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巻之二萬二千七百五十 永樂大典
巻之二萬二千七百六十
巻之二萬二千七百六十一 

永樂大典巻之二萬二千七百六十 十合

啓劄錦語六

赙贈門 喪紀事要。總叙。薨逝。爾雅釋名死者。逝也。諸侯曰薨。薨。壞聲也。大夫曰卒。言終竟也。士曰不禄。言不復食禄也。又以死爲物。故言諸

物皆朽故也。又云二品以上官曰薨背薨逝。五品以上曰棄背。次曰傾逝。小歛。温公書儀。古者死之明日曰小歛。

大歛。同前。又明日曰大歛。夏后氏歛用昏。商人歛用日中。周人歛用日出。今事辦。則歛不以時。

成服。大歛之明日也。五服之人各服其服。應三年及期喪不數閏。禪月及大功以下並數之。其閏月。亡者祥祭及忌日。皆從所附之月。所謂易月

者。謂君本服期䘮者止十二日。大功者九日。小功者五日。緦麻者三日也。服制。斬衰。用極生布爲之。不緝。衣縫向外裳縫向内。衣長一尺二寸。

又𦝫一尺。足以掩裳。上際。䄂口尺二寸。負方一尺八寸。負在背上。綴於領下。𡸁放之。辟領方四寸。綴於負之兩傍。亦綴於領下。衰長六寸。博四寸。

綴於前領下。當心衽用布三尺五寸。上正一尺。燕尾二尺五寸。是爲兩衽。每衽長二尺五寸。掩裳旁際。蓋綴於衣。衣之兩旁。裳前三幅。後四幅。每幅

爲三襵。齊衰。若齊衰。則衣外緝。裳内緝。冠布則稍細。於哀右縫。蓋作三襵。襵向右

縱。縱之以紙糊爲林。而以布爲三襵也。兩頭皆反屈於武下而畢於外。故謂之外畢。通屈一條繩爲武下。𡸁爲纓。首絰大圍九寸。左本在下。 腰

經大園七寸三分。是謂五分。首絰而去一。交結處以小繩帶繫定𡸁之。長與經齊。又有絞帶亦絞苴麻爲繩。以作帶繫於腰絰之下。其帶如繩。管屨

已傴爲管。齊衰之首經。則其大如腰絰。而右本在上。𦝫絰又稍小圍五寸七分有竒。布帶不用麻爲絞帶也䟽。

苴杖。竹也。削杖。桐也。杖扶病也。爲父杖用竹。爲母杖用桐。皆髙齊其心下。本謂根在

下也。今之齊衰期布欄衫布幞頭𡸁脚布腰帶布屢。婦人亦用極粗生布。爲大䄂及長裙。布頭鬚。筓髽布盖頭。粗麻履。衆切以背子代大䄂。婦爲

姑亦緝其衣裳。無子。麻爲絰。餘皆如父與舅。餘親齊衰以布稍粗者爲寬䄂欄衫。稍細者爲布四脚。其制如幅巾。前綴二大脚。後綴二小脚。以覆䯻

自額前項。後以大脚繫之。大暑則屈後小脚於䯻前繫之。謂之幞頭布帶麻屨。婦人以布稍細者爲背子及裙。露䯻生白絹爲頭𢄼蓋頭。著白屨。大

功小功緦麻。皆用生白絹爲褙子及裙。大功露䯻以生白絹爲頭𢄼盖頭。小功緦麻勿着華未之服而已。九緝者皆向外撚之。三年之喪旣葬。皆君

非饋祭及見賔客。服白布欄衫白布四脚白布帶。麻履亦可也。朝夕奠。服成之後。朝夕奠燕養饋羞湯沐之饌如他日。

朔奠。朔日。則爲殷奠。有薦新如朔奠。七七。此乃浮屠教。禮文不載。

卒哭。死之百日也。自王公以下。皆三月而葬。三虞而卒哭。祔。卒哭之來日祔于曾祖考。

小祥。十二月一朞也。小祥則易練服。除首經負及衰。記檀弓注。小祥練冠。練中衣以黄爲内練爲飾縓纁之屬。

大祥。二十有五月。兩朞也。白帖莫筵將徹幃帳一收。禫祭。大祥後間一月。禫祭。記服記。旣祭。乃服禫服。

除服。踰月而除服從吉。通二十七月日也。居䘮䘮次。中門之外。擇朴陋之室。以爲男子䘮次。寢苫枕塊。旣虞寢有

席。其爲母同。若餘親齊衰期大功布衰九月者。皆三月不御内。婦人不若廬不寢苫。男子無故不入中門。婦人不得輙至男子䘮次。飲食。三年之䘮。

三日之後食粥。旣葬而蔬食。期九月之喪蔬食。既葬食肉酒。不與人樂之。五月三月之䘮。比葬食肉飲酒。不與人嚮之。若有疾。雖父母之喪。食肉飲

酒。疾止復初。五十不致毁。六十不毁。七十唯衰麻在身。飲酒食肉。堊室。禮宫正賤者居堊室。𠋣廬。記問喪。居於𠋣廬。哀親之在外也。泣血。記。泣血三

年。擊胷。記。女子哭泣悲哀。擊胷傷心。徒跣。記。親娟死。水交手哭側怛之心。讀禮。記曲禮。居䘮未葬讀䘮禮。既葬讀祭禮。哀哀詩。哀哀父母。生我劬

勞。易冠。新居䘮。惟治葬則出有急至親知家。則易冠而徃。食菜菓。記。既虞卒哭不食菜菓。小祥食菜菓。飲糜粥。問䘮親始死。水漿不入口。三日不舉

火。鄰里爲𪋊粥以食之。寢苫枕塊。記問喪。寢苫枕塊。哀親之在上矣。稽顙觸地。男子哭泣悲哀。稽顙觸地。哀之至也。哭泣無時。並同上。蔬食飲水。記

食肉飲酒。見上注。布褁鞍轡。父母之喪。有故不得已而出。則乘僕馬。布褁鞍轡。布幕車檐。同上。婦人以布幕車擔。不爲外服。身爲庶子而承父後者。不

爲外黨服。止爲嫡母黨服。不得撫膺。父母在有朞喪大功。臨䘮不得撫膺。荒頻所加。居親䘮有疾。親朋相省。答以荒頓所加。不得言拙於將理。反

服其服。居重畏。復遭經䘮。爲制服徃哭則服之。反則服其服。憂制。發書。劉書儀云。卒尺後。方發外人書。如未卒哭。則以孫代名。慶賀

問候。固不當發。若事不獲已。豈可不發。持服。有官居䘮。居禫。禫服。稽顙。三年之䘮以䘮拜。稽顙而後拜。記雜記。泣血。曲禮髙子臯執親之䘮。泣血三

年。未嘗見齒。殃罰。陳子昂集。不圖殃罰。老父見背。欝號罔及。匍匐。記問䘮。孝子親死。悲哀志懣。故匍匐而哭之。孤子。父亡自稱。孝子除去郡望故也。

哀子。母亡自稱。孤哀子。父母俱亡所稱也。草土臣。居䘮上長也。申心制。心䘮。嫡孫承重。男稱孤孫哀孫。女稱孤女表女。罪大惡極。柳文。酷罰罪苦。居

心䘮。母在父亡。偏罰罪深。父在母亡。居心䘮云。所怙所恃。詩。無父何怙。無母何時。吊答書䟽。冝以父云所怙。母云所恃。飲泣茹悲。白樂天。䘖哀茹恤。

王元功。柴毁骨立。張九齡文。苟延殘喘。父䘮母亡。謝人書䟽。不得言偏侍。當云即日苟延殘喘。哀侍蒙恩。母亡父存亡。即日表侍下蒙恩。霜露悽愴。

記祭義。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悽愴之心。見圖而泣。金日磾。見母畫圖。常拜嚮而涕泣。受人惠物。君賜即云。賻贈某物。親知即云沾助。温公書儀

曰。財物曰賻儀。衣服曰禭儀。香酒曰奠儀。不次。凡居五服之䘮。書䟽皆稱不次。不次者。謂哀痛言。謂無次序也。或弔它人。亦言不次者。蓋悼亡者。故

也。其或具慶下不可稱也。無謹封字。於書背上。書孤子姓名號䟽。或哀䟽。並無謹封字。蓋面爲陽吉。背爲陰凶。五情震悼跼天蹐。謝平原表。

諸䘮 䘮父。無怙。詩。蓼莪無父何怙。終天之痛。䘮父。陟岵之望。陟彼岵兮。瞻望父兮。

䘮母 陟屺。詩。陟彼屺兮。瞻望母兮。無恃。詩。無母何恃。養親。子欲養而親不待。刮髮之䘮。䘮母。

䘮夫 曰寡。孟。老而無夫曰寡。從子之戚。婦人夫死從子。變俗之哭。孟華州祀梁之妻。善哭其夫而變國俗。

䘮妻 炊臼。酉陽雜爼江淮王生善卜。有賈客張瞻將歸。夢炊臼中問王生。生曰君歸不見妻矣。臼中炊無釜也。賈客歸。妻已卒。鼔盆。莊子妻死。惠

子弔之。莊子箕踞鼓盆而歌云云。斷弦。夫婦中道而喪。如琴之斷弦。房空。白居易悼妻之詩。月冷房空不見人。

䘮子 甜犢。楊修死。父曰老牛猶懷甜犢之愛。情鍾。勿子。失明。子夏䘮其子而失明。嬴博之戚。延陵季子子死之。間葬于嬴博之戚。

兄弟 裒原。詩。死䘮之威。兄弟孔懷。原隰裒矣。姊妹 假石。柳宗元云。姊墓誌云。假石書焉。脫纓。庭堅毁璧。傷女弟也。天

脫其纓。尚右之戚。䘮姊。昆媦之戚。䘮妹。通䘮 捲筓之戚。䘮姑 爲位之戚。䘮嫂 承諱。門人死也。

居憂。居䘮  大故。  憂中。  制中。同上壽器。預造棺 素旗。銘旌  美櫝。棺材  秘器。同上

卒官。死於官 縗杖。大服  幽宅。墳墓  壞厦。同上奔訃。急第死 既練。小祥  私艱。丁憂  執喪。同上

就木。死入殮 緦慘。緦麻  禮竟。脫服  服竟。同上稅服。追變服 諱辰。忌日  初諱。初忌





{{{caption}}}








{{{caption}}}{{{caption}}}









藝術事要 琴 焦桐。蔡邕間爨桐爆聲。因以製琴尾。 號焦尾。緑綺。𣈆傳玄琴賦 序曰。齊威之號鍾。楚莊之繞梁。司馬相如之緑綺。蔡邕之焦尾。

皆名器也。李勉之響衆。黄帝之清角。鸞鳴。琴訣。凡彈琴輪指曰蟹行。側輪指曰鸞鳴。鶴舞。史記師曠。摇琴再奏而玄鶴舞。白雪。韋應物琴詩。留連白

雪意。朱絲。杜詩。朱絲有斷弦。琴操。韓文。將歸。二猗蘭。三龜山。並孔子作。曲越裳周公作。五拘幽文王作。六歧山周公爲文王作。七履霜。尹伯竒作。八

雉朝飛。牧犢子作。九則鵠。啇陵穆子作。十叚形。曾子作。十二水仙。十二懷陵。並伯牙作。琴弄。河聞新弄二十一章。蔡氏五弄。雙鳳。離鸞。歸鳳。送逺。幽

蘭。長清。短側。清明君。胡笳。廣陵散。白魚嘆。風入松。鳥夜啼。石上流泉。髮鸞離。陽春。緑水。悲風之類。流泉。李白。柚拂白雲開素琴。彈爲三峽流泉音。玉

指。居易聴别鶴。操怨掩朱弦。沉吟停玉指。聴伯牙琴。伯牙鼓琴。鍾子期聴之。志在髙山上。曰。峩峩然若泰山。志在流水。曰。洋洋然若江河。髙山流水。

見上注。棊 檀子。棊訣。貴家以紫檀心爲棊子。玉盤。棊天洞覧。用響玉棊盤。與律

聲相應。手談。世說。支道林以圍棊爲手談。消日。唐李逺詩。長日惟消一局棊。坐𨼆。王中郎以棊爲坐隱。賭郡。米文帝好棊。與羊元保賭郡。元保勝。補

太守。紋楸。棊盤也。枰線道也。方罫。棊局線間方目曰方罫。罫。方買初。闘白黑。古詩。圍棊闘白黑。靜中忙。古詩。路從平處險。人向靜中忙。蜕龍牙。棊

訣。取𧉃龍牙一枚。臨局自然機變横出。字 銀鉤。杜詩。洒落若銀鉤。注。草書。字勢也。金剪。唐司馬承禎。善篆别

爲體。名金剪書。龍走。李白草書歌。時時即見龍蛇走。鸞翔。韓石鼓歌。鸞翔鳳翥衆仙下。草聖。張伯英臨池學書。池水畫墨。韋仲將謂草聖。五絶。虞世

南書。太宗稱其五絶。五曰書輸。三昧。山谷集。張長史即官㕔壁記。唐人正書尤出異右。可謂入筆墨三昧。八體。六帖云。八體。大篆。小篆。刻符。蟲書。摹

印。署書。隷書。行書。易鵝字。王羲之。換羊書。談録。魯直戯東坡曰。昔右軍爲換鵝字。韓宗儒每得公一帖。於殿帥姚麟換羊肉數斤。可名三丈書爲換

羊書矣。後宗儒作簡以圖報書。公笑曰。傅語本官。今日斷屠畫工 正經。名畫記。𣈆顧凱之陸探微張僧緜。唐異道子爲正經。三史。同

前北齊楊子華。隋董仲仁。展子竒。唐鄭虔。爲三史。百家。同上。餘畫爲百家。三祖。誤實録。顧陸張所畫通神。爲畫家三杻。善丹青。古文。良工善得丹青

理。天機所到。王繼畫思入神。人云天機所到。迹簡意淡。名畫記。上古之畫迹簡而意淡。

傳神 不㸃眼。顧長康每畫人數年不㸃眼。人問之。答曰傅神冩照。正在阿堵中。兼移神。趙從今韓幹周昉冩照。郭汾陽女爲前畫。得趙郎狀貌。後

畫兼移其神思情性笑語之姿。頰上三毛。顧長廉圖裴楷於後頰上加三毛。神明珠勝。畫謝鯤石巖裏。人問其故。顧窮之曰。鯤嘗云。一丘一壑。此子

置立壑中。冩樂天集賢院。白樂天詩云。昔作少學士。圖形入集賢。今爲老居士。寫貌寄香山。

畫佛壽聖寺佛母壁。王錤集。天下良工。畫神彩飛動。天星寺舍那像。張僧繇畫。有光發屋。

鱗毛包鼎虎。宣州人精於畫虎。惠崇鵝。建陽人。工畫鷗鴈鵝鷺。㸃龍眼張僧繇在金陵寺畫四龍不㸃眼。㸃則飛去。畫馬鳴。楊子華。畫馬於壁。每

夕必踶齧長鳴。號爲畫聖。誤㸃成蠅。吳曹不思誤㸃屏風。因畫成蠅。孫權以手拂之。誤筆成牛。極温使王獻之畫扇。筆誤落。因畫一駁牸牛。五龍生

霧。後畫品。吳道子畫殿内五龍。鱗石飛動。天將雨。即生焵霧。六馬衮塵。異人録。寧王畫六馬衮塵。號明皇最眷。玉面花驄。風鬃霧鬛。纖悉備具。滕王

蝶。王建宫詞云。傳得滕王蛺蝶圖。戴崧牛。蓬山志。本朝太宗出古畫藏秘闕。韓幹馬。薛稷鶴。黄筌白兎。東丹王千角鹿。並同上。

山水畫師。五代營丘李成。字咸熈。妙畫山水。古今一人。眞畫家百世師。通神。開元中。李思訓。畫大同殿壁。明皇喻之曰。卿所畫夜間水声。眞通神

佳手。韋偃石畫斷云。人知其畫馬。不知松石尤工。薫羽水。江左人善畫水。花木擇仁松。永嘉僧。擇仁畫松。一日夢看四百條龍。自是臻於神。伯鸞

竹。蜀黄筌子居寳。字伯鸞。善畫竹。趙昌花。冩生通眞。日中牡丹。歐公古畫。吳正肅公云云。雪裏芭蕉。王維畫𡊮安卧雪團。有雪裏芭蕉。

樗蒲呼白。書叙指南云。賭戯田呼丑白。五木。李翺五木經樗蒲。五木玄白判入坑則有謫。博塞。杜。今夕行相與。博塞爲歡娱。一擲百萬。𣈆劉毅與

帝樗蒲。一擲百萬。度支郎才。楊國忠。管中窺豹。𣈆王獻之嘗觀門生樗蒲曰。南風不競。門生曰。此郎亦管中窺豹。時見斑。

投壺樂賓。記。某有枉矢哨壺。請以樂賔。𣈆齊宴。左𣈆俟與齊俠宴投壺。即兩楹。記。受矢進即兩楹間。退反位。揖賔就筵。雅歌投壺。後蔡遵在軍旅。

對酒設樂。雅歌投壺。醫 總稱。 良醫。 神醫。 賢醫。 上醫。 髙醫。 醫師。 侍醫。書叙云。

診御脉者。女醫。婦人行醫也。瘍醫。外科。乳醫。産科。扁鵲。古之良醫者。說相十全貴。術士相玉欽若。一尺面。桑維輸。眉過其目。𡊮天綱柏岑文

本。耳白於靣。僧相歐陽公。虎頭燕頷。相者謂班超曰。虎頭燕頷。飛而食肉。萬里侯相也。伏犀貫腦。𡊮天綱相馬周。奴有侯相。鉗徒相衛青。當刑而王。

客相黥布。鼻氣如龍虎。王庭奏寐於道側。有駱山人熟視之曰。鼻氣如龍虎。龍虎氣交當王。

占卜决疑。記。龜筮。先王所以决嫌疑。定猶豫也。定吉。易。定天下之吉凶。莫大乎蓍龜。

星命一日閲四相。張鄧公舉進士時。與㓂凖。張齊賢。王公隨詣卜肆。卜者驚曰。一日之内閲四相。天貴星臨門。王處訥通星曆。太宗時謂僧賛寧

曰。師生時天貴星臨門。地理卜地。陳希夷爲种放卜地豹材世出名將。青囊。郭璞塟書曰。青囊

經。佳城。夏侯嬰侯滕公。得石墩一枚。書曰。佳城欝欝。三千年見白日。吁嗟滕公居此室。吾死其葬於此。伏牛岡。陶侃丁艱。將葬忽失牛。見一老曰前

岡牛伏其地。葬者位極人臣。又指云。公地出二千石。葬龍角古文而聞郭璞爲人相墳地。㣲服觀之。謂生人曰。葬龍角必㓕族。主人曰。璞云。此是龍

耳。當有天子至。工匠規矩。孟子。大匠誨人。必以規矩。繩墨。記。繩墨誠陳。不可欺以曲直。

梓匠。韓文。木之就規矩。在梓匠輪輿。利噐。語。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噐。國工。指南。技藝之妙曰國工。巧工。禮。觀其噐而知其工之巧。郢匠。石匠也。莊

子郢人匠石運斤成風。追師。玉工也。歐陽詹。巧冶。鐵匠也。王褒頌巧冶鑄干將之璞。金工。金銀匠也。周禮攻金之工。埴工。瓦匠也。周禮搏埴之工。縫

人針工也。出周禮。干借事要干求。求書。贈河北一書。類苑。元載在中書。有丈人來投。

載度。其人林不任事。贈河北一書。不得已持去。既至幽州。及拆視之。更無一詞。惟署名而已。大海怒欲回試揭院吏。斯須有大校持箱請書。書入館

之上舍。留連數日。奉絹千匹。補孫明復學職。范文正公在睢陽掌學。有孫秀才上謁。文正贈錢十千。明日復謁。又贈十千。曰老母無以養。日得百錢。

則甘㫖足矣。公曰。吾觀子之才。非凢客也。吾今補子學職。月得三千以供養。子安於憂乎。孫大喜。於是授以春秋。文正去後十年。聞太山有孫先生

道德髙邁。朝廷召至太學。乃昔日孫秀才。文正嘆曰。貧累大矣。倘素遊至老。雖大材猶將汨没也。

喪事指麥舟。范淳仁見故人有喪。貧不能葬。指麥舟與之。貧賤一瓢。顔子一簞食。一瓢飲。四壁。司馬相如家徒四壁立。鬼哭。南史

劉伯龍貧窶甚。忽一鬼在傍大哭。兒號。韓文。冬煖而兒號寒。年登而妻啼飢。食硯。坡詩。我生無田食破硯。邇來枯視磨不出。結鶉衣。荀子子夏之結

懸鶉如衣。割鷺股。後山詩。我無置錐君立壁。舂黍作糜甘勝蜜。割白鷺股何足難。食鸕鴟肉未爲出。窮到骨。杜詩。貧無錐。漢。數滴泉。子頔鎮襄陽鄭

大穆以書投之曰。分千樹一葉之影。即是濃陰。减四海數滴之泉。乃爲膏澤。子公依索數半與之。瓶無諸粟。陶潜囊空留錢。杜詩。不爨井晨凍。無衣

床夜寒。囊空恐羞澁。留得一錢看。知遇解驂。齊越石父賢在縲紲中。晏子遇之途。解左驂贖之。倒屣。蔡邕

竒王粲。聞粲至。倒屣迎之。指囷。周瑜求粮。魯肅有兩囷米。指囷與之。假借借書。四癡。杜預云。有書借人一癡。借人書二癡。取書三癡。送書

還人四癡。三褫。唐陸龜蒙傳。借人書局帙壞舛。必爲三禠刊正。借馬借乘。論語。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華厩。呼人馬院顔延之。俞

騎。引馬人也。大中吳都賦。騶唭。阿引也。鄭肅之。青芻。杜與奴白飯與青芻。騶伍。隨馬從者。虞郎。駿足。驊騮。代步。

借簥笋輿。籃輿。肩輿。已上並通用。板輿。母車也。潘安仁魚軒。婦人車也。左閔公。藩車。太守車也。陳遵。輶車使者輕車也。文選。篳輅。貧者

車也。出列子。又左傳。車如雞栖。車至小也。陳藩。駑馬稜車。弊車馬也。列子。

借船巨艦。大船。文蠲。犀舟。好船也。張𢖍。飛廬。船上重屋者。說文。舲船。船有䆫也。文選。謝瞻。行。音廬。舟也。已上通用。青翰之舟。王侯舟也。

說苑。篙人。篙工。棹卒。已上皆水手也。歌妓雪兒。李宻之愛姬。每見賔僚文章中意者。令付雪兒歌之。紅粧。坡

詞。開宴出紅粧。樊素。白樂天有二妓。樊素善歌。小蠻善舞。詩云。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酥香。凡才人所爲歌詩。悉能調之。囀春鶯。王𣈆卿之歌者。

西清詩話云。回首音塵兩况絶。春鶯休囀沁園花。杜韋娘。劉禹錫詩。髙䯻雲鬟宫樣粧。春風一曲杜韋娘。司空見貫渾閑事。斷盡蘇州刺史腸。

書吏脫腕。唐蘇頲在太極後閣。口所占授。功狀百緒。輕重無差。書吏口丐公徐之。不然。手脫腕矣。李喬曰。舍人思若湧泉。吾所不及。

借錢阿堵物。王衍疾。妻貪口不言。常曰舉阿堵物。孔方兄。𣈆魯褒辨神論。親之如兄。字曰孔方。掛紫標。梁武帝弟蕭宏。辨百萬一聚。黄榜標之。千

萬一庫。掛一紫標。蕭授作辨愚論譏之。貸金劵。王文正爲舎人時。嘗貸金以贍兄弟。過期至。王質以馬償公。得其劵。示家人曰。前人清風。假五鍰。丁

𣈆公授饒倅。同年白稹爲判官。以片紙假五鍰。𣈆答五伯青蚨兩家闕。赤洪崖打白洪崖。異名白水眞人。青蚨。鏹物。青銅。鵝眼。

借米。戰國策。粒米如玉。長青米也。周急。語。君子周急不繼冨。貸粟。莊子貧。徃貸粟監河俟。侯曰諾。我將得邑。貸子三百金可乎。周忿然曰。轍中有網

魚焉。問之。對曰。我東海之波神也。君豈有升斗之水活我乎。曰。激西江之水可乎。魚曰。不如索我於枯魚肆。貸米家。山谷。平生貸米家。十軰來簿責。

乞米。顔魯公有乞米帖。慰父類

  尉喪父三幅劄子馮姓某伏以。梅衣持素。栁眼顰青。緬惟某人大孝陟岵䘖哀。居憂讀禮。神以

𠋣禍之福。爲台候介。某端拂剡藤。敬修齋蔬。饘粥之問。仰祈委鑒。某兹者不圖慶門凶變。先大夫宏博奄棄鱣堂。講書之所疾還蓉舘。每誦

移文𡸁册者。莫不流涕。况親炙函丈者乎。切惟先大夫有凌雲之志。馮衍凡其磨鐵硯。勵螢䆫。直欲馮京之兆。在唾手間。馮京狀无夫何天不愸遺。

金榜之名未揭。而玉樓之讖已成矣。嗚呼天乎。斯人而止於斯乎。抑顯揚爲孝之大。終身之慕。有不在擗踊哭泣之間。少抑哀情。以襄大事。是所願

望。某亟欲詣繐帷。伸一痛之戚。適以事拘。徒切悵惘。謹呼墨客。代我靣慰。尚希原恕。

某皇恐𣈆越再拜。敬問北堂孺人。即日共惟哀疚方新。懿候萬福。老妻敬致起居慰唁之問。哀閎台眷。長稚均祉。有委不外。

右謹具申          月 日具 位 姓 某 劄子

時景換易聮 正月花𡸁雨淚。二月岸栁顰煙。三月桃臉淚紅。栁帶煙愁。湘桃泣雨。栁眉顰翠。

 四月螻蟈聲悲。五月池荷泣露。六月蟬聲號日。鸝鶊韻慘。院竹悲風。燕語悲風。

 七月蟬聲號晚。八月風蟬恨冷。九月菊黄泣露。蟲韻悲風。雲鴈凄寒。蘆白悲風。

 十月風木聲號。仲冬陽舒陰剥。十二歲𡻕華頽暮。雪山頭白。風慘雲愁。雪虐風號。

起居端居讀禮。追慕方深。神護寢苫。孝履支持。萬福均慶。孝惟瑶聚。自喬松以至立竹。蒙福無艾。

中幅換易氏族聮 聞變 邇者不意德門凶變府嚴。遽辭榮養。竟促真歸。聞訃不勝哽咽。入下諒惟

泛槎而去張諒惟府嚴。操堅松竹。張冲清透蒪鱸。張翰記書三篋。張安世將謂得時行道。上金鑑之録。張九齡揭青錢之選。張驚夫何老天無眼。

亟亟使之速銀槎之泛邪。張騫講學東堂周諒惟先丈愽學洽聞。爲儒者所宗。某夏間相會。常得議論

於羽扇綸巾中。何恙靡已而至於上東堂之講邪。後漢周磐卒。夢與東里先生講上東堂。

井中生桑丁諒惟先丈號五經笥直。欲與諸儒講論於白虎。丁鴻夫何天不假年。夢松生腹之兆。轉而爲井中之桑矣。丁固夢井中生桑。後四十

八歲卒。所可恨者。堂有皤皤之老也。所不恨者。聚書多必有好學爲吾子孫也。丁度家貲多以置書。

甑釡生蓮滕諒惟先大夫。氣吞雲夢。眼空湖海。滕宗諒其志之所藴。與小范甲兵等。天不愸遺。亦色蓮花。遽産於釡上之甑邪。滕景直炊。釡聲如

雷。甑中蓮花生而赤色。俄頃萎景直旬日卒。矧孝如曇恭。滕曇恭。號滕曾子。身親當之乎哀慟。奚啻於乾坤之崩也。

玉魚符下李 諒惟先大夫以琴書爲業。李謚出粟貸人。李士謙自合仁者之壽。享陰騭之福也。玉魚符下。遽形於黄衫之報何耶。李翺卒。夢二黄

衫人曰未至須玉魚符下也。旌旗墮空邵諒惟先府君。愽覧經史。邵續刻勵爲學。邵雍意謂對群玉

殿下。其議論者。時人尤以爲後也。邵亢不知邇者何恙靡已。隨旌旗鶴雁。自空而下也。邵康節一日晝睡覺曰。吾夢旌旗鶴鴈自空而下。道吾行

亂山中吾神徃矣。無以藥相遇也。一蛇蟠鏡𡊮諒惟先府君。散盈室之積。以此祈禳。固可以免無妄之灾

也。𡊮正辭邯鄲一夢。竟喚不醒。得非一蛇之蟠鏡中邪。𡊮叔異遇異人一日晨起巾櫛。一物墮鏡中如蛇。而有四足。驚而疾卒。𡊮正辭積財盈室。

室中嘗有聲如牛。人以爲妖。勸其散積以禳之。乘鹿南遊吕諒惟先大夫。學術英博。非復吳下阿蒙。吕蒙自謂壽熊羆

之兆。吕望何恙靡已。遽乘鹿而南遊邪。呂誨嗚呼天乎。死者誰不死。斯人乃止斯。

雲山墜筆鄭諒惟先大夫開道德門。鄭玄士無貴賤。皆被推轂。鄭莊自合天瑞有五色雲矣。鄭仁表夫何雲山之遊方吟。而墜地之筆已讖。鄭居

中冩五字云。雲山遊已遍。筆忽墮地而終。嗚呼。今復見廣文者乎。鄭䖍受絹兩疋沈。諒惟先丈。清癯鶴相。必豐其壽。夫何絹匹之讖。竟爲槐夢

之遊。沈慶之死。夢人與兩疋絹。天邪天邪得非清癯者非鶴相也。乃郊居賦之思索也。沈約腰瘦

瑶樹遽摧王 諒惟先大夫。濯濯如春月栁非神仙中人。王恭乃風塵外物。王衍瑶林瓊樹。遽起謫仙忽摧之嘆。李白詩。王家瑶林樹。一樹忽先摧。

嗚呼天乎。逝者如斯夫。雖欲飛一雙之舃。亦不可得乎王喬元龜何寄任諒惟嚴府君。揖杏壇之芬芳。任不齊期桂籍之榮耀。何恙

靡已。而使殷芸輩長吁。哲人之云亡邪。嗚呼元龜何寄。指南何託。任眆死。殷芸與劉溉書云云。

無三甲相陸諒惟先府丈。文章冠世。陸機内相勲業。陸贄䄂手而持聘者乆矣。奈何有六丁之收拾。而無三甲之主張。皇天不仁而至於斯邪。三

甲者背也。荆公挽陸子履詩。主張様壽無三甲。收拾文章有六丁。太極編郎莊諒惟先府君。種文績學。方將問牛渚而闖蟾宫。蝴蝶生夢。

遽有太極圖編郎之去邪。莊周夢蝶酒壚啓嘆嵆諒惟先府君。文章學問。𣈆人才之器局也。誰謂昔焉竹林

之遊。今啓酒壚之嘆邪。王戎經黄公之酒壚曰。昔與嵇阮爲竹林之遊。今亡矣。人才爲羈紲。視此雖近。邈若山河。雖欲昂昂。然鶴在雞群。亦不可得也。

王屋道君龐諒惟先府嚴平圭事業。未展驥足。龐統何恙靡已。相敬如賔之夫婦。轉而爲撫鏡之孤鸞邪。逸民龐公。王屋山未爲虛席道君之召。

不瞬息間。而使之奄弃榮養也。嗚呼天乎。龐籍死。爲王屋山道君。主芙蓉城石諒惟先府嚴。奴視金谷之園。生平徂萊之節。不至於萬石

君不止也。蒼蒼何意。遽使之主芙蓉之城邪。石曼卿夏葛冬裘。朝飯夕蔬。何莫非愁時悲景之悽愴也。昌𥠖爲石洪序。夏葛云云。

遊廣桑山孔諒惟先府君。得玉枕之中庸。孔伋探杏壇之妙學。斗大龜印之未鑄。皇天已無眼也。孔瑜嘗見籠龜。買放溪養。龜中流左顧者數四。

及璹侯印。而印龜左顧。三鑄如初。而顧使之廣桑山之遊邪。孔子廣桑山道君。

地下修文卜諒惟先府嚴。四科巨擘。卜啇一代宗師。貫二十八宿於胷中。爲郎宿。爲客星。在人間享壽。即地行仙也。何恙不已。遽使之地下修文

郎邪。卜啇九江其人劉諒惟先府丈。煙藜古學。劉向氷柱竒材。劉向謂其獻寳苑

秘書屏。一揮九制之才也。劉敝旣不得志。而起大鈞之問。劉禹錫居無何。而使之爲九江之眞人邪。劉沆嗚呼。不復見斯人乎。

墨池荒廢李諒惟府嚴先丈。胷中織錦。筆下生花。李嶠耆艾老君之壽。不特長庚星之燦爛也。李白何恙靡已。而至於騎鯨而去邪。抑爲錦囊所

崇一至於斯也。李賀吮血而死。墨池荒廢草空青。擬畫軒昂太白星。林逋詩亦無以冩胷中之哽咽也。

擁驢而去㓂諒惟先大夫胷中所藴。縱不能到鳳凰池。亦合繪麒麟閣。何恙靡已。至於擁驢而去邪。㓂凖亦毋乃爲閻浮提王邪。㓂凖平生事業。

未究一二。賀者末登門。而吊者紛紛也。白雞在酉謝某亦嘗侍先大夫坐席之未。起敬起慕。姪有芝蘭。謝元女

有栁絮。謝道媪謂冝髙卧東山三壽作朋矣。乃今忽有大故。何造物者。昌其後而嗇其壽邪。謂其白雞在酉。而太𡻕非巽金之年也。謝安曰。吾夢乘

與行十六里。止見一白雞而止。今十六年矣。白雞在酉。今太𡻕在酉。吾殆不起乎。安未幾卒。何爲王曇不勝悲感。而詠子建之詩也。安死。甥王曇輟

樂彌年。不由西州路。常大祭。不覺至州門。曇悲感以馬策叩肩。詠子建詩。嗚呼。今古誰不死。聦明去作神。而復有風流醖藉者乎。

上帝司紏吕有自某處來者。皆謂先大夫。椿堂欝欝。蘭砌森森。永極賛喜云。胡一旦仙遊天上邪。得非上帝司紏未有分付者邪。吕誨亦李長吉

同欲記玉樓之成也。嗚呼。上界底無人乎。鶴離堂上林先府嚴身似雲間之鶴。清如雪裏之梅。林逋壽考百年。方

兾永錫難老。而鶴離堂上月空圓。以鶴而壽者。反以鶴而終邪。不能不重爲鄭立之痛哭也。鄭立哭林傑詩。鶴離堂上月空圓。林傑年十七。忽有雙

鶴下。傑欣然抱得一隻。恐其一隻放。是夕傑卒。節哀換易聮就第二幅下節然先府君可以無身後之憾者。有賢昆玉

原本缺將見青氊復舊。黄卷策勲。衣緑跪拜於先瑩之前。則人雖云亡。凛有生意。况顔殤彭壽。定數莫逃。又當照破此理。毋庸以戚戚

爲也。活脫散句志在金華。江淹身期芸閣。江要孫南金待價。虞世基

利器堪礱。虞詡名喧落帽。志在焚舟。孟嘉奮射石志。熊渠著匱金書。熊襄志期鹽梅。操礱金石。傳

賢伯仲乍失所天。攀號無地。痛當奈何。罔極奈何。然誰無死。如先大夫死亦不朽矣。何者。有子萬事足。坡仙蓋嘗云耳。伏想某人乍失所天。悲攀

無地。其爲哀慕罔極之情當如何邪。擗踊哭泣者。情也。彭殤修短者。數也。毁不滅性者。禮也。父子之間。豈能忘情。亦惟覺之以天數之自然。而寬其

抱。裁之以古禮之當然。而抑其過而已。閣下孝誠至性。驟失所天。何以堪之。然不毁瘠者。聖人之大戒。樹立門户者。人子之大孝。敢請强歠淖糜。

稍進溢米。漢之玄成。唐之德裕。世襲台鼎。趾美世德。此某所望於閤下者。孺泣難繼。哀不勝喪。豈某所望於閤下者。矧惟某人天性純孝。乍罹此

苦其爲哀痛。罔極奈何。然先丈存詩書之澤。有伯仲以䟽其流。公侯之慶。有孫枝以昌其後。原缺諒亦無憾。修門天北。紀瞻上界司紏。吕

誨仙侍靈芝。王平甫作記玉樓。李長吉九江水部。仰惟昆季。孝通神明。乍罹凶酷。攀號靡及。痛慘胡堪。然死生定數。智者莫

逃。逹人大觀。又當以理開釋。毁不滅性。有聖門之教在乎。伏想純孝素鍾。芳美頴叔。一旦罹此大變。摧慕荼毒。未易堪處。然以一身獨當前人之

責。爲甚重切。幸痛自節抑。以襄大事。以盡顯揚之道。先大夫雖死之日。猶生之年也。

末幅換易聮不及臨慰某忝居葭玉。誼合一造素帷。致瓣香敬。夫何冗奪。行或尼之。謹走墨卿。專致唁問。仰覬玉山之髙。賜𡸁銀海之照。某以

山居僻左。聞之也後。弔之也緩。負我知己。言之忸怩。且以老病不得駿奔會哭。敬遣騎持奠章。致不腆之儀。冩一哀之痛。伏惟財幸。某亟欲詣繐

帷。伸一痛之哀。適以事拘。徒切悵惘。謹呼墨客。代我靣慰。尚希原恕。某把玩書詞。驚喜未既。忽見訃告先丈奄棄榮養。既乆外除。欲吊則已緩。不

吊則已踈。二罪當并按也。若以地近人遐爲解。則後之一罪。又浮於前之二罪矣。朋友道絶之誅。不敢逃遁。敬自歸於大府之司敗。伏希愓若。

某人遽捐綵侍。諒惟賢昆玉乍失所天。罹此荼毒。痛當奈何。罔極奈何。聞訃之初。喪魄失聲。一味驚慘。兹審扶襯逺歸。雖入下聮

淮歸 朔風號寒。北雁爲之㗸蘆矣。浙歸 平灘淺瀬。亦帶潮聲之號矣。

湘歸 斑斑淚痕之竹。黯黯湘江之雲矣。廣歸 嶺梅含淚。未臘而先縞矣。

廣西 哀聲一慟。尤黯海氣之雲矣。川蜀 朝慘劒南之雲。暮黯井參之雨。

江西 長江萬古。流盡英雄之淚矣。江東 江濤洶湧。潮聲爲之怒號矣。

湖北 愁帶雲夢之澤。悲慘洞庭之雨。福建 哀哭號慟。尤帶三十六灘之悲聲矣。

通用 穡燕爲之悽愴。畫鷁亦且雪色。某誼合越渡奔迓。靣布慰恍。居無何。賤軀失理。河魚作祟。伏枕迨今。敬遣

騎持奠章。致不腆之儀。冩一哀之痛。伏惟財幸。某辱在交遊之舊。托庇不薄。義合奔赴繐幕。一哀出涕。小館纏絆。尚尼于行。勢必作假。如可求見。

或襄期何許便郵。果得賜報。逕須勇徃。臨紙馳情。不炎而汗。某劇欲俟孝庭試雪之初。俯伏靈筵。以申一瓣之香。適以𡻕事崢嶸。百冗交梗。迹與

心違。敬勒此以代 靣慰。  親家喪父五幅箚子王姓

某揆辰梅腮淚粉。柳眼悲青。共惟某人大孝陟岵䘖哀。天憫人悼。孝履支持萬福。某端滌雪泓。敬修號奉。几筵之間。仰祈委鑒。

某粤自去秋。蘋灘衮雪。得拜金薤琳琅之貺。今玉片銀花。又在踈影横斜矣。楮客見譴。不能嗣音。簡慢忽畧之罪。殆不可以口舌爭。氷壺在上。定賜

原宥。某兹者不圖慶門凶變。先大夫棄戯綵堂。掌靈芝宫。王平甫德人云亡。知

與不知。皆爲流涕。况在姻黨。又當若何。切惟先大夫玉麈揮風。王衍珠簾詠雨。王勃縱曰飛雙鳬之舃。王喬夫復何憾。所可憾者。三槐蓊欝。王旦執

如椽之筆。王恟佩吕䖍之刀。王祥不使見之於老萊之娯。而乃見之於草萊之墓。可重人子終天之痛耳。抑顯楊爲孝之大。終身之慕。有不盡在擗

踊哭泣之間者。少抑哀情。以襄大事。是所願望。某忝綴姻版。乆當匍匐徃吊。修辦香敬。且寓一裏。阻疾不果。外此惟有行書又墮魯臯。懷不自已。謹此

代控。冥儀不腆。敢丐白諸靈而焚之。弗躬弗親。併仗情恕。某端拜上問。某人稱呼泊親閑朞功而下。即日伏惟均介。𠋣禍之福。

某僣躐申詷。某人稱呼偕繐幃列仙寳婘。即日伏惟咸集傾否之泰。寒郷倘有委。母惜條示。某人以下竟不此殊。

右謹具申  月   日親末 姓 某 劄子

時景換易聮正月梅衣持素。二月雨杏啼紅。三月榆陰翳日。栁眼顰青。雪梨戴白。栁色攅煙。

四月梅肥泣雨。五月堯曆平羲。六月六月徂暑麥熟悲秋。楚江哭屈。一雨悲秋。

七月雨悲素節。八月燕别雕梁。九月西風吹恨。風怨昔昏。蟬號古木。敗葉辭柯。

十月兩荒院菊。仲冬冷結氷簮。季冬景迫凋年。霜殞池荷。愁添日綫。霜晞寒日。

第二幅換易聮氏族年踰八旬 切惟某人年踰八旬。身俻五福。逍遥蔗境。孝子順孫。撒手仙

遊。死亦何憾。所不滿者。庭闈拜緑。不在生前。泉壤焚黄。尚遲身後。可重人子終天之痛爾。

人鑑一亡魏  有如先丈漢宰相之風流。魏相唐諌臣之噐局。魏證事業未竟。殞星告變。人鑑爲之亡矣。所可望者。挺祖風烈。尚有魏謩之在後也。

妖逢庚子梅夢異戊子。妖逢庚子。梅聖俞夢蛇之𡻕鄭有如某人推轂馳聲。守節抗志。太𡻕在已。竟符知命之讖。

遂使螭頭之筆。鄭明轉而爲玉樓之記。重爲人子痛天之恨耳。所可望者。大鄭公之去。尚有小鄭公之在後也。鄭述祖孫

瓶破雀飛王伏惟先大夫。忠孝名門。文章偉望。螢䆫事業。自謂續嘉定之臚傳。在此一舉。瓶中之雀。翼然而飛。楞嚴經。注身精神。如瓶破雀飛。

豈地下修文回啇軰。欲俟其代邪。抑玉樓之記。長吉尤遜其大筆也。嗚呼。天乎。雲中白鶴。不復見乎。劉存標稱劉許如半天朱霞。劉敲如雲中白鶴。

廳前之栁。不復覩乎。𡊮粲稱劉巘。井中之蛇黄   某嘗得侍先大夫之側。汪汪若千頃波。黄叔廣康徤之身。

一日千里之驥。未足爲喻。李常稱黄山谷。何恙靡已忽至大故。豈井裏四蛇之作崇邪。偈云。井裏四蛇催命促。嗚呼天乎。風當示信。頭角崢嶸。不見

於庭前之拜緑。而見於泉壤之焚黄。深重爲先大夫之痛乎。南劒州黄裳。二鼠嚙藤錢嘗謂與國咸休。箕翼齊壽。先大夫傷二䑕之嚙藤。譬喻日

月促迫。則曲中人不見。昔爲湘靈之賦者今爲命終之讖矣。錢起薤上朝露田某嘗訪先大夫於萬卷之樓。田弘正珠履之客。不虛席也。

謂其詩書收効。將爲國之珍也。田子方夫何月明星稀。而薤上朝露之易晞邪。田横嗚呼。紫荆之花。不復茂乎。襄事何許。田眞人死一去何時歸。薤

露歌當首爲蒿里之哭乎。蒿里誰家地四横事故衣殘藥楊某昨嘗侍先大夫鱣堂之側。楊震議論鏗鏘。楊政端是臺

閣中人物也。何疾靡已而至大故。楊寬所可痛者。故衣猶架上殘藥尚頭邉。所可望者。一家三喜。昌黎軰之所樂道。楊凌三子登科尚存於身後之

榮也。兒啼女哭陶某昨嘗謁先大夫於醉石之上。精力强徤。以與運甓不殊。

何恙靡已。忽生八翼而飛天上邪。陶侃事嗚呼。嬌兒索父啼。良女撫我哭。淵明自挽誰不爲之痛惜也。重可痛者。皤皤之母。空𡸁剪髮之情也。

牛炙白酒杜春間荆識先府。如坐武庫。得揖㸃漆凝脂於談笑間。杜預不謂人傳訃告。驚倒無地。昌黎謂家家白酒。處處牛炙。常人胡爲不此死

耶。嗚呼。得非白雞之年乎。今太𡻕非酉也。得非龍蛇之𡻕乎。今年又非辰已也。斯人乃如此而止耶。所可憾者。一門三秀才。杜正倫不使先大夫見

於綵庭。而乃見焚黄於泉壤。重爲人子之痛也。卒於八月司馬先大夫文詞藻贍。即南豐曲吏之遺。學問淵源。得東魯

言志之妙。云胡一疾。竟以不起。月没酉兮八月。司馬卒之讖果不逃司馬之讖邪。抑易簀而去。不可得而挽邪。先丈死尤不死矣。書種留香。將復見

蓮花之瑞。曾從龍狀元惜不於綵庭而見拜緑。乃於泉壤而見焚黄。重爲人子罔極之痛爾。

夢泰山裂李昨嘗登龍門。見先大夫。人如玉筍。李宗閔詩如錦囊。李賀將謂夢筆生花。召見金鑾而論事。胡爲玉樓之成而作記邪。李長吉李虛

中與韓愈曰。吾夢㤗山裂。未幾。虛中卒。訃告之來。意者夢㤗山而裂邪。杏花零落孟昨嘗過先大夫之門。此時人靣桃花。同一光輝。忽聞訃音。

黄金之榜尚未掛名。而玉樓之記俄歸夢促。嗚呼。杏花零落矣。張籍哭孟寂。今日春光君不見。杏花零落寺門前。蘭無香氣矣。賈島哭孟郊。蘭無香

氣鶴無聲。哭盡秋天月不明。斷機之母。空𡸁𠋣門之望矣。嗚呼。誰不痛哭也。誰不爲之流涕也。

愁眉稚齒張先大夫嘗與予曰。槐黄逼人。予意其續淳熈之大儒。張孝祥躡横浦之芳躅。張九成必此人也。夫何以金榜掛名之使。遽爲玉樓作

記之遊。嗚呼。向壁愁眉無復盡。扶床稚齒已能啼。本是張祐哭龐尹詩。有張敞事。誰不爲斯人之痛哭乎。所可望者。有安世之在其後。張湯之孫死

尤不死也。生芻一束郭嘗得侍先大夫之側。聆其議論。似懸河㵼水。注而不竭。倘

得明時。際遇三公服之榮。郭賀郭象當是前身之太白也。郭祥正一旦騎鯨而去。風雨悽愴。尚遺折角之巾邪。某材匪孺子。不能爲生芻一束之敬。

對其靈而白之。郭林宗親䘮。徐孺子來吊之。生芻一束於前而去。林宗曰。詩云。其人如玉。吾無德何以堪之。

春聞訃告花殘泣雨。先大夫果以訃告聞。竟不知主芙蓉城邪。丁度掌靈芝宫也。王平甫玉樓之成時無好手。不容李長吉之退遜也。嗚呼痛乎。

夏聞訃告風竹悲聲。忽吹訃告。先大父竟以眞歸。不知爲天北修門耶爲上帝司紏邪。吕誨地下修文。則卜啇詞學。不容人世之模楷也。

秋聞訃告西風一起。天色黯然。先大夫竟以仙逝聞。不知爲廣桑山眞官邪。爲王屋山道君龐籍邪。玉魚符下昌𥠖搜抉天機不容李翺之繼其

芳也。嗚呼世復有斯人乎。冬聞訃告朔風號悲。瓊田萬頃。忽聞先大夫訃告。乾坤亦且𡸁白矣。不

知爲太極編郎邪。莊周爲九江眞人邪。劉沆在天上長吉欲爲之侶。在地下顔商願與爲之三也。

溺死馮夷不情。河伯作梗。先大夫忽以訃告豈靈光之賦。不容王延壽之獨擅邪。韓愈吊杜甫之詞曰。捉月走入千尺波。忠諫便沉汨羅底。亦不

知爲謫仙之騎鯨邪。爲三閭之汨羅邪。要亦非牛炙之役使也。杜甫其實靈光賦之薰心也。後漢王延壽到魯。賦靈光殿歸。渡湘水溺死。

夢功名轉爲死夢換易聮氏族碧瓦朱簷槐黄伊邇。初謂碧瓦朱簷。乃金馬玉堂之兆。誰謂上界無人。

召作玉樓之記邪。髙宇求夢。夢得詩曰。碧瓦朱簷天外聳。乃髙宇也。吹起鴈行槐秋逼眼。意謂吹起鴈行。乃鴈塔題名之兆。誰謂萬里無雲

之句。乃天上玉樓之成。不容老筆之在玉墀也。簷必勝得夢。萬里無雲天一色。秋風吹起鴈行髙

榴花瑞讖雲路已迫。意謂榴花瑞讖。乃祖洽臚傳之兆。誰謂修文地下。不爲桂葉之聲香。而爲杏花之零落邪。葉祖洽詩。已分桂葉爭雲路。不負

榴花結叚根。不行殿下 蟾宫月近。鵬路風髙。意謂殿下不須行。乃龍飛不放殿試之

不待問也。何玉樓之成而爲天上之行。則平生五色筆。意竟於此而施邪。𡊮樞謁夢得詩。温黄前後並。殿下不復行。

詞林學海李初與先大夫交游。觀其議論。則學海之儒龍。觀其詞章。則詞林之文豹。意謂一箭定天山。必此人也。夜如何其。夜未央。羗笛一聲。忽

傳訃告。昌𥠖哭李虛中。詞林枝葉盡。學海波濤乾。信復有此人。及第未乆蕭嘗讀先大夫廷對策。縷縷萬言。意謂壽數之長。亦如是縷

縷也。夫何一病不起。竟以眞歸。嗚呼。中書空籍賢能士。上界遄徵翰墨官。不復見緑衣之新剪乎。

俗不如古江秋風鏖戰。吉兆紛紛。俗不如古之夢。端自斯人得之也。江俞何恙靡已。轉而爲人古邪。嗚呼。公卿無命到。造化大兒嬉。豈五色之筆。

竟以才思摛艷而奪之乎。江淹江俞治聲律詣大乾廟。夢見王者坐於殿庭。屏退左右告之曰。俗不如古。后解試。聖上禮以皇質賦。破云俗不如

古。聖期再淳。年至五十劉學易之年。正弩力功名之秋。先大夫何恙靡已而仙逝耶

人言方知買臣貴。天命纔知邍父終。劉敝斯人不復見於斯乎。不容追韓李翺夢黄衣云。必待玉魚符下。先大夫忽以訃聞。得非文窺

姚姒玉魚符下邪。王逺知著周易上帝攝六丁雷電追取。要亦著書滿家。難以追取。故不容翺追韓步也。

風魂雪魄鄭王延壽作靈光賦。鄭居中作雪山詩。並見前注誰知皆仙遊之兆邪。亦先大夫非此而去邪。嗚呼。爲愛詩名吟到此。風䰟雪𩲸去難招。

辰年之惡鄭桂籍未香。莫是卧龍頭角困。今年𡻕在辰。鄭康成以讖合之命終其殆放教頭角。入亨衢之時乎。先大夫反以此而不起。嗚呼。人

皆期大用。天不畀脩齡。果以辰年爲惡乎。𡻕在龍蛇貴人嗟。竟不虛其應乎。鄭康成

七九之年李李𣈆公夢一老父曰。潜形其下。幸庇之明府。冨貴今鼎來七九之年。當相見也。後𣈆公以六十三卒。先大夫竟以此數而逝。其豈非

萬羊將滿者乎。季德裕召一僧問休咎。僧曰相公平生當食萬羊。今食九千六百矣。旬日振武軍節使饋羊四百。公大驚。而平生用度。不敢踰越。要

亦蓬萊海上不逃劉遁仙遊之讖乎。道士劉遁爲德裕作仙遊亭詩。它時駕鴿遊滄海。同看蓬萊海上春。后𣈆公卒。

金昆玉季某亦嘗侍先大夫坐席之末。起敬起慕。金昆玉季。競秀一門。世間罕有。異時棟兮齊輝。爭榮仕版。坐二老於堂上。拜八士於堂下。燕山

之竇風斯下矣。乃今忽有大故。何造物者。昌其後而嗇其壽邪。步徤如飛共惟先丈。舊學耆英蓍龜昭代。謂百年如衛武。千𡻕若廣成。

以重邦家。亦聞上下。巖壑步徤如飛。與客爭棋。申旦不寐。不知邇日何恙靡已。遂至大故。

已翎鶚薦追惟府嚴德醇。躬履譽望。郷評早魁鶚薦之榮。已近龍墀之對。嘉會突來。亨衢方啓。况萱庭福壽。綿綿未艾。蘭堦事業。踵踵相輝。謂冝

仁者而壽。上可以終綵侍之娱。下可以覩義方之効。彼蒼者天。何不愸遺而使至斯極邪。

心地坦夷有如先丈。心地坦夷。性天昭徹。仁者之壽。孰不謂冝。豈意天不愸遺。而使之遽格九京邪。

六經蕪殁聮先大夫。奄忽夢楹。棄捐戯綵。始得道途之所傳。不敢以信。山臧抵城。乃聆其眞。驚呼熱腸。方食失匕。有如某人。

習春秋胷中褒貶。方欲雄伯斯人。不使鏊弧之先登。何恙靡已。遂至大故。豈魯麟獲郊。王伯之辨。竟使之鉗其口。緘其聲邪。

習禮記孔子枕中之書。曾參得之。今先丈枕中秘書之未傳。而地下修文之已速。執事孝如曾子。未傳之書。果無人以領之乎。

習周禮周官三百六十。乃玉府之書也。何轉爲玉樓之記邪。以天官一卷。爲上帝之司紏也。

習尚書道出羲黄。文窺姚姒。典謨訓誥。蓋謂伏生軰所不及也。夫何學過於伏生。而伏生年登九十。未得其三之一邪。

習毛詩以黄鍾大吕之噐。而奏清廟朱弦之音。方將期玉堂之大用。何造物者嗇其壽。而使之作王樓之記邪。詩始於關睢。終於清廟。有以合其

讖也嗚呼。斯人已矣。風雅不蚤。習周易韓昌𥠖曰。上帝勑六丁雷電下取。將謂王知㣲著周易而言也

先大夫縱曰漏泄天機。亦合勑雷電而取。將何上帝奪其鼻邪。嗚呼。八卦不畫。六爻無彖。

習聲律王延壽作靈光賦。未至湘江而卒。先大夫。號八义手。不知何恙靡已而仙逝邪。豈以詞章如延壽邪。嗚呼玉樓作記。必以摛章大手而後

爲乎。僉判先府僉陰德在人。壽一身以壽王家。理也。依王儉緑水之蓮。爲令

狐金燭之蓮亦理也。何天不憗遺。逐轉爲滕景直釜甑之蓮邪。縣尉先府梅仙。忽主蓉城。奄棄綵奉。某初聞慘報。切謂流言。至再至三。

審而後知其實先大夫壽體康徤。未嘗坎坷。何恙不已。以僧孺鸂𪆵之飛。轉爲康節雁鶴之墮邪。嗚呼射鴨堂之草。不復有生意乎。

知縣不意名門。變鍾叵測。先大夫知縣郎中。捐棄色養。日月弗居。奄經換朔。諒惟某人罹此之苦。痛裂心腸。無所忍處。某初聞慘報。切謂訛言。近

得𡍼傳。將食失匕。先大夫康徤如裴公。精力如衛武。不審何恙脫雙鳬之舃。而爲隻鶴之飛。林傑嗚呼。都堂籍記將馳召。上界樓成不假齡。今復有斯人乎。

長句活脫聮牢落黄梁之枕。髙寒白玉之樓。帝所席召。方喜賈誼之行。天上樓成。遽有長吉之厄。名通金閣之籍。夢記玉樓之成。

兵官 嚴細栁之營。 爲隕星之營。 丞戰庭下之松。 使井中之桑司法 試墨曹之椽。 記白玉之樓。 倅 題屏星之駕。 爲酉月之殁。

薄 展治中之驥。 速井裏之蛇。 教 坐泮水之宫。 爲泰山之裂教 坐戴馮之席。 講周磐之堂。 教 得堂上之鱣。 放瓶中之雀。

節哀散聮不及臨慰吳隠之過哀吳隠之執喪。哀毁過禮。雖激悲於韓康伯之母。然不得中

道稍夫聖賢之制。所兾少抑哀情。以終大事。是所願望。青陽孝子何汀哭踊無數。雖號青陽孝子。終失聖賢毁瘠滅性之義。願

言剛制哀情。以副顯揚之望。誠守孝子王綏居處飲食。每事貶降。雖號誠守孝子。然孝經末章。毁不

滅性。此乃聖賢之格言。願言少自抑哀。以副九京之望。董孝名卿董黯之孝。其從居也。庭出寒泉。其執喪也。林集祥烏。然亦不

在擗踊哭泣之間。願言遵從古制。以理自遣。以副揚名之望。劉孝子劉敦儒。居喪毁瘠。號劉孝子。然聖賢立訓。惟欲立身行道。揚名

於後世。正不在號天扣地之間。少抑哀情。以襄大事。乃所願望。賻贈之儀。别楮具陳。願告諸靈以白之。

溢米水漿制間且兾酌古人溢米之典。戒曾子水漿之悔。况人子之孝。正不在於摧肝裂肺。毁不滅性。格言如丹。敢誦此以告。

江革巨孝江革巨孝之稱。不在於擗踊哭泣。所祈少抑哀情勉由中制。遵先聖不滅之訓。全孝子不匱之情某伏楮馳情不勝黯望。

牛徽之孝然人之生死。猶朝與昏。逝者而已矣。空復追念牛徽之孝牛蔚。豈盡在裂肝决腸之痛。願言剛制哀情。以副顯望。

閔騫之孝死生晝夜。此理之常。毁性傷生。古人所戒。閔騫之孝。一字所稱。何嘗盡在擗踊哭泣之間。願言攴力扶持。以終大事。乃所願望。

韋賢有子先公之賢。此天下公議共惜之。自古賢者無不死。惟令名獨不朽。况韋賢之後有玄成者乎。願言撙節哀情。以副時望。

顯揚後世自古孝子。止以顯揚從世爲緊切。昆仲學問如許。功名咄使騷辭之撰。不奴宋玉。奚至爲地下之修文郎邪。

換使帖字之冩。不婢羊欣。奚至爲天上之作記邪。寒䆫事業。如九經三史之註述。盡束之髙閣。玉樓記始末。使先君不搜别剔萬象。天何得奪

之哉。








永樂大典巻之二萬二千七百六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