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九十一 永樂大典
卷之一萬九千七百九十二
卷之一萬九千八百六十五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七百九十二  一屋

公服事物紀原王沂公筆談曰。中國衣冠。自北齊以來。乃全用胡服。窄袖緋緑。唐武德貞觀時猶爾。開元之後。稍裒博矣。舊制冬亦

單。嘗賜單製。太祖訝詰有司以前代之典。上特命改製。今有夾服。自此始也。通典曰。宇文護始袍加下襴。遂為復制。即令公服之制也。此蓋原矣。紫

陽宗㫖古今之制。祭祀用冕服。朝會用朝服。皆用直頓垂之而不加練束則如今婦人之服。交掩於前而束帶焉。則如今男子之衣。皆未嘗上領也。

今之上領公服。乃夷狄戎服。自五胡之末。流入中國。至隋煬帝時。巡遊無度。乃今百官戎服從駕。而以紫緋緑三色為九品之别。本非光王法服。亦

非當時朝祭正服。今雜用之。亦以其便於事而不能改耳。若凖朝服祭服之法。參取唐公服之制。以為便服。亦庶幾乎。北史魏本紀。文帝太和十年

夏四月辛酉朔。始制五等公服。隋書禮儀志百官朝服公服。皆執手板尚書録令僕射吏部尚書手板頭。復有白筆以紫皮裹之。名曰笏。朝服

綴紫荷。録令左僕射左荷。右僕射吏部尚書右荷。七品已上文官朝服皆簪白筆。正王公侯伯子男卿尹及武職。並不簪朝服冠幘各一。絳紗單衣

白紗中單。皂領袖。皂襈。革帶。曲領方心。蔽膝。白筆舃袜。兩綬。劍佩簪導。鈎䚢。為具服。七品已上服也。公服。冠幘。紗單衣。深衣革帶。假帶。履袜鈎䚢。謂

之從省服。八品已下。流外四品已上服也。絳褠衣公服褠衣。即單衣之不垂胡也。袖狹形直如褠内餘同從省。流外五品已下。九品已上服之。新唐

書車服志。從省服者。五品以上。公事朔望朝謁見東宫之服也。亦曰公服。冠幘纓簪導。絳紗單衣。白裙襦。革帶。鈎䚢。假帶。方心。襪履。紛鞶囊。雙佩烏

皮履。六品以下去紛鞶囊雙佩。三品以上。有公爵者。嫡子之婚假絺冕。五品以上子孫。九品以上子爵弁。庶人婚假絳公服。公服者。皇太子五日常

朝。元日冬至受朝之服也。逺游冠絳紗單。衣白裙襦。革帶金鈎䚢。假帶瑜玉雙佩。方心紛金鏤鞶囊紛長六尺四寸廣三寸四分。色如大綬。又曰公服

者。常供奉之服也。去中單敝膝大帶。九品以上。大事常供奉亦如之 百官公服。舊制三品以上紫。五品以上朱。七品緑。九品青。元豐之制。去青不

用。階官至四品服紫。至六品服緋。皆象笏佩魚。九品以上則服緑。以木為笏。上挫下方。武臣内侍。皆服紫而不佩魚。佩版官及技術。若公人之入品

者並聽服緑官應品而服色未易與品未及而已易者。𢦙以年格。𢦙以特恩治平四年京朝官衣緋緑十五年。熈寧元年見任陞朝官衣緑正郎以

上衣緋三十年並改服色此特恩也。又令臣僚嘗奉使北朝。及接押伴使人遇到關起居赴宴曾借服者聽服入朝王文正公筆録文武陞朝官遇

郊廟展禮。諸大朝會。並朝服。常朝起居并公服。今百執事由常趨而止。每歲誕節端午初冬。各賜時服有差。内公服舊制雖冬賜亦止單製。至太祖

皇帝在位。訝其方冬而賜單衣。詰諸有司。對以遵用已乆。蓋前之闕典上於是時命改制。今公卿大夫之有夾公服。自此始也。宋會要公服唐制謂

之常服。色同褲褶。曲領垂胡加襴折上巾。今常服之。太宗雍熈初郊祀慶成。始許升朝官服緋緑二十年者。叙賜緋紫。真宗登極。京朝官亦聽叙。後

東封西祀赦書。京朝官并以十五年為限。仁宗英宗神宗登極亦如例。其特恩賜紫衣犀帶。緋衣塗金寳缾帶。太宗太平興國二年二月八日詔朝

官出知節鎮及轉運使副衣緋緑者。並借紫知防禦團練剌史州衣緑者借緋衣緋者借紫。其為通判知軍監止借緋。後江淮發運使同轉運。提點

刑獄同知剌史州。七年正月九日。翰林學士承㫖李昉言凖詔定車服制度。禮部式。三品已上服紫。五品已上服朱。七品以上服緑。九品以上服青。

流外官及庶人並衣黄。參詳除服青服黄。乆已寢廢。自今流外官。及貢舉人。庶人許通服皂衣白袍從之。真宗景德三年六月十三日詔内諸司使

以下。出入内庭。不得服皂衣。違者論其罪。内職亦許服窄袍。仁宗明道二年十月九日。詔讅刑院詳議官。省府推判官。群牧判官。舊例合賜緋者。造

謝日閣門取㫖。景祐元年六月十二日詔軍使曾任通判者借緋。曾任知州者借紫。慶曆元年二月二十八日龍圖閣直學士任布言。欲望自今贈

官至正郎者。其畫像許服緋。至卿監許服紫從之。七年五月十一日。侍御史吳鼎臣言。武班及諸職司人吏曾因親䘮出入禁門。甚有裹素紗幞頭

者。殊失肅下尊上之體。欲乞文武兩班。除以官品起復。許裹素紗外。其餘臣僚并諸職司人吏。雖有親䘮服未除。並須光紗加首。不得更裹素紗。詔

送太常禮院。而禮官言凖令文。凶服不入公門。其遭䘮被起在朝參處常服。各依品服。帷色以淺無金玉飾在家者依其服制其被起者及期䘮以

下。居式假者衣冠朝集皆聴不預令鼎臣所奏有礙今文。詔依所定。如遇筵宴。其服淺色素紗人。更不令祗應。嘉祐三年三月十三日。詔自後知雜

御史衣緑者。告謝日閤門取㫖紹興五年閏二月十九日。右奉議郎葛與時言。切見去歲九月明堂恩宣教郎以下。父母年九十以上與官封與時

父世長年九十五。先已叙封宣教郎致仕。乞將前項恩上與父改換五品服色。特從之紹興三十二年。孝宗以即位未改元六月十三日赦。應承務

郎以上服緑服緋及十五年。並與改轉服色。二十九日。詔今後無出身人自年二十依今出官服緑日起理。服緋人亦自年二十服緋日起理有出

身人自賜出身日起理。内除豁丁憂年月日不理外。歷任無贜濫私罪。至徒過犯。至赦前及十五年依赦改轉施行。殿中侍御史張震奏今日之弊。

在於人有僥倖之心。能革其俗而後天下可治。且改轉服色。常赦自陞朝官已上服緑。大夫以上服緋。莅事及二十年方得改賜。今赦自承務郎以

上服緑。服緋及十五年便與改轉。比之常赦。不唯年限已减。而又官品相絶盖已為異恩矣。今竊聞省部。欲自補官日便理歲月。即是嬰孫授命年。

纔十五者。今遂服緋。而貴近之子𢦙初年賜緋。年纔及冠者。今遂賜紫。朱紫紛然。不亦濫乎。竊聞靖康建炎恩赦。亦不曾以補官日為始。若始於出

官之日。頗為折衷盖比之蒞事。所减已多。而比之初補。粗為有節乞下吏禮部參酌施行。禮部看詳奏聞。故有是命隆興二年六月十八日。詔少傅保

康軍節度使。充醴泉觀使。大寧郡王吳益依韋淵例。賜花羅公服。許服着趂赴朝參。乾道四年正月十一日。詔太學上舍生黄倫釋褐。特與補左承

務郎。依唱名例給賜袍笏。於國子監敦化堂祗受。自後釋褐並如之。 九年十二月十日。詔太學上舍鄭鑒釋褐。補左承務郎。候太學録有闕日取

㫖。差下祗候庫依唱名例給賜袍笏。令於國子監敦化堂祗受。以上乾道會要。乾道四年十二月十三日。詔大尉保信軍節度使充萬壽觀使鄭藻。

賜花羅公服。許令着赴朝參。 嘉祐三年。詔三品轉運使朝辭上殿日。與賜章服。諸路轉運使。候及十年。即與賜章服。徽宗重和元年。詔禮制局自

冠服討論以聞。其見服靴。先改用履。禮制局奏履有絇繶純綦。古者舃履各隨裳之色。有赤舃白舃黑舃。今履欲用黑革為之。其絇繶純綦。並隨服

色用之。以仿古隨裳色之意。詔以明年正旦改用。禮制局又言履隨其服色。武臣服色一等。當議差别。詔文武官大夫以上具四飾。朝請郎武功郎

以下去繶并稱履。從義郎宣教郎以下。至將校伎術官去繶純。并稱履。當時議者以靴。不常用之中國。實廢釋氏之漸云。中興仍元豐之制。四品以

上紫。六品以上緋。九品以上緑。服緋紫者必佩魚。謂之章服。非官至本品。不以假人。若官卑而職髙。則特許者有三。自庶官遷六部侍郎。自庶官為

待制。𢦙出為奉使者。是也。又有以年勞而賜者。有品未及而借者。升朝官服緑。大夫以上服緋。莅事至今日以前。及二十年歷仕無過者許磨勘改

授章服。此賜者也。𢦙為通判者許借緋。為知州監司者許借紫。任滿還朝仍服本品。此借者也。又有出於恩賜者焉。紹興十二年九月。以皇太后回

鑾詔。承務郎以上服緋緑。莅事至今日以前十七年者。並改轉服色淳熈七年三月四日。詔新知明州范成大。朝見許服繫昨賜笏頭金帶。以成大

曾任參知知事。今赴闕奏事。上繫黑帶佩金魚。有司取㫖。故有是命九年九月十七日。詔趙伯圭除少保封郡王仍賜玉帶。十年十月十六日。詔權

侍郎以上罷任不帶職名。許服紅鞓排方黑犀帶。十二年二月二十三日。詔武臣知州軍官未陞朝者。可依文臣守倅借服色例。許權繫紅鞓角帶。

候回日依舊。十三年二月四日。詔新授太傅保寧軍節度使致仕魏國公史浩賜玉帶。令繫赴朝參。淳熈十六年七月十一日。詔閤門宣賛舍人帶

玉器械。霍漢臣。昨在殿陛應奉日乆。所有左藏庫元關借到金帶一條。特令就賜。紹熈元年正月閤門宣賛舍人張進之。十月。閤門宣賛舍人潘師

稷。二年六月。閣門宣賛舍人帶玉器械郭抃。并以應奉日乆。亦有是賜。十六日。詔成忠郎吳睍。特除閤門祗候。令祗候庫關金帶一條。許令服繫仍

與家便差遣。紹熈二年正月一日。宰執進呈四川制置使京鏜因任。上曰。且與加寳文閤侍制令再任。特賜帶。嘉定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樞宻院箚

子勘會已降指揮。鎮江軍統制馮榯。盧彦。各特賜金腰帶一條。許令服繫所合具申。取自指揮。詔令左藏封樁庫證應取撥給付。四年三月十五日。

樞宻院奏檢會已降指揮。鎮江都統司統制官盧彦。特賜金束帶一條詔令封樁庫於見管金束帶内支撥給賜。七年二月十一日。樞宻院奏勘會

鎮江都統司統制蔣世顯赴都堂禀覆職事訖。詔蔣世顯特改差楚州駐箚御前武鋒軍統制填見闕。特賜金束帶一條。許令服繫。仍於封樁庫日

下支給盤纏錢二千貫。付蔣世顯起發歸司。疾速前去本州管幹軍馬各具知禀申樞宻院。十二年正月十九日。樞宻院關檢會已降指揮節文李

全。特賜金腰帶一條。許令服繫。詔令封樁庫日下取撥給賜。具知禀申樞宻院。十二月二十六日。詔鄭莊孫昨任閤門看班祗候。曾於户部關借金

腰帶一條。可特與就賜。許令服繫。十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奉直大夫直寳謨閤主管建康府崇禧觀趙不𢥋。詔以不𢥋行尊年髙。中外屢更事任。自

為司農卿。今已十二年。理宜優異。可特換授保康軍承宣使提舉佑神觀仍奉朝請。賜金帶一條。許令服繫。恱生隨抄判都省乃左右丞耳昧者以

為令僕之職非也一朝士五月起居衣緋紗公服。為臺司所糾。三司使包拯亦衣紗公服。閤門使請易之詰云有何條例。答云不見舊例。只見至尊

御此耳。乃易之遼史儀衛志。國服。公服。謂之展裏著紫。興宗重熈二十二年。詔八房族巾幘。道宗清寧元年。詔非勛戚之後。及夷離堇副使。并承應

有職事人。不帶巾。皇帝紫皂幅巾。紫窄袍玉束帶𢦙衣紅襖。臣僚亦幅巾紫衣。 公服勘箭儀閤使。公服繫履。遼國嘗用公服矣。金史儀衛志。金初

國制。凡朔望常朝日。置錦衣拏手百人。分立兩階。其儀都副點檢。公服偏帶公服大定官制。文資五品以上官服紫。三師三公親王宰相一品官。服

大獨科花羅逕不過五寸。執政官服小獨科花羅逕不過三寸。二品三品散搭花羅。謂無枝葉者。径不過寸半。四品五品服小雜花羅。謂花頭碎小

者。径不過一寸。六品七品服緋芝麻羅。八品九品服緑無紋羅。應武官皆服紫。凡散官職事。皆從一官。上得兼下下不得僭上。窄紫亦同服色。各依

官制品格。其諸局分承應人。並服無紋素羅。十五年制曰。袍不加襴。非古也。遂命文資官公服皆加襴。服色各以官品論。如五品官便可服五品服

如武臣至四品皆横金。文臣則加魚。不待錫賜而即自服焉。國主視朝服純紗幞頭。窄袖赭袍。玉匾帶。黄滿領。如遇祭祀册封告廟。則加衮冕法服。

卑居閑暇。皂巾雜服。與士庶無别。太子服純紗幞頭。紫羅寬袖袍。象簡玉帶。佩雙玉魚。王公服謂親王。及三公服紫羅寬袖袍。紗製幞頭。象簡玉帶。

佩玉魚。正一品謂左右丞相。左右平章事。開府儀同三司。服紫羅袍象簡玉帶。佩金魚。從一品謂左右丞。左右參知政事。崇進特進樞宻察院使。服

紫羅袍。象簡金帶。佩金魚。二品謂自金紫光禄大夫。至榮禄大夫。服紫羅袍。象簡御仙金帶。佩金魚。三品至四品。謂文臣資德大夫。至中大夫。武臣

龍虎衛上將軍。至定逺大將軍。並服紫羅袍。象簡荔枝金帶。文臣則加佩金魚。五品謂文臣中散大夫。至朝列大夫。武臣廣威將軍。至宣武將軍。並

服紫羅袍。象笏。紅鞓烏犀帶。文臣則帶金。六品至七品。謂文臣奉政大夫。至儒林郎。武臣武功將軍。至忠顯校尉。文臣則服緋。武臣則服紫並象笏

紅鞓烏犀帶。文臣佩銀魚。八品至九品。謂文臣文林郎至將仕郎。武臣忠勇校尉。至進義校尉。文臣則服緑。武臣則服紫。並象笏黑鞓角帶。司天太

醫内侍教坊服。皆同文武官。惟不佩魚。應殿庭承應五品以下官。非入内不許金帶。又展紫入殿庭者。并許服紅鞓不佩魚。又二品以上官。許兼服

通犀帶。三品官若治事及見賓客。許兼服花犀帶。大定二年。制百官趍朝赴省。並須裹帶。五品以上官趨朝則朝服。赴省則展皂。雨雪沾衣則從便

凡朝叅主寳主符展紫御仙花𢦙太平花金束帶。近侍給使供御筆硯直長符寳吏。紫襖子。塗金束帶。輪直則近侍給使。并常服。則展紫閤門六尚。

遇朝參侍立則服本品服。若宫中當直。則服窄紫金帶。學士院官修起居注。補闕拾遺秘書丞。秘書郎。朝叅侍立。則服本品服色帶。當直則窄紫金

帶。東宫左右衛率。僕正副僕正。典儀賛儀。内直郎丞。當直亦許服之。太子太師出入宫中。則展紫。至東宫則展皂。三少則展紫。經世大典按衣服令

曰公服。亦名從省服。唐輿服志曰。江南則以巾褐裙襦北朝則雜以戎夷之制。爰至北齊。有長帽短靴。朱紫玄黄各任所好雖宴見君上。出入省寺。

若非元正大會。一切通用。隋代帝王貴臣多服黄紋綾袍。大業元年。始令五品以上通服朱紫。是後貴賤異等用緋緑。武德初天子常服以黄袍衫。

後漸用赤黄。遂禁士庶不得以赤黄為衣服雜飾。四年八月勑三品已上其色紫。五品已上其色朱。六品以上其色黄正觀四年。詔三品已上服紫

四品五品服緋。六品七品以緑。八品九品以青。龍朔三年改青為碧。上元元年。令四品服深緋。五品服淺緋。六品服深緑。七品服淺緑。八品服深

青。九品服淺青。文明元年。八品改為碧。大和元年。服青碧者。許通服緑。又有賜緋賜紫及賞借之文。宋如其制。元典章至元二十四年閏二月。樞宻

院諮。准中書省箚付。來呈軍官服色。未見定到體例。具呈照詳事。為此。送禮部與太常寺翰林國史院官一同議得。故太保相公老的每商量來奏

准。文資官定例三等服色。軍官再行定奪。今收附諸國數年。所據軍官。擬合依隨朝官員。一體製造。具呈照詳事。都省凖呈除外。可照會依例施行。

一公服俱右紝。上得兼下。下不得僭上。一品紫羅服。大獨科花。直径五寸。二品紫羅服。小獨科花。直径三寸。三品紫羅服。散答花。謂無枝葉直径

二寸。四品五品紫羅服小雜花。直径一寸五分。六品七品緋羅服。小雜花。直径一寸。八品九品緑羅服。無紋羅提控都吏目公服。至元九年。中書

禮部近據濮州申。本州如遇捧接詔赦。其提領案牘。合無製造公服。乞照詳。省部議得諸路揔管府并散府上中下州。所設提領按牘都吏目。俱係

未入流品人員。難擬製造公服如遇行禮權擬衣檀合羅窄衫。黑角束帶。舒脚幞頭呈奉中書省箚付准呈。仍遍行合屬依上施行。禮生公服。至

元十年中書吏禮部。河間路申為定奪禮生公服事。本部議得各路禮生不須創設。擬合於見設司吏内不妨委差一名勾當外。據合穿公服。比及

通行定奪以來權擬穿茶合羅窄衫。舒脚幞頭。黑角束帶。呈奉都堂鈞㫖。准呈送本部行下照會施行。典史公服。大德七年十月二十一日。江西

行省凖中書省咨。該來諮江州路瑞昌縣典史范昇。照得先准都省咨。未入流品人員。權擬檀合羅窄衫。烏角帶。舒脚幞頭即目各處典史。擬於應

得都吏目人員内選差未讅合無製造諮請照驗。凖此送禮部呈議得在前司縣典史。路府自行遷調。自今腹裏省部擬注。其江南者行省定奪所

據公服雖無通例却緣臣下致敬之儀禮合嚴謹如凖製造相應得此都省凖擬諮請行下合屬依上施行。巡檢公服。大德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江

西省凖中書省諮。禮部呈。大名路備開州濮陽縣申卜州鎮巡檢瓮古亥牒。切見各處典史都吏目製造檀合羅窄衫烏角帶。舒脚幞頭。在前司縣

典史。路府自行遷調自今腹裏省部擬注。所據公服。雖無通例却緣臣下致敬之儀理合嚴謹。都省凖擬照得都吏目。即係祗受吏部箚付人員。卑

職見受都省箚付充巡檢。合無一體製造公服相應。府司看詳巡檢之名品。係流外之職所掌從九品印信。專以警捕盗賊不為不重合依前例。凖

令製造相應。然係通例。乞明降。得此本部議得腹裏江南巡檢。與院務倉庫官。皆受省箚。行省箚付。吏部箚付。俱無公服。參詳比依提控案牘都吏

目典史例。製造相應。如蒙凖呈。遍行以為通例。具呈照詳得此都省議得除巡檢公服依凖製造外。據院務倉庫等官。近後定奪。諮請依上施行。大

德十年六月。湖廣行省凖中書省諮。四川省諮。重慶路備全州儒學申。學正塗慶安呈。近蒙州官詣學行香。仰卑學諸儒置備唐巾襴帶。卑職尋思

今後春秋釋奠。天壽聖節行禮。諸儒各服唐巾襴帶。學正師儒之官。却以常服列班陪拜。似無旌别。有失觀瞻。照得吏目巡檢。俱蒙上司定例製造

服色。學正亦係省府設立人員。合無依上製造。府司看詳。路府州學正亦受省箚人員。合無與巡檢案牘吏目典史一體製造服色。諮請定奪得此。

送據禮部呈。參詳學正。學録教諭係師儒之職。俱受省部箚付。若與諸生同服。似失尊卑之序合凖所申一體製造相應。都省凖呈施行。 至元

十年二月。中書吏禮部承奉中書省判送。大司農御史中丞兼領待儀司呈。至聖文宣王。用王者之禮樂。御王者之衣冠。南面當坐天子供祠

其於萬世之絶尊。千載之通祀者。莫如吾夫子也切見外路官員提學教授。每遇春秋二丁。不變常服。以供執事。於禮未宜。及照得漢唐以來祭文

廟享祖稷。無非具公服。執手板。行諸祀享之禮。且鄉人儺。孔子猶朝服而立于阼階况先聖先師。安得不備禮儀者乎釋老二家。與儒一例。彼皆黄

冠緇衣以别其徒。獨彼孔門衣服混然。無以異於常人者。自今以徃擬合令執事官員。各依品序穿着公服。外據陪位諸儒。亦合衣襴帶。冠唐巾以

行釋采之禮。似為相應。批奉都堂鈞㫖。送吏部議得。衣冠所以彰貴賤表誠敬。况國家大祀先聖先師。不必援釋老二家之例。凡預執事官員。及

陪位諸儒。自當謹儀禮以行其事。參詳如准侍儀司所呈。似為相應。乞賜遍行合屬。春秋二丁。除執事官已有各依品序製造公服。外據陪位諸儒

自俻襴帶唐巾。以行釋萊之禮。呈奉都堂鈞㫖。送本部就牒翰林院議擬回准牒該照得貴部所擬。是為相應。呈奉都堂鈞㫖。送本部准呈施行。十

年三月。吏部奉省判大司農御史中丞呈。 至聖文宣王用王者禮樂。御王者衣冠。南面當坐。天子供祠。其於萬世之絶尊。千載之通祀者莫如吾

夫子也。春秋二丁。除執事官已有各依品序制造公服外。據陪位諸儒。自備襴帶唐巾。以行釋萊之禮。牒翰林院議擬相應。呈奉都堂鈞㫖准呈行

下合屬依上施行外。今見建康路學祭祀。陪位諸儒。未嘗置備襴帶唐巾。乞賜遍行各道一體施行。本臺看詳。自平江南以來。凡遇春秋朔望釋奠

諸儒各衣深衣。執事陪位。行之已乆。考之於古。允協禮文。南北士服。宜從其便。具呈照詳得此。送據禮部呈。議得釋奠先聖禮尚誠敬。除腹裏已

有循行體制外。有江南路分。合令獻官與祭官員依品序各具公服。執事齋郎人員衣襴。帶冠唐巾行禮。陪位諸儒如凖行臺所擬。南北士服。各從

其便。於禮為宜。具呈照詳。都省凖請依上施行。雲麓漫抄古人戴冠。上衣下裳。衣則直領而寬袖。裳則裙。秦漢始用今道士之服。蓋張天師漢人。

道家祖之周。武帝始易為袍。上領下襴。窄袖幞頭。穿靴取便武事。五代以來。幞頭則長其脚。袍則寬其袖。今之公服是也。𢦙云古之中衣。即今僧寺

行者直掇。亦古逢掖之衣。老學庵續筆紀今燕俗於公服下着二襜。故軀幹天矯便於乘馬。𢦙笑以為似一大棕。然故事重吾輔臣。賜公服衫褲外。

以紅綉直繫及三襜。但不知其製何如耳。聖賢言行故事宋安定先生胡瑗。于願反。教人有法。科條纖悉備具。以身先之。科條。謂教法條目纖。細也

悉。詳盡也。備。完也。具。足也。視諸生如其父兄。先生以父兄之道自居。諸生亦信愛如其子弟。諸學生以子弟之職事先生。為蘇湖二州教授。蘇用今

平江。湖州今嘉興。雖大暑。必公服終日以見諸生。未嘗褻慢。嚴師弟子之禮。學徒千數。散在四方。隨其人賢愚。皆循循雅飭。循循。循序漸進也雅。正

也。飭。修也。人品有賢愚髙下之不齊。胡先生以漸訓誘之。使人人皆端正脩飭。山堂考索。後世禮服。因未能猝服先王之舊。然且得華夷。稍有辨

别。尤得今世之服。大祗皆胡服。如上領衫靴鞋之類。先王冠服掃地盡矣。中國衣冠之亂。自𣈆五胡後。遂相承襲。唐接隋。隋接周。周接元魏。大抵皆

胡服。朱子語續録今之公服。皆古之戎服。古公服是法服。朱衣皂緣。冠則三公用貂蟬。御史用𧴛豸。衣之上則係帶。帶劎之類六七件。隋煬帝南遊。

命羣臣以戎服從大臣。紫中緋小緑。朱子語類問今公服起於何時。曰隋煬帝游幸今羣臣皆以戎服。從五品以上服紫。七品以上服緋。九品以上

服緑。只從此起。遂為不易之制。又問公服何故如許闊。曰亦是積漸而然初不知所起。嘗見唐人畫十八學士。裹幞頭公服極窄。畫裴晉公諸人。則

稍闊。及畫晚唐王鐸輩。則又闊。相承至今。又益闊也。嘗見前輩說紹興初。某人欲製公服。呼針匠計料。匠云少三尺許。某人遂寄徃都下製造。及得

之以示針匠。匠曰此不中格式。某不敢為也。某人問其故。曰但看袖必短據格式袖合與下襜齊至地。不然則不可以入閤門。彼時猶守得這此意

思。今亦不復存矣。唐人有官者。公服幞頭不離身。以此為常服又别有朝服。如進賢冠中單服之類。其下又有省服。服為常服。今之公服即唐之省

服也。 古者有祭服。有朝服。祭服所謂驚冕之類。朝服所謂皮弁玄端之類。天子諸侯各等差。隋煬帝時。始令百官戎服。唐人謂之便服。又謂之從省

服。乃今之公服也。今朝廷服色三等。乃古間服。此起於隋煬帝時。然當時亦只是做戎服。當時以巡幸煩數。欲就簡便。故三品以上服紫。五品服緋。

六品以下服緑。他當時又自有朝服。今亦自有朝服。大祭祀時用之然不常以朝。到臨祭時取用。却一齊都破損了。要整理又須大費一巡。只得恁

地包在那裏。論外任官展裹公服事状。切念古人制作冠服。盖所以别上下而尊嚴也。今者隨朝百官。與隨路管民官。上自宰。相總府官。下至

簿尉。其品從散官。俸禄公田。子孫廕叙等事。畧皆備具。獨公服展裹之禮未見施行。合無照依舊例。使各官自備冠服。公㕔展裹。理事如此。不惟見

國家禮文有漸。其於官府威儀。實為尊崇。章服資治通鑒隋髙祖紀。開皇二十年十一月戊子。立𣈆王廣為皇太子。天下地震。太

子請降章服。官官不稱臣。詔從之。唐太宗貞觀二十二年。新羅相金春秋。及其子文王入見。上以春秋為特進。文王為左武衛將軍。春秋請改章

服從中國。内出冬服賜之。事物紀原唐車服志曰。 髙祖初入長安。罷隋竹使符班。銀莬符後改銅魚。貴賤應召命。隨身盛以袋。唐職林志永徽二

年。京官文武職事。四品五品。並給隨身魚袋。天授中改佩魚為龜。神龍中依舊佩魚。景雲赦文魚袋。著紫者金裝。著緋者銀裝。是時正員官始佩魚

其離任及致仕。即去魚袋。員外判試。并檢校等官。并不佩魚。開元中張嘉貞奏請致仕官。及内外官五品以上。檢校試判及内供奉官。見占闕者。聽

凖正員。例許終身佩魚。以理去任。亦許佩魚。自後恩制賞緋紫。謂之章服凡服飾差等。上得兼下。下不得僭上。凡内外文武官有賞緋紫者。若在軍

旅則服之。若因謁見臨時賜者。滿一歲而解。其非緣使命。别勑借緋紫及魚袋者。終身以服焉。若授都督刺史階。未入五品。並聽着緋魚。離任則停

之。唐會要章服品第 舊儀有朝服。亦名具服。一品已下。五品已上。陪祭朝享拜表大事則服之六品已下。唯無劍珮綬。又有公服。亦名從省服。一

品已下五品已上。朔望朝謁。及見東官則服之。六品已下。無紛鞶囊雙珮又九品已上朔望朝參者。十月一日已後。二月三十日已前。並服褲褶。五

品已上著珂傘。貞觀四年八月十四日詔曰。冠冕制度。已備令文。尋常服飾。未為差等。是於三品已上服紫。四品五品已上服緋。六品七品以緑。八

品九品以青。婦人從夫之色。仍通服黄。至五年七月十一日。勑七品已上服龜甲雙巨十花綾。其色緑。九品已上服絲布。及雜小綾。其色青。至龍朔

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孫茂道奏凖舊令六品七品著緑。八品九品著青。深青亂紫。非卑品所服。望請六品七品著緑。八品九品著碧。朝參之處並依

此服。非朝參處。聽服黄。從之。咸亨五年五月十日。勑如聞在外官人百姓有不依令式。逐於袍衫之内。著朱紫青緑等色。短衫襖子。𢦙於閭野公然

露服。貴賤莫辨。有蠹彞倫。自今已後。衣服上下。各依品秩。上得通下。下不得僣上。仍令所司巖加禁斷。上元元年八月二十一日。勑一品已下。文官

並帶手巾筭袋刀子磨石。其武官欲帶手巾筭袋者亦聽。文武官三品已上服紫。金玉帶十三銙。四品服深緋。金帶十一銙。五品服淺緋。金帶十銙。

六品服深緑。七品服淺緑。并銀帶九銙。八品服緑。九品深青。並鍮石帶八銙。庶人服黄。銅鐵帶六銙。前令九品已上。朝叅及視事。聽服黄。以洛陽縣

尉柳誕服黄夜行。為部人所歐。上聞之。以章服錯亂。故以此詔申明之。朝參行列。一切不得著黄。文明元年九月五日。詔八品已下舊服青者。並改

為碧。神龍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勑停京官六品已下著緋褲褶。令各依本品為定。景雲二年四月二十四日赦文令内外官依上元元年勑。文武官

咸帶七事。謂佩刀刀子磨石契苾眞噦厥針筒。火食等袋也䩞鞢其腰帶。一品至五品並用金。六品七品並用銀。八品九品並用鍮石。開元二年七

月二十四日。勑百官所帶筭袋等。每朔望參日著。外官衙日著。餘日停。其年七月二十五日。勑珠玉錦綉。既令禁斷凖式三品已上飾以玉。四品已

上飾以金。五品已上飾以銀者宜於腰帶及馬鐙酒杯杓依式。自外悉斷内外官章服附舊制凡授都督敕史階未及五品者并聽著緋珮魚。

離任則停之。若在軍賞。緋紫魚袋者在軍則服之。不在軍不在服限。若經叙録不合得者在軍亦停之。開元三年四月。勑宰臣自朝廷出鎮。請朝官

至侍御史已上者。即許兼奏章服。便為乆例。其年八月詔駙馬都尉從五品階。自今已後。宜凖令式仍借紫金魚袋。駙馬都尉借紫。自此始也。四年

二月二十三日。詔彰施服色。分别貴賤。苟容僭濫。有乖儀式。如聞内外官。絶無官者詐著緑。不以為事。又軍將在陣。賞借緋紫。本是從戎缺銙之服。一

得之後。遂别造長袍。遞相仿效。又入蕃使别勑借緋紫者。使迴合停。自今已後。衙内宜專定殿中侍御史糾察。天授二年八月二十日。左羽林大將

軍建昌王攸寧。賜紫金帶。九月二十六日。除納言依舊著紫帶金龜。借紫自此始也。八年二月二十日。勑都督刺史品卑者。借緋及魚袋。永為常式

二十五年五月三日。勑緋紫之服。班命所崇。以賞有功。不可渝濫。如聞諸軍賞借人數甚多。曾無甄别。是何道理。自今已後。除灼然有戰功。餘不得

輙賞。十九年六月勑應諸服褲褶者。五品已上。通用紬綾及羅。六品已下小綾。除幞頭外。不得服羅縠。及著獨窠綉綾。婦人服飾。各依夫子五等以

上。諸親女婦。及五品已上母妻通服紫。九品已上母妻通服朱。五品已上母妻。衣腰。襻褾。靴緣。聽用錦綉。流外及庶人不得著紬綾羅縠。五色綫靴

履。其襕色衣不過十二破。渾色衣不得六破。帽子皆大露面。不得有掩蔽正朝會及大禮陳設事。緣供奉官攝官者。並依攝官服之。元和十二年六

月九日。太子少師鄭餘慶。奏内外官。合服朝服及祭服者其中五品多有疑悮。此則約職事官令後其職事官。是五品者雖帶六品已下散官即有

劎珮綬。其六品已下職事官縱有五品已上散官。并不得服劎珮綬。太和元年五月。勑衣服器用。車乘第室。侈儉之制。近日頗差。宜凖儀制令。品秩

勛勞。仍約今時所宜。撰等級送中書門下叅酌聞奏。三年九月勑兩軍諸司内官。不得著紗縠綾羅等衣服太和六年六月制度勑條禮部式親王

及三品已上。若二王後服色用紫飾以玉。五品已上服色用朱飾以金七品已上服色用緑飾以銀九品已上服色用青飾以鍮石。應服緑及青人

謂經職事官食禄者其用勛官及爵。直司依出身品仍各聽佩刀礪紛帨流外官及庶人服色用黄飾以銅鐵其諸親朝會宴會服飾各依所凖品

又請一品二品許服玉及犀班犀服青碧者。許通服緑餘依禮部式又應三省御史臺。兩京諸司。及諸道在城職掌官等不許用本官本品例并不得

服犀玉。又車馬不得飾以金銀又袍襖衫等曳地。不得長二寸已上。衣袖不得廣一尺三寸已上婦人制裙。不得闊五幅已上裙條長曳地不得長

三寸已上。襦袖等不得廣一尺五寸已上大中元年九月。中書門下奏幕府遷授章服。貞元元和之間。使府奏職至侍御史然兼省官至於章服皆

奬特效。近日奏殿中及戎卒。便請朱紫。數事俱行。其中自緑腰金。皆非典故。今請自侍御史待年月足後。史奏始與省官。至於朱紫許於本使府有

事績尤異者。然許奏請。唯副使行軍。奏職特加。先著緑便許賜緋。餘不在此限。三年五月。中書門下奏。增秩賜金紫。雖有故事。如觀察使奏刺史善

狀。並須指事而言。不得虛為文飾。其諸道副使判官。如事績尤異。然許奏論。唯副使行軍。先著緑便許賜緋其餘不在此限。此者諸使奏請。𢦙資品

尚淺。即請章服。𢦙賜緋未幾。又請賜紫。凖令入仕。十六考職事官散官皆至五品。始許著緋。三十考職事官四品。散官三品。然許衣紫。除臺省清要。

牧守常典。自今已後。請約官品為例。判官至檢校五品者雖欠階考。量許奏緋。副使行軍。但官至侍御史已上者縱階考未至。亦許奏緋。如已檢校

四品官兼中丞。先賜緋經三周年已上者。兼許奏紫。其有職事尤異。關錢榖者。須指事上言。監察已下。量與减年限進改。殿中以上。然可許賜章服。

公事尋常者。不在奏限依奏。龍紀元年十一月。將有事圓丘。上宿齋於武德殿。宰臣百寮。朝服于位。時雨中尉揚復恭。及兩樞宻皆朝服侍上。太常

博士錢珝李綽等奏曰。今皇帝赴齋。内臣朝服。竊詳國朝故事。及近代禮令。並無内官朝服助祭之文。若須要冠服。請各依所兼正官。隨資品依令

式。服本官之服。從之。文苑英華公卿已下冕服議 楊炯。儀鳳二年。議曰。古者太昊庖犠氏。仰以觀象。俯以察法。造書契而文籍生。次有黄帝軒轅

氏。長而敦敏。成而聦明。垂衣裳而天下理。其後數遷五德。君非一姓。體國經野。建邦設都。文質所以再而復。正朔所以三而改。夫改正朔者。謂夏后

氏建寅。殷人建丑。周人建子。至於以日繫月。以月繫時。以時繫年。此則三王相襲之道也。夫易服色者。謂夏后氏尚黑。殷人尚白。周人尚赤。至於山

龍華蟲。宗彝藻火。粉米黼黻。此又百代可知之道也。今蘇知機表奏。請立節文。改章服。奉付禮官學士詳定是非者。謹按虞書曰。予欲觀古人之象。

日月星辰山龍華蟲作會舊唐志文粹作繪。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綉。由此言之。則其所從來者。尚矣。夫日月星辰者。象明王光照下土也。山者。布

散雲雨。文粹作。物象聖王澤霑下人也。龍者。變化無方。象聖王應時。唐志作機布教也。華蟲者。雉也。身被五彩。象聖王體兼文明也。宗彝者。虎唐志

諱作武蜼也。以剛猛制物。象聖王神武定亂也。藻者。逐水上下。象聖王隨代而應也。火者。陶冶烹飪。象聖王至德日新也。粉米者。人恃文粹作特以

生。象聖王為物之所賴也。黼者能斷割。象聖王臨事能决也。黻者兩已相背。象君臣可否相濟也。逮有周氏。乃以日月星辰為旌旗之飾。又登龍於

山。登火於宗彝。尊神明也。唐志文粹并無尊神明也四字。於是乎制衮冕以祀先王也。九章者。法陽數也。以龍為首章者。衮者卷也。龍德神異。應時

會要文粹作變。潜見。表聖王深沉文粹作識逺智。卷舒神化也。又制鷩冕以祭先公也。鷩者。雉也。有耿介之志。表公有賢才。能守耿介之節也。又制

毳冕。以祭四望也。四望者。岳瀆之神也。虎唐志作武蜼者。山林之所生也。明其象也。又制絺冕。以祭社稷也。社稷者。王糓之神也。粉米由之而成。象其

功也。又制玄冕。以祭群小祀也。百神異形。難可遍擬。但取黼唐志文粹并無此字黻之相背。昭異名也。夫以周公之多才也。故治唐志諱作化定制

禮。功成作樂。夫以孔宣之將聖也。故行夏之時。服周之冕。先王之法服乃自此之唐志會要作此之自出矣。天下之文粹有服字能事。又於是乎畢

文粹作異矣。今表状請制大明冕十二章。乘輿服之者。謹案日月星辰者。已施於旌旗矣。龍武山火文粹作龍山火未者。又不踰於古矣。而云麟鳳

有四靈之名。玄龜有負圖之應。雲有紀官之號。水有盛唐書作感德之祥。此盖别表休徵。終是無餘文粹作喻會要作所比象。然則皇王受命。天地

與諸本作興符。仰觀則璧合珠連。俯察則銀黄玉紫。盡南宫之粉壁。不足寫其刑状。罄東觀之鉛黄。無以紀其名實。固不可畢施會要文粹作陳於

法服也。雲也者。從龍之氣也。水也者。藻之自生也。又不假别為章目也。此盖不經之甚也。又鸞冕八章。三公服之者也。鸞者。太平之瑞也。非三公之

德也。鷹鸇者。鷙鳥也適可以辨詳刑文粹作刑曹之職也。熊羆者猛獸也。適可以旌武臣之力也。又稱藻為水草。無所法象。引張衡賦云帶倒茄於

藻井。被二十作披紅葩之狎獵。請為蓮華。取其文彩者。夫茄者蓮也藻者。飾也。盖以蓮飾井也非謂藻為蓮。若以蓮代藻。變古從今既不知草木之

名。亦未達文章之則。文粹作意此又不經之甚也。又毳冕六章。五品服之者。按此王者祀四望服之名也。今文粹作令三品乃得同王之毳冕。而三

公不得同王之衮名。豈唯顛倒衣裳。抑亦自相矛楯。此又不經之甚也。又黻冕四章。五品服之者。考之於古。則無其名。驗之於今。則非章首。此又不

經之甚也。國家以斷鳌煉石之功。今上以緯地經天之德漢稱文景周曰成康。講八代之樂。蒐三王之禮文物既行矣尊卑又明矣。天下已和平矣

萬國已和寧矣。誠請順考古道。率由舊章。弗詢之謀勿庸。無稽之言勿聽若夫禮唯從俗。則命為制。令為詔。乃秦皇之故事。猶可以適於今矣。若夫

唐書作乃義取隨時。則出稱警。入稱蹕乃漢國之舊儀猶可以行於代矣亦何取於變周公之軌物。改宣尼之法度者哉。謹議唐書鄭餘慶傳 餘

慶鄭州榮陽人。擢進士第。為山南西道節度使。入拜太子少師。請老不許時數赦。官多泛階。又帝親郊陪祠者授三品五品不計考。使府賓吏以軍

功借賜朱紫率十八近臣。謝郎官出使。多所賜與。每朝會朱紫滿庭。而少衣緑者。品服大濫人不以為貴。帝亦惡之。始詔餘慶條奏懲革遷尚書左

僕射。僕射皆非其人。及餘慶以宿德進公論浩然歸重。 羅珦傳。羅珦擢廬州刺史。民間病者捨醫藥。禱淫祀。珦下令止之。修學官。政教簡易。有芝

草白雀。淮南節度使杜估上治状。賜金紫服。玉海原空鄭澣。文宗時侍講學士。賜金紫服。牛叢為睦州。宣宗賜金紫謝曰。臣今衣刺史所假緋。即賜紫

為越等。乃賜銀緋。宣宗重惜服章。有司具緋紫衣數襲從行。以備賜。𢦙年歲不用其一。故當時以緋紫為榮。百官志。中尚令製魚袋給百官。蕃客

賜寳鈿帶魚袋。則授鴻臚。 通典天授二年八月。左羽林大將軍。建昌王攸寧借紫衫金帶。九月二十六日。除納言。依舊著紫帶金龜。借紫自此始。

實録神龍二年九月戊辰。停京官六品以下著緋褲褶。各依本品。開元二年二月癸卯。詔軍人多借緋魚。無功者勑收取。俟立功借。二十五年五月

丙子。詔緋紫之服。除有戰功。不得輙賞。文獻通考髙宗給五品以上隨身銀魚袋。以防召命之詐。出内必合之。三品以金飾袋。垂拱中。都督刺史始

賜魚。天授二年改佩魚皆為龜。其後三品以上龜袋。飾以金。四品以銀。五品以銅。中宗初。罷龜袋。復給以魚。郡王嗣王亦服金魚袋。景龍中令特

進佩魚。散官佩魚。自此始也。然員外試檢校官猶不佩魚。景雲中詔衣紫者。魚袋以金飾之。衣緋者。以銀飾之。開元初。駙馬都尉從五品者。假紫金

魚袋。都督刺史品卑者。假緋魚袋。五品以上。檢校試判官皆佩魚。中書令張嘉貞奏。致仕者佩魚終身。自是百官賞緋紫必兼魚。謂之章服。當時服

朱紫佩魚者衆矣。 炙轂子魚袋。古之筭袋。魏文帝易以龜袋。取其先知歸順之義。唐改以魚袋。取其合魚符之義。自一品至六品以下皆佩。唐初

卿大夫殁追取魚袋。永徽中勑生平在官用為褒飾。亡没追收。情所不忍。五品以下亡殁。隨身魚袋不追。儒學警悟唐緋章服以花綾為之。 白樂

天聞白行簡服緋。有詩云。榮傳錦賬花聯萼。綵動綾袍為趂行。注云緋多以雁御瑞莎為之。則知唐章服以綾。且用織花者。與今制不同。韻語陽秋

白樂天以長慶二年。自中書舍人為杭州刺史。冬十月至治時。仍服緋。故遊恩德寺詩序云。俯視朱紱。仰睇白雲。有愧於心。及觀自嘆詩云。實事漸

銷虛事在。銀魚金帶繞腰光。戊申咏懷云。紫泥丹筆皆經手。赤紱金章盡到身。以今觀之。金帶不應用銀魚而金章不應用赤紱人皆以為疑。而不

知唐制與今不同也按唐制紫為三品之服。緋為四品之服。淺緋為五品之服。各服金帶又制衣紫者魚袋以金飾。衣緋者魚袋以銀飾。樂天時為

五品。淺緋金帶。佩銀魚宜矣。劉長卿有𡊮郎中喜章服詩云。手詔來筵上。腰金向粉闈勲名傳舊閤蹈舞著新衣。郎中亦是五品。故其身章與樂天

同。五代會要周顯德元年正月一日。赦節文。今後升朝官。兩任以上着緑。十五周年者與賜緋。凡州縣官歷任内。曾經五度參選者。雖未及十六考。

與授朝散大夫階。年七十已上合授優散官者。并賜緋。非時特恩。不拘此例宋史魚袋其制自唐始。盖以為符契也。其始曰魚符左一右一。左者進

内。右者隨身。刻官姓名。出入合之。因盛以袋。故曰魚袋。宋因之。其制以金銀飾為魚形。公服則繫於帶而垂於後。以明貴賤非復如唐之符契也。太

宗雍熈元年南郊後。内出以賜近臣。由是内外升朝文武官皆佩魚。凡服紫者飾以金。服緋者飾以銀。庭賜紫則給金塗魚袋。賜緋亦有特給者。京

官幕職州縣官賜緋紫者亦佩。親王武官内職將校皆不佩。真宗大中祥符六年。詔伎術官未升朝賜緋紫者。不得佩魚。仁宗天聖二年。翰林待詔。

太子中舍。同正王文度。因勒碑賜紫章服。以舊佩銀魚請佩金魚。仁宗曰。先朝不許伎術人輙佩魚。以别士類。不令混淆。宜却其請。景祐三年。詔殿

中省尚桑奉御賜紫。徐安仁特許佩魚。至和元年詔中書提點五房公事。自今雖無出身。亦聴佩魚。舊制自選人入為堂後官。轉至五房提點。始得

佩魚。提點五房吕惟和。非選人入援司天監五官正例求佩魚。特許之。神宗元豐二年。蒲宗孟除翰林學士。神宗曰。學士職清地近。非它官比。而官

儀未寵。自今宜加佩魚。遂著為令。三年詔。自今中書堂後官。并帶賜緋魚袋。餘依舊例。徽宗政和元年。尚書兵部侍郎王詔奏。今監司守倅等。並許

借服色。而不許佩魚。即是有服而無章。殆與吏無别。乞今後應借緋紫臣僚。並許隨服色佩魚。仍各許入御候回日依舊服色。從之。中興并仍舊制。

清波雜志政和間議者謂朝廷製為章服。所以異髙卑。别上下。别服之與章。其制相須。今監司守倅。並許借服而不許佩魚。是有服而無章。殆與吏

無别。乞自今借服臣僚。並隨服色佩魚。仍許入御。議者乃工部尚書王詔也。今借服者。悉許佩魚。但以借紫借緋入御。當是循襲未許佩魚之制。輝

頃在番江因得架閣庫故紙。見有以借緋魚袋入御者乃政和間案沓也。宋史蘇紳傳。真宗求直言。紳陳八事。其四曰異服章。朝班中執技之人。

與丞郎清望。同佩金魚。内侍班行與學士同服金帶。豈朝廷待賢才加禮遇之意。宜加裁定。使采章有别。則人品定而朝儀正矣。趙范傳范知鎮

江府三年。丁母憂求解官不許。起復直徽猷關淮東安撫副使。尋轉右文殿修撰賜章服金帶。不得已卒哭復視事。 錢象先傳。象先吕夷簡薦為

國子監直講。歷權大理少卿。度支判官。河北江東轉運使。召兼天章闕侍講。詳定一路敕成當進勛爵仁宗以象先母老欲慰之。獨賜紫章服進待

制恱生隨抄本朝借緋紫服者皆不佩魚。詔聖中有引白樂天罷忠州刺史還朝詩云。無奈嬌痴三歲女。繞腰啼哭覓銀魚。自是始并魚皆借。然未

赴已替。在朝皆不服出國門乃衣。而唐牛叢以司勛員外郎為睦州刺史。帝面賜金紫。謝曰臣今衣刺史所假緋。即賜紫為越等。乃賜銀緋。豈唐制

赴日許服于朝。罷日則否。與今為異乎。容齋三筆唐宣宗重惜服章。牛叢自司勛員外郎為睦州刺史上賜之紫。叢既謝前言曰。臣所服緋。刺史所

借也。上遽曰且賜緋。然則唐制借服色。得於君前服之。國朝之制到闕則不許。乾道二年。予以起居舍人侍立。見浙西提刑姚憲入對。紫袍金魚既

退一閤門吏踵其後囁嚅。後兩日憲辭歸平江乃緋袍。予疑焉。以問知閤曾覿曰聞臨安守與本路監司皆許服所借。而憲昨紫今緋何也。覿曰。監

司惟置局在輦下則許服。漕臣是也。若外郡則否。前日姚誤紫而謂吏不告。己申其罰。且備牒使知之。故今日只本色以入。姚盖失於讅也。然考功

格令既不頒於外。亦自難曉。文惠公知徽州日借紫。及除江東提舉常平告身不借。予聞嘗借者。當如舊典。郎官薛良朋言之。於是給公據改借。後

於江西見轉運判官張堅衣緋。張嘗知泉州紫袍矣。予舉前說。張欣然即以申考功。已而部符下。不許扣其故。曰唯知州借紫。而就除本路。雖運判

提舉皆得如初。若他路則不可竟。不知法如何該說也。若曾因知州府借紫而後知軍。則其服亦借。不以本路他路也。近吳鎰以知郴州。除提舉湖

南茶鹽。遂仍借紫。正用前此云。容齋五筆唐憲宗時。因數赦官多汛階。入帝親郂陪祠者。授三品五品不計考。使府軍吏以軍功借賜朱紫率十八。

近臣謝郎官出使。多所賜與。每朝會朱紫滿庭。而少衣緑者。品服太濫。人不以為貴。帝亦惡之。太子少師鄭餘慶條奏懲革。淳熈十六年紹熈五年

連有覃霈。轉官賜服者衆。紹熈元年。予自當塗徙會稽過闕遇起居舍人莫仲謙云。比赴景靈行香。見朝士百數。無一衣緑袍者。又朝議中奉皆直

轉行。故五品之章服。計頗類元和也。容齋隨筆唐人重服章。故杜子美有銀章付老翁。朱紱負平生。扶病垂朱紱之句。白樂天詩言銀緋處最多。七

言如大抵着緋宜老大。一片緋衫何足道。闇淡緋衫稱我身。酒典緋花舊賜袍。假著緋袍君英笑。腰間紅綬繫未穩。朱紱仙郎白雪歌。腰佩銀龜朱

兩輪。便留朱紱還鈴閤。映我緋衫渾不見。白頭俱未著緋衫。緋袍著了好歸田。銀魚金帶繞腰光。銀章暫假為專城。新授銅符未著緋。徒使花袍紅

似火。似挂緋衫衣架上。五言如未換銀青綬。唯添雪白鬚。笑我青袍故。饒君茜綬新。老逼教垂白。官科遣著緋。那知垂白日。始是著緋年。曉遇何足

言。白髮映朱紱。王於形容衣魚之句。如魚綴白金隨步躍。鵠䘖紅綬繞身飛國史後補舊制借服者。但稱借紫借緋而已。初不佩魚。醫官其職雖髙。

亦不佩魚。且以别賢否也。政和初。因尚書王詔上言。於是始佩魚。臣借紫金魚袋而醫官隨服色佩魚矣。百川學海燕翼貽謀録 宋初選人有服

緋紫。𢦙加階至大夫。故以為榮。雖老於選調不悔。乾德二年六月庚寅。中書詳定陶糓等議。防禦團練推官軍事判官今從仕郎三考加將仕郎。試

秘書省校書郎。留守兩府節度推官。今文林郎三考加承奉郎。試大理評事。掌書記防禦團練判官。今儒林郎二考加宣德郎。依前試大理評事。兼

監察御史。留守兩府節度觀察判官。今承直郎二考加朝散大夫。試大理司直。依前監察御史。又轉而為諸府少尹。申奏加檢校官。𢦙加憲御觀察

判官以上服緋。又十五年服紫。但不佩魚。謂之階緋階紫。非有勞績。而歷任無過失者。並不改官。故改官之法亦優。舊制借緋借紫皆不佩魚。王詔

為刑部侍郎上奏云。與胥吏無别。非所以示觀瞻。乞與賜服人同佩魚。從之然既許其佩魚袋。則當改其䘖為借紫金魚袋。借緋魚袋。今尚仍舊䘖

此有司失於申明也。詔化基之孫終工部尚書靖康要録臣僚上言。國朝因唐舊制。刊定三品五品之服。每郊祀慶成疏恩四海有司以告。然必限

以歷仕之年。拘以通藉之列。除其罪故去官之日如是乃得五品服焉又如是而官至大夫。乃得三品服焉。一坐污墨。終身不預也其法可謂嚴矣

唯中外更踐。望實兼著則燕朝對敡間有特賜之寵以昭異數。然率三數歲不一有也近歲服章之濫。未見前比。童兒稚齒垂金拽紫。袂相屬。肩相

摩也。外則部刺史州縣之吏。託以辨職亦獲此賜。寅緣干請薦紳指笑。而特賜者十常三四矣。又復聽以婦人冠帔改換。於是執政大臣王侯妃戚

之。家子孫弟姪。内外姻黨。人人得之。朱紫紛亂。不勝其濫矣。習以為常。恬不知愧。方陛下修明紀綱。裁抑僥倖。服章之弊安可不革昔唐宣宗重惜

服章。有司常具緋紫數襲從行以備賞賜。𢦙半歲不用其一。故當時以緋紫為榮。伏望明降詔㫖。自今不許因事特賜。與援例改換其日前非緣陛

對。元係臣僚賫賜與冠帔改換者。在京委禮部在外委郡守。移牒告諭俾之自陳。悉從釐正。若官品相當。及曾任從官以上者。自合如令。其賫賜金

帶。亦乞准比施行。奉聖㫖依奏。宋名臣言行録孫奭為國子監直講。太宗聿監。詔公講尚書說命王篇公年少位下。然音讀詳潤。帝稱善。因嘆曰。天

以良弼賚商。朕獨不得耶。因以切礪輔臣。賜公緋章服。老學庵筆記宋慶曆中。賜大傳陸齊卿紫章服。宋會要嘉祐三年十二月十一日。詔今後三

路轉運使朝辭上殿日。與賜章服。諸路轉運使候及十年即與賜章服神宗元豐五年四月二十七日。詔六曹尚書依翰林學士例六曹侍郎

給事中依直學士例。朝謝日不以行守試。並賜服佩魚。罷職除他官。日不帶行。髙宗建炎元年七月二十八日。詔借通直郎直龍圖閣河北西路

招撫使張所上殿賜章服遣行。四年六月三十日。詔自庶官除侍郎。如遇服緋緑。依待制告謝日。改賜章服。紹興五年三月十七日。左通直郎周

葵言。乞將减三年磨勘恩例。回授文裕章服。特從之。自後内外官僚。𢦙以所得减磨勘無恩賞。𢦙實歷磨勘。𢦙轉一官及郊恩。合改服色。乞回授父

改章服者。皆特從其請。六年八月五日。詔三司諫陳公輔論奏。深得諫臣之體。可賜紫章服。七年二月十六日。詔范直方差充川陝宣諭。特與賜

紫章服。二十九日。詔比引對知無錫縣李德鄰訪以民間疾苦。頗見留心。可賜緋章服。九年二月十三日。詔方庭實差充三京淮比宣諭依轉運使

例借紫章服。回日依舊。八月十三日。詔權四川宣撫使司計議軍事賈暉賜紫章服。以暉在任被檄赴行在禀議引對特賜之。十二年九月十三日。

以太母回鑾赦。應承務郎以上。服緑服緋莅事。至今日已前及十七年。無贜濫。若私罪徒以上情理稍輕者。並與改轉服色。十三年四月十八日。吏

部言承務郎以上。遇赦改叙章服。近有元係武臣。後因試換文資。弄特恩換授文資者。内自使臣莅事以後。至換授文資以前。歷過月日。即未曾申

明。許如何收使。緣自來使臣換官者。遇陳乞奏薦。係以兩日比當一日。至換授文資上再理年限通理。止為奏薦。今承務郎以上。陳乞服色欲依奏

薦。已得指揮施行。從之。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詔吳撝特與轉承議郎除軍器監丞。仍賜紫章服。録撝父之功。故有是命。隆興元年十一月七

日。詔右承務郎直秘閣。江淮都督府主管書寫機宜文字張拭。特賜紫章服。二年三月二日。詔右通直郎兩浙西路安撫司。准備差遣充奉使通問

國信讅議官胡昉。賜緋章服。二十三日。詔右承事郎利州西路安撫司。主管機宜文字吳掞。賜紫章服。九月二十一日詔右宣義郎權通判階州吳

摠。特與轉右朝奉郎賜紫章服。除太府寺丞。乾道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詔諸王宫大小學教授胡百能。特賜章服。以供職一考。年老乞致仕也。三年

四月十八日。詔右朝散大夫充秘閣修撰權發遣臨安府王炎。特賜紫章服。閏七月二十七日。詔右中奉大夫直龍圖閣兩浙計度轉運副使姜詵

賜紫章服。十月二十三日。詔右朝請郎直秘閣兩浙東路提點刑獄公事張津。已奉太上皇聖㫖賜金帶。特賜紫章服。十一月二日大禮赦。應見任

并致仕陞朝官服緑。大夫以上服緋。莅事至今日以前。及二十年歷任無贜濫。若私罪徒以上情理稍輕者。并許於所屬投狀磨勘。改賜章服。十四

日詔右朝請大夫直龍圖閣權發遣臨安府周淙。賜紫章服。十二月七日詔右道直郎直敷文閣。權發遣和州主管淮南西路安撫司公事胡昉。特

賜紫章服。四年二月十四日。詔右承議郎直秘閣韋璞。特賜紫章服。十二月六日詔恭奉太上皇帝聖㫖。秀王夫人長孫師。特賜紫章服。六年十

一月十一日詔右朝散大夫直顯謨閣權發遣臨安府姚憲賜紫章服。淳熈元年十二月十七日慶壽赦。應見任并致仕陞朝官服緑。大夫以上

服緋。及十年該今赦日年及七十以上。並改賜章服。十年太上皇后慶壽同十三年慶壽敏内。年八十并致仕官。大夫以上。雖未及十年。亦與改賜。

四年二月五日。詔國子祭酒林光朝賜紫章服。以車駕幸大學。光朝講禮記中庸篇。故有是賜。五年九月十三日。詔秘書監陳騤。少監鄭丙。並賜紫

章服。以車駕幸省特賜。七年三月二十八日。詔敷文閣直學士韓彦直。特令佩魚。十年十月十六日。詔權侍郎以上罷任不帶職名。許服紅鞓排方黑

犀帶。仍佩魚十一月二日。詔朝奉郎任紳賜紫章服以湖州保奏紳自任豦州通判。不磨勘三十餘年。先因母經兵火䧟虜中。奉母歸侍養十七年。母死廬墓。孝

行顯著。故有是命。十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詔承議郎張宗尹。可特與賜章服。以宗尹係恩平郡王長女夫。特有是賜。十五年六月十八日。詔直秘

閣特添差兩浙轉運司主管文字賜緋魚袋吳琯。改賜紫章服。以琯係皇太后親侄。特有是賜。淳熈十六年二月四日。登極赦承務郎以上服緑服

緋及十五年。並與改轉。紹熈二年八月八日。詔知潭州趙善俊。特賜紫章服。以善俊招軍數足。特轉一官吏减二年唐勘。為礙正法。故有是賜十一

月二十七日南郊赦。見任并致仕陞朝官服緑大夫以上服緋。及二十年。並改賜章服。三年七月二十四日。詔通直郎直秘閣特添差兩浙轉運司

主管文字釐務吳錡。特與賜紫章服。以錡係壽聖皇太后親姪孫。故有是賜。五年正月一日慶壽赦。文臣致仕官。朝奉大夫八十以上。與賜紫章服

京朝官年八十以上服緑服緋。各及十年。與改賜章服。嘉定十三年十月五日。詔淮東制置副使賈涉。可特賜紫章服。仍賜金腰帶一條。許令服繫。

周輝清波雜志嘉祐赦敕。服緑泣事十五年改緋。光禄卿王端建議。公卿子弟。襁褓得官。未嘗一事。而錫命與年勞者等何以示勸。請以泣事日為

始。遂著為令。時以為當。推此類而言。亦有合舉行者。澠水燕談慶曆中郎官吕覺者。勘公事已。回登對自陳。衣緋已乆。乞改章服。仁宗曰。待别差遣。

與卿换章服。不欲因鞠獄與人恩澤慮刻薄之徒望風希進。加人深罪耳帝寬厚欽䘏之德如此。廟號曰仁。不亦宜乎續通鑒長編神宗元豐三年

賜駕部員外郎。管勾崇福官孫京紫章服。頴昌府父老等茶綵有差京等六百二十二人以陞頴昌府詣闕謝。上召見勞問曰。卿冒暑逺來跋涉良

勤。故賜之。 熈寧四年十一月乙酉。賜太子中允權發遣夔州路轉運判官周直孺緋章服。三司言直孺。嘗議更在京酒户買麴法也。 五年癸卯。

右司諫直龍圖閣權發遣延州趙卨為起居舍人。仍賜紫章服。以定綏州地界之勞也。熈寧八年。賜權監察御史裏行蔡承禧緋章服。承禧數言

事。人多危之。上獨稱其忠故有是賜。面諭承禧曰。聊以旌讜言耳。 翰林醫官泰迪賜紫章服。治王安石疾有勞也。曾慥髙齋漫録王相珪當國。有

故人至政事堂。公問勞甚厚。其人宦游不遂。有憔悴可憐之色。時用郊恩改章服。公曰。吾友連蹇歲乆。且喜近錫章服。故人笑曰。某舊着緑時。又是

清貧自著緋後。轉更赤窮。諸公哄堂為之絶倒。隗鄰録金之賜章服入御者。服紫者曰賜紫金魚袋。服緋者曰賜緋魚袋。其為連率職司節鎮。支郡

倅貳。服色至而應隔借。若序借者服紫者止曰借紫服緋者止曰借緋。所借魚袋不以入御。而實得佩魚。如正賜者。珂按唐故事。假紫者金

魚袋。假緋者銀魚袋。見於新史。開元之制。本朝雍熈郊赦。雖復賜魚而不及借服者。考之續會要政和元年十一月十七日。尚書兵部侍郎王

詔奏。今監司守倅等。並許借服色。而不許佩魚。即是有服而無章殆與吏無别。乞今後應借緋紫臣僚。並許隨服色佩魚。仍各許入御。候回日

依舊服色。從之。則借服得佩魚。盖自是年始也。然當時詔所奏。既許以借佩。又許以入御。則凡今之結御者。皆當全書金魚銀魚袋。而有司給

告勑。例不帶行。則被借者無緣敢自以入御。此南渡而後掌故散訛之失也。又有位登法從而未至入座者於法止賜金帶。不復佩魚而每於

官職封賜全御。猶帶賜紫金魚袋被賜者亦不敢削去則是借服本有佩不得入御賜帶雖無魚。迺循誤例。名實有無。於是舛矣。蓋凡除授率中書關

尚書。賜勑𢦙下。天官給告。因襲前比。不復檢核士大夫亦忽不考云文昌雜録宗室子漪試說書于秘書省。特授通直郎服緋令馡士淝等數人應

進士舉取解别試所衣白襴。一時新事也文獻通考元豐五年詔三師三公宰相執政。開府儀同三司。節度使嘗任宰相者觀文殿學士以上金毯

文方團佩魚。觀文殿學士。至寳文閣直學士節度使御史大夫中丞六曹尚書侍郎。散騎常侍。御仙花帶。内御史大夫六曹尚書翰林學士以上及

資政殿學士。特班翰林學士上者。仍佩魚。群臣章服之制魚袋紫以金緋以銀。莅事及二十年者賜緋服緋及二十年者賜紫惟草沛則凡服緑服

緋十五年者皆改賜。有司𢦙自補官理歲月。紹興三十二年殿中侍御史張震言貴近之子。初年受命。則十五歲已服緋初年賜緋則年未冠已賜

紫。失於太濫。遂以出官之日為始。比之莅事所减已多。比之初補粗為有節。若勞績可稱。𢦙奏對稱㫖而特恩改賜者不拘此制紹興五年慶典致

仕官朝奉郎八十以上賜紫章服京朝官八十以上賜緋緑。及十年者亦改賜。若庶官除侍郎服緋緑者謝日改賜章服則始於建炎四年之詔。内外

臣寮以减磨勘轉官及郊禋恩回授父改章服。則始於紹興五年從葛與時周葵之請。其特賜章服者亦張所以招撫河北陳公輔以諫臣論奏得

體。李德鄰李朝正以縣令召對。司業髙閲祭酒林光朝秘書監少游操陳騤鄭丙。以車駕幸學省。餘不勝紀莊季裕鷄肋編常衮謝賜緋表云。内給

事潘某奉勑㫖賜臣緋衣一副。并魚袋玉帶牙笏等臣學愧聚螢才非𠋣馬。典墳未博。繆陳良史之官。辭翰不工。叨辱侍臣之列惟知待罪敢望殊

私。銀章雲明朱紱電映。魚須在手。虹玉横腰。祗奉寵榮。頓忘驚惕蜉蝣之咏。恐刺國風。螻蟻之誠。難酬天造則知唐世玉帶施於緋衣而銀魚亦懸

於玉帶也。唐吕和師集謝章服衣 今月二十一日。髙品薛盈珍至鳳翔府奉宣進㫖。賜臣緋衣魚袋笏并袋紫衣一副者發揚宸念照灼恩光瞻

奉自天。戰局無地中謝臣孤陋無取。過蒙奬録聖慈周洽天造曲成恩重出疆。俾諧盡飾九重清秘不忘絶域之單車萬乘憂勤特記微臣之命服

衣分内府錫及近藩。未申汗馬之勞遽胃濡剃之刺在笥增感撫躬若驚殞越兢慚。罔知攸措劉賓客集蘇州謝恩賜加章服表臣某言。伏奉去

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詔書加臣。賜紫金魚袋餘如故者恩降重霄榮霑陋質。虛黷陟明之典。恐興彼已之詩寵過若驚。喜深生懼中謝臣。起自書生

業文入仕德宗朝為御史。以孤直在臺順宗朝為郎官。以緣累出省憲宗皇帝後知其冤。特降敕書。進起京國緣有虛稱。恐居清班務進者爭先上

封者潜毁巧言易信。孤憤難申。俄復一麾外轉三郡。伏過陛下膺期御宇大振滯淹。哀臣宿舊。猥見收拾。職兼書殿。官忝儀曹。㣲勞未宣。薄命多故

又離省署。重領郡符。延英靣辭。親承教誨。銜命即路。星言載馳到任之初。便逢災疫。奉宣聖澤。恭守詔條。上禀睿謀。下求人瘼。才術雖短憂勞則課。

幸免流離。漸臻完復。皆承聖化所及。遂使人心獲安。豈由㣲臣薄劣能致臣素乏親黨。家本孤貧。年衰無酒食之娱。性拙無傳奕之藝自領大郡。又

逢時災。晝夜苦心。寢食忘味。曾經誣毁。每事防虞。唯託神明。更無媒援豈期片善。上達宸聦。回日月之重光。燭江湖之下國。絲綸褒異。苦節既彰。印

綬煒煌。老容如少。望雲天而拜舞。豈盡丹誠。視環玦以裴回。空嗟白首。無任感激屏營之至。大和七年十二月十六日。蘇州加章服謝宰相状。右

某素乏吏才。謬居劇郡。以無庸之器。當難治之時。恭守詔條。勤求人瘼。伏以聖德柔逺。皇明燭幽。凡有上陳。皆可其奏。遂令管見。得及疲黎。自承雨

露之恩。非有循良之政。猥蒙朝奬。特降命書。顧逢掖之腐儒。被華章之貴服。有黷陟明之典。誠招彼已之譏。限以守官。不獲拜謝。瞻望榮感。心魂載

馳。大和七年十二月日。宋歐陽公集諫院謝賜章服表 臣某等今月日凖閤門告報。奉聖㫖來日改賜章服者。臣等尋以列状具言。供職以來。未

有能効。不敢即受乞賜停寢。明日朝于垂拱。退立廡下。俟命不報。方共彷徨。未知進退。而閤門吏已迫臣等入對。及見于延和。有司賛使俯伏受命。

臣等不勝惶恐。趨出以辭。伏䝉遣中使宣諭云。出自宸衷。並不因臣僚薦舉。不得辭讓。臣等知君命甚寵。不可必讓。因退而拜受。俯伏之際竦動羣

臣。伏惟陛下聖德仁慈。優容臣下。凡有上殿者。多因事陳述。目乞章服。故陛下不因臣等奏事之時。特召賜見。又宣明命。告以出自宸衷。盖不欲使

臣等雷同徼幸之流。而為外人譏議。乃知陛下愛惜臣等。至於如此。臣等愛君憂國之勤。自宜如何。伏惟天地之恩。無物可稱。欲伸報謝。惟有至誠

今陛下以一章服賜臣等。尚不欲令外人所非。伏况陛下上承社稷之重。下制元元休戚之命。舉動得失。所繋者大。則臣等固當事無大小。一一規

正。致陛下纖過小失不見于外。然後可以稱臣等報君之心。如陛下所以愛惜臣等之意。臣等無任。許翰襄陵集謝除中書舍人改賜章服表 臣

某言。伏奉告命。除臣試中書舍人仍改賜章服者。合宫授政。迄愧茂明。禁振代言。遽叨妙簡。省循若失。遜避弗容。臣中謝竊以雷風動而皷舞之化

行。虎豹變而炳蔚之文著。故號令有以相天工之造。而辭章可以觀世道之隆。永懷虞夏商周之傳。聲光無盡亦維典謨訓誥之制。發揮有功矧聖

神之有為。撫豐崇而在御。非宏通之學。孰知帝制之宜。非鴻麗之文不稱王言之大。能章治象。必有時材。而臣素業乆懷於簿書之間。盛氣復摧於

衰病之後。豈能發為華采。有以副此甄陞。踽踽凉凉。亦綴近班之列。皋皋琄琄。難逃竊位之譏。横被寵靈。莫知報塞。此蓋伏過皇帝陛下。成能天縱。

盛德日新。都俞之言誦于天下。易簡之畫通于神明。知群臣莫望於清光俾一介兼容於洪覆。故兹辭命。猥屬凡庸。臣敢不稍緝廢忘。勉承眷奬。引

分知止。顧已隕於初心。刻意思忠。誓不愆於晚節。原空西臺先生集代范忠宣謝賜醫官章服表 私指冒聞。盖恃聖君之含貸。特恩如請。更窺天語

之温純。曲被丁寧唯深隕越。中謝伏念臣頃緣遭遇過竊寵靈。不戒滿盈。自取顛覆。擠九淵而難拯。視萬鬼以為鄰。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纂服

當天。體仁澤物。務為蕩滌施及尪殘㧞之於幾死之中。還之於絶望之後。官名悉復。里閈得歸。因遣侍醫。隨療沉瘵。既更生而為德。仍起廢以推慈。

力盡出於公家。心靡遑於私室。輙殫危懇。妄有哀祈。敢謂聖神。重矜朽憊與明湯熨之勤効。且非藩飾之常恩。併受訓詞。示存眷待。俾在桑榆之景

更効蒭蕘之忠。然臣外已支離。中加昏耄。但知感泣。無復激昂。伏枕待終。將何禆於君父。捐驅報上。當更敕於子孫。吳泳鶴林集除權吏部侍郎賜

紫服謝表 越從左史。擢典右銓。佩紫荷囊。持金背鏡。温綸出乎天上。命服拜於君門。際遇甚華。省循知愧。伏念臣生于蜀道。世以儒家。少親父師。

素有汲古鈎深之志。壮仕州縣。初無干時患得之心。偶塵鵠板之招。遂列鷺庭之序。無機雲之才調。空馳入洛之聲。乏虞褚之風猷屢玷登瀛之選

况值陛下親政。朝廷急賢植新甫之拍於雪中。斫嶧陽之桐於爨下挈兹孤逺之迹。寘彼清華之除。戴星而朝。豈但點螭頭之水。窮日之力。更令書

鳳尾之綸。逺觀元和六學士之風。近閲熈寧三舍人之様。位非人稱榮與愧并。盖嘗以弟兄連茹之嫌為言。亦復以天地惡盈之戒為請。聖恩加重。

睿聽益髙。䟽六上而輙還。官一年而屢徙。謂臣粗持憲法故今權典於三班。謂臣薄有詞華。故使仍兼於二制。選事日殷而才有限。詔書雲委而思

難工。縱殫犬馬之忠。莫報丘山之施。兹盖伏遇皇帝陛下。藝祖之聖。孝宗之明。秉德迪知天威。罔失嚴恭之度。立政其惟吉士。弗容嬖御之私。既恢

大知以并容。猶念小臣而明䘏。俾簪筆從。陪屬車塵。臣敢不職恩其憂敬估乃辟。權衡公道。母泯亂於官常。粉澤皇猷。尚道宣於德意。司馬温公傳

家集辭男康章服箚子臣乆在病假。今月十二日於延和殿入見。并辭免新命。以兩足無力拜起不得。聖恩特許令臣男康入殿扶掖。臣既不得

請。臣男復賜章服。父子忝竊。誠不自安。所有臣男恩命。乞賜寢罷。取進止其近准尚書省箚子。差引伴髙麗奉表官。借奉議郎吏部員外郎賜緋

魚袋。續又奉聖㫖以麗人奉表官服紫繋金帶。許某借金紫契勘髙麗自來朝貢使副。係彼國近上臣僚。朝廷寵以異數。亦許接伴官借官品加章

服以禮之。未為失禮。今耒奉命。止是近下陪臣。名位卑下。况其來不時。殆同泛使。朝廷縱欲懷徠。未忍拒絶。止宜量行應接。不宜稍過。以取輕侮謹

按同官掌訝邦國之等籍。以待賓客。凡賓客諸侯有卿訝。卿有大夫訝。大夫有士訝。是賓客之來。其訝者皆合次降一等。以明王人不可下與諸侯

之人齒也。又春秋成公三年。𣈆侯使苟庚來聘且尋盟。衛侯使孫良夫來聘且尋盟。公問諸臧宣叔曰。中行伯之於晉也。其位在三。孫子之於衛也。

位為上卿。將誰先。對曰。次國之上卿當大國之中。中當其下。下當其上大夫。小國之上卿。當大國之下卿。中當其上大夫。下當其下大夫。上下如是。

古之制也。衛在晉不得為次國於是丙午盟晉。丁未盟衛傳以為得禮。今麗人之於朝廷。得為次國乎哉。若以降殺之節言之。姑降二等。猶為中理

某謂今來奉表官在麗人為耶。官某以校書郎。服九品服逆之正為合節。若彼有疑耶。當質以經義。彼將自無辭說。若𢦙紛拏。某當以理折之。而不

使上干朝廷也。𢦙曰使副與引伴同服。行之已乆。自宜比附。不可遽改。某曰不然。前此麗人朝貢。略無失禮。縱稍屈以待之。尚容可說。今彼遣使。在

平日使副之外。恐萬一别生事端。正宜少殺其禮示之以意。及某與相對接。則當接以辭氣。使不失其懼心。某竊謂此亦御逺之一道也。所有借官

借服。願賜寢罷。乃協事宜。伏乞詳酌施行。周益公大全集敷文閣待制𨼆岫宣對箚子 論章服等差淳熈二年四月十三日臣聞爵禄以馭富貴。

在乎虛實之相參。服飾以定尊卑。在乎輕重之相權三代兩漢逺矣。近而可稽者莫若有唐按唐之命秩有四。曰職事官。曰散官。曰勛官。曰爵號惟

職事官。居其位。食其禄。餘則别資蔭。辨章綬而已。是謂虛實之相參又按車服志。緋為四品之服。五品則淺緋。緑為六品之服。七品則淺緑深青

為八品之服。九品則淺青。流外及庶人又以黄别之。其帶銙名數皆有等差。是謂輕重之相權。雖然。慕實而棄虛。取重而捨輕。天下之常情也有道

於此。使其出無窮。其用不偏。則繫乎上之人。所以處之何如爾。觀德宗嘗欲以散試官賞獻瓜果者。陸贄力言不若賜以錢帛。則人不失利。國不失

權。故當時皆以空名為貴。宣宗時有司常具緋紫衣數襲從行。以備賞賜𢦙半歲不用其一。故當時皆以緋紫為榮。然則守此以為公器。操此以為

大柄。固天下國家者之急先務也。本朝自元豐間。盡罷文武散官。政和以來。又罷文武勛官。惟爵號僅存。而與否多出吏手。是以人不之貴。所謂賞

格唯寄禄官及貼職遥郡而已。一有㣲效。例加遷授。徒捐實利。悉廢虛名。徃徃勤勞之士未勸而僥倖之心先咎非所以馭富貴也文臣中大夫與

通直郎之有年勞者。班秩固逺矣。而同服一色之緋朝請郎任大卿監。與諸州助教。百司胥長流品固殊矣。而同服一色之緋武臣正使帶遥郡而

為知州鈐轄路分者。其視修武郎監當。固有間矣。而佩服無别。從義郎而下。𢦙為將領兵官。𢦙任場務城寨。視州縣胥吏。固異轍矣。而等威無辨。盖

由三代冠冕不可施於常服。兩漢印綬又難一旦復行。歷代以來。日趨簡便。因循混淆乃至於此。非所以定尊卑也。臣願陛下深詔有司。博加討論。

縱未能盡如古法。猶當略用唐制。虛實相參輕重相權。使官秩不兄。而善者勵命服有章而能者勉。其於總核之政。不為無補。取進止。宋和靜尹集

辭免賜緋章服狀 左宣教郎。新除直徽猷閤主管萬壽觀。兼崇政殿說書尹焞凖勑特賜緋魚袋。伏念焞自被召除。叨榮有愧。比緣卧病。方請退

閑更蒙寵錫身章。益隆異數。在焞山野之質。尤所未安。伏乞特賜敷奏。收還上件恩命。伏候指揮胡銓澹庵集繳張栻賜金紫第一狀癸未 左奉

議郎試起居郎。兼侍講兼權中書舍人臣胡某。准中書門下省送到録黄一道。為張栻特賜紫章服令臣書行。須至奏聞者。右臣聞君子愛人以德

不聞姑息。陛下待遇張浚父子。自古任賢勿貳。未有如陛下者也。有識之士。莫不皷舞以為恢復之期。可指以俟。近召浚之子栻。即日引對内殿。人

皆謂陛下必令栻勸勉其文。遴擇將帥。力圖大舉。以復不戴天之讎。皆欣欣然有喜色。今者忽暏睿㫖。張栻特賜紫章服。人皆相顧失色。以謂非愛

人以德也。浚决不肯令其子栻祗受。亦狷介有守。雖微父命。亦决不肯妄受。所有録黄。臣未敢書行。謹録奏聞。伏候勑㫖。隆興元年十一月日。左奉

議郎試起居郎兼侍講兼權中書舍人臣胡某狀奏第二状。 臣胡某准給事中錢周材傳聖㫖。令臣且書過張栻賜紫章服。須至奏聞者。右臣昨

靣奉聖訓。凡有繳奏。惟務當理。大哉王言。臣朝夕謹守。不敢踰越。臣近奏張栻章服事。非敢越理妄議。實以國朝故事。初無此例。張浚决不肯令栻

妄受以啓僥倖之門。使天下後世謂此例。自某人始也。陛下銳意恢復。事事更始。以新庶政。亦决不肯令天下後世謂僥倖之門。自陛下始也。臣雖

無状。叨備使令。亦豈忍令天下後世謂僥倖之門。自臣咎也。陛下任用張浚。可謂得仕賢勿二之道。天下欣幸。而遽為此舉。臣恐讒慝之口。緣此得

以議浚。非所以保全浚也。所有録黄。臣實不敢書行。謹録奏聞。伏候勑㫖。隆興元年十一月十二日。左奉議郎試起居郎兼侍講兼權中書舍人臣

胡某状奏。李廷忠橘山集賀葉漕賜章服啓伏 讅轉餉日邊。拜恩天上肆加三品之服。亶為六轡之光。恭惟歡慶。竊以某官見謂通才。奮由名閥

功名自以身致。術業本於家傳。以醖籍之姿儀郎曹。以清婉之畫登宰掾。屬京輦之擇使。輟禁班而建臺。剸犀之鋒。立斷於事業。叱馭之鞭。居多於

神筭。課功為諸路之最。蜚聲達九陛之聞。睿眷彌隆。華褒狎至。金章曳紫庸增煥於朝衣。篆字盤紅。尚復傳於相印。某欣聆除目。倍激歡悰。引賀履

以莫遑。致頌言而惟謹。周博士集代徐守謝金帶紫章服咎 祗奉貢儀恪攸臣職。誤蒙中㫖。荐錫異恩。帶飾黄金。愧靡功於將閫。服加紫綬。榮曳

綵於親庭。曾無毫髮之勞。曷稱便蕃之賜。顧惟踈賤。必有寅緣。此盖某人載世勛門。鍾天間氣。文章班馬。優庭策於危科。道德老莊静臣心於止水。

出納帝命。允惟夙夜之勞。陟降王庭。式是靖恭之節。榮宣恩㫖。宻賛俞音故得小臣。叨䝉盛典敢不精讅有孚之吉勉持不息之誠。惟孝及忠終始

敢期於一節。乃恩與德。頂踵奚報於萬分。唐王建集和蔣學士新授章服五色箱中絳服春笏花成就白魚新看宣賜處驚迴眼著謝恩時便稱

身。瑞草唯承天上露。紅鸞不受世間塵。翰林同賀文章出。驚動茫茫下界人白居易長慶集聞行簡恩賜章服喜成長句寄之吾年五十加朝散。

爾亦今年賜服章。齒髮恪同知命歲。官䘖俱是客曹郎。予行簡俱年五十始着緋。皆是客都官。榮傳錦賬花聯萼。彩動綾袍雁趂行緋多以雁衝

瑞莎為之也。大抵著緋宜老大。莫嫌秋鬢數莖霜。劉長卿集同諸公𡊮郎中宴筵喜加章服 手詔來筵上。腰金向粉闈。勛名傳舊閣。蹈舞着新衣

白社同游在。滄洲此會稀。寒笳發後殿。秋草送西歸。世難常摧敵。時閑已息機。魯連功可讓。千載一相揮葛勝仲丹陽集伯氏少卿侍建安文安二

王講席于資善堂。夜被㫖錫紫章服。輙成長句紀慶。 岐嶷天人講肆筵恩華夜到華門前。十行詔墨芝香重。三品朝衣葚色鮮。能取身章同捨芥。

應酬古本似奔泉。拖金朱緑更旬日。兄九自方以大夫服緋。豈待常塗二十年。唐仲友說齋集賀孫知從改章服 蚤歲嗟跎晚節全。舉觴猶自吸

長川。紫泥優渥逢熈事。朱紱榮華慰暮年。强效瓊杯哦慶語。欲將鐵杖壽真仙。明堂尚有蒲輪召。未許終閑野水船。元程雪樓集題濟南安氏章服

笏滿床頭酒滿鍾。家能孝友國能忠。一門又見安員外。八葉寧論漢侍中。剩種葵花傾曉日。深培荆樹貯春風。江州陳氏三千口。七百餘年爨養同。

永樂大典卷之一萬九千七百九十二

重 録 總 校 官 侍 郎 臣 陳 以 動

學 士 臣 王 大 任

分 校 官 侍讀 臣 王 希 烈

書 寫 儒 士 臣 程 大 憲

圈 點 監 生 臣 敖  河

臣 孫 世 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