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四百八十三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四百八十四
卷之一萬五百三十九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四百八十四  四濟

曲禮篇十七

朱子儀禮經傳通解曲禮第二十學禮四。曲禮曰。記引正經之詞。母不敬。儼若思。安定辭。安民哉。或問敬。程子曰。主一之謂敬。問一。曰。無

適之謂一。又曰。但整齊嚴肅則心自一。一則自無非辟之子矣。 吕大臨曰。母不敬者。正其心也。儼若思者。正其貌也。安定辭者。正其

言也。三者正矣。則無所徃而非正。所謂大人正已而物正者也。以我對彼。我安則彼安。此脩已以安人也。推已之所安而天下平。此脩已以安百姓

也。天下至大。本諸修身而無不足。故曰安民哉。此禮之本。故於曲禮首章言之。敖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滿。樂不可極。賢者狎而敬之。畏而愛

之。人之常情與人親狎則敬弛。有所畏敬則愛衰。唯賢者乃能狎而敬之。是以雖棄而不慢。畏而愛之。是以貌恭而情親也。愛而知其惡。憎而知其

善。已之愛憎或出私心。而人之善惡自有公論。唯賢者存心中正。万能不以此而廢彼也。積而能散。安安而能遷。案此上六句文意大同。皆蒙賢者

二字爲文。言皆衆人所不能。唯賢者乃能之耳。舊注非是今不取。 臨財母苟得。䟽曰。笱。謂不度。義而徇利也。廉隅也。臨。難母苟免。狠母求勝。分母

求多。脩身踐言。謂之善行。行脩言道。禮之質也。 禮不妄說人。禮有常度。不可為媚佞以求說於人也。不辭費。辭達則止。不貴於多。禮不踰節。不

侵侮。不好狎。狎謂親褻。禮聞取於人。不聞取人。謂趣就師求道也。禮聞求學。不聞徃教。今按此雖兩節。其實互明一事也。取於人者。童蒙求我。朋自

逺來也。取人者。好為人師。我來童蒙也。禮有取於人。所以彼有來學。無取人。所以我無徃教也。 禮尚徃來。徃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徃。亦非禮也。

疑事無質。直而勿有。 不疑在躬。躬。身也。不服所不知使身疑也。不度民械。度。大洛反。械。户戒反。 械。兵器也。不計度民家之器物。為不欲校人

之强弱。具嫌不審也。不頗於大家。大。謂富之廣也。嫌有貪欲汰侈之意。不訾重器。訾。子思反。 訾。思也。重。猶實也。 令案訾猶計度也。下無訾。金玉

成器与義同此。國語云。訾相其質。漢書云。為無訾者。人云不貲之身皆此義。此言不訾重器者。謂不欲量物之貴賤亦避不審也。不窺宻。窺。苦蜆反。

嫌伺人之私也。宻隠曲處也。不旁狎。旁。泛及也。泛與人狎習不恭敬也。不道舊故。舊事既非今日所急。且或揚人宿過以取憎惡。如陳勝賔客言

勝故情爲勝所殺之類也。不戲色。戲色。謂嘻天侮慢之容。少儀毋㧞來。毋報徃。彼。滿末反。報讀爲赴疾之赴。 㧞赴。皆疾也。人來徃所之當有

宿漸不可卒也。 宿。音秀卒才忽反。母瀆神。瀆。謂數而不敬。 䟽曰。瀆。慢也。神明正直。當敬而逺之。母循枉。前日之不正不可復遵行。當求自仲。母

測未至。測。意度也。孔子所謂逆詐億不信之類也。母訾衣服成器。與不訾重器之意同。母身質言語。質。成也。聞疑則傳疑。若成之或有所誤。即上文

疑。事無質之意也。此三節十七事。皆非謙遜謹厚之道故戒之。少儀博聞强識而讓。敦善行而不怠。謂之君子。君子不盡人之歡。不竭人之

忠。以全交也。吕大臨曰。君子躬自厚而薄責扵人。責人厚而莫之應。此交之所以難全也。歡。謂好於我也。忠。謂盡心於我也。好於我者。望之不深。則

不至于倦而難繼也。酬酒不舉三酌。油油而退是也。盡心於我者。不要其必力致。則不至于不能勉而絶也。詩云。每有良朋。烝也無戎。是也。右通言。

傳曰。禮者所以定親踈。决嫌疑。别同異。明是非也。别。必列反。 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

弟。非禮不定。官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莅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是故君子恭敬撙節退讓以明禮。 鸚

鵡能言。不離飛鳥。猩猩能言。不離禽獸。今人而無禮。雖能言不亦禽獸之心乎。夫。唯禽獸無禮。故父子聚麀。是故聖人作爲禮以教人。使人以有禮。

知自别於禽獸。吕大臨曰。夫人之血氣嗜欲。視聽食息。與禽獸異者幾。希。特禽獸之言與人異爾。然猩猩鸚鵡亦或能之。是則所以貴於萬物者。蓋

有理義存焉。聖人因理義之同然。而制爲之禮。然後父子有親。君臣有義。男女有别。人道所以立。而與天地參也。縱恣怠敖。滅天理而窮人欲。將與

馬牛犬彘之無辯。是果於自暴自棄而不欲齒於人類者乎。 人有禮則安。無禮則危。故曰禮者不可不學也。 夫禮者。自卑而尊人。雖負販者。必

有尊也。而况富貴乎。富貴而知好禮。則不驕不淫。貧賤而知好禮。則志不懾。君子之容舒遲。見所尊者齊遬。齊。音諮。又側皆反。遬。音遬。謙慤貌也。遬。猶

蹙感也。 䟽曰。舒遲。閑雅也。雖尋常舒遲。若見所尊則齊遬。齊遬。言自䧟持不敢寬奢。足容重。舉欲遲也。手容恭。髙且正也。目容端。不邪睇而視也。

睇。大計反。口容止。不妄動也。聲容靜。不噦咳也。 噦。於厥反。咳。苦代反。頭容直。不傾顧也。氣容肅。似不息也。立容德。如有予也。 䟽曰。德。得也。立

則磬折如人授物與已。已受得之之形也。色容莊。勃如戰色。 坐如尸。尸居神位敬慎也。立如齊。齊。側皆反。 磬且聽也。齊。謂祭祀之時。 案此二

句本篇重出者。上有若夫二字。乃大戴曾子事父母爲文别起下文之義。録者誤并取之也。今删去。燕居告温温。告。謂教使也。 凡祭容貌顔色。如

見所祭者。如睹其人在此。 喪容纍纍。纍。力追反。 赢。憊貌。瘦。瘠也。 贏力皮反。憊。皮拜反。色容顛顛。顛。又作巔。音田。 憂思貌。不舒暢也。 思。悉

嗣反。視容瞿瞿梅梅。瞿。紀具反。 不審貌也。 疏曰。瞿瞿。驚遽之貌。梅梅。猶㣲㣲。謂微休也。言容繭繭。繭。古典反。聲氣㣲也。 䟽曰。繭繭。猶綿綿。

此上四句。皆爲喪容也。戎容曁曁。曁。其記反。 果毅貌也。言容詻詻。詻。五格反。教令嚴也。色容厲肅。義形貌也。 䟽曰。厲。嚴。肅。成也。以義斷割。故

形於色。視容清明。察於事也。此上四句皆爲戎容也。立容辨卑母讇。辨。讀爲貶。自貶卑謂磬折也。讇。爲傾身以有下也。 貶。彼拾反。讇。音謟。頭頸必

中。頭容直。山立不動摇也。時行。時而後行也。盛氣顛實揚休。顛。依注讀爲闐。音田。 類。讀爲闐。揚。讀爲陽聲之誤也。盛。身中之氣。使之顛滿其息。若

陽氣之休物也。玉色。色不變也。自立容以下至此又通言之。 玉藻吉事尚尊。喪事尚親。吉事朝。廷列位也。喪事以親者。爲主禮曰。以服之稍麤

爲序。 賔客主恭。祭祀主敬。喪事主哀。會同主詡。詡。况矩反。 恭在貌也。而敬又在心。詡。謂言語敏大而有勇。軍旅思險。隱情以虞。險阻。出竒覆。諼

之處也。隱。意也。思也。虞。度也。當思念已情之所能。以度彼之將然否。阻側昌反。覆。芳富反。謂伏兵也。徐。音赴。諼。况煩反。諼。詐也。或云諼諱。處。昌慮

反。度。大各反。 少儀 優游喜樂者。鍾皷之色。愀然清靜者。纕經之色。勃然充滿者。兵革之色。愀。七小反。 臨喪則必有哀色。介冑則有不可犯之

色。貌與事宜相配。介。甲也。故君子戒慎。不失色於人。失色。謂失其所當。如臨喪不哀。軍旅不嚴之類。 言語之美。穆穆皇皇。朝廷之美。濟。濟翔翔。祭

祀之美。齊齊。皇。皇。車馬之美。匪匪翼翼。鸞和之美。肅肅雍雍。美。音儀。濟。子禮反。齊如字。皇。音徃。徐。于况反。匪。芳非反。 匪。讀如四牡騑騑之騑。齊齊

皇皇。讀如歸徃之徃。美皆當爲儀字之誤也。周禮教國子六儀。一曰祭祀之容。二曰賓客之容。三曰朝廷。四曰喪紀之容。五曰軍旅之容。六曰

車馬之容。 䟽曰。穆穆皇皇。美大之狀。濟濟翔翔。厚重寬舒之狀。皇。如歸徃之徃者。孝子祭祀心有所繫徃。匪匪翼翼。嚴正之狀。肅肅敬也。雍雍和

也。 少儀 坐視膝。立視足。應對言語視面。士相見云。子視父則游目。無上於面。無下於帶。若不言。立則視足。坐則視膝。鄭云不言。則伺其行起而

已。立視前六尺而大之。蓋臣於君前視也。近視六尺。自此而廣之。雖逺視而不過三丈六尺。曲禮曰立視五嶲。彼在車上。與此不同也。 九摻一曰

稽首。二曰頓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動。五曰吉摻。六曰凶摻。七曰竒摻。八曰褒摻。九曰肅摻。以享右祭祀。摻。音拜。稽。音啓。振動字。李。音董。杜。徒弄反。

褒。音報。右音又。䟽曰。稽首者。拜頭至地。稽。留也。頓首者。拜頭叩地也。稽首頓首。頭俱至地。但稽首留地稍乆。頓首至地即舉。故以叩地爲别。謂若

以首叩物也。空首者。拜頭至手。即書所謂拜手也。振動者。杜子春云。振。讀爲振鐸之振。動。讀爲哀慟之慟。鄭大夫云。動讀爲董。書亦或爲董。振董以

兩手相撃也。康成不取。别云。振動戰栗變動之拜。書曰。王動色變是也。陸德明從鄭大夫說云。今俀人拜以兩手相撃。蓋古之遺法也。吉拜者。拜而

後稽顙。謂先作頓首。後作稽顙。稽顙。雖類頓首。但觸地無容。故謂之稽顙。齊。哀。不杖期以下之拜也此殷之凶拜。而周謂之吉拜者。以其與頓首相

類。而又比凶拜爲輕也。凶拜者。稽顙而後拜。謂先即以首觸地無容而後稍伸。叩拜三年之喪拜是也。又案孔子曰。拜而後稽顙。頽乎其順也。稽顙

而後拜。頎乎其至也。三年之喪吾從其至者。鄭注云。自期如殷可。則是不杖期以下用殷之喪拜也。雜記又云。三年之喪以喪拜。非三年之喪以吉

拜是也。竒拜杜子春云。竒。讀如竒偶之竒。謂先屈一膝。即今之雅拜。鄭司農云。竒讀曰𠋣。謂持節持戟身𠋣之以拜也。康成不取。别云竒拜者。一拜

也。臣禮曰。君答壹拜。當亦如前空首是也。褒拜者。再拜也。拜神與尸也。褒。讀爲報。鄭司農以爲今持節拜也。肅拜者。但俯下手。即鄉飲酒賔客入門

梪也。春秋。傳曰。爲事故敢肅使者是也。享。獻也。謂朝。踐獻尸時也。祭祀二灌後惟有朝。踐饋獻。稱獻。右讀爲侑。謂侑勸尸食時。此九拜非專爲祭祀。

而以祭祀結之者。祭祀禮最重也。 又曰。九拜之中四種是正拜。一曰稽首。二曰頃首。三曰空首。九曰肅摻。空首者。先以兩手拱至地乃頭至手也。

頃首者。是空首之時引頭至地。少時即舉也。稽首者。稽是稽留之義。頭至地多時方舉也。稽首拜中最重。臣拜君之拜若頗首。則平敵自相拜之拜

也。若空首者。君答臣下之拜也。其有敬事。則亦稽首也。肅拜於拜中最輕。唯軍中有肅拜。婦人亦以肅拜爲正。其餘五拜附此四種。振動附稽首吉

拜附頃首。竒拜附空首。凶拜褒拜亦附稽首。  顙。素黨反。齊。音咨。期。音棋。頎。音畿。又音畿。惻隱之貌。撎。於至反。即今之揖也。 今案九拜之說以注

䟽通修如此。但振動竒拜褒拜之義未詳是否耳。 志有四興。朝。廷之志。淵然清以嚴。祭祀之志。諭然思以和。軍旅之志。怫然愠然精以厲。喪紀之

志。漻然憂以湫。四志形中。四色發外。維如志色之經也。怫。符勿反。愠。紆粉反。漻。音聊。清深也。湫。即由反。容有四起。朝廷之容。師師然。翼翼然。整以敬。

祭祀之容。遂遂然。粥粥然。敬以婉。軍旅之容。湢然肅然固以猛。喪紀之容。怮然懾然若不還。容經也。粥。于六反。婉。紆曉反。淫。彼側反。怮。於求反。又於

乆反。懾。質涉反。視有四則。朝。廷之視。端㳅平衡。祭祀之視。視如有將。軍旅之視。固植虎張。喪紀之視。下㳅垂綱視經也。㳅。古流字。言有四術。言敬以

國。朝。廷之言也。文言有序。祭祀之言也。屏氣折聲。軍旅之言也。言若不足。喪紀之言也。言經也。固頥正視。平肩正背。臂如抱皷。足間二寸。端靣攝纓。

端股整足。體不摇肘曰經立。因以微磬曰共立。因以磬折曰肅立。因以垂佩曰卑立。立容也。共。音恭。下同。坐以經立之容肘不差。而足不跌。視平衡

曰經坐。微俯視尊者之膝曰共。坐。仰首視不出尋常之内曰肅坐。廢首仾肘曰卑坐。坐容也。跌。徒結反。仾。與低同。行以微磬之容。臂不揺掉。肩不下

上。身似不則。從然而任。行容也。掉。徒弔反。趨以微磬之容。飄然翼然。肩狀若㳅。足如射箭。趨容也。旋以微磬之容。其始動也。穆如驚倏。其固復也。旄

如濯絲。跘旋之容也。倏。式六反。跘。步般反。跪以微磬之容。揄右而下。進左而起。手有抑揚。各尊其紀。跪容也。拜以磬折之容。吉事上左。凶事上右。隨

前以舉。項衡以下。寧速無遲。背項之狀。如屋之玄拜容也。玄木詳。拜而未起。伏容也。坐乘以經坐之容。手撫式。視五旅。欲無顧。顧不過轂小禮動。中

禮式。大禮下。坐車之容也。乘。繩證反。下同。立乘以經立之容。右持綏而左臂。詘存劎之緯。欲無顧。顧不過轂。小禮據。中禮式。大禮下。立車之容也。禮

介者。不拜兵車。不式。不顧。不言。反抑式以應武容也。兵車之容也。若夫立而跛。坐而蹁。體怠懈。志驕慠。䟃視數顧。容色不比。動静不以度。妄咳唾。疾

言。嗟氣不順。皆禁也。跛。彼寄反。又作跂。去智。反蹁。蒲堅反。足不正也。䟃七舍反。 數。音朔。比。毗志反。咳。音慨。唾。吐卧反。 自志有四興。至此並黄誼容

經。右容節。君子之居恒當户。恒。胡登反。 卿明 鄉。許亮反。寢恒東首。首生氣也。 首。手又反。若有疾風迅雷甚雨則必變。雖夜必興。衣服冠而坐。

敬天之恕。 迅。音峻。又音信。衣。於旣反。曰五盥沐稷而靧梁。櫛用禪。櫛髮晞用象。櫛進機進羞。工乃升歌。盥。音管。靧。音悔。櫛。側乙反。揮。韋善反。機。其

旣反。 晞。乾也。沐靧必進機。作樂盈氣也。更言進羞。明爲羞。籩豆之實。䟽曰。沐。沐髮也。靧。洗面也。取稷梁之潘汁。須滑故也。然此大夫禮耳。人君

則沐靧。皆梁也。禪。白理木也。櫛。梳也。沐髮。爲除垢膩。故用白理澀木以爲梳。沐已燥。則髮澀。故用象牙滑櫛以通之也。機。謂酒也。少儀注云。沐而飲

酒曰機。是沐畢必逮機酒。又進羞也。羞。籩羞。豆爲飲而設。庶羞。爲食而設。今進機則爲飲設。故知非庶羞也。樂工乃升堂以舉瑟而歌。以其新沐體虛。

補益氣也。浴用二巾。上絺下綌。絺。丑疑反。綌。去逆反。刷去垢也。刷。色劣反。出杆履蒯。席連用湯。杆。音雩蒯。古怪反。連。力旦反。 𢚬。洛器也。蒯席

澀便於洗足也。連猶釋也。䟽曰。蒯菲草席澀踐之刮去垢也。履蒲席衣布晞身乃屨進飲。進飲亦盈氣也。 玉藻 齊。必有明衣布。齊。側皆反。

齊必沐浴。浴竟。即著明衣。所以明潔其體也。以布爲之。必有寢衣。長一身有半。長。去聲。 齊主於敬。不可解衣而寢。又不可著明衣而寢。故别有寢

衣。其半蓋以覆足。齊必變食。居必遷坐。變食。謂不飲酒。不茹葷。遷坐。易常處也。楊氏曰。齊所以交神。故致潔變常以盡敬。 論語右居處齊。潔之事。

步中武象趨中韶濩。中。丁仲反。濩。音護。 佩玉之聲緩則中武。象速則中詔濩也。 君與尸行接武。尊者。尚徐蹈半迹。 蹈。徒報反。 䟽曰。二足相

躡。每蹈於半。不得各自成迹。故云接武。大夫繼武。迹相及也。士中武。迹間容迹。 䟽曰中庸猶間也。每徒足間容一足地。徐趨皆用是。君大夫士之

徐行也。皆如與尸行之節也。疾趨則欲發而手足母移。疾趨。謂直行也。䟽數自若發謂起屨也。移之言。靡逸也。母移。欲其直且正不邪低摇動也。欲

戎爲數。 數。色角反。迤。羊遇反。圈豚行不舉足齊如流。圈。舉逺反。去阮反。豚。大本反。徐。徒圈反。齊。音諮。本又作齋。 圈。韓也。豚之言。若有所偱。不舉

足曳踵。則衣之齊如水之流矣。孔子執生則然。此徐趨也。 䟽曰。圈豚行者。言徐趨法曳轉足循地而行也。齊如流者。齊裳下緝也。足旣不舉身。又

俯節。則裳下委地如水流也。席上亦然。蓽處亦尚徐言未坐時也。端行順霤如矢。弁行剡。剡起屨。順。音夷。賔。力救反。弁。虔彦反。息也。剡。以漸反。 此

疾趨也。端直也。順或爲這也。 䟽曰。順霤者。行旣疾身。乃小抑而頭直。俯臨前順如屋霤之垂也。如天者。身趨前進不料如箭也。弁。急也。剡。剡身起

貌也。急行嘆速而身履常起也。執龜玉舉前曳踵。蹜蹜如也。踵。韋勇反。蹜。色六反。 著徐趨之事。踵足後根也。 䟽曰謂將行之時。初舉足。前後曳

足。根行不離地。舉足狹數也。凡行容愓愓。愓。青傷。 愓愓。直疾貌也。凡行謂道路也。廟中齊齊。齊。才兮反。又在啓反。 恭慤嚴正貌也。 䟽曰齊齊。

自收持農正之貌。朝廷。濟。濟翔翔。濟。徐子禮反。有盛講也。翔。本又作洋。音詳。 莊敬貌也。 䟽曰濟濟威儀。矜莊翔翔。行而張拱。 玉藻。 帷薄之

外不趨。堂上不趨。城上不趨。執玉不趨。執龜筴不趨。堂上接武。堂下布武。室中不翔。 凡奉者當心。提者當帶。曲禮右步趨奉持之容。

入。竟而問禁。入國而問俗。入門而問諱。 適有喪者曰比。道。之也。徃也。曰某願比於將命者。比。猶比方。俱給事。 䟽曰。此謂注敝者。喪家也。 今案

比。恐當音必寐反。爲比附之義。童子曰聽事。口某頒聽事於將命者。童子未成人。不敢當相見之禮。適公卿之喪。則曰聽役於司徒。喪憂戚無賔主

也禮。皆爲執事來也。 䟽曰貴者喪不敢言比。故云聽役於司徒。司徒主徒役之事。故其職云大喪帥六卿之衆庶屬其六。引而治其政令。又擅弓

云孟獻于之喪。司徒旅歸四布。濦義云公卿亦有司徒官以掌喪事也。少儀 始入而辭曰辭矣。即席曰可矣。可。猶止也。謂𢷤者。爲賔主之節也。

始入則告之辭。至就席則止其辭。 䟽曰始入。謂始入門。辭。謂𢷤者告主人辭讓賔。令賔先入也。至階之時。𢷤者亦應告。主人曰辭讓。賔先登。此不

害耆始入之文。包入門發階矣。 少儀。其未有燭而有後至者。則以在者告道瞽亦然。道。音導。爲其不見。意欲知之也。師冕見及階。子曰階也。

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吉之曰。某在斯。某在斯。爲于僞反。 少儀 問品味。曰予亟食於某乎。問道藝。曰子習於某乎。子善於某乎。亟。去冀反。

亟。數也。猶常也。不年人謙也。道三德三行也。藝。六藝。 三德三行六藝。並見學制。 。少儀 儗人必於其倫。問天子之年。對曰聞之始服衣若干尺

矣。問國君之年。長曰能從宗廟社稷之事矣。㓜曰未能從宗廟社稷之事也。問大夫之子。長曰能御矣。㓜曰未能御也。問士之子。長曰能典謁矣。㓜

曰未能典謁也。問庶人之子。長曰能負薪矣。㓜曰未能負薪也。 問國君之子。長㓜。長則曰能從社稷之事矣。㓜則曰能御未能御。御。謂御事。問大

夫之子。長㓜。長則曰能從樂人之事矣。㓜則曰能正於樂人。未能正於樂人。正。樂政也。謂㓜者習樂未成。但聽政令於樂人。周禮大司樂以樂德樂

舞教國子。問士之子。長㓜。長則曰能耕矣。㓜則曰能負薪。未能負薪。士禄薄。子以農事爲業。 少儀 君使士射。不能則辭以疾。言曰某有負薪之

憂。 問國君之富。數地以對山澤之所出。問大夫之富。曰有宰食力祭器衣服不假。問士之富。以車數對。問庶人之富。數畜以對。 弔喪弗能賻。不

問其所費。問疾弗能遺。不問其所欲。見人弗能館。不問其所舍。賜人者不曰來取。與人者不問其所欲。 國君去其國止之。曰奈何去社稷也。大夫

曰奈何去宗廟也。士曰奈何去墳墓也。 在朝言禮問禮對以禮。輟朝而顧不有異事必有異慮。故輟朝而顧。君子謂之固。在官言官。在府言府。在

庫言庫。在朝言朝。朝言不及犬馬。公庭不言婦女。公事不私議。 朝廷曰退。近君爲進。 䟽曰言於朝廷之中。若欲散還。則稱曰退。下句。敖此。燕遊曰

歸。禮褻主於家也。師役曰罷。罷。音皮。 罷之言。罷。勞也。春秋傳曰。師還曰罷。 少儀。 今業易曰或皷戓罷。與史記將軍罷休就含之罷亦同。注引

春秋。傳䟽曰爲用何休注傳無此文也。賀取妻者曰某子使某聞子有客使某羞。今案記曰。昏禮不賀。人之序也。而此云然者。蓋不言娶妻。而但

稱有客爾。 望柩不歌。入臨不翔。當食不嘆。適墓不歌。器日不歌。執紼不笑。臨樂不嘆。 臨祭不惰。今案無神。謂神不在也。居喪不言樂。祭事不言

凶。 右言語之禮。傳魏中山舍人倉唐使。文侯召倉唐而見之曰。撃無恙乎。使。邑吏反。見。賢遍反。倉唐曰。唯唯如是者三。乃曰君出。太子而封之。

國君名之。非禮也。唯。于鬼反。文侯怵然爲之變容。問曰子之君無恙乎。怵。人律反。爲。于僞反。倉唐曰臣來時拜送書於庭。文侯指顧左右曰。子之君

長孰與是。倉唐曰。禮擬人必以其倫。諸侯無偶無所擬之。曰。長大孰與寡人。倉唐曰。君賜之外府之裘則能勝之。賜之斥帶則不更。其造。勝。音升。更。

音庚。 晉獻文子成室大夫發焉。文于。趙武也。作室成晉君獻之謂賀也。諸大夫亦發禮以徃。張老曰美哉輪焉。美哉奐焉。奐。本亦作煥。 心譏其

奢也。輪。輪困言髙大。真言衆多。 䟽曰春秋外。傳曰。趙文子爲室斵其孫而礱之。張老諌之是也。歌於斯。器於斯。聚國族於斯。祭祀死喪燕會於此

足矣。言此者。欲防其後復爲。文子曰。武也得歌於斯。哭於斯。聚國族於斯。是全要。領以從先大夫於九京也。北面再拜稽首。要。一進反。 全要。領者。

免於刑誅也。𣈆卿大夫之墓地在九原京。盖字之誤。當爲原。君子謂之善頌善禱。善頌謂張老之言。善禱謂文子之言。 禱。求也。 檀弓。 凡飲酒

爲獻主者。執燭抱燋。客作而辭。然後以授人。醮。倒角反。又子釣及。或音在遥反。 爲有言也。主人親執蠋敬賓。示不倦也。言獻主者客君使宰夫也。

未爇曰樵。 爇。人恱反。 䟽曰凡飲酒主人自獻賔。若尊卑不敵則使宰夫爲主人以獻賔。故云爲獻主也。執燭不讓。不辭不歌。以燭繼畫。禮毅。

殺。色戒反。 䟽曰禮賓主有讓及更。相辭謝。又各歌詩相顯德。今旣夜莫所以。殺於三事。 凡羞有湆者不以齊。清。起及及。 齊。和也。 䟽曰賀瑒

云凡涪皆謂大羹。大羹不和也。爲君子擇葱薤。則絶其本末。爲。于僞反。薤。户戒反。爲有萎乾。萎。於危反。乾。音干。疏曰根不净末萎乾。羞首者進

喙祭耳。喙。許穢反。 耳出見也。 見。賢遍反。 䟽曰若膳若有牲明者。則進口以嚮尊者。尊者若祭。先取牲耳祭之也。牛羊之肺離而不提心。提。丁

禮反。 提。猶絶也。封離之不絶中央。少者使易絶以祭耳。尊者以酌者之左爲上尊。尊者。設尊者也。酌者。卿尊。其左則右尊也。 䟽曰人君陳尊在

東楹之西。於南北列之。設尊之人在尊西嚮。東以右爲上。則尊以南爲上也。酌。謂酌酒人也。酌人在尊東西靣。以左爲上。亦上南也。二人俱以南爲

上也。庾云燕禮司官尊于東㨕之西。兩方壺左玄涌南上。注玉藻云唯君而尊玄酒在南。順君之靣也。下云公席阼階上西嚮。下又云執幂者升自

西階立于尊南北面東上。案左玄酒南上之言。是設尊者來鄉。酌者西鄉。設者之右則酌者之左也。 今案設尊之法。鄉飲酒禮云。玄酒在西鄉。射

云左玄酒。而鄭注云設尊者北靣西曰左。即此所謂尊者以酌者之左爲上尊者。蓋言設尊之人。方其設時。即預度酌酒人之左尊。而實以玄酒也。

若據燕禮。則設尊者西靣而左。玄酒南上。公乃即佐於作階上。則酌者不得背公。自當東靣以酌而上。尊乃在其右矣。故此經所云以爲爲鄉飲鄉

射而言。則可以爲爲燕禮而言。則正與之及今鄭注既不分明。庾孔又皆引燕禮而反謂酌者西面。其辟戾甚矣。淮賈䟽以爲據君靣以左爲尊者

得之。今詳見本篇。尊壺者靣其鼻。鼻在面中。言鄉人也。 凡洗必盥。先盥乃洗爵。先自潔也。盥有不洗也。 未步爵不嘗羞。步。行也。 。少儀。 柄

尺不跪。豆有柄長尺。則立進之。 弟子職。 取俎進俎不坐。以其有足。亦柄尺之姷。 少儀。 飲酒者禨者醮者有折俎不坐。機。其記反。醮。子突反。

折。之設反。 折俎尊微之。乃坐也。已沐飲曰禨。酌始。冠曰醮。 䟽曰案鄉飲酒燕禮有折俎者。皆不坐。獨云禨者醮者不坐者。以二者無折俎之時。

則得坐。嫌長有折俎亦坐。故特明之。 少儀。其有折俎者取祭反之不坐。燔亦如之。燔。音煩。 亦爲有足柄尺之類。折俎。折骨於俎也。爐。炙也。鄉

射曰賔莫爵于薦。西與取肺坐絶祭左手嚌之。興加于俎坐帨手。 柄。兵命反。嚌。才細反。帨。本又作棁。始銳反。 䟽曰折俎。謂折骨於俎。俎既有足

柄尺之類。故就俎取所祭肺立而取之。升席坐祭。祭訖反。此所祭之物加之於俎。皆立而爲之。故云取祭反之不坐。唯祭時坐耳。燔亦如之者。燔。謂

燔内。雖非折骨。其内在俎。其取及祭反時。皆亦不坐。故云燔亦如之。尸則坐。尸。尊也。少牢禮曰尸左執爵。右兼取肝肺。孺于俎鹽。振祭嚌之加

于菹豆。 䟽曰前所引鄉射云興。則知不坐。此引。少牢不云與。故知尸則坐也。 少儀。一室之人非賔客一人徹。同事合居者一人。則當少者也。賔

客則各徹其饌也。壹食之人一人徹。臺。猶聚也。爲赴事聚食也。凡燕食婦人不徹。婦人。質不備禮。 玉藻。餃餘不祭。父不祭子。夫不祭妻。餕。子閏

反。 今案禮君賜腥則孰而薦之以爲榮。若賜孰食則恐是餕餘。故不以祭。妻子雖卑於已。然旣没則以神道接也。故亦不以祭也。 諸侯無故不

殺牛。大夫無故不殺羊。士無故不殺犬豕。庶人無故不食珍。故謂祭餐。䟽曰案膳夫王日。舉鼎。十有二物。謂大牢也。王藻云天于食日。少牢。朔

月大牢諳侯食日特牲。朔月少牢。則知大夫食日特豚。朔月特牲。土月食無文。朔月特豚。故内則曰見子具梘朔食。注云天子夫牢。諸俟少牢。大夫

特豕。士特豚。是常食有限。不得踰越。而大行人掌客諸侯待賓皆用牛。公食大夫禮。大夫食賔禮。亦用牛。是有故乃得殺也。 王制 君子不食圂

膄。圂。與豢同。音患。周禮圂怍豢。謂犬豕之屬。食來榖者也。腴有似於人穖。 䟽曰腴。謂腸胃。故鼎闕一也。少儀。右飲食之禮。几言賔主之事。附

相見禮。侍食於君者附臣禮。事。長者附。少儀。其雜者附此扁。爲人祭曰致福。馬已祭而致膳於君子曰膳。祔練曰告。爲。于偽反。 此皆

致祭祀之餘於君子也。攝主言致福。中其辭也。自祭言膳。謙也。祔練言告。不敢以爲福膳也。凡膳告於君子主人展之以授使者于阼階之南。南面

再拜稽首送。反命主人又再拜稽首。使色吏反。諬。音啓。 展。省其也。其禮。大牢則以牛左肩臂臑折九个。少牢則以羊左肩七个。犆豕則以豕左肩

五个。大。音泰。臂。亦作辟。必豉反。臑。奴報反。又人於反。个。古賀反。植。大得反。折。斷分之。个。猶改也。皆用左者右以祭也。不言臂臑。國牛序之可知。

䟽曰禮得大牢。則用牛。膳。周入牲體尚右。右邊也祭。所以獻左也。間責肩。故用左肩也。九个者。取肩自上斷折之至啼爲九改以獻之也。臂臑。謂肩

脚也。若禮得。少牢者。則膳羊左肩折爲七个。不云臂臑。從上可知。然并用上牲不并備饌。故。大牢者惟牛。少牢者唯羊也。若祭。惟特豕亦用豕左省

五个以爲膳也。 其以乘壺酒束脩一犬賜人。若獻人則陳酒執脩以將命。亦曰乘壺酒束脩一犬。來。繩證反。 陳。重者執。輕者使也。桑壺。四壺也。

涵。謂清也。糟也。不言陳犬。或無脩者牽犬以致命也。於卑者曰賜。於尊者曰獻。 便。婢靣反。下司。糟。早勞反。 䟽曰四馬曰。米。故知采壺爲四壺。東

修。十脠脯也。泲酒曰清。不泲曰糟。陳。列也。酒重脯輕。陳列重者於門外。而執輕者入以將命。其以鼎肉則執以將命。鼎肉。謂牲體已。解可升於鼎。其

禽加於一雙則執一雙。以將命委其餘。加。猶多也。 䟽曰委其餘陳於門外也。犬則執緤。守犬田犬則授𢷤者。旣受乃問犬名。牛則執紖。馬則執靮。

皆右之。緤。息列反。守。手又反。紖。文引反。靮。丁曆反。 䌜紖靮。皆所以繫制之者。犬有三種。一曰。守犬。二曰田犬。三曰食犬。守犬。田犬。問名畜養者當

呼之名。謂若韓之盧。宋之鵲之屬。右之者執之宜由使也。臣則左之。異於衆物。臣謂囚俘。車則說。綏。執以將命甲。若有以前之則執以將命。無以前

之則袒櫜。奉胄。說。又作脫。又作稅。岡吐活反。桓。音但。橐。音羔。奉。芳勇反。胄。直又反。 甲。鎧也。有以前之。謂它撃幣也。橐。弢鎧衣也。胄。夔鍬也。袒其衣

出兜綤以致命。 鎧。苦代反。弢。吐刀反。兜。丁侯反。鍪。莫侯反。器則執蓋。謂有表裏。弓則以左手屈韣執拊。韣。音獨。拊。芳武反。 韣。弓衣也。左手屈衣

并於拊執之而右手執簫。 并。必政反。劍則啓橨。蓋襲之加夫襓與劍焉。櫝。音獨。夫音扶。注同。襓。如遥反。 櫝。謂劍函也。襲却合之。夫。襓劍衣也。加

衣於函中而置劍於衣上。夫或爲煩。皆發聲。 函。音咸。却。去略反。 䟽曰蓋。劎函之蓋也。問函而以蓋郤合於函下底於蓋上加劍衣於函中。而復

以劎置衣上也。 今案郤。猶仰也。笏書修。脯也。苞苴弓茵席桄几熲杖琴瑟戈有刃者櫝。句筴籥其執之。皆尚左手。苴。子余反。茵。音 因。熲。京領反。又

烔廻反。 苞直。謂編束萑韋以裹魚肉。或它物也。茵。著蓐也。既少檀云茵著用茶。謂用荼莠以著茵也。類。警枕也。英。著也。籥如笛三孔。皆十六物也。

左手執上。上陽也。右手執下。下陰也。 編。必綿反。管。音姦。葦。于鬼反。裹。音果。著。音寧。蓐。音辱。 䟽曰皆尚左手在上而執之。右手在下而承之。刀郤

刃授頴削授拊。郤。去略反。頴。役頂反。削。音笑。 郤。仰也。辟用時頴鐶也。削。曲刀也。拊。謂杷。 辟。音避。杷。音霸。 䟽曰授人以刀。却仰其刃後之以頴

以削授人。刑以杷授之。凡有刺刃者以授人則辟刃。刺。七智。七。亦二反。辟刄不以正鄉人也。 辟。匹亦反。鄉。許亮反。 少儀。 凡。遺人弓者張弓

尚筋。弛弓尚角。右手執簫。左手承弣尊卑垂帨。今案此謂賓主雖或。尊一卑。然皆當磬折垂恱也。若主人拜。拜受也。則客還。辟辟拜主人自受由

客之左。接下承弣。鄉與客並然後受。進劍者左首。進戈者前其鐏後其刃。進矛戟者前其鐓。進几杖者拂之。效馬效羊者右牽之。效犬者左牽之。執

禽者左首。飾羔雁者以繢。受珠玉者以掬。受弓劍者以袂。 水潦降不獻魚鱉。獻鳥者佛其首。畜鳥者則勿佛也。獻車馬者執策綏。獻甲者執胄。獻

杖者執末。獻民虜者操右袂。獻粟者執右契。獻米者操量皷。獻孰食者操醬齊。獻田宅者操書致凡以弓劍苞苴簞笥。問人者操以受命如使之容。

酒肉之賜弗再拜。右問遺之禮。升車必正立執綏。綏挽以上車之索也。范氏曰。正立執綏。則心體無不正。

而誠意肅恭矣。蓋君子莊敬無所不在。升車則見於此也。車中不内顧。不疾言。不親指。内傾。回視也。禮曰顧不過轂。三者皆夫容且惑人。比記孔子

升車之容也。 論語 國君不乘竒車。車上不廣欬。不妄指。立視五嶲。式視馬尾。顧不過轂。國中以策彗䘏。勿驅塵不出軌。今案策彗。疑謂策之彗。

若今時鞭未韋帶耳。 鸞設於鑣。和設於軾。馬動而鸞鳴。鸞鳴而和應。行之節也。 國君下齊牛式宗廟。大夫士下公門。式路馬。 君子式黄髮。自

下齊乎以下。皆敬孝也。髮白變黄彌老。下卿位。入國不馳。入里必式。 國君撫式。大夫下之。大夫撫式。士下之。 右在車之容。

凡僕人之禮必授人綏。若僕者降等則受。不然則否。若僕者降等則撫僕之手。不然則自下拘之。 僕御婦人則進左手。後右手御。國君則進右手。

後左手而俯。 僕於君子。君子升下則授綏。始乘則式。君子下行。然後還立。乘。時證反。還。音旋。還車而立。以俟其去。 䟽曰升下。升及下也。式。謂

御者。式以待君子升也。還車而立以俟其去。僕人之禮。若君子將升。則僕先升。君子下行。則僕後下。或曰君車將駕則僕執策立於馬前。故君子將

下車。則償亦下車立於馬前。待君子下行乃更還車立以俟君去。 少儀君車將駕則僕執策立於馬前。已駕僕展軨。效駕奮衣。由右上取貳綏。

跪乘執策。分轡驅之。五步而立。君出就車則僕并轡授綏。左右攘辟車驅而騶至于大門。君撫僕之手而顧命車。右就車門閭溝渠必步。 執君之

乘車則坐。執。執轡。謂守之也。君不在中坐。示不行也。 僕者右帶劍。負良綏申之靣扡諸幦。它。徒可反。引也。又他佐反。幦。音覔。 面。前也。幦。覆苓也。

良。善。善綏君綏也。負之。由左肩上入右腋下申之於前。覆苓上也 苓。力丁反。腋。音亦。 䟽曰僕。即御者也。右帶劎者。帶之於腰右邊也。帶劎之法

在左。以右手抽之便也。今御者劍右帶者。御人在中。君在左。若左帶劎則妨於君。故右帶也。君由後升。僕者在車背。君而靣向前取君綏由左腋下

加左有上。繞背入右腋下申綏之京於靣前。它。猶擲也。苓。車前蘭也。亦名爲式綏申於面前。而擲末於車前幦上也。 今案下文始言以散綏升。則

是此時僕方在車下帶劎負綏。而擲綏末於幦上。君固未就車也。及僕以散綏升之後。君方出而就車。此䟽乃言君由後升僕者在車背。君取綏而

杝諸幦誤矣。又疑綏制。當是以索爲環雨頭相屬。故負之者得以如環處。自左腋下過前後各上至背。則合而出於右腋之中以申於前。而自車下

擲於幦上。君升則還身向後復以覆幦如環處。授君使。君得以兩子執之而升也。以散綏升執轡然後步。初升時執策分轡。行車五步而立。待君至

步行也。 䟽曰以散綏升者。謂初升時也。散綏副綏也。僕登車旣不得執君綏。故執副綏而升也。 少儀。 今案此與上條。皆非專爲君御者之事。

盖劍妨左人自當右帶綏。欲授人自當負之以升。又當升時無人授已。故但取散綏以升乃僕之通法。注䟽皆誤。 酌尸之僕如君之僕。當其爲尸

則尊。 䟽曰户之僕爲户。御車之人將欲祭軷酌酒飲之。如與君之僕以其爲尸。則尊之似君也。其在車則左執轡右受爵。祭左右軌范乃飲。軌。媿

美反。范。魯犯。 周禮大御。祭兩輕祭軌。乃飲執。與軹於車同。謂轊明也。軌巽范聲同。謂軾前也。 軹。音㫖。轊。音衛。軾。書式。 䟽曰在車。謂僕在車中

時也。僕旣主尸車。故於車上執轡而受爵也。尸位在左。僕立在石。故左執轡。石受爵祭酒也。君僕亦然。軌。謂轂京。范。亦作範。傋受爵將飲。則祭之於

車左石軓及前范也。所以祭者爲其神勑已。不使領危故也。乃䧟者祭遍乃自飲也。 少儀。 右僕御之禮。

禮從宜。宜。謂事之所宜。若男女授受不親爲禮。而祭與喪則相授器之頻。使從俗。俗謂彼圖之俗。若魏李彪以吉服吊齊。齊裴昭明以凶服弔魏。蓋

得此義。 貧者不以貨財爲禮。老者不以筋力爲禮。 介者不拜。爲其拜而菱拜。今案菱。猶言有所枝柱不利屈伸也。 受立授立不坐。由使。 坐。

亦跪也。性之直者則有之矣有之。有跪者也。謂受授於尊者。而尊者短則跪。不敢以長臨之。 。少儀。 案此句文義皆未通。恐是記失禮耳。性之直。

猶所謂直情而徑行者歟。 凡祭於室中堂上無跣。燕則有之。跣。悉典反。祭不跣者。主敬也。燕則有跣。爲歡也。天子諸侯祭有坐尸於堂之禮。祭

所等在室。燕所尊在室。將燕降說屨乃升堂。䟽曰凡蔡。謂天子至士悉然也。天子諸侯祭有朝。事延尸於户外。故坐尸於堂。若卿大夫以下祭禮

於室。無坐尸於堂也。跣。說。屨也。祭禮主敬。故几祭在靈中者非唯室中不說孱。堂上亦不敢諓。屨也。燕禮云。賔及卿大夫皆訟。屨升就席。則安坐而

相親也。 少儀。 右從宜。 晏子聘魯上堂則趨。授玉則跪。上。時掌反。子貢怪之。問孔子曰。晏子知禮乎。孔子曰。其有方矣。我將問焉。俄而晏子至。

孔子問之。晏子對曰。夫。至堂之禮。君行一。臣行二。今君行痰。臣敢不趨乎。今君之受幣也。卑臣敢不跪乎。孔子曰善。禮中又有禮賜寡使也。何足以

識禮。使。色吏反。登城不指。城上不呼。將適舍。求母固。將入門。問孰存。將上堂。聲必揚。將入

户。視必下。户外有二履。言。聞則入。言不聞則不入。入户。奉扄。視瞻母回。皆不平掩入之私也。視必下。不舉目也。禮有昺扃。所以鬬鼎。欹關户之木亦

謂之扃。奉扃。謂以兩手當心。徐徐開户。如奉扃然。不敢放手擁闢也。回。廻轉廣有蟾視也。户開亦闢。尸闔亦闔。有後入者。闔而勿遂。勿遂。謂徐徐作

闔勢。示不柜人也。離坐離立。母徃參焉。離立者不出中間。離。兩也。參與之爲三也。非但不徃參其坐立。亦不行出其中間。皆爲干人私也。揖人必違

其位。 執虛如執盈。入虛如有人。靈慎。 少儀。 並坐不横肱。授立不跪。授坐不立。 右雜記。 傳孟子旣娶。將入私室。其婦袒而在内。孟子不恱。

遂去不入。婦辭。孟母而求去曰。妾聞夫。婦之道。私室不與焉。今者妾竊墮在室。而夫子見妾。勃然不恱。是客妾也。婦人之義一蓋不客宿。請歸父母。孟母

召孟子而謂之曰。夫禮。將入門問孰存。所以致敬也。將上堂。聲必揚。所以戒人也。將入户。視必下。恐見人過也。今子不察於禮而責禮於人。不亦逺

乎。孟子謝遂留其婦。君子謂孟母知禮。而明於姑母之道。列女傳。 右曲禮凡十一章。 傳正考父。䟽曰家語云。宋泯公熈生弗父何。何生宋父周。

周生世子勝。勝生正考父。考父生孔父嘉。其後以孔爲氏也。孔。父生木金父。金父生皋夷父。夷。父生防叔。防叔辟。華氏之逼而奔魯。生伯夏。伯夏生

梁紇。梁紇即生孔子也。佐戴武宣。二人皆宋君。三命兹益共。共。音恭。三命上卿也。言位髙益共。故其鼎銘云。考父廟之鼎。一命而僂。再命而傴。三

命而俯。僂。力主反。傴。紆南反。俯共於傴。傴共於僂。循墻而。走。走。叶音祖。言不敢安行。亦莫余敢侮。侮。亡甫反。 其共如是人。亦不敢侮慢之。饘

於是鬻於是以糊余口。饘。之然反。鬻。之六反。保炎云淖麋也。餌。音胡。口。叶音苦。 於是鼎中爲饘鬻糊屬。其口言至儉。其共也如是。 諸侯從劉康

公成肅公會晉侯伐秦。劉康公王李子。成子受脤于社不敬。賑。市軫反。脤。宣社之肉也。盛以賑器。故曰脤。宜出兵祭社之名。 盛。音成。劉子曰。吾

聞之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所謂命也。是以有動作禮義威儀之則以定命也。能者養之以福。養歲儀以致稱。不能者敗以取禍。是故君子勤禮。小人

盡力。勤禮莫如致敬。盡力莫如敦篤。敬在養神。篤在守業。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祀有執膰。盡。津忍反。下同。膰。音煩。 膰。祭肉。戎有受脤。神之大節也。

交神之大節。今成子惰棄其命矣。情則失中和之氣。其不反乎。旣行成肅公卒于瑕。 柯陵之會。柯陵。鄭西地名。會在魯成十七年。晉厲公視逺步

髙。厲公。晋成公之孫。景公之子。州蒲也。視逺望。魏逺步。髙舉足髙。單襄公曰。單。晉善。 襄公王鄉士單朝。之謚也。夫君子目以定體。足以從之。體。手

足也。是以觀其容而知其心矣。心不固。則容不正。目以處義。義。宜也。足以步目。今晉侯視逺而足髙。目不在體。在。存也。而足不步目。其心必異矣。目

體不相從。何以能乆。夫。合諸侯民之大事也。於是乎觀存亡。故國將無咎。其君在會步言視聽。必皆無謫。則可以知德矣。明年晉弑厲公。 晉孫談

之子周適周事單襄公。談晉襄公之孫。惠稍談也。周者談之于。晉掉公之名。晉自獻公用麗姬之讒詛不畜群公子。故孫周適周事單襄公。立無跛。

跛。彼義反。 跛。偏任也。視無還。還音旋。 晴轉後反爲遷。聽無聳。不聳耳而聽。言無逺。逺。謂非耳目所及也。晉國有憂。未嘗不戚急其宗也。有慶來

嘗不怡。變。稱也。怡。恱也。襄公有疾。召頃公而告之。頃公。襄公之子。曰必善晉。周將得晉國。其行也文。行。去聲。能文則得天地。天地所胙小而後國。胙。

才素反。 胙。福也。天之所福。小則得國。大則得天下。且夫立無跛。正也。視無還。端也。聽無聳。成也。成。定也。言無逺。慎也。爲晉休戚。不背本也。爲。于僞

反。背。音佩。 休。喜也。被文相得。非國何取。相。悉亮及。 被服文德。人以四行輔助之。非國何取言必得也。及晉弑厲公迎而立之。是爲悼公。晉以復

霸。復。扶又反。 衛侯在楚。北宫文子見令尹圍之威儀。言於衛侯曰。令尹似君矣。將有他志。言語瞻視。行步不常。雖獲其志。不能終也。詩云。靡不有

初。鮮克有終。鮮。上聲。終之實難。令。尹其將不免。公曰。子何以知之。對曰。詩云。敬慎威儀。惟民之則。令。尹無威儀。民無則焉。民所不則。以在民上。不可

以終。公曰善哉。何謂威儀。對曰。有威而可畏謂之威。有儀而可象謂之儀。君有君之威儀。其臣畏而愛之。則而象之。故能有其國家。令。間。長世。聞。音

問。臣有臣之威儀。其下畏而愛之。故能守其官職。保族宜家。順是以下。皆如是。是以上下能相固也。衛詩曰威儀不可選也。 直計反。選。息戀

友。 詩邶風富而閑習也。選。數也。言君臣上下父子兄弟内外大小。皆有威儀也。周詩曰朋友攸攝。攝以威儀。詩大雅。攸。所也。攝佐也。言朋友

之道。必相教訓以威儀也。故君子在位可畏。施舍可愛。進退可度。周旋可則。容止可觀。作事可法。德。行可象。聲氣可樂。動作有文。言語有章。以臨其

下。謂之有威儀也。樂。音洛。明年。令尹圍弑楚子而自立。是爲靈王。後十三年楚人弑之于乾谿。 子贛由其家來謁於孔子。孔子正顔舉杖磬折而

立。曰。子之大親母。乃不寧乎九放杖而立曰。子之兄弟。亦得無恙乎。曳杖倍而行曰。妻子家中得母病乎。故身之倨佝。手之髙下。顔色聲氣。各有宜稱。

所以明尊卑。别。疏戚也。折。之古反。倨。紀具反。佝。公豆反。稱。去聲。别。彼列反。餘並見禮記曲禮爲注䟽。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四百八十四

重録總校官侍郎臣髙拱

學士臣胡正蒙

分校官修撰臣丁士美

書寫辦事官臣吳邦彥

圈點監生臣馬宗孝

    臣扈進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