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巻之二萬二千五百七十七 永樂大典
巻之二萬二千五百七十八
巻之二萬二千七百四十九 

永樂大典巻之二萬二千五百七十八 九緝

大方等大集經十二

虛空藏菩薩所問品第六之一。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遊如來行處。妙寳荘嚴堂上。如來威神大功德荘嚴。衆相具足。因於本行佛地。得報菩薩

宫宅。稱無量讃如來神力之所建立。入無礙智行處。生勝喜恱。思念進智。分别巧說。衆德具足。來世所歎。世尊正覺。善轉法輪。善能調順無量衆生。

於諸法中皆得自在。知諸衆生心所趣向。善能分别一切諸根彼岸善斷結習永盡無餘。所施佛事自然成辦。與大比丘衆六百萬人俱。其心調柔。

結習已斷。皆是如來法王之子。行甚深法。善能解了無所有法。殊妙端正。威儀具足。是大福田。止住如來所教法中。復與大菩薩僧俱。度一切諸。行。

不捨菩薩所行。待無生忍。於諸衆生不捨文悲。過諸世間。而順世法。勤化衆生。亦能善入如來行地。又復不離菩薩行地。其名曰普明菩薩摩訶薩。

無礙眼菩薩。於一切法自在王菩薩。無礙行處菩薩。分别辯覺菩薩。淨無量網明燈王菩薩。不染行處菩薩。壞魔鬼放光明菩薩。如是等不可計阿

僧祇。不可思。不可稱。不可量。無齊限不可說菩薩摩訶薩俱。爾時世尊。說諸菩薩出要之行。名無礙法門。荘嚴菩薩道。成就佛法。諸力無畏。得知諸

法自在。入陁羅尼印門。入分别諸辯門。入大神通門。入說不退轉輪諸乘平等門。入一相法界無分别門。入說隨衆生根所解差别門。入堅法分别。

壞諸魔界。善順思惟門。入斷諸結。及見無礙智慧門。入無等願方便智門入諸佛等智門。入諸法無滯礙。如實分别門。入無變異平等法門。入甚深

十二因縁門。入功德智慧荘嚴佛身口意。堅固思進念慧無盡門。入四聖諦門。為調伏聲聞故。入逺離身心行門。為調伏辟支佛故。入授一切智記

門。為調伏菩薩故。入諸法自在門。為顯佛功德故。所謂開示解說顯現令解。教讀施設次序門張。分别令易隨順正說。爾時世尊。如是善分别。大法

方便時。於此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諸色像若鐵圍山。文鐵圍山。湏彌山王。及諸黑山。四天下。及閻浮提聚落城邑舍宅。大海江河。泉源陂池。藥草樹

木。及諸叢林諸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㬋羅伽等宫殿。地神宫殿。虛空中諸神宫殿。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兠率陁天。化樂

天。他化自在天及梵天宫殿。上至阿迦膩咤天宫殿。一切大地。及欲界色身衆生悉皆𨼆蔽。眼所不見。喻如却盡火灾起後大地燋盡。大水未出。當

爾之時。乃無一色與眼作對。爾時三千大千世界亦復如是。亦無少色是欲色界所攝。唯除妙寳荘嚴堂中所見色像。爾時於妙寳。荘嚴堂上虛空

中無所依著。自然而有無量百千那由他寳臺。㣲妙荘嚴。世所樂見。喻如大妙荘嚴世界。一寳荘嚴佛土。菩薩所住寳臺。此諸寳臺亦復如是。見諸

大衆坐寳臺中。於妙寳荘嚴堂内。自然踊出淨妙眞金師子之座。髙十千由旬。此師子座。出妙淨光明。普照此三千大千世界。映諸菩薩光明。令不

明顯。爾時大衆。歡喜踊躍。心情恱豫。歎未曾有。合掌向佛。作如是言。今者如來必說大法。現此瑞應。爾時舍利弗。承佛威神。從寳臺起。更整衣服。偏

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是何瑞相有如是等。生勝喜恱。現大神變。世尊。此諸大衆。皆生疑惑。願如來說。何因何緣。現此未曾有

事。爾時佛告舍利弗。東方去此過八佛世界。㣲塵數等佛土。有世界名大荘嚴。彼國有佛號一寳荘嚴如來。應供。正徧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

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今現在說法。以何因緣。世界名大荘嚴。若廣說彼世界荘嚴事者。一刼不盡。是故彼土名大荘嚴。何因緣故。彼佛名為

一寳荘嚴。舍利弗。彼如來因一寳說法。所謂無上大乘之寳。是故彼佛。名一寳荘嚴。彼佛與諸菩薩衆。各昇師子座。踊在空中。髙八十億多羅樹。為

諸菩薩。說虛空印法門。何謂虛空印法門。如一切法。以虛空為門。無住處故。一切法無住處門。無形相故。一切法無形相門。過諸行處故。一切法無

行處門。内外淨故。一切法淨門。性無染故。一切法無染門。自性寂靜故。一切法寂靜門。心意識本無故。一切法本無門。離物非物故。一切法無物門。

無教相故。一切法無教門。無形叚故。一切法無形叚門。離因縁境界故。一切法無因縁境界門。寂滅相故。一切法寂滅門。離二相故。一切法無二門。

捨别異故。一切法無别異門。入一相故。一切法一相門。自相淨故。一切法自。相淨門。過三世故。一切法過三世門。不離平等故一切法不離平等門。

幻化相非相故。一切法㓜化相門。體不實故。一切法無體門。無作相故。一切法無作門。身心逺離故。一切法逺離門。離相無相故。一切法無相門。相

不動故。一切法不動相門。無依處故。一切法無依處門。住無際故。一切法無際門。無樔窟故。一切法無樔窟門。無我無我所故。一切法無我無我所

門。無主故。一切法無主門。性無我故。一切法無我門。内清淨故。舍利弗。彼一寳荘嚴如來。為諸菩薩。廣說如是虛空印法門。彼如來說是法時。無量

阿僧祇諸菩薩。解知諸法性與虛空等。於諸法中得無生忍。舍利弗。彼大荘嚴刹土。一寳荘嚴佛所。有一菩薩摩訶薩名虛空藏。以大荘嚴而自荘

嚴。於諸不可思議願最為殊勝。得一切功德中之威德。無礙知見不可思議。菩薩功德以自荘嚴。以諸相好荘嚴其身。以善說法。隨所應度。荘嚴其

口。不退於定。荘嚴其心。以諸總持荘嚴其念。入諸㣲細法。荘嚴其意。順觀法性。荘嚴於進。以堅固誓。荘嚴淳至。以必成辦。荘嚴所作。以從一地。至一

地荘嚴畢竟。捨諸所有。荘嚴於施。以淨心善語。荘嚴於戒。於諸衆生心無有礙。荘嚴忍辱。衆事備足。荘嚴精進。入定游戲神通。荘嚴於禪。善知煩惱。

習荘嚴般若為救護衆生。荘嚴於慈。住不捨衆生。荘嚴於悲。心無猶豫。荘嚴於喜。離於憎愛。荘嚴於捨。游戯諸定。荘嚴神通。得無盡寳手。荘嚴功德。

分别諸衆生心行。荘嚴於智。教衆生善法。荘嚴於覺。得慧明淨荘嚴慧明。得義法辭。應荘嚴諸辯。壞魔外道。荘嚴諸無畏。得佛無量功德。而自荘嚴。

常以諸毛孔說法。荘嚴於法。見諸佛法明。荘嚴自明。能照諸佛國。荘嚴光明。說不錯謬。荘嚴所說神通。隨所樂說。荘嚴教授神通到四神足彼岸。荘

嚴變化神通。入佛宻處。荘嚴諸如來神通。自悟正智。荘嚴法自在。如說而行無能壞者。荘嚴一切善法堅固。彼虛空藏菩薩。成就如是等無量功德。

與十二億菩薩摩訶薩俱。發意欲來。詣此娑婆世界見我。禮拜供養。恭敬圍遶。亦為此大普集經。分别少法門分故。又為此十方諸來會菩薩。生大

法明故。又為增益開大乘法故。又為受持如來法故。又為無量衆生善根出生故。又為以善法調伏諸魔外道故。又為示現菩薩師子游戯神通故。

彼虛空藏菩薩。欲來至此是其瑞應。爾時世尊。說此事已。即時虛空藏菩薩。與十二億菩薩摩訶薩。恭敬圍遶。詣一寳荘嚴佛所。白佛言世尊。我欲

詣娑婆世界。見釋迦牟尼佛。禮拜供養。彼佛報言。欲徃隨意。宜知是時。即頂禮一寳荘嚴如來足下已。右遶七匝承佛游戲無作神足。於彼大荘嚴

國土忽然不現。以一念頃。與諸菩薩衆。俱來至此娑婆世界。寳荘嚴堂妙寳臺上。爾時虛空藏菩薩。兩妙華香。供養世尊。及此大普集經。所謂曼陁

羅華。摩訶曼陁羅華。波梨質多羅華。摩訶波梨質多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盧遮那華摩訶盧遮那華。水陸諸華。大如車輪。百葉千葉。百千

萬葉。皆出光明。香氣普熏。妙香適意。開敷鮮淨。雜色光耀。眼所樂見。雨如是等種種無量妙華。滿妙寳堂中。髙一多羅樹。作諸天樂。其音皆出無。量

百千法門之聲。與檀波羅宻相應聲。尸羅。羼提。毘梨耶。禪那。般若波羅宻相應聲。與四無量相應聲。與四攝法相應聲。與助道法相應聲。與三脫門

相應聲。與四聖諦相應聲。與十二因縁相應聲。爾時虛空藏菩薩。供養世尊。頂禮佛足。遶七匝已。在一面立。白佛言世尊。彼一寳荘嚴如來應供正

徧知。致問無量。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安樂行不。彼一寳荘嚴如來。又言有十二億菩薩。與虛空藏菩薩。俱徃至彼娑婆世界。願世尊說如是如是法。

使諸菩薩得自然智。亦使成就大法光明已。還來至此。所以者何。以世尊昔來。已曾化此善男子等發菩提心。爾時虛空。藏菩薩當世尊頂上。化作

大寳盖。廣十千由旬。以青琉璃為軒。眞珊瑚寳為子。以琉璃及閻浮檀金為斗。垂雜妙眞珠縵網瓔珞。寳鈴和鳴。其盖光明。普照十方。與諸妙華互

相綺錯。爾時虛空。藏菩薩。於如來不思議功德深生敬重。合掌向佛。以偈讃曰。法義智慧最勝尊。本淨無垢無所著。喻如虛空無染汙。我禮不動聖

足下。行無與等無涯底。現法嚴身最殊勝。佛眞法身如虛空。普生大悲而濟度。人中師子能示現。百福荘嚴世尊身。斷諸言語無音響。離諸言說無

戲論。雖知如是而現說。無性衆生今恱豫。諸心非心得此心。能知非心幻化性。善知衆生心行性。而能不住彼我心。示現威儀濟衆故。善逝身無作

不作。佛知衆生隨所樂。即能示現如是形。世尊於法不計我。不生憶想著於法。能知以何法受教。而隨所悟應時說。大衆渴仰瞻世尊。世所希有最

無比。世尊無心於示現。然能令諸大衆說。此等諸法從縁先。虛無寂寞非眞實。世尊善知如是法。得至清凉泥洹道。去離二邉不著中。知虛非眞無

自性。此等諸法無作者。善說業報非斷常。法無衆生命及人。寂靜無名如虛空。如實分别無衆生。而安多衆至甘露。昔行多劫不思議。求進勢力勝

菩提。所為妙行今已成。至無至義覺無餘。一切諸法上中下。悉知平等常無異。智者所知知不著是故世尊定不亂。陰入諸界如幻化。三界皆如水

中月。衆生虛偽性如夢。以智分别說是法。世人假稱名得道。實無有得無得相。如道無得輪無轉。如轉無轉無度者。故能度衆於四流。自度度彼繫

顛倒。善能安慰苦惱者。自滅滅彼至無為。衆生無生無𣵀槃。衆生本淨不可得。道及衆生猶如幻。自覺此際覺多衆。如虛空中不見色。一切群生色

亦爾。諸法離色及色相。能知此色則得離。以諸妙喻讃歎佛。執見而讚是其毁。佛德如空無差别。無所限量是讃佛。故禮淨尊淨他者。無縁無心入

微心。如佛功德世尊知。如佛功德我今禮。能知衆生無我者知諸法際離欲者。見法身者則見佛。即為供養十方佛。虛空藏菩薩說此偈已。即時

妙寳荘嚴堂。及虛空中諸寳臺。六種震動。一切大衆。心淨恱豫。踊躍歡喜。歎未曾有。皆言虛空藏菩薩。善能說此妙偈。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行此

法者。乃至夢中不見有法。以漸皆當得師子吼。如虛空藏菩薩。爾時虛空藏菩薩。以如斯妙偈。讃如來已。白佛言世尊。欲少所問。唯願聴許。若聴問

者。爾乃敢問。所以者何。世尊。有無量知見。能知衆生諸根。有淳熟。未淳熟者。世尊明逹。去諸闇𡨕故。世尊了義。善說分别諸句義故。世尊知時不過

限故。世尊所說不謬。如說不錯故。世尊知時。隨諸衆生行說法故。世尊善游戲通逹諸神足故。世尊善觀體衆生心行故。世尊最無染。於諸法中得

自在故。世尊自悟。覺了諸法故。世尊正御邪趣衆生。教令入正故。世尊是大醫王。能令無始世界衆生諸病永斷故。世尊大力。成就十力故。世尊無

畏。成就四無畏故。世尊無勝。成就十八不共法故。世尊大慈。行救一切衆生心無礙故。世尊大悲。行知見無我㧞一切衆生苦故。世尊大喜。行禪定

解脫三昧。到彼岸故。世尊大捨。行斷一切憎愛心如虛空故。世尊得平等覺了諸佛法無礙故。世尊無憎愛心畢竟清淨毁譽不動故。世尊無悕望

智慧滿足。於利養讃嘆。無欲求故。世尊一切知見。一切佛行處到彼岸故。我知見世尊。有如是等無量無邉功德成就。是故我欲於法門中。少有所

問。虛空藏菩薩作是語已。爾時世尊。告虛空藏菩薩言。善男子。我當聴汝問。隨汝欲問。恣汝所問。吾當隨汝所問。恱可爾心。爾時功德光明王菩薩。

問虛空。藏菩薩言。善男子。汝為誰故欲問如來。即時虛空藏菩薩。以偈報功德光明王菩薩言一切等心諸衆生平等能至彼岸者。遊戲無垢悲心

中。我為是等問世尊。能到正見無垢穢。已無猶豫斷彼疑。自得了逹利衆生。我為是等問世尊。知我無我無與等。為衆發心不著衆。能脫衆生計我

見。我為是等問世尊。能護威儀順所行。其心清淨如虛空。堅固不動如須彌。我為是等問世尊。進心無涯慧無等。男健能害煩惱怨。已結已斷斷彼

結。我為是等問世尊。樂施威儀調伏心。常住聞進戒忍力。禪定諸通勝慧明。我為是等問世尊。樂空無相無願法。而現受形處生死。無生無終逹甘

露。我為是等問世尊。知見甚深無涯際。聲聞縁覺所不及。而知一切衆生行。我為是等問世尊。善能了逹樂正行。於法非法繫已斷。常處正定心不

亂。我為是等問世尊。不斷佛種諸賢士。能護正法及與僧。名聞三世諸佛讃。我為是等問世尊。爾時虛空藏菩薩。以此妙偈。答功德光明王菩薩

已。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行檀波羅宻與虛空等。云何行尸波羅宻羼提波羅宻。毘梨耶波羅宻。禪波羅宻。般若波羅宻與虛空等。云何行功德與

虛空等。云何行智與虛空等。云何菩薩不離如如。如來所許念佛。念法。念僧。念施念戒。念天。云何菩薩修行諸法平等如泥洹。云何菩薩善分别行

相。云何菩薩。持諸佛法寳藏。隨如來所覺法相性。如實知諸法相性已不取不捨。云何菩薩分别衆生。從始已來清淨。而教化衆生。云何菩薩善順

發行成就佛法。云何菩薩不退諸通。於諸佛法悉得自在。云何菩薩入甚深法門。諸聲聞。辟支佛所不能入。云何菩薩於十二因緣。善得勝智方便。

離二邊諸見。云何菩薩為如來印所印如如。不分别。智方便。云何菩薩入法界性門。見一切法平等性。云何菩薩淳至堅固猶如金剛。於此大乘心

住不動。云何菩薩自淨其界。如諸佛界。云何菩薩得陁羅尼終不失念。云何菩薩得無障礙。如來加持辯。云何菩薩得自在示現受生死。云何菩薩

破諸怨敵。去離四魔。云何菩薩利益衆生。荘嚴功德。云何菩薩世無佛時。能作佛事。云何菩薩得海印三昧。善能得知衆生心行。云何菩薩能得知

諸塵界無礙。云何菩薩威儀行成就。離諸闇㝠。得勝光明。於諸法中。得自然智。速得成就一切智行。爾時世尊。告虛空藏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

汝善能分别。問於如來如斯妙義。如汝已曾供養過去無量諸佛。種諸善根。心行平等。喻如虛空。禮敬諸佛。至慧明處。發勤精進。欲度一切諸佛妙

法。不捨一切衆生。度大慈非彼岸。及過諸魔行不離世法。以虛空同量之心。成就此無上大乘妙法。虛空藏。汝之功德。無有邉際。難可校量。汝已曾

於過去恒河沙等諸佛世尊所。問如此事。自亦能說。虛空藏。諦聴諦聴。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别觧說。所問諸菩薩事。復過於此。能得無上大乘。如

來自然智。一切種智。虛空藏菩薩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佛告虛空藏。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行檀波羅宻與虛空等。何謂為四。善男子。若菩薩於

一切處無障礙。不分别。行檀波羅宻。以我淨故。於施亦淨。以施淨故。於願亦淨。以願淨故。於菩提亦淨。以菩提淨故。於一切法亦淨。善男子。是為菩

薩成就四法。行檀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若菩薩成就八法。能淨檀波羅宻。何等為八。離我能施。離為我施。離愛結施。離無明見施。離彼我菩提

相施。離種種想施。離希望報施。離慳嫉施。其心平等如虛空等施。是為菩薩成就八法。能淨檀波羅宻。離此八法。是為淨施。喻如虛空。無所不至。菩

薩慈心行施。亦復如是。喻如虛空。非色叵見。菩薩所行諸施。不依於色。亦復如是。喻如虛空。不受苦樂。菩薩所行諸施。離一切受。亦復如是。喻如虛

空。無有想知。菩薩所行諸施。離諸想結。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是無為相。菩薩所行諸施。無為無作。亦復如是。喻如虛空。虛假無相。菩薩所行諸施不

依識想。亦復如是。喻如虛空。增益一切衆生。菩薩所行施。諸利益衆生。亦復如是。喻如虛空不可窮盡。菩薩所行諸施。於生死中。無有窮盡。亦復如

是善男子。喻如化人。給施化人無有分别。無所戲論。不求果報。菩薩亦復如是。如化人相去離二邉。而行諸施。不分别戲論。希望果報。善男子。菩薩以

智慧捨一切結使。以方便智不捨一切衆生。是為菩薩行檀波羅宻與虛空等。爾時會中。有一菩薩。名曰燈手。從坐而起。偏𥘵右肩。右膝著地。合掌

白佛言世尊。何等菩薩。能行如是檀波羅宻。佛言善男子。菩薩若過諸世間。得出世間法非色。無體無行。知見清淨。非闇非明。離一切諸相。至無相

智際。成就無盡忍。近如來知見已紹菩薩决定界分。已得受記。為不退轉印所印。已得灌頂正位。已行善行。知衆生行相。至一切處。亦無所至。如是

菩薩。能行是檀波羅宻。說此法時。萬八千菩薩。見諸法性。猶如虛空。得無生法忍。佛告虛空藏菩薩言。善男子。菩薩成就四法。行尸羅波羅宻與虛

空等。何謂為四善男子。菩薩知身。如鏡中像。知聲如響。知心如幻。知諸法性猶如虛空是為菩薩成就四法。行尸羅波羅宻與虛空等。菩男子。菩薩

成就八法。能護淨戒。何等為八。善男子。諸菩薩。不忘菩提心。能護於戒。不求聲聞。辟支佛地。能護於戒持戒不限於戒。能護於戒。不恃諸戒。能護於

戒。不捨本願。能護於戒。不依一切生處。能護於戒。成就大願。能護於戒。善攝諸根。為滅煩惱能護於戒。是為菩薩成就八法。能護淨戒。善男子。喻如

虛空。離諸希望。菩薩以無求心能護於戒。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清淨菩薩。持戒清淨。亦復知是。喻如虛空無有垢汙。菩薩持戒無垢。亦復如是。喻如

虛空。無有熱惱。菩薩持戒無惱。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無有髙下。菩薩持戒。無髙無下。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無有巢窟。菩薩持戒。而無所依。亦復如是。

喻如虛空。無生無滅。畢竟無變。菩薩持戒。無生無滅。畢竟無變。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悉能容受。一切衆生。菩薩持戒。普能運載。亦復如是。為利益衆

生。能護正戒善男子。如水中月。無持戒破戒。菩薩亦復如是。了知一切諸法。猶如月影。無持戒破戒。是為菩薩行尸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菩薩

成就四法。行羼提波羅宻。與虛空等。何等為四。善男子。若菩薩他駡不報。以分别無我想故。他打不報。以無彼想故。他瞋不報。以離有想故。他怨不

報。以去離二見故。是謂菩薩成就四法。行羼提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菩薩成就八法。能淨羼提波羅宻。何等為八。善男子。菩薩善淨内純至。修

羼提波羅宻。善淨外不希望。修羼提波羅宻。於上中下畢竟無障礙。修羼提波羅宻。隨順法性無所染著。修羼提波羅宻。離一切諸見應空。修羼提

波羅宻。斷一切諸覺應無相。修羼提波羅宻。捨一切諸願應無願。修羼提波羅宻。除一切諸行應無行。修羼提波羅宻。是謂菩薩摩訶薩。成就八法。

能淨羼提波羅宻。善男子。喻如虛空。無憎無愛。菩薩修羼提波羅宻無憎無愛。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無有變易。菩薩畢竟心無變易。修羼提波羅宻。

亦復如是。善男子。喻如虛空。無有虧損。菩薩畢竟修羼提波羅宻心無虧損。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無生無起。菩薩修羼提波羅宻。心無生起。亦復如

是。喻如虛空。無有戲論。菩薩修羼提波羅宻。心無戲論。亦復如是。喻如虛空。不望恩報。菩薩修羼提波羅宻。於一切衆生。不望果報。亦復如是。喻如

虛空。無漏無繫。菩薩修羼提波羅宻。離一切漏。不繫三界。亦復如是。善男子。菩薩行羼提波羅宻時。不作是念。彼來駡我。我能忍受。亦不見駡者。受

駡者。及所駡法。不作是觀。不作是戲論。言彼空我亦空。亦不作是思惟。音聲如響。何由而出。亦復不作是觀。我是彼非。又復不作是見。彼無常。我亦

無常。亦復不作是念。彼愚我智。亦不作是想。我等應行忍辱。善男子。譬如有人。求娑羅枝。為娑羅枝故。賫持利斧入娑羅林中。至一大樹下斫其一

枝。餘枝不作是念。彼已被斫。不斫我等。其被斫者。亦不作是念。我已被斫。餘者不斫。二俱相於不生憎愛。善男子。菩薩摩訶薩。行羼提波羅宻時。觀

知一切法性。如草木墻壁瓦石等。而示現割截身體。為教化衆故。無憎無愛。無憶想分别。善男子。是為菩薩行羼提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云何

善薩摩訶薩。行毘梨耶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善薩成就四法。行毘梨耶波羅宻。與虛空等。何謂為四。善男子。若菩薩勤求一切善法。而知一切

法自性不成就。以一切最勝供具。給侍供養。諸佛世尊。然不見如來。及所供侍之法。能受持一切諸佛所說妙法。亦不見文字而可受持。亦能成就

無量衆生。見衆生性。即是泥洹。畢竟無生無起。善男子。是為菩薩成就四法。行毘梨耶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若菩薩成就八法。能淨毘梨耶波

羅宻。何等為八。善男子。菩薩為淨身故。發勤精進。知身如影。不著於身。為淨口故。發勤精進。知口聲如響。不著於口。為淨意故。發勤精進。知意如幻

無所分别。不著於意。為具足諸波羅宻故。發勤精進。知諸法無自性。因緣所攝。不可戲論。為得助菩提。分法故。發勤精進。覺了一切法眞實性故。無

所礙著。為淨一切佛土故。發勤精進。知諸國土如虛空故。不恃所淨。為得一切陀羅尼故。發勤精進。知一切法。無念。無非念故。不作二相。為成就一

切佛法故。發勤精進。知諸法入。一相平等故。而不壞法性。善男子。是為菩薩成就八法。能淨毘梨耶波羅宻。善男子。喻如虛空。無有疲倦。菩薩於無

量劫。發勤精進。無有疲猒。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悉能容受一切諸色。然此虛空無有覆障。菩薩為容受一切衆生。發勤精進。平等無礙。亦復如是。喻

如虛空。能生一切藥草藂林。然此虛空無有住處。菩薩為增益一切衆生諸善根故。發勤精進。無所依著。無有住處。亦復如是。喻如虛空。至一切處。

然無有去。菩薩發勤精進。為至一切法故。而無至。無不至。亦復如是。喻如虛空。非色而於中見種種色。菩薩為一乘故。發勤精進。而為成就純至故。

示諸乘差别。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本性清淨。不為客塵所汙。菩薩發勤精進。本性清淨。為衆生故。現受生死。不為塵累所染。亦復如是。喻知虛空。性

是常法。無有無常。菩薩究竟。為不斷三寳故。發勤精進。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無始無終。不取不捨。菩薩發勤精進。無始無終。不取不捨。亦復如是。善

男子。精進有二種。始發精進。終成精進。菩薩以始發精進。習成一切善法。以終成精進。分别一切法不得自性。唯所集善根。見是平等。所見平等。亦

非平等。善男子。喻如工匠。刻作木人。身相備具。所作事業。皆能成辦於作不作。不生二想。菩薩為成就荘嚴本願故。發勤精進。修一切業。於作不作。

不生二想。去離二邉。亦復如是。善男子。是為菩薩行毘梨耶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行禪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若菩薩成

就四法。行禪波羅宻。與虛空等。何等為四。善男子。若菩薩專其内心。亦不見内心遮縁。外界諸心。亦不見外心行處。以己心平等故。知一切衆生心

平等。亦不依二法心及平等。思惟法界定性。無攝無亂知一切法性。無有戲論。是為菩薩成就四法。行禪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若菩薩成就八

法。能淨禪波羅宻。何等為八。善男子。若菩薩不依諸陰修禪。不依諸界修禪。不依諸入修禪。不依三界修禪。不依現世修禪。不依後世修禪。不依道

修禪。不依果修禪。是為菩薩成就八法。能淨禪波羅宻。喻如虛空。無所依著。菩薩修禪。無所依止。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無所愛戀。菩薩修禪。離諸染

著。亦復如是。喻如虛空。不著諸見。菩薩修禪。捨離諸見。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無有諸慢。菩薩修禪。離諸憍慢。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究竟無滅。菩薩修

禪。善入法性。究竟不退。亦復如是。喻如虛空。不可破壞。菩薩修禪。不壞本際。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無有變易。菩薩修禪。不變如如。亦復如是。喻如虛

空。非心離心。菩薩修禪。離心意識。亦復如是。善男子。菩薩以平等心修禪。非不平等心。云何心平等。若心不髙不下。無求無非求。無作無非作。無分

别無非分别。無行無非行。無取無捨。無闇無明。無知無念。無非知。無非念。不一不異。非二非不二。無動無不動。無去無不去。無修無非修。心不縁於

一切境界。是謂平等心。以菩薩心平等故。不取於色。去離眼色二法。而修於禪。以心平等故。不取聲香味觸法。去離意等二法。而修於禪。善男子。喻

如虛空。火灾起時。不能焚燒。水灾起時。不為所漂。菩薩不為諸煩惱火之所焚燒。不為諸禪解脫三昧所漂。受生自無定亂。亂心衆生能令得定。自

行已淨。不捨精進。與平等等。示現差别。而不見平等。及不平等之相。善能徧觀智慧眞性。其心不為愛見所覆。於諸行中。行無所著。與虛空等。善男

子。是為菩薩行禪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云何菩薩。行般若波羅宻。與虛空等。善男子。若菩薩成就四法。行般若波羅宻。與虛空等。何等為四。善

男子。若菩薩以我淨故。知衆生亦淨。以智淨故。知識亦淨。以義淨故。知文字亦淨。以法界淨故。知一切法亦淨。是為菩薩成就四法。行般若波羅宻。

與虛空等。善男子。若菩薩摩訶薩。成就八法。能淨般若波羅宻。何等為八。善男子。若菩薩。精勤欲斷一切不善法。而不著斷見。精勤欲生一切善法。

而不著常見。知一切有為法皆從縁生。而不動於無生法忍。善分别。說一切字句。而常平等無有言說。善能辨一切有為無常苦法。於無我法界寂

靜不動。能善分别。諸所作業。而知一切法無業無報。善能分别。垢法淨法。而知一切法性常淨。善能籌量三世諸法。而知諸法無去來今。是為菩薩

成就八法。能淨般若波羅宻。善男子。喻如虛空。非行無行。菩薩行般若離一切行。亦復如是。喻如虛空。無能破壞。菩薩行般若。一切諸魔。無能壞者。

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性常寂靜。菩薩行般若。覺見寂靜。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性常無我。菩薩行般若了知無我。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性非衆生。菩薩

行般若。離一切衆生見。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性無有命。菩薩行般若。離一切命見。亦復如是。喻如虛空。性無有人。菩薩行般若。離一切人見。亦復如

是。喻如虛空。非物。非非物。不可名字。菩薩行般若。離物非物見。亦復如是。善男子。般若是寂靜句義。無㣲覺故。是不作句義。自相淨故。是無變句義。

無行相故。是眞實句義。不發動故。是不誑句義。無有異故。是了逹句義。入一相故。是通明句義。斷習氣故。是滿足句義。無欲求故。是通逹句義。能正

見故。是等一句義。無所得故。是平等句義。無髙無下故。是牢固句義。不可壞故。是不動句義。無所依故。是金剛句義。不可摧故。是已度句義所作辦

故。是眞淨句義。本性淨故。是無闇句義。不恃明故。是無二句義。不積聚故。是盡句義。究竟盡相故。是無盡句義。無為相故。是無為句義。離生滅故。是

虛空句義。無障礙故。是無所有句義。眞清淨故。是無處句義。無行跡故。是無巢窟句義。無所𠋣故。是智句義。無識别故。是無降伏句義。無群匹故。是

無體句義。不受形故。是知見句義。知苦不生故。是斷句義。知集無和合故。是滅句義。究竟無生故。是道句義。無二覺故。是覺句義。覺平等故。是法句

義。究竟不變故。善男子。此般若不從他得。自證知見。如性行故。知一切文字句義。其猶如響。於語言音隨應而報。其辯不斷。亦不執著文字言說。菩

薩摩訶薩。如是能於一切言說中。善能報答。知諸音聲言說如響。觧不可得故。不生執著。亦不戲論。善男子。是為菩薩行般若波羅宻。與虛空等。爾

時世尊。欲重明此義。而說偈言。離著而行施。普及適衆性。終已無礙心。亦不生分别。我淨故施淨。施淨故願淨。願淨菩提淨。道淨一切淨。無我我所

想。離愛及諸見。捨除彼我想。施心如虛空。去離諸想施。無有望報心。捨嫉妬心結。施心如虛空。空非色無𠋣。無受想分别。亦無行及識。施時心亦然。

如空益一切。始終無窮盡。解法施無盡。利益一切衆。如化人相施。不望所施報。慧者施亦爾。終不望其報。以慧斷結習。方便不捨衆。不見結及衆。如

是施如空。知身如鏡像。知聲猶如響。知心如幻化。法性如虛空。不捨勝菩提。不求於二乘。於過去諸佛。常敬慎護戒。不捨本願故。能於諸趣中。善成

就本願。攝意護淨戒。如空無希望。無熱惱髙下。無濁無變易。淨戒者亦爾。如空受一切。水月不持戒。護戒者如是。淨戒如虛空。駡打瞋怒等。忍力故

不瞋。無我及彼見。以去離二想。内純至善淨。外行亦清淨。純至故無瞋。順如法能忍。離諸見忍空。捨覺而離想。無願無希望。捨諸行所取。無愛如虛

空。不戲不懷恨。無戲不求報。無漏忍者爾。無忍無冩者。彼人聲如響。非是及無常。無如是戲論。彼愚及我智。無生而示生。亦無是分别。是修無生忍。

如斫娑羅枝餘枝不分别。斷身無分别。此忍淨如空。勤修無所依。供佛無佛想。持法不著文。度衆無衆想。淨身淨法身。淨口無言說。淨心無意行。具

諸波羅宻。具助菩提法。淨土如虛空。成就辯總持。求如是佛法。如空度無倦。故能生藂林。遍至無形色。精進亦如空。常淨如虛空。無始亦無終。人精

進亦爾。無始無終成。如機關木人。所作無分别。行者無二想。其進如虛空。知止住内心。攝外境界心。自心彼心等。依止無心禪。諸法性常空。以無漏

智知。不依陰界入。亦不依三界。不依於三世。不依界道果。如空常無依。修禪者亦爾。空無愛見慢。修禪者亦爾。空無退壞變。修禪者亦爾。平等寂解

脫。智者不縁界。無結無禪等。是故禪如空。我淨衆生淨。智淨識亦淨。義淨文字淨。法淨界亦淨。斷不善及習。大士集諸善。知有為縁生。無生不著滅。

善分别文字。說無常苦法。示現受業報。言有垢及淨。知法性常淨。而籌量三世。空無行非行。慧無行亦爾。如空無能壞。無我人壽者。非物非無物。㧞

斷二邉見。知句假不染。不變眞實句。滿足通逹句。逹義慧等句。等不動牢句。金剛度淨句。明盡無盡句。無為虛空句。處巢識别句。降伏體智句。斷集

滅道句。法覺智慧句。如響隨聲應。無盡辯亦爾。說法無所依。此慧淨如空。




永樂大典巻之二萬二千五百七十八












重 録 總 校 官 侍 郎 臣 陳 以 勤

學 士 臣 王 大 任

分 校 官 編 修 臣 張 四 維

書 寫 儒 士 臣 陸 萬 春

圖 㸃 監 生 臣 傳 道 主

臣 許 汝 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