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二萬四百二十四 永樂大典
卷之二萬四百二十五
卷之二萬四百二十六 

永樂大典卷之二萬四百二十五  二質

社稷詩文朱晦庵集卾州社稷壇記曰。東社西稷居前。東風伯。西雨雷師。居後少却。壇皆三成有壝。壝四門前二壇趾。皆方二丈五尺。崇四分而去

一。三成方殺如之。而崇不復殺。前二壝皆方四丈二尺。門六尺。間丈五尺。後二壝皆方二丈八尺。門五尺。間四丈九尺。其崇皆四尺。社有主。宗二尺

五寸。方尺。剡其上。培其下半石也。南五丈為門三間。北二丈有竒為齋廬五門。繚以重垣。甃以堅甓。而植以三代之所宜木。亦既練時日屬寮吏脩

祝號。以告于神而妥之矣。本記又曰。按社實山林。川澤。丘陵墳衍。原隰。五土之祇。而后土勾龍氏其配也。稷則專為原隰之祇。龍生五榖者。而后稷

周棄氏其配也。風師。箕也。兩師。畢也。是皆著於周禮。領於大宗伯之官。唯社稷自天子之都。至於國里。通得祭。而風之神。則自唐以來。諸郡始得祀

焉。至於雷神。則又唐制所與雨師同壇。共牲而祀者也。祭法唐於仲春仲秋。則祭大社大稷。神龍初改先農壇為帝社。於大壇西而立帝稷。其與太

社太稷無異。開元十九年。停帝稷而祀神農。復以后稷而為配。天寳三載。於是而升社稷為大祀。此歷代之沿革也。然社稷之義。先儒所說不同。鄭

康成之說。以社為五土。總神稷為原隰之神。勾龍以有平水土之功。配社祀之。稷有播種之功。配稷祀之。若賈逵馬融。王肅之徒。以社祭勾龍。稷祭

后稷。皆人鬼也。非理地之神。崔靈恩云。二家之說。雖各有通。但昔來所習。謂鄭為長。及白虎通曰。土地廣博。不可遍祀。五谷衆多。不可一一而祭。故

封土立社。示有土也。稷得陰陽中和之氣。而衆故稷為長。此言得之矣。雖然。昔共工氏龍有平水之功。髙陽氏之子。亦有平土之功。是故祭社之日。

取二子而配食焉。示不忘本之義也。今之配祀者。謂之龍可也。黎亦可也何嫌於二名耶。彼直以龍與黎為社之正神。非配社者。漢儒之妄也。或曰。

不然。使社為土神。則當時以水。不當兼用羊豕也。殊不知用犢祭地。禮也。社乃地祗之屬而非地。猶五帝為天之尊神。而非天也。安得不用羊豕。吾

益知社為土正之正神。而無疑也。列山氏之子柱。有布谷之功。厲山氏之子農。亦有播榖之功。是故祭稷之日。取二子以配焉。示不忘本之意也。今

之配祀者。謂之柱可也。農亦可也。何嫌於二名耶。彼直以柱與農為稷之正神。而非配稷者。又漢儒之妄也。或曰不然。使稷為谷神。則當祀以牲。不

當復用秋黍也。殊不知用牲祭地。禮也。稷乃地祗之屬而非地。猶五帝為天之尊神。而非天也。吾安得不用稷黍。吾今知稷為榖之正神而無疑也。

葉水心集温州社稷記 社。土也。稷。榖也。非土不生。非榖不育。國始建則壝以祀。示民有命也。風。雲。雷。雨。隨地而興。禾。黍。菽。麥。隨種而生。神明之所

由出。至嚴至敬。不敢忽也。恠淫誣誕之說。起乞哀於老佛。聽役於鬼魅。巨而龍罔。微而鱔蜴。執水旱之柄。擅豐㐫之權。視社稷無為也。嗚呼。豈民悖

而不知禮哉。乃長吏導之。非其義也。蓋温州之社稷。昔者莫能詳矣。某自童年見其壇陛頽缺。旁無四墉。敝屋三楹。飲博嬉遨聚焉。祭且至。徐薙茀

蔓草。燔燎甫畢。已叢生過其舊矣。地氣一不應浮屠之普覺。行廟之祠山。秋淵之玉函莆杓。椒丘之三王海神。奔走拜伏。咒誦呶雜。社稷顧漠然無

預也。夫莫尊於地。莫察於地。衆靈群望環拱。效職者也。何急彼而慢此哉。故曰。非其義也。嘉定四年。守揚簡始加甓土上。於是灌莽尤盛刺壯。城卒

專修平之。十年守鞏嶸伉。其大門改造齋房。築墻百五十堵。具凡佩服器用之須。楊公謂守莫先於社稷。鞏公曰。吾寖處漏不補。它觀游無用也。二

公知以義導其民矣。夫山水之髙深。像設之詭。特衆靈群望。託之以為神也。社稷無有。然則民之耳目。雖新於一時。而不能乆於異日矣。古人必樹

之田主。各以其野之所宜木。鄭康成曰。后土。田正之所依也。周人以栗。宰我曰。使民戰栗。以為恐懼不自安。非親地之道也。永嘉之木。莫宜於豫樟。

豫雷出地奮也。樟。章之也。皆美甚之名也。數十百年其大百圍。其崇千霄。民無敢不肅也。然後知古之治其國者社稷之臣。今之守其地者。社稷之

守。 永嘉縣社稷記 晉析永寧縣。置永嘉郡更名縣曰永嘉在隋唐間其社稷步積之。三千二百八十六。中容八壇。圖籍轉相授。所從來逺矣。淳

熈後步失者。二千有餘。壇陛淪没。即於佛祠。令不能正也。嗟夫。豈其邑小。其民寡。不足與正耶。將其事緩。其效迂。正不正。皆無益損而致然也。山陰

胡衍領縣二日。駭悵愧愓。若疚負在已。按舊圖就南補北。還得故步垣千尺磚之用。政和儀崇五壇。壇石皆青表之門道。敞之房宇。嘉定十一年。秋

告新社成禮。然則果於行義。可以為勇。復於已失。可以為難。先有司之所。後可以為敬。參而具者賢也。君辭避不肯當。獨推言之曰古民人社稷。常

並稱。有其實也。後民人社稷雖并稱。名而已矣。實則教之耕稼而養。抑霖潤槁。皆神力也。名則視其耕稼而取。俄旱忽水。非神禍哉。州之取總。其凡

猶竊民譽。縣之取煩。其目惟聚民怨。縣社之名。僅存者幸也。古之立國。左祖右社。嚴事如一。朝市均等。無相離也。後世或逺或近。率意而為爾。自晉唐

置社。僻在大城盡處。今蕃庶尚草菜。雜昔稀曠。人迹絶矣。野廬老圃。盍以寄葵韭華攘巨梀。曷託檐蔭焉。永嘉之社。名幾不存可畏也。夫治術同異。

吏宜考詳。地勢偏隔。人且自恕。令姑罪之免。奚彼敢議哉衆又謂君思深之至此也。幾於仁君役民甚簡。不妄勞費。責輸以時。不苟貸假。然則審其

取者。養民之始。正其名者致實之漸也。故并記之顔先生百納錦社稷人非土不生。非榖不食。知土榖之不容一日廢。故社稷之祀亦不可廢。人

臣有平土之功。則取以配社。有播榖之功。則取以配稷載芟載柞。其耕澤澤。此春祈社稷之詩也。其崇如墉。其比如櫛。此秋報社稷之詩也。夫廬居

族處。非土不生。枵腹張頥。非榖不食知土榖之不容一日廢。則社稷之祀。如之何其廢之。是故人臣有平土之功。則取以配社。如共工氏之子龍。髙

陽氏之子黎是也。有播榖之功。則取以配稷。如烈山氏之子柱。厲山氏之子農是也。古人崇重之意。為何如。而祭之以春官。卜之以肆師。擇之以元

日重藏事也。行之於新邑。禱之於枌榆。立之於洛陽。示尊敬也。其崇重之意。又為何如。蓋自不立官稷而祀稷之禮廢。不建周社而祀社之禮壞。一。

變於漢之中世。再壞於唐之建州。况復有載芟良耜之意乎。吁。此張文琮所以有何觀之嘆。然而社用羊豕。稷用黍稷。又奚為不用犢祭。盖用犢乃

祭地之禮。社稷雖地祗之屬而非地。猶五常為天之尊神而非天也。社安得不用羊豕。稷安得不用黍稷乎。吾於此又知社稷為土榖之正神。實非

人為之也。王東牟先生集祭大稷文 天監下土。屢錫豐年。明神格思。實相民事。兹率曲禮。時祀敢忘。一本天命匪解。屢錫豐年。明神格思。興我良

報。洪适盤州集土正勾龍氏后稷氏祝文 伏以惟神之靈。配食社稷。土爰稼穡。實尸其功。練日報天。於郊用牡。美芳嘉薦。用迪孚休。鄭起潜立庵

外 社稷祝文七月之旱。荐求膏澤之流。一雨所濡。庶有豐年之望。隨感輙應。因謝致祈。有社稷焉。實為土榖之主。時雨晹若。迄臻禾稼之登。 雨

師雷神風師。太社太稷祝文。 春夏耕耘。正切有秋之望。陰陽繆盩。實深不雨之憂。斯民何辜。惟德弗類。命邇臣而懇禱。念我衆之焦熬轉為年豐。

在兹旬浹。閔此七。月之旱。引領望霓。沛然三日之霖覆手為雨。俯伏以俟。肹蠁其通。 春祭祝文。 維大德十年。歲次丙午。二月朔日戊。嗣天子敬

遣具位臣某。敢昭告于太稷之神。惟神職司八政。首務三農。民用以生。萬世攸賴。選兹吉日。恒典恭陳。神其格思。永錫繁祉。云云尚享。 秋祭祝文

維大德十年。歲次丙午。秋八月朔。越日戊。嗣天子敬遣具位臣某。敢昭告于大稷之神。惟神實司稼穯。普濟黎氓。百榖用成。群生咸遂。元宋本至

治集祭大稷文。 惟神典司百榖。資我民天。秩報維時。有嚴毖祀。尚其昭格。式相豐年。程端學積齋集祭大稷文 惟神八政是司。三農是務。用成

百榖。咸遂郡生。時因仲春。敬修常祀明善清河集大稷文。 民惟邦本。食乃民天。雨雪愆期。奚開嗣歲。四方乆旱麥不能苖匪徒無年。將興疫癘。深

為兹懼。虔走嚴祈。冀沛甘霖。惠澤萬國。國朝大社大稷祝文。 維洪武某年。某月日。

皇帝敢昭告于太社之神。太稷之神。惟神賛輔皇祗。發生嘉榖。粒我烝民。萬世永賴。時當仲春秋。禮嚴告祀。報謝謹以玉帛牲齊粢盛庶品。備兹瘞祭。

皇考仁祖淳皇帝配神。尚享。宋張文潜宛丘集府州縣祭稷文。 惟神之功立我烝民。有邦之君。實興周室。萬世通祀。光配無極。受命天子。來長斯民。歲

時奉祭。牲幣有秩。莅事之始。敢告有常。神其鑒之。永錫斯土。王東年先生集后稷氏文。 肇降播種。服勤于農。王化開基。百世是祀。歲舉彝典。以昭

獻誠。一本誕降嘉種。服勤于農王化開基。百世是祀劉給事集祭社稷祝文。 維神以休烈。垂祐下民。生殖之功。萬世永賴。某被命守土。莅事之始。

率兹常事。敢不祗竭。韓駒陵陽集謁社稷文。 惟神載在祀典。所從來逺矣。縣令始至。臨閲壇壝。此令甲也。其敢不恭。陵陽牟巘集社稷文。某惟有

民。此有土。故曰。民為大。社稷次之。先民而後致力于神也。某被命守此土。視事三日。未有以自見於民。祗用典常。來拜壇壝。其敢不恪。嗣歲方開。神

尚陰相之。俾自今其有。民力普存。敢忘昭報。以荅神休。潘良貴默成居士集祭社稷祝文 某奉天子命。寄此民社。以三月乙卯即治。凡神之能。庇

貺斯民者。莫不致恭以奉祀事于廟。惟時五祀之本。設壝以祭。於是卜日省壇陛之制。考樽彝之數。封植嘉木。以俟祈報。揭虔以告。神其鑒之。張南

軒集稷神文 惟稷有神。司我下土。斡旋生育。功用莫禦。餘同謝雪文。彭止堂集冝春縣尉謁社稷文 唯民天生之。社稷食之。君命吏臨之。唯神

鑒之。尉雖職官。亦吏也於民事敢不盡心。今以視事之初。具清酒庶肴。奠于壇壝。非以自獻而已。亦曰。社稷食民之神。當為民敬。 又江陵府謁社

稷文 某得鎮古荆。祗見社稷。敬共農事。維守之職。不違農時。榖不勝食。儻戾斯訓。神罰勿逸。 又𡊮州權郡謁社稷文 社稷有功於民。民百世

祀之。吏無德於民。民不能一日安之。郡祀社稷。非以報也。亦以勸也。某敢不敬。廖行之省齋集代劉守到任。謁社稷文 某蒙恩假守。初見吏民。惟

社稷郡之本也。具禮祗謁。將正始崇本。凝神之休。以惠逺俗。非曰舉故事而已。神其相之。吳泳鶴林集稷神祝文 惟詩之載芟曰。春祈社稷。所以

重農事之始也。方春東作。田稚薿薿。而神實敏地之生。國有令典。吏敢不䖍。謹潔牲具幣。以致祭于神。惟神克相。惠綏此民。俾物無疵癘。則吏與民。

拜神之德。陳耆卿篔窻集社稷神祝文 縣令八品官爾。有社稷焉。讀詩至載芟。則知祈年古矣。祈之春。固將報之秋也。青陽氲氲。千耦如雲。神其

玉之。食我農人。黄應龍壁林集社稷祝文 某兩年承乏。水潦是憂。民無流莩。賴神之庥。誤恩召還。實為忝冒。行矣問塗。以謝以告。 謁社稷文

恭惟國家祀典。自古迄今。無如社與稷為至重。蓋五土之神。民所載也。五榖之主。民之命也。台之為郡濱于海。旱乾水溢之憂。號為大難。若時晴雨

順。海波不驚。則民可安居而粒食。守臣與此邦之百姓。同戴社稷天地生全之德。斯無斁見事。祗謁敬以情懇。葛立方歸愚集后稷氏祝文 惟神

帝武赫靈。覃訏禀質。教民粒食。民以弗饑。月臨嘉平。土反其宅。司嗇之祀。敢效吉蠲。孫逢吉集祭后稷文。厥初生民。利在稼穡。孰宣其勤。俾之粒食。

思文后稷。于懋于耕。萬世不匱。質以有生。牲既博碩酒且嘉栗。以妥以侑。祗薦明德。播芳大全集汪彦章謁社稷祝文 國家當艱難用武之秋。擇

循良宣化之吏。不以某之不肖。使守此邦。撫其人民而事其社稷。大懼迂愚。無以報稱。惟神降釐下土。秋祀萬世。當使雨暘以時。疾癘不作。而守亦

預有榮焉。尚享。宋誅到逆曦首奏告社稷文伏以凶渠就戮。函首闕庭。册祝告䖍。展儀宗社。太稷改作宗稷。賴神靈之助順。豈冲眇之能堪。觀人心

鄉背之甚明。知天命延洪之可卜。敢忘抑畏。庸荅顧歆。 伏以眷言西土。全付我家。三百年德澤滲漉之深。億萬衆人民愛戴之舊。逆曦位崇上府。

云云同宗廟授首如期。實憑宗稷之神靈。迄底方隅之綏靖。更祈孚祐。益壮丕圖。祗率彝章。敢伸䖍告。祈禳四六祭稷神祝文 百嘉之物。所寳惟

榖。神職攸司。種無不熟。報功以祀。禮行仲春。匪福其私。惟以為民。上饗。社為五土。稷播百榖。土榖之利萬民以濟。某人始至。敢不欵謁。神其相之

又 惟神播種之功。烝民乃粒。從于先穡。宜以侑食。春祀以嚴。敬恭無斁。尚格神休。惠此一邑。尚享。元明善清河集祭社稷文 歲崇潔祀。靡愛

犧牲。僥福皇祗。固我邦本。自秋七月。涉于春初。胡虐恒陽。不雨不雪。匪則沴。而為民憂。用展明禋。時沛膏澤。玄功兹在。無爽䖍祈。 旱既大甚。閔

我羣黎。不雨無苗。恒賜有癘。潜修遍禱。冀襲嘉祥。百榖用成。家用康樂。常祀豐潔。千億萬年。宋本至治集祭后稷文 立我烝民。莫匪爾極。配食司

穡。時維故常。神其格思。永歆昭薦程端學積齋集祭后稷文 惟神躬勞播種。粒我烝民。有德有功。敢忘報稱。仲春禋薦。繁祉是祈。蒲道源順齋叢

藁祭后稷文 教人稼穡。創始於神。萬世粒食。有功在民。報本之禮。率土攸均。仲春上戊。血牲薦誠。願神孚佑。百榖用成。 為農之師。百榖首殖。萬

民至今。賴以足食。功配於社。祀以為稷。春中上戊。牲酒報德。願賜豐年。俾民富實。王廉交山集祭社稷文 爾有神為民而立。自昔有之。曰郡。曰縣。

無不為置壇壝而通祀之。歲之豐凶。民之安否繫焉。禮有佚享。責在有司。時乃明禋。惟爾有神降休。尚饗

國朝府州縣社稷祝文維洪武  年。歲次某月 朔日。某官某等。敢昭告于某社之神曰。品物資生。烝民乃粒。養育之功。司土是賴。維兹仲春秋禮

宜告報祀。謹以牲帛醴齊。粢盛庶品。式陳明薦。尚饗。錦綉萬花谷祭社稷歌 厚地間靈。方壇崇祀。建以風露。樹之松梓。勾萌既甲。芟祚伊始。恭祈

粢盛。孝膺休祉。中弘 祭社稷頌 社實陰祗。稷惟榖先。率育萬類協靈昊乾。霸德方將。時號共工。厥有才子。實曰勾龍。稱物平賦。百姓熈雍。陶唐

救災。决河數江。棄亦播殖。作義萬邦。克配二祀。以報勲庸。勲庸伊何。厚載蒼生。倉廪既實。禮節斯行。人亦有言。因物思人矧乃大德。功被陶鈞。乃家

乃國。是奉是遵。宋何隋書音樂志迎送神登歌。與方丘同。春祈稷奏諴夏辭 粒食興教 播厥有先 尊神致絜 報本惟䖍 瞻榆束未 望

杏開田 方憑戩福 佇咏豐年 秋報稷奏諴夏辭 人天務急 農亦勤止或蓘或蔍惟𧄸惟芑凉風戒時 歲云秋矣 物成則報

功施必祀唐樂章左僕射房玄齡撰 迎神奏順和之舞太蔟宫列山有子 后土用神 播種百榖 濟育兆人 春官緝禮 宗伯司禋 戊

為吉日 迎饗兹神 登歌奏肅和 后土凝德 神功叶契九成底平 兩儀交際戊期膺序 陰墉展幣 靈車少留 俯歆樽桂

送神 告祈式就 酬功載畢 親地尊天 禮文經述 貺徵今序福流初日 神馭爰歸 詞官其出宋史禮樂志。祭大社大稷樂章。 景

德三首。降神静安。 百榖蕃滋。麗乎下土。聿崇明祀。垂之千古。育物惟茂。粒民斯普。報本攸宜。國章咸睹。奠玉幣酌獻嘉安 於穆大祀功利相宣。

靈壇美報。歷代昭然。介以蕃祉。祚以豐年。土爰稼穡。允協民天。 送神静安。 制幣犧齊。正辭無愧。樂以送之。畢其精意。景祐三首 迎神寧安

五祀之本。百貨何極。道著開闢。惠周動植。國崇美榖。民資力穡。奠獻惟寅。神靈來格。 初獻升降正安。太社后土太稷后稷。奠玉幣并嘉安。奉俎豐

安。同前 亞終獻文安。 送神寧安。神之來兮。降兹下土。神之去兮。杳無處所。壇壝肅然。瘞幣徹俎。乃粒之功。冠于萬古。 奉俎豐安。神州地

祗。皇地祗。與社稷通用。禮崇明禋。維馨斯酒。潔粢豐盛。殺時犉牡。齊莊嚴祗。升燎于槱。其報伊何。如山如阜。 大觀九首。迎神寧安 黄鍾二奏。 惟土之

尊。民食資焉。陰祀昭格。牲牢腥膻。有功于民。告其吉蠲。神之來享。雲車翩翩。 大簇角二奏 惟榖之神㴠育無窮。百嘉蕃殖。民依厥功。嚴飾壇壝。

威儀肅雍。神之來享。祈于登豐。 姑洗徵二奏 猗歟那歟。生養斯民。家給人足。時底熈純。祗嚴明禋。於薦苾芬。粢盛豐潔。神乃有聞。 南吕羽二

奏 籩豆斯陳。三牲告幽。報本之禮。荅神之休。來歆芬香豐登於秋。倉箱千萬。治符成周。 初獻升降正安 崇崇廣壇。嚴恭祀事。威儀孔時。周道

進止。鏘若環佩。誠通于幽。相于農植。邦其咸休。 奠幣嘉安 於嘻陰祀。封土惟崇。于時之吉。歆予皷鍾。柔静化光。人賴其功。陳兹量幣。百貨是隆。

酌獻嘉安 坤元生物。功利相宣。蠲兹祀事。美報致䖍。清酤芬如。靈壇巋然。酌尊奠觴。神其格焉。 亞終獻文安 薦嘉亶時。洋洋來格。載登兹

壇。齋明維敕。神用居歆。順成農穡。其崇若墉其比若櫛。 送神寧安 尊罍芬香。威儀肅雍。靈心嘉止。洋洋交通。神歸降禧。年斯屢豐倉箱千萬。慰

予三農。 紹興十七首。迎神用寧安 函鍾為宫春社用五祀之本。社稷有嚴。芟作伊始。夫敢不䖍。吉日惟戊。式薦豆籩。神其來格。用介有年。 函

鍾為宫秋社臘用。功烈在民。誕受露雨。良耜既歌。乃揚帗舞。是奉是尊。厚禮斯舉。相其豐年。多稌多黍。 太簇為角 是奉是尊。兹率舊章。樂音純

繹。薦溢圓方。情文備矣。神其迪嘗。永觀錫羡。多穡穰穰。 沽洗為徵 榖資土養。民賴榖生。功利之博。莫之與京。式嚴祠壇。因物薦誠。禮具樂奏。惟

神顧歆。 南吕為羽 國主社稷。時祀有常。肅若舊典。 報本不忘。粢盛豐潔。歌吟青黄。尊神倏來。百物賓將。 盥洗正安 祭重齊肅。神格專精。

沃洗于阼。涓潔著誠。清明鬯矣。熈事備成。以似以續。如坻如京。 升壇正安 神地之道。粒食有先。歲謹祈報。禮嚴豆籩。降登祼薦。罔或不虔。以似

以續。宜屢豐年。 大社位奠玉幣嘉安春秋太稷土正后稷通用土發而祭。農祥是祈。籩豆加篚。典禮有。惟兹珪幣。用告肅祇。神靈降鑒。錫我繁

釐。 太社位奠玉幣嘉安秋臘太社土正后稷通用赫赫媪神稼穡是司。方是籍䧟。報本攸冝。嘉壇建祀。玉帛陳儀。明靈昭格。以介蕃釐。 還位正

安 國主大祀。地道聿神。稷司百榖。利毓惟均。練日新吉。粢盛飶芬。神燕娭矣。福此下民 捧俎豐安 嘉承天和。黍稷翼翼。默相農功。繄神之德。

俎實犧牲。舊章是式。嗣有豐年。我庾維億。 大社位酌獻嘉安春社大稷土正后稷通用叶氣嘉生。年榖順成。萬億及秭。如坁如京。奉時犉牲。告於

神明。歌此良耜。於昭德馨。 亞終獻文安 風雨時若。自天降康。稼穡殖自神發祥。榖我父子。豐年穰穰。報本嚴祀。齋明允臧。 徹豆娭安 報

本之禮載子甲令。靈壇昭告。神既來聴。徹彼豆籩。精誠斯罄。實惟豐年。農夫之慶。 送神寧安 乃粒烝民。功昭萬古。國有常祀。薦獻式叙。肅肅雍

雍。舊章咸舉。神保聿歸。介我稷黍。 望瘞正安 地載萬物。民資乃功。報本稱祀。太稷攸同。禮樂既備。訖埋愈恭。神其降嘏。時和歲豐。元樂章降神

二成林鍾宫 鎮寧之曲八變以社以方。國有彝典。大哉元德。基祚綿逺。農功萬世。於焉報本。顯相默祐。 降監壇墠。降神二成太簇角 鎮寧之

曲 錫民地利。厥功甚溥。昭代典禮清聲律吕。榖旦于差。洋洋來下。相此有年。根本日固。 降神二成姑洗徵 鎮寧之曲 平厥水土百榖用成。

長扶景運。冝歆德馨。五祀為大。千古舉行。感通𦙝蠁。登歌鎮寧。 降神二成南吕羽 鎮寧之曲 幣齊虔修。粢盛告備。倉庾坻京。繄誰之賜。崇壇

致恭。幽光孔邇。享于精誠。休祥畢至。 初獻盥洗 太簇宫 肅寧之曲禮備樂陳。辰良日吉。挹彼樽罍。馨哉黍稷。濯溉揭虔。維巾及羃。萬年嚴

祀。蹌蹌受職。 初獻升壇降同 應鍾宫 肅寧之曲 春祈秋報。古今章。民天是資。神靈用彰。功崇禋嚴。人阜時康。雍雍為儀。燔芬苾香。 正

配位奠玉幣 太簇宫 億寧之曲 地祗饗德。稽古美報。幣帛斯陳。圭璋式繅。載烈載燔。肴羞致告。雨晹時若。丕圖永保。 司徒捧俎 太簇宫

豐寧之曲 我稼既同。群黎遍德。我祀如何。牲牷孔碵有翼有嚴。隨方布色。報功求福。其儀不忒。 正位酌獻 太簇宫 保寧之曲 異世同

德。於皇聖造。降兹嘉祥。衛我大寳。生乃烝民。侔德覆燾。厥作祼將。有相之道。 配位酌獻 太簇宫 保寧之曲 以御田祖。皇家秩祀。有民人焉。

盍究本始。惟叙惟修。誰實介止。酒㫖且多。盛德宜配。 亞終獻 太簇宫咸寧之曲 以引以翼。來處來燕。豆籩牲牢。有楚有踐。庸荅神休。神亦

錫羡。土榖是依。成此酬獻。 徹豆 應鍾宫 豐寧之曲 文治修明。相成田功。功為特殊。儀為特隆。終如其初。誠則能通。明神毋忘。時和歲豐。

送神 林鍾宫 鎮寧之曲 不屋受陽。國所崇敬。以興來歲。苞秀堅頴。雲軿莫駐。神其諦聴。景命有僕。與國同永。 望瘞位 太簇宫 肅寧之

曲 雅奏肅寧。繁釐降格。篚厥玄黄。丹誠烜赫。肇祀以歸瞻言咫尺。萬年攸介。丕承帝德。

國朝樂章迎神 予惟土榖兮。造化功。為民立命兮。當報崇。民歌且舞兮。斯雍雍。備筵率職兮。候迓迎。想聖來兮。生祥風。欽當稽首兮。告拜年豐。 初

獻 氤氲氣合兮。物遂蒙。民之立命兮。荷陰功。予將玉帛兮。獻微衷。初斟醴薦兮。民福洪。 亞獻 予令樂舞兮。再捧觴。願神昭格兮。軍民康。思必

穆穆兮靈洋洋。感厚恩兮。拜祥光。 終獻 干羽飛旋兮酒三行。香烟繚繞兮雲旌幢。矛今稽首兮忻且惶。神顔恱兮。霞彩彰。 徹饌 粗陳微

禮兮。神戴將。琅然絲竹兮。樂舞揚。願祥普降兮遐邇方。烝民率土兮。盡安康。 送神 氤氲氤氲兮。祥光張。龍車鳳輦兮。駕飛揚。遥瞻稽首兮。去何

方。民福留兮時雨晹。 望瘞 捧肴羞兮。詣瘞方。鳴鸞率舞兮。聲鏗鏘。思神納兮。民福昂。予今稽首兮。謝恩光。宋虞儔尊白堂集鞏史君一新社稷

壇宇次汪倅韻 巋然壇宇俯。清流。湏信規摹跨别州。端為苴茅崇屏翰。要知束楚貴綢繆。治聾有酒煩分饋。宰肉何人嘆滯留。天欲吾公安社稷。

未宜小試羡三休。王十朋梅溪集夔州祀社稷于州之西五里。地不盈畒壇宇庳陋。垣墻頽圮。非所以崇明祀也。買地易路。築屋增壇。命同僚董其

事。不逾月告成。二月戊子。祀事既畢。書以記之。 天下通祀惟社稷。次則曰雨曰雷風。勾龍與棄配土榖。是皆於民有大功。古夔子國今會府。其於

明祀可不崇。西郊壇宇何太陋。我忝守土責在躬。廣而新之繄誰力。蓮幕花縣謀僉同。築垣旁近丹荔圃。闢路下壓黄冠宫。地幽松柏兼可植。時和黍

稌行將豐夔門社稷宋社稷。願與天地同無窮。

鎮撫社稷左傳文公十二年。秦伯使西。乞術來聘。且言將伐晉襄仲辭玉曰。君不忘先君之好。照臨魯國。鎮撫其社

稷。注鎮。安。撫。綏。魯國之社稷。重之以天器。寡君敢辭。玉對曰。不腆敝器。不足辭也。 昭三年齊侯使晏嬰請繼室於晉曰。君若不忘先君之好。惠顧

齊國。辱收寡人。徼福於大公丁公。照臨敝邑。鎮撫其社稷。則猶有先君之適。及遺姑姊妹。若而人君若不棄敝邑。而辱使董振擇之。以備嬪嬙。寡人

之望也。同䘏社稷左傳襄公十六年。穆叔如晉聘。且言齊故。注言齊再伐魯。見中行獻子賦。圻父獻子曰。偃知罪

矣。敢不從執事以同䘏社稷。而使魯及此。惠顧社稷國語里克殺奚齊及卓子吕甥。亦使蒲城午告公子夷吾於梁

公。子夷吾出見使者。乃使梁由靡告於秦穆公曰。天降禍于晉國。讒言繁興。延及寡君。以君之靈。罪人克伏。君若惠顧社稷。不忘先君之好。辱收其

逋而建立之。則𣈆國其誰。非君之群隷臣也。穆公許諾。反使者。君死社稷禮記禮運故國有患。君死社稷謂之義。注

君守社稷。臣衛君宗廟者。患謂見圍入。毋靣目見社稷史記晉世家秦伐晉。獲晉君以歸。秦繆公

許歸。晉侯使吕省報國人曰。孤雖得歸。母面目見社稷。十日立子圜。晉人聞之皆哭。斬社稷古史微子世家。宋偃自立稱王。

射天笞地。斬社稷。國人大駭。同死社稷續後漢書北地王諶傳末帝太子。璇之弟也。魏大舉入寇。鄧父破諸葛瞻

於綿竹。末帝將從譙周策降。諶怒曰。若理窮力屈。禍敗必及。便當父子君臣。背城一戰。同死社稷。以見先帝。末帝不從。遣鄧良奉書送壐綬降于艾。

是日諶哭於昭烈皇帝廟。先殺妻子。而後自殺左右皆為泣下。南史𡊮粲傳。粲字景倩仁宋。元徽初。桂陽王休範為逆。時兵難危急。賊已至南掖門。

諸將意沮。咸莫能奮。粲慷慨謂諸將帥曰。寇賊已逼而衆情離阻。孤子受先帝顧託。本以死報。今日當與諸護軍同死社稷。因命左右被馬。辭色哀

壯。於是陳顯達等。感激出戰。賊即平殄。變置社稷孟子犧牲既盛。粢盛既潔。祭祀以時。然而旱乾水溢。則變置社

稷。又盡心章。諸侯危社稷則變置。注諸侯無道。將使社稷為人所滅。則當更立賢君。安劉氏社稷西漢書吳

王濞傳。吳王欲發謀舉事。遺諸侯書曰。楚元王子。淮南三王。或不沐洗十餘年。怨入骨髓。欲一有所出乆矣。寡人未得諸王之意。未敢聴今諸王苟

能存亡繼絶。振弱伐暴。以安劉。氏社稷所願也。可屬社稷西漢書霍光。字子孟。驃騎將軍去病弟也。任光為車騎都

尉。光禄大夫。出則奉車。入侍左右。出入禁闥。二十餘年。小心謹敬。未嘗有過。甚見親愛。征和二年。衛太子為江充所敗。上年老寵姬鈎弋。趙倢伃有

男。上心欲以為嗣。命大臣輔之。察群臣惟光任大重。可屬社稷。上乃使黄門畫者。畫周公輔成王朝諸侯以賜光。後元二年春。上遊五祚宫病篤。光

泣涕問曰。如有不諱。誰當嗣者。上曰。君未曉前畫意耶。立少子君行周公事。上以光為大司馬大將軍。受遺詔輔少主。明日武帝崩。太子襲尊號。是

為孝昭皇帝。年八歲。政事一决於光。擬儀社稷東漢書孔融傳。融上䟲言荆州牧劉表。桀逆放恣。所為不軌。至乃郊

祀天地。擬儀社稷。雖昏僭惡極。罪不容誅。小宰社稷東漢書劉梁。字曼山。桓帝時舉孝廉。除北新城長。告縣人曰。昔

文翁在蜀。道著巴漢。庚桑𤨏隷。風移碨磥。吾雖小宰。猶有社稷。苟赴期會。理文墨豈本志乎。嗣守社稷𣈆書載記

慕容超傳。超有母妻在長安。為姚興所拘。貴超稱藩永太樂諸伎。若不可使送吳口千人。超下書遣群臣詳議。左僕射叚暉議曰。陛下嗣守社稷。不

冝以私親之故而。降統天之尊。又太樂諸伎。皆是前世伶人。不可與之。使移風易俗。宜掠吳口與之也。可付社稷

北史魏江陽王孫善。少隨父至江南。隋開皇初拜内史侍郎。嘗言於上曰。可付社稷者。唯獨髙頴。儀形社稷

魏湯平幽王第五子匡。有氣節。孝文器之謂曰。𠦑文不能儀形社稷。匡輔。朕躬。大孝安社稷新唐書承天皇

帝倓傳。倓始王建寧。英毅有才畧。善騎射。禄山亂。典親兵扈車駕渡渭。百姓遮道留太子。太子使喻曰。至尊播遷。吾何以違左右乎。倓進說曰。大孝

安社稷。許唐社稷資治通鑒昭宗光化三年十一月。左軍中尉劉季述等。遷上適少陽院立為太上皇。矯詔令皇

太子嗣位。朱全忠在定州行營。聞亂南還。十二月至大梁。遣養子希度詣全忠。許以唐社稷輸之。又遣供奉官李奉。本以太上皇誥示全忠。注劉季

述矯為之誥也。全忠猶豫未决。會寮佐議之。或曰。朝廷大事。非藩鎮所宜預知。天平節度副使李振獨曰。王室有難。此霸者之資也。今公為唐桓文。

安危所屬。季述一宦竪耳。乃敢囚廢天子。公不能討。何以復令諸侯。且㓜主位定。則天下之權。盡歸宦官矣。是以大柯之柄授人也。全忠大悟。即囚

希度奉。本遣振如京師詗事泯人社稷抱朴子内篇論仙卷。闊地拓疆。泯人社稷不死社

五代歐史後蜀世家。蜀王孟昶。命李昊草表以降。昶至京師。拜檢校太師兼中書令。封秦國公。七日而卒。昶之卒也。其母李氏不哭。以酒

酹地祝曰。汝不能死社稷。苟生以取羞。吾所以忍死者。以汝在也。吾今何用生為。因不食而卒。死衛社稷

通鑒周世宗紀。髙保融遺蜀主書。勸稱臣於周。蜀主集將相議之。李昊曰從之則君父之辱。違之則周師必至。諸將能拒周乎。諸將皆曰。以陛下聖

明。江山險固。豈可望風屈服。秣馬厲兵。正為今日。臣尊請以死衛社稷。蜀主命昊草書。極言拒絶之。心繫社稷

璙自警篇韓魏公琦。雖在外。然其心常繫社稷。至身死而心益篤。雖病不忘國家。或有時聞更祖宗一法度。壞朝廷一紀綱。則泣血終日不食。

再安社稷宋史韓琦傳。琦於嘉祐治平間。再决大策。以安社稷。當是時朝廷多故。琦處危疑之際。知無不為。或諫曰。

公所為誠善。萬一蹉跌。豈惟身不自保。恐家無處所。琦歎曰。人臣盡力事君。死生以之。至於成敗。天也。豈可豫憂其不濟。遂輟不為哉。聞者愧服。

保社稷北盟録二帝之遷。唯有從權。且與承當此事。即存宗廟保社稷。景靈像設。皆得無虞。而一城文武百官。億萬生靈。皆

得性命。可為後圖。豈非忠孝之大者乎。死守社稷北盟録宋靖康中。先是唐恪言金人必來。勸上為避狄之計。乞

早幸洛陽。或幸長安。上以恪之言問何㮚。㮚曰。雖周室東遷。不如是之甚。譬如不肖子。盡挈父祖田宅而鬻之。而左右之人。亦皆不欲遷。次日上激

怒曰。朕當死守社稷。恪請罷相。改置社稷後山談叢葉表為句容令。縣有盗。改置社稷而盗止。下邳故多盗。近歲遷

社稷於南山之上。盗亦衰息。睨社稷宋史備要太廟齋郎方軫。上書言左僕射蔡京睨社稷。内懷不道。專以紹述熈豐之

說。自媒之計。内而執政侍從。外而帥臣監司。無非其門人親戚。京有奏請。盡作御筆行出。又語人曰。京實啓之也。善則歸已。過則稱君。必欲陛下䧟

天下之怨而後已。郡王死社稷金趙周臣滏水集貞祐二年。廣平郡王完顔承暉。以都元帥行省事於中

都。左承彖多副之。委以軍事。承暉鎮以德量。總大綱而已。既而援兵不至糧運既蝎。慨然約彖多以同死社稷。而彖多有異議。竊欲委城而南。承暉

靣責之。愧汗浹背。經歷官完顔帥姑。左承腹心也。數其罪立斬之。即起謁家廟。召左右司郎中趙思文曰。事勢如此。吾何靣目以見主上。惟有一死

以報社稷。授知管除差師安石遺奏一通。歸達朝廷。遂與左右引飲。神色自若。頃之。仰藥而死。黍稷本草稷木甘而無毒。益志氣。補

不足。書盤庚。惰農自安。不昏作勞。不服田畒。越其罔有黍稷。酒誥。康叔妹土其藝黍稷。君陳。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詩彼黍離離

彼稷之苗。彼稷之穗。彼稷之實。豳風。十月納禾稼。黍稷重穋。出車。黍稷方華。楚茨。我藝黍稷。我黍與與。我稷翼翼。甫田。今適南畒或耘或耔。黍稷薿

薿。琴瑟撃皷。以御田祖。以祈甘雨。以介我黍稷。以榖我士女。又黍稷稻粱農夫之慶。大田。來方禋祀。以其騂黑。與其黍稷。以享以祀。以介景福。信彼

南山。畇畇原隰。曾孫田之。黍稷或或。曾孫之穡。以為酒食。或於六反。生民茀厥豐草。種之黄茂。實方實苞。實種實裒。實發實秀。實堅實好。實頴實栗

即有邰家室。良耜黍稷茂止。穫之挃挃。積之栗栗其崇如墉。其比如櫛。以開百室。䮐頌閟宫曰有稷有黍。春秋桓二年。粢食不鑿。昭其儉也注黍稷曰。

粢不精鑿。周禮大宰三農生九榖。注。黍稷之属。禮記曲禮曰。凡祭宗廟。稷曰明粢。 内則曰。豕宜稷。月令中央土。天子食稷與牛。國語稷為稷。不能

蕃殖。爾雅粢稷也。郭璞注曰。今江東呼粟為粢也。三元延壽參賛書稷。米穄也。發三十六種病。八榖之中。最為下。不可同川附子服。廣志破减稷。逼

麥稷。此二者。以四月熟。盧毓冀州論眞定好稷。地産不為無珍也。山海經西山經西次二經。薰吳之下。其木多稷。稷以松有刺。細理音即。夢溪筆談

稷。乃今之穄也。齋晉之人。謂即積。路州志屯留冝黍稷。小學紺珠稷。五榖之長。一榖不升。謂之嗛。二榖不升。謂之饑。三榖不升。謂之饉。四榖不升謂

之康。五榖不升謂之大侵。榖梁傳白氏六帖仁者之粟。禮父母没。必未仁者之粟以祀之。此之謂禮。終注。孝子雖貧。尚不取惡人之粟。祀其先人。白

虎通清風至則黍稷滋。攔江綱體字薿薿和豐。离卨蕃殖賦偶或耕或耘。所務不為。實堅實好。其宜各從獲積既歌於良耜。鐵饉寧闔於楚茨

或或。發如雲之茂。穰穠登乃榖之豐。 貽子孫子。戚喜有秋。榖我士女。嚋非樂歲。農之慶也。既咏於甫田。歲之豐也。宜歌於莘黍。 不稂不莠。既

去其蟲賊。如茨如梁。已慶於農夫。 倉積更多於冀翼。雨膏益大於芃芃。賦隔取彼十千。農橎甫田之咏。缺夫蓄積。遂形六月之詩。 不持黄雲之

辨。已卜豐年。何煩暖律之次。乃生多黍。敖黍稷儀禮士䘮禮。敖黍稷各二筐。有魚腊饌于西坫南。注熟所以惑蚍蜉。今不

至倌旁也。疏曰。熟。煎榖也。設熟旁一筐。大夫三種。加以梁。君四種。加以稻。四筐見手足皆一。其餘設於左右。若然則此士二筐。首足各一筐。其餘設

於左右。可知也。沐稷禮記䘮大記。君沐粱。大夫沐稷。䟽謂用其米。取其汁而沐也。寒谷不生黍

劉向别録燕有寒谷。不生黍稷。鄒衍吹律於其間。暖氣乃生。草木由是榮茂。玄稷稽瑞録漢書曰。宣帝神雀元年詔曰

乃元康四年。玄稷降于郡國。玄稷。黑黍也。王子年拾遺記漢宣帝之世。有嘉榖玄稷之祥。亦不說今之所生。豈由神農后稷播厥之功。抑亦王子所

稱。非近俗所食詮其名。華而不實。及乎飛走之類。神木怪草。見竒而說。萬世之瑰偉也。膏稷齊民要術爰有膏稷。郭璞注言。好味滑

膏。步武黍稷抱朴子喻蔽篇曰。所謂陂原之蒿莠。未若步武之黍稷也。儉歲粱稷

南史列傳。劉訏與其族兄歊。俱風神頴秀。祖孝標稱之曰。訏超超越俗。如半天丹霞。敲矯矯出塵。如雲中白鶴。皆儉歲之粱稷。寒年之纖纊也。

鑿凍樹稷温公潜虛鑿凍樹稷。勞而無得。否觧曰。鑿凍樹稷。徒自勤也。稷丘地名史記伍子胥傳。

敗吳兵於稷駰。案稷丘。地名。在郊外。索𨼆曰。左傳作稷丘。稷下馬明叟實賓録漢以叔孫通為慱士。號稷嗣君史記。欲以繼踪齊稷

下之風。劉向以稷為齊城門名。談說之士。期會于稷門下。故曰稷下。司馬温公傳家集稷下賦 齊王樂。五帝之風。嘉三王之茂。致千里之竒士。總

百家之偉說。於是築鉅館臨康衢。盛處士之游。壯學者之居。美矣哉。髙門横閌。夏屋長檐。樽罍明潔。几杖清嚴。爾乃雜佩華纓。净冠素履。端居危坐。

規行矩止。相與奮髯横議。投袂髙談。下論孔墨。上述義炎。樹同㧞異。辨是分非。榮譽樵株。為之蓊蔚。訾毁珵美。化為瑕玼。譬若蘭芷蒿莎。布濩於雲

夢之洳。鴻鵠鶖鶬。皷舞於渤澥之涯。於是齊王沛然來游。欣然自喜。謂稷下之冨。盡海内之美。慨乎有自得之志矣。祭酒荀卿進而稱曰。吾王闢仁

義之塗。殖詩書之林。安人之慮廣。致治之意深。然而諸侯未服。四隣交侵士有行役之怨。民有愁痛之音。意者臣等道術之淺薄。未足以稱王之用

心故也。王曰。先生之貴。寡人深矣。願卒聞之。對曰。臣聞之珷玞亂玉。魚目間珠。泥沙漲者。其泉慁。茛莠茂者。其榖蕪。綱者棄綱而失序。行者多岐而

䘮塗。今是非一槩。邪正同區。異端角進。大道羈孤。何以齊踪於夏商。繼軫於唐虞。誠能撥去浮末。敦明本初。修先王之典禮。踐大聖之規模。德被品

物。威加海隅。忠正修列。讒邪放踈。行其言不必飽其腹。用其道不必暖其虜。使臣飯粱嚙肥。而餐驕君之禄。不若荷鋤秉來。而為堯舜之徒。惜夫美

食華衣。髙堂閑室。鳳藻鴟義。豹文糜質。誦無用之言。費難得之日。民未治不與其憂。國將危不知其失。臣竊以大王。為徒慕養賢之名而未睹用賢

之實也已。西河美稷東漢書匈奴中地名。見後漢書。南匈奴傳。

稷氏千家姓商音東海。元和姓纂稷。后氏之後子孫焉。見姓苑漢稷嗣君。叔孫通支孫。亦為稷氏魯郡。今兖州有稷氏。又漢御史大

夫稷不疑。封寒封侯。姓氏惠就篇稷氏。后稷之後。泰山下道士稷丘君。遇漢武東巡。擁琴朝謁。

后稷農桑通訣后稷。名棄。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嫄。為帝嚳元妃。姜嫄出野。見巨人迹。踐之而身動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為不祥。棄

之隘巷。牛羊腓字之。棄之平林。會伐平林遷之。棄之渠中氷上。鳥覆翼之。姜嫄以為神。遂收養長之。初欲棄之。因名曰棄。棄為兒時。如巨人之志。其

遊戲。好種植麻麥。及為成人。遂好耕農。相地之宜。宜榖者稼穡之。民皆法之。帝堯聞之。舉為農師。啼舜曰。棄黎民阻饑。汝后稷播時百榖。詩曰思文

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非爾極。帝命率育。奄有下國。俾民稼穡。豳風七月之詩。陳王業之艱難。盖周家以農事開國。實祖於后稷。所謂配天社

而祭者。皆後世仰其功德。尊之之禮。實萬世不廢之典也。羅泌路史髙辛紀。上妃有邰氏曰姜嫄。衣帝衣。履帝敏。居期而生棄。棄惟元子。披頥象亢。

棄之每異。嫄乃收之。爰名曰棄。而字之曰慶辰。性敷而仁。戲惟稷黍。列女傳云。性敷而仁。簡狄教之。時藝桑麻。長研耕稼。為唐天官。及事虞夏以耕

織為本。教發菑糞土。别五土之宜。教民時藝嘉榖。致飴有相之道。修封疆為圳田。順土造區。迪民降岌而後萌。人各得其所。志云稷始為圳田。以二

耜為耦。廣尺深尺長終畝。一畝三圳。一夫三百圳。而播種於圳中。故孔子曰。后稷天下之為烈也。豈一年一足哉。虞帝乃國之漦。號后稷勵百榖。而

山死取姞人。是生漦繭世濟其德。漦繭生叔均。是代其父。及稷播榖是為田祖。自商以來祀之。詳帝。古今列女傳姜嫄之性。清净專一。好種稼穡。及

棄長而教之種樹桑麻。棄之性明而仁。能率其教。卒致其名。堯使棄居稷官。更國邰地。遂封棄於邰。號曰后稷。兼金合璧舜典。帝曰。棄。黎民阻饑汝

后稷播時百榖。注衆人之難在於饑。汝后稷布種是百榖以濟之。䟽王肅云。堯遭洪水。民不粒食。故衆民之難。在於饑也。云云帝言汝君。此稷官布

種是百榖。以濟救之。追美其功。以勸勉之。國語云稷為天官。單名為稷。尊而君之。武成王若曰惟先王建邦啓土。䟽先王謂后土也。云云文武之功

起於后稷。始封於邰。故言建邦啓土至公劉克篤前烈。䟽本紀云公劉復修后稷之業。云是能厚先人之業也詩豳譜公劉之出。大王之入。雖有其

異。皆能守后稷之教。不失其德。七月陳王業也周公遭變。故陳后稷先公風化之所由。致王業之艱難也。疏處豳地之先公。公劉大王之等耳。不陳

后稷之教。今輙言后稷者。以先公修行后稷。故以后稷冠之旱麓。受祖也。周之先祖。世脩后稷公劉之業。太王王季。申以百福干禄焉。疏此周之先

祖。能世脩后稷公劉之功業。云云后稷上世賢君。功業布於天下。公劉能脩后稷之業。又是先公之中賢俊者。故特顯其名生民。尊祖也。后稷生於

姜嫄。文武之功。起於后稷故推以配天焉。疏言文武之功。起於后稷者周語云。后稷勤周。十五世而興。是后稷勤行功業為周室開基也經厥初生

民時維姜嫄。注言周之始祖。其生之者是姜嫄也。云云本后稷之初生。故謂之生民。經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

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疏及成人有德。為舜所舉用掌種百榖。以利益下民。維為后稷矣。傳云云周始祖。后稷也。周以后稷為始祖。云云經實覃

實訏。厥聲載路。誕實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蓻之荏菽。任菽斾斾。禾役穟穟。麻麥幪幪。瓜瓞唪唪。注就口食之時。則有種殖之志。言天性也。䟽以

漸有智慧。能就人之口。取食而啖之。注云謂六七歲時。纔始能食。即有種殖之志。所種藝之者。是荏菽也。乃斾斾然長大。種禾則使有行列。其苗則

穟穟然美好。所種之麻麥。則幪幪然茂。所種之瓜瓞。其實則唪唪然衆多。是其本有天性。種則美好。於後果為稷官。而天下蒙賴。云云后稷以上智

之資。必當早慧。經誕后稷之稷。有相之道。箋云大矣后稷之掌稼稷。有見助之道。謂若神助之力。正茀厥豐草。種之黄茂。實方實苞。實種實裒。實發

實秀。實堅實好。實頴實栗。即有邰家室疏大矣后稷之教民稼穡。若有神明相助之者。言種之必好。似有神助。故可大也經誕降嘉種。維秬維秠。維

縻維芑。恒之秬秠。是穫是畝。恒之糜芑。是任是負。以歸肇祀。疏言后稷功成受國。堯又命使事天。此言其祭天之事。可美大矣。此后稷善能於稼穡

上天乃下善榖之種。與之使得種。以此祭祀大與之榖。是可大也。經誕我祀如何。云云以興嗣歲。䟽祀天者。欲以興起來歲。使之繼嗣徃歲而恒得

豐年也。經云云后稷肇祀。庶無罪悔。以迄于今。疏言后稷受堯之命。始為郊祀。其福乃流於天下之衆民。今皆得其所。無有罪過。而令人悔恨者。子

孫蒙其余福。以至于今而賴之。今文王得由之起。今既太平。故推之以配天焉。思文后稷配天也。疏周公既已制禮。惟后稷以配所感之帝於南郊

又䟽因述后稷之德。可以配天之意而為此歌焉。經皆陳后稷有德。可以配天之事。經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匪爾極。疏周公自言。我思

先祖之有文德者。后稷也。此后稷有大功德。堪能配彼上天。昔堯遭洪水。后稷播殖百榖。存立我天下衆民之命。使衆民無不於爾后稷得其中正。

言民賴后稷復其常性。是后稷有大功矣。由后稷有榖養民之故天乃遺我武王。以所來之牟麥。帝意所命。用此后稷養天下之物。表記后稷之功

欲廣子孫之國。以是之故。陳其乆常之功。於是夏樂而歌之。言后稷功為常乆。永歌樂周頌。貽我來牟。帝命率育。無此疆爾界。閟宫頌僖公能復周

公之宇也。云云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奄有下國俾民稼穡。注箋云。姜嫄用是而生后稷。天神多與之福。以五榖終覆。蓋天下使民知稼穡

之道。言其不空生也。后稷生而名棄。長大堯登用之。使居稷官。民賴其功。後雖作司馬。天下猶以后稷稱焉。經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纘禹

之緒注堯時洪水為災民不粒食天神多予后稷以五榖禹平水土乃教民播種之於是天下大有。故云繼禹之事也。䟽是所生者。乃是后稷天神

又下與之以百種之福使之有明哲之性曉稼穡之事。云云下此衆榖令稷種之。同有天下諸侯使民知稼穡之道民賴后稷之功多云云言禹平

水土稷教播種。事業可以祖繼故言纉禹之緒。以美之。傳䟽云云王肅云堯以命后稷。使民知稼穡。下國同時。有是大功也。云云天神多與之福者

王肅云受明哲之性長於稼穡是言天受之智慧。為與之福也。以五榖終覆。盖天下使民知稼穡之道謂堯遭洪水之後種百榖教民也。言其不空

生。謂生不濟世也。不徒然也孝經援神契曰。聖人不空生生必有所制。是大賢不徒生也本紀又云唐舉棄為農師天下得其利。是堯登用之使居

稷官。民賴其功也。云云帝曰棄黎民阻饑汝后稷播時百榖褒述其為稷之功。云云禹稷同時。其事相繼云思文王之美后稷云立我烝民是洪水

之時。民不粒食也。生民云。誕降嘉種者。從上而下之辭。是天神多與后稷以五榖也。言天神與者。以種者必獲。歸功於天非天實與之也。洪水未平。

則無地可種。故知禹平水土乃教民播種之。於是天下大有謂大有五榖也禹能平水土。稷能種榖。二者俱以利民。故謂之繼禹之事稷之播種種

禹所治之地。又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犧。是享是宜。箋云成王以周公功大。命魯郊祭天。亦配之以君祖后稷。其牲用赤牛純色與天子同也。

又周公之孫。莊公之子云。享祀不忒。注謂僖公也。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犧。是饗是宜。降福既多。又云后稷生而名棄。長大舜登用之。使居稷

官。民賴其功。後雖作司馬。天下猶以后稷稱焉。禮祭法夫聖王之制祭祀也。法施於民則祀之。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禦大菑則祀

之。能捍大患則祀之。是故厲山氏之有天下也。其一曰農。能殖百榖。夏之衰也。周棄繼之。故祀以為稷。共工氏之伯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州。

故祀以為社。云云鯀鄣洪水而殛死禹能修鯀之功。云云契為司徒而民成𡨋勤其官而水死。云云此皆有功烈於民者也。及夫日月星辰。民所瞻

仰也。云云非此族也。不在祀典。䟽法施於民則祀云者。若神農及后土云云與契之屬也。云以勞定國則祀之者。若禹是也。云棄。后稷名也。又表記

子曰后稷。天下之為烈也。豈一手一足哉。注言後稷造稼穡。天下世以為業。豈一手足喻用之者。多無數也。經唯欲行之浮於名也。故自謂便人。注

亦言其謙也。辟仁聖之名云。吾便習於此事之人耳。疏此經明后稷證名。不可過行也。言后稷雖有大業。不自謂聖人而稱便人。后稷天下之為烈

者。言后稷周之始祖。有播殖之功。言后稷之功。豈止一人手足。而用之者多。天下皆是也。又子曰。后稷之祀。易富也。其辭恭其欲儉其禄及子孫詩

曰后稷兆祀。庶無罪悔。以迄於今。疏此經明后稷祭祀。福流後世。以證成其義。后稷之祀易富也者。冨備也。后稷乃帝嚳之子世有禄位后稷又祭

祀恭儉以世禄之饒供儉薄之祭。故易豐備也其禄及子孫者以后稷祭祀。其辭恭敬其欲節儉神之降福故禄及子孫周禮夏官司勲云云。民功

曰庸。注法施於民。若后稷䟽周之先祖。棄為堯之稷官農人植嘉榖天下為烈豈一手一足哉庸亦功也。以法施於民有功。故以后稷擬之郊特牲。

天子大蜡八。云云蜡之祭也。主先嗇而祭司嗇也。注先嗇若神農者司嗇后稷是也。䟽以先嗇為主。司嗇從祭種曰稼䧟曰嗇。不云稼而云嗇者取

其成功收䧟受嗇而祭也春秋左昭公元年王使詹桓伯辭於晉曰我自夏以后稷魏駘芮歧。畢吾西土也。注在夏世以后稷功受此五國為西土

之長。經后稷封殖天下。注后稷脩封疆。殖五榖䟽周語云。昔我先世。後稷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棄稷弗務我先王不窟。用失其官案本紀不窟

是后稷之子。繼其父業。世為大國。故受此五國為土之長也左傳昭公二十九年蔡墨對獻子曰。云云后土為社稷。田正也。注掌播殖也。正有烈山

氏之子。曰柱為稷。自夏以上祀之。周棄亦為稷注棄周之始祖。能播百榖正自商以來祀之。疏棄為周之始祖。能播殖百榖。又舊禮儀志。張齊賢建

議曰。云云或有引白虎通義云。后稷為始祖。文王為太祖武王為太宗云云在商周稷卨始封。湯武之興。祚由稷卨。云云唯社林正議獨以為周室

之興。祚由后稷 左傳襄公七年。孟獻子曰。夫郊祀后稷。以祈農事也。注后稷周始祖能播殖者正是故啓蟄而郊郊而後耕 孝經聖治昔者周

公。郊祀后稷以配天注后稷周之始祖疏尊始祖以配天神侑坐而食之夏本紀禹曰。與益予衆庶稻鮮食以决九川致四海濬畎澮致之川與稷

予衆庶艱得之食。食少調有餘補不足徙居衆民乃定萬國為治殷本紀。湯曰。古禹臯乆勞于外。其有功于民民乃有安東為江。北為濟西為河。南

為淮泗瀆已脩萬民乃有居后稷降播農。殖百榖。三公咸有功于民。故后有立。又宋書符瑞上棄為堯稷官有功於民周本紀。周后稷名棄棄為兒

時。汔如巨人之志其游戲。好種樹麻菽麻菽美及為成人遂好耕農相地之宜。宜榖者稼穡焉民皆法則之。帝堯聞之。舉棄為農師天下得其利有

功。帝舜曰棄。黎民阻饑爾后稷播時百榖封棄於邰號曰后稷别姓姬氏后稷之興在陶唐虞夏之際皆有令德國語周靈王二十二年王欲壅榖

洛。太子𣈆諫曰。不可。云云自后稷以來寧亂。注寧安也。堯時洪水。黎民阻饑。稷播百榖。民用又安。正及文武成康而僅克安民。自后稷之始基靖民。

十五王而文始平之。注基。始。靖安也自后稷播百榖。以始安民。又穆王將征犬戎祭公謀父諫曰。不可。云云昔我先世后稷。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

棄稷弗務我先王不窟。云云不敢怠業。時序其德。纂修其訓典。云云奕世載德。不忝前人。又云昔語。玄王勤商。十有四世而興。帝甲亂之七世而殞。

后稷勤周。十有五世而興。幽王亂之。十有四世而殞家語。好生篇。孔子曰周自後稷。積行累功以有爵土。公劉重之以仁。及至太王亶甫。敦以德讓。

其樹根置卒。備豫逺矣。孟子滕文公上。孟子曰。云云后稷教民稼穡樹藝五榖。五榖熟而民人育。疏舜使后稷棄。教天下民稼穡種樹。藝殖五榖。五

榖既豐熟。而天下民人。於是得養育其生。太平御覧孔叢子曰。魏王問子順曰。寡人聞昔者上天神異后稷。而為之下嘉榖。周遂以興。史記秦楚之

際月表湯武之主。乃由契后稷脩仁行義十餘世。又前異姓諸侯表同荀子解蔽好稼者衆矣。而后稷獨傳者。一也。淮南子繆稱訓后稷廣利天下。

猶不自矜。禹無廢功。無蔽財。自視猶觖如也注觖。不滿也正滿。如䧟。注䧟少正實如虛。盡之者也漢髙祖下詔曰。云或言曰。周興而邑立后稷之祠。

注師古曰以其有播種之功。故令天下諸邑皆祠之。正至今血食天下。注師古曰。祭有牲宰。故言血食徧天下。選司馬長卿封禪文。書曰。元首明哉。

股肱良哉。因斯以談。君莫盛於堯臣莫賢於后稷后稷。創業於唐議曰云云今陛下為聖君。稷契為賢臣。張敞上議曰臣聞周祖始乎后稷后稷封

於斄注與邰同。楊雄鮮嘲家自以稷契選班彪王命論。昔在帝堯之禪曰。咨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舜亦以命禹。暨于稷契咸佐唐虞。光濟四海奕

世載德。至于湯武而有天下。注良曰。此言有天下者必資積德累行。不可以造次之間得之也。稷者周之先。契者。殷之祖。皆以佐堯舜有至美之德

奕世而行故至成湯武王而有天下。 杜林。字伯山光武時大議郊祀制多以為周郊。後稷。漢當祀堯。云云林獨以為周室之興。祚由后稷。漢業特

起。功不緣堯。班孟堅典引篇。陶唐舍胤而禪有虞虞亦命夏。后稷契。熈載越成湯武。注書曰。熈帝之載。孔安國注云。熈。廣也載。事也。言稷契並能廣

立功事於堯舜之朝。越於也。於是成其子孫湯武之業。并得為天子也。湯契之後。武王。后稷之後。堯命契為子氏。為有湯也。命后稷為姬氏為有文

王也。魏志杜畿。字伯侯。文帝時帝以畿試船没帝流涕詔曰。昔𡨋勤其官而水死。稷勤百榖而山死。注稷。周棄也。勤播百榖。死於黑水之山。正故尚

書僕射杜畿。於孟津試船。遂至覆没。忠之至也。朕甚愍焉。追贈大僕矣。又劉曄字子揚。明帝詔曰。云云成湯文武。實造商周。詩書之義。追尊稷契。歌

頌有娀姜嫄之事明盛德之源流。受命所由興也。云云曄議曰。周王所以上祖后稷者。以其佐堯有功。名在祀典故也選外𣈆紀總論名實昔周之

興也。后稷生於姜嫄而天命昭顯。文武之功。起於后稷。涇良曰周之祖先。播植百榖以養人而天下皆蒙之而文王武王承至仁之後。故能成功而

王者也正故其詩曰。思文后稷。克配彼天。又曰立我烝民莫匪爾極。又曰。實頴實栗即有邰家室。云云及周公遭變。陳后稷先公風化之所由。致王

業之艱難者則皆農夫女工衣食之事也。注謂列先祖之德於詩也。正故自后稷之始基靜民。十五王而文始平之。云云故其積基樹本。經緯禮俗。

節理人情。䘏𨼆事。如此之纏綿。又𣈆愍紀史臣曰。並同 束哲字廣微。作玄居釋以擬客難。其辭曰。云云稷契奮庸以宣道。巢由洗耳以避禪。同

垂不朽之稱。俱入賢者之流。選沈休文齊安陸昭王碑。稷契身佐唐虞。有大功於天地。商武姬文。所以膺圖受籙。注向曰。稷。后稷也。周之始祖。有至

德佐堯。故周文王為天子也。契。殷之始祖。有至德佐舜。故成湯起為天子商武湯也。新髙祖賛曰。周自后稷至於文武。積功累仁。其來也逺。舊禮志

黎幹進議状。為十詰十難。云云其四難曰。云云爰稽遂古洎今。無以人臣為始祖者。惟殷以契。周以稷。夫稷契者。皆天子元妃之子。感神而生。昔帝

嚳次妃簡狄有娀氏之女吞玄烏之卵。因生契。契長而佐禹治水有大功舜乃命契作司徒。百姓既和。遂封於商。故詩曰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

土芒芒。此之謂也。后稷者其母有邰氏之女。曰姜嫄為帝嚳妃。出野履巨人跡。歆然有孕生稷。稷長而勤於稼穡堯聞舉為農師。天下得其利。有大

功。舜封邰。號曰后稷。唐虞夏之際皆有令德故詩曰履帝武敏歆居然生子。即有邰家室。此之謂也舜禹有天下。稷契在門。量功比德。抑其次也舜

授職。則播百榖。敷五教禹讓功。則平水土宅百揆故國語曰。聖人之制祀也。功施於人則祀之。以死勤事則祀之。契為司徒而人輯睦稷勤百榖而

死。皆居前代祀典子孫有天下。得不遵而祖之乎。又新王縉傳黎幹全周新魏徵。字玄成。謂唐太宗曰。願陛下俾臣為良臣。云云良臣稷。契臯陶也

舊禮儀志。許敬宗等奏議。云云左傳亦云凡祀啓蟄而郊郊而後耕。故祀后稷。以祈農事。又新禮樂志同。舊禮志國語曰。聖人之制祀也。功施於人

則祀之。以死勤事則祀之契為司徒而人輯睦稷勤百榖而死。皆居前代祀典。子孫有天下。得不遵而祖之乎。禮樂志。舜禹有天下。稷契在其間。量

功比德抑其次也荀成相唐。得后稷五榖值韓文原性后稷之生也。其母無災其始匍匐也。則岐岐然嶷嶷然。宋書臧燾字德仁。髙祖時上議曰周

雖推后稷以配天。由功德之所始。非尊崇之義。每有差降也敬齋古今黈后稷摰堯卨四人。同為帝嚳髙辛氏之子。卨則十三葉而得湯稷則十四

葉而得文王。然夏之世歷四五百年。而商之世又歷五六百年。計十餘年而文王始生。若以代嗣校之。文王之於湯。但不及一葉耳。是則殷之先一

何夭。周之先一何壽乎。此為甚可疑者。前志必有脫誤。攔江綱體字今德大功。 積行累仁。 岐嶷忠勤。兼金合璧散對一德承舜丕基肇周。 雅

咏尊祖。頌歌配天。 功本積崇。物資懋速。 令德素著。大功夙開。 厥初烝民稼穡傳業時維后稷。桑麻教民。藝榖而育也。救億兆人之命。植本

而興也。開八百載之基。 赫赫邰封。光啓唐虞之治。綿綿周德。積興文武之功。 荅其元勲。封之有邰。思其文德。陳于時夏。唐虞之世。功獨為盛。

文武之君。業由肇基。 雖好稼而獨傳。亦積功之所起。 民由已饑兮。軫慮尤功。食以艱奏兮。存心益勒。 周公陳此。率由致票之艱。孔子賢之。無

暇過門而入。 䘏功于民。有相之首。 庶民之奏也。惟我是責。黎民之饑也。實予之恥方圖義於萬邦。敢憚勞於一已。于以肇三十六王之基

業。于以闢八百餘年之宗社。 盖當平世之初。思濟敷天之下。種植麻菽。衣食人民。 天下為烈。民功曰庸。 躬稼而有天下。貴土以附苗根。

黎民無見於墜壑。庶士免聞於不積。 緒纘伯禹。時惟后稷。 出自髙辛自稱便人。 面受䘏功之命。躬全濟世之仁。 帝譽為祐姜嫄孕竒。 爵

始封邰。續能纘禹。 既誔穡以有相。遂建邦而啓土。教農有黍有稻詠於頌。惟秠惟秬歌於稚。 思穡之事。作震之師。教民之稼瓦躬其稼。思民

之饑由已其饑。 司彼穡事。作之農師。 耕必地冝之相。烈期天下之。為。立我烝民。奄有下國。 有秬有稻。有黍有稷。 播之種之。束作爾稼。穫

之列之。西成爾穡。 沃壞今墾。菜田戒除。 凡功力所加之有。則神明見助之如。 不稀不既。得生成之茂。既弘既多。聞收入之儲。 人之聖。豈空

生乎。聖之生。必有制也。 在兒年之戲。已種植之專務。逮成人之効。又農耕之不奮。 誕降嘉種而業已成自謂使人而名弗取 播時百榖全率

育之念。立我烝民奪阻饑之苦。 食為民天也此免其食之艱。榖教農命也。此教以榖之播雜對驗之周語則得稱而君。考之吕刑。則特命之后。

俾烝人之乃粒脫黎民之阻饑。 錫命邰封。功植二王之本。貽麰津涘。音流九夏之余。椎。以配天。祀圓丘而有秩。肆于時夏。流樂府以彰聞。 生

則封邰。荅元勲於徃日。没而配社。祈農事於豊年。 當時自謂於便人。恐浮於行。後世推尊於始祖。克配於天。禮經祭法之中。特尊此族詩頌思

文之仲。秬配干天。群書足用積功累仁。建邦啓土。 教民稼穡。勸農耕桑。體題始基岐嶷。 䘏功配天。 播種之功。艱難之業。 成天地之功。佐唐

虞之盛。賦偶積累功懋。艱難業成。 始基靖民。延人百載之祚。積功累行。肇三十世之君。 教以稼穡。速其有無。 立烝民兮。莫匪爾極。思天下兮。

誠由已饑。 稼穡教而人識耕耘之始。艱鮮奏而民安飲食之中。賦隔嘉爾䘏功。既著周書之訓。大其為烈。又間戴氏之書。 頌稽史克之詩。奄兹

下國。瑞啓武正之聖。貽我束牟。

禹稷四書大義禹平水土。暨稷播種。身親稼穡之事。禹受舜禪而有天下。稷之後至周武王亦有天。下使禹稷居顔子之地則亦樂

顔子之樂。程子曰。君子而時中幾禹稷顔子易地則皆然有顔子之德。則有禹稷之事也。容齋隨筆稷躬稼而有天下泰伯三以天下讓。文王一怒

而安天下之民皆以子孫之事追言之是時稷始封於邰。古公方邑于梁山之下文王才有岐周之地。未得云天下也禹未嘗躬稼因稷而稱之。兼

金合璧書益稷。禹曰暨稷播奏庶艱食注與稷教民播種之法。吕刑乃命三后䘏功于民伯夷降典。折民惟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稷降播種農殖

嘉榖。注伯夷下典禮教民禹治洪水。后稷下教民播種農畝。生善榖。所謂堯命三后。憂切於民。經三后成功。惟殷于民注各成其功惟所以殷盛於

民言禮教備衣食足疏三君伯夷禹。稷憂施公於民。后稷下教民布種。在於農畒種殖嘉榖。詩閟宫俾民稼穡疏堯與之文未說舜命群官。使禹宅

百揆。即天官也。契布五教。為司徒即地官也伯夷為秩宗即春官也。咎繇為士即秋官也。垂為共工。即冬官也唯夏官不言命而上句禹讓稷契之

下帝曰。棄黎民阻饑汝后稷播時百榖褒述其為稷之功不言命而為官明是稷作司馬為夏官也。左傳襄公二十四年穆叔曰豹聞之。太上有立

德。其次有立功。注禹稷正其次有立言。䟽其次以人之才知淺深。為上次也。太上。謂人之最上者。上聖之人也其次次聖人者。謂大賢之人也云云

立功謂拯厄除難功濟於時。故服杜皆以禹稷當之言如此之類乃是立功也。祭法聖王之制祭祀也。云云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

禦大菑則祀之。能捍大患則祀之能捍大患則之云云其勤民定國。禦菑捍患皆是立功者也。管子法法篇。舜之有天下也。禹為司空契為司徒臯陶為理后稷為

田。此四士者。天下之賢人也。猶上精一德。注各精一事正以事其君國語鄭語史伯對桓公曰。云云夫成天也之大功者。其子孫未嘗不彰。虞夏商

周。是也。注是成天地之大功者。論語泰伯。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注孔子曰。禹。稷。契臯陶。伯益正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疏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

者。言舜帝時有大才之臣五人。而天下大治五人者禹也。稷也契也臯陶也伯益也云云案史記。及舜典禹名文命。鯀之子也。舜命作司空。平水土

之官也。稷名棄。帝嚳之子也。舜命為后稷布種百榖之官也契亦帝嚳之子也。佐禹治水有功。舜命作司徒布五教之官也。臯陶字庭堅顓頊之後

舜命作士理官也伯益臯陶之子舜命作虞官掌山澤之官也。憲問南宫适問於孔子曰。云云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荅注禹盡力於溝洫。稷

播百榖。故曰。躬稼。禹及其身。稷及其後世皆王适意欲以禹稷比孔子。孔子謙。故不荅也。正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注賤不義而貴有德。故曰

君子。䟽貴禹稷之有德。故美之云云适意欲以禹稷比孔子者。言孔子勤行道德。亦當王有天下也。孔子特謙。不敢以已比於禹稷子叢子問書篇。

子貢問書義子曰。吾於大禹。臯陶謨。見禹。稷臯陶。之忠勤功勲焉。大禹謨。禹貢。可以觀事。臯陶。謨益。稷可以觀政。孟子離婁下。禹。稷。當平世。三過其

門而不入。孔子賢之顔子當亂世。居陋巷。一簟食。一瓢飲。人不堪其憂顔子不改其樂。孔子賢之。孟子曰禹。稷顔回。同道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已溺

之。稷思天下有饑者由已饑之是以如是其急也。禹。稷顔子。易地則皆然。注當平世身為公卿。憂民急也。云云禹稷急民之難疏云云南宫适曰。禹

稷躬稼而有天下。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以此觀之。孔子美南宫适云及此二人者如此。是知孔子有賢於禹稷也。抑亦是孔子賢稷之謂

也。之夏本紀禹曰。與益予衆庶稻鮮食以决九川致四海。浚畎澮致之川。與稷予衆庶難得之食。食少調有餘補不足。從居衆民。刀定萬國為治。淮

南人間訓。天有陰德者必有陽報。有陰行者必有昭名古者溝防不修。水為民害禹鑿龍門。辟伊闕。平治水土。使民得陸處。百姓不親。五品不遜。契

教以君臣之義。父子之親夫妻之辨。長㓜之序。田野不脩民食不足。后稷乃教之辟地墾草。糞土種榖。令百姓家給人足。故三后之後無不王者。注

謂夏殷周正有陰德也淮南子泰族訓。堯舉禹。契后稷。臯陶。政教平。姦宄息。獄訟止。而衣食足。賢者勸善。而不肖者懷其德。前董仲舒策。武帝時。仲

舒對策曰。臣聞堯受命以天下為憂而未以位為樂也。故誅逐亂臣務求賢聖。是以得舜禹。稷。契。咎。繇衆聖輔德。賢能佐職。教化大行。天下和洽。萬

民皆安仁樂誼各得其冝動作應禮。從容中道。劉向。字子政。本名更生。元帝時。上封事云云。昔孔子與顔淵。子貢。更相稱譽不為朋黨禹。稷與臯陶

相汲引不為比周。何則。忠於為周。無邪心也。又臣聞命九官。濟濟相讓。和之至也。衆賢和於朝。則萬物和於野。云云。四海之内。靡不和寧。後孔融。字

文舉。曹操書激厲融曰盖聞唐虞之朝。有克讓之臣。注尚書曰舜以伯禹為司空。禹讓稷契。於臯陶以益為朕虞。益讓於朱虎熊罷。以伯夷為秩宗

伯夷讓于夔龍。正故麟鳳耒而頌聲作也。郎顗字雅光順帝時。顗上書薦黄瓊李固云云臣聞刳舟剡楫將欲濟江海也。聘賢選佐將以安天下也

昔唐堯在上群龍為用注群龍喻賢臣也鄭玄注易乾卦云爻皆體乾。群龍之象舜既受禪禹與稷契咎之屬。并在朝正文。武。創德。周。召作輔是以

龍建天地之功增日月之耀者也魏志荀或字文若云云薨時年五十謚曰敬侯明年太祖遂為魏公矣。注或嘗言於太祖曰。昔舜分命禹。稷契。臯

陶。以揆庶績教化征伐並時而用晋社預字元凱預公家之事知無不為凡所興造。必考度制。始終鮮有敗事或譏其意碎者預曰。禹稷之功。期於

濟世。所庶幾也。傳玄字休奕武帝即位上疏曰云云禹。稷。躬稼。祚流後世。是以明堂月令。著帝藉之制。伊尹古之名臣耕於有莘晏嬰齊之大夫。避

莊公之難。亦耕於海濱。昔者聖帝明王。賢佐俊士。皆當從事於農矣。列女傳符。堅妾張氏進曰妾聞聖王之馭天下莫不順其性而暢之。故云云。禹

鑿龍門。决洪河。因水之勢也。后稷之播殖百榖。因地之氣也。柳子厚漢廟銘序。昔在帝堯。光有四海。元首萬邦時則舜。禹。稷卨佐命垂統。股肱天下。

唐劉迺字氷夷天寳中。致書於知銓舍人宋昱曰虞書稱知人則哲。能官人安民。則惠巍巍唐虞舉以為難。云云。昔在禹。稷臯陶之衆聖。猶曰載采

有九德考績以九載事類。禹善除患稷能濟時。 禹號絶德稷稱便人。當洪水之未平致黎民之艱食。 九年既患於眘墊。五榖孰為之播殖。

眷此神禹一號司穡暨夫后稷。亦為司空。 蔑有比周之意。相髙汲引之風。迹於内也恐負宅揆。心於外也又常䘏功。便國利民急人之難。粒民

之饑。 相汲引以聚朝。思溺饑而由已。 乘四載以出民之昏堙。播百榖以導民之種藝。 洪水方割。躬䟽鑿之勞。黎民阻饑。盡播殖之力。 禹而

不稷。則無以疆未穡之田。稷而不禹。則無以人將魚之子。攔江網體字忠勤濟世。功烈憂民。 萬世永頓。烝民乃粒。和朝聖佐。思溺思饑。躬稼輔

德。觀事觀政。



永樂大典卷之二萬四百二十五













重 録 總 校 官 侍 郎 臣 陳 以 勤

學 士 臣 王 大 任

分 校 官 侍 讀 臣 王 希 烈

書 寫 儒 士 臣 程 大 憲

圈 點 監 生 臣 敖  河

臣 孫 世 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