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江寧兩校官傳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我國家百有三十餘載,而江寧以校官祠於學者,只二人焉。

其一曰教諭湯先生,諱偉,字鵬乎,宣城人。康熙庚午舉人,居官時年已七旬。天倪甚和,碌碌然不可見涯縵。夏月短葛衣搖扇,與群兒嬉。或上樹撲棗,童子環啖之,先生俯而笑曰:「盍留苦敗者,償老子勞耶?」其風趣如此。

兵部左侍郎法海督學江南,威棱言言,所至不敢仰視。初按江寧,命報程生某劣。先生搖首,意若有所疑。法嗬之,先生正色曰:「程生不特不劣,且賢。公命舉優耶,今晚牒且上矣!若以為劣,則公知之,偉不知也。」法大怒,叱先生出,將劾先生。江寧先輩蔡鉉升者,與法有舊,往見法,爭曰:「公知程生所以劣乎?生故狷者也,嫉惡嚴。過上新庵,見僧奉富商木主與天子龍牌峙,生詆其妄,朓而投之。以故僧與商造蜚語陷生。公得毋為若輩所眩乎?湯先生正人,九學所推。公不知敬,何也?」法大慚悔,三肅先生而謝。

江寧學舍穿漏,每大雨,先生持傘坐承矲下,白髮淋漓。客駭問,則顰蹙曰:「大成殿未修,先聖露居,而某敢即安乎?」上官及諸紳士聞之,爭來營度構造。終先生之世,學宮煥然。俸滿,遷國子監典籍,以篤老辭,卒年九十餘。

其一曰訓導唐先生,諱時琳,字宸枚,上海人。康熙甲午歲貢。飭躬訓士,一衷於禮。在官捐俸修前明周貞毅公祠。去後,諸生即以先生與湯先生纖焉。

乾隆三十九年,邑有修學之舉,將遷祠周公,並遷兩先生。訓導曹君懼兩先生之澤將湮也,屬予作傳以永之。予覽所持來湯狀甚具,而唐事寂然無可記述,以故筆澀不下者屢矣。然竊念東漢諸賢,瑰意琦行,顯顯在人耳目,而黃叔度以牛醫兒彌口無言,一事無為,當時欽之者,至以孔門顏子比之。然則古之君子,固有行而無跡者存耶,抑動靜語默亦各視其時耶?今人間方面大府,在官赫然,去則車未出城,民已忘其姓氏者,不知凡幾。而此二校官,獨能以一縷香食報於荒廬苜蓿之場,可知官不在大小,惟其人;人不在顯晦,惟其真。《中庸》曰:「誠之不可揜如此夫。」後之人聞兩先生之風,可以觀,可以興矣。

曹君倒冠而至,偈偈然欲不朽先賢,其立志非凡所及,是亦昌黎所云「得牽連書」者。名錫端,字菽衣,亦上海人。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