環幾

千里。負山帶江。支分泒䟽。𨿽若難以概舉。其大要不外是矣。今取在城諸山。舉江湖相附和。而諸縣山與川行脉絡通貫。各從其類。凢皆因同以見

其異。而又因異以合之同也。 寺觀 寺觀之盛弗可遽數。而題詠之詞梵㖵之語。有弗容盡畧者。亦各附見。要之古所最著者曰靈竺。至今為盛。

其他因其地而顯。若孤山吴山所依而廬者。今皆遷革非古矣。舊志各分首途。而以大刹為底止。故雖門户甚繫。而位置不亂。唐人有云。欲借圖經

將入界。每逢佳處一聞看。此最為得。今多從之。而所增補者。亦不可勝數矣。 祠廟 首載土神。次常祀。次江神。次湖神。次東京舊祠。次右神祠。次

上俗舊祠。次軍營舊祠。亦咸秩矣。若乃諸縣所載。有甚不可曉者。姑存之以徇民。而在城所次序苟通其意。則亦可以正民也夫。 蘇公堤 方輿

勝覧載元祐間。蘇公軾築堤。止自孤山抵北山。夾道植柳。乾道作新堤。自南山净慈寺前直抵北山。湖分為兩。遊人大舟不能達北山紹熈中始造

二髙橋。出北遶大佛頭。舟行徃來始無礙。按蘇云。北山始與南屏通。章子原詩。直通南北兩山春。則築堤亘南北明矣。此書所載。舛謬有惑之者。故

詳焉。 吴越 五代史十國年譜云。十國惟吴。越。荆楚。常行中國年號。今得其封。落星石為寳石山。制書稱寳正六年貫院前橋即舊錢明宫前檮

石柱刻字云。寳正年歲在辛卯。四月八日。改建錢明觀造此石橋。吴越國王記。辛卯後唐明宗長興二月。又給事中羅隱寳太元年癸未。二月十日

作新城縣築城記。癸未後唐。 宗同先元年按此則錢氏亦甞僭稱紀年。後諱之耳。書成將上送官。仁上深恐諏訪。尚有有軼遺將嗣書此巷。郡士

李衛孫具曰。以古有今無者件如後。其諸存舊之意云。 古城。 東馬城。 西馬城。 二城乃吴越錢王時城堡。今有夾城巷名。即古城界也。 古

城門。 朝天門。 龍山貌門。 竹車門。 新門頭。先在城内炭橋東南土門。元在薦橋門外。北土門。元在菜市門外。塩橋門。元在塩橋西。今在打城

巷。寳德門。元在長山門外無星橋。西關門。元在雷峯塔下。北關門。元在夾城巷。十門。乃吴越錢王時門關。古倉南倉前。元在執政府左右。豐禾

倉。元在年后府左右。糯米倉巷元在開元宫左右。三倉。乃未渡江以前倉庾。 右營 白壁營。元在龍山貌門。寳劒營。元在城内鐘公橋北。俗訛曰抱

劒。馬家營元在修文坊里仁坊左石。大路營。元在褚家塘。福州營。元在梅家橋東。五營。乃吴越錢王時營屯。古園武林園。今酒羣左右。即舊跡

也。石榴園。元在示西坊裏北。俞家園。元在六房院左右。地廣七里。櫻桃園。元在薦橋門外。桑園巷。元在府學後。五園。乃吴越錢王時園囿。 古亭

橘園亭。元在油蠟局御舟亭。元在塩橋北木場巷。紅亭子。元在薦橋門外。前軍為軍寨。涵碧橋亭。元在孤山路。古橋 髙橋巷元是茆山河橋。今廢。

土人猶以髙橋名之。木子杭橋。元在太學後門側。處士橋。元在錢塘門外。孤山林和靖故居裏湖之北。三橋。乃唐時吴越錢氏時橋梁。 古洞 羅

漢洞。元在金文西庫左右。舊有文院。故有此洞。此洞乃國朝以前寺院。





永樂大典卷之七千六百三








重 録 總 校 官 侍 郎 臣 髙 拱

學 士 臣 胡正蒙

分 校 官 編 修 臣 王希烈

書 寫 儒 士 臣 汪可宗

圈 點 監 生 臣 敖 河

臣 孫世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