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一千六百二十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一千八百四十八
卷之一萬一千八百四十九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八百四十八 十八養

燕享事類合璧禮經考索。 燕享。君臣俱有之禮也。然享以訓恭儉宴以示慈惠享有體薦。設凡而不𠋣。爵盈而不飲殽乾而不食。

此其所以訓恭儉。宴則不然。有折俎焉。得以相與而共食。非所以示慈惠而然乎。古者慈惠以布政。而恭儉以行禮。二者所以成其政也。然又不能

無隆殺之辨。上公三享。二燕侯伯二享。再燕。子男一享。一燕。上下如是。亦豈混然無等哉。設或有故不親享燕之禮。則各以其幣致之。亦所以見將

意以致敬者。不可廢也。然燕享之大槩不可以不之知也。唐虞夏商逺矣。無所考證。周人郁郁乎文。其禮備載於周官之書者可覆也。及周之衰。此

禮浸失。秦漢而降。間亦行焉。然非復古人之舊矣。國朝遇臣有禮。待下有敬。無秦漢衰世之失。有成周盛時之得。相與維持於千百餘年之乆者。蓋

有足觀歟。將府元龜傳曰。享以訓恭儉。宴以示慈惠。恭儉以行禮。慈惠以布政故享有體薦。宴有折俎。王室之禮也夏啓鈞臺之會。周文在鎬之飲

皆紀諸册書。而形於雅頌矣。後世或諸侯歸時事於宰旅。四夷奉國珍於外府。叙賓以昭德。班勞以策勛。習射以講禮。時巡而展義。或弭節故里臨

享父老。或周覧都畿飫賜官屬。至於五兵錹偃。品物茂遂。時乃置酒高會。合飲成禮。奉觴上壽。加以贈賄。上賜之以景福。下報之以盡心。此王者之

盛典也。易著需雲之象。書紀槁飫之篇。詩曰。公尸燕飲。福祿來爲。皆宴衎之謂矣。玉海君臣之分。以嚴爲主。朝廷之禮。以敬爲主。然一於嚴敬。則情

或不通。無以盡忠告之益。故制爲燕饗之禮。以通上下之情。於朝曰君臣焉於燕曰賓主焉。先王以禮使臣之厚。於此見矣。夏玉海左傳昭四年

六月丙午。椒舉曰。夏啓有鈞臺之饗。注。在河。 南陽翟縣南。世紀云在縣西。啓饗諸侯於此。 周册府元龜文王燕羣臣嘉賓。既飲食之。又實幣帛

箱篚。以將其厚意。故有鹿鳴之詩。 武王於鎬京樂八音之樂。與羣臣飲酒故魚藻之詩曰。王在在鎬。豈樂飲酒。豈亦樂也。平王時。號公晉侯朝王。

王饗醴命之宥王之覲羣后。始則行饗禮。先置醴酒。示不忘古。飲宴則命以幣物宥助也。所以助歉敬之意。皆賜玉五瑴。焉三匹非禮也。王命諸侯

名位不同禮亦異數。不以禮假人。襄王時。晉侯朝王。王饗醴。命之宥。 定王時晉侯使士會平王室。王饗之。原襄公相禮。原襄公。周大夫。禮。佐也。殽

烝烝。升也。升殽於。武子私問其故。饗當體薦。而殽烝。故恮問之。武。士會謚。李其字。王聞之召武子曰。季氏而弗間乎。王饗有體薦。饗則乎解其體

而薦之。所以示其儉。宴有折俎。體解節祈升之於俎。物皆可食。所以示慈惠也。公當饗。卿當宴王室之禮也。公謂諸侯。武子歸而講求典禮。以修晉

國之法。言典。謂禮之廢乆也玉海圖語晉隨會聘于周。定王饗之。殽烝。范子𥝠於原公曰。此何禮也王召士季曰。子弗聞乎。禘郊之事。則有全烝。王

公立飫。則有房烝。即饗禮也。親戚宴饗。則有殽烝。今叔父使士季實來。唯是先王之宴禮。欲以貽女余一人敢設飫禘馬。且唯戎翟。則有體薦。坐諸

門外而使舌人體委與之象胥之官也。今王室之一二兄弟。以時相見將龢恊典禮。以示民訓。則無亦選其馨香。擇其柔嘉。潔其酒醴。品其豆籩。修

其簠簋奉其犠象。出其尊彞口陳其鼎俎。靜其巾幕。敬其祓除。體解節折。而共飲食之。於是有折俎加豆。酬幣宴貨。以示容合好。歲飫不倦。時宴不淫。

月會句修。日全不忘。古之善禮者將焉用全烝。詩常 注。飫。私也。不犹履井堂謂之飫。箋云私者圖非常之事。若議大疑於堂。則。有飫禮焉。聽朝爲

公 周禮掌客。 王合諸侯而饗禮則具十有一牢。庶具百物備。諸侯長十有再獻。凡諸侯之禮。上公五積。侯伯四積。子男三積。 大行人 掌大

賓之禮上公饗禮九獻。食禮九舉。出入五積。三問三勞諸侯饗禮七獻食禮七舉出入四積再問再勞。諸伯如侯禮。諸子饗禮五獻。食禮五舉。出入

三積臺問臺勞諸男如子禮。注饗設盛禮以飲賓也。大國之孤執皮帛以繼小國之君出入三積不問。臺勞。 司儀 王燕則諸侯毛。朝事尊。尊上

爵燕則視。親上齒。 大宗伯 以饗燕之禮。親四方之賓客。 樂師。 饗食諸侯。序其樂事。 鍾師 饗食奏燕樂。 外饔 邦饗耆老孤子。則掌

割亨饗士庶子亦如之。 酒正 共其酒無酌數。 儀禮 燕禮工歌鹿鳴四牡皇皇者華。笙入奏。南陔白華華泰。乃間歌魚麗。笙由庚歌南有嘉

魚笙崇丘。歌南山有臺笙由儀遂歌鄉樂周南關睢葛覃卷耳。召南。鵲巢采蘩采蘋大師告于樂正曰正歌備奏陔遂出以樂納賓則賓及庭。奏肆

夏公拜受爵而奏肆夏升歌鹿鳴下管新宫笙入三成遂合鄉樂。若舞則勺有房中之樂 記 禮器周旅酬六尸曾子曰周禮其猶醵與。旅酬相

酌王居明堂之禮仲秋乃命緣 詩 鹿鳴燕羣臣嘉賓。注。歛之而有酬幣食之而有侑幣。 常■燕凡弟 伐木燕朋友故舊。陳饋八簋。箋謂

食禮湛露天子燕諸侯。注宗子將有事則族人皆侍不醉而出。是不親也醉而不出是渫宗也。箋云天子燕諸侯之禮亡 既醉序注 成王祭宗

廟旅酬下徧羣臣。至于無筭爵故云醉焉。乃見十倫之義志意充蒲是謂之飽德 賓之初筵䟽 禮有獻酢與旅酬。及無筭爵旅與無筭不止三

爵而已故知三爵是獻也酢也。酬也 左傳莊公二十年冬王子頽饗五大夫。注王子頽既立。乃爲爲國等五大夫設饗燕之禮樂及遍舞鄭伯聞

之見號叔曰。寡人聞之。哀樂失時殃咎必至。今王子頽歌舞不倦樂禍也僖十二年冬。齊侯使管夷吾平戎于王。使隰朋平戎于晉。王以上卿之

禮饗管仲注管仲下卿王乃爲加禮設饗燕。故以上卿之禮饗之。管仲辭曰臣賤有司也有天子之二守國高在。若節春秋。來承王命。何以禮焉陪

臣敢辭王曰舅氏余嘉乃勲應乃懿德。謂督不忘。徃踐乃職。無逆朕命。管仲受下卿之禮而還君子曰管仲之世祀也宜哉讓不忘其上。曰愷悌君

子神所勞矣。 二十五年。晉侯朝。王饗醴。命之宥二十八年獻楚俘。王饗醴命𣈆侯宥。加之帶帛以助勸也。文四年寗武子曰。諸侯朝正於王。王宴

樂之賦湛露。 宣十六年冬。士會問殽烝王曰王饗有體薦。宴有折俎。公當饗。卿當宴。王室之禮也。䟽禮升殽於俎。皆謂之烝。烝升也。切肉爲殽升

俎謂之殽烝公侯來朝。王爲設饗。則有體薦薦其半體。亦謂之房烝 𣈆荀躒如周葬穆后。昭十五年。藉談爲介。景王饗之。求彝器。籍談辭以王靈

不及云云王曰叔氏而忘諸乎叔父唐叔云云又成二年晉獻齊捷。事亦類此定王案此二王多識前言徃行賢於晉大夫逺矣 成十二年。晉郤

至曰諸侯相朝有饗宴之禮饗以訓恭儉。宴以示慈惠注饗有體薦設凡而不𠋣爵盈而不飲殽乾而不食宴則折俎相與共食 襄三年。晉與魏絳

禮食 魯語 叔孫穆子曰夫先樂金奏肆夏繁遏渠天子所以饗元侯也歌文王大明綿則兩君相見之樂也餘見養老類 晉語 公子如楚

楚成王以周禮饗之九獻庭實旅百 中庸 旅酬下爲上所以逮賤也燕毛所以序齒也既祭而燕 說苑 齊景公登酎晏子修食禮以待。

漢册府元龜高祖四年十一月帝自成皋西入關至櫟陽存問父老。置酒留四日復如軍 五年五月兵皆罷歸帝置酒洛陽南宫上曰通侯諸將母

敢隱朕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高起王陵對曰云云上曰三者皆人傑。吾能用之所以取天下也羣臣說服 六年三月帝置酒封雍齒因趣丞相急

定功行封 七年十月長樂宫成羣臣朝禮畢盡伏置法酒法酒言禮酌飲之不至醉以尊卑次起上壽觴九行謁者言罷酒御史格法舉不如儀

輙引去竟朝置酒無敢讙嘩失禮者 九年十月淮南王梁王趙王。楚王朝未央宫置酒前殿。帝奉玉卮爲太上皇壽曰始大人常以臣亡賴不能

治産業不如仲力今某之業所就孰與仲多。殿上羣臣皆稱萬歲。大笑爲樂 十二年十月。帝破黥布軍還過沛留置酒沛宫召故人父老子弟佐

酒發沛中兒得百二十人歌酒酣帝撃筑自歌曰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内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令兒皆和習之帝乃起舞慷慨傷懷

泣數行下。謂沛父兄曰游子悲故鄉。沛父老諸毋故人日樂飲言日日樂飲也。極歡。道舊故爲笑樂十餘日。帝欲去沛。沛中空縣皆之邑西獻帝留

止張飲三日。 武帝太始三年正月行幸甘泉宫。饗外國客 五月還幸建章宫。大置酒。赦天下。玉海。武帝雖用夏正。然每月朔朝。至於十月朔猶

常享會其儀。夜滿未盡七刻鐘鳴。受賀及贄。公侯璧。二千石羔。千石六百石雁。四百石以下百官賀正月。二千石以上上殿稱萬歲。舉觴御食前。司

靈奉美。大司農奉飯。奏食舉樂。百官受賜宴饗大作樂。詳見元會昭帝元鳳二年。四月。自建章宫徙未央宫。大置酒。玉海。賜郎從官帛。及宗室子錢人

二十萬。吏民獻中酒者賜帛。人一匹。 王尊慱。正月行幸曲臺。臨饗罷衛士周官外饗饗士庶子。注。士庶子衛王宫者。若今時饗衛士。 漢辟雜燕

禮。慱士飲酒禮。儀禮燕禮。燕朝服於寢。注燕於路寢。相親昵也今辟雍十步行此燕禮。玄冠而衣皮。弁服與禮異。成紀。鴻嘉二年。月慱士行飲酒

禮有雉飛集于庭。王式博。江公謂歌吹諸生曰。歌驪駒。注如淳曰。學官自有此法酒。坐歌吹以相樂也。元帝建昭四年正月。以誅郅支單于告祠郊

廟。赦天下羣臣上壽置酒以圖書示後宫貴人。討鄞支之圖書也。 後漢光武建武三年十月。幸舂陵。因置酒舊宅。大會故人父老。 六年二月大

司馬吳漢㧞胊。獲董憲龐萌。山東悉平。諸將還京師。置酒賞賜 十三年四月大司馬吳漢平公孫述。自蜀還京師。於是大饗將士。班勞策勛。布

也謂徧布勞。來之勞。音力到切。下同。 十七年十月。幸章陵祠舊宅觀田廬置酒作樂賞賜。時宗室諸母因酣恱。相與語曰。文叔少時謹信與人不

欵曲唯直柔耳帝聞之。大笑曰。吾理天下。亦欲以柔道行。 十九年九月南巡狩幸汝南南頓縣舍置酒會賜吏人二十五年春四夷朝賀絡繹

而至帝命大會。勞饗賜以珍寳。 明帝永平二年十月西巡狩。幸長安有事於十一陵歷覧郡邑。會郡縣吏勞賜作樂。 三年十月從太后幸章陵

觀舊廬。置酒會陰鄧故人諸家子孫并受賞賜。 十年閏四月幸南陽祠舊宅禮畢召校官弟子作雅樂。奏鹿鳴。帝自御塤篪和之。以娱嘉賓。還幸

南頓勞饗三老官屬。 章帝建初七年九月幸鄴勞饗魏郡守令已下至于三老門閑走卒。賜錢。各有差。 十月西巡狩。幸長安。進幸槐里。又幸長

平東至高陵而還每所到幸輙會郡縣吏人勞賜作樂 元和二年二月幸泰山。辛未柴告岱宗遂覲東后饗賜王侯羣臣 和帝永元十四年三

月戊辰臨辟雍饗射大赦天下十五年十月戊申幸章陵癸丑會宗室於舊廬。勞賜作樂。 安帝延光三年二月辛卯幸泰山柴告岱宗癸巳勞

賜郡縣作樂。 十月行幸長安丁亥會三輔守令掾史於長安作樂 順帝陽嘉元年三月庚寅臨辟雍饗射 永和二年十月丙午幸未央宫會

三輔郡守都尉及官屬勞賜作樂 漢安二年六月。遣行中郎將持節護南單于守義王兜樓儲歸南庭。單于先在京師。詔太常大鴻臚與諸國

侍子於廣陽城門外廣陽洛陽城西面南頭門。祖會饗賜。作樂角抵百戲角抵之戲。則魚龍爵馬之屬。言兩兩相當。亦角而爲抵對。即今之頥。用古

之角抵也。帝幸胡桃宫臨顴之。 桓帝延熹元年五月己酉。大會公卿以下賞賜各有差。玉海。馬融廣成頌。羣師叠伍。伯枚千重山罍常滿。房珇無空

酒止業隊。膳良循行。清醪輩凑。燔炙騎將。皷駭舉爵。锺鳴既觴。 魏文帝初爲魏王。延康元年六月南征七月甲午軍次于譙大饗六軍。及譙父

老百姓于邑東。設伎樂百戲。令曰先王皆樂其所生禮不忘其本譙霸王之邦貢人本出。其復譙租稅二年。三老吏民上壽日夕而罷。玉海大碑

云㫖酒波流。肴烝陵積。雖夏啓釣臺之享。周成岐陽之獀高祖邑中之會光武舊里之宴。何以尚兹。 明帝青龍二年八月幸壽春。己未大曜兵饗

六軍。 髙貴鄕公甘露元年二月丙辰。宴羣臣於太極東堂。 後魏 道武登國七年正月。幸木根山。遂次黑鹽池。饗宴羣臣。親諸國貢使。北之美

水 三月甲子。宴羣臣於水濱。 八年。七月車駕臨幸新壇。庚寅宴羣臣講武。 皇始二年。正月己亥朔。車駕在魯口城大饗羣臣。 明元永興四

年四月乙未。宴羣臣於西宫。使各獻直言。 五年。十一月癸酉大饗于西宫 神瑞二年。二月丁亥大饗于西宫。 泰常五年正月庚戌朔。自薛林

東還至于屋竇城饗勞將士。 七年。二月丙戌。車駕自雲中還。大饗于西宫 太武始元二年。九月丁卯以永安。安樂二殿成。大饗以落之。太平眞

君五年二月庚辰。行幸廬。三月戊子大會于郍南。 十年。正月戊辰朔車駕在漠南。伐嚅繻。大饗百寮。 文成太安四年。正月庚午。於遼西黄山宫

游宴數日。親對高年。勞問疾苦。 二月丙子登碣石山觀滄海。大饗羣臣於山上。班賞進爵各有差。 九月辛亥太華殿成丙寅饗羣臣。大赦天下。

孝文太和元年十月癸酉。宴京邑耆老年七十以上。於太華殿。賜以衣服 九年正月癸未饗羣臣于太華殿。 十六年正月戊午朔饗羣臣於

太華殿帝始爲王公興興起也。懸而不樂。以翌日祀獻文於明堂也 二月詔罷寒食饗時壞太華殿。經始太極殿十月庚戌太極殿成大饗羣臣

十七年正月壬子朔帝饗百寮於太極殿。 十八年五月詔罷五月五日七月七日饗。 十九年正月辛未朔車駕在縣瓠時帝南伐朝饗羣臣

於方丈竹堂樂作酒酣乃歌曰。白日光天兮無不曜。江左一隅獨未照彭城王勰續歌曰願從聖明兮登衡會萬國馳誠混日外。長兼給事黄門侍

郎鄭懿歌曰雲雷大振兮天門闢率土來賓一正曆。中書侍郎兼黄門侍郎邢巒歌曰舜舞干羽兮天下歸文德逺被莫不思。秘書丞兼中書侍郎

鄭道昭歌曰皇風一皷兮九地匝戴日依天清六合。帝又歌曰。遵彼汝墳兮昔化貞。未若今日道風明。黄門侍郎兼司徒左長史宋葉歌曰文王政

教兮暉江沼。寧如大化光四表。帝謂道昭曰自。比遷務雖猥與諸才雋不廢咏歌遂命邢巒揔集叙記。 八月甲子引羣臣歷宣殿堂。初帝嘗詔延

四廟之子下逮玄孫之冑。申宗宴於皇信堂。不以爵秩爲列悉序昭穆爲次用家人之禮。後又引見王公侍臣於清徽堂謂曰此堂成來未與王公

行宴樂之禮後東閤廡堂粗復始就故今與諸賢欲無高而不昇無小而不入因之流化渠。帝曰。此曲水者亦有其義取乾道曲成萬物無滯也次

之洗煩池帝曰此池中亦有佳魚任城王澄曰此謂魚在在藻。有頒其首帝曰且取王在靈沼於牣魚躍也次之觀德殿。帝曰射以觀德。故遂命之

次之凝閑堂帝曰名目要有其義此蓋取天子閑居義不可縱奢以忘儉自安以忘危故此堂後作茅茨堂。謂僕射李冲曰此東曰步元廡西曰游

凱廡此堂雖無唐堯之君。卿等當無愧於元凱冲對曰臣既遭唐堯之君。不敢辭元凱之譽帝曰光景垂落朕同宗則有載考之義。卿等將出無逺。

何得默爾德音即命黄門郎崔光郭祚通直郎邢巒崔休等賦詩言志燭至公卿辭退李冲再拜上千萬歲壽帝曰卿向以燭至致辭。復獻於千萬

之壽。朕報卿以南山之詩帝曰燭至辭退庶姓之禮在夜載考。宗族之義。卿等且還朕與諸王宗室欲成此夜飲二十三年正月戊寅朔。羣臣以帝

疾瘳上壽大饗於澄鸞殿。 宣武景明三年十二月壬寅饗羣臣于太極前殿各賜布帛有差 孝莊永安二年七月爾朱兆破元顥帝還京師。乙

亥宴勞天柱大將軍爾朱榮上黨王天穆及北來督將於都亭。出宫人三百繒錦雜綵數萬匹班賜有差 前廢帝普泰元年。四月癸卯。幸華林都

亭宴射班錫有差太樂奏伎有倡優爲愚痴者帝以非雅戲詔罷之 出帝太昌元年五月乙巳幸華林都亭宴羣臣班賚有差。 八月壬戌朔。齊

文襄王來朝宴射班賚部下各有差。 九月庚子帝幸華林都亭引見元樹及公卿百寮蕃使督將等射。班賚各有差 永熈二年。正月庚寅朔朝

饗羣臣太極前殿 八月乙丑。齊文襄王來朝帝宴於華林都亭。班賚部下各有差 西魏 文帝大統八年十二月狩於華陰。大饗將士 後周

 明帝武成二年。正月癸丑朔。大會羣臣于紫極殿。始用百戲 三月辛酉重陽閣成會羣公列將卿大夫及突厥使者於芳林園賜錢帛各有差

 武帝保定元年。正月丙子大射於正武殿賜百官各有差 二年十月辛亥。御大殿大射。諸卿列將皆會。天和元年正月辛巳露寢成考之令

羣臣賦古詩。京邑耆老并預會焉。頒賜各有差。 三年三月丁未大會百僚及四方賓客於露寢賜衣馬錢帛各有差 建德三年正月丙子停二

十四軍督將已下誡以軍旅之法縱酒盡歡 六年二月平齊論定諸軍勲置酒於齊太極殿會軍士以上班賜各有差 四月大會羣臣及諸蕃

客於露寢。 隋 高祖開皇三年二月庚申宴百僚班賜各有差壬申宴北道勲人。 四年正月甲戌大射於北苑十日而罷 四月丁未宴突厥

高麗吐谷渾使者於大興殿 七年二月壬申幸醴泉宫召兵部尚書幸師與左僕射高頴上柱國韓擒虎等於卧内賜宴令各叙舊事以爲笑樂

十月癸亥幸蒲州。丙寅宴父老。帝極歡曰。此間人物衣服鮮麗容止閑雅良由仕宦之鄉。陶染成俗也。 八年九月丁丑。宴南征諸將頒賜各有

差 十二年。十一月壬午。宴百僚。頒賜各有差甲子賜百僚大射於武德殿 十三年。二月戊子宴考使於嘉則殿考使謂使考較也。 十七年。

五月庚申宴百僚於玉女泉頒賜各有差 十九年正月戊寅大射於武德殿宴賜百官。煬帝大業三年。六月北巡狩至榆林郡。丁酉啓民可汗

來朝甲辰御北樓觀漁于河北宴百僚 七月辛亥。啓民可汗上表請變服襲冠帶甲辰於郡城東御大賬其下備儀衛建旌旗。宴啓民及其部落

三千五百人奏百戲之樂。賜啓民及其部落各有差 八月乙酉幸啓民賬宴賜極厚。 九月己未。次濟源。幸御史大夫張衡宅宴享極歡 四年

正月庚戌百僚大射於允武殿。 五年二月戊申自東都還京丙辰宴耆舊四百人於武德殿。頒賜各有差。 三月西巡。五月甲申宴羣臣於金山

之上 六月丙辰。御觀風行殿。盛陳文物奏九部樂。設魚龍曼延宴高昌王麴伯雅及伊吾吐屯設於殿上時。王未朝以寵異之。其蠻夷陪列者

三十餘國 六年三月。幸江都宫四月丁未宴江淮。己酉父老頒賜各有差 七年二月己未升釣臺楊子津大宴百僚。頒賜各有差 十一年正月

甲午朔大宴百僚乙卯大會蠻夷設魚龍曼延之樂頒賜各有差 唐高祖武德元年五月戊辰宴羣臣賜帛各有差 八月庚子宴設三品以

上賜雜綵各有差 十月宴突厥使者奏九部樂於庭引骨咄祿特勤升御坐以寵之。 十一月己酉秦王降薛仁果秦王太宗也。帝間大恱因置

酒高會奏九部樂賜羣臣錢各有差癸亥秦王凱旋獻俘。帝置酒宴師及骨咄祿特勤於玄武門賜布帛各有差戊辰宴羣臣。 十二月庚寅宴突

厥骨咄祿特勤等於殿内 二年二月癸巳宴羣臣臨奏九部樂賜錢各有差極歡而罷 閏二月甲辰考羣臣以李綱孫伏伽。爲上第置酒高會

奏九部樂於庭帝謂裴寂曰隋末無道上下相蒙主則驕矜臣唯謟佞上不聞過下不盡忠。至使社稷傾危身死匹夫之乎朕撥亂反正念在安民

平亂。任武臣官。方委文吏庶得各展器能以救不逮比每虛心接待冀聞讜言然唯李綱若盡忠欵孫伏伽可謂誠直餘人猶踵弊風俛首而已豈

朕所望哉當以身爲嬰兒方朕爲慈父有懷必盡有意必申也因命捨君臣之敬帝頻舉觴以屬公卿。羣臣迭上壽極歡而罷賜帛各有差。 四月

甲辰遣大理卿郎楚之安撫山東夏侯端安撫淮左奏九部樂設宴而遣之 五月戊辰宴并州從官五品以上於仁壽殿極歡賜帛各有差丙寅

奏九部樂於庭宴凉州使人官賞各有差。謂與官。及賞物也。 三年正月甲午宴突厥奏九部樂於庭。賜綵有差。 四月壬戌。秦王平并州。悉復故

旭帝大恱置酒含章殿。宴羣臣極歡。遣入御府。賜繒綵皆盡重而出。 五月庚午宴突厥使奏九部樂於庭賜帛各有差。辛卯秦王平并州凱旋獻

捷於太廟帝置酒高會極歡而罷。 六月丁酉宴東征官僚奏九部樂帝親舉酒以屬百官。極歡而罷。己酉大會東征將士。奏九部樂於庭癸丑幸

昆明池宴從官賜錢各有差 七月戊辰宴羣臣 八月庚戌宴羣臣奏九部樂於庭賜布帛有差。 唐玄武門宴羣臣 見御詩及門闕類 唐

丹霄樓宴。 見樓類。 唐集仙殿麗正院賜宴 見院類 四年三月丁酉宴西突厥之使奏九部樂於庭賜帛各有差。 五月癸亥宴五品已上

奏九部樂於庭丁丑以王世充平宴羣臣賜帛各有差。 七月戊辰宴羣臣奏九部樂於庭帝舉酒屬百官極歡乃罷賜錢帛各有差 九月癸亥

賜五品以上射於武德殿賞金銀綾綺各有差。 五年正月辛丑。賜羣臣大射於玄武門。賚綵帛各有差壬子幸昆明池宴從官賜帛各有差 三

月己酉宴羣臣及京城父老賜布帛各有差。 七月乙酉秦王平王世充班師丙戌宴旋師。賜帛各有差。 六年三月己丑宴五品已上於昭德殿

賜帛各有差。 九月丙子。宴五品已上於苑内。謂公卿曰。昔漢高定天下。以蕭曹張陳爲良佐。任以政事。朕應天命。剋平區宇。仗任卿等。自謂不謝

古人因舉酒以屬羣臣。極歡而罷。 十月甲辰。以有年。宴羣臣。賜物各有差。七年二月。宴突厥使者。奏九部樂於庭。 三月己卯。幸琅邪公主第

宴。從官五品已上。賚帛各有差。 四月癸卯。宴羣臣。奏九部樂。賜帛各有差。丙午宴王公親屬於文明殿。帝見長平王太妃。以屬從家人禮。降階再

拜。酒小闌。移坐翠華殿。帝賦詩。王公遞上壽。賜帛各有差。 六月戊戌。右武候大將軍丘和。以交州首領來朝。奏九部樂以宴之。賚物各有差。 七

月壬子。幸東宫宴。從官下至骨徒。頒賜有差。 八年正月甲寅。幸秦王第謂羣臣曰。朕以秦王有大功故於宫中立第以異之。從是宴五品已上設

竒伎百戲賜帛各有差。 二月甲午。幸齊王元吉第。宴五品已上賚賜各有差。 三月丁酉宴羣臣於玄武門陳倡優爛熳之伎 四月丁未赤雀

巢於殿門宴五品已上。上頌者十餘人極歡而罷己丑宴西蕃突厥林邑使者。奏九部樂於庭。 五月乙巳。宴五品已上及外戚於内殿賦詩賜綵

極歡而罷。 十二月辛巳車駕狩鳴犢泉迴宴從官。賚物綵帛各有差 九年三月丙申。宴朝集使於百福殿奏九部樂於庭。 五月乙卯宴羣臣六

月癸亥。以秦王爲皇太子。宴羣臣。賜帛各有差。 七月傳位於太子帝稱太上皇。後四年乃徙居太安宫。太宗親侍輿輩百僚陪從太上皇甚恱置

酒高會。極歡而罷。賜物各有差。太宗後與公卿謁太上皇於戢武殿復置酒爲歡。謂羣臣曰天下無事。四海乂安。非吾付囑得所吾兒孝順。安能至

此乎。明日復召貴臣十餘人。爰及妃主。置酒於凌煙閣酒酣。太上皇親彈琵琶太宗起舞公卿上壽乙夜方散賜帛各有差。 太宗以武德九年。八

月甲子即位。甲戌宴羣臣于顯德前殿賜帛各有差。 貞觀元年。十月癸未宴羣臣賜物有差。 二年五月丙辰。以夏麥大稔。宴羣臣。奏九部樂於庭。

賜物各有差。 九月壬子。宴羣臣。奏九部樂賜帛各有差。賜天下大酺三日。慶有年也 十一月甲子。宴羣臣賜帛各有差。 三年正月甲子。宴羣

臣。奏九部樂歌太平。舞師子于庭。賜帛有差。 三月甲辰。賜羣臣大射於玄德門。 十一月戊申宴五品已上於内殿。帝謂羣臣曰。李靖奮忠勇長

驅深入頡利奔竄天下無事。豈不樂哉於是極歡而罷。戊子宴突利可汗。及羣臣於殿庭。賜帛各有差。 十二月乙未。宴突利可汗及三品以上於

中華殿帝賦七言詩。極歡而罷賜雜綵各有差。 四年二月己酉。宴三品以上於中華殿。 三月戊辰。宴三品以上於林光殿。賜物各有差。 七月

壬辰。宴羣臣於芳華殿。奏九部樂於庭。帝大恱。親舉酒以屬羣臣羣臣奉觴稱慶。極歡而罷。賜帛各有差。 十月幸隴州。丁巳次武功宴從官及武

功父老。賜帛各有差。 十二月乙未。皇子誕育。宴三品以上於臨華殿賜帛各有差。 五年正月癸酉。大蒐於昆明池。甲戌宴羣臣。奏九部樂歌太

平。舞師子。賜從官帛各有差。己卯太上皇詔帝與近臣十許人。泛舟於後圍。絲竹遞奏。至于太安宫。置酒甚歡。子夜而罷。 三月癸亥。賜文武五品

以上。射於武德殿。 四月甲辰。宴羣臣。賜帛各有差。九月乙丑。賜羣臣大射於武德殿。 十一月己卯。宴羣臣。賜帛各有差。 六年正月甲戌。宴蠻

夷及三品以上於百福殿。賜物各有差。 二月丙辰。賜羣臣大射於武德殿。戊辰幸九成宫。戊寅宴三品以上於丹霄殿。賜從官帛各有差。 七月

辛未。宴三品以上於丹霄殿。帝從容曰。中夏乂安。四夷賓服。此公卿盡忠之効也。朕實嘉之。然隋煬帝之威加中國。頡利跨有北荒。葉護國富北精

雄據西域。此三君者。可謂引盛矣。失道怙亂。奄致亡滅。朕目睹其事。何能不戒懼也。公等輔導朕躬。績已成矣。當思長世之策。以相敦勉。於是賜帛

各有差。 閏八月乙卯。宴近臣於丹霄殿樓。帝甚歡。夜分乃散。各賜錢帛有差。 九月帝在九成宫。丙申以皇太子來朝。宴東宫官屬。賜帛各有差

乙巳宴岐州父老賜帛各有差。己酉至慶善宫。宴三品以上於渭水之濱帝甚歡賦五言詩。庚戌宴從官故老。賜帛各有差。七年正月癸巳宴三

品以上及州牧蠻夷酋長於玄武門。帝謂侍臣曰。四海和平。天下同樂自古帝王罕得事父太上皇萬福。膝下之歡。有倍常慶。於是奏七德九功之

舞觀者睹其抑楊蹈厲。莫不扼腕踊躍。愓然震悚。武臣列將咸上壽云。此舞皆是陛下百戰百勝之形容。羣臣咸稱萬歲蠻夷十餘種自請率舞詔

許之。乆而乃罷。賜帛各有差。 八年二月戊申。宴羣臣。賜帛各有差。 九年正月甲申。皇太子承乾納妃蘇氏宴羣臣賜帛各有差。 十一年正月

壬辰。宴五品以上於兩儀殿。賜帛各有差。 戊申帝將幸洛陽。宴長安父老於玄武門。賜以榖帛。 三月戊子帝在洛陽引五品以上射於儀鸞殿。

丙申宴從官。賜物各有差。 庚子宴三品以上於西苑。帝御龍舟泛于積翠池。 癸卯宴洛陽父老於乾元殿。賜以粟帛。 十月辛酉。幸積翠池。

宴五品以上。帝曰。今兹年榖大登。水潦不能爲害。天下既安。邊方靜息。因此農隙。與公等舉酒。酒既酣。各宜賦一事。帝賦尚書特進。魏證賦西漢。

十一月庚戌宴五品以上及蕃夷於貞觀殿。奏九部樂。賜帛各有差。 十二年二月壬子宴洛陽父老。賜帛有差。 三月丙子。以皇孫誕育。宴五品

以上於東宫。 十三年正月庚戌。會羣臣。奏功成慶善及破陣之樂 十四年。正月己酉。宴羣臣。及吐谷渾王河源。王慕容諾曷鈴于玄武門奏倡

優百戲之樂。賜物各有差。 九月乙巳宴京官五品以上於兩儀殿奏九部之樂。 十五年二月癸丑。宴從官。及山東宗姓。洛陽高年。於貞觀殿奏

九部樂。賜帛各有差。 十六年。三月戊午。賜百僚大射於觀德殿 十月庚子。宴諸蕃使於兩儀殿帝謂沙鉢羅俟斤曰。延陁本一部落俟斤本我

所立。始十餘年。自筭何如頡利之衆。而侵我邊疆。我纔發甲騎傾其部落爾欲與我爲冤。不過欲費我邊境十羊五馬耳。今見爾遣使謝罪捨爾前

過。情好如初。宴罷賜帛各有差 十一月甲子。幸慶善宫召武功之邰城立節。三時。豐義。四鄉士女七十已上。及居宫側數百人賜宴。帝謂之曰朕

㓜遭隋亂。櫛風沐雨飢不遑食以救蒼生百姓得無死亡。二十餘年矣今重還舊鄉。與父老相見。此宫先皇所居。朕之生處至此傷心觴物增感因

泣下霑傑。羣臣莫不欷歔。又曰今召父老設宴少自寬割耳又從臣曰。人或時覧物。不能自知。朕昔在隋朝五品初不可望。公等其時多有未仕朕

今君臨四海。公等並居高列君臣相遇千載一時。朕與諸公豈各自知也遂縱酒盡歡其父老中或宿經役事或舊媪蒼頭。皆蹈舞歡醉。爭前上壽

或因言屈滯者帝咸理之。宴畢賜帛各有差其無官者。並加泛級。乙亥以輿駕還宫宴百僚。奏十部樂先是伐高昌。收其樂工付太常。增九部樂爲

十部。 十年。六月甲午。并州父老百餘人詣闕。奏稱陛下肇開帝業發跡太原皇太子䟽爵晉藩。作牧并部。臣等不勝慶幸。今來奉賀。帝賜宴及

物以遣之。 閏六月庚申。薛延陀可汗子突利設獻饌帝於相思殿大饗百寮。盛陳寳器。奏慶善破陣樂。并十部之樂。及撞末跳丸舞劍之技突利

設再拜上千萬歲壽賜金帛各有差。 十一月甲辰。誕皇太於。皇太子宴宫寮於引教殿帝幸東宫。自殿北門而入太子自投階下舞蹈稱萬歲帝

謂宫臣曰頃來生業稍可。非乏酒食。而唐突公等宴會者朕甲館之慶故就公爲樂耳。咸稱萬歲。酒酣。帝起舞。羣臣并舞樂極而罷賜物各有差。

十八年正月丙戌。宴諸蓄使於玄武門賜物以遣之二月辛酉召三品以上賜宴於玄武門。帝既工隷書。又好飛白於王衛之間别更立意。王羲之

衛夫人。遂觸類增長精妙絶倫。每有新竒。羣臣無不下拜啓請。是日帝操筆作飛白書。羣臣乘酒就帝手中相競散騎常侍劉洎登御床引乎。然後

得之。其不得者。咸稱洎登御床。罪當死請引付法。帝笑而言曰。昔有婕妤辭輩今見常侍登床五月甲戌召司徒長孫無忌以下十餘人於丹霄殿

賜宴。各賜膜皮。右衛大將軍薛萬徹預焉。帝意在賜萬徹。而誤呼其兄萬均。愴然不樂。曰。萬均朕之勲舊。不幸早亡朕不覺呼名。豈其魂靈欲朕之

賜也。因令取皮呼萬均以同賜。而焚之於前。侍坐者無不感嘆。 十月癸卯。宴雍州父老千一百人於上林苑。帝謂之曰。朕剪除䘮亂。海内又安百

姓復業。各循其理。而遼東數城。中國舊地莫離支狼子野心。虐弑其主朕欲存其國。而吊其人。所以將幸洛陽。有事經略。安復三韓之地。一二年方

還。故召父老别耳。子孫從行者。朕躬自巡撫勿以爲慮賜百歲以上氈被袍各一。帛十匹。粟十石。九十以上物五叚。粟五石。八十以上物三叚粟二

石。 十一月壬午。宴洛州父老一百九十人於儀鸞殿班賜有差。 十九年十月。征遼還承營州。戊申召本州刺史父老。及契丹等蕃長首領宴。會

父老年七十已上。契丹奚蕃長以下。各班賜繒綿綾錦數千萬叚。 十一月癸酉。帝至幽州。幸城南。大饗軍士。勞之曰。朕執賞罰之柄。懸諸日月。有

功於國。賞不踰時。飲至之禮。古今常事朕欲踰至酒肴。咸宜樂飲。甲戌宴從官三品以上。賜物各有差。丙戌迴幸定州。時太子監國處定州。詔定州

管内孝行著聞者宜與宗姓老人。同賜宴會。 十二月帝不豫。步輦幸并州。辛酉三品以上。及中書門下四品以帝疾瘳。詣闕上禮。詔引文武五品

以上。賜燕。遣皇太子宣㫖曰。臣之於君。義猶父子。朕頃遭腫疾見公等憂惶。今者疾除。復見公等喜躍。此之忠烈。簡在朕心。不費上禮。肴膳豐潔固

不可獨進。與公等同歡酒舉樂奏。司徒長孫無忌以下。更上千萬歲壽帝悉爲舉卮。奏破陣樂舞狻猊車橦丸劎數百人齊作。帝樂飲。臣下極歡將

夕乃罷。賜物各有差。二十年。正月庚辰引從官及太原父老而宴之。賜物各有差。 七月辛亥。帝疾愈。宴五品以上於飛霜殿。絲竹遞奏。羣臣上壽。

極歡而罷。賜綾錦各有差。 十二月庚辰。以鐵勒迴紇俟利發等詣闕朝見。宴於芳蘭殿。恩賜甚渥。仍勑所司加禮供給。每五日一會 二十一年

正月。鐵勒迴紇部。㧞野古部。同羅部思結部。渾部斛薛部。奚結部。阿跋部。契苾羽部。白霫部。其渠帥各率所部歸附。及還帝御天成殿。陳十部樂宴

而遣之。設高坫於殿前。置銀瓶於坫上自左閣内潜流酒泉。通於坫脚而涌入殿前瓶中。又置大銀盆其實百斛。傾瓶注於盆中。鐵勒數千人不飲。

其半雜類驚駭。私相謂曰天子賜我曹此瓶還部落中傾之豈不嘗是酒也。又詔文武五品以上。令外厨給酒胾於尚書都堂以餞之。 二十二年

正月乙未。奏十部樂。會四夷君長於天成殿主公稱觴上壽。賜帛各有差二月丙寅朔朝集使奉辭引五品以上升殿宴。 四月乙亥西突厥賀

魯以王師問罪龜兹固請前馳。願爲鄉導仍以數十騎馳來謁。詔授昆丘道行軍揔管。宴之於嘉壽殿及文武三品畢景甚歡。鍚賀魯綾綵仍解所

服之衣以賜。 十月己巳隰丘道軍將阿史郍社爾撃龜兹破之帝聞之大恱。宴五品已上於紫微殿。從容謂羣臣曰。夫樂有數種。至如土城竹焉

遊戲阡陌之間此童㓜之樂飾金翠曳羅綺。此婦人之樂賤糴貴出貿遷有無。此商賈之樂高官厚祿。名位昭顯。此仕進之樂。受賑出征。前無勍敵。

此將帥之樂。四海寧一六合無塵端拱巖廊社稷安固。此帝王之樂也頃命將西征。今已剋捷。萬里清泰。戰士咸得還家。此朕爲樂之時。因賜羣臣

傾觶。極歡而罷 二十三年二月癸巳。特進新羅王金春秋還國。令三品已上宴餞之。優禮甚備。 高宗永徽三年。二月甲辰。宴三品於百福殿。帝

舉酒極歡賜以錦綵。各有差。 甲寅京城百姓以歲旱。帝避正寢撤膳遂降甘雨。相率宴樂。兼奏倡優百戲。帝御安福門樓以觀之 五年四月癸

巳。宴文武羣官及麟遊縣老人於玄武門。賜物各有差。 九月乙亥。御丹霄樓臨觀三品以上行大射禮。丙子賜五品以上射。帝升永光門樓以觀

之 顯慶元年。正月己卯。宴文武羣官。及朝集使蕃客京城老人八十已上賜物各有差。 二年二月。幸洛陽宫癸亥御貞觀殿宴從行文武官。及

洛州父老宗姓等賜物有差 五年二月幸并州丙戌會從官及諸親并州官屬父老等。奏九部樂極歡而罷。賜帛有差。 十二月辛未。校獵於長

社之安樂川。丙子召侍臣及蕃客夜宴。帝賦詩以紀講習之事。 龍朔元年九月勑中書門下五品以上諸司長官尚書省侍郎。并諸親三等以上

並詣沛王宅設宴禮奏九部樂禮畢賜帛雜綵各有差。 麟德元年。八月丙子。帝自萬年宫還。便幸舊宅丁丑宴羣臣。賜物有差。 乾封元年。正月

戊辰朔有事於泰山。壬申禮畢御朝覲壇受朝賀癸酉帝謂羣臣曰升中大禮不行來數千載近代帝王雖稱封禪其間事有不同或爲求仙克禋

或以巡游望拜。皆非崇祖業。近在隋朝䘮亂最甚老小眞溝壑少壯染兵鋒高祖發自晉陽。撥亂反正。先朝躬擐甲冑賛成大業掃除氛祲。廓清區

宇遂得四海宅心。萬方仰化。朕丕承寳曆十有七年終日孜孜。夙夜無怠屬國家無事。天下太平。華夷又安逺近輯睦所以躬親展禮。褒賛先烈。情

在歸功固非爲已。遂得上應天心下允人望今大禮既深以爲慰公等休戚是同。故應共有此慶。欲與公等飲宴盡歡各宜在外更衣。即來相見。乃

勑所司撤幄賬施御床。三品以下升壇四品已下列坐壇下。縱酒設樂羣臣及諸岳牧競來上壽起舞日晏方止 四月甲辰帝至京師。先謁太廟

是日御景雲閣宴羣臣。設九部樂頒賜綵各有差。 總章元年十月癸丑文武官獻食賀破高麗。帝御玄武門之觀德殿。宴百官設九部樂極歡而

罷。賜帛各有差。 咸亨元年。十一月壬戌。帝親於殿前宴京城父老有不能行者。仍許子弟扶至殿庭。宣勑謂之曰。朕雖居九重之内常以萬姓

爲心而誠不動天遂使陰陽錯謬。自從去歲。關中旱儉未稼不收。多有乏絶。百姓不足責在朕躬每自思此深以爲愧。今洛下倉廪且復充實更爲

轉運。於事艱辛。理有便宜所以行也。放召卿等爲宴别耳仍節級賜物。及黄袍等以遣之。 三年六月甲寅。御冷泉宫亭子。召許敬宗泉男生。及東

西臺三品舉酒作樂。 四年七月庚午。皇太子新宫成。帝送太子入宫五品以上。及諸親並從宴會奏樂極歡而止。賜物有差。 上元元年。九月辛

亥。百官具新服上禮。帝御麟德殿之景雲閣以宴羣臣。 儀鳳三年七月丁巳。宴百寮及諸親於九成宫之咸亨殿帝謂霍王元執等曰。去冬無雪

今春少雨昨五月避暑此宫。甘雨屢降夏麥豐熟。秋稼滋榮。又得李敬玄表奏吐蕃已入龍支張䖍朂率領驍勇與其交戰。一日雨陣。賊俱敗走。奔

趂數百里。虜獲極多。又太史先奏七月朔太陽虧。而日竟不食。此是上天垂祐宗社降靈。豈在虛薄所能致此又以男輪最小。特所留愛。此來與選

新婦多不稱情近納劉延景女。觀其極有孝行。不失婦容。復是私中一喜。思與叔等同爲此歡。宜各盡情相勸樂酒飲酣。帝賦詩作柏梁體曰。屏欲

除奢政返淳。皇太子曰。叨恩監守戀晨昏。霍王元軓曰。聖德無爲同混元。相王輪曰。長歡膝下鎮承恩。右僕射戴至德曰。天皇萬福振長源。黄門侍

郎來常曰策蹇叨榮青瑣門。中書侍郎薛元超曰。鵷池濫職奉王言自餘羣臣以次繼作。日晏而罷賜綵物有差。調露二年。正月乙酉。御洛城南

門樓。引諸王及三品以上。并諸州都督刺史。登樓賜宴。太常奏新造六合還淳之舞。日晏而罷。四月癸酉。九玄殿會文武百僚。謂曰。匈奴爲患侵

鎬及方。方。地名。自秦漢已來即有此弊。我國家拓定四海。尚虧事天之禮貞觀之始。猶自執迷。所以命將出師頻有摧殄遂使上分瓦解。君臣面縳

未忍殱殄許以自新五十年間。俱稱臣妾。自去冬已來忽相扇動。潜行合聚逺事交結。遂敢殺戮百姓。侵損邊陲。故遣裴行儉等。聊中薄伐軍威暫

舉。兵不血刃。應時破潰欵伏軍門。朕自間已來情甚歡慰故廣召百官。以申宴喜。王公卿士。想同兹慶。唐書中宗立盧陵王齊澣上言。請抑諸武迎

太子東宫。不報。及太子還。武后召澣宴同明殿。諭曰。朕母子如初。卿預有力馬。 中宗神龍元年。四月壬子。宴房州父老於洛城南門。各賜勲一級。帛

十五叚己巳宴皇親及皇后内外諸親於武成殿賜物有差。 景龍二年。十一月辛巳以安樂公主出降宴羣臣于兩儀殿。 十二月丙申。宴堅昆

使于兩儀殿。 三年正月乙亥宴侍臣及近親於梨園亭。 八月己巳幸安樂公主山池。宴從官。賜繒帛有差。 四年正月乙丑。宴吐蕃使于苑内

毬場。命駙馬都尉楊慎交與吐蕃使打毬。帝率侍臣觀之 四月丁亥。帝遊櫻桃園。引中書門下五品已上諸司長官學士等。入芳林園置酒爲樂

乙未張樂於隆慶池泛舟戲象。宴羣臣。仍命賦詩。 睿景雲二年。正月乙卯。宴吐蕃使。賜物有差。 九月丁酉。宴吐蕃使於承慶殿。 十一月戊

子。御承天門宴突厥可汗男楊我支特勒。 太極元年。正月乙未朔。御安福門。宴突厥可汗男楊我支特勒。 延和元年。七月庚申。御安福門。宴羣

公卿士。設太常九部樂。帝夜觀樂焉。 玄宗先天元年。八月己酉吐蕃遣使朝賀。帝宴蕃使於武德殿。設太常四部樂於庭。 九月乙亥太上皇御

安福門賜羣公卿士射。 二年九月庚辰。宴王公百寮於承天門 開元元年。十二月丁酉。以吐蕃遣其大臣來求和命。有司引吐蕃使宴于三殿

二年二月癸丑。宴突厥使。及新羅王子于朝堂。以旱廢樂。 十月庚辰宴新羅使于内殿。勑宰臣及四品已上諸官預焉。 七年二月壬申。朝集

使還本任命有司布鐉宴於庭賜帛有差 三月壬辰勑百官三月三日宜准常式賜射 壬子御丹鳳樓宴九姓同羅及契丹各賜物一百叚小

妻主友三十叚 八年正月丙寅以皇太子加元服宴百官于太極殿。十一月己巳御丹鳳樓宴九姓蕃安等。設九部樂。 九年三月戊午宴朝

集使。賜帛有差 四月戊辰。御丹鳳樓宴平胡節將王睃。郭知運。王智方。髙崇謝知信。許四品以上清官及供奉官陪宴。 十二月甲午。宴朝集使

賜物有差。 十年正月乙巳。御含元殿宴羣臣。賜帛各有差。 十一年五月丙戌。命有司會羣臣宴突厥使暾泥熟于都城南門。 十二年三月庚

午。宴朝集。使于紫宸殿賜帛有差 十四年。十一月己丑。幸寧王憲宅與諸王宴。探韻賦詩。帝詩曰曾衛情先重親賢愛轉多。冕旒豐暇日。乘景暫

經過。戚里申高宴。平臺奏雅歌復尋爲善樂方驗保山河。 十五年四月丙午。凉州都督王君𤋳破吐蕃凱旋詔置食朝堂宴之。及將士等。並賜物

有差。帝謂君𤋳及將士等曰吐蕃小醜敢懷逆命。輙窺亭鄣。以逞凶狂。卿等智勇夙彰。軍滅克振。纔整旗皷屢剪渠魁深入寇庭當甚勞耳。唐書王

君𤋳破吐蕃。以其功遷大將軍凱旋。明皇宴君𤋳。及妻夏於廣達樓。賜金帛夏亦自以戰功。封武成郡夫人。 五月丁丑。是日端午。宴羣臣于武成

殿。各賜衣一副。帝親自賦詩曰端午臨中夏時清日復良鹽梅已佐鼎麴蘖且傳觴事古人留迹年深縷續長當軒知槿茂向水覺蘆香億兆同歸

壽。羣公共保昌忠貞如不替貽厥後昆芳特賜宰臣李元紘。及兵部尚書蕭嵩。金章紫綬以寵之。 十一月庚子。御含元殿。宴羣臣賜帛有差 十

六年。十一月丙午御含元殿。宴羣臣賜帛有差。 十七年。八月癸亥帝降誕之日。大置酒張樂宴百寮於花萼樓下。三月命侍臣及百寮。每旬假日

尋勝地宴樂仍賜錢令所司供賬造食。 五月丁卯。侍臣已下宴于春明門外寧王憲之園池常御花萼樓。邀其迴騎。更令坐飲。遞起爲舞班賜有

差。 十九年二月丁亥詔曰。百靈降福庶君叶心。陰陽調而生植以滋。政理孚而黎獻咸若。由庚知萬物之樂。華黍洽三農之慶。信可以率禮輔仁。

式歌且舞者矣况生成式序。氤氲致和卉物發榮。池蘌含麗思順時令。以申惠澤咸宜邀歡芳月繼賞前春夙夜在公。既同咸一之理休沐式宴俾

共昇平之樂。中書門下及供奉官嗣主郡王。左右丞相。少傳賓客諸司三品以上長官侍郎郎官少監少卿少匠。司業。少尹。兩縣令都水使者。朝集

使上佐已上。并雜除未赴任者。及東宫諸司長官。中舍中允少詹事諭德中郎率。蕃官三品已上。至春末已來每置假日。宜准去年正月二十九日

勑賜錢造食任遂勝賞 二十年二月壬辰許百僚於城東官亭于尋勝因置檢校尋勝以厚其事文官三品已上。及兩省供奉官。侍郎中丞御史

咸預焉 四月乙亥。宴百寮於上陽東洲。醉者賜以衾蓐肩舁以歸。相屬于路 五月丁卯。召河北立功將士於朝堂謂之曰。天地無逺。四夷奔走

而來庭。山川無幽。百神肹蠁而奉職斯皆上玄啓佐。宗廟咸靈。肆子一人肅將明命而已。乃者林胡小醜。敢兹不恭。爰命師徒。掃除邊祲。卿等屬當

武旅之寄。得奮才略之雄。取如拾遺。月獻三捷。雖天誅則爾。亦卿等力焉今屬旋師。聊申宴勞應有官嘗。已勑所由。叙定之日。朕將親覧。必有當功

之賞。用增乘輿之氣。且宜坐食。兼賜卿等少物。食訖領取。 二十一年八月詔曰。大射展禮。先王剏儀。雖沿革或殊。而遵習無曠。徃有陳奏遂從廢

寢永監大典。無忘舊章。將射侯以觀德豈愛羊而去禮。緬惟古訓。罔不率由。自我而闕。何以示後。其三九射禮。宜依舊遵行。以今年九月九日。賜射

於安福樓下。時京官五品以上乃預其會。 二十三年正月戊寅。以籍田禮畢大置酒於應天門。以會羣官。 八月丁亥。帝降誕之日。御花萼樓宴

羣臣御製千秋節詩序跱小旱。是日大澍兩。百官等咸上表賀。 九月辛巳宴朝集使於朝堂。賜物有差。 二十四年。二月甲寅宴新授縣令於朝

堂。 八月壬子千秋節。帝御廣達樓宴羣臣奏九部樂内出舞人繩妓頒賜有差制曰。自古風俗所傳歲時相樂。亦各有事。大小在人朕生于仲秋

厥日惟五。遂爲嘉節感慶誠深。今屬時和氣清。年榖漸就。中外無事朝野大安。不因此時。何云宴喜。卿等即宜坐飲。相與盡歡。又召京兆父老等宴

之。勑曰。今兹節日榖稼有成。頃年已來。不及今歲。百姓既足。朕實多歡。故於此時。與父老同宴。自朝及野。福慶同之。并宜坐食。食訖樂飲兼賜少物。

宴訖領取。甲寅以突騎施遣大首領胡祿達于來求和。許之。宴于内殿賜錦衣一副。帛及綵一百。放於還蕃。 二十五年。正月壬午。制曰。百司每旬

節休假並不須親職事。任追勝爲樂。宣示中外。知朕意焉。己丑以望日。命有司於勤政樓前樹燈。宴羣臣於樓下。 八月丁未千秋節。宴羣臣於勤

政樓下。 二十六年。三月己巳。賜朝集使五品已上。錢三十萬。任追勝爲樂是年正月帝親迎氣東邽詔曰。今朝廷無事。天下和平。美景良辰。任百

官等追勝爲樂。 十月庚戌停朝參。命百官於尚書省。宴朝集使 二十八年。正月壬寅。以望日御花萼樓。宴羣臣。命有司樹燈于樓前會大雪而

罷。因勑當以二月望日燒燈。 八月己未。以降誕之日御花萼樓宴羣臣賜帛有差 天實元年。正月甲寅命有司宴女國王。及佛逝國于曲江令

宰臣已下同宴 十月庚辰御花萼樓宴蕃客各故還蕃 三載三月勑中書門下及兩省五品已下并三品已下正員長官諸司侍郎御史中丞

於鴻臚亭子。祖餞朝集使及范陽節度使安祿山。 四載二月。勑令月十四十五。十六日宜令中書門下及兩省供奉官諸司文官四品已上。郎官

御史節度採訪使等。並於花萼樓下宴。 五載正月。勑今月十四。十五。十六日。宜令中書門下。及兩省供奉官。文官四品已上。武官三品已上正負

并御史中丞嗣王郡主郎官御史節度使。并於花萼樓下參宴不須入朝十載正月。詔曰。百辟叶心。交修皇極所以天降休命。寳祚惟新令郊廟精

禋。大禮克舉萬方無事。九有歡心。屬獻歲芳春。上元望日。既當行慶之序。式廣在鎬之恩。自今後非唯旬休及節假百官等曹務無事之後任追游

宴樂。 十三載三月丙午。御躍龍殿門張樂宴羣臣賜物有差。極歡而罷十四載三月庚申。許常參官追勝宴樂。百官因上表曰。伏奉恩勑令臣

等三月已來。分日入朝。逐使尋勝。伏以聖政和平景光韶麗。道風淳被。朝野歡娱陛下均惠澤而不遺俾蒈纓而共賞因其無事。許以番休。草木加

春沉翔益暢生成之德報效何階復以宫闕增修子來云就軍麾告捷。飲至初行臣等無汗馬之勞。空霑分器。懷賀鸞之志。敢效獻芹伏請進錢一

阡貫文。以充宴樂。願接順陽之慶。得伸就日之懇。許之。己丑御勤政慺宴羣臣。帝賦詩斆柏梁體。羣臣畢和。 八月辛卯天長節。御勤政樓宴羣臣

肅宗乾元元年。二月戊戌。宴迴紇使於紫宸殿前。 八月甲辰。天長節。太上皇於金明縷宴百官。賜綵五百匹。 二年三月甲申。迴紇王子骨咄

特勒。宰相帝德等十五人。自相州奔于西京。帝宴之于紫宸殿。賞物有差八月壬戌。十姓突騎施黑姓可汗阿多裴羅等。并波斯進物使李摩日

夜。及寧逺圈使葛等來朝並宴於内殿。 九月丙寅。帝降誤日。宴百官于宣政殿前。賜絹三千匹 十二月戊申。宴蕃胡拓翔於三殿。各賜物三十

叚。 代宗寳應元年。六月丁巳。以突厥奴剌部落千餘人内屬。請討賊自勤。宴奴刺大首領于内殿。賜物有差。 七月辛丑。宴六軍轉于三殿賜物

有差。 八月己酉。奚及契丹來朝。宴于三殿。丁巳宴宰臣。及師保常侍給舍中丞。六尚書左右侍郎諸司長官等。于延英殿賜物有差 九月戊

寅宴郭子儀等諸將於延英殿。賜物有差。丙申迴紇可汗舉國兵馬至太原遣使奉表。請助王師討平殘寇是日引其使宴于延英殿。賜物有差。

廣德二年十一月戊午。公卿率錢於哥舒翰宅。宴慰副元帥郭子儀特給太常音樂。 永泰元年。正月辛亥。宴宰臣及兩省五品已上御史臺五品

已上尚書省四品以上等官及諸司長官於延英殿。大曆二年二月丙戌郭子儀至自河中府癸卯許宰臣元載王縉。及左僕射裴冕户部侍郎

判度支第五琦。京兆尹黎幹。各出錢三十萬。宴郭子儀于子儀私第内侍魚朝恩參其會焉。朝恩出錦三十匹。綵羅五十匹。綵綾一百匹。爲子儀纏

頭之費。極歡而罷。舊俗賞歌舞人。以綵置之頭上。謂之纏頣。 三月甲戌内侍魚朝恩請於春明門外私第。宴宰臣僕射舊相節度使度支京尹等。

許之。乙亥。郭子儀請宴宰臣等于私第。許之。戊寅汴宋節度使四神功請宴宰臣等于私第許之。時子儀等以寇難漸平。蹈舞王化及置酒進宴酒

酣皆起舞。出良馬賣鞍鑄羅絞綵等。爲纏嫃之費。上自宰臣公卿。及中官高而。凡列坐者百餘人。下及伶人皆復韋賚子儀。朝恩。神功或費至十萬

貫者。己卯宴吐蕃使于禮賓院。 八月癸未。御三殿宴李抱玉。杜鴻漸。及河南江淮轉運使劉晏。荆南節度使衛伯玉等。賜物有差。 三年二月戊

子宴關内河東副元帥郭子儀。鳳翔澤潞節度使李抱玉。及邠寧節度使焉璘等 五月戊午宴劍南陳鄭神策將士三千五百人於三殿。賜物有

差丙寅御紫宸殿宴新羅迴紇使 十二月丁巳宴宰臣及諸道節度使于内殿賜物有差 四年十月丁巳宴吐蕃尚悉摩等八人於紫宸殿。

五年六月辛丑宴宰臣。及節度使六尚書御史大夫。京兆尹於内殿賜物有差 六年正月己卯宴宰臣。及節度使六尚書御史大夫京兆尹判度

支户部侍郎于内殿。賜物有差。 十一月。宴文單國王書彌等二十五人于三殿。 八年十一月戊午。宴宰臣郭子儀。李抱玉。王縉元載及僕射裴

遵慶。侯希逸。御史大夫李栖筠。吏部尚書劉晏渭北節度使椷希讓神策軍兵馬。使王駕鶴京兆尹杜濟。於延英殿。賜物各有差。 閏十一月癸亥

宴宰臣。及節度使轉運使。御史大夫。京兆尹判度支户部侍郎于内殿賜錦綵金銀器物各有差 九年四月辛巳宴宰臣及諸節度使轉運使御

史大夫。京兆尹。判度支户部侍郎。及勛舊大臣于内殿賜物有差 七月辛酉宴吐蕃使于内殿 十年八月乙亥。宴宰臣及御史大夫節度使轉

運使判度支户部侍郎。京兆尹於三殿。賜物各有差 十三年正月甲戌帝御三殿宴宰臣及節度使轉運使判度支户部侍郎京兆尹等賜物有

差 二月庚辰帝御三殿宴侍臣五品已上御史臺五品以上尚書省四品已上及節度觀察在城判官等并宰臣勲臣弟兄等并赴會凡三日連

宴錫賚極於豐厚 十四年二月壬辰。帝御三殿宴宰臣及兩省供奉官并文武百寮賜物有差癸巳又御三殿宴至德已來勛臣子弟及藩邸舊

臣子弟賜物有差順時令廣恩也 德宗興元元年七月壬午車駕自興元至京師帝既還宫每間日宴勛臣於麟德殿必親閲酒饌盛陳音樂。極

歡而罷。其所颁賜。李晟首之。渾瑊次之。諸宰臣及節將又次之。所以褒元功宗秩序也。 貞元元年。二月寒食節。命昭義節度使李抱貞。山南西道

節度使嚴震。與神茦金吾六軍使撃鞠于内殿。頒賜各有差。 四年二月戊戌帝御麟德殿。觀宰臣李晟。馬燧及諸將會鞠。李泌辭以不能。請記籌

從之。颁賜有差。辛丑。帝以寒食假滿内鞠會未畢。是日特賜百官假一日三月甲寅。宴百寮於麟德殿設九部樂。及内出舞馬。帝製序及詩以賜

羣臣於是給御筆。仍命屬和颁賜各有差。至德已來。軍事務殷宴賜殆絶一大曆末唯宴兩省供奉官及諸司三品官而已。朝臣不周及焉至是常參

官及二王後皇室從曾祖已下親異姓諸親。勛臣節將子孫悉集焉。 四月御玄英門宴六軍。及神策神滅諸將。颁賜各有差。 五月。賜宴東蠻鬼

上驃傍苴夢衝苴烏星等。於麟德殿。頒賜各有差。 九月。詔曰。内外卿士。左右朕躬朝夕公門。勤勞衆務。今方隅無事。蒸庶小康。其晦日。上已。重陽

三節任擇勝地追賞。每節仍賜宰相及常參官錢五百貫。翰林學士一百貫左右神滅神茦十軍共一千貫。金吾英武滅逺及諸衛將軍共二百貫

客省奏事官一百貫。委度支節前五日分付。永爲常制。玉海。四年九月重陽節。賜宰臣百寮宴於曲江亭。帝賦詩錫之。簡文士應制。上自考其詩以

劉太眞李紓等四人爲上。鮑防于郡等四人爲次。張濛殷亮等二十三人爲下。李成。馬燧。李泌。三宰相詩不加考第。六年二月戊辰朔中和節宴

百寮於曲江亭。帝賦詩賜之。 三月庚子。百寮宴於曲江亭。帝賦詩以賜之。己酉帝以寒食。與宰臣及北軍諸將軍撃鞠於麟德殿班賜各有差。

四月。帝曰。朕頃以四方不寧。宵表旰食。百寮亦遑遑無暇今兵革漸息夏麥又登。朝官有假日游宴者。令京兆尹不須聞奏。 八年正月詔三節宴

集。先已賜諸衛將軍錢。其率已下。可賜錢百千。 八月詔曰。屬者春秋令節。朝野多歡。乃與公族庶寮。俾同宴賞。今兩河吳楚。連被水災悼于厥心

實未寧息。尚軫愛念。豈遑愉樂。其九日宴會宜罷。 九年二月庚戌朔。初以中和節賜宴錢給百寮。先是宰相以曲江合宴陳設供辨爲府縣之弊

請分給是錢令諸司會於他所從之自是訖于貞元三節公宴悉分矣九月以贈太師李晟薨日近罷九日宴會。 十一年。九月十日以重陽日

宴賜百寮追賞。初九日以兩罷宴。及是方會宴。帝賦詩以賜百官 十二年三月上已賜宰臣及兩省供奉官宴於曲江 九月癸卯賜中書門下

及兩省供奉官宴於曲江帝作詩以賜百寮百寮畢和。 十二月戊辰臘帝畋於苑中上多殺行三驅之禮。軍士無不知感畢事幸左神策軍勞軍

饗士而還 十二年二月己卯。寒食節。帝御麟德殿之東亭。觀武臣及勲戚子弟會毬。兼賜宰臣宴饌。於宰臣位後施畫屏風。圖漢魏名相。仍紀其

嘉言美行題之于下。宰臣各賜錦綵百匹。銀瓶盤各一具。其從官直省各有差 十三年二月丁巳朔。賜宰臣及兩省供奉官宴於曲江。又寒食賜

宰相宴於麟德殿前。觀會毬。各賜錦綵瓶盤等。 九月重陽節賜宰相及兩省供奉官宴於曲江。賜中書門下及百寮詩。 十四年正月帝謂宰臣

等曰。文武之士。列在朝序熈我庶績。勤効用彰。今屬勾芒應時萬物生育朕至中和之節。欲於麟德殿宴會羣僚。所異君臣同歡式昭在鎬之義宰

臣等奏曰。今八表清寧。天下無事。中和令節。時屬上春萬國歡心咸同此日陛下俯降恩㫖。欲宴朝臣。天光下臨。曲示慈惠。臣等不勝慶抃之至。

二月壬子朔。以雨雪不克宴會。改俟他日。戊午。帝御麟德殿賜文武百寮宴樂於東西厢。初奏破陣樂舞。帝自製中和樂。是日奏之。又奏九部樂。及

禁中歌舞妓者十數人。布列於庭。樂飲極歡日晏方罷賜宰臣錦綵各二百匹加瓶盤等餘各有差帝製中春麟德殿會百寮觀新樂詩仍令皇太

子書以示百寮玉海。詩。。紫殿初筵列。彤庭廣樂張。成功歸輔弼敗政賴忠良。 十四年上已。暘宴時。餘州節度使張建封來朝。上特令與宰相同

搨而食。 九月重陽節以襄陽節度樊澤卒。廢朝其百官宴享宜改取十一日。 十五年正月詔罷今年中和宴會以旱故也 二月詔罷今年三

月三日宴。 九月詔罷今年重陽日宴會是日吳少誠逆徒園許州 十六年正月。詔罷今年中和節宴會 二月。詔罷今年三月三日宴會 九

月壬寅。駙馬都尉郭曖卒罷九日宴會 十七年二月朔賜羣臣會宴于曲江亭宴帝命中使薛盈珍賜詩 三月上已賜羣臣會宴于曲江 九

月重陽賜羣臣會宴于曲江 十八年二月朔賜羣臣會宴于延康里故馬璘池亭。 三月上已賜宰臣及兩省官會宴于故焉璘池亭 九月重

陽節。賜宰臣及中書門下兩省官宴于故馬璘池亭御製豐年多慶九日示懷詩。以賜羣臣。 十九年二月朔賜宰臣兩省供奉官。會于馬璘池亭

三月上已。賜中書門下及兩省供奉官。會宴于馬璘池亭。 九月九日賜中書門下及兩省供奉官宴于馬璘池亭 二十年二月朔罷中和宴

歲儉故也 九月九日賜中書門下及兩省供奉官會宴于馬璘池亭憲宗元和二年正月丁已詔停中和重陽二節賜宴其上已日仍舊。 二

月丁丑以寒食節御麟德殿宴宰臣杜佑武元衡鄭絪李吉甫及僕射大夫度支鹽鐵使京兆尹洎軍使駙馬諸親王會焉帝與之繫毬于庭。賜宰

臣以下錦綵銀器有差。 三月上已節賜宰臣百寮合宴于曲江亭。 七月丁亥御晨耀樓神策神威六軍内外教坊大合樂以樂之。 三年四月

甲寅。御芳林門。張樂設百戲。 五年三月上已節。賜宰臣宴于社佑莊。命中使以酒饌就賜之。 七年正月癸酉。帝御麟德殿對南詔渤海羘牁等

使宴賜有差。 乙酉御麟德殿。宴涇原節度使朱忠亮。丁亥御麟德殿對南詔使李興禮等宴賜有差。 三月辛酉。罷曲江上已宴將葬惠昭太子

也 九月甲子重陽節賜百寮宴于曲江。 八年五月戊午。迴鶻請和親使伊難珠還蕃。宴于三殿賜以銀器繒帛。 九月戊午重陽節。賜宰臣已

下宴于曲江 十二月丙午宴南詔渤海牂牁使賜以錦綵。 九年二月己丑麟德殿召見渤海使高禮進等三十七人宴賜有差。 九月壬午重

陽節賜百官宴于曲江 十年正月丁酉召見新羅及南詔蠻使宴賜有差 十一年七月丙寅權停重陽日曲江賜宴 十二年八月癸未勑今

年重陽日公卿宴宜權停 十三年二月辛酉帝御麟德殿對迴鶻及南詔使賜宴有差乙丑命中官以酒膳宴陳許節度使李光顔于其第賜芻

米凡二十五車。乙亥御麟德殿。宴宰相及太子三少。六尚書左右丞侍郎御史中丞。中書門下省五品已上官。翰林學士京兆尹度支鹽鐵使左右

金吾將軍滅逺皇城六軍。及諸衛大將軍駙馬都尉。諸道朝覲節度使公主郡主等。觀撃鞠角邸之戲。大合樂極歡而罷。以錦綵銀器頒賜有差丙

子又召宰相師保中丞京尹度攴鹽鐵使并入内。觀諸親及軍使會鞠。九月癸巳。御麟德殿對吐蕃使論句藏戊戌命宰臣宴吐蕃使人於中書

省 。十四年正月癸未帝御麟德殿。對歸國迴鶻使宴賜有差。 三月乙酉。以齊魯初平。宴文武百寮于麟德殿。宰臣裴度等舉觴獻壽跪而言曰

陛下德配天地。明并日月。神武獨斷。寇逆削平。宴羣臣當兹令節臣等備位台司幸逢昌運。願與四海九州之人同上千萬歲壽。帝執酒爲飲之。困

撃鞠爲戲。羣臣縱觀既能賜繒綵有差。丙戌又宴宰輔。及大臣翰林學士于禁中。 七月甲申。御麟德殿宴宣武軍節度韓弘。及判官大將軍等共

三百人。賜物有差。 八月丁卯。帝御麟德殿宴魏慱節度使田弘正并判官大將等二百人賜物有差。九月戊戌帝御會慶亭宴田弘正及宰相

師保尚書侍郎左右丞。太常卿。諫議御史中丞給事舍人翰林學士等賜物有差己亥御麟德殿宴親王及高品供奉官穆宗以元和十五年正

月即位二月庚寅對新羅渤海朝貢使于麟德殿宴賜有差 六月癸巳皇太后歸興慶宫帝率六宫侍行。遂合樂大宴迴幸左神策軍賜中尉及

左右樂人等金銀錦綵有差 七月甲寅新作永安殿。大張樂觀百戲恣歡而罷班賜有差乙丑對吐蕃吊祭使于麟德殿宴賜有差 九月戊申

重陽節。御宣和殿召郭劃兄及貴戚駙馬軍使。左右中尉等赴宴賜金銀錦綵有差辛酉帝御麟德殿宴李光顔李愬。各賜錦綵五百匹。銀瓶盤筭

五事衣一襲馬一疋。賓佐將校頒賜有差戊辰對吐蕃使於麟德殿宴賜有差。 十月吐蕃入寇詔發京西行營諸軍赴援甲申對軍使索日進。程

懷政董重質。田頴劉師貞。并大將合六十七人宴賜有差 長慶元年二月辛卯寒食節御麟德殿賜百寮宴帝自撃鞠。命禁軍設百戲賜物有差。

壬辰又宴宰臣師保僕射尚書翰林學士。將軍軍使。賜物有差癸巳又宴將軍軍使及内官 四月庚辰命宰臣等於侍中㕔。宴吐蕃使 二年正

月壬子對渤海使者於麟德殿宴賜有差 八月壬午。對吐蕃使者五十人於麟德殿。宴賜有差。 九月戊子朔宴吐蕃使論悉諾等十五人於中

書省壬辰勑蕃客等皆逺申朝聘節過重陽宜共賜錢二百貫以充宴賞仍給太常音樂是月丙申重陽節賜宰臣及百寮宴于曲江亭 十月壬

子。對迴紇使者於麟德殿。宴賜有差。 三年三月上已節。賜百寮曲江宴九月重陽節。賜百寮宴於曲江。時年綬爲太子侍讀。綬之在書府遇重

陽日。百官有曲江之宴。持請與某賢學士等别爲一會。從之。 玉海觀德殿欽至見兵捷。翰文公平淮西碑。大饗賚功。 柳子厚饗軍堂記曰憧

牙茸森。金節析刑。斾旗機緑。咸飾于下。皷以鼖晉。金以鐸鏡。卉裳罽衣睢盱就列。鉶鼎體節。燔炰胾炙。則鱗狸互之物。沈泛醍益之齊。均飫于卒士

興王之舞。服夷之伎。楔撃吹皷之音飛騰幻怪之容。寰觀于逺通。 李子卿欽王賦。醉百臺。獻萬壽 欽至數實。干旄無虧。 敬宗以長慶四年正

月即位。二月壬午平盧軍節度使薛平遣使押領備宿衛渤海大聦睿等五十人至長樂驛命中官持酒脯迎宴焉。寳曆元年。三月壬子帝御三

殿宴百寮。癸丑又宴宰臣翰林學士。給事中。中書舍人御史中丞諸曹尚書侍䘏。京兆尹等。頒賜銀器錦綵有差。 五月庚戌幸魚藻宫觀競渡公

主駙馬翰林學士諸軍使與宴樂。 二年二月丁巳寒食節。三殿宴百官又自戊午至庚申宴宰臣師保尚書丞郎。御史中丞兩省五品已土官

馬公主等前後頒賜有差。甲子。詔今年三月上已日文武百寮宜准舊例於曲江宴集。 三月甲戌。宰臣百寮翰林學士曲江宴命中使劉惠通等

頒賜食物 九月自甲戌至丙子帝連宴宣和殿百戲皆從 文宗大和元年五月戊辰。對諸道端午使於麟德殿宴賜有差 四年七月庚辰行

幸黎園會昌殿大宴樂。 五年正月乙巳是日晚行幸梨國會昌殿奏樂六年二月己丑寒食節宴羣臣於麟德殿 七年三月庚戌麟德殿對

歸國迴鶻李義節第十九人宴賜有差。 八年三月甲寅上已節賜羣臣宴於曲江亭。 九年八月丁丑幸左軍龍首殿因幸梨園含光殿大合樂

開成元年十二月帝於禁中會宴諸王。因命講讀劉仲武每雙日入内對諸王仍令尚食供食。 二年正月癸巳。帝御麟德殿對賀正南詔洪龍

君三十人渤海王子大明俊等一十人宴賜有差。 二月。京兆尹歸融困對奏上已日曲江宴會。緣初過兩公主出降物力不辦。請改日。帝曰去年

重陽改就九月十九日。未失重九之意今上已日改取十三日可乎融受命而退 五月壬申。幸十六宅與諸王宴樂 三年四月甲午帝幸十六

宅賜諸王宴頒賜有差 十月甲午命中人以酒脯仙韶院樂賜羣臣宴曲江亭 四年正月丁卯夜於咸奏殿觀燈作樂二宫太后及諸公主并

赴宴 三月乙酉上已節賜百寮宴於曲江亭命内官以詩宣賜裴度六月庚申幸十六宅安王頴王院宴樂賜錢各五千貫絹二千匹銀器二

十事二王。帝弟也故賜宴特異 宣宗大中七年四月日本國遣王子來朝獻寳器音樂。帝謂宰執曰。近者黄河清。今又日本國來朝朕愧德薄何

以堪之。因賜百寮宴陳百戲以禮之。 九年七月宰臣崔鉉出鎮淮南帝宴錢賦詩以賜之。 昭宗乾寧元年。正月乙丑鳳翔節度使李茂貞來朝

大陳兵衛獻妓女三十人帝開宴大殿。 天復三年正月辛未。宴汴州朱全忠於内殿内弟子奏樂至二月己丑又宴全忠於壽春殿乙未又宴於

保寧殿會鞠全忠得頭籌令内弟子送酒。戊戌全忠辭歸鎮宴於内殿元祐元年五月幸洛陽乙丑宴百寮于崇勛殿己巳朱全忠辭歸鎮又宴

於崇勛殿 七月宴於文思殿鞠場 哀帝天祐二年三月詔曰朕以宰臣已下。常拘官局罕獲歡娛今膏澤不愆豐年有望將臻上瑞宜示優恩

及此芳辰當兹麗景。稍令暇逸俾務游從宜令自今月十二日至十六日各令遂便選勝游宴 五月戊寅宴羣臣於崇勛殿朱全忠與王鎔羅紹

威買宴也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一千八百四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