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五千一百三十九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五千一百四十
卷之一萬五千一百四十一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五千一百四十 八隊


洪武正韻杜對切。群也。又見下。許慎說文從髙隊也。从𨸏㒸聲。徒對切。徐鍇通釋顛隊字。本無土也。徒佩反。顧野王玉篇他類切。落也。衆也。司馬

光類篇杜罪切。又徐醉切。墓道也。吳棫韻補叶音直類切。司馬相如上林賦。批巖衡擁奔揚滯沛臨坻。注壑讒灂霣。隊。文選作墜。毛晃禮部韻畧小

陣也。郭守正紫雲韻詩爲國之基隊。中庸霜露所隊。並音墜。韓道昭五音類聚失也。又部也。百人也。楊桓六書統定毋隊从髙落也。說見寘韻。澂毋。

余見寘韻邪。毋古文。熊忠韻會舉要徵濁音。群隊也。又荀子仁人之兵兊。注兊。猶聚也。與隊同。趙謙聲音文字通䃍隊。定巜切。並群聚也。又小

也。方音見上聲。又㔣䃍。愚人作䯟篆非。韻會定正字切定儈。定亭田隊。書南嶽碑。集韻。見杜从古集篆古文

徐鉉篆韻並六隷書統書策龜碑見草漢隷字源書

張錦鮮于

儀衛旗隊新唐書儀衛志。清游隊。建白澤旗二。各一人執。帶横刀。二人引。二人夾。皆帶弓箭横刀。左右金吾衛。折

衝都尉各一人。帶弓箭横刀。各領四十人。皆帶横刀。二十人持矟。四人持弩。十六人帶弓箭。朱雀隊。建朱雀旗。一人執。引夾皆二人。金吾衛折

衝都尉一人王之。領四十人。二十人持矟。四人持弩。十六人帶弓箭。又二人持䂍矟。皆佩横刀。䂍矟以黄金塗末。龍旗十二。執者戎服大袍。副竿二。

各一人執。戒服大袍。分左右。果毅都尉。各一人主之。大將軍各一人。檢校二隊。玄武隊建玄武旗。一人執。二人引。二人夾。平巾幘。黑裲檔。黑夾。

大口褲。左右金吾衛。折衝都尉。各一人主之。各引五十人。持矟二十五人。持拏五人帶弓箭二十人。人二人持䂍矟。諸衛狹門隊。長槍隊。與諸隊相

間。青旗仅第一應龍旗隊。黄旗仗第一麟旗隊。赤旗仗。第一鳳旗隊。白旗仗第一五牛旗隊。黑旗仗。第一黄龍負圖旗隊。青旗仗。第

二玉馬旗隊。黄旗仗。第二角端旗隊。赤旗仗。第二飛黄旗隊。白旗仗。第二飛麟旗隊。黑旗仗。第二黄鹿旗隊。青旗仗。第三三角獸旗

隊。黄旗仗。第三赤熊旗隊。赤旗仗。第三吉利旗隊。白旗仗。第三駃騠旗隊。黑旗仗。第三騶牙旗隊。青旗仗。第四白狼旗隊。赤旗仗。第四兕

旗隊。白旗仗。第四鸞旗隊。黑旗仗。第四蒼鳥旗隊。青旗仗。第五龍馬旗隊。赤旗仗。第五太平旗隊。白旗仗。第五犀牛旗隊。青旗仗。第

六金牛旗隊。白旗仗。第六鵔鸃旗隊。白旗仗。第七騏驎旗隊。白旗仗。第八𩣵䮷旗隊。黄旗仗。又有夾轂隊。親勲翊衛仗。厢各三隊。厭角

隊。次左右金吾衛辟邪旗隊。折衝都尉。各一人檢校。餓鶻隊隋書列傳。劉昶于。居士聚徒任狹。不遵法度。數得罪。上以

昶故。每輙原之。每大言曰。男兒要當辮頭。反縳蘧蒢上。作獠舞取公卿。子弟旅力雄健者。輙將至家。以車輪括其頸。而棒之殆死。能不屈者。稱爲壯

士。釋而與交。黨與三百人。其趫捷者。號爲餓鶻隊。其武力者。號爲蓬轉隊韝鷹紲大。連騎道中。歐撃時人。多所侵奪。長安市里。無貴賤。見者辟易

回鶻隊五代史前蜀世家王衍傳。唐師所至。州縣皆迎降。衍留王宗弼等。守綿谷。遣王宗勲。宗儼。宗昱。率兵以拒唐師。宗

勲等。至三泉退走。衍詔宗弼誅宗勲等。宗弼反與勲等合謀。送欵於唐師。衍自綿谷還至成都。百官及後宫。迎謁七里亭。衍雜宫人。作回鵑隊以入。

控鶴隊析津志拱衛司。所管之鞚鶴也。乃御前只孫校尉也。其服色或青。或緑。或紅。皆織造圈珠。團花紵絲爲之服。金裹木

帶。交脚幞頭。擎執幡幢傘蓋者。自有執事服色靴巾。每二十人有一押直官。騎分左右。如是者。二三里路逺。皆鑾駕之儀仗也。上位校尉。一千六

百。正宫同上。二后六百三十。三后二百。太子二百撥過。后一百續添一百。服色白花。撒子六花。只孫青紅。每一名。俸鈔八十兩。

米二石。此丁酉年數也。儀衛司。掌太子校尉。在順承門北。石橋南。西巷内。渾脫隊唐書列傳中宗時。清源尉吕元泰。上書言

時政曰。人比見坊邑。相率爲渾脫勝。駿馬胡服。名曰蘇幕遮。旗皷相當。軍陣勢也。騰遂喧噪。戰爭象也。胡服相歡。非雅樂也。渾脫爲號。非美名也。安可

以禮義之朝。法胡虜之俗。非先王之禮樂。而示則於四方。書曰。謀時寒若。何必裸形體。讙衢路。皷舞跳躍。而時寒焉。書聞不報。此盖并論潑

寒胡之戲唐。史得於宋務光傳末。元泰竞亦不顯。近世風俗相尚。不以公私宴集。皆爲耍曲耍舞。如勃海樂之頰。殆猶此也。

勝隊术史靖康元年。除范致虛爲陝西宣撫使。金人分道再犯京師。詔致虛會兵入援。時有僧趙宗印者。喜談兵。致虛以

便冝假官。俾充宣撫司參議官。兼節制軍馬。宗印以僧爲一軍。號尊勝隊。童行爲一軍。號净勝隊。致虛勇而無謀。委已以聴宗印。宗印徒大言。實未

嘗知兵。後其兵爲金人所敗。凈勝隊事見赤心隊宋史列傳劉晏。字平甫。嚴縣人。入遼舉進

士。爲尚書郎。宣和四年。率衆數百來歸。授通直郎。金人犯京師。以晏棇遼東兵。號赤心隊。建炎初。撃淮西賊丁進。進黨頗衆。晏所提赤心。騎才八百。

乃爲五色旗。使騎兵持之。循山而出。一色盡。則以一色易之。賊見官軍。累日不絶。顔色各異。遂不戰而降。同命隊

録金人立同命隊。其法每隊。一十五人。以一人爲旗頭。二人爲角。三人爲從。四人爲副。五人爲繳旗頭死。從不生還。還者并斬。得勝受賞。亦然。故謂

之同命隊。結隊法續通鑒長編神宗熈寧九年。五月辛酉。詔諸路保甲。可依新降隊。法結隊并印新結隊圖。付兵部。每一都

保。給之一圖。結隊之法三人。爲一小隊。三小隊爲一中隊。五中隊爲一大隊。并引戰一人居前。擁隊一人執刀居後。偆二人。居左右。執旗一人居中。

凡五十人。皆選士也。有馬人。與無馬人。各爲隊。隊中兵械。或純用一色。或雜用弓弩。刀斧。槍楯。皆於結隊時。啇定教習。作隊

宋史張魏公浚奏。諸軍結隊之法云。臣契勘諸軍。當結純槍純弓純弩隊。槍之隊在前。弓次之。弩次之。其弓弩乎。各帶刀斧。每隊九十人。

通九隊作一部。九部爲一陣。緣弓可射八十步。弩可射二百餘步。虜騎若近。先發弩。槍弓隊小坐。次發弓。若至前。則純槍之勢甚壯。可禦馬足。鮮有

不勝。舊常以此行下諸軍。韓世忠等用此。後來更改不常。名爲花裝。徒便觀看。臣恐弓弩數少。槍手又散在隊中。參錯失叙。不能破虜。如合聖意。伏

乞批付臣行。下諸軍遵守施行。女兵分隊史記孫武傳孫武子。以兵法見於吳王闔廬。闔廬曰。可試以婦人乎。曰可。

於是許之。出宫中美人。得百八十人。孫子分爲二隊。以王之寵婢二人爲隊長。三令五申之。於是皷之。右婦人大笑。復三令五申而皷之。左婦人復

大笑。遂斬隊長二人以徇用。其次爲隊長。復皷之。左右前後。跪起皆中規矩繩墨。無敢出聲。自當一隊西漢書李

陵傳。陵爲騎都尉差張掖天漢二年。貳師。將三萬騎出酒臬。繋右賢王於天山。召陵欲使爲貳師將輜重。陵召見武臺叩頭自請曰。臣所將。屯邊

者。皆荆楚勇士竒材劎客也。力扼虎。射命中。自願得自當一隊。到蘭干山南。以分單于兵。母令專向貳師軍。續後漢書文聘傳。曹丕立。進

聘爵長安鄕俟。假節與夏候尚圍江陵。聘别屯沔口。止石梵。自當一隊。禦賊有功。後遷將軍。封新野侯。行裝就隊續後漢書

列傳。朱然。宇義封。長不盈七尺。氣候分明。内行脩飭。其所文來。惟施軍器。餘皆質素。終日欽欽。常在戰場。臨急膽定。允遇絶人。雖世無事。每朝夕嚴

皷兵至營者。咸行裝就隊。以此玩敵。使不知所備。故出輙有功。徐整行隊三國志魏于禁傳。曹操與張綉戰不利。軍敗還舞

陰。是時軍亂。各開行求操禁。獨勤所。將數百人。且戰且引。雖有死傷。不相離。虜追稍緩。禁徐行隊鳴皷而還。操說謂禁曰。清水之難。吾其急也。將軍

在亂能整。討暴堅壘。有不可動之節。雖右名將。何以加之。臺見留隊南史宋髙祖記。帝將崩。既召太子戒之。又爲

手詔。朝廷不須復有别府宰相帶楊州。可置甲士千人。若大臣中任要。宜有爪牙以備不祥人者。可以臺見留隊給之。有征討悉配以臺見留隊行。

還復舊。鳴皷嚴隊新唐書張巡傳。巡戰敗尹子琦。以功拜御史中丞。巡欲乘勝撃陳留。于琦聞復圍城。巡語其

下曰。吾蒙上恩。賊若復來。上有死耳。諸君雖捐軀。而賞不直勲。以此痛恨。聞者感槩。乃推牛大饗。悉軍戰。其五月。賊刈麥乃濟師。巡夜鳴皷嚴隊。若

將出。賊申警。俄息皷。賊覘城上兵休。乃弛偦。巡使南霽雲等。開門逕抵子琦所。斬將㧞旗。植旗立隊宋史荆嗣傳。

嗣從田重進征遼兵。屯直谷寨。賊乘夜圍直谷石門二寨。重進令。嗣以卒五百濟之。嗣曰。敵多援寡難解。重進憂之。嗣乃中夜。匹馬詣延美邀枚。延

曰。敵勢若此。何可解也。嗣曰。請移全軍。就平川。植旗立隊。嗣操二三百人。張白旗於道側。彼見旗幟。綿亘逺甚。必謂大軍繼至。嗣自以所部五百人。

疾驅徃關。必充其寨。延美許焉。果如所料。張旗閲隊金史列傳。時金將彀英宋師至耀州。宋人每旦出城。張旗閲隊。

抵暮而還。道隘騎不得逞。彀英行使人伏兵。明日城中人出。閲如前。金軍登城。㧞宋幟。立金軍旗幟。宋兵後者。望見之不敢入。遂降。

兵分隊宋史張觷守南劍州。遷福建路轉運判官。未行。會范汝爲䧟逮州。遣葉徹擁衆寇南劍。觷率州兵與之戰。分爲數隊。

令城中殺牛羊豕。作肉串。仍多具飯。將戰則食。第一隊人既飽。遣之入陣。便食第二隊人。度所遣兵力將困。即遣第二隊人徃。代第三至。五六隊亦

如之。更迭交戰。士卒飽而力不乏。徹中流矢死。衆遂敗走。詔兵署隊金史宣宗紀。貞祐四年。十月庚午。詔宿糧州縣

屯兵。其簽民爲兵者。就署隊長以自防遏。詔兵擺隊續通鑒長編熈寧元年。十一月庚午朔。詔郊禮。以不聽樂罷諸

班。擺拽長隊。牙隊舊唐書昭宗大順元年。朱全忠選汴卒三千。爲張濬牙隊。後𣈆紀已未。杜威獻部曲步。騎合四千人。并鎧仗。庚

中。又獻粟十萬斛。芻二十萬束。云皆在本道。帝以其所獻騎兵隷扈聖。步兵隷護國。威復請以爲衙隊。而禀賜皆仰縣官。賬前

四隊臨安志賬前四隊。在府治大門内。元額三百五十人。開禧二年。廖安撫俣置。親兵隊臨安志在府治教場

内。元額二百六人。嘉熈元年。趙安撫與𢤷置。搭材隊臨安志在府治教場内。元額一百二十八人。淳祐四年。趙安撫與

𢤷置。來蘇隊金筆子杜邠守楊州。耽於游宴。宣宗送崔鉉爲代。詩曰。一方獄獲來蘇。楊州押曹傳希。因教習來蘇隊。舞迎崔

公。杜頗御之。菩薩蠻隊杜陽雜編唐懿宗。敬天竺教。剏脩安國寺。筆飾秘邃。天下稱爲至工。降誕日於宫中。結綵

爲寺。賜朝官已下錦袍。李可及嘗教數百人。作四方菩薩蠻隊。天魔隊十六天魔樂隊名。元史順帝記。至正十四年。帝怠於

政事。荒於游宴。以宫女三聖奴。妙樂奴。文殊等。一十六人。按舞名爲十六天魔。首乘髮數辮。戴象牙佛冠。身被纓絡。大紅銷金長短裙。金雜襖。雲肩

合袖。天衣綬帶鞋襪。各執加巴刺般之器。内一人執鈐杵奏樂。又宫女一十一人。練槌髻。執帕常服。唐帽窄衫。所奏樂。用龍笛管。小皷。筝。𥱧。琵琶。笙

胡琴。響扳。以宦者長安迭不花管領。宫中譛佛。則按舞奏樂。宫官受秘宻戒者得入。餘不得預。雲各野人集天魔樂歌。仙娥縹渺下清碧。露臉凝

紅鬬嬌色。剪月爲璫照兩耳。染煙作鬟遮半額。清寧殿裏奏管弦。楚臉慢𠋣流雲滑。龍頭瀉酒不知曙。鷄人唱曉銅壼咽。行樂誰知急景移。自謂乾

坤豈崩裂。黄塵忽起三山下。歌土從教草蕪滅。角聲滿空春色曉。陽烏却向東方白。嘆百年隊太平廣記唐同昌公

主薨。上與淑妃慟哭日夕。惴心挂意。李可及。進百年曲。更教千數人。作嘆百年隊。取内庫珍寳。雕成首飾。畫八百匹官絁。作魚龍波浪文。以爲地衣。

而一舞珠翠滿地。後可及官歷大將軍。賞賜盈萬。團雲隊雲仙散録姑臧前後記云。太守張憲。使娼妓戴拂壼巾。錦仙裳

宻粉淡妝。使侍閣下。號曰團雲隊。女童隊小兒隊鐵圍山叢談神龍初。樞宻使舊以儒士爲

之。今謂用娼。則君臣亦不合禮。改爲女童隊。小兒隊。於是樞宻使。親王宗室。皆得列位與宴矣。女隊太平廣記示頔爲襄州。點山燈。

一上油二千石。李昌夔爲荆南打獵。大修富飾。其妻獨孤氏。亦出女隊二千人。皆着紅紫綉襖子。及錦鞍韉。以私郡府。亦因而空耗。

節勾隊宋劉行簡苕溪集雲霄在望。遥瞻北極之尊。劎佩相磨。共罄南山之祝。冝命蹁躚之侣。少資和樂之容。緩引笙篁。舞

童之墜。勾隊宋洪适盤洲集盖聞五領分疆說。番禺之太府。一尊屬客。見南伯之髙情。摭遺事於前聞。度新詞而屢舞。宫啇遞奏。

調笑入場。勾小兒隊宋葛勝仲丹陽集沛中撃筑。爰取成童。沂上舞雱。亦皆稚齒。冝命兩髦之似。來叅八佾之朋。上

侑皇歡。教坊小兒入隊。聖神有作。適臨夢日之期。稚孺何知。共樂需雲之會。欲陳蹈厲。豈間賤微。上恱天顔。教坊小兒入隊。有來青佩。入簉紫

庭。謡於康衢。雖莫知堯之力。執其羽籥。頗能舞舜之功。上奉皇威。教坊小兒入隊。章惇玉堂集簫韶迭奏。通天地以均和。簪組相趍。協君臣之同樂

冝命垂髫之𠈆。耒陳舞象之容。徐韻官啇。教坊小兒入隊。絲竹凝和。已合雲成之奏。聖賢同樂。式均蒲藻之歡。冝延佩韘之童。來効交竿之舞。徐

韻宫啇。教坊小兒入隊。晝漏舒遲。仙韶嘽緩。冝召兩髦之似。來陪萬舞之儀。徐韻宫啇。教坊小兒入隊。治平八廟圖金匏合奏。葆佾垂容。玉砌

風微。錦茵霞爛。盍引佩觿之侣。試陳舞羽之儀。上奉宸顔。教坊小兒入隊。勾女弟子隊宋章惇玉堂集日

轉彤墀。香飄黼座。宜旅陳於舞綴。以仰奉於宸歡。上恱天顔。兩軍女弟子入隊。又伏轉丹塗。香霏赭案宜命霞桂之列。來呈雪袖之容。徐韻宫啇。兩

軍女弟子入隊。勾女童隊宋葛勝仲丹陽集金胥報漏。移晷刻於挈壼。玉笋分班。望威顔於交戟。冝有散花之女。來

趍執籥之群。上奉宸歡。兩軍入隊。婑媠蕣顔。入巫山之曉夢。輕徐蓮步。起洛浦之香塵。上奉宸歡。兩軍入隊。漏傳九禁。共欣化日之舒長。花覆

千官。再望清光之粹穆。冝趣驂鸞之似。來儀舞鳳之庭。上奉威顔。兩軍女童入隊。問隊宋劉行簡苕溪集命似嘯儔。有翩若驚鴻

之態。整衣摇珮。豈暮爲行雨之人。來近台階。盍言爾志。問小兒隊宋葛勝仲丹陽集臚人就列。方陳折俎之儀。侲

子盈庭。必有交竿之技。未知來意。宜悉備陳。婉孌千童。甫在垂髫之歲。跳踉九陛。將陳奮袖之能。儻有所陳。雍容上奏。婉孌成童。方在垂髫

之歲。囬翔就綴。可觀佩韘之容。必有所陳。雍容奏對。章惇玉堂集廣樂張庭。華茵布地。何爾童觽之𠈆。來瞻宸扆之嚴。必有叙陳。分明敷奏。天日

澄清。榮瞻於法扆。君臣和樂。美屬於慶辰。何其垂韘之童。來造塗丹之地。逶迤並列。儇敏可觀。必有敷陳。雍容上奏。問女童

元絳左纛前臨。正鬱葱之在望。華袿旅進。忽薌澤之微聞。進步稍前。自陳來意。穿赤羽以翺翔。動華桂而容裔。遥瞻綉扆。欲步花茵。宻

邇天階。悉陳來意。放隊宋劉行簡苕溪集回雪輕盈。既呈於楚舞。行雲流轉。宜返於巫陽。再拜台階。相將好去。放小

兒隊宋葛勝仲丹陽集佩衿紛集。各肩介壽之誠。葆佾相輝。曲盡象功之妙。既成文於丹陛。盍退步於康衢。再拜天階。相將好去。

移禁漏於金胥。轉花陰於玉軑。管簫告闋。羽籥言旋。再拜天階。相將好去。日轉鳌峯。樂成鷺翅。既曳裾而復綴。宜整袂以言旋。再拜天階。相將好

去。章惇玉堂集金胥漏緩。玉案香濃。天酒十鍾。眷簪纓之具。醉童衣五綵。促步武以將歸。再拜天階。相將好去。香飄赭案。酒溢衢樽。拱極歌時。委

朝紳而具醉浴沂樂聖曳童綵以言歸。再拜丹墀。相將好去。鳴球應律。正資晞露之歡。佩鞢楊庭。已盡迴風之妙。宜序垂髫之列。暫違舞羽之階。

再拜丹墀。相將好去。日轉禺中。溢榮光於藻幄。歌餘沛上。收妙舞於青矜。再拜天墀。相將好去。放女弟子隊

章惇玉堂集香凝黼幄。聴玉漏之頻移。日轉丈茵。顧霓裳之乆駐。已盡七盤之妙。宜還三洞之遊。再拜天階。相將好去。日華移刻。樂節成丈。囬雪

輕盈。已呈姸於帝所。凌波流轉。宜近步於人間。再拜天墀。相將好去。六英雄奏。乆留調露之音。八佾姸姿。已盡流風之妙。宜趣凌波之步。言歸架

浪之峯。再拜天墀。相將好去。放女童隊元絳霞衣乆駐。極望雲就日之誠。華翟初陳。盡囬雪流風之妙。誤游帝所。

却步人寰。再拜天階。相將好去。遣隊洪适詩十眉爭艷。眼波横霓。䄂囬風舞。已成絳蠟。飄花香卷。穗月林烏。鵲兩三聲。歌舞既終。

相將好去。舞隊潜夫輯大小全棚傀儡。查查鬼。查大李大口。一字口賀豊年。長瓠䧟。長頭兔吉。兔毛大伯吃遂。大憨

兒。麤妲。麻婆子。快活三郎。黄金杏。瞎判官。快活三娘。沈承務。一臉膜。猫兒相公。洞公觜。細妲。河東子。黑遂。玉缺

兒交椅。夾捧。屏風。男女竹馬。男女杵歌。大小斫刀鮑老。交衮鮑老。子弟清音。女童清音。諸國獻寳。六國朝。四國朝。穿

心國入貢。孫武子教女兵。遏雲社。緋緑社。胡女。鳳阮嵇琴。樸胡蝶。囬陽子。大樂。瓦皷。焦䭔架兒。喬三教。喬迎酒。喬

親事。喬樂神。爲明王喬捉蛇。喬學堂。喬宅眷。喬像生。喬師娘。獨自喬地仙。旱划船。教象。裝能。村田樂。皷板。踏蹺。

撲旗。抱鑼裝鬼。獅豹蠻牌。十齋郎。要和尚。劉衮。散錢行。貨即。打嬌惜。其品甚夥。不可悉數。首飾衣裝。相矜侈靡。珠翠錦綺。眩

耀華麗。如傀儡杵歌。竹馬之類。多至十餘隊。十二十三兩日。國忌禁樂。則有裝宅眷。籠燈前引。珠翠盛飾。少年尾其後。訶殿而來。卒然遇之。不辯真

僞。及爲辱經紀人。如賣蜂糖餠小八塊。風子賣字本。䖍婆賣旗兒之類。以資一笑者。尤多也。五家合隊資治通鑒

唐玄宗。天寳十二載。韓虢秦三夫人。將從車駕幸華清宫。會於國忠第。車馬僕從。充溢數坊。錦綉珠玉。鮮華奪目。國忠謂容曰。吾本寒家。一旦緣椒

房至此。未知稅駕之所。然念終不能致令名。不若且極樂耳。楊氏五家隊。各爲一色衣。以相别。五家合隊。𥺤若雲锦。國忠仍以劎南旌節。引於其前。

舊唐書楊貴妃傳。玄宗每年十月。幸華清宣。國忠姊妹。五家扈從。每家爲一隊。著一色衣。五家合隊。昭映如百花之燠發。而遺鈿墜舃。琴瑟殊翠。璨

瓓芳馥於路。楊太真外傳楊國忠賜第。在宫東門之南。虢國相對。韓國秦國。甍楝相接。天子幸其第。必過五家。賞賜宴樂。扈從之時。每家爲一隊。

以當一隊唐書康子元爲集賢學士。玄宗將東之泰山。宰相張說。引子元啇。裁封禪儀。初髙宗之封。許敬宗議。周人

尚臭。故先祭後燔。趙冬曦等。以爲先㙩降神尚矣。而祭已而燔。神無由隆。子元議挺不徙。說曰。康子獨出蒙輪。以當一隊邪。請决于帝。詔後燔。

馬隊晉書陶潜傳。陶淵明。示周掾等詩。馬隊非講肆。校書亦已勤。江州刺史檀韶。請廬山周續之出州。與學生祖企。謝景夷三人。

在城北講禮。加以校讎。近於馬隊。故云馬隊。竹馬隊劉景集同陳汝羲郎中。徐州席上。賦竹爲隊。錦筵催竹馬。盛

服看群兒。分路身争出。楊鞭意恨遲。欹長晴景待。舞罷晚風吹。此戲何爲者。能銷謝守詩。左右落隊太平廣記唐泗

州門監王忠政。間成中。死十二日却活。云始見一人。碧衣赤幘。引臂登雲曰。天欲汝行雨。隷於左落隊。其左石落隊。各有五方甲馬。簇於雲頭。俯而

下重樓深室。囊櫃之内。纖細悉見。凡兩隊。而一隊於小項鉼子。貯人間水。一隊所貯如馬牙硝。謂之朝兩。羅漢失隊

冷齋夜話予徃臨川景德寺。與謝無逸輩升閣。得禪月所畫。十八應真像甚竒。而失第五軸。予嘲之曰。十八應聞解埵根。少叢羅漢亂山

門。不知何處邏齋去。不見雲堂第五尊。明日有女子。來拜叙曰。兒南營兵妻也。寡而食素。夜夢一僧來言。我本景德僧。因行失隊。煩

相引歸寺可乎。既覺而鄰家要飲。入其門壁間。有畫僧。了然夢所見也。予方少年時。羅漢且畏予嘲。及其老也。如梵吉者。亦見侮可

也。蠅虎分隊太平廣記山人王固。造判官曾叔政。頗禮接之。王謂曾曰。予一藝。自古無者。因懷中出竹一節及小

皷。規纔過寸。良乆去竹之塞。折枝連撃。皷筒中。有蠅虎子數十行而出。分爲二隊。如對陣勢。每撃皷。或三或五。隨皷音變陣。天衡地軸。魚鶴列。無

不備也。進退離除。人所不及。凡變陣數十遂行入筒中。曾睹之大駭。潜火隊温革𤨏碎録所在官府。有潜火隊。多不

觧其義。究之當用。此𤏖字。吳楚謂火滅爲𤏖。左氏傳昭公二十三年。𤏖。將廉反。宣城志潜火隊。在府衙南。紹興二十一年。王侯晌置爲士瓦屋三間。收

貯梯桶。鈎搭。繩索。鋸斧之屬。以備不虞。兵百人。每旬各執其物以陳。例差提督指使一員。火隊孫子火攻篇。五曰火隊。注張預曰。焚

其隊仗。使兵無戰具。故曰器械不利。則難以應敵也。雲隊海隊契丹志天祚。天慶六年。髙永昌。既爲女直所斬。

其潰散漢兒軍。多相聚爲盗。如吳撞天等。所在蟠結。以千百計。自稱雲隊。海隊之類。紛然並起。每一飯。屠數千人。數路之民殆盡。遼不能制之。

攅隊遼史國語觧攢隊士卒。攅簇各爲隊伍。押隊秋浦新志熈寧八年。正月。詔諸將官。每二十隊。差押樣一名。如

遇差撥闕人。即春取㫖。六隊數類王莽改河東。河内。弘農。河南。頴州。南陽。爲六隊。郡置大夫。職如太守。屬正職。如都尉。莽下書曰。

常安西都曰六卿。衆縣曰大尉。義陽東都曰六隊。粟米之内曰内郡。其外曰近。郡有障徼者曰邊郡。合百二十有五郡。九州之内。縣二千二百有二。

其後歲復變更。一郡至五易。名而還復其故。吏民不能紀。部隊宋華鎮雲溪居士約束詳明曲有倫。不防農事尚占春。解教烏合三

千衆。來徃興居似一人。出隊圓悟語録出隊。衆請小叅。師云蘭城道友集如雲。選佛場開不二門。光飾碧巖無舌老。小參佳會四

方聞。聞者爭如見底。見底爭如激揚。酬唱底還有作家禪客麽。僧問三世諸佛。只言自知。歷代祖師。全提不起。一大藏教。詮注不及。未讅和尚如何。

師云。夾山到這裏。口似匾檐。進云捉敗這老漢。師云且喜没交涉。進云。恁麽則天下人鼻孔被和尚穿却了也。師云。你且道夾山鼻孔在什麽處。僧

便喝。師云。也須穿却。進云明眼宗師。天然有在。師云。猶是落二落三。師乃云開佛祖爐。用向上鉗錘。擬議不來。則千里萬里。當鋒薦得。則坐斷要

津。此猶是化門之說。若確實而論。山僧有口無說處。諸人有耳無側聆處。乃至日月未足爲明。虛空未足爲廣。乾坤未足爲大。萬象未足爲衆。到這

裏一搓一捺。一挨一拶。要見本分事。且問如何是本分事。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師示衆云。舉不顧。即差互。擬思量。何劫悟。且道舉箇什

麽直饒觧顧。也是方木逗圓孔。何况更涉思量。計較道理。轉没交涉。着實而論。有什麽事。直下無一絲毫。見聞玄妙。道理得失。到這裏便是千聖出

來要舉揚。也無下口處。要作用。亦無動轉處。所以雲門云。向你道直下無事早是相埋没了也。且道什麽處。是埋没處灼然能有幾人到此。此是文

殊普賢大人境界。豈是尋常涉道理。計較得失思量底。還知麽。須是絶情識。絶玄妙。千聖只言自知。亦無窠臼。照用净裸赤洒洒。岩頭道。只露目前

些子。如撃石大。此是向上人行履。若覷不見。切不得疑着。若無恁麽事。達磨西來經六百年。亦不傳至今日。爲有恁磨事。至今天下列刹相望。一一

真善知識踞師子座。各各爲人天師。牙如利劍。口似血盆。其餘有窠臼。有依𠋣。粘皮着骨。有得有失。有傳授盡行入弄泥團處去。若是石頭。馬。師百

丈。黄檗臨濟。雲門。玄沙。岩頭。法眼。溈仰。曹洞此等之流。皆是向上宗師。動靜施爲。皆在此中行履。譬如師子捉象。皆全其力。至於捉兔。亦全其力。如

僧問雲。居弘覺師子捉兔捉象。亦全其力。未讅全什麽力。雲居云。不欺之力。要須一一與他本分草料。且那箇是本分草料。豈不見長沙道。我若一

向舉揚宗教。法堂前須草深一丈。事不獲已。向你道。盡大地是般若光。先未發時。無佛無衆生消息。向什麽處得來。恁麽說話。早是葛藤了也。所以

尋常向兄弟道。須是打叠情塵。得失計較净盡。驀地一場汗出。自然活鱍鱍。天下人不奈何。幸有如是威風。有如是自在。若隨人脚跟轉。覓人涎唾

吃。則没交涉。且如仰山問同參道。近日見處如何。對曰。實無一法可當情。山云。師弟解猶在境。問何故。仰山云。汝豈無。能知一法可當情者。他直得

無一法可當情。尚遭仰山點檢。到這裏無能所知。無一法。無無一法也。須是箇人始得。所以喚作無事人。方始說本來無事。只如目前萬境。樅然六

凡四聖。那裏得來。直須超達始得。且作麽生是超達底句。莫怪從前多意氣。他家曾踏上頭關。下座宋張孝祥干湖居士集山隊䟽此大蘭若盖

古道場。野寺殘僧。齋厨不繼。震風凌雨。棟桶隨欹。惟世尊住華嚴界海。到處見成。顧佛法付有力檀那。不應坐視。冝分簿少。來相經營。張元幹歸來

集聖迹院出隊來化䟽。舊歲旱暵甚廣。諸方乃大例關堂。今春飢饉異常。此地亦隨時貴糴。維康僧之香火。號聖跡之道場。初無田疇。悉仰檀越。

鍾魚之響已間斷。粥飯之緣將落空。是念貧女一錢。辨心即同辨供。稍寬齋腸三篾。知恩方觧報恩。欲種善因。勢須猛捨。莫看居士面。且試老婆心。

洪武正韻杜對切。貤易也。通也。冗也。又易兌爲澤。澤者。水中之鍾聚也。又成蹊也。如楊倞之說。則卦名。亦有隊音。又悅也。直也。詩松柏斯兌。从㕣从

儿。㕣音沿儿。與人同象。兌卦。又象人笑貌。亦作兌。凡从兊者。皆然。又見下。許慎說文。說也。从儿㕣聲。徐鉉等曰。㕣古文。兖字非。聲當从口从八象。

气之分散。易曰。兊爲巫。爲口。大外切。徐諧通釋說。音恱。易曰。兊。恱也。㕣音兌。杜會反。劉熈釋名生瀹䓤薤曰兊。言其柔滑。兊兊然也。顧野王士篇徒

外切。陸法言廣韻突也。義姓也。顔元孫干禄字兊兌。上通下正。張參五經文字兌兊上。說文下。經典相承隷省。凡字從兊者放此。丁度集韻吐外切。

古作。又詩行道兊矣。兌上下通也。司馬光類篇又余芮切。芒也。𨦣或作兊。又徒活切。龍兊。地名。在趙地。又喜也。吳棫韻補叶音欲雪切。西方卦也。

禮記引書說皆作兊。釋名。兊。恱也。物得備足。皆喜恱也。戴侗六書故在易。乾三索而得兊。八卦居一焉。彖曰。兊。說也說文。兌。說。也。八儿㕣聲。徐鉉

曰。㕣古文。兖非聲。从口从八象。氣之分散。孫氏。徒外切。學記引說。命。皆作兊。按說文以㕣爲聲。盖與學記同。讀爲弋雪切。徐氏從八口。蓋用孫氏音。

而與㕣聲不龤。故其爲說。曲而不通。又綿之詩曰。行道兊矣。毛氏曰。兊成蹊也。陸氏。吐外徒。外二切。皇矣之詩曰。松柏斯兊。毛氏曰。易。直也。陸氏。徒

外切。按毛氏緣詩文而變遷其說。如松栢。亦何易直之有。疑皆當音恱。行道兌矣。商旅恱於塗也。松柏斯兌。松栢恱茂也。徒一之音。則協音也。史記

天官書中宫前。列直斗口三星。隋北端兊。又曰。參下三星兌曰。罰漢書作銳。索隱曰。星形尖邪也。按此。則兌又以芮切。恱閲脫。皆以兌爲聲。而銳稅

帨蛻。亦皆以兌爲聲。獨於徒外之音。爲不龤。但稅蛻亦有吐外之音。盖又銳聲之轉也。韓道昭五音類衆又利也。又以雪切。脫也。服也。楊桓六書統

定母从人从容省。余見透母。同上。熊忠韻會舉要徵濁音。陰時夫韻府群王又老子塞其兌。閉其門。五十二章。兊。目也。門。口也。謂不妄視妄言。

周易卦名。今文作兊。此讀如銳。又本韻列卦名爻辭於此者。非是。周伯琦六書正訛兌从人从口。上从人八者。張口而氣分散。舊注从㕣聲。訛俗作

兊非。趙謙聲音文字通兊。說也。借卦名。又補也。作𩊭非。又莒地也。亦轉。記齊莊公襲莒于奪。左傳作隧。非又削也。作非轉。注杏从切。又作山

間䧟泥地。積水處。下象澤形。上象半水。見於面。卦名本用此。今但用兌。雙音見罕韻韻會定止定儈切。卦名。一陰居二陽之上。故卦德爲說。字切定

僧切。亭篆田兊。書集韻並見杜从古集篆古文韻海徐鉉篆韻並六書統

郙閣頌見洪草邁漢隷分韻書張錦鮮于樞並草書集韻

總叙張子正蒙大易篇。兊爲附决。内實。則外附。必决也。爲毁折。物成則。上柔者。必折也。群書足用西方之神。少昊。乘兊執矩司秋。

詩綿綿祚棫㧞矣。行道兊矣。韓淲潤泉日記巽兊初終二爻也。巽初。姤也。兊。上夬也。是興神物。以前民用爾。邵子觀物外篇兊。說也。其他說皆有所

害。惟朋友講習。無說。於此。故言其極者也。容齋隨筆兊爲羊。易之稱羊者三卦。夬之九四曰。牽羊悔亡。歸妹之上六曰。士刲羊無血。皆兊也。大壯内

外卦爲震。與乾而三爻。皆稱羊者。自復之一陽。推而上之。至二爲臨。則兊體已見。故九三曰。羝羊觸籓。羸其角。言三陽爲泰而消兊也。自是而陽上

進。至於乾而後已。六五。䘮羊于易。謂九三。九四。六五。爲兊也。上六。復觸藩不能退。蓋陽方夬决。豈容上兊。儼然乎九四中爻。亦本兊而云。不羸者。賴震陽之壯耳。

松栢斯兊詩皇矣。帝省其山。祚棫斯㧞。松柏斯兊。履躡乾兊抱朴子内篇。至

理卷履躡乾兊。召呼六丁。塞其兊老子歸元章。塞其兊。閉其門。終身不勤。注。兌。口也。人身則有口。人家則有門。皆

以喻萬物所自出之地。前言玄牝。便是此意。塞其兊。閉其門。藏有於無而不露。不勤不勞而成功也。劉子防欲篇。如能塞兊於未刑。注兊者。服也。老子

曰。塞其兊。閉其門。不見色欲也。禁欲於脆微雖求悔吝其可得乎開其兊老子歸元章開其兊。濟其事。終身不救。開其兊

出而用之也。濟其事用之而求益也。濟益也。如此。則甚危而不可救矣。曼兊山海經海内西經開明。北有曼兊。

經子法語荀子侫兊兊。悅也。侫恱於人。兊治則饑西漢書魏相傳。相曰。春興兊治則饑。秋興震治則筆。

冬興離治則泄。注。師古曰。天地之氣。不閉蜜也。夏興坎治則雹。

周易卦名兊下兊上程子傳兊序卦。巽者。入也。入而後說。之。故受之以兊。兊者。說也。物相入。則相說。相說。則相入。兊

所以次巽也。項安世玩辭巽兊。巽輿兊。皆有坎之半體。巽不上出。所以爲入。兊不下流。所以爲澤。巽自遯來。以六四爲主。遯變爲入。故爲悔亡。兊

自大壯來。以六三爲主。壯變爲說。故爲來兊凶。李謙齋詳解卦氣秋分。准以沈。馮椅輯注一陰見於二陽之外。陰陽相說。其象爲澤。坎下耦變竒。有

水不下流之象。澤能說潤萬物。故其卦爲兊。再筮得之。其名不易。易袚總義引兊半于利商兊奉兊孚兊和兊兊。說也。以重卦而論。初二四五陽剛

在各卦之内者也。六三上六陰柔在各卦之外者也。陰柔而在各卦之外。兊說。之小人而已。六三居兊說之始。下秉二陽。以爲說。故初以和兊。而信其

行。二以孚兊。而信其志。此二陽爻言吉者。所以見君子侍小人之道。上六居兊說之極。下引二陽以爲說。故四以介疾。爲有喜。五以孚于剥而厲。此

二陽爻。言疾與厲者。所以見君子逺小人之道。三上之爲說。一也。六三以來兊。言凶者。陰居陽位。不得其正。上六以引兊。不言凶者。陰居陽位。猶近

於正。惟以利貞爲說。兊之所以亨也。趙汝𠋦輯聞於卦變爲兊重兊。於爻變爲二陰爻卦。乾上離下二上初三。互易而變。合六友。則剛中而柔外。剛中

以立體。柔外以致說。折之。則三上偏柔而失其體。說。不以正者也。四剛則善矣。五不言兊。君不可心乎說。心乎說則害者紛至。可勝過哉。諸父皆有

義而無象辭。亦簡嚴。與它卦異。陳深讀易編兊下兊上卦以一陰居子二陽之上。以男下女。陰陽和說。故爲兊說之義。坎下一書閉合成兊。坎水

塞其下流。川壅爲澤。故兊有爲澤之象。吳澄纂言二之二。下之十四。經八純。少女主上六。李恕易訓兊爲澤說。也。一陰在上。故爲少女。

亨利貞程子傳兊說。也。說致亨之道也。能說。於物。物莫不說。而與之足以致亨。然爲說之道。利於貞正。非道求說。則爲邪謟。而有

悔咎。故戒利貞也。朱子本義兊。說。也。一陰進乎二陽之上。喜之見乎外也。其為澤。取其說。萬物。又取坎水。而塞其下流之象。卦體剛中而柔外。剛

中故說。而亨。柔外故利於貞。蓋說。有亨道。而其妄說。不可以不戒。故其占如此。又柔外。故爲說亨。剛中。故利於貞。亦一義也。董楷集說朱氏附録。川

壅爲澤。坎爲川。兊爲澤。澤是水不流底。坎下一晝閉合時。便成兊卦。便是川壅。爲澤之象。孔頴達正義兊。說也。說卦曰。說。萬物者。莫說乎澤。以兊是

象澤之卦。故以兊爲名。澤以潤生萬物。所以萬物皆說。施於人事。猶人君以恩惠養民。民無不說。也。惠施民說。所以爲亨以說說物恐䧟謟邪。其利

在於貞正。故曰。兊亨。利貞。要義說恐䧟於謟邪。故利在貞正。見前正義。李鼎祚集解艮宫十月六世兌。亨利貞。虞翻曰。大壯五之三也。剛中而

柔外。二失正。動應五承三。故亨利貞也。陳了齋說亨也。無不達也。利貞者。性情也。郭雍解兊之爲說。非有意於說人。亦非有意於求說。天下。有說之

之道。在上者不違是道以臨人。在下者得其志而自說耳。使有心於其間非兊也。兊之所以亨者此也。何謂說。之道。即王道是也。然使有心於其間。

則爲常人私欲之情。非天下之公說。是以利貞。惟貞則無私矣。故兊因貞而利也。李光讀易詳說兊之能亨。以澤說。物也。以澤說。物。非特物亨。已亦

亨焉。說物者不以情感。則正矣。以情感物。未有出於正者。卦體一陰在外。二剛在内。内剛而外柔。以此說物。則不入於侫邪。而其道亨矣。李衡義海

撮要不謂之說。而謂之兊者。聖賢感天下之心。必以仁義恩惠之道。不可以言語口舌。故去其言。而爲兊。趙復齋說兊之情見乎外。陰居上。故說。又

非說。順不能得陽。又陽盛。將决一陰。故說。陽聚而不行。故爲澤陰爲岸。項安世玩辭兊之亨利貞。自是三德。非利在於貞也。故曰。說以利貞言。以利

與貞。而得說。也。利者說。之情。貞者說。之理。柔在外爲利。利者。萬物之所說。也。剛在内爲貞。貞則天人之理得矣。順乎天。兊上也。應乎人。悅下也。天人

皆通。所謂亨也。乃見亨者。亨者說。之效。故極言之。蔡節齋訓解兊。說也。見也。一柔見乎二剛之上。喜見乎外。兊之義也。亨剛中而柔外。利貞。三

五剛中也。又說易失正故戒。馮椅輯注兊。徒外反說也。亨利貞。以象占。馮椅輯傳兊賛曰。兊諸也。說卦同。又曰。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

忘其死。說之大。民勸矣哉。雜卦曰。兊見。而巽伏也。胡翼之曰。其象爲澤其性爲說。朱子曰。一陰在二陽之上。喜之見乎外也。澤取其說萬物。說

卦曰。兊以說之。又曰。說。言乎兊。又曰。兊正秋也。萬物之所說。也。又曰。兊爲羊。又曰。兊爲口。又曰。兊三索而得女。故謂之少女。又曰。兊爲澤。爲巫。爲口

舌。爲毁折。爲附决。其於地也。爲剛㐫。爲妾爲羊。九家爲常。爲輔頰。右明卦義象賛曰。麗澤兊。君子以朋友講習。右明卦用。序卦曰。巽者。入也。入

而後說。之。故受之以兊。兊者。說也。程正叔曰。物相說。則相入。相入則相說。兊所以次巽也。林黄中曰。巽之反也。自巽之兊。二五不動。四爻相易而

成也。巽入乎其中。然後說。見乎其外。物之至情也。右明卦序。亨利貞。賛曰。剛中而柔外。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正義曰。惠施民說。所

以爲亨以說。說物恐䧟謟邪。利在於貞。李子思曰。以陽下陰。陰相說。故曰兊亨。亦猶咸之所以爲亨。王介父曰。說。則亨矣。非貞而後亨也。朱子發曰。

二五剛中。而五又正。乃戒之以利貞者。二三四不正。不正則䧟於邪謟。悔吝將至。李子思曰。三女之卦。彖辭必以歸于中正者戒之。蓋陰柔之性。多

无所守。而兊說。之質。最爲易流。乃若三男之卦。直論其卦之德。而不復戒之以利貞者。陽剛之性。不至牽溺也。右明卦象占田疇學易蹊徑

下互卦離上互卦巽巽小亨。離利貞亨。亨之象兊。正秋。則萬物各正性命。保合大和矣。利貞之象。兊亨利貞。愚嘗論六十四卦。唯乾有元

亨利貞四德。其說已見於乾繇辭之觧。而六子之德。唯兊能具亨利貞之三者。而卦繇亦无他辭。何也。盖八重卦之義。大要則以順時理物爲先。是

故乾有四德。默藏於黄鍾未動之初。而萬物之所由以資始者也。坎離震兊。分主四時。皆乾德之發用也。或者。乃强以四時而分配四德。烏知乾哉。

故剛健中正純粹。不謂之神而謂之精。而六子則言妙萬物而曰神也。且以建子之月言之。雖諸家以爲貞之用事。然其時。則萬物之性已正矣。故

坎不言貞。元氣雖動於中。而未亨於外。故曰。維心亨。艮居東北。艮者。止也。止則造化之功。藏於背而不著於面。其德如之。故皆不言四德。震曰亨者。

萬物之始也。所謂始而亨者也。巽爲小亨。則非陽氣之亨。乃陰氣之亨也。陰爲小。一陰雖生於午。而建已之月。陽氣之功全。故陽不獨自亨。而亦能

亨其小。故曰小亨。由此而徃。則爲利。故曰。利有攸徃。小者之亨。非見陽德之大。則不能成事。故曰利見大人。離則萬物皆相見之時也。萬物之相見可

知其亨通矣。然英華發外。秀而不實者有之。秀而不實。則安望其有歸根復命之正。若物皆如此。則今日之亨。其果能亨也哉。故得貞之利者。乃可

曰亨。故曰利貞亨。坤居西南。土之正位。月令所謂中央土者是也。土乃萬物資生之物。故坤亦元德爲。品物由土而亨。故曰亨。然一陰生於午。自午

至申。則陰氣全矣。氣全則陰乃得其性之貞。故曰利牝馬之貞。以午爲馬。故也。兊爲八月。萬物至八月。則皆成矣萬物皆成就。則亨也。利也。貞也。是

三德者。爲可知也。言亨利貞。而不言元。以兊非四時之始故也。兊爲六子。變化之終。故能具亨利貞之三德。乾爲八卦造化之始。故獨具元亨利貞

之四德。乾始之。兊終之。兌居西方。乾居西北。循環相繼。生生不窮。其妙矣夫。魏了翁集義東萊吕氏曰。兊以說爲義。人情憂則抑塞。說。則流暢。所以

亨也。然人情相說。則易流於其所順利者。苟非正。則必入於淫僻。所利者正。則說。之正體也。聖人彖兊之義。而指正體以示人。彖曰。兊。說。也。剛中而

柔外。以卦體論之。上下卦中爻皆剛。而外爻皆柔。夫柔和樂易。固爲可說。儻其中无所守。則其所謂樂易可說者。必易流動。故惟剛中而柔外。說。以

利正。則至公无偏。而上有以順乎天。歡欣浹洽。而下有以應乎人。此則兊之大體也。自說。以先民而下。則兊之用也。大抵。當適意時而說。與處安平

時而說。皆未足爲難。惟當勞苦患難而說。始見眞說。聖人以此先之。故能使之任勞苦而不辭。赴患難而不畏。如文王之作靈臺。庶民攻之。不日成

之。則民忘其勞也。楚莊王伐蕭。軍士多寒。王循而撫之。三軍之士。如挾纊。此雖未足以望聖人之師。是亦三代使民忘勞之遺意也。至於說。之大。民

勸矣哉。又指說。之正體而結上文也。趙汝梅輯聞一陰居二陽之上。必胥說。而後能兩兊自重。故仍經卦之名。兊說。之蔽易邪。故專以利貞戒之。徐

相直說兊。說也。說。致亨之道也。非道求說。則爲邪謟。故戒之以利貞。姑汾遁叟證指龜兊。說。也。和說之貌也。說。則通。故亨也。說而違剛則謟。剛而違

說。則暴。故彖曰。剛中而柔外。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天剛不失。說。而應乎人。人樂惠澤而說。也。故曰。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之大。

民勸矣哉。張應珎觧兊主說。說。乃亨。亨乃利於正。陳深續易篇兊。說。也。兊以陽下陰。陰陽相說。剛中而柔外。故亨。然說。而不以正。則雖亨而不能乆。

說。易於失正。故戒以利貞。蘇起翁讀易記兊正秋。萬寳告成。喜說。之至也。亨通之甚也。又兊爲澤。潤萬物。萬物莫不欣說。而亨。然人說。過。則巧言令

色。讒謟諛佞。无不至矣。故利在貞正。丁易東象義兊者。四陽之卦。自大壯來。三五相易者也。又爲二陰之卦。自遯來。初二易三上也。然以自壯取義。

兊者。說也。一陰在上。爲二陽所說。也。本三畫之卦名。因而重之。亦以兊名。剛中而柔外。故亨。二五剛中者也。五雖正而二不正。三上柔外者也。上雖

正而三不正。正然後利。不正則不利矣。兊爲說。說。者。喜見于外。易以失正。故以利貞戒之。此爻以上下俱說爲義。吳澄纂言兊此羲皇兊下兊上

之卦。而文王亦名之曰兊。兊。說。也。一柔見于二剛之上而說。也。亨占也。程子曰。物莫不說。而與之。是以致亨。利貞占也。利正王事者。防非道邪

謟之說也。俞琰集說兊亨利貞。兊。說也。兩剛在下。而一柔見于外。有和說之色。見于面之象。以兊遇兊。則上下皆和說。有亨通之道焉。然說。之不

以道。則流入於邪佞。故戒之曰利貞。保八原㫖兊亨。以象言之。地之一陰。升於天上。降而爲雨。故曰兊澤也。以體言之。坤之上爻交乾。而成兊。兊三

索。而得女。是謂少女。以用言之。一陰。說於二陽之上。爲衆陽所說。。故曰兊也。以身言之。陰潤在上。而和說。之象也。如此和說。致亨之道也。故曰兊亨。

利貞爲說。之道。利於貞正。若以非道求說。則爲邪謟。而有悔吝。故戒之曰利貞。張清子集注兊亨利貞。兵行可曰。嘗考三女之卦。聖人多以貞

戒之。離曰利亨貞。巽曰利貞。兊曰亨利貞。皆以正言也。三男之卦。則不言貞。震曰亨。坎曰心亨。艮曰艮其背而已。蓋陰柔之質多病於不正。而陽剛

之體。爲能有立也。愚謂。夫兊乃不言之說。也。說。有能亨之理。爲說。之道。利在貞正。說之不以其道。則不說也。盖不以其道。則非貞矣。趙珪觧卦兊

上兊下。一陰在二陽之上。爲陽所說。故爲兊。兊爲澤。爲說。說。萬物者。莫說乎澤。說。有亨道焉。說。之道。利在貞正。如所說。不正。則爲邪謟矣。胡炳文通

兊之所主者。在柔亨。亦主柔而言。柔外故說。而亨。剛中故貞。本義先取剛中。故說。柔外。故利貞之義。何也。卦辭與咸同。咸以艮陽下兊陰。則相感。感

則亨矣。而相感易失於不正。兊以二陽下一陰。則相說。說。則亨矣。而相說亦易流於不正。利貞者。戒辭也。三男之卦。不言利貞。剛固貞也。故咸取无

心之感。兊取不言之說。董眞卿會通李氏舜臣曰。以陽下陰。陰陽相說。故曰兊亨。亦猶咸之所以爲亨。又曰。三女之卦。彖辭必以正者戒之。盖陰柔

之性。多无所守。而兊說。之質。最爲易流。乃若三男之卦。則直論其卦之德。而不復戒之以利貞者。陽剛之性。不至於牽溺也。陳應潤友變易緼兊說

也。内剛而外柔。惟其和說。故亨通而利正。苟持心不正。則和說。之人。近乎同流合污矣。齊履謙本說兊。說。也。行說。于人也。說。則亨矣。而說。又不可不

正。說。人而不以正者。天下多矣。因其可戒而戒之。觧蒙精藴大義先儒曰。有君子之說。有小人之說。陽爲君子。陰爲小人。卦中陽爻吉。而陰爻凶。君

子小人之說。固不同也。蒙謂和而不流。君子爲說之道也。梁寅參義兊有亨之道。然必利於貞。不貞則不能亨。或身雖亨而道則屈也。大抵。三女

之卦。聖人多戒之以貞。故於離曰利亨貞。巽曰利貞。兊曰亨利貞。三男之卦。則不言貞矣。震曰亨。坎曰心亨。艮曰艮其背而已。盖貞者。在於陰柔則

多不足。在於陽剛則其固有也。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五千一百四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