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十六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十七
卷之一萬九千四百十八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四百十七 二十二勘

站赤二

經世大典中統三年四月三日。中書右三部奉中書省判。送斷事官只八見忽䚟迤南公差囬還。言沿途鋪馬數少不繫於厩。頭目人等。多不在站。

至甚不整。仰行下各站。今後湏令如法養飼驛馬常存合用之數在厩。以備走逓。其頭目人等。亦湏常川在站。無致失悮。 四月五日。制國用使司

奏凖聖㫖。計置驢車三十輛。春月運物赴上都。至夏拘車在官。驢令佃户飼養以助耕力。秋來肥健取發於中都遞運官物。 六月。制國門使司。言

河南府路榷課稅。每歲差吏赴省計撥稅糧。緫管府不凖給驛。乞區處事。省部定擬今後每年勾集科撥絲綿糧稅。緫管府轉運司人吏來時。許給

鋪馬三疋。行移合屬。照會施行訖。 八月九日。丞相安童伯顔等。奏納鄰站鋪馬。使臣經過本路州城來索諸物。臣等議使臣若無城中公事。不得

輙入索物者。亦不得應付。上從之。 十月。中書右丞相安童等。奏西凉甘州莊浪等處增站事。今議除甘肅瓜州。其間合立站赤。候阿沙來時區處

外。就令鳳哥斟酌到中興西凉蘭州甘州信嵬添設站。可用馬一百三十五疋。牛六十八隻。驢六十頭。於官錢内買置。奉㫖凖。十月二十三日。中

書省奏近以西夏之西。近川黄兀兒于量站。塔失八里站。攬出去站。此三處闕鋪馬。奉㫖令塔察兒奪羅不䚟。與都省制國用使司馬區處增置之。

今已定擬。合增羊馬牛之數。委麻合馬航木里等。如彼買備。奏取聖裁。上從之。黄兀兒于量站。令阿木干駙馬民户出騸馬一百五十疋。牡馬五十

疋。牛五十隻。外增買走逓騸馬牡馬二百疋。孳生牝馬一百五十疋。 塔失八里站。元存羊一百二十口。外增買走逓騸馬牡馬二百疋。孳生牝馬

二百疋。羊一百八十口。 攬出去站增買走逓騸馬牡馬二百疋孳生牝馬二百疋。羊三百口。 四年正月十四日綫真脫歡等傳㫖送茶速秃之

地至燕乙裏。剏立驛館一十四處。圖本與中書省令。與制國用使司官同議規劃驛船鋪馬人糧之數。續奉㫖。每站給羊二十口。三十口。乳牛

九隻。强牛一隻。其價與買驛馬錢共斟酌支給。制府欽遵放支鈔四百定。下陝西等路轉運司。於五月内和買。給付各站去訖。 茶速秃至燕乙裏。

立十四站。 拽船牛二百二十隻。驢二百二十頭。為二百二十匹。孳生羊二百八十口。𦍩𦎐羊四百二十口。乳牛一百二十六隻。强牛一十四隻。船

五十六艘。人工二千名。備三月糧。常役水手二百二十四人。兀剌赤一百一十人。逓送小站者七十人。計四百四户。 四月中書省。遣忙古䚟鎻赤

等。賫奉御寳聖㫖。諭阿出鳳哥東勝達魯花赤等官。及八令迭兒朵魯不䚟納鄰站民。仰從應理。下至東勝站十所。用水手二百四十人。驛船六十

艘。宜令應付者。 五月二十一日。中書省據西夏中興等處宣撫司呈東勝合立三站。本路合立七站。除從權以東勝見在船二十一艘。散給各站行

用外。未造船三十艘。擬用已伐到大通山木植。其餘物料計該價鈔四十餘定。及工匠糧食合無令轉運司應辦。又忙古䚟回稱只打忽等處舊有

船三十六艘。合令修整。 七月一日。中書省奏凖新造船三十艘修整舊船三十六艘。一切物料口糧鐵木之工。官為應付。據水手二百四十名内

擬令各投下差撥一百六十二名。中興府民户内差撥六名。西京抄海所管水手内。差撥七十二名。每站給牛一十隻祗應。羊一百口。起置館舍衾

褥。摽撥種養之地箚付制府及西夏中興等路宣撫司施行訖。 七月十七日。都元帥也速䚟兒。言乳山口守城千户忽特木兒。申南兵船隻徃來

必合堤備。其鐵哥等各千户行營。相離帥府九百餘里。并無站道。凢有急使。請令經過州城。換易鋪馬。庶不失悮軍情。省府以乳山口之地屬益都

路即墨縣。相去海口三里。也速䚟兒見於菜州等處行營事。冝應援箚付右三部。行下所屬。今後如委有邊報軍情急務海青使臣。仰經過州城。倒

換鋪馬。其餘常事。沿站經行。不得指例。背驛乘傳。 五年二月。制國用使司。言拘收翎根納官。除應付綱運外。其押運之人。合無乘驛馬事。都省令

右三部。行下合屬。應付鋪馬一匹。 三月四日。中書右丞相安童。奏霍木海呈中統四年奉命緫管諸路站赤。至元元年。改革漢站。令各路管民官

掌管。霍木海提領使臣起數鋪馬强弱勾當事理。似不歸一。誠恐兩眈臣等議得止合依至元元年定制。上從之。 六月十九日中書左丞相安童

等。奏濟南濱■投下所出物貨。勞民遞送。有司請以蒙古户計立站外。有二站乞差撥本投下漢民設立。臣等。議得事關大體。别無此例。上曰。塔察

大王漢站。其始如何定立。可再議聞奏。 十二月二十四日。樞宻院官奏萬户黄急荅兒。言也孫托非理起移託鉢地界站赤。合無遣使前去。只令

依舊置立奉聖㫖且曰令黄急荅兒差人去者。 六年二月。御史臺呈奉中書省。定擬司官巡歷合屬。如無馬站去處。就乘州縣官馬匹。依例更換。

為例施行。 是月御史臺。定擬憲司遣官詣朝廷計事。合依緫管府例約量差起鋪馬。每道給鋪馬七匹。箚子三道。計一十二道。發下各司。遵守施

行。 三月制國用使司。據運司申為制府所屬合用鋪馬。就本路緫管府出給箚付。恐本司有故遣使。緫府不凖應付事。制司議行下合用鋪馬。除

就發常行箚子外。若有不敷。斟酌可用幾何。依舊例關緫管府取給。 五月十二日。中書右丞相安童。平章政事忽都荅兒奏。中都至上都站赤以

聚會故。逓運係官及投下諸物數多。滯不能發。至甚勞苦。臣等。與樞宻院制國用使司。御史臺宣徽院。及四怯薛官同議。洪賛至獨石四站。各增車

驢三十具。榆林站增牛驢十具。緫計價鈔一百五十六定。自火你赤為始。至上都蒙古四站。於四怯薛内。差撥牛畜助運一月。官給路貲。似為便益。

奉聖㫖凖。 六年六月。西京路申驛使到站。徃徃不知姓名。又不明示起馬箚子。及所幹之由。乞下鄰境官司。開拆文字照會事。省部凖申。行移各

處官司。今後起發印信關文。應付鋪馬施行。 十一月制國用使司。言巡鹽官吏弓手。舊例每名官支米一升。馬粟三升。芻一束。雖多不過十人。草

青之時。不支芻粟。今所支多於元定之數。擬合轉運司課稅所。令後差官出巡。明給公文。具人馬實數。令所至官司。依上應付。都省凖撥。十二月

河南道提刑按察司。言河南兩路鋪馬。前都元帥四萬户統軍司等。泛濫給驛事。河南行省移諮軍前行省。各令照會都元帥。及緫管四萬户。河南

統軍司。沿邊監戰萬户。今後遇有給驛。申省斟酌緩急起馬。毋得擅行。其河南兩路緫官府轉運司。并迤北差來南京軍前計事者。亦驗緩急應付。

各官司毋容輙凖給發。 七年正月十一日。中書省臣阿里傳㫖。若曰内外諸處徃來使臣。湏憑印信文字給驛。無文憑而起馬。給馬者。皆有罪。都

省箚付右三部。遍下合屬。欽依施行。 二月中書省。據左三部呈。與右三部議擬站赤事理下項 一緫管府在城驛。設官二員。就於見役人員内。

擇有根脚經事者任之。直隷緫官府。不得用𥝠已人。 一州縣驛。設頭目二名。如見投人。即是相應。站户就令依上任事。不係站户。則就本站馬户

内别行選用。 一府州司縣官站官。皆不得借乘鋪馬。影占站户。及擅科差發侵擾。仰緫管府常切體究。違者治罪。 一從站户自買肥壯齒小無

病馬匹喂養走逓。有司及諸人無得結攬。 一站赤合供報文字。緫管府依例行下合屬縣。分取勘申報。 一除脫脫未孫。依舊存設。據隨路見設

緫站官。截日革罷。於内若有祗受聖㫖。令㫖。中書省箚付。及歷事年深别無過犯者。保申合于上司區用。 一照依舊例。經過使臣。開具各位下姓

名。并鋪馬數目。賫擎是何官司起馬䝉古字箚子。從某處。前徃某處。幹辦是何公事。各站每季造册申報緫管府。不過次月初十日以裏申部。六

月十二日速古兒赤明安荅兒對中書省臣。奏京兆府營葺館驛不令。使臣止宿却於民家安泊豈不擾民奉㫖若曰。既有使臣。驛舍不令安止。乃

宿民家騷擾百姓安有此理省部欽依。遍行革正訖。 二十日。樞宻院奏。先奉體例禽獲走小路賊人。并細作人所有。南貨一半充賞。一半没官臣等。

議得箚撒聚會時冝以没官物充使臣飲食之費。從之。 七月九日。益都路。言各位下使臣給驛。各賫令㫖起馬本路合無再出箚子。其駝運物貨

鋪馬未讅如何應付乞明降事省部照得舊制。叚匹皮貨。例從車運。至如各位下進納海青鷹隼人員委有印信文字所起鋪馬與見納堪中鷹隼

數目相同本路不湏再給箚子。若實起鋪馬比元文數少令各路明具關文相沿倒換 八月省部定擬都元帥府。統軍司。招討司遇有䝉古軍人

與民相關及軍前公事從本府遣使就乘長行馬於差箚上明具人名馬數公事之由。給限應付分例其餘萬户千户不得指例如非軍前公事。及

無印署文憑者皆禁止之 九月二十八日。大理鄯闡金齒等處宣慰司。呈凖差來立站使臣帶木䚟亦只里等文字該與帖古䚟相接立站卑司

即便和買到鋪馬一百五十匹。并察罕章分到站户五百户已於西番小當當地起立馬站畢。外據大理寺等一十四處。見今鋪馬闕少。站户消乏

為此本司大小官吏。出𥝠己錢買到馬二百匹官錢和買八十匹乞照驗事都省移諮尚書省照驗去訖 十月二十六日司農司。言四道巡行

勸農官乘驛勸課所過無站之處合無從按察司巡歷體例。乘坐馬匹。請區處事都省凖擬依上施行 十一月河北河南道提刑按察司言河南轉

運司起納課程。除駝鈔鋪馬外止合差官一員。起馬一匹不應多起庫子馬一匹事。收銀庫呈若止差庫官一員難以照畧申奉河南等路行尚書

省。擬送本司今後起納課程差廣官庫子各一在就用尤降本司箚子起馬二匹。 是月九日。始立諸站都統領使司兀良哈䚟斡脫哥欽奉聖㫖。

專一管領站赤公事。來徃使臣。令脫脫禾孫盤問無聖㫖脾面起馬者裁减之。非急務則應付牛驢事速則馳驛一切整治委命兀良哈䚟斡脫哥

霍木海三人主之。有不聽其號令。致鋪馬倒死。首思失。悮者罪之 八年正月二十五日。中書省議鋪馬箚子。初用蒙古字。其各處站赤。未能盡識。

仰繪畫馬匹鑄造小印。於箚子年月日之後。墨印馬匹數目。復以省印覆之。庶無疑惑。因令今後各處取給鋪馬。摽附文籍具馬匹數。付譯史房書

寫畢。就左右司用墨印。印給馬數。目省印印訖。别行附籍發行墨印左右司封掌。 四月陝西四川等處。提刑按察司。言書史書吏奏差元例給鋪

馬一匹。似為不敷。御史臺議擬每道增給鋪馬八匹。如書史。書吏。奏差。侍官巡按。量地之近逺。事之閑劇。給馬不得過二匹。回日繳納。照會為例施

行。五月御史臺。言監察御史。各道按察司。巡按體察公事。合乘鋪馬。呈省出給箚子。不惟遲悮。亦有事涉機宻。如制國用使司。樞宻院遣使。俱自

出給箚子。合無依例。就使斟酌出給事。都省凖呈。下尚書兵部。遍行照命。六月一日。東路都元帥。也速䚟兒軍馬南征。經莒州莒縣宿頓。憑樞宻

院箚付。坐下千户一員。日支羊半口。重一十五斤。取於縣司。既而本縣照議。先欽奉聖㫖。出征聚會軍馬經過本處宿頓。每千户一員應付羊半口

一十斤今所支過多。遞申省部區處。户部照得至元六年十一月十二日中書已擬千户宿頓。支羊半口一十五斤。仰照驗施行。 八月六日御史

臺。據河北河南道提刑按察司申。體知在城館驛。多為有司官占居。却令使客於民家安下。問得本路館驛四位。為達魯花赤同知已占其二。理體

不冝。卑司除已行移本路起移各官外。申乞照詳。 十二月山東。東西道提刑按察司。言各路官員乘驛。品秩或同。起馬却有多少。乞區處事。兵部

照擬隨各路官員。若奉特㫖或省部明文。以急務乘驛者。依舊例三品五匹。四品五品四匹。六品七品三匹。八品以下止給二匹。仍申事例如後。

一隨路緫管府官。監捕蝗蝻。達魯花赤緫管。起鋪馬三匹。同知治中府判二匹。 一運司每季差押運官一員。庫子一員。赴部納課。元給箚子起馬

二匹。今運司既罷緫管府。依例送納。 一各路交鈔庫子庫官。赴都關支鈔本。解納昏鈔。從各路緫官府。就給箚子起馬二匹。 一隨路局院。起納

叚匹。雜造軍器等生活。各路就起箚子應付押運官鋪馬一匹。 一隨路府運司等。每歲計撥稅糧。考校課程人吏。今運司既罷。各路依例。就給箚

子。起馬三匹。 一隨路係官局院差人赴都。及於他處關撥物料。起馬一匹。上年不曾馳驛。不在此限。 一隨路差人根檢急遞鋪。遺失損壞文字。

本路就給箚子起馬一匹。 一隨路差人押運進呈御膳野物。本路給箚子起馬一匹。 一隨路運司駝運鹽引。驗斤重給馬。今改立都鹽使司。亦

依例應付。 是月中書省。據御史臺呈。軍中差人辦事。及取發年銷紙箚。委官各處歸問軍民詞訟。并出征人員。合無給箚子起馬事。送兵部議得

沿邊萬户。遇軍情急務。差人飛報。各許給鋪馬一匹。又統軍司都元帥府。差官直赴朝廷。計會軍情事務。合乘鋪馬。不過二匹。并從統軍司都元帥

府給箚子。至如差官各處歸問軍民詞訟。取發年銷紙箚。别無乘驛之理。其軍官出征。自有征行馬匹。難議馳驛。遍行為例。 九年五月。中書工部

差委造甲官馳驛。引領作頭等人。前去隨路指使造甲送户。部定擬分例。所至應付罷投住支。知會造甲官宣德府甲局。劉應日支白米一升麫一

斤。肉一斤。鹽油菜燈等物。作頭一名。日支白米一升麫半斤。肉半斤。油鹽菜等。 八月中興等路提刑按察司。言五品以上長官。俱得進表。稱賀。止

令乘己馬預期來上。照得中興等路行省。每遇聖節元日。差人進表。俱各乘驛。卑司相去朝廷。不啻萬里。今後合無依行省例。馳驛進表。一就赴臺

計禀公事。似為便益。省部議得各路計禀公事。及押送諸物人等。尚得馳驛。其賫擎表章人員。皆以臣子赤誠。若由常行馬匹。於禮未安。據中興等

路。道途迢逺。今後遇天壽聖節元日。差人捧表詣闕稱賀。擬合起馬一匹相應所據各道按察司。并隨路緫官府。五品以上。及直隷省部官署。一體

施行。移文遍諭遵行。 是月西京路脫脫禾孫昔班盤詰詐使忽賽因及無箚子起馬之人。箚璘親乘鋪馬。押送二人。赴諸站都統領使司區處。西

京路。言昔班乘驛非法。都省下本司推問。昔班引據舊制云。脫脫禾孫盤問下使臣夾帶物貨。許從鋪馬押送。今次已嘗白於西京路達魯花赤等官。

令遵先例送上。以故起馬。非我罪也。諸站都統領使司。議昔班因公馳驛。初不為過。省部凖擬。今後脫脫禾孫。若有公幹。合行馳驛。即於本路官司

出給箚子方許起馬。照會各路依上施行。 又諸站都統領使司。言朝省諸司局院及外路諸官府。應差馳驛使臣。所賫箚子從脫脫禾孫辨詰。無

脫脫禾孫之處。令緫管府驗之各站。明白相關所差之由。如干軍務急速公事依例走遞事。苟細緩而非理馳驟。所過州城探親飲酒留滯。及至上

馬兼程走驟傷損鋪馬者。當治罪勒償相應。都省凖呈施行。 十一月河間路。備清州會川縣。言本縣路當山東。益都。淄萊。濟南等處衝要。却無設

立站赤。不時驛使經過。索換鋪馬。除將官吏已馬應付外。又復邀奪船隻客旅及坊郭軍民馬匹乘傳。騷擾不安。因而死損民馬。多致訴訟。合無令

自大都迤南。并益都淄萊濟南站赤。凡徃來起馬人員。今後並由站路經行。嚴諭各站官吏。及回馬之人。湏令引送前路立站去處換馬。毋取小道

似望啇民安便。省部凖擬。行下合屬。依上施行。 十年五月。陝西提刑按察司。僉事董奉議。言至元九年十二月。至太原介休縣。見蒲元帥一行起

馬二十匹。又至平陽霍州站。見合刺統軍起馬三十匹為數太多。乞定奪事都省照會樞宻院議。擬到軍官合騎鋪馬數目。行下合屬。遵守施行。

四川行院長官起馬八匹。次二官起馬六匹。次三官起馬五匹。次四官起馬四匹 軍官萬户起馬五匹。餘者馬三匹。 六月十六日。中書省議今

後遣使回日湏將元給牌面鋪馬箚子。隨即繳納。違者究治。遍行中外。照會施行 十八日兵刑部侍郎伯术。奏失呵兒斡端之地産玉。今遣玉工

李秀才者採之。合用鋪馬六匹。金牌一面。上曰。得玉將何以轉致。至此對曰。省臣已擬令本處官忙古䚟㧞都兒。於官物内支脚價運來。上曰。然則

必得青黄黑白之玉。復有大者。可去其瑕璞起運。庶幾驛傳輕便。九月中書兵部。議諸官府出使。事非急速。徃徃在路停止。及至上馬兼程奔驟。

遂將鋪馬損斃。今立程法。遍行遵守。 一驛使到站。先驗起馬箚子。其事干軍務急速。即仰如數應付良馬。毋得停滯。如係緩慢公事。當日行過三

站復欲起馬。或無箚子。不得給行。 一依驗箚子應付正馬外。其元來兀剌赤。已給馬者聽。無馬者徒步。引送許乘正馬以回。仍關前路照會。一

馳驛使臣。合祗應飲食分例。不得闕悮。若有長行官員。雖賫上司文字。令應付飲食者。州縣與之。站赤毋得擅給。 一諸府州縣官。迎迓官員。不得

差人乘驛馬。 一今後除朝廷軍情急速公事之外。毋得擅差鋪馬。亦不得亂行前路文字。 一今後使臣人員。乘前站馬匹。遇晚到站。不可還者。

仰本站依例遞相飼秣。毋得闕悮。 一站内槽前鞍轡繩索。一切什物。湏要完備。仰各處提調官。每日點視。毋令短少。馬匹不得瘦弱闕役。十月

中書省。所委整點站赤。斷事官亦捏哥呈。擬便宜二事。其一謂隨路緫管府差人馳驛。不計事之緩急。輙起鋪馬三匹兀剌赤馬一匹。此時軍務方

劇。竊恐所起數多。馬匹疲瘦。乆而失悮公事。宜令今後以軍情要務遣使者。量起鋪馬一二匹。餘事止乘已馬相應。省部凖擬。其二謂隨路差人吏

赴省部。照筭稅課送納軍籍者。自始發及回日。不論緩急。日夜奔驟。走損鋪馬。又於站赤。取索鞍轡雨衣氈褥。動致弊壞。合無令乘驛人吏。自備鞍轡

雨衣。應限到部事畢。依程從緩還役。省部議得駝載係官文字。當從站赤。應付苫氈。餘令人吏自備。本路承受部符之日。即合起遣應限。毋致遷

延。至期。致令人吏兼程馳驟。事畢。亦湏徐緩還家。 十二月諸站都統領使司。言本司品同部院。各路緫管府。合聽指揮。今緫管府親臨站赤。本司

係緫要上司。據隨處站户同軍户奥魯擬屬元籍州縣外。其立站去處。合無革去州縣一重官府。止令徑隷緫管府。依樞宻院例。並聽使司指揮。易

為責辦。二十一日省部照擬站户同軍户奥魯擬屬元籍州縣。外據立站去處。止令直隷緫管府仰緫管府。並聽使司指揮。遍行照會。 十一年五

月諸站都統領使司言朝廷遣使幹辯諸事。每員鋪馬。不過三匹。此常制也。今省院諸司。凢差人員徃徃起馬四匹。乞區處事。省部議得除奉使逺

方及非常例事千急速者。隨時斟酌。其省院臺部諸衙門。常例遣使馳驛。多不過三匹。仰依上施行。 十月十二日。益都路緫管府。言先奉諸站都

統領使司。照會立站去處。革去州縣一重官府。直隷緫管府。並聽本司指揮。續奉禮部符文。却該諸站都統領使司。各路緫管府并聽指揮。别不曾

云立站去處。直隷緫管府。請明降事。省部照擬得隨處站赤。止令直隷各路緫管府。外站户家屬。擬合元籍州縣管領。仰依上施行。 十二年二月

七日。中書省奏奉聖㫖。增給東西兩川鋪馬。祗應中統鈔二百錠。 是月河南等路宣慰司。言各路押軍及運兵器人員。每人起馬三四匹。以致站

赤消乏事。都省議下南京路。今後若有差遣押軍及運兵器者。起發鋪馬。不過二匹。河北諸路。亦從此法施行。 三月七日。中書省奏甘州所管長

行站納憐站其站户多有投訖各投下者。以致見當站役者貧乏。又批支不敷。站中常闕鋪馬。徃復使臣勞苦。臣等。議乞差人徃問。果是站户。悉令

還之。奉聖㫖凖。 十二日。中書平章政事阿合馬張右丞。奏諸王只必帖木兒所置三站之糧。來請接濟。臣等。議每站二十人。計六十人。一年之食

以羊凖支其乆逺口糧。每人給乳羊五十口。奉㫖凖。六月中書省。所委點站。斷事官滅里吉䚟。言隨路計撥稅糧考校司吏。初非急切之事。徃徃

走驟驛馬乞禁約事。省部凖言遍行禁約。 十一月二日。中書兵刑部據。濟寧路備兖州曲阜縣。言本縣路當連海徐沂等州。本非驛道。使臣之來。

需換鋪馬稍或分辨。動遭棰駡。今年自春及秋泰安州滕州鄒縣。數送使客。經行縣司。慮失公事程期。未免以官吏弓兵之馬及驅逼居民過客。所

騎馬匹以代驛傳常有死損。竊照省部定例。差委官員須經正站。乞區處禁約事。省部議下合屬。今後無令兀剌赤人等引送使臣人員。無站去處

經行 是月河南等路宣慰司。言䝉古千户百户。俱有常俸。而所過宿頓復需飲食分例。騷擾不便。中書照會樞宻院。照擬得䝉古萬户千户百

户逺近出征經過及聚會去處。合用飲食。令有官署州縣。照依定例應付。如鎮店村坊人烟稀少之地。不合取要相應。都省凖呈下合屬照會施行

十三年正月十五日。諸站都統領使司。言伏自大元立國以來。軍站為重。至元七年。上命設立本司掌管漢站。兀良哈䚟翰脫哥霍木海。三人同

事。照依樞宻院例。委各處達魯花赤管民正官。兼管遇有裁决不定事務。止申本司乞更官署之名。省部行移翰林院擬。改為通政院。奏奉聖㫖。何

用此名。回奏為行移公文之用上曰。既爾與之。可也。十八日都省命降鑄印信。改立通政院訖。 七月中書省議。時當暑月。道途泥潦。諸官府不分

事之巨細緩急。泛濫給驛今後各路官司及諸色人員。遇事湏申上司區處給驛果有急務。就便起遣。毋致泛濫遍行遵守 十四年二月七日。中

書左丞相合伯。平章政事阿合馬。奏永昌路山丹城。許速土帖里滅土火郎各站。請給立站錢六十定。又乞以鈔千定。令其規運息錢。補增五站祗

應。不致失悞。又諸王只必帖木兒。言永昌府站户一百二十户。當役困乏。鬻其妻子地産。先奉上命賜寳鈔五十定贖還又用三十一定。買馬八十

匹當站。止存一十九定。贖其妻孥。尚闕三十一定乞矜憐給賜之。臣等。議得依數支給俱奉聖㫖凖。十五年二月。諸路皮貨都提舉司。言舊制拘

收皮貨人等。合乘鋪馬。皮毛脚力。亦當應付。乞區處事。都有下兵部。仰照舊例驗物輕重。應付脚力遞運。是月中書省定擬隨路站赤官為應付

祗待羊口皮毛納官。頭蹄肚臓等。折計斤兩凖肉支用。送兵部依上施行五月六日中書平章政事哈伯等奏中慶路至烏蒙賽典赤所管之地

立訖九站烏蒙北五站不得立。烏蒙土官。稱使我屬賽典赤則可立站。臣等議差人諭塔里不罕。能主張立站則立之不能則委賽典赤領其地以

立站又烏䝉北至叙州。若造船立訖水站則陸路七八日程。順水一日可到俟立訖來由水由水路去者使由陸路為便並奉聖㫖凖。 是月益都

路淘金緫管府。言十三年設立官署於淄萊路。萊州置司歲辦金課。除於淄萊路取給驛馬駝載。及押運官乘驛赴上進納外。年例起解并考校人

吏。合給鋪馬。預乞區處事。省部照擬。除考校課程人吏别議。開定納課乘驛數目。仰益都路遵守應付施行。府官一員闊端赤。駝馱馬共三匹。 收

金庫官馬一匹。 駝金馬一匹。 六月十五日。承㫖火魯火孫等。奏甘州宣慰司呈。敬奉只必帖木兒王令㫖。在先接濟站赤給降鈔一千定。秃兒

干站以不曾奏聞不得。乞依山丹城等五站例。與鈔二百六十定。奉聖㫖凖 七月河南等路宣慰司。言今後除朝廷大官蒙古使臣。及不食死肉

官員依例應付羊肉活鷄。餘者給猪肉。 又泰安州。言屠户供備羊肉。官價有虧無可從出。省部議依河南宣慰司。所擬一體應付。行移合屬依上

施行。 十月中書兵部。照得諸衙門尋常差委之人。站赤亦同朝省大官䝉古使臣。一例應付猪羊肉分例。或一名起鋪馬三匹。全支分例。復需酒

饌常行馬芻粟。又不於館舍安宿。以此相度。除朝省大官䝉古使臣。及不食死肉官員。與隨朝尚書等依例應付外。其不相干官府所差之人。驗差

箚應付正人分例。食以猪肉。宿於館驛。如無許給常行馬芻粟文字。不得應付。行下合屬。照驗施行。 十二月大名路滑州内黄縣。言比者有人自

稱校尉。需求分例。却無許支文憑。本縣路當驛程。常有似此之人。難辨虛的今後若有校尉承差。乞給文憑事省部依凖箚付宣徽院。但差校尉依

例令當該部分。出給文憑。於合屬應付飯食。仍遍行照會。若有似此無文憑者。不得支給。 十六年正月。南京路。言速忽都公主至許州。命取杯酒。

已於官務應付外。設有不測。朝省䝉古漢人太官。似此需求。無可應付。又保定太原等路大都廪給司。各言如上位及諸王位下使臣。祗應杯酒。合

無設立官務醖造供給。兵部議得祗待使臣官員杯酒。合照依舊例醖造。祗待呈奉都堂鈞㫖送本部斟酌施行。 二月中書省。所委照勘南京等

處稅課官馮八兒。言東昌路抑奪民車。運載金銀至茌平縣。不為交換官司逓運。明出官錢。和顧民車。或差撥站車。豈有脅奪百姓車輛之理。都省

送兵部。遍行各路。禁約施行。 四月大都路脫脫禾孫。言濟寧府等路。差來使臣所賫起馬箚子。雖寫䝉古字。却云漢語。又且字有差訛。乞下合屬

路分改正書寫䝉古字語。通政院具呈省部。照擬得濟寧路。别無䝉古譯史。以此不能如法。擬合令翰林院。先發譯史於各處就役。然後改正書寫。

遍行各路。今後允遇差人起馬箚子。書寫䝉古語言字樣。仍取問見役譯史是否翰林院所發人數呈省 五月二十日。臨洮府脫脫禾孫塔察兒。

言臨洮鞏昌通安等十站。富者出籍。貧者充役。比年災傷闕食。驛馬倒斃數多官政逼迫。未免鬻妻賣子。以至逃亡。或有投充諸王位下。昔寳赤怯

憐人匠等户。規避站役者。至元十四年十五年。伯荅罕土里叛亂。人不聊生官司又復拘收馬匹。及倍程乘坐車馬過站。科差和買雜役站户。難以

存止乞照詳事。是日中書平章政事合伯。御史大夫玉速鐵木兒。樞宻院官朶兒朵呵孛羅。通政院官兀良哈䚟等。集議定一十五事。塔察兒對仗。

奏告俱奉聖㫖凖。省臺欽依下合屬施行。 一言先奉上命。除帶新圓牌聖㫖外凡以公文遣使者。鋪馬勿與。今諸王及諸官府。因公移文遣官。如

何給驛。臣等。議得軍情重事。擬帶圓牌。此外不以是何公事。諸官府行以公文若阻滯之。竊恐不冝。 一言緫帥所轄城邑。有站户三百四十户。今

皆投充諸王只必鐵木兒。駙馬愛不花投下户。臣等。議依先例。回當站役。一言只必鐵木兒王位下使臣。已給鋪馬祗應外。其長行馬匹。復索芻

粟宿頰等物今後似此者。勿得支與。 一言臨洮府站赤。元有牧地。今只必鐵木兒王令㫖。令海陰秃昔剌陳鐵木兒不花。三人為主。臣等議令讅

實回付站赤 一言僧俗之官。把執諸王鋪馬。令㫖者有之。臣等。議得合行追收 一言民户及諸王布施之物有給鋪馬行者。今議諸王布施許

起鋪馬。其餘僧人毋得給驛 一言諸王位下細茶飯五户絲及軍人錢物如何給驛將送臣等議得此係已先所行。不宜遽罷 一言斡脫息錢

合無收拾給驛。今議如舊制。 一言緫帥緫管府。按察司官給驛合無减省。臣等。議得果有軍情急務。許由鋪馬經行。此外站赤不得給驛。其干民

事者。州城有司。應付起遣 一言諸官府遷轉。徃來官員合無减省給驛。今後鋪馬不與。 一言諸王作佛事寫經等取運物色。合無减省給驛。今

議並依已行。 一言諸王所過民間。不置行幕。却仰站赤行止。今後若有急務。湏乘鋪馬。餘者凖備宿頓之所。迤𨓦前來。 一言黄水站。有乘舟復

換鋪馬者。請减省事。今議似此一次二次。可省者從之。 一言土鉢地。差去使臣。除元來鋪馬定數外。復將大王國師。鋪馬文書物件以行。臣等。議

得元來鋪馬文書已上。不令增給。 一言都省樞宻院。御史臺。通政院王相府以公文起發鋪馬。合無减省。臣等。議得諸公事在先擬從鋪馬辦集

豈可罷之。但依先例施行。 是日中書平章政事合伯。御史大夫玉速鐵木兒等。奏臨洮府脫脫禾孫塔察兒。阻遏隴右河西道提刑按察司。巡按

人員。不給驛馬臣等。謂緫帥府。緫管府按察司等官。因公起馬。固不可省。奉㫖若曰。此等果有軍情急務。合給驛馬。餘者則不得給。其干民事者。經

由城邑以行。 二十七日。中書省臣奏奉聖㫖。徃來使臣人等或無文憑。輙於沿路站赤取給飲食馬匹芻粟。今後皆勿與。欽此。都省下兵部。遍行

合屬照會。 是日中書省。奏愛不花所治州城。議立二十三站。合用牛三百隻。車二百輛。牛價就彼支鈔。及令西京凖備車輛。奉聖㫖凖。 二十九

日中書省臣桑哥等。奏李陵臺管站官吏。侵盗祗應官錢。科取百姓物色。事發詞伏。計贜二百三十二定。已追二百定。未追三十餘定。且如一站追

至此數。其餘似此者多矣。臣等議令通政院官孛欒䚟等追理仍遍行禁治。如有侵盗之人。自首於官者。免其罪。奉聖㫖凖。 六月三日中書省奏

西域之人。有自河西來者。徃徃假公營私。每於諸王只必鐵木兒府。告給驛馬。不得。則求於宣慰司逓傳以來。合無戒飭宣慰司。今後詰其所由。可

者遣來。其不可者勿從其請。奉聖㫖凖。 九日中書平章政事合伯。參政耿仁。參議秃烈羊阿等奏。臣等與兀良哈䚟阿合馬等議。木八剌沙所言

達達四站事。榆林站元僉一千二百七十户。洪賛雕窩獨石等三站。每站止僉八百户。今自西川拓跋河西等處來使皆由此三站。若比榆林站户

之上。又增八十户。每站一千三百五十户。三站緫計五千四百户。方為得冝。又在先四户養一馬。今議五户養一牛猶慮新僉站户事未慣習於舊

站内差一百户。新撥二百五十户。每站三百五十户。以充車牛之役。舊站一百户却以新撥户補之。外一千户充養馬之役。選差廉幹頭目。以董其

事。令宣德府西京北京三處。差撥二千七百户。近裏城邑差撥二千七百户。以充新撥之數。每站增置馬一百五十匹。牛二百隻。車具全。每馬一匹

價鈔一定二十五兩。車價一定。數内達達車二百輛。漢車五十輛。如此規劃。未讅可否。上曰。達達站赤。如何區處。兀良哈䚟對曰。容臣再議敷奏。

是月大名路。申使臣杯酒。在前定到萬户日支酒三十升。千户二十升。百户十五升。使臣人員一升。為不見軍馬宿頓。斟酌合支多少。都省令樞宻

院議。定萬户日支酒三瓶。千户二瓶。百户使臣例同。日支一瓶。見出征軍人下。各路依上應付。仍定每瓶凖酒一升為數。行移合屬。照會依上施行。

七月五日兵部侍郎忽都荅兒。奏先嘗有㫖。謂來徃使臣。除衾褥外。餘物鋪馬上勿載。如有從脫脫禾孫搜取之。今使臣凡有所將。悉為脫脫禾

孫之利江南使客實多恐無此理上曰。朕未嘗言之。今後毋令搜者。省部欽遵為例施行 是年潭州行省。以公事遣傳緫把省馳驛由南京路站

道經行為所乘馬步驟不佳。在途奪乘本站回站馬奔走倒死。省部議合陪償。諮潭州行省施行 十七年二月。上都留守司。言每歲支持糧斛。全

籍北京收糴。民力運送。官民勞費不便。又興州道站赤。相接北京路豐臺站。歲運迤東髙麗眈羅東京等路。進獻御膳鷹隼。諸物徃來。官吏頻數。人

馬闕乏。莫若將放罷牛群頭等四站。蒙古户計。徙至興州道上。立懺道秃七箇營。蒙古兩站却以懺道秃等漢人站户。分立尖山。新店。涌泉三站。每

站擬設三百户。除舊户四百二十八户。外合擬北京路附近相應當差四百七十二户。緫九百户應當站役與䝉古站接連逓運。似為官民兩便。設

如力有不迨。量顧民丁終是省費請區處事是月四日玉速鐵木兒朵兒朶合等。奏取聖裁。上從之。都省欽依箚付兵部北京宣慰司。通政院施行

訖。 九日通政院。言宣州林原等站。并無分例食羊。止憑站户捕獵野物。祗應使客。今奉聖㫖禁斷軍器拘收弓箭無可采捕。失悮祗應。四月二十

五日。中書省臣孛。羅等奏奉㫖射野物者許執弓箭可也。 二十八日。平章政事阿合馬。奏和州言民户祗應徃來使臣。首思以故困乏。請為奏聞

優增物力。庶幾休息。臣等。議得鋪馬首思。乞從中書斟酌與之。奉聖㫖凖。是年春江淮行省。言各處安置水陸站赤。遞送使臣。事干軍情急務則

給馬。緩者乘舟。却有毆逼站官必須馳驛者徃徃損斃鋪馬。失悮站赤。除已增補水站船隻。及令馬站約量存留驛騎外。今後擬令本省宣使人員。

無問緩急。止從水驛來徃。自朝廷以至諸王公主駙馬省臺樞宻院。差來使臣。亦請一體於箚子上該寫。自邳州為始。應付站船逓送迤南。委是便

益。都省箚付通政院。呈擬水程八十里。增立一站。依例撥户。官支口糧。和買船隻。各馬站斟酌存留馬匹。以備劇務走逓。除照勘增置水站地方及

存留馬數。别行具呈外。都省議得今後除海青使臣。軍情急務。方許馳驛。餘者自濟州水站為始。乘船徃來。所給箚子明白該寫相應。遍下合屬。依

上施行。 四月三日。左阿剌太子位下。來使鐵赤速都寒。奏臣等馳驛至豐州站。待至日暮無祗應者。遂問得州官。言徃者有司管站。未嘗若此怠

慢。今無人鈐束故也。奉㫖若曰。今後使臣赴上計事。似此怠悮失悮必矣。其與中書省言之。都省欽遵。箚付西京上都站赤。戒飭官吏。從朝至暮。不

得擅離。及差官點視。如有違慢一次者斷罪。再犯者黜代之。 十五日中書參政耿仁等。啓皇太子曰。去年五月臨洮府。脫脫禾强塔察兒。奏奉聖

㫖遷轉官。已後毋得給驛。今年正月御史臺。奏南方及河西西京京兆府。差去官員。不能自達。定議二千里之外乘驛。二千里之内者。備己力以行。

令㫖嘗可其事。今管民之職。似此逺行。合無依御史臺所奏。一體施行。奉令㫖凖。 七月十二日。中書參政耿仁。尚書阿里等。奏白宣慰言大江。南

北各站。多有消乏。合無定議江南行省。各道宣慰司緫管府。萬户。千户。除奉上命赴朝外。若以公事歷本境之地者。止乘己馬。果有軍情急務。則遣

使徃來馳驛。臣等。以為諸官被召。及機宻軍務宜從行省。迤时𨓦乘傳。其朝見及言利便者。止乘己馬。或妄說官中公事而給驛者。罪之。奉聖㫖凖。

十八年二月。少府監呈年例召集各路放還人匠。沿途合用飲食脚力。請應付事都省。下兵部照驗。如是起到人匠前來。照依年例應付粥飯脚力

施行。 二十三日。樞宻院奏重慶至荆南府二千里。水站凡十四處。其間多闕站船。若於夔府之下。巴東之上。巫山縣增立一站。復以峽州白沙站。

移至下流黄牛廟前安置。似為便益。今蠻夷宣撫司郭漢傑。言有亡宋養種户三百。乞斟酌撥充站户。臣等。議得種田户勿與以鈔二百定與之。奉

㫖凖。本院具呈中書給降鈔數。差官點視自叙州至荆南府。各各水站。除舊有一十九站。一千四百一十八户。船一百二十九艘。外新增站夫六百

八十二户。船七十三艘。四川南道宣慰司領巫山縣一站。與荆湖北道宣慰司。所領歸州萬流一站。緫計二十一站。二千一百户。船二百一十二艘。

 四月二十九日。御史大夫玉速鐵木兒。樞宻副使朵兒朵海。僉樞宻院事暗伯。中書省左丞耿仁等。奏諸王阿只言舊站消乏。不能增新站物力。

乞賜矜憫。依先例津濟只令遞運租賦上曰。彼處站赤。乃茶合䚟兄所。立今朕增與物力。專令遞運租賦除朕以急速事遣使外。不以是何昆弟使

臣。此站勿得行。 五月十七日。尚書何里。奏先嘗奉㫖造海青牌。每一靣或兩靣造成。即逐旋送上。一人不得納。湏令兩人。盖防盗之也。令大都中

書省臣阿合馬等。議合無令因公差去之人。就便附納。庶省鋪馬。取自聖裁。上曰。阿合馬之言。是也。有誠實之人。可就致之。不必特送。六月十六日。

省部定擬下益都路等處。今後凢遇起運官物。令元發官司於差箚上。具押運官姓名所乘人物斤重。可用船車。防送人數預定起程。所至日期。行

移前路官司驗憑。别無詐僞附帶。依數應付遞送。仍令經過去處。季申逓送車船起數到部。 七月二十九日。中書左丞耿仁。奏汪左丞四川分省。

請給圓牌用備馳傳。奉㫖凖給。 八月八日。尚書阿里。左丞耿仁等。奏隨路祗應官吏。數年以來。多有奸弊。侵盗官錢。臣等。今議立法繩之。奉㫖若

曰此乃卿等之職。其自裁處之。 閏八月中書省。定議隨路站赤祗應。奏奉聖㫖。此乃中書所職之事。卿等處之。二十四日。都省遍行各路諸寺監

宣慰司。欽依施行。 一中書省以下諸官司。所差使臣。今後推故違慢。追陪元支。祗應治罪一諸使不得將引家屬需求飲食。及常行馬芻粟。除

軍務急速。不拘程限。餘事各計徃迴幹辦公事。小大程期。明書差箚。令所過官司站赤辨驗。其無故走死鋪馬。或違限遷延行程。多支祗應。無省部

許支文憑。取要家人飲食。常行馬芻粟者。并勒陪償治罪。 一諸驛擇有家業廉謹之人充站官。月具支過省臺部院等。來使分例。起馬之數。各因

是何公事。申報省部通政院。及元差官府勘會。 一除上都榆林迤北站赤外。據隨路道元撥官錢。不湏支付。驗其閑劇。量增站户。協力自備首思

當站。 是月二十五日。張右丞郝左丞等。奏隨路管站官吏。减剋使臣祗應多書文籍。及冒破常行馬匹芻粟。罪不勝紀。臣等。議令樞宻院御史臺

行省。并諸官府凡差遣使臣。逐月報省。仍令驛站亦具數目。兩各查勘。其弊自見。庶幾後人懼罪懲戒。奉㫖曰。善其行之。 九月。通政院言東平路

在城站。連年死損站馬。蓋因駝運重物。損肋破脊。不堪騎乘合無定擬。凡係解納沉重之物。以舟車舁載。似為使益。都省凖呈。仰依上施行。 十一

月。通政院呈應運重物。所在官司應付疾便。脚力既費官錢和買。又且騷擾車户。請區處事。都省送兵部。遇有合運官物。驗緩急依例逓運施行。

十九年正月。中書省奏奉聖㫖。腹裏飛放鷹房子人員。可與分例酒。移文有司行之。都省欽依送兵部。遍行合屬照會。 三月二十一日。脫鐵木兒

刺真等奏自鴨池地經過塔兒八合你其道可以立站奉㫖凖。都省欽依移咨雩南四川行省欽依施行 四月九日參知政事阿里。奉聖㫖朕聞

拓跋之地多有持都省箚子而乘驛者對曰。豈惟拓跋。諸官府皆然。臣等凢以錢糧庶務遣使並乘鋪馬或與一二常川箚子者有之。行省給箚子

來徃者亦多有之上曰自行省來者聽之今後中書勿與鋪馬文字給降聖㫖可也 十九日又奉㫖凢公差人賫去牌靣聖㫖。回日不即於該吏

處繳納者有罪該吏見而不拘者笞决。都省欽依施行。 二十三日。中書參知政事阿里奏江南省臺按察司宣慰司。路府官署。但凢遣使就給鋪

馬箚子又使臣不食猪肉魚雁鵝鴨等。必湏羊肉。江南羊價每口計鈔七八十貫實害站赤奉㫖可即移文省諭。母令出給。鋪馬箚子使臣到館。有

猪肉則與之無則與飯其地必多魚亦可與之。無則亦不必與。至如羊肉鵝鴨飛禽等不得與之。此二事速令截日罷去。 二十七日。中書左丞耿

仁參知政事阿里等。奏先嘗奏㫖。謂省臣不當妄給僧入使臣鋪馬箚子。於吐蕃來徃數多騷擾百姓。今驗於公文皆從功德使司。傳奉聖㫖給驛。

每恃上命趣行何敢不與上曰。朕言尚有妄傳者。何况都省文字。卿言是也今後不得朕言慎勿與之。五月二日。中書左丞耿仁。參知政事阿里

等奏貴赤中有乃蠻䚟者今赴和林管課種田。請給驛馬四匹。奉聖㫖可與之 九日中書參政阿里等奏凖各處行省。給降鋪馬聖㫖五道如本

省有使在朝就令賫去無者遣使送致之異時斟酌增給。 楊州行省。鄂州行省 泉州行省。 隆興行省。 占城行省。 安西行省。 四川行

省 西夏行省 甘州行省 每省五道内五匹。四匹三匹。各一道。二匹二道 二十二日。樞宻副使孛羅。中書右丞箚散。奏邇者石宣慰。言南方

驗田糧及七十石者凖當站馬一匹富人多有隱匿糧數。取貧下者副之。就執馬役請覆驗之。已嘗奉㫖。若馬兀孛温公事畢時。與之議抄籍。今石

宣慰請給鋪馬五匹以回候馬兀孛温至日議行。奉㫖令回去者。 九月十二日通政院言隨路站赤三五户。共當正馬一匹十三户共車一輛。自

備一切什物公用逓年以來多為諸王公主。及正宫太子位下頭目。識認招收或冒入投下户計未嘗考究版籍。一槩給據出役曠離站赤。復有省

部行下或承令㫖補換户計新者未得。舊役已除三二等不能勘會補完以此站赤損弊漸不可支今後乞擬換補站户。俟本院勘會事完已補新

户入役然後舊户聽歸所屬相應都省凖擬。遍行為例 二十四日。四川行省言鴨池之地。經由塔八合你而來。嘗奉上命於道上立站。從本省出

馬僉户置納鄰小站近差成都府同知李庭筠雅州知州趙文貴。相視其地李庭筠冒中瘴毒而死從塔八合你至相公嶺一百六十里三月為始

毒龍瘴氣生發。九月方息犯之者致疾以死竊恐立站之後。損傷使客。又兼見差站户皆是逺來貧民勢不可以乆居。請議更革事通政院具奏奉

㫖有煙瘴處勿住。何礙立站欽此回諮四川省施行訖。 是月兵部。言隨路驛舍冬無暖室夏無凉所。飲食器皿床榻鋪陳之屬。俱不整齊。不惟虛

費官帑當館者得以怠肆。擬令各路州縣長官不妨本職專一提調。委按察司常切計點若有似前怠慢者貴問任滿。於解由内開寫相沿交割。庶

望稍成次序仍令隨路出榜曉示使臣人員不得因而騷擾。省凖遍行為例 十月中書省。體知蒙古人員因公出外民間不與飲食安宿。箚付兵

部遍行合屬今後遇有隨朝䝉古人員因公在外經過去處依例應付粥飯安宿房舍。其人却不得非理擾民。 二十四日。中書右丞相火魯火孫

等奏前者西川。及甘州中興京兆泉州五處行省。各降鋪馬聖㫖五道。今來俱言數少臣等定議西川京兆泉州三處繁劇。各增給十道。甘州中興

各增五道。聖裁上從之。 十一月二十九日。中書右丞相火魯火孫。奏每年各路進獻果食藥品今為不給鋪馬箚子。無從給驛。以故不來。上曰。彼

以諸物來貢即是鋪馬顯驗。省部欽依施行。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四百十七

重 録 緫 校 官 侍 郞 臣 陳 以 勤

學 士 臣 王 大 任

分 校 官 修 撰 臣 諸 大缓

書 寫 儒 士 臣 吳 仁

圈 點 監 生 臣 林 汝松

臣 董 仲 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