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江寧典史高君墓誌銘

江寧典史高君墓誌銘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高氏世居鐵嶺,為鑲黃旗著姓。一門印綬棨戟,布列中外。其官於南者,文良公其倬,總督兩江;相國公其位,提督松江。君為兩公猶子。初任吳塔司巡檢,調江寧典史,五年而卒。卒時年四十三。於諸高氏子弟中,官最卑,祿最微,壽最夭。然邦之人聞君死,自執法以下,至於長挽者,丈夫女子,靡不發胸擊心,殷殷田田,若有所窮故,何也?君性沉厚,雖不說學,不踐跡,而含舒憲章,德正應和。與人交,坦中而肅,無賢不肖皆好之。家無宛財,戚里之貧者,襆囊抱釜至君家而炊焉。故事:遊徼簿尉,流外職也。俯項供翼,趨走於下風。居是職者,知無所表著,輒不自重,怵以利,無所不可為。君獨嶷嶷自立,遇事必問於義當否。雖享錢萬,不妄喝一笞。大府記下,可者諾,不可者爭。爭不得,必委蛇骫骳於其身以濟之。以故死之日,哀聲嗷嗷,贈賻襚引費者接於衢。

嗟乎!人,器也;官,水也。以君而為尉,猶以五石之匏盛杯水也,見之者皆知其不稱也。雖然,君不肯以不稱之故,而自貶以稱之。故一切庸力行務,精心帖妥,而恢恢之量乃愈不可以測窮。然後知一命之士,原可濟時孚物,而祿位之不足以格人昭昭也。世之榮貴炫赫,十百倍於君者,其相懸亦可睹矣。然則雖以君之官、之祿、之年,而見君家之諸勳臣、諸侯伯子男於地下,誠足以抗顏而無慚焉。嗚呼,其可銘也已。

君為奉直大夫、鑾儀衛治儀其傃公之子,名慧,字睿功,行十一。娶某氏,子四人,某,俱幼。以某年月日葬於某。銘曰:

有幹有體,壓百僚底。人以為必起,而竟已矣。嗚呼!此之謂有命無理。振古如此,莫諒天只!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