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六千二百一十七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六千二百十八
卷之一萬六千三百四十三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六千二百十八 十翰

庶人冠禮政和五禮新儀庶人嫡子冠儀告禰將冠主人諏日擇賓告于禰為位于㕔事南面主人北面再拜乃

告曰。某子某年若干矣。以某甲子冠吉。乃速賓某。以始卒冠事。庶幾臨之。謹告。凡㕔事如非南向。並各因所向陳設。以後唯此。行事。前期主人

戒賓曰。某日將加冠於子某之首。願吾子莅之。賓許諾。其日夙興。張帷為房于㕔事之東。陳服其中。謂每加所易之服。東領北上。酒饌在服北。帽一。

折上巾一。陳于西階之西。為賓主位如常儀。為冠者席于主人東少北西向。將冠者待于房中。賓至。主人出迎。揖而入。坐定。冠者出自房。執事者白

請行事。主人曰。敢勞吾子。賓揖將冠者即席坐。執帽者升。賓降受之。進冠席前東向立。祝曰。令月吉日。始加首服。棄爾㓜志。茂爾成德。俾壽而减。以

介多福。乃跪加帽。興。復位。賓揖冠者適房易服。出即冠席復坐。賓跪脫帽。。上賓受之。冠席前東向立。曰。事月。加。欽

威。則。壽考不忘。以終厥德。乃跪冠。興。復位。賓揖冠者適房。執事者徹冠箱冠席入于帷中。為醴席于西階南向。冠者易服出。賓主俱興。

執事者以酒注于盞。賓揖冠者即醴席西向立。賓受盞進席前北向立。祝曰。爾酒既湑。爾殽伊旅。拜受祭之。自求多祜。冠者席西拜受。賓荅拜。執事

者薦饌于席前冠者即席坐飲食訖再拜賓荅拜冠者興離席立於西階之東南向。賓少進字之曰。爾服既莊。爾儀既備。兄弟偕止。爰告爾字。永保

受之。令德是似。冠者拜。賓荅拜冠者廟見如常儀。拜父。父為起。入拜母母為起。拜諸父群從之尊者主人享賓。賓出。主人送于門外。孤子冠即諸父

諸兄為主如上儀戒賓若主人有故。聴以㐫書庶人庶子冠儀告禰將冠主人諏日擇賓告于禰。焉位于㕔事南面。主人北面再拜乃告曰。某子

某年若干矣。卜以某甲子冠吉乃速賓某以始卒冠事。庶幾臨之。謹告凡㕔事如非南面。並各因其所向陳設以後凖此。行事前期主人戒賓曰。

某日將加冠於子某之首。願吾子莅之賓許諾其日夙興。張帷為房于廳事之東陳服其中謂每加所易之服東領北上席一在南酒饌在服北。帽

一折上巾一各一箱陳于西階之西為賓主位如常儀。設冠者席于房户外之西南面。將冠者待于房中賓至主人出迎。肅而入坐定冠者出自房

執事者白請行事主人曰敢勞吾子賓揖將冠者即席坐。執帽者升賓降受之進冠席前跪加帽興復位賓揖冠者適房服出房南面立。賓主俱興

執事者以酒注于琖。賓受琖進席前北向立。祝曰涓吉戒賓。初加首服㫖酒嘉薦。用綏爾福。飭行謹身毋俾作慝冠者再拜受爵賓北面荅拜執事

者薦饌。冠者即席坐飲食訖。執事者徹酒饌于房中。賓跪脫帽。執折上巾者升賓降受之。進冠席前跪加折上巾。興。復位。賓揖冠者適房服出房南

面立。賓主俱興。執事者以酒注于盞。賓受盞進席前北向立。祝曰。㫖酒既清。嘉薦亶時。乃申爾服。成爾令儀。綏受多福。永言保之。冠者再拜受爵。賓

北面荅拜。執事者薦鍥。冠者即席坐。欽養訖。執事者饌于房中。冠者與。離立於西階之東南向。賓少進字之日。容服既莊。禮儀有序。茂爾成德。

爰爾字。言孔。尚克是似。冠者拜。賓。。拜父。父諸父群從之尊者。主人郭主人于門外。



為之冠南史范雲傳。范少孤貧。年未弱冠。從沛學。甚竒之。親為之冠。在門下積年恒芒屬布衣徒行於路。鄉門

下多車為貴游。縝在其間。聊無耻愧。七十不冠南史宋華寳。父豪。義熈未戌長安。寳年八歲。父臨别謂寳曰。須我還

當為汝上頭。長安䧟。豪没。寳年至七十不婚冠。或問之者。輙號慟彌日不忍荅也。安可復冠西漢書貢禹字少翁

為河南令。以職事為府官所責免冠。謝禹曰。冠壹免。安可後冠也。遂去官。沐猴而冠西漢書項羽屠咸陽。收其實貨

婦女而東或說項王。關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饒可都以霸。項王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誰知之者。說者曰。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項王

聞烹之。伍被傳淮南王曰。蓼太子知咯不世出。非常人也。以為漢廷公卿列俟皆如沐猴而冠耳。虎而冠史記世家。吕氏

作亂朱虛侯太勃丞相平等誅之。太臣欲議立齊王。琅琊王等不可。曰。齊王母家駒鈞惡戾虎而冠者也。今又立齊王。是欲復為吕氏也。遂不果。乃

迎立代王為文帝。西漢書酷史傳。王温舒為中尉。其爪牙虎而冠。師古注言其殘暴之甚非有人情也。玉而冠馬明叟實

賓録唐崔澹河中節度使璵之子也舉止秀峙時謂玉而冠者六王之冠韓非子難篇夫堯之賢六王之冠也舜一

從而咸包。而堯無天下矣。百王之冠宋孫覿鴻慶居士集乞宫祠狀竊惟明天子在上聖學髙妙。為百王之冠。

百行之冠東漢書江革傳。革鄉里稱曰江巨孝。元和中。天子思革至行。詔曰。夫孝百行之冠。衆善之始。

時之冠𣈆書王獻之。字子敬。少有盛名而髙邁不羈。雖閑居終日容止不息風流為一時之冠。南史謝靈運問謝晦潘陸與

賈充優劣。晦曰。安仁謟於權門。士衡邀競無已。並不能保身自求多福。公閭勛名佐世。不得為并。靈運曰。安仁士衡。才為一時之冠。方之公聞。本自

超紀。瞻䧟容曰。喏處貴而遺權。斯則是非不得而生矣。唐書徐文逺傳。文逺慱通五經。隋開皇中。遷太學博士。文業初。許善心薦文及包愷。褚徽。

陸德明。魯連。為學官。擢國于博士。愷等焉太學博士。世稱左氏有文逺。禮有褚。有魯。。易再陸。。一則李



為一時冠。唐膾崔信明。鄉人髙孝基嘗語人曰。崔生才富。為一時冠。但恨不到耳魏泰東軒筆録陶榖自五代至宋初。文翰為一時之冠。然縉紳

莫不畏而忌之一朝之冠五代史𣈆景延廣傳。延廣陝州人。少帝遂京嘗幸其第進獻鍚賚。有如酬酢權寵。恩渥。為

一朝之冠。當世之冠言行龜鑒吕正獻公於講讀尤猪。語約而義明。可以為當世之冠與司馬光同侍經筵。光退語

人曰。每聞晦叔講便覺已語煩。後進之冠馬明叟實賓録後漢陳遵。少與張煉伯嵩俱為京兆史。竦博學通達以廉

儉自守而遵放縱不拘。操行雖異然相親友。哀帝之末。俱著名字為後進之冠並入公府注云馬士人之冠首也。同僚之

吳志薛塋為選曹尚書太子大傳而學問該博文章雅善同僚之中塋為冠首。文士之冠晉書孫綽為廷

尉鄉領著作綽少以文才稱時文士綽為之冠北史魏邧邵詞致宏逺。獨步當時與濟陰温才昇為文士之冠世論温邢鉅鹿魏牧亦天才艷發。年事

二人之後故子昇死後方稱邢魏詞賦之冠𣈆書郭璞博學髙材洞五行天文。卜術詞賦為中興之冠。

章之冠耆舊續聞周益公乆在禁林。詞章為一時之冠。辭人之冠唐書張九齡為司勲宰相

張說常曰後出辭人之冠。士人之冠宋史列傳。張洎判吏部銓。嘗引對選人太宗顧之謂近臣曰。張洎富有文藝。至

今尚苦學。江東士人之冠也。士族之冠新唐書崔琪傳。崔逺有文而風致整峻。為尚書石僕射。時柳璨忌衣冠有

望者。貶為白州長史。被殺於白馬驛。家没掖庭。崔自咸通後有名。𢟍臺閣藩鎮者數十人。天下推士族之冠。鄉賢之冠

宋韓魏公安陽集鄭國魏公賛。唐距本朝為最近。若鄭公之德業閎大。超然獨出。得不為鄉賢之冠乎。其可遺哉。風流之

南唐書韓熈載傳。熈載才氣逸簽。多藝能。善談笑。為當時風流之冠。表儀之冠宋胡寅斐然集賀沈潭州

啓。藩宣嶺表。帖筆逺通之林焉夢得情。夾中。作師帥表儀之冠月生。少僕



累檢校司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又詔營緝太廟。判充諸道鹽鐵轉運使。昭宗出莎城。獨知柔從果輿器用庖厨皆主之。大細畢給。性儉約。雖

位通顯。無居第。未幾出拜清海軍節度使。在鎮廉潔。貢獻時入。進檢校大傳兼侍中。仕凡四紀。常為宗室冠。琳宫之冠

汪藻浮溪集金山神霄宫碑。髙真所廷。逸士所廬。天閟地藏。餘千百年。一朝巋然為海内琳宫之冠者夫豈無待。七閩之

宋蘇頴濱集知福州告詞。長樂大藩七閩之冠。衣冠之盛。甲于東南。蕭曹為冠西漢書丙吉傳賛。髙祖。開

基。蕭曹為冠孝宣中典。丙魏有聲。魯肅為冠三國志吳魯肅。為人方嚴。寡於玩飾。内外節檢。不務俗好。治軍整頓。

禁个必行雖在軍陣。手不釋卷。又善談論。能屬文辭思度弘逺有過人之明。周瑜之後。肅為之冠。古賢作冠

盧子諒贈劉琨詩威威撫軍。石賢作冠。來牧幽都。濟厥塗炭注威威武貌。撫軍謂匹禪為撫軍將幽州牧冠謂在衆賢上也解名

首冠唐摭言盧肇開成中就江西解末送。肇啓謝曰。巨鰲贔負首冠蓬山。試官曰。昨以人數擠排深慚名第奉浼焉得首冠之語。肇

曰。頑石處上。巨鰲戴之。豈非首冠耶。冠德百王前漢書儒林傳序。故雖堯舜之盛。必有典謨之篇。然後揚名於後世。

冠德於百王。故曰巍巍其有成功。煥乎其有文章也。冠古之美唐韓昌黎集請上尊號表。以冠古之美。屈守文之名。

德冠三代唐書午僧孺策。禹治水㓜成。德冠三代。功冠二代唐柳宗元集塗山銘。

禹功冠于二代。而商周遜德焉。崇冠二后西漢書司馬長卿封禪文。故軌跡彧易。易遵也。湛恩龐洪。易豐也。憲度

著明。易則也。垂統理順。易維也。是以業隆於襁褓。而崇冠於二后。揆厥所元。終都攸卒。注。言成王即位於襁褓。而周公攝故以致太平。崇盛之功。出

於文武二君也。廆其發始之埋。終見美德美歸於周。君也。卓冠千古唐書長孫無忌傳。陛下神聖武文。卓冠千

{{雙行註文|古。義冠千古唐書裴垍賢良策。伏惟陛下使料條不獨用。禮樂以相成。則賓贖之等差重之邊。事更八聖。義

千古之歷宣公宗可謂盛極矣。然。者。

則從諫改過為其首焉。德冠本朝東漢書陳蕃傳。靈帝即位。太后優詔蕃曰。忠孝之美。德冠本朝。

冠天下西漢書地理志。景武間文翁為蜀守。後有王褒揚雄之徒文章冠天下繇文翁倡其教。相如為之師。

冠三軍文選李少卿荅蘇武書。李廣先將軍。功畧盖天地義勇冠三軍梁丘希範與陳伯之書。將軍勇冠三軍。才

為世出注冠首也言勇可以為三軍首也。功冠諸將唐書王處存傳處存平簧巢定京師。功冠諸將

冠將來唐文粹柳禮部賀册尊號表大禮既建。鴻恩遂行。歡呼逺布於九圍。滲漉普周於八矞。慶超邊古美冠將來。

侯封冠軍西漢書霍去病傳。上曰。票姚校尉霍去病斬首捕虜。比再冠軍。以二千五百户封為冠軍侯

詩文杜佑通典大功小功末冠議周制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嫁子父小功之末可以冠子可以嫁子。可以娶婦。已雖小功。既卒哭

可以冠子。可以娶妻。下殤之小功則不可此皆謂可以月吉禮之時。父大功卒哭而可冠子已大功卒哭而可以冠矣𣈆傅純難曰。按雜記本文已

在小功則得冠在大功不得冠也。鄭氏云已大功卒哭以冠與本文同。何耶又要記不見已冠。不知已冠當在何條。賀循荅曰。禮云大功小功之末

可以冠娶。道父為子嫌但施於子。不施於已。故下言已雖小功。著已與子亦同也。俱同。則大功之末已可以冠。以理推之。正自應爾非為與本文不

得要記不見已冠。直是文句脫耳。髙嵩重問范汪曰按小功之末可以冠子。已雖小功卒哭可以冠。而鄭孫二家注并云。已大功卒哭可以冠。求之

於禮。無可。冠之文。范汪荅曰。大功之末可以冠子。此於子已為無服。又云父小功可以冠子。疑與上章俱有末語。特於下言已雖小功卒哭可以冠。

是為小功卒哭。皆得行冠娶之事也大夫三月而葬。葬而後虞。虞而後卒哭。是為父雖小功。子脹盡也。大功許冠婚。則小功便無所不可也。髙嵩重

問范汪曰。下殤小功則不可。而云小功之末可以冠婚何。范汪重荅曰。下殤小功。此是用服之下殤。不可以服輕而思踈也。或曰。因䘮而冠。亦禮之

明文。何以脹於大功小功䘮中每言冠乎。荅曰。在䘮冠而已不行冠禮也。於大功小功之末故可行。冠禮。䘮而䘮。其依。者曰。禮

。以。

鄭氏注云。已大功卒哭而可以冠。未解。經文云大功之末。而注云卒哭。不知此言末。便是卒哭為非卒哭耶。荅曰。記云大功之末可以冠子嫁子。而

注又云已大功卒哭而可以冠。小功卒哭而可以冠娶妻者。冠而後娶。今既云冠嫁其子。則於文不得復自著已冠。故注家舍而明之。以小功得娶

妻。則大功亦可以得冠。冠輕婚重。故大功之末得自冠。小功之末得自娶。以記文不備。故注兼明之注之有此。比禮三月既葬卒哭。於小功則餘有

二月。是末也。於大功則正三分之一便謂之末。意常以疑之。然鄭氏注䘮服。經云葬。䘮之大事既畢。故謂之末耶重問曰省及申釋注意。甚為九也。

然猶僕有所末了。禮小功卒哭可以娶者婚禮娶婦之家。三日不舉樂明婚雖屬吉而有嗣親之感小功餘䘮不重祖考之思故可以娶也大功可

冠猶有疑焉夫吉禮將事必先筮賓然後成禮大功之末可以冠嫁其子者。以已大功之末。於子則小功服已過半情降既殊。日筭浸逺故子可以

行。吉事至於已身親有功布重制月數尚近而便釋親重之服行輕吉之禮於此稱情。無乃薄耶且非禮正文出自汪義耳若有廣比。想能明例以

告之荅曰齋縗之䘮。則冠婚皆廢大功則廢婚而行冠冠吉輕而婚吉重故也冠吉輕故行之於大功之末。婚吉重。故行之於小功之餘。但以大功

末云可以冠子。而自著已冠之文不便。賢者以三隅反之。推小功得自娶則大功得自冠。以身有功服月數尚近。釋親重之服。行輕吉之事。今正以

小功大功之末。俱得行吉禮。故施輕吉於重末。行重吉於輕餘。重服不可以行重吉。故許其輕者。輕服可以通重吉。故因得行之。若大功之冠。則行

吉冠之禮。而反䘮服若服在齋縗。不得行吉則因䘮而冠以冠禮貴及。不可踰時。而齋縗之服崇重。則大功之末。差輕則行以吉重則因以凶也。

曾子問曰。將冠子冠者至。揖讓而入門。有齋縗大功之䘮如之何。冠者賓及賛者。孔子曰。内䘮則廢。外䘮則冠而不醴。徹饌而掃。即位而哭。如冠者

未至則廢。内䘮。内門也。不醴。不醴子也其廢者。䘮成服因䘮冠矣。若將冠子未及其日。而有齋縗大功小功之䘮。則因䘮服而冠。廢言禮而用䘮冠。

得成人之衆也。及。至也。除䘮不改冠乎。孔子曰。天子賜諸侯大夫冕弁服於太廟。歸謾奠服。於斯乎有冠醮無冠醴。議曰。冠者表成人之容。正尊卑

之序。而令母兄姑姊與之交拜。豈非混淆長㓜。駭亂人倫者乎。所言荅拜之文。未必周公之㫖。東周衰末。王靈已卑。諸侯僣。去典法。重以秦皇

。十無一。。境復。傳寫說謬。。學

敬。在理非奏。便同匹敵。竊謂不然。本制冠禮。正長功之序。鄭康成注云。欣其成人與為禮。若令母兄交拜。豈非崇虛而積其實。宋劉欲彭城集冠有

記遇之史賦。咸人之後。置此示戒。禮崇上嗣。冠貴成人。受記遇而置史。期寡尤於治身。元服既加。思主器之增重。官箴御側。俾載筆以維寅。自昔明

王。違兹元子。謂夫豫儲貳。所以恢壯於基構。早教諭。所以輔成其德美。故迺生則使吉士負之暨少長而與正人處矣。迨春秋之甫盛。弁兮有容。免

保傳之至嚴史焉居此將使夫言也無違。行也無疪。漸仁義以中立。繹温文而凡宜。毓德少陽由三加而諭志。紬書莊士參衆臣而盡規。非天子不

得備夫官聯。惟聖人是以尚乎冠事。著代于作。重名而字。著代。所以臺繫於大本重名所以使棄其㓜志。惟命兮靡常。修身兮匪易是冝繩愆紏繆。

無隱惡以成章廣記備言。職思憂而相示且天事莫大於無悔過莫先於改為。故不耻於有咎。而甚病於弗知不有史也其誰詔之。結佩以朝。念服

備而能謹執簡識失將文勝以無遺是知教義方者愛子而常然。惇孝弟者既冠之所守。位逾蕁而事逾重。德彌盛而養彌厚。或通之于前。或相之

于後纖介而必書周旋乎善誘。故得學宫齒胄責四行而何訧寢門問安日三至而奚咎。火哉德茂明兩材由少成正萬拜於大卞隆永世之英聲。

彼望苑延賓。以方術而互進洞蕭作頌。資燕樂以娱情。是皆不踐於典羹。蔑聞於警戒。漢道所以未善世嫡於焉有敗失豈若信臣書過而日新焉。

此易所謂憂悔吝者存乎介矣。彭止堂集鄒道鄕公冠子文。二十而冠。禮固有儀十五而冠義亦從宜。未冠則列以童子之品目。既冠則責以成

人之作為吾自汝總角。爰迨今兹。聽汝言而察汝質。必能卓然建立稱吾所期方吾竄嶺表也。則曰。父為國事耳何足動。及吾斥湖外也。則曰。父坐

前事耳何足疑念祖母之省侍阻。念諸叔之音問稀。念諸兄諸弟不得相與處以學則每諮嗟而涕洟。凡孝弟忠順之端。固已見於此矣。所以充擴

成就。則惟汝篤誠而弗移。彼合抱之本非不大。然生於毫末之細。彼九層之臺非不髙。然始於樂土之早。汝其尊六經以為本。博群籍以為稽。有可

友者取以為友。有可師者奉以為師。積日月而不已。年迄至于期順。雖將聖之耳順從心。且庶幾其可及。而况孝弟忠順之實。又妾有不孚于上下

務于神祗。俾世人稱順曰。幸哉有子如此。以父吾祖也於無所於窮。豈不自於斯時乎。汝其之。汝其鬼之。烏首。

記辭義。庶存古也。既醴。而字之曰節。曰鉉。汝來其聽我辭。鼎易用鉉。鉉胡玉為。大易有訓。義匪易知。鼎為器重。惟鉉舉之。鼎既舉矣。七載畢持。委鉉

子西。若無所為。以鼎用舍匪我䧟施。為鉉以玉。其德賓宜。其德維何。廉而不劌萬物芸芸所賦不齊太剛則折。柔亦不支不中其節。均與用違。美哉

玉鉉無偏無陂謂汝剛耶始勤終隳。謂汝柔耶抗志不卑或佩爾弦或易以韋不中爾性故以鉉規。字之曰節。汝其讅思嘉泰玄黓閹茂侄孫漸

冠為辭以祝之長至日正堂辭。初加一陽來復加爾元服如陽之初初罔不榖。顧爾角羈。倏焉已冠棄爾㓜志。視爾之元再加再加皮弁

益縟其儀凡厥庶民孰不冠而進汝干士詩書禮樂永膺胡福勿墮爾學三加於為三加爵弁峨峨天爵既修人爵靡它。敬爾威儀謹爾言語。永

終厥德受天之祜字辭。名汝以漸字之曰巽厥義維何。易有明訓。千尋之木。長於膚寸溝澮暴盈其落亦迅躁言數窮仁者則訒疾趨而蹶。不

逮相儐躐等之學。雖敏弗遜巽以入之千里發軔余謙一文安家集吳氏二子冠辭。同年吳翔父冠其二子而命以字長曰德馨本諸書次曰德進

本諸易既為之說而又徵予言東萊吕氏嘗為潘自厚冠辭潘亦同年子也於是援吕氏例繹翔父說為辭以申之男子始冠禮有冠辭余為父

執爰致祝規用書孔翼大訓元龜父命爾字言兹出兹維德馨甫熏祓自持藹然而馨如春樹菲不馨即臭共器薰移維德進甫策厲自期。奮然而

進如皷晨師不進即退潢潦夕虧馨子進乎具聴子諮成人有德二子其勉之。國朝宋濂集鄭柏加冠追補祝辭浦陽江上有旌義之家曰鄭

氏。其子姓多從余游有名洧者。執經為最乆近又携其子柏請曰。柏加中時賓字之曰叔端而祝辭尚闕願先生追補之余聞記禮之家以竹箭有

筠松柏有心居天下之大端故貫四時而不改柯易葉蓋喻人之得禮則内諧而外無怨㫖哉言乎今柏之門内外邕穆且十葉聚食矣非禮有以

管攝之。惡免無乖戾哉夫端者本也。釋者謂四物最得氣之本。用此而不變傷以端為字。配名實宜。於是申之以辭。辭曰。齊家之道。人情為田。修

禮以耕。耒耜用宣。其蕪穢。灌以淵泉。時功既施。遲彼有年。逮其大備。食之肥鮮。稽類取譬。柏號最埾。暨子松筠。同得氣原。青貫四時。柯葱葉芊。外柔

内澤。本固末綿。我挈其綱。物莫敢先。籍禮為政。孰謂不然。民則底定。天和斯全。釋回增美。植正斥偏。情通上下。曹無問言。諸穡事。不少。爾生

鄭。緌聯。曲達義。世已十傳。然。。。。降自也。生已箋箋。。玉。

配名致䖍當為鬯臼。興回旋。勿隨歸葩。銜竒競姸。此謂敦本確執弗遷。循名責實。夙夜乾乾。祝辭止斯。爾其勉旃。宋鄭俠西塘集冠義序付

嘉正。記曰。仲月吉日。加爾元服。棄爾㓜志。孰爾成德。此萬世為父兄者所同志也。以爾㓜而岐嶷。自舞勺以前能通誦五經。學為詩篇小而趣向

由此。雙勤學與世兒童不相類。不幸早失汝父。號慕良甚。三五年來。觀志意深有可賞嘆。今兹甫及二十。在禮合加冠汝首。古之人自此乃謂為成

人以改服改行言之則童㓜時無戲玩。已與蒙稚者異固無㓜志之可棄自今以徃惟汝成德之可就者。舉家以望汝。若夫父子之親。君臣之義夫

婦之别長㓜之序朋友之信。精勤晝夜。不廢藝業。謹慎出入。明白内外。厚人薄已凡此等事在汝之自勉中道而立。雖闇室而不以嘆。則天神地祗

日月星辰嶽瀆廟社至于翼飛蹄躍之有靈者皆來助汝。非乃翁之甚禱矣易曰。君子以自强不息强者自勝之謂也。曰性曰情或善或惡。皆自其

心而可欲之謂善以可欲之為善則所不可欲是為惡而靈鑒在我。凡出於心而不可欲者皆人之所不欲也以所可欲勝所不可欲一求於已身。

知不在他人此古今賢聖所以下學而上達如此而已故名汝以嘉正。而字汝以叔張。深思而力行其何所不可哉。戒之慎之。行坐服之黄勉齋集

荅林公度書承垂諭以令從子加冠冠禮之廢乆矣。欲舉而行之甚善甚善幹愚不敏何足以知此但頃從朱先生遊。見其家所行冠禮全依司

馬公所定而公之書即儀禮之節略也。亦嘗獲預於賓賛之末矣初習其儀。雖若繁縟然行之頃刻可畢且冠禮在六禮中最為易行。蓋人家闔門

父子所自行。不與他人相干涉。而質明行事。不數刻而禮成。亦初無艱難辛苦之事但得一莊重好禮者為賓。則登降揖游。自然中節。不可先憚其

難。樂為簡便也幹嘗謂古人處事。全是煩碎中方有深意且如揲蓍分二挂一以四揲之。四營成。十八變而成卦。誠不若擲珓杯者之一舉而知

吉㐫也。然揲之愈煩。而心愈專。意愈誠。蓋不專且誠。則將誤數而錯置之矣。此其所以問焉以言。而應命如響也。幹頃嘗為童子加冠。至於禮儀繁

縟之際。儼然正色而臨之。自覺此心惻然有感於父兄所以教愛子弟之意。彼童子質朴畏謹。見其父兄賓客待我者如此。亦豈不惕然動其心乎。

正不可先求簡便。以啓其驕慢。但衣服之制。自司馬公處之。已不能盡如古。則今亦當用今人之所常服。至於三加之禮。乃古人丁寧懇到之意。則

不可畧也。妄意謂未冠兩論背子。始加小冠。今事中賣黑漆。或竹皮為之。

巾籠衫。再加帽子衫帶。三加襕幞。公裳亦可用。堂室之制。不能如古則。但於一㕔事之上行之。陳服與將冠者位。只於㕔之東北隅。用屏風或帷幕

障截門外向。或人家㕔偏間之後。自有室房與㕔相連。自可一依古制。此則古今異冝。不容不斟酌而行之者。其他如筮日筮賓。乃古人不敢自專

之意。若能行之固善。今人父兄多拘忌吉㐫例用歲旦或春日而賓尤不擇苟有人焉。亦不暇筮其可否則亦當前期三日告廟。以孝子某某日為

子某加冠。敬以某人為賓。敢告然後馳書戒賓或道逺不能親訪及期宿賓。則書中便言某之子某將以某曰加冠於其首。願吾子之教也。賓以期

至庶省徃復也。執事者須是子弟中嚴重者為之。恐亦難得如此三人。執冠立於西階下者。若可以備數尤善。無則一人捧箱盛三冠。亦可也。觀此

兩三節稍從簡易。便覺失古人嚴肅詳宻之意。况於其它。豈可略乎試斷然行之然後知其非難也。但司馬公書儀。難得善本而建本尤多錯誤。更

以儀禮參校而是正之為佳幹承下問之勤不敢不竭其愚。恐不能自免於僣易之罪。尚韋亮之。命名之意。出於尊意。所不當言。謂土能生木。則非

五行相生之正。蓋土之所生者金。而金之所尅者木。今以五行支干六位皆木而欲以土生木。不知土者乃尅木之母也。若正相生。則當從水。此固

皆無義理然亦見陰陽家之不足信乃如此也。承垂問并及之張南軒集荅吕伯恭書奉教以禮書中不當去冠禮事甚當。是時正欲革此間風

俗意中欲其便可奉行故不覺踈略如此見已改正。如冠禮乃區區乆欲講者。當時欲留此一叚。候將來商議定耳。比者長沙亦略考究為之說。其

間固多未安。今謾録呈。願兄裁定示誨。此事乃人道之始。所係甚重。所謂冠禮廢。天下無成人也。惟早留意幸幸啓箚青錢賀新。冠駢箚。某維時

魯雲書至。趙日御冬。共惟某人稱呼。茂對剛辰。肇新嘉事。人神環衛。福禄駢臻。某伏讅令嗣舍人。適當妙齡。榮加元服。鍾磬禮備。俎豆儀陳。人道既

成。天慶宜受。雖不預賛賓之列。亦當效祝辭之忠。伏念一獻之儀。而執禮不怠。畿豸早陪於弁玉。珥貂亟侍於冕旒。為陶葛蕭闕。着萊衣拜舞。

其為頌諫。闕溉敦宜。祗飾手箋。庸代面慶。台閑星。景福日增。敬附拜於起居。於後。式官。荅義酌令占正昴。氣復

此似小



雀。惟。蓬仙。共想鴻杜川增。某未進。徒切仰髙。言平律炙衛指調。式副前頌。無任下忱。賀冠代箚。某伏以祥雲恊吉。愛日舒

長共惟某人稱呼。喜事鼎來。神人交相。台候作止多福。某阻奉光儀。屢更歲籥。溯風瞻仰。第積寸丹。某兹承令嗣稱呼。榮戴峨冠望嚴犀表。已謹體

容之正。喜看頭角之新。慶愜何多。敷宣罔既。某辱在葭莩之末。阻趍慶賀之儀。敬飭手箋。仰于籖史。伏祈台照令嗣稱呼不敢别拜書。侍次乞伸賀

臆下里或有委令。以聞命為寵。荅某伏以梅信傳春。楓容醉曉。敬惟某人稱呼。燕處申如。鴻休鼎至。神以百福千禄為台候介。某一别星標。幾

經月琯。政切氷壺之想。忽廑瑶翰之頒。披味以還。銘心有感。某小兒年踰志學未有所知濫加首服。何足多道。過䝉慶語。益重愧容。某未卜𣈆拜之

期敬憑泓頴聊復主書百千謝悰他容嗣貢。小兒某伏辱賜問。謹附此申起居仰于涵貸應有委役敢不拱承太平御覧蕭子範冠子箴曰是月惟

令敬擇良辰式遵士典諮筮于賓嘉字爰錫醮酒方陳禮莊爾質德成爾身沈約冠子祝文日蠲兹令日元服肇加成德既學童心自化行之則

至無謂道賖敦以秋實食以春華無耻下問。乃致髙車子孫千億廣樹厥家後漢應享贈四王冠詩曰永平四年。外弟王景系凡弟四人並冠。故

貽之詩曰。濟濟四令弟。妙年踐二九。今月惟吉日。成服加元首。雖無兕觥爵。杯醮傳㫖酒。冠縣東昌府志沿革。冠縣在禹貢兖冀二

州之域。漢為清淵縣。屬魏郡。晉改為楊平屬楊平郡。宋及後魏因之。隋改為冠氏縣。屬武陽郡。唐武德四年置魏州。龍朔二年改為冀州。後為魏郡。

屬河東道。領縣十。而冠氏居其一。宋屬魏州。金屬大名府。元因之。至元十三年陞冠氏縣為冠州。隷中書省。至

國朝復改為冠縣。屬東昌府。詳見昌字












重録總校官侍郎臣秦鳴雷

學士臣王大任

分校官脩讀臣張四維

書寫儒士臣章必進

圈點监生臣傅道立

臣許汝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