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八百十三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八百十四
卷之一萬八百七十六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八百十四  六姥

尊崇帝母東漢書順烈皇帝紀。熹平四年。小黄門趙祐。議郎卑整。上言。春秋之義。母以子貴。隆漢盛典。尊崇母氏。凡

在外戚。莫不加寵。今冲帝母虞大家。質帝母陳夫人。皆誕生聖皇。而未有稱號。夫臣子雖賤。尚有追贈之典。二母見在。不蒙崇顯之次。無以述尊先

世。𡸁示後世也。帝感其言。乃拜虞大家為憲陵貴人。陳夫人為渤海孝王妃。使中常侍。持節授印綬。遣太帝以三牲告憲陵。懷陵。靜陵焉。懷陵冲帝

陵静陵質帝陵迎盗安母漢書趙咨。東郡人。少孤。有孝。行。舉髙第。遷燉煌太守。以病免還。躬率子孫。耕農為業。盗甞

夜刼。恐母驚。乃先至門迎盗。因請為設食。謝曰。老母八十。疾病須養。居貧朝夕無儲。乞少置衣糧。妻子物餘。一無所請。盗皆慚歎。跪而辭曰。所犯無

狀。于暴賢者。言畢奔出。咨追以物與之不及。由此知名。貪官埋母東漢書李爕。傳。爕擢遷河南尹。頴川甄劭。謟附

梁冀。冀以為鄴令。當遷為郡守。會母亡。先受封。然後發䘮。劭還至洛陽。爕行途遇之。使卒投其車於溝中。笞捶亂下。大署帛於其背曰。謟貴費友。貪

官埋母。乃具表其狀。劭遂廢錮終身。殺讎𥙊母五典毓蒙格言後漢董黯。事親至孝。比舍王寄。母曰。夫人家貧。有何

供養。而肥恱。黯母曰。我子孝順。不為非法。身心安樂。故肥耳。黯母復問。夫人大富。羙味充饒。何瘦如此。寄母曰。我子不孝。每為非法。使我懷憂。故如

是。寄聞之。遂入室曳黯母於牀下。毆辱之而去。黯既知。默然不言。母亡葬畢。乃斬寄頭𥙊母墳。自縛詣官。帝聞其異行赦之。 種植

給母東漢書楊震少孤貧。獨與母居。假地種藍。以給供。養。諸生有助種者。震輙㧞去。以拒其後。鄉里稱孝。舉茂才。仕至司徒。

食𥙊母東漢書韓卓臘日。奴竊食𥙊其母。欲加罪。問其故。免之。誣婦殺母漢書東海有孝婦。少

寡無子。養姑甚謹。姑欲嫁之。終不肯。姑告隣人曰。孝婦養我勤苦。我老乆累丁壯柰何。其後姑自縊死。姑女告吏曰。婦殺我母。吏捕孝婦。自誣伏罪。

于公以為此婦。養姑孝聞。必不殺也。太守不聴。于公爭之不能得。乃抱其獄。哭於府上。因辭疾去。遂殺孝婦。郡中枯旱三年。後太守至。于公曰。孝婦

不當死。前太守强斷之。當在是平。於是太守殺牛。自𥙊孝婦冡。大立大雨。誣婦鴆母東漢書孟甞。傳。甞。少脩操行。仕

郡為户曹史。上虞有寡婦至孝。養姑。姑年老壽終。天女弟先懷慊忌。乃誣婦厭苦供養。加鴆吾母。列訟縣庭。郡不加尋察。遂結竟其罪。嘗先知枉狀。

備言之於太守。太守不為理。甞哀泣外門。因謝病去。婦竟寃死。自是郡中連旱二年。禱請無所獲。後太守殷丹到官。訪問其故。甞詣府具陳寡婦寃

誣之事。因曰。昔東海孝婦。感天致旱。于公一言。甘澤時降。冝戮訟者。以謝寃䰟。庶幽枉可申。時雨可期。丹從之。即刑訟女。而𥙊寡婦於墓。應人澍雨。

榖稼以登。奉檄為母孝友同風後漢毛義。廬江人。家貧以孝。行稱。南陽張奉慕名。往候之。坐定而府檄適至。義奉檄

而入。喜動顔色。奉尚志賤之。及義母死。去官行服。後舉賢良。公車徵。遂不至。奉歎曰。賢者固不可測。往日之喜。乃為親也。遇賊指

續後漢書司馬芝。字子華。河内温人也。少為書生。避難荆州。於魯陽山遇賊。同行者皆棄老弱走。之獨坐守老母。賊至。以刃臨芝。芝叩頭

曰。母老惟在諸軍。賊曰。此孝子也。殺之不義。遂得免害。古今事通洪擬傳。擬自海州還。居鎮江。趙萬叛。兵逼郡。守臣趙子崧戰敗遁去。擬挾母出避

遇賊。擬曰。死無所避。願勿驚老母。賊舍之。他賊又至。臨以刃。擬指其母曰。此吾母也。幸勿怖之。賊又舍去。出婦啓母

東觀漢記李充兄弟六人。出入更衣。家貧親老。充妻勸異居。充使釀酒。會親戚。充啓其母曰。此婦勸異居。不可奉𥙊祀。請去之。遂叱出其婦。

不顧母續後漢書駱統。傳。統字公緒。父俊拜陳。相。哀術怒。宻使客詐殺俊。統母適華歆為小妻。統時八嵗。遂與親客歸會𥟵。

其母送之。拜辭上車。面不顧其母。涕泣於後。御者曰。夫人猶在也。統曰。不欲增母思。故不顧爾。携持老母三國志廖

化字元儉。為關羽主簿。羽敗。屬吳思歸先主。乃詐死。時人謂為信然。自携持老母。晝夜西行。會先主東征。遇於秭歸。先主大悦。以為冝都太守。

鼓琴娛母晉史世光。襄陽人。咸和八年。死於武昌。有婢字張信。見世光在靈座語信云。和尚為我轉經。迎我上第七

𣑽天。快樂。處矣。後與群天人。鼓琴行歌。徑上母堂。信問何用屢來。曰我來使汝輩知罪福也。亦兼娱樂阿母。琴音清妙。不類凡聲。家人悉聞之。然其

聲如隔壁。障不得親察也。唯信聞之。獨分明焉。抱恨逼母𣈆書列女。傳。慕容𡸁妻叚。氏字元妃。𡸁立。子寳為太子。元

妃曰。太子柔而不斷。承平則為仁明之主。處。難則非濟世之雄。托以大業。未見克昌之羙。遼西髙陽二王。兒之賢者。冝檡以樹之。趙王麟。奸詐負氣。

陛下一旦不諱。必有難作。冝深圖之。𡸁不納。寳及麟聞以為恨。𡸁死。寳嗣位。遣麟逼元妃。宜自裁之。妃曰。汝兄弟逼殺母。安能保社稷。遂自殺。寳以

元妃無母后道。不成䘮。中書令畦䆳言曰。子無廢母之義。漢之安思𨶒后。廢順帝。猶配饗安皇。先后言虛實未可知。宜依𨶒后故事。寳遂從之。

灌佛薦母南史劉敬宣父牢之。晋鎮北將軍。敬宣八嵗䘮母。畫夜號泣。中表異之。輔國將軍桓序。鎮蕪湖。牢之叅賛

軍事。四月八目。敬宣見衆人灌佛。乃下頭上金鏡。為母灌像。因悲泣不自勝。序謂牢之曰。卿此兒。非惟家之孝子。必為國之忠臣。泣杖

對母劉向說苑韓伯瑜有過。母笞之泣。其母曰。他日笞子。未甞泣。今何泣也。對曰。俞得罪。笞常痛。今母之力。不能痛。是以泣。

痛亡母事文類聚梁臧盾。有至性。甞隨父宿直廷尉府。母劉夜暴亡。盾左手中指。忽痛不得寝。及旦宅信報㐫問。

居喪母事文類聚栁宗元。謫永州司馬。侍奉太夫人河東縣君。温凊未甞見憂。終于州之佛寺。其孤有罪。䘖哀待刑。不得歸

奉䘮事。姪洎太夫人兄之子弘禮承事焉。嗚呼天乎太夫人有子不令。以及是也。又令無適。主以葬。天地有窮。此寃無窮。母疾心

應天府志阮孝緒至孝。於鍾山聴講。母王氏。忽有疾。兄弟欲召之。母曰。孝緒至性靈通。必當自到。果心驚而反。隣里嗟異之。北史裴訥之。

字士言。弱。冠為平原公書記。從至并州。其母在鄴。忽得心痛疾。訥之是日不勝思慕。心亦驚痛。乃請急而還。當時以為孝感。唐書張志寬。河東人。隋

末䘮父。哀毁骨立。為州里所稱。𡨥賊聞其名。不犯其閭。後為里尹。在縣忽稱母疾取給。縣令問其故。志寬對曰。母甞有所苦。志寬亦有所苦。向患心

痛。是以知母有疾。令初怒曰。妖妄之詞。繫於獄外。遣馳驗之。果如斯言。令異之。以聞髙祖。旌表門閭。就拜員外散騎侍郎。禱神乞

代母唐書鄭潜曜母。代國長公主。開元中。主寢疾。累三月不靧面。主疾侵。剌血為書。請諸神丐以身代。火書而神許二字獨不化。翌

曰。主愈。戒左右無敢言。後尚臨晋長公主。𢟍光禄𡖥。從賊乞代母孝友同風郭抃。新淦人。其母為盗所執。脅

以火而問所藏焉。抃泣告。願以身代母。盗義而釋之。母子俱免。郡以聞于朝。雖不報。然每遇大禮肆赦。郡縣舉典。常封護其墓。尚書頴作郭抃傳。

宋何從。世居温之北鄉清源。建炎間盗起。母為所執。從哀痛不忍母死。乃往盗所長揖曰。鄉人藏寳。惟我可尋。母不知。願以身代母。共尋之。乃釋其

母。而執從引導。數處皆無得。知其紿已。因聚箭射之。皆不。中體。賊問其故。且言恐母死於非命。故設是計。以代母死。賊憐其孝。遂釋之。元史頼禄存。

汀州寧化縣人。蔡五九之亂。禄存負其母。挈其妻子。隨衆入山避之。盗至衆散走。禄存守母不去。盗將刃其母。禄存以身翼蔽其母。曰。寧殺我。母傷

吾母。時母病渴。覔水不得。禄存含涶喣之。盗相顧駭歎。不忍害。反取水與之。有掠其妻去者。衆責之曰。柰何辱孝子婦。使歸之。事聞特賜旌表。

驢鳴恱母孝友同風唐戴良。字叔鸞。母。好驢鳴。良常學之。以恱母焉。問父報母

任敬臣。 州人。五嵗䘮母。哀毁天至。七嵗問其父英曰。若何可以報母。英曰。揚名顯親可也。乃刻志從學。舉孝廉。為弘丈館學士。終太子舎人。

丹與父母太平廣記張定。遇道士。得長生術。一日留丹二粒與父母曰。服一丸。百餘年無疾。辭父母去曰。若有憶念。

兒自歸來。父母服丹。神氣倍於少壯。乾符中。父母猶在。懼憂及母新唐書曹王皐傳。上元初旱歉。皐禄不足養。請

補外不許。乃故抵輕法。貶温州長史。俄攝州事。州大饑。發官廪數十萬石賑餓者。召還。未得見。即上書言治道。詔授衡州剌史。觀察。使謾劾貶潮州。

會揚炎起道州。為宰相。知皐直。復用為𢖍州剌史。初御史覆訊。皐懼憂其母。出則囚服。入乃衣冠。貌言如平常。及為潮。以遷入告。至是復位。乃言其

實。孝友同風宋狄青。字漢臣。汾州西河人。為樞宻使。公事親孝。遭父䘮。雖衽金革之事。而哀戚過人。養母尤篤。征南之日。懼遺其憂。戒内外不以治

兵聞。第云。奉。使江表而已。其純孝如此。杜羔得母唐史補杜羔有至行。其父為河北一尉而卒。母氏非嫡。經亂不

知所之。羔甞抱終身之慽。會堂兄兼。為澤潞判官。甞鞫獄於私第。有老婦辯對。見羔出入。竊謂人曰。此。少年狀類吾夫。詰之。乃羔母也。自此迎侍而

歸。又徃來河北。求父厝所。邑中故老已盡。不知所詢。館於佛廟。日夜悲泣。忽覩屋柱煙煤之下。見字數行。拂而視之。乃其父遺跡。言後我子孫。若求

吾墓。當於某村某家詢之。羔號泣而徃。果有老父。年八十嵗餘。指其丘壠。因得歸葬。羔官至工部尚書致仕。陳庚得母

宋史陳庚父公緒。金人入𡨥山東。公緒舉義歸南。隅失其妻劉氏。劉在北二十五年。庚既長。言之輙涕泣。遂走淮甸。備歷艱險者十餘年。得其母。迎

歸。濕衣救母越絶異紀丁輿。年十三。家近荒草。野火來逼。輿母老病不能免。輿乃濕衣覆母。身以障母。火得無他。

輿遂殞命。縣令殷百玉列上。文帝而嘉之。改為孝義。旌表其墓也。親導母輿事文類聚崔邠字豦仁。為太常卿。初

上大閲四部樂。都人縱觀。邠自私第去帽。親迎母輿。都人榮之。與婢輿母五代歐史後唐張策。傳。策河西燉煌人。少

好浮圖之說。乃落髮為僧。居長安慈恩寺。黄巢犯長安。策乃返初服。奉父母以避亂。居田里十餘年。召拜廣文館愽士。邠州王行瑜。辟。觀察支。使晋

王李克用攻行瑜。策與婢肩輿其母東歸。行積雪中。行者憐之。除官告母孝友同風宋劉安世。字器之。大名人。孝悌

忠信。元祐中。除諫官。與母謀曰。諫官有所觸。禍出不測。母曰。假得罪。吾即隨汝去。及謫嶺表。安世自念。奉父母遺體。而投炎荒。且無兼侍。恐一旦溘

然。為慈親憂。因憶司馬公語。北人在瘴地。惟絶嗜欲。可以不死。自是遂絶。行山中。有大蛇相向。乆乃去。郷人以為神蛇來迎。後遭母䘮。扶柩行。日數

里。不忍去父母言行龜鑑范公純仁。文正公之次子。以恩補官。再調皆不赴。文正公遣之曰。統仁豈可重

於禄食。而輕去父母耶。雖近不能朝夕在側。遂終養焉。 束帶應母續通鑑長編明道元年。職方員外郎陸叅。為崇

文院檢討。叅少。好學淳謹。獨與母居。鄰家失火。母急呼叅不慮。蹴之墮牀下。良乆束帶執燭而至。曰。大人嚮者呼叅。叅未束帶。故不敢應。

裳揖母宋名臣言行録節孝徐先生。事母篤孝。朝夕冠帶問起居。一日幞頭晨省。外氏諸婦大笑之。翌日復如是。笑不已。被

笑旬日彌恪。自是至老不廢。居家必冠帶。當暑絺綌必重。漁隱叢話。吕氏童豪訓士。徐積山陽人。小許牓登科。初從安定先生學。潜心力行。不復仕

進。積一日囡具公裳見貴官。田思四。見貴官。尚具公裳。豈有朝夕見母。而不具公裳者乎。遵晨夕具公裳揖母。事母至孝。山陽人化之。 聞見善善

録。又吉積尹時。遂日以紗帽揖母。一日見貴官。乃同襴襆。同自念言。天下之尊。無邇父母。今反不若見貴官。明日以襴襆揖母。家人見之。無不笑。既

乆亦不笑也。且云。已之行敬。自此始也。 乞恩封父母燕翼贻謀録皇朝以孝治天下。篤厚人倫。子之出繼他

位者。得封贈其本生父母。此前所未聞也。李昉為宰相上言。臣叔父超。故任工部郎中。集賢殿學士。叔母謝氏。故陳留郡君。是臣本生父母。臣不報

罔極之恩。為名教罪人。今郊祀覃恩。望與追榮。太宗皇帝嘉之。淳化四年。二月乙丑。詔贈超為太子太師。謝氏鄭國大夫人。然此猶因昉有請而從

之也。至真宗天禧元年。八月辛未。詔文武陞朝官。父不在。無嫡母繼母者。許叙封本生父母。則四海之内。均霑寵惠。雖於古禮違悖。亦忠厚之至也。

宋史張根。字知常。饒州德興人。第進士。為遂昌令。當改京秩。以四親在堂。冀以父母之恩。封太父母。而貤妻封及母。遂致仕。得通直致仕如其志。時

年三十一。 趙槩字叔平。南京人。為知制誥。郊祀當任子。進階爵。乞回其恩封母郡太君。宰相謂曰。君即為學士。擬封不乆矣。槩曰。母年八十二。願

及今。拜君賜以為榮。乃許之。後遂為例。孝友同風宋齊嵩。内黄縣人。守大名府。以郊赦當進秩。母年八十。願回所遷官。叙封為共城縣大君。

封贈父母南唐序略景德三年。五溪都防禦使向通漢。表求追贈父母從之。孝友同風宋熊文雅。父任彭州永昌縣

尉。殁於王事。文雅乞以見任官回贈。又言母老。願以三任告身。授母邑號詔兩從之。孝子傳李僑紹熈四年。調成都府司户叅軍。自以禄不及養。乞

以一官。回贈父母。上嘉其志。特詔以本官致仕。父母予初品官封。 趙嗣德。咸淳七年登第。乞援李瓘等。回本身官致仕恩例。贈父母。上從之。

乞官封母邵氏聞見録宋吕汲公。當遷祕書丞。乞用其官。易封母邑。朝廷從之。中外以為羙事。獨劉仲原父曰。禮父

為士。子為大夫。葬以士。𥙊以大夫。盖不敢以己貴。而加諸親也。今君之舉孝矣。於禮若戾柰何。又法未當封。亦非所以尊之也。公聞之歎服。自以為

不及。終身重原父之學。春秋𥙊父母北史本傳胡叟字倫訓。安定人。少孤。每言及父母則泣下。春秋當𥙊

之前。則先求㫖酒羙膳。將其所知。提壺執爼。至郭外空靜處。設坐奠拜。盡孝思之敬。時燉煌汜潜家善釀酒。每一節送一壺與叟。且曰。我甞給𥙊者。

以其恒於孝思也。 𡨥祖訓。為順陽太守。及第祖禮。兄弟並孝友敦睦。白首同居。父母雖乆亡。猶於平生所處堂宇。備設幃帳几杖。以時節開堂列

拜。𡸁涕陳薦若宗廟焉。 放生薦父母善誘文蘇東坡竄逐海上。願學壽禪師放生。以亡母蜀郡大君程氏。

遺留簮珥。盡買放生以薦父母。為母復讎北史孫益德。樂安人。其母為人所害。益德童㓜。為母復讎。還家哭於𣩵以

待。縣官以聞。文明太后。以其㓜而孝。又不逃罪。竟免之。孝友同風宋甄婆兒。京兆鄠人。母劉與同里人董知玫忿爭。以梃撃殺之。婆兒時十嵗。有妺

方襁褓。乃與鄰人張氏乳食之。後年稍長大。念母為知玫所殺。又念其妺寄張氏。乃與兄顆兒。同詣張求見妺。張拒之。不使見。婆兒愈悲憤。泣謂兄

曰。我母為人所殺。妺流繼他姓。母讎未報。何困生為。時方寒食。因具酒食詣母墳慟哭。歸取條桑斧。納懷中至舊里。尋見知玫。方與小兒戯。婆兒出

其後。以斧斫其腦殺之。有司以其事上請。太祖詔止决杖。五子異母儒學警悟五栁與子儼等䟽云。汝等雖不同生。

又云。况共父之人。則知五子非一母。或云。以五栁之清髙。恐無庶出。但前後嫡母耳。僕以責子詩考之。正自不然。詩云。白髮被兩𩯭。肌膚不復實。雖

有五男兒。殊不好紙筆。阿舒已二八。懶墮固無匹。阿宣行志學。而不愛文術。雍端年十三。不識六與七。通子𡸁九齡。但覔梨與栗。天運苟如此。且進

杯中物。且雍端二子。皆年十三。則其庶出可知也已。噫。先生清德如此。而乃有如夫人。亦可一笑。五子同母

初髙祖與獨孤后。甚相愛重。誓無異生之子。甞謂羣臣曰。朕傍無侍姬。五子同母。可謂真兄弟者也。知有老母

同風齊管仲。字夷吾。潁上人。少時甞與鮑叔牙游。管仲曰。吾甞三戰三走。鮑叔不以我為怯。知我有老母在也。親重馮

東漢書馮勤傳。勤光武時。為司徒。母年八十。每會見。詔勑勿拜。令御者扶上殿。顧謂諸王主曰。使勤貴寵者此母也。其親重如此。

問大臣母資治通鑑唐代宗。廣德二年。上之幸陝也。李光弼竟遷延不至。上恐遂成嫌隙。其母在河中。數遣中使存

問之。事文類聚張齊賢。拜中書門下平章事。母孫氏。年八十餘。封晋國太夫人。太宗歎其母福壽。多賜手詔存問。搢紳榮之。赦子

慰母唐書李渤列傳渤為給事中。五坊卒夜闘傷縣人。鄠令崔發怒。勑吏捕。捽其一。中人也。釋之。帝大怒。收發送御史獄。會大赦改

元。囚皆釋而發不得原。宰相李逢吉等。見帝曰。發暴中人。誠不赦然其母。故宰相韋貫之姊。年八十。憂發成疾。陛下方孝治。宜少緩之。帝惻然曰。比

諫官但言發枉。未甞道此。即遣使送發於家。且撫其母。韋拜詔。泣對使者。杖發四十。猶奪其官。至文宗。乃用發為懷州長史。 詣第

慶母唐繪趙隱。字大隱。懿宗時。既輔政。他日宰相及百官。皆詣第升堂慶母。嵗時公卿必叅訊。懿宗誕日。宴慈恩寺。隱侍母以安輿

臨觀。宰相方率百官。拜恩於庭。即回班候夫人起居。搢紳以為榮。孝感子母唐書韋景駿。為貴郷令。有母子相訟

者。景駿曰。令少不天。常自痛耳。幸有親而忘孝耶。教之不孚。令之罪也。嗚咽流涕。付受孝經。使習大義。於是子母相感窹。更請自新為孝子。

女捨母列女傳頴川公孫何者。孫氏之女。年十三。怨家報其父。父走得免。何亦與母俱亡。母先得見。仇人甚恱。爭欲取心。何

便馳出。叩頭涕泣曰。老母常有篤疾。𡸁没之人。安足殘戮。以塞忿哉。我是其兒。父母所憐。不如殺我。遂殺之。而捨其母母知子

新唐書王珪傳。珪始隱居時。與房玄齡。杜如晦。善母李甞曰。而必貴然未知所與游者何如人。而試與偕來會。玄齡等過其家。李闚大驚。

敕具酒食歡盡日。喜曰。二客公輔才。汝貴不疑。白金壽母禪林僧寳傳慈明圓禪師省母。以白金為壽。母詬曰。汝定

累我入泥犁中。投諸地。公色不怍。 得道度母釋迦譜佛告目連。汝徃迦毗羅城。問訊我父我叔。及我姨母。慰喻羅

㬋羅母。令割恩愛。放羅㬋羅。使作沙彌。母子恩愛歡樂。須臾死墮地獄。各不相知。羅㬋得道。當還度母。永絶生死。如我今也。本來

父母頌古聮珠護國澄。因僧問如何是本來父母。師曰。頭不白者。曰將何奉獻。師曰。殷勤無米飯。堂前不問親。丹霞淳曰。出門遍界

無知己。入户盈眸不見親。虛堂夜寒何所有。碧天明月頗為隣。死女告母李昌齡樂善録邵康節母夫人李氏。甫及

産期。以病餌藥。康節遂生。繼又誕一死女子。後十餘年。夫人病卧堂中。忽見女子。哭于中庭曰。母不擇醫。妄投湯劑。使女為藥所毒。暴死胎中。痛恨

切至。柰何。良乆大哭而退。女識前生母萍洲可談雍丘李三禮。生女小師。數嵗則曰。我是黄州黄陂典吏雷

澤男亨甫。年十七嵗。病足瘡死。雍丘牛商。多在黄陂。尋問如合符契。他日雷澤。徃視小師。一見便呼為父。政和八年。小師來黄陂。抱其舊母號泣。又

數。與邑人說其平昔皆驗。為母立祠羅泌路史餘論嵩髙記曰。陽翟婦姙十三月。子從背出。五嵗入山學道。為母立

祠。曰開母祠。母死為僧江湖紀聞瑞州余教迪。任潭州時。甞到慈恩寺。聞寺主戒衆曰。夜有異夢。今日有異人來。命

洒掃方丈。及暮有行脚僧至寺。主曰是矣。肅升法堂。不揖不語。良乆。入方丈。事之甚勤。衆莫曉故。年餘。余教再至。聞行僧尚留。詢問寺主。再四方云。

是予母也。予六嵗出俗而母死。母死之旦。僧生之辰。余教方駭。守主忽持母像。與行僧皆升座。取筆作偈云。慈母來尋未了因。果然死日是生辰。今

云。擕少妹於華省。葉老母於下宅。武帝為隱其惡。改妹為姝。孝綽坐免官。 宋𣈆熈王昶。傳。廢帝時。昶敗奔魏。棄母妻。唯携妾一人自隨。在道慷慨。

因把姬手。南望慟哭。左右莫不哀哽。每節悲痛。遥拜其母。食羹忘母南史秣陵朱緒無。行。母病積年。忽思菰羹。緒妻

到市買。菰為羹。欲奉母。緒曰。病後安能食。先甞之。遂併食盡。母怒曰。我病欲此羹。汝何以併啖盡。天有知。當令汝哽死。緒聞便心中介然。即利血。明

日死。肅睿明聞之。大悲慟。不食積日。問緒尸在何豦。欲手自戮之。既而曰。污吾刀。乃止。永明五年。居母䘮不勝卒。詔贈中書郎。劉詡

毆母新唐書栁公綽傳。仲郢拜京兆尹。中書舍人紇于泉。訴甥劉詡毆其母。詡為禁軍校。仲郢不待奏。即捕取之。死杖下。宦官以為

言。改右散騎常侍。如吏部銓。發矢斃母五代薛史晉李彦珣。傳。彦珣素無檢節。不孝於父母。在鄉黨。絶其供饋。同

列。惡之。出為外任。清泰中。遷河陽行軍司馬。遇張從賔為亂。因明助之。從賓敗奔于魏。范延光既叛。署為步軍都監。委以守陴。招討。使楊光逺。知彦

珣見用。欲撓延光。而誘彦珣。乃遣人就邢臺。訪得其母。令於城下以招之。彦珣識其母。發矢以斃之。見者傷之。索飯悖母

夷堅支金溪民許成。為農。自田所歸舍。從母索飯。母告之曰。釡中。可自去取喫。及至竈下。視釡則空無所有。怒而駡曰。你不害瞎。妄語如此。即

出外折薪一枝。忽躍而上。徑入眼。貫一睛而出。登時暈絶。累曰乃能起。今為孫鼎臣擔撲。自狀其過。而悔無及矣。 操刀向

隨齋說異建昌荷擔生姓廖者。中年娶婦。婦妊身而廖出。計婦免身。當在某月。乃約其妻曰。至時我必歸。汝抱子以迎我。婦孕一男。廖

再以書約歸。至期乃抱子往迎。偶趨跌㒹仆。子死焉。乃歸告其姑曰。柰何。姑曰。世無母殺子之理。此出於不意耳。廖歸問婦。子安在。婦具白之。廖怒

曰。汝殺吾子耶。吾必為子殺汝。又謂其母曰。爾在家所與何事。乃令婦殺孫。吾併殺矣。母曰。在城中殺父母。連累州府。汝當被大苦而後死。不如於

城外。聽汝所為廖。於是携婦及母。往水東深閴竹林中。是日天氣晴明。廖方館神畢。操刀向母。忽霹靂自天而下。怪霧昏暗。面不相睹。邵人怪之。共

觀焉。則竹林皆無孑遺。廖已震死。初無人在其側。問諸門者。方見廖携母及妻以出。乃就訪其家。姑婦俱無恙。問之。備言所以然。二人初何不知由。而其

身得還家也。厚妻薄母張詠語録乖崖守蜀。李順黨中。有殺耕牛避罪亡逃者。張忠定公。許其首身。拘母十日不

朝桂嶺緇衣客。昔日萱堂白髮親。天遣精神來入夢。人言孝行果通神。欲知𣑽像同慈像。請看當來寫出真。展開母像俱化。衆視母像與行像。儼然

無異。余教為立石焉。母死為馬太平廣記唐并州文水縣李信。為隆政府衛士。顯慶冬。往朔州赴番。乗赤萆馬。并將

萆駒。時嵗晚凝陰。行十數里。馬遂不進。信以期逼檛之。馬遂作人語信曰。我是汝母。為避汝公。將石餘米乞女。故獲此報。此駒即汝妹也。信聞之流

涕。躬駝鞍轡。謂曰。若是信孃。當自行歸家。别為厰櫪養飼。有同事母。鄭莊誓母史記鄭世家。鄭莊公立。封弟叚於京。

號大叔。𥙊仲諫曰。京大於國。非所以封庶也。不聴。叚至京。果繕治甲兵。與其母武姜謀襲鄭。莊公發兵伐叚。叚走。伐京。京人叛叚。叚出奔鄢。鄢潰。叚

出奔共。於是莊公遷其母武姜於城頴。誓言曰。不至黄泉母相見也。居嵗餘。已悔思母。頴谷之考叔。有獻於公。公賜食。考叔曰。臣有母。請君食。賜臣

母。莊公曰。我甚思母。惡負盟柰何。考叔曰。穿地出黄泉。則相見矣。於是遂從之見母。不歸見父母韓非子十

過篇。管仲老不能用事。桓公從而問之曰。仲父家居有病。即不幸而不起。此病政安遷之。管仲曰。君其試以心决之。公曰。然則衛公子開方何如。管

仲曰。不可。齊衛之間。不過十日之行。開方為事君。欲適君之故。十五年不歸見其父母。此非人情也。其父母之不親也。又能親君乎。后臧

棄母左傳定公五年。吳入郢。葉公諸梁之弟。后臧從其母於吳。不待而歸。葉公終不正視。詳楚齧臂辭

史記吳起。傳。起少時。家累千金。游仕不遂。遂破其家。鄉黨笑之。吳起殺其謗已者三十餘人。東出衛郭。與其母訣。齧臂而盟曰。起不為卿

相。不復入衛。遂事曾子。頃之。其母死。終不歸。曾子薄之。而與起絶也。論子殺母續後漢書阮籍傳。籍為大將軍。

從事中郎。有司言。有子殺母者。籍曰。嘻。殺父乃可。至殺母乎。坐者怪其言。司馬昭曰。殺父天下之極惡。而以為可乎。籍曰。禽獸知母而不知父。殺父

禽獸之類也。殺母禽獸之不若。衆乃悅服。郢人鬻母淮南子郢人鬻其母者。為請買者曰。此母老矣。幸善食之。而無

多苦也。此行大不義。而欲為小義也。禮記檀弓。子栁之母。死子碩請具。子栁曰。何以哉。子碩曰。請粥庶弟之母。子栁曰。如之何。其粥人之母以葬其

母也。不可。携妾棄母南史宋劉孝綽傳。孝綽為廷尉。携妾入廷尉。其母猶停私宅。到洽為御史中丞。遣令史劾奏之

出。釋之。復拘其妻。一宿而来。公斷云禁母十夜。留妻一宵。𠋣門之望何踈。結髮之情何厚。舊為惡黨。今又逃亡。許令首身。猶尚顧望。就市斬之。於是

首身者繼至。並遣歸業。民悉安居。反不顧母通鑑紀事木末楊行宻。為淮南節度使。天復三年。九月。田頵襲昇州。

得李神福妻子。善遇之。神福自鄂州東下。頵遣使謂之曰。公見機。與公分地而王。不然。妻子無遺。神福曰。吾以卒伍事吳王。今為上將。義不以妻子

易其志。頵有老母。不顧而反。三綱且不知。烏足與乎。斬使者而進。士卒皆感勵。田雲童弑母元史本紀。成宗

大德十年。十二月。磁州民田雲童。弑母。磔裂于市。仕宦棄母韻語陽秋王稚川調官京師。母老留鼎州。乆不歸侍。

甞閲貴人歌舞。有詩云。畫堂玉佩縈雲響。不及桃源欵乃歌。山谷和韻諷云。慈母每占烏鵲喜。家人應賦扊扅歌。可謂盡朋友責善之義。山谷至孝。

奉母安康。至為親滌厠牏中裙。未甞頃刻。不供子職。洎貶黔南。不能與親俱。則贈王郎詩云。留我左右手。奉承白髮親。至贛上。食蓮有感。則曰。蓮實

大如指。分柑念母慈。亦可見其孝誠矣。余聞無瑕者可以録人。則其告稚川之語。未為過也。詈逐從母宋史列傳。

舒亶調臨海尉。民使酒詈逐從母。至亶前。命執之。不服。即自起斬之。投劾去。王安石當國。聞而異之。章烝妻母

清揮塵餘話章俞者。邭公之族子。早嵗不自拘撿。妻之母楊氏。年少而寡。俞與之通。已而有娠生子。初産之時。楊氏欲不舉。楊氏母勉含留之。以一

合貯水。緘置其内。遣人持以還俞。俞得之云。此兒五行甚佳。將大吾門。顧乳者謹視之。既長登第。始與東坡先生締交。後送其出守湖州詩首云。方

丈仙人出渺茫。髙情猶愛水雲郷。以為譏已。由是怨之。其子入政府。俞尚無恙。甞犯法。以年八十勿論。事見神宗實録。紹聖相天下。坡渡海。盖脩報

也。所謂燕國夫人墓。獨處而無祔者。即楊氏也。萬物父母書㤗誓。惟天地萬物父母。注大哉乾元。萬物資始。至哉坤

元。萬物資生。是天地者。萬物之父母也。宋傑太極圖說天下之人。皆知天地之果為萬物父母。而斯人果為萬物之靈。作民父

書泰誓。元后作民父母。注聖人首出庶物。故能為大君於天下。而天下之疲癊殘疾者得其生。鰥寡孤獨者得其養。舉萬民之衆。無一而

不得其所焉。則元后者。又所以為民父母也。洪範。天子作民父母。以為天下王。注謂之父母者。指其恩育而言。親之之意。謂之王者。指其君長而言。

尊之之意見陛下如父母墨客揮犀楊大年。方十一嵗。為正字。太宗謂曰。卿乆離鄉里。得無念父母

乎。對曰。臣見陛下。一如父母。上歎賞。乆之。戴君如父母左傳襄公十四年。衛獻公出奔齊。晉悼公謂師曠曰。

衛人出其君。不亦甚乎。對曰。或者其君實甚良。君將賞善而刑滛。養民如子。盖之如天。容之如地。民奉其君。愛之如父母。仰之於日月。敬之如神明。

畏之如雷霆。其可出乎。尚意譬喻論策天下戴君章。尊之如天。敬之如帝。仰之如日月。愛之如父母。宋蘇東坡集康靖趙公槩神道碑。公知滁州。山

東大賊李小過境上。告人我東人也。公甞為青州東人愛之如父母。我不忍犯。遂𡨥廬壽犬牙不入境。民之父母

南山有臺。樂只君子。民之父母。大雅泂酌。豈弟君子。民之父母。注。豈第之君子。豈不為民之父母乎。延壽録商湯放桀而天下平。選於衆以伊

尹仲虺為相。反桀之政。不邇聲色。不殖貨利。湯執中。立賢無方。注執中正之道。惟賢速立之。不問其從何方來。舉用伊尹也。帝罔不配天其澤。注。配

天布其德澤。以此得天下。乆為民主。謹於擇士。務於求賢。三代之選士任賢。皆考實行。是以風俗淳一。運祚長逺。百官能治。賢者樂職。以仁義綏民。

救民於水火之中。而湯拯焚救溺。以安天下。民望之若大旱之望雨也。以寬治民。而除其害。天下歸仁。湯武者。民之父母也。為有顯德。故天胙之為

神。管子桓公自莒反于齊。使鮑叔牙為宰。鮑叔辭曰。云云。臣之所不如夷吾者五。寬惠愛民。臣不如也。治國不失秉。臣不如也。注。秉。柄也。秉所採以

作事。國秉。賞罰之紀要也。忠信可結於諸侯。臣不如也。制禮義可法於四方。臣不如也。介冑執袍。立於軍門。使百姓皆加勇。臣不如也。枹。撃皷槌。夫

管仲民之父母也。將欲治其子。不可棄其父母。蘇子由古史鄭子産傳。子産猶衆人之母。能食之。而不能教也。 白起傳。秦之士卒。以軍中為家。將

帥為父母。北史後周薛愼為湖州剌史。州雜蠻夷。恒務劫掠。愼集豪帥。殷勤戒之。一年間。翕然從化。諸蠻曰。今曰始知剌史。真民父母。宋史列傳。李

庭芝在揚。有詔命為武銳軍。又大修學。為詩書爼豆。與士行習射禮郡中有水旱。即命發廪。不足則以私財賬之。揚民德之如父母。 鮮于侁傳。侁

字子駿。閬州人。哲宗立。念東國困於役。吳居厚掊歛虐害。竄之。復以侁使京東。司馬先言於朝曰。以侁之賢。不冝使居外。顧齊魯之區。凋敝已甚。須

侁往救之。安得如侁百輩。布列天下乎。士民聞其重臨。如見慈父母。韶州府曲江志宋王式字用之。曲江人。唐宰相珪裔也。耿介自立。以孝。行稱。舉

進士。授校書郎。轉宰吉之永新。吉俗固好訟。而當官者復侵漁之公一皆痛括其弊。民戴之如父母焉。有官龜鑑李燮為京兆尹。吏民愛敬。作歌曰。

我府君。教道舉。恩如春。威如虎。訓如父。愛如母。 魏德深。遷貴鄉長。為政清靜。不嚴而治。尋轉館陶長。將赴任。貴鄉傾城送之。號泣之聲。道路不絶。

既至館陶。闔境老㓜。皆如見其父母。元史烏古孫澤傳。改興化軍為路。授澤行總管府事。民歌舞迎候于道曰。是吾民復生之父母也。喜極而繼

泣。歸寧父母詩國風葛覃。𡧱澣𡧱否。歸寧父母。注。何者當澣而何者可以未澣乎。我將服之。以歸寧於父母矣。

憂我父母詩小雅杖杜。王事靡鹽。憂我父母。注。盖託以望其君子。而念其以王事。詒父母之憂也。不遑

將母詩小雅四牡。王事靡鹽。不遑將母。經子法語將父將母。注將養也。誰無父母詩小雅沔水。莫

肯念亂。誰無父母。注。乃無肯念亂者。誰獨無父母乎。靡依匪母詩小雅小弁。靡瞻匪。父靡依匪母。注况父母至篤至

親。冝莫不瞻依也。文母詩周頌雝。既右烈考。亦右文母。注。使我得以右于烈考文母也。文母。大似也。大雅文王之什。大明章云。在

郃之陽。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注。大邦莘國也。有莘國君之女。太姒也。圖經云。郃陽東五十里。莘里有文母祠。南有阿𢖍伊尸。廟通鑑外紀

西伯正妃太姒。莘國之女。號曰文母。坦齋通編詩稱文母。即文王之母。亦猶啓母。則啓之母也。毛詩於雝詩。乃以文母為太姒。誤矣。論語亂人十。人

有婦人焉。九人而已。馬氏云。一人謂文母。幸而劉侍讀以為子無臣母之理。歸人謂邑姜是矣。但文母者。實武王之祖母。亦非太姒也。思齊太任文

王齊之母。當以是為證。予既辯文母為太任於前矣。載考杜鄴方正策云。禮有三從之義。雖有文母之德。必繋於子。顔師古註。文母。文王之妃。太姒

也。劉仲馮駁之。文母。文王之母也。所謂繫於子也。何豫太姒。乃知先儒已有此論。予之說。偶與之合爾。東漢書鄧訓傳。大司農朱寵。追訟鄧騭䟽。

曰。伏惟和熹皇后。聖善之德。為漢文母。詩凱風曰。母氏聖善。文母。文王之母太任也。言太后有聖智之善。比於文母也。漢楊雄元后誄無物不理。無

人不寧。尊號文母。與新有成西漢書元后傳。張永獻符命銅璧。文言太皇太后。當為新室文母。太皇太后。楊雄元后誄降兹圭璧。命服有章。為新室

母。鴻德不忘。 壽母詩魯頌閟宫。令妻壽母。注。壽母。壽考之母。成風也。 貴為天下母

論𢖍骨。相篇。王莽姑正君。許嫁。至期當行。時夫輙死。如此者再。乃獻之趙王趙王。未。取又薨。清河南宫大有。與正君父稚君善者。遇相君曰。貴為天

下母。是時宣帝世。元帝為太子。稚君乃因魏郡都尉。納之太子。太子幸之。生子君上。宣帝崩。太子立。正君為皇后。君上為太子。元帝崩。太子立。是為

成帝。正君為皇太后。竟為天下母。資治通鑑後周紀。初符彦卿有女。適李守貞之子崇訓。相者言其貴。當為天下母。守貞喜曰。吾婦猶母天下。况我

乎。反意遂决。及敗。崇訓先刃其弟妹。次及符氏。符氏匿幃下。崇訓倉猝求之不獲。遂自到。亂兵既入。符氏安坐堂上。叱亂兵曰。吾父與郭公為昆弟。

汝曹勿無禮。太祖遣使。歸之於彦卿。及帝鎮澶州。太祖為帝娶之。立為皇后。后性和惠而明决。帝甚重之。天父地母

淮南鴻烈解精神訓。聖人法天順情。不拘於俗。不誘於人。以天為父。以地為母。鶡冠子故聖人立天為父。立地為母。真父母

無上祕要人品形飛。我聞所以得生者。從虛無自然中来。因緣寄胎。受化而生。我受胎父母。亦非我始生父母也。真父母不在此。父母貴重。尊髙無

上。今所生父母。是我寄備因緣。禀受育養之恩。故以禮報終身。而稱為父母焉。立行合道。則身神一也。身神一。則為真身。歸於始生父母而成道也。

天地之母上陽子真一之水。即真一之精氣。此氣為天地之母。陰陽之根木也。知子守母

老子歸元章。天下有始。以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復守其母。造化也子。萬物也。知有造化。而後知有萬物。知有萬物。又當知有造

化。道德經既知其子。復歸其母。造化之母淮南鴻烈解要畧。俶真者。窮逐終始之化。嬴埒有無之精。說符玄妙之中。

通迴造化之母也。隂陽父母莊子大宗師。子来曰。父母於子。東西南北。唯命之從。隂陽於人。不翅於父母。彼近吾

死。而我不聽。我則捍矣。彼何罪焉。 五行父母周易參同契五行相克。更為父母。丹法。以火煉金。以金代木。火盛則

水沃之。水盛則土遏之。是謂五行相克。金生水水。乃金之子。而水中生金木生火火乃木之子。而火中生木。是謂更為父母。金爲水

周易參同契金為水母。謂金生水而返隠形於水。乃母隠子胎也。流珠水母周易參同契黄土金之父。

流珠水之母。水以土為鬼。土填水不起。繼體因母周易參同契長子繼父體。因母立兆基。乾父下交於坤母之初

爻而成震。震為長男。故曰長子繼父體。震自坤體而生。猶嬰兒生於母腹中。故曰因母立兆基。玄牝物母上陽子老

子有無玄牝物母之道。即玄關一竅。大道金丹也。形化道之母長生經前識者道之子。形化者道之母。雲

笈七籖元炁論。自然者道之父母。氣之根本也。望君如父母蘇子由古史葉公列傳。白公作亂。欲以子閭為

王。子閭不可。遂殺之。而以王如髙府。石乞尹門。圉公陽冗宫。負王以如昭夫人之宫。葉公亦至。及北門。或遇之曰。君胡不胄。國人望君。如望慈父母

焉。盗賊之矢若傷君。是絶民望也。若之何不胄。乃胄而進。亢倉子故義兵至則隣之人。歸之若流水。諸侯之人。望之如父母。行地滋逺。得人滋衆。

慈如父母吉安府志歐陽守道。宋時為著作郎。兼崇政殿說書。入謝。兼權都官郎官。後以疾卒。門人文天祥𥙊之曰。

先生之德。慈如父母。疾痛呼父母宋蘇頴濵集為兄軾上書。臣聞困急而呼天地。疾痛而呼父母。

父主母戰國策蘇秦。說燕王曰。臣隣家有逺為吏者。其妻私人。其夫歸私之者憂之。妻曰。勿憂。吾為藥酒待之。夫至。妻使妾

奉巵酒進之。妾知其藥酒。進之則殺主父。言之則逐主母。乃陽僵棄酒。主父怒而笞之。妾之棄酒。上以活主父。下以存主母也。召父

杜母東漢書杜詩傳。詩少。有才能。更始時。辟大司馬府。建武元年。嵗中三遷為侍御史。七年。遷南陽太守。性節儉。而政治清平。省愛

民役。造作水排。鑄為農器。用力少。見功多。百姓便之又。脩治陂池。廣拓土田。郡内比室殷足。時人方於召信臣。故南陽為之語曰。前有召父。後有杜

母。分門故事。排。蒲拜切。治鑄者。為排以吹炭。今激水以鼓之也。與黼字同。韋囊吹火也。囊古黼字。比豐。猶比屋。江湖長翁記杜母遺芳豈逺求。田

功誰比此邦優麥疄桑隴疑淮左。近水遥山似秀州。樓識景踈知俗羙。亭因思孟各風流。我来眷眷淳龐豦。比屋嬉嬉路載謳。邵父

陳母宋江少虞類苑邵曄知廣州。鑿内濠以泊舟楫。不為颶風所害。相次陳世𡖥代之。奏乞免本州計口買𥂁之害。五年。民始有完

衣飽食。廣人歌曰。邵父陳母。除我二苦。 家無常母孝友同風晉𣲆毓。奕世儒業。敦睦九族。客居青州。繼毓七世。時

人號其家無常母。去虎口歸慈母東漢書樊崇與劉盆子既。降光武。光武謂崇等曰。得無悔降乎。

徐宣等叩頭。今日得降。猶去虎口。歸慈母。誠歡誠喜。無所悔也。帝曰。𡖥所謂鐵中錚錚。傭中狡狡者也。合境呼慈

北史隋辛公義。為岷州剌史。土俗畏病。一人有病。即合家避之。父子夫婦不相看。孝義道絶。病者多死。公義患之。欲變其俗。凡有疾病。轝

致聴事。暑月役時。或至數百所得秩俸。盡用市藥醫療之於是悉差。子孫慚謝。始相慈愛。此風遂革。合境之内。呼為慈母。恩踰

慈母唐韓昌𥠖集論天旱人飢狀。恩踰慈母。仁過春陽。常侍是我母兩漢䝉求張讓。趙忠。靈帝

時。並遷中常侍。帝本侯家宿貧。每歎桓帝不能作家居。故聚為私蔵。寄小黄門常侍錢客數千萬。常云。張常侍是我公。趙常侍是我母。

南史何承天傳。承天為著作郎。撰國史。承天年已老。而諸佐郎並名家年。少。頴川荀伯子嘲之。常呼為妳母。承天曰。𡖥當云鳳凰將九子。

妳母何言耶。北史齊崔季舒。性明敏。涉獵經史。長於尺牘。有當世才。為中書侍郎。文襄每進書魏帝。有所諫請。或文辭煩雜。季舒輙脩飾通之。得申

勸戒而已。靜帝報答。罷朝常與季舒論之云。崔中書是我妳母。事嫂如母南史韓靈敏傳。靈敏。會𥟵人。早孤。與靈珎

並有孝弟。兄亡無子。嫂朝氏。守節不嫁。慮家人奪其志。未甞告歸。靈敏事之如母。 事姨如母南史何尚之字彦德。

廬江𤄵人也。父叔度。恭謹有。行業。姨適沛郡劉璩。與叔度母情愛甚篤。叔度母早卒。奉姨若所生。姨亡。朔望必徃致哀。并設𥙊奠。食並珍新。躬自臨

視。若朔望必有公事。則先遣送𥙊。皆手自料簡。流涕封之。公事畢。即徃致哀。以此為常。呼為阿母北史北海王詳

傳。詳貪冒無懕。詳母髙太妃。頗助威虐帝。每潜幸其所。肆飲終日。與髙太妃相見。呼為阿母。伏而上酒。禮若家人。臨出髙每拜送。舉觴祝言。願官家

千萬年壽。嵗一入妾母子舍也。親家母唐書中書令。蕭嵩。子尚親昌公主。嵩夫人賀氏。入覲拜席。玄宗呼為親家母。禮儀

盛。國母宋史西蜀孟昶世家。太祖三年。昶降乃舉族與官屬。由峽江而下。至江陵。上遣皇城使竇思儼迎勞之。四月初。昶與母至

襄漢。復遣使賫詔賜茶藥所賜詔不名。仍呼昶母為國母。楊晟事義母唐書楊晟傳。晟初隸鳳翔軍節度使

李昌符。畏其勇欲殺之。妾周檛使亡去。及昌符死。晟得其妾。周晟事之如母。周請為妻。晟固辭。旦夕問省乃視事。太平廣記晟建節彭州。昌符之敗。

因令求周氏。既至。以義母事之。終身事如母宋朱晦庵大全集丁氏墓誌。姑為比丘尼。與宜人年相近。病迎

歸。與共卧起。經嵗忘勞。姑每感涕謂曰。病愈。當終身事之如母。父怒歸母資治通鑑唐昭宗。乾寧二年。楊

行宻軍。士掠得徐州人李氏之子。養以為子。行宻長子渥憎之。行宻謂其。將徐温曰。吾度渥必不能容。今賜汝為子。温名之曰知誥。知誥事温。勤孝

過於諸子。嘗得罪於温。温笞而逐之。及歸。知誥迎拜於門。温問何故猶在此。知誥泣對曰。人子捨父母將何之。父怒而歸母。人情之常也。温是以益

愛之。使掌家事。家人無違言。兒啼呼母蔡琰别傳琰在胡中十三年。有二男捨之而歸。作詩云。家既迎𠔃當歸寧。

兒呼母兮啼失聲。我掩耳𠔃不忍聽。賢知其母漢雋嚴延年傳。東海莫不賢。知其母。師古有曰。稱其賢智也。 

母右晏元獻公類要内御者。浴鬠古外無笄。儀禮既夕。禮曰。其母之䘮。則母右。注。内。御。女御也。無笄猶丈夫之不冠也。違養穆員母

玄堂志曰。以某年月日違。養。旦泣神母宋蘇頴賔集漢祖廟試劒石銘。夜斷長蛇。旦泣神母。錢用

子母西漢書食貨志。單穆公曰。民不堪錢重。則多作輕而行之。亦不廢重。於是乎有子權母而行。小大利之。青蚨

子母事類蒙求漢時。南方有蟲。其形如蟬。其子著草葉如蠶種。得子以歸。則母飛來就之。殺其母。以血𡍼八十一文。又殺其子塗

八十一文。凡市物。或先用子。皆復飛歸。循環無已。故淮南子術。以之還錢。名曰青蚨放麑與母事文類聚孟孫獵得

麑。使西秦巴持之。其母隨而呼之。西秦巴不忍而與其母。孟孫適至求麑對曰。余不忍而與其母。孟孫大怒逐之。居三月復召為其子傳。曰。夫子不

忍麑。又且忍吾子乎。衆魚生母酉陽雜爼凡渚魚會産𩹴魚轍舐其腹。謂衆魚之生母。豚食死

莊子德充符篇。仲尼曰。丘也甞使於楚矣。適見豚子。食其死母者。少焉眴若。皆棄之而走。不見已焉爾。不得類焉爾。所愛其母者。非愛其

形也。愛使其形者也。戰而死者。其人之葬也。不以翣。資削者之屨。無為愛之。皆無其本矣。四十二字母

經善世衆藝童子。告善財言。我恒唱持此之字母入般若波羅宻門。清源流日字母為衆藝之勝。書說之本。言四十二字者。頌曰。阿羅波遮那邏陀。

婆茶沙和多夜咤。迦娑磨伽他闍簸。䭾奔呿义哆若𥙁。婆車摩大嗟伽他。拏頗歌醝遮咤茶。詳見字字韻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八百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